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爹爹割舌,毁灵力,被亲妹妹夺了男人,被爱的男人下令斩首

被爹爹割舌,毁灵力,被亲妹妹夺了男人,被爱的男人下令斩首

第1章 重生归来

“这恶毒的女人,竟然想谋朝篡位,还杀害了皇上和众皇子,真是十恶不赦。”

“何止,听闻她还和她手下将士不清不楚,幸而咱们丞相府的少爷是个聪明人,提前得知她的计谋,抓住了她,否则天下岂不是让她毁了。”

“……”

伴随着一声声咒骂,烂菜叶子,臭鸡蛋纷纷打在囚车里的女人身上。

白里犯灰的囚衣,满是腥臭之味。

女子头发散落,低垂着头,目光呆滞,对于周边谩骂之语,充耳不闻。

天明境七十六年,姜良月带领私军包围皇宫,杀皇亲数百人,男女老少无一放过。

丞相府少爷刘青云宁死不屈,率领一干不愿屈服之人杀进皇宫,虏获姜良月等逆贼。

因皇亲国戚无一幸免,皆被诛杀,丞相府少爷救国有功,铲除奸人,未让国家落入恶人之手,被众人心悦诚服,坐上皇位,十月七日登机。

犯人姜良月谋朝串位,杀人无数,罪大恶极,同日处死。

如今就是普天同庆,皇帝登基之日。

囚车停下。

车门打开,女子身带枷锁,被人推搡在地,脊背却依旧挺拔。

高台之上,二执行者举大刀,监斩官坐于台中。

台下百姓相互拥挤,熙熙攘攘,众人义愤填膺,皆是指指点点,口中辱骂之语不断。

“姜良月率领姜家军队,屠杀皇宫,心思歹毒,下令斩立决。”监斩官说完扔下牌子。

女子跪在地上,并未抬头。

人群中,一清脆声音响起,“大人等一下。”

只见一女子被丫鬟搀扶下轿,红色宫装,曼妙身姿,面貌可爱又不失美艳,是不可多得的美人。

“大人,皇上说怕我这位堂姐怨恨太重,让本宫和她说两句话。”

女子一句本宫,让众人都认出了她。

皇上登基身边只有一女子扶持,姜雪柔。

众人不免感叹,同是姜家女子,如今一位将是一国之母,一位是阶下囚,人人得而诛之。

神色呆滞的姜良月抬起头,看着施施然上前的女人,目光中涌上恨意。

“堂姐,我知道你不甘心,可你到底是做错了事,妹妹也保不住你。”姜雪柔说着话俯下身子,用只有两个人能够听到的声音道:“姜良月,皇上让我告诉你,你已经没有想作用了,去死吧!”

她说完起身,面上尽是伤感,眉眼中却皆是笑意

拿起手帕,假意擦拭眼角,朗声道:“姐姐,只希望你下辈子不要杀戮太重,妹妹送你最后一程。”

说完后退了一步,眉眼中是隐藏不住的得意。

姜良月抬起头,丹凤眼,红唇如血,嘴角噙着笑意,魅惑众生,让众人移不开眼。

她微微侧目,泪水顺着脸颊滑落,透明的泪水逐渐变成血水,两只眼睛却直勾勾的看着不远处二楼的男人,刘青云。

如果来生,她定让刘青云,姜雪柔二人血债血偿。

执行者手起刀落,现场一片寂静,接着是一片欢呼声。

没人注意到女人衣领下有光晕发出,一闪即逝。

姜家偏远的院落里。

女娃呆呆的坐在窗前,巴掌大的小脸有些蜡黄,身体消瘦,个子不大高,瘦弱不堪。

她看着破落的小院,听着门口丫鬟嚼舌根的声音,目光缥缈,不像是个孩子该露出的神色。

她,貌似做了一场梦,一场很真实的梦。

梦中她被斩首。

想到这里,她只觉得脖子有一阵凉意,不由得伸出手,摸了摸脖子,发现完好无损,重重叹了口气。

第2章 决定解毒

黄衣丫鬟看到姜良月又呆呆的看着窗外,不由得看向身边同样服装的丫鬟,“你说这大小姐是不是摔傻了,这都七日有余每日不是发呆就是睡觉。”

“琴儿姐姐,你说话大小姐能听到,就不怕她打你。”

“我才不怕,我是夫人派来的,她打了我,夫人不会放过她,况且,她一个傻子,也不知道能不能听得懂呢!”

丫鬟嗤笑出声。

姜良月听闻她们说话,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看着天空,自言自语道:“看来,真的活过来了,老天果然是可怜我的,得知我愿,让我重生。”

她声音很轻,无人能听到。

第二日。

“琴儿。”姜良月出门,今日她一身淡蓝色衣裙,有些破旧,袖子也短了几分,冲着旁边的丫头轻轻唤了声。

丫鬟撇着嘴,满脸不乐意,昂首挺胸的走上前来,“大小姐喊我作甚,我很忙,不像你除了吃饭睡觉什么都不做。”

姜良月眉头微蹙,表情淡淡,也不恼怒,“听闻管家的儿子昨天晚上跟人私会,你可知那女人是谁。”

琴儿脸色瞬间苍白,防备的看着姜良月,“又不是我,跟我有什么关系。”

姜良月轻轻敲打着桌子,上下打量着琴儿,神色淡淡,却有种压迫感。

许久。

琴儿额头布满汗珠,两只手紧紧相握,神色紧张。

丫鬟和小厮私会,会被打死发卖,就算是管家的儿子,也是下人。

“去给我买点东西,我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如果你不听话,或者把我让你做的事情告诉其他人,你的事情会第一时间传播出去,我能知道这事,就有证据。”姜良月目光冷厉,神色复杂,看得琴儿心中后怕。

她拿出纸张放在桌子上,不再说话。

琴儿也不敢废话,甚至都不敢要钱,拿着纸张快速出去,不敢有丝毫停留。

姜良月看到她仓促离开的背影,目光微寒,坐在铜镜前。

她回到了十四岁,回到了那个母亲早逝,父亲不爱,族人欺辱的时间。

前世刘青云说有人逼宫,派她带人守住皇宫,可是接着她就成为了谋朝篡位之人,被斩首,成了众人口中的恶毒女人。

前世她功法盖世,在天明境灵力无人能敌,单单只爱刘青云一人,为他斩荆披棘,保驾护航,只因他说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就会娶她,却不曾想那个男人的目标是皇位。

而她是替罪羊,毕竟在外她一向是冷血无情,从不在乎他人的生命,做替罪羊再合适不过。

她父亲,她的亲生父亲亲自割去了她的舌头给她灌入散灵药物,就是为了防备她把真相说出,防止她破坏了他们平步青云的机会。

那些人的狠厉,历历在目。

姜良月抚上自己脉门。

跟前世并无区别,被人下了药物,经络堵塞,不过症状不重。

前世有人给她送来药单,正是她刚刚给琴儿的单子,不过是在她十四岁生日送来,如今她提前给自己解毒。

这姜家,她待不住,那些人也不会让她待。尤其是她的亲生父亲……姜毅鸣。

那个她敬了几十年的父亲,居然在最后为了名利把她毒杀,她素来冷血,不在乎她们,可是她父亲,她一向敬重有加。

却换来那样结局。

姜良月缓缓闭上眼睛,起身走向门外。

破落的小院空空落落,仅有一颗枯死的老树。

“姜家人,快来了。”她低声喃喃,目光中带着恨意。

第3章 成功解毒

灵力充沛于整个大陆,可能够吸收灵力,成为灵者之人少之又少,所以也是主宰者,更是所有人拉拢的对象。

姜家人这一代三子,皆可吸纳灵气,大小姐在三年前更是传说,只是十一岁年龄,就已经成为灵师,倍受大家关注,都认为天明境要出现一位灵尊。

可三年来,姜良月灵力不增反退,以前姜家在她身上有多大期望,就有多大失望。

姜良月也被扔在了偏院一年,无人理会。月银也被下人贪下,日子过得清苦。

很快琴儿拿着药走了进来,放在了桌子上,却没有了之前的不可一世,反而低眉顺眼。

姜良月拿起药,一一看过,微微颔首,“去煎药,放入浴桶之中。”

说完抬起头,看着琴儿目光中的不安以及怨恨,加重语气,“你最好老实一点。”

琴儿咬着嘴唇,不情愿的走了下去,刚走出门就把药扔在了另一个丫鬟怀中,“去煎药,再烧点洗澡水。”

那丫鬟看到琴儿的愤怒,不敢多言。

琴儿看了良月所在地,触及她深不可测的目光,身体瞬间僵硬起来,心头涌上畏惧。

这大小姐如今变得好可怕,好像回到了十岁之前的可怕。

半个时辰后。

姜良月坐在浴桶内,

感受着药物进入自己身体,深吸一口气,

她身体里的药不易察觉,如今只是根据上一世的经历来做。

身体越发的疼痛起来,皮肤也从白色变成了血红,仿佛要爆裂开来似的,格外渗人。

她紧紧咬着牙齿,硬是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毕竟前世已经尝试过一次,况且为了刘青云,她吃了不少禁药修炼,跟那些痛苦相比,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房间里水气越发的重,浴桶里的水竟然开始沸腾起来,桶内黑色的药水逐渐变成了血红色。

女子嘴角也流出鲜血。

血腥味越发浓烈,姜良月脸上的痛苦却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笑容。

起身出了浴桶。身上依旧有血流出,她却毫不在乎,而是朝着床榻走去,无力的躺在上面,眼皮越发沉重,缓缓闭上。

门口的琴儿和另外一个丫鬟也闻到了血腥味,可是谁都不敢进去。

“琴儿姐姐,你说小姐不会是被杀了吧,这血腥味太重了。”

琴儿两只拳头紧握。

如果姜良月出事了,那她就能够回到姜家,不用在这里受苦了,也能够去跟管家的儿子在一起了。

她咬了咬牙,对着身边的丫头呵斥,“大小姐说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让我们进去,就算她死了,也跟我们没有关系。”

话落,琴儿脸上多了几分喜色。

傍晚。

琴儿看着一直紧闭着的房门,对着旁边的丫鬟使了个眼色,“你去打开门,看看大小姐死没死,如果死了我们去禀告老爷。”

被使唤的丫鬟满脸畏惧,可是对上琴儿的目光,还是认命的走上前去。

可是不待她走近,房门被打开。

那丫鬟被吓得惊呼出声,快速躲开。

琴儿也被吓得后退一步,面露惊恐。

走出之人,月白色长裙,皮肤白里透红,虽然依旧瘦弱,却不再蜡黄。

姜良月五官本来就好看,如今白了之后,看起来更加明艳,柔柔弱弱的模样能够让人生出几分怜惜,只是她的目光……

深邃的仿佛能够容纳万物,却没有一丝情感,肃杀之意,让人不敢亲近。

第4章 二位大将

姜良月把刚刚琴儿的话全部都听进耳中,清脆的声音淡淡道:“琴儿,五年主仆之情,我饶你一命,你离开便可。”

前世琴儿也是不少欺辱于她,只不过刚刚回姜家不到两月,就被发现于管家之子私情,被处死。

将死之人,她不屑于计较往事。

姜良月看着旁边瑟瑟发抖的丫头,轻声道:“画儿,去把房间收拾一下,我有事出去。”

话落,施施然离开。

偏院不远处有个小巷子,里面是一些乞丐,这是他们的栖息之地。

里面乞丐大约十来个,三三两两的坐在地上,还有两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儿,穿着破烂,面上手上黝黑,应是双胞胎。

两个女孩儿拉着手,羡慕的看着旁边的乞丐吃着包子,不停地咽口水,却没有上前求要。

姜良月看到二人,神色柔和几分。

这二人是她上辈子的心腹,为了救她死于刘青云手下。

姜良月出现,所有人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各有所思。

只因她穿着不像是大户人家,也不像是他们这些人,众人都有防备之心,不明白她来这里的意思。

姜良月不理会他人探究,走到两个丫头面前,对着他们,伸出手,“你们可愿意跟我走,我会保护你们,不让你们挨饿受冻。”

她声音轻柔,明明是十二三岁的小丫头,目光中却带走慈爱。

两个丫头同步歪头,看她一会儿,又相视一眼,接着想要伸出手。

她们看到了面前的手白皙无瑕,又看到自己的手脏呼呼的,又收了回去,其中一个丫头糯糯道:“我和妹妹愿意跟着小姐走。”

姜良月听闻此话,眉眼带笑,抓着她们的手,轻声道:“好。”

这两个丫头上一世是自己在十五岁碰到的,是两个灵者,只不过灵力不高,被人追杀,她救了他们二人,就一直带在身边。

前世听说她们在这里待了三年,所以来这里碰碰运气,还真让她找到了。

三个女孩儿看起来都瘦瘦弱弱。

满脸麻子的乞丐一把把包子塞进嘴里,上前一步,“这丫头是我们这里的人,想带走可以,给钱。”

随着他的话,其他乞丐也纷纷走上前来,看着姜良月的目光带着贪婪,显然都想要通过她得到钱财。

虽然姜良月穿戴朴素,可周身气度,皮肤白皙,不像是一般平民百姓。

两个丫头见状,想要挣脱开姜良月的手,其中一个丫头道:“姐姐,你不要给他们钱,我们不是他们的人,他们都是坏人。你快走。”

二人说着还恶狠狠的看向旁边的乞丐,“你们都是坏人。”

这软萌的凶狠模样,让姜良月眼角也染上笑意,这两个丫头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以后她定会守住她们二人,不会在让人伤害她们。

心中想着,姜良月运起灵力,朝着旁边的乞丐一掌拍去。

没有记错的话,这男人就应该是当面两个小丫头最恨的人,多翻欺负两个丫头,还把她们二人卖入花楼。

那满脸麻子的乞丐飞了出去,撞在了墙上,方才落下。

“灵……灵者。”其中一个乞丐惊呼出声,周围几人纷纷后退。

姜良月伸出自己的两只手,对着两个丫头露出甜甜的笑容。

两个丫头刚刚的维护温暖着她那颗没有温度的心,让她觉得自己不是一无所有。

两个丫头看着姜良月那魅惑重生的面孔,呆呆的把黑乎乎的小手放在她的掌心。

第5章 逐渐灵力

三人手牵手离开。

留下一众乞丐面面相觑,对待一旁连连叫痛的麻子乞丐都熟视无睹。

几人回到院子。

画儿正艰难的把带有腥臭味的水挑出去,看到姜良月立刻低眉顺眼,“大小姐。”

“嗯!”姜良月找到前世心腹,心情倒也不错,轻声道:“画儿,你把浴桶刷干净。”

“是,小姐。”

姜良月走进厨房,手脚麻利的点火烧柴,轻松的挑起水倒入锅中。

两个小丫头局促站在一旁,二人目光一直放在带着她们回来的女人身上,神色茫然。

良久,其中一个胆大的丫头看着盖上锅盖的姜良月道:“姐姐,我叫小八,我妹妹叫小九。”

“嗯。我知道。”姜良月微微侧目,看到两个丫头,语气都温柔了几分。

两个丫头只以为她是说知道了,也没有继续纠结,而是轻声询问,“姐姐,需要我们做什么吗?”

姜良月微微侧目,看着她们二人,轻轻点头,“等会儿去洗澡。”

小八……

小九……

二人面面相觑,下一秒小九竟然落下了眼泪,搂着小八,哭的肝肠寸断,“姐姐,她定是要吃了我们,要把我们洗干净煮了,姐姐,她要吃了我们。”

说着还哭的更大声了。

小八虽然胆大,想到这里也是落下眼泪,不过依旧紧紧的搂着自己的妹妹,咬着嘴唇,圆滚滚额的大眼睛里涌上泪水。

姜良月本来看到她们哭,应当是心疼,如今却哭笑不得。

这小九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

可是这两姐妹看到她笑了,立刻更加笃定心中想法,一同哭了起来,“姐姐,她要吃了我们。”

小八也道:“你不要吃我们,我们会乖乖的,会做饭,会打扫,什么都会。”

二人哭声此起彼伏。

一向寂静的院落里,这声音格外响亮,外面刚从房间出来的画儿也红了眼睛,吓得瘫在地上。

接下来的时间,姜良月好说歹说都没有说清楚自己不想吃她们,只能够去找柔儿劝说她们。

可刚出去,就见到画儿也是泪流满面。

这个晚上,姜良月就面对着三双哭的跟核桃似的眼睛,哭笑不得。

也开始反思,自己是否真的有那么可怕。

饭桌旁,吃完饭的几人面面相觑。

因为只有白米白面,所以吃的也是简单。

姜良月看着三人依旧防备的目光,轻叹口气,“我不吃人,放心好了。”

三人都是不信任的目光。

姜良月……

怎么办,头好痛,而且不会哄孩子。

她向来清冷惯了,不会与别人相处,如今头一次犯了难,只觉得跟她们三个相处,比复仇都难。

这时画儿怯生生开口,“嗯,小姐从未吃过人。”

这话倒是让姜良月有些意外。

柔儿上辈子一直在她身边服侍,只不过从来勤勤恳恳,她倒是没有过多注意过这个丫头。

她面露欣赏,只是刚刚转头看去,画儿就快速的移开目光,身体不停颤抖。

如此一来,画儿刚刚说的话就没有丝毫的说服力了。

姜良月叹了口气,起身朝着外面走去,“你们跟着画儿去休息。”

她走到门口,后面三个怯生生的声音响起,“谢谢小姐。”

姜良月嘴角微微上扬,摆了摆手回到房间。

坐在床榻边,开始修炼。

姜良月身体毒素解除,直接到了灵者九段,这让她有些意外。

上一世不过是灵者六段而已,看来是因为中毒不深,这次中毒之后,倒也是有好处,经脉比之前更加强韧,吸纳灵力也更加迅速。

第6章 再回姜家

姜良月不知道的是,淡红色的光围绕在她的身体不停地转动,周边灵力也快速涌入其中,整个房间都陷入一片血红之中。

房内之人并不知晓,房外刚整理好厨房的三人见到这一幕,差点吓晕过去,如果不是因为吓得腿软,刚刚就跑了。

于是……

第二天一早。

姜良月看着面前三人浓重的黑眼圈,疑惑道:“没睡好?”

三人身体同时僵硬。

画儿胆大一些,糯糯道:“回小姐,睡得很好。”

“真的?”

“真的!”这次是三个人齐声声的回答。

只是她们三人恐惧的目光出卖了他们。

姜良月……

她都要怀疑自己会吃人了。

上午,姜良月让三人收拾东西。

也没有什么东西可收拾,一个不受宠的小姐,一个唯唯诺诺的丫鬟,两个刚从乞丐堆里带出来的人,一个小包袱就装完了。

四人坐在院内默默地坐着。

姜良月抬头望天,触及往事,微微出神。

傍晚时分。

房门被推开,姜良月当即停止修炼,闭眼假寐。

“大小姐?”男人的语气中带有意外,显然不曾想到刚推开门就见到她。

姜良月睁眼。

来着是一个五六十岁的男人,身边有灵气涌动,灵师二段,在天明境倒也是不错。

姜家的管家姜宁,是姜家老人,姜毅鸣心腹。

上一世也是这个男人带她回去。

微微一笑,对着身边三人开口,“走吧,管家来接我们了。”

话落,她已经率先走到管家面前,触及管家诧异的目光,根本不理会。

一行四人走出院门,姜良月轻声询问,“难道管家不是来接我的?”

管家这才回过神来,连忙道:“是,是。大小姐请上马车。”

姜良月目不斜视,带着三个丫鬟上了马车马车不大,四人坐着,有些拥挤。

画儿不安道:“大小姐,奴婢下去吧。”

“不用。”姜良月闭眼。

“可是?”

“无碍。”

画儿感觉到小姐身边的冷意,低下头,不敢言语。

小姐可是会吃人的,她还是乖一点好。

三个丫头眼观鼻,鼻观心。

管家坐在马上,回头看着轿子,目光闪动着。

小姐……好像变了,变回了三年前的小姐。

大约半个时辰,马车停下。

姜良月睁开眼,其余三人已手脚麻利下了马车,画儿伸出手扶她。

姜良月也不客气,缓缓下车,没有了偏院时的气势,柔柔弱弱。

几人进门,院内只有偶尔几人路过,姜良月停下脚步,看着面前还在走着的管家,朗声道:“管家,不用见家主了,我是个废材,家主见我只是生气,送我们回院子吧!”

家主便是姜良月的父亲……姜毅鸣。

她终究是不愿再喊那个割掉她舌头的男人为父亲,她不愿,他也不配。

管家眉头微蹙,还准备言语。

姜良月又道:“如果管家忙,那我们自己回院子。”

说完抬脚离开。

管家连忙上前,脸上带笑,“大小姐,你现在先住另一个院子,我带你去。”

自称为我。

姜良月心中冷笑,看来这姜家已经放弃了她,毕竟她是废物,在他们眼中已经没有了价值。

没有废话,“带路。”

七拐八绕,走到一个极其偏僻的院落。

生锈的大锁,定是长久无人居住。

小厮开锁,姜良月带着三人进去,院落杂草丛生,落叶遍地,很是落魄,比她居住的偏院还要不堪。

第7章 席卷姜府

管家在门口不曾离开,微微抱拳,“大小姐,明日会有人来打扫,今日你先将就一下。”

一个管家让主子将就一下。

姜良月冷冷一笑,却也不曾多言,抬脚走进屋子。画儿和小八小九跟上。

管家只是看了一眼,眉眼中多了几分不屑,对旁边小厮使了个眼色,起身离开。

“小姐,这灰尘太大,我们先收拾一番,您先在外面等一下。”画儿试探的询问。

她怕小姐怕的狠。

姜良月摇头,“不用,咱们不住这里。”

画儿不解,也不敢多言,小八也待在一旁,反而小九撅着嘴巴,不满道:“他们真的欺负人,什么破管家,就是个狗腿子。”

小八慌忙拉着她,害怕妹妹言多必失。

姜良月眉眼染上笑意,点头附和,“小九说的对,等以后咱们打断他的狗腿。”

“好。”小九得到肯定,欣喜万分。

姜良月摸了摸她的头,又看向小八和画儿,“我去去就回。”

说完戴上了面具,这是她今上午让画儿买的,一个兔子面具,可爱的让姜良月无法接受,可是看到画儿那可怜的模样,硬是没有敢开口说话。

姜良月只觉得自己重生之后,心倒是软了不少。

她到底是姜府的支柱,对于姜府密道暗示一清二楚,这个时间姜府之人定然是在饭厅,一家人其乐融融。

淡蓝色身影快速的穿梭在姜府,姜府中灵者不多,不足为惧。

轻车熟路来到姜毅鸣书房,扭动书桌旁花瓶,暗门开启。

姜良月从脖子上拿出陪了她两世的珠子,走进暗道,虽然不太明亮,却也不耽误。

暗道过后,蓦然空旷,一座座架子,上面皆是好物。

姜毅鸣向来喜欢收藏珍品,尤其是丹药,好东西倒是自己的儿女都舍不得给,留给自己用。

姜良月按动手中珠子,快速的收刮所有东西。

这珠子可大可小,是一个装物空间,上一世她就发现了,只觉得没什么大用,如今倒是派上用场了。

一盏茶的时间,暗室空空荡荡。

淡蓝色身影快速离开,暗门关上,仿佛从未有人出现。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了姜夫人的房间。

小院里。

姜良月那些一叠银票交给了画儿,“你拿着,等明天你去外面给我买一出院子,置办东西。”

一叠银票,各个都是千两银票。

画儿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家小姐,不敢伸出接。“小姐,奴婢不敢,这,太多了。”

说着就准备跪在地上。

姜良月看了看手中银票,取下一半,“拿着,小八小九年龄尚小,只有你能做。”

画儿看着姜良月坚定的表情,突然被信任的她,郑重的点了点头,“奴婢不会让小姐失望。”

这慷慨赴死的表情,让姜良月心中欣喜。

姜良月带众人出院子,遇到管家。

“小姐这是去哪里?”管家疑惑。

“我带丫头去客栈住一晚,明日管家派人收拾好院落,再回来。”说完施施然离开,没有停留。

管家面色不善,却也不曾阻拦。

“这大小姐真的够能摆谱,前两天还把琴儿赶回来了,还以为自己依旧是三年前的天才不曾。”一男子走出来,不屑的看着离开的几人。

管家眉头微蹙,也不说话,转身离开

男子立刻跟上,“爹,明日拍卖会上有只神宠,你就买给我吧。”

“不买。”

“爹……”

“滚。”

“……”

第8章 再见柳娘

几人到了客栈,三个丫头一个房间,姜良月一间。

“画儿,你们一人一间。”姜良月开口。

“小姐,这钱来之不易,如果要开新府,到处都要花钱,不能这样大手大脚。”画儿坚定道,还捂着胸口的银票,仿佛害怕别人去抢似的。

姜良月……

这丫头是个持家的。

她也不废话,而且对小二道:“去做几份菜送到他们房间。”

“是,小姐。”小二快速下去。

画儿连忙道:“端便宜的。”

姜良月……

这丫头,是不是有点抠了。

姜良月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你们吃了饭休息,我有事。”

说完回屋。

房门落锁,打开窗户,纵身一跃,淡蓝色身影离开客栈。

拍卖行。

白日人满为患,晚上寂静无声。

一身月白色服装,身姿显瘦之人站于门口,她脸上的兔子面具,可以看出她是姜良月,她刚去成衣店买了衣服,如今头发竖起,发育不良的身体,倒是看不清是男是女。

三扣门,里面沉闷声音响起:“门朝大海。”

“三河合水万年流。”姜良月刻意加粗声音,倒像是个正太的声音。

门开,一中年人见是一个不大的小孩子,微微蹙眉,到底是见多识广,神色淡然道:“里面请。”

微微颔首,姜良月走进这个无比熟悉的地方。

前世为了增强实力,不少来这里。

男人带路,不久就到了房间内,一妖媚女子身着红色衣袍,妖娆的打起折扇。

“呦,是个少年郎,怎么半夜来奴家这里,是为何事。”

这魅惑的声音,如果是男人早就无法把持。

姜良月却早已习惯,自己前世女子装扮过来,这女人也不少调戏于她。

她早早把珠子放进荷包,如今从荷包里一一取出丹药,放置桌上。

“柳娘别来无恙。”

不得不说姜毅鸣收藏的丹药都是极品,柳娘也是抽了抽眼角。

两瓶三阶上品,一瓶四阶中品,十六瓶二阶上品,每一样拍卖都价值万金。

“小少爷大手笔,倒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柳娘拿起丹药,一瓶瓶验货,手法娴熟。

十九瓶丹药验完,微微咋舌,“这皆是辰月坊的丹药,公子可能告知如何得来。”

“偷的。”姜良月诚实回答,表情坦然。

柳娘蓦然一震,她在拍卖会八年,一向手到擒来,今日第一次失态。

“公子真爱说笑,柳娘错了,不该如此问,公子放心,明日定会帮公子拍卖一个好价格。”

说着拿出牌子递给姜良月,“这是拍卖会的牌子,明日欢迎公子。”

姜良月点头,不愿废话,准备起身离开。

此刻房门打开,一男人拎着一笼子走进,“柳娘,这妖兽……”

男人看到有人在,连忙后退,快步离开。

纵然是一眼,姜良月也认出了笼子里的妖兽,前世此妖兽被姜雪柔拍下,却发狂,咬伤姜雪柔,被活活打死。

姜良月看着柳娘,张了张嘴,却不曾说话,微微抱拳,“在下告辞。”

“恭送公子。”

姜良月离开,房间内陷入沉静,久久过后,那引姜良月进门的男人开口,“这丹药真是他偷来的怎么办?”

柳娘嘴角上扬看着面前丹药,微微扬眉,“即便是偷来的又如何,我们拍卖会有什么不敢卖,只是这么有趣的人儿,主子定然有兴趣。”

最后的话,她仿佛是在自言自语。

被爹爹割舌,毁灵力,被亲妹妹夺了男人,被爱的男人下令斩首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63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