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倒插门一个废材女婿,谁知道惊喜连连,会武功,会治病

乡村倒插门一个废材女婿,谁知道惊喜连连,会武功,会治病

001来到村里做美女老公

“名字?”

“孙明!”

“年龄?”

“二十一!”

“读了多久的书?”

“在校大二学生。”

只看见坐在床边,比起城里面穿着不知道干净朴素多少的漂亮女人,蹙眉一小刻,淡淡开口道:“就这么定了。”

女人很漂亮,黛眉如含烟,身材极佳,凹凸有致,完全不比电视里的明星逊色。

孙明此刻正躺在床上,脑袋还有点晕乎乎的,却没有心情去视觉享受一番,听了女人的话有些费解,“就、就这么定了,什么意思啊?”

“什么意思?你小子占大便宜了,什么意思。”

倚靠在木门边的十六七岁姑娘没好气的说道,脸色有些难看,很不待见孙明似的。

这姑娘就像是坐在床边女人的少女版一样,两人长的很神似。

“海藻!”

女人提醒了声,叫海藻的小姑娘吐了吐舌头,没有在说话,脸色并没有好到哪里去。不过可以看的出来,这年轻漂亮的女人对海藻很具有威慑力。

没有多说什么,女人和海藻一前一后的离开简陋的木屋,留下一头雾水的孙明。

出了门,海藻立即焦急的问道:“姐,你真的要嫁给这个家伙?你对他一无所知,就这样决定太草率了!

不行,我要给妈说去!”

说着,海藻就准备朝着屋外冲去。

女人苦笑着摇摇头,也没有拦着。如今全村人都知道自己要嫁人,过来吃这喜酒,还有的反悔不成?

望着陌生的房间,孙明摇晃着脑袋回忆了下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孙明踏上火车从学校里面回家,车上遇到一对三十多岁的夫妻,男的话匣子打开了,侃侃而谈。说起话来一板一眼的,很快就和孙明混熟了。

然后快要到站的时候……孙明记得男人递给孙明一瓶饮料,天气炎热,孙明不疑有他,拧开瓶盖就灌了一口。

不多一会儿,孙明只感觉脑袋沉沉的,很想睡觉,终于坚持不住趴倒在桌子上,就什么也不知道。

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就被蒙上了眼睛,四周都是一片黑暗。只是凭感觉,他知道自己应该是被装在一辆货车的车厢里面,双手被结实的绳子给束缚住。

周围有其他人,孙明看不见,也不知道多少。一路上孙明以及其他人都会被定时喂服什么药物,一直都是昏沉沉的,四肢乏力。别说逃跑,就连站起来也费力的不行。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服了药之后脑袋又开始变沉沉的,再次昏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就虚弱的躺在的这张木板床上。

四肢乏力,孙明什么也做不了,只能苦涩的笑笑,又睡了过去。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也只能听之任之了。

似乎并没有过多久,孙明被外面闹哄哄的声音吵醒,感觉有不少的人来回走动,很热闹的样子。

咯吱、咯吱!

木门缓缓被推开,顺着目光过去,只看见那个叫海藻的姑娘和身后另外一个女人进门来,女人抱着一套折叠好,显得非常喜庆火红火红的衣服。

孙明的目光落在这个陌生女人的身上,她看上去年龄应该有二十五六的样子。

很漂亮,那女人装作简朴,比海藻的姐姐还要质朴,但这份质朴并没有给她胜雪肌肤、精致端庄的容颜减分。反而平添了一份返璞归真的自然之美。

孙明心里暗暗的感叹,这户人家里面的女人怎么水准都这样的高。放在大城市里,都必然会成为万千男人追捧的对象。

当然,这并不是孙明直勾勾盯着人家看的理由。那女人再漂亮,孙明也清楚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道理。

而是孙明捕捉到女人对自己流露出一闪而逝的妩媚笑容,媚到骨子里的那种,与她的端庄形象完全不符。

孙明可以肯定,不是错觉!

“看什么看,信不信把你的眼珠子给挖出来?”

海藻娇喝一声,表达出自己的不满。看待孙明的眼睛里充斥着怨恨。

虽然孙明并不知道海藻和这女人什么关系,也不清楚为什么她会表现的这么讨厌,甚至是憎恨自己。但还是识趣的把眼睛挪开,闭嘴不言。

见孙明没有搭理,海藻也没有继续说什么,把女人手里捧着的衣服拿过来,扔到床上。

“换上!”

言语简洁,干净利落。让孙明一头雾水,眼睛盯着火红火红的衣服诧异的问道:“换这个?什么意思?”

“叫你换就换,少啰嗦!等下我回来的时候,你还穿着这身,有你好看的。

嫂子,我们走。”

海藻并没有表现出什么耐心来,不耐烦说完,就率先离开。

女人跟在海藻身后走到了门口,转身关门的时候,突然又对孙明露出了那种妩媚的笑容。像是在……挑、逗!

孙明坐在床上,很莫名其妙。无缘故被拐到这陌生的地方,这几个人也是莫名其妙的,言谈举止处处透露出奇异来。

怕,他倒是没有生出多怕的感觉,对这样的几个美人,很难生出畏惧敢。

迷惑,仅仅是迷惑。

想不透,孙明没有继续想下去,时候到了,自然就会知道自己该知道的事情。

伸手触摸到火红衣服,将这套衣服给打开,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套民国时期样式的……新郎服!

孙明忽然想起来第一次醒来时和海藻姐姐的对话。

她的姐姐说就这么决定了。

她说孙明占了大便宜。

一点一点的捋着,孙明心里升起一个荒诞的想法,难道是……

他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着,脑袋里浮现出海藻姐姐的绝美容颜。

“不会吧?”

尽管这样的可能仿佛是天方夜谭,可孙明还是愿意去相信。因为,这样的美事和天上掉馅饼有什么区别。

想起海藻姐姐的精致容颜,孙明心思就泛滥了。

二话不说,就抖了抖衣服,准备换上。没有什么好犹豫的,过了这村,什么时候才能有这店。

就在这个时候,衣服里突兀的抖了个小小的纸条在地上。

孙明迷惑了下,就弯腰将纸条给捡了起来。

轻轻的展开,只看见纸条上用圆珠笔写着歪歪扭扭的一个字。

“逃!”

002倒插门

残阳西下,天边烧起一片红云。

俯瞰下去,这是一座大山里面的村庄,错落着上百户人家。

他们的家基本上都是由黄土或者是木头铸造而成,没有一点现代化建筑的色彩,很是复古。

其中靠西边一户人家,大结红灯笼,村民门有的进进出出,有的三五成群,聊着村中趣事,有的几人坐在方桌上玩叶子牌。

可以看出,这户人家在操办喜事。

海藻和她嫂子拿着贴墙上的大红喜字,以及一些红蜡烛之类的东西,走到孙明的门前。

敲了一阵,里面没有传来任何的声响。

觉得奇怪,怎么会没有人呢?

又敲了几声,依旧没有任何声响传出。

海藻心里一紧,直接就破门而入,左右张望,人……不见了!

急的猛跺脚,慌乱的在屋内角角落落的寻找,却始终不见孙明的踪迹。

着急不已,“人呢?人去哪儿了?”

“不会是跑了吧?”嫂子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声音清脆如黄莺一般。

这么一说,海藻更加慌神,外面如火如荼的,这个时候新郎官不见了,叫个什么事儿啊!叫他们顾家以后还怎么在村子里抬起头来。

慌乱的海藻却是没有注意到,背后的嫂子明显松了一口气。

这一口气还没有落下,忽然听见一个弱弱的男人声音,嫂子的脸色瞬间难看了。

“你们……这是在……找我吗?”

“你刚才去哪里了?知不知道……”

海藻质问的声音很愤怒,两手叉腰,犹如一只盛怒的小豹子一样。

可当海藻的眼神看见穿上了新郎服的孙明,明显一滞,竟然忘记了骂下去。

别说,人靠衣装马靠鞍,换了身行头的孙明隐隐间竟然有了几分电视里唐伯虎的韵味,书生气浓浓,好似一个浊世佳公子。

孙明侧脸刚好是海藻看不到表情的位置,若有深意的对着嫂子笑了笑,一闪即逝,仿佛是回应嫂子之前那两道笑容一样。

换上一副无辜的面容,“我、我去找厕所去了。”

“……”海藻毕竟是一个小丫头,脸颊唰的一下变的红润,不知该说什么。

只要人在就好,也没有过多的斥责孙明。喊上嫂子就开始装扮起屋子来,没有理会孙明。

孙明只能局促不安的伫立在原地,一双手无处安放,显得局促,还有些许的迷惘之色。

若是没有那道隐蔽的笑容,说不定嫂子还真信了这人是一个胆小的家伙。但这个时候,嫂子只会更加的觉得孙明城府心思深沉,不是省油的灯。

不过孙明倒是不担心什么,都是心里有鬼的人,她也不敢乱去嚼舌根子。

“海藻,出来下。”

外面传来一个声音,海藻对嫂子说了句我去去就回,就快步离开。

屋子里就留下嫂子与孙明两个人,见海藻离开,孙明也就放开了手脚,没有之前的局促,一步一步的靠近着嫂子,略显玩味的问道:“嫂子叫什么名字?”

两人一下子就隔的很近,嫂子嗅着扑面而来的阳刚气味,有些心猿意马,只是感觉这个男人此时很有吸引力,连带着他的声音也非常的有磁性。

“薛、明珠。”她低声回答到,头也微微放低,有些个娇羞,柔荑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心里犹如少女般小鹿乱窜一样。

孙明露出邪异的笑容,轻声细语道:“好名字,刚刚,给我留纸条是你吧?为什么要叫我逃呢?明珠姐,你给我说说呗!”

孙明继续循循善诱的拉进着两人的关系。

“是……”

忽然,薛明珠一个恍神,清醒了过来,

“什么纸条?没有纸条!”

孙明心里暗自叫苦,功力还是不够啊!也知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的道理,没有继续追问下去。换了个话题,“那明珠姐,我老婆叫什么名字啊。”

这个问题不是什么秘密,倒也说的,“顾海棠。”

“顾海棠……”孙明默念了下这个名字,还待再问些什么,这时候咋乎乎的海藻回来了,也只能作罢,恢复自己老实巴交的样子。

薛明珠也没有开口说什么,两人仿佛形成了一种心照不宣的协议一般。

很快,海藻和薛明珠就把屋子给弄好了,吩咐了下让孙明老实的在屋里待着就离开了。

没多时,门外守了个人,是个五大三粗的大婶,也是女人,这就没有她们三个那么养眼了。

孙明知道,这是海藻担心自己又乱跑亦或者逃跑特意安排过来看着的人。

孙明也没有管这么,坐在焕然一新的床上磨皮搽痒,想想顾海棠的容貌就心中兴奋不已。

人美,名字也很美。在孙明的意识里面乡里姑娘的名字都应该是一些什么小花啊,琴琴之类的。

“海棠!海棠!一朵梨花压海棠!”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一副的猪哥脸。

想着,等洞房花烛时,自己是吃点亏从了呢?还是从了呢。

时间很快,夜色袭来,这时进来了一个浓妆艳抹的大妈,很容易就可以看出来,这个是媒婆。可自己和这个顾海棠之间有媒妁之言?

媒婆手里有张小手帕,走路一扭一扭的。说话的声音有些尖锐,“新郎官,吉时到了,快跟我走,别让乡亲们等久了。”

孙明没有说话,起身就跟着媒婆出门,显得拘谨的四处张望,眼睛里带着好奇。

走进大堂,落在孙明身上的目光顿时就多了起来。颇有万众瞩目的感觉。

大堂很空,孙明注意到就三个人,加上自己和媒婆才六个,大堂正中坐着一个中年妇女,眼睛红红的,像是哭过。薛明珠和海藻站在中年妇女的两侧,低声劝慰着妇女。

这应该就是丈母娘了。孙白有些无语,你说你哭什么,看这架势明显是倒插门的意思,该哭的是我才对。

其他客人都围聚在门口,那叫一个热闹非凡,道道目光都打量着新郎孙明,神色各不一样。

孙明有些为他们担心,这么热的天,挤在一起,真的……舒服么?

当然,这不是孙明该去关心的事情。

他更关心的是新娘子怎么还没有来,也没有让他久等,一身火红衣裳的新娘在一个春闺少女的搀扶下走进了大堂,头上盖着一张红盖头。

看着这具凹凸有致的身材,孙明非常不雅的抿抿嘴,忽然玩笑似的想到,莫不是穿越了吧!

他的心里却是明白,没有!

003捣乱的张老虎

他当然没有穿越,这一点心里再清楚不过。

孙明任由人贩子将自己绑架到这里,非常配合。但这不代表他什么也不知道,真的是一路昏沉沉过来的。

这样的古时婚礼应该是这村子里保留下来的习俗。

接下来孙明如提线木偶一样,说什么应什么。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

“等等!”

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一道声音打断了婚礼仪式的进行。孙明明显感觉到这个时候,新娘的娇躯明显的颤了下,也不知道是愤怒还是畏惧。

村民直觉的分出一条路来,眼眸中带着些许的畏惧,还有畏惧掩饰下的不快。

孙明还听到了人群中些许骚动的声音。

“张老虎!”

“来者不善啊!”

“不是来捣乱的吧?”

“不然还是来道贺的?”

很快孙明就看到了过来的人,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长相没有什么特别,看上挺普通的。眼睛笑眯眯的,笑面虎的那种,一步一步的朝大堂迈进,身后跟着两个小弟。

这时,人群中走出了个黑大汉,很壮硕,剃着个小平头,看起来挺老实的。挡住了张老虎的去路。

“你走!”

村里围着的人没有吱声了,一时间静悄悄的,只是看着黑大汉的目光有些担心。

张老虎的笑容僵住,很明显是不开心的,抬头看着比自己高了一个脑袋的黑大汉,不满的吭声道:“李阿大,你敢拦我?”

黑大汉,也就是李家阿大没有说话,只是依旧如一座巍峨高山一样的伫立在哪里,一动不动,表达着他的态度。

人群里面,一人轻轻拉了一个看起来有些瘦弱的中年妇女的衣袖,小声说道:“刘婶儿,快去把你家老大给拉回来,得罪了张老虎可不得了!”

刘婶儿有些意动,内心挣扎了一番却还是摇摇头,“孩子大了,做娘的管不了。”

“真不让?”张老虎很显然是动了火气,沉声下通牒道。

“让!”说话的不是谁,而是披着盖头的新娘顾海棠。“来者是客,请张村正进门坐!”

闻言的李阿大虽不情愿,还是让到了一旁。

张老虎哈哈大笑,大步就跨了进门,仔细的看着孙明,嘴里还噗嗤噗嗤的,评头论足道:“这就是大妹子买回来的男人?粉头滑面的,不怎么样嘛,看来不像是带种的货色。

大妹子呀,要不这亲就别成了。你看人家朱公子对大妹子一片真心,跟朱公子多好,要是朱公子还满足不了大妹子,不是还有我呢?”

张老虎说话很脏,孙明终于确认了,这是砸场子来了。

“张大海,你不要脸!”

海藻这丫头听不下去了,骂了起来。

张老虎也不生气,说话愈加的口无遮拦,目光直勾勾的盯着海藻,“海藻妹子,张哥哥我句句都是大实话啊。你还小,男女之间的妙事不懂。等你大几岁,哥哥再好好的和你谈谈。”

海藻脸色一下子变的羞红一片,恶狠狠的盯着张老虎,眼泪挂在了框里。

“张村正,如果你是过来吃口酒,海棠欢迎,如果你是来捣乱的,就只能送客!”顾海棠开口了,说话有些不客气。

不过换谁大婚的时候被捣乱,想来也不会太客气。

只能说谁也低估了张大海不要脸的程度,“当然是过来热闹热闹的,不过怎么,话都不让说?”

这时候,门外走进来一个年纪已经到了颐养天年的老人。

“三爷爷!”海藻看了急忙过去搀扶住。

“三叔!”

“三伯!”

“三爷爷,您怎么来了?”

多数人都急忙恭敬的打着招呼,三爷爷没有回应,脸色阴沉的难看,不阴不阳道:“都被外村的人欺负到家门口了,就没一个敢吱声的。还‘您’怎么来了。不害臊!……这把老骨头要再不来,都没脸下去见那些哥哥兄弟!”

说的外面看热闹的村民都垂着脑袋,很是汗颜。

骂咧一通过后,三爷爷看着张老虎,“张大海,乡里乡亲的,做事不要太绝,要遭天谴的!”

张老虎脸色很不好,他真的很想给这倚老卖老的家伙狠狠的两拳!

可此时他不敢,他要是真这么做了,今天未必能完完整整的回去。老家伙在这村里可是真正的是德高望重!

好汉不吃眼前亏,再闹腾下去也占不到便宜,张大海咬咬牙,“成,顾三爷爷,今天卖你个面子。我这就走,不过走之前,和新郎官说两句话总是没问题吧?”

“三爷爷,不行!”海藻急忙道。

“好。”没有理会海藻的话,三爷爷点头。说白了,他也只是说话还有人听的老骨头,没别的本事。

张老虎走到迷惑,且身体微微颤抖着的孙明前,附耳低声威胁道:“对于顾海棠那娘们,你就是一个挡箭牌。她是一个你惹不起的贵人看上的女人,招子放亮敞一点,别做什么让自己后悔的事?”

孙明显得很害怕,一双腿直打颤,“什么是后悔的事啊?”

“少给我装疯扮傻,我们大石镇穷乡僻壤,山高皇帝远,每年都总会莫名其妙的消失几个人,自己掂量就是。”

说完,张老虎也相信这胆小如鼠的新郎官明白自己的意思了,转头露出笑容,“行了,良辰美景,就不耽搁大妹子的好事了。哥哥我这就走!”

张老虎大摇大摆的离开,众人虽不知道两人说了些什么,不过看看张老虎恶狠狠的模样,再看孙明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

大致心里都鄙夷着,怂货一个,顾海棠真是瞎了眼了,要嫁这么一个没有出息的货。多少硬气那么一点儿也好啊!

顾海棠眼眸里滑过失落,虽然也没有对孙明抱什么期待。可真到这时候,难免也是很失望。

海藻,她娘,三爷爷都是一副差不多的表情。

唯有薛明珠看待孙明的眼神有那么一点儿特别,大概所有的人当中,也只有她知道,这家伙不是看上去那么的简单。

004间谍

被张老虎一闹腾,喜庆全无,草草的走完了过场,就把一对新人送进了房。闹房什么的全部都省略了,全都没什么兴致。就连几个酒鬼,都快速离开了顾家,回自个儿家去。

俗话说春宵一刻值千金,可这个春宵却是难受的紧,至少孙明是这么觉得。

孙明有很多办法让张老虎灰头土脸的离开,而不是耀武扬威的。可他现在都是两眼一抹黑的状态,强出头不是什么好事。

其实他也很不舒服张老虎的嘴脸,可是这又怎么样?与自己有关系吗?

最起码,他还没有把自己代入到顾海棠丈夫的角色。而且他也不认为顾海棠会真的把自己当作男人来看待。

他什么也不清楚,可心里却还是明白,这村子里的水,深的很!

“张大海和你说了什么?”

突然,双腿并拢坐在床沿上的顾海棠开口了,声音谈不上多清脆,可是很好听。

孙明没有隐瞒,一五一十的全抖了出来。

听完,顾海棠出奇的没有表露出不满或者其他,而是沉默了阵。当然,红盖头遮挡着,孙明也看不出来她是怎么的一副表情。

“先把我的盖头掀开吧。”顾海棠再次开口。

孙明蹑手蹑脚的过去,也坐在窗沿上,两手抬起,微微的有些抖,咬牙还是慢慢的掀开红盖头。

顾海棠绝美的容颜一点一点的露了出来,灯光很昏暗,可顾海棠那无暇的脸颊却是那么的耀眼,孙明只是看着,便再挪不开。

顾海棠忽然说道:“我美吗?”

“美、美极了。”孙明非常猪哥的承认,嘴里使劲的咽了口唾沫。

谁知道到接下来顾海棠的动作让孙明瞬间瞪圆了眼,再挪不开。

只见顾海棠妩媚的笑着,玉手将衣服上的纽扣一颗一颗的解开。

当解到第三颗的时候,顾海棠突然停止了下来,柔声道:“想吗?”

被顾海棠这么一说,孙明此时只感觉人都酥了。

吃力的说道:“想、想!”

或许孙明此刻的表情有做戏的成分,但也未尝没有顺水推舟的意思。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他虽不是什么色中饿鬼,但也绝对和所谓的正人君子不挨边。

“不怕张老虎让你消失?”

“不怕!”孙明斩钉截铁。

顾海棠咯咯的笑了两声,媚眼一抛,“那你来呀,还等我主动不成?”

孙明闻言,喜上眉梢,做势就扑了过去。

谁知道异变又生,顾海棠腰肢一扭就躲了过去,解掉的纽扣又一点点的扣上,淡淡的说道:“若是你今天在大堂上的时候,稍稍的露出那么一点儿男子气概来,我也就认命了,从了你就是。可是……”

还有什么好可是的,孙明自然是明白,没有女人喜欢一个窝囊废。升起的火焰瞬间熄灭,孙明尴尬的笑笑,没有露出一点点生气的神色。

这并没有让顾海棠的脸色缓和些,而且更加的难看。

“那我睡地上?”孙明从床上起来,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用,你就睡床上。不过别想着动手动脚,不然你不会想知道后果的!”顾海棠清冷的说道。

屋里一片忽然寂静了下来,谁也没有开口,或许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一会儿,顾海棠让孙明到床上躺着,她也睡下,然后熄灯。

美人在侧,孙明心里难免有点异样,睡不着觉。

感觉到孙明有些磨皮搽痒,顾海棠淡淡的说道:“早点睡,我们的婚事你就当做戏好了,本来你就是被绑来的。

过两天我带你去城里面,给家里打个电话报个平安,时候到了,我就放你回去。

不过别起什么心思,并不是只有张大海能让人消失。”

孙明知道,这就是警告了,只是点点头,没有说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孙明的耳角动了动,外面有人,全身下意识的警惕起来。

不过没一会儿,那个人就悄悄的走了,孙明这才明白顾海棠让自己睡床上的意思。

讲真的,孙明其实更愿意睡地上,身边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却又不能碰,那种如蚂蚁在心爬动的感觉很不好。

眼睛朝床里边望了过去,借助着月光,孙明看见顾海棠闭上眼睛,犹如睡美人一样,让人有种忍不住想要去亲一口的冲动,这个晚上铁定了要失眠了。

夜色下,薛明珠悄悄了离开了屋子,神色仓惶的出了门,小心谨慎的快步走到了一处田野前。

只见一个男人蹲在坎上咂吧着烟,看见薛明珠,不满的说道:“为什么那家伙没有跑?我的人都在外面了,等了一个下午,都没见他出来。”

“我也不知道啊,我都给他留了纸条,正常人被绑,惊魂未定,稍稍不对第一反应就是逃跑。谁知道……”薛明珠急忙解释。“现在他都在怀疑我,要是给海棠说的话,我都不知道怎么解释的好!”

这么一说,张大海倒也没有继续发火,而是摸着下巴,自言自语的揣测道:“难道是被吓傻了?”想想很有可能是这样,毕竟他见过孙明,就是一个胆小鬼。

“行了,这事不怪你。他们睡在一张床没有?”

“睡一起,不过没有做别的事儿。”

意料之中的事,正事谈完,张大海忽然眼神邪邪的盯着薛明珠,“明珠,顾海云死了三年了,想男人了吧。要不,我帮帮你!”

说着,就一点点的靠近薛明珠,薛明珠眼神慌乱的急忙后退,警告道:“张大海,你别逼我。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我明早就进城到海云那个拜把子兄弟面前自尽……”

张大海停止了动作,似乎真的被吓着了一般,尴尬的笑笑,“行了,就开个玩笑,看把你紧张的。

快回去吧,不然她们该起疑心了,有情况再联系。放心,你妈妈的病朱公子已经在联系省城那边了,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把你妈安排过去。

不过,明珠啊,哥哥得提醒你一句,要是事情办不成。这天价的医药费,把你给卖了也还不上!”

005你真的有办法

回到家,薛明珠把自己给扔在床上。脑袋里忽然想到下午和孙明独处一室的时候,脸颊有些火烫火烫的。

不得不承认,孙明的卖相真的是不错,足够引起很多女生的‘兴趣’。

就连薛明珠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会对张大海隐瞒孙明有问题的事情。

想起自己下午时像是被勾了魂儿的样子,薛明珠越加的觉得这人很诡谲。也不知道他的到来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她却又没有办法给海棠说这情况,彼此都有秘密,揭开了,最后没有办法自圆其说的还是自己。

翌日清晨,明显精神不足的孙明被顾海棠给叫了起来,包括三爷爷在内来了许多的长辈。按照这里的习俗,要一一奉茶,然后长辈一人一个给红包,有百年好合之意。

反正孙明是不以为意的,也就是过场。

顾海棠逐一介绍这些个长辈该怎么称呼,三爷爷,五姥爷,六叔婆。但没人给了孙明什么好脸色,大概和昨夜的事情有关系。

孙明也乐的自在,依旧一副憨厚老实的模样。换来的,只是更加的鄙夷之色。

这娃,没出息!早知道还不如就村里找一个将就。虽然是没那么好看的,但好看顶什么用。

谁也不得不承认,孙明卖相极佳,剑宇星眉,唇红齿白,一张脸庞菱角分明。稍稍一拾戳,比电视里那些个偶像剧主角也不差了。

可惜,就是一个空有其表的脓包。人家都欺负到你老婆头上了,大气都没敢喘一口。

大致这就是这些个长辈的想法。

不顺眼,非常的不顺眼!

爷爷奶奶辈的走完,又是叔叔婶子辈的,最后,两人才到顾海棠的妈跟前跪下。

“妈,喝茶!”

“妈,喝茶!”

顾海棠的妈妈没好气的瞥了孙明一眼,还是接过茶小喝了一口,叹了口气,“开饭吧!”

大概这是这早上以来孙明听的最动听了一句话,昨夜桌上虽然有麦饼,可秀色可餐,他真没有吃什么东西。

事实证明,秀色是不能可餐的。

“咕噜!”

孙明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一下。

“孙女婿是昨夜操劳过度了。”六叔公这个老不羞说了一句,本没什么的,却是越描越黑。

孙明还好,反正脸皮厚实,没觉得什么。可顾海棠脸色就没那么好看了,感觉再一次被这个便宜老公把脸给丟尽了,羞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吃饭了。”三爷爷恶狠狠的瞪了六叔公一眼,开口说了句,一笔带过。

孙明笑了,第一次觉得这个三爷爷是那么的和蔼可亲。

可惜天不遂人愿,不知那个天杀的叫了一声,“不好啦,村正,出大事了。二狗子他爹被蛇咬了,毒蛇!”

远远的传来声音,众人一下子神色就绷紧了。

顾海棠急忙出门,其他人紧随其后,对着两手杵在膝盖上大口喘气的小伙问道:“李虎,怎么回事?”

“二狗子他爹、他爹……”

“别着急,你慢点的说。”

李虎缓了口气,才快速将事情的始末交代出来,二狗子他爹,马开富今天一早,出门到临近岩石村的地里搬包谷,谁知道突然踩着了条蛇,蛇立马就咬了他一口。起初还不觉得有什么,过了一阵被咬的大腿就紫青紫青的。

“已经送到了老欧哪里去了,可是……老欧说,他说必须两个小时内把马叔给送到城里去打什么……血清,镇里都不行。不然……就会像去年幺、幺娃一样。”

众人缄默了,也失了分寸,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里走到镇里面要一个半小时。然后再包个面包车进城,又要一个多小时,根本赶不到!

除非……”

“除非借道!我们村没有马路,岩石村有。”

“问题是张大海他不一定愿意啊!自打他当上岩石村的村正,两村的关系闹的很僵,指定是没戏!”

“那可怎么办……”

众人七嘴八舌,一人一句,场面好不热闹。

这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孙明突然对着李虎问道:“知不知道是什么蛇?”

他的开口引起了注意,都用迷惑不解的目光看着他。

多数人心里升起了一个想法,难不成他有办法,也只不过是一闪而逝。想想也可笑,这样年龄的小娃怎么可能有办法,连老欧都束手无策!

孙明没有理会他们的目光,眼睛认真清明的盯着李虎。

顾海棠没有开口说话,忽然间心里升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忽然觉得孙明变的有些不一样了起来。至于是哪里,她又说不上来。

“金环蛇!”李虎肯定的说道:“马叔说是金环蛇。”

孙明露出诧异的目光,“金环蛇?你确定!”

“我确定!”

孙明没有再废话,立即对着李虎说道:“带我去看看。”

“你能救!!”

孙明点点头,“我能!”

李虎把征询的目光瞥向了顾海棠,意思是村长你的意思。

“胡闹!”不知是谁开了口,一时间又热闹纷纷起来。

“就是,不懂别瞎添乱,人命关天。”

“年纪轻轻的,别的本事没有,就知道乱吹牛,说大话!”

“海棠,你说咋办?”

顾海棠瞪了孙明一眼,示意他不要添乱了。又对着村子里的长辈们说道:“劳烦各位长辈快去把马叔给抬到低坝那边来,我去和张大海交涉。

人命关天,由不得他不借道!”

说完,低声给孙明交代了下让他回家里呆着就风风火火的离开。

内心里,她有一点点相信孙明有办法,可人命关天,她也不敢赌。要真因为孙明出了什么问题,谁也担待不起这个责任。

顾海棠说的办法不是多好,但也没有别的更好的了,众人也只能够同意,朝着老欧诊所的地方去,谁也没有再理会孙明,他又给长辈们多留下了爱吹牛的印象。

留下閤眉看着的村民离去背影的孙明和身后的薛明珠和海藻三人,显得有些落魄。

他想去救,却没有人相信他。微微的叹了口气,孙明转身就准备回到屋子里面。

这时候一个轻灵的声音响起,他顿住了脚步,

“你真的有办法?”

006不必理会

“你信吗?”

孙明望着薛明珠,心里有点火气。他确实被村民的态度给惹恼了,又不是自己有求于人。

“我信!”

薛明珠的话让孙明微微侧目,眸子亮堂了一下,孙明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你信也没有办法,他们不信,行了,我吃饭去了,肚子还咕噜咕噜的。”

孙明欲要进屋,薛明珠急忙的张开双臂把他给拦住,语气略带哀求道:“马大叔是个好人,你救救他吧!”泪珠子在眼睛里面打转。

“嫂子,你真信这家伙?”海藻表示怀疑的问道。

对于海藻的话孙明下意识的忽略,开口无奈的说道:“他们不让我救,我也没有办法啊!”

“有、有,有另外一条路通老欧哪里。我们跑快一点点,能够先赶到。我来说服二狗子,你就专心治疗马叔!”

孙明看着薛明珠情真意切的模样,心里动了动,最后还是点点头,“帮我准备几根银针,一把刀!”想了想,补充道:“绣花针也成!”

“海藻你去拿,我先和孙明过去。”薛明珠也顾及不了什么了,拉孙明就撒腿开跑。

孙明顿时就感觉手心被什么东西给捏住,软绵绵的,很舒服。

海藻虽然不是很相信,还是快步的进屋拿上孙明要求的东西,嘴里还嘟嚷道:“要是你是逗乐子寻开心的,要你好看!”

很明显,她对孙明会治病的事情是嗤之以鼻的态度。

年轻的体力确实不是那些爷爷辈的能比拟,孙明和薛明珠都到了他们还没影儿。

孙明环顾了下这个小诊所,简陋的让他有些无语。

“姐,怎么就你过来?”迎接出来的就是二狗子,十七八岁左右,有些瘦小,但看的出来很精壮,说话很焦急,突然瞥到孙明,心情烦躁,也没有什么好脾气,“他来干什么?”

一个村子的,二狗子自然是参加了孙明和顾海棠的婚礼,认识他的。

特别是他一直非常喜欢顾海棠,虽然知道自己没什么戏,但对顾海棠却是非常的尊敬,爱慕。

昨天婚礼上的事情,他对孙明的表现可没有什么好感。

薛明珠怕孙明不高兴,拂袖不干了,马上道:“二狗子,你孙明哥是特意过来给马叔治病的,你恭敬点!”

“他……”二狗子眼神充斥着不信任的颜色。

“你还不相信姐?”

“不是不信,可是……”

“没什么可是不可是的,你就直说吧,让不让治!只要你摇头,我掉头就走!”孙明毫不客气的说道,倒是让二狗子有点踌躇,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我……”

“二狗子,你信不信姐!”

“姐,你的话我当然信,可是他……”话里的意思很明白了,不信他孙明。

就在这个时候,屋里面突然走出来了个小瘦老头子,面色非常不好看,“怎么还不来人,再不送大医院,你爹怕是坚持不住了!”

二狗子彻底的没了主意,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二狗子,你能不能男人点。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就两条路,给我、我姐夫治,还是等死!”

突然跟了上来的海藻呵斥一声,二狗子终于做出了决定,一咬牙,“孙大哥,求求你救救我爸。只要能够治好,以后我二狗子的命就是你的了。

万一我爸没了,也是他的命,不怪你!”

“你真的信我?”

“嗯!”二狗子重重的点头。

这时候,不远处闹哄哄的,不用说也知道是那些帮忙的村民们过来了。

薛明珠面色一变,事情变的复杂的。她也知道,他们铁定是不会相信孙明的。

果然,看到有人来了,二狗子又犹豫了起来。也不怪他,谁都相信送大医院靠谱的多。

“听到声音没有,村民们是过来把你爹送到大医院去的。你可以考虑下,不过我必须的提醒你一句,金环蛇的毒性相当的猛烈,时间上一点都耽搁不得。

不是我危言耸听,如果送大医院的话,错过了解毒的最佳时期,你爹最好的结果都是截下来一条腿。

所以现在你自己拿注意,是让我来治疗,还是送医院!”

二狗子又踌躇了起来,老欧开口了,“不错,海棠的男人说的不错,送医院时间上迟了,截肢是必然的事情。”

老欧不知道孙明的名字,只能用海棠的男人来称呼。

老欧都这样说,二狗子再不迟疑,“孙大哥,都听你的。”

“好,现在老欧还有和我进去,你们必须得把人给我拦住,不准放任何人进来,等下我会叫你。”

“好!”

孙明再没有废话,从海藻手里拿过针和小刀就和老欧进了小诊所里。

看着病床上躺着的马叔,孙明眉头紧蹙,毒性比他想的要烈的多。如果送医院,铁定了要死在路上,也幸好是自己过来了。

“他送过来没多久就昏了过去,该怎么做?”老欧问道,倒是显得非常信任孙明。

这倒是让孙明高看了他一眼,他知道,老欧不是多相信自己,只是明白一个道理,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还有一点,俗话说同行是冤家,虽然孙明不了解老欧的为人。但是在这紧要的关头,没有丝毫犹豫的就能做出最明智的决定,让孙明来医治,且配合的充当副手。而不是担心自己的饭碗被抢,做出拖后腿的事情。

光凭这一点,这人再差也差不好哪儿去。

“准备火罐,点燃!”

孙明吩咐了一声,老欧立马就去拿了过来,点上,递到孙明的跟前。

孙明赞许的点点头,没有觉得两人年纪的差距露出这样的笑容有丝毫的不妥。

几根绣花针拽在手里,一根接一根的在火罐上消毒,然后屈指弹飞到李叔中毒的腿上。

“飞针渡穴!”

老欧惊讶的叫了出来,眼睛瞪的老圆,生怕错了每一个细节。

孙明笑了笑,没有解释,而是继续手里的动作……

外面闹腾的声音越来越大,老欧有些担心会影响到孙明施针。稍稍有点常识的都知道,医生治病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

询问的看着孙明,需不要要自己出去让他们安静下来。

孙明淡淡开口,给老欧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

“不必理会!”

007治好

“胡闹,你们太胡闹了。金环蛇的毒连大医院都非常棘手,你们怎么能够相信孙明呢?”

某个德高望重的老头子跺脚说道,痛心疾首,立马就引来了一阵的附和身。

“就是啊,二狗子,你怎么想的。别怪三婶没有提醒你,不要忘记了去年幺娃怎么没了。”

“明珠啊,海藻这丫头什么也不懂,胡闹也就罢了。你多稳重的一个丫头啊,也跟着瞎闹腾。这可是你们马叔的命,不是那么好玩的。”

“让开,再耽搁就真的来不及了。我们不能够坐视不理,必须得进去把马开富给送到大医院去,不能够让孙明胡来!”

有了几个老人带队,后面跟着的年轻人些自然是没有什么顾及,要往里面闯。

二狗子有些慌神,平日里对这些个长辈那个不是恭恭敬敬的。可是他必须得要拦住啊!

他对孙明的医术没有慨念,可是老欧说的话却是在耳畔作响,送医院,最好的结果就是截肢。他接受不了,他爹也肯定是接受不了的。

海藻和薛明珠也好不到哪里,只言片语不发,就死死的拦着。

“各位长辈,你就信孙明一会吧!他真的很厉害的,老欧,对,等下老欧出来了可以作证!”薛明珠硬着头皮说道,双手展开和海藻、二狗子一起排成一道人墙,不让推推搡搡的村民们进小诊所去。

村民们都渐渐安静了下来,有些踌躇,如果老欧都认可的话,这说明孙明不是那种不学无术的人,肯定多少有些本事在身的。

“诚然他会那么一点儿医术,但这可是金环蛇啊!放眼大石镇那个医生敢接这样的病人。难不成,孙明的医术比那些深谙此道数十年的医生还好。

依我看啊,孙明他就是想出风头,自恃会点儿三脚猫的医术就想要张扬一下。

我个人觉得还是送大医院靠谱些,他们有专门的教授,仪器。万一孙明没有治好,那可是马叔的命啊!”

这么一说,村民又闹腾了起来,再次准备要冲进小诊所里抢人。

海藻恶狠狠的盯着说话的那位,田军,她们驼峰村出了名的泼皮,一天到晚游手好闲的,不务正业。

“完了!”薛明珠暗暗的道了一声,村子不大,马开富出事的消息很快就传来。

此时抛开早上在她们顾家喝新人茶的长辈们,此时过来的年轻些的也有十好几个,身强体壮的,她们三个怎么拦的住。

万一影响到了孙明怎么办?

到时候,薛明珠都想象的到出了差池,大家肯定会把责任给推到孙明身上。

此刻薛明珠很是后悔,不该让孙明过来的,也就没有之后的这些事儿。

要是真出了什么状况,那都是她薛明珠害的!

三人的防线在大势之下很快就被攻破,薛明珠绝望的闭上眼睛。

村民冲进了门口突鄂的停了下来,他们忽然看见了一个人伫立在门口,老欧!

老欧心里有火气,非常不给面子的呵斥了一声,“让开!”

对于村里唯一的医生村民还是非常尊敬的,尽管挨了骂,但谁也没有出言不逊,老实的让开了一条路。

薛明珠突然感觉到周围安静了下来,怎么回事?迷惑的睁开眼睛,心里悻悻的想着,难道,真的失败了!一颗心有种跌落谷底的感觉。

平日里活泼的海藻也是一样,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二狗子也露出了绝望之色,感觉浑身的力气都没了一样。

不怪她们这么想,实在是孙明进去的时间太短了。这点儿时间能够做什么,除了失败,还会有什么可能?

四周都安静了下来,没人发出一点点的声音,怔怔的看着老欧。

“二狗子!”老欧喊了一声。

“欧伯伯,我听着呢?无论是什么结果,我、我都能够接受!你、你说!”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爹脱离危险了,孙明那小子叫你进去配合后续治疗,顺便给你嘱咐一下恢复的注意事项。”

“我明白……什么?我爹没、没、没事了,这是真的?不用去大医院了?不用截肢了?”

二狗子已经做好了最坏打算的心理准备,忽然反应了过来,救回来了?

竟然真的救回来了!

村里人一个个面面相觑,低声的议论着,

“这孙明真有这能耐?”

“老欧都开口了,应该不会有假吧?”

“我就知道海棠挑的男人是一个有本事的人!”

画风骤变,突然唯美起来,不要不要的。村民们严肃的气氛忽然变的喜气起来。

田军满脸的不可置信,心里不是滋味,不相信的大声说道:“不可能,老欧一定是骗我们的,怕我们追究责任!一定是!”

可惜这时候已经没有人理会他了,隐隐间还有些怒气。

二狗子闻言勃然大怒,快步走过去就推了田军一把,田军措不及防,倒步了两个踉跄。

“我爹死了你才开心对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岩石村的张大海走的近,再胡说八道,小心我削你!”

田军也不是省油的,立马就回嘴了,“二狗子,你无凭无据别乱说,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张老虎走的近了?”

大概是心里有鬼的缘故,田军只是回嘴,没有动手。

老欧狠狠的剜了田军一眼,大概也是对他说的话不满意,转头“行了,二狗子,别浪费时间,快点进去。

至于各位乡亲,我也是村里土生土长的人,对说过的话还是会负责的。老马没事了,大家都忙,就都散了吧!

等老马回家了,有空的再去看看就是。也就知道我说的没有虚言!”

说完,也不理会众人,带着二狗子进屋,非常不客气的将门给反锁上,意思不言而喻。

这样的状况,没多久,村民们就纷纷撤离,各回各家去了。

忽然间,薛明珠就流下了泪来,是喜极而泣。她赌对了!

“对了,海藻,你快去岩石村把海棠给喊回来,她指不定会受张大海多少气呢?”

海藻也反应了过来,惊呼一声,“哎呀,竟然忘记了。我这就去!”

008拉仇恨

二狗子跟着老欧进了诊所,看见马开富虽然脸色煞白,面无血色,但已经醒转了过来,激动了起来,“爹!”

“小声点!”孙明做出一个嘘声的动作。

然后转头对着躺在床上的马开富说道:“我放血了,马叔,这里没麻药,忍着点儿。”

马开富有些艰难的点头,孙明反手将桌上的小刀拿到手里,电驰火光间就在马开富的腿上割了一刀。

“噗!”

一股黑色的血箭飙了出来,片刻后缓缓流淌着。

马开富也是硬气,硬是咬着牙没有吭声。

然后吩咐老欧拿出枯叶草递给二狗子,说道:“将它嚼碎在嘴里不要咽下去,然后给你爹把毒血给吸出来。

中和毒性用的,按吩咐做,我可不想把马叔给救回来了,又来救你!”

二狗子诧异的问:“啊,我吸?”有些为难。

孙明奇怪的瞥了二狗子一眼,“难不成我吸?”

二狗子也反应了过来自己的问题有些白痴,连忙不迭点头,“我吸,当然是我吸。”抓起药草就往嘴里喂,嚼嚼了起来。

“马叔,我开个方子,一天服用两次,解毒用的。

大部分的蛇毒我都给逼了出来,但还是有少数残留在你的体内,需要服药慢慢清楚。”

马开富感激的开口,声音有些虚弱,“孙明,麻烦你了。”

“应该的。

老欧,等血彻底止住后二十分钟拔针,我这就回去了。”

老欧翻了个白眼,诚然你医术了得,但辈分上也还是得叫一声‘欧叔’啊!一口一个老欧的,怪别扭的。

正给马开富吸着毒的二狗子一听孙明要走,有些急了,嘴里含糊道:“孙大哥,你别走啊!这里没你可不行,万一……”

“没有万一,再不回去吃点东西,我就饿晕了。到时候就得换你来救我了。”马开富稳定了下来,孙白兴致不错,打趣了句,就推开门栓出门。

看见薛明珠正在门外等着,兴高采烈的过去邀功,不似治病时的沉着冷静,活泼的紧,“明珠姐,幸不辱命,回去你必须得犒劳我。”

眼珠子不争气的盯着薛明珠身上,露出一副猪哥表情。

薛明珠自然也注意到了,脸颊绯红,低声:“怎么犒劳?”

“就……就……就……做顿好吃的给我吃,我可不信早上的时候你没有听到我肚子抗议的声音。”

薛明珠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生怕孙明提出过分的要求来。

听到这么简单的要求时候,大松了口气,心里却又泛起微微的失落感。大概是害怕并期待着的心里吧。

“好!”薛明珠展颜一笑,非常的干净,不似昨天那样做作的妩媚。

孙明走在前头,薛明珠跟在身后,看着并不算多魁梧的背影,她只感觉自己的心砰砰的跳动着,这种感觉,已经很久不曾有过了。

可一想到他是海棠的丈夫,心里又涌现出丝丝的痛楚。

……

“张大海,你别做的这么绝,你可别忘记了,这条马路本来是我们驼峰村的,是你用下三滥的手段给弄去的!”

岩石村村委会,大老远的都能够听见顾海棠的咆哮声音,很难想象,她一个娇滴滴的女人竟然能够发出如此中气十足的声音。

张大海丝毫不为所动,二郎腿翘在办公桌上,悠闲惬意,两手一摊,慢吞吞道:“我说顾村正,马路随便用,我没有意见。至于什么下三滥的手段之类的话你就别乱说了,没有的事儿?”

大概也骂累了,顾海棠喘了口气,冷静了下来,“是不是你心里有数,废话我就不说了。车钥匙拿来,救人如救火,等不得。”

“哎呦喂,我的顾村正,我都说了八百遍了,我们村就一辆车,好巧不巧坏了,你怎么就不信呢?”

“没车怎么进城?”顾海棠又想指着张大海骂了,强行压着火气。

“那就爱莫能助了?”张大海非常光棍的说道。

“你……行,你的车坏了,帮我找辆三轮车总没有问题吧?”

“拜托,顾村正,这得你自己去,我是我们岩石村的村正,没错。但不是家长啊!没有要求村民拿出车子来的权力。”

顾海棠绝望了,他想到张大海这家伙够坏,够自私。但是万万没有想到他已经到了能够漠视生命的地步。

“不过……”

顾海棠心里冷笑,这是提条件了,咬牙:“你说!”

张大海起身,露出胜利的笑容,“如果你同意把……”

话音说到一半,被外面传来的兴高采烈的声音打断,张大海脸色瞬间变的很难看。

“姐,姐!”

海藻快速跑了过来,弯着腰急喘气。

“海藻?你过来干什么?”顾海棠蹙眉,责问道。

“姐,孙……姐夫把马叔给救回来了,我们不用求张老虎了。”

“救回来了,怎么可能!”张大海眼睛瞪的很圆,满脸的不可置信。

顾海棠也糊里糊涂的,追问,“救回来了?谁救的?”

“嗯嗯,姐夫把马叔给救治好的。”

“姐夫?孙明?”顾海棠还是不大敢相信。

“真的,这样的事情我怎么敢骗你。不信我们回去看就知道了。”

想想也对,海藻再大胆也不敢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虽然不知道什么情况,但是马叔应该是没什么大碍。心里悬起的石头放了下来。

心情大好,说道:“张村正,看来我们只能改天再聊了。”

说完就转身出门。

煮熟的鸭子飞了,张大海的心情可想而知,骂咧道:“就你们家那个脓包,我呸,打死我都不信!”

看见敌人不痛快大概就是最痛快的事,海藻转身得意洋洋,“张大海,你别不信。我姐夫啊就是再世华佗,厉害着呢?你说的脓包,是你自己吧!

姐,我们走!”

都叫上姐夫了,可以看出来,海藻对孙明的态度改观了不少。

若是孙明在这里,一定非常无奈的摇头,坑姐夫的小姨子啊!

我辛辛苦苦装胆小图个什么,不就是为了希望少招惹些麻烦。结果你到是好,非的给我拉足仇恨值才开心。

顾海棠没有呵斥海藻,这倒更像是她想说的话,被海藻给说了出来。

只是脑子里浮现出孙明俊逸却又胆怯的面容。

“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乡村倒插门一个废材女婿,谁知道惊喜连连,会武功,会治病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70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