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闻帝都四大名门之一的寒氏集团总裁寒京墨不喜女色

传闻帝都四大名门之一的寒氏集团总裁寒京墨不喜女色

第1章 不能让妈妈死

春日细雨绵绵,给已经进入深夜却依旧灯火辉煌的帝都增加了几分诗意。

此时一间高级VIP套房内热意逐渐攀升。

“菲儿,别紧张,我会轻点儿的,今晚过后咱们就订婚。”

磁性而好听的男性声音,从脸上方带着炙人的温度喷洒而下。

顾颜汐没说话,双手紧紧攒着床单,身子也并没有因为男人的话而停止颤抖。

事已至此,她没有退缩的余地,因为妈妈的命在她手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终于传来男人匀称的呼吸声。

顾颜汐悄悄穿好衣服下床。

将自己武装好开门的那一刹那,走廊里一位和她长的一般无二的女孩儿立即迎上来,期待问:“成功了吗?”

顾颜汐疲惫点点头。

女孩快速开门进房间,她脱掉身上衣服躺在了床上男人的身边儿。

顾颜汐头也没回的离开,她要赶去顾家拿妈妈的救命钱。

从顾家大门穿过庭院到客厅,淅沥沥的雨中顾颜汐一路奔跑,尽管短短的路,但还是湿了头发和衣服。

“事情办好吗?”顾元祥望着眼前狼狈的女儿端着脸问。

有雨水顺着头发落到脸上蜿蜒滑下,顾颜汐抬手擦了下说:“好了。”

“那颜菲进去了吗?”坐在顾元祥身边儿的女人林舒雅问。

林舒雅就是导致顾元祥和自己妈妈离婚的罪魁祸首。

妈妈和顾元祥离婚的时候,林舒雅直接带着一个男孩进了家门。

可笑的是这个男孩仅比她小一岁,也就是说在妈妈生下她和颜菲之前,顾元祥已经和林舒雅在一起了。

妈妈带自己离开的时候,还太小,顾颜汐很多东西都已经记不清,但是她永远记得顾元祥和林舒雅将妈妈和自己赶出时的样子。

就好像她们是世界上最肮脏的东西一般,她们走了,他们就干净了。

顾颜汐收回思绪回答:“进去了。”

听到顾颜汐的话,林舒雅激动握住顾元祥的胳膊:“好、好,简直太好了,元祥这下咱们颜菲铁定会嫁给寒京墨了。”

顾元祥脸上亦露出笑意:“是啊,和寒家结成了亲家,公司会更上一层楼。”

顾元祥和林舒雅幻想起了以后的幸福生活,完全忘了还站在客厅里等着拿救命钱的顾颜汐。

“事情已经办完,钱可以给了吧。”顾颜汐不带一丝感情的话,打断了顾元祥和林舒雅的幻想。

林舒雅鄙夷看向顾颜汐:“果然是贱女人带出来的,开口闭口的钱,一点儿涵养都没有。”

“你说谁贱女人?”妈妈是顾颜汐的底线,谁都不能触碰。

林舒雅摸着自己手上的金戒指淡淡说:“还能是谁,当然说的是宁静,她这样的人就该得癌症死,得心脏病简直便宜她了。”

顾颜汐快步过去,一把抓住林舒雅的衣服:“林舒雅做人不要太过分,在人家孩子才一岁的时候就缠上人家丈夫,这才是真正的贱人吧。”

“元祥她说我是贱人。”小三这个称呼是林舒雅心里的痛,最不愿别人提起。

顾元祥眸光一冷:“顾颜汐,你如果还想要钱就松手向你林阿姨磕头认错。”

顾颜汐拳头蓦然攥紧,牙齿也死死咬住了唇瓣。

这钱是妈妈用来救命的,她必须要。

松手,顾颜汐挺着胸膛跪在林舒雅面前。

第2章 送你们下地狱

林舒雅笑着弄被顾颜汐攥出褶皱的领口:“颜汐,你从小跟着妈妈,受到的教育有限,我不怪你,这样你给我磕三十个响头,我就原谅你让你拿着三十万走怎样?必须带响哦,不然不算的。”

顾颜汐没说话,她咬着牙砰砰的磕头,心里默默数到三十下的时候停下来,此时她的额头已经磕出了血。

“现在可以给钱了吧?”顾颜汐站起,冷冷望着眼前的人。

顾元祥从桌上拿起一张银行卡丢给顾颜汐,“拿上它和你母亲滚出帝都,如果再让我碰到你们,我会亲自送你们下地狱。”

在帝都有一个顾颜菲就够了,顾颜汐绝对不能再露面。

顾元祥心有多狠,顾颜汐知道,不然这么多年不会对她们母女不管不顾。

“放心,我不会再出现在你们面前,因为我也怕脏了自己的眼。”

顾颜汐弯腰捡起地上的银行卡,挺直脊背离开了顾家。

心脏搭桥手术做的很顺利。

半个月后,顾颜汐去买午饭回来发现妈妈宁静不见了。

妈妈平时不管去哪儿都会事先告诉她,今天怎么就不声不响的离开了病房。

问过同屋的病人后,他们说她要出去走走。

顾颜汐跑去楼下平时病人散步的地方,根本没有妈妈的影子,顿时不详感袭上心头。

就在前几天,顾颜菲和帝都第一名门,寒家长子寒京墨订婚的消息传的沸沸扬扬,宁静不止一次流露出想见见顾颜菲的意思。

这么多年,宁静因为没能照顾顾颜菲心里一直都很内疚,难道……

顾颜汐正想着,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是顾颜菲的手机号,顾颜汐快速接通:“顾颜菲,妈妈是不是在你那里?”

“顾颜汐想见你妈妈,就按照我给你的地址来,不然……”

“颜汐,妈妈没事儿,你不要来,我马上就回去了,”宁静呼喊声打断了顾颜菲的话。

“顾颜菲你不要动妈妈,我马上过去。”

顾颜汐挂掉电话,顾颜菲就发来了地址。

她按照地址找过去,那是一处废仓库。

刚走进去外边儿就砰的关上了门,顾颜汐心脏猛地一紧,快步折返到门口奋力的拍打:“顾颜菲,你要做什么,妈妈在哪儿?”

“顾颜汐,你妈在天上等着你呢。”顾颜菲咬牙切齿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顾颜汐你知道吗?我说宁静你如果跪下,我就原谅你这么多年对我的不管不顾,她真的跪下了,哈哈……真是个傻女人,难怪当年会被爸爸抛弃,她是活该。”

“顾颜菲,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她也是你的妈妈啊。”

“她不是,我妈妈是林舒雅,在帝都只能有我顾颜菲,你和你妈既然不愿意走,那么好,我亲自送你们走。”

“颜菲,别和这贱人废话了,直接点火烧死吧。”林舒雅眸光阴狠望着那扇被人锁死的门说。

“妈,要不……”

“颜菲你想京墨,顾颜汐就是个定时炸弹。”到关键时候顾颜菲退缩了,林舒雅劝她。

想到寒京墨,顾颜菲的心恨下来挥手:“倒汽油。”

第3章 她是一块小甜饼

“等我们离开后你们再点火。”

林舒雅吩咐手下之后带着顾颜菲上了车。

过了会儿,顾颜菲回头看到库房的位置正熊熊燃烧着大火,精致的脸上扬起满足的笑意,顾颜汐你总算死了。

她最讨厌的就是自己和顾颜汐长了一张一模一样的脸。

她死了,这个世界上她就是独一无二的,就可以高枕无忧的和寒京墨在一起。

三年后,帝都顺和医院。

如今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国外和国内的温差太大,顾颜汐刚回国没几天就感冒了。

她戴着口罩边和儿子聊着天儿,边等电梯。

“妈咪,肉肉想你了,你什么时候来接我?”

软软糯糯的声音从手机电话传来,听着儿子的声音,顾颜汐心里就像洒满了阳光。

她弯起眼睛道:“妈咪刚到帝都,等稳定了就把你接来好不好?”

“好叭,没有我,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放心啦,你跟舅舅在国外乖乖的,不然见到你,我要打小屁屁哦。”

“我会乖乖的。”

顾颜汐挂了和儿子的通话,抬头发现电梯马上要关了,她赶紧快步去:“等等还有人。”

帝都顺和医院好是好,就是人太多,等了好久才等到这个。

进电梯后,顾颜汐深深呼出一口气。

渐渐的进来的人越来越多,她慢慢往后退去。

突然,脚下硬硬的。

“你踩到我脚了。”低沉而又带着几分冷意的男性声音从背后响起。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顾颜汐赶紧道歉,她抬脚正要准备转身看看她把人家踩的怎么样了。

咔的一声电梯停住了,周遭陷入了黑暗。

顿时电梯内一片混乱,尖叫声和担忧声此起彼伏。

“大家别吵,赶紧按急救铃。”顾颜汐很快反应过来。

“对对,谁距离铃铛键近,快按。”

话音刚落下,就有人拿手机打开手电筒按下了急救键。

接着安抚的声音就从对面传来:“大家稍安勿躁,我们马上安排师傅维修。”

大多数人安静下来,但还是有些人不满的小声嘟囔。

“这么大医院还能出事儿,平时不检修的吗?这是没出事儿,万一出事儿他们能承担的起这个责任?”

“寒总您没事儿吧?”韩书禹低声问。

医院的VIP通道在检修,所以才乘坐了普通的电梯,他完全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儿。

“没事儿。”暗沉的声音从顾颜汐后脑勺再次拂来。

顾颜汐身子一紧,刚才没注意,这会儿在这黑暗中感觉这声音好熟悉。

“你往后挪挪,我这里有点儿挤。”

顾颜汐前边儿的人推她,而且力气蛮大的,她脚下不稳往后倒去,后背贴上一个坚硬的胸膛。莫名的,她感觉一股寒气不断从后背滋生,就在她往前挪的时候,肩膀被一只手按住:“别动。”

男人声音幽沉不容人拒绝。

顾颜汐心里害怕,这好像电影中歹徒劫持人质的场景。

电影里歹徒劫持人质腰间都会抵上刀子或者一把枪,还好他手里没拿任何东西。当顾颜汐撞进寒京墨怀里的时候,他就感觉她身上的味道异常好闻,就像一块美味的香而不腻的小甜饼。

第4章 她似曾相识

俯身闭眼深呼吸,这味道似曾相识。

男人的呼吸打在顾颜汐脖颈处,她让自己尽量保持镇定:“你想做什么?”

“你是谁?为什么味道这么熟悉?”

顾颜汐大脑快速旋转,感情这不是劫匪,而是想和她搭讪。

想到新闻里经常报道的电梯骚扰狂,顾颜汐有点儿怕了,黑灯瞎火的,他要真做出什么来可不好办。

“大……大哥,我刚来帝都,所以咱不认识。”顾颜汐装柔软颤着声音说。

“不对,咱们肯定认识。”寒京墨越闻这个味道越觉得熟悉。

就在顾颜汐不知道该怎么甩掉身后这个男人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响了。

她连忙拿起接听:“老公,我孕检完马上下去。”

“颜汐你说什么?我找你是想告诉你有笔大单。”

“电梯坏了所以有点儿慢,好好我会注意的,谢谢老公关心。”

几乎是顾颜汐话音落下的同时,电梯亮了,她下意识拿手遮挡了下刺眼的光亮。

“臭男人去死吧!”她狠狠踩了下身后男人的脚后快速朝着打开的电梯门跑去。

寒京墨在电梯亮起的时候也闭上了眼,脚上传来剧痛,等他睁眼的时候发现人已经不见了。

低头,黑亮的鞋面儿上留下一个高跟鞋踩过的凹痕。

女人竟然故意踩他的脚。

寒京墨双眸眯起危险的气息。

他快步出去,站在门外好像在搜索着什么。

“寒总,我也感觉刚才跑出去的小姐有点儿像顾小姐。”

顾颜汐进来的时候韩书禹就注意到她了。

不管是身材还是眼睛都和顾颜菲很像。

寒京墨那样盯着人群搜索,看韩书禹以为是这个原因。

“威廉在几楼诊治?”寒京墨收回视线,刀刻般俊美无双的脸恢复以往的冷漠。

“在7楼。”

“好,咱们走。”

寒京墨迈步,脚上的疼痛让他冷抽一口气,这女人还真狠。

威廉是寒氏集团首席珠宝设计师,因为年迈操劳过度住进了顺和医院,寒京墨今天来就是特意来看他的。

他进病房,威廉就说出了辞职的想法儿。

如今他的身体已经不允许再继续工作下去,想回自己国家颐养天年。

寒京墨同意他辞职,只是寒氏旗下的珠宝公司虽然有不少设计师,但是没有一样比的上威廉。

“威廉先生,您辞职,寒氏首席设计师的位置就会空下,您可有合适的人选。”

威廉眼光独到,他认识的著名设计很多,寒京墨想让他给自己介绍一位适合做寒氏首席设计师的人才。

“有倒是有,只是不知道她想不想做?”威廉思忖了下说。

“是谁?”寒京墨对威廉口中的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爱丽丝,我师弟的徒弟,我师弟一向清高而且为人精明,从来不轻易夸人,但是说到爱丽丝他总是赞口不绝,我见过小姑娘的作品,很有灵性,师弟说她是你们帝都人,或许会答应你的要求。”

“很好,多谢威廉先生,你可有她的联系方式?”

对于自己想要的东西,寒京墨向来有足够的自信能得到。

然而,威廉却摊了摊手:“没有,我师弟拿他徒弟宝贝的很,平时见都不让我见,不过回国后我可以找我师弟要要看。”

“那有劳威廉先生了。”

第5章 为了儿子要多挣钱

顾颜汐从医院出来上了计程车后给闺蜜乔晚榆打电话。

乔晚榆是顾颜汐在国外人认识的,两人性格差不多,所以很快成了好朋友。

她家之前开了一个小型的珠宝公司,之后被一家大公司收购,不过依旧是她在管理。

受她的邀请,她进了她的公司做设计师。

“颜汐,你刚才说什么啊,我没听明白。”

“没事儿啦,你刚才在手机里说大单?什么大单?”

“公司总部的大客户,她看上了你的设计作品,希望你能亲自为她设计一款手链,事成了会有很多奖金呦。”

“大客户?!多大的客户?”

“我也不清楚,上头没说清楚,总之你下午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就对了。”

“好,我会准备好的。”顾颜汐挂掉电话。

她现在最缺的就是钱,因为儿子马上到了上学的年纪,各方面都需要钱,她需要多挣些钱给儿子好的生活。

到出租屋,顾颜汐发现门锁有被撬过的痕迹。

赶紧进去家里被翻的乱七八糟的,家里除了设计稿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她收拾好房间,简单吃了点儿面包吃喝过感冒药后,定了闹钟开始睡觉。

下午一点,顾颜菲出现在寒京墨的办公室内。

如今她是娱乐圈红透半边天的影后,当然这其中多半的原因是因为寒京墨,他带给她很多好的资源。

今天顾颜菲穿了最新款的一字肩长裙,一头大波浪发披在身后妩媚而性感。

听到开门声,她抬头,寒京墨寒着脸松着领带走进来。

“京墨,没有满意的设计稿吗?”顾颜菲知道寒京墨刚才是和设计部开会上前体贴的问道。

“没有。”寒京墨坐到真皮的座椅上手捏着眉心说。

今天设计部交上来设计稿没一个他满意的,其实也不是没有,而是他寻求完美,有一点儿不满意他都不会要。

更何况作品是要打进欧洲市场的,就设计部交上来的,想打入欧洲市场门儿都没有。

顾颜菲眼睛转了转从包里拿出一份设计稿:“这个是我设计的,你看看怎么样?”

寒京墨从没听说过顾颜菲会设计,他并没抱太大希望,只是随意的垂眸一瞥,但是在看到设计稿后,他眼睛顿时亮了,不可否认他被设计稿吸引了。

这猛的一看是款欧式复古风格的手链,但是仔细看又能看到本国的风格。

这款巧妙就巧妙在两者完美的揉和在了一起。

这就是他想要的主打产品。

寒京墨再抬头看顾颜菲时眼中多了些赞许,他伸手将她揽入怀中:“什么时候学的设计?我怎么不知道?”

顾颜菲偎在寒京墨怀里羞赧笑:“从喜欢上你开始,我想做一个优秀的人,这样才能配的上你。”

“我很满意这个作品,刚才让你久等了。”他的声音低沉充满了魅惑,好听到让顾颜菲失了神儿。

她忙摇摇头:“没事儿,我愿意等你。”

寒京墨人帅多金,是帝都所有女人想嫁的男人,自见到他的第一眼起,她就喜欢上了他。

只要能和他在一起,不管做什么,她都心甘情愿。

第6章 调查她

顾颜菲双眼迷蒙望着寒京墨,胳膊搂住他的脖子仰头贴上去。

然而就在她要吻上寒京墨的时候。

寒京墨嗅到浓烈的香水味一把推开她,起身从兜里掏出烟朝着落地窗走去。

三年了,每当她想要接吻的时候,都会被他一把推开。

顾颜菲不解:“京墨怎么了?”

“没事儿,你走吧,我等下要忙。”

顾颜菲心有不甘,咬了下唇,乖巧说:“好,那你注意身体。”

寒京墨在听到关门声后,点燃手里的烟,猛吸一口。

三年前的晚上,他对顾颜菲是怎么都不够,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往后嗅到她身上的味道,就再没了感觉。

此刻,他满脑子里都是在电梯里嗅到的,那女人身上的香味。

他烦躁的扯扯领带转身准备工作,转身目光落在顾颜菲的香奈儿包上,感情走的时候忘了带。

他过去拿起包给助理韩书禹打电话,让他给顾颜菲送过去。

包的拉链拉了一半,通过缝隙他看到一张照片。

寒京墨将照片从里边儿抽出,韩书禹敲门进来的时候,他指尖夹着烟正拿着仔细看。

“寒总,顾小姐的包呢?”

寒京墨将手里的照片放在桌上:“你看这是谁?”

“这是顾小姐啊。”韩书禹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怎么总裁连自己的未婚妻都不认识了。

“你是说顾颜菲?”

韩书禹忙点头:“是。”

“她不是顾颜菲,颜菲这段时间没出过国,而且她下嘴唇没有痣,你去调查下顾家,顺便再调查下,上午和我同乘同一座电梯的女人。”

韩书禹往照片上仔细一瞧唇上还真有颗小小的痣,不认真瞧根本看不出来,他家总裁看的真是够仔细。

“好,那包还送吗?”

“送,不要让她知道我看到了这张照片。”

“好的总裁。”

顾颜汐下午两点多来到公司,乔晚榆看到她立马过去,望着她的眼里带着不可思议。

“颜汐如果不是你告诉我父母伤亡,无兄弟姐妹,我肯定会认为里边儿那个是你的姐妹。”

“为什么这样说?”顾颜汐笑问。

“因为你俩长的很像,而且名字也差不多。”

顾颜汐心里咯噔一下:“她名字是不是叫顾颜菲?”

乔晚榆一脸惊奇:“你怎么知道?是不是提前做过功课了?快进去,她可是大明星别让她等急了。”

乔晚榆把顾颜汐推到会客室门口。

顾颜汐深呼吸,三年了,她想过无数种和顾颜菲见面的场景,唯独没想到会是以设计师见客户的身份。

敲响玻璃门,听到顾颜菲允许的声音,她推门进去。

顾颜菲昨天选手链设计稿的时候,看到了顾颜汐的名字。

开始以为是重名,调出照片后,她傻眼了,不过长的相似的人很多,为了证明到底是不是她,今天上午还让人撬了她家的锁,她给寒京墨的那份设计稿就是从她出租房里得来的。

在看到顾颜汐穿着职业装进来后,她眸子蓦然瞠大:“你……你到底是谁?”

到现在她都不能接受顾颜汐没死的事实。

顾颜汐拿着设计稿坦然在顾颜菲对面坐下:“顾小姐你好,我是顾颜汐,您选定的设计师。”

第7章 阴暗的顾家

“你爸爸叫什么?”

顾颜菲认真望着顾颜汐问,希望她不要说自己的爸爸叫顾元祥,叫什么名字都行,只要不叫这个就可以。

“妹妹,你又何必明知故问呢?”顾颜汐脸上扬起得体的笑回答。

她回国就没打算隐姓埋名的生活。

三年前她被舅妈救下死里逃生,那时候她一无所有不能和顾家人抗衡。

现在她不再是以前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所以要让这些害她和妈妈的人付出代价。

顾颜菲的眼睛比之前变的更大了:“真的是你?你不是死了吗?”

“抱歉让你失望了,我没死相反还活活的好好的。”

“顾颜汐,好很好,你回来真的不是明智的选择。”顾颜菲攥起拳头,长长的美甲插进肉里也没感觉到半分的疼痛。

“谁知道呢?我只知道很多话不能说的太满。”顾颜汐挑挑眉,打开设计稿:“顾小姐您是喜欢上了这款手链对吗?”

“我现在不喜欢了,顾设计师是从国外深造回来的,我相信你能设计出一款更漂亮的对吗?”

顾颜菲是有意为难自己,这公司对乔晚榆很重要,不能因为自己和她有恩怨连累整个公司。

“客户是上帝,当然可以。”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弄好设计图拿给我看。”

顾颜菲优雅拿起包包起身,顾颜汐站起来送她。

公司的人望着两个长的差不多人一同从会客室出来,惊的嘴巴张成了O型。

前两天,顾颜汐来上班的时候,他们就感觉她长的挺漂亮,像某位明星,现在看来是像顾颜菲。

之前没认出来,是因为顾颜汐素面朝天,而顾颜菲出现在众人面前都是化了妆的,这样两人的相貌就拉开了距离。

此时,她们站在一起,才看出来竟像一个模子刻出来一般的,只不过顾颜汐的皮肤较好,而胸围也大些。

顾颜菲是影后,她出去,助理保镖立马就围上来,将顾颜汐和乔晚榆挤到了旁边儿。

人走后,乔晚榆带顾颜汐去她的办公室。

“我看顾颜菲出来的时候对你态度不错,谈的是不是很顺利?”

顾颜汐撇撇嘴:“她让我重新设计。”

“不是吧,你俩谈话的时候我问了她助理,反馈的消息挺好啊。”

“晚榆,顾颜菲是我同胞妹妹。”

“什么?!”乔晚榆大惊:“你不是无父无母?怎么蹦跶出一个影后妹妹来?”

“我五岁的时候妈妈和爸爸离婚了,爸爸要的妹妹颜菲,而妈妈要的我,爸爸和妈妈离婚后,没给过一分钱,你说这爸爸有和没有没差吧,后来妈妈被颜菲害死了,你说她能算我的妹妹吗?”

乔晚榆听完,啧啧的摇摇头:“没想到啊,光鲜亮丽的顾家竟然还有这样阴暗的一面。”

“晚榆,我告诉你这些,是因为我和颜菲不和,她会为难我为难公司,你要不要考虑下……”

乔晚榆抱歉的握住顾颜汐的手:“打住,咱们是好闺蜜,就算公司不要,我也不能让你去外边儿受尽冷风吹啊,早知道你和顾颜菲有这层关系,我就不把你的作品一同送上去了。”

第8章 顾颜菲做的好事儿

顾颜汐笑笑:“没事儿,从我打算回帝都的时候我就想到会和顾家人见面,所以就算躲过了这次,还会有下次,下下次,所以无所谓啦。

“嗯,这次已经没办法儿改变,等让顾颜菲满意了,我以后给你安排别的客户。”

“多谢老板大人。”顾颜汐抱住乔晚榆的脸吧唧亲了一口。

乔晚榆故作嫌弃擦擦脸:“弄我一脸的口水恶不恶心?”

“我还亲了一嘴的毒粉呢。”顾颜汐吐吐舌头,向乔晚榆挥爪:“不和你贫了,我去办公室设计东西,拜拜。”

傍晚,韩书禹拿着一打资料进了寒京墨办公室。

“寒总,这是查到的资料,她叫顾颜汐,是颜菲小姐双胞胎姐姐,早上在医院遇到的那个女人也是顾颜汐。”韩书禹说完把文件放在办公桌上。

“好我知道了。”寒京墨声音淡淡,继续敲击着键盘给一位重要客户回复邮件。

韩书禹见此放轻脚步退出去,离开的同时还不忘将门关上。

将邮件点击了发送,寒京墨视线落到文件上,长臂一伸拿过打开。

顾颜汐22岁,顾元祥和前妻宁静所生。

宁静因与他人有染,被捉奸在床,顾元祥和她离婚,宁静净身出户,孩子一人抚养一个。

顾颜汐因为缺少教养,喝酒泡吧寻衅滋事,高中的时候更是因为和男人同居堕胎被多次劝退。

三年前,宁静心脏病复发,因为母女俩好吃懒做,住院都成了问题。

顾元祥原本不想管,但还是念及旧情拿出三十万给她看病。

病好后,两人从此离开帝都。

前几天顾颜汐回来,顾颜菲看她可怜将她安排进了GL珠宝公司。

寒京墨看完后面色冷肃将文件折叠撕成两半丢进垃圾桶。

晚上,顾颜菲刚回到家林舒雅就神情凝重的把她拉到卧房。

“颜菲,寒京墨调查顾颜汐了。”

“什么?!妈妈我今天去GL见了顾颜汐,她真的没死了,寒京墨突然调查肯定是因为见过顾颜汐。”

“这怎么办?万一被他查出来当年和他在一起的人不是我,我就死定了。”顾颜菲握着林舒雅的手急的哭起来。

林舒雅拍拍顾颜菲的手:“淡定,颜菲你现在是影后,可不能遇到点儿事就这么急躁。”

“我不想失去京墨,我爱他,没有他我会死的。”

“你放心,事情我处理好了,三年前的事儿始终在我心里悬着,就怕寒京墨会调查,所以让人一直暗地里盯着他,他得到的资料是我早就准备好的,所以,你放心。”

“谢谢妈,还是你对我最好。”顾颜菲顿时一颗悬着的心落了地,她笑着靠在林舒雅肩膀上。

突然,砰的一声响,卧房的门被人从外边儿大力踹开。

顾颜菲和林舒雅同时惊愕抬头,顾元祥手里拿着厚厚的报纸一脸阴鸷走进来。

“元祥是出什么事儿了吗?”林舒雅起来边往顾元祥走边问。

“你靠边儿去,和你没关系,顾颜菲看看你做的好事儿。”顾元祥将手里的东西大力扔向顾颜菲。

传闻帝都四大名门之一的寒氏集团总裁寒京墨不喜女色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80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