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替父还债,秦浩成了上门女婿,受尽歧视鄙夷

 为了替父还债,秦浩成了上门女婿,受尽歧视鄙夷,三年之后,秦浩睁开双眼,一道神芒闪过……


第1章 重见光明

天海市,林家。

卧室里的秦浩闭眼盘膝而坐,周围的气流开始隐隐波动。

倏地,秦浩猛然睁开双眸,两道光芒冲天而出。

“天玄决第一重,天眼通!开!”

花有重开日,天有再明时。他秦浩,终于重见光明了!

“咦?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重见光明的喜悦还没来得及消化,秦浩被眼前景象彻底吓傻了。

他发现自己的眼睛竟然能穿透整栋别墅,将别墅内的各个角落都看得清清楚楚,任何细节都清晰无比。

天眼通,上观日月,下解万物,果然神奇无比,刚刚解封就能透视!

秦浩怀着一丝好奇,开始观察起这个生活了一年的,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不过,十几秒而已,秦浩就感到眼睛隐隐刺痛。

“修为太低了,不能透视太久。”

秦浩低着头,揉了揉眼睛,闭目休息了几分钟,再次睁开眼睛,发动天眼通,刚穿透自己的房门,不由得吓得惊呼了一声。

门外站的,赫然是自己的丈母娘韦淑风。

韦淑凤已经四十几岁了,但是保养得很好,看起来还跟三十五岁左右,风韵十足。然而,此时她脸上带着浓浓的尖酸味,叉着腰站在秦浩的房门前怒骂:“你这个废物乱叫什么?号丧啊!”

秦浩明白,这肯定又是打麻将输了钱,来骂自己发泄来了。

“你说你,入赘一年以来,吃我们家的,穿我们家的,住我们家的,还得要我们照顾,你还真是命好。”

韦淑凤说着,脸上带着浓浓的讥讽,道:“有时候,我还真是佩服你,作为一个男人吃软饭吃到这种地步,还真是服了。”

韦淑凤噼里啪啦就说了一大堆,而且都十分难听。

秦浩内心一片阴沉。

这一年来,作为林家的上门女婿,他受尽了屈辱。

特别是这个韦淑凤,更是处处看他不顺眼,三天两头就辱骂他。

“你个废物瞎子,如果我是你,我现在就从窗户跳下去死了算了。”

韦淑凤越骂越气,似乎觉得隔着门骂不解恨,这就要开门进来,秦浩见状急忙窜下床去,抢先打开了房门。

本来秦浩也是好心,觉得自己现在竟然能看见了,当然不好再劳烦丈母娘亲自开门来骂自己,还是先把门打开,可韦淑凤没成想房门突然开了,一时不着力,直接摔倒在地。

秦浩见状,连忙上前将韦淑凤扶了起来。

“妈,您没摔坏吧?”

然而,这一声妈却让韦淑凤更加恼怒,看着秦浩,怒道:“谁是你妈啊?你只是我们家的上门女婿,你只是一个瞎子,一个没用的男人,你有什么资格叫我妈?”

随后,她张大了嘴巴,惊愕的看着秦浩,惊呼道:“你……你没有瞎?”

秦浩道:“我眼睛刚好。”

韦淑凤瞳孔瞪大,而后暴怒道:“好你个秦浩,你不是瞎子,竟然装瞎子?”

韦淑凤一脸的暴怒,她认为秦浩这一年来都是在装瞎子。

想到这一年来,她还三天两头的骂秦浩是瞎子,她就觉得自己像个傻子一样。

“好你个秦浩,你竟然故意耍我?”韦淑凤浑身颤抖,今天竟然被一个窝囊废耍了,“秦浩!你个无耻之人,今天我一定要让冰婉跟你离婚。”

韦淑凤愤怒的看着秦浩,随后拿出手机,连续拨通了几个电话。

没多久,一个女子就回到了别墅。

女子有着一张倾城倾国的脸蛋儿,黛眉弯弯,琼鼻挺秀。

女子盘着秀发,露出天鹅般的雪白颈项,纤细的腰肢不足盈盈一握。

脚下踩着一双水晶高跟鞋,身姿挺秀,如一个女王般,气质高贵。

但是,女子浑身散发着一股冰冷的气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姿态。

秦浩感受到这股气息,就知道这肯定就是他的老婆——林冰婉。

秦浩还是第一次看见自己这个名义上的老婆。

没想到竟然是一个……冰山女王?

“秦浩,你真是刷新我对你的看法。”林冰婉回来之后,就直接冷冰冰的看着秦浩,鄙夷道:“我以为你只是一个软饭王,一个没用的男人而已,没想到你竟然还是一个无耻的、懦弱的男人。”

秦浩很不喜欢她这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闻言,淡淡道:“我怎么就懦弱了?”

“你明知道我家有钱,知道我爸想找愿意当上门女婿,一个最好什么家庭背景都没有,甚至连自己想法都没有的男人的。”林冰婉双眸冰冷,声音冰冷而带着嘲讽,道:“但是我我没想到,你为了能入我爸的眼里,竟然连瞎子都愿意装,整整忍了一年。”

“今天你终于暴露出来,你是以为你现在就已经成功了是吗?”

“告诉你,今天,我就让你的美梦破碎。”

“马上跟我走,我们去离婚!”

第2章 冰山老婆要离婚

林冰婉声音冰冷,没有任何一点感情。

看着秦浩,她眼中充满了厌恶。

一年前,她的父亲带回了一个男人,让她跟他结婚。

她怎么可能嫁给这么一个男人?

她林冰婉是谁?

她的老公怎么能是这么一个一无是处的瞎子呢?

于是,她反抗。

然而,她的父亲以死相逼,让她必须跟秦浩结婚。

最后,她只好同意。

但是,结婚之后,她看到秦浩整天无所事事,不是天天去公园闭目养神,跟修仙一样,就是在家自己关上门,不知在干嘛。

这让她对这个男人失望无比。

你瞎就瞎啊,能不能别把吃软饭吃得如此理所当然,每天悠哉的晃荡着。

今天听到她母亲的话,知道秦浩是装瞎的,更是对他厌恶无比。

秦浩抬头看着林冰婉,见到自己这个老婆,眼中带着浓浓的厌恶之情,他积压了一年的怒气喷涌而出。

“你以为我稀罕你啊?我在你们家,天天受鄙视,处处受气,吃的饭都还不如你妈那条宠物狗。”

“你不想有个吃软饭的老公?我还不想当个丧妻的男人呢,你个活不过二十四岁的女人。”

“你说什么?”林冰婉俏脸冰冷,仿佛能刮下冰渣。

这个没用的窝囊废,竟然还敢诅咒她死?

“离婚就离婚,现在就去,别废话!”

说着,秦浩就起身,往门外走去。

林冰婉精致的脸蛋一愣,她没想到秦浩真的同意。

随后,她内心一喜,急忙跟上。

韦淑凤也是激动无比。

“冰婉终于要解放了,我终于可以再找个好女婿了。”

秦浩正想打开大门出去,这时,一个穿着得体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嗯?你们要去哪?”

中年男子正是秦浩的老丈人——林泽鸣。

林冰婉冷冷的瞥了林泽鸣一眼,冰冷道:“离婚!”

“离婚?”林泽鸣愣了一下,而后怒道:“胡闹!”

林冰婉指着秦浩,满脸的愤怒,道:“爸,他装瞎,他就一个骗子,他来我们家,肯定是有什么目的的。”

林冰婉以为他的父亲听到秦浩装瞎之后,一定会大怒。

然而。

林泽鸣此时却是满脸激动的看着秦浩,惊喜道:“小浩啊,你的眼睛真的好了?太好了,太好了。”

林冰婉跟韦淑凤一脸的错愕。

“泽鸣,你脑子是不是又抽了?他没有瞎啊,他骗我们啊!”韦淑凤看着林泽鸣,不满的骂道。

林泽鸣瞪了她一眼,道:“小浩不是瞎子,不是更好吗?”

“可是……”韦淑凤真是无话可说了,自己这个老公怎么就一定要这个上门女婿呢?

“对了,他不仅装瞎,而且还诅咒冰婉活不过二十四岁。”韦淑凤继续道。

林泽鸣愣了一下,双眸灼灼的盯着她,问道:“你说什么?”

韦淑凤见状,内心一喜,急忙道:“秦浩诅咒冰婉活不过二十四岁。”

说完,她紧紧的看着林泽鸣。

她以为林泽鸣要动怒了。

然而,林泽鸣只是双手颤颤的抓着秦浩的肩膀,问道:“你真的说了?”

秦浩点了点头。

林泽鸣见状,立马拉着秦浩上了楼。

而且还吩咐什么人都不能上来。

一进屋,林泽鸣就紧张的问道:“小浩,你刚才那句话不是随便说的而已吧?”

秦浩眼中闪过一抹异芒,道:“不是随便说说的。”

林泽鸣闻言,浑身一颤,神情激动无比,眼中竟然带着泪痕,喃喃自语道:“老神仙没有骗我,老神仙真的没有骗我。”

说着,他望向秦浩,一脸兴奋道:“小浩啊,你一定要救冰婉啊。”

秦浩愣了一下,而后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能救她?”

“老神仙说的。”林泽鸣提到老神仙,眼中带着敬畏之情,道:“老神仙说,只有你能救她。”

老神仙?

秦浩内心一愣。

难道是那个老道?

第3章 渊源

秦浩不由得回忆起一年前的那一天……

送外卖的途中,他被逆向行驶的轿车撞倒,而车主恶少将过错全部推倒他身上不说,还要他下跪道歉。

身为堂堂七尺男儿的秦浩又怎会答应?

于是他就这么被恶少的保镖生生用铁棍打断了腿,还被他们用车灯照瞎了双目扔在废弃的工厂自生自灭。

就在他绝望之际,耳边忽然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小伙子,你这是怎么搞的?”

秦浩茫然地晃了晃头,赶紧开口求助:“大爷,你帮帮我,把我送回家,我家里人……”

“就你现在这幅光景,老道我把你送回去,你也只会成为家里的负担。”

老人一句话,将秦浩接下来要说的话都重重地压了回去。

老人说的没错,家里本来就负债累累,全靠着自己辛辛苦苦送外卖和父亲打零工支撑,现在自己变成了废人,只会让这个家的担子更重啊。

“不如你跟老道我做一个交易,我有一个故人遇见了些我也没办法解决的难处,幸好碰上了你,我帮你解决你的困境,你帮我解决他的困境。”

“我?”秦浩苦笑,“我现在这个样子,还能帮别人?”

“小伙子,花有重开日,天有再明时。只要你自己不轻易放弃,这个世界终究会因你而改变。我传你一套天玄决,不仅能帮你打通体内的穴位,让你重见光明,更会带来无穷无尽的益处。”

天玄决?听起来确实有点儿玄乎,但秦浩现在这个情况,也就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我需要帮您做些什么呢?”

“做个上门女婿就可以了。”

于是秦浩就这么当了林家的上门女婿。

就在刚刚,他修炼一年无动于衷的天玄决也终于取得了突破……

原来天玄决不仅仅是一部修炼心法,更是一代代奇人的记忆传承。

医道,卜卦,炼丹,阵法……应有尽有。

“小浩,你一定要救冰婉,她还那么年轻,还没得好好享受生活呢。”林泽鸣诚恳的道。

林冰婉天生寒症,林泽鸣在她小时候就开始到处拜访名医,奈何都说无法治好。

直到一年前,林泽铭父亲的一位方外故交给了一个办法。

这位老道士让林泽铭把秦浩带回去当女婿,说只有秦浩才能救他的女儿。

林泽铭当时就愣住了。

让个瞎子当自己的女婿?他能救自己的女儿?

林泽鸣内心疑惑无比,不过他还是相信了老道士的话,毕竟当初这个老道曾帮助林父化解了林家的无数危机,才让林家有了今天的巨大势力。

“不是我不想救,而是我现在也治不了啊。”秦浩看着林泽铭,无奈的笑道。

这一年来,整个家里,除了保姆吴姨,就只有林泽鸣是护着他的。

“治不了?”林泽鸣闻言,直接愣住了,急忙问道:“为什么啊?”

秦浩看着焦急的林泽鸣,他安慰道:“也不是治不了,准确的说,我目前还治不了。”

要想治好林冰婉的病,需要准备的东西不少,不过有两个是最重要的条件。

一是需要天玄决修炼到第二层,二是需要炼制一套天玄九针。

两者,缺一不可。

林泽鸣暗松了一口气,缓缓道:“那不急,只要能在冰婉二十四岁的生日前治好就行。”

秦浩摇了摇头,道:“只怕要让你失望了。”

第4章 想算计我老婆?

听到秦浩的话,林泽鸣的脸色一愣,急忙问道:“怎么了?”

秦浩看着他,笑了笑,道:“你女儿现在就要跟我离婚,恨不得我马上离开这个家。”

“胡闹!”林泽铭脸色一沉,打开门,急冲冲下了楼。

等秦浩下楼来到客厅时,他发现林泽铭三人都脸色十分难看,似乎争吵了一遍。

“反正我不同意你跟秦浩离婚!”林泽鸣看着林冰婉,声音低沉。

韦淑凤直接炸毛,怒道:“泽鸣,你到底吃了这个废物的什么药?就这么认定这个上门女婿?”

林泽鸣阴沉着脸,瞪了她一眼,没有说话,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转身望向秦浩,笑道:“小浩,没事了,以后你跟冰婉好好相处。”

“我有事,先走了。”

他安慰了秦浩几句,才离开了。

林泽鸣走了之后,林冰婉就一脸冰冷的看着秦浩,讥笑道:“我还以为你有多硬气,多有骨气呢,呵呵……”

秦浩眉头微蹙,问道:“你什么意思?”

林冰婉冷哼一句,道:“你刚才不是很硬气的说要去离婚吗?怎么现在又不离了?”

秦浩瞥了她一眼,淡淡道:“那是你爸不让我们离。”

林冰婉美眸冰冷的看着秦浩,眼中充满了失望。

这个男子,果然是天生爱吃软饭。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秦浩开口道:“你公司有什么工作吗?给我安排一个。”

林冰婉美眸一愣,似乎怀疑自己听错了,问道:“你说你要工作?”

“嗯。”秦浩点了点头。

既然已经答应了林泽鸣要治好林冰婉的病,那么他就得负责。

虽然距离林冰婉二十四生日,还有大半年的时间,但是她的病也随时都有可能提前爆发,所以秦浩觉得最好还是经常跟她呆在一起比较好。

这样,如果林冰婉病情爆发的话,秦浩哪怕一时还不能治好她,也能用其他方法保住她的命。

林冰婉看了秦浩一眼,问道:“你要什么工作?”

秦浩想了想,笑道:“我大学都还没毕业,所以在你公司,可能也做不了什么,就要一个不需要什么专业知识的岗位吧。”

林冰婉美眸一凝,完美的脸蛋上带着一丝冷笑,道:“保安?”

秦浩愣了一下,点头道:“保安也行,嗯,或者你的专职司机更好。”

专职司机可以时刻跟着林冰婉,这是最好不过的了。

然而,林冰婉听到秦浩的话,眼中一片失望透顶。

“怎么样?有合适的岗位吗?”

秦浩并不知林冰婉心中所想,见到她不说话,不由得再次问道。

林冰婉厌恶的看了他一眼,俏脸冰冷,冷冷道:“明天到我公司来。”

秦浩点了点头,正准备上楼。

这时,林冰婉的手机响了。

“朱总,你好,什么?你们公司同意了?太好了!吃一下饭?好,我现在就过去。”

挂掉电话之后,林冰婉就面带喜色的出门去了

秦浩沉吟了一会儿,也走了出去。

见到林冰婉坐在宝马车上,正准备启动,秦浩问道:“你要去哪?”

“去哪关你什么事?”林冰婉冷冷的道。

“我跟你去。”秦浩沉声道。

林冰婉撇了秦浩一眼,半饷后,冷冷道:“会开车吗?”

秦浩点了点头。

他眼睛没瞎之前,刚好拿了驾照。

“上车吧。”林冰婉冷冷的道

她觉得今晚可能要喝酒,到时候让秦浩帮忙开车也好。

秦浩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两人来到了一家名为鸿运酒楼的地方。

一进到包厢,秦浩就看到包厢里正坐着四个人,坐在中间的是一个颇有上位者气息的中年男子。

看到这个男子,秦浩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那双盯着林冰婉的双眸明显不怀好意,这是要当着自己的面,算计他老婆不成?呵……

秦浩的眸光不由得冷凝几分……

第5章 我管你是谁

中年男子名为朱荣,是永朗公司的老总,此时看到林冰婉,他站了起身,笑道:“林总,你来了?坐吧。”

林冰婉微微一笑,找了个位置坐下。

秦浩也跟着坐在她旁边。

“这位是……”朱荣看到秦浩,眉头一簇。

“他……他是我的司机。”林冰婉浅浅一笑,开口道。

“哦。”朱荣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林冰婉看着朱荣,红唇轻启,道:“朱总,你在电话里说,我们那个合作……”

“我今天请林总来吃饭,就是为了说这个事。”朱荣满脸的笑容,道:“跟千雅集团的合作项目,我已经跟董事会开会讨论过了,大家都没意见。”

“真的?”林冰婉脸色一喜。

千雅有个项目想跟永朗合作,奈何千雅虽然发展很快,但是终究只是一个小公司,永朗还是觉得千雅资本不够。

所以,谈了好久,永朗都不愿意合作。

没想到今天突然同意合作了,这让她惊喜万分。

朱荣点了点头,笑道:“千雅集团虽然现在规模还小,但是能力以及信誉都很好,发展势头也很好,而且……我也相信林总。”

林冰婉闻言,红唇微翘,笑道:“多谢朱总的信任。”

朱荣摆了摆手,笑道:“来,满上,一起庆祝一下。”

说着,朱荣亲自给林冰婉倒上了一杯红酒。

拿起红酒,林冰婉正准备喝。

“等一下。”

突然,秦浩阻止了她。

你这个窝囊废想干嘛啊?

秦浩撇了她一眼,道:“这香槟里面有料。”

“什么?”林冰婉闻言,美眸一凝,她当然知道秦浩说的有料是什么意思。

然而,这时,朱荣一脸的阴沉,道:“林总,你这司机什么意思?难道是说,我想对林总图谋不轨?”

朱荣随即一脸的阴沉,直接转身就离去。

林冰婉见状,脸色一慌,急忙追了出去。

“朱总,别生气啊。”

“林总,我们的合作回头再说。”

很快,林冰婉就回到包厢,满脸怒容的看着秦浩,吼道:“你知道我为了这一单,我辛苦了多久吗?托了多少关系吗?”

秦浩看着她,沉声道:“我这是救你。”

“够了!”林冰婉嫌弃的看了她一眼,怒气冲冲的离开了包厢。

秦浩跟了上去,来到停车场的时候,林冰婉的宝马车在他面前驶过,但是却没有停下。

“好心被当驴肝肺了。”

秦浩暗骂了一句,正想出去搭车回家。

这时,一辆黑色的奔驰商务车停下,走出了几个男子。

正是刚刚离开的朱荣等人。

“小子,你怎么看出酒里不对的?”

朱荣看到秦浩,就一脸的阴沉。

秦浩道:“醉神仙,无色无香,号称连神仙都能迷醉。”

“你……你怎么知道?”朱荣见到秦浩连药名都说出来了,脸色大变。

秦浩淡淡一笑,道:“我自有我的办法。”

“好,小子,算你牛,不过……你坏了我的好事,今天我就让你后悔。”朱荣一脸的阴沉。

秦浩摇头一笑,道:“你想怎么样?”

“想怎么样?当然是收拾你了!”朱荣冷笑一声,望着秦浩,眼中充满了阴沉。

如果不是这个小子,今晚大名鼎鼎的天海市冰山女神就成了他的床上之人了。

可恶!

朱荣一个招手,三个男子面露狰狞,直接冲向秦浩。

三人瞬间来到秦浩面前,举起拳头就砸向秦浩。

“找死!”

秦浩怒吼一声!

砰!

秦浩一脚踢在最前面的男子的肚子上。

哇!

男子捂着肚子,跪在地上,把胃里的东西全吐了出来。

随后,秦浩右手一甩,啪的一声,一个身穿西装的男子摔到一边去,半边脸肿了。

“你……你……”

剩下一个见到两个到底地上哀嚎不已的同事,脸色惊恐。

“滚吧!”

秦浩一脚把他踢飞,撞在旁边的商务车上。

不屑的看了三人一眼,秦浩转身缓缓走向朱荣。

朱荣此时一脸的错愕,他没想到秦浩竟然这么猛。

见到秦浩走来,他脸色惊慌,道:“你想干嘛?”

秦浩每走一步,他都感觉心脏狠狠的一抽。

他神情一慌,撒腿就跑。

可是,秦浩一个箭步,拦在他面前。

在他惊愕的表情之下,抡起大巴掌,啪的一声抽在他的脸上。

朱荣捂着发肿的脸,双眼通红的看着秦浩,怒道:“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啪啪啪!

秦浩并没有回话,而是又狠狠的抽了几巴掌,特别是最后一巴掌,把朱荣直接甩在了地上。

秦浩来到他面前,怒道:“管你是谁,我本来就不爽,你还敢出来嚣张。”

秦浩又连续踢了几脚,朱荣蜷缩着,浑身疼痛到颤抖。

此时的他就如一条死狗般,哪还有什么老总的样子?

“老总?老总你个蛋!”

秦浩吐了一口唾沫,然后才施施然离去。

朱荣艰难的从身上爬起来,鼻青脸肿的,望着秦浩远去的身影,他眼中充满了恶毒。

秦浩回到家中,正准备开门进屋。

这时,门内传来一道娇笑声。

“学长,你就别逗我了。”屋子里传来的正是林冰婉的声音。

秦浩瞳孔一缩,随即内心充满了怒气。

这个冰山竟然给我戴绿.帽?

“嘭”一声,秦浩一脚把门踢开……

第6章 你是有老公的人

他倒要看看是哪个家伙,敢来他家里逗他老婆。

突然,秦浩神情一凝。

因为,客厅中并没有其他男人。

只有林冰婉一个人。

她正在打电话。

“学长,我哪里比得上你啊?还是你厉害,以前在学校,就是风云人物。”林冰婉完美的脸蛋上带着丝丝羞涩的表情,哪有半点冰寒之意?

虽然没有现场抓到人,但是看到林冰婉这一副小女人的表情,秦浩脸色更加阴沉。

平时对我都是一脸的冰寒,幺五幺六的。

现在跟一个什么学长打电话,竟然如此羞涩的笑着?

秦浩有种自己头上一片草原的恶心感。

林冰婉看到秦浩正一脸阴森的站在她面前,她眉头微蹙,道:“学长,先不说了,有空再聊。”

说着,她挂掉了电话,换上了一副冰冷的表情,看着秦浩,冷冰冰道:“你干嘛?”

秦浩盯着她,质问道:“是谁?”

林冰婉瞥了他一眼,道:“是谁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秦浩闻言,大怒不已,冷笑道:“林冰婉,你别做得太过分了,别忘了,你是有老公的人。”

秦浩刚说完,林冰婉就站了起身,浑身散发着浓郁的冰冷的气息,吼道:“秦浩,你也别忘了,你只是一个没用的上门女婿,你根本不配做我林冰婉的老公。”

秦浩冷笑一声,道:“如果不是你爸,你以为我稀罕你啊?”

见到秦浩又拿她爸出来说事,林冰婉恼怒无比,道:“你除了拿我爸出来压我,你还会什么?真是窝囊废。”

想到今晚朱荣之事,她更是恼怒。

“窝囊就算了,还坏我事。”

厌恶的看了秦浩一眼,林冰婉转身上了楼。

秦浩看着她远去的身影,内心也是恼怒无比。

我救了你,你还说我坏你好事?

而且还跟什么学长打电话。

正巧这个时候,秦浩的小姨子林若涵来到客厅里。

林若涵十七八岁的模样,脸蛋靓丽,肌肤白嫩,樱桃小嘴,琼鼻可爱,长发垂腰。

她穿着一件小小的睡衣,露出一双笔直修长的玉腿,看见秦浩一翻白眼,冷哼一声,转身走掉了。

这个小姨子跟丈母娘对秦浩从来都是没好脸的,秦浩也不愿自讨没趣,直接回到房间。

而此时,林若涵的房间里。

林若涵躺在床上,美眸中充满了愤怒。

“真是气死我了!这个混蛋,可恶啊!”

突然,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精致的脸蛋瞬间羞红无比。

“是不是所有的都这么……”

想到这,她拿出手机,点开一个app。

秦浩坐在床上,心情也烦躁无比。

他也不再修炼,躺在床上,一脸的苦笑。

随后,他拿出手机,点开了一个隐藏的app。

这是一个匿名的社交软件,本来是给网友匿名吐槽的。

但是,后来慢慢的变成了一个情.趣社区。

很多女子都在这上传一些性感的照片。

这是以前秦浩无意中下载到手机的。

秦浩眼瞎了之后,就一直没打开过这个app。

今晚心情烦躁,正想打开它,看两条冷笑话。

突然,他看到了一条动态。

“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差点瞎了我的眼,啊啊啊啊!”

而且配图竟然是一张女子穿着露肚的性感吊带短衫的照片。

这张照片里的女子没有露脸,而是以45度的角度来仰拍,最重要的是秦浩在女子的腰肢间看到一颗微不可查的小痣。

“这……这该不会是……小姨子吧?”

秦浩紧紧盯着这张照片,一脸的错愕。

今天林若涵可是在他面前直接换衣服,他清楚的记得,林若涵纤细的腰间就是有这么一颗小痣。

加上这条动态上的话。

秦浩严重怀疑,这真的就是林若涵。

“没想到我这个看起来青春靓丽的小姨子,竟然也玩这种社区?”

不知为何,秦浩突然内心感到一股莫名的激动。

他嘿嘿一笑,点开评论区,在评论区上写道:

“祖传洗眼,百年手艺,不伤美瞳,价格优惠,有意私聊!”

发了评论之后,秦浩就等着回复。

只是等了十几分钟之后,秦浩都没收到回复。

“难道睡觉了?”

秦浩内心疑惑,没有修炼,直接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来到了林冰婉的千雅集团。

在门口,并没有遇到不长眼的保安看不起秦浩,相反还十分友好的帮秦浩指路。

秦浩道了一声谢,直接来到了总裁办公室。

一进屋,秦浩就发现林冰婉正坐在办公桌前。

林冰婉看到秦浩,脸上就露出一抹嫌弃。

特别想到昨晚之事,林冰婉对秦浩更是厌恶。

你没用就算了,竟然还搞砸我的事。

“去人事部报道,然后去营销部上班。”林冰婉冷冷的道。

“营销部?”秦浩愣了一下,不解道:“不是保安或者你的专职司机?”

林冰婉听到秦浩的话,气就不打一处来。

这个窝囊废,怎么就这么没上进呢。

“出去!”林冰婉指向门口,怒吼道。

“你以为我想跟你待在一起啊?像一块冰一样。”

秦浩嘟囔了一句,离开了林冰婉的办公室,去人事部登记之后,秦浩就去往16楼的营销部二组办公室。

因为秦浩刚到营销部,所以也没什么业务,主要是跟同事熟悉一下,秦浩左边办公位是一个叫梁小苗的妹子,身材娇小,脸蛋有点婴儿肥,看起来呆萌可爱。

右边是一个有点小帅的青年,叫王凯。

三个人年纪又相当,很快也就熟络了起来,约好了改天为秦浩接风庆祝。

下了班之后,秦浩就上了一辆公交车准备回家。

刚上车没多久,突然,前面一阵骚乱。

第7章 银针初显威

一个头发灰白的老者躺在地上,捂着胸口,神情痛苦。

秦浩打开天眼,定睛一看,神情凝重道:“你们谁有银针吗?”

这个老者竟然是心脏病突发了。

而且,情况十分危急。

此时,众人也明白,这个老者不是要碰瓷,而是真的犯病了。

“我……我有。”

有人急忙拿出一套银针递给秦浩。

秦浩抬头一看,发现竟然是刚才阻止他的那个青年。

青年见到秦浩的眼神,脸色微微一红。

秦浩接过银针,神情凝重,一针扎在老者的脑门上的百会穴上,一针扎在老者的风门穴上。

随后,秦浩又陆续在老者身上扎了好几针。

秦浩指尖轻拨银针,体内真气缓缓汇入老者体内。

“嗯……”一分钟之后,老者虽然脸色还是苍白,不过缓缓睁开了双眼。

“醒了!”众人见状,全都惊讶无比。

这个青年也太厉害了吧?

秦浩也是松了一口气,望向公交车师傅,道:“师傅,能不能先送老人家去医院?”

老者的心脏病十分严重,加上他的年纪又大了,病情更是麻烦。

所以,秦浩虽然把他救醒了,但是还是需要好好调养。

“好咧。”师傅二话不说,脚踩油门,往最近的天海医院赶去。

“小兄弟,谢谢你啊。”老者看着秦浩,语气虚弱的道。

“老人家,不用谢。”秦浩淡淡一笑。

随后,秦浩用老者手机给他家人打了个电话。

公交车很快就到了天海医院,秦浩让人来把老者推到了病房。

刚到病房没多久,一个四十多岁,浑身透着上位者气质的中年男子神情焦急的赶了过来。

“爸,你没事吧?”

中年男子名为郁全鸿,正是老者的儿子。

郁老摇了摇头,神情虚弱,道:“我没事,多亏了这位小兄弟,不然……你现在可能就在太平间看我了。”

说着,郁老望向秦浩,眼中带着感激之情。

郁全鸿望着秦浩,一脸的感激,诚恳道:“小兄弟,真是太谢谢你了。”

秦浩摆了摆手,笑道:“举手之劳而已,不过……你爸的病情确实不太乐观。”

郁全鸿神色一慌,急忙问道:“那……那我爸现在情况怎么样?”

“我已经用银针稳住他的病情了,他先修养一下,缓一缓。”秦浩缓缓说道。

顿了顿,秦浩告诫道:“对了,他身上的那三枚银针,不能动,明天我再来给他行针。”

“好!”郁全鸿闻言,松了一口气。

“行针?”这时,门外传来一道惊讶之声。

只见几人穿着白大褂的人走了进来。

其中一个青年男子走在最前面,看着秦浩,质问道:“你是谁?你刚才说什么?你要给这个病人行针?”

秦浩很不喜欢他这种语气,淡淡道:“你是谁?”

“我叫宋鹏,现在是这位病人的主治医生。”男子撇了秦浩一眼,自我介绍之时,脸上带着傲然的神情。

说完,宋鹏来到郁全鸿面前,神情恭敬道:“郁总,您放心,有我在,您父亲不会有事的。”

他可是知道郁全鸿乃身价数亿的大老板,如果自己治好了他父亲的病,以后肯定少不了好处。

“嗯。”郁全鸿淡淡的点头。

宋鹏神色一喜,随即望向秦浩,质问道:“你是哪个医学院毕业的?”

刚才看到郁全鸿对秦浩态度友好,而且听到秦浩还要给郁老治病,宋鹏神情很是不善。

秦浩眉头微蹙,摇了摇头,道:“我没有上过医学院。”

“没有上过医学院?那你还敢给别人治病?”宋鹏望着秦浩身上的穿着,淡淡道:“你该不会是从山里出来的吧?”

第8章 再动一下,要你的命

宋鹏说着,脸上带着淡淡的嘲讽。

秦浩听了宋鹏的话,内心一阵不爽,道:“你什么意思?”

“呵,不会真被我说对了?真是从山里出来的?然后说会中医?”宋鹏冷笑了一声,望着秦浩,眼中带着一丝不屑。

秦浩很不爽他这种神情,冷冷的看着宋鹏,沉声道:“中医怎么了?”

“中医当然是骗人的啦。”宋鹏看着秦浩,眼中带着浓浓鄙夷,道:“只有西医才是真正的救人。”

提到西医,他脸上则是一副傲然的表情。

秦浩没想到都现在这个时代了,竟然还有人如此贬低看不起中医,他不由得蹙眉道:“请问,西医出现多少年了?你祖上以前得病,是被中医骗死了,还是被西医治好了?”

“你!”宋鹏一阵语塞,脸色涨红,他深吸一口气,讥笑道:“中医根本得不到世界的承认,只是国内一群不愿意承认别人先进,只活在过去的无聊之人,天天在意淫罢了。”

“傻b。”秦浩懒得跟他说那么多。

“你说什么?”宋鹏闻言,一阵大怒,道:“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本科毕业于天海医学院,后来又去燕京医学院读研,现在更是在国外进修,攻读博士。”

说完,他双眼紧紧的看着秦浩,脸上带着高傲的神情,质问道:“现在,知道你跟我的差距了吗?”

然而,秦浩只是静静的看着他,淡淡道:“那又如何?读再多的书,也弥补不了你傻b的根本。”

说完,秦浩转身离去,就在秦浩回身的空档,宋鹏竟然直接把郁老身上的三枚银针给拔掉了。

“你!”郁全鸿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紧张的盯着他的父亲。

一分钟之后,郁老还是相安无事,微闭着眼,神情轻松的休息着。

“你看,没事吧?”宋鹏得意一笑,讥讽道:“郁总,我都说了那小子根本是在骗您。”

“说不定他只是刚好遇到您父亲晕倒,又恰巧知道他的身份,所以就把他送来医院。”

“然后为了得到您的感谢,就搞了几枚看似神秘,其实毫无作用的银针,骗您说是他救了您的父亲。”

宋鹏看着郁全鸿,缓缓说道。

郁全鸿眉头微蹙。

难道真的如宋鹏所说的?

而此时。

宋鹏内心不屑的摇了摇头。

中医?

真是可笑至极!

滴滴滴!

突然,一道急促的滴滴声响起。

“宋医生,不好了!”

正在给郁老做检查的护士神情紧张,脸色焦急。

“怎么了?”

宋鹏一愣,望向旁边的仪器。

他急忙上前,脸色一凝,问道:“怎么回事?”

“病人心跳突然加快,而后瞬间变缓,现在……现在正在慢慢停止。”护士紧张的说道。

“你说什么?”一旁的郁全鸿神情惊慌,急忙问道:“心跳慢慢停止?什么意思?”

郁全鸿此时脸色苍白,害怕到浑身颤抖。

宋鹏也是内心一慌,不过他还是安慰道:“郁总,您先出去,我们马上给郁老进行抢救。”

郁全鸿暴怒地大喊:“别再动我爸,否则我要你命!”

郁全鸿丢下一干人等,飞快地冲出病房,将已经快要走出医院的秦浩追了回来。

刚到病房门口,秦浩一眼就看到了躺在病床上,脸上毫无血气的郁老。

他神情一紧,三步并作两步,进入病房。

“你怎么又来这里?”宋鹏看到秦浩,脸色一沉,“你信不信我叫保安把你赶走?”

“干嘛?”

这时,一道怒吼声传来,只见郁全鸿一脸怒气的走了进来。

“郁总。”宋鹏急忙迎了上前,道:“这个骗子又回来了,我去叫保安来把他赶走。”

“滚蛋!”郁全鸿脸色阴沉的看着宋鹏,道:“小兄弟是我请回来的!你要赶他走?”

宋鹏一阵语塞,指着秦浩,道:“那您也不能给他乱治啊,他根本就是一个骗子。”

“我骗子?”秦浩内心一阵好笑,抬头看着宋鹏,道:“你信不信,只要十分钟,我就能让郁老苏醒过来?”

“啥?”宋鹏脸色先是一愣,随后讥笑道:“哈哈……你怎么让郁老十分钟后苏醒过来?用你的中医吗?”

秦浩看着他,点头道:“没错,中医。”

“哈哈……”宋鹏大笑了起来,看着秦浩,一脸的鄙夷,道:“中医就是骗人的,我们这里是大城市,不是贫穷的边远山区,我们没那么好骗。”

“这样吧,我们打个赌,如果你救不醒郁老,你就给我跪下,并且说,中医是骗人的玩意!”

宋鹏双眼紧紧的盯着秦浩。

秦浩愣了一下,然后淡淡道:“可以,不过如果我救醒了他,你也得给我跪下磕三个响头。”

 为了替父还债,秦浩成了上门女婿,受尽歧视鄙夷,三年之后,秦浩睁开双眼,一道神芒闪过……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08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