好,很好,他倒要看看那个女人还瞒了他多少事?这账是该好好算算了

好,很好,他倒要看看那个女人还瞒了他多少事?这账是该好好算算了

第1章 扑倒美男

一间奢靡的晴趣套房中,温若晴一睁眼,就发现自己衣衫不整地躺在水床上,正对着她的是一架大型摄像机!

温若晴心底一骇,正想起身,身体里涌起的一股燥热,令她瞬间瘫回床上,不自觉地嘤咛出声。

“哟,小美人终于醒了啊。”

听到声音,温若晴抬眸望去,就见到一个只穿着浴袍的男人朝她走来,眸中的欲念一览无余。

此情此景,纵是向来冷静的温若晴,都惊出了一身冷汗。

“你是谁?”沙哑的声音仿佛被砂砾磨砺过。

男人奸笑着靠近她:“有人出钱,要看我们拍的动作片。放心,我一定会把你拍的美美的。”

听到这话,温若晴心底一沉。

明天是她和叶南宇订婚的日子,没想到他为了不娶她,竟然如此不择手段,不惜对她下药,想要彻底毁了她!

温若晴深呼一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待那男人靠近自己的一刹,她猛地抬腿踢向他的下-身。

“啊!”一阵杀猪般的尖叫响起,随即一个男人从门外闯进来,“老大,怎么了?”

正想从大门逃走的温若晴一滞,外面竟然还有人!

“给我抓住那个臭娘们!”

温若晴当机立断朝着阳台奔去。想着只要楼层不是很高,她就跳下去!

只是,当她推开窗户向下一望,忍不住狠狠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是22楼,你倒是跳啊,”男人恶狠狠的地走向她,“爷今天收了钱,就是要办了你,还能让你逃了?”

浑身的异样越来越强烈,温若晴看着不断朝自己逼近的两人,衣裳已被汗水浸透。

她已经隐忍了这么多年,绝不能在这种时候功亏一篑!

再次看了眼窗外,温若晴用尽最后的力气,爬上窗台,纵身一跃!

“老大,出人命了!”

被称为老大的男人脸色速变,快速奔向阳台,这才发现她只是跳进了隔壁开着窗的房间。

“老大,那、那是夜三少的房间。”

夜家,整个A市,无人敢惹。而夜三少,更是冷面阎王般的人物,惹他等于自己找死!

“嘭”,一道撞击声同时在隔壁房间响起。

伴随着一道扑鼻而来的馨香,刚洗完澡出来的夜司沉就被扑倒在地,瞬间凌冽森寒的气息充斥满房间。

“该死的女人!”

“唔,好舒服。”

房间很黑,温若晴以为没有人,却砸在了一个男人的胸膛上,令她感觉一片凉爽,下意识想要寻求更多。

夜司沉浑身紧绷,幽暗的眸底酝酿着危险的飓风,不等他沉着脸丢开身上乱蹭的女人,一片温软覆在他的唇畔,胡乱啃噬:“帅哥,帮帮我……”

随着她的唇缓缓上移,夜司沉一僵,眸底的危险转为诧异。

他有严重的厌女症,只要一接触女人就会过敏,呕吐不止。但是他竟然对这个不知来路的女人没有丝毫的排斥,甚至在她生涩笨拙的动作下,渐渐有了反应……

夜司沉一动不动地任由她轻薄自己,似乎想要求证什么,只是在女人愈加大胆的撩拨下,他的眸色愈加幽暗。

“帮我……”

听到她难耐地求助,夜司沉唇角微勾,抱着她的腰一转,反客为主地压住她:“女人,这可是你自找的!”语毕,低头噙住她的红唇,狂热激烈地连他自己都诧异……

一夜如火……

-

温若晴苏醒的瞬间,浑身酸痛袭来,昨晚的记忆飞速在脑中闪过。

她被下了药,翻窗进了这个房间,然后她将一个男人扑倒了,再然后……她好像还把他‘强’了!

感觉到身边男人熟睡的气息,她暗暗吞了吞口水,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不敢有片刻的耽搁,温若晴摸索着捡起散落的衣衫穿上,刚抬步转身,一道声音突然在黑暗中炸响。

“你打算就这么离开?”

温若晴惊的一颤,愣在原地。

床上的男人不知何时已经醒了,微靠在床头,正望着她。黑暗中,虽然看不清他的模样,但是她能清楚地感觉到他此刻危险的气息。

看来,她惹了一个不能惹的人。

“要不然呢?”温若晴回复,大脑已经高速运转起来。

话语一落,房间的温度明显又下降了几度。

夜司沉透过黑暗盯着床边的小身影,危险地眯了眯眸。

这个女人,翻窗进入他的房间,‘强’了他,竟然就准备这么离开?她还真敢想!

“先把帐算算。”男人沙哑感性的嗓音略上扬了几分,摆明了不想善罢甘休。

温若晴的眼角跳了跳,算帐?这种事情,他一个大男人很亏吗?

只是,温若晴清楚的知道这个男人不会轻易放过她……

“好啊。”下一刻,她突然轻笑出声,迈步向他走去,“你别生气,有事好商量嘛。”

“哦?你准备怎么商量?”男人微微挑眉,因为她这突然的反转有些意外,一双眸子似笑非笑地望着她慢慢靠近的身影。

温若晴走的很慢,手指轻碰到椅子上他的衣装,脚底踩上他昨夜疯狂时扔在地上的睡衣。

她在靠近他的位置停住,缓缓弯腰,拉起他的手。

他眉头轻蹙,眸底暗沉,她这是要做什么?

“这是你应得的报酬,”在他意味不明的沉思中,温若晴将刚刚从衣兜里摸出的仅有的一元硬币放在他手中,扬唇说,“你昨天晚上的服务,也差强人意。”

硬币落入他掌心的那一刻,她便快速地退开。

夜司沉微怔,脸上的神情瞬息间风云变幻。

黑暗中,她看不见,却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他动怒了。

她就是在赌,越是狂妄的男人,面对这般的挑衅,定是难以置信。

所以趁着他惊愕的刹那,温若晴迅速转身,迅敏地捡起地上的睡衣及椅子上的衣装,抓起他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快速朝房门冲去。

离开之际还不忘拔了他的房卡,使得下意识想开灯的夜司沉,面对的依旧是一片黑暗。

“帅哥,拜拜了,咱们后会无期哦。”

等夜司沉赶过来时,只来的及捕捉到她关门的那一瞬间被走廊灯光映出的张扬背影。

要多嚣张有多嚣张……

被拿走所有衣物的夜司沉,只能停驻在门内,盯着空荡荡的走廊,眸中寒光片片。

好!很好!

半夜翻窗‘强’了他,还嫌弃他的技术不好,还敢抢了他的衣服逃之夭夭!

他捉了一辈子的鹰,没想到今天竟然被鹰挠了脸。

夜司沉怒极反笑。

只是在他的酒店,她以为真能逃得掉?

第2章 逃脱

然而,十分钟后……

夜司沉脸色黑沉地盯着跟前一脸歉意的吴秘书,出口的声音如淬了寒冰:“逃了?我不是说过一个人都不能放走吗?”

在对方冷冽的目光下,吴秘书局促地回复:“我们是将出酒店的人都拦下,但是我看到一个女人打着电话出来接人,我们想着既然是接人的,一会就还会回酒店,就没拦。没想到……”

“没想到就被她给跑了?”夜司沉的语气更加森寒。

他倒还真是低估了她,竟然能轻易骗过自己的秘书!

“夜少,我看到她上的车的车牌号了,我已经让人去追了。”在夜少那死亡凝视下,吴秘书连忙补救地说道。

一阵手机铃声,将吴秘书解救出来。

“追到了!”吴秘书立马激动地接起电话,只是不等他高兴,那头人的回复再次让他冷汗涔涔,“夜、夜少……”

“说!”夜司沉冷冽的眸子一扫,将他那一身危险的气息瞬间张扬到极致。

瞅着夜少黑沉到极致的脸,吴秘书垮着脸回复:“出租车司机说,那个女人离开酒店没多久就下车了,但是我们的人却一直跟着出租车,所以……”

“她再一次跑了?”夜司沉说出他未完的话。

吴秘书低头不敢直视对方。

“去监控室。”话语一落,夜司沉便寒着脸朝监控室迈去。

整个酒店都有监控,单单是她从他的房间离开,从22楼到一楼大厅,肯定会被拍到。

只要看到了人,他就不信找不到她!

然而看到监控室那混乱的现场,吴秘书心底顿时升起不好的预感:“怎么回事?”

“总裁!吴秘书!”主管看到突然出现的总裁吓了一跳,这事这么快就惊动了总裁?暗暗呼了一口气,只能如实的禀报:“刚刚酒店的系统被黑客入侵,昨天晚上到现在,酒店所有的监控录像都被人删掉了。”

吴秘书狠狠的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件事情绝非巧合,十有八九跟刚刚逃走的那个女人有关……

夜司沉唇角紧抿,没有说话,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只是,那双眯起的眸子中却席卷着让人胆颤心惊的风暴,那股冷冽而危险的气息直压的人透不过气来。

片刻后,他拨出了一个电话:“查一下,半个小时内寰宇酒店附近中远一路上经过的车辆。”说完,便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

没多久,身为警察的秦五少高效地汇报:“三哥,查到了,你说的时间段上,一共有两辆车经过,一辆的士,一辆宾利。宾利车主是叶宇南,在酒店附近前后的两个路口间,宾利耽搁的时间明显有些长,的士倒还算正常。”

“叶南宇?”听到对方的话,夜司沉的眸子慢慢眯起,“他现在在哪?”

那个女人不可能步行离开,所以肯定是搭了其中的一辆车,只要找出车,肯定就能找到她的人,他倒要看看,她还能怎么逃?!

“我这就查!”

一阵嘈杂声引起夜司沉的注意力,转头一看,酒店门外竟然聚集着一堆媒体记者,这令他不由得蹙起剑眉。

“夜少,您的行踪没人知道啊,这些记者怎么……”

“也许不是找我的呢?”夜司沉瞥了那些记者一眼,吩咐吴秘书一声“查清楚 ”后,便转身上楼。

“是,夜少!”

夜司沉重新回房间,企图找寻那个女人留下的线索。

看到一屋的凌乱,夜司沉眉角微动,目光侧转时突然瞥见床单上刺目的红艳,他愣了愣,漆黑的眸子闪了闪。

她是第一次!

想到昨天晚上的疯狂,他的唇角微微抿起。

虽然这个女人让他恨得牙痒痒,但不得不承认,这么多年,她是唯一一个不让他排斥的女人,甚至还挺怀念她的滋味。

黑暗中,他没有看清她的容貌,但能感受到她曼妙的身姿,以及……

思索间,电话铃声再次响起。

“三哥,找到叶宇南了,他现在正和温二小姐正在酒店厮混,车子是他弟弟开的。不过这叶宇南也真够缺德的,今天要跟温家大小姐订婚,昨天晚上竟然跟温家二小姐在酒店滚了一夜的床单。”

“温家大小姐?”夜司沉迅速抓住这个关键点。

“温大小姐温若晴身世比较复杂,五年前才被温家接回来,与叶家的亲事是温老爷子一手操办。不过,听说这温大小姐不仅长的丑,脑子还有问题,很显然叶宇南对这门亲事不太愿意……”秦五少将知道的一一诉说。

这时候吴秘书来敲门,夜司沉一边接电话一边听吴秘书的汇报:“夜少,问清楚了,记者说接到消息这里有温家大小姐的新闻,就来了……”

又是温家大小姐?

夜司沉心底已然有了一个猜测。

昨天晚上那个女人明显被人下了药,今天酒店外就围了记者;叶宇南今天本该与温家大小姐订婚,昨天晚上却与温家二小姐在酒店厮混?

若是这其中真的有联系,那么很有可能就是……

“你再让人去做一件事……”夜司沉对着电话沉声吩咐。

“我靠三哥,你这也太狠了吧?你这样会把温大小姐吓坏的?听说她本来胆子就小,又有些笨笨的……”

夜司沉唇角突然勾起一丝笑,极好看的弧度,却偏偏带着一股毛骨悚然危险。

胆子小?昨天晚上的表现,她的胆子可一点都不小呢!

他这么做就是要看看今天的订婚宴上,面对这突然的意外,她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若那个女人真的是她,他就不信她能做到滴水不漏,不露丝毫破绽!

“叶家和温家的订婚酒店在哪?”

“金凌酒店。”

夜司沉挂了电话,吩咐吴秘书:“去金凌酒店。”深邃的黑眸闪着不知名的光,嘴角挂着一抹志在必得的微笑。

“是,夜少!”

第3章 试探

金凌酒店,今天叶温两家的定婚宴就在二楼大厅。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已经到了时辰,做为主角的叶宇南仍就没有出现。

温老爷子的脸色有些沉,叶家人的神情有些复杂,温家其它人似有些幸灾乐祸。

被温老爷子带到大厅的温若晴一直低着头,乖乖的站着,似乎没有意识到这种情况下给她带来的难堪。

“这温小姐反应果然迟钝,都这个时候了,似乎完全没有弄清状况,新郎到现在都还没有出现,她竟不知道急?”

三楼,秦五少眉角挑了挑,一双眸子略带不解的转向身边的夜司沉,真不知道他想看什么?

“或者,她是真不急。”夜司沉唇角微微勾起,脸上的冷意少了几分。

若昨天晚上的女人真的是她,她还真不可能着急。

他处的位置很好,可以清楚的看到二楼大厅的一切,楼下的人却不会发现他。

只是,她一直低着头,看不到她的神情,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三哥,你干嘛揪着人家小姑娘不放?”秦五少看着他紧盯着温若晴的目光,下意识吞了口口水。

毫不夸张地说,三哥此刻盯着温小姐的目光,就如同一只猎鹰紧紧的锁住了自己的猎物。

想到先前三哥让他安排的事情,他狠狠倒抽了一口气,试探道:“三哥,她是怎么得罪了你吗?让你对人家小姑娘下此狠手!”

夜司沉没有回答,微眯的眸子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危险的气息。

秦五少心尖儿轻颤。

这温小姐到底做了什么事,竟然把向来喜怒不形与色的三哥惹急了。

只是,她这般怯怯诺诺的样子,看着实在是不像会做出什么事情的……

恰在此时,二楼入口传来躁动。

众人原本以为是做为主角的叶宇南来了,却没有想到,进来的是一名警察。

楼上的秦五少有些意味深长的望了身边的夜司沉一眼,这警察是他安排的,确切的说是他按着三哥的意思安排的。

“你是温若晴温小姐吗?”警察径直走到了温若晴的面前,官方的语气,严肃的神情,让众人纷纷惊住。

一时间,大厅中的气氛多了几分怪异。

众人的眸子都齐齐的望向温若晴。

楼上,原本就一直盯着温若晴的夜司沉唇角缓缓勾起,魅惑中尽是入骨的危险。

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到底的真面目!

“嗯。”温若晴终于抬起头,望向眼前的警察,愣了愣,缓缓点头,那样子,带着几分慢半拍的迟钝。

夜司沉紧紧盯着她,不错过她脸上任何的情绪变化。

只是,她脸上的情绪始终没有变化,除了茫然还是茫然!

“请问温小姐昨天晚上十点到凌晨四点人在哪儿?”警察按着某人提供的剧本,继续问道。

温如睛望着警察,呆呆愣愣的没有回答,似乎没有明白他的意思,只是心底已然涌起惊涛骇浪。

凌晨自己从酒店逃出来下了出租车后,好不容易遇上一辆车,虽然是叶南宇那个妖孽弟弟开的,但好在成功带离她逃脱。结果不久,对方就被警察传唤去了。

这个警察一出现,温若晴就猜到,这十有八九是那个男人的安排!

没有想到,那个男人不过只是怀疑,竟然在她的订婚宴上,让警察这般来审问她!他到底是谁?居然能有这样的势力?

若她没有猜错的话,那人此刻应该正在暗处看着她,看着她的反应。

他做这一切,不过就是想从她的反应中看出破绽。

若是她此刻露出一丝一毫的异样,怕是都逃不过。

他这般费尽周折,若真抓到了她……

想到昨天他那让人惊颤的危险气势,温如晴心底狠狠打了一个冷颤。

靠,不就是不小心睡了他吗?又不是挖了他家祖坟,他至于这般阴魂不散的穷追不舍,非要置她与死地吗?

她感觉此刻的她就如同走在满是冰霜的悬崖上,一个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了。

温若晴此刻心中很崩溃,神色间却不敢露出任何异样。

“请问温小姐昨天晚上十点到凌晨四点人在哪儿?”警察只能再重复了一遍。

“你的问题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温如晴皱了皱眉,脸上似多了几分困惑。

警察愣住,这个问题是深奥到常人无法理解吗?

“这反应……简直了!没有更迟钝,只有最迟钝。”楼上,秦五少看着温若晴此刻的反应,突然有种无语的感觉。

这么直白的问话,竟然听不懂?

夜司沉的眉角微动,眸子中多了几分高深莫测的冷凝,唇角微抿,不知道在想什么?

“怎么回事?这温大小姐不会是犯了法吧,警察这语气听着像审问。”

“看着像,不过这温大小姐脑子不是有问题吗,脑子有问题,不追究法律责任的。”

“这温小姐的病竟然这么严重?难怪叶宇南到现在都不出现。”

此刻,大厅中已经传来众人低低的议论声。

温若晴似乎浑若未闻,自始至终都是不变的呆愣,似混混沌沌不知所措。

警察反倒觉的压力山大,一时间竟有些问不下去了。

“警官,我做错什么事了吗?”温若晴似回了些神,眨了眨眼,迷茫的眼眸中多了几分小心翼翼,有紧张,有担心,有害怕,却更有几分委屈。

楼上,一直望着她的夜司沉,眸子似乎微微的闪了一下。

“没,没有。”警察暗暗呼了口气,看着她的样子,心中竟不忍,再加上毕竟出师不正,有些心虚:“温小姐不用害怕,就是例行询问一下,温小姐只要告诉我昨天晚上去了哪儿就可以了。”

语气已经不像刚开始那般严肃。

“昨天晚上我去妖兰会所做完SPA,然后就回家睡觉了。”温若晴认真的想了想,然后很认真的回答,那纯真的眼神,那认真的神情,你若怀疑都是一种罪过。

她的回答笼统而简单,没有时间说明,更没有任何的侧重点,但越是如此,越是让人无处怀疑。

楼上,夜司沉的眸子缓缓眯起,刚刚她的反应,他竟没有发现任何的端倪。

“去妖兰会所查一下。”

第4章 验明正身

夜司沉的目光仍就望着楼下的温若晴,性感的唇轻启,一字一字的话语缓缓吐出。

“是。”吴秘书应声离开。

“我以我警察的观察力保证,她刚刚不可能说谎。”秦五少不以为然地道,“三哥,你至于为个小土鳖浪费时间吗?”

此刻温若晴带着一黑色老土眼镜,脸上还长那么多雀斑,就算穿着礼服也掩盖不住她那浓厚的老土气息。无才无貌无德,难怪叶宇南不愿意娶她。

“温小姐,今天是你与叶宇南先生订婚的日子,但是叶先生到现在还没有出现,我们刚刚得到消息,叶先生昨天晚上跟温家二小姐在酒店过了一夜,这件事温小姐知道吗?”

大厅中,一个记者突然跑到温若晴的面前,突起的声音足够大,足以让大厅中的人听到。

记者的一句话,如一颗炸弹般突然在大厅炸开,把所有的人炸蒙了。

温若晴也愣住,这一次是真的愣住,她倒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事情。

她当然知道叶宇南不想娶她,也知道叶宇南与温阮阮之间的关系,他们去酒店她倒不意外。只是被记者抓到,还在这订婚宴上直接爆出,是她真心没想到的。

温若晴突然想到,这件事情会不会也跟昨天晚上的那个男人有关?

叶宇南不想娶她,她更不想嫁。

她之所以一直装傻装土,甚至不惜扮丑,就是不想联姻。她需要自由,她还没查清母亲的死因,她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所以,不管这事跟那个男人有没有关系,这对她都是一个好机会。

楼上,夜司沉正在看着这一切,望着略显呆愣的她,等待着她的反应。

“昨天晚上,叶先生与温二小姐一整晚都在酒店,今天早上被查案的警察堵在了酒店,所以才会到现在还没有出现。温小姐,对于这件事,你有什么要说的吗?”其它的几个记者也冲了过来,快速的将温知情围住。

“听说叶先生以前跟温二小姐就有交往,现在这是旧情未断吗?”

温若晴一直呆呆的站着,不知道是不是被吓傻了,半响后,眼珠子才转了转,望向那些记者,突然开了口,“你们为什么要问我?“

记者听到她这话纷纷愣住,她是这件事情的主角,现在又只有她一个人在现场,不问她问谁?

其它围观的人也都纷纷愣住。

“听说这温小姐又笨又傻,今天一见,果不其然。”

“这温大小姐的思维好像有些奇葩!”

楼上,夜司沉的眉头不着痕迹的动了一下,一双眸子仍就紧紧的锁住她的脸。

“关于叶先生与温二小姐以前的事情,温小姐应该知道吧?”记者的问题依旧一个接一个抛向温若晴。

“你们不要问我,不要问我,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温若晴的声音突然提高,身子似乎有些不受控制的颤抖着,不断的摇着头,似乎十分慌乱的向后退着。

她的后背撞在了后面的桌子上,桌上的酒杯被撞倒,摔在地上。

她的身子停住,却抖的更加的厉害,似乎有些站立不住,身子慢慢的向下滑,蹲在了地上,一双手紧紧的抱住了头。

“哎,看来这法子是真的太狠了点,对温大小姐的打击不小,据说温家大小姐脑子有问题,万一把她的病急发了,这事可就不太好了……”秦五少看到温若晴的样子,也有些不忍心了,毕竟这事是他安排的。

夜司沉微眯的眸子中多了几分冷凝,难道真的是他猜错了?真的不是她?

“晴晴,晴晴,你怎么了?你别吓爷爷。”见到忽然晕过去的温若晴,温老爷子吓的脸色都变了,“快,快送医院。”

场面瞬间混乱……

-

医院的vip病房。

夜司沉轻松进入,床上温若晴正安静地睡着。

此刻的她没有带老土的黑色眼镜,不过,脸上的雀斑仍在。

夜司沉站在床前,望着她平凡无奇的小脸,若有所思。

昨晚那个张扬的女人,会是这个丑小鸭般的人吗?

他的目光从她的脸上移向她的脖子,锁骨……

昨晚的一夜疯狂,他一定在那个女人身上留下不少痕迹,但是眼前病床上的女人,裸露在外的肌肤都光洁无痕……

夜司沉的目光幽沉,他没有想到自己也有失控的时候,这绝对是他24年来第一次。

虽然一开始是因为她被人下了药,但是后来,一次又一次,完全由他主导,是他停不下来。

那种感觉,让他沉醉其中,情不自禁。

暗暗呼了一口气,夜司沉的目光定格在她的左腰处。

昨夜的疯狂,他触摸遍她全身的肌肤,他清楚地记得,她的左侧腰上有一个纹身。

那感觉很明显,绝对不会错。

就算昨晚留下的痕迹能够遮住,但是那么明显的纹身不可能完全的遮牢!

这绝对是最好的证明!

想到此,夜司沉弯腰,修长的手指快速向着她的侧腰探去……

第5章 难道真是他错了?

这时,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一个小护士走了进来。

见到夜司沉的刹那愣了一下,看清他的模样后,当即含羞带怯地靠近他:“先生,我是来给温小姐量体温的,现在方便吗?”

护士一靠近,夜司沉便猛地退开,满目的嫌恶掩也掩不住。

床上,双眸紧闭装睡的温如晴虽然看不到,但能感觉到男人直射在她身上的目光,那目光似随时能够焚烧了她。

当感觉他的指尖触碰到她衣角的刹那,温若晴连大气都不敢出,幸好护士及时赶来……

手机铃声响起,夜司沉看了眼来电显示,走到门口接电话,眸光却一直锁定着病房里的女人。

“夜少,已经查清楚了,昨天晚上,温若晴的确在妖兰会所,是她们的老板娘亲自为她做的护理。我去查了监控,昨天晚上,温若晴九点进了妖兰会所,十二点二十离开的。”吴秘书的声音传来,明显的带着几分小心。

夜司沉眉角轻蹙,昨天晚上的那个时间,他们正在酒店做……

“还有夜少,我们找到早上的那个的士司机,我把温小姐的照片给他看了,他说不是。”

夜司沉盯着温若晴的眸底更黑、更沉。

不是吗?

“夜少,您要不要过来看看?”

看到不远处的温老爷子过来,夜司沉低低的应了一声,这才迈步离去。

听到外面渐远的脚步声,温若晴长舒一口气,紧绷的身躯松懈下来。

好险好险,这一次应该算是躲过了,但是她知道他一定是那种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人!

她必须得做些准备应对,只是要怎么做,才能逃过他的眼睛,不被他发现?

温若晴有些郁闷,她惹谁不好,怎么就偏偏惹上那么一个瘟神呢?

想起自己脸上的伪装,温若晴不禁庆幸:还好,他没有看到她真正的样子。

从小母亲就把她扮丑,因为她从小就是一个美人胚子,母亲说,一个女孩子若是太过漂亮,很有可能会受到一些意外的伤害。

当年的母亲就是如此,当年的事情在对母亲遭成了很大的打击,母亲不想她的悲剧再发生在自己的女儿的身上。

从小到大,温若晴都是这样的一副伪装,回了温家亦是如此,所以连温家的人都不知道她真正的样子,外人就更加不知道了。

-

“总裁,听说昨天晚上温大小姐突然犯了病,温老爷子今天早上便将她送去M国了。”第二天一大早,吴秘书便来禀报,因为总裁特意吩咐留意温家的动静。

夜司沉的脚步突然停住,一双眸子也遽然眯起,多了几分危险的犀利:“犯病?”

昨天晚上还是好好的,今天突然犯了病?

他本来还想找个机会再去试一试她,没有想到,她竟然这么快离开了。

这事似乎太巧了点,而且也太突然了。

“是,温小姐精神方面本来就有问题,昨天晚上突然犯病,失控了。”吴秘书将得到的消息仔细禀报:“今天早上温家人便急忙把温小姐送出国了,温小姐这病情应该很严重。”

“去查一下。”夜司沉的唇角微微抿起,冷沉中多了几分严肃,他觉的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

若她真的是犯了病也就罢了,若不是,那么这件事情就有意思了。

“是。”

“总裁,查到了。”三天后,吴秘书带回了信息,禀报的同时将一叠照片放在夜司沉的面前。

“温老爷子把温小姐送去了一家很有名的疗养所,这些都是温小姐在疗养所的照片。”吴秘书将拿过来的照片放在夜司沉的面前。

夜司沉停下手中的工作,拿起照片,一张张翻看着,从照片上,看不出什么异样,照片上的她多是坐在阳台上,很安静,很安静,安静的似乎整个世界都只有她的存在,她的目光很单纯,单纯的似乎什么都没有。

确切的说,应该是在发呆。

这些照片一看就是偷拍的,她应该是不知情的。

“继续盯着。”夜司沉放下照片,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只是听他这意思并没有放弃的意思。

接下来的一个月内,不断的有照片从M国的疗养所传过来,都是温若晴的照片,照片中的她,仍就是那般的安静,那目光仍就是那般的单纯,一个月的时间,没有任何的改变。

“总裁,还要盯着吗?”吴秘书望着自家总裁高深莫测的脸,小心的问道。

“先撤了吧。”夜司沉的声音平淡的听不出任何情绪。

随后,夜司沉亲自去了一趟M国的疗养所。

他看着院子里的温若晴,与照片上的一模一样,夜司沉站了许久,才终于转身离开。

就在他离开的刹那,安安静静坐着的温若晴,唇角缓缓勾起一抹魅惑的弧度:终于骗过去了呢。

只是庆幸没多久……

“呕……”一阵反胃感突然袭来。

第6章 脱胎换骨

五年后,名爵。

“听说老爷子已经下了最后通牒,你要再不结婚,就把公司转给你那弟弟了,看来你家老爷子是真的急了,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秦五少略略带笑的望着夜司沉。

夜三少的生活本就自律,这五年来身边更是连个女人都没有,夜老爷子能不急吗?

夜司沉没有任何回应,似乎这事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要不这样吧,从现在开始,第一个进入名爵的符合结婚条件的女人,你就娶了她,如何?”秦五少当然知道夜司沉并没有把老爷子的威胁太当回事,不过生活太无聊,总要找点不一样的乐趣。

这名爵本就是秦五少的,名爵的每一个角落都装了监控,不过,这些外人很少知道。

“哎呀,刚好来了一个女的。”秦五少刚把监控调了出来,便看到一个女人走了进来,原本随意的神情起了些许变化,“咦?这女人怎么这么面熟?好像是温家大小姐……”

“不过,这温大小姐好像跟五年前不太一样了,不像五年前那么土了,倒是多了几分特别的风韵,若不是她脸上的雀斑,还有她那副眼镜,我都认不出她了。”

夜司沉握着酒杯的手微顿,慢慢抬眸,望了过去,看到画像上的温若晴时,眸子微微的眯了眯。

五年前,他曾怀疑那晚酒店里的女人是她,但是所有的证据都证明不是她,他甚至亲自去M国查看过,也没有发现任何的破绽。

没有想到,五年后,在这儿再次见到她,正如秦霆所言,她看起来跟五年前不一样了。

不一样了?

外表未变,装扮依旧,那种不同似乎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五年的时间能让一个人脱胎换骨?

他一直坚信,所有的本质的东西都是很难改变的。

或者五年前的事情,他应该再好好的查查。

夜司沉握起酒杯缓缓的饮下,眸子慢慢变的深邃。

“真没有想到第一个进来的人是她,当年她婚没有定成,你可是功不可没,你说,这算不算是缘分?”秦五少想到五年前的事情,唇角多了几分意味深长的笑。

夜司沉唇角微勾,缘分什么的他从来不信。

不过,若她真是五年前的那个女人,他绝对不会放过她。

“温若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恰到在此,温阮阮与叶宇南正好走了过来,温阮阮看到她,显然很意外。

叶宇南望向她的第一反应便是厌恶。

温若晴转眸望向温阮阮,眼神冷淡而漠然,似乎不认识她一般。

“你回来的正好,我跟叶南要结婚了,你正好来参加……”温阮阮突然伸手揽住了身边的叶宇南,带着几分得意的炫耀。

“怎么?你们还没有结婚?”温若晴眉角微挑,那话语风淡云轻的随意,但是却偏偏一针而见血。

“这话真够狠的。”秦五少通过监控画面听到她这话,唇角狠狠的抽了抽。

当年,叶宇南与温大小姐定亲前一天晚上却与温二小姐厮混了一夜,以至于婚事作废,只是五年过去了,叶宇南却从来没有提起要娶温二小姐的话。

这对温阮阮而言,已经成了最大的难堪,也成了圈子中的笑柄。

而此刻这话从温若晴口中说出,那真是啪啪的打温阮阮的脸。

“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温阮阮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暗暗咬牙,揽着叶宇南的手更紧了几分,似乎要宣誓着她的主权。

“这话听着有些熟悉,妹妹五年前好像已经跟我说过了,我记性不太好,若不是妹妹提醒,我倒是忘记了,真是抱歉。”温若晴恍然大悟般的点头,神情真诚而无辜,只是扬起的语调带了几分刻意的夸张,充分突出了她要表达的意思。

如今的她,已经不是五年前的她。

现在的她,有了自保的能力,也有了掌控自己命运的能力。所以,她不用再像五年前那般处处伪装了。

“你!”温阮阮一张脸瞬间变的铁青,牙齿暗咬,狠不得撕烂了温若情的嘴,只是此刻是公众场合,还有叶宇南在场,她只能忍着。

“噗……”秦五少忍不住笑出声:“温二小姐的脸都气青了,若不是知道这温大小姐平时反应迟钝,我都怀疑她是故意的。”

“她是故意的。”夜司沉突然开口,语气十分的肯定。

“故意的?不是吧?”秦五少有些不太相信,“那无辜而真诚的神情恰到好处,不像是装出来的。”

夜司沉盯着画面的眸子微微眯起,她若不是故意的,他的姓倒过来写!

秦五少望向夜司沉的眸子中多了几分沉思,“若按你的说法,这温大小姐还是深藏不露了?”

夜司沉眉角微挑。

深藏不露?

他突然想起五年前那个女人离开时的得意与张扬,微眯的眸子中多了几分危险的气息。

“姐,你回来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我好去接你,姐既然回来了,那就赶紧回家吧。”温阮阮极力压下心中的怒火,脸上挤出几分笑,看着便感觉太假。

此刻在外面,她不能把温若晴怎么样,但是回到家里,她有的是机会收拾她。

温若晴岂能不知她的心思,心中暗暗冷笑,五年前的账是该好好算算了,他们若是再敢惹她,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好啊。”温若晴自然的应着,似乎对温阮阮的心思浑若不知。

温若晴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叶宇南一眼,将他无视的那叫一个彻底。

秦五少眸子轻闪,突然来了兴趣:“三哥,这温大小姐变化还真是大啊,如果她真是当年那个女人……你要不要去试试她?”

第7章 不雅视频

“不急。”夜司沉通过监控画面望着她的身影,唇角缓缓勾起,若她真是他要找的那个女人,此刻打草惊蛇,只怕她会再次想方设法逃掉。

所以这一次,他要一步一步的慢慢来……

三天后。

“总裁,温老爷子今天晚上在金凌酒店设宴为温大小姐接风。”吴秘书将得到的消息禀报给自家总裁,总裁吩咐他这几天时刻关注温家的动态,他自然不敢有半点的马虎。

夜司沉握着笔的手停住,唇角慢慢勾起,倒是挺快的!

“这次宴会,温老爷子名义上是为温家大小姐接风,实际上是要为温大小姐选一个合适的老公,温老爷子甚至直言会把温氏交给温大小姐,然后选一个可以帮助温大小姐的人,帮着温大小姐管理公司。”吴秘书说的很详细,不过关于这一点,在A市也不是什么秘密了。

温老爷子放出这样的话,就算这温大小姐再笨,再丑,肯定也会有人想要娶她,毕竟温氏在A市的势力是不可小觑的。

夜司沉唇角的弧度慢慢展开,若真是如此,今天的宴会肯定更有意思了,他这几天按兵不动,就是为了等这个机会。

接下来,他也应该做点什么了。

于此同时,温家老宅。

“爷爷为什么处处护着那个傻子,凭什么把温氏交给她?”温阮阮的脸色狰狞的可怕,声音中更是带着愤怒的不甘与狠绝。

原本想着,只要温若晴回了家,她就有办法对付她,没想到这两天,她竟然没有讨到半点好,因为爷爷处处都护着那个傻子,如今还要把整个温氏都交给那个傻子。

凭什么?

“若是把温氏交给她,那我们怎么办?”温阮阮越想越气,当然,她更在意温氏的家业。

“放心吧,我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发生的。”李芸的脸上漫过让人胆战心惊的阴狠。

“妈咪有办法?”温阮阮的眸子中立刻多了几分光亮,声音中更有着几分兴奋的期待。

“对付一个傻子而已,你觉的会难的住妈咪?”李芸的唇角慢慢展开一丝轻笑,阴冷中带着几分得意:“今天的宴会就是一个好机会,这一次,我定要让她声败名裂,让她以后永远都没脸再回来!”

-

金凌酒店,如五年前一样,依旧是二楼的大厅。

以温氏在A市的影响,以及温老爷子的威望,今天到场的人真的不少。

当然,年轻才俊也不少,毕竟温老爷子已经放出话要把温氏交给温若晴,谁娶了温若晴,就等于娶了整个温氏,这个诱惑实在够大。

这已经不是一般的联姻那么简单。

夜司沉依旧站在五年前的那个位置,因为这个位置可以清楚的看到二楼大厅的一切,可以清楚的看清她的一切,而楼下的人,却不会发现他。

温若晴一进大厅,夜司沉便看到了她。

今天的她穿了一件白色的连衣裙,连衣裙的样式很简单,不像那种正式的礼服。

这样的她,看起来干净、简单而单纯,像一个天真的邻家女孩。

虽然她的脸上依旧带着雀斑,依旧是那副老旧而厚重的眼镜,但是却偏偏并不碍眼。

夜司沉的唇角微微眯起,她这样的装扮倒是让他有些意外了,他以为她还会像五年前那样扮丑,扮土。

大厅中其它的人也注意到了她,很多人的脸上都多了几分意外。

温老爷先前就传出消息,说温大小姐的病已经完全医好了,今天看起来她果然与五年前不一样了。

若是这样的温若晴,再加上整个温氏就更容易让人接受了。

或者可以说,与一般的千金小姐相比,此刻的温若晴更受欢迎,毕竟很多男人都不愿意娶一个太过精明的女人,特别是像他们这样的人。

原本还在犹豫的几个人此刻的眼神中明显的多了几分炽热,有人甚至直接走向前与她打招呼。

温若晴只能回以微笑,心中却是暗暗叹气。

这五年,温老爷子不止一次的去看她,她不可能一直住在疗养院中,‘病’自然也就好了。

为了让老爷子放心,她这几年在老爷子面前的表现只能越来越好。

所以,现在她根本无法再像五年前那样扮丑,扮土。

不过,现在的她,只要不想嫁,也没有人能够勉强她。

夜司沉看着大厅中的情形,一双眸子一点一点的变的冷沉,这个女人是来招蜂引蝶的吗?

“大家静一静。”

温老爷子看到时间差不多了,便走向前,拿起话筒:“今天我要宣布一件事情,我家晴晴回来了,我打算把温氏交给晴晴。”

“妈咪,你不是说有办法让那个傻子身败名裂吗?”温阮阮看到爷爷竟然当场宣布了这个消息,焦急地不行。

“等着看好戏吧。”李芸盯着成为聚焦中心的温若晴,眸底闪过一抹阴毒。

在场的众人虽然早就得到了消息,却也都是半信半疑,谁都没有想到温老爷子会这么在宴会上当众公布。

如此一来,更多的人蠢蠢欲动。

温若晴对此也很是意外。

她对温氏一点都不感兴趣,她根本就没有打算长久地留在A市,她很快就会回M国的。

因为,那儿有她的事业,还有她的两个宝贝。

“今天的宴会是特意为晴晴办的,大家能来,我真的很高兴,希望大家都玩的开心。”温老爷子毫不掩饰对温若晴的疼爱,那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

其它的事情,温老爷子并没有多说,正当他准备迈步下台时,音响中突然传出奇怪的声音。

那声音听起来有些急促,更像是让人脸红的喘息。

与此同时,温老爷子身后的屏幕上突然出现了一些劲爆画面。

画面上,一男一女都没有穿衣服,在一张大床上厮缠着,画面不堪入目。

男人的脸看不清楚,但是女人的脸却非常的清楚,那分明就是温若晴!

第8章 好戏还在后面

众人完全的愣住,一个个惊的目瞪口呆。

这宴会之上,怎么会放出这样的视频?

夜司沉看到画面的瞬间,一双眸子遽然眯起,冷冽中有着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危险,甚至隐隐的似乎多了几分杀意。

“这是什么?”有人回过神来,忍不住的惊呼,那声音中满满的都是难以置信的错愕。

“这?这不是温大小姐吗?”画面上,温若晴的脸几乎是特写,只要有眼晴的都能认出来。

一时间,所有的人都望向温若晴,那眼神一个个都变的复杂起来。

“温小姐,请问视频中的人是你吗?”一个记者突然向前,直接的问向温若晴。

“温小姐,听说你这五年一直在M国,那么这视频应该是五年前的吧?”那位记者不等温若晴回过神来,便再次接着问道,似乎这问题是早就准备好的。

“你做什么?”温老爷子听到记者的问题,顿时怒了,“来人,将她赶出去。”

“温老爷子是试图将这件事情压下去吗?但是刚刚的视频大家可都看的清清楚楚。”那记者虽然害怕温老爷子,但是还是硬着头皮回了一句,显然事情没那么简单。

“温小姐,五年前你与叶先生的订婚宴上,叶先生没有出现,是不是也是因为这个视频?”就在此时,另一个记者问出了一个更尖钻刻薄的问题。

这个时候,记者的这句话就更耐人寻味了。

谁都知道,当年温若晴与叶宇南的婚事没有定成,是因为温阮阮。很显然,有人想要为温阮阮洗白。

“温小姐,你能告诉我们,这视频中的男人是谁吗?”先前那个记者再次问向温若晴,语气咄咄逼人,“温小姐跟视频中男人应该是男女朋友吧?”

“事情还没有查清楚,你此刻说的这些话,希望你能负的起这个责任。”温老爷子眸子一瞪,望向记者,不怒而威,那气势一时间压的人透不过气来。

记者的身子缩了一下,下意识的吞了口口水,不敢再说话。

“老爷子,查出来了。”酒店经理快速的走到了温老爷子的面前,神情间明显的带着几分凝重。

“我让人调了先前的视频,发现先前有人偷偷潜入工作室,我们已经把他抓住,他承认视频是他放的。”酒店经理让人将一个男人带了上来,那个男子又丑又瘦,一脸的猥琐。

温老爷子眉角一跳,这件事情查的太顺利,只怕未必是好事。

大厅中,其它的人也都望向那个男人,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像这样的事情,向来都是最让人感兴趣的。

“你为什么要放那样的视频,是谁让你放的?”不等温老爷子表态,李芸却突然怒声发问,“是谁让你陷害温家大小姐的?”

李芸这话听似为温若晴着想,但是真正的用意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视频是我放的,不过没有人指使。”那个男人几乎没有任何的停顿,他回的很快,也很干脆。

温老爷子的眸子中隐隐的多了几分冷意,想要阻止李芸,但是李芸却是更快一步的问出了下一句,“那视频你是从哪儿来的?”

“是我自己拍的。”那个男人回的更快,似乎生怕被人阻止了。

“你自己拍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怎么会拍到这样的视频?”李芸故意装出一脸生气的样子:“我警告你,你可不要乱说。”

“我没有乱说,这些视频是七年前拍的。那时候我跟温若晴是男女朋友,这视频就是当时拍的,但是现在温若晴回来后,想甩了我,不理我,我气不过,就把那些视频放出来了。”

那个男人的话顿了顿,突然转向温若晴,恶狠狠的吼道:“温若晴,你十七岁就跟了老子,你每天晚上跟老子在一起的时候可是拍了不少这样的视频,当时也是你自己愿意的。”

男人短短的几句话,足以毁了温若晴的一生。

“你知道该怎么做。”夜司沉突然转眸望向秦五少,冷眸中有着让人惊颤的杀意。

“三哥放心,这口气,我一定为温大小姐出。”秦五少愣了愣,唇角随即多了几分意味深长的笑。

这种人渣,的确是该收拾,不过能够让三哥主动开口,这事就有意思了。

夜司沉不知道是不是没有听出秦五少话中的意有所指,并没有再回应,只是一双眸子又望向大厅中的温若晴。

温若晴一直静静的站着,不动也不语,似乎已经完全的吓傻了。

“晴晴,别怕,有什么事慢慢说。”温阮阮的母亲李芸走到温若晴的面前,装出一副担心的样子,只是望向温若晴时,她的眸子中却明显的带着几分得意的笑。

“我没有怕。”温若晴抬眸,望向李芸,突然笑了,那笑很轻淡,但是却似有一种可以毒入人心的妖冶。

对上她这样的笑,李芸突然感觉到后背发寒,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恐怖。

温若晴微微靠近李芸的耳边,唇角微动:“好戏还在后面呢,咱们慢慢看。”

好,很好,他倒要看看那个女人还瞒了他多少事?这账是该好好算算了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7793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