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六年不见,校花给我生了一个女儿!

什么?六年不见,校花给我生了一个女儿!

第1章 我要花钱

“死老头,竟然说我不会花钱,没有男人气魄,就这么的把我给赶出来了!”

车水马龙的街道旁,一青年,身着白色短衫,下身一袭彩花短裤,脚踩一双磨破边儿的人字拖,站在龙城最为著名的西餐厅门口,一边挖着鼻屎,一边骂骂咧咧道。

此青年便是六年前,怀阳镇主事从龙城带走的赵十一。

三天前,远在千里之外的怀阳镇,死老头当着全镇人的面……

“赵十一!”

“你买法拉利你用五块钱抵用券,就算了,买两块破钻石手表你还是用优惠劵,我也忍了!”

“买个几千万的房子,你竟然还要人给你送车位,都是乡里乡亲的,你让人给你送车位,你师父连个车位钱都拿不出来吗?”

“上个月我给了你两百万的零花钱,你居然还剩下了一百九十九万!”

“我怀阳镇作为华夏最最有名的富豪村,你又是我唯一的徒弟,将来是要继承我所有衣钵的人,竟然连这点零花钱,都花不完,一点男人的气魄也没有!”

“今天,劳资给你一个亿,滚出怀阳镇,不花完,你就别他妈给劳资回来!”

“……”

最后死老头直接甩了赵十一一张钻石卡,临门一脚,将赵十一踹出了怀阳镇。

“主事,你真就这么舍得让赵十一离开咱们怀阳镇啊?”

赵十一走后,镇上的居民,同情的问道。

“赵十一他还有俗事未了,不适合留在怀阳镇。”

“罢了,让他出去走走也好。”

主事望着赵十一离开的方向,老泪纵横。  

离开后的赵十一并不知情,恼火的走进眼前这家名为菲尔的西餐厅。

餐厅内,都是名流雅士,身着非凡,而赵十一独树一帜,很快就成了众人眼中的焦点。

“小美妞,给我来一份跟他们那桌一样的……”

“嗯,就那盘白乎乎的玩意儿,再来一碗米饭!”

赵十一找个位置坐下后,指着另外满满一桌法式大餐,最后定格在其中一盘沙拉酱上,对服务员说道。

“就这个?”

服务员听着前面一句,喜笑颜开,后面那句,笑容就瞬间定格了。

这沙拉酱不过是配料,米饭更不用说,他们餐厅最便宜的主食。

“哪里来的土包子?”

“西餐厅点沙拉酱配米饭,真是头一回见。”

“瞧他那身打扮,土包子都算不上,估计是附近的乞丐,进来蹭空调的吧。”

现在正值七月,外面烈阳似火。

听见赵十一点单,周围一片窃笑嘲讽。

“怎么,不行吗?”

赵十一不以为然的问道。

看着那玩意,应该挺下饭的。

“行,行……”

“不过你就一个人,换到门口那张单人桌上去吃吧。”

服务员毫不掩饰对赵十一的轻蔑,哪儿来的臭乞丐,蹭空调都蹭到他们菲尔来了。

不过遵循顾客就是上帝,服务员没有赶走赵十一,而是指着门口那张乞丐专用座,让赵一过去那边。

赵十一现在坐的位置可是大厅正中,整个餐厅最为凉爽的地儿。

“行吧。”

赵十一瞧了瞧,他一个人确实不该占这么大一位置,坐哪儿不是吃,说着,便起身去了门口那桌。

没一会功夫,一盘沙拉酱,外加一份米饭,就到了赵十一跟前。

“看着下饭,怎么这么难吃?”

赵十一才吃了一口,就皱起了眉头。

“难吃?我们家餐厅可是龙城最有名的西餐厅,切。”

服务员连翻两个白眼,没好气的回道。

“呵呵,好吧,我看还是算了,换一家才能吃饱肚子。”

“买单。”

赵十一干笑两声,说道。

从怀阳镇出来,他一连赶了三天的路,才到龙城。

这会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赶紧换一家能让他吃饱饭又能花钱的吧。

“总共消费五十八。”

一听赵十一要买单,服务员一点都没客气,立马报出赵十一这一顿的消费。

“才这么点?”

赵十一一个踉跄,惊愕道。

心里那叫一个苦,难道真像死老头说的那样,他不会花钱!

赵十一怀里可是揣着一个亿,一下五十八一下五十八的,得花到啥时候去?

“一百块,不用找了。”

赵十一一脸沮丧,从怀里翻了半天,才翻出一张现金,塞到服务员怀里。

“你……”

乞丐她见得多了,却没见过这么牛逼轰轰的。

周围那些用餐的更是对赵十一这副做派,鄙视不已。

一个臭乞丐罢了,装什么十三?

“哪来的死丫头,邋里邋遢的,还敢抢我儿子甜筒!”

这边没完,那边又开始了。

不远处,一打扮精致的贵妇人,一手护着自家儿子,将面前脏兮兮的小女孩推倒在地,并骂道。

今天这菲尔还真是,成了乞丐窝了吗?

“阿姨,我饿。”

小女孩不哭也不闹,身上穿着一件小花裙子,小圆脸,大眼睛眨巴眨巴的,天真烂漫,就是脸上有些污垢。

直愣愣的盯着男孩手中的甜筒,说道。

“谁是你阿姨,滚滚滚,恶心死我了,你们菲尔的服务员是怎么做事的?没看见这儿有这么一垃圾?”

“吓着我儿子了,我非找你们菲尔算账。”

贵妇人尖酸刻薄,骂骂咧咧的,又要给小女孩补上一脚。

“不好意思,陈夫人,我们马上就帮您把她赶出去。”

服务员连忙上前赔笑道。

说完拉着小女孩就往外拽。

“我饿,呜呜,我想吃东西……”

小女孩这下没忍住,呜呜哭喊道。

声音软软糯糯的,让人疼惜不已。

“住手!”

原本打算离开的赵十一看到这一幕,气愤不已,冷着眸子走了过来:“她不就想吃点东西,至于吗?”

说着,赵十一便将小女孩拉到了自己身边,蹲下身子,为她擦拭掉眼角的泪水,温和的问道:“小丫头,你几岁了?怎么一个人跑来这儿呢?”

赵十一也没看见她身边有个大人照应着,估摸着也不过五六岁的年纪,可怜的紧。

“我,我就想吃东西。”

小女孩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咬着唇瓣说道。

“好,吃,叔叔请,想吃什么随便点。”

赵十一笑道。

大概跟自己一样,饿慌了神,才跑到这里来的。

“切,点了份沙拉酱,一份米饭,总共消费不过五十八,就把你给飘的,还敢夸海口,要请这野孩子吃饭。”

“一个臭乞丐,自己都吃不饱,我们劝你,还是少管这份闲事。”

“赶紧带着她一起滚吧,可别脏了菲尔餐厅的地板。”

“……”

就赵十一这样,也好意思强出头,还随便点,周围无不是鄙夷的声音:

第2章 叫你爸爸呀

“呵……”

赵十一冷笑,站起来看向服务员问道:“你们菲尔餐厅,是不是一个有钱就能消费的地儿?”

“是啊。”

服务员挑眉一笑,不屑道。

你倒是个有钱的主才行。

“那就好。”

赵十一点头,转身又对小女孩问道:“别怕,想吃什么?跟叔叔说。”

“我,我想吃那个,还有那个,还有那个大龙虾,那个羊排也想吃,妈妈先前给我做过一次,很好吃。”

小女孩一听,真让她点,眼睛里面亮晶晶的,指着旁桌上的几道大菜说道。

“切……”

服务员不屑一顾,冷哼一声。    

这些可都是菲尔餐厅最为昂贵的菜,看这个臭乞丐,还有什么勇气答应小女孩的要求。

一个个的都等着看赵十一的笑话。

“好。”

“刚才她点的,都听见了吗?全上上来。”

却不想赵十一一口就答应下来,转身对服务员霸气的说道。

“行,我这就去给您准备,不过,要是您到时候,没钱付款,那可就别怪我们菲尔餐厅对你们不客气了。”

称呼虽然改了,但服务员的态度,却是更加盛气凌人。

“等等……”

赵一皱了皱眉,就在服务员转身的那一刻,突然又叫住了她。

这么快就后悔了?

乞丐就是乞丐,连一点做人的骨气都没有。

服务员冷笑连连,就等着赵十一怎么求饶。

“我想再点点,也不知道你们这有什么,那就干脆把你们餐厅最好,最贵的都各上一份吧,另外帮我们换个位置。”

赵十一笑嘻嘻的说道。

看了看身边的小女孩,这身板,瘦巴巴的,才点了几个菜,指定不够。

“你,你点这么多,也不怕撑死!”

服务员听着,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了。

赵十一竟然不是反悔,而是加菜!

“我给钱,我乐意。”

赵十一道。

“行啊,那你先把单买了,我立马的就给你换最大的那张餐桌。”

服务员上下扫量着赵十一,似笑非笑的说道。

加了这么多菜,还都是最贵的。

赵十一敢点,她可不敢上。

先前那份五十八的单,赵十一虽然给了一百块,可那是把所有兜都翻了个遍,才掏出钱来。

“要,要不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

见赵十一不说话,周围又那么多人盯着他们,嘲讽不断,一旁的小女孩拽了拽赵十一的衣角,怯生生的说道。

“还是这小乞丐懂事。”

“对啊,拿不出钱来,就赶紧滚蛋。”

“就是,什么世道,啥身份?就敢来菲尔装大。”

“……”

“不行,叔叔答应你了的,一定得做到,咱们就在这吃。”

“不就钱嘛,拿去,刷卡!”

就在周围人都以为赵十一被逼的现出原形的时候,赵十一却大声说道。

还不就钱嘛,呵呵……

结果赵十一当着众人的面,大手一挥,从身上掏出一张卡,拍到了服务员面前。

“那卡里有钱吗?”

“哈哈,拿张空卡出来,吓唬谁呢?”

“估计捡来的废卡,也说不定。”

众人依旧是不相信赵十一能拿出那么多钱来买单。

“是,是钻石卡!”

唯独那服务员,站的近,在看清桌上的那张卡时,瞬间呆住,半响才带着颤音说道。

“什么?!”

听清服务员的话后,无一人不震惊。

据说这钻石卡,在全球总共才发行十张。

不是单单有钱,他就能拥有的。

服务员能识得,纯属机缘巧合,在一次出国培训的时候,有幸见过一次。

眼前这位……什么人物?

服务员直愣愣的看着眼前的赵十一,不过片刻的功夫,就惊出了一身冷汗。

“刷卡也不行?”

赵十一见众人都一脸古怪的神情,眉角皱的老高。

心里想着,像这种高档西餐厅,他再也不来了,连个刷卡的机器都莫得。

却不知死老头骗了他,钻石卡的额度,起步一百亿!

“不不,不是……”

“先生,对不起,刚才是我的不对,我马上安排给您上菜,您稍等片刻。”

服务员回过神来,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又是赔笑,又是弯腰鞠躬。

能拿出钻石卡的男人,此时怎么看,都是耀耀发光。

“等等。”

赵十一却再次叫住了她。

“先生,您还有什么吩咐吗?只要您说,保证让您满意。”

服务员脸上都快笑出花儿,就差给赵十一跪地上舔鞋,说着,还对着赵十一抛了个媚眼。

万一赵十一相中了她呢?

“我看着你有些倒胃口,吃不下,得,还是换一个人来服务吧。”

“就那个吧。”

赵十一却对她熟视无睹,指着不远处墙角的另一小姑娘说道。

“她就一实习生,怎么能伺候好您呢。”

被赵十一埋汰,先前那服务员愣是没敢反驳半句,还陪着笑脸说道。  

“我,我不行。”

被赵十一突然点名,小姑娘受宠若惊。

“我说行就行。”

我有钱我老大!

赵十一不管不顾,就她了!

说完,让那小姑娘去吧台刷了一万的现金出来,然后当着众人的面塞到小姑娘手上并继续道:“这是给你的小费,一会上菜上快点,都快饿死我了。”

“好,好吧,谢谢您。”

小姑娘第一次拿到小费,还这么多,办起事来,利索极了。

“可恶!”

但先前那名服务员看到这一幕,眼珠子都快喷出火来了。

心里悔恨不已,现在的土豪都这么低调的吗?

一万,那可是一万块啊!

心止不住的滴血。

赵十一懒理众人,拉着小女孩坐下。

没一会的功夫,菜就如流水一般,一道道上了桌。

“哇!”

小女孩吃的心满意足。

整整一大桌,两人干了一大半。

直到最后,小女孩实在撑不下了,这才拍着肚皮道:“爸,我吃饱了!”

“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一顿。”

“好吃就好。”

“不对,你刚叫我啥!”

赵十一也很开心,一下子花出去这么多钱,看看死老头还敢说他不会花钱。

冷不丁回想到了小女孩前面一句,赵十一后知后觉,蹭了一下站了起来,都吓得飚起了方言。

怎么请吃一顿饭,还平白多了个女儿?

别开玩笑……

“叫你爸爸呀,我妈项链里头的那张大头贴,就是你跟她的合照,我妈妈说了,那就是我爸爸。”

小女孩古灵精怪,俏皮的眨了眨眼,回答道。

赵十一听得脑袋瓜儿嗡嗡响,盯着小女孩,最后一屁股坐在凳子上。

第3章 孩子需要一个爸爸

“爸爸,爸爸,你怎么了?难道你回来不是找我跟妈妈的吗?”

小丫头蹬蹬蹬跑过来,抓着赵十一的手,咧着嘴一直笑。

“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你妈妈又叫什么呀?”

赵十一深吸一口气,眯着眼问道。

他是真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可小丫头提到项链里头的大头贴,赵十一的记忆就如潮水般涌了出来。

“我叫林丫丫,今年五岁,我妈妈叫林婉儿呀。”

林丫丫伸出奶胖奶胖的小手,比划了一个五,很认真的回答道。

轰!

听完,赵十一只感觉有道炸雷,一下就把他给炸回到了六年前。

林婉儿……

当年龙城华宇大学的校花。

清雅高冷,美貌非凡。

林家更是龙城的二流世家,以家族联姻为由,逼迫林婉儿嫁给一流世家之子苏成玉。

苏成玉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林婉儿一气之下找到了当时人人可欺的废物赵十一。

一夜欢愉,生米煮成熟饭。

最后林婉儿以一己之力,让赵十一成了林家的上门女婿。

可就在婚礼举行的前一天,赵十一突然失踪,了无音讯。

如今归来……

赵十一实属没想到,不过一次,林婉儿就给他生了个女儿。

“爸爸,你这是去哪里了?你不在,那些坏家伙总欺负我跟妈妈,讨厌死了。”

林丫丫双眸泛着泪花,扑到赵十一怀里,小嘴蠕动,巴拉巴拉跟赵十一诉着苦水。

“爸爸回来了,以后再也不会让你们受苦。”

千言万语,最终化作一句。

赵十一能想象得到,这些年自己不在,林婉儿作为一个单亲妈妈受了多大的屈辱与苦楚。

“丫丫……”

两父女相认片刻不到,突然菲尔餐厅门口传来一道焦急的呼喊声。

女人的出现,无疑成为了菲尔餐厅极为靓丽的风景。

细长的柳叶眉,温婉动人,朱唇如桃花般粉嫩,偏生一双眸子,一眼望去,似千年寒冰,冷到了人骨子里。

六年过去,佳人未变。

“妈妈,我在这儿呢。”

回头望去,林丫丫已经飞扑到了林婉儿怀中。

“死丫头,你怎么跑这来了?”

林婉儿紧紧抱住林丫丫,虽然话语满是责备,但却掩饰不住她眼中的担忧与急切。

“妈妈,看,我帮你找到爸爸了。”

林丫丫笑着抬手指向赵十一说道。

抬头间四目相对,恍如隔世。

林婉儿眼中一闪而过的异彩,渐灭……

“谁是你爸爸?你认错人了!”

说完,林婉儿面若寒霜,拽着林丫丫就往外疾走。

“林婉儿……”

刚才那一秒,赵十一真切的感受到,林婉儿明明是认出了他,怎么就是认错人了呢?

赵十一买完单,急忙追了出去。

没多久,他就寻到了林婉儿的身影,一手牵着林丫丫,看着赵十一。

赵十一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这个女人,都为他生了个孩子,当初一时兴起照的大头贴,她还当宝一样,珍藏在脖子上的那根项链吊坠里。

偏偏见到他,依旧冷冰冰的态度,转身就走。

两人就这么面对面站着,谁也没先开口说话。

林丫丫左看看右看看,俩大人真是奇怪的很。

小脑袋瓜灵机一动,便跑到赵十一身边,推了推赵十一,小声道:“爸爸,妈妈还在生你气呢,你哄哄她就好了。”

“……”

赵十一浑身一震,也是,换谁结婚前失踪,不生气?

是他欠林婉儿一个解释!

“我……”

“既然走了,还死回来干什么!”

赵十一刚张嘴,那头林婉儿就跟决了堤一般,冲到赵十一面前,对着他胸口狠狠两拳。

这两拳用足了力气,也饱含了她这些年的委屈。

她林婉儿表面清高,却背地里被人搞大了肚子。

第三者,没人要。

被人包养了。

烂货,不知羞耻……

数不尽的流言蜚语,全都在赵十一走的那一刻,接踵而来。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婉儿,六年前我……”

赵十一一把搂住林婉儿,不停的道歉,不停的想要解释。

六年前,他真不是有意要失踪的。

“你滚,我不需要你的解释!”

林婉儿却猛的推开赵十一,擦干眼泪,拉着林丫丫,倔强的转身继续走。

“婉儿,我才不会滚,这些年你所受的委屈,我一定会补偿给你的。”

赵十一僵在原地,半响,对着林婉儿的背影大声喊道。

紧跟着又追了过去。

“呵……”

林婉儿冷笑,并没有搭理赵十一。

六年,整整六年屈辱,他赵十一拿什么补偿她?

“婉儿,你别这样,我是你们林家的上门女婿,我能滚哪儿去?”

“你看,女儿都这么大了,咱们还是别闹了,一起回家吧。”

“嘿,大美妞,小姐姐,漂亮老婆……”

任打任骂,赵十一就是缠着林婉儿,死活不走。

“你一声不响的失踪六年,别的没学到,这油嘴滑舌的功夫,倒是学的不赖。”

林婉儿经不住赵十一的纠缠,终于停下脚步,转身对着赵十一冷言道。

“嘿嘿,那是,好歹这也是一门技术活!”

赵十一恬不知耻的自卖自夸道。

“……”

林婉儿无言,看着赵十一的目光复杂无比。

眼前的赵十一,一点都没有从前窝囊的影子。

“丫丫需要一个爸爸,你可以跟我回去。”

沉默许久,林婉儿终于点头说道。

丫丫还小,林婉儿自己受点委屈没什么,可是丫丫呢?

“不过,你得提前做好心里准备。”

林婉儿一边走一边接着道,唇角便带着一丝丝透心凉的笑意。

林家已经不是从前的林家,她林婉儿也不在是从前的林家大小姐。

“没问题,只要老婆肯原谅我,什么都行。”

猛然间多出个女儿,他都能接受,还能有什么比这更刺激,需要他提前做好心理准备的?

但当赵十一跟着林婉儿,到达她们居住的地方时,赵十一着实惊了一把。

边上就是垃圾池,他们现在所住的房子,是临时搭建的简易房。

赵十一这才从可爱的女儿口中得知,原来自他走后,林婉儿的名声彻底败了,林家一气之下,便狠心将他们一家赶出了林家。

林婉儿所受的苦,真不是他所能想象到的,赵十一深吸一口气,满心愧疚,轻唤一声:“婉儿……”

“进去吧。”

林婉儿却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环境,熟门熟路的推开门,将赵十一领了进去。

“婉儿,请你嫁给我吧,即使你带着丫丫,我也愿意娶你!”

刚一进去,满院子的红玫瑰,一男子出现的淬不及防,跪到林婉儿身前,拿着钻戒,深情无比的说道。

苏成玉?!

赵十一一眼就认出眼前的男人是谁,六年过去了,这丫还缠着他老婆呢!

第4章 有病就得治

“看,爸爸,那坏叔叔向你老婆求婚呢。”

“花倒是挺漂亮的,只可惜……我爸爸已经回来了,他才没有这个机会呢。”

林丫丫牵着赵十一的大手,笑嘻嘻的说道。

“你这丫头……”

赵十一微微一愣,这还是他亲闺女吗?

怎么感觉像是要看他好戏的样子。

“不过你说的没错,爸爸回来了!”

赵十一复而又摸摸林丫丫的小脑袋,目光转到苏成玉身上,笑得意味深长。

六年前,苏成玉在他和林婉儿婚礼的前一天,找人把他打得只剩下一口气。

幸得死老头相救,把他带回怀阳镇,这六年间传他一身本事。

现在他赵十一终于回来了!

“婉儿,你倒是点下头啊,赵十一那个废物已经死了,难道你还真想为了他守一辈子寡吗?”

“就算你不为自己想想,也得为丫丫……”

苏成玉是一点没发现院子里面多了个人,一心扑在林婉儿身上。

见她不说话,苏成玉站起身抓住林婉儿手臂,不甘心的嘶吼道。

六年了,就算林婉儿是块石头,也该被他感化了。

可林婉儿偏偏一心念着那个该死的废物!

“赵,赵十一……”

苏成玉后半句还没说完,眼角的余光冷不丁瞥到了那如同梦魇般的身影。

艹,赵十一不是六年前,就被他弄死了吗?

怎,怎么会出现在这?

苏成玉当场石化!

“嗨。”

“听说有人说我挂逼了。”

赵十一微微一笑,眯着眼打招呼道。

“你,你还活着!?”

太过于惊悚,苏成玉一时间实在无法消化,死死盯着赵十一,恨不得从里到外,将他看个透。

“我当然还活着。”

他这不是招呼都打了吗?

赵十一收起笑意,最后目光停留在苏成玉抓着林婉儿的那双手上,眼神瞬间变得冷冽无比。

“所以,把你那双狗爪子从婉儿身上拿开!”

话语透着无尽的危险气息。

“……”

莫名的威压,苏成玉不自觉的缩回了双手。

就连林婉儿都不禁侧目,六年不见,赵十一竟变得如此气势逼人。

“赵十一,就算你还活着,又能怎样?”

“六年前,你一声不响的抛下婉儿,而且还是在婚礼的前一天,婉儿这些年为了你吃了多少苦?你心里没点逼数吗?”

“更何况……”

艹,他干吗要害怕赵十一?

苏成玉梗着脖子冷笑道:“就你现在这副样子,怎么还有脸回来的?”

瞧瞧赵十一,一身的地摊货,脚上穿的那都什么?

即便回来,也依旧没资格和他这个名副其实的大家少爷抢女人!

“是我让他回来了。”

不等赵十一开口,林婉儿就率先出声替他解了围。

“婉儿……为什么!?”

六年前,林婉儿在他和赵十一之间,就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赵十一这个废物。

可,可他妈赵十一让林婉受了那么多苦,甚至在两人婚礼的前一天失踪,林婉儿怎么还是宁愿接受赵十一?

苏成玉怎么也想不明白。

“他是丫丫的爸爸,而且,还跟我领了结婚证。”

林婉儿冷声道。

婚礼是没举办成功,但结婚证是领了的,名正言顺的夫妻。

虽然林婉儿对赵十一当初临阵脱逃很失望,满心恨意。

但跟苏成玉对比,林婉儿更厌恶苏成玉。

说完,林婉儿眼皮子都不带抬一下的,走向里屋。

“听见没?我跟婉儿是有结婚证的,你算个啥子玩意儿?”

赵十一也是没料到,林婉儿那么冷的一个人,竟然肯站出来替他说话。

心里开心极了,大摇大摆的拉着林丫丫,跟在林婉儿身后。

“哼,我妈妈是属于我爸爸的,坏蛋叔叔,你就省省你那份心吧。”

林丫丫朝着苏成玉做了个鬼脸,还不忘替赵十一宣示主权。

看着一家三口,把他当垃圾一样丢在院子里,苏成玉的一双眼都快喷出火来。

“赵十一……”

都是这该死的废物,明明都已经被当做死人了,为什么还要回来跟他抢女人?

苏成玉恼怒不已,咆哮道。

突然挥拳冲向赵十一。

“小……”

在听到苏成玉那声咆哮,林婉儿下意识的回头,眼看着这一拳就要结结实实砸到赵十一头上,林婉儿惊呼出声。

苏成玉从小习武,跆拳道黑带,泰拳更是拿过市区比赛的冠军,这一拳,哪里是赵十一能承受的。

“小样,搞偷袭呢。”

不等林婉儿喊出声,却见赵十一连头都没回一下,毫不费力的就接住了苏成玉的拳头。

转身,冷笑道。

还当他是当年那个人人可欺的废物赵十一吗?

“你,你竟然能接下我这一拳!”

今天赵十一给他带来的震撼实在太多,苏成玉有些消化不良。

不,这一定是错觉!

苏成玉的神情变得有些狰狞起来。

还想继续出手攻击赵十一。

赵十一却也一点也不慌,将林丫丫交给林婉儿后,这才悠悠道:“苏成玉,我觉得你该先去看看病,再来找我麻烦。”

“看病?你他妈才有病呢!”

苏成玉眼中一闪而过的慌张,随后怒吼道。

“瞧你,眼袋大的跟麻布袋似的,黑眼圈更是严重到一定程度,一看就是纵欲过度,且还因此染上了那方面的疾病,就这两天的事,我说的没错吧?”

赵十一一脸嫌弃的说道。

就苏成玉这样的渣渣,怎么有脸卖痴情人设,跟林婉儿求婚的?

“丫丫,你先进去。”

一听此话,林婉儿对苏成玉更加厌恶起来,甚至跟避瘟神一样,让林丫丫赶紧回屋。

“你,你胡说,血口喷人!”

苏成玉脸跟充了血似的,跳起来辩解道。

他花了六年时间,在林婉儿面前才洗清花花公子的名头,这下一夜回到解放前。

“呵,我胡说?”

说着,赵十一一把扯掉苏成玉的袖子,接着问道:“这是什么?”

只见苏成玉手臂上全是小红疙瘩,有些甚至都流脓了。

“真脏!”

林婉儿鄙夷的吐出两个字,转身就走。

“婉儿,你听我解释,我……”

苏成玉急了,想要解释,又不知从何说起。

林婉儿对他一直冷若冰霜,苏成玉在林婉儿这里受了气,只能去找那些女人发泄,这两天尤其频繁。

结果防不胜防,就中招了。

起先只是那个地方痒,得了这种病,苏成玉不好去大医院就诊,只能去比较偏僻的小诊所,苏成玉又忍不住抓挠,然后一发不可收拾,扩散到了全身。

第5章 是人是鬼

“赵十一,我跟你没完!”

林婉儿彻底消失在自己眼前,苏成玉绝望无比。

但他更没想到的是,赵十一竟然一眼就看出来他得了病。

苏成玉咬牙切齿的说完,尽全力挥起另外一只手,砸向赵十一。

结果却被赵十一,以迅雷不及眼耳之势,一脚踢中腹部,直接倒飞出去数米,最后落到院子外头。

“忘了告诉你,劳资如今不仅会看病,还是个高手!”    

“你要是再敢来骚扰我老婆,劳资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赵十一仰着头,抬起大拇指一擦鼻子,嚣张无比的说道。

这可都是当年苏成玉对他说的话,赵十一一字不漏的还给他。

“……”

在赵十一展露绝对的实力后,苏成玉吓的屁滚尿流,但这一脚实在太重,苏成玉好半响都没能爬起来。

“苏少爷?你怎么在这呢?”

外出归来的李秋兰和林综两人回来了。

瞧着苏成玉这副狼狈样,李秋莲惊讶万分,急忙上前扶起苏成玉。

可李秋莲不明白,苏成玉应该是在跟林婉儿求婚才对。

这样,是被她女儿林婉儿给揍了?

“哼!”

苏成玉冷哼一声,手扶着腰,愣是一句话都没说,转身一瘸一拐的走了。

“这孩子,年纪轻轻的,咋还腰疼?”

“李秋莲,都说了苏成玉不适合咱们家婉儿,你非要强行拉线,瞧他那样!”

男人最懂男人,林综一脸迷的看着苏成玉离去的背影,瘪瘪嘴埋怨道。

两人对赵十一的回归,是一点都不知情。

“你还有脸说我?要是稍微有点本事的男人,也不至于一家子都被人给赶出来。”

“不过这事说到底,都是那个废物赵十一的错。”

“当年害了婉儿不说,还一走就是六年,哎,可把我家婉儿坑惨了,如今除了苏成玉,还有谁能救婉儿出苦海?”

李秋莲好一阵埋汰,随后又叹息一声,想到了赵十一那个杀千刀的王八犊子。

“得,你可拉倒吧,当年就属你阻拦的最厉害。”

林综没好气的说道。

若不是李秋兰阻拦,或许赵十一和赵婉儿的结局就不是现在这般。

“我,我……这哪能怪我?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女儿嫁给一个废物吧,而且那会我也不知道咱们家婉儿有了身孕呀。”

“哎,那个杀千刀的,总归是回不来了,要是能回来,我也能看在婉儿对他如此死心塌地的份上,对他好……”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往院子里走。

抬头就对上了站在门口的赵十一。

“赵,赵……这,这是人是鬼?”

李秋兰吓得直哆嗦,紧紧抓着林综的手问道。

苏成玉不是说他死了吗?

“赵十一,你还活着?你竟然还活着!”

与李秋兰截然不同,当看见赵十一就站在眼前,林综甩开李秋兰,直接飞奔过去,给了赵十一一个熊抱,亢奋无比。

“嗨……”

赵十一本想着打招呼的,但一个被吓的不轻,一个又如此激动,赵十一话到嘴边,愣是没想好接下来该说什么。

不过两人刚才的对话,他是听的一清二楚。

“赵十一,还真是你啊!”

“你居然还活着,你这个杀千刀的,我,我打死你,你还好意思回来!”

在林综抱住赵十一后,李秋兰终于确定赵十一是个人。

先前还说要对赵十一好点的她,这一秒见到本人,直接就发狂了。

“嘿,妈,妈,别,我……”

暴风雨来的如此之快。

被林综抱得死死的赵十一,完全躲避不及,结结实实挨了李秋兰一鞋拔子。

“李秋兰,你,你这是要干什么?”

林综急忙转身拦住李秋兰,这女人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

刚说过的话,就给忘了?

“我要干吗?你说我要干吗!”

“走开,别拦着我!我今天非打死这小畜生不可,婉儿当年就是为了他,才拒绝跟苏家联姻,最后还暗戳戳的娃都生了。”

“如果没有他,我们一家能过得这么凄惨,婉儿能这么苦?”

“都是因为赵十一,婉儿才不听我的劝,走到这一步的。”

换成谁,作为亲妈,女儿为了一个男人,不听自己的话,这口气也咽不下去。

赵十一死了,她也就不跟他算这账,可他明明还活着,活得好好的。

既然活着,为什么不能早点回来?

李秋兰心里那个气啊,反正都是赵十一的错。

说着,李秋兰又开始满院子追打赵十一。

“嘿,李秋兰……”

林综是怎么拦都拦不住。

这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

“妈,你,你听我解释,我……”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

而李秋兰就是那把菜刀,赵十一只有逃跑的份。

“解释?解释什么?你赶紧滚出我们家,就是最好的解释。”

李秋兰撒起泼来,那不是一般的厉害。

手脚并用,又是扫把,又是扔鞋。

不过片刻的功夫,院子里面一片狼藉。

“住手!”

幸亏林婉儿及时出现,喝制住了李秋兰,随即冷声道:“是我让他回来的。”

“妈,你这回可听见了?”

此时赵十一都被李秋兰追赶到了,院子中的一颗桂花树上面,抱着树干说道。

“婉儿,你……哎,真是孽债!”

原以为是赵十一自己找回来的,结果是林婉儿。

李秋兰瞬间丧气,将手中的扫把一扔,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他们家婉儿是欠了赵十一什么?

六年都过去了,还能如此纠缠不清!

有了林婉儿的庇护,赵十一嚣张到了一定程度。

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这不晚饭过后,赵十一翘着二郎腿,仰躺在沙发上嗑起了瓜子。

懂事的林丫丫还给他捶着腿,一边捶,一边奶声奶气的问道:“爸爸,舒服不?”

现在的他,老婆孩子热炕头,这日子,不要太逍遥。

“赵十一!”

正当赵十一尽情享受的时候,李秋兰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扫把打在赵十一脚上。

“你回来就是当大爷的吗?”

李秋兰咆哮道。

这兔崽子,是要上天吗?

她家婉儿辛辛苦苦,这么晚还要去摆摊挣钱。

可赵十一却在这,啥事不干,看电视嗑瓜子,逍遥快活,甚至支使她的小孙女捶腿。

第6章 来就是当大爷的

“奶奶,你干吗又打爸爸。”

林丫丫不满的嘟囔道。

“对啊,妈,你真聪明,我回来就是当大爷的。”

赵十一更是大言不惭,嚣张道。

不仅仅如此,他还得让林婉儿,让她们一家都在龙城当大爷。

赵十一正愁着死老头给他的一个亿,怎么才能花完呢。

现在好了,有了老婆孩子,花钱的地方多了去。

说着,赵十一一把抱起小丫丫,大摇大摆的边走边说道:“走咯,宝贝,你奶奶更年期到了,咱不跟她争,去睡觉。”

“赵十一,你……”

李秋兰肺都快被赵十一给气炸了,一口气堵在胸口,愣是说不出半句话来。

就没见过比赵十一更无耻,更不要脸的,他们家婉儿,这么晚了,还在外面辛辛苦苦摆摊挣钱,赵十一倒好……

废物始终是废物,别指望他能有什么改变!

偏偏婉儿和小丫丫都偏袒着这个废物,得想个法子才好。

“更年期?更年期是一种病吗?”

林丫丫天真的问道。

“差不多算是吧。”

两父女,你一句我一句,一本正经的聊着。

“奶奶,我爸爸会看病哦,那个坏叔叔的病,就是爸爸看出来的,既然奶奶生病了,那明天让爷爷带你去医院打一针吧。”

林丫丫想着,应该不是什么严重的病,就跟她感冒了一样,打一针就好。

“……”

没有最气人,只有更气人。

李秋兰翻了个白眼,险些一头栽倒。

苏成玉的事情,林婉儿后面有跟他们说,李秋兰是知道的。

偏偏自家孙女童言无忌,被她这会拿出来说。

“嘘,宝贝,你再说,奶奶的病会更严重。”

赵十一也没料到林丫丫会这么对比,尴尬之际,感觉到身后腾腾燃烧的火苗,赵十一心虚不已。

砰咚一声,快速闪回房间,关上房门。

“赵十一,我跟你没完!”

后一秒李秋兰就跟炸了毛一样,房子都被她震的摇了三摇。

第二天,天还没亮,赵十一就被李秋兰报复性的从床上拖了起来。

“赵十一,从今天起,丫丫上下学,都由你来接送!”

李秋兰叉着腰,大声道。

还真能让他当大爷?

“为什么是我?而且这不是还没到上学时间吗?”

赵十一揉了揉蓬松的头发,不满道。

做爸爸是真不容易,昨晚为了哄丫丫睡觉,他讲故事讲到大半夜才睡。

“呵,丫丫不用吃早餐吗?”

“再说你是丫丫爸爸,你不送她上学,难道还要婉儿送吗?”

“你昨晚把婉儿床给占了,她回来那么晚,还得睡沙发,你有没有点良心啊你!”

瞧着赵十一这幅样,李秋兰就骂开了。

“婉儿睡的沙发?”

赵十一微微一愣,侧头看向屋外,林婉儿合衣蜷缩在沙发上,一张绝美的脸上尽显疲惫。

澡都没洗,李秋兰这么大声,也没能吵醒她,想必是累坏了。

“行,我送就我送!”

见到此景,赵十一一股脑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洗漱完毕,给林丫丫准备早餐。

“哼,臭小子,还治不了你了。”

李秋兰哼的一声,得意道。

心里舒坦多了。

这六年间,赵十一什么都体验过,就是没体验过当爸爸,更别说送孩子上学。

“爸爸,你走错路了,这边是小学部,我才五岁,学前班在那边。”

等到了学校门口,林丫丫一脸无奈,这哪是爸爸送她?分明是她送爸爸才对。

“走错路了吗?不可能,我就绕个圈,提前帮你看看小学部这边的环境。”

赵十一扶额,一看上面的牌子,还真走错门了。

不过要是在自家女儿面前承认这种低级错误,岂不是很丢面。

“好吧,就当你没走错。”

哪知林丫丫可比他这个当爸爸的智商高,一眼看穿赵十一的小心思,龇着小牙花笑道。

“丫丫小心!”

说时迟那时快,林丫丫正说着话,突然停在路旁的一辆车,前车门打开。

好在赵十一出手及时,林丫丫哎哟一声,只是撞到了赵十一的手臂上。

“丫丫,你没事吧?”

赵十一眉角皱成一团,蹲下身,替林丫丫揉着额头,担心的问道。

“你们两个,走路不长眼的吗?竟然敢撞我车,撞坏了你们赔得起吗?”

不等林丫丫说话,车上下来一位打扮十分精致的少妇,一手牵着一个小男孩,不分青红皂白,扯高气扬的对着赵十一和林丫丫就是一顿怒骂。

“妈妈,是林丫丫!就是我经常跟你说的那个,没有爸爸的野孩子。”

当看清对面站着的林丫丫时,少妇旁边的小男孩大声道。

“呵,原来是你这个死丫头,怎么?你妈养不活你了,就想来碰瓷?”

那少妇的话比她儿子还要狠,竟然开口就说林丫丫这么小一孩子是碰瓷。

两人的话,立马引来了不少送孩子上学的家长。

“林丫丫,就是那个林婉儿的孩子?”

“她家孩子怎么跟我孩子一个学校?”

“就是,这种女人生出来的孩子,能是什么好货。”

“我倒是更担心,先前我让我男人来送孩子,不知道那个女人有没有趁机勾引我男人。”

“真是的,咱们还是一起去找园长,把这孩子赶出去。”

“……”

一瞬间的功夫,这群女人便群起而攻之,要把林丫丫赶出学前班。

“周小磊,你胡说!”

“我才不是野孩子,我有爸爸,我妈妈也有老公!”

林丫丫握着粉拳,愤怒极了,冲着先前那名小男孩尖叫道。

“林丫丫,你就是野孩子,哪里来的爸爸?”

周小磊却得意的对着林丫丫做了个鬼脸,继续讽刺她。

一直背对着众人的赵十一,此时一双眸子布满了寒意。

林丫丫半句谎话都没说,他不在的这些年,这些人真是把母女两往死里欺负。

“哼,这就是我爸爸!”

林丫丫强忍着泪水,据理力争,指着赵十一大声道。

“切,都不敢露面,谁知道林婉儿从哪里找来的野男人,冒充孩子她爸。”

周围风言风语,丝毫没有因为一个孩子,而减少半分。

“你,你们……胡说!”

林丫丫终于没忍住,哇的一声哭出声。

赵十一将林丫丫抱在怀中,安慰道:“宝贝,别哭,爸爸保护你!”

温柔后的下一秒,赵十一再转身,看向众人,周身冷意,扩散。

“我叫赵十一,孩子她爸,有幸见到诸位家长……”

“如此的欺压我家孩子!”

赵十一虽然是面带笑意,但那些个女人,分明就像看见死神一般,纷纷噤声。   好可怕一男人!

第7章 做人要低调

“赵,赵十一?”

“林小婉当年要结婚的对象,好像就是这名字!”

“他,他不是六年前就失踪了吗?”

“而且我听说好像是死了,怎,怎么这突然又出现了!”

噤声片刻后,议论声再次响起。

“切,回来又怎样?还不是废物一个,林婉儿放着好好的世家少夫人不当,跟这么个废物鬼混,最后还有了孩子。”

“鬼晓得这孩子是不是他的。”

一个可怜的不能再可怜的废物,有什么好怕的?

先前那少妇扭着小腰上前,嘲笑道。

“蒋莹莹!”

赵十一不怒反笑,看着少妇,报出她的名字。

“额?你竟然知道我名字。”

蒋莹莹一撩头发,得意洋洋。

自己长的这么漂亮,不会赵十一看上了她的美色吧?

“当年华宇大学附近那条小巷子里面,出了名的炮架子,怎会不知?”

却不想赵十一下一秒就语出惊人,曝出了蒋莹莹当年不为人知的往事。

蒋莹莹还真是好本事,不仅整了容,且如今还嫁的不错,出门都是宝马,穿着更是贵气逼人,只可惜,脸变了,声音未变,身上更是难掩那股子风尘气。

“你,你胡说什么!”

蒋莹莹的脸色瞬间惊变,指着赵十一支支吾吾道。

她这张脸都整容无数次了,赵十一这都能认出她来!

听了此话,周围人无不向蒋莹莹投来异样的目光。

啧啧,搞半天,真正下贱的在这呢。

“切,蒋莹莹,你一时运气好,找了个接盘侠,就该懂得做人要低调。”

说着,赵十一又将目光转移到周小磊身上:“如果我猜的没错,接盘侠应该是龙城土大款周佰万吧?”

“瞧这孩子,一点都没遗传他爸那张冬瓜脸。”

赵十一当年走的时候,蒋莹莹还没歇业呢。

这孩子,是不是周佰万的他管不着,不过……

“周小磊,现在,立刻,马上给丫丫道歉!”

如果周小磊能道歉,赵十一不至于跟他一个小孩子计较。

偏偏周小磊熊的很。

“我才不要跟一个野孩子道歉呢。”

头一扬,周小磊撅着嘴道。

“赵十一,你别欺人太甚,凭什么让我家小磊给一个野孩子道歉!”

该死的!

赵十一这个废物不仅仅曝光她的过去,还想让他儿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林丫丫道歉?

想的美!

蒋莹莹抓着周小磊的手,扯高气扬道。

两母子真是如出一辙。

“啪!”

话音刚落,蒋莹莹脸上赫然出现五个手指印。

周围的人目瞪口呆。

无论赵十一的话是不是真的,但蒋莹莹那可是周佰万的老婆!

一个废物,竟然敢打周佰万的老婆!

“你,你竟然敢打我!”

蒋莹莹也没料到,赵十一敢跟她动手,捂着半边肿起来的脸,愤怒道。

“何止打你,你儿子也欠揍!”

机会他是给了,可他们并不珍惜,反而得寸进尺。

赵十一可不是个会怜香惜玉的人,接着又对林丫丫说道:“丫丫,过去揍那小子!”

大家都是家长,蒋莹莹他来教训,但周小磊……

“好嘞,爸爸!”

终于可以出一口恶气了,她爸爸真厉害!

虎父无犬子,小丫丫也不差,当即挽起袖子,冲上去,对着周小磊就是一顿胖揍。

别看周小磊长得胖,但那一身,全是虚的,林丫丫从小是吃苦长大的。

动作又灵活,正儿八经打起周小磊来,那就跟闹着玩儿一样。

“可恶,你个死丫头,竟然敢打我儿子,我弄死你!”

蒋莹莹看着自己儿子被打的嗷嗷叫,情急之下,就要冲过去帮忙。

“喂,臭女人,小孩子打架,咱们大人就别瞎掺和了。”

却被赵十一一手抓住,前进不得半步。

“你……”

蒋莹莹欲哭无泪,握着粉拳,想要打赵十一,可赵十一是个连女人都打的奇葩,她压根就打不过。

林丫丫揍完周小磊,开心的跑到赵十一身边,傲娇道:“爸爸,我厉害吧!”

平日里,周小磊仗着家里有钱,没少欺负林丫丫。

现在林丫丫终于出了一口恶气,还是亲自上手,心里舒坦的不得了。

“厉害!”

赵十一竖起大拇指夸赞道,话锋一转继续道:“不过,小丫丫,打人是不对的。”

“知道了爸爸,嘻嘻,咱们只打狗不打人!”

林丫丫吐了吐舌头,俏皮道。

“你们两个贫民窟出来的杂种,给我等着!”

蒋莹莹气得够呛。

说着便给周佰万打了个电话。

“什么?狗杂种,竟然敢打我儿子!”

电话那头,周佰万咆哮一声,立马赶了过来。

“呜呜,林丫丫,你死定了,等我爸爸来,一定打死你!”

周小磊躲在蒋莹莹身后,鼻涕泡哭了一脸,但还是不长教训,依旧不忘叫嚣道。

“来就来,我爸爸更厉害,谁怕谁!”

林丫丫挺着小胸膛,霸气道。

“呸,你爸爸是个废物,我爸爸才厉害!”

“周小磊,你是挨揍没挨够吗?”

见周小磊又骂人,林丫丫扬起拳头示威道。

周小磊一缩脖子,这才没敢吭声。

“儿子……”

正说着,一辆奔驰车,疾驰而来,停在马路边,一个肥胖的身影,奔向周小磊。

“是谁把你打成这样。”

来的人正是周佰万,一见自己家的宝贝儿子,都快被人揍的不成人形,心疼的眼泪都差点飚出来了。

“老公!”

蒋莹莹捂着脸,扑向周佰万。

“你,你这脸怎么了?”

整过容的脸,就是不经打,周佰万这会拉开蒋莹莹的手一看,卧槽,都歪了!

老婆儿子都挨了揍。

周佰万那个气啊……

呼之欲出!    

“老公,就是他们两父女干的,我们儿子不过说了一句实话,他们就逼着他道歉,小磊不肯,他们就动手!”

蒋莹莹指着赵十一和林丫丫,万般委屈道。

实话?

赵十一都给整笑了,要是野种,野孩子,这一类的词就是蒋莹莹口中的实话,那……

“就是你们两个打我儿子跟老婆的?”

不等赵十一开口说话,周佰万就气势汹汹的冲到了赵十一面前。  

第8章 真话没人信

“这废物竟然敢打周佰万的儿子和老婆,他今天死定了!”

眼见着场面越发热闹,围观者唏嘘不已。

打人一时爽,后果不堪设想!

赵十一这下要完蛋!

“你老婆我承认,是打了。”

“但你儿子……谁啊?”

赵十一却一点都不慌,摊摊手,很无辜的问道。

“呵,废物就是废物,才刚做过的事情,就不敢承认了!”

果然,老公一来,赵十一立马变怂包。

蒋莹莹洋洋得意的上前,轻蔑道。

“承认,我怎么会不承认呢?这不是承认打你了吗?”

赵十一玩味笑道。

蒋莹莹那是嘴欠,他不打她,都对不住自己。

自然会承认,可周小磊……

“他这是什么意思?”

“该不会是想把责任推卸到他女儿身上吧?”

“啧啧,这爸爸当得,真够草包的,连自家女儿也出卖。”

“周佰万一个大人,总归不至于对一个孩子动手,估计赵十一是打的这个如意算盘吧。”

“……”

周围嘲讽与鄙夷声,不断传来。

“哈哈,你个废物,倒挺有想法的,可惜……就算是你女儿动手打的我儿子,那责任也在于你,我揍你,你就得替她受着!”

听明白了怎么回事,周佰万仰头大笑,随后拧住赵十一的衣领,恶狠狠的威胁道。

说完,扬起拳头就要揍赵十一。

围观的人闭上眼,都不忍心去看赵十一接下来的惨样。

“周佰万,你一个连生育能力都没有的人,哪来的儿子?”

赵十一抬手,轻而易举的就抓住了周佰万的手,轻笑道。

“你,你怎么知道的!”

周佰万瞬间色变。

围观的人,更是觉得不可思议。

周佰万没生育能力?

那周小磊……

我去,整半天说别人家野孩子,结果自家的才是。

“丫丫,你先去上学。”

赵十一宠溺的揉了揉林丫丫的小脑袋说道。

“好的,爸爸。”

小丫丫乖巧懂事,在赵十一脸上吧唧一口,转身进了学前班。

现场只剩下为数不多的一些围观者,赵十一这才转身走到周佰万身前,慢悠悠道

:“没有生育能力,多半是肾精亏损,气血两虚,那玩意儿少的可怜,你身上一股子中药味,而且基本都是对那方面大补的药材。”

“你这样,反而让身体不受补,起了反作用,造成了你如今身材虚胖。”

都说林婉儿当年不嫁名门世家,反而跟个废物厮混在一起。

但现在一看,林婉儿跟的这个废物未免也太有本事了吧。

都不需要检查,直接看一眼,就能说出个一二三来。

只是不知道赵十一这些话是胡嗖还是真的。

“赵十一,你,你监视我!”

不用想,有了周佰万这句回答,大家都可以确定,赵十一的诊断,那几乎是百分百的正确。

“这未免也太厉害了!”

厉害到周佰万都开始怀疑,赵十一监视他。

话虽如此,但周佰万心里跟明镜似的,赵十一失踪六年,龙城的人一准都以为他死了。

赵十一不可能会监视他。

“赵,赵兄,你是否有救治我的良方?”

想到这,周佰万几乎是乞求的语气,握着赵十一的手问道。

“老,老公,你真的没有生育能力?”

这边周佰万想着如何治好自己身上的毛病,可蒋莹莹却不淡定了。

要真是,即便蒋莹莹死咬着不认,那都是铁板钉钉的事情。

周小磊不是周佰万的孩子!

“你说呢?”

转身面对蒋莹莹,周佰万一身寒意。

他隐瞒不说,只是因为他对蒋莹莹,从一开始就是有感情的。

另外周小磊,小时候那都是周佰万一把屎一把尿给带过来的。

就当个领养的,时间久了,也是有感情的。

可现在放眼看去,这孩子无论哪方面,都是像他娘多一点。

娇蛮跋扈!

今天既然提出来,周佰万就没办法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说着,周佰万反手就给了蒋莹莹一巴掌。

先前被赵十一打歪的那张脸,瞬间竟然变周正了不少。

“老,老公……”

这还是周佰万第一次对她如此,蒋莹莹满脸泪水,委屈极了。

可周小磊不是周佰万亲生的,已成事实。

这下,怕是她蒋莹莹彻底要完蛋了!

“你老实给我去车上呆着,咱两的事,回去在找你一并清算!”

周佰万冷着脸,恶狠狠的说道。

“是,是,老公,我,那我去车上等你。”

蒋莹莹这下变乖了不少,捂着半边脸,泪眼欲滴,转身回到车上。

心里却盘算着,这几年在周佰万身上已经赚了个够本,是时候离开了。

至于赵十一……

蒋莹莹隔着车窗,眼里面都能喷出火来。

好不容易绑上周佰万这棵大树,就这么被他一盘端,说什么都不能饶了赵十一,等着吧!

赵十一懒理二人矛盾。

蒋莹莹自己一身黑,却不知低调,完全自作自受。

“赵,赵兄,帮帮我,只要你治好我,什么要求我都能答应!”

周佰万乃龙城土大款,钱是没少,就单单不能生育这点,成了他的一块心病。

这些年几乎天天吃当归人参那些玩意,发了狠的补。

周小磊虽然养出了感情,但终归不是他自己的。

“你这病并不难治,只需加以时日调理方可。”

赵十一摸着下巴,一副高人模样,悠悠道。

蒋莹莹那般,但周佰万并无过错。

“切,这不废话吗?”

“还真以为他有点本事,闹半天就这么一句嘘的。”

“白瞎了我看了这么久的热闹。”

“我看他就一骗子,当年估计就是靠着这一套,骗了林婉儿。”

“……”

看热闹的不嫌事大,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的结果,甚至还说起了林婉儿。

“赵兄,这……你刚不是还说我受补过度吗?”

周佰万皱起眉头问道。

“我让你调理,又不是让你继续补。”

“得,都这份上了,我就勉为其难,给你一颗我师父百年秘方研制出的生子神药。”

什么叫他是骗子?

本来周佰万就是受补过度,其实他都好的差不多了,只需要稍作调理,给点时间吸收那些大补药的功效即可。

既然如此,那他还就真打算骗骗他们。

什么?六年不见,校花给我生了一个女儿!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19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