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回到2013,第一件事买了那张让自己记忆深刻的彩票

重生回到2013,第一件事买了那张让自己记忆深刻的彩票

第1章 过来一年了

2014年3月31号。

清水市丽水小区203室,方华欣慰的看着手机里一大串的银行到账数字,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个、十、百、千、万、十万......亿。一亿三千五百六十九万七千八百三十三。”

这一大串数字,方华已经数了不下十遍。

“重生回来一整年了,总算是对得起我这重生者的名头了,没给广大重生穿越者们丢人。”

生活在2020年的方华,一夜间穿越,重回到2013年3月1号,这是他人生中重大转折点的一点。

13年3月31号,那天方华会铭记一生,并非是因为知道自己会穿越,而是在曾经的那一天,他破天荒的买了一注彩票。

那组数字很完美的比中奖七个号,都高出一位数,他恨啊,多想时间能重来。

万没想到,竟然真的重生回来。

回来的第一件事儿,那就是先把彩票买了去,然而操蛋的是,他重生回来的时间,截止当日彩票的终止时间,只剩下十分钟。

他身上只有四块钱,在飞奔去彩票店的路上,他给父母分别打过电话,让他们都去买几注自己的号码,只可惜没一个人相信他。

最终,他只买了两注。

当天晚上开奖后,一等奖共中九注,根据奖金奖池总数比例分配,每注奖金为7571049元。

合计奖金为15142098万,缴纳完百分之二十的个人税款后,他得到的总奖金为:12113678.4元。

摇身一变,成了千万富翁。

腰揣千万巨款,方华暂时没将这件事儿告知父母。

既然是重生者,仅仅局限于买彩票,怎么能行。而且,他也只知道一期彩票的开奖结果,毕竟谁也不知道自己能穿越回去。

不过,他虽然没办法继续买彩票,但却可以做别的投资。

他记得特别清楚,前世14年的4月1号,愚人节那天,国家做出了一个决策,建立国家级新区的决策,恰恰国家新区距离他家县城不是很远......

熊市和安市,原本只是穷困落魄的小县城,摇身一变,定位成二类大城市。

本来一毛不值的地方,变得寸土寸金。当消息爆出后,全国各地的炒房团纷纷齐聚熊市和安市。

只可惜,国家提前做好了管控手段,炒房团并未沾到多大油水。

提前知道未来走向的方华,立马动身去了熊市和安市,用他手里的钱,低价买断一大批地皮。

没错,就是地皮。

就在今天,国家级新区成立的前一天,不知从哪儿走漏的消息,两地的地皮价格飞速增长。

没有迟疑,他立马将手中所有的地皮抛了出去,通过竞标拍卖,他总共赚了一亿多。

因为他知道,现在是新区热度最高点的时候,往后会一点点下滑。

现在这个阶段点,房市动荡起伏较大,十分不稳定。

毕竟,若是再早重生个十年,他就会大力囤积房子。

当然,如果没重生到现在这个时间点的话,他也不会中彩票大奖,也就没有本金来做囤积。

拍卖地皮,除了地皮外,他还得到了二十多套房子,等着建起来,到时候全部租出去,也享受享受包租公的生活。

“一年了。”

方华激动的坐在房间里,一遍又一遍的看着手机卡里的余额。

早在今天,知道地皮要参与竞拍的时候,他就去银行另外办理了几张卡,将这一亿多的钱分批存在几张卡里。

而自己常用的那张卡,只留下了三百万。

“今晚上要奢侈一把,享受一下小资生活。”

这一年里,他都在隐忍,中大奖的事儿从没和父母说过。

毕竟,要是说了,父母可未必会答应他去囤积地皮。

他又没办法解释自己是个重生者。

今天不一样了,钱到账了,而且还在国家级新区有了二十多套房子,腰杆终于能硬起来了!

“买点啥呢。”

猛然暴富,方华决定好好犒劳一下自己,也顺便在今晚和父母摊牌,当然一亿多暂时不能说。

可以告诉他们,买了张彩票,中了点小钱,好名正言顺的改善他们家的生活。

前世,方华家可非常落魄,而落魄的罪魁祸首便是......

吱呀一声。

钥匙插进锁眼,扭动的声音打断方华回忆的思绪。

房门打开。

他父母前后脚走了进来,不过看样子,后面还有‘客人’。

“小华在家呀,快来看,谁来了。”

方母前脚刚进房间,看到沙发上坐着的方华,便露出了慈慰的笑容。

“小华,毕业一年了,听说你还没找到工作?”

正说着,门外走进来两人。

方华站起身来,眼神中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小华,怎么不叫人?”

方父将包挂好,换好鞋后和方华小姨夫一起走了过来。

“爸妈,小姨,小姨夫。”

“小华今天怎么回事儿,感觉有点怪。”

方母无奈一笑,张罗自己妹妹妹夫坐下。

“没准儿是小华在家歇了一年,有点自闭,以后找到工作,多在社会上交流交流就好了。”方华小姨不以为意的笑道。

“小华没有一直在家歇着,他会在网上做一些兼职,每个月都有三四千块钱的收入呢。”方母辩解道。

那是方华找的借口,每个月给家里补贴几千块钱。

“那有什么用,到底不是正经职业,我看等过几天小杰回来,帮他介绍介绍工作吧。”

亲戚间的攀比,是方华最厌烦的东西。

“好啊好啊,听说小杰在公司要升成副总了,要是真有办法能帮到小......”

方母的话还没说完,小姨像是又想到什么:“哎呀,一个年薪几十万的副总而已,都好说。不过......小杰他们公司招个文员最低就要本科。小华好像是个专科学历吧,可能有点棘手......毕竟,刚刚上任就走后门有点不妥当。”

“谢谢小姨好意了,我工作问题不用操心。”

“小华,也不是小姨说你,当初读高中的时候,你要是能努努力,考个本科,现在让你表哥帮你介绍一下,好歹算是有个正经工作,能交五险一金。”

“好了好了,先别说这些了,我刚在楼下餐馆定了些菜,你去拿瓶酒,晚上我陪你小姨夫好好喝一顿。”

方父有些开心,像是从未如此开心过。

“哈哈,好,二姐夫,我今天说的那件事儿......”

“喝酒说,喝酒说。”方父大笑,张罗众人去餐厅坐下。

...


第2章 小姨一家狼

方父见方华还傻站在沙发边上没动,不由质问起来:“小华,怎么还不去拿酒。”

“既然有事儿要谈,那还喝什么酒,喝茶吧。俗话说得好,万丈红尘三杯酒,千秋大业一壶茶,我去泡茶。”

喝酒?喝你妈卖批呦。

前世方父就是因为和他小姨夫喝酒喝多了,然后稀里糊涂签了个所谓的自家人转让合同,自认为占了大便宜,实际上被小姨一家坑死。

一直到2020年,他家都没缓过劲儿来。

“小华说得对,你忘了这几天血压高了?还喝酒?喝茶。”

方华家虽然大事儿由方父决定,但家务事则是方母说了算。

泡好茶的方华走向餐桌,顺便坐在母亲旁边,望向小姨一家,一脸假笑:“小姨,小姨夫,到底是啥好事儿,让我爸这么高兴?”

没等小姨一家说话,方父率先笑道:“小华啊,以后你要是不孝顺你小姨一家,不说别人,当爹的就饶不了你!”

“哈哈哈,姐夫没这么严重,小华挣得本来就少,孝顺你们就行啦。”

方母倒是忍不住了:“小华,你小姨家不是拆了两套大房子嘛,心里想着你,快结婚的年纪了,还跟我们挤在这六七十平的小房子,不好找媳妇儿。所以啊......”

“等等,小姨不会打算想送我房子吧?”

“是换,虽说跟白送几乎没啥区别。”

方父端起茶杯:“妹夫,来,以茶代酒,碰一下。”

见父母高兴的模样,方华倒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小华,你还不赶紧谢谢你小姨小姨夫。”方母脸上的笑容根本停不下来。

谢他?

谢特还差不多!

要知道,前世他小姨一家,就打着这个幌子,自家拆了两套一百多平的房。

他们儿子又在大城市有稳定工作,将来也不回小县城安家,索性就提议拿其中一套和方华他们家做个交换。

换走他们现在住的这套和方父在安市一个城边村的老院子。

熊市和安市在规划前,并不富裕,那套小院子是方父一个没亲没故的老朋友去世时留给他的,一直没打算去翻盖。

可他小姨一家不知从哪儿知道熊市、安市要规划的消息,方父那套小院子就在规划之内。

短则半年,长则一年,一定拆迁。

若仅仅是这样也就算了,说不定是人家走运,碰巧赶上了。

可真正让方华怒火攻心的是另外一件事儿。

小姨家和方华家交换的那套房子,早就被他们拿去以抵押的形式贷了笔款。

住了没一年,催债公司便拿着合同上了门,不还钱的话,马上封房。

再看小姨一家,拿着安市小院的拆迁款,把清水市的房子一卖,四处旅游,根本不接他们的电话。

而方华一家,每个月至少都要还将近一万的贷款!

“没错,我用一套一百三十五平带车库的电梯房,换你家这个七十多平的房子和安市那个破院子,怎么样?”

小姨夫叼了根香烟,还一副他是老好人的样子。

“还不快谢谢你小姨夫,别说咱家地方小,就咱家这老小区,给你找媳妇儿,也不一定有人看得上。”方父乐开了花,还觉得自己占了多大便宜。

方母更是如此,嘴上可是把她这妹妹、妹夫吹上了天。

只有方华知道,事情绝不是这样。

“那感情好啊,可为啥还要安市那个破院子?屋顶下雨都漏。”方华好奇的问道。

“这不是你小姨夫早早把自家农村的宅基地给卖了嘛,我们就想将来回归农村,亲近大自然嘛。”方华小姨脸不红心不跳的解释道。

“小姨觉悟真高,只是......安市那套宅基地我已经给卖了!”方华一脸为难的表情。

“啥?”

方华父母还没着急,他小姨一家倒是火烧眉毛。

“卖了?方华,你闲的没事儿卖它干嘛?多少钱卖的?!”

方华小姨着急的样子,像方华把她家房子给卖了一样。

“十万。”

在那个年代,一般农村的宅基地也就是十万块左右。

“要不然,我再去咱们这边好点的村子给你们挑处更好的宅基地?”方华试探着问道。

“我要它干嘛!”

方华小姨气急败坏道。

“不是为了回归农村嘛,亲近大自然嘛。”方华心里想笑,但还强忍着。

小姨夫倒是察觉到了小姨的不对劲,连忙伸手拉了拉她,接着道:“小华,你去问问看,能不能把钱还回去,把安市那套院子给换回来。”

“就是。”方父一拍桌子,“你胆子也太大了,现在不经过我允许,就敢卖房子了?”

“换不回来了,已经签过合同了。”方华平静的说道,“至于我卖房子,原本是打算创业的。”

“你!”

这下可是彻底激怒了小姨:“姐,姐夫,不是我说你们,孩子能这样养吗?看看方华什么样子,小小年纪都敢背着人卖房,以后还了得?你们必须得管管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还创业?就你?一个专科毕业生?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小姨夫赶忙打了个圆场:“那啥,姐夫,不然这样吧。你们这套房子,再加上卖宅子的十万,我们还换!”

他们抵押房子贷的是高利贷,不跟方华一家交换的话,损失更大。这样虽然没了安市的拆迁款,但毕竟还能得一套房子,交易后,立马就转手卖掉。

“呵。”

没等方家父母说话,方华将水杯重重放在桌子上,发出一声冷笑。

他原本还不想撕破脸皮,想着没了安市的那套宅基地,他们应该就会打消念头了吧。

不过看来,是他想多了。

“我说你们,还真是不要脸啊。”

方华脸色大变,先前的虚与委蛇尽数消失,眼中泛着的寒意,如同在扫视仇人一样。

“你什么意思!”方华小姨有些心虚,但还是底气十足的呵斥起来。

“字面意思,我说你们真他妈的不要脸。”

“方华!”

方父忍不住了,将水杯摔在地上,要不是隔的院,他都想动手了。

“你怎么跟长辈说话呢?”方母也训斥起来。

方华站起身,冷眼扫视着小姨一家:“他们,不配当我长辈。”


第3章 拆穿

“什么狗屁为我们着想,要不是因为明天安市和熊市就要规划成国家级新区的话,你们回来换吗?还回归大自然,咋不回炉重造?”方华破口大骂。

像这种亲戚,也没必要照顾他们的面子了。

反倒不如就此撕破脸皮,谁也不要和谁有来往的好。

“什,什么?小华,你从哪儿听来的消息?”方母惊讶的问道。

“就是就是,我们哪里这样想过,再说谁说熊市和安市要规划了?方华,你这是信口胡诌。”小姨呵斥起来。

“别管我从哪儿来的消息,明天九点自然会公布,熊市安市规划成国家级新区,咱们那套宅基地就在拆迁区内,到时候拆迁款给个几百万还是很轻松的。”

方华的话,一下子戳中了小姨和小姨夫的小九九,顿时令他二人脸色微红。

“胡说八道,要真有这消息,怎么网上一点也查不到。”

小姨还在拼命维护她那最后的倔强。

“就是,再者说,倘若我们是想霸占你家的拆迁款,为什么现在还答应不要那套宅子也和你们换呢?”小姨夫立马反驳起来。

“是啊,方华,你从哪儿听来的小道消息,怎么能这样想你小姨他们呢?”方母训斥起来。

“呵,看来你们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方华冷笑一声:“好,既然你们想玩,那我奉陪!小姨啊,你跟捷星贷款公司最近联系应该很多吧。”

“什,什么意思......”

当初拿着抵押合同去方华家查封房子的就是这家捷星贷款公司。

“拿一套已经抵押贷款过的房子跟我们交换。换完后,立马把我家现在这套卖了,拍拍屁股就走人,留下几十万的贷款让我们慢慢还,可真是好算计。”方华冷笑道。

这下轮到他小姨和小姨夫震惊了。

若方华知道熊市、安市有规划的消息,他们不会觉得太吃惊,毕竟他们能知道,别人也就有可能知道。

可他们拿房子去抵押的事儿,方华又是怎么知道的?

怪,真他娘怪!

见方华小姨两口子一时语塞,且脸色大变,方父再傻也不会察觉不到。

“是真的吗?”

“不,不是这样......”

“不如我们报警,让警察介入,从中调解一下?”方华冷笑道。

被拆穿后,方华小姨两口气急败坏的站起来:“好啊,好啊,我们好心要送你们房子,你们却狗咬吕洞宾。行,我们就当没你们这个亲戚。”

他们哪里敢让方华报警。

要知道,他们所作所为可是涉嫌欺诈的,而且金额巨大,会直接判刑的。

“就方华你这个一事无成的废物,还想投资,还想让我家小杰帮你介绍工作?介绍个屁吧,以后捡垃圾要饭都没人心疼你。混吃等死的玩意儿。”

方华小姨一副尖酸刻薄的模样。

“住口。”

方父再怎么也忍不了外人如此辱骂他儿子,顿时恼怒,拍桌而起:“我家儿子怎样,轮不到你们操心,现在你们给我滚出去。”

方华觉得装X的时候到了:“我将来是要饭还是干啥,小姨就不用牵挂了,还是多考虑考虑你家宝贝儿子吧。我这种自主创业的,比不上人家的铁饭碗。投资十万才挣三百万,风险还大。”

“对,没错,担心你家......等等。”

方父的话没说完,转过头望向方华:“你说什么?什么三百万?”

方华打开手机,亮出短信余额,三百万的数字异常醒目!!

“什么,小,小华,你用十万创业挣了三百万?”

原本气急败坏的小姨瞬间换了张面孔,连忙跑过去,一脸财迷的盯着方华的手机屏幕。

如果这一大串余额出现在自己手机短信里多好。

“小华,你投资了什么?能不能和我们说说?”小姨夫也一脸羡慕的表情。

“姐,姐夫,小华。要不是我们被逼到走投无路了,也不会产生这种想法,你们就原谅我们吧。”

方华小姨像是又想到什么,顿时眼泪就落了下来:“我们也是猪油蒙了心,一时大意,背上贷款。呜呜呜,姐姐,我们可是血亲啊。让小华借给我们一百万,好不好。”

见妹妹一流泪,方母的心也渐渐软了下来。

“是啊,我们发誓,再也不会对你们产生什么歪心思。要是还不上贷款,追债公司的人会砍死我们的。”小姨夫也没先前的神气,主动低下了头。

“姐姐,你不会眼睁睁看着妹妹被人砍死吧。”

果然,耳根子软的方母,见他们这般模样,顿时动了恻隐之心。

“这,当家的,你怎么看?”

方父沉吟一声:“钱是小华的,由他做决定吧!”

“小华,你小时候,小姨对你不错吧。你挣三百万这么轻松,能不能帮帮小姨。”

“我爸刚才说什么了?”方华面无表情的反问道。

“他说,让你做决定。”

“不,之前。”

“说同意和我们换房子......”

“你是真傻还是太天真呢?我告诉你,我爸喊你们滚出去,立刻马上!”

见方华如此绝情,小姨一家索性撕破脸皮:“好,好你个方华,原本不打算提的,既然你们诚心撕破脸皮,那就试试看。”

说着,小姨从包里拿出一张字条,拍在桌子上。

“这是你爸给我们签下的欠条,一共一百万,你们还了吧!”

“什么?”

方父一脸震惊:“明明是十万,怎么变成一百万了?”

“呵,姐夫,你不会是打算翻脸不认账吧,自己看看,欠条上有你的手印和签名,好好数数,是几个零!”

“你,你们害我。”

方父顿时醒悟过来,他的确找小姨子一家借过钱,可钱是十万,借完之后两人一起喝了点酒,然后签了个欠条,当时方父也没细看,怎么都想不到,他们会把十万改成一百万!

“哼,反正你们儿子挣钱了,不还钱就等着对簿公堂吧。”小姨一脸冷笑。

方华眼睛眯起,这件事儿,他前世并不知道。

“一百万对吧。”

方华打断即将要震怒的父亲,轻蔑的望着小姨一家。

“没错。”

“好,一百万我给你,欠条拿来,立下两不相欠的字据,我马上给你。”方华冷漠的说道。

“小华,不要给他们,他们这分明是在坑我们。”方父阻拦道。

方华摆摆手:“无妨。”

对方有欠条在,而且还有方父的亲手画押,可以当做证据的。

等小姨一家重新立好一份两不相欠的字据后,方华马上转钱,没有一点心疼。

“呵,让你们牛逼,不是不借吗?钱不还得乖乖给我?”小姨一脸嘲讽的表情。

小姨夫更是如此,在客厅中吐了口浓痰后,这才拉着小姨往外走:“别理这种人,他们算什么货。”

“呵......等等,我记得你们儿子好像在省城的一家新媒体公司工作吧?”方华问道。

“关你屁事?就你还想进去?打扫厕所去吧!”

“希望这一百万能让你儿子的前程似锦。”

方华的心里已经有了打算,去省城后,看来有必要先去拜访一下那位大表哥了。

等小姨一家离开后,方父则气的脸红脖子粗:“怎么会摊上这种亲戚,竟然敲诈了咱们一百万。”

心软的方母也觉得有些过分,气的说不出话。

“放心好了,一百万而已,咱们不缺那点。而且说不准他们还会拿回来的。”

他的钱,可没那么好收,就看他们是觉得这一百万重要,还是他儿子的将来重要!

表面看起来小姨一家今天是赢了。

可今天他们笑的有多春风得意,来日就会哭的多悲痛欲绝。

明天,是时候要动身了。


第4章 去省城

今夜注定无眠。

第二天一早,方华起了床,收拾好了书包,准备出发,临行前他还给父母留下了些钱。

昨天晚上,他一直在考虑个问题。

如何用钱生钱。

他可不相信自己还有好运气能接连中奖,不说他在熊市和安市还有二十几套房子,就卡里那点钱一直存着吃利息,一辈子也花不完。

但,作为来自2020年的人,他绝对不能丢了重生者的脸面。

思索了整整一晚上,他终于是有了眉目。

重生到2014年,不比重生到九零年代,一切都是刚刚起步的样子,不能说商运亨通,但可选择性很多。

最基本的就是互联网。

现在这个时代,互联网已非常发达,就在年初,4G时代迅速到来。

许多未来典型的互联网产物已初具雏形。

方华学历不高,让他去搞一些未来时代的科研,他也做不到。

但,就在昨天晚上,难以入眠的时候,他无意中发现,这个时代还是有些商机可寻。

好比,快搜。

快搜成立于11年,起初只是用来制作和分享GIF图片的手机工具。12年转型为短视频社区,在4G时代已完美普及的15年后迎来广阔市场。

不过,方华没打算继续投资快搜,他要做另外一件事儿。

可惜的是,这件事儿没办法在清水市这么个小县城去做,他要去省城。

清水市距离省城不远,坐火车也就是四十分钟。

他们省份的省城比不上三大城,只能算是二线城市,不过若是有了路子,二线城市依旧可以发展。

四十分钟后,走出火车站的方华长出一口浊气。

前世的他,可没少在这个城市里打交道。

读书在这里。

工作也在这里。

因为家里负债累累,原本可以发展自己专业的他,只能选择做更累,但却来钱较多的工作。

——工地。

“如果不是重生回来的话,我都不知道自己还是一位专科美术生。”

方华摇头笑笑,他这次来省城为的就是创办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

开公司要准备的环节很多。

场地、设施、办证、招纳人才、管理经营等等等等。

出了火车站,随便找了家拉面馆,点了碗面。

谁能想到,一位亿万富翁居然来这里吃拉面。

吃面的同时,他也开始在手机上寻找合适的地理位置。

商业性、交通便利、信息发达。

其实他曾考虑过,要不要去国家级新区,熊安新区。

不过这新区刚刚建立,还需要一段准备时间,人才尚未吸纳,现在过去发展性并不好。

反正他在那里有房,二十多套房里有几套是净面积高达450平的写字楼,等公司初具雏形后,再搬过去也不迟。

毕竟,一家公司做大的话,不可能只扎根在一个城市。

饭还没吃完,他手机上便收到一条微信,是母亲发过来的。

叮嘱他到了地方要先吃饭,再去租个住的地方,一定要好好挑,选向阳的房子,不能委屈了自己。

那是当然,他现在可是亿万富翁,能委屈自己?

喝完最后一口面汤后,付钱离开。

他的确得先找个住的地方,等住的地方安置好后,再去即将要荣升副总经理的大表哥公司拜访一下。

“租房是不可能租房的,一辈子都不租房,买!”

通过他前世对这座城市的了解,他决定将公司和住址选定在长安区。

想好之后,打车直奔长安区。

至于公司地址他也有了眉目,就选定在万康广场。

上车后,他也只是跟司机说了声去万康广场,至于买哪个小区嘛,他早就有了决策。

清水嘉苑。

不管地理位置,还是附近环境,都算得上完美。

当然,价钱嘛,也相对贵的离谱。

毕竟靠近万康广场,走着也就几分钟的路。

下车付钱,直奔清水嘉苑的售楼部。

在这个时代,想要囤积房子日后谋取暴利的人还是很多的,只是他们不知道,过不了几年,房价会一跌再跌。

当然,就算是跌,也始终没跌破最初接连暴涨的那些百分点去。

清水嘉苑,在均价10000的整个省会里,算是比较高的,它这里的房子起步就要13000元。

要知道,清水市房市均价也才不过3000元罢了。

“买房。”

顶着烈日走来的方华,一路上都在构想未来的发展,心里早就有些烦躁。

走进人潮拥挤的售楼部后,更是如此,不由显得有些不耐烦。

他的出现,的确是引起了几个闲着的销售人员的注意。

可惜,也只是引起下注意罢了,扫了他一眼,几个销售人员没有迎上来的打算,接着低头玩手机。

像他们这种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者有没有钱,是老总还是暴发户?

但方华,怎么看都像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而且家里还不是很富裕。

谁让他穿的一身衣服总价也不会超过一百元呢,背着的包也是从某宝上包邮买到手的。

每天都会有这种无聊的人前来咨询,到头来费半天口舌,人家说句考虑考虑,再没后话。

所以,这些销售宁愿扎头玩手机,也不想去浪费时间。

“小陈儿,你去。”

一个浓妆艳抹的女销售发扬欺软怕硬的风格,将方华这个臭山芋丢给了另外一个新人。

新人黑着脸不情不愿的走过来,一只手里拿着一张宣传单和一本图册,另外一只手不停刷着手机,翻看小说

“诺,给你,不同地段不同房价都有标注,这本图册里有户型,自己看吧。没问题最好,有问题别问。”

他将东西塞到方华手里,掉头走向一旁,从头到尾,那人的目光就没从手机上离开过。

这番态度倒是让方华有些恼怒。

环顾大厅,有说有笑陪的销售,都是陪着一些看起来就身价不菲的顾客。

只有他旁边一个扎着马尾,看起来像刚刚从校园离开的小姑娘,正耐心为一对中年夫妻讲解为什么不同楼层,房价会不同。

那对中年夫妻看起来不像是有钱的人,对房市几乎是一点也不了解,但那小姑娘却没露出厌烦。

这让方华颇有好感,他索性就站在一旁,一边听,一边等着。

不知不觉一个小时过去,那对中年夫妻觉得房价还是太高,暂时离开。

方华这才凑过去,指着图册里他选中的一所户型问道:“这样子的还有没有现房?”

小姑娘顾不得喝水,凑了过来道:“还有三套,分别是9层,22层和25层。9层的房做过精装,除了没有家具以外,别的都已做好。另外两个楼层的房还是毛坯,先生想去看看吗?”


第5章 买房子

方华和那位名叫何小青的销售离开售楼部的时候,另外几个闲着玩手机的销售不由笑了起来。

“小青还是太年轻了,整天这么有干劲儿,纯属浪费时间啊。”

“哈,一看那个人就是个乡下来的土包子,还想在咱们这买房?恐怕咱们省城最便宜的地方,都不是他能负担得起的。”

“还好没去浪费时间,忙活半天,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图啥。”

“还直接去看现房,这不是装嘛。”

很快,三个小时后,到了下午四点半。

售楼部大厅里也渐渐安静下来,领着看房的去看房,借机出去勾搭顾客的去勾搭,大厅里只剩下先前那几个老油条等着五点一到,准时下班。

也就在这时,方华和何小青有说有笑的走了回来。

“方先生,真不需要再去看看另外两层了吗?”

何小青主动推开售楼厅的门,让方华先进去。

“不用了。”

方华也有他的想法,买毛坯房是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装修,但重新装修耗费的时间太多。

他直接去看那家精装过的房子。

“那间房子原本是有人买来送人的,还是结婚的,不过最后谈崩了,通过关系又退回了房钱,所以只做了个装修。”

何小青为方华解释起来。

方华主要是想看看那间房子的装修风格,倒还合他心意。

只要不是装修的太花里胡哨,他都能接受。

房间整体以黑白色调为主,装修风格也颇为简约,是他中意的。

“那方先生,您先坐会儿,我去给您倒水。茶还是咖啡?”

何小青毕竟还是个新人,素面朝天的她从外面进来,已满脸汗珠,但顾不得歇息,只想照顾好顾客。

“不用了,谈谈房价吧。”

方华着急,他今天可不想去住酒店了,买完房直接去床和急用的家具,今晚就入住。

“啊,方先生,您考虑好了?”

何小青也没想到方华买房这么简单。

“没错。”

没人的售楼厅里,他们的声音显得格外响亮。

“呵,看那人还在强行装,一定是觉得小青长得漂亮,想勾搭他。”

“想想老娘,当初也跟小青一样青涩,就被这样骗过。玛德,那个王八羔子说今天卡冻结了,明天再来付钱,让我陪他吃顿饭。一顿饭花了一百多,要了老娘七次,最后连回家的路费都没给我。”

先前负责方华的那个浓妆艳抹女销售哼了声:“我看啊,这家伙也是那种德行。只是没人家专业,起码弄套高仿名牌穿上啊,土包子一个,还想来装。”

显然,这些人对方华说要谈房价一事不太相信。

“先生,这套朝阳户型的位置和楼层都是我们这里最贵的。总平米数是135平,目前价格是13588,如果您今天就要买的话,我们可以优惠到13500。”

何小青在这里工作了一个月,到目前为止只卖出去一套房子,她在说出这个价位的时候,眼神一直在看方华。

同时也在脑海里措辞,一会儿人家要是砍价的话,她要怎么据理力争。

好紧张啊。

“好。”

方华没有砍价,点头答应。

“方先生,这个户型有很多人都在盯......啊,方先生,您刚刚说什么?”

何小青措好的词刚说了一半,突然惊愕的抬起头,感觉自己听错了。

“我说好,按照13500来说,总价是1822500,对吧。”方华道。

“没,没错......按一百八十二万算就可以......”

何小青有点懵,买房都不砍价的嘛?

优惠一百就能省一万多呢?

而且,她也的确有优惠一百的权限。当然,若是按照原价卖出去,那一百块的差价,自然就成了她的了。

“好,那办手续吧。”方华平静道。

远处几个销售停下了玩手机的动作,纷纷抬头望向方华。

“诶,我刚刚怎么没认出来,那不是我大学同学嘛。”

一直窝在沙发里玩手机的女销售一脸吃惊,因为从头到尾她就没正眼瞧过方华的脸。

“啥?你大学同学要买房?隐形富豪?”旁边的人诧异问道。

女销售闻言一脸鄙夷:“呸吧,他就来自一个小县城,父母都是岗上工人。以前上学时觉得他挺老实的一人,现在怎么喜欢到处装了。”

想到这里,女销售将手机收起来,起身朝着方华走去。

“呦,这不是方华嘛,毕业一年在哪儿发展啦,挣大钱都能买房了?”

女人的话语中,满是讥讽。

“嗯?黄颖?”

方华先前并没认出她来,上学时黄颖是个特别清纯的女孩儿,一度成为他们的班花。

怎么也想不到她现在会打扮的如此......妖艳。

“听说你毕业了就回老家了?难道成了拆二代?”黄颖问道。

“拆什么......我家那地方十年二十年也拆不了。”方华无奈道。

“唉。方华啊,其实我一直觉得你是那种特别老实的人,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

黄颖突然用了种说教的语气:“你啊,就适合在小县城里,随便谋个差事,做个文员也好,做些小买卖也好,然后娶个媳妇儿,这大都市不适合你。”

多少方华是有点懵逼的,一点也没办法理解黄颖的意思。

“我其实知道,你大学时追过我,但你也应该明白,咱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没必要故意来这里用这种已经过时的方法引起我注意。”

方华:“???”

为什么听不懂?她脑子不好使了吗?

“我是来买房的。”

“嗯,我知道,你是来买房的,是不是还打算全款买房呢?是不是今天手机坏了?银行卡限额了?冻结了?明天带现金过来呢?”

方华头一次觉得自己上大学时眼真他妈瞎。

黄颖这副嘴脸,何止是丑陋,简直就是丑陋。

正说着,售楼厅的房门又被人推开。

走进来一位身体明显发福,头顶还有点秃,但却富态满满的中年男人。

“小颖。”

中年男人进来就冲着黄颖招了招手。

黄颖见到男人,顿时媚眼如丝,小跑着迎了过去,将男人的手臂抱住,在胸前挤呀挤呀......

“坏蛋!”

“走吧,下班了不?”男人肥如猪头的脸上写满色念。

“哼,你答应我,给我在这里买房,什么时候给人家买嘛,看我同学,都从乡下来城里买房啦。”黄颖哼道,顺带着鄙夷的瞥了方华一眼。

......


第6章 都要了吧

“买买买,等这批工程款一到账就先给你买。”男人说着还伸手在黄颖的屁股上拍了几把。

黄颖妖娆一笑:“咱们走吧,善意提醒小青一下呦,可不要让人骗了身子。咱们小区房价数的上贵了,得分清人,可不是谁都买得起的。”

说完,黄颖在中年男人油腻的脸上亲了一口:“老公,人家明天休息,今天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临走前,中年男人还瞥了方华一眼,眼神中的不屑感,已经不需要言语去加深。

两人走了,先前给方华递册子的那销售又一脸不屑的走上前来:“我告诉你,别来我们这里胡闹,没钱就滚,先前颖姐说的我们可都知道。”

“小青,要这人敢说他银行卡冻结,或者没带现金,或者手机坏了之类的骗你,不用想,直接大逼斗抽他,抽他!”

黄小青连忙上前:“陈硕,入岗前的培训都教过我们。不管客人是来这里买房,还是咨询,我们都要认真对待。”

说完又转过身子望着方华:“方先生,真是抱歉,您不要生气。”

本身方华已经不打算在这里买了,可他没想到这个叫何小青的丫头有点意思。

“哼,小青,你还不听哥的。看这人的穿着打扮,一身衣服不过一百块钱,书包都是某宝的廉价货,能买得起咱们这的房?前几天就和你说,晚上跟我去吃饭,我给你分享分享经验。”陈硕一脸鄙夷道。

“什么时候规定买房的人还得穿名牌了?”方华冷笑。

“怎么,我要是说错了,我跟你姓!”

“可别,我没你这么个儿子,丢人。”

“你!”

陈硕刚要发作,方华转身望着何小青道:“何小姐,拿购房合同吧,我现在就签。”

“哦,哦,好的。”

何小青早就备好了合同:“方先生,我先给您介绍一下现在的几种贷款方式吧。我个人推荐你选择这种,因为相对而言,利......”

“不用了,我全款。”

方华打断何小青的话:“银行转账可以的吧?”

“全,全款吗?”何小青有点激动。

方华点头:“没错,全款。”

“全,全款......”一旁还想说什么的陈硕目瞪口呆,不知该怎么说。

当方华将一张卡里一千多万的余额露出来的时候,陈硕的脸色更是难看无比,跟猪肝一样。

“哥,哥,走我的单子,我一开始是负责您的。”

陈硕不要脸的上前,一把挤开何小青,拿着单子递了过去。

方华连看他都懒得看,扶住差点被挤开的何小青:“走你的单,顺便将另外两套也给我买下来。”

“啥?”

何小青懵了。

陈硕也懵了。

这是房?

不是大街上卖的煎饼果子,直接一套一套的买吗?

而且还是省会除了高端洋房和别墅区外,最贵的小区楼盘。

“没错,三套,全款。你算下价格。”方华平静的说道。

公司开业,一定会招收员工的,另外两套就当做员工宿舍了。

“三套房都是全款吗?”何小青紧张的问道。

“对。”

“好,好您稍等一下。”

何小青连忙拿出手机算好后:“方先生,三套房五百四十六万就可以。您要转账的话,跟我来。”

“小,小青......方先生,您等等。”

陈硕连忙上前拦住两人:“方先生,您看吧,一开始也是我给您递的图册,三套房能不能走我一单,我好久没有开单了,这个月还有点......”

没等陈硕说完,方华便绕过了他的身子,选择无视。

“小,小青,你看哥平常对你也不错,帮忙劝劝方先生,走我一单好不好?”陈硕道。

“走他的单子,我就不买了。”

方华将话说死,何小青也爱莫能助。

其实,他是看出来了,何小青还是涉世未深,若不这样说的话,她肯定会产生恻隐之心的。

像陈硕这种狗眼看人低的人,实在太多,总觉得平常接触的都是有钱人,他也就成了有钱人。

可笑的优越感。

付钱,签合同,一切搞定。

三套现房,当场交钥匙,随时可以入住。

一直到忙活完的时候,已经晚上七点,方华也没提议让何小青陪他吃饭,而是掉头离开。

他还得去买些家具,起码得弄张床,今晚上先有住的地方。

在街边简单吃了点晚饭后,方华这才打车去了最近的一家大型家具城。

“没车真不方便。”

盛会市中心的人流量还是很大的,在滴哒打车还没上线的这个时间段里,暂时还是属于出租车的市场。

别说滴答打车,就是滴答专车的公测还没开始。一直到下半年,嘀嗒专车才会在京城进行试运营,而且主要面向中高端商务约租车群体。

这倒也是个发展路线。

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到了地方已经晚上八点半,这间家具城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的。

而且所售卖的家具全都是高端家具,前世他在这里做过翻修工作,看着那满目琳琅的高端家具,他心中暗自发誓,有了钱一定要整一套。

现在,正好是个机会。

到了晚上,家具城里虽然还有人,但相对白天要少很多。

售货员也都变得懒散起来,趴在柜台上无聊刷着手机,不像白天那般主动去迎路过的顾客。

方华也不急,慢慢悠悠的闲逛起来。

走着走着,他突然听到了一阵争吵声。

如果是白天,商城有争吵很正常不过,但在安静的晚上,那争吵声却是格外刺耳。

“花姐,你怎么能这样做呢。这单是我跑下来的,今天晚上该我来签单的,你把我的单子抢了。这个月,我可能会被辞退的啊。”

一道熟悉青涩,且还带有哭腔的声音传来。

就在不远处的一家帝豪家具店门口,四周其他店里的客人也好,销售员也罢,都围了过去。

人都是比较好奇的,方华走着走着也走到人群外,不知觉中挤了进去。

店里,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一脸无所谓的站在旁边,她的面前,一位怎么看都像是刚刚走出校门的女孩儿,满脸委屈却无处诉说。

恰恰,这女孩儿,方华认识......


第7章 又见何小青

不应该说认识。

应该说刚刚才见过。

正是他在清水嘉苑售楼部,接待他的那位小丫头,叫何小青来的。

“哼,你自己来迟了,能怪谁?怪我咯?我不签单,人家客人就要走了。”

三十岁左右的女人一脸不屑。

“我,我和人家已经打过电话了,人家分明是答应可以等我半小时的。”何小青有理说不出。

“那又怎么了?要是人家不等了呢?损失是不是店里的?你能承担吗?”

浓妆艳抹的妖艳女人一脸不屑。

“哦,何小姐你回来了,咱们去吃饭吗?”

人群中挤进去一位油腻的中年男人,男人有些秃顶,脸上的笑容更显猥琐。

何小青转过望着此人:“刘先生......我,我为什么要和你去吃饭?”

“怎么,难道不是你说的吗?我签了这三万多的单后,你就陪我去吃饭的啊。”

周围的人听到这话后,纷纷议论起来:“哎呦,居然是出卖身体搞销量的,这小女孩儿看着挺好的,没想到竟然是这种人。”

“人心啊,现在不都是这样吗?像是这种做销售的,遇到大主顾,出卖身体不是很正常的嘛。”

“真是一点也不知道珍惜自己的身体。”

“媳妇儿,咱们家不是也缺几套家具嘛,要不我明天买点来?”

“可你也不是走的我的单子,而且我什么时候说过签单就要陪你去吃饭?”何小青反驳道。

“不是你让花姐替你签单嘛,怎么说话不算数吗?”

“我不知道,我没数过,谁和你说的去找谁。”何小青站起身来就要走。

这种地方,她已经没心情再待了。

“是不是觉得少?那这样,你今晚上陪我,我再签个两万的单子。”刘胖子油腻的说道,眼中满是色相。

“怎么回事儿?”

外面的争吵,吵醒了休息间的人,一位中年妇女走了出来。

“店长,小青答应陪人家客人吃顿饭,人家才愿意签单的,现在人家签了单,她又后悔了。客人还说可以再签个两万的单子。”

花姐率先过去倒打一耙。

“店长,不是......”何小青连忙辩解。

店长眉头一皱,冷着眼道:“小青,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将店里的东西销售出去,但你说了就要做到,不要让店里口碑下滑!”

“我,我没有,那单也不是我签的,是花姐抢走的。”

“呵,你还有脸说。人家刘哥可是想签个三万多的单子,左等你不来,右等你不来。我要是不签了,人家刘哥反悔了怎么办,店里的损失谁来承担!”花姐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

“是吗?”

店长脸色不太好,迈步走向前:“小青,店里知道你家里情况,一直照顾你,让你上晚班,可你怎么能这样做呢。”

“不,店长,我没有。”

“你这个贱货,骗老子签单,老子不买了,退货!”刘胖子大发雷霆。

“刘哥别气,这件事儿我们给你管,放心好了。”花姐笑脸相迎,又换了张脸面向何小青:“何小青,我告诉你,这件事儿你给我摆平。要是因为你,让店里产生损失,损失多少钱你来补贴!店长,这样做可以不......”

三万多的单子,产生的净利润至少都一万以上。

“呵,才买三万多点的便宜货,就想让人家小姑娘陪你去睡?胖子,你也不撒泡尿去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

“谁,谁特么说话呢。”

“当然是比你帅的人。”

方华挤进人群,来到店里。

若不是因为他认识何小青的话,也不会为人出头。

正好,他也要买家具,就帮何小青出口恶气。

让这种所谓的富人长点见识,总觉得有钱就可以把控一起。

“你特么是谁,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刘胖子撸起袖子,一脸不爽。

“方先生。”

委屈至极的何小青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里遇到方华。

方华无视那油腻的刘胖子,走向何小青,挡在她身前:“还有你。”

他目光扫向那妖艳贱货花姐:“你是店长吗?你有什么资格处罚她?”

花姐打量方华几眼,不由发出一声冷笑:“小青,别跟我说这个土包子就是你男朋友?呵,照我看呐,你不如跟人家刘哥,人家刘哥哪里不比他强。再者说了,睡觉而已,陪谁不是睡!”

“闭上你那跟下水道没啥区别的坑吧。”

“你。”花姐指着方华,“滚出去。”

方华没有理他,而是望向店长:“我买货,三套房的家具,外加一层办公楼的基础设施。开除她,我只在你家店里买。”

“呵,就你?吹牛没个草稿,你知道三套房的家具要多少钱吗?还加一层办公楼,你特么没睡醒吧。不对,你特么能有三套房?”花姐一脸不屑,“还开除我?真好笑。”

“他真的有三套房。”何小青辩解道。

“怎么,还想要维护你男朋友?”

只是这次,花姐的话还没说完,方华平淡的拿出手机,解开屏幕,亮出短息内容。

“余额.......七百多万?”

店长懵了,立马笑脸相迎:“哎呀,小青怎么不早说这是你男朋友呀,快来看,随便挑,都给你走内部价。”

何小青脸色一红,连连摆手,刚想否定。

方华接着说道:“开了她,我所有东西都在你家店里买,否则的话,我觉得外面店铺应该有很多老板想清清库存吧。”

没错。

店门外围着的人除了顾客外,更多的是各个店铺的售货员或者店长。

三套房的家具设施,在加一层办公楼的桌椅板凳,这要算下来绝对是一笔大顾客,而且每家都是高端家具,其中利润很大。

“小哥哥,要不要看看我们沃恩家居,现在正搞活动呢。”

“我们索威斯也不错,不光送货上门,还给安装,我带您去看看?”

“我就说,人家小姑娘长得那么清纯,怎么可能像是出卖身体的人呢。”

“就是就是,人家小哥哥可是揣着七百多万的巨款。那胖子真该撒泼尿去照照自己什么德行,就你还想用钱侮辱人家小姑娘,人家的钱换成钢镚,能砸死你。”

外面的人七嘴八舌,店长连忙过去,将人哄散:“都散散,没看过什么,围着我家店,一会儿喊保安了啊。”

“店,店长......”花姐有些紧张,她没想到何小青的男朋友竟然这么有钱。

“赵春华,你被开除了,明天记得来领工资,现在请出去。”

...


第8章 打手

“刘哥,我真没想到何小青那个小妮子能有这么有钱的男朋友。”

“玛德,你不是说一切都能搞定吗?”

刘胖子气急败坏的模样有些丑陋。

“刘哥,也不能全怪人家,谁知道何小青那个小妮子能巴结到这种有钱人。”

“那你说,我给你签了三万多的单子怎么办。”

“刘哥,没她不还有我嘛,而且我可比那种刚出校门的小丫头会多了。今晚上,我可以不回家,反正我老公也不知道我晚上的班被辞了。”女人笑嘻嘻的说道。

“那,一会儿给他打个电话,我喜欢刺激感。”刘胖子一脸猥琐。

“哥,你真坏。不过,我总觉得咽不下这口气去,让他们俩把风头出尽了。”

“放心好了,一会儿我找几个人,好好去收拾收拾他们,有钱什么事儿都好办!”

————

一个小时后,方华简单选了些家具,他另外两套房子还没做简装,买的太早也没用。

只有一套床上用品是他点名今天就要要的,晚上就会送去。

其他的衣柜,餐桌诸如此类的家具,明天一起送。

“没想到方先生这么年轻,就这么富有,新房子家电买了没。咱们在隔壁的电器城,也有一家店,要不要让小青领你去看看?”

方华这可是个大主顾啊,不管那一层写字楼,就说三套房,要家具家电都从他们这里买的话,肯定会产生一笔极大的利润。

没等方华说话,店门口又走来一位看起来有点老实巴交的男人。

他手里拎着一只保温盒。

“店长,我想问问春花在不在,我来给她送饭。”

“啊。”

店长显然是认得这男人的:“忘了和你说了,春花她啊,离职了。具体原因,你在回家问她吧,说起来,她都走了快一个多小时了,还没到家吗?”

话音刚落,男人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春华,你在......”

男人的话还没说完,电话里便传出赵春花的声音:“老公,今天店里可忙啦,人家抽不开空回去啦,你晚上自己睡噢,我明天给你买饭回去啊......”

“春华,你怎么气喘吁吁的。”

“哎呀,你好坏呀,人家这不是在帮着顾客搬家具嘛,肯定特别累啊......”

男人涨红了脸,挂掉电话,冲着店里的人道了声歉后,匆匆离去。

这时,方华突然想起来,前世他看过的一条新闻。

就在省城,有一个男人因为妻子偷人时给他打电话,被发觉后,提刀刺死妻子和情夫。

“应该,是偶然吧,毕竟我重生回来后,已经改变了好多的事儿。”方华心中如是想到。

买完家具,付完定金后,他这才跟着何小青一起下楼。

“你,做了很多兼职?”方华问道。

何小青红着脸点点头:“在这里卖家具比较清闲,过了九点十点,就没人了,晚班可以休息,还不用租房。”

“你很需要钱?”

前世的他,也曾为钱发愁,巴不得一天能当两天用。

在工地上,他是出勤最多的一个人,只要能动,就一定会去工作。

“嗯。”何小青轻轻点头。

刚说完,她又像是想到什么:“不,不过,我不会为了钱去做那种事儿的。”

何小青的头摇的像个拨浪鼓一样。

方华觉得有趣,不由勾起一抹坏笑:“哦,做什么事儿?很多钱也不做吗?”

“不......不......”

何小青低下头,不敢去看方华的眼。

“哈哈,逗逗你。”

说完方华迈步朝着门口走去:“对了,买房和家具你能提多少钱?”

他只是随口一问而已,早就听说买房里流行一句话,三年不出单,出单吃三年。

“除了公司分成外,我每平还能赚您一百块钱。”

说完,见方华不说话,她急忙解释道:“是,是您说不要优惠的。我可,可以给您重新签合同,每平再优惠一百元。”

“哈哈,不用。”

方华笑笑,何小青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跟在他后面。

也不知道是谁在带路。

“你刚刚大学毕业吗?”

何小青点点头,她都忘了自己在方华后面,人家根本看不到。

“学的什么专......”

方华的话还没说完,突然停下脚步。

没察觉到的何小青一头撞在方华后背上,连退数步:“对不起,对不起,方先生,我不是故......”

一直沉浸在道歉中的何小青,这才发觉方华是为什么停下脚步。

不远处,正有一群人不怀好意的朝着他们靠拢。

“小子,你凭什么穿白衬衫,不知道这条街上除了我老大外,没人能穿白衬衫吗?是不是想找麻烦?”

方华没想到这群打手的借口竟然如此敷衍,白衬衫?

白你全家哦。

“说吧,花了多少钱雇的你们?”方华平静的站在原地。

他这番话不仅何小青没想到,这群想找借口滋事的打手们也没想到。

“你休想,我们的职业素养,是绝对不会出卖金主的。”

“我出双倍。”

“不可能。”

“三倍。”方华伸出三根手指,“而且,我不需要你们告诉我他是谁,只要你们打回去就好了。”

“这不是钱的事儿。”

“四倍。”

“五倍。”

“六倍。”

“等等......你在用金钱侮辱我们铁血兄弟团的灵魂。”

“七倍。”

“不可能,休想,我们绝不会......”

“十倍!”

“你做......”

“大哥。”

为首的人话没说完,旁边的小弟连忙将其拦住:“那可是五万块钱啊,十倍,人家出十倍。还要啥灵魂尊严,我真不想吃泡面了。”

“大哥,这种买卖不多,这么大方的大哥也不多。”

“呵,我还以为多少钱。十万块,干不干,不干就滚犊子。”方华冷笑道。

原本想要揍他的那群打手们面面相觑,怎么感觉打开方式有点不对呢?

有钱真可以这么为所欲为吗?

“没错,有钱就是可以这么为所欲为,十万块,如果要做的话,现在转账一半,打完结尾款。像你们这么有血性和底线的铁血兄弟团,应该懂打手的基础素养吧?”方华笑道。

“成交!”

五万块付完,一群想打他的打手纷纷离去,热血沸腾的去挣剩下的五万块钱了。

“方先生,您知道是谁雇佣他们找我们麻烦的吗?”何小青的眼神跟看偶像没啥区别。

“那还用问?你今天得罪了谁?”

...


重生回到2013,第一件事买了那张让自己记忆深刻的彩票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48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