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祸毁容,出现了一个长得和她一样的女人,丈夫要离婚

车祸毁容,这时却突然出现了一个长得和她一样的女人,丈夫也要和她离婚……


第1章 车祸

疼。

仿佛全身的骨头都碎裂了般。

李嫣然艰难的睁开了眼,白茫茫的一片折射进瞳孔,脑袋酸胀肿痛得厉害。

“吴主任,江太太醒了。”

她迷蒙的眼珠转动了两下,看到了凑上来的脸,“江太太,你知道这是哪吗?知不知道你是谁?”

“知道。”她虚弱无力的张了张嘴,话音弱不可闻。

她甚至记得,她发生了一场车祸,被追尾后撞到了大桥的防护栏。

吴主任在病历本上记录,“面部扎了玻璃,不过,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可以植皮微整。”

李嫣然抬手摸了摸脸,包着厚厚的纱布,那一场车祸太突然,到现在,她仍心有余悸。

“不过,现在暂时不能做。”吴主任看了眼HCG的检验道:“孩子已经6周了,微整手术需要大量药剂,会影响到胎儿发育。“

“你说什么?”

李嫣然讶异的看着医生,躺在床上的她,完全感觉不到有个小生命在她身体里。

“江太太,是不想要吗?”

“不,不!”她忙摇头,消化这个惊喜片刻后,牵着嘴角别扭的笑开,“谢谢主任,我知道了。”

“不客气。”吴主任叮嘱了两句,临行不忘道:“车祸严重,这个孩子福气好,安然无恙是奇迹。”

是啊,他是福气。

她和江离轩结婚已经一年多了,好不容易才怀了这个孩子。

“江先生好。”

小护士打完招呼,识趣的退出房门,李嫣然淡淡笑着,一张脸裹得像木乃伊,勾起的嘴因肌肉僵硬而歪斜。

“好些了?”江离轩是坐在病床前,看着她,浓眉轻蹙。

“嗯。”李嫣然抬起扎着针管的手,覆在他手背,“老公,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话还没说完,江离轩不留痕迹的抽出手,“嫣然,我们离婚。”

他说得云淡风轻,李嫣然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愣了半晌,木讷问道:“什么离婚?”

“我们离婚!”江离轩加重了语气,“我会给你一笔赡养费,够你后半辈子衣食无忧。”

李嫣然整个人都懵了,定定的注视着眼前这个俊朗的男人,他刀削的脸上找不到丝毫情愫波动。

“不是……老公,你怎么突然说这种话?”李嫣然摸着自己的脸,幡然醒悟道:“是因为我的脸是不是?没关系的,我可以为了你整容。”

江离轩眉头紧拧,忽然有人接了话头,“不是因为你的脸,而是……因为我。”

病房门口,身着皮衣的女人,栗色的波浪卷长发,精致的娇俏妩媚。

她施施然的走近,站在江离轩身后,如葱的指尖绕过江离轩的脖子搭在了他胸口。

“我回来了,而你,已经没有再留下去的必要,你说是吧?哥哥。”女人脑袋伏在江离轩脖颈间,红唇在他脸颊落下一吻。

江离轩没有躲,甚至扬起浅笑。

李嫣然瞳孔骤然放大,看着她的脸,像是见了鬼:“你为什么,跟我长得一模一样!”

没错,眼前的女人站在她对面,就如同跟前放了一面镜子,照出未出车祸前她的样子!

第2章 替身

“我?”女人温温笑开,脸颊一对深深梨涡,“我就是你啊,江太太。”

李嫣然倒吸了口凉气,却又听她不疾不徐说道:“从今天起,我会成为哥哥的妻子,取代你的身份。”

“不!你到底是谁!”李嫣然只觉得浑身的毛孔都渗出了冷汗,强烈的不安下,她再次握住了江离轩的手,“老公,她说的都不是真的,你中邪了是不是!”

他们结婚一年来,相敬如宾,怎么会突然发生这种事!

“嫣然,事到如今,我也不必再瞒着你。”江离轩眉目的里夹着些许的无奈,在她手背拍了两下,却牵住了身后女人的手,“沫沫是我妹妹,我一直想娶的是她。”

江离沫扶着他的肩绕到他身侧,顺势坐在了他腿上,抚摸着他的脸,笑靥如花,“我7岁的时候被江家收养,可惜,爸妈不同意我和哥哥结婚,恰好,你出现了。”

看着他们亲昵的举动,李嫣然震惊,错愕,又有不甘,“可是嫁给离轩的是我啊!”

“你现在毁容了。”江离轩语气冷了几分,瞧着她布满纱布的脸,沉声道:“两年前,我伪造了场车祸,爸妈以为沫沫去世了,我娶你,在他们眼里不过爱屋及乌。”

“所以……你想僵桃代李,让这个女人替代我!”李嫣然茫然的盯着他们,这个惊人突变,打得她措手不及。

“bingo!”李嫣然打了下响指,笑起来甜美无害,“你还是挺聪明的,不过,有一点我要纠正一下,不是我替代你,而是你,一直占着我的位置!”

她……

是替代品……

“不是,不是这样的!”李嫣然怎么也不肯相信,双手穿进发丝里,脑袋愈发的疼了,“一定是梦!一定是!”

说罢,她拉起被子盖住了脑袋,强迫自己闭上双眼,“我在做梦,都是幻觉,醒来就好了……”

什么妹妹,什么车祸!

对了,车祸!

她猛地掀开被子,两个人的身影依旧清晰。

“离轩,你老实告诉我。”心头浮出的念头,令她毛骨悚然,她缓了缓心绪,才迟疑问出口,“这场车祸,是不是……早有预谋。”

李嫣然对上江离轩的眼,不自觉的攥紧被单,期望着一个满意的回答。

“……”

然而,江离轩却沉默了,没有坦然的回应,也没有立时否定。

“呵……”沉默中,李嫣然笑了,笑得凄凉。眼泪顺着眼角滑落,眼前的世界仿佛在片片剥落,转眼残垣断壁。

他能制造车祸藏起江离沫,就能手法如出一撤的偷梁换栋!

曾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现实则毫不留情的将她打醒。

“嫣然。”江离轩抿了抿唇,顿了顿道:“你放心,离婚后,我给你钱整容,你还能光鲜亮丽的活下去,找个适合你的人,就当这一年多找了份特殊的工作,对你来说并不亏。”

并不吃亏?

李嫣然笑意收敛,江离轩理所当然的态度,再次刷新了他对这个男人冷血的认知。

第3章 怀孕了

“我是个人!我也是有血有肉的!我嫁给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说清楚!”

为什么要在她深陷爱情的泥沼后,迎头浇下一盆凉水……

“我已经决定了,离婚,由不得你。”江离轩失去了耐心,站起身牵着江离沫的手,留给他颀长冷漠的背影,“好自为之。”

“江离轩,你怎么能这样?”李嫣然五指收拢,指甲掐得手心发疼,却不及心脏撕裂的疼。

自从遇到他,他就是世界中心……

恍然间,天塌了,她该去哪……

“哥哥,我很开心。”江离沫站在房间里,拉开了窗帘,站在落地窗前,院子里的风景像是一副写实的画在眼前展开。

她已经两年没有回过这个家了。

话音方落,她似想起了什么,莞尔笑着,折回到江离轩身边,挽住了他胳膊,“不对,不能再叫你哥哥了,老公,这个称呼好不好?”

江离轩抬手刮了刮她鼻梁,薄唇牵起的弧度似弯月,“你啊,喜欢怎么叫就怎么叫, 只要在爸妈面前别露了马脚就好。”

“怎么会露陷,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我没有死,只是出国留学了两年。”

这种狸猫换太子的计划,也就江离轩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办到。

电话忽然响起,江离轩接通贴在耳边,面色條然紧绷,“怀孕了,什么时候的事?”

“有一个月了。”电话那头,吴主任看着空荡荡的病床,吊瓶的针管垂在床沿,残留点滴落在地板上,已经积了一小滩水,看样子走了有段时间了。他叹了口气,接着道:“江太太的身体状况不好,无声无息的离开,伤口感染会很麻烦。”

“怎么了?”

瞅着江离轩凝重的神色,江离沫踮了踮脚尖,耳朵凑了过去。

江离轩挂断电话,揉着眉骨,提着外套就往外走:“嫣然怀孕了,一个人离开了医院。”

怀孕?

江离沫霎时踧踖,目视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急忙追了出去:“哥哥,你要去哪!”

江离轩长腿迈开,已至楼梯口,脚步顿了顿,回头道:“我去找她!”

她刚出了车祸,又有了孩子,一个女人能去哪!

“我不回去!”李嫣然赖坐在车后座里,她走出医院不远,脚上受了伤根本举步难行,脸上又满是纱布,走到哪都是 ‘靓丽风景’。

江离轩很快找到了她,将她塞进车里。

“听话。”江离轩索性将她抱起,走进了别墅大门。

“我不要回家,这不是我的家!”李嫣然挣扎着,此时此刻,她只想逃离。

要她怎么去面对,她爱的男人,爱着别的女人!

“哥哥。”

李嫣然闻声走出来,看着他抱着李嫣然从身边匆匆上楼,心里 ‘咯噔’ 一下。

“哥哥,你怎么带她回来了?”

江离轩一脚踹开了卧房的门,将李嫣然放在床上,“好好在家养伤,把孩子生下来。”

“孩子……”

李嫣然心如刀绞,抚着肚子,霎时泪眼朦胧。

他们都要离婚了,这个孩子,来的太不是时候!

第4章 他们在欢爱

“生下孩子?”江离沫怔怔的看向李嫣然的肚子,惴惴不安的拉住了江离轩,低声问道:“哥哥,你怎么想的?”

江离轩拉开被子,为李嫣然盖上,嘱咐了两句随着江离沫出了门。

“哥哥!她生孩子,我怎么办?”江离沫噘着嘴,气恼的跺脚。

江离轩大手盖在她头顶揉了揉,“没关系的,沫沫,她的孩子就是你的孩子,等她生下孩子交给你,反正你们相貌一样,不会有问题。”

江离沫被他一语噎得说不出话来。

“沫沫,那是我的孩子,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孩子流落在外。”江离轩俯下 身,在她额间蜻蜓点水,“沫沫,你能懂的,对吗?”

“嗯。”江离沫点了点头,眸光却暗沉了几分。

她自己也能生,为什么要李嫣然的孩子!

入夜里,刚沐浴后的江离沫穿上了早准备好的护士制服,紧身的衣裳将她玲珑有致的身躯勾勒出曼妙曲线。

她扶着门,媚眼轻挑,对着床上侧坐翻看杂志的男人暗送秋波,“哥哥。”

江离轩合上书,捏了捏鼻梁,抬眼看去,茶色的眸子條然清亮。

“哥哥,长夜漫漫,我们是不是该做点什么?”

她摇曳身姿,轻然靠近,跪在床上,纤细的指尖摁在了他胸膛,“哥哥,我也想……给你生个孩子。”

江离轩搂着她的腰,迷醉的香味令人意乱神迷。

“小野猫,这么着急?嗯?”

“我想要你,哥哥,给我!”

李嫣然卷缩着身体在床头,双手捂住了耳朵。

房间隔音一直很好,可,江离沫欢爱的声音一声声清晰得可怕。

“哥哥……深一点……”

李嫣然颤抖着,那声音逼得她无处遁形……

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要承受这些!

“哥哥……”

李嫣然不想听,却不得不面对,这一听就是一星期。

“吴妈,我想……出去走走。”

和佣人打过了招呼,她走出院子,院子里的银杏树已经黄了叶子,冷风一来,有些凉。

她紧了紧衣服,径直走在空旷大道上,茫茫无尽的长街,不知何处是落点。

从小她一个人在孤儿院长大,没什么朋友,也没有家人,直到遇到江离轩,他温文尔雅,卓尔不凡,侵占了她满满一颗心。

而此时,她却要连根将他拔去。

“师傅,去通海福利院。”

通海福利院还是老样子,一道篱笆门,一栋小房子,墙体斑驳,房子已经人去楼空。

而她从小到大留有最多的记忆都在这里。

坐在小教室里,傍晚的余晖穿过腐烂发霉的窗口,光影恍惚,似乎,她还是个孩子,坐在椅子上抱着书朗诵诗句摇头晃脑。

“你果然在这。”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碎了她旧梦。

李嫣然吓了一跳,侧目望去,就见江离沫双手环抱胸前悠悠走进来,“可怜啊,连个容身之处也没有。”

血淋淋的伤口被揭开,李嫣然眼神躲了躲,故作轻松问道:“你找来做什么?我就算没地方去,也用不着你怜悯。”

第5章 流产

“你?值得我怜悯?”

江离沫一丝揶揄,拍响了巴掌。

随着她的信号,门外等候的保镖,突然走进,向着李嫣然走了过去。

“你们……你们要干嘛?”李嫣然怵惕的望着保镖,步步后退,绊着桌子脚,一屁股跌坐在地。

“放开我!”

保镖趁机抓住了她手臂,将她拖起来,架着往门外走。

“别挣扎了,挣扎也是没用的。”江离沫冷冷一笑,拂了拂手,“这是哥哥的意思。”

一句‘哥哥’,李嫣然连挣扎都忘了。

冰冷的手术台上,她清晰的感觉到吸引管带来的疼痛,却还是不愿意去相信,“我要见他!”

她紧紧的攥着床单,双手双脚被扣在床板,逃走几乎是痴人说梦。

“你很快就能见到。”江离沫对医生使了个眼色,“哥哥说了,你可以留在江家,你无家可归,他能照顾你,但是你肚子里的孩子绝对不能留!”

“不会的……孩子是无辜的!”他不是说,要照顾她,照顾孩子……

“无辜?”江离沫冷冷一笑,垂下的手放在她肚子上狠狠压了下去,眼角爬上了一丝阴狠,“它就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要怪,就怪它投错了胎!”

“啊——”

凄厉的声音,李嫣然仿佛感觉到肝肠寸断。

而江离沫却笑得愈发妖冶。

“痛吗?呵呵呵……”

谁在耳边笑,笑得毛骨悚然,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一片黑暗中,恍然间一抹白乎乎的影子走来,慢慢的,慢慢的,从黑雾中露出了血淋淋的模样。

“妈妈。”

与其说是一个人,不如说是一滩带血的烂泥。

“妈妈,不要丢下我,妈妈……”

李嫣然眼泪簌簌的落,那是她的孩子,她刚满一个月的孩子!

迷迷糊糊间,清凉的指腹擦拭过眼角,江离轩坐在床沿,浓眉紧蹙成了结。

“哥哥,我找到她的时候已经这样了,孩子……大概是在逃跑的路上流掉的。”江离沫扶着他肩膀,忧心忡忡道。

江离轩薄唇动了动,话到嘴边终是沉默。

“哥哥,你别伤心了。”江离沫抚平了他的眉头,贴着他后脑勺,轻语道:“孩子,我们很快会有的,哥哥,我们会有属于自己的孩子。”

江离轩叹了口气,徐徐站起身,回头看了李嫣然一眼,紧握住了江离沫的手,“沫沫,难为你了,还去找她。”

“她也很可怜,能降低伤害就降低伤害吧!”

江离沫的一番话,彻底打消了江离轩的疑虑,仍是离去时嘱咐家庭医生道:“好好给她调理身体。”

“哥哥,用力……还要……”

梦靥中惊醒,欢爱的声音再次灌入耳膜,李嫣然就躺在床上,面无表情,目光涣散。

“太太,该换药了。”家庭医生给她拆了纱布,在她脸上涂抹药膏,忽见她眼里噙了泪,动作不由的一僵,“太太,很痛吗?”

痛!痛得恨不得一了百了!

“能给我一颗安眠药吗?谢谢!”

她宁愿在梦里与她的孩子相见,也不愿再去听他们的恩爱缠绵。

第6章 挑衅

“哥哥……换个姿势。”江离沫拨了拨贴着脸颊的发,热汗淋漓,神态更显得娇俏妩媚。

她反身压在男人身上,自主动起来,“哥哥,舒服吗?”

“嗯。”男人的回答伴着粗重的呼吸,微微阖眼,心不在焉,“嫣然,累了就下来……”

江离沫身形一滞,坐在他身上怔怔的盯着他。

“怎么了?”江离轩丝毫不觉有哪里不对劲,对上江离沫绯红渐褪的脸疑惑道:“累了?”

江离沫摇了摇头,眼底的惊恐掩在刺探的眼光里,“哥哥,嫣然她,你打算怎么办?”

提起李嫣然,江离轩拧着眉,捏着鼻梁揉了揉,心事重重道:“她没有家,这里就是她的家,出了车祸又流产,身体不好,留在家里休养吧。”

休养?长住?

江离沫只觉得汗水冷却,凉意侵袭,心惊胆战。

哥哥他,不喜欢心胸狭隘的女人,江离沫暗暗告诫自己,就算心有不愿,却只字不提。

一番云雨,她下床时腿有些软,打着哈欠往浴室走,嘀嘀咕咕道:“最近不知道怎么的,老是尿频,真是的,又累又乏还犯困,一定是哥哥你体力太好造成的!”

江离轩坐在床头点燃了支烟,闻言似有所思,“我记得嫣然前段时间也是……”

“哥哥,你是说怀孕?”江离沫猛然扭头,恍然大悟般往他扑了过去,“对了对了,网上说这是孕早期的症状,我一定是有宝宝了,哥哥,我们有自己的宝宝了!”

江离轩微微一愣,旋即抬手扶上了她的背。

李嫣然不记得自己在床上躺了多少天,昏天暗地的,醒了又睡,睡了又醒。

住在曾经温暖的家里,却像守活寡般,无人问津。

“太太,适时下地走动,会比较好。”

家庭医生来复查,她才掀开被子下了床,拉开窗帘,窗外下了雨,淅淅沥沥。

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镜子里的自己却让她无法直视,从眉骨到下巴坑坑洼洼的,全是疤。

她闭上眼,仿佛伤的不是脸,而是一颗心,千疮百孔。

“喲,舍得出门了?”

忽然有人出现在浴室门口,李嫣然蓦然睁眼,就见镜子里映出了江离沫隐涩浅笑的脸。

下一秒,她猛地埋下了头,掩饰着脸上丑陋的伤疤,逃也似的挤过江离沫身侧离去。

“其实,我要是你的话,就该痛快的离婚。”

李嫣然驻步,又听江离沫不咸不淡道:“哥哥是看你可怜不再提离婚的事,但,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人不人鬼不鬼的,哪一点配得上哥哥?”

她紧攥着拳头,憋屈和愤怒充红了眼,然而,她不想躲跟江离沫说一句,径直往楼下走。

“我跟你说话呢!耳朵聋了?”江离沫不依不饶,伸手就去拉李嫣然,余光一瞟,正好见江离轩下班回家,走到门口。

李嫣然兀地甩手,谁知,江离沫反客为主站在了她面前,身子往后倒了下去,像个圆球滚了下去。

第7章 我没害她流产  

“肚子……我的肚子……”

江离沫捂着腹间卷缩在楼梯下,神色痛苦的哀嚎起来。

李嫣然怔忪着不知所措,她只是碰了她一下而已!

“沫沫!”

江离轩几步上前,扶起江离沫来,焦急问道:“沫沫,你怎么样了?”

“哥哥,孩子……我们的孩子……”

她欲语泪先下,李嫣然如雷重击,他们居然有孩子了?

“李嫣然!”

江离轩暴喝,额头青筋暴起,那一眼充满恨意,仿若要将她或或杀死!

黑暗的房间里,只有微弱的壁灯如萤火虫的光芒亮着。

江离轩半张脸陷在黑暗里,愈发的衬着那张棱角分明的脸阴沉似铁。

“沫沫的孩子没了,你有什么话要说?”他冷冷的问,就在刚才,家庭医生老梁确诊为流产,一个刚刚才着床的小胎儿就这么失去了。

没了……

李嫣然站在他面前,脸色惨白,她想起手术台上的恐惧,此刻钻心般的疼。

他狠心拿掉她孩子的时候,连一眼都不曾看过她,江离沫的孩子才是孩子?

“首先,我不知道她有身孕,其二,不是我推她的,分明是她要拽我没拽上,自己失足掉下去的。”

“呵……”江离轩一声冷笑,讽刺至极,“你恨沫沫我知道,可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招谁惹谁了?以前,我还真没看出来,你居然是这么恶毒的女人!”

恶毒?李嫣然面色无血,面对这个最爱的男人,连辩解的话也显得苍白无力,“江离轩,为什么你就不能相信我?我要真的想害她,何必害她的孩子,不如一刀捅了她!”

“你说什么?”

江离轩猛地一拍椅子扶手,豁然起身,掐住了她的脖子,狠戾的收拢五指,竟起了杀心,“你再说一遍!你要杀了谁?”

“咳……”李嫣然始料未及,被扼住脖子连连咳嗽,丑陋不堪的脸涨得通红,“我只是……说说……”

如果她不解释,眼前的这个男人,她的老公,真的会为了另一个女人掐死她!

江离轩的手这才缓缓松开,阴鸷的眼色渐渐归于森冷,“最好如此,敢动沫沫一根汗毛,我要你好看!”

李嫣然抚着喉咙,滚烫的泪水滑落。

脚步声渐行渐远,她凄凄笑了,卑微如尘埃,不过如此。

“江离轩!”

突然,她大喊了一声追了出去,扯住了江离轩的衣袖,委屈怎么也抑制不住,“我没有推她!我没有!你怎么就不能信我一次,一次也好!她是你的心头肉,难道我就该死吗!”

李嫣然一直是文文弱弱的,温顺如猫,江离轩没见过她这样声嘶力竭的大吼大闹。

他凝了凝神,紧绷着脸掰开了她的手,“监控上亲眼看到是你推的,我眼瞎?”

“我只是碰了她手,我发誓!”李嫣然百口莫辩,手举过头顶信誓旦旦。

“到现在还狡辩,错在于我,你有气发在我身上,就是不准动沫沫一根手指头!”

江离轩懒得与她争辩,绕开她往客房走。

第8章 她是个骗子  

“你要去哪!你要去看她对不对!”李嫣然展臂挡在他面前,“我不准你去,她就是个骗子!”

“让开!”他拉下脸,命令的口吻。

李嫣然分好不让,反而更坚定,“不能去!今天有我在,你就不能再去见她!”

“让开!”

他加重了语调,往前一步,李嫣然急了眼,索性抱住了他的腰,“老公,我求你了,我们就不能好好的?都是因为她,没有她,我们日子不是过得很好吗?”

江离轩怒火烧上了眉头,试图掰开她的手。

“我们回去好不好?回到以前好不好?你是我老公,跟你结婚的是我啊!”李嫣然死命的抱住,哭声惊得家里的佣人纷纷围了过来。

江离轩面若锅底,看她哭成了泪人,疯疯癫癫的,厉声喝道:“还杵着干什么,把她带回房间去!”

佣人七手八脚的拉着李嫣然,她就如脱缰的野马般,打了好几个佣人。

一时间,家里乱成了一锅粥。

“哥哥。”

江离沫虚弱的躺在床上,听着屋子外的动静,撑坐着要起。江离轩箭步上前,扶着她躺下,“别管她,她疯了。”

“哥哥,我不怪她,是我毁了她的一切。”江离沫垂下眼睑,倍感自责,水盈盈的眼,我见犹怜。

江离轩修长的手指梳理着她柔软的发,心疼不已,“跟你没关系,她恨的是我,不该迁怒你,在家小心点,别跟她接触。”

江离沫点了点头,房外总算安静下来,老梁跟着入室告知道:“少爷,太太精神失常,最近受了太多刺激,打了镇定剂睡下了。”

“好,你多照顾点。”江离轩沉着脸,思忖了少倾又道:“实在不行,送疗养院。”

夜色沉沉,李嫣然苏醒来,无声无息的,泪水浸湿了半颗枕头。手机在床头闪烁了一次又一次,她抹了抹眼泪,拿起贴在了耳边。

“喂,妈。”

她哑着声音,眼泪止不住。

“嫣然啊,你怎么了?感冒了吗?”电话那头的婆婆柳怡关切的声音,更让李嫣然的泪水汹涌如注。

她嫁进江家的这两年来,婆婆柳怡对她最好,几乎是当亲闺女一样宠着。

正是因为这样,她从没觉得,这是一场阴谋,也从未想过,有这么一天,她要在这个家里生不如死!

“没,没有。”她咬着手指,狠狠的将哭声压在喉咙,“只是有些困了。”

“那就好。”柳怡松了口气,笑道:“嫣然啊,我这度假也有一段时间了,订了后天的机票,有没有想要的东西,妈给你带回去。“

李嫣然哽咽着咽下了泪,无论去哪,父母总会惦记着她。

这份恩情,她打算用后半生报答的,可她却没机会了……

要怎么告诉公公婆婆,她出了车祸,有人取代了她的位置?

“嫣然?”

半晌听不到她的回答,柳怡狐疑道:“你真的没事?还是不知道想要什么?只管说,妈都给你买。”

“我没什么想要的。”

李嫣然看着窗外,雨滴打在窗户上,似谁的泪光。

这么多年,她很知足,能不让爸妈破费,就不收他们的东西。

车祸毁容,这时却突然出现了一个长得和她一样的女人,丈夫也要和她离婚……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71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