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记者屡遭恶整,是办公室暴力还是…

无名记者屡遭恶整,是办公室暴力还是…


第1章 翻车

饶是艾小曼做了好几年的狗仔娱记,见过的大风大浪无数,也没想到有天自己竟然会翻车。

当时,艾小曼正蹲在恒华五星级酒店外面的一处草丛旁边啃凤爪。

已经等待了快要一天的她早就饿的前胸贴后附,好不容易从包里面翻出来一袋泡椒凤爪,刚啃两口就看到了一辆纯黑色的路虎从她面前缓缓开过。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等到了当红小花旦麦思淇的八卦新闻,艾小曼凉透的内心瞬间燃起了希望之火。

她赶紧扔了鸡爪就打开相机,找好角度聚焦准备拍照。

下一刻,一张熟悉的面容出现在了镜头里面,她下意识的按了快门。

后知后觉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生怕自己因为饥饿就开始头脑昏沉。

再抬眸的时候,林修平身边已经挽上了一个身段妖娆的女人,像是一对热恋小情侣般,两人说说笑笑的走进了酒店。

王八蛋!

她在这里蹲的腿脚麻木,辛辛苦苦工作,他居然好意思背着她跟别的女人出去玩?

艾小曼有些呼吸不畅,心脏隐隐发疼,当下也不管什么麦思淇了,一手提着相机气势汹汹的冲向了酒店。

对方明显就是提前做了准备的,她只能看到那一对奸夫淫妇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

看着电梯上的数字停在七十层的时候,艾小曼的眼眶已然是通红。

好样的,瞎玩都要选择在总统套房!

这里六十层以上的总统套房一夜的价格就是二十万起步的,林修平还从来没有带她来住过这么奢侈的酒店呢。

艾小曼心中涌起了一阵酸涩之情,像是无数只蚂蚁在啃噬着她的心脏。

在爱情面前失去理智的她,完全没有注意到身旁还有另一部电梯,上面的数字赫然是二十三!

不愧是总统套房,刚刚出了电梯入目可见的就是奢华的羊毛地毯,毛质细密,一脚踩上去就好像是能够将自己弹起来一般,软绵绵的。

左顾右盼,整层楼就只有一间房。

“林修平,你给我开门!有胆子带女人来开房,没胆子开门?”艾小曼毫不犹豫的走到门前,一手叉腰,另一只手快速的在旁边的门铃上狠狠按着。

然而时间过去了好几分钟,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怂了?连门都不敢开了?

艾小曼不受控制的脑补出他们两个人被翻红浪的场景,更是火冒三丈,握紧了拳头就要去砸门。

门忽然被打开,她的拳头停留在了半空中。

不管三七二十一,艾小曼仰着下巴走了进去,和想象中的不一样,四周都是静悄悄的,只有浓郁的酒气侵袭上她的鼻尖。

双手叉腰,正准备口吐芬芳,视线忽然对上了一张陌生而熟悉的脸。

女人裹着浴巾,一双筷子腿笔直修长,肤色白皙通透,精心塑造过得伪素颜自然又妩媚,湿漉漉的发梢有晶莹的水珠顺着发丝滑落到了胸口处,让人颇有些心猿意马。

艾小曼内心像是千军万马奔过,眼前直冒星星,这和她想象的不一样啊!

怎么会是麦思淇?林修平呢?

第2章 误会

麦思淇还以为外面发生了火灾,情急之下连头发上的泡沫都没来得及洗干净,就裹着浴巾出来。

没想到竟然是纪黎昕被吵醒开了门。

她的目光定定的看着面前的不速之客,语气不善,“你是谁?谁派你来的?做什么?”

这个疑问三连让艾小曼有些慌乱,下意识的就要把相机塞进包里,尴尬的讪笑道,“不好意思啊,走错片场了。您请继续,不用管我。”

“走错了?”纪黎昕嗓音微哑,面无表情的重复了她的话,“这么蹩脚的谎言,你当我是三岁小孩?”

艾小曼脑子转的飞快,一边笑靥如花,不动声色的往后退着步伐,“我真的是走错房间了,不好.....啊!”

本想脚底抹油溜之大吉,没想到手腕猛地被人一拽,来不及防备的就被人拽进了房间之中。

力度之大,根本就逃不开。

她的尖叫声振聋发聩,纪黎昕太阳穴青筋突突直跳,恨不得伸手掐死这个女人。

约莫是真的见他面色沉重,艾小曼也知道自己反应过激,喃喃解释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没有理会她,纪黎昕眯起眼眸,打量了一旁伫立良久的女人,声若寒霜,“你怎么在这?”

“纪总,您酒醉不醒,也没有家庭住址,我就自作主张送您来了这里暂时休息。”麦思淇身子打了个哆嗦,像是在证明自己所言非虚,“您一进门就吐了我一身,所以我就先去洗了个澡.....”

没毛病,就是听上去假。

艾小曼方才还没有注意到,面前的这个男人看上去年纪不大,五官生的俊美立体,一双细长的凤眸睥睨众生,鹰钩鼻下是双桃花唇,微微抿起,没有半分情绪。

开了两粒扣子的衬衫将好看的锁骨展现的完完全全,凌乱的衣服丝毫不能掩盖住他颀长清瘦的身材,矜冷的气息透露出了他身份的尊贵。

长相身材都堪称绝品,怎么也应该是个钻石王老五。

难怪“女神”麦思淇也有送上门倒贴的时候。

“狗仔?”清冷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迫使她瞬间回了神。

原本藏在衬衫里面挂着的身份牌被男人修长的手指轻轻抽了出来,上面清楚明白的写着她的姓名和公司职位。

糟糕,她撞见这么一出八卦新闻,会不会死无葬身之地?

见男人的眸色又凌厉了几许,艾小曼才不得不硬着头皮老实答道,“我真不是故意闯进来的,是看到了我男朋友和别的女人瞎玩,不知道怎么就走错了房间.....”

纪黎昕捏着工作牌,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到了那张证件照上。

艾小曼注意到了他的视线,脸色瞬间爆红。

她从H大毕业之后就直接进了嘉和传媒的新闻部,大学毕业之后她就再也没有拍过证件照,证件上还保留的是好几年刚进公司时候照片。

那一头奇丑无比的短发,再配上了一张不施粉黛的脸,看上去活像个小学生。

但就是照片里面的这个形象,让纪黎昕可是记忆犹新!

第3章 原来是老板

五年前,纪黎昕即将从H大毕业。

在他的毕业典礼晚会上,大家尽兴而归,就在他半醉半醒之间意识并不是很清醒的时候,艾小曼堂而皇之的在教室之中将他按在了桌上就是一顿虎亲。

得到甜头之后就翻脸不认账,这样的下三滥行径也只有她能够做得出来。

看眼前这一幕,她居然没有认出来他?

“艾小曼。”薄唇轻启,纪黎昕的语气中透露出了半分危险的感觉,“你知道我是谁吗?”

这谁能知道?

艾小曼心中直打鼓,左眼皮跳个不停,背脊处微微发凉。

想了好半天,她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招惹上了这尊大佛,只能再次盯着他杀人的压力摇了摇脑袋。

纪黎昕一步步逼近她,强大的气场压迫着周围一切整个房间的温度都要下降了几度,他眯起眼睛,一字一句的问道,“你仔细看清楚,我究竟是谁!”

“我真的不知道你是谁!”艾小曼简直要疯了,印象中自己根本就没有和这个男人打过交道。

纪黎昕面不改色,身上的寒气逼人,让人觉得他要掐死面前的这个女人。

麦思淇在旁边围观了个完全,冷笑着出声,“连自己的老板你都不认识,也配称得上是狗仔?”

老板?面前这个男人竟然是嘉和娱乐的总裁纪黎昕?

她这是踩了什么狗屎,竟然能这么倒霉!

“现在想起来了?”纪黎昕瞥她一眼,没有半点情绪的问道。

艾小曼双手交握,立刻强行打起精神,一手将碎发别在耳后,露出了自己认为的最好看的笑容,“原来是纪总裁,还真是抱歉。初次见面,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还请您大人有大量别和我一般计较。”

初次见面?

纪黎昕牙齿咬的有些紧,恨不得亲身实践,好让她回想起当初都做过些什么。

“说这些有什么用,”麦思淇眼看这尊大佛的脸色越来越差,生怕自己跟着受牵连,才不得不出来打圆场,“你上司是谁,还不赶紧叫她过来给纪总裁赔礼道歉?”

艾小曼连忙点头,掏出手机就给李姐打电话。

还不到半小时,新闻部的经理李姐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屋内一片寂静,只见自家总裁纪黎昕坐在沙发上好整以暇,旁边是穿着浴袍的当红小花旦麦思淇,角落里蹲着的可不就是闯祸精艾小曼?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自己部门的小菜鸟平白无故的会招惹上这两位?

“纪总,麦小姐,两位晚上好。”李姐只感觉到自己有点心肌梗塞,差点要控制不住一口老血吐出来,“艾小曼,你给我解释下,这是怎么回事?”

被吼的小姑娘满脸委屈,瘪了瘪嘴像是要哭出来似的,“这次是我的错,可我也不想让事情变成这样的啊......”

原本的确是要去拍麦思淇的八卦,但谁能想到她看上的是自家总裁纪黎昕啊!

更何况在她的印象当中,总裁不应该都是年过半百,威严无比的老人家么,可眼前的这个男人分明是帅到犯规。

这谁顶得住?

第4章 生活不易

“纪总,我知道错了。要打要骂,都是您一句话的事情!”艾小曼垂下头,一脸沮丧的走到了自家总裁面前,又是鞠躬又是道歉。

李姐作为经理,还是知道他的脾气的,只怕是这个傻姑娘是保不住了,“纪总,手下的人出错,也算是我管教无方。您看,今天的事情要怎么处理?”

“你说呢?”纪黎昕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紧紧盯着她,不紧不慢的问道。

李姐喉头一紧,深吸了一口气,“明天我就带她去人事部办离职,关于今天的事情绝对不会被透露半分出去!”

“你怎么看?”纪黎昕的目光落在了艾小曼的身上,声音没有一丝波澜起伏。

“那我还能有别的选择吗?”艾小曼属实委屈的回答道。

她明白,李姐已经在尽全力保住她。

可她从大学毕业就一直在嘉和传媒工作,这里的人和事都是她所熟悉的,更别说她那好不容易混出来的一点成绩。

就这么放弃,她真的心有不甘。

纪黎昕酒醒了大半,若有所思的靠在了沙发上,食指在沙发上轻轻敲着,过了好半晌清冽的声音在屋内响起,“今日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不许对外提及半个字。至于你,犯了错就要接受惩罚,那就回到实习组重新再经历一次考核吧。”

“还不快谢谢纪总?”李姐一个手肘就拐上了身旁正在发呆的人,这样的结果不能再好了。

谢谢?

好不容易才从实习组出来,眼下又要让她收拾铺盖滚回去,分明是在故意整她!

但是比起离开嘉和传媒,她还是愿意忍下去,毕竟,谁愿意和钱过不去呢?

深呼吸一口气,艾小曼咧开了唇角,笑意盈盈,“多谢纪总还愿意赏我碗饭吃,小女子不胜感激。”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呢?”李姐又是一记手肘拐了过去,疼的艾小曼龇牙咧嘴。

坐在一旁的纪黎昕皱了皱眉,目光转移到了她的腰部。

应该很疼吧?

麦思淇一直旁听着,这样的场合还轮不到她来说话。

可自从刚刚他看过那个小狗仔的照片之后,注意力很明显的就分散了。

但这样的念头很快就被打消了,纪黎昕怎么会看上这种女孩子?

离开之后,艾小曼在心里把林修平骂了个狗血喷头。

要不是他,自己今天怎么会得罪纪黎昕?怎么会重新回到实习组?

奈何她根本就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手机也是关机的,否则她可能会拧开那个死渣男的天灵盖儿!

翌日清晨。

艾小曼抱着自己的文件箱来到了实习组,实习组就连上班时间都比正式要早半个小时。

文心悦正在电脑前昏昏欲睡,看见来人瞬时瞪大了眼睛,招了招手,“曼姐,你是来看我的?还带这么多东西是干啥,今天是什么好日子?”

“我来与你做伴!”艾小曼心中郁结,不耐烦地把手中的箱子重重的摔在了她的隔壁桌。

文心悦伸长了脖颈,纸箱里的东西还都是她当初转正时带走的那些,心中已然有了猜测,不可思议的问道,“这么难的吗?转正了还能重新被调回来?”

真实的原因又不能说出来,艾小曼越发烦躁,一屁股坐到板凳上,噼里啪啦的开始收拾东西。

手机忽然响起,不是林修平,还能有谁?

第5章 东窗事发

“什么事?”艾小曼保持住了基本的耐心,她倒是要看看这个渣男能放出什么屁来!

“小曼,我好想你,”电话那头似乎是顿了顿,又换上了一副宠溺的语气,“我能有这个荣幸,在今天见到小曼吗?”

她信了他的邪!这个畜生还敢打电话约她?

昨天发生的那些还都历历在目,一想起林修平和那个女人走进酒店的场景,她就忍不住要动手活撕了他!

但是她现在得要忍住,硬生生从牙齿缝中挤出来几个字,“中午十二点二十,来我公司对面的十年咖啡,我等你!”

中午十二点刚到,艾小曼就冲到了对面的十年咖啡。

“曼曼,”林修平出现在了她面前,这一身北欧风的打扮让她看了简直倒胃,亏她以前还觉得这是个好男人!

他好像是没注意到对面人的冷淡,满心只关注到了她今天穿了身鹅黄色的一字肩连衣裙上面,蝴蝶边勾勒出了洁白圆润的肩头,身上淡淡的小黑裙香水味更是在鼻尖处增添了一份俏皮的意味。

林修平笑的轻佻而又深情满满,“这才几日没见,曼曼又漂亮上了不少呢,简直就是我心中的女神!”

有点恶心,艾小曼开始反思自己当初怎么就没发现他的这一面?难道是瞎了眼?

刚准备拿出相机给他看看那铁证如山的照片,咖啡屋门口响起一道声音,“纪总,这边请。”

纪总?纪黎昕?

艾小曼的身子瞬间僵住,想死的心都有了,紧接着那道熟悉的身影向着自己的方向越来越近,她背后阵阵发凉。

怎么办?

现在可是上班时间,要是被发现了话,她连实习组都没法再待下去!

林修平见到她的反应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下意识的关切道,“曼曼,怎么了?你怎么忽然见这么严肃,是不是早上没吃饭胃疼了?”

“闭嘴!”艾小曼声音降低到最小,恶狠狠地说道。

这个男人不仅行为不端,怎么还不懂得看人脸色?

林修平抿了抿唇,脑海中回想着这几天他们两个人的聊天,应该不会被看出来端倪,这才略微放下心来,“曼曼,到底怎么了?”

曼曼?叫的倒是怪亲热的!

纪黎昕坐在了他们身边靠墙壁的位置,一手撑着下巴,视线紧盯着桌上的菜单,面色阴沉到了极点。

坐在对面的聂秘书见状大气儿都不敢喘,生怕自己说错话就被总裁责怪。

他们刚考察完新项目回到公司,一向勤劳的总裁破天荒的在上班的时间来到咖啡屋,只是看着菜单却又一言不发。

属实让人摸不着头脑。

艾小曼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他们那边,感受到了来自纪黎昕的冷淡,她现在就只想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假装自己是个透明人。

“曼曼,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因为这两天我太忙了没有找你,所以你生我的气了?”林修平一头雾水,身子微微向前,作势要去抚摸上她放在桌子上的双手。

曼曼?叫的这么亲?

纪黎昕别过脸,鼻腔冷哼出声,吓得对面的聂秘书简直要魂飞魄散!

第6章 教训人渣哪家强

“你再乱喊人名字,我就把你和那个女人在恒华大酒店开房的视频上传到网上去!”艾小曼原本气势汹汹打好的腹稿全部都被忘得一干二净,活像个做错了事情的小学生,眼神凶狠,半带着威胁的低声说道。

被发现了?这怎么可能?

“曼曼,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林修平谄媚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下意识的张口便是要为自己开脱。

那是哪样?

难不成这又是个什么远房表妹,两人需要相拥着去酒店工作?

鬼信!

林修平却仍然不依不饶,“曼曼,我们两个人在一起这么久了,我的为人难道你还不清楚吗?我最爱的人是你,这一定是谁的阴谋,故意做出这样的东西来炒散我们!我爱你,你一定要相信我,好吗?”

近乎哀求的语气,再配上他刚刚那一番言辞,俨然是一部大型的谍战片现场。

可最关键的是,发生的一切并不是道听途说,而是艾小曼亲眼看见并且拍下了照片作为证据的。

“够了!”她忽然起身,拿起桌上的咖啡就往他的脸上泼去,语气中没有丝毫不舍,“敢做不敢当,你真是让我觉得无比恶心!”

猝不及防的被泼了一脸咖啡,林修平抓起桌上的纸巾就给自己擦拭,面色阴郁的像是能滴出来墨汁,“我说怎么你今天这么奇怪呢,原来是留了这一手等我,想故意看我出丑是不是?”

他话中嘲讽的意味极为浓重,让艾小曼很是不爽,“你和别的女人瞎玩的时候,就该想到我能这么对你!”

林修平丢尽了面子,心头怒火熊熊燃烧,却碍于在公共场合不好发作,忿忿甩袖离去。

这边的动静之大,引得咖啡馆的人纷纷侧目而视。

聂秘书看着隔壁桌的动静,嗫嚅了嘴唇刚想吐槽,就看到了事情的女主角径直往他们的方向走来,“纪总裁。”

纪黎昕终于抬起头,眸色漆黑,像一汪寒潭深不见底,“看来新闻部实习组的工作很轻松,还能有时间在这里约会,不过好像不太乐观啊?”

周围的气氛瞬间凝固,令人不寒而栗。

“那纪总想怎么样,将我从嘉和开除吗?”一码归一码,虽然艾小曼刚刚被那个人渣气的不轻,但毕竟这人可是她的老板,得罪不起的嘉和总裁。

本想着委曲求全,可谁叫他说的话太难听,把她心里还没有消散的火气瞬间勾起来了!

纪黎昕听了连连皱眉,说她两句,就想着拍屁股走人,果然还是当初的艾小曼,这个性格可是一点儿都没变。

他站起身,语气寡淡的让人听不出任何情绪,“回去工作,上班时间我不想在这看见你第二次。”

这么好说话?

艾小曼惊讶了片刻,顺杆子就往上爬,“那就谢谢纪总裁了,我会努力工作的。”

也不管身后的人是怎么想的,她头也没回的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聂秘书看向她的背影,斟酌着开口,“总裁,她是......”

难怪他说这个女人怎么有点眼熟,原来是嘉和新闻部的员工。

可自己都不熟悉的人,自家总裁是怎么能认识她的呢?

“最近新闻部实习组有什么重要任务?”还没等他想出个合理的解释,就听见了纪黎昕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第7章 怎么又是他

聂秘书打开手机搜索了一下,答道,“明天有一个女团出道的新闻发布会,安排了实习组参加,地点在本市的G大校园内。”

闻言,纪黎昕沉默了一会儿,抿着嘴一言不发。

“总裁,您看......”聂秘书试探性的开口,颇为小心翼翼,“您明天上午还有两个重要的会议,中午还有个饭局。”

“全部推掉,去G大。”

他就知道是这样!

聂秘书很是匪夷所思,那个女人究竟是什么来头,能够让自家一向不食人间烟火的总裁做出这么多不符合常理的事情?

出于好奇,他还是忍不住想吃口热瓜,“总裁,您看上那个姑娘了?”

纪黎昕顿住身子,目光有些不善,“你很闲?”

这句话成功的让聂秘书闭上了嘴巴,跟在他后面上了车。

也没有否认嘛,这就说明自家总裁可能真的红鸾星动了。

翌日早晨,艾小曼早早地就和公司的团队一起向G大出发。

按理说凭她的资历是不用参加这次外出采访的任务,但为了能尽快脱离实习部,她还是踊跃报名带队出外景。

“我听说G大的帅哥可多了,各个还都是极品!”文心悦作为颜狗,对于这些宝藏男孩可谓是如数家珍。

这番话引起了另一个实习生莉娜的兴趣,“真的么?那我可要好好看看了,说不定还能找到一个小奶狗男朋友呢!”

老牛吃嫩草?

艾小曼不可置否的耸肩,刚刚和渣男分手的她,现在看到男人就很厌烦。

一下车她们就被这人山人海的壮观场景惊住了,没想到G大的学生竟然追星也这么疯狂!

打了个激灵,她赶紧扛着设备就带着她们往舞台旁边跑。

开玩笑!要是能拿到这次女团的独家专访,那她回去正式组就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了!

“这边角度适合吗?”艾小曼凭借着自己的暴力操作在旁边找到了一个位置,完美的避开了其他各家的记者。

“角度完美!”文心悦微微喘着粗气,带着莉娜在旁边架好机器,感叹道,“只不过一个女团出道,怎么会有这么多人!难道是官方花钱买了粉丝来充场面?”

不排除这种可能性,确实这次的活动规模超过了艾小曼的想象,可正是如此,就更加坚定了她要抢到独家专访的想法。

为了拖了实习组,冲呀!

面前忽然出现了一道黑色身影,她迅速冲了过去,“您好,我是嘉和娱乐的记者!请问一会儿活动结束,能够给我们一个机会安排专访吗?”

“不行!”说话的男人正是女团的经纪人,业内著名金牌制片人王哥。

既然他连嘉和都拒绝了,就说明其他娱乐公司也都是同样的结果,反倒不必担心了。

艾小曼点头示意离开,却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一阵尖叫声,还有女生们的各种讨论。

“那个小哥哥好帅!这是哪个系的,怎么从前没见过?”

“他看向这边了!是不是看上我了?”

文心悦瞬间伸长了脖子,目光里满是好奇,“哪儿呢?”

随着视线看过去,只一眼,艾小曼的身子就僵在了原地。

那不是纪黎昕吗?

第8章 提前转正

“我劝你们赶紧收回不该有的想法,那是我们公司的纪总。”艾小曼收回了眼神,口吻略带着警告,“你们要是不想活了,那就继续犯花痴吧。”

文心悦转过身,面色凝重,“难怪我刚刚看到纪总往这边看了一眼......”

话虽如此,莉娜猛吸了一口气,“没想到我们纪总这么帅!”

帅有什么用?

艾小曼回想起这两次他们相遇的场景,根本不为所动,刚一抬眸就对上了一道冰冷的视线。

聂秘书站在自家老板的身后,自然是能感受到他身上往外嗖嗖直冒的冷意,不动声色的用手小幅度招呼她赶紧过来。

艾小曼内心叹了口气,收拾好东西走了过去。

“纪总好。”表面的礼节还是不能少,她恭敬地装作初识的样子打了招呼。

身后的两个人同样问了好,纪黎昕点点头,“都拍好了?”

艾小曼将手中的相机递过去让他过目,面色很是诚恳。

漫不经心的看了几眼,他正色道,“完成的不错,还有进步空间。公司比你们优秀的大有人在,不要因为一时间的小成绩就骄傲。”

眼神掠过满脸深思的女人,纪黎昕清了清嗓子,“她比你们资历老,跟着她多学点东西是有好处的。”

幸福来得太突然,艾小曼怔了片刻,“谢谢纪总夸奖,我们会继续努力的。”

目送着两人的离去,在场的三个女生都陷入了沉思。

“我真的没有在做梦?我们纪总竟然这么年轻有为还高颜值?”文心悦抓了抓头发,刚刚发生的太不真实了!

莉娜抱着相机,目光随着那辆黑色的劳斯莱斯渐行渐远,“不愧是纪总,我连个车门都买不起。太可惜了,早知道我刚刚应该好好表现自己的,万一纪总就瞎了眼看上我了呢!”

艾小曼翻了个白眼,默默地往公司停车的地方走去。

“纪总,您刚刚为什么不约她一起吃午饭?”聂秘书轻咳两声,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早上的时候,纪总就让他预定本市最好的法式餐厅,思来想去,今天的行程也只能是要去找那位实习生比较重要了。

可是自家老板的行为却是堪称人间迷惑行为大赏,难道就是为了过来夸夸别人?

只见纪黎昕不只想到了什么,面色一沉,“回公司。”

纪总都这么说了,聂秘书只能照办,心地不禁叹了口气,像自家老板这么慢,什么时候才能抱得美人归?

事实上纪黎昕的做法可谓是超出了他的意料。

一向高高在上神龙不见尾的纪总,竟然要不定期开始下来随机抽查各组的工作情况了!

关于他的新闻虽然多,但是能见过本人的,还是少之又少。

实习组接到消息,负责人祝荣科赶紧将手头上的任务梳理了一遍,走出了办公室,“艾小曼,你来一下。”

被点到名的女孩子放下手中刚拆封的蔓越莓曲奇,走到办公桌前坐下,笑意盈盈,“荣哥,喊我啥事儿?”

祝荣科从桌上抽出了一个蓝色文件夹递过去,“最近上面亲自下来勘察各部门工作,谁也说不准会不会来到我们这里。实习组为了重视这次工作安排了一个报道,正好你是咱们组的顶梁柱,这个工作就交给你了。”

又像是为了鼓励她,他添上一句,“要是这个采访完成得好,我就和人事部那边说说,给你提前转正。”

“真的?”喜从天降,艾小曼瞪大了双眼,“那就太谢谢荣哥了。我保证完成任务!”

只顾着眼前的高兴,她完全没有仔细看,这个文件上的主角究竟是谁。

无名记者屡遭恶整,是办公室暴力还是…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2290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