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玄医兵王,病退回乡休养。针灸美容治伤,低调除恶安良

我是玄医兵王,病退回乡休养。针灸美容治伤,低调除恶安良

第1章 哪里来的猫叫?

花山岛,茫茫东海之上,常年雾气缭绕,一个远离大陆、面积不足六公里的小岛,岛上有个几十户人的小小渔村花山村。

圆月当空,银白的月光照在面容俊朗、肤色阳光、一米七八左右的短发青年洪土生身上,仿佛一幅绝美的油画。

美中不足的是,这个二十岁的洪土生双手都拄着拐杖,还背着个超大的行李包,正步履蹒跚的,顺着铺着半米石板的岛南村道,朝着花山岛的最东面走去。

“咦!那个人好像土生啊!”

“不可能吧!洪土生在六年前出海捕鱼后就死了,怎么可能是他?”

“只是失踪而已。没看到土生的尸体,就不能算死!”

“村长规定不许外人在我们花山村留宿,尤其是这三更半夜,也不知道这个人是从哪冒出来的?

我们去问问,他要不是洪土生,我们就把他抓起来扔到海里喂鲨鱼去!”

议论的是三个夜里巡逻的花山村治保队员,他们很快就到了洪土生前面不远处,挡住了去路。

“站住!你是谁?”

三个治保队员中年纪最大的赵思海,用起手电筒的强光,上下打量着洪土生冷冷问起。

“思海哥,我是洪土生啊!”洪土生咧嘴一笑。

“哦!太好了!土生,果然是你回来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赵思海笑道。

“唉!后福谈不上,没死已经算是幸运了!

我当时被公海上的一艘外国货船救了,想着力气大,就做了六年搬货的船员。

可惜啊,在几个月前的一次超强风暴中,我受了重伤,以往的大力气没了,双腿都落下了残疾,只能回来了。”

看到洪土生苦着脸说起,赵思海真的为他惋惜,连连叹息起来。

二十四岁的族弟赵思杰想到在六年多前的花山村年度比武大会上,被洪土生一拳打得吐血,丢尽了脸面。

一直追求的同龄村花白芷柔,从此将他视为废物,不再理他,结果到现在没嫁人。

而他却娶了才貌一般的高慧芝,从此跟白芷柔无缘,让他非常的遗憾。

现在洪土生成了残废,赵思杰心情大爽,忍不住幸灾乐祸的大笑起来。

“哈哈哈,报应啊!洪土生,你也有今天,看你以后还敢在村里嚣张!

你赶紧把行李包放下来,我们要检查,是不是带了什么不该带的东西上岛!”

赵思杰说完,就叫上小两岁的堂弟赵思文朝着洪土生扑来。

洪土生赶忙道:“赵思杰、赵思文,你们别过来啊!我的行李包里只有些旧衣服,没必要检查!”

“你说了不算!我们必须检查,否则就滚出我们花山村!”

赵思文对洪土生也是一直怀恨在心,他当年也跟洪土生比过武,但却被洪土生一脚踢飞到了几米远,休养了一个月才好。

“我的东西你们凭啥检查!”

洪土生见两人越来越近,随即拿起了右手拐杖,快速打在了两人的双腿膝盖骨上。

伴随着两声惨叫,赵思杰二人都跪在了石板上,双手揉起了膝盖,一时间站不起来。

“洪土生,你一个残废,竟敢打我们?你还想不想在花山岛过了?”

虽然赵思杰跪了,语气却依旧凶狠,显得有些可笑。

“想啊!但我户口在这里,你们没资格赶我走。”

洪土生不想多说什么,又看向了赵思海问道:“思海哥,你也要欺负我这个残废?”

赵思海对洪土生有些摸不透,赶忙道:“没啊。土生,你快回家吧!可惜我还得巡逻,不然我就送你回去。”

“谢了!思海哥,请替我向思敏妹妹问好,告诉她我回来了!”

洪土生说完,继续步履蹒跚的往东走了。

此时赵思杰咬了咬牙,刚将挎在肩头的猎枪取下来,却被赵思海一把抢了过去。

“赵思杰,六年前的土生都不是你能从背后杀得了的,现在他已经成年就更不可能了。

你这么招惹他,是要给你家里人惹大祸吗?”

“呃……”

赵思杰很是郁闷,本想反驳几句,但看到赵思文也在对他挤眉弄眼,摇头叹息,只能忍了……

刚走过三百多米高的花山脚下村道急弯,洪土生就看到了靠山面海的石墙民居,心情瞬间激动,随即加快了脚步。

感受着海风吹拂,看着老家的低矮院墙和老旧厚木板院门,洪土生忍不住热泪盈眶,感叹道:“六年多了,我终于回来了!”

看了看没有信号的智能手机,已经是八月一号的凌晨一点多,现在大声叫门会打扰家里人休息。

洪土生索性到了院墙边,先将双拐和行李包扔进了院内,接着伸手摸到了院墙顶部,双腿蹬了几下,很快爬上院墙,轻轻的跳进了院内。

前院长着小时候栽种的两百多棵果树,俨然已经成林,这里距离五间正房还有一百多米远。

重新背上行李包,拄着双拐越走越近,洪土生隐隐听到了仿佛春天到来后,母猫叫唤的声音。

“咦!哪里来的猫叫?”

穿过果树林,洪土生看到最左边靠厨房、以往他住的房间还亮着昏黄的光,很快到了房间外。

“嗯嗯额额……啊啊哦哦……”

原来这不是猫叫,而是女人在夜里的时候,需要或得到安慰后发出的清唱。

洪土生听得着了迷,情不自禁的就趴在了窗户上。

带有护栏的老旧玻璃窗没关,但却拉着两层窗帘。

洪土生很想撩开窗帘去看看里面的景象,突然一阵风将窗帘吹起,长发美女那一大片傲人雪白,瞬间出现在了眼中……

“玉秀姐!她怎么睡在我的房间里面……那样解闷啊?”

洪土生正要细看,风停了,窗帘再次垂下。

正当他想喊玉秀姐的时候,听到了有人翻墙跳进院内的声音,而此时房间里的油灯已经被玉秀姐吹灭。

“如果是父亲捕鱼回来了,他有钥匙没必要翻墙……

这么晚了,莫非是有贼进来偷东西了……”

洪土生皱起了眉头,赶紧躲进了偏房的厨房门口,顺便将大行李包和双拐放下……

第2章 你没做梦!

不久之后,洪土生看到三十多岁的牛大旺,已经走到了玉秀姐现在住的卧室外。

“是谁?谁在外面?”

杨玉秀刚才也听到了牛大旺翻院墙跳下发出的声音,就赶紧穿上了衣裤,还将放在枕头下的一把长柄的猪草刀拿在了手里。

“哈哈哈,玉秀妹子,是我啊!你大旺哥,又来看你了,想我了吗?”

高大魁梧的牛大旺,没想到杨玉秀这几年来警惕性一直很高,害得他一次都没得逞,马上笑着说起。

“牛大旺,你三更半夜闯进我家,已经很多少次了,还要脸吗?

你赶紧滚!不然的话,天亮之后我就去找村长告状!”杨玉秀越发愤恨的说起。

牛大旺得意的笑道:“嘿嘿,你要是去找赵明亮,那就是羊入虎口。他这些年可是一直垂涎你得很哪!

玉秀妹子,我给你带来了几块熏好的五花肉。你把门打开,我把熏肉交给你就走。”

“赶紧拿走!虽然我这几年一个人过,但有一双手,还饿不死的!”杨玉秀严正拒绝道。

牛大旺皱眉劝说道:“玉秀妹子,你这是何苦呢?

土生小兄弟失踪六年了,你养父也死了五年多,你二十二岁的年纪也早该嫁人了。

何必苦了自己,白白浪费了大好的青春呢?

你还年轻,又这么漂亮,只要你跟我睡了,天一亮我就跟家里那个水性杨花的婆娘离婚,然后搬来跟你住,好好的保护你。好不好啊?”

牛大旺这话一出,洪土生再次流出了热泪。

没想到在他两三岁时,在附近海面救了他的养父,竟然死了!

“父亲死了五年多,玉秀姐这些年一个人过,也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

以后我会好好照顾她,让她过上最好的生活!”

洪土生下定了决心,但还打算继续看看……

“牛大旺,我很讨厌你这个游手好闲、无恶不作的臭蛋,你赶紧滚吧!越远越好!”

杨玉秀这话让牛大旺很冒火,他猛地踢起了房门,恶狠狠的吼道:“杨玉秀,老子想搞你好多年了,一直都在关照你,还要防着赵明亮打你主意。

就是想让你感激老子,主动跟老子睡。

可惜你这个傻女人,一直不领老子的情,老子现在忍不了了。

今天老子一定要得到你!

把你搞得浑身发软,尝到老子的好处,以后安安心心的做老子的女人!”

牛大旺说完,继续重重的踢起了房门。

但房门很厚实,还抵着大木柜,牛大旺连踢了几脚都没踢破。

杨玉秀开始还是很害怕,但看到房门还没坏,又逐渐就镇定下来。

她举着长木柄猪草刀,就站在大木柜后,愤怒的说道:“牛大旺,你休想毁我清白!

我手上有刀,你要是敢进来,我肯定砍死你!”

“哈哈哈哈!我一个大男人,还会怕你一个女……”

还在踢门的牛大旺话没说完,洪土生已经悄无声息的走到了他身后,右手化掌为刀,狠狠的砍在了他的后颈上。

牛大旺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眼前一黑,晕倒在了地上。

洪土生稍稍一考虑,认为现在场面有些尴尬,不是惊动玉秀姐的时候。

这个牛大旺以往就仗着有不错的武功,夜进寡妇门,有机会就强上村里的女人甚至女孩子,还在村里偷鸡摸狗、做各种坏事,实在坏透了。

可惜回来之前,他保证过要低调做人,不能出人命……

但牛大旺这样的村霸,不严惩他,纵容他继续作恶,那是绝对不行的!

索性趁着他昏迷不醒,天黑也没人看到,把他变成一个口不能言、手脚无力、命根成为摆设的全瘫废人,让他活得生不如死,也算是为民除害。

想到这,洪土生随即扛起了牛大旺,开了院门,一瘸一拐的朝着牛大旺家走去……

半个小时后,洪土生回了前院。

正在上门栓,突然听到背后有东西袭来的声响,洪土生赶紧闪避开两块拳头大的尖利岩石,朝着正用手电筒光照着他的方向看去。

“玉秀姐!是我啊!”

洪土生看到是他朝思暮想的玉秀姐之后,瞬间露出了微笑。

“谁是你玉秀姐?你赶紧从我家里滚出去!”

手里还拿着长柄猪草刀的杨玉秀,根本没反应过来是洪土生回来了。

“玉秀姐,我是土生啊!六年前我没死,被经过的一艘货船救了。”

洪土生再次说起后,杨玉秀用手电筒光好好的照起了他的脸,神情激动的朝着他越走越近,洪土生也赶紧朝着她走来。

“土生!你终于回来了!父亲死了,这几年来,我过得好苦啊……”

一米六八的杨玉秀在距离洪土生还有十厘米远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

镶嵌着大气而又不失精致五官的瓜子俏脸上,泛起了粉红的晕色。那柳叶细眉下的迷人杏眼,却是情不自禁的流出了热泪。

回想八年前,漂浮在岛边海面上的她,被洪土生独自救上了岸,用挤压胸腔、腹腔,配合人工呼吸的方式,花了一个多小时才辛苦救醒。

可惜的是,当时看着只有十四岁的她,醒来之后只记得姓名,就连住哪,父母是谁都不知道,却把洪土生当作了最亲的人。

不久之后,杨玉秀成了洪家的养女,还对养父表示,要在成年之后嫁给洪土生。

可惜在两年后,已经长成半大小伙子的洪土生独自出海捕鱼,连渔船带人都失踪了。

杨玉秀本以为洪土生死了,这些年一直思念着他,经常梦见他,但没想到在这半夜三更,他又活生生的出现了!

“土生,我是在做梦吗?”杨玉秀温柔一笑,洪土生的心顿时醉了。

“玉秀姐,你没做梦!不相信的话,我抱着你,你感受着我的体温,就明白这不是梦了!”

洪土生也跟着笑起,双手将杨玉秀搂在怀中。

六年过去了,清纯的杨玉秀出落得成熟美艳、肌肤细腻嫩滑,身材越发傲人,浑身散发着让他心动的幽香。

“我遇难后,父亲没过几个月就死了。

看来渔船发电机出故障,绝对不是偶然,肯定是有人要害我们一家……如果真是这样,应该是他……”

第3章 要结婚?

洪土生还在分析思索,杨玉秀感受到了他浑身散发的火热阳刚之气,熏得满脸通红,甚至生出了一些念想,连呼吸都急促起来。

想到洪土生刚回来,作为女孩子的她,不能这么随便,杨玉秀有些不舍的脱离开他。

“土生,你这六年多干什么去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杨玉秀看到没关好门,赶紧把门栓上好,还用长木棒抵好了院门。

“玉秀姐,我们还是进屋再说吧。”

洪土生随即拉着杨玉秀的手,感觉温润柔滑,越发感觉到家的温暖,很快就走进了她的卧室,顺手将门关上。

“土生,这里没板凳,就坐在被单上吧。”

杨玉秀点亮灯柜上的防风油灯,坐下后,洪土生也紧贴着坐在她身边,轻嗅着沁人心脾的体香,搂着她的柳条细腰,看着她泛着桃红的俏脸,小声说道:

“玉秀姐,我被经过公海的一艘外国货船救下之后,就被船长强迫着留在了船上,当了六年的船员。

三个月前在风暴中搬运货物时受了重伤,已经不再适合当船员了,在经过花山岛东面的公海时,船长就派了艘小艇,送我上了岛。”

“受了重伤?土生,严重吗?”

杨玉秀很是紧张,随即上下打量起了他。

洪土生微微一笑:“现在好多了。

但双腿伤势还没完全好,另外就是力气小了些。但我身体好,要不了多久就能恢复正常。但这事你不要对任何人说起。”

“嗯。那你这段时间好好在家里养伤,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杨玉秀说完,情不自禁的将俏脸靠在了洪土生肩上。

“谢谢玉秀姐!”洪土生咧嘴一笑。

“土生,在你出海捕鱼失踪没几个月,父亲也驾着以往的旧船出海捕鱼死了。

我本来是想离开花山岛的,但舍不得我们一家人辛辛苦苦修建起来的这个家,怕走后被村里人霸占。

我又想到你命大、力气大,两三岁时在海里都没死掉,长大后力气更大,还精通水性更不容易死。

万一你安全回来了,我走了的话,你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就一直守着这个家,盼着你平安回来……”

杨玉秀话没说完,洪土生歉意的说道:“玉秀姐,辛苦你了。

从现在起,我会好好照顾你,让你过上所有人都羡慕的好日子!”

杨玉秀很高兴的说道:“土生,其实自从你救醒我那一刻起,我就发过毒誓。

我永远都只属于你一个人,别的男人谁都别想碰。

所以我才对父亲说过,要在你长大之后嫁给你。

现在你长大回来了,我也该嫁给你了。”

洪土生听了后,心里“咯噔”一声,想到这六年多来的经历,脑海里瞬间浮现出了几个女孩子的倩影。

刚回来,玉秀姐就提出要结婚,但他想过自由自在的生活,可不想这么早受约束。

何况他太年轻,根本没想过结婚这事,也许快到三十岁,才会考虑结婚的事情。

父亲以往虽然对他单独说过,但玉秀姐却从没直接对他说,他也一直把玉秀姐当作最亲密无间的姐姐看待。

但现在玉秀姐竟然把话挑明了,直接拒绝是不可能的。

毕竟他跟玉秀姐之间是很有感情的,也希望玉秀姐能永远留在他身边,更不希望她嫁给别人……

洪土生飞快的转动着脑子,他很感动的点了下头,委婉的说道:“嗯……

玉秀,你对我的心意我一直都明白。只是我以往年纪小不太懂事,一直把你当姐姐看待。

我这几年没事的时候,跟着船上的医生学了些推拿针灸的医术。

等我身体彻底康复,我就带你离开这里,去大城市开一家私人诊所,怎么样?”

听到洪土生要带她离开这里,而且对她的称呼也变了,杨玉秀误以为洪土生答应了,心里越发欣喜,甜甜的笑道:“好啊!

土生,时候不早了,我想睡觉了。

这里本来就是你睡的卧室,今晚暂时让我睡在这里,好不好嘛?”

“嗯,可以啊。玉秀,你先睡,我去把行李包拿进来。”

洪土生回厨房取来双拐和行李包,看到杨玉秀已经闭着眼侧身和衣而睡,但俏脸依旧有些泛红。

本想对她做点什么,但想到来日方长,也不急于一时。

加上实在是困了,也背对着杨玉秀,很快睡了过去。

天刚亮不久,突然听到一阵阵急促的敲门声,还伴随着几个男女的叫喊声,杨玉秀醒了过来。

睁眼之后,她惊讶的发现身上盖着薄薄的被单,饱满自傲的36D完美身材正紧贴着洪土生后背,双手还搭在洪土生那浑厚结实的胸膛上。

芳心羞涩,赶紧收回双手,她抹了抹双眼,就出了卧室,顺便将门关上。

到了院门边,杨玉秀已经得知是牛大旺的老婆钟红,领着三个本家兄弟在叫门,她很快将门打开。

“杨玉秀,牛大旺是不是来过你这里?”

快三十岁的钟红看着比她年轻漂亮,在村里名声特别好的杨玉秀,就特别的嫉妒,马上冷着脸,指着她问起。

“牛大旺?”

杨玉秀一愣,夜里牛大旺来踢了几脚房门之后,突然就没了动静,后来院门打开了,她认为牛大旺应该是走了。

但这事不能说,不然谁会相信牛大旺半夜三更来她家,没对她做点什么?

“呵呵,怎么的?杨玉秀,你心虚了!

我就知道你这个狐狸精耐不住寂寞,家里男人都死光了还留在我们花山村,就为了勾搭村里的男人跟你睡觉,现在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

钟红说起的同时,注意到三个本家兄弟都是直勾勾的看着杨玉秀,一副痴迷的模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杨玉秀受不了这种羞辱,赶紧摆手道:“没有!我没有!

红姐,我没看到牛大旺啊!”

“没看到?骗谁啊!呵呵,敢不敢让我们搜搜看?”

钟红说完,随即领着三个本家兄弟朝着正房跑去,杨玉秀根本拦不住。

洪土生突然从厨房里拄着双拐走了出来,指着正在跑来的四人,大吼一声:“我洪土生回来了!看谁还敢欺负我玉秀姐!”

“洪土生?!你还没死啊?”

第4章 说我是废物?

二十多岁的钟雄,猛然看到天生大力气,十三四岁就能一人打十几个的洪土生出现,吓了一大跳。

但看清洪土生拄着双拐,有些艰难的朝着他们走来后,却是露出了坏坏的笑容。

“洪土生,你拄着拐杖干嘛?是双腿出了啥意外吗?”

钟雄现在不怕洪土生了,他随即朝着钟钟伟、钟林两个本家兄弟递了个眼色,继续朝着洪土生走去。

“不用你们操心!请转告钟真妹妹,我回来了!”

洪土生不想多说废话,但却提到了以往经常黏着他的稚气美少女,现在已经十八岁的钟真。

六年不见,也不知道当年古灵精怪的她,现在出落得更加水灵了,还是随着时光流逝,失去了那股灵气呢?

“洪土生,你拄拐杖多久了?”钟伟看似关心的问道。

“几个月了!”洪土生平静的说道。

钟伟听了大笑:“哈哈哈哈!报应啊!

洪土生,就凭你现在这副落魄的模样,还想着我们钟家最美的妹妹,你他玛的也太高看自己了吧!”

“是啊!洪土生,你也不拿镜子照照,只读过小学的你,现在这个残废样,已经考上大学的钟真妹妹还会看得上你?”

钟林也在钟伟说完之后,面带不屑的嘲讽起了洪土生。

“呵呵,我只是让你们带个话,你们这么多废话干嘛?”

面对钟伟、钟林的嘲讽,洪土生不以为意的冷笑道。

钟雄此时距离洪土生已经很近了,他突然双手就朝着洪土生猛推,想要将他推倒在地,然后好好的踩踏几脚羞辱一番,找回当年被洪土生打得屁滚尿流的自尊心。

但没想到洪土生却是敏捷的避开了,钟雄一个收势不住,就跌倒在了地上。

“卧槽!洪土生,你他玛敢闪开!

兄弟们一起上,把这个废物狠狠的揍一顿!”

钟雄话刚说完,洪土生一拐杖就打在了钟雄的双腿膝盖上,钟雄顿时疼得呲牙咧嘴,用双手捂着。

看到钟雄被打,钟伟、钟林嘴里骂骂咧咧的,同时朝着洪土生挥舞起了拳头。

洪土生只是抬起了右手拐杖,一个横扫,依旧扫在两人的膝盖骨上,两人瞬间跪倒在地,惨叫连连。

“哼哼,我现在虽然残废了,但也不是谁都可以欺负的!

你们三个手下败将,也敢在我面前耍横?”

洪土生话说完,就朝着钟红走去,钟红见洪土生来势汹汹,就想着赶紧逃走,却发现杨玉秀挡在了已经关好的院门前。

“杨玉秀,你个狐狸精,赶紧闪开!”

钟红正准备骂走杨玉秀,却看到杨玉秀带着愤怒的冷笑,从身后抽出了长柄猪草刀。

那刀口明晃晃的非常锋利,还拿在手上挥舞着,吓得钟红瞬间停下,不敢继续前进。

而此时洪土生已经到了钟红身后,一拐杖打在了她的后背上,瞬间将她打趴在地,来了个狗啃泥。

“钟红,我本不想打女人。但你这个恶婆娘,竟敢骂我玉秀姐,坏我玉秀姐名声,我只能破例了!”

洪土生冷酷的声音,吓得钟红浑身发抖,她赶紧求饶道:“土生兄弟,我有病、身子虚,别再打我了!

玉秀妹子,我错了,求你们放过我吧!”

“这就是你的道歉?”洪土生冷冷问道。

钟红赶忙站了起来,左右开弓的扇了自己两个响亮的耳光,说道:“对不起!

玉秀妹子,牛大旺没来这里,是我错怪你了。

你这些年洁身自爱,是我嘴臭瞎说你坏话,真的很对不起!”

“呵呵,只是口头道歉?

离开之后,继续说我玉秀姐的坏话?说我是废物?”

洪土生发现钟雄三人此时都站了起来,但都在弓着身,揉着被打得膝盖骨,朝着院门口走来,又冷笑着问道。

“土生,那你要我们怎么办呀?”钟红苦着脸问道。

“你们回去之后,赶紧送些好吃的、能保存久些的东西,来向我玉秀姐赔礼道歉。

谁要是没来,别怪我洪土生挨家挨户的上门问候!”

洪土生冷冷说起,又看向了钟雄三人。

钟雄没想到残废了的洪土生还是很厉害,害怕再被打,赶忙笑说道:“土生,我家熏了不少的海鱼,我送几条来。”

“我家有熏牛肉,我送两块来。”钟林也赶忙表态。

钟伟和钟红还想表态,洪土生已经不耐烦的说道:“都赶紧回去拿吧!我和玉秀姐还没吃早饭呢!”

不到半个小时,钟红拎来两块上好的熏五花肉,笑着说起牛大旺就睡在家里,是她没注意看到,又再次对钟红道歉。

钟红离开后,杨玉秀拎着熏五花肉,进了厨房,笑道:“土生,钟红送肉来了,先煮半块吃着怎么样?”

正在柴灶锅旁做早饭的洪土生点头道:“好啊。玉秀,我来煮吧,你去收拾房间。”

“嗯,土生,那我去了。”

不经意间,杨玉秀的身子稍稍跟洪土生刮蹭了下,就离开了,却让洪土生再次心神荡漾。

拿起一块熏肉,正准备切半块来煮,鼻子却敏锐的闻到有些异味。

洪土生低头用力的闻了闻,瞬间骂道:“卧槽!竟然抹有砒霜!钟红这是想毒死我们啊!”

洪土生再细闻另一块,也是抹着砒霜的,他赶紧叫来杨玉秀说起这事。

“土生,钟红应该不敢下毒害我们吧?

刚才她又对我道歉,说起牛大旺就睡在家里,的确是误会了我呢。”

杨玉秀说完,洪土生想到被他扔进后院的牛大旺,现在是完全的废人,钟红这个精明泼辣的女人,看到牛大旺那副废人的样子后,一定是猜测到了什么。

洪土生瞬间眉头一皱:“糟糕!钟红下毒之后,肯定要逃!我去她家看看!”

“土生,你腿脚不方便,还是我去看吧。”

杨玉秀说完,腰间揣着长柄猪草刀,很快跑了出去。

正在做饭菜,洪土生听到外面来了不少人,马上拄着双拐到了院门附近。

三十六岁的治保队长柳权,领着十二个背着猎枪的治保队员,此时都将枪口对准了院门。

“洪土生,我是村治保队长柳权,有话要问你,你赶紧出来一趟!”

第5章 给你一次机会

洪土生听说是柳权来了,算算他当治保队长也有十几年了,以往做事一直心狠手辣,就感觉不太妙。

赶紧放下双拐,在果树林里找了几块拳头大的岩石,双手一捏,就分成了鸽子蛋大的石子,装满了衣裤的四个口袋。

有了充足的准备后,洪土生这才说道:“原来是柳队长啊!找我有啥事?”

听到洪土生回应后,柳权皱了下眉头,随即说道:“洪土生,赵明亮现在村长。

村长得知你回来了,想请你去村部,跟他切磋下武功,顺便聊聊天。”

洪土生霸气的说道:“我刚回来,现在没空!

柳队长,赵明亮那个花和尚,啥时候当上村长的?他有啥资格当村长啊?

老柳村长即便退休了,按照子承父业的传统,也应该是你当村长嘛!”

洪土生这么一说,瞬间说到了柳权的痛处。

但带来的治保队员里有好几个是赵明亮的族兄弟,何况洪土生失踪六年才回来,现在又是双腿残废,帮不上大忙,也不可能对他说什么实情。

想到要执行赵明亮的命令要紧,柳权随即道:“洪土生,你先开门。开门之后,我们俩好好谈谈。”

柳权想的是诓骗洪土生出来,只要能将洪土生这个赵明亮眼中的刺头乱枪打死了,他就算是完成了任务,也免得家里人受赵明亮的威胁。

“你现在不是村长,跟你没什么好谈的。

我现在腿脚不好,你把赵明亮叫来,我跟他在这里切磋武功,顺便好好谈谈!”

洪土生想的却是擒贼先擒王,只要能把赵明亮这个村里武功最高的,还俗回村的花和尚抓了,这些治保队员也就不足为虑了。

柳权见诓骗无效,瞬间冒火:“洪土生,你啥意思?村长是我说叫就能叫来的吗?

洪土生,你刚回来,村长就接到消息说牛大旺成了个废人,他怀疑是你害了牛大旺。

你要是一直不开门,我们可要闯进来抓你了!”

洪土生大笑道:“哈哈哈哈!

柳队长,你真好笑!我现在是双腿残废,也没什么力气,哪里有能力害牛大旺啊?

牛大旺的武功可是跟你也差不远呢,我能害得了他?”

柳权感觉洪土生说得有些道理,但执行赵明亮的命令要紧,随即道:“这个我不管!反正村长说是你,那就是你。

你赶紧出来,不然我们真的会闯进来抓你的!”

洪土生也冒火了:“柳队长,你们要是敢闯进来,那就不要怪我保家卫国、除暴安良了!”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

柳权朝着治保队员一挥手,四个治保队员随即同时猛踢起了院门,剩下的八个治保队员则先后爬上了墙头。

洪土生等爬墙头的治保队员一露头,就抓起两把石子,朝着他们激射而去。

虽然他受了严重的内伤,现在还没痊愈,用的力气也不是很大,但石子的威力依旧相当的惊人。

天女散花般的打在治保队员的头上和身上之后,这些治保队员瞬间被打得头破血流、皮开肉绽,都先后跌落到了院墙之外,发出了阵阵惨叫。

“卧槽!怎么搞的?

洪土生现在比起六年前更厉害了,虽然双腿残废了,但这一手暗器功夫很是了得……抓不了他,咋办啊?”

看到八个治保队员都被打中了头部,现在都在哭爹喊娘,已经失去斗志,柳权赶紧对还在踢院门的四个治保队员喊道:“都赶紧撤了,我们快回去向村长汇报!”

但就在此时,院门却被四个治保队员合力踢开了。

洪土生突然站在了院门中间,双手握着的石子仿佛梨花暴雨般,朝着剩下的四个治保队员和柳权的身上射来。

四个治保队员几乎同时被击中身体多处,倒在了地上惨叫起来。

柳权毕竟是多年的治保队长,是村里仅次于赵明亮的武功高手,他很机敏的闪避到了石子射不到的地方。

正在考虑马上独自逃走,还是带上治保队员一起逃,虽然走路一瘸一拐,但速度却很快的洪土生,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啊!?双腿残废了还能跑这么快啊?!”

柳权赶紧回身,朝着洪土生挥舞起了拳头,但洪土生只是一个横扫,就将他绊倒在地。

紧接着将左腿踏在了柳权的胸膛上,并没有用太大的力气,但柳权依旧感到胸闷乏力。

洪土生冷冷说道:“柳权,看在你侄女柳飞儿的面子上,我给你一次机会,要么投靠我,要么死!你自己选!”

“砰……”

受伤不重的治保队员,也是晚上被洪土生打跪下的赵思杰,突然朝着洪土生后背开了一枪。

“卧槽!”

洪土生一闪身,又是一粒石子射出,赵思杰额头被打中,顿时鲜血涌出,重重的倒在了地上,晕了过去。

“还有谁?”

洪土生大吼一声,再次踩在柳权身上,环顾已经爬起来的十一个治保队员,双眼发出恶狼般的凶光,吓得众人赶紧后退。

洪土生踩柳权的脚正在不断发力,他感觉越来难受,赶忙道:“土生,我愿意投靠你,求你放开我。”

“很好!你发个毒誓!”洪土生催促的同时,将腿移开。

“我柳权对天发誓,从现在起效忠土生,听从他的指挥和安排。

如违此誓,天打五雷轰,送去红石岛,海里喂鲨鱼!”

“哈哈哈哈,柳叔叔,不好意思,刚才得罪了!

放心吧,只要你们从此听我的话,我不会亏待你和众位兄弟的!”

洪土生笑着拉起了柳权,还细心的为他拍去了身上的尘土,算是给他找回了颜面。

有了柳权的效忠,洪土生接着看向众人朗声说道:

“各位兄弟,我这次回来,只是想查清楚六年前谁对我的渔船动了手脚,害得我在海上出了事,并不想牵连无辜。

无论是谁,即便参与了,只要不是真凶主谋,我都既往不咎!毕竟我们都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

我这几年也挣了点小钱,只要提供线索或证据的,我就送上一万作为酬劳!”

第6章 发誓效忠

注意到赵思海神色不太对劲,洪土生估计他多多少少知道一些,随即看着赵思海说道:

“思海哥,多谢你昨晚劝下了赵思杰,否则的话,我很可能返回来杀了他。”

赵思海没想到洪土生昨晚竟然听到了他跟赵思杰的对话,苦着脸说道:“呃,土生,赵思杰是一时糊涂。

但他现在还昏迷着,呼吸微弱得很,我担心他会死,你看咋办啊?”

洪土生呵呵一笑:“我有分寸的,刚才只是给他一个小小的教训。

放心吧,我只是打中了他的眉心上丹田,很快就能把他救醒!”

洪土生很快就到了赵思杰身边,蹲下身后,用纸巾擦去了额头上已经凝固的血液,紧接着推拿了头部一番。

赵思杰很快睁开了眼,看到洪土生后,发出了“啊”的惊恐叫声,害怕的说道:“洪土生,不要杀我。

我发誓,只要你不杀我,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

要是违背了,让我马上被枪打死!送去红石岛饿死!”

赵思杰发了毒誓,洪土生也比较放心了,他微笑道:“赵思杰,我要杀你的话,就不会救你了。

起来吧,以后你们都是我的好兄弟!”

将赵思杰拉起来后,洪土生看着众治保队员说道:“各位兄弟,刚才我要是杀你们的话,你们现在都是死人了!

但我并没有想过要杀你们,毕竟你们都是我的好兄弟,所以你们不用害怕。

冤有头债有主,我洪土生绝不牵连无辜。

还是那句话,谁要是知道六年前的事情,我一定重谢!”

柳权听了,赶忙说道:“土生,六年前的事情,我最清楚不过。

你天生神力,而且在每年村里的比武大会上表现越来越厉害。

还俗回来的赵明亮忌惮你长大之后能力太强,会妨碍他在村里称王称霸,就在晚上对你家停在西南渔港的渔船发动机做了手脚。

当时我的确看到了,却害怕这个父母双亡,也没兄弟姐妹,当时村里武功最高的赵明亮杀我全家,没敢告诉你。

冤有头债有主,这一切都是赵明亮干的。

既然土生说了不牵连别的人,我们没必要害怕。

兄弟们,我看你们都发个毒誓,从此效忠土生,都跟着土生好好干,也让土生放心,咋样啊?”

柳权说完,赵思海首先发起了毒誓,紧接着赵思文、赵思武也发了毒誓,之后其他的治保队员也都先后发了毒誓。

能顺利得到众治保队员的效忠,柳权起的效果非常大,洪土生笑道:“等我废了赵明亮为养父报仇后,我就让柳叔当村长。

毕竟柳叔的父亲是老村长,你接任,也算是名正言顺。”

“土生,太感谢你了!”柳权瞬间乐开了花。

“思海哥武功在村里也不错,做事老成、也够资历,到时候就是治保队长!”洪土生又看着赵思海说道。

“啊?!我!”

赵思海激动了,他很快到了洪土生身边说道:“土生,赵明亮不光在六年前害你,还在不久之后指使牛大旺和钟红害了你的养父。”

“什么?这是咋回事?”洪土生皱眉问起。

“你的养父是被钟红骗去家里喝毒酒死的,后来牛大旺把尸体扔到海里泡了一阵,就跟钟红谎称是你养父出海捕鱼沉船死了。

你家的旧渔船,也是牛大旺开到菜园乡卖掉的。”赵思海又说道。

“卧槽!赵明亮!牛大旺!钟红!

我要让你们生不如死,为我养父报仇!”

虽然牛大旺已经成了废人,但赵明亮和钟红还在,洪土生此时杀气腾腾,吓得周围的人都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两步。

柳权现在是真心投靠,他很快说出了心里话:“土生,我们花山岛以往非常和谐,但自从七年前赵明亮回来后,岛上就越来越不安宁。

你出事后不久,赵明亮威胁要杀我们全家,逼着我爹退位。

他当上村长后,从此作威作福。

村会计和文书都是他养的女人在当,县里和乡上每年发的扶贫、救灾、农房改造等,本该给村民们的资金,基本上都被他吞了。

他有了钱,把村部改建成了三层楼的别墅,养着他的五个女人不说,还偶尔在晚上去祸害村里跟他没什么亲戚关系,有些姿色的寡妇和女人,甚至连一些女孩子也没放过。

村民们过得越来越苦,绝大部分受过赵明亮欺压、污辱的村民,都舍弃了家业,偷偷搬走了。

以往四百多人的花山村,现在只有两百多人,少了将近一半……”

“嗯……这么说的话,是赵明亮指使钟红毒害我的?”洪土生问道。

“应该是!

钟红这几年一直跟赵明亮乱搞,你养父死后不久,还当上了妇女主任,一直有乡上下发给村里的卫星手机用。

我们来的时候,就遇到钟红正打着电话,在往村部走呢!土生,你看现在咋办?”柳权问道。

洪土生随即道:“你赶紧给赵明亮打电话,就说我现在身体多处中弹负伤,被你们绑了,很快就带到村部,交给他亲自发落。”

“好的!”

柳权随即取出卫星手机,拨通了赵明亮的卫星手机,还点开了免提键。

“柳队长,咋样了?”赵明亮问道。

“村长,洪土生全身中了不少的铅弹,已经被兄弟们五花大绑,正在往村部来,交给你亲自发落呢。”柳权笑着道。

“哦!很好!不用送来了!直接杀了,扔进海里喂鲨鱼!”赵明亮毫不犹豫的下了命令。

“呃,村长,你不亲自审问他是不是害了牛大旺吗?”柳权皱眉道。

“可以肯定是他,还有什么可审问的?

赶紧杀了他,回村部后,我中午招待你吃饭!”

赵明亮说完,就挂了电话,柳权想多说几句都不行。

“土生,赵明亮的话你也听到了,你看咋办啊?”柳权为难的问道。

“嗯……”

洪土生正准备领着治保队员们直接找赵明亮算账,此时杨玉秀两手拎着十几条长长的熏海鱼回来了。

而在她身边,还有个穿着天蓝色小碎花齐膝连衣裙,大眼水汪汪,看着灵动秀气的小圆脸少女。

第7章 我来想办法

高挑白嫩,五官精致可爱,35C+的饱满,细窄的小蛮腰,拥有一双圆规般修长细腿,一米七二的她,双手拎着几块熏牛肉和熏五花肉,显得有些费力。

“钟真!”

虽然六年不见了,但洪土生看到小圆脸美少女之后,还是大声的喊了出来。

“土生哥,你真的回来了!太好了!”

钟真突然就有了力气,她的脚步也轻快起来,微笑着朝着洪土生小跑过来。

“土生哥,给!这些是我们钟家几户人给你送的平安归来的贺礼!”

钟真甜甜的说完,将熏肉递给洪土生后,洪土生笑道:“钟真,谢谢你们了啊!

钟叔叔和白阿姨,还在村小学教书吗?”

钟真瞬间噘起了樱桃小口,摇头道:“没了。村小学和村部都被赵明亮这个大恶人霸占,成了他的别墅了。”

“哦!这样啊!等我收拾赵明亮后,就把别墅分出一半,作为村小学来用!”洪土生表态道。

钟真摇头道:“没有必要了。现在村里的小孩子已经很少了,他们现在都在我家里学习呢。”

“嗯,我把这些熏肉放好后,就要去收拾赵明亮了。你跟玉秀姐,先在这里等着我。”

洪土生说完,随即一瘸一拐的朝着家里走去。

看到这一幕后,钟真想到钟雄三人说起洪土生已经双腿残疾的话,心里一酸,眼泪止不住流出,赶紧跑上前去扶住了洪土生,当作了他的拐杖。

杨玉秀带着钟真回来的时候,根本没说洪土生现在的情况。

但钟真现在并没有嫌弃瘸了的洪土生,还主动凑了上去,看来对洪土生的确很有感情。

杨玉秀瞬间皱起眉头,也赶紧跟了上去。

钟真询问洪土生的身体情况,但洪土生并没有像对杨玉秀那样说实话,依旧说起双腿残疾了几个月,这辈子都将是残废人的话。

“额,土生哥,真的治不好了吗?”钟真苦着脸问道。

“是啊!”

洪土生叹息一声:“没办法治好的。

钟真,听说你考上大学了,恭喜啊。

你才貌双全,我相信以后会有很多男人追求你,你可要趁着年轻,把握好机会,嫁入豪门,从此改变命运啊!”

“土生哥,我不想读书了。”钟真忽略洪土生“唠叨的废话”,直接说道。

“为啥?”洪土生问道。

“江南大学每年学费需要十五万,加上生活费这些还会更多,我要读四年才能毕业。可我家根本没这么多钱!”钟真苦着脸说起。

“可以借嘛!”洪土生随即道。

钟真摇头道:“钟家人都没什么钱,整个村里除了赵明亮这个大恶人之外,就是老村长柳安国家里有钱。

但是老村长的大孙女柳飞儿,这次考上了更好的江海大学,每年需要的学费就是十八万,比我的还多。

而且孙子柳强考上了定海市一中,每年还需要六万块的学费。

老村长家要供孙女孙子读书现在也困难,我爸妈也不可能找赵明亮借钱。

何况赵明亮这几年修了别墅,又养着五个从外面带来的女人,还买了艘几十万游艇,也不可能有多少钱……

所以我已经决定了,不去读大学了!”

“学费的事情,我来想办法。”

洪土生进了厨房,将熏肉放在桌案上后,看到杨玉秀也进来了,就让二女将熏肉挂好,他则去了卧室。

跟治保队员的一番激战,还是影响了洪土生的内伤恢复。

他从大背包里取出一个药瓶,吞下一粒黑乎乎的、有玻璃弹珠大小的培元固气丸,稍稍调息一番后,就出了卧室。

重新拄上两支拐杖后,洪土生听着柳权谈起这些年花山村的情况,领着治保队员们朝着西面的村部而去。

靠花山湖东南岸的花山村村部,就是现在赵明亮霸占了村民公用的村部和小学,又往东一直延伸到花山山脚,圈建起来的有三层主楼,有近五亩地的别墅。

钟红在一楼村长办公室里,对依旧习惯剃光头的赵明亮,再次详细的说起牛大旺变成废人的情况。

在谈到洪土生拿起拐杖,不出一分钟就收拾了钟雄三人的过程后,三十三岁的赵明亮对柳权的汇报产生了质疑。

为了以防万一,他带着望远镜独自登上了花山顶部,观察着岛南和岛北两条村道的情况。

当他看到柳权和拄着双拐的洪土生,过了从东转南的山脚急弯,身后还跟着一群治保队员,众人都在说说笑笑之后,瞬间震惊了!

“洪土生果然没死,还跟柳权这些人聊得火热,看来是要合起来对付我啊……

如果只是瘸了腿的洪土生,或是柳权带领的治保队,我应该可以对付。

但是有洪土生带着的治保队,相互配合之下,我很难取胜,估计还会被困死……

不行!

我现在有五个女人拖累着,不能留在花山村。

得赶紧带着女人们逃,再不逃就很难逃走了!

等我把女人们安顿好,就找师兄弟们来一起除掉洪土生,到时候再收拾柳权一家!让村里人都看看跟我作对、背叛我的下场!”

赵明亮一边下山,一边给做村文书的女人苏媚打起电话,让五个女人赶紧收拾贵重物品,准备逃离花山岛。

没有孩子就是方便,等赵明亮下山之后,五女都已经准备妥当。

就在赵明亮领着五女离开别墅,前往小码头时,钟红追上来,要求跟他们一起离开。

赵明亮稍稍一考虑,认为钟红心肠毒辣,有些姿色,对他也很忠心,以后应该还有用处,决定带走钟红。

当洪土生他们翻墙进入村部,查找赵明亮所在的时候,赵明亮已经开着去年新买的可坐十人的游艇,载着钟红六女离开了。

现在村部主楼的三楼大卧室里,两个保险箱都已经打开了,里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留下。

“土生,赵明亮和他的五个女人跑了,钟红也不在这里,估计也跟着跑了。”

柳权对洪土生说起后,洪土生很快做出决定:“既然赵明亮跑了,只能暂时不去管他。

柳叔,从现在起,你就是花山村村长。”

第8章 挑选村干部

洪土生又看着赵思海说道:“思海哥,从现在起,你就是村治保队长。

要加强对西南、西北两个渔港和小码头的巡视,防止赵明亮以后回来报复。”

“好的!”赵思海点头道。

“村会计这个人选,你们看谁当合适?”洪土生看着众人问道。

“钟真的父亲钟贵安啊。他是教数学的,又当过多年的小学校长,最合适了!”柳权马上说道。

“好啊!那就钟叔叔来当。”

洪土生又问道:“村文书呢?”

“土生,我推荐白芷柔!她是高中毕业的文科生,现年二十四岁未婚,以往可是村里文化最高的!”

赵思海推荐之后,赵思杰瞬间板起了脸:“我反对!

白芷柔性格不好,做不好村文书这个工作!”

“反对无效!我也认为白芷柔很合适!就是她了!”

柳权现在是村长,他说的话也算是很有权威了。

不过现在还有洪土生,虽然没有官职,却拥有着更大的权威。

“土生,白芷柔性格怪异,对人冷冰冰的,真的不合适……你说句话反对啊。”赵思杰又看向了洪土生。

“既然村长和队长都同意了,我怎么能反对呢?我相信白芷柔能胜任村文书的工作!”

洪土生虽然跟白芷柔没太多接触,但他相信柳权和赵思海都是有眼光的人。

“还有妇女主任呢!土生,你看谁来当?”柳权看向了洪土生。

“我离开六年多了,不太熟悉这些。但我认为还是应该选学历高、素质好、比较年轻、结了婚的女人来做。”

洪土生说完,赵思杰随即道:“那我推荐初中毕业的高彩凤。

但是有一点不好,她虽然才26岁,却已经是个寡妇了。

三年多前,她的男人牛大鸿出海捕鱼,遇到台风死了,而她也搬回了娘家住。”

“彩凤姐可以啊。她为人和善,人缘不错。

只是没想到她……大鸿哥竟然死了,她没改嫁吗?”

洪土生想到高彩凤以往对他的特别照顾,最后皱眉问道。

“没啊。她说这辈子不想嫁人了。”赵思杰回应道。

“高彩凤的确不错,既然土生也说可以,那就高彩凤了!”柳权附和着做出了决定。

“五名村干部已经选出来了。

现在村里人少,我看就暂时不选什么村民小组长了。

以后花山村除了村干部外,就属治保队员们有权威,以后都多多的为发展花山村出力。

我也该回家了,希望村里尽快召开村民大会,宣布最新村干部名单,也好安定民心。”

洪土生看着柳权说起后,柳权赶忙道:“土生,虽然我是村长,但我是绝对效忠你的人。

我考虑了下,决定请你当花山岛的岛主。

你可以随时否决村部的所有决定,发布新的决定,随时重新撤换村干部和治保队员!”

“岛主?!”

洪土生想了想,要是他当了岛主,就不符合低调做人的要求。

但既然要在花山岛修养,直到完全康复才能离开,也不能没有实权……

他很快说道:“花山岛是村民们共有的,又不是我个人的,当岛主不合适。

这样吧,我就当个村民代表。

但是你们还是叫我土生,也别叫什么代表代表的,把关系搞生疏了。”

“好的!土生,不管你当什么,在我们心里那就是我们誓死效忠的岛主!”

柳权表态后,赵思海和治保队员们也都纷纷表态,洪土生只是微微一笑,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跟众人商量后,决定尽快在村广播上公布村干部人选,在午饭后的两点半就召开村民大会。

“土生,二楼、三楼的房间里,有不少女人的衣服,挑些好的回去,给你玉秀姐穿吧。”柳权说道。

“不用了!柳叔,过几天我带玉秀姐去菜园乡买。”

洪土生说起后,就让赵思海领着治保队员们离开了。

“柳叔,听说柳飞儿考上了江海大学?”洪土生问道。

柳权点头笑道:“是啊。江海大学是国家排名前几位的重点大学,柳飞儿能考上,实在是为我家争光了!”

“柳飞儿的爸妈在她小时候就遭遇沉船事故死了,多亏了你这位亲叔叔和赵婶娘把她养育大、培养成才……

对了,听说你儿子柳强也考上了省重点的市一中……

要让柳飞儿和柳强继续读书,需要花不少钱吧?”

洪土生问起后,柳权就皱起了眉头:“是啊。

土生,九月份他们就要入学了。

我算了下,光这学期的学杂费和生活费,柳飞儿就要十一万,柳强要四万,我家还能勉强付得上。

但是到了下学期,可就拿不出这么多钱了。”

“柳爷爷当了二十几年的村长,你也当了多年治保队长,难道就没钱了吗?”洪土生问道。

柳权苦着脸解释道:“柳飞儿读的初中、高中,柳强读的初中都是市里最好的,他们俩每年上学,就得花家里十几万。

老爷子已经六年没当村长了,也没做什么事情。

这些年赵明亮把我当狗一样使唤,他吃肉还要啃骨头,我只能喝点汤。

我挣的钱只够家里平时开支,老爷子和我这些年积攒的钱,只剩二十来万了。”

洪土生皱了下眉头:“嗯……看来的确很艰难啊!

这样吧,柳叔,柳飞儿这学期上大学的十一万费用我来出。

另外,你也不要担心,以后她上大学需要的费用,我也负责到底。”

“好啊!土生,有你帮柳飞儿,我就放心了。

但是,你哪来的钱呢?”柳权好奇的问道。

洪土生笑着回应道:“在外国货轮上到了六年船员,攒了点钱。

几个月前我受重伤残疾了,又给我赔了点钱,加起来有一百来万,足够柳飞儿大学四年的费用了。”

“可是,你和你玉秀姐还得生活啊!”柳权又问道。

洪土生笑道:“呵呵,我在货轮上跟着一位老中医,学了几年医术。

等我内伤好了之后,就去大城市开个私人诊所,应该不会缺钱的。”

“土生,这么说,你以后要离开我们花山村?”柳权皱眉道。

“大概明年四五月份吧。”洪土生回应道。

“呃……好吧。在我们花山岛的确挣不了什么钱的,去大城市发展也好。”柳权说道。

洪土生点头后,叮嘱道:“柳叔,你现在当了村长,我希望你和村干部还有治保队员们,从现在起只挣你们应得的钱,对村民们好一点。

要是村民们都搬走了,这花山村也就不存在了,你也当不了村长了。”

柳权赞同的点头道:“水可载舟,亦可覆舟。锅里有碗里才有,杀鸡取卵这事不能做。

土生,这些道理我还是明白的!”

“嗯,明白就好。我要回去了。下午开村民大会的时候,我把钱给你送来。”

洪土生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柳权本想一起走,但想到家里人已经一年多没有买过新衣服了,心里不由得有些难受。

他双眼含着泪,就开始在三楼和二楼的几个卧室里,挑选起了衣物来……

我是玄医兵王,病退回乡休养。针灸美容治伤,低调除恶安良

<a href="https://c88596.818tu.com/referrals/index/12545627" target="_blank" rel='"nofollow" textvalue="点我阅读全文" style="color: rgb(255, 0, 0); text-decoration: underline;">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85991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