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这年头竟然还有代嫁?

01 打算跟她生孩子

装潢复古典雅的房间内,灯光一片昏黄。

顾长情神态慵懒地坐在沙发上,一口一口啜饮着杯中红酒。她眉眼略显微醺,神色透着一层莫名的感伤……

今天,是她代替双胞胎妹妹顾长昕,进入封家的第一天。

这封家,是京都第一豪门。

而顾长昕,是封家名副其实的少奶奶!

两天前,她父亲顾宏森突然找上门,要求她假扮妹妹,进入封家,居住一年。

顾长情觉得有些可笑。

她八岁的时候,父亲就抛弃了她和母亲,带走双胞胎妹妹,十几年来不闻不问,看都没看过她一眼。

没想到,再找上门,却是为了这样的要求!

如果可以,她根本不想跟这样的父亲,再有任何瓜葛。

可是,她又不得不答应……

和她相依为命的妈妈病重,需要大笔的医药费,她真的无能为力,只能同意这笔交易。

“季枫昀,对你的喜欢,就到此为止吧!今后,我就是封家的少奶奶了……”

顾长情喃喃地说了一句,把杯中最后一口酒,往嘴里灌。

辛辣的液体入喉,淡淡的苦涩,也沁入了心底。

她缓了好片刻,才慢慢恢复过来,眸光变得坚定起来。

为了妈妈,她做什么都愿意!

从这一刻起,她就要进入顾长昕这个角色了!

尽管她和顾长昕的性子大相径庭,可无论如何,她也要撑够一年。

而这一年,希望她那名义上的丈夫,能够一直呆在欧洲,别回来了。

到时候,她拿钱走人,便各不相干!

……

此时,英国,伦敦机场。

夜色下,一架飞往京都的飞机,即将起飞。

头等舱内,坐着一位神色凛然,气势迫人的男子。

他身穿一袭剪裁合身的黑色西服,流畅的线条,勾勒出他宽肩窄臀的颀长身材,黑色西裤,将一双长腿包裹得修长又禁欲。

灯光倾洒在他如雕刻般的脸上,投下不可明灭的光影,俊美如神邸的五官,宛如上帝最完美的杰作。

他微阖着眼睑,眉心微微蹙起,似在小憩,身上笼罩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气息。

一位身穿制服的空姐正好经过,瞧见此景,便将他头顶的灯光熄灭。

‘啪嗒’一声,惊醒了闭眼中的男人。

他猛地睁开锐利的双眸。

入眼一片昏暗的光线。

他呼吸陡然凝滞,眼前仿佛出现一片黑暗的漩涡,一只无形的触手,从里面伸了出来,似要将他吸扯进去一般。

男人呼吸陡然变得急促,光洁的额头冒出一阵冷汗。

他咬着牙关,近乎喝斥地喊出一个名字,“许易!!!”

片刻后,一道修长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恭声道:“总裁!”

男人喘着粗气,没答话,但许易已经意识到不妙,急忙把灯给打开。

很快,光线照亮每个角落。

“总裁?您怎么样?”许易语气焦急的询问。

无怪乎他这么紧张,他家总裁恐黑,已经不是一天两天!

封景尧额头青筋微微凸起,情绪依旧没平复。

许易急忙从口袋中拿出一瓶镇定剂,从里面倒出一颗,喂进封景尧的嘴里,又端来一杯水,伺候他喝下。

好半晌后,封景尧才恢复过来,俊美的面容,稍显苍白。

许易心里微松了口气,旋即目光凌厉地看向那位空姐,厉喝道:“我不是吩咐过你们,头等舱的灯不许关吗?你怎么做事的?”

空姐吓坏了,急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看到他在休息,才把灯关了,没想到会这样。”

“一句对不起就能解释你的过错吗?万一我们总裁出事,你能担得起责任吗?”许易口气咄咄逼人地道。

“真的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空姐继续道歉,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

许易冷哼,“如果不是我们的私人飞机正在维修,也不必来坐你们这……”

“许易,够了。”

这时,封景尧出言打断许易的话,声音有着不容置喙的威严。

许易只好住了嘴,对空姐道:“还不出去?”

空姐急急忙忙退了出去。

待机舱内剩下两人,许易关切地询问,“总裁,您感觉如何?需不需要先回去看医生,现在下飞机还来得及……”

“不必了。”封景尧淡淡回应。

许易眼神略有些不赞同的看着他道:“可是您开了一天的会,应该先回去好好休息。”

“这里也可以休息。”

“……好吧。”许易拗不过他,只好放弃游说,略有些不解地问,“总裁,我不明白,老爷子为何要在这时,让您回国?咱们在海外的业务,正如日中天,这时候突然把您调回去,是家里出了什么事么?”

“家里倒是没事,只是爷爷想抱曾孙了。与其让他三天两头的催促,不如就满足他的愿望。”

封景尧轻描淡写的说道,口气没太大起伏。

许易顿时有些不淡定了,“这……总裁,您真打算跟少夫人生孩子?”

02 初见面

封景尧冷冷瞥了他一眼,道:“不然跟谁生?”

许易迟疑道:“可是我听说,少夫人她不仅私生活混乱,而且刁蛮任性,嚣张跋扈,家中老小全都得罪了一个遍,甚至连夫人和董事长,都不放在眼中……”

这样的女人,要生活一辈子,想想就受罪!

封景尧眸色微沉,显然对于自己那妻子的‘风光事迹’也是略有耳闻。

只是,他不甚在意地道:“以前她怎么乱来,我不管,待我回去后,她就没那个机会了。去,先把她的资料调来给我。”

从结婚到现在,他连新婚妻子都没见过一次。

也该好好了解一下了!

许易见他意已决,也不好再说什么,立刻去拿来平板,迅速调出关于顾长昕的资料,给封景尧看。

十几个小时的航程后,飞机总算安全落地。

从机场出来后,封景尧没半刻停歇,便去会见一位重要客户,紧接着又安排了一个饭局,等吃完,外面天已经黑透。

封景尧喝了些酒,神色微醺。

许易扶着他上车后,便径直将他送回了封家。

……

此时,顾长情刚结束晚餐,回到楼上。

她眉眼有着一点醉意,步伐透着虚浮。

她酒量很差,可顾长昕却爱喝酒,刚才在餐桌上,她象征性地喝了两杯。

谁料,那酒后劲很足,这会儿,她脸颊上晕染上两抹红,像盛开的繁花一般,顺着脖颈,绵延到了胸前。

原本欺霜赛雪的肌肤,也开始透着粉。

顾长情感觉有点热,便搁下酒杯,走进浴室,放了满满一浴缸的水。

接着,脱去身上的衣服,将自己整个泡进去。

暖暖的热气扑面而来,人更飘飘然了……

封景尧从外面进来时,看到空荡荡的房间,以为没人,也没在意。

胡乱撕扯着领带,扣子一颗颗解开,干脆利落的脱掉衣服,接着又松开裤子上的皮带,大步踏进了浴室……

很快,他愣住了。

只见雾气氤氲中,一道纤薄柔美的倩影,正坐在盈满泡泡的浴缸内。

她双颊酡红,将肌肤映衬得越发粉嫩。

完美的锁骨清晰可见,在水中若隐若现,诱人采摘。

封景尧一下就认出她。

正是他从未谋面的那小妻子!

两人结婚一年,结婚证是家人扯的,长相也只通过资料才得知。

没想到,他们竟会以这种方式见面!

眼前的画面,实在太过美好,以至于素来自制力强悍的封景尧,心里都是一阵躁动。

反正此次回来的目的,是生孩子。

既是如此,干脆直奔主题好了。

想到这,封景尧大步上前,踏入浴缸。

顾长情脑袋本来就有些晕。

泡了热水后,眼睛仿佛也蒙上了一层水雾,整个人云里雾里的,有点分不清现实。

封景尧此生没碰过其她女人,禁欲了二十几年,一度以为自己不需要这种东西。

但此刻,他感官被颠覆了。

心里那种强烈到想将她据为己有的感觉,如同萌芽的种子,在心里生了根。

一股痛感,传进了顾长情的四肢百骸,惊得她终于清醒过来。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男人俊美如神的五官。

顾长情惊得面色发白,“你……你……”

“怎么,不认识我?”

封景尧嗓音沙哑的问,却仍不忘索取自己想要的。

顾长情痛得浑身惊颤。

她怎么可能不认得他!

封景尧!

她那未来一年名义上的‘丈夫’!

他怎么回来了???

眼下这又是什么情况?

他们居然……

天呐!

顾长情吓得急忙要推开封景尧。

可男人巍然不动,“已经太迟了。”

顾长情感觉全身仿佛被电流穿过,直到神经末梢。

整个人靠在他怀中。

顾长情所有的抵抗,在他面前尽数粉碎。

03 水性杨花

翌日,阳光从窗外轻柔地洒了进来。

顾长情缓缓睁开眼睛,脑中还一阵钝痛。

她捏了捏眉心,慢慢撑起身子。

才动了一下,就感觉浑身骨头都在发酸发涨,疼得她蹙紧眉头。

直到此时,她意识才全部归拢。

她想到昨夜那烈火般的缠/绵,还有男人不知餍足的掠夺,整个人不禁有些恍惚。

原来……不是梦啊!

那个男人真的回来了!

她原本还以为可以在封家安然度过一年,谁料,刚来第二天,便失了身。

那可是她的初/夜啊!

顾长情内心充满酸涩,可面上却不敢表现出什么来。

她可是记得很清楚,来之前,顾宏森的交代。

“到了封家,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只能接受,不能反抗。每一个封家的人对你做什么,也都必须忍着。要是不小心露馅穿帮,那我一毛钱都不会给你!”

顾长情拳头陡然紧握,将所有苦涩都往心里压。

她现在是顾长昕,是封景尧的妻子,两人发生关系,再正常不过!

好不容易将情绪缓过来,顾长情准备下床去洗簌,结果浴室门被人打开。

封景尧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刚洗过澡,身上穿着宽松的浴袍,腰带松松垮垮随意打了一个结,露出大片结实的胸膛,乌黑的头发上还在往下滴水,俊美如神祇的脸上,噙着一抹与生俱来的淡漠,漆黑如墨玉的眼睛,和顾长情的对了个正着。

顾长情微微一怔。

脑海中不由自主想起顾宏森提供的关于封景尧的资料。

据说,此人乃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之骄子,商业奇才。

五年前,封家内部争斗厉害,族内陷入危机,几乎落败。后来是封景尧接手,用了一年不到的时间,镇/压那批狼子野心的族人,又挽救了封氏集团,并且用短短四年时间,将公司业务,拓展至全球。

如今的封家,是京都首屈一指的豪门,权势滔天。

眼前这位,更是高不可攀!

顾长情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把目光收回,身子往被子里缩了缩。

封景尧想起昨夜少女初经人事,疼得直哼哼表情,却又甜美得让人忘怀,便下意识地放缓语气,道:“醒了?”

“嗯。”顾长情点了点头,算作回应。

两人虽然有过肌肤之亲,可实际并不熟悉,能说的话不多,而封景尧本就是个寡言的人,简短的一句话后,两人陷入短暂的尴尬境地。

片刻后,是顾长情率先打破这份沉默。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顾宏森的资料上明明说过,封景尧常年居住国外,不会回来。

怎么她才来一天,他就回来了?

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封景尧对于她的问题,倒是没太大意外。

这次回归,的确有点仓促,知道的人不出五个。

“此次回来,是为了快点完成爷爷的嘱咐,让你尽快怀上孩子。他老人家天天念叨着抱曾孙,耳朵几乎要听出茧。”

顾长情闻言,眉头暗暗一皱,心说,早不回晚不回,偏生是顾长昕不在的时候!

封景尧没注意到她的神色,只是默默走到茶几上,从钱包内抽了张黑卡,递给顾长情。

“这是做什么?”顾长情一时不解,怔愣地问他。

封景尧淡淡道:“这是无限卡,拿去刷,喜欢买什么就买什么。”

顾长情压根没反应过来,瞪着那张卡好半天,内心才升腾起一股讽刺。

这算什么?

因为‘她’要给他生孩子,所以就用钱来奖励吗?

还真是豪门作派,一切都可以用钱来解决!

“不用了,我够用!”

顾长情有些冒火地收回目光,便不再与他多说半句话,直接裹着床单,进了浴室。

门‘砰’地一声关上。

封景尧倒是怔了一下,眉头挑得老高!

这是……生气了?

还真是如传说一样胆大,敢给他甩脸色!

这时,一道敲门声猝然打断他的思绪。

封景尧回神,走去开门。

门外,站着一脸恭敬的许易,“总裁,老爷子找您。”

封景尧眯了眯眼睛,神色有些不善地盯着他,道:“你资料上说少夫人平日里最喜欢买名牌衣服,化妆品,高跟鞋,是骗我的?”

“啊?”

许易一脸懵,有些反应不过来,“这……我没骗您啊,依照少夫人过往的消费记录,她两三天就要去购一次物,每次都得买一大堆才罢休……怎么了么?有什么不对?”

封景尧冷哼一声,道:“看来,你最近业务能力下降了,连这点情报都能弄错,扣一个月奖金,以作惩戒。”

话毕,他转身回去换了衣服,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去。

待沉稳的脚步声远去,顾长情才从浴室内挪了出来。

她神色既无奈又沮丧。

这回真是亏大了!

不仅丢失清白的身子,还得和封景尧长期相处。

这样下去,她真能撑满一年吗?

顾长情心情一下变得乱糟糟的。

就在这时,房门又被敲响。

顾长情以为是封景尧去而复返,本不打算理会,没想到却听到一道甜美的嗓音,从外面传了进来,“景尧哥哥,你起床了吗?是我,诗语。”

顾长情听到这名字,微微一怔,立刻从脑海翻出相匹配的资料。

陆诗语,江南陆家的千金小姐。

因为与封家是世交,所以几年前就住在这里,身份尊贵,对外称是封景尧的妹妹,实际上谁都看得出来,她对封景尧怀着什么样的心思。

这不,封景尧才刚回国,就迫不及待的找过来了。

虽然顾长情很不想与她对上,可她现在的身份是顾长昕,所以只能勉强整理了下仪容,前去开门。

陆诗语见门被打开,心头一喜,立刻扬起明媚的笑容,道:“景尧哥哥,听说你回来了,我便急忙来见你,你……”

可话才说一半,顾长情的身影,便赫然闯入她的视线。

“顾长昕……你怎么会在这里?”

陆诗语笑容顿时僵住,双眼略带厌恶的怒瞪着她。

顾长情淡淡倚靠在门框上,反问,“我怎么不能在这?我不是一直睡这房间么?”

“不一样,现在景尧哥哥回来了,你怎么还有脸呆着?给我滚出去!”

陆诗语低沉地怒喝,眼睛里都快冒出火来。

“凭什么?我是她妻子,睡他房间有什么不对?”

顾长情神色嚣张的应道,丝毫不相让。

此时的她,行事作风,基本是模仿顾长昕。

据资料介绍,顾长昕跟这陆诗语,已经吵过不止一次。

陆诗语明着暗着,总想把她这妻子的名头摘掉,取而代之。

“顾长昕,你别太得意,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破事,就你这水性杨花、勾三搭四的性子,根本就配不上景尧哥哥。”

陆诗语咬牙切齿地说,眼神里透出了几许得意。

看来这女人一大早来,就是忙着来举报的。

顾长情黛眉蹙起,神色微凛,语气凌厉,“陆诗语,说清楚,谁水性杨花,勾三搭四了?”

“还装!非要我拿证据给你看是不是?”

陆诗语讥讽的勾起唇角,从兜里摸出了两张照片,狠狠地往顾长情的胸前一拍,“好好看看吧。”

顾长情拿过一瞧,便看到照片中的‘她’,正和一个长相颇为俊秀的男人,勾肩搭背,好不亲密。

她倒是认得那男人,是秦家的大少爷,秦北寒!

同样出身不凡,身份尊贵!

顾长情皱了皱眉,心里暗想,“看来陆诗语不是捕风捉影,还真拿到了顾长昕乱来的证据,看来我又要背黑锅了。”

不过,眼下可不能认。

“陆小姐,随便弄几张合成的照片,糊弄谁呢?你以为景尧会信?”顾长情嗤笑地将照片丢了回去。

陆诗语没料到她会这么沉得住气,被气得不轻。

这贱女人,倒是演得一手好戏!

到这时候,还死不承认!

她以为,这样就能逃过去了么?

简直做梦!

“顾长昕,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给我等着,待我将你出轨的证据都列出来,到时候我看你还怎么狡辩!”

陆诗语说完后,转身愤然离去。

顾长情立在原地,拧着眉心,突然感到一丝危机。

这替身,看来没想象中的好当。

不仅要担心露馅,还要面对这种各样的针对与刁难。

这样下去,可不是什么好事。

看来,她得问问顾宏森,顾长昕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什么时候能出现,她心里也好有个底!

想到这,顾长情立马回房,给顾宏森打了一通电话询问。

谁料,顾宏森只是冷冷回了一句,“不该问的就别问,好好扮演好你的角色就行,别忘了你母亲的医药费。”

说完,也不等顾长情反应,便挂断电话。

04 今天要好好教训你

顾长情气得咬牙切齿,愤愤地把手机丢到沙发上。

这时,手机又响了起来。

是短信的提示音。

顾长情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才不情不愿地拿回来。

然后就看到屏幕上,显示着一条消息:长昕,到长亭来一下好吗?

发件人,是个没备注的号码。

这部手机是顾长昕的,这人喊她喊得如此亲密,肯定是认识的人。

顾长情虽然疑惑是谁,但也没多想,稍稍整理了一下衣服,便去了约定的地点。

这个长亭,是位于别墅群后方一座小山腰上。

虽说封家阔气,在这建立了一座别墅群,不过旁边依旧有大片的别墅区域。

能住在这的,都是京都非富即贵的人。

所以沿路走来,顾长情可以看到大片的昂贵林木,以及盛开的繁花。

约莫十五分钟左右,顾长情抵达长亭,却没瞧见找她来的那个人。

正感疑惑时,忽闻前方鹅卵石小道,传来沉稳的脚步声。

顾长情抬头看去,就看到一道修长的身影,款款而来。

银灰色的西装,配着白衬衣,俊美的相貌透着一丝儒雅,一身贵气,潇洒不凡。

他手中还拿着一个包装精美的大礼盒。

顾长情见到这人,整个人都不好了。

因为,此人正是秦北寒!!!

此时,他已经来到她面前站定,嘴角扬着一抹温暖的笑意,眼底透着一股浅浅的柔情,道:“昕昕,你来了?”

顾长情听到‘昕昕’两个字,浑身汗毛倒竖。

干笑了一声后,问道:“那个……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似听出她语气里的疏离,秦北寒眼底划过些许失落,不过很快隐去,浅笑道::“没什么,你之前不是说,想要纪梵希全球限量的那款高订礼服吗,我这次去米兰出差,正好见到一位朋友有,便花了高价,请她割爱……送给你!”

说着,他将手中的礼盒,捧到顾长情的跟前,眼中夹杂着一丝期待。

顾长情看了一眼,脸上有些许的尴尬。

据顾宏森提供的资料,秦北寒不仅年轻有为,还是京都排得上号的儒雅贵公子,身价不菲。

他还有过一桩婚约,是南方某个省的领导千金。

两人也算门当户对,郎才女貌。

后来不知为何,他把这婚事给推掉了。

现在看来,或许是因为顾长昕!

只是,顾长昕似乎只把她当朋友而已!

“那个秦……北寒,很谢谢你这么记得我的喜好,只是,这礼物这么贵重,我不能收。而且,我现在是封家的少夫人,于情于理,你都不该以这种方式约见我,这要是传出去,会让人误会。”

顾长情尽量把话说得很委婉。

秦北寒闻言,神色不禁黯然,“我知道这样做于理不合,可是长昕,你知道的,我对你……”

可他话还没说完,就听后方传来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渐行渐近。

从顾长情这个位置看去,正好瞧见陆诗语正往这方向走来。

她顿时大惊失色。

完了完了!

这女人本来就想揪顾长昕的小辫子,这会儿要是看到她和秦北寒在一块,肯定会借题发挥。

到时,她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想到这,顾长情二话不说,扭头就想走。

秦北寒也瞧见了陆诗语。

他脸色微沉,有些恼怒地咬牙道:“又是她!”

顾长情见他还愣着不动,急忙伸手推他,“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躲起来?真想被她发现不成?”

“可是这礼服……”

“闭嘴!今天要是被误会,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

顾长情心里几乎要着急上火,只能暴躁地打断他,威胁道。

秦北寒听到她这么说,眼底掠过一抹受伤,最后只能失落地转身离去。

待他走远后,顾长情面色才恢复正常。

陆诗语正好来到跟前,她眼神锐利地在四周环顾,似乎要找什么。

顾长情心中打鼓,表面却佯装镇定,道:“真是巧,怎么出来散个步,也能遇到你。”

“少装了,顾长昕!我刚才明明听见这里有人在说话。你胆子可真不小,在外面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就算了,在这还敢如此,待我找到证据,看你还怎么狡辩。”

陆诗语嗤之以鼻地说道,然后便不死心的在附近搜了一圈,仿佛真要揪出个人才罢休似的。

结果什么也没找到!

顾长情神情慵懒的坐在亭内的石桌旁,似笑非笑道:“找的怎么样了?要不要我干脆叫个人来,好证明你说的是真的?”

“你……”

陆诗语被气得说不出话,只能在心中怒骂:贱人贱人!

她刚才明明听到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居然又没了!

又被她躲过一劫!

之前几次也是这样,不仅没抓到她的把柄,还反被教训了一顿。

想起上次这女人当众煽她巴掌,陆诗语积压在心中的怨怒,立马涌了上来。

她眼神陡然变得阴狠,原本垂在身侧的手臂,猛地高高扬起,就要朝顾长情脸上煽去。

顾长情反应迅速地偏过脑袋,堪堪躲过这一巴掌,眼底也染上一层怒意。

“陆诗语,你干什么?”她瞪着陆诗语,沉声冷喝。

“顾长昕,你真以为你在封家,可以一直这么作威作福么?我告诉你,有我陆诗语在,你休想!今天,我就要代替景尧哥哥,好好教训你。”

话落,陆诗语再度扬起手,要打过来。

顾长情急忙起身,后退两大步,打算避开。

结果因为没注意脚下的坡度,一脚踩空,整个人控制不住的往后仰。

“啊——”

顾长情惊呼出声,下意识的伸手,想抓住点什么来稳住身子,可还是一把抓空。

05 她才是欺骗你最深

眼见着即将摔倒,突然,一股大力传来,搂住她的腰肢,使劲儿往边上一带。

紧接着,顾长情整个人已经稳稳当当的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此时,两人姿势有些暧昧。

顾长情呈小鸟依人状,依偎在来人的胸膛上。

入耳的一阵强而有力的心跳声。

鼻息间,能闻到一股淡淡的古龙水香味,如木质般清新,令人沉醉。

顾长情愣了片刻,才仰起脑袋往上看。

霎那间,封景尧那张完美得毫无瑕疵的盛世美颜,便如画般映入了眼中。

只是此时,他眉头紧蹙,语气有些寒凉地问,“你们在干什么?”

“景尧哥哥。”

陆诗语吓了一跳,急忙缩回手,眼神爱慕又尴尬地道:“我们没干什么……我刚才和长昕闹着玩呢。”

顾长情听完,立刻就不干了,不顾此刻还窝在封景尧怀中,立刻出声嘲讽,“谁闹着玩了?你刚才明明要打我!”

陆诗语气得差点没吐血,暗暗瞪了顾长情一眼,又有些畏惧地看着封景尧。

“景尧哥哥,你别听她瞎说,我没打她。”她有些心虚地解释。

封景尧淡淡看了她一眼后,没吭声,只是将顾长情扶着站稳,一双墨玉般的黑眸,上下打量着几眼顾长情。

他发觉,这个小妻子,和传闻中的不太一样。

什么嚣张跋扈,完全没看到。

倒是此时,这告状的小模样,还挺可爱。

封景尧眼底掠过一抹兴味,淡淡警告了陆诗语一句,“下次别再让我看到这种事。”然后拉起顾长情,道:“跟我回去。”

眼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被撇下的陆诗语,嫉妒得近乎发狂。

为什么要相信那个女人!

明明她才是欺骗你最深!

……

从山腰上下来后,封景尧就放开了顾长情的手。

顾长情有点不自在的把手往身后藏了藏,轻声道:“刚才谢谢你。”

“碰巧遇见罢了,我来找你,是因为爷爷要见你,他有话跟你说。”

封景尧语气依旧淡淡的,可声音却该死的好听。

低低沉沉,宛如大提琴的调调,性感,撩人。

顾长情觉得长期以往下去,耳朵可能要怀孕。

好半晌后,才回过神,问道:“爷爷找我什么事?”

封景尧道:“去了便知。”

两人一前一后的回到别墅群。

这回进入的是位于最中央的主别墅。

这里平日里只有老爷子和管家,以及佣人居住。

据说老爷子喜爱书法,也很爱收/藏古董,所以这屋内的一切装饰、摆设,都显得古色古香。

顾长情环顾了一圈后,最后在书房见到一位精神矍铄的老者。

他年纪看起来约莫六七十岁,身穿一袭唐装,满头白发,却红光满面,眼眸锐利,常年累积下来的威严,让他浑身透着一股厚重的气势。

这人,无疑就是封家现任家主,封天儒。

倒是与资料上说的一样,是个挺有威望的老爷子。

就在顾长情微微出神时,封景尧已出声喊道:“爷爷,我把人带来了。”

封天儒立刻看了过来,原本带着几分严肃的神情,在瞧见顾长情后,瞬间消失无踪。

“长昕,快过来,让爷爷看看你。”

他笑得一脸和蔼地冲顾长情招手。

据说,这老爷子是封家唯一疼爱顾长昕的人。

而顾长昕平日嚣张归嚣张,在面对老爷子时,也会稍稍收敛几分。

顾长情乖巧地走过去,喊了声,“爷爷。”

封老爷子见到她这模样,喜欢得不得了,看看她,又看看一旁的封景尧,嘴角笑容翘得老高,很是满意的点头,“好,好!长昕啊,这回我将景尧叫回来,就不会再让他走了。你们夫妻两已经结婚一年,老是分开也不好,容易影响夫妻感情。所以,今后你就跟着景尧好好过日子,这小子要是欺负你,你就告诉爷爷,爷爷给你做主,知道了吗?”

顾长情没料到老爷子会这样说,怔愣了一下,心里突然感到有些暖意。

这老爷子,与外界传言的可真不一样!

什么铁血冷厉,在他身上全都看不到,只有和蔼可亲!

顾长情忙笑着点头应和,“听到了,爷爷。”

“那就好,看到你们小两口和和睦睦在一起,爷爷也就开心。接下去,你们俩便多加把劲,早点给我添个曾孙,那老爷子我此生也就无憾了。”

老爷子笑眯眯地继续说道,已经有些发白的胡子,笑得一颤一颤的。

这话题,转得太过突然。

顾长情差点没被口水呛到。

倒是封景尧,一脸淡定地道:“是,我会多多‘努力’,让您尽快抱上曾孙的。”

老爷子开怀大笑,“好,哈哈哈,那爷爷便等着。”

顾长情耳根莫名有些发热,羞窘得不行。

好不容易把老爷子哄开心,封景尧才带着顾长情离开。

两人从主宅出来,迎面就碰上等在外头的陆诗语……

她似乎已经在这等候多时。

一瞧见封景尧,立刻迎上前来,笑意盈盈地道:“景尧哥哥,你总算出来了。”

封景尧停下步伐,神情很淡,“有事?”

陆诗语笑着点头,“景尧哥哥昨晚回来得太晚,刚才见面时又有些仓促,都没能好好说上话,所以,我在千禧楼那边订了位,并特地吩咐大厨做了你爱吃的菜,为你接风洗尘,希望景尧哥哥不要拒绝才好。”

封景尧闻言,没太大反应,却也没拒绝,直接颔首道:“可以。”

陆诗语神情一喜,“那我们现在就走……”

可话才说一半,就见封景尧扭头对顾长情说道:“你也一起去。”

陆诗语表情顿时僵住,刚打算扬起的微笑,也定住了。

顾长情微微惊讶地看着封景尧。

原本陆诗语故意无视她,她并不在意,干脆站在一旁,当作不存在,没想到封景尧主动点名她同行。

顾长情瞟了眼脸色不太好的陆诗语,回道:“我就算了吧?”

她可不想去看人脸色,省得消化不良。

封景尧见她意有所指,淡淡问陆诗语,“怎么?她不能去?”

陆诗语在心中气得不断咬牙。

这本就是她为了和景尧哥哥单独相处,才组的饭局,她顾长昕去干什么?

可明面上,她也不好把这话说出来,只好勉强笑道:“自然能去。”

只是……她可不打算就让她这么白白去了。

这个顾长昕,自从景尧哥哥回来,就变了个人似的,她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揭破她那张伪善的面具才行!

想到这,心里那丁点的不快也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算计!


.


      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526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