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江市闻风丧胆的铁血总裁,狠戾嗜血。她是走丢的千金小姐。

他是江市闻风丧胆的铁血总裁,狠戾嗜血。她是走丢的千金小姐。

第1章 晴天霹雳的消息

宴墩酒店,总统套房里,漆黑的房间里。

“痛!好痛!”

姜蓝欣迷迷糊糊中,只觉得尖锐的痛贯穿了身体。

她这是在做梦吗?身子怎么会这么痛!

她的意识,怎么这样?她在做梦吗?

“再忍一会,一会就不痛了。”耳边传来男子的声音很低沉,带着一股压抑的痛苦。

“嗯!”姜蓝欣有些不舒服哼了一声。

房间里很暗,男子无法看清楚女人的长相,却能感觉到她身上,干净好闻的气息,以及她带着自己的美好。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男子才停了下来,他深深的吐出一口混浊之气。

看着一旁晕过去的女子,他也眼前一黑,陷入了黑暗之中。

姜蓝欣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浑身就像被车轮碾压过一般,疼痛无力到几乎散架。

她缓缓坐起来,满眼惺忪,她这是在哪里?

她记得自己是到五楼来给姜静晗取资料的。

“喂,你说的房间号是几号,资料放在什么地方?”

“503房间,好,我知道了。”

她记得,自己挂了电话,看了看自己在511门口,正要离开时。

“啪!”周围的灯光突然熄灭,紧接着,她就被人大力拽近房间里。

今天她有些感冒,吃了药之后,有些睡意,她当时头晕沉沉的,意识也开始模糊。

好半天,姜蓝欣才回过神来,感觉到身边有人,她双眼陡然瞪大,房间里还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

她心里大惊,猛地看了看自己身上,就是她在傻,也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姜蓝欣害怕得不知所措,浑身就像被火烧着一样,脑海里一片空白。

坐了不到一分钟,她快速地下床穿衣服,都说黑暗能掩饰一个人最脆弱的时候。

姜蓝欣此刻全身颤抖得无法自持,她牙齿死死的咬着唇瓣,剧烈的疼痛让她镇定了几分。

在黑暗里摸到了自己的包包,还有她的手机,手机旁边放着两样东西,她也没有多想,全部放入自己的包包里,然后撑着酸痛的身子,跌跌撞撞的出了门。

姜蓝欣失魂落魄的回到姜家位于江市别墅里。

天色朦胧,她看清了自己身上的吻痕,心底害怕的不知所措。

她想轻手轻脚的进去,昨夜的不堪,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正想开门进去,突然听到里边传来愉悦的声音,姜蓝欣的手,握在门把上,没有开门,妈妈和静晗怎么会起这么早?

“妈,养了姜蓝欣这个白眼狼那么多年,终于派上用场了,那王总可是一个好.色之徒,一定要干净的,正好姜蓝欣很符合他的口味,没想到她这么值钱,居然值一千万。”

“哼,把她养到大学毕业,不就是为了这一天吗?”

姜蓝欣听到母女二人的对话,就像晴天霹雳,痛意猛地袭上她的心头。

“以后,在遇到像王总这样的人,就让姜蓝欣去陪他们,一定能让我们姜家的生意越来越好的,昨晚给她下的药有些轻,她只说自己感冒了,没想到药效的时间刚刚好。”

第2章 绝望,连死的心都有了

透过玻璃门,姜蓝欣清楚地看到,姜静晗骄傲的像高贵公主一样,眼底的目光却无比的恶毒。

“晗晗,等一下她回来,你好好哄哄她,那个蠢货,我们说什么她就听什么?从小就唯命是从,以后的路还长着呢,咱们可不能白白养了她十二年,要一点一点的从她身上榨回来才行?”

姜蓝欣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一直羡慕的漂亮的妈妈,这一刻在自己的眼里会如此丑陋。

“妈,你们当年开车撞了她,这一撞,让她失忆不说,还把她带回来,让她给咱家赚钱,妈这决定可真是好。”姜静晗笑得一脸恶毒,微眯着眼眸的丑恶嘴脸,让人看着就恶心。

姜蓝欣听到她们母女的对对话,大吃一惊,胸口愤怒得剧烈起伏,扶着门把的手抖了抖,她以为,她是姜家从孤儿院领回来的孤儿,原来不是。

是她们的车撞到了她,怕承担责任,才会把她带回来的吗?

听着她们恶毒的对话,姜蓝欣整个人就如坠入冰窖,整个人哆嗦得拱起身子来。

她在姜家,唯唯诺诺多年,为了能得到妈妈真心的对待,她按照妈妈的喜好来活,就没有做过自己。

“当时撞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晕过去了,我本以为她死了,就把她丢到后备箱里面,想着偷偷把她带出城去埋了,可没想到她竟然活了下来。”

“发现她失忆了,也为了不背上一条人命,不得已,我和你爸爸就谎称她是我们从孤儿院里领养回来的,这事情你可不要在她面前说漏嘴,当年她衣着不凡,出生不错。”

姜母抬着高傲的头,笑得一脸讥讽,把她当做女儿养大,终于还是有些用处的。

恶毒的声音在姜蓝欣的耳边回荡着,翁翁的让她的头快要崩裂了一般。

姜蓝欣只感觉痛在身体深处肆虐着,她看了看越来越亮的天空,飞快的跑出了姜家别墅。

姜蓝欣一路狂奔,现在还早,路上的行人很少。

早晨晨雾迷茫,寒意袭来,让姜蓝欣的身子更加冰冷。

泪水迷糊了她的眼眸,她沉浸在自己悲痛的世界里。

她一直敬重的漂亮妈妈,却是亲手将她推入火坑的人。

她一直疼爱保护着的妹妹,却把她当成了赚钱的工具。

她一向敬重的爸爸,也对她不冷不淡。

姜蓝欣感觉到自己的天塌了,心底的绝望,让她连死的心都有了。

姜蓝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绝望心痛的她,周围的一切,她丝毫感应不到。

然而,就在这时,她跑入马路上却不自知。

一辆深红的跑车正在马路上开的飞快。

刹那间,一声长长的刹车声让空气瞬间凝固。

姜蓝欣猛然回神,一双含泪的大眼剧烈的收缩。

“砰!”的一声,姜蓝欣的身子飞了起来,落在几米远的地方,脸色苍白的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鲜红的血以后脑勺为中心,向四周,慢慢地散开。

她眼前渐渐变得模糊,依稀看到一抹纤细的身影走向她。

她却绝望的笑了笑,这样也好,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值得她去留恋的了。

姜蓝欣缓缓闭上眼睛,眼角泪水缓缓流下……

第3章 七年以后

七年以后。

江市机场。

一个身穿白色体恤,下半身穿着蓝色牛仔裤的六岁左右的小男孩,英俊的小脸上带着墨镜,粉嫩的唇瓣微微抿着。

小男孩被一群保镖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走出机场出口,身后跟着一个身穿黑色连衣裙,一头波浪形卷发简洁干练的漂亮女子,小心翼翼的护着小男孩。

“你们看,来了,蓝梓然,是小童星蓝梓然。”

“哇!好酷!”

“走路的姿势都很帅气!”

在此接机的粉丝们一个个尖叫不停。

“啪!”人来人往的机场出口,手机的摄像头咔擦咔擦的响着。

蓝梓然,最近红遍大江南北的小童星,年仅六岁,却家喻户晓。

他对着周围的粉丝们微微笑了笑,然后很亲切的说了一声谢谢以后,上了一张黑色的保姆车。

隔绝了外边的吵闹,蓝梓然快速地拿出了电话,细嫩的指头轻轻摁了一个号码出去。

一,二,蓝梓然在心里默念着,第三声还没有念出来,电话就接通了。

蓝梓然嘴角微微勾起,软绵绵的声里撒娇地喊道:“妈妈,你到哪了?”

在去市中心的高速公路上,出租车里。

“宝贝,妈妈已经到高速公路上了。”接电话的女子,一身白色简单大方的连衣裙,五官清秀灵动,她那一头靓丽的卷发,染成了迷人的浅棕色,让她透着几分成熟的韵味。

“那就好,妈妈一定要记得来看然然表演。”听筒里的声音里灵动软糯糯的好听。

女子饱满的唇瓣微微弯起,笑得一脸幸福:“好,妈妈晚一点就过来找宝贝,等一下把位置发给妈妈。”

“好的,妈妈!”

女子笑着挂了电话,嘴角边的笑容缓缓消失。

她看着窗外熟悉的一切,眼底渐渐冰冷,思绪渐渐拉远。

七年了,她终于又回到这座令她寒心的城市了。

大学毕业的那一天,她被姜家拉去参加了一场豪华宴会,被姜静晗下药,最终,和那男子云翻覆雨之后,她在那一夜之后,有了身孕,居然怀了罕见的三胞胎。

在回到姜家别墅,听到姜静晗和她母亲的对话后,她从别墅跑出去之后,一跑就是七年。

她并不是姜家的亲生女儿,而是六岁的时候,被车撞了以后,被姜家收养的女儿,说是收养,其实连一个下人都不如。

她梦想着大学毕业后,可以找一份工作,脱离姜家的掌控,可没想到,大学毕业之后,等待她的是一场设计。

那场设计,也让她怀上了孩子,可能是那男子基因太好,她居然怀了三胞胎。

两个儿子一个女儿。

回想起那个时候的她,无论怎样试图把握住生命中不曾荒凉的岁月,却依然无措!

但青春就是一场倾城盛宴,浓妆艳抹的登场,又奢华低调的落幕。

七年的时间,沉定出了她的稳重和坚强。

而那一夜之后,她想逃离了这座城市,那次车祸,她伤得并不是很重,而撞了她的人,如今已经成为了她的好姐妹,她能有今天,全是她的功劳。

她一走就是七年,她也是时候回来了,她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能逃避的。

那些曾经伤害过她的人,她一个都不会过,还有她的亲生父母,她一定要找到。

第4章 先生,你撑着点

她本姓姜,去到樊市之后,她改姓蓝,叫蓝欣。

“砰……”

出租车的前边传来了刺耳的刹车声,紧接着,就听到了强烈的撞击声。

出租车司机紧急制动,蓝欣的身子不受控制的往前倾了一下。

蓝欣被撞在前排的位置上,瞬间让她头昏眼花。

“这位小姐,前面好像出事故了,看样子,应该是刹车失灵了。”前边的出租车司机说道。

蓝欣晃了晃神,看了一眼车祸现场,此刻是早上六点多,高速路上的车还很少。

蓝欣没有多想,快速打开车门下车。

“唉,小姐,你还没给钱呢?”已到中年的出租车司机冲着跑出去的蓝欣吼道,似不想摊这浑水。

蓝欣微微蹙眉,从自己的双肩里拿出钱递给了司机,最后,头也不回的往出车祸的地方跑去。

她刚才乘坐的出租车从她身侧呼啸而过。

洁白的裙边被掀起来,她也顾不上,而是快速的拿出电话来打了急救电话。

出事故的车是一辆豪华版的限量版的车,蓝欣走过去,拍了拍窗子。

“先生,你没事吧!”蓝欣透过车窗,看到一名男子趴在方向盘上,额头上流着血,安全气囊已经被弹了出来。

“先生,先生……”蓝欣又叫了几声,里边的人依然没有反应。

蓝欣伸手拉了一下车门,没想到车门被她给拉开了。

“先生,你没事吧?”蓝欣看着趴在方向盘上的男子还有一些意识,头上有血往下流。

“先生,你还好吗?”蓝欣将他扶起来,看着他的额头上还在流血,血顺着脸颊滴在高贵洁白的衬衫上开出了鲜艳的血花。

蓝欣目光惊了惊,那鲜红的血液令人目眩。

她快速地在自己的双肩包里翻了翻,拿着柔软的手帕,蓝欣的手紧了紧,手帕上印着女儿得奖的画,蓝欣一狠心,往男子额头上的伤口按去。

此刻还早,高速路上车辆很少,偶尔有经过的,也是呼啸而过。

蓝欣心里一阵着急,希望急救车快点来。

她刚刚侧身,手臂突然被一只如铁钳一般的大手紧紧的握着。

蓝欣猛地看向男子,男子神色痛苦,满脸血迹,张了张口,似乎想说什么,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

“先生,你撑着点,救护车很快就来了。”

蓝欣的手上,已经染满了血迹,她微微蹙眉,又等了大概二十分钟左右,才看到救护车来。

当救护人员在把男子抬上担架的时候,男子依然拉着她的手不放,蓝欣想了想,正好可以搭救护车回城里,索性也就上了救护车。

江市一家医院里,充满消毒水的病房里,躺在病床上的男子,撞破的额头已经被处理好,男子伤得并不重,有轻微脑震荡,额角缝了几针。

蓝欣这才仔细的看了看男子的容貌,白皙的皮肤,此刻带着一抹病态的苍白,五官棱角分明而深邃,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浓密的剑眉,高挺的鼻梁,绝美的唇形,透着高贵与倨傲,这样俊美的男子,天下少有。

不过这张俊颜,她似乎在那见过。

第5章 先生,救你的是医生

蓝欣本想离开,她还有事情,可是护士让她注意着男子的情况,她也只能救人救到底,等着这男子的家人过来,她就可以离开了。

蓝欣这一等,趴在床边迷迷糊糊睡着了。

床榻上的陆浩成微微睁开眼眸,深邃的目光扫了一眼周围,他这是在医院。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却一直重复着一句歌词。

陆浩成听着吵闹的手机铃声,不悦的蹙起如刀锋一样的眉峰。

蓝欣听到熟悉的铃声,从膝盖上的双肩包里摸出电话来接,也没有抬起头来。

“喂!然然。”她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刚刚睡醒的暗哑,听着有些闷闷的。

“妈妈,我是琪琪。”电话里传来女儿不悦的声音。

蓝欣清醒了几分,“琪琪,怎么了?”

“到了,琪琪不用担心。”蓝欣之后听着女儿的嘱咐,轻轻的嗯了几声。

挂了电话,蓝欣动了动酸麻的手臂,她不雅的伸了一个懒腰,抬头时,猛然看到床上的男子已经醒了,她微微蹙眉,淡然的伸完懒腰,才缓缓起身。

她语气淡漠而疏远:“先生,你醒了,那我也该走了,你打电话让你的家人过来照顾你吧!”

“是你救了我?”陆浩成声线低沉,不怒自威!

他看着眼前漂亮的女子,一头波浪形的棕色卷发,五官精致柔美,一双大眼异常的清澈,如幽谷中的兰花,自带芬芳,洁白的连衣裙上染满了血迹。

他陆浩成见过各种形形色色的女人,却没有见过如她这般纯净而美好的女人,可那双眼睛,为何那样熟悉。

“先生,救你的是医生,我只是打了一个急救电话,顺便搭车进城,再见!”

蓝欣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六点多了,完了,赶不上然然的钢琴比赛了,也没有计较陆浩成不友善的态度。

她神色匆忙地转身离开。

陆浩成深邃的目光,直直的盯着女子毫不留恋决然离去的倩影。

他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冷酷地笑容,从来没有女人如此无视过他。

这女人的回答也挺有意思的。

蓝欣在下电梯的时候,一名西装革履的俊美男子从上去的电梯上急急地往上跑。

蓝欣低头看手机,已经六点多了,她看了一眼儿子发给她的位置,微微一笑,儿子的表演快开始了,她得快一点过去。

“浩成,原来你在这里呀,我找了半个江市的医院。”沐子珩气喘吁吁的看着病床上一脸淡漠的陆浩成。

“刹车被人动了手脚,回去好好查一下。”陆浩成冷怒地交代了一句,深邃的眼底闪过一丝嗜血,一股冷气陡然在房间里蔓延。

沐子珩脸色凝重地点了点头。

“不好意思,先生,我有东西落在这里了。”蓝欣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

陆浩成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意,这女人跟她玩欲擒故纵呢?

蓝欣出了医院,才发现那块手帕没有带出来。

她低头在四处着急的找了找,那可是女儿送给她的,对她很重要。

“没有!”蓝欣着急得扶额,她记得,自己一直握在手心里的。

她又快速地跪地,在病床下看了一圈,也没有。

第6章 蓝蓝,她叫蓝蓝

这时,医院的清洁工进来,是一个中年妇女。

蓝欣快速地走过去,“阿姨,收拾病房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一块带血的手帕?”

那保洁员摇了摇头,“小姐,这病房还没有开始收拾呢?”

难道是掉到救护车里去了,不可能,自己一直握着的。

她快速地拿出纸和笔,写了一串数字,递给保洁员。

“阿姨,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收拾病房时,如果看到那带血的手帕,麻烦你给我打电话,我一定会重谢阿姨的,那手帕对我很重要。”

“好吧,我看到了会给你打电话的。”保洁员接过电话号码,开始收拾房间。

蓝欣收起笔和纸。

这时,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蓝欣拿出电话,接着电话往外走。

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过陆浩成和沐子珩一眼。

沐子珩看着蓝欣离去的背影,帅气十足的脸上微微怔愣!

“浩成,这女人是谁?来一阵风,去一阵风的,不过很漂亮!”沐子珩眯了眯俊目。

陆浩成没有说话,那女人说落下了东西,这样拙劣的手段,她也用的出来,想接近他陆浩成的女人,每天都想尽一切办法来讨好他。

陆浩成眼眸微眯,身上好像披着一层恒古不化的寒冰,冷漠倨傲的表情透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保洁员离开以后,陆浩成掀开被子,打算回去休息,他讨厌医院。

突然,看到被子下有一块带血的手帕,他犀利的眼眸微微眯了眯!

她刚刚趴在这里睡觉,手帕被她推到被子下了。

“子珩,去问那个保洁员,把那个女人的电话号码要来,找个袋子,把这块手帕带回去清洗。”陆浩成眼底闪过一丝玩味地笑意,女人,我到要看看,你想耍什么花招?

某男似乎忘记了,人家救了他一命!

“嗯!”沐子珩看着陆浩成的神色,眼底闪过一丝玩味,快速地转身去要电话号码。

蓝欣出了医院,才发现现在是下班高峰期,交通堵塞得厉害。

她站了好一会都没有打到车,她刚刚已经打电话给瑾熙了,他得快点来接她才行,不然,就赶不上看然然的表演了。

陆浩成和沐子珩从医院里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在路边打车的蓝欣。

子珩去取车,陆浩成在原地等着。

陆浩成已经换了一身衣服,矜贵高雅,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密封袋里的带血的手帕,又抬头看了一眼那翘首以盼的倩影。

“蓝蓝,这,在这呢?”不远处一名骑着摩托车的俊美男子,冲着蓝欣欢快地叫道。

蓝欣微微一笑,朝着摩托车跑过去。

快速地骑上摩托车,摩托车从陆浩成面前呼啸而过。

“蓝蓝。”陆浩成怔怔的看着蓝欣离去的背影,深邃的眼眸一闪而过的伤痛。

蓝蓝,她叫蓝蓝?

夕阳下,男子颀长的身影上,仿佛如渡上了一层浓浓的悲伤。

蓝蓝,蓝蓝,这两个字,他有多少年不敢提起了,如今听别人叫出这两个字来,他全身痛得无法呼吸,每一个呼吸都透心透肺的痛。

“浩成,上车。”沐子珩把车停到陆浩成的面前,笑着朝他招了招手。

第7章 子珩,她叫蓝蓝

陆浩成过了好一会,才收回目光,优雅的走过去。

坐上车,他靠在座椅上,微微敛起痛苦的眼眸,紧绷着的下巴,泄露了他此刻痛苦的情绪。

他双手无力的垂在两侧,额头上的伤口隐隐作痛!

却不及他此刻心里的疼痛。

沐子珩发动车子,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陆浩成。

他心底疑惑,浩成这样痛苦的表情,他很久没有没有见到了。

一向高冷而又毫不给人面子的陆浩成,浑身透着那与生俱来的高贵优雅的气质。

人亦如传言中的那样狠戾嗜血,雷厉风行!

若不是多年的交情,他都不敢和他坐在一张车子里,这强大的压迫感,没有几个人能受得了。

此时子珩也不敢开口说一句话,安安静静的开车。

过了许久,陆浩成稳住了自己的情绪,才缓缓开口:“子珩,她叫蓝蓝。”

沐子珩一听,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紧了紧!

他不问,也知道他说的蓝蓝是谁?

他从不来让人提起蓝蓝二字,今天怎么突然自己提起来了?

在沐子珩看来,人之所以活的累,就是想的太多,身体累不可怕,适当的休息就可以缓解,心累就会影响心情,扭曲心灵,危及身心健康,然而,陆浩成现在就是活成这样的。

除了赚钱,除了那个被他弄丢的蓝蓝,除了被迫离开的妈妈,他似乎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可是,人只要活着,人的欲望无止境,在这个充物欲横流,充满竞争的社会里,生活有太多的难题和烦恼,要适时调整自己,懂得取舍,该坚持的坚持,该放弃的放弃。

但陆浩成,对于蓝蓝,从未放弃过。

下班高峰期,车流如潮,堵得让人心烦意乱!

陆浩成不说话,紧闭着双眸靠在真皮靠椅上。

陆浩成,江市首富,陆氏集团的总裁,在商业界叱咤风云。

在江市有一个传说,惹阎王都不要去惹陆浩成。

若是不小心惹到他,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传言他不近女色,行事雷厉风行,冷血无情。

短短几年的时间,就成为了江市的商业老大。

沐子珩透过后视镜,看着陆浩成的情绪稳住了很多,他笑着开口问道:“浩成,要去喝一杯吗?找了你一天,现在还没有吃饭呢?”

蓝蓝的事情,他没有接过话题,现在不适合聊。

只见昏暗的光线下,陆浩成微微点头,一丝夕阳透进车窗,身着一席昂贵奢华的高级定制西装陆浩成,面容更加深邃俊逸,气度不凡。

沐子珩从后视镜里观察着陆浩成的神色,说道:“那去吃川菜吧,我们经常去的蜀都餐厅。”

“好!”陆浩成有些不耐烦的应了一声。

便闭上眼睛,却掩饰不住一身倨傲的气质。

他在想,一个人要经历多少风雨,才能有一个安稳的家。

一颗心要受伤多少次,才能有一个真心的人陪伴在身边。

可多年过去了,依然只有影子不离不弃。

蓝蓝离开了他,妈妈也离开了他。

他的蓝蓝,现在已经长大了,一定是一个美丽动人的女孩。

他算了算时间,已经十八年了,蓝蓝今年已经二十四岁了。

可是他还没有找到蓝蓝。

那是他人生最悲痛一晚,只要一喝酒,他就会梦回那夜。

第8章 瑾熙,有剪刀吗

可今夜,他却想喝酒了,即使额头缝了针,他依然想喝酒。

一般人像陆浩成这样的身份的人,很多都喜欢去高档酒吧喝酒。

可是七年前在酒店酒吧莫名的被人下药,他就对那种地方非常的反感。

而是喜欢去一些高档而优雅的餐厅喝酒。

即使是应酬,他也会选择在自家的酒店里。

当你开始珍视自己的付出,就越懂得人心的薄凉。

周围的人,为了利益,一个个的谄媚虚伪的脸嘴,也让他很恶心!

陆浩成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几缕发丝落在了额前,他显得孤寂而无助。

蓝欣跟着瑾熙到了位于江市的凯威大厦,这里便是今天的钢琴比赛赛场。

瑾熙将限量版的摩托车停在楼下。

蓝欣利落地下车,看了一眼自己裙子上的血迹,皱了皱眉头。

她看了一眼瑾熙,担忧地说:“瑾熙,你看我这样子,进去会吓到然然的。”

现在的蓝欣,比起七年前更加的成熟,妩媚。

从前的那个蓝欣,也就是一个涉世不深的青涩的果子。

但努力学习几年之后的蓝欣,在职场上渐渐蜕变,处处透着风情,优雅,是特别让人想要征服的那种无与伦比的魅力。

七年的时间,她就像脱胎换骨了一般,是那么的高高在上。

瑾熙拿下头上的头盔,阳光帅气的容颜暴露在空气中。

简单的牛仔裤,搭配衬衫上带着一些简单的花纹图案,鲜活而充满了青春的活力,再搭配上一张睿智的脸格外时尚!

他看着蓝欣白裙上的血迹,一脸嫌弃!

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表,扬声道:“蓝蓝,可是快来不及了,已经快七点了,然然的比赛已经开始了一半了。”

“那怎么办?行李都在托运中,附近也没有服装店。”蓝欣看了看自己的裙子,裙摆上全是血迹。

蓝欣脑海里飞快的转动着,她蓝欣可是服装设计师,这次来江市,就是到总公司工作一个月的。

她微微扬唇,这难不倒她的。

她快速抬眸看着瑾熙,问道:“瑾熙,有剪刀吗?”

瑾熙瞬间猜到她要干什么?他快速地拔出车钥匙,打开摩托车的后备箱,拿出一把红色的剪刀递给蓝欣。

蓝欣握着剪刀,唇角微扬,勾勒出一抹自信的笑意。

她弯腰,沿着有血迹的裙边剪出一道荷叶边,这样一来,后长前短,没有丝毫违和感,到让她的腿越发的修长,瞬间变得更加性感妩媚!

蓝欣满意的点了点头,女人可以温柔,可以爽朗,可以慵懒,可以不拘小节,但绝对不能邋遢!

瑾熙目光灼灼的看着她,笑得合不拢嘴,“哇!蓝蓝,你真不愧是有名的设计师,你拯救了这条带血的连衣裙。”

蓝欣将剪刀还给瑾熙,笑道:“走,瑾熙,我们快点进去,要不然真的来不及了。”

“嗯!”瑾熙快速地将剪刀放回去。

两人小跑这进入大厦,刚好电梯在一楼,两人进去后,瑾熙按了二十六楼。

一出电梯,就听到了流畅动听的琴声传入耳中,这琴声,蓝欣听得出来,是她的宝贝儿子然然弹的,她的脚步越发快的往比赛区走去。

他是江市闻风丧胆的铁血总裁,狠戾嗜血。她是走丢的千金小姐。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41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