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算计,夏苒苒十月怀胎,生下龙凤胎。 五年后,她携女回归

一场算计,夏苒苒十月怀胎,生下龙凤胎。 五年后,她携女回归

第1章 陷害

【亲爱的,今晚八点,维也纳酒店1013,不见不散。】

收到这条信息,夏苒苒的唇角牵起一抹弧度。

发信息来的是她已经相恋一年的男朋友许鑫帆,今天刚好是一周年的纪念日,她想,男友肯定是想要给她一个惊喜。

夏苒苒精心装扮后,脸上带着羞涩的红晕,抓着自己的手包就出了门。

虽然她和许鑫帆相恋一年,却一直是局限于牵手,就连接吻都从来没有过。

站在1013门口,夏苒苒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敲响了门。

门从里面打开。

“许……”

一只手握住了她的手腕把她给拉了进去,还没来得及反应,带有奇异香味的手帕就捂住了她的口鼻。

夏苒苒眼前一黑,陷入了昏迷。

光线刺目。

夏苒苒醒来的同时抬手遮住了眼前的白光。

此时她躺在一张kinsize的大床上,在床的四周,围聚着三台摄影高光灯,再向后,是两台不同角度同时运转着的摄影机。

夏苒苒神经猛然绷紧,余光在那刺白的光线中,乍现白花花的一团肥肉,一个肥头大耳男人朝着她扑了过来。

夏苒苒灵活的翻身向旁边一躲,肥头大耳的男人扑了个空,猥琐的脸上浮现恼羞成怒的表情。

“妈的,出来卖的,装什么装!配合点拍视频,到时候还能给你一笔钱。”

肥头大耳的丑男一把抓住夏苒苒的脚踝,下一秒,夏苒苒转手摸到了一个烟灰缸,朝着这丑男的额头上狠狠地一砸。

“啊!”丑男哀嚎,一片血色已经向下遮住了视线。

夏苒苒趁此机会溜下床,飞快的冲出了门。

“来人!给我追!”

夏苒苒一路跌跌撞撞。

身上虚软无力,她死死地咬住自己的舌尖,痛觉才让她恢复了片刻的理智。

身后追的脚步越来越近。

“别跑!”

“小贱人!敢打我,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把她给我抓住!”

夏苒苒惊觉,转弯就是一片天旋地转,顺手推开一间房门就闯了进去。

这是一间豪华总统套房,屋内没有开灯,有些暗。

夏苒苒凭着感觉扑到桌边,猛地灌了几口冷水,却没有压下越发汹涌的热浪和空虚。

视线转到浴室门上,有哗啦啦的水声。

里面竟然有人!

磨砂玻璃的推拉门打开,男人围着浴巾,凌乱湿润的发丝流下水滴,沿着肌理分明的胸膛蜿蜒而下,没入浴巾边缘。

霍景深浑身都散发着冷峻寒凉的气息,深眸落在床上的女人身上,由于没开灯,只能隐约看出女人的轮廓。

“是谁派你来的?”霍景深眼神阴沉的走过来。

他刚回国,就迫不及待的给他设局,现在又送一个女人过来,胆子不小。

夏苒苒难受的不行,吐出的呼吸都滚烫了起来,不断地扭动着腰肢,“热,好热啊……”

一翻身,身旁的男人就成了她的解药。

三个小时后。

霍景深睁开眼,一侧的女人背对着他,长发披散,将脸埋在柔软的枕头里。

他撑起身,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想要拨开发丝看清女人的样子,可手指刚刚触及女人的发丝,门口就传来了敲门声打断了他的动作,他收回手。

“大少,私人飞机准备好了,要出发了。”

霍景深起身,穿好衣服,走出了卧室。

陆特助双手递上精致袖扣,眼光不停地朝着套房卧室里瞄。

卧室里一片昏暗,但借着客厅的光,隐约能看出一个曲线优美的女人。

果然是一个女人啊!

还是一个长发美女……

“用不用进去看个清楚?”男人凉淡的嗓音响在头顶。

陆特助立即缩了缩脖子,“不敢。”

他就是很好奇嘛!

霍大少身边方圆五米,别说女人了,就连一只母蚊子都飞不进来,晚上被设计,都宁愿强忍着冲冷水澡,也不让他去找一个干净的女人送过来。

可是现在床上竟然多出来一个女人!简直是惊天奇闻!

真不知道到底是哪家的姑娘占了这个大便宜!

楼下打电话再三催促,霍景深最后朝着房间里面看了一眼,抬步出去。

一旦开了荤,食髓知味。

一路上,霍景深脑海中都在不断的盘桓着昨夜那妖精一样的女人,缠绵,升温。

霍景深吩咐陆特助,“等她醒了,把她带到橡树湾。”

此时,天已亮。

酒店套房中,夏苒苒已经醒了。

她蹲在在浴室里,狠狠地搓洗着自己的身体。

身体上留下了斑斑痕迹,昭示着昨夜的疯狂。

夏苒苒捂住了脸。

手机铃声大作。

是许鑫帆的电话。

她不干净了,该怎么和许鑫帆说呢?

她手指颤抖的接通了电话。

“许……”

话未开口,从听筒另一边,传来了一阵吟声。

“许少,你好棒啊……夏苒苒没满足你么,她可是校花呢,身材也好。”

“她?死鱼一样,都谈了一年了,还只让牵手,白白浪费我时间,我们不提这个惹人嫌的女人,再来一次,小妖精……”

夏苒苒的脸色瞬间苍白的毫无血色。

这就是她喜欢的人,就是她的未婚夫?!

夏苒苒看着手机屏幕的亮光暗淡,电话从那边切断了,只剩下耳边嘟嘟的忙音。

她眼神空洞,混混沌沌,也不知道是怎么走出的门。

走到电梯口的时候,有一个女人从电梯内走出来,她一不留神撞倒了对方。

“没长眼啊!”

女人踩着一双七公分的恨天高,鼻梁上架着一副黑超,一身贴身长裙显出她的窈窕身段,手里拿着手机将电话。

夏苒苒急忙道歉。

女人拍了拍被夏苒苒撞上的裙子,好似是她身上有病菌一样,手里拿着手机,“嗯,我到酒店了,你说景深昨晚是在哪个套房?1015?我到了。”

她推开了房间的门……

第2章 偶遇

五年后。

中心医院。

“快!去找冯医生!”

“冯医生不在!”

“那就叫值班医生来!这边有病人要马上缝针!”

“值班医生刚才被轰出来了!那男人太可怕了。”

一时间,急诊室里面一片混乱。

夏苒苒正在和女儿通电话。

“夏朵朵,妈妈十点下夜班,回去给你买泡芙。”

“我要的怪咖眼罩买了吗?”

“买了,就是按照你发给我的那个图片买的,一模一样……”

话还没说完,就被前面的一个急匆匆跑过来的人撞了一下,手机摔在了地上。

她匆忙去捡手机,被一只手给抢了先。

“你是不是医生?”

“我是……”护士。

话都没说完,就被给拎到了一间病房门口,“进去,去处理伤口!”

夏苒苒被连同手机一块儿丢了进来。

一进来,她就感觉到自己的周身好似是裹上了一层冰凌,冷的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

抬眼,就正好对上了笔直的坐在椅子上面的男人一双浓黑的眸。

男人的面部轮廓紧绷,鼻梁英挺,发丝凌乱的在额上留下一片阴影,更加显得一双眸深邃寒光逼人。

身为医护人员的本能,夏苒苒忽略男人的俊美容颜,一眼就看见了男人胸口的伤口!

长达三寸,现在还在流血,血已经浸透了身上的白衬衫。

她立即走过来,“你的伤口需要缝针。”

旁边托盘上,缝针的医药用品都已经准备好了,她略扫了一眼,没有麻醉剂。

她转身就去门口:“麻醉剂……”

身后传来男人冷而沉的声音:“不需要麻醉剂。”

夏苒苒眨了眨眼睛,“需要缝针,这不是简单的外伤伤口……”

“我对麻醉剂过敏。”

“……”

既然病人自己都已经说明不需要麻醉剂,夏苒苒只好硬着头皮上。

她站在男人面前,让他先把身上染了血的白衬衫脱下来,然后半蹲在他的面前,用碘酒和酒精先清洗伤口。

男人的目光极具穿透力,一直盯着夏苒苒,让夏苒苒的头皮发麻,手里的镊子都拿不稳了。

怪不得刚才的值班医生和护士都被赶了出来。

在这样高压的注目礼和压迫力下,还不要打麻药,是个人都顶不住啊!

夏苒苒抬头,正好和男人的视线在半空中相撞,冷的她不禁抖了一下。

被这样的目光盯着,真会死人的好嘛!

她手摸到口袋里给夏朵朵买的怪咖眼罩,灵动的眼珠一转,就直接把眼罩给拿了出来,顺手就给男人戴在了头上,盖住了这具有侵蚀性的目光。

霍景深面色已然是阴沉了下来,抬手就要把眼罩给扯下来。

忽然,女人柔软的手按住了他的手背。

一种奇异的感觉,顺着他的皮肤就蔓延开。

“先生,你别乱动啊,我要开始缝针了!”

夏苒苒动作很快,没有打麻醉,她也不敢耽搁,越是动作迅速,越是能减轻对方的苦痛。

可是,她抬头看男人的神情,没有一丁点的表情变化,他不疼么?

真是个怪胎!

夏苒苒缝好针,又在伤口上上了止血消炎药,包扎好,用酒精棉球将男人胸膛上的血污给擦洗干净。

刚才缝针的时候都没有注意,这男人的身材这样好。

胸肌,八块腹肌,还有人鱼线……

夏苒苒不由得吞了吞口水,手指不小心触碰到男人的皮肤,烫的她一下就把手给挪开了,脸上红了一片,立即转身就跑了出去。

门口,正好撞上了陆特助。

陆特助看夏苒苒满手的血,拦住她,“你……”

“伤口已经处理好了!”

陆特助朝着病房里面看了一眼,夏苒苒就已经跑没了影。

他走进病房中,惊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这个戴着一个黑色的搞怪眼罩的人,是大boss?

眼罩上面的两只眼睛正在夸张的翻白眼,很有喜感的好不好?

就在陆特助努力的憋住想笑出来的时候,霍景深已经抬手把眼罩给摘了下来。

陆特助半笑不笑古怪的表情就刚好落在男人的眼中。

霍景深看了一眼这眼罩上的图案,脸色一黑。

陆特助看霍景深的伤口处理完毕,就将准备好的白衬衫双手递了上去。

霍景深穿上白衬衫,慢条斯理的系着领口,“公司那边怎么样了?”

“行刺的人已经扣住了,那帮老古董现在在董事会上大放厥词,新闻媒体也爆出了头条,说您进了ICU,重伤在身……”

霍景深听着陆特助的话,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好好的人不当,偏偏要当狗。回公司。”

霍景深语气森然,陆特助都不由得有点后背发凉。

大boss这两年的手段真是越发的冷厉了,幸好他是站在大boss这边的。

霍景深朝外走了几步,蓦地驻足。

陆特助:“boss,有什么东西忘了么?”

只见大boss转身走回了病房,将放置在桌上的眼罩给拿了起来,然后收进了口袋里。

陆特助:“???”

他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大boss还有这种癖好?

第3章 小包子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急诊室中算是恢复了正常的秩序。

“哎呀呀,我的小心肝啊,简直是太帅了!”

“不行了,快给我拿氧气瓶,我要休克了!”

“这就是明星欧巴啊!”

“多看一眼我都要晕了!快,看看我流鼻血了没有?”

几个女护士聚在一起犯花痴,夏苒苒摸了摸鼻子。

其实也没那么夸张吧,就是帅了那么一丢丢。

关键是冷啊,看人一眼能把人给冻住!长那么帅有卵用,没有她的爱豆长得帅。

夏苒苒今天不用值夜班,看了一眼时间,到了下班时间,准备拿着给女儿买的眼罩回家,她一掏大褂的口袋,愣了。

糟糕!

眼罩不见了!

夏苒苒一拍脑门,才想起来刚才给那男人缝针的时候给他戴了。

她急匆匆的就朝着刚才的病房去,可是早已经连一点医用垃圾都没有了,都被清理走了。

她去了一趟垃圾收理站,问了阿姨,阿姨并没有见到过眼罩。

夏苒苒只好是想着路过商场,再给夏朵朵买一个新的眼罩。

从垃圾收理站出来,忽然,在一旁的黑色阴影处,哐当,响了一声。

夏苒苒跳了一下。

她看着那边装医疗垃圾的黑色大塑料袋,竟然是窸窸窣窣的动了起来……

她拔腿就跑。

跑到楼梯口,却又停下,被自己心里的好奇猫给挠的直痒痒。

身为一个就算是怕鬼却还是要看完所有恐怖片的资深爱好者,夏苒苒还是转了身,在心里默念了一遍“我不怕鬼”,又走了回来。

她看那黑色的大塑料袋小幅度的抖了一会儿,然后又摇摇晃晃,好似快要摔倒一样。

就在此时,哐的一声。

垃圾袋应声摔倒。

她和垃圾袋后面的一双黑漆漆的眼睛四目相对。

她眨了眨眼睛。

对方也眨了眨眼睛。

她抬手摸了摸脑门。

对方也抬手摸了摸脑门。

“啊!”

夏苒苒这次再没有犹豫,转身就跑,跑到楼梯口,她心里一想,不对,刚才那不是鬼,是个人吧……

她又抖抖索索的回来,果不其然,垃圾到后面躲着的,是一个灰不溜秋的小男孩,看起来也就是四五岁的模样。

夏苒苒问:“你在这里干什么?”

小男孩也问:“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过来找东西。”

小男孩也说:“我过来找东西。”

夏苒苒:“……”

这怕不是一个小傻子吧。

她直接将小男孩从垃圾袋后面给拎了出来,帮他把身上的黑灰给拍干净,看了一眼他脏兮兮的小手和脸蛋,“你爸爸妈妈呢?”

小男孩:“你爸爸妈妈呢?”

夏苒苒:“……”

她索性就直接拉起他的小手,把他领到了外面的儿科,找护士去问今天来看诊的小孩子。

护士吕梨是她的好友,一看见夏苒苒牵着的孩子,“好啊,苒苒,你果然是背着夏朵朵藏着一个私生子啊!”

“这不是……”

小男孩抱住了夏苒苒大腿,声音清脆的叫了一声:“妈妈。”

“!!!”

怎么不当复读机了?!你这么灵活应变你妈妈知道吗?

吕梨一脸“你不用解释,我都了解”的表情,查了查晚上看诊的名单。

“小盆友,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霍小七。”

夏苒苒:“……”

正常了?

吕梨电脑里查了一圈名单,“没有叫霍小七的,姓霍的都没有。”

夏苒苒蹲下来,再次尝试和他交流:“你是跟谁一起来医院的?”

然后,夏苒苒牌复读机重复道:“你是跟谁一起来医院的?”

“……”

拉着这么一个小男孩,夏苒苒班也没法下了,只好是先带着他去洗了一把脸,把脏手和脏脸都给擦干净。

毛巾擦过,夏苒苒看着这张粉嫩的小脸,眼睛一亮!

好精致的五官,皮肤白白嫩嫩。

胖乎乎的小脸蛋,好像是小包子啊,真想捏一把。

她在小包子脸上捏了一把,然后包子就咧开了皮,然后……哇的一声哭了。

“哇啊啊啊!呜呜呜!”

旁边经过的路人不由得指指点点。

“怎么看孩子啊,孩子哭这么厉害,也不知道哄一哄。”

“这小孩真可怜。”

夏苒苒顿时手忙脚乱,还好她有哄自己的女儿小魔女夏朵朵的经历,“阿姨带你去吃冰淇淋怎么样?”

“好!”

小包子就跟变脸一样,立马破涕为笑了,还吹了一个鼻涕泡。

夏苒苒就眼睁睁的看着小包子用小手指戳了一下,鼻涕泡破了。

“……”

她一脸生无可恋的给小包子擦了脸,拉着她去外面的冷饮店去吃冰淇淋。

出于有带女儿的经验,夏苒苒和小包子的相处还算是比较轻松愉悦。

她观察着小包子,忽然觉得和自家朵朵长得有一点相似。

难道……

第4章 小迷妹

怎么可能!

她想起了五年前。

她失身于陌生男人,又被未婚夫背叛,远走他乡,却意外中发现自己怀了身孕。

孩子是在艰难时光里的希望,艰难之下,她毅然决定生下孩子。

她怀的是罕见的异卵龙凤胎。

可是,在产前,她却意外难产大出血,最终只保住了自己的女儿,而儿子却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就彻底失去了。

…………

而此时,另外一边。

小魔女夏朵朵在和夏苒苒打电话的时候,电话忽然断掉,小魔女心中警铃大作。

不好!妈妈有危险了!

夏朵朵立马就换上了衣服,叫了一辆车来到妈妈上班的医院。

她付了车钱,从计程车上下来,就朝着医院里面跑。

在经过停车场的时候,忽然看见了一个男人,从口袋里面拿出来一个眼罩……

那是妈妈给她买的眼罩!

夏朵朵立马就跑了过去,在车子开动之前,开了后备箱,然后小心翼翼的钻了进去。

车后备箱发出了极其轻微的一声。

正靠在车座上闭目养神的霍景深,蓦地睁开眼睛,一双眼睛如同寒夜里最冷的星辰。

他的耳朵敏感的动了动,极细微的声响,已经是窜入了他的耳膜中。

车后备箱里面有人!

然而,霍景深没有立即行动,他静等了片刻,并没有发现对方有什么突兀的行动,便先打开笔记本电脑处理文件。

过了半分钟,司机过来,开车门上车,车驶离。

坐在副驾驶上的陆特助把这次新闻发布会上的暴乱情况给说了一下,“公关部已经制定了紧急预案,官方声明发了出去,新闻发布会定在明天上午……”

“不。”

一道深沉的男声响在车厢内。

霍景深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手指在膝上的笔记本电脑键盘上手指如飞的敲了几下,“现在就开。”

“现在?”

“嗯。”

“明白!”

陆特助立即就拿出手机来开始打电话通知安排,及时的叫司机调转了方向,开向霍氏大厦。

夏朵朵娇小的身体,趴在后备箱内,在狭小的空间内嚅动了一下。

背有点痒痒。

夏朵朵便朝着车后座蹭啊蹭,挠痒痒。

霍景深微微侧眸,余光落在后车座之后。

陆特助也发现了异样。

虽然他不如霍景深的觉察力敏感,但跟着大boss这几年也是耳濡目染。

“boss,是……”

霍景深眯了眯眼睛,将手中笔记本电脑放在一边,侧身朝着后面快速的出手,直接就将在后面好似是蚕蛹一样在拱的夏朵朵给拎了出来。

夏朵朵:“……”

霍景深:“……”

夏朵朵看见霍景深,一双眼睛满满的都是星星,亮晶晶的!

好帅的叔叔!

简直甩妈妈追的那个男明星几条街!

霍景深也没想到,躲在后备箱的,竟然是一个粉雕玉器的小女娃。

他的手拎着小女娃的后脖颈,肉眼可见在小女孩细嫩的脖颈上显出一道红色的勒痕,急忙就松了手,将她小心翼翼的放在了车座上。

“你在这里做什么?”

夏朵朵这只颜值狗已经忘记了刚才自己钻车跟踪的初衷,笑的一双眼睛都弯弯的。

“我是你的小迷妹!”

霍景深:“……”

陆特助:“???”

夏朵朵被霍景深打量的目光看的不好意思,两条小短腿晃悠了两下,羞红了脸蛋:“你别这么看我呀,我会不好意思的。”

霍景深:“……”

司机询问:“霍总,要不要停车?”

夏朵朵捏着霍景深的衣角,小心翼翼的说:“我不要下车,我没地方去的。”

霍景深看着小女孩一张软绵绵的小脸,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仿佛会说话,又软又萌。

他吩咐司机:“不用停车,去霍氏大厦。”

夏朵朵一听,开心了,笑眯眯的在霍景深的手臂上蹭了蹭,“谢谢帅叔叔!”

车辆很快就开到了霍氏大厦。

夏朵朵还是很高兴,捏着霍景深的衣角,时不时的投来小迷妹的目光,然后羞涩的抿嘴一笑。

陆特助说:“boss,您先下车,我带这小女孩去找她妈妈……”

“我妈咪不要我了,把我给丢了。”夏朵朵一张小脸萌萌的,大眼睛眨呀眨,“我妈咪重男轻女,不喜欢我是一个小女孩,嘤嘤嘤。”

这个叔叔这样帅,介绍给妈咪当男朋友刚刚好!

一定要偷偷拿到帅叔叔的电话号码!只能先委屈一下妈咪背锅了。

陆特助和司机听着这小女孩的哭声,都觉得自己的心要化了,不由得在心里骂了那重男轻女的妈妈好几句。

冷饮店的夏苒苒一口气打了三个喷嚏,不由得揉了揉鼻子:是谁在骂我?

第5章 私生女

夏朵朵还在不遗余力的对霍景深发挥自己的萌妹攻势。

她拉着他的衣角:“帅叔叔,你不要把我丢下呀……”

霍景深看向小女孩的眼神,多了几分怜悯的心疼。

他长臂一伸,就将小女孩给抱了过来,手指触碰到小女孩柔软滑嫩的皮肤,好似是果冻一样软Q,好似是奶昔一样滑嫩。

“叔叔不会丢下你。”

夏朵朵搂住了霍景深的脖子,“谢谢叔叔!”

陆特助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不是吧boss大人!

你要抱着这小女娃出去?!

新浪的技术小哥准备好新一轮的微博瘫痪了吗?实时热搜的爆要来了!

霍氏大厦外。

记者都已经是严阵以待!

他们接到霍氏的消息,放下手上所有事情,赶到了霍氏大厦。

他们手中的照相机都已经举好了,就等着拍照了!

要知道,之前的#霍氏总裁被行刺!重症危在旦夕!#微博话题都破亿了!

你推我搡,都想要在第一线抢到最佳角度拍照的大新闻!

车门,缓缓的打开。

一条被西装裤包裹着的大长腿,缓缓地迈了出来。

然后,就看见高高在上冷若冰霜的霍氏总裁,怀中抱着一个小女娃走了出来。

等等!

抱着个什么玩意儿?

冷饮店。

亲戚造访的夏苒苒,不能吃冷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坐在面前的小包子吃冰淇淋吃的津津有味。

霍小七察觉到夏苒苒的目光,十分不忍,把已经舔着嗦了一半的冰淇淋递给她:“你要吃点么?”

夏苒苒摇了摇头。

霍小七立马就把手给收了回来,好像生怕夏苒苒反悔真要吃他的冰淇淋一样。

夏苒苒:“……”

她看着霍小七的模样,不由得问:“你喜欢冰淇淋么?”

“喜欢!”

可怜见的,跟八百辈子没见过冰淇淋一样。

夏苒苒临走时,就又给霍小七打包了一份冰淇淋球,拉着他回医院的时候,感觉这小包子一蹦一跳的简直都要飞起来了。

刚上电梯,夏苒苒的手机震了两下。

她拿出手机来看了一眼,是吕梨发来的消息。

她打开一看,是一张照片。

她放大看了一眼,瞳孔一下就放大了。

下面是吕梨发来的消息:【不是我眼瞎吧,你女儿上头条了!!!】

夏苒苒:“???”

她打开手机微博,竟然无法加载,微博又瘫痪了。

等到夏苒苒拉着霍小七回到办公室,尝试了几次之后,才总算是把微博给打开了。

然后,就看见了后面那个火红的【爆】字渲染的大红字体。

【霍氏总裁私生女曝光】

【霍总病危谣言自破】

【霍景深私生女】

十个头条,占了三个。

点开私生女的微博热搜,热搜中点赞最多的一张大照片,就是刚刚吕梨发给她的那张照片。

照片中,男人从一辆黑色林肯中走下来,身着高定纯手工西装,灯影将他颀长的身影照在地上,周身的冷厉和寒气,都因为怀中穿着粉色兔耳朵卫衣的小女孩而柔化了。

夏苒苒揉了揉眼睛,又揉了揉眼睛。

她拿出自己的手机,拨通了家里的座机,拨打了三次都没人接。

夏朵朵,你是不是又犯花痴了!

夏苒苒整理了一下资料,把还在啃冰淇淋的霍小七交给吕梨照看,就直接冲去了霍氏大厦。

此时,霍氏大厦的大厅内,正在召开新闻发布会。

“……我身体危及的消息系谣言,另外,那个女孩也不是我的私生女,对于网络上发布的相关谣言,我将保留采取法律措施维护自身利益的权利。”

夏苒苒刚一到,就在人群的拥挤下,不受控制的涌向大厅内部。

她觉得自己要被挤成面条了。

她举高手,“能不能别挤了啊。”

身后,两个女记者手捧心形。

“一举一动都这样有男人的魅力。”

“声音好好听啊!霍总果然没有受伤啊!我的霍大boss是钢铁战士!”

夏苒苒不由得翻了个白眼。

以为这个世界上真有钢铁侠啊?漫威看多了诶小姑娘!

“这位小姐,你有问题么?”

夏苒苒正在心里吐槽,忽然就有一道声音横空劈了过来,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一个话筒就已经传到了她的嘴边。

夏苒苒愣了愣,连忙把举起的手放了下来,“我不是……”

她看见了站在主席台上的人。

这不就是医院里面不用麻药缝针的怪胎男人么!

主持人又问了一次:“请问这位小姐,你对霍总的澄清,有什么疑问么?”

夏苒苒想到刚刚听到旁边两个女生的对话。

这是撒谎。

不,也不算撒谎,他只是澄清了自己病危的事情,却避开了自己受伤,而且伤的还不算轻的事情。

第6章 解围

陆特助一看,嘴巴都要合不上了。

怎么搞的!

为什么会放这个知情的医护人员进来!

要是她脱口说出什么来,那这个新闻发布会就是适得其反的效果!

陆特助正在焦急如焚,打电话找保安把这个女人给弄出去。

夏苒苒的目光,遥遥的对上了男人一双深邃幽深的眸。

霍景深眼睛眯了眯。

是这个女人!

她是被谁给派来的?

是不是在医院里,就已经是安排好了的?

他的眸光更加深沉晦暗,仿佛是两个漆黑刺骨的旋涡一样,好似要把人给卷进去。

夏苒苒被这样的目光,冷的打了一个寒噤。

她的目光,落在主席台后面的条幅上。

霍氏新闻发布会。

原来,这就是霍景深。

可就算他是霍景深又怎样,自己的女儿可不是什么私生女,造谣可耻!

夏苒苒可不想自己的女儿受到伤害,顺势一把接过话筒。

“我有问题!”

陆特助一个激灵,急忙催促保安抓紧时间过去,抢下那个女人的话筒!他以为这个女人是要把总裁受伤的事情披露出来,那岂不是功亏一篑了!

“作为全国乃至全球最大的霍氏集团公司,为什么会有私生女这种无稽之谈传出来?”

陆特助:“???”

夏苒苒手里紧紧地握着话筒,说:“以霍先生如今的地位,不会不知道爆出私生女这样的新闻将对个人和公司声誉造成多大的影响吧,我相信霍先生不会做出这样的蠢事,退一步说,就算霍先生真的有私生女,又怎么会明目张胆的带到发布会,难道是故意给大家拍到的吗?你们这些记者不加思考就胡乱对别人的私生活妄加揣测,不仅仅对别人是一种不尊重,也充分的说明了你自己没有基本的涵养!而且……”

保安已经冲到了夏苒苒的面前,一把把她的话筒给夺了下来。

陆特助:“!!!”

不用抓了!

这女人厉害的一张嘴,说的整个大厅内都鸦雀无声!

霍景深的目光沉了沉。

第一次被一个女人维护。

而且还是这样一个娇小个子,自己都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人,却能站在这样的大厅内维护他。

自己身体危及的消息,亲自现身发布会,传闻自然不攻自破,可记者误会那个小女孩是他的私生女,还真让他有些头疼的百口莫辩,不知如何辩解,毕竟这样的新闻对公司来说也不会有一个好影响。

不过这个女人这样维护他,目的是什么?

夏苒苒手里没了话筒,后边的话卡在了喉咙,不过索性也算说的差不多清楚了。

那是她的女儿!

才不是霍景深的私生女!

夏苒苒眼看着就要被保安带出去,霍景深突然对陆特助说,“把她带到楼上。”

发布会一结束,霍景深就来到了关着夏苒苒的办公室。

他的眸光更加深沉晦暗,仿佛是两个漆黑刺骨的旋涡一样,好似要把人给卷进去。

夏苒苒被这样的目光,冷的打了一个寒噤。

“是谁派你来的?”

“是我想要……”夏苒苒刚想要坦白自己是想找女儿的,反应过来霍景深这句话,楞了一下,“谁派我来?没人啊。”

霍景深冷嗤一声,“嘴巴还很严,嗯?”

夏苒苒:“……”

霍景深按了一下桌上内线,陆特助走了进来,“霍总。”

“给我想办法撬开她的嘴。”

霍景深松了松领口,转身往外走。

夏苒苒看着陆特助,惊的瞪大了眼睛,“你们……不是想要动私刑吧!”

霍景深已经关上了门。

嘭的一声,将这女人的声音关到了门内。

他回了一趟总裁办公室。

小粉团子夏朵朵正在靠在沙发上打游戏,听见有声音,立马把手里的游戏机给塞到抱枕下面,一副乖巧的模样,仰着头看向走过来的霍景深,笑起来露出两个小梨涡。

“叔叔。”

霍景深摸了摸小女孩柔软的头发,看着小女孩扬起的小脸,蓦地竟然觉得和外面那个女人有几分相像。

应该是他的错觉吧。

“叔叔,我能用一下你的手机吗?我想给我妈咪发消息。”

霍景深将自己的私人号递给夏朵朵。

夏朵朵给自己的小手机震了两声铃声,她心里乐开了花。

帅叔叔的电话号码到手了。

…………

五分钟后。

总裁办公室门被笃笃敲响。

“进来。”

陆特助推开门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在沙发上打游戏的小女孩儿,随即快步走到办公桌前。

霍景深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敲打着,“她说了?”

“没有。”陆特助声音压的很低。

“没有?”霍景深反问。

他抬眸,看见了站在面前冷汗涔涔的陆特助。

“你这是去洗了个澡?”

“不是,是那位小姐……实在是动不得。”陆特助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动不得?”霍景深冷笑一声,抱着手臂,“那你倒是说说,怎么动不得?”

“她……报警了。”

“……”

陆北把刚才的“刑讯”过程说了一遍。

“刚开始没没收那女人的手机,她双手背在身后,就偷偷地拨了报警电话,还侃侃而谈的跟我谈条件,说明了时间地点,顺带把她的名字年龄也说了,说要是她出什么三长两短,那就是……就是霍总您指使人做的。”

当然,指使的就是他。

这件事情就算是假的,报出去也足够博人眼球了。

“而且……”

话音未落,老板椅上的男人就已经嚯的起身,走了出去。

夏苒苒刚活动了一下手腕,门就从外面响了一下。

男人携着一阵冷风走了进来,周身都似乎染上了一层寒霜,逼人刺骨。

第7章 你报警了?

他走过来,握住她的下巴,让她抬头看向他。

一双黑而明亮的眼睛,如同澄澈的小鹿一样望向他,让他的心尖上猛地一颤,仿佛是回到了五年前那个黑暗中迷乱的夜,有个女人,也是一双这样的眼睛看向他。

分明表现的好似是一个吸人精髓的妖精,可是那双澄澈而迷醉的眼睛,让他无法忘怀。

“你报警了?”

夏苒勉强稳住被男人灼烫混乱的呼吸接触到的心神,微微笑了一下,“当然没有。”

“嗯?”

夏苒苒朝着霍景深身后的陆北扬了扬下巴,俏皮的眨了眨眼睛,又很无奈道:“是这位助理小哥看我太可怜,就答应帮我求求情,避免我受到皮肉之苦,就想出了这么一个好主意,我只好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陆特助差点给夏苒苒跪了!

他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啊!

他急忙辩解道:“霍总,我没有啊,天地良心,我绝对不可能胳膊肘往外拐的啊。”

霍景深的唇瓣抿成了一条板直的线,目光依然看着夏苒苒,“你觉得我会信跟了我十几年的助理,还是信你?”

“当然是助理小哥。”夏苒苒一笑,“我就是想要活跃一下气氛,开个玩笑。”

陆特助:“……”

这个玩笑一点不好笑。

霍景深却是笑了。

这个女人很聪明。

用谎报报警先把陆特助给唬住,再把他给叫过来作为谈判条件。

“为什么不真报警?”霍景深问。

夏苒苒抬头,“如果我回答的答案,是你心中所想,你是不是就会放了我?”

“可以。”

“因为这是霍氏大厦,你是霍氏集团总裁,更是霍家下一任掌权人,你是霍景深。”

陆特助:“???”

这和报警有什么关联?

当然有关联。

言外之意,在霍景深的眼皮子底下,出了暴力对待的事情,还被警察抓到,到时候新闻肯定会很轰动,霍氏有强大的公关部,有的是关系网,到时候夏苒苒这样一个蝼蚁一般的人物,肯定就会成为牺牲品拿出去“祭旗”。

所以,假报警,既能把霍景深吸引过来,又能让自己摆脱险境,一举两得。

霍景深唇角向上滑起一抹弧度,“陆特助,给这位小姐松绑。”

“不用了。”

夏苒苒直接站了起来,绑在手腕上的绳子,直接就松松垮垮的掉落在沙发上。

陆特助惊讶的问:“你绳子解开了?那你为什么不走啊?”

夏苒苒耸了耸肩,“那个……我其实还有个小小的要求,希望霍总能同意一下。”

陆特助:“……”

霍景深眼神之中的疑虑更加明显了。

他手下的人绑的结,如果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人,绝对是不可能这样轻易解开的。

这个女人背后,肯定有故事

霍景深抱着手臂,似笑非笑,“嗯?”

“霍总您抱回来的那个小女孩,能让我领走么?”夏苒苒眼神真挚极了,“因为我是她的妈妈。”

霍景深:“……”

陆特助:“……”

那边的关系网还正在搜索着小女孩的妈妈,这……就出现了?

夏朵朵被陆特助领了过来,一蹦一跳的好似是一个小兔子。

推开门,夏朵朵看见了夏苒苒他们,先奶声奶气的叫了一声:“妈咪!”

随即又看向霍景深,蹬着小短腿,跑到霍景深身边,“帅叔叔,你缺老婆吗?自带无比卡哇伊、无比聪明女儿的那种?”

众人一愣,夏苒苒更是脸色涨红,她低声呵斥了一句,“朵朵!”

霍景深看了一眼夏苒苒,又弯下身摸了摸朵朵的头顶,“乖。快回去吧。”

夏苒苒耸了耸肩,“所以,霍总,我来这里,真的只是为了我的女儿。”

霍景深冷冷的掀了掀唇,对陆特助说:“接下来的事你来处理,我不想和她说话!”

陆特助带夏苒苒出了屋子,将自己手里的平板递过来。

“您看一下这份电子合同。”

“雇佣合同?”夏苒苒看着这份电子合同,不由得眨眨眼。

陆特助说:“是的,我们boss决定雇佣你为私人医生,方便调理伤势,这是一份保密合约,你需要对外保密,不能泄露一个字。”

夏苒苒看着这份文件,皱了皱眉,“我不需要,我有工作。”

“你如果接受这份合约,只是兼职,会付给你高于医院的三倍工资,只需要在我们boss需要你的时候随叫随到,不会影响到你医院里的正式工作。”

“不必,谢谢,”夏苒苒将手中的平板递还给陆特助,“再见。”

“……”

陆特助看着夏苒苒的表情有点一言难尽。

要知道,多少人对于能留在霍总身边趋之若鹜,可是面前的这个女人,却分毫不动容!

摆在面前的这份合约,就是一块满是诱惑的奶酪!

“等等!”陆特助又叫住了转身的夏苒苒,清了清嗓子,说,“霍总还请我给夏小姐转告一句话。”

第8章 小少爷不见了

陆特助用一本正经的语气道:“都已经是21世纪了,希望你的思想不要继续停留在封建社会。”

夏苒苒:“???”

陆特助看了一眼夏朵朵,“不要重男轻女。”

夏苒苒:“……”

等到目送着夏苒苒抱着夏朵朵离开,陆特助才上楼去汇报。

霍景深听了陆特助的汇报,眸中也同样闪过一抹异样。

难道真的只是偶然?

夏苒苒背后没有什么势力?

刚才他就意识到,或许夏苒苒就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女人,所以,他抛出了一块美味的奶酪——雇佣合同。

如果想要从他的身上套到有用的东西,待在他的身边成为私人医生,会更加容易。

最重要的一点是,夏苒苒帮他包扎,知道他受伤的事。

这件事,绝对不能外传。

可她拒绝了。

霍景深又看了一眼陆特助以最快效率送过来的夏苒苒的资料。

两年前进入c市中心医院实习,一年后转正。

看似没有什么不同,可是,在两年前却是一片空白,根本就查不到任何资料。

“五年前的资料查不到?”

“查不到。”陆特助老实说。

霍景深眯了眯眼睛,夏苒苒绝对有问题。

她背后的人,究竟是谁?

是老二还是张老?

他向后靠在老板座椅上,微微眯着狭长的眸,手指在颊边撑了一下,吩咐道:“陆北,合同去打印出来,一式三份。”

霍景深曲肘,撑在扶手两侧。

现在不签,以后有的是机会让她心甘情愿的签。

桌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霍景深接通电话,只听那边一道焦急仓皇的声音响起:“先生,不好了,小少爷不见了。”

………

回去的路上,夏苒苒危险的哼声,“重男轻女?”

夏朵朵笑了一声,歪着小脑袋靠在夏苒苒的胳膊上,“妈咪,我这也是一种接近帅叔叔的手段嘛。”

“什么手段?”

“你看你,都老大不小了,还没有对象,哎,还要让我帮你操心,放心哦,帅叔叔的电话号码我已经要到了,你要不要加他微信呢?”

“……”

夏朵朵这说话老气横秋的语气,真是像极了面对家里大龄女青年七大姑八大姨的催婚口吻。

“要不你就考虑陆叔叔嘛,人帅长得高,还医术好,你是护士他是医生,刚好凑一对。”

夏苒苒:“闭嘴吧你。”

刚说起陆司白,电话就来了。

夏朵朵凑过来看了一眼夏苒苒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拍手高兴的说:“你看,陆叔叔就是和你心有灵犀。”

夏苒苒接通了电话。

“苒苒,今天朵朵不在家?”

“嗯,我……带她来医院了。”

“我刚从国外回来,给她带了芭比娃娃的套盒,让方颂琪给收起来了。”

“好,那我就先代替朵朵谢谢你啦。”

夏朵朵一听,眼睛就亮了起来,嚷嚷着要回家去玩儿芭比娃娃。

夏苒苒想起来可怜瘦小的小包子霍小七,就安抚着女儿:“妈妈先回一趟医院,还有点工作。”

可是,回到医院,却被同事吕梨告知:“霍小七被他家长给领走了。”

“领走了?”

“对啊,”吕梨靠近了一点,小声说,“是霍小七的妈妈,他看起来有点不太对劲,哆哆嗦嗦的,刚才跟你一块儿还能说几句话,等他家人找来的时候,一句话都不说,活脱的自闭症儿童。”

…………

此时,“自闭症儿童”霍小七坐在一辆豪华房车上,低着头,戳着自己的小手指。

面前,是一个穿着奢华的女人。

“你一直低着头干什么?我跟你说的话是不是都当成耳旁风了?”宋灵雪伸手就去揪霍小七的耳朵。

小孩子柔软白嫩的耳朵,顷刻间就被她的手给掐红了,霍小七叫了一声:“疼。”

“会说话啊?不说话我还以为你真是哑巴呢!”宋灵雪咬牙切齿的说,“我说的好好的,在家里就乖乖听话,别整天想着往外跑,你倒是好,又偷偷跑了出去!看我不打烂你的屁股。”

说着,宋灵雪就把霍小七小小的身子给拎了起来,手指掐在他的小手臂上,狠狠地打他的屁股。

霍小七咬着牙,一声不吭,也没掉眼泪,只是一双小手已经握成了拳头。

宋灵雪打的手疼,又在他的胳膊上掐了两下,才把他给推到座椅上坐着,“以后别自作主张想往外跑,听见没?”

霍小七点了点头。

车辆缓缓地驶入了霍家大宅之中。

车停下来的时候,宋灵雪就已经看见了在夜色中的一道挺拔身影,影子在路灯下拉长。

她拉开车门,立即就变了一副面孔。

“七七,没事了吧?以后可千万不要乱跑了,来,妈妈抱。”

一场算计,夏苒苒十月怀胎,生下龙凤胎。 五年后,她携女回归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84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