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被人陷害,早人追杀,遇到了她,跟她一见钟情

他被人陷害,早人追杀,遇到了她,跟她一见钟情

第1章 妈妈不要离开我

“少爷,你终于回来了。”

滨海市,国际机场。

突然出现一排豪车,为首的更是一辆价值上千万限量版劳斯莱斯,一个五六十岁,管家模样的老人正一脸激动的看着眼前的年轻男子。

而在老人的身后站着几十个身穿黑色西装,体型彪悍的大汉,毕恭毕敬。

这一幕,让周围的乘客都惊呆了。

这个年轻人是谁?竟然有如此架势。

莫非是那个豪门子弟。

楚青帝淡淡的看了眼前的老人一样,眉头微微一皱,冷冷的说道:“是他让你来的。”

“少爷,老爷知道你回来,很是高兴,特意让我来接你回家。”为首管家模样的老人连忙说道。

“回家?”楚青帝冷笑一声说道:“家,你认为我还有家吗?”

“从六年前把我赶出那个家的时候,我就已经没有家了,回去告诉他,不要来找我,找我的代价他是承受不起的。”

六年了。

楚青帝深吸一口气,人生又有几个十年,六年前,他依然记得当初那个人不顾他的解释,将他赶出家门的那一刻。

犹如丧家之犬,这还不够,居然还派人要取他性命。

六年过去了。

他已不再是六年前他。

因为他现在是这个国度的不败战神。

“滚。”

淡淡的语气,在老管家听来,如坠冰窟,浑身冷汗直冒,后背完全被打湿了。

太可怕了。

少爷这些年到底经历了什么,一个眼神,就让自己有一种死亡的恐惧。

老管家这一刻退缩了。

楚青帝,冷冷的扫视了众人一眼,转身离开,很快一辆军用越野车开了过来,停在楚青帝的面前。

下了车的楚青帝,拿出一个电话拨了过去。

“我回来了。”

说完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这一刻,楚青帝仿佛回到了六年前一样。

六年前,他被赶出楚家,又遭到楚家追杀,身受重伤,饥寒交迫的时候,遇到了她,他们相知相爱,度过了最高兴的一段时间,但是好景不长,楚家的追杀也接踵而至,他为了不连累她,不得不选择不辞而别。

之后,他被一个神秘人所救,踏入军队。

六年过去了。

无敌战神之名,威震天下,举世无双,睥睨天下,他本应荣耀无双,权威赫赫,但是他却选择了退隐。

他选择了回到滨海。

因为这里有他始终忘不了的人。

那个他一生最爱的人。

“不知道她过得好吗?”

思绪回归,楚青帝深吸一口气,心中的惊慌一闪而过。

惊慌。

要是知道他楚青帝的人,和跟随他征战国际的将士们要是知道他们的大帅居然也会紧张,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在他们眼中,楚青帝就是他们的信仰,他们的神,无敌战神。

此时。

滨海大酒店。

整个滨海市最繁华的五星酒店之一,而今天的滨海大酒店可谓是豪车云集,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因为今天是滨海市的豪门之一李家李老太太要给自己的亲孙女结婚的日子。

李家做为滨海市的豪门,自然是贵宾云集,整个酒店都被他们给包了下来,特意举办这一次订婚仪式。

而此时,位于酒店一处豪华套房中,李若曦穿着一件白色婚纱,眼角挂着泪痕,而在他的身边站着一个身穿白色长裙,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小女孩一手攥着李若曦的婚纱,一脸伤心和失落的说道。

“妈妈,你是不是要结婚了,你是不是不要兮兮了?”

“兮兮已经没有爸爸了,兮兮不想没有妈妈?”

小女孩的话,让李若曦瞬间泪流满面,一把抱住小女孩忍不住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滴,连忙安慰道:“兮兮乖,你可是妈妈的心肝宝贝,妈妈怎么会不要兮兮了。”

“可是妈妈为什么要结婚了。”兮兮低声说道。

“妈妈,你不要结婚好不好,你不要丢下兮兮,从今往后,兮兮一定会听你的话,一定会很乖很乖的,兮兮不要玩具,不要吃零食,不再调皮。”

兮兮说着再也忍受不住,哇的一声哭泣了起来。

看到女儿哭泣的一幕,李若曦再也忍受不住心中的酸楚,心中的委屈,抱着女儿,哭了起来。

这一刻,她脑海中不由闪现出那个男人的面容。

六年了。

这六年了,你到底去了什么地方,你知不知道你走之后,我怀孕了,有了一个漂亮的女儿,你又知不知道,我现在被迫嫁人。

在这之前,她无数次幻想着,当初那个男人能够脚踩七彩云彩,从天而降,将她和女儿带走,但是却一次次的让她失望。

今天更是被逼着要嫁人。

“楚青帝,我恨你。”

这一刻,李若曦心底仅存的那一丝期望和幻想就像是一面镜子一样,瞬间碎裂。

“你这死丫头,我不是说了吗?让你不准来,你怎么跑来了,赶紧跟我回去。”

就在母女两抱在一起小生哭泣的时候,从大门外走进来一个中年美妇,立马脸色一变,对着兮兮就呵斥道。

一边呵斥,一边还伸手想要拉开兮兮。

听到背后的声音,兮兮浑身轻颤,一脸害怕的连忙一把抱住李若曦说道:“妈妈,我怕。”

看到自己女儿如此委屈可怜的一面,李若曦瞬间母性爆发,一把将兮兮拉在身后,对着眼前的中年美妇说道:“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自然是把她带走,你不知道林少不喜欢兮兮,李若曦我可告诉你,六年前你生了这个臭丫头,也就罢了,现在好不容易刘少看上你,只要你嫁给他,他就愿意帮助我们李家度过难关,你可不能给我搞砸了,到时候不要怪我收拾你。”

说道这里,中年美妇语气一变,一副语重心长的说道:“若曦,不是当妈的说你,你不为自己考虑,你也要为兮兮考虑,你放心,你只要嫁给刘少,兮兮我们一定会好好照顾的,听话。”

“兮兮听话,跟我走。”中年美妇说着就一把拉住兮兮,朝着门外走去。

“不?我不走,我不要离开妈妈,我不要妈妈结婚。”兮兮一边拼命挣扎,一边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想要摆脱中年美妇的束缚。

“妈妈,不要丢下兮兮好不好,妈妈?”


第2章 被逼嫁人

“兮兮,对不起,妈妈对不起你。”看着自己女儿哭泣的模样,李若曦心如刀绞,眼泪大颗大颗的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她恨不得冲过去一把夺过自己的女儿,喊出自己不嫁人了,但是她不敢,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兮兮。

无声的哭泣,早就让李若曦的内心深处布满了泪痕。

中年美妇拉着兮兮除了化妆间,脸色瞬间一变,一脸冷漠,直接将兮兮交给外面早就等候的中年男子,冷冷的说道:“把这死丫头给我带回去,锁起来,不能再让她跑出来。”

“夫人请放心,有我在,我绝不让她再来婚礼现场捣乱。”

中年男子恭恭敬敬的说道,眼神中闪过一丝寒芒。

看着中年男子带着兮兮离开,中年美妇对着站在门外的两位壮汉说着,“把人给我看牢了,绝对不能让他给我跑了。”说着大步朝着宴会厅走去。

中年美妇名叫林珍珍,是李若曦的后母。

这一次也是她以兮兮为要挟,逼迫李若曦嫁人的。

豪门李家,现在当权的就是林珍珍,说起李家,还颇有传奇色彩,大概三十年前,李若曦的父亲李浩然,将李家最开始由一家小饭店发展成为现在涉及地产,金融,餐饮等等十多个行业,资产数十亿的超级大财团。

李若曦的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死了,这个时候他的父亲娶了林珍珍。

三年前,李若曦的父亲身体不好,李氏集团也逐渐由林珍珍掌管。

林珍珍口中的刘少名叫刘威,是滨海刘家继承人,滨海刘家跟他们李家不一样,在滨海传承上百年,根深蒂固,底蕴深厚。

在半个月前李氏集团造成一次重大失误,出现一道不可逾越的难关,正当林珍珍焦头烂额的时候,刘威出现了。

他愿意帮助李家,但是前提条件就是要娶李若曦。

李若曦整个滨海市公认的女神,哪怕是有了兮兮这个女儿,追求她的人依然能够环绕滨海一圈。

刘威也不例外,第一眼看到李若曦便有了占有她的想法。

林珍珍听到刘威的条件,当即拍板决定,准了,便施展各种手段,逼迫李若曦嫁人。

宴会厅中,此时早就宾客云集,热闹非凡,而在这宴会中,有一个年轻男子格外引人瞩目,正如同众星捧月般被宴会厅的达官贵人,富豪绅士围在正中央,一脸恭维。

“刘少恭喜了,没想到李若曦这一朵娇艳玫瑰,最后居然被刘少你给栽了,不知道我们多少人对他垂涎欲滴啊!”

“哎呀,你看我这一张嘴,现在她可是属于刘少你得了。”

“刘少不愧是我们滨海人中龙凤啊!”

“不过刘少,这李若曦长得是好看,但是六年前却未婚先育,还有了一个女儿,实在是可惜了。”

一说到这一点,原本喜气洋洋的刘威顿时脸色一变,眼神中闪过一丝暴虐的影子,冷冷的说道:“那小丫头,活不了多久了。”

“至于李若曦,我刘威什么时候缺女儿,等我玩够了,到时候扔了就是了。”

“哈哈哈,刘少英明。”

众人听到刘威的话顿时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来。

“快看,来了,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不知道谁说道,众人顿时朝着门口看去。

很快,李若曦穿着白色拖地婚纱,在两个花童的陪伴下,缓缓的走了出来。

美,太美了。

所有人顿时痴了。

看着李若曦的出现,做为父亲的李浩然连忙走了过去。

“爸。”

李若曦看着眼前年老的父亲,深吸一口气,将心中的不快驱赶,努力挤出一副笑容来说道。

“嗯。”李浩然点点头,然后牵着李若曦的手,走上宴会厅正中央的位置,从主持人手里接过话筒,说道:“诸位,都静一静,我身边这一位就是我李浩然的女儿李若曦,而今天,我之所以在这里宴请诸位,也是为了我女儿人生中的一件大事,订婚,而他的订婚对象,大家也非常熟知,他就是刘氏集团继承人,刘威刘少。”

“刘少威武。”

“李总好福气,能够将女儿嫁给刘少。”

“李氏集团和刘氏集团强强联姻,将来这滨海还不是他们两家的天下。”

随着李浩然的宣布,众人纷纷朝着刘威看了过去,一时之间,刘威,李若曦顿时成为在场所有人的焦点。

“下面有请刘少上台。”

随着主持人的宣布,刘威一脸微笑着,大步朝着台上走去。

此时现场的气氛也达到了顶点,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强强联合,一大片赞美之词不绝于耳。

而李若曦心中却一点没有高兴的意思,反而被无尽的悲伤给填满,她想到了刚刚五岁的女儿,也想到了她。

“对不起,兮兮真的对不起。”

李浩然一脸微笑的对着走上台的刘威说道:“刘威,若曦,以后我就交给你了。”

刘威一脸兴奋,点着头说道:“岳父大人放心,从此以后若曦就是我刘威的女人,只要她一心一意跟着我刘威,我刘威绝不辜负与她。”

“好,好,有你这一句话我就放心了。”李浩然很是高兴的说道。

说着李浩然就点点头朝着林珍珍挥了挥手说道:“宴会我就不参加了,宾客们就麻烦你了。”

这几年来,李浩然身体一直不好,这种宴会好几年都不参加了,今天要不是自己女儿大喜之日,他都不会出现。

看着李浩然离开,林珍珍微微一笑,嘴角不由自主的浮现一抹笑容来。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李若曦,看你还怎么跟我林珍珍争。

而就在此时。

滨海大酒店外面,一辆军用越野车出现在众人的酒店门口。

车门打开,楚青帝缓缓走了出来,仰望着酒店,深吸一口气,大步走了进去。

刚走了几步,突然一道清脆的小女孩的哭声引起了他的主意,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一道哭声,他心头莫名的就是一痛。

“军主,那个小女孩长得好像你。”

看着停下脚步的楚青帝,杨青连忙说道。


第3章 我回来了

楚青帝顿时朝着哭声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正好看到一个中年男子,一只手提着一个小女孩,大步朝着不远处的一辆奔驰商务车上走去,而小女孩不停地挣扎,嘴里发出凄惨的哭叫声。

特别是看到小女孩的样貌,他甚至感觉到自己心痛的连呼吸都困难起来。

随着楚青帝看了过去,小女孩仿佛似有所感一般,突然止住哭声,泪眼婆娑的朝着楚青帝看了过去。

两大两小的四目相对,看着这一双眼睛,楚青帝感觉到那一股亲切感越发强烈起来。

一张粉雕玉琢的小脸蛋挂满了泪水,脸上难以掩饰的伤心模样,看着就让人有一种心痛的感觉。

面对如此小女孩,谁见了还不抱在怀里好好安慰,又有谁如同眼前这个中年男子一样,如此粗暴的对待。

不管处于什么原因,楚青帝再也坐不住了,冷哼一声说道:“住手。”说着一个箭步冲了过去,瞬间拦在中年男子的身前。

中年男子名叫林保,林珍珍的心腹,林珍珍就是让他将兮兮带走,给关起来。

林保对于突然出现的楚青帝,顿时眉头一皱,一脸凶神恶煞的说道:“哪里来的兔崽子也敢多管闲事,乘着我林保大爷没发火,给我滚开。”

“大胆。”

敢骂军主,找死,不等楚青帝动手,杨青已然如同一把杀人的利剑一样,瞬间出现在林保的面前,甚至没有人看清楚怎么回事,林保整个人直接倒飞了出去,瞬间摊到在地,全身抽搐,已经是出气少,进气多了。

而兮兮,也准确无误的被楚青帝一把接在手中。

“爸爸,兮兮总算见到你了,他们欺负兮兮,还欺负妈妈,还让妈妈嫁人,兮兮好想爸爸,爸爸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呜呜呜呜。”

兮兮紧紧的抱住楚青帝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轰!

这一刹间,楚青帝只感觉到自己脑海中嗡鸣一片。

“结婚,嫁人。”

五岁的年级,像极了自己的容颜。

这莫非真的是自己的女儿。

自己当初都做了什么?居然不知道她已经怀孕了,还为自己生下了一个如此可爱的女儿,深深的愧疚瞬间袭上楚青帝的心头,双手不由抱着更紧了。

“好,爸爸不走,爸爸不走。”楚青帝轻声安慰道:“兮兮不哭,爸爸在这里,从今往后爸爸再也不走了。” 

“爸爸,那些坏人欺负兮兮,还欺负妈妈?要让妈妈嫁人,你快去救妈妈?”兮兮总算停止了哭泣,紧紧抱着楚青帝的颈项,焦急的说道。

“好,爸爸这就去救妈妈?”楚青帝连忙说道。

“嗯,爸爸加油。”兮兮点着头高兴的说道:“等爸爸救回妈妈,我们一家人再也不分开。”

“军主。”

杨青此时也是一脸愤怒,特别是联想到刚才林保欺负兮兮的一幕。

欺负军主的女儿,其罪当诛。

“杀了。”

楚青帝淡淡的说道,浑身散发着惊人的气势,怀抱着兮兮,大步朝着滨海大酒店走去。

欺负他楚青帝的女人和女儿,不管是谁?统统都要死。

杨青得到楚青帝的命令,点点头,浑身散发着惊人的杀意,从身上掏出一把枪来,大步走到林保的面前,黑洞洞的枪口立马对准了他。

刚才那一下杨青愤怒出手,可不轻,林保虽然也有练武,但是也就比普通人强一点,怎么能够跟杨青相比。

做为楚青帝的护卫队长,身经百战,战功赫赫,死在他手里的敌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淡淡散发出来的杀意,都足可以让林保浑身血脉给冻僵。

“不,不要杀我,你不能杀我,我可是李氏集团的人。”这一刻,林保怕了。

深深的后悔充斥在自己的心头,自己到底招惹了什么样的存在,一言不合就杀人。

可惜的是,杨青根本不给他任何机会。

枪声响起,林保的额头顿时出现一个黑黝黝的小洞,双眼大睁,一副死不瞑目的架势,鲜血顺着头颅,流淌了出来。

滨海大酒店。

李若曦和刘威的订婚仪式也到了最后关头。

交换戒指。

刘威正拿着一枚定制的限量版订婚戒指,一脸微笑的正准备为李若曦戴上,下面的宾客无不屏住呼吸,见证这历史的一刻。

“妈妈,不要。”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清脆而又响亮的声音响了起来,划破整个会场。

“兮兮。”

让本来准备任命的李若曦如遭电击,连忙顺着声音忘了过去。

刘威看到李若曦转身,心中那个气啊,自己早就说好了,把那死丫头关起来,怎么又跑来了,这林珍珍怎么办事的,一想到这里,刘威不由朝着林珍珍狠狠的瞪了一眼。

林珍珍也气的不轻,一脸委屈,她刚才还吩咐林保将这死丫头送走的。

但是下一刻,所有人都呆住了。

特别是李若曦,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泪流满面。

一个浑身散发着铁血刚毅,不怒自威的男人,正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缓缓的走了过来。

而刚才那一声妈妈正是从小女孩嘴里喊出来的。

“这就是李若曦的女儿,好乖,好想捏她的小脸蛋。”

“早就听说李若曦未婚先育,居然是真的,女儿都这麽大了,还有这个男的是谁?难道就是李若曦未婚先育的对象。”

“刘少如此天之骄子,怎么会娶一个生过孩子的女人。”

会场一阵喧哗。

有疑惑的,有惊讶的,也有嫉妒的,更是有一副冷嘲热讽,看热闹的。

“妈妈,你看,兮兮找到爸爸了,兮兮带爸爸来带妈妈你回家,有爸爸在,以后再也没有人欺负兮兮和妈妈了,刚才有个欺负兮兮的坏蛋,就被爸爸给收拾了,爸爸可厉害了。”兮兮一脸高兴的说道。

完全忘记了刚才自己的委屈。

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自己终于有爸爸妈妈了,终于可以跟爸爸妈妈生活在一起了。

“什么?眼前这个男人真的是李若曦的老公。”

原本热闹的宴会,更加热闹起来。

楚青帝看着李若曦脸上依然残留的泪痕,惨白的脸色,不由内心一痛,一脸愧疚的说道:“若曦,我回来了。”


第4章 爸爸,我怕

“你,你回来了。”李若曦浑身颤抖,努力稳住身形,眼泪大颗大颗的流了下来,但是一想到六年前,楚青帝的不辞而别,李若曦本来想要上前的脚步,顿时停了下来,强自忍住眼眶的泪水,死死的盯着楚青帝说道:“你还回来干什么?”

“妈妈?”

兮兮看到突然生气的李若曦,顿时愣住了,紧接着一脸委屈的撅着小嘴巴,眼泪眼看着就要流了下来。

看到自己女儿的模样,李若曦顿时心中一痛,连忙说道:“兮兮,妈妈在这里。”说着就要伸手去接兮兮。

楚青帝连忙将兮兮递了过去。

兮兮一把抱住李若曦的脖子说道:“妈妈,不要生爸爸的气好不好,兮兮想要跟爸爸,妈妈生活在一起。”

听到兮兮的话,楚青帝连忙说道:“若曦,当年是我不对,不辞而别,但是我也有不得不离开的苦衷。”

“苦衷,有什么苦衷能够让你抛妻弃女整整六年。”李若曦说道。

“等等,你他妈的谁啊!没看到今天我刘威的订婚宴吗?”就在楚青帝准备跟李若曦进一步解释的时候,刘威愤怒的声音传了过来,打断了楚青帝的话。

楚青帝眉头一皱,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瞬间从自己身上散发出来,冷冷的说道:“没看到我们一家三口相逢的日子吗?不想死的给我滚。”

“什么?你让我滚。”刘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滨海市,还有人敢翘了他刘威喜欢的女人,还让他滚。

“好,好,我今天不管你是从哪里来的狗东西,王八蛋,敢让我刘威滚,今天不给你一点教训,我就不是刘威。”

随着刘威愤怒的声音响起,从宴会厅四面八方挤进来好几个西装男子,手里拿着电棍,电棍上发出吱吱吱的声音。

“这人真不知死活!居然敢来刘少的订婚宴捣乱,这一下惨了吧。”

“那是,得罪了刘少,还想在滨海混。”

“就是可惜了,李若曦这样一个大美人,居然还冒出个孩子他爸,你们说,刘少会不会气死。”

“气死我不知道,就是可惜这样一个大美人,会不会被刘少玩死。”周围的宾客们看到这一幕,无不戏谑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李若曦更是脸色惨白,对着刘威说道:“刘威,你要干什么?”

刘威冷哼一声说道:“干什么?老子以前看你长得好看,还想娶你,没想到你居然跑出来个前男友,我看你就是烂货一个,等我收拾了他,看我怎么收拾你。”

“你。”

李若曦气的浑身颤抖。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刘威居然如此肆无忌惮,狂妄自大,而且自己还差点嫁给了他,一想到嫁给他的后果,她就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爸爸,我怕。”

面对周围的戏谑的言语,几个拿着电棍,闪烁着吱吱吱电流声音的黑衣大汉,兮兮嘴巴一撅,一副怕怕的样子,将自己的头埋在楚青帝的怀里说道。

“兮兮,不怕,有爸爸在。”楚青帝连忙安慰道。

“兮兮,爸爸给你做个游戏好不好。”

“好啊!兮兮喜欢做游戏,兮兮要跟爸爸做游戏。”兮兮高兴的点着头说道。

楚青帝微微一笑说道:“等会儿,兮兮闭上眼睛,等兮兮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爸爸让他们这些坏人全部躺在地上好不好。”

“好啊,这些人坏死了他们欺负妈妈和兮兮,爸爸打他们。”兮兮点着头说道。

“好,我数一二三,兮兮就闭上眼睛。”楚青帝说道。

看着兮兮闭上双眼,楚青帝将兮兮朝着李若曦递了过去,顺带给李若曦一个放心的眼神,这才转过身去,对着刘威摇摇头,淡淡的说道:“人活着难道不好吗?”

“靠,居然敢跟老子狂,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电死他,我刘威负责。”刘威大骂道。

声音刚落,刘威就感觉到自己眼前一花,几个人影从他眼前飞过,碰碰的掉落在地上,仔细一看,正是刚才那些拿着电棍的黑衣大汉。

刘威脸色瞬间一变,咬牙切齿的看着楚青帝。

“啪。”

紧接着一声清脆的耳光声音响起,刘威只感觉到自己脸颊一痛,整个人还来不及惨叫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一口鲜血喷射而出,脸上更是传来火辣辣的疼痛。

自己被打了。

在滨海居然还有人敢打自己。

一时之间,刘威懵了。

不但是刘威,李若曦也懵了。

在场所有人都懵了。

天啦,在滨海有人敢打刘威。

不要说刘威,恐怕刘家都不会放过他。

在滨海刘家就是巨无霸的存在,根本不是李家可以比拟的,李若曦连忙说道:“你怎么打了他。”

“因为他该打。”楚青帝淡淡的说道。

“但是?”李若曦顿时急了,连忙说道:“他爸是刘禅,滨海豪门刘家的家主。”

楚青帝看着李若曦说道:“滨海刘家,那又如何?想要报仇,我楚青帝等着就是了。”

“若曦,是我对不起,六年前我不辞而别,现在更是回来晚了,真的对不起,我在此发誓,从今往后谁也不能在欺负你,你的人生还有我们的女儿,从此以后由我来守护。”

李若曦只感觉到脑海中轰鸣一片,不可思议的看着楚青帝,不敢相信这话是从楚青帝的嘴里说出来的。

为了自己打了刘威。

“楚青帝,你居然敢打我,你他妈的找死。”

这个时候刘威也反应过来,麻溜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脸愤怒,挥舞着拳头,朝着楚青帝就扑了上去。

反了天了。

在滨海,从来都只有他刘威打别人,什么时候轮到被人打自己,更何况是哪里跑出来的杂碎,今天他不把对方打的半身不遂,我就不是刘威。

一想到这里,刘威怒火中烧,恨不得将楚青帝给碎尸万段。

“小心。”

“啊!”

眼看着刘威一拳头就要砸中楚青帝,楚青帝一把护住李若曦和兮兮,一把接住刘威的拳头,抬腿就是一脚踢了过去。

一声惨叫传来,刘威足足被提出数米远,狠狠的撞在大厅的门上,一屁股瘫在地上,脸色惨白。


第5章 我楚青帝回来了

楚青帝冷冷的看着凄惨的刘威说道:“刘威是吧,给我记住了,若曦是我老婆,以前是,以现在是,未来也是,还有刚才你吓到了兮兮,本来你该死,不过今天我心情不错,就饶了你一条狗命,不杀你了,但是如果以后让我知道你不知好歹,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当然还包括在座的所有人。”楚风说着双目横扫,朝着在场的宾客们看了过去。

“对了,记住我的名字,我叫楚青帝。”

虽然只是简单的一眼,但是在场所有人,莫名的感觉到一阵心悸,一股恐怖的气息袭上心头,仿佛自己置身于尸山血海中一样,忍不住额头冷汗直冒。

这是怎么,刚才那一刻,居然让他们有一种恐惧的感觉。

“楚青帝,我记起来了,原来是你,你们还记得六年前的一篇报道吗?”

“女神跟快递小哥不得不说的故事?”

“什么?原来是他?一个快递小哥,不是说已经死了吗?”

“妈的,老子刚才居然被一个快递员给吓住了。”

原本被楚青帝浑身散发出来的气势所震慑的众人,在听到楚青帝的身份之后无不一脸不屑。

刘威更是气的浑身发抖,自己居然被一个快递员给打了,整个人都快要疯了,对着楚青帝大声吼道:“楚青帝,你给我等着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

岂有此理,自己绝对不能这样算了。

一定要杀了他。

还有李若曦,自己也不能放过她,到时候看他怎么玩弄这个贱货。

还有他们的女儿。

对于刘威的咆哮,楚青帝自始至终都没有多看一眼,因为对于他来说,他刘威就是一只蚂蚁一样,随手可以捏死。

“是谁,是谁打了我儿子。”

就在楚青帝带着李若曦和女儿兮兮的离开的时候,一个充满威严的声音响了起来,随着声音望去,一个龙腾虎步的中年男子出现在宴会厅。

“爸,你怎么来了。”刘威看到来人浑身轻颤,捂着自己的脸颊连忙迎了上去。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刘威的父亲刘婵。

今天再怎么说也是自己儿子的订婚宴,虽然对于这门婚事他是一百个不满意,但是还是来了,刚一进宴会厅就听到有人打了自己的儿子的消息。

在滨海,还有人敢打他刘婵的儿子。

“哼。”刘婵冷哼一声,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了刘威一眼说道:“说说吧,谁打的你。”

“是,是一个叫楚青帝的人。”刘威脸一红说道:“但是爸,你放心,这个楚青帝居然敢打我,我一定不会饶了他的。”

“楚青帝,什么人?”刘婵问道。

刘威说道:“我也不太清楚,之前说是送外卖的,后来消失了,跟李若曦有一个女儿,现在他回来了,不过爸,你放心,我不弄死他楚青帝,我就不是你儿子。”

“好,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刘婵冷冷的说道:“在滨海还没有人敢欺负我刘婵的儿子。”说着刘婵转身对着身后一直跟着的中年男子说道:“去,查一查这个楚青帝是什么身份?”

“是。”中年男子连忙答应了下来。

楚青帝和李若曦这边,离开宴会厅,一家三口就朝着李若曦的住处走去。

一路上李若曦整个人都处于懵圈之中。

而最幸福的就是小兮兮了,紧紧的抱着楚青帝,高兴坏了。

很快。

楚青帝带着李若曦和女儿就来到家里。

李若曦很小的时候母亲就死了,父亲给她找了个后妈,后来生了个儿子,她一气之下就一直住在外公,外婆家。

叮咚。

房门打开,一个老人站在门口。

“若曦,你怎么回来了,还有兮兮,来让外祖奶奶抱抱。”老人一脸欣喜的说道。

仔细一看,不难看出老人双眼微红,一看就哭过的样子,看到这一幕的李若曦不由心中一痛,说道:“外婆。”

“外祖奶奶,我爸爸回来了,你看这就是我爸爸。”兮兮高兴的说道。

李若曦的外婆这才注意到兮兮此时被一个男子抱在怀里。

兮兮的爸爸。

楚青帝。

那个负心的男人。

李若曦的外婆顿时脸色一变,一把将李若曦拉进屋内,然后朝着楚青帝手中的兮兮强行抱了过去。

“兮兮,乖,到外祖奶奶这里来。”

“不嘛?外祖奶奶,我要爸爸,兮兮要爸爸!”兮兮一看到外祖奶奶要把自己从爸爸怀里抱走,顿时急了。

好不容易见到爸爸,绝对不能离开爸爸。

“兮兮,听话。”李若曦的外婆顿时脸色变得严厉起来。

“外婆,你不要这样。”李若曦也连忙说道。

李若曦的外婆突然谎言一红,眼泪刷的一下流了下来,说道:“若曦,不是外婆说你,你难道忘记了六年前了吗?都是他,一声不吭的消失,害得你多惨,你难道就这麽快忘记了吗?要不是你突然发现怀上了兮兮,我就没有你这个外孙女了,我失去了你妈妈,我不想在失去你,你还认我这个外婆,就让他滚。”

“外婆,对不起。”六年前的一幕,出现在李若曦的脑海中,但是一想到,兮兮要爸爸的一幕,在看到兮兮一脸委屈的模样,心中一痛,一脸歉意的说道:“外婆,对不起,他毕竟是兮兮的爸爸。”

话一出口,李若曦心中那一份压抑和悲伤仿佛得到缓解一样,心里不停的说道:“我这都是为了兮兮,对,都是为了兮兮。”

李若曦的外婆气的浑身都颤抖起来,狠狠的一跺脚说道:“好,看在兮兮的面子上,我不管了。”

说着就气冲冲的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而去。

看着自己的外婆离开,李若曦这才转身对着楚青帝说道:“你进来吧。”

“若曦,对不起。”

看着眼前这熟悉而又陌生的房子,楚青帝恍如回到了六年前,心中的愧疚更大了,这里他不是第一次来,六年前就来过,而那个时候也是他这一辈子跟若曦过得最幸福的一段时间。

而现在却是差点拒之门外。

这一切都是谁的错,都是自己。


第6章 你们谁敢

李若曦冷冷的看着楚青帝说道:“不用说对不起,我要不是看在兮兮的面子上,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还有,你一回来就得罪了刘威,以他的性格绝对不会放过你,我劝你还是走吧!离开滨海,永远不要回来。”

“不,若曦,我知道六年前是我对不起你,我不辞而别,而且你还为我生了一个漂亮的女儿,我说过,这一次我无论如何都不会走了,至于刘威,我楚青帝不惧怕任何人,再说了,我们还是夫妻。”楚青帝说道。

“大言不惭,不走,随你,不过你的死活跟我没有任何关系,还有,以后不准你进我的房间半步。”

李若曦说道:“兮兮,走,我们回房。”

“不吗?我要跟爸爸待在一起,好不好吗?妈妈?求求你了。”兮兮连忙摇着头说道。

“若曦,你看就让兮兮跟我在一起吧。”看着自己的女儿,楚青帝说不出的痛爱,这就是自己的女儿。

自己丢失五年做一个父亲的职责。

李若曦眉头紧锁,看着眼前这个让自己又爱又恨的男人,看着可怜巴巴,一脸乞求目光看着自己的女儿,顿时陷入为难之中。

而就在这个时候,李若曦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电话另一头传来林珍珍愤怒的声音,“李若曦,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跟刘少的订婚仪式上跟人跑了,你知不知道你闯大祸了,我告诉你,你今天不给我乖乖去给刘少赔礼道歉,从此以后就不是李家的大小姐了。”

“还有,在没有得到刘少谅解之前,你就不用来公司上班了。”

“李若曦我可告诉你,哪怕是卖身也要给我让刘少原谅。”

话一说完,林珍珍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卖身。

去给刘威赔礼道歉。

一想到这里,李若曦就忍不住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流。

看到这一幕的楚青帝顿时心头一痛,默默的拿出一张纸来递了过去。

林珍珍,找死。

强悍的杀意,也随之从楚青帝心头升起,还有刘威,自己看在跟妻子女儿重逢,放了他这一次,还不知悔改。

“若曦,你放心,一切有我,我回来了,不就是不去李氏集团上班吗?要不我把李氏集团买过来送给你。”楚青帝低声安慰道。

李若曦一把接过楚青帝手中的纸巾,朝着楚青帝狠狠的扔了过去说道:“楚青帝,你太让我失望了,你到了现在还说大话,还有,你最好尽快离开滨海,以刘威的手段,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我可不想有一天,我从新闻上看到你死亡的消息。”

“兮兮,我们走。”说着李若曦一把抱着兮兮,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妈妈,不哭,兮兮不惹你生气了。”兮兮虽然不知道刚才李若曦接了一通电话之后为什么哭泣,但是看到妈妈哭,也不忍心再要跟爸爸在一起,就像是一个小大人一样紧紧的抱着李若曦的脖子低声说道。

说道这里,兮兮转身朝着楚青帝说道:“爸爸,妈妈哭了,兮兮今天要陪妈妈睡,兮兮明天陪你好不好。”

“好啊。”楚青帝听到兮兮的话,立马收敛心中的杀意,一脸温柔的说道。

“爸爸,明天陪兮兮。”

“嗯,爸爸晚安。”

“兮兮也晚安。”

看着李若曦抱着兮兮离开,楚青帝心中的杀意再一次冒了出来,拿起手机,一条信息发了出去。

他说过,欺负他楚青帝的女人,必须要付出代价。

... ...

李氏集团。

自从李浩然身体日渐不行,公司日常事务就交给了林珍珍处理,三年过去了,林珍珍也逐渐掌握了李氏集团的大权,可谓是位高权重。

要不然也不会一个电话,就让李若曦停止工作。

再怎么说,李若曦也是李氏集团继承人之一。

昨天的订婚宴,就是林珍珍主持的,甚至李若曦跟刘威订婚也是他处理的,不过中途除了一个楚青帝,破坏了婚礼,还带走了李若曦,当真可恨。

不过这都不打紧。

那李若曦不知死活的居然跟楚青帝走了,楚青帝更是仗着自己能打,打了刘威一顿,因此得罪了刘威父子。

刘威是谁,滨海豪门刘家的继承人。

对于李若曦,她早就想要将她赶出公司,这一次无疑是最好的机会,一大早她的心情就处于兴奋中。

如果能够再把手里这个原本属于李若曦负责的项目完成,到时候彻底将李若曦赶走,接管集团,也就水到渠成了。

一大早,林珍珍就把连夜准备好的合同,直奔合作方,水木集团。

早上十点钟左右,林珍珍穿着一袭白色白塔长裙,出现在水母集团,浑身散发着高傲的气息,走到前台说道:“你好,我是来见你们水总。”

“林总,你好,请问你有预约吗?”前台问道。

林珍珍眉头一皱说道:“我是李氏集团总经理林珍珍,你通报一声,我相信他会见我的。”

“李氏集团的林总。”

前台说道:“对不起,我们水总交代了,如果是李氏集团的人来了,除非是李若曦李总,要不然他谁也不见。”

“你什么意思,你给我听清楚,李氏集团我是总经理,他李若曦不过是一个总监罢了,凭什么见她不见我。”林珍珍一听整个人都炸了。

“算了,我不跟你说,说也说不清楚,我自己上去找水总。”说着直接转身朝着水木大厦走去。

“林总,真的对不起,这里是水总的意思,请你不要为难我们。”前台看到林珍珍要朝着大厦闯去,顿时急了,连忙阻拦。

“滚开。”

这一下林珍珍彻底气炸了,在滨海,他们李氏集团再怎么说也不比他们水木集团差多少,自己一个堂堂总经理居然在大堂被一个公司前台给拦了。

说着林珍珍一把朝着前台就推了过去。

前台哪里会想到林珍珍居然动手推人,当场就被推翻在地。

打人了。

大堂的人顿时惊呆了,保安也被惊动了,立马围了上来。

“这位女士,请你离开。”


第7章 背后有人

看着这架势,林珍珍怡然不惧,冷哼一声,浑身散发着惊人的气势,说道:“我叫林珍珍,李氏集团总经理,怎么,你们还想动手打人,来啊,有本事动手啊,我倒要看谁敢,信不信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林珍珍浑身散发出来的气势,加上他的身份,还真把所有人给吓住了。

周围人也是一阵哗然。

李氏集团,可是滨海市赫赫有名的本土企业,市值数十亿,林珍珍作为一个女人,在李浩然身体不好期间接管集团,能够稳定集团形式,在滨海市更是被誉为女强人。

最重要的是,前不久,李氏集团的大小姐居然跟豪门刘家联姻。

不过,这一场联姻却是以一场笑话收场。

“给我滚开。”林珍珍冷哼一声,气势逼人的朝着公司大厦闯了进去。

“林总好大的威风。”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了起来。

“水总。”

随着声音望去,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男子大步走了出来。

看到来人,公司员工齐齐一震,一脸恭敬的对着年轻男子说道。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水木集团的总经理水淼。

水木集团,是一家市值数百亿,在整个云省都是数一数二的跨国集团,前不久正式入驻滨海,而滨海水木集团的负责人,就是水淼。

对于水淼,林珍珍也不是第一次见了,当即一改之前嚣张,倨傲的霸道气息,立马换上一副笑脸来,嫣然一笑,如沐春风。

不得不说,林珍珍能够嫁给李浩然,自身的魅力可不小。

三十多岁的她,一颦一笑,加上成熟美女的韵味,让在场所有人都看呆了。

林珍珍微微一笑说道:“水总,我叫林珍珍,李氏集团总经理,这一次前来特意前来拜会水总,想要跟水总商议一番关于光明峰的项目。”

“光明峰的项目,我不是已经跟李若曦谈妥了吗?”水淼冷冷的说道。

林珍珍说道:“水总有所不知,李若曦因为某些原因现在已经从我们李氏集团离职,所以说这个项目现在由我负责跟水总你商谈。”

“离职。”

水淼眉头一皱,说道:“你走吧。”

“水总,你什么意思。”

林珍珍当场一愣,什么意思,让自己走。

水淼冷冷的说道:“我说过,这个项目我是看在李若曦小姐的面子上才答应合作,要不然以我们水木集团的实力,在什么样的合作商找不到,为什么偏偏跟你们李氏集团合作,现在既然这个项目已经不是李若曦小姐负责,我看我们水木集团也没有跟你们李氏集团合作的必要了。”

“对了,林总是吧!这里水木集团,不是你们李氏集团,不是你耍威风的地方。”水淼冷冷的说道:“送客。”

“水总,水总。”林珍珍脸色瞬间惨白,心中更是焦急万分,连忙想要拦下水淼。

水淼连忙躲开林珍珍,冷冷的看着她说道:“你这是不知悔改了了,要闹事了。”

“来人?给我扔出去。”

林珍珍刚才嚣张,狂妄早就让人很不爽了,现在水中一声令下,顿时一众保安就围了上去。

“你们?”林珍珍脸色惨白,一跺脚,转身就离开了水木大厦。

这一刻,林珍珍简直快疯了,他什么时候如此愤怒和委屈过,竟然被人给直接赶走。

都是李若曦。

对,就是李若曦。

要不是她,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下场。

“李若曦,你给我等着。”

随着林珍珍离开,水淼一脸恭敬的拿出手机来打了过去,“爸,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办了,不过,爸,据我所知这李若曦也就是李浩然的女儿,这个李浩然倒是一个人物,白手起家,但是近年来身体一直不好,公司交由自己的妻子掌管,李若曦的日子可不好过。”

“好了,不该问的就不要问了,反正你给我记住一点,李若曦背后有我都得罪不起的人。”

电话另一头不是别人,正是水淼的父亲,水木。

水木集团这一艘巨型航母的掌舵人。

“水淼,你可给我听好了,这一件事办不好,我就没有你这个儿子。”电话另一头传来一阵严厉而不容质疑的声音。

水淼吓了一跳,心里哪里还敢有半分疑惑,连忙说道:“爸,我知道了。”

“好了,以后你定然不会为了今天的决定后悔的,好自为之。”说着对方就挂断了电话。

对着电话传来忙音,水淼这才发现,自己早就是汗流浃背了,双腿也传来一阵阵酸软,差点没有一屁股坐在地上。

以他对自己父亲的理解,他知道,自己父亲这一次是动了真格了。

在想一想李若曦背后的人。

连自己父亲都直言不敢得罪的人,该是何等惊人的身份。

“我好像记得刘威还想娶李若曦,简直是找死,别人怕了你刘家的威风,但是在真正的大人物眼里,你们刘家屁都不是。”水淼心中冷哼一声。

“难道是他。”

一个人影从水淼心头闪过,整个人为之一震。

“算了,不多想了,我只需要做好分内之事就好了。”水淼摇了摇头把自己的想法驱逐出脑海之中,坚定地想道。

李氏集团。

林珍珍离开水木大厦,就气冲冲的直奔公司而来,一进入公司,就直奔公司副总经理办公室而去。

房门打开,办公室内立马一阵鸡飞狗跳,映入林珍珍眼眶的是一男一女正纠缠在一起,衣衫凌乱,办公室也是杂乱不堪。

这一男一女看到林珍珍走了进来,连忙分开,女子低着头,拿起桌子上的衣服,一边整理衣服,一边小跑出了办公室。

男子一脸尴尬,一边整理衣服,一边颇为埋怨的说道:“姐,你怎么不敲门。”

男子名叫林翔,正是林珍珍的亲弟弟,也是他掌控公司的左膀右臂之一,之前的市场部总监,今天一早刚刚任命的公司副总。

而这个副总,正是抢占了李若曦的位置。

林珍珍本来前往水木集团商议合作的事情,没想到被赶了出来,心里早就憋了一肚子火,现在看到自己弟弟居然在办公室瞎搞,心中的愤怒和怨念一股脑的宣泄出来,拿着手里的包包朝着林翔就扔了过去。


第8章 请她回来

“林翔,你平时玩女人也就罢了,居然玩到公司来了,你要不是我亲弟弟,我立马让你滚出公司。”林珍珍愤怒的吼道。

“姐,不要打,我知道错了,我就是想要试试这副总经理办公室跟我以前总监办公室做那事有什么不同,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对于这个姐姐,林翔从小就害怕,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今天的一切都是他姐姐给他的。

“发誓?”林珍珍冷哼一声说道:“你说说你对我发了多少誓,又有多少你搬到了。”

“姐,这一次一定是真的,真的,我不骗你。”林翔连忙配笑着说道。

突然,林翔仿佛想到了什么,心中一动,连忙问道:“姐,你今天不是去水木集团商议光明峰合作吗?怎么这麽快就回来了,还一脸不高兴。”

一说到这里,本来愤怒的林珍珍更是气愤,咬牙切齿的说道:“都是那李若曦,不知道搞什么鬼,居然让水淼只跟她李若曦合作,哪怕是我代表李氏集团也不行,还被他赶了出来。”

“什么,姐,你被赶了出来,妈的巴子,欺负人欺负到我姐头上去了,姐你等着,看我怎么收拾水淼那小子,不就是仗着水木集团吗?我找几个人好受修理修理他。”林翔一听自己姐姐受欺负,这还了得。

“给我站住。”林珍珍气不打一处出,对着林翔骂道:“你什么时候才能够让我省省心,你去对付水淼,你以为他水淼是谁?水木集团是你招惹的起的吗?我可不想为你收尸。”

“姐,那怎么办。”林翔也急了。

“光明峰项目对我们李氏集团至关重要,有了这个项目,我们李氏集团的难关也迎刃而解,还有那水淼什么意思,还是说他跟李若曦有一腿。”

“我就说她李若曦不是好东西,当年莫名其妙的出来一个女儿,眼看着要跟刘少订婚,老公跑了出来,现在又跟水淼有一腿。”

“够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林珍珍说道:“现在最主要的是怎么解决眼前的问题。”

“我回来的时候,想过了,既然水淼只跟李若曦合作,我决定还是让他回来上班。”

“什么?让李若曦回来。”林翔一听顿时炸了,连忙说道:“姐,你让她回来,我怎么办,我可是才第一天成为副总经理,你不会让我还是继续回去当总监吧!”

“姐,你不能这样。”

“好了,就这样办,你也知道这光明峰项目对我们李氏集团的重要性。”林珍珍脸色愤怒的说道:“不过你放心,先让她回来上班,等光明峰项目彻底展开,再让她离开公司就是了,到时候副总的位置照样是你的。”

“姐,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林翔连忙笑着说道。

林珍珍大手一挥说道:“好了,把办公室给她腾出来,我去打电话让她回来。”

“姐,你放心,我这就办。”林翔说道。

林珍珍点点头,离开林翔的办公室,很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总经理办公室,拿出电话打了过去。

电话上显示着三个大字。

李若曦。

电话很快通了。

没接。

林珍珍气的不行了,碰的一声,将手中的手机给扔了出去,破口大骂起来,“好你个李若曦,连我的电话都敢不接,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妈?”

生气归生气,林珍珍很快就镇定下来。

她知道这个时候是有求于李若曦的时候,一咬牙,站起身来朝着李若曦的家里走去。

说句实话,对于李若曦,还有楚青帝这个突然出现的神经病,她一点都不想见到他们,更不要说,还得罪了刘少,不知道刘少打算怎么对付他们了。

但是现在,为了公司,为了光明峰项目,她不得不咬着牙前往。

十几分钟后。

林珍珍来到李若曦的家,房门敲响,李若曦的外婆打开房门,当她看到门外站着是林珍珍的时候,脸色顿时一变。

眼前的女人,她太熟悉了。

就是她在自己女儿死了之后,嫁给了李若曦的父亲,让自己外孙女受尽欺负,也是她,在前不久硬要自己的外孙女,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

现在居然还敢上门。

李若曦的外婆冷冷的说道:“林珍珍,你还有脸来。”

“我为什么不能来,再怎么说,我也是她李若曦的妈,李若曦了,让她出来,就说我找她。”林珍珍直接推开房门,朝着屋内走去。

“她不在。”李若曦的外婆,连忙拦住林珍珍说道。

“不在,那我自己找。”

林珍珍根本不相信李若曦外婆的话,直接硬闯了进去,“李若曦,你妈我来了,还不出来。”

就在林珍珍大声嚷嚷的时候,一个小小的人影笑哈哈的突然冲了出来,正好一下子撞在林珍珍的身上。

扑通一声,小小的身影,一下子摔倒在地。

林珍珍本来就一肚子火气,之前打电话不接,现在自己亲自上门,居然躲着不见,现在被撞了,再仔细一看,居然是兮兮这个死丫头,怒火瞬间被点燃,骂道:“死丫头走路没长眼睛。”

兮兮一大早天还没亮就醒了过来,找到了楚青帝,确定爸爸在身边,整个人都处于兴奋之中,刚才在楚青帝的帮助下,洗刷完,吃过早餐,就做起游戏,被撞倒在地,浑然不觉,刚站起身来,劈头盖脸就听到一阵喝骂。

抬头一看,不正是林珍珍吗?

以前兮兮可没少受林珍珍呵斥,心中的委屈一股脑的爆发出来,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死丫头,居然还哭了起来,给我住嘴,听到没有。”林珍珍说着就要去捂住兮兮的嘴巴。

“住手。”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充满杀意和愤怒的声音响了起来,紧接着一个人影瞬间出现在林珍珍的面前,手一挥,林珍珍立马感受到一股血雨腥风的气势迎面袭来,浑身打了一个寒颤,身不由己的后退好几步,要不是被墙壁挡着,非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不可。

来人不是被人,正是楚青帝。

楚青帝挥手间逼退林珍珍,一把抱起兮兮,小声安慰道:“兮兮,不哭,有爸爸在。”


他被人陷害,早人追杀,遇到了她,跟她一见钟情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32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