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腹黑,冷血,杀伐果断的厉氏总裁不近女色,不愿意被女人靠近

都说腹黑,冷血,杀伐果断的厉氏总裁不近女色,不愿意被女人靠近

第1章 冤家路窄

“夏子星,你是我的,别想跑!”

化身为恶魔的某男在身后猛追,夏子星逃得气喘吁吁,一个踏空醒来,竟然只是一场恶梦。

但这梦也太可怕了吧!

夏子星坐在床上,喘着粗气,仿佛还身临其境般。

还好只是梦。

就在这时,房门被人推开,一个小小的身躯叫嚷着“妈咪”朝她扑来。

夏子星张开双臂紧紧搂住了扑来的小身影,并亲吻她的发顶道:

“早安,我的小月月。”

“早安,妈咪。

哥哥已经做好了早餐,等我们出去吃呢。”

就在这时,一个酷帅的小正太,顶着清爽的短发,出现在门口,一脸酷到没朋友,还故意压低的嗓音道:

“吃饭了。”

“臭小子,就不能加个称谓吗?好歹我是你妈诶。”

然而小男孩儿只是翻了一个你很无聊的白眼儿,就转身出了门。

夏子星刚想发作,一只胖胖的,温柔的小手抚上她的额角,且声音软糯道:

“妈咪别生气,生气会长皱纹哦,那样就不美了。”

被小姑娘这样一说,再加上她如黑色水晶葡萄般的眼睛看着自己,真是让人又爱又怜。

“唉哟,有这个小可爱,小机灵鬼,妈咪怎么会生气呢?”

就是这样,夏子星在五年前未婚先孕,生下了一对龙凤胎。

哥哥臭屁,妹妹软萌,一个把她照顾得很好,另一个就是暖心小棉袄。

因为有了这两个孩子,夏子星觉得人生也圆满了。

就算是人生跌到了谷底,她也甘之如饴。

这次回来,一是为了让孩子在国内入学,二也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抱负。

她绝不会躲在国外一辈子。

她要勇敢地面对一切,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厉氏总裁办公室,一份简历从天而降,由快递公司送到了办公桌上。

如今还用快递这种方式投简历的可不多。

更何况,厉占霆从来不会在办公室里收私人快递。

但这封快递来路有些蹊跷,让他不得不收。

打开快递,首先掉出来的,是一张七寸彩色照片。

看到照片中女子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模样,竟然让男人的思绪回到了五年前那个混乱的夜。

那一夜,有一个女人主动爬上了他的床,两个人有了最亲密的关系。

如今这份简历是想要来跟他讨要五年的代价吗?

没门儿!

手上的力道渐渐收紧,几乎要将那张照片揉碎。

厉占霆几乎第一时间就要把那快递扔到垃圾桶里。

这时,助理威廉走了进来,把一份设计师名单放到了他的面前:

“总裁,这里是今年回国的几名颇有成就的珠宝设计师。

如果我们盛世要想有更大的发展,估计得从这里面选人。”

“这件事情你来做就好。”

“是,莎丽姐说,那个叫茱丽的女人是最有潜力的,要不要见一见?”

“为什么要见她?”

厉占霆黑眸微睁,寒光逼人。

他本就是大公司的总裁,让他亲自接见一个小小的设计师,说不过去。

威廉便道:“那我让人先行离开。”

“等等。”

第2章 谁是你大哥

既然人已经来了,他倒要看看,这个从国外来的设计师究竟有多高的水平。

难道还有人能超越当初他姐姐的水平?

厉占霆坐回办公桌后,一张精致绝伦五官上,是淡淡的表情:

“把人叫进来吧。”

助理威廉答应一声,就出去叫人了。

此时站在办公室外的夏子星是忐忑不安的。

为了这次盛世珠宝公司的面试,她做了充分的准备。

手上的文件包里,全是她近几年的获奖作品。

从入行以来,夏子星就表现出了极高的设计天赋,对珠宝的天生敏感,让她抓住了宝石们的灵魂,通过极高的设计天赋,设计出令大师们都叹服的珠宝首饰,让她的身家一涨再涨。

如果不是为了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她不会放下在国外的优厚待遇,回到国内。

她一直记得母亲临死的遗愿,那就是重塑当年外公创下的辉煌。

曾经的玉家,可是鼎鼎有名的珠宝世家呢。

如今哪里还听得到有关玉家的传说呢?

一切都是夏正刚搞的鬼!

她和他们誓不两立!

就在这时,有人点到她的名字:“夏子星,我们总裁要见你。”

总裁?

是霸道总裁吗?

还是凸头凸肚的总裁?

夏子星脑补了一下两个类型的总裁形象,忍不住要笑了。

但她很快严肃了表情,跟着威廉走进了厉占霆的办公室。

“总裁,我把夏小姐带来了。”

四目相对,电光火石,夏子星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恶梦就活生生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怎么可能?怎么会?”

女人将手指全数塞到嘴里,一副吃惊到不行的表情。

实在是太夸张了!

昨天晚上才梦到恶魔,恶魔今天就出现了。

不不不,她才不要被恶魔缠上。

“那什么?今天出门忘了看黄历,看来今天不宜出行。

我走一步先。”

夏子星转身欲走,但厉占霆却也开了口:

“站住!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夏子星如被当头棒喝,忍不住回头道:

“大哥,我要是不走,等着你请客喝茶吗?”

一旁的威廉看得一头雾水。

厉占霆更是火冒三丈。

不知死活的女人!

“放肆!这里岂是你随便撒野的地方?”

“所以我说要离开啊,你又不让。

你到底想干嘛嘛?”

厉占霆从办公桌后站了起来,长身玉立,浑身散发出如地狱恶魔一般的可怕气质来。

夏子星内心是瑟瑟发抖的。

但是一想到自己的宏伟报负,她就告诉自己,不能抖,千万不要抖。

随即认怂道:“大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刚刚不该那样说话的。”

今天绝对是不宜出行的大日子。

“谁是你大哥?”

“那小弟?”

“夏子星!”

厉占霆出离愤怒了。

这个女人实在太没有正形。

如果可以,他真想把她直接扫地出门。

但是现在不行。

他倒要问问,五年前,她为什么要算计他?

五年后又为什么要寄那么一封奇怪的快递给他?

总之,这个女人身上有很多的疑点,他必须得问清楚。

第3章 受到威胁

“你出去!”

“好!”

女人答得干脆,立即转身要走。

然而,厉占霆却是像幽灵一般飘了过来,拦住她的路道:

“我让你走了吗?”

“你刚刚不是说让我出去吗?”

男人面无表情地指了指威廉,示意他出去。

威廉应一声,便乖乖走了出去。

屋内就只剩下夏子星和厉占霆。

五年前的冤家,今天真是讨债上门了。

夏子星今天着淡蓝色的套裙,内搭是白色的,一副清新小白花的样子。

但厉占霆可是记得,她在他的床上是怎样的千娇百媚。

虽然已过去了五年,可当年的情形却是一清二楚。

今天穿的这样清新淡雅,又是装给谁看呢?

男人目光不断在女人的身上打量,明明就是不怀好意,竟然看不出丝毫猥琐。

这或许正是取决于他的长相。

谁叫他长得那叫一个帅气逼人,令无数小姑娘为之惊叹。

夏子星不是花痴,可也算是爱美之心人皆有知。

如今被男人一双漂亮的黑眸紧紧盯着,无端心里直发毛。

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夏子星大声道:

“你到底想干嘛?不会是想潜我吧?

我告诉你,我夏子星可是有原则的,绝不妥协。

别以为离了这家公司,我就找不到工作。”

“你叫茱丽?”

“对,有什么问题吗?”

男人突然问出这个名字,让夏子星毫无防备。

“五年前,你可不叫这个名字,什么时候改了名?

就为了迷惑我?进我们的公司?

夏子星,你可真是处心积虑!”

“我叫这个名字,是因为我一直在国外,做设计师一直就是这个名字。

而且我从来就没有改我叫夏子星这个名字。

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再说了,是你们让我来公司面试的,我怎么知道这公司的老总是你?”

“你不知道?”

厉占霆觉得女人撒谎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他把办公桌上的那份简历扔到了她的面前,掷地有声道:

“那这是什么?”

夏子星顺着他的手看向那份简历,还有那几乎揉得很皱的七寸彩照。

那可是她大学毕业时的学位照。

她还穿着学位服呢。

是谁把这照片寄给男人的?

夏子星一副完全不知情,十分吃惊的样子,在厉占霆看来,完全就是在装。

“装吧,夏子星,我们来说说看,五年前你究竟意欲何为?

想让我来帮你们夏家的公司度过难关?

你们可真是好计谋。

如今你到我们公司来做珠宝设计师。

不会还想故伎重施?

夏子星,你不会以为我会娶一个像你一样心机深沉,心如蛇蝎的女人吧?”

听了他的话,夏子星原本还在惊诧的表情渐渐放缓,继而冷笑道:

“你可真是有透视眼呢。

连我是个什么样的女人都看得一清二楚。

没错,我就是那个心机深沉,心如蛇蝎的女人。

所以,你可千万千万不要让我在你们的公司里上班。

否则我一定会把这里搅得天翻地覆,让你不得安生。”

然而下一秒,夏子星的领口就被男人给重重封住了。

第4章 仇人相见

他的眼眸充满了厌恶与轻蔑,冷冷的气息喷洒在女人的脖子处,激起一阵鸡皮疙瘩。

“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放过你吗?

你错了,夏子星,在没有弄清楚你的真正目的以前,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从明天开始,你就到设计部正式报到,听到了吗?

如果你敢逃,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夏子星果然被他可怕的语气吓到了。

她一个人死不足惜。

但她现在很惜命,还有两个孩子是她的生命全部。

她不能不顾这两个孩子。

所以再难忍,也要忍。

百忍成金!

“好,我答应你,我会好好在你这儿上班的,不会让你失望。”

领口被人放开,又可以大口大口呼吸了,夏子星庆幸,男人没有杀了她。

或许在厉占霆的心里,她就是死也不足惜。

夏子星被赶出了办公室。

在回去的路上也是失魂落魄的。

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她的学位照会在男人的手上。

似乎还有一份简历同时出现在他的桌上。

谁干的?

电梯门打开,夏子星失魂落魄走出时,却和两个人堪堪遇上了。

“哟,这是谁啊?这不是我们夏家的大小姐吗?

怎么会在这儿遇到呢?”

一听这阴阳怪气的声音,夏子星本能的皱眉。

看到来人那浓妆艳抹的脸,比真实年龄几乎大了十岁,夏子星忍不住道:

“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啊。”

对面的一男一女,男的西服领带,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样,正是五年前夏子星的未婚夫,顾宇诚。

至于刚刚说话的浓妆女子,则是夏子星同父异母的妹妹,夏语星。

以前夏语星还会装出小白花的样子,跟夏子星说话客客气气的。

如今和顾宇诚在一起之后,夏语星连装都懒得装了,说话夹枪带棒,难听得要命!

倒是顾宇诚,如今看到夏子星竟然比五年前还出落的水灵漂亮,和夏语星完全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心里有淡淡的悔意。

当初夏子星不肯跟他做羞羞的事情,而夏语星又主动送上门来。

他一时头脑发热,所以两个人就滚了床单。

结果没想到就被他的未婚妻夏子星给撞了个正着。

夏子星当时就扇了两个人一人两巴掌,然后跑走了。

再后来,不知道是出于报复还是别的,夏子星竟然在夏家开派对的时候,和厉家的大少爷厉占霆有了肌肤之亲。

当时顾宇诚还觉得大松了口气,觉得两个人都背叛了对方一次,其实还是可以在一起的。

没想到夏子星的父亲却觉得她丢人现眼,把她直接扫地出门。

那天晚上下着瓢泼大雨,夏子星只着一条单薄的裙子,就被赶出了门。

她在雨里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直到被雨淋晕过去,才被人送进了医院。

再后来就没了她的消息。

如今她再出现在两个人的面前,顾宇诚竟然觉得,这是一个机会。

男人上前向她询问近况:

“子星,五年不见,你现在过得还好吗?”

“我很好,不需要你的关心,你还是想想,怎么哄哄你的未婚妻吧。”

第5章 别上她的当

自从顾宇诚和夏语星在一起后,夏语星的母亲,也就是夏子星的继母,可是巴不得两个人早点儿完婚呢。

如今五年过去了,顾宇诚却还是以条件不够成熟为由,拒绝和夏语星结婚。

或许他还心存侥幸,认为夏子星会离开自己,只是一时赌气。

“子星,你回来就好了,有机会我们再多聚聚啊。”

这时,一旁的夏语星却是打翻了醋坛子,一下拉住顾宇诚道:

“宇诚,你可别忘记了,你现在是我的未婚夫。

而这个女人,有可能还跟厉家的大少爷牵扯不清呢。”

就在这时,一旁出现一道声音,透着冰冷:

“怎么还没走?”

夏子星和这对男女同时回头,就见厉占霆站在他们的面前。

那通身的贵族气派,眉宇间的冷清,真真是要逼死人。

和厉占霆一比,顾宇诚自然在气势上就矮了一截。

夏语星也在暗暗吃惊,后悔当年把药下在这两个人身上,便宜了夏子星。

当初如果是她跟这个男人滚了床单,情况是不是就不一样了。

所以不要脸的人,想法也是极其不要脸的。

厉占霆一步步走过来,目光只是看着夏子星这个女人。

至于另外两个人,完全就是忽略不计的。

在他看来,夏子星还没离开,一定是想赖着不走。

“就这么想留在我们公司?”

夏子星真是觉得,这个男人的突然出现,本以为是救星呢,原来是来添堵的。

“大哥,你会不会说话啊?没看到我被渣男贱女围攻啊?”

当着厉占霆的面,被夏子星称为渣男贱女的两个人,简直肺都要气炸了。

尤其是夏语星,自从夏子星离开后,她可就是荣升为夏家的大小姐。

什么时候被人这么骂过。

夏语星指着夏子星鼻子就破口大骂:

“夏子星,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

五年前就很不要脸的主动爬男人的床,好意思在这儿装清高吗?”

“我可没装什么清高。

不过五年前,被我抓奸在床的,好像也是你们两个吧?

你可别忘记了,你旁边这个男人,以前可是我的未婚夫。”

两个女人互相揭短,而她们上过床的对象就在她们旁边。

顾宇诚也就算了,厉占霆哪里能忍受被人当众这样调侃。

他马上大吼道:

“够了!你们给我立刻马上消失,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厉占霆是什么人?

这整个江市都要对他俯首称臣的,厉家为整个城市的建设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所以不管是什么样的大人物,都对厉家尊重有加。

敢这么调侃他的人恐怕还没生出来。

得罪了他,也就别想在江市过活了。

所以顾宇诚和夏语星简直诚惶诚惶。

夏语星更是贱贱地上前,想要解释一番:

“厉总,我们不是说你,我们主要就是觉得,这个女人心机太深,你可别上她的当。”

然而,厉占霆却是看夏语星如同看垃圾一般嫌恶,十分不客气道:

“你是谁?为什么在我们公司门口喧哗?”

第6章 不是省油的灯

还有什么比对方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更伤人的呢?

夏语星原以为,厉占霆好歹还到过夏家做客,怎么会连她这个夏家的大小姐都不知道呢?

她刚想要做自我介绍,顾宇诚却是上前对厉占霆行礼道:

“厉总,我是宇诚投资公司的,这次来主要是想跟你谈谈生意上的合作。

这还没到您的办公室,就在这儿遇上了,可真是巧啊。”

“你又是谁?我为什么要跟你做生意?”

一句话,再加上那藐视的眼神,连一旁的夏子星都要拍案叫绝了。

厉大少,你这么会说话,我佩服你!

“哇,大哥,你刚刚的说话真的好棒!”

还没来得及离开的夏子星忍不住赞叹道。

然而厉占霆只是给了她一个凉凉的眼神,性,感的薄唇轻吐:

“还不走?”

威胁意味甚浓。

“就走,就走。

两位,那就拜拜咯。”

夏子星投给他们一个贱贱的表情,踏着傲然的大步离开。

相信厉占霆是不可能给这两位好脸色的。

这样她就放心啦。

果然,夏子星一走,厉占霆也上了他的专座豪车,完全不把顾宇诚和夏语星当回事儿。

等他一走,两个人站在那儿,完全就是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

顾宇诚有些不甘心道:

“怎么办?如果厉家不愿意和我们谈合作,那我们怎么完成下个月的融资计划?

没钱怎么做生意?”

“你问我,我问谁去?

宇诚,你该不会觉得,那个女人可以帮我们吧?”

顾宇诚的眼睛可是一直望着夏子星离去的方向。

他的心里的确是这么想的。

刚刚厉占霆虽然把夏子星给喝退了。

但两个人的关系一定非同一般。

豪华专车上,厉占霆接到了某女的电话:

“亲爱的小霆霆,有没有想我啊?”

“好好说话。”

“一点儿也不幽默,你是怎么当厉氏的总裁的?”

对面的女声听起来娇软可爱,还有一点儿御姐的气势。

没错,她就是厉占霆家爱脱线的大姐厉爱星。

厉爱星今年已经三十岁了,但本人长得如花似玉。

如果她不说,没人以为她有三十岁,倒像是十八九岁的大姑娘。

厉家的大小姐别的本事没有,喜欢冒充自己亲弟弟的女朋友是真。

刚刚说话的时候,她就装出一副很伤心的样子道:

“你是不是不要人家了,不喜欢人家了?

一定是有了新欢。

别让我找到那个女人,否则我一定要她好看!”

厉爱星啰啰嗦嗦,厉占霆却是语气不耐道:

“找我有事儿?”

“没事儿就不能找你。”

“那我挂电话了。”

“喂,别那么无情嘛。

听说有一个在国外很有名的珠宝设计师去你们公司了?

你有没有把人留下啊?

我打算有机会找这位珠宝设计师切磋一下啊。”

一提到珠宝设计师,厉占霆的脑海中自动出现了夏子星的脸。

那个女人如果要跟他大姐比耍贱,那倒真是有得一比呢。

至于比珠宝设计的能力,不知道谁更技高一筹。

不过在厉占霆看来,夏子星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第7章 让他道歉

所以,他不想让自己的亲姐跟她有太多的接触。

“厉爱星,你可是LDM设计学院毕业的高材生,竟然愿意跟区区一个小设计师比试?”

“喂,说话别这么抬高自己,贬低别人。

我听说那位叫茱丽的设计师,可是毕业爱丁堡艺术学院,不比我们学院差好吗?”

“是又怎么样?人品差的人,叫人瞧不上。”

“人品差?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总之你们还是不见的好。”

厉占霆不想跟厉爱星多扯,但主动挂了电话。

可以想见,对面的女人会气得跳脚吧。

但厉占霆才懒得管他。

豪车停在了一家高级餐厅的门口,厉占霆打算下车去用餐。

他一直是一个人用餐,一个人回家,一个人习惯了做很多事情。

甚至没有朋友也觉得没什么不妥。

身为厉家的继承人。

拥有庞大的家产,需要管理的家族企业。

至于朋友什么的,实在是比金钱还要奢侈。

自从小时候发生那件事之后,他就再也不相信任何一个所谓的朋友了。

下车后,厉占霆刚要跨上餐厅的台阶,斜刺里却跑出来一个孩子。

那孩子从他身边一下跑过,快到让人抓不住。

厉占霆差点儿被那孩子撞着。

待他还没来得及回神,又有一个头顶上扎蝴蝶结,头发有些弯曲的小女孩儿追了过来,嘴里大喊道:

“夏阳,你给我站住!”

而这一回,小姑娘直接撞在了厉占霆的腿上,直接给弹坐到了地上。

厉占霆一九零的身高,小姑娘大概不到一米一。

就这么被大人给撞倒了,且对方还一脸冷漠地看着自己。

厉占霆几乎不假思索地打算继续往前,根本没打算把孩子给拉起来。

而夏月在这时大声地哭了起来。

夏阳见自己的双胞胎妹妹被人撞了,那人却连拉也不拉她一把,就这么走了,一时义愤填膺。

他冲到了厉占霆的前面,伸出瘦瘦小小的胳膊,拦住男人。

一双清清亮亮的眸子盯着男人道:

“快给她道歉!”

厉占霆微微吃惊。

通常没人敢这么跟他说话,更何况眼前的还是一个小孩子。

厉占霆不予理睬,便要绕过夏阳离开。

但男孩儿却倔强地再次拦住他道:

“你一个大人,撞了小孩子,连扶她一把都做不到吗?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冷漠?”

厉占霆这才低头看着眼前的小不点儿,对身后的威廉道:

“给他们些钱。”

那意思就是在打发叫花子了。

夏阳立刻大声道:

“谁要你的钱?快给她道歉。”

一副不道歉,就不让他离开的架势。

但厉占霆可没心情跟小孩子道歉,只对威廉道:

“听不到我说话吗?”

“我再说一遍,不是钱不钱的问题。

如果你不道歉,我就会跟媒体记者讲,厉氏的总裁撞了小孩子,都不跟小孩子道歉的。”

“你知道我是谁?”

男人一双厉眸射出精光看向小男孩儿,那样子仿佛要吃人。

然而,夏阳只是指了指橱窗内一本精英媒体杂志,指着那封面道:

“你的身份不是满大街的人都知道吗?”

第8章 吃了熊心豹子胆

原来那本封面杂志上的商界精英头像正是他。

堪比男明星一般的长相,深邃的眼眸,立体的五官,还有高贵不可亵渎的气质,果然是与众不同。

难怪连小孩子也认识他。

厉占霆卸下了防备,但还是觉得小孩子是有备而来。

“既然认识我,还敢往我身上撞,不要命了!”

男人的恐吓一点儿用也没用,夏阳只是跑到夏月的身边,把她扶起来,替她拍了拍身上的灰,然后斜睨着厉占霆对小姑娘道:

“我们别理他!他就是个冷血狂魔。”

被小孩子下了这么个结论,厉占霆简直想要发飚。

可对方只是不认识的小孩子,还不值得他发那么大的火。

就这样,夏阳带着夏月离开,厉占霆却还在那儿气到不行。

到底是哪家生的可恶小孩儿?简直就是讨打。

等到两个小孩子跑到拐角处,让厉占霆看不见时,小姑娘才一脸失望道:

“大哥,这个爹地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好。

我摔倒了,他都不扶我。”

“因为他不知道你是他的女儿啊。

如果知道,就会扶的。”

“才不是这样呢,有爱心的大人,一般看到小孩子摔倒,都会扶的。

大哥,你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吧?

这个爹地根本就是个冷血动物嘛。”

夏月十分抱怨道,小脸儿皱得紧紧的,似乎很不喜欢厉占霆。

没错,他们俩就是夏子星五年前和厉占霆春风一度生的龙凤胎。

大哥是夏阳,小妹是夏月。

两个小孩儿会出现在这儿,完全就是夏阳的主意。

因为他们想来看看自己的亲爹是什么样儿的。

夏月是个乖萌宝宝,一切行为都是正常小孩子。

但夏阳就不一样了,他可是继承了父母的优良基因,是个天才型的宝宝。

从开始说话就学会了认字,接着就开始玩各类数码产品,手机,平板和电脑,他都玩得很溜。

还早出了早些年的那些陈年旧闻,查找到了他们的母亲曾经和豪门厉氏的大少爷有过春风一度。

这或许就是他们俩的来历。

得知自己的亲爹是厉占霆,可却没办法让他承认是他们的爹。

这让夏阳愁坏了。

让夏子星那个设计天赋满分,情商却有些欠缺的迷糊蛋主动承认孩子就是厉占霆,可能真要等到天荒地老。

可如果不认这个爹,两个孩子也不甘心。

他们不想再成为父不详的野孩子了。

也就是说,他们想认祖归宗,让厉占霆承认是他们的爹地。

“不如我们直接去找他吧,跟他摊牌。”

“算了,他这么冷漠,一定不肯认的。

就算是知道我们是他的孩子,如果他不想要,也不会承认的。”

夏阳可是比夏月冷静了许多。

“那怎么办?难道我们就不能认回自己的爸爸了吗?”

“容我再想想办法。”

两个小孩子垂头丧气回家的时候,迎接他们的却是夏子星那可怕到极点的眼神,还有她手上的那根专门用来教训他们的棍子。

“说,是谁出的主意,敢从去幼儿园的路上溜掉,你们可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都说腹黑,冷血,杀伐果断的厉氏总裁不近女色,不愿意被女人靠近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834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