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凭借自己一人之力到了三十亿,充满了各种的机遇和挑战

仅凭借自己一人之力到了三十亿,充满了各种的机遇和挑战

第1章 t失去的一年

白浩坐在西湖边的长椅上,身边的妻子正熟睡着靠在他的身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惬意了。白浩也闭上了眼睛回忆着自己过去的时光。

沪城位于中国沿海,充满着机会与危险。但是这些对于一个父母已经打拼过的人来说,可能就是一个玩乐之城。白浩就是其中之一。大学毕业之后,白浩并没有选择像一般的大学生一样去找工作,或者是考研,而是选择回家,放松一下。

这一放松就是放松了一整年。在别的大学毕业生辛苦工作,为自己的未来努力的时候,白浩却穿行在各个夜店,酒吧,KTV之间。虽然不能说父母有钱就是怎么了不起,但是这对白浩来说,确实是一种“特权”。

这种特权代价极其昂贵,虽然在沉浸其中的人是反应不出来的。但是对于白浩来说,这个代价就是自己心爱的女朋友的离开。看不惯白浩在毕业后四处挥霍的,庄梦婷决定离开白浩,去为了自己的未来打拼。

虽然说和富二代在一起并没有什么坏处,现在市面上大多数的女孩子也特别喜欢过这种每天不工作还有钱到处玩的生活,但是庄梦婷似乎和社会上大多数人不一样。出身并不富裕的庄梦婷很希望找到一个出人头地的机会,而并不是简单的就获得大把的钱。所以在看到白浩不求上进之时,庄梦婷曾经多次希望白浩能够去依靠自己的能力努力成为成功的人。最终的结果就是,庄梦婷失望地和白浩分手了。

分手之后的白浩并没有任何悔改或者说想要改变的意思,反而变本加厉,将原来花在女朋友的时间上全都投入到了和自己那群富二代朋友的玩乐中。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白浩突然感觉到了一阵空虚。每天这么玩,早上一个懒觉睡到中午,下午跟几个朋友去KTV唱唱歌,或者去哪家餐厅吃个饭,亦或者在电脑前和朋友联机打打游戏,到晚上再夜店跑进喝酒跳舞,顺便跟陌生妹子聊聊天。每天重复着一样的生活。白浩渐渐地感觉到自己好像缺少了什么。

虽然大学的时候自己也是到处浪,但是并没有这样的感觉。现在的感觉更像是一个置身整个社会之外,看似每天很快乐,过的都是那些上班族梦想中的日子。但是或许他们也会跟白浩一样,在真的每天过上这样的日子的时候突然感觉到空虚。

在一次晚上和朋友在KTV唱歌的时候,白浩一不小心喝醉了。迷迷糊糊他想到了一个故事,一个曾经他看到过的故事。说是有个人死了来到了一个地方,那里不愁吃不愁穿不用工作,每天想要玩什么就能玩什么。这个人每天吃喝玩乐,渐渐地就觉得空虚无聊。于是他要求去地狱,去工作。但是管理员告诉这个人,这里,就是地狱……

这次白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而自己也躺在床上。头晕伴随着头痛,白浩摸着自己脑门寻思着昨天自己到底喝了多少。但是那个迷迷糊糊中想到的故事却还是记忆犹新。

他想振作起来,突然一种对于工作上班的一种渴望。也许有人会认为白浩疯了。每天这么潇洒的日子不想过想要去工作。也不是说有一种要跟社会上的人一样的想法,确实是想要做点事情来充实自己。这世间究竟有多少大学毕业以后能够一直靠父母的钱玩乐这么久的呢?恐怕屈指可数。

白浩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日子。这是他不知过了多久第一次想到看日期。离他大学毕业已经整整8个月了。他心里寻思着应该怎么样去摆脱这样的生活,开始思考着写一份简历,开始思考着去哪里看招聘信息。

但是这样的玩乐生活就像是泥潭,不断地把白浩往下拉,让白浩没法喘息,没法思考。当白浩的朋友又来找他喝酒,玩游戏,逛夜店的时候,他便毫不犹豫地换好衣服就跟着出去了。

白浩的母亲每次都在白浩出去之后对着白浩的父亲——白振严说道:“儿子都这样了,你还不让我去管管。以后我们老了儿子怎么办?钱总是要花光的。”

白振严每次也总是安慰白浩的母亲说道:“放心,总有一天他会清醒的,而且这种清醒比我们任何的逼迫都有用。”

表面上白浩没有任何改变依然是吃喝玩乐,但是内心却是不断地在挣扎。前一天的睡觉前总是想着明天不能再这么玩下去了,一定要去找工作,但是第二天打开那些招聘网站的时候,自己手却不自觉地打开某些平台看看视频,美其名曰找工作,但是时间又浪费在看视频上面。

简历上面,总是要大致写一下自己有什么能力,白浩也不知道该写什么。英语好?毕竟大学学的英语,但是现在英语对于白浩来说就是一个玩游戏的工具,那些不支持中文的游戏完全不能压住白浩。只要他想玩没什么看不懂的。这样的英语对于职场来说真的好么?想来想去,自己会的东西不少却不精,该写什么也不知道。这一天就在什么东西都没做的情况下接近尾声,还不如跑出去吃喝玩乐。

渐渐地,白浩放弃了从泥潭里出来的机会又开始继续和朋友们老一套吃饭,喝酒,夜店走起。

不知过了多久,某一天早上,白浩又头疼地醒过来。又喝多了,他这么想着,拿起手机,发现昨天好像是手机不小心开了录像没关,录下来不少东西。白浩一阵头晕,他感觉昨天喝的好像比以前都多。

他看了看手机的录像,翔安看昨天到底录了一些什么东西,首先进入镜头的是他两个好兄弟。

“打开了么?”徐飞说道,

“开了开了!哈哈明天他看到这个是什么心情。”姜涛笑着说道。

看到这里白浩笑了一下,这两个人竟然想这么整他。

突然之间他的笑容消失了,剩下的就是惊讶了。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进来的服务员身影是这样的熟悉,这不是当初分手的那个女孩么?

为什么庄梦婷会在这里?

带着各种疑问,白浩连徐飞和姜涛的信息都不回,直接穿好衣服,赶往昨晚去过的那个KTV。

不过是中午,KTV才刚刚开始。有些员工还穿着便服往换衣间走去。

白浩刚想问前台有关庄梦婷的事情,就看到了一个刚刚换好衣服的服务生——庄梦婷。

“是你,你……在这儿工作?”白浩问道

“今天周六,我兼职。”庄梦婷面无表情地说道,转身就要走。

白浩不知道自己到底“昏睡”了多久,回过神来才发现今天是周六。他到底过了多少这种连日子都记不清的时间?

“等等!”白浩追了过去。

“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请你离开。”庄梦婷虽然嘴上说着,但是心里却是无比的纠结。这毕竟是她曾经爱过的男人。但是她也不想让自己再次陷入那样的泥潭,她好不容易才逃出来,怎么能够再回去。但是话又说回来了,以前的日子过得却是不错,各种唱歌喝酒,去夜店玩,这些“豪华”的生活一遍又一遍地诱惑着庄梦婷。

这句话,在白浩心中也像一块大石头,不,更像是一个大锤,敲醒了了一个沉睡已久的人。也像是一只巨大的手将白浩从泥潭中拉出来——这名为“物质”的泥潭。

在一阵短暂的沉默后,庄梦婷转身准备回去工作。

三个字,让庄梦婷停住了脚步。

“对不起。”白浩说道,“我今天是来道歉的。”

“你不需要道歉,是我,没法适应你的生活。”庄梦婷说道,她非常想转身,因为这是她第一次从白浩的嘴里听到这句话。但是,她不确定,不确定白浩到底是什么意思。

突然,白浩走上前,从后面抱住了庄梦婷。无论庄梦婷怎么挣扎,白浩就是不放手,同时凑到庄梦婷的耳边说道:“对不起,亲爱的,我醒了。”

庄梦婷突然停下了,她想起了自己和白浩分手的时候说的话:你就这么一直睡着吧,睡到所有人都离开你。

这本是一句气话,恨的是白浩沉迷游玩和物质的玩乐。当时她也没指望白浩能够听懂。

确实庄梦婷的离开就是白浩梦醒的最初醒悟,但是仅仅是那句话,完全不够。就像之前说的,白浩虽然想要从泥潭出来,但是还是会越陷越深。这一句话,就像一个慢慢发芽种子一样,在最后,成为了能够拉起白浩的那根草。

看到了庄梦婷的努力,还有那一句话。让白浩瞬间冲破了枷锁。那一句我醒了,也不仅仅是他嘴上说的,也是他终于下定决心要开始自己的“生活”了。

“等我。”没有什么多余的话,仅仅这两个字,两人就知道了对方的意思。说完,白浩放开了庄梦婷,准备转身离去。

“嗯”庄梦婷说道。说完也继续投入了自己的工作。就好像两人不曾见面。

走出KTV的白浩不知道为什么,浑身精神抖擞,全身充满了力量。就像一个刚刚从大病中恢复过来的人。

他决定,离开沪城,到一个新的城市,重新开始。手机响了,是姜涛打来的,应该是来问自己什么时候找他们的。

“喂?醒了么?”姜涛问道。

“嗯,我……醒了!”白浩说着,挂掉了电话。这一次他是真正的醒了。

挂掉电话的白浩看了看时间,7月23日周六。他这一睡,整整睡了一年。

第2章 起步

清醒的白浩,飞奔回家中。拿上银行卡。虽然自己挥霍的厉害,但是应该还是有点钱的。支付宝里面还剩下七百。这点钱是完全没法支持白浩离开这里的,他心里也清楚,不离开这个地方,不离开这群整天叫他一起吃喝玩乐的朋友,自己永远离不开这个泥潭。

白浩的父母明显就察觉到了白浩的不对劲。白振严走进了白浩的房间,那充满各种刺鼻气味的房间。他打开了窗户。午后的阳光照射进来。

“儿子,在想什么呢?”白振严说道。

白振严从来没有逼迫白浩什么过,因此白浩也是有事会和白振严商量的。

“爸,我想离开家里一段时间。去自己打拼。”白浩说道。

“可以啊,你去吧。”白振严说道,“但是我有一个要求。一旦你失败了,你就没法再回来了。你接受么?”

白老这句话并不是真的想让白浩失败了就滚出白家。只是一个试探。他想知道儿子是不是真的改变了。

“爸,这么多年其实我也看在眼里。我这次出去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呢,我觉得如果失败了,我也没有什么脸面回来了。”白浩说道。

“好。”白振严说道,“这里有一张银行卡,里面6000,卡是你的名字办的,你原来那张卡已经透支2000多了,我帮你还掉了。现在这张卡就是你出去以后用的。”

白浩接过这张银行卡,这张卡跟之前的好像有些不同。白浩也没怎么在意。收起这张卡片,着手就开始准备。

要去哪儿,找什么工作,住哪儿,各种问题突然间涌上白浩的心头。之前的自己,住在家里,吃穿不愁,当然没有考虑过这样的问题。但是现在,在白浩面前的就是一片汪洋大海,不知道该从哪里出发。这时,姜涛又打电话过来了。

“喂?你今天怎么怪怪的?打了你这么多电话才接?”姜涛有些不耐烦地说道,随后他想到可能自己和徐飞昨天恶搞他过他今天生气了?可白浩也不是这么容易动怒的人啊。

“我等会儿打给你们,我今天有点事。”白浩说着挂掉了电话。

“怎么样?他怎么说?”在一旁的徐飞问道。

“不知道,说有事就挂了,他这种人能有啥事?”姜涛一脸不屑地说道。

“那等下他好了。毕竟今天的开销还得靠他了。”徐飞笑着说道。

“确实,人家老板儿子不一样。”姜涛不屑的表情转而变为了一个邪恶的笑容。

白浩虽然没有想好自己的未来应该怎么打算,但是自己大学里学的东西至少在社会上应该是有一定立足之地的——英语专业。

现代社会,虽然说一般的学生从小开始学英语,但是主要目的还是为了应付考试。遇上一两个老外,说不定平日里英语高分的某些人还只能够一句接着一句的Idon’tknow含糊过去。

白浩就不一样了。英语对于白浩来说就是一个必备技能。比如Sbeam上面的游戏,如果不支持中文,肯定会劝退一大部分玩家,有些则可能会去找汉化。这些游戏对于白浩来说,完全没有什么压力。“深厚”的英语功底让白浩能够无阻游玩各种不支持中文的游戏,同时,这些游戏也加强了白浩的英语能力。

可惜的是,做题目对于白浩来说就是最头疼的事情。尽管能够无缝交流,但是做题目依然是白浩的人弱项。

想到这里白浩似乎有了一点想法。

杭城正处于发展中,虽然跟沪城有一定的发展差距,但是正处于“事业上升期”有不少外企,正需要对外交流的人才。再加上杭城离沪城不是很远,也经常可以来回两地。白浩决定去杭城“试试手气”。

当然去之前要把功课都做好。白浩首先简单的做了一份简历模板,为之后去应聘做准备。当写到什么教育,技能这方面的时候,白浩有些懵逼。

他是英语专业,也不纯是英语专业。大学的时候跟各种朋友吃喝玩乐,学了不少东西。比如一些关于电脑硬件的知识,一些软件运行的知识,视频剪辑之类的。说会其实也不会,对于当今世界什么东西都需要证明来说,白浩身上只有一个证明自己英语能力的证明,那么自己会的怎么写呢。

正在头痛的时候,白浩想着与其这么头痛,还不如先看好要投的公司,然后再针对他们公司去修改简历,之后用邮件发过去。

原本是大学毕业或者大四的时候就需要做的东西,白浩整整拖了一年。正所谓万事开头难,这对于刚刚从泥潭里爬出来的白浩来说,显得更加艰难。但是白浩知道,这就是一个最关键的时段,如果这样就没法坚持,他这一辈子可能就会一直在泥潭里了。

当然白浩也清楚,这种事情不是说走就能走的。

他拿起电话,准备跟那两个老朋友吃最后一顿饭,想着自己请他们吃了这么多次饭,玩了这么多的活动,自己要离开的时候,总是应该请自己吃个饭送行吧。

“喂?姜涛,我好了,我们出来吧。”白浩说道。

“哟,你准备好了?那今晚去哪儿玩啊?”姜涛一阵高兴,那个“傻老板”终于来了。

“今天不玩了,我准备出去一段时间,今天一起吃顿饭吧。”白浩说道。

“去哪儿玩啊?能带我们不?”姜涛问道。说不定这个老板要去哪儿发达呢,带上他们两个还不吃穿不愁嘛。

“不是去玩的……”白浩想了想准备开个玩笑,“我爸把我赶出来了,我们最后吃顿饭,我要去别的地方找工作了。”

“切……”姜涛虽然没说话,但是白浩从听筒中听到了这样的一个语气。

“呃……今天我们两个有点事,可能不能跟你一起吃饭了。”姜涛委婉地说道。

“嗯好的。”白浩也清楚了应该是什么样的情况,但也没有选择戳破。这也让他清楚的知道跟着自己玩了这么久的两个人原来是什么样的人。

确实会有很多因为你有钱而凑过来的人,但是白浩也总是真诚以待,他相信人是善良的。知恩图报也是应该弘扬的东西。

可是现实往往不是这样。就这么两个跟自己玩了这么久的人,在自己即将离开这里的时候竟然会受到这样的对待……

“这人被老爸赶出去了。”姜涛说道,“估计以后就是个穷废物了。”

徐飞有些诧异,正所谓日久见人心,徐飞也没想到在大难来时,姜涛是这样的人,“我今天也有点事,你先一个人玩,我明天再来找你。”

“你们两个……”姜涛非常不解,他不知道自己出了什么问题会触碰到这两个“朋友”的逆鳞?

白浩在准备了一些衣服,同时也找到了自己在杭城的一个大学同学——吕泽楷。两人虽然在大学毕业之后,因为异地所以不经常联系,但是在有空的时候,他还是会到沪城来找白浩玩的。

“喂?吕泽楷,在么?”白浩在微信上问道。

没想到吕泽楷很快就回了

“?”

“我最近向来杭州找工作,你能不能帮我看个房子,到时候我过来租。”白浩说道。

“你个大少爷怎么想着下放自己体验生活了?”吕泽楷玩笑似的回答道,还带了一个笑哭的表情。

“世事难料嘛。看看有没有那种1400左右的。”白浩说道。

“那工作呢?有收到公司的电话么?”吕泽楷问道。

突然微信电话打过来,正是吕泽楷。

“大佬,你是不是玩我?”吕泽楷问道,“1400你想在杭城租什么样的房子?一个房间加小厕所?而且你连工作都没安排好,先想着租房子?少爷你脑回路有点清奇!”

确实白浩大四毕业浑浑噩噩这么久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现在一下子各种问题扑面而来,难免会没有头绪。

“你知道我这个人对朋友比较直,这样吧,你先缓缓,等你投出简历,然后在那个公司附近我给你找一个行不?”吕泽楷说道。

“那行吧,先这样吧,到时候再联系。”白浩说道。

突然另一个电话打过来。是徐飞打来的。

“喂?兄弟,老涛他有事,我没事,晚上哪里吃一顿?我请吧,”徐飞说道,“被赶出来你也不容易。”

“那……老地方吧。”白浩说道。

“行,6点等你。”徐飞说道。

今天这一天各种东西开始充满了白浩的世界里面。这一年来他从来没有感受到如此的危机感。同时又有着无比的兴奋感。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上一次好像是在大四写论文的时候?或者更早?

白浩也清楚,事情不是一天就能够全部做完的。尤其是要从头开始找工作,自己独立生活。这是一个漫长而又曲折的历程。在这个时刻,他清楚,自己一旦踏出这一步,以前奢侈的日子就要一去不复返了。而在这个时刻,他也慢慢开始做好了各种心理准备。

白浩看着自己的房间,因为自己毫无头绪,而变得异常乱。虽然之前也挺乱的,只是那时的他还没有感受到。白浩准备整理一下,然后去跟徐飞吃饭去,一顿告别过去的饭。

第3章 离去

白浩稍微地整理了一下自己脏乱的房间,换上了一套还算干净的衣服。准备去找徐飞。

白振严也是真的说到做到。说了让他自己出去独立,就连司机也嘱咐了不让送他。这对于以前有司机送的白浩来说可真是一大困难。经历了重重险阻,白浩终于坐上地铁来到了“老地方”,一家烧烤店的前面。

大街上,人流涌动,都是那些忙于工作的人下班急着回家的身影,有些还在讲电话,应该是公司的事情还没解决,也有些是跟家里人说明情况之类的。当然,还有各种加班的人,趁着晚饭时间出来走走的。白浩看着他们忙碌的身影,想着,未来的自己是否也跟他们一样呢?

“白浩。”徐飞看到了白浩,招手示意。

“走吧。”白浩说道。

“兄弟,人生总是会有不如意的时候,这顿我请了。”徐飞说道,“别这么难过。我不像老涛那种人,你没钱就跑开。”

说着二人走进了那家熟悉的烧烤店。

这时候的烧烤店,对于白浩来说,似乎有了些变化。他从来没有感觉到这里的烧烤这么好吃。这家店对于以前的白浩更像是一个集合的场所,一个开始玩乐的起点。而现在,它即将成为一个终点。

“你知道为什么我这么有空么?”徐飞笑着说。

徐飞是白浩姜涛三个人里最年长的,懂得东西也多。虽然白浩知道他不简单,但是平日里见面他就像是一个富家少爷一样跟着白浩一起认识各种陌生朋友一起嗨。

“这跟我的职业有关。”徐飞继续说,“我是一个写东西的。”

“嗯?写东西?”白浩问道,在他脑海里,写东西应该有很多不同的形式。

“这也算是我给自己放的一个长假。认识一些富二代看看他们的生活状况。”徐飞说道,“你是最烂的一个。”

“确实,你说得对。”白浩也清楚,自己之前做了什么。没有人会白白浪费自己一年,更不用说他这样的“高才生”。

“不过现在也算是天道有轮回。现在你被家里赶出来,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么?”徐飞问道。

“不知道,暂时打算去杭城找个工作。”白浩说道。

“虽然过了一年,但是看来你没变笨么。这确实是个好地方,现在你脑子里八成是一团乱吧。”徐飞说着拿起啤酒大喝一口,然后发出舒爽的声音。

“教你一个方法吧。把所有要做的事情全部写在一个地方,然后一件件做。做完划掉。再多的事情也总有做完的时候。”徐飞笑着说道,“我刚刚工作的时候就是这么做的。”

“谢谢。”白浩说道。

“过了这么久,你终于要真正踏上社会了。”徐飞说道,“我有些忠告想要给你,这个世界上到处都是钱,但是钱的下面埋藏着很多的尸骨。至于具体,你自己慢慢体会吧。”

白浩从来不觉得徐飞是这样一个人,也可能是他深藏不露太久了。他说的话,白浩甚至没法插上嘴,只能点头称是。跟以前完全反过来了。以前可是白浩到处瞎吹牛,然后徐飞在那里点头说是。

酒足饭饱。

徐飞在烧烤店门口说道:“好了,接下来的路你要自己走,记得回来跟我聚一下。还有那个姜涛,你最好还是不要再去找他了。我以前暗示过你很多遍,你就是不听。现在知道人情冷暖了吧。”

说完,徐飞转身就要离去。只留下白浩一个人在炎热的夜晚站在一片灯红酒绿的大街上。

徐飞走到转角,拿起电话说道:“白老,那我后面还需要继续跟么?”

“不用了。”电话里只有铿锵有力的这三个字,随后电话就挂掉了。

“刚才谁打来的?”白浩的母亲正在把晚餐放到餐桌上。

“没事。”白振严笑着说。

回到家的白浩立马就开始做事。开始罗列现在需要做的各种事情:

找到工作,能够维持生活

租到一个差不多的房子

买一张去杭城的动车票

准备好行李

跟小婷告别

白浩想了想,暂时也就这么多事情。但是就是这么点事情,在脑中搅动竟然给了白浩一种很忙的错觉。可能生活就是如此吧,本身很简单的一件事情,但是一旦没有条理,没有规划,在脑海中搅来搅去就会造成自己很忙的错觉,总感觉自己没有时间做别的事情。跟以前的白浩完全不一样,以前的他一直觉得自己有用不完的时间,可以肆意的挥霍。

可能无忧无虑的时候就算自己的事情多可能还会觉得很空吧。现在回想起来,好像那时候其实自己也“挺忙的”,睡到下午1点多要么去玩游戏,要么就是跟别人出去开黑,然后晚上吃个烧烤,火锅或者什么饭店里吃一顿,接着不是去KTV喝酒唱歌,就是去夜店里玩玩,有时候去洗个澡,好像日程也排的挺满的,只是自己心里觉得好像每天无所事事挺空的。

一瞬间,他想起了自己以前大学时候上的一门心理学有关的选修课。当人在一种无忧无虑的状态下,无论日常玩的东西排的多满。会渐渐感到自空虚,感觉自己没事情做。经过了这么久,白浩早就忘光了几乎一切不重要的东西。就比如高数,比如高中的数学。现在让他去高考可能连最低分数的学校都去不了。可能这就是古人所说的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吧。

那么当前最主要的两件事就是去投简历和去租一个杭城的房子。

而现在能做的,就是先把自己的行李整理好。这么想的白浩拿出了自己尘封已久的行李箱。一年多前,从大学回来以后,自己就把这个行李箱放在角落。如今又要拿出来用,白浩也是百感交集。想起了当年去上大学的时候的情景。想着想着,脑海里就出现了一个人——庄梦婷。

白浩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继续投入到整理心里之中。

拿出了自己当年用的笔记本电脑。虽然有点老了,但是在当年还是性能接近顶级的笔记本。对于未来白浩办公来说正好,挺适合的。

突然理着理着白浩看到了一些曾经的东西。

是一些照片,他高中的毕业照,大学的毕业照,还有毕业典礼时候拍的一些照片。白浩几乎都要沉浸到过去了。看着毕业典礼册上唯一拍到了的一张庄梦婷的侧脸。把白浩的思绪一下子拉回到了现实。就是庄梦婷的那句话点醒了白浩,而后面的偶遇更是让白浩冲出泥潭。人的一生可能会遇到很多人。

但是基本不会遇到这样一个能够让他浪子回头的的贵人。可能这就是爱吧。

夜,已经深了。按照平时白浩应该是才回到家,也许有一路吐回自己的房间。也有可能已经倒在床上昏睡不醒了。但是现在,白浩已经完全整理好了自己的行李。

白浩从来没有这么早睡过觉。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第二天醒来。吕泽楷就带来了好消息。

“喂,白浩,我暂时给你找了一个房子,照片我放你微信了。我感觉还不错你什么时候过来。”吕泽楷问道。

白浩内心一笑,虽然说吕泽楷说话直是直了点,但是让他帮忙,他还是会尽力的。不过白浩醒来的时候依然是中午12点。昨晚白浩睡的比过去的一年都好。

“好的,我明天或者后天过来吧,晚上好了,到时候我们吃个饭。”白浩笑着说。

“行,就这样。”吕泽楷也不多废话。

今天是7月24日,周日。白浩穿好了衣服,准备再去找庄梦婷。

已经是下午了,白浩来到那个让他转变的KTV找到了刚刚从一个包间收拾完出来的庄梦婷。

“我要走了。去重新开始。”白浩说道。

“我相信你。”庄梦婷说道。

两人对视许久。已经不需要什么语言来对话了。语言,在他们两个的眼神中,是多余的。

“等我。我回来的时候,你愿意嫁给我么?”白浩问道。

“你这算是求婚么?”庄梦婷噗嗤一笑,说道,“那得看你的表现怎么样了。”

“等我,我会让你看到我曾经的那种努力。”白浩严肃地说道。说完白浩就转身离开了。

看着白浩离开的背影,庄梦婷小声地说道:“无论你回来的时候会怎样,我都会等你。”

买好25号晚上的车票,白浩开始考虑找工作的问题。之前自己已经翻烂的网站,那个自己佯装自己想要开始工作的网站,他认真的开始看。寻找着自己可能去的工作。同时他也不断完善自己的简历尽可能的去让自己能够得到面试的机会。虽然说在现在的社会,学历是敲门砖,但是最重要的依然是自己的综合实力。自己能做事,能为公司做贡献,自然就不会被公司所抛弃。

时间到了该上车的时候了,没有人来,白浩心里也清楚,未来他只能自己一个人走下去。

“你真的不去送儿子么?”白浩的母亲问白振严。

“他已经长大了。我们不需要担心。”白振严说道,随后继续处理自己的事物。

走上动车,找到自己的座位。白浩从容地坐下。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去面对自己的新生活。尽管未来遥遥无期,但是无论前路有多么凶险他都会努力走下去。

第4章 新生

动车开始减速了,白浩即将进入杭城东动车站。天色也有点暗了,夏天,一般来说要到晚上7点多天才会完全黑下来。而现在,就是晚上7点多。

7月25日,晚上,白浩来到了杭城。下了火车出了车站就看到一辆白色的车里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吕泽楷已经在等他了。吕泽楷是白浩的同班同学。因为本身班上就没几个男的,所以白浩很快就和吕泽楷打成一片。又因为同样喜欢踢球,他们两个经常一起去踢球。这一来二去就熟悉了。

那时的吕泽楷还不知道白浩是一个富二代。只觉得他稍微有点钱。

大学就是这样一个神奇的地方,很多时候,同班的可能不会有太多的羁绊,反而什么足球队,社团,会让不同的人认识更多。尤其是在外语专业的足球队。整4个年级踢球的男生加起来才能勉强凑起一支足球队。去参加学校内各个大分院的比赛。

在这种阴盛阳衰的情况下,足球队里面各个队员的羁绊也就更深。这也是为什么白浩和吕泽楷在毕业后还能够一直保持联系。

“白老板,哈哈,你是怎么想了想要来下放自己体验生活来了?”吕泽楷笑着问道。

“别说了,我就是出来打工的打工仔,哪里是什么老板。”白浩笑着说道。

“房子呢我明天你带你去看,你自己感受一下实际情况。”吕泽楷说道,“今天你先住我家吧。”

“谢了,吕老板。”白浩说着放好行李,打开车门说道。

“走吧,先去吃点东西。”吕泽楷说着,发动了汽车。

到杭城之后的这一顿很简单,在吕泽楷家楼下简单的吃了一碗面,当地说法叫片儿川,白浩没听说过,觉得挺新鲜的。

“你工作找的怎么样?”吕泽楷问道。

“还没消息。”白浩说道,“简历已经投了,我还在看一些其他的。”

“好好体验一下我们去年是什么感觉吧哈哈。”吕泽楷说道。

“我直记得当年你要去工作直接跑了,后面比赛都是我在撑着。”白浩说道。

“没办法嘛,人都是要恰饭的。我又不是职业运动员。”吕泽楷说着上楼打开了房门,“行李大部分暂时放车里吧,明天我带你去就顺便帮你搬家了。今天就难为你一下,睡沙发了。”

“行。”白浩说道。对于现在的白浩来说,吕泽楷的帮助就是雪中送炭。

打开门一个女人穿着睡衣从卧室走出来。

“你回来啦,去哪里玩……”她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吕泽楷身后的白浩。

“我去接同学了,顺便吃顿饭,他今天暂时住我们这里。这是我之前跟你说的我大学时候的兄弟,白浩。”吕泽楷说道,“白浩,这是我的女朋友叫周琴”

“可以啊,你小日子过得挺滋润的嘛。”白浩笑着说道。

“运气好,能骗到这个啥姑娘。”吕泽楷小声地回头说道。

“喂,你说谁是傻姑娘呢?”周琴说道,“这人就是这样,天天跟别人说我傻。”

“先进来吧。”吕泽楷说着让白浩跟着进门,顺便锁上了门。

“我们好久没说过话了吧。”吕泽楷说道,“自从最后足球队解散的那顿饭。你现在是什么情况。”

白浩想了想,还真是。自从足球队解散之后的那顿饭,自己还真没怎么跟吕泽楷聊过了。虽然是保持着联系,但是说的不过是来我这儿我们吃个饭。然后夜店嗨一下什么的。确实没有怎么说过近况了。

“你知道我这一年经历了什么吗。”白浩说道,“我感觉就是空白的。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

随后白浩跟吕泽楷讲了之前遇到庄梦婷的事情,还有跟白振严说的事情。

“你是傻吧,这么爽的日子不过。”周琴说道,“给我这种日子过,我还不乐开花了。这样吧,我做你女朋友你回去带我嗨啊。”

遇到女朋友当面语言绿人,吕泽楷自然是坐不住了。

“好了啦,开玩笑的啦。”周琴看到吕泽楷一脸不快的表情说道。

“所以说你能理解为什么这个是傻姑娘了吧。”反手吕泽楷就跟白浩说起悄悄话。

“喂,又说人家傻姑娘你信不信我真的跟他跑了!”周琴说道。

“好了啦,别闹了。”吕泽楷说,“虽然我一直跟你保持联系,但是那时我都感觉我好像不认识你一样。”

“确实啊。跟庄梦婷说的一样,我整整睡了一年。”白浩说道,“我也不知道我这一年是怎么过来的。”

“总而言之现在欢迎回来吧。哈哈。”吕泽楷笑着说,“琴琴我们睡去吧。你也早点睡,中午的时候我回来带你去看房子。”

“好的,谢谢。”白浩说玩,就躺在沙发上,看着手机。各种信息全都显示出来。因为之前是手机静音的,所以没怎么听到,现在躺在沙发上,才看到。

其实信息也不多,是妈妈发来的几条问有没有到的,还有徐飞发来的祝好运。剩下的是一个好友邀请。

白浩这才想起来,当时自己和庄梦婷分手的时候,就删了她。不过头像还是依稀记得。这个好友邀请应该就是庄梦婷。

白浩和庄梦婷稍微聊了一会儿天,就不知怎么的迷迷糊糊睡着了。

第二天,白浩依然是接近中午的时候醒了过来,比之前好点,他是10点半多醒的。和12点比已经早了不少了。刚刚睡醒的白浩有一种没事做的感觉。有种突然袭来的感觉,白浩想玩游戏,想到了之前的每天玩的日子。

白浩打开电脑,里面一无所有。不是说没有游戏,是真正意义上的一无所有,没有微信,没有word各种东西。

他这才想起来,之前电脑重装的时候,自己脑袋一拍买台新电脑就好了。然后这台笔记本上面什么都没有装就直接去买了新电脑。这一年下来,白浩失去的似乎不仅仅是时间,还有一大堆的记忆。

他开始有些害怕。如果自己未来还这样,该怎么办。不过回头又想想,现在是自己努力的时间,这种事情很长的一段时间应该不需要考虑吧。

在墨迹了一会儿之后,吕泽楷就回来了。

“走吧,去看看房子。”吕泽楷说道。

白浩简单的整理了一下,就跟着吕泽楷上车了。

吕泽楷看的房子是在延安路上一个小区。房子有点老,但是整体还是不错的。白浩跟着吕泽楷一路进了小区,上了7楼。这个房子是3室一厅,有阳台是公用的,有厨房。里面的一个主卧还没租出去。听吕泽楷说,房东也不是特别想赚钱,只是这个房子放着也是放着,缺乏生气。所以就租出去了。现在还有主卧一个房间还空着。

白浩走进去看了看房间。一股比较浓重的老家具味道,说明着这个房间经过的时间。整个房间大概在20平到30平左右,如果去掉家具和大床可能有35平还有一个独立的卫生间。

“网络,WiFi什么的都是有的。你租下来就可以直接进来。”房东笑着说。

“你觉得怎么样?”吕泽楷问道。

虽然不是白浩所想象的那种样子,但是也是挺不错的,接着白浩走到阳台,下面是一个小公园,还附带一个篮球场,再往左边看看就是一个小学。

“那价格怎么说?”白浩问道。

“1400一个月,押一付三。”房东说道,“看你喜不喜欢这里了。”

“房子是不错,就是押一付三我暂时可能没法负担这么多。”白浩说道。毕竟他现在连支付宝,加起来一共就6600不到,白振严说让他自立就让他自立,连最后的火车票钱都没出。押一付三就是4个月的钱,也就是5600。这绝对是要了白浩老命的。一个月1000怎么活得下来?

“我刚来,工作还在找,可能……”白浩说道。

“对,他刚来,现在还什么都不稳定,能不能通融一下?”吕泽楷也说道。

“这样吧,我先押一付一,下个月和下下月你每个月单独给我三个月以后你就跟其他人一样”房东说道。

“那行,我现在就付钱,待会就搬进来。”白浩说道。

他也是清楚杭城租房子的价格的。毕竟来之前在拜托吕泽楷之后自己也有看过一点点。这个大小,还在这么偏中心的地段,这个价格应该说是比较便宜的了。

“那我去准备合同,你身份证带的吧。”房东说道。

“带的。”白浩说道。

“兄弟,欢迎来到平民生活。”吕泽楷笑着说道,“等你弄完这个我也要回去工作了。公司还有不少事情呢。”

“嗯麻烦你了。”白浩说道。

“说啥呢,怎么说我们曾经是兄弟嘛。”吕泽楷笑着说道。

一切都弄好了以后,白浩就住进了这个老房子。房东也给了他房间和大门钥匙。在杭城,白浩也算有了一个立身之地。

在整理房间的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请问是白浩先生么?我们是趣合外贸的,我们收到你的简历,请您在明天下午3点到汇鑫大厦20层来进行面试,可以么?”电话的那头说道。

趣合外贸是白浩最早投出简历的公司之一。这么快就有机会,白浩当然是兴奋不已。

“好的,我一定到。”白浩说道。

第5章 影子

白浩将要面试的事情告诉了吕泽楷。

“我明天可能有点事,汇鑫大厦离你这儿还有点距离的。那你是自己过去,还是怎么说。”吕泽楷问道。

“没事,我自己过去就好了,你已经帮了我这么多了。”白浩说着,想着正好也趁这个机会多熟悉一下杭城路,这样自己出去也不会迷路。

“你就是刚住进来的那个兄弟是吧?”这时一男一女进来了。是另外一边两个房间的租客。

“是的,我叫白浩。”白浩说道。

“我们这也算是合租了,相互认识一下吧,我是宋书杰。这个是宋淑怡,我妹妹。”宋书杰说道,“厨房是大家一起用的,水电是我们分摊的,你来了以后我们也这样分摊可以吧。”

“没问题的。”白浩说着,他想着自己也不会做饭啊,这个厨房对他来说有跟没有没什么区别。

“那行,有什么不懂的记得找我。”宋书杰说道。

“你们不用工作么?”白浩看到这两兄妹在工作的时间还在家里,觉得奇怪就问问。

“我们就是租着玩的。反正也不缺钱。”宋书杰笑着说道。

白浩有些明白了,这两个应该就是过去版本的自己。不过,既然在同一个屋檐下,就要互相帮助一下嘛。

“我看你也是不工作的?”宋淑怡说道。

“不是,我刚来,还在找工作,以后你们还要多帮助我一下啊。”白浩笑着说道,“你们两个大老板。”

“也不算老板吧,既然你住进来了,我肯定不会亏待你的嘛。”宋书杰笑着说道。

这两兄妹回到自己房间以后,白浩就开始考虑去面试要穿的衣服了。

这套衬衫还是当时白浩在大四的时候去模拟招聘活动时候和去学校组织的招聘会拿实践学分的时候穿的。现在穿起来感觉有点紧。不过勉强的还能穿一下。

接着,白浩搜索了一下那个趣合外贸所说的那个汇鑫大厦在哪儿。这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杭城已经不是白浩以前想的那么小了。整整扩了好几个个大区,还吞并了好几个以前的市。而这个汇鑫大厦就在靠东边的下沙。而白浩这个房子是在接近城西的地方。这一来一回,几乎都要穿过整个杭城了。

不过杭城能够扩张,也是得益于地铁的功劳。以前去这么远的地方坐公交车估计都要做几个小时,但是现在有了地铁,可以快速来回于各个地方。

查好了线路,白浩就准备休息一会儿。

“白浩,晚上一起吃顿饭吧。”宋书杰看时间差不多要出去了,就过来叫白浩一起去吃个饭,难得新搬进来一个人。让整个房子都变得热闹一点了。至少宋书杰是这么想的。

“哦好。”白浩换下了明天准备面试的拿套衣服,穿了套便服,关上门就往客厅走去。

白浩心想着,确实,自己忙了这么久今天都没吃过饭。虽然说没有怎么饿,但是等到真的饿起来才是真的要命。

宋书杰带着他的妹妹和白浩去楼下的一家酸菜鱼吃了一顿。接着。就是白浩所熟悉的夜店,和KTV。不过白浩并没有想参加的意思。

“你这什么意思,我们好心带你参加。”宋书杰有些不开心地说道。

“我明天有面试,今天还有准备一下,下次有机会,我一定跟你们一起去玩。”白浩笑着说道。

“对嘛哥哥,刚才他不是电话跟别人说了有面试么,今天就算了嘛,我们去玩就好了。”宋淑怡也帮白浩解围。

“行吧,那你加油。”宋书杰也只好放弃了。

白浩一个人回到自己的房间,想再准备一下明天,可能问到的问题。随后早早地就睡了。

半夜,白浩被一阵开门声吵醒了。

是宋书杰兄妹回来了。

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呕吐声。应该是宋书杰喝多了。

白浩现在感觉自己就是从一个旁人的视角看着过去的自己。白浩就像看到了自己曾经的影子。自己过去是不是也是这样,吃喝玩乐回家倒头就睡有时候也会喝断片回家。

白浩穿上裤子打开门看了看。

宋淑怡一个人勉强地背着看样子应该是处于断片状态的宋书杰。

白浩一把扶住宋书杰,说道:“你们每天都是这样么?”

“有时候吧,也不是每天都喝这么多的。”宋淑怡说道。

“这样真的开心么?你有没有觉得有些枯燥。或者说,一直这么做有些无聊了。”白浩问道,他曾经应该也是这样的,所以他能够体会出一直陷在里面的感觉。虽然说脑子里有那种感觉,但是,身体上还是会去做。就像即将“醒来”的那些时候,虽然白浩想要去做什么事情,但是呢,只要徐飞和姜涛来叫他出去,他还是会很诚实的出去吃喝玩乐。

可能这就是人的一种惰性吧。

“也许吧,我不确定。”宋淑怡说道,“一直以来都是哥哥带我玩,我也跟着玩。”

白浩没哟回答,只是帮宋淑怡把宋书杰扔到床上,把刚才宋书杰在门口吐的处理干净之后,就回房继续睡觉了。可能是空调打的有点冷,白浩把被子盖的有点严实。

一阵敲门声又把快要睡着的白浩吵醒了。

是宋淑怡。

“虽然对于我们来说你还是陌生人,但是我感觉得出来,你不是简简单单来这里打工的。能聊一会儿么?”宋淑怡说道。

“你错了,我就是一个来打工的。”白浩说道。

“会有人连工作都没确定就在这里租房子么?”宋淑怡说道,“只是我自己的感觉而已。你好像不是普通的人。”

“我就是普通的人。”白浩回答道,“每个人的经历都不一样。你的感觉有时候也会有错的嘛。好了,早点去休息吧。我明天真的要面试。”

“那好吧,也许是我想多了。”宋淑怡半信半疑地被白浩骗回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早上。跟白浩想的一样,那两兄妹都还没起来。

这也是白浩第一次早上起床。因为如果以后要上班,肯定是要适应这样的日子的,不如现在就适应起来。还有做饭。

对于过去的白浩来说做饭这种执勤从来不用担心,家里爸妈会做,出去也有各种店,再不济还能够叫外卖。但是现在白浩需要把这些省下来。做饭就是一个最好的选择了。可是他不会做。于是,他就拿了自己之前买的泡面开始做。泡面比较简单,撕开放料包。就算拿热水泡都没什么问题。这样烧一下更不会出什么问题。顺便可以积累一下做饭的经验。

“在做饭啊?”宋淑怡穿着睡衣到厨房看到白浩在。

“没,弄个泡面。”白浩说道。

“你叫个外卖不就好了。”宋淑怡奇怪道。

“那厨房公用是什么意思?”白浩问道。厨房不就是用来做饭的么?之前宋书杰说的厨房共用?难道不就是他们也会做饭么?

“就用嘛,烧个水什么的也是用厨房嘛。冰箱里有喝的,你可以拿。”宋淑怡说道。

“你睡这么点时间没事嘛?”白浩问道。

“没事的,习惯了。”宋淑怡说着,接了一杯热水就回房了。

白浩吃完早饭,看了看自己剩下的钱,现在还剩下4000多,除了交房租白浩还买了一些日常的用品。

到了中午白浩洗漱了一下,准备出发虽然面试是下午3点,但是白浩想先去趣合外贸看看。了解一下公司的状况。毕竟网上的信息有限,不如直接去实地看一看。

刚下楼就看见了吕泽楷。

“兄弟,我还是来了,你第一次去面试,我还是帮你一下吧。”吕泽楷说道。

这,白浩是没有想到的。

“你不是今天忙嘛。”白浩说道,“我不能耽误你工作啊。”

“所以中午嘛,我提前给你送过去。如果你不下来我都准备上去找你了。”吕泽楷说道,“住的还习惯么?”

“还好,毕竟是租的,肯定是不能跟家里比的。”白浩笑着说道。

“那我们走吧。”吕泽楷说着回到车上,准备开车。

有车就是好,而且中午路况也非常不错。吕泽楷很快就开到了下沙。

在白浩打开门的时候,吕泽楷说道:“Alohahejahe”

白浩会心一笑说道:“谢了。”

这句话瑞典人听得懂,以前足球队的成员也听得懂。也是一首歌,白浩曾经最喜欢的一首歌。

这句话是瑞典语的加油的意思。在以前比赛的时候,所有的队员都会用这句话相互加油。也算是一个学外语的特色口号吧。同样的还有一首歌也是叫做Alohahejahe。后来被做成很多摇滚电音,也有不少人应该听过。对于很多听电音或者土嗨的人可能只是会觉得很好听,但是对于懂德语的白浩来说,这首歌更像是一首诗。讲的是一个曾经在世界各地跑船的一个水手的故事。在大学的时候也是经常激励白浩去不断努力的一首歌。在白浩开始喜欢听纯音乐之前,最后一首喜欢的有歌词的歌。

我曾经去过跟很多地方

从新加坡到阿拉伯

如果要说我最喜欢的地方

我会说,赞西巴尔……

第6章 碰壁之路

白浩走进了汇鑫大厦看样子应该就是那种办公用的写字楼。每层楼都有各种不同的公司。和一些大企业不同,这样的写字楼是最适合一些中小企业生存的。而白浩也就是要从这样的中小企业起步去获得各种工作的经历。

既然确定了这样的一个小目标,在这短期内,他就不能太执着于月薪或者说工资。他要把这失去的一年先补回来。这一年间,白浩的朋友,就比如吕泽楷,已经在他的公司获得了稳定的位置,在他的位置上的人际关系也处于一种和谐的状态。虽然说短期内不能升到更高的位置,而这稳定也是一种增长见识,增加自己综合能力的好机会。

进入公司不仅仅是要为公司做贡献,自己也应该要在这家公司里面学到一些东西。相互不足,从而让自己能够为公司做出更多贡献然后让公司上升到新的高度,同时自己又能够在新的高度中学到新的东西。这就是公司和人之间的互补。

至少白浩是这么认为的。

而现在的白浩就需要进入一家能够学到东西的公司。

坐电梯上20层,白浩迎面就看到了趣合外贸的标牌——趣合对外贸易有限公司。

走进大门,白浩对前台说道:“我是今天下午准备面试的白浩,我想先来了解一下公司,能让我参观一下么?”

前台的小姐姐说道:“等一下哦,我打个电话问一下。”

随后他拨通了电话,问道:“今天下午要面试的人来了。”

电话里说道,“先带他去B03会议室。”

“白先生,您跟我来。”前台小姐说着,带着白浩往里走。一路上白浩看到不少正在处理邮件的还有不少正在打电话,嘴里都是一些什么日期什么运送的话。

直走右拐白浩进入了一个会议室。

“程总让说让你在这里等一会儿,参观可能不行了,不过他们给你准备了一些跟公司有关的短篇。”前台小姐说着,就开始在投影仪上放视频。随后就出去了。

因为时间还是暑假,对于一些学生来说。而对于刚刚毕业的来说,现在也是一些在毕业前没有找到工作的学生找工作的时间。所以趣合用这么大的阵仗来安排前来面试的,白浩也是能够理解。白浩想着如果是一年前的自己就能够有现在这样的觉悟,是不是整个轨迹就会不一样了呢?

这么想着,白浩脑中突然闪过一句白振严曾经说过的话:只要在未来不后悔现在的自己,无论成功或者失败,都是可以接受的。

白浩想着,自己如果没有经历这些,也不会有这样清晰的目标吧。一边想着这种奢侈的生活,可能反而没有办法好好工作。不管怎么说,这样一路过来白浩觉得可能一年前不是这样人生轨迹会不一样,不过他觉得也不后悔。

视频里面放的是一些趣合外贸的相关视频,有些是员工活动的。但是白浩并没有能够获得多少信息。只知道趣合外贸的主要是对外出口一些玩具,小型的塑料玩具零件和一些整装的玩具。

这也和趣合两个字挺有联系的。

不知道白浩是不是来的太早了,几个视频轮播白浩看了几遍都有些看困了,才有第二个人进来。

“哟,兄弟你也是来面试的?”一个脸上略显稚嫩的少年说道。

光从外表看,白浩基本就感觉得出来这是一个刚毕业的,也许是大三来找工作实习的。

“嗯”白浩说道,并没有继续跟他搭话而是趴在桌子上,等时间到。

人慢慢多了起来,这次来面试的一共有10个人,白浩是最后一个。第一个在2点半就开始了。

无聊的等待之后,终于轮到白浩了。

白浩走了进去。

面试并不像白浩所想的有那种以前说烂的套路,什么把椅子摆正啊,什么扔垃圾啊那种。而是非常正常的那种,至少看起来是。

来面试白浩的一共有五个,从样子看中间的按个应该是有绝对的pass和选择权的。不过这仅仅是白浩从进去以后获得的信息。

“白浩是吧?你好,那么我们现在开始面试。”坐在中间的面试官说道,“那么先介绍一下你自己吧。”

“各位面试官,你们好,我叫白浩,毕业于沪城大学英语专业,我应聘的职业是外贸跟单员和邮件处理员。我觉得对于外贸来说,英语是一个必备技能,而我是英语专业,所以我觉得我能够胜任这份工作。我认为我在和国外的客户交流是没有任何问题的。”白浩自信地说道。

“我们要做的不仅仅是和客户交流,还要能够让客户从我们这儿下订单,我看你是英语专业,你对于商务方面有多少了解。”坐在最右边的一个面试官问道。

“我觉得,商务方面的核心也是英语,对于英语有基础的业务员,适应商务方面的交流是非常快的。”白浩回答道。他已经开始有点感觉到,现在开始才是面试的“白刃战”。

“So,youjustgetTEM4,butnotTEM8.HowshouldIbelieveyourability?”最左边的面试官问道。(那么,你只是考出了英语专业4级而不是专八,我要怎么才能够相信你的能力呢?)

这个尖锐的问题一下子就刺到了白浩。不过他也有所准备。他知道面试官一定会针对他只有专四而没有专八开刀。而用英语问也正好测试一下他的口语和听力如何。可以说,面试官这次发起的攻击正中了白浩的“陷阱”。

“Inmymind,Englishisnotjustatoolorskill.It’sakindofculture.OnceweunderstandtheEnglishculture,wecanunderstandEnglishwell.”(在我看来,英语不仅仅是一个技能或者工具,它是一种文化,一旦我们能够理解英语的文化,我们就能够很好地理解英语)白浩说道,“TEM8isjustakindofcetificationforsomemoewhocan’tunderstandculture.”(专八只是一种对于某些不能够理解英语文化的人学习英语的一种凭证)

最左边的面试官明显被白浩的这一番话给震慑到了。她没有想到一个已经毕业一年的“往届毕业生”能够有如此的理解。尽管她有些不同意白浩的想法,但是白浩的口语和语气已经有些让她惊讶了。

“ButEnglishisbasedonGrammarandVocabulary,thisisimportant.Ifyoucannotgetthecetification,noonecanproveyourgrammarandvocabularyaregoodenough.So,Istillcannotbelieveyou.”(但是,英语的根本是语法和单词,这是最重要的。如果你不能够得到这样的凭证,没有人可以证明你的语法和单词足够好)最左边那个女性面试官发出了他最后的疑问,这也是他所认为的英语的根本。她觉得白浩所认为的东西就是在动摇英语教育最根基的东西。虽然他不是教育这一块的工作人员。

虽然白浩没有准备到这样的问题,但是他依然能够“狡辩”。在白浩看来自己接下来的就是狡辩。

“Actually,Englishisdevelopingallthetime.Todaywegotawrongphrase,maybenextyearoreventomorrowitcanberight.”(实际上,英语一直在进步,今天我们觉得是错误的语句,可能明年,甚至是明天它就可能变成正确的)白浩没有紧张,从容地说道,“justlike‘Longtimenosee’itwaswrongifyouusein400yearsago,butnow,it’sright.”(就像“好久不见”如果在400百年前用他就是错的,但是现在,这是一句正确的语句。)

有理有据,完美的回答。

最左边的女面试官惊讶于白浩这种随机应变的能力。她眉头一皱,撇到了简历上白浩写的他懂德语。不过幸运的是,她也懂德语。她是跟德国公司方面联络的专员。

“WieistIhrdeutschesNiveau?”(你的德语处于什么水平?)女面试官问道。

“VielleichtisteseinSchülerinderGrundschule,Ichkannenichtgutsagen.”(可能是德国小学生水平吧,我说不好)白浩想都没想就回答道,“IchbineinFanderBundesliga,Fußballspieleoftansehen。”(我是德甲球迷,经常看球赛)

虽然说,这几句不是地道的说法,但是,发音还是挺不错的。从她的角度,这个人可能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至少她想带他做德国公司方面联络。

当然另外几个不懂德语的面试官自然是听得云里雾里。

白浩也是心里吓出了不少冷汗。要不是以前在逛夜店的时候有几个德国佬,可能今天他就被难住了。当时那几个德国佬也觉得白浩的语音像是德国人但是说起来的句子却是一个外行。

“好了,我问最后一个问题。”中间的面试官发话了,“从简历上看,你去年就毕业了,而从去年到今天你没有去过任何一家单位,连实习都没有。如果是没写,请你说明,如果是没有经历,请你说明为什么现在才开始来应聘。就算你是沪城大学,我也想听听你的解释。”

终于到了白浩最害怕的问题了。简单来说,就是这一年你到底干了啥。

白浩吐了口气,放松一下自己。思考着该如何回答。

“去年毕业的时候,我回家休息了一段时间。”白浩说道,“我认为工作是需要做一个提前的准备的,无论是心态还是实际的行动。所以我选择回家休息了一段时间。调整好自己的状态。”

白浩说的很委婉,但实际意思就是我在家里混了一年。面试官也不是傻子,当然也听出来了,自然也不点破。

第7章 机会

“好的,你先回去吧,过几天我们会联系你的。”中间的面试官说着,示意白浩出去。

白浩走出去的时候,并没有马上离开,偷偷的在门边上停了一下。想偷偷听一下他们。

“哎,终于结束了。”一个人说道,听声音像最右边的那个面试官。

“你们觉得刚才那个白浩怎么样?”一个女人的声音说道。应该就是用2种语言跟白浩说话的那个女面试官。

“这个小伙子话挺会说的,就是,在家一年啃老。现在出来能有什么本事?”最右边的面试官说道。

“你不要小看这种人。”女面试官说道,“可能他在家里做的事情不少,不让我们知道。我刚才问他的话,看他的水平不像是荒废了一年的样子。”

“如果真的厉害,为什么不毕业就被大企业抢走呢?”右边的面试官说道,“这就说明了,他没本事。可能会话会说几句。我看、前面那个戴子琪不是挺好的。”

“最后还是程总决定吧,反正也不是说今天我们说了就决定了。”女面试官说道。

“把这个人cut了吧。”程总说道,“既然他没有直面自己的过去。那就不会面对自己的未来。”

白浩听完悄悄地离开了公司。坐在公交车站边上等车。才下午3点半,大街上没什么人,车子也不多。所有人都在忙着工作。只有白浩一个人在公交车站等车。

白浩思索着刚才“程总”的那句话。确实,自己是知道自己过去错了。整整迷茫了一整年,也没有后悔。但是白浩似乎从来没有直面自己的过去。一味地认为错误,失败。就像德语。虽然是在夜店嗨,但是那几个德国佬也在无形中强化了自己的德语。

白浩也开始慢慢有所理解。无论是什么样的人生都是有意义的。自己如果就这么直白地告诉他们自己过去是怎么样怎么样,现在醒悟过来想要好好工作是不是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当然说白浩没有后悔那是假的。他手上现在只剩下4000去掉下个月的房租。和后面的吃穿用度,可能2个月都过不到。他急需一份能够让他生存同时对未来也有帮助的工作。

白浩很庆幸自己听到了“程总”的那句话。他也应该好好反思自己过去这一年得到了什么。而不是一味地觉得自己“睡”了一年。

“你想知道结果么?”白浩回头,是刚才那个女面试官,“挺可惜的。”

“不用了。”白浩说道。

“我觉得你是有本事的那种。”女面试官说着给他了一张名片,“去这家公司试试吧。”

白浩接过名片。是另外一家外贸公司的。

“我觉得不用了,谢谢。”白浩说道,“我觉得程总说得对。”

说完白浩吧这张名片还给了这个女面试官。

“你这么自信么?”女面试官问道。

“不是自信,而是自卑。”白浩说道,“我是应该好好想想了。”

“这样吧,我可能会想要一个临时工。”女面试官说道,“如果有兴趣,打给我,我会给你工资,让你帮我处理一点工作。”

“我会考虑的。”白浩说着接过那个女面试官的名片。

名片上的名字是邱芬。

“我先走了,不要让我失望。”邱芬说道,“我也希望没有看错人”说完邱芬就回公司了。

没过多久白浩也坐上了前往附近地铁的公交车。

车上,白浩在思考着自己未来的方向。虽然邱芬已经抛出橄榄枝,但是白浩并不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去证明自己。

然而在当前的情况下,白浩能够通过邱芬得到一部分的工资来撑下同时也能提升自己的能力也是一个令人难以诱惑的选择。

回到家已经是接近五点半了。白浩走到楼下时正好看到了刚要下楼的宋书杰兄妹。

“哟,昨天你没来今天一起玩嘛?”宋书杰笑着说道。

白浩趁着宋书杰还是“清醒”的状态时想要拒绝。,没想到宋淑怡就抢先问道,“今天面试怎么样?”

“不是很理想,不过还有机会。”白浩说道。

“说明还要努力嘛,你加油,我们自己玩。”宋淑怡笑着说道,“我们今天就不带你了,那周末我们可以一起玩一下嘛。”

白浩没有想到,自己还没拒绝,宋淑怡就已经帮他解决了这个问题。

在侧身而过的瞬间,白浩悄悄地说道:“谢谢”

宋淑怡回眸一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白浩回到自己的房间,拿出刚才的名片,思索着要不要打电话给邱芬。

就在这时,另一个电话打过来了。

“请问是白浩先生么?我们是云天贸易有限公司的,我们收到了您的简历。请问您这周四下午是否有别的安排?能否参加我们的面试?”电话里问道。

“有空的,请问具体的时间和地点是?”白浩问道。

“在西沙路227号,二楼。面试在周四下午2点可以嘛?”电话里问道。

“好的,我会按时到。”白浩回答道。

虽然这么说着,但是白浩明显感到了这个好像就是一个陷阱。连普通话都不标准,弄弄的福建口音,让白浩听得很尴尬。但是无论怎么说,白浩总是要去看一下,万一是那种正规公司呢。

另一边,邱芬也不是很清楚这个白浩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他是不太想把这个自己看中的人放走。本来的计划是让他到另外一个公司去历练一下,然后有小成之后再拉回来。现在的趣合外贸也正在上升期,尤其是已经有了稳定的2个德国客户,开发德国的市场刻不容缓。而趣合的总经理程总却不这么认为,他并不想这么快确定公司的发展方向,倒是想更多的吸纳别的方面的人才,去拓宽对外贸易的渠道。

白浩闭上眼睛响了想,最终还是拨通了邱芬的电话。

“喂?是邱芬么?”白浩问道。

“小伙子想好了?”邱芬问道。

“算是吧。但是我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应该怎么做。”白浩问道。

“这样,明天中午吃个饭,我来给你安排一下你接下来要做的。再谈谈你分的钱。”邱芬高兴地说道。很明显白浩应该是跟她预想的一样。

白浩算了算明天是28日周三,先把事情做了可以有一定的经济来源,顺便继续找工作。

“好的,那明天中午我在哪儿等你。”白浩问道。

“就我公司楼下吧。那就这样了,明天见。”邱芬说完就挂了电话。

白浩不知道这样能不能做,但是最起码,他不用在担心剩下的钱交完房租能不能够支撑下去了。但是这种经历确实不能够写进简历的,也就是说像个卧底一样,除了邱芬,没有人能够证明自己的经历。就像无间道里面梁朝伟演的陈永仁,除了黄志诚没有人能够证明他是警察。

同时他开始思考自己在“沉睡”的时候学到了些什么东西。

首先就是玩游戏。在别人看来,玩游戏是一个非常不好的活动,至少在老师看来。曾经也有不少说什么“电子海洛因”的人。但是事实是,很多成绩好的,他打游戏也厉害。先不说动脑子这方面。白浩觉得自己的心态应该就好很多。什么黑魂,血缘这种自虐向的游戏,白浩可是连着死了几百次硬是打通关了。从这方面来说,自己的韧性应该是不错的。虽然那段时间玩乐为主,但是白浩觉得自己应该还是那样。

接着喝酒。大学的时候白浩的酒量奇差无比。经常就是几杯就倒。连吕泽楷都经常笑话他。但是经过这一年的时间,白浩的酒量已经达到了一个还可以的境界。不说吐不吐,至少在“沉睡”末期他基本能够做到不断片。

酒桌文化是在谈客户必不可少的文化,自己有这个能力至少在出去酒席的时候能够顶住压力。甚至是帮我方C位挡酒。这一来二去,在公司获得“赏识”应该也是可以想象的。

白浩清楚,了解这些并不能够改变自己之前这段时间是浑浑噩噩的事实,但是从中了解自己学到了什么,或者说是无意中获得了什么也是非常重要的,就像下午的时候“程总”说的,接受自己的过去才能够走好现在和未来。

在想这些的时候,白浩也在网上看着自己能够做什么。其实英语,即是一无是处,也是万能的。虽然他在跟邱芬钻牛角尖的时候说什么英语是文化,但是归根结底还是一项技能。一项万能的技能。能够拿到第一手的国外资料,而英语不好的人只能够依靠翻译,而学到的水平也只能够受限制于翻译的水平。

白浩在大学时零零散散地也学过不少东西,但是都是散件。比如一部分的编程基础,一部分的法学等等。而且自从毕业,白浩已经好久没有踢球了。之前还……

白浩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另一个特长。

大二的时候白浩就在大学校队担任饮水机管理员。也跟着一个足球训练机构有过联系,充当义工,跟着教学。自己是不是能去那种足球场找找兼职的机会?

既然要自己独立了,那么就要想尽一切能够赚钱的正当方法。

第8章 有惊

半夜,白浩又听到了开门的声音。从梦中惊醒的白浩清楚,已经不是第一个晚上这样了。即使半夜醒一次对于白浩的水面来说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白浩也不太想宋书文这样,毕竟他还带着妹妹。不过白浩也清楚,现在去劝宋书文也没什么用。他知道跟他过去一样。如果不是什么特别的契机或者时间过久,他压根不会感到这种浑浑噩噩的日子是这样的难受。

白浩打开门再一次帮助宋淑怡扶着走路都走不稳的宋书文。

“你这样每天锻炼,怪不得身材这么好。”白浩笑着说,“看看你哥胖成什么样子了。”

宋淑怡噗嗤一笑,随后说道:“他不胖我怎么锻炼呢。”

帮完宋淑怡,白浩想着明天还要跟邱芬去谈“工资条件”呢,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28日中午,白浩如约在汇鑫大厦楼下等邱芬。在12点过6分的时候,邱芬走出了大楼。

“走吧,做我的车吧。”邱芬说着,带着白浩去停车库,“怎么样?想去哪里吃?”

“您决定吧。”白浩说道,“毕竟着机会也是您给我的嘛。”

“行吧,带你吃个贵一点的。”邱芬说着,开到了附近一家比较不错的餐厅。点了点菜。

在等上菜的时候。邱芬开始说话:“这样,我每天给你一定的事情做,你在这一天之内弄好。怎么样?不过别拖到凌晨。”

“什么叫一定的事情?”白浩有些不明白。

“就是像处理邮件,翻译邮件,各种比较简单的事情。”邱芬说道,“如果做得不好我可是要扣钱的。钱一个月我给你1500怎么样?其他你可以再去找别的工作,等找到了,我们的工作关系就结束好了。”

白浩清楚,自己给她做事就是个临时工,不过能够有1500一个月也是不错的。不过能够在其中了解到很多外贸的相关信息在未来去同类的公司可以有更快的适应能力。

“那你给我的一般要做多久?我觉得这算个兼职吧。”白浩问道。

“不多一两个小时吧。”邱芬轻松的说道。

双方又谈了一会相关的事情后,菜就上来了。白浩就简单地吃了点。因为他基本不饿。长时间的三餐不规律已经让他饿得不规律了。

回到家,白浩就开始找自己感觉能够有机会的公司投简历了。不过这些简历就像是石沉大海一样,基本没了动静。也许,社会真的不会容忍一个毕业以后在外面浑浑噩噩一年的人?

不过说到底,明天还是有一个机会的。虽然白浩觉得不靠谱。但是去看看总是没错的。

时间来到了29日,也就是周四。约定的时间,白浩来到了西沙路227号2楼。

这根本就不像是面试。和白浩坐在一起的有4个年轻人,看样子是还没毕业的那种。在会议室做了一会儿,一个看上去像是管事的人进来了。跟大家说各种他们公司的成就。

白浩一听。心里就清楚了一半。虽然他一年没有接触社会,但是这种套路还是清楚的。没有公司会在面试的时候疯狂的介绍自己公司,然后吹嘘自己公司。如果有,只有两种,不是骗钱,就是传销。

果不其然,在“话事人”吹嘘玩自己的公司的之后。就开始跟这些还没毕业的小伙子灌输一些“知识”,然后说让他们能够在公司里面好好发展。

白浩看了看门口,刚刚进来的时候门口还是开着的,现在已经关上了,同时有两个彪形大汉守在了门口。事情就开始变得棘手。

“那个大哥,您还没说您怎么称呼呢。”白浩一脸尊敬的说道,表现出一种被他“洗?脑”成功的样子。

“诶呦,这小兄弟提醒的好啊,我都忘了说了,我姓钱,大家也不用叫钱总,叫我老钱就好了。”钱总说道,“既然提了,那大家都相互介绍一下吧,反正以后也是在一起工作,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那?不用面试了么?”白浩问道。

“面试啥呀,都是缘分,我这辈子就是比较信缘分,既然来了就是我们的员工啦。”钱总说道。

白浩虽然心里知道自己已经走不掉了,报警的时机也不是现在所允许的。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得找个机会去报警。唯一庆幸的是,现在他们还没要求把手机收上来。

白浩突然起身往门口走。同时问门口的那个大汉:“请问一下厕所在哪里?”

大汉没说话,指了指房间后面。

白浩看着这个房间后面有个厕所的标志。就赶忙走进去。

他本来的想法是看看能不能脱身。如果能够脱身,再看看能不能够帮助这几个大学生。

进入厕所,关上门,白浩准转身看了看窗户。他本以为这里是二楼,从厕所逃出去应该是有一定机会的。但,可惜的是,厕所的窗户被铁笼关住了,甚至连一只手伸出去都有些困难。

白浩心想难道这回真的是在劫难逃了么?

从厕所出来白浩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钱总马上就祭出了他下一个套路,交保证金。

“这个保证金是我们在人员录入之前的一个保证。因为我不希望你们放弃这个非常好的工作机会。每个人交1000就行了,意思一下,等之后我们录入了这个员工信息,我们就如数奉还。”钱总笑着说道。

白浩心里有些想笑,虽然脸上还是一脸认真,保持着一个似乎是被他们骗到的样子。这个套路在白浩还在上学的时候就有。当时快毕业前,老师也做了一波科普。这个套路一般来说只要拿出来了,就基本证明了这个是一个骗局。虽然白浩从一开始就已经隐隐的感觉到了,但是生活压力所迫,逼得白浩铤而走险想要去试一试,万一这是正规公司呢?

这个瞬间,白浩也开始理解了一些社会上上当受骗的人。可能他们不是真的好骗,而是在短时间这样的依噶情况让他们不得不去逼自己去试试。

这时,一个学生说道:“……我好像没这么多……”

钱总当然不会放过这些不交保证金的,“没钱没有关系的,我们给你们安排了住宿,这也是以后你们在我们公司工作时候的住宿,我给你们先体验一下。能够多了解我们公司的文化。”

白浩心想,呵,连监禁措施都准备好了。他必须要想办法离开这个地方,就算是救不了这些大学生,他至少不能让自己被囚禁在这里。当然他有些害怕了。

突然,白浩灵机一动。在钱总正在休息,准备下一段讲话的时候,白浩跑过去问道:“钱总,我这边是跟一个朋友想一起来的,他没有空,也不知道我们公司是这样的公司,所以他让我先来看看。”

钱总笑着说道:“别叫钱总了,叫老钱就行了。有朋友是好事啊,让他也来我们这个大家庭嘛。多一个人就多一个力量嘛。”

为了防止他们怀疑,白浩拨通了吕泽楷的电话。他们看电话号码不是110好像也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喂?兄弟啊,上次那个公司很不错啊,你要不要一起来啊?”白浩声音放的大了些。

“你是脑袋烧坏了么?”吕泽楷问道。

“哦。你想要再看看是吧,我跟你说真的不用考虑了,这个公司很不错的,只要交了保证金就能入职啊。”白浩说道

吕泽楷开始发现事情不对劲。没有一家正规公司在你入职之前会要保证金。他开始意识到白浩可能遇到麻烦了。

“地址在哪儿,我待会带着我其他几个朋友过来。”吕泽楷假笑着说道。

“哦?你还要再带几个朋友啊?”白浩说完这句话,瞟了一眼钱总,他这个眼睛里闪光的样子。就像是看到了好几个钱袋子的样子。

“对啊,地址在哪里啊?”吕泽楷说道,“要不我过一会儿先过来?”

“地址……”白浩故意不清楚地址的转身问钱总道,“我们的地址在哪里啊?”

“西沙路227号2楼。”钱总眯着眼笑着说道。

“诶,你听到了吧,西沙路227号2楼”白浩说道,“那我待会等你啊。”

说完白浩挂掉电话,转身对钱总说,“这个,我能不能留的晚一点,我朋友有点远,过来可能要点时间。”

“没问题的。”钱总笑着看着这个“傻蛋”,心里露出了一丝欣慰。

另一边,吕泽楷已经知道了白浩的所在地,同时也清楚白浩现在正身陷困境。西沙路227号离吕泽楷的地方有些路,但是自己开车去肯定是不科学的,而且现在手头上也有工作要做。

他敲了敲对面。跟坐在自己正对面的周柳义说道:“六一啊,我今天有点事,你能把我这份做了么?”

“你搞什么?”周柳义有点不太清楚状况。

“报警救人。”吕泽楷说出这几个字马上就把周柳义镇住了。

“行,你快去救人,你这份我做了。但是如果你是骗我的。”周柳义说道。“没你好果汁吃。”

“行吧行吧,大不了晚上宵夜我给你带点贵的?”吕泽楷笑着说完,就冲出公司。

仅凭借自己一人之力到了三十亿,充满了各种的机遇和挑战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4.00966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