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枫找了个高冷女总裁当老婆,从此人生反翻天覆地的变化……

顾枫找了个高冷女总裁当老婆,从此人生反翻天覆地的变化……

第1章 首席鬼医

“我穿越了?”

顾枫站在镜子里,看着里面那张与自己有九分相似的帅气脸庞,一阵发愣。

就在十分钟前,他还在地府给阎王爷的三十六房小妾治疗妇科疾病,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穿越到了一个累死在值班室的年轻医生身上。

“老子是地府的首席鬼医,以医入道九百九十九年,只差一年就能位列仙班,现在让我穿越到人间,你他妈玩我啊?穿越也就算了,为什么要让我当一个苦逼的小医生?”

顾枫感到很郁闷。

通过记忆的融合,他了解到一些不大愉快的信息。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也叫顾枫,本来是江宁四大家族之首顾家的大少爷,但是五年前,他的爷爷和父母都离奇去世,庞大的顾家轰然倒塌,家产被竞争对手瓜分,顾枫也从大少爷变成了一个普通人。

然而顾枫并没有气馁,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燕京医学院,毕业之后,应聘到了江宁人民医院,担任一名外科医生。

三个星期前,他无意间撞破了顶头上司的小秘密,从此之后,没日没夜的工作,最后累死在了值班室。

“小子,你真是弱爆了!”顾枫叹了口气,这要是他,不管有没有撞破上司的秘密,他都有无数种办法把对方治得服服帖帖的。

“不过既然我成了你,那么你身上的因果,就由我来承担吧!我会让那狗领导付出代价的!”

顾枫看着镜子里那张略显苍白的脸,淡淡道:“另外,你家人的死,我也会帮你调查清楚,如果顾家落败是场阴谋的话,我会帮你报仇!”

陡然,顾枫脸色大变,他发现,自己九百多年的修为此刻只剩下一年不到。

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此时,门口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咚咚!”

顾枫扭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着粉色护士服的漂亮女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她身材丰满,浑身散发着成熟的光泽,特别是一双丹凤眼,十分勾人。

纵使在地府见过万千绝色的顾枫,在看到女人的时候,心里也不禁惊叹,比阎王爷的小妾好看多了!

通过记忆的结合,顾枫知道了这个女人叫李芬,是外科护士长,也是个风情万种的女妖精,经常调戏以前的顾枫,不仅问道:“芬姐,你找我?”

“对啊!”李芬扭动着娇躯,来到顾枫面前,一只手勾住他的脖子,媚眼如丝的问道:“枫弟弟,有没有想我?”

“我……”顾枫脸红了。

“哎哟,还害羞了。”李芬娇笑起来,惊人的上围也随着她喘气而晃动。

顾枫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是不是很大?”李芬笑着问。

顾枫很不好意思说道:“芬姐,你别这样。”

“你不喜欢吗?”李芬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说道:“人家那里越来越大了,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啊?你是医学院出来的高材生,帮人家检查检查吧!”

顾枫犹豫了一下,伸出了右手。

李芬嘴角浮起了得意的笑容,她当然不会让顾枫得逞,只是纯粹想调戏一下罢了。

眼见顾枫的右手距离她的胸前不到十毫米了,突然,停了下来。

“枫弟弟,你这是?”李芬目露疑惑。

就在这刹那,顾枫的指尖一拂而过。

李芬蓦地浑身打个激灵,浑身酥麻,看顾枫的眼神变了,隐隐地感觉有些羞耻。

“暂时没有看出什么毛病,还需要进一步检查,芬姐,把衣服脱了吧!”顾枫一本正经地说道。

李芬脸色难得的红了起来,说道:“王主任叫你去一趟501病房。”接着匆匆走了,一刻也不敢多呆。

看着她的背影,顾枫好笑,想调戏小爷,也不看看我是谁!

第2章 病人死亡

501病房。

顾枫推门进去,不禁一愣,房间里除了床上躺着一个昏迷的老头之外,并没有其他人。

“人去哪了?”

顾枫皱了皱眉头,下意识地来到病床边,打量起来,只见老头脸色灰暗,气血已经极度衰败,看样子随时会挂掉。

顾枫脑中忽然闪过一个不详的预感。

砰!

房门猛地被推开,一个中年矮胖子带着几个专家匆匆进来。

“谁让你进来的!”矮胖子看到顾枫,当即劈头盖脸地骂起来:“万一病人受了惊吓,加重了病情,你担待得起吗?”

这个矮胖子就是顾枫的顶头上司,外科主任王大志。

“几位专家,你们快去检查一下李老的病情,看看这小子有没有动什么手脚。”王大志接着又指着顾枫怒喝道:“要是今天李老出了一点问题,我拿你是问!”

顾枫在地府纵横数百年,什么样的伎俩没见识过,瞬间就明白了王大志想干什么,冷笑道:“李老唯一的问题,就是遇到了一群庸医!”

在场的专家愣住了。

在他们的印象中,顾枫一直都是唯唯诺诺的样子,今天怎么好像变了个人似的,不仅敢跟王大志顶嘴,还敢骂他们是庸医,顿时大怒。

“你说谁庸医呢?”

“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眼里还有没有我们这些前辈?”

王大志也怒不可歇,指着顾枫道:“你擅闯高干病房,这是我和几位专家亲眼所见,你怎么狡辨都没用。我告诉你,在李老病情没核查出来之前,你哪儿也去不了!”

顾枫本就没打算走,他也想看看王大志还想用什么手段对付他,恰在这时,一声低喝从门外传了进来:“谁在病房喧哗?”

紧跟着,一个女人走了进来,顿时,顾枫觉得整个房间都亮了。

女人长得非常漂亮。

柳眉如黛,杏眼桃腮,宽松的白大褂难以遮掩她一米七五的完美曲线,乌黑长发挽在脑后,露出精致的额头,无形之中,散发着一股冰冷的气质,仿佛拒人千里。

穆玲!

江宁人民医院最年轻的副院长。

“真想不到,小小的一个医院,有这么多漂亮的美女,我还真是幸运呢!”顾枫突然觉得,也许来到人间不是一件坏事。

看到穆玲,王大志立刻迎了上去,热情地说道:“穆院长,您怎么来了?”

穆玲直接略过了王大志,看向几位专家:“李老的病情怎么样了?”

“情况不容乐观,而且因为未知的原因,正在急速恶化。”

其中一位专家将病历递给了穆玲,一边解释道:“到现在为止,我们也没找到李老的病因,再这样下去,李老只怕会……”

话没说完就停住了,在场的人都明白什么意思。

王大志指着顾枫冲穆玲道:“穆院长,本来李老的病情已经稳定了,现在出现反复,肯定是这小子刚才偷偷溜进来做了什么手脚,才造成了这样的结果。”

穆玲正想细问一下情况,突然,病床旁的仪器响起了刺耳的声音。

“不好,李老不行了!”一位专家尖叫起来,“肾脏在急速衰竭!”

穆玲当即立断:“马上送去急救室,快!”

可惜已经迟了。

几秒之间,心电监护仪上就变成了一条直线。

第3章 招魂

“病人、病人已经死亡。”一位专家哆嗦着说道。

王大志眼急手快,上前就把顾枫给抓住了,说道:“穆院长,就是这小子害死了李老,我们可不能让他给跑了!”

穆玲不禁也有些怀疑起顾枫来了,李老的病情其实她之前也了解过,虽然还没查出病因,但总体来说并致命,如果没有外力作用,确实不会这么快就死亡。

更重要的是,李老是卫生局曹局长的岳父,现在不明不白地死在医院里,这个后果恐怕连她都无法承担。

“穆院长,你还犹豫什么,肯定是他搞的鬼!”王大志见穆玲没什么反应,顿时急了,说道:“马上把这小子交给警察,还要尽快通知李老的家属过来。”

王大志是什么意思,在场的人都心知肚明,这不是一般的医疗事故,如果不找个人来背锅,只怕整座医院都要被牵累,既然眼前已经有只替罪羊了,那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我同意王主任的意见!”

“把这小子交给警察!”

“我附议!”

几位专家也纷纷发表意见,赞同王大志的意见,想把责任推给顾枫一个人。

穆玲问道:“顾枫,他们说的事情是真的吗?”

顾枫却忍不住笑了起来,“呵呵……”

王大志被这笑声刺得恼羞成怒,“你笑什么!我告诉你,李老的事情足够你把牢底坐穿!”

顾枫说:“笑你们傻呗!这老头还没死呢,他也没病,王大主任你像是死了亲爹一样的表现,难道不可笑吗?”

“心跳停止,呼吸也没了,连专家都确定李老已经死亡了,你一个毛头小子懂个屁!”王大志怒喝道。

顾枫看向穆玲:“穆院长,如果我能救醒李老,你怎么说?”

王大志啐道:“能救个屁,他肯定是想耍花样,穆院长,你千万不能听他的。”

穆玲的医术不低,她显然也看出来李老已经死亡了,只是看顾枫的模样又不像是胡说八道,不禁问道:“你打算怎么救?”

顾枫微微一笑,嘴里吐出两个字:“招魂!”

招魂?

听到这两个字,在场人脸色都变得异常的古怪。

“这里可是医院,而且在场几位都是知名的医学专家,你居然在大家面前讲这种东西。”王大志讥讽道:“顾枫,看来当医生是个错误选择,你应该去当道士啊!”

穆玲脸色也很不好看。

顾枫只好解释道:“《杂症会心录》中记载:人之形骸,魄也。形骸而动,亦魄也。梦寐变幻,魂也。合而言之,精气交,魂魄聚……”

“你刚才提到的《杂症会心录》是什么书?”穆玲出声问道,“中医的吗?”

“是的。”顾枫点头,说道:“招魂就是上古中医的一种治疗手段。”

“听你的意思,李老的病因,就是丢失了魂魄?”

“没错。“顾枫道:“李老并没有死亡,也没有患病,只是魂魄丢了而已,只要把魂魄招回来,他立刻就能痊愈。”

穆玲若有所思。

第4章 跪下,求我

看到穆玲若有所思,王大志急了,道:“穆院长,你不会是信了顾枫满嘴的胡话吧?要不是他,李老也不会死,他摆明了是在装疯卖傻,想逃避责任,我看还是马上报警吧!”

顾枫抱臂冷笑道:“我也赞成报警,然后让警察好好查一查最近这几天高干病房的监控,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今天的监控肯定失灵了,对吧,王大主任?”

“当然,这个你有借口搪塞过去,但是高干病房里必须留有护士二十四小时轮值看护,你也忘了吗?”

“还有……”

王大志听着顾枫将他的漏洞一个一个地说出来,不禁惊得冷汗直流。

“王主任,你虽然有点小聪明,但是细节做得太差了,估计是临时起意想嫁祸给我这个小医生,也没想到我居然会反击,所以破绽才那么多。”

顾枫摇了摇头,王大志这人又坏又蠢,让他都提不起精神来对付,继续说道:“你最大的错误就在于误判了李老的病情。你想过没有,万一我真的能把李老救回来,那你觉得李老会不会原谅你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

王大志再次惊愕地看着顾枫,确实有些怕了,随即又安慰自己,李老已经死了,绝对不可能活过来的。

“那你救啊,没人拉着你不救。倒是你很可疑,说能救的人是谁,见死不救的人也是你,反正现在人都死了,你说什么都行。可惜,这里没有人是傻子,谁会信你这种疯言疯语。”

在顾枫与王大志交锋的时候,穆玲检查了一下李老的身体,确实发现了一些奇怪的现象。

一般来说,病人死亡后,很多生命体症都会渐渐停止,直至彻底消失,可李老只是没了呼吸,没了心跳,其他器官竟然还在正常的运行,这也太诡异了。

“难道事实真的如顾枫所说?”穆玲心里忽然涌起了一个大胆的念头,于是对顾枫道:“你真的能救李老?”

“当然。”顾枫点头。

“那你给李老治疗吧!”穆玲当场决定。

“不行,绝对不行!”王大志立即出言反对,完全忘了刚才自己说过要给顾枫一下机会,“穆院长,顾枫有几斤几两我很清楚,这是完全胡来。李老可是曹局长的岳父啊,他人已经死了,要是再动遗体,家属知道了,那还得了。”

“那你说怎么办?”穆玲脸色不悦。

王大志也没有别的办法,扭头对顾枫破口骂道:“都怪你这个丧门星,要不是你擅离进来乱动仪器,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李老的事情你要负全部责任。”

“王主任,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穆玲眼里闪过一丝厌烦。

“怎么不是时候!”王大志脖子都涨红起来,“一切都怪这小子,我要报警把这小子先抓起来,要是让他跑了,家属怪到我头上来,那我可说不清楚了。”

王大志掏出手机准备拨号。

“够了!”穆玲终于忍不住,呵斥王大志,“要是李老救不回来了,你这个主任就别当了。”

王大志脸色瞬间难看至极,但也明白,穆玲这话没有唬他,当下对顾枫道:“你不是说李老没死吗,而且你有办法治疗,那还等什么,出手治疗吧!”

“你叫我治疗我就治疗!你谁啊?医院你开的?”

“你——”

“想让我给李老治疗也不是不可以。”顾枫嘴角微微上翘,“跪下,求我!”

第5章 起死回生

王大志一对眼珠子死死地瞪着顾枫,那张肥胖的脸迅速涨红。

跪下?

求你?

我求你大爷!

你算哪根葱!

王大志气得差点一巴掌抽过去。

“王主任,看来我有必要提醒你,如果李老醒不过来了,你必须为此事负责。”穆玲俏脸冰冷。

“穆院长,这不是我的错,是顾枫动了仪器,所以才导致李老出现这种情况。”王大志辩解道。

“我不想听你解释,我只知道,李老一直你由你负责的。我想到时候,李老的家属也不会听你解释。”穆玲说。

旁边几个专家也都幸灾乐祸的看着王大志。

王大志一张老脸憋得紫红,足足过了十秒钟,才咬牙对顾枫道:“顾枫,我求你,求你出手为李老治疗。”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我请求你为李老治疗。”这句话王大志是喊出来的,充满了愤怒和憋屈。

“这么大声干嘛?”顾枫道:“我又不是聋子,你搞得跟泼妇骂街似的,要是让别人看到,成何体统?”

“你——”王大志气得浑身哆嗦,要是眼神能杀死人的话,顾枫早已被杀死了千百回,深呼吸了一口,说道:“顾枫,现在是不是可以出手给李老治疗了?”

“不急。”顾枫笑道:“以我的医术,想要治好李老,那是小菜一碟,不过,治疗之前,我还有两个条件。”

“你又想干什么?”王大志脸色变了,以为顾枫真要他下跪。

顾枫微笑着说道:“当然是谈具体条件了。”

穆玲问道:“什么条件?”

“第一,我要调到中医科去,越快越好。”顾枫说。

王大志一愣,中医科可是医院效益最差的科室,一年到头都没几个病人,去中医科和进冷宫差不多。

这小子想干什么?

王大志稍微一琢磨,就明白了,顾枫是想脱离他的掌控,可他不想轻易放走顾枫,毕竟今天的耻辱还没找回来。

“顾枫,你在外科干得好好的,去中医科干什么?再说了,金眼科银外科,我们外科的效益可比中医科好太多了,这件事情我觉得你还要再考虑考虑。”王大志又装出一副很关心下属的样子。

“我为什么要去中医科?”顾枫笑道:“这个问题问的好。是的,外科比中医科效益好,奖金高,福利多,可我为什么还要去中医科呢?”

为什么呢?

穆玲也有些好奇。

顾枫直视王大志,道:“这还不是被你逼的。我已经连续上了快一个月的班了,没日没夜,一天假期都没有,我怕呆在外科早晚会被累死。”

“顾枫,你误会我了,我是看你年轻,想磨练你,等时机成熟,给你加加担子。我这可是你为好啊!”王大志虚伪的解释。

“为我好?那为什么不给我涨工资,发福利?”

王大志顿时哑口无言。

穆玲冷冷扫了王大志一眼,终于明白,为什么顾枫要针对王大志,当下说道:“顾枫,你的要求我答应了,明天一早,你就去中医科报道。你的第二个条件呢?”

“第二个条件我还没想好。”顾枫看着穆玲道:“等哪天想好了我再告诉你。”

“好,事不宜迟,开始救人吧!”

穆玲给顾枫使了个眼色。

顾枫笑了笑,来到病床面前,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对着李老的身体一边乱画,一边低声念叨:“魂兮归来,魂兮归来……”

大家都好奇的看着这一幕。

毕竟在场的人,都是头一次见到招魂。

过了一会儿。

冷不丁的一阴风从窗口灌进来,令人毛骨悚然。

王大志更是吓得躲在了角落。

“老头,别睡了,起来吧!”随着顾枫的声音,原本昏迷的李老直忽然挺挺的坐了起来,猛地睁开了眼睛……

第6章 逆天九针

醒了!

李老醒了!

王大志忙从角落里闪了出来,凑到病床面前,关心的问道:“李老,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一点?”

“呜呜……”

李老面色呆滞,嘴里不知道在说什么,突然身子“哐”的倒在了床上,眼珠子泛白,彻底没了呼吸。

“啊……完了,这下全完了……李老他死了!”王大志惊恐万状的叫了起来。

穆玲也花容大变,沉声问道:“顾枫,这是怎么回事?”

“正常现象。”顾枫一脸平静,仿佛在说一件无关生命的小事。

“人都死了,你还说是正常现象,你还有没有良心?”王大志指着顾枫骂道:“你个王八蛋,害死李老对你有什么好处?”

“闭嘴!”顾枫身上的气势猛地变了,犹如一尊高高在上的神王,俯视一切,眸子里闪烁着杀意。

王大志顿时只觉如坠冰窖,吓得“扑通”跌坐在地上。

“我说我能治好他,就一定能治好。”顾枫向穆玲说了句,然后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古朴的牛皮夹子,从里面拿出了一根金针。

当金针捏在指间的时候,顾枫整个人神采飞扬,脸上充满了自信,仿佛世间万物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咻!”

顾枫把金针刺进了李老的眉心中,快若闪电。

他的这个举动让旁边的几位专家皱起了眉头。

“这是什么针灸术,怎么从来没见过?”

“下针这么猛,病人受得了吗?”

“终究是年轻人啊,太孟浪了!”

听着几位专家的质疑,顾枫心里冷笑,你们当然不知道,这是天地间最神秘的针灸术——逆天九针!

逆天九针,顾名思义,一共有九针。一针驱邪、二针除祟、三针招魂、四针静心、五针定神、六针洗髓、七针改命、八针可还阳、九针能逆天!

这门针灸术是顾枫修炼了九百多年,也只学会了前三针。可仅仅是这三针,就让他医术独步地府,无人能及。

本来,顾枫没打算用逆天九针,只是刚才治疗之后发现,李老的情况确实很严重,加上年纪大了,不知道能不能扛得住,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才使用逆天九针。

深呼吸一口气,顾枫将金针刺进了李老的眉心之中,接着,他并指成剑,指着李老嘴里念念有词。

渐渐地,病房里的温度在快速下降,大白天的,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仿佛这不是病房,而是太平间。

“呼——”

一阵诡异的风声从门外刮了进来,吹得屋内的床单和窗帘都在摆动,有位专家准备去关门,耳边传来了顾枫的声音,“不要关门,他的魂魄回来了。”

众人不由看向门口,却什么都没看到。

“李老的魂魄在哪?”王大志缩着脖子,躲在角落问。

顾枫没理会他,嘴里继续念着,语速越来越快,顷刻,顾枫的额头上开始出现细密的汗珠,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

足足过了三十秒,顾枫耳里才听到一个轻微的脚步声,他立刻转头看向门口,只见一个跟李老长相一模一样的虚影从外面走了进来。

“魂兮归来,魂兮归来……”在顾枫的引导下,那个虚影钻进了李老的体内。

这一幕,除了顾枫自己,谁都看不见。

顿时,李老灰暗的脸上出现了红润,再次睁开了眼睛。

第7章 那你先滚吧

在李老睁开眼睛的同时,顾枫手一抄,把金针全收了回来,接着对穆玲说道:“人已经没事了!”

“真的救回来了?”穆玲瞪大了眼睛,看着眼睛不可思议的一幕。

专家们也惊得目瞪口呆。

“这怎么可能!”王大志以为自己眼花了,揉了揉眼睛,看了看病床旁边,只见仪器上面的各项数据都恢复正常,他这才相信,李老确实没事了。

“我怎么了?”李老坐在病床上,茫然的看着大家。

“李老,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适?”穆玲立刻上前查看,问道。

“现在感觉很好啊。”李老愣了一下,“之前一直在做恶梦,浑身难受,好像自己快死了一样。”

“您先确实处于极大的生命危险之中。”穆玲一边给李老做简单的检察,一边说道:“都是顾枫医生他……”

“都是顾枫的错!”王大志忽然开口,接过了穆玲的话,说道:“如果不是顾枫擅离动仪器,李老您就不会遭这么大的罪。”

“刚才他们都说您死了,我是坚决不相信的。”王大志对李老说道:“您福大命大,吉人自有天相,怎么可能会死呢!多亏我一再坚持,否则他们早就放弃对您的抢救了。果然老天有眼,让您挺过来了,真是好人有好报。”

旁边几位专家脸上满是诧异,完全没想到王大志居然会说出这种颠倒黑白的话来。

“李老,您刚醒过来,还是躺着休息吧,有什么需要吩咐我就可以了。”王大志却不管周围的人是什么脸色,仍旧面不改色地向李老不停地嘘寒问暖。

穆玲眼里闪烁一丝厌恶,吩咐旁边专家们道:“几位专家,麻烦你们带李老去做个全身检查,回头把检查结果给我。”

“好的穆院长。”几位专家点头,亲自推着李老走了。

穆玲又吩咐顾枫说:“顾枫,感谢你治好了李老,从现在开始你要密切关注李老的身体状况,有什么情况立即通知我。”

“等等!”王大志对这个安排却很有意见,说道:“穆院长,这次的事情主要是顾枫造成的,让他照顾李老恐怕不合适吧?”

王大志又指着顾枫的鼻子骂道:“要不是你,李老会出现这么严重的情况吗?幸好李老福大命大,否则别说我了,就是整个医院都会被你害惨。”

顾枫淡淡道:“要不是我给李老招魂,他能醒过来吗?”

“放屁!”王大志满脸不屑,“你也是学医的,招魂这种荒诞之极的事情你也说得出口?”

“总之,是不是你救的李老,还存在很大的疑虑,但是李老出事,却完完全全是你的过失。”王大志扭头看着穆玲,说道:“穆院长,像顾枫这样的人,我觉得要马上开除。”

“王主任,你想把我赶出医院?”顾枫看着王大志平心静气的问道。

“是又怎么样!”

“那你先滚吧!”

顾枫身影一晃,然后只听“啪”的一声,王大志就飞了出去。

第8章 扫地出门

“哐!”

王大志狠狠摔在地上,左脸迅速肿了起来。

“你敢打我?”王大志难以置信。在他的印象中,顾枫性格懦弱,平时被喝骂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穆玲俏脸上也出现了惊愕,显然没料到顾枫会突然出手。

王大志惊醒过后,怒不可遏,跳起来指着顾枫的鼻子:“你竟然敢打我!”

“为什么不敢?”顾枫觉得莫名其妙。

“动手殴打领导,你就等着滚出医院吧!”王大志气急败坏的指着顾枫吼道。

“你这是威胁我?”顾枫问。

“就是威胁怎么了!”

啪!

一声脆响,王大志被抽飞出去四五米远,撞在墙上,另外半边脸肿得像个猪头,当场大吼大叫起来:“救命啊,我要被打死了……”

顾枫身影一闪,瞬间到了王大志面前,一把将王大志提了起来,冷声喝道:“闭嘴,不然真的打死你!”

王大志被顾枫杀气腾腾的眼神吓得不轻:“别、别杀我……”

“你欺负我那么久,这两巴掌,只是收回一点利息而已。”顾枫见王大志一脸怂样,忽然没了兴致,扔掉王大志:“杀你,怕脏了我的手。”

接着径直走了。

王大志从地上爬了起来,对穆玲道:“穆院长,你都看到了,这小子欺人太甚,你要为我做主!”

“他刚救了李老,现在谁敢动他就是跟我做对。你也最好安份点,不然后果自负。”穆玲说完也出门而去,懒得理会王大志。

王大志呆立在原地,眼里满是怨毒,咬牙低吼:“顾枫,你给我等着,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

顾枫回到休息室,打开电视,在沙发上躺了下来,刚穿越到人间,就使用逆天九针,确实累得不轻。

“现在插播一条新闻。”电视机里身穿职业装的女主持人说道:“本台刚刚收到的消息,秋叶集团总裁秋语曦在半个小时前发生车祸,所幸只是受到了一点惊吓,目前人已经回到家中休息,根据现场目击者称……”

秋语曦?

“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

顾枫刚发出疑惑,脑子里便浮现出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蛋,顿时想了起来,这具身体的原主人结过婚,老婆就叫秋语曦。

这个秋语曦可不简单,不仅是江宁第一美女,还是个女强人,年仅二十六岁,就掌管着一家上市集团。

“没想到那个倒霉蛋竟然有个这么漂亮的老婆,真是便宜我了。”顾枫偷着乐,不过很快他又皱起了眉头。

因为从记忆中,顾枫得知,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之所以能娶到秋语曦,完全是因为当年顾家辉煌的时候,秋家为了巴结顾家,特意结了这门亲事。

然而自从顾家倒了之后,秋语曦父母对顾枫的态度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原本的热情不再,而且十分嫌弃他,还多次逼他和秋语曦解除婚约。

可不知道秋语曦发了什么神经,私自和顾枫领证了,这让秋家父母更加厌恶顾枫。

特别是秋母,非常刻薄,什么难听的话都能说出来,而且到现在为止,秋母都没打消给秋语曦重找男人的打算。

整个秋家,只有秋语曦对顾枫态度好点,但也仅仅是好点,两人领证一年多,同住一个屋檐下,没有牵过手、亲过嘴,更别提在一起睡觉了。

“在单位被上司打压,在家里又被丈母娘欺负,老婆也看不起你,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倒霉蛋啊!”顾枫突然有点可怜自己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接着又道:“不过你放心吧,从今天开始,你对付不了的敌人我来对付,你睡不到的女人我来睡!因为我,才是这个世上独一无二的顾枫!”

顾枫决定回去看看秋语曦,毕竟这女人是自己名义上的老婆,打了个车径直回家。

秋家住在东湖壹号,是个别墅区。

看到顾枫从车里面下来,门口的保安纷纷露出鄙视的表情。

“小白脸!”

“真不知道秋小姐怎么会跟这样的废物结婚?”

“妈的,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顾枫停下脚步,看着几个保安道:“你们说谁是牛粪呢?”

“说谁自己心里清楚。”

“如果我是牛粪,那你们是岂不是连粪都不如?”顾枫笑着说。

“你——”

几个保安大怒,上前围住了他。

顾枫脸上没有出现半点惧意,反而笑容更浓了,说道:“你们是想打我吗?那快点动手,正好哥们最近手头有点紧。”

“你想碰瓷,哼,我才不会上你的当,兄弟们,别理这个废物!”

几个保安快速闪开。

“让你们打都不敢打,渣渣。”顾枫骂了一句,走了进去,很快就找到居住的别墅,隔着护栏,看见一个中年美妇站在门口。

顾枫稍微整理衣衫,推开护栏,热情的喊道:“妈!”

中年美妇抬眼,看到是顾枫,满脸厌恶地说道:“我不是你妈,跟你也没有任何关系。”

“还有,你的东西全在这里,希望从今以后,你不要再纠缠我女儿。”秋母指了指门口两个纸箱。

“语曦呢?我要见她。”顾枫说。

“你是蠢还是听不懂人话,我女儿不想再见到你,窝囊废!”秋母说完,进屋“砰”的关上了门。

“总有一天,你们会求着我进门的。说我窝囊废,哼,有我这么帅的窝囊废吗?”顾枫虽然有千万种见到秋语曦的手段,但身为男人,绝不低三下四,他转头就走。

顾枫找了个高冷女总裁当老婆,从此人生反翻天覆地的变化……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49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