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闻,烈阳国公主除了美貌一无是处,欺男霸女骄纵蛮横

听闻,烈阳国公主除了美貌一无是处,欺男霸女骄纵蛮横

第1章 你的底气是什么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不好了,驸马爷要休了你!”彩月慌慌张张的跑到沐云初的寝殿,气喘吁吁地:“驸马现在就在皇上的御书房里,公主快去看看吧!”

华丽的宫殿中,沐云初穿着一身色彩鲜艳的华服站在铜镜前发呆,彩月的声音拉回她的心神,沉默片刻她才开口:“你先出去。”

彩月这才注意到公主好像有点奇怪。

公主爱驸马爱的入骨,明知道驸马不喜欢她也不惜动用权利强迫驸马娶她,若是平时听见驸马要休了她,怕是已经着急的无法淡定,可此刻竟然站在铜镜前一动不动。

“公主,您怎么了?驸马这次铁了心要休了您,不惜以死逼迫皇上,您……”若是再不过去,可能就真的被休了。

彩月话还没有说完,沐云初声音骤然凌厉:“出去!”

彩月吓的不敢再言,赶紧退了下去。

站在铜镜前,沐云初深吸口气平复内心的波澜。

她竟然重生了!

她的驸马方天成是丞相独子,文采出众温文尔雅,被誉为京都第一美男。

第一次看见他,沐云初就喜欢上他,及笄之后不顾他是不是有指腹为婚的未婚妻,强迫方天成娶她为妻。

她以为日子久了方天成总会喜欢上她,可不管她怎么自降身份讨好他,他心里只有他指腹为婚的苏凝雪。

最终,他不满父皇对她的纵容,选择了谋反……

漫天火光中,方天成一剑刺入她胸膛时的狰狞厌恶历历在目,但最让沐云初刻骨铭心的是父皇抱着她尸体时的声嘶力竭。

因为自己的任性,她差点毁了父皇的江山!

房门蓦然打开,彩月着急的迎了上去,可又不敢靠的太近:“公主……”

她总觉得此时的公主,身上有股很凌厉的气势。

沐云初看向这个跟自己相差无几的丫头,眼神柔和了几分。彩月虽然是方妃为她安排的玩伴,可自幼一起长大,彩月心中也是亲近她的。

但前世,她却因为苏凝雪的挑拨,将彩月随便找个男人嫁了。等她知道苏凝雪花钱让那男人折磨死彩月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

御书房中,沐云初还没走近就听见父皇的雷霆怒火。

“方天成,你别不知好歹!朕的女儿金枝玉叶愿意下嫁给你,是你们方家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方天成的态度坚决:“微臣福薄受不起公主的厚爱,还请皇上成全!”

沐云初站在御书房外都能听见方天成磕头的咚咚声,这男人是当真不待见她的很呀。

轻叹口气,沐云初心中酸涩无比。她对谁都有愧,但唯独对方天成问心无愧。

前世,为了求他不要休她,她同意他将苏凝雪纳进门。

为了迎合他,她学琴棋书画,学下厨。她像是个奴婢一般去照顾他的生活,他却因为苏凝雪哭诉两句就对她大发雷霆。

当今皇上捧在手中的掌上明珠,在他面前卑微的像一条狗,他竟还觉得皇家对不起他。

沐云初推门进入:“驸马这么急切想休了本公主,是因为本公主推苏凝雪下水么?”

书房中的两人同时朝沐云初看过去。

皇上赶紧收了怒火起身:“云初。”

对这个女儿他也是无奈,在他看来自己的小公主又漂亮又懂事,犯不着去方天成身边做丫鬟,可偏生女儿愿意,可叫他头痛的紧。

方天成料到沐云初会过来,对这个精心伺候了自己一年的妻子,眼里满是冷漠;“公主既然知道,微臣请您成全!”

若是以前的沐云初看见方天成这么冷漠的眼神,不知道得多心痛。但现在她对这个男人已经彻底死心了。

她看都没有看方天成一眼,此刻她的眼里只有自己这位父亲。

如今的皇上还不到四十,英挺的模样还可看见他年轻时风靡万千少女的英俊,即便上了年纪也是一位帅大叔。

父皇治国很精明,烈阳国也是他年少时沙场征战守护下来的,本是位杀伐果断的帝王,却唯独对她纵千依百顺,害的他辉煌的名声多了一抹养女不教的污点。

沐云初满心都是愧疚:“父皇,我没有推苏凝雪下水,那女人自己跳下去陷害女儿。”

一听这话,皇上心中真是百感交集。

自从女儿嫁入丞相府这一年,受的任何委屈都不跟他说,每当他问起她都说夫妻感情极好,丞相府上下对她极好。

他明知女儿受人眼色,却不好发作。

感受到女儿对她的依赖,皇上又是欢喜又是心疼,同时又有股怒火:“好个苏氏之女,耍心机竟然耍到当今公主头上了!”

“皇上明鉴,凝雪绝对不是公主说的那种人!”方天成着急的护着他的心肝宝贝,冷着脸呵斥沐云初;“沐云初,你怎么这么歹毒!凝雪根本不会游泳,难道她要用她的生命来陷害你吗?我还以为这一年你真的改变,没想到一切都是在我面前做戏!现在凝雪还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你到底有没有点良心!”

良心?

她尽心竭力的照顾了他一年,每日去婆婆面前请安问好,半点不敢端公主的架子。就因为苏凝雪轻飘飘的一个陷害,他把她之前所有的努力和付出全部否定,竟然还问她有没有良心?

“方天成,你以为你冲着我嚷嚷的底气是什么?你以为你是多高尚,多不畏强权吗?本公主告诉你,你的底气是仗着我爱你!不管你怎么以下犯上,你知道本公主会护着你!”

沐云初眼里满是心痛,不是因为方天成,而是因为她的父皇。

就如同她任性的底气,不也是仗着父皇对她宠爱?可是她从前,从来不知道感恩。

方天成愣住,看着眼前女子眼中的伤痛,他的心口仿佛被什么东西刺了一般。

这个公主刁蛮任性,想要什么都可以仗着身份得到,就连姻缘也可以强迫别人。他从来不知道,她也会被伤害。

“你不必急着替苏凝雪狡辩,本公主不准备追究她的过错。既然你们情比金坚,本公主成全你们。你这种是非不分的男人,本公主也不想再浪费时间!”

这话一出,皇上简直是眼睛一亮,迫不及待的追问:“云初,你什么意思?”

“父皇,女儿请求同驸马和离!”

第2章 坚决要和离

皇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喜之色溢于言表:“当真?云初,你能做此决定,父皇倍感欣慰。父皇这就下旨让你们和离!”

皇上生怕晚了沐云初就反悔一般,赶紧宣召公公伺候笔墨。

他心中的驸马人选本就不属意方天成,这人是有一身才气,却没有治理之能。心底虽善,却好坏不分。心智也不够坚定,容易被人蛊惑。

但他的公主喜欢,皇上也只能接受这个女婿。可方天成竟然让他的公主受尽委屈。

如今沐云初愿意放手,皇上高兴的很。

方天成愣在原地,好半晌才回过神,怀疑自己幻听一般看向沐云初:“公主愿意和离?”

“你当真以为你可以休妻?”沐云初居高临下的睥睨。

看着沐云初这样居高临下的姿态,方天成心口仿佛遭受一记重锤。沐云初对他的讨好,让他从来感受不到她是个公主。

此时此刻他才恍然,他的妻子是金枝玉叶,是高高在上的公主。

方天成抿了抿唇,想起沐云初对他的好,他其实不想做的太绝了;“公主……也不必如此。只要你愿意收收性子,愿意跟凝雪好好相处,微臣自然愿意好好待你。”

这意思,他竟然不想和离?

沐云初心下好笑,她之前说什么来着?

方天成的倚仗,不过是她爱他罢了。

因为她对他的痴迷,给方家带来多少好处呀,最明显的就是他的姑姑方妃在宫中的地位节节攀升。

方家一边巴结着她,方天成却又嫌弃她阻碍他追寻真爱。

“方天成,你在跟本公主说笑么?你这意思是要本公主跟苏凝雪那个卑鄙小人共侍一夫?你这样是非不分的人,当真以为优秀到让本公主同别的女人一起服侍你?”

偏生前世,她不知道自己有多尊贵,堂堂公主同一个侍郎之女共侍一夫,还处处被那女人算计。为了他,她受尽委屈却为了他不向宫里诉说,他竟恨的要谋反,谋反失败竟还杀了她。

“你!”方天成本是好意,知道她痴迷自己,愿意再给她一个机会,不成想竟然遭受她的羞辱。

“如此就谢公主成全!”

皇上狠狠松了口气,他方才真担心沐云初一个心软答应方天成的条件。

和离的旨意很快书写完毕,方妃此刻匆匆而来。

“皇上,成儿不懂事,若是有怠慢公主的地方还请公主和皇上见谅。”方妃柔柔的上前行礼,她是丞相的妹妹,也是方天成的姑姑。

方妃模样柔美,身段更加娇柔,随便行礼的动作都有我见犹怜之态。

她亲切的拉起沐云初的手:“事情本宫都听说了,这混账想休了公主,绝对不可能!只要本宫还活着一天,绝对不会让他对不起公主。成儿,你还不给公主赔罪!”

沐云初瞧着方妃那双如同青葱白玉般的柔荑,淡淡的推开:“谢方妃好意,不过你也不必责备你侄儿,是本公主不愿意同方公子过下去。”

父皇母后的感情很好,父皇还是太子的时候就只有她母后一人。

可她母后过世之后,这个方妃利用她爬山了父皇的床,正好父皇后宫无人,这才将方妃收入后宫。

并且,方妃还借着她一步一步爬到了妃位。

若说有谁不愿意沐云初和方天成断了,方妃当属第一人。

她在宫里的地位靠的不是娘家,也不是帝王的宠爱,是沐云初这个公主对她的帮助和维护。

看见沐云初这么淡漠的态度,方妃当即就有点慌,不过她很快冷静下来;“丫头这是怎么了?平常你同我是最亲近的了,是不是成儿这孽障欺负你了?你同我说,我替你教训他。”

方妃还想拉沐云初的手,语气也亲切的紧,话里话外提醒沐云初,她是方天成的姑姑。

沐云初却再次避开,面向皇上:“父皇,和离的事情您替女儿操心吧,女儿累了,要回宫去休息。”

前世,要谋反的人就是方妃。沐云初懒得同方妃虚与委蛇,直接将剩下的事情丢给皇上。

她相信,父皇很愿意为她操心这事儿。若是交给她来办,父皇还得担心她一个心软方才说过的话都不算数了。

方妃站在原地,看着施施然离去的沐云初,都蒙了。

这小贱人平时最是好忽悠,今儿怎么这么决绝?

皇上喜出望外,他巴不得为女儿的婚事操心。沉下脸看向方妃:“行了,方天成要休妻,云初愿意和离也是成全你侄儿。孩子们的事情你少参合,云初这些日子心情不好,你也别去探望。”

方妃哪里甘心,这分明是不让她和沐云初接触啊。

“可是皇上,云初对成儿真心实意耐这么做岂不是伤透了云初的心,臣妾觉得此事还是……”

方妃话还没有说完,皇上直接厉声呵斥;“你也知道云耐对你侄儿真心实意?难道当真要看着朕的女儿被你侄儿作践才满意?别以为云初在丞相府的事情朕不知情,云初愿意忍耐朕懒得追究罢了!方妃,你当真是在后宫独大惯了!这些日子就在你的寝宫待着,云初心情好起来之前你哪儿也别去!”

方妃听着皇上后头那些话吓得冷汗直流,哪里还敢说半句。

方天成听着皇上前头那些话心中却很不是滋味,他想起,沐云初除了强迫他娶她之外,过门之后礼数上做的甚至比普通人家的儿媳还要好。

他的每一顿饭都是她亲自下厨,他却从来没有吃过。

每一日她都早起去跟他母亲请安,甚至代替他去侍奉祖母。

既然她有心改变,为何要推凝雪下水呢?

方天成不相信苏凝雪是玩弄心机的女子,但是,心里却埋下一个疑问。

和离的圣旨真真切切的下达之后,方天成心中竟然有些后悔……

为了自己的气节,也为了向沐云初表明他的决心,成婚这一年他从未碰过她,连手都不曾碰过。

若非她尚有完璧之身,兴许无法做到这么决绝的跟他和离。

第3章 一并请进来

沐云初是铁了心要跟方天成划清界限,和离之后她连东西都懒得去丞相府收拾,一切都是皇上安排人完成的。

重活一世,她也重新思考了自己前世的所作所为。

烈阳国的云初公主,素有天下第一美人的美名,这个美名还是他国使者来访之时看见她给出的赞美。

但她的性子不符合美人应有的素养,烈阳国的女子要求是贤惠,朴素,内敛。她却分外张扬,穿衣服爱打扮的花枝招展,不修才学却钟爱漂亮的衣服首饰。

有一副好相貌,方天成也对她心动过,她知道。

可每当这种时候苏凝雪就会出来捣乱,让方天成以为她的一切都是伪装,以为她就是个蛇蝎美人。

方天成对她的冷落,除了不喜欢她之外,恐怕也因为他的君子美名,不敢沉迷美色。

重活一世,好些事情沐云初比以前通透了。

沐云初不后悔自己强迫过方天成,她只后悔自己给父皇添了那么多麻烦。

兴许她棒打鸳鸯拆散方天成和苏凝雪是不对,所以现在她给他们机会。苏凝雪陷害她的事情她不会追究,方天成给她的受的气她也不会追究。

沐云初心里打定主意以后要做个乖巧懂事不坑爹的好闺女。

嗯嗯,这才是她重活一世该做的事情。

但沐云初虽是这么想,丞相府那边却不这么觉得。

在寝宫中这几日,丞相夫人几乎每日都会来求见她。沐云初当然不想见她,结果今日丞相府老夫人也来了,一家人在宫外长跪不起,说公主若是不愿意见他们,就跪死在宫外。

“这丞相府的人到底想做什么呀,分明是他们家的儿子要休了公主,现在公主成全了他们,他们倒是这样的做派!”彩月气鼓鼓的。

沐云初好笑的看着她:“他们想看到的是本公主和苏凝雪共侍一夫,可不是想本公主成全他们。”

恐怕和离的圣旨下去,方天成没少受到责骂。

彩月心中更加愤愤不平:“公主金枝玉叶,愿意嫁给姑爷已经是方家无上的荣耀,他们凭什么要求公主与旁人共侍一夫。”

“姑爷”是沐云初的身边人对方天成亲切的称呼。

沐云初听见彩月这称谓,不由多看她一眼,含笑道:“彩月,本公主知道你是方妃给本公主找来的宫女。但你要知道,本公主才是你的主子,从今以后,你同方妃那边就不要来往了罢。”

彩月一惊,慌张的跪了下来;“公主,公主……奴婢……”

沐云初继续和颜悦色的看着她,却没有立即叫她起来:“你跟在本公主身边多年,见识自是比普通的丫鬟侍女多得多,你心里该清楚谁才是你的主子,谁才能决定你的生死荣辱。”

彩月吓得头都不敢抬;“奴婢心中明白,公主,奴婢不敢对您不忠,请公主明鉴。”

沐云初自然知道彩月对她的忠心,这丫头年纪还小,和当年的沐云初一样不分好坏。

但是心眼不坏。

方妃只是让她将这边的一切汇报过去,也不曾谋害沐云初,她若是不从,可能还有性命之忧。而沐云初也知道自己什么德行,前世的她,若是方妃当真要杀了彩月,她肯定会信任方妃多一些。

彩月哪里敢不听方妃的话。

“起来罢,本公主不是怀疑你的忠心,只是希望你明白,若是有一日你犯了错,本公主不会姑息你。”

“谢公主,奴婢一定好好侍奉公主,绝对不敢有二心。”彩月赶紧表忠心。

“去将丞相府的人请进来。”

“这……”彩月有些迟疑:“公主,来的不只是老夫人,还有丞相夫人和方公子以及那个苏凝雪,公主都见吗?”

苏凝雪竟然还敢来见她?

沐云初倒是想看看这女人想要怎么作妖:“一并请进来。”

“是。”彩月恭顺的退下去。

过了许久一行四人才出现在沐云初面前。

方天成明显憔悴了几分,除了家人对他的责怪,他自己也不知为何夜不能寐。

可反观沐云初,竟比之前气色还红润了几分,他们一行人到来,她也没有抬头多看一眼。

“微臣、臣妇、臣女参见公主。”

四人异口同声的请安下跪,沐云初这才抬眼扫了他们一眼:“想说什么直接说罢。”

方天成皱眉:“公主,微臣祖母年纪大了,还请公主恩准祖母起身回话。”

他的语气冷漠,其中还隐含了一丝责怪。

沐云初想着前世,老夫人是很支持她的,每每总是强迫方天成去她的房中留宿,因此被苏凝雪记恨害了老夫人性命却栽赃给她。

虽然老夫人不是她所害,对她的支持也只是因为老人家更加明白形势,但在沐云初这里老夫人终究和这些人不一样。

“准。”

老夫人见沐云初这态度分明是对她孙子没了半点情分,她哪里能起来。

“公主,老身没脸起来。公主嫁入方家一年,尽心尽责的照顾丈夫的起居饮食,代替天成这个不孝子孙侍奉祖母侍奉父母。公主这般好的媳妇,天成这个不孝子竟伤透您的心。天成若一天无法取得您的原谅,老身便一天没脸在公主面前站起身说话。”

老夫人是摆明了不赞成苏凝雪过门,苏凝雪在一旁听着这话脸色难看至极。

“祖母……”方天成也很无奈。

这些日子他被教训的,也想起了沐云初的好。只要沐云初向他低头,他绝对不会为难。

苏凝雪此刻赶紧磕头:“千错万错都是臣女的错,公主与驸马成婚一年,驸马心中是有公主的。是臣女恬不知耻的勾.引驸马,若非如此,驸马断然不会休公主。公主已入方家的大门,和离是大事,为了驸马的前程,还请公主慎重考虑。臣女愿意……臣女愿意出家为尼,从此再也不跟驸马相见!”

苏凝雪说的决然,这番话听入方天成的耳朵,哪一句不是她牺牲自己为了方天成?

这种无欲无求,还肯为了他的前程牺牲一辈子的女子,方天成怎么能不心动?

第4章 一起去跪着

“凝雪……”方天成依依不舍的看着苏凝雪,本来已经决定为了家族和苏凝雪断了往来,此刻心中又开始动摇了。

沐云初不耐烦的掏掏耳朵;“苏凝雪,你跳入池塘栽赃本公主的事情,本公主已经不向你追究,如今还在本公主面前这幅做派,着实让本公主恶心。”

“我……我没有……”苏凝雪眼中闪过惊慌,委屈的咬着下唇望着方天成摇头。

“栽赃公主,是满门抄斩的罪名。你没有?那要不要本公主向父皇请旨彻查?当时你的贴身丫鬟可就在不远处看着的。”

苏凝雪这次不敢说话了,她的丫鬟对她再是忠心,她也不敢打赌丫鬟的忠心能抵抗的住皇家威严。要是真的逼急了沐云初,她真的会被定罪。

“本公主已经同方天成和离,从此嫁娶各不相干,你要为方天成出家当和尚还是当尼姑随便你,本公主不会拦着。”

沐云初的态度很明显了,她和方天成的缘分已尽。

丞相夫人却心中不满:“苏小姐都已经答应从此不在和天成来往,公主到底还想怎么样?因为你和天成和离,方妃娘娘被禁足,本该让天成去做的赈灾之事也被皇上取消。如今不但我们方家老小来求你,就连苏小姐也来求你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这话说的可真是好笑:“丞相夫人也知道你们方家好多荣耀都是因为本公主么?看来方天成果然是你教养出来的儿子,母子两一个样子。你以为你在本公主面前的无礼,仰仗的是什么?”

丞相夫人被噎住,听不懂沐云初这话的意思。

她仰仗的……自然是她的丈夫为沐家的天下效力!

方天成却一下子就听明白了,看向沐云初的眼神,也不由的重新审视起她来。

此刻他才注意到,她看他的眼神就像是看陌生人一样淡漠,再也没有以往的痴迷和情分。

“彩月,带丞相夫人去外头跪着,想不通这个问题就不要起来了。”沐云初对这些人,不会再留半点情分。

她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在他们面前卑躬屈膝了一年,真以为她的公主身份是闹着玩儿的?

“你……”丞相夫人脸都绿了,以往沐云初在她面前如同丫鬟似的服侍她,何曾给她这样的脸色看。

这女人的城府果然极深,以往的孝顺都是伪装出来的,现在她儿子一要休了她,马上就装不下去了吧?!

“沐云初!我母亲年纪大了,你明知道母亲腿脚不好,何至于做的这么绝?!”方天成气愤的瞪着沐云初,他不懂,他乖顺、没有公主架子的妻子,为什么突然之间对他一点情面也不讲。

“既然你孝顺,那就去跟你母亲一起跪着。顺便帮你母亲好好思考一下,你们的倚仗到底是什么。”沐云初看都懒得看他:“彩月。”

彩月想起从前她和公主在丞相府受的冷眼和委屈,再看到这些人铁青的脸色,她承认,心里好爽!

“是!”

“公主……”苏凝雪着急的开口,她是真的没有想到沐云初会突然翻脸无情。

她之前一直以为沐云初的和离是欲擒故纵,这不,因为一个和离,丞相府上下都慌了,她也可能无法嫁入高门。

“要是心疼,你就一起去跪着。”

沐云初是看都不多看一眼,高高在上的公主殿下,就是这么任性。

把人都发落完了,沐云初的视线才落到老夫人身上。

瞧着这个年迈的老人,明明腿脚不好却坚持跪着,她心里划过一抹不忍。

“老夫人,您起来吧。本公主同方天成的缘分已尽,您是明白人,本公主不想多说,也不想给您难堪。”沐云初上前扶起她。

老夫人没有坚持,公主都亲自扶她了,她若还是不肯起来,就显得不知好歹。

沉默许久,她重重叹息一声:“我们这家人仰仗的,是公主的善心,是您对我们的情分。”

沐云初顿了顿,含笑看着她,没有说话。

老夫人心口堵得慌:“是我们这家人不知好歹,辜负了公主的厚爱。”

“老夫人别这么说,本公主知道方家那些人里头,您不是个恩将仇报的人。”

老夫人闻言却没有得到安慰。方家那些人里头……

她的儿子,孙子,以及她在宫里为妃的女儿,都是方家的人啊!

见老人家受到惊吓的表情,沐云初心知她已经明白她的意思,立即宽慰道:“不过您放心,从前的恩怨,本公主不会再计较。身为皇家公主,本公主自然说话算话。”

老夫人这才放心了些,良久后叹息一声;“公主是个好姑娘,是我家天成没有福气。”

……

皇上知道沐云初接见了方家的人,担心的他赶紧过来看望。

结果到的时候只看见寝殿外跪着的方天成、丞相夫人和苏凝雪,老夫人已经被送出宫了。

得知这里发生的事情,他才松了口气。

女儿彻底醒悟,他心里自是高兴的很,同沐云初说话时仿佛眼睛都在微笑。

“这些人没给你添堵朕就放心了,顾少将军打了胜仗月余就会回京,朕那边还有好些事情要处理,空下来再陪你。”

“顾少将军又打了胜仗?”沐云初心情也很好,尤其是听到那位股少将军的时候。

前世,若不是有他拨乱反正,她父皇的天下真的成了方妃她儿子的了。

“那父皇可得好好奖赏他。”

皇上心中也准备好好奖赏,但顾家那边的情况有点复杂。顾老将军的两个儿子不成器,这顾少将军骁勇善战,却只是顾老将军的养子。

他很重视顾爇霆这个年轻人,可若是奖赏顾爇霆吧,顾家里那些女人又不高兴,毕竟这是个养子。

可若是奖赏顾家,让顾家明白他们如今的荣耀全靠着顾爇霆支撑。皇上又担心顾爇霆心里不痛快。

总之,这当皇帝也挺烦的。

“父皇是在为奖赏顾少将军的事情烦恼?”前世沐云初多少有听父皇说过一些烦恼,此刻见父皇的表情,用点心思也能猜到几分。

第5章 新科状元问策

皇上倒也没打算隐瞒,点点头道:“顾家的情况有些复杂。”

“嗯,少将军是个养子,老将军已经将兵权交给了他,父皇若是赏赐他,不免让老将军觉得自己要被您舍弃。可若是赏赐顾家,怕是让少将军觉得自己不管多努力,因出生不好都得不到重视。可若是都赏赐吧,又让顾家在这京中显得独大了,唯恐生出不臣之心。”

没想到女儿竟然能说出自己的担忧,皇上惊喜至极:“云初有没有好的法子?”

“女儿听闻将军夫人对少将军有些偏见,不如父皇给将军夫人封个一品诰命吧。至于少将军,父皇给他赐一门最体面的婚事,他的妻子若是身份不菲,顾家的人自然不敢为难他。”

她记得,皇叔家的云霜郡主爱慕顾爇霆,而顾爇霆前世一直没有娶妻,给他赐婚对他应该也是好事。

皇上闻言心里却想到了别的,目光微妙的看着自己闺女;“身份不菲的女子?”

这天下,有哪个女子有他女儿高贵?

他的小云初该不会是对顾爇霆有意思吧?

沐云初被皇上看着一阵不自在,可她哪里知道父皇心里在想什么呀,就赶紧道:“当然,也要问过少将军的意思,他若是不愿意,盲目赐婚咱们又乱牵了红线。”

这辈子她做事比以前慎重多了,前世她也觉得自己嫁给方天成是对方天成好,可最后却落得那样的结局。

皇上闻言却更加觉得自己女儿是对少将军有意思。

之前强行嫁给方天成,最后在方家受尽委屈,现在也是吃一堑长一智,知道先委托他问问男方的意思。

不错,女儿果然已经长大了,不但眼光变好了,做事也能更加周到的考虑。

“这个办法很好,我家云初竟能为父皇分忧了,父皇心中真是倍感欣慰。”

沐云初纳闷的看着皇上乐呵呵的离开,心里不解的很。

不就是解决了一桩臣子的赏赐问题吗,父皇至于那么高兴吗?

……

丞相夫人跪了一个时辰受不住之后终于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说出她倚仗的是什么,沐云初也没有兴趣为难他们,把人都赶走了。

有了这一次她毫不留情的罚跪,丞相府那边也没有再因为和离的事情烦她。

丞相府这几日日子不好过,丞相夫人回府之后就被老夫人罚跪祠堂,苏凝雪的贴身丫鬟老夫人也传唤过。

方天成赈灾的差事被取消了,几日之后见沐云初没有动静,皇上将事情交给了今年的新科状元去做。

原本新科状元就是皇上属意的赈灾人选,事情会落到方天成头上还不是沐云初给他求来的。

结果前世,方天成连赈灾都赈的一塌糊涂,赈灾钱粮被劫走,他一味的去追踪赈灾款,追回来的时候灾民饿死了八成,民间怨声载道,愣是被沐云初护着安然无恙。

这一世那批盗贼估计还是会劫赈灾粮,沐云初琢磨着得去提醒一下才是。

身为烈阳国的公主,烈阳国的百姓她也有责任维护他们的喂饱问题,此事她不能当做不知道。

这一日沐云初的马车等在宫外,朝臣们下朝之后彩月立即去将新科状元问策请到沐云初的马车前。

“微臣问策参见公主殿下。”问策心里纳闷这位无法无天的公主找他干嘛,不过面上依旧恭敬的行礼。

沐云初打开车窗打量这位新科状元,前世她跟问策完全不熟,但此人颇为受到父皇赏识,也是个有能力的人。

此人长得细皮嫩肉,一副温文尔雅的谦谦公子之态,像极了方天成那样花拳绣腿的文人,不过据她所知,问策的剑术不弱。

“状元郎是西乡宁远侯之子吧,宁远侯武将出生,镇守西乡边境之地劳苦功高,倒是没想到他老人家的儿子会选择科考入仕。”

“公主竟然知道下官,着实是下官的荣幸。”问策知道自己的差事是这刁蛮公主前夫的差事,心里吃不准沐云初是不是要收拾他,说话不敢有半分差池。

但他不经意抬头,瞧见沐云初容貌之时,却瞬间愣住了。

只听闻他们的公主是大陆第一美人,今日一见才知道其名不虚。

云初公主肤若凝脂眉若远山,双眸耀耀生辉,一点不像是那些大家闺秀那般刻板。活灵活现的鲜活美人儿就在眼前,他一时间看入神了。

彩月见他这样,气的厉声呵斥:“大胆!谁允许你直视公主!”

他们家公主的名声本来就不好,现在正是下朝之际,那些官员都好奇的看着这边呢。问策一个大男人这么直勾勾的盯着她家公主,回头那些男人吃饱了没事干又要编排他们家公主。

问策慌乱的低下头,这一刻看见的画面,兴许要在他脑中刻一辈子了。

沐云初倒是不在乎的笑笑:“彩月,不得无礼。问大人,本公主有些话要同你说,不知能不能赏脸找个地方喝茶?”

“公主请。”

问策上了自己的马车,吩咐车夫跟着沐云初的马车走。

另外一边,方天成全程就在一旁看着。他心中好奇,公主跟问策应该不认识才对,为何突然找上问策?

难道……是因为他?

这想法冒出来,方天成就赶紧惊慌的拍飞。

沐云初对方天成的爱意太深了,深到方天成能清楚感受到她这辈子非他不可。

他也一直以为,她是永远不会离开他的。

哪怕分开,她也定然很痛苦。

却不想她如今活的舒舒服服,除了他进宫的时候,她竟然真的不来丞相府看他。

沐云初气色红润,比起以前在丞相府的时候精神不知好了多少倍。反倒是方天成,不知为何心里竟然总是想到她,此刻看见她和问策说话,就不由得想知道他们会说什么。

鬼使神差的,方天成情不自禁的跟了上去。

山水阁,京都一处分外雅致有格调的茶庄,许多闲人墨客喜欢带着红颜知己来此谈天说地。

沐云初曾经也是这里的常客,嫁给方天成后有一年没有来了。

第6章 有无限个意思

“问大人前去赈灾那段路程多有盗匪出没,本公主瞧了一下,这几个地方都适合盗贼埋伏。”沐云初要了雅室后,拿出自己早就准备好的地图,将地图上几个荒无人烟的地方指给问策看。

问策着实没想到这个骄纵蛮横的刁蛮公主找他竟然是说这事。

看着沐云初指出的几个地方,他心中更是惊讶。

之前虽然赈灾的差事没有落到他身上,但是他也关心过,当时就研究了一下路途的情况。沐云初指出的几个会遭遇伏击的地方,竟然跟他设想的差不多。

这位公主……真的如旁人说的那样除了样貌一无是处?

看着眼前姿色无双的女子,问策不禁又看的走神。

“问大人?”

直到沐云初唤他,问策才猛地回神:“啊?是。微臣觉得这几个地方也可能有盗匪袭击,公主为何没有指出这些地方?经淮这一带的盗匪可不少。”

“本公主其实也想过,朝廷的队伍也不是说劫就能劫的,盗匪们当真眼红这笔赈灾款没人有实力单干,他们必须串联起来。”

“经淮这里最大的一伙土匪在这里,叫青云寨。若是他们不参与没人敢动手劫持,所以肯定是别人来配合他们。问大人说的这几个地方都距离青云寨太远了。”

沐云初若有所思的看着地图,面前的男人却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她说完抬眸看去,问策匆忙的赶紧移开视线。

沐云初有点无语:“问大人,本公主知道自己长得好看,但灾情比欣赏美色重要多了。这次灾情范围极大,若不是赈灾不容耽搁,本公主宁愿直接命令你绕道。本公主说的你有没有听进去呀?”

这公主说话也太直接了吧……

问策汗颜,尴尬的清咳两声转移视线:“微臣只是没想到公主对百姓竟然还有这份儿心,这实在是烈阳国百姓之福。”

“谢你妙赞了,若是没有别的问题,本公主便不打扰问大人了。”

问策噎了噎:“微臣恭送公主。”

额……他是不是被公主讨厌了?

沐云初施施然起身,但没想到走出山水阁竟然看见方天成坐在大厅沏茶。

他沏茶很有范儿,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简直像是艺术表演。

沐云初前世为了迎合他也学过茶道,但她对这个实在是提不起兴趣,用心学也只学到些皮毛。

扫了方天成一眼,沐云初没打招呼的兴趣。但当她走过方天成身边,他却忽然起身行礼:“微臣见过公主。”

沐云初以为方天成如今应该也不想看到她才是,没想到他礼数做的倒是周到。

她居高临下的扫了方天成一眼,淡淡应了句,“平身。”

就如同见到路边的乞丐时随手施舍一定银子一般。

方天成踌躇的看着沐云初的背影,眼神相当复杂。

从雅室出来的问策将这些都看在眼里,倾长的身子斜靠在门扉上,嘴角勾起玩味的笑意看着方天成。

方天成转身之时便看见问策这幅样子,心中当即恼怒:“问大人可是有话同本官说?”

“没有。”问策直率的摇头;“是方大人有话跟公主说,却又不敢上前去说。”

方天成感觉问策在看他的笑话;“问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问策轻笑了声没有回话,离开了。可他的笑意看在方天成眼里,却有无限个意思。

……

沐云初关注了下问策赈灾的事情,他的办事效率还挺快的,粮食钱财还需要时日清点,他便向皇上申请了一千军队先行。

军队在前摸清楚了路,他送粮草就能快速一些。

见这人有主意,沐云初就放心了。

顾少将军月余就要回京,沐云初记得跟他一起来的还有玄国的使团。

玄国是来投降的,陪嫁了一个公主过来。这位公主来的目的可不简单,她是来刺杀的。

父皇膝下两个皇子,方妃的儿子才七岁,还有一个宫女生的小皇子,还不足一岁。

父皇一旦遭遇不测,烈阳国危在旦夕。

前世父皇虽然没有生命危险,却依旧被刺伤了,因此留下病根,身体一日不如一日。

顾爇霆也因此被怀疑勾结玄国,若非父皇英明,顾家堪忧。

但是,顾爇霆也遭受了牢狱之灾。

也是当时,他出狱不久又继续出征玄国,一直到方家谋反他才得胜归来,正好清理乱贼。

她死后还当了一段时间的鬼,虽然当鬼之后的记忆有点模糊,但她依稀记得父皇最终病逝之后,是顾爇霆保卫着烈阳国边境的安全。

她对这个少将军下意识便信任几分,不愿意他遭难。

清点完自己的财产,沐云初揣着银票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出门了。

一路上总有男人对她侧目,随后又赶紧移开目光,默念罪过,大男人不可沉迷美色。

沐云初就爱看这些“大男人”想沉迷美色又不敢沉迷美色的怂样。

彩月瞧着公主这样,实在是不理解的很:“公主若是能像旁的小姐那样低调些,也不至于被人说的那么难听。”

“有多难听啊?”

彩月忍不住吐槽:“公主的心可真大呀,人家说你以色侍人,说你招蜂引蝶,说你不学无数,说你丢尽皇家颜面,公主是真不当回事呀。”

“他们敢到我面前说吗?敢到我父皇面前说吗?”沐云初全然不在意。

“公主,您这心是真的大。”

彩月跟着沐云初在一家酒馆停下,她纳闷的看着自家公主:“公主来这里做什么,宫里有的是好酒。”

“你不懂,你在外面等着我。”

沐云初独自进入酒馆,这里看起来是一家酒馆,实际上这是天机阁在京都的据点!

天机阁作为大陆上最大的灰色交易组织,在烈阳国都城这么繁华的地方怎么能没有据点。

本来沐云初这样不学无术的人不应该知道这里,前世她也是无意中得知这个地方跟她父皇还有关联。

不管哪国都很排斥天机阁,因为他们太强大,太神秘,太让人防不胜防了。

第7章 真有猿粪

但也没有谁能真正和天机阁抗衡,再怎么严查,他们的据点依旧能悄无声息的生根。

没法子,上层贵族的刚需太多了,不管是情报、暗杀、寻人、追凶、查案,天机阁都能给你办的妥妥当当。

前提是出得起钱。

沐云初的父皇也曾严厉彻查过天机阁,奈何收效甚微。

最后她父皇决定跟天机阁达成一个协议,不可杀朝廷命官,不可杀手无寸铁之人,出售情报不可提供证据。

走进酒馆,沐云初摸出一个铜板;“要一坛上好的酒。”

柜台前是个模样长得很凶狠的大胡子男人,由于他长得太凶了,酒馆里头的生意着实不好,店里就两个客人。

大胡子男人瞧了眼面前的女子,云初公主,做他这行的哪里能不认识?

倒是稀奇,云初公主竟然知道他们这里的规矩。

“客官里边请。”大胡子男人没有多余的废话,照着规矩将沐云初请到后院,只是神态很不将人放在眼里:“姑娘想要什么牌子的酒?”

沐云初也不在乎他的态度,递了一本折子过去。

大胡子男人狐疑的接过来查看,看到折子的内容后,看向沐云初的眼神变得探究起来。

这云初公主可是京都的名人,利用自己的身份死皮赖脸的嫁给丞相府公子,硬生生拆散别人的姻缘。除了作威作福之外她也没给人别的印象了。

这样的人,居然让他们去调查玄国使团?

而且,玄国使团里头有一位和亲的公主?这事连他这个搞情报的都不知道,云初公主怎么就知道了?

“这是定金,事情完结之后本公主会再给你们二十万两。”沐云初放下十万两白银,清澈的眸子看向大胡子男子:“有结果直接进宫来找本公主汇报就是,有问题么?”

三十万两白银,价格很公道。

沐云初既然表明了身份,大胡子男人也不装作不认识了:“云初公主,调查没问题,但赎小人插句嘴,顾家少将军打了胜仗,玄国是来乞和的,您查他们做什么?”

“你们这地方……倒是跟传说中不太一样。”沐云初好笑的起身。

大胡子男人也意识到自己问的太多丢了天机阁的威严,脸色有点难看。不过他很快恢复,客气的将沐云初送出酒馆:“客官慢走。”

目送沐云初走远,大胡子男子折回后院,走进房中关好门。

问策从暗处走了出来,大胡子男子递上沐云初给他的折子:“公子,这云初公主要调查玄国使团,莫非是怀疑顾家的忠心?还有,这……”

大胡子男子的目光落在玄国公主的字样上,心里好些个疑问,看见问策淡漠的目光生生住嘴了。

“玄国确实有一位公主一同过来,只是不在使团名单中。她怎么会知道?”问策想不通这个问题,便懒得去瞎猜:“既然是上门的生意,按照规矩办就是。”

……

沐云初没想到自己和方天成还挺有猿粪,一共就出宫两次,上一次见问策让她遇见了方天成,这一次回宫路上居然又看到方天成。

方天成正陪着苏凝雪从一家首饰铺子出来,方天成对苏凝雪很是细心,迈过门槛的时候还特意为她提了下裙摆。

这样的待遇是沐云初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方天成一抬头,正好就看见路过这里的沐云初,赶紧放开苏凝雪的裙摆,笑容也瞬间凝固,看起来似乎想往铺子里头躲。

他的这些反应很轻微,但是在他旁边的苏凝雪却感受深刻。

粉嫩的唇不甘心的咬了咬,苏凝雪款款走到沐云初面前行礼:“见过云初公主。”

沐云初本来想当做没有看见他们,没想到人家倒是上前来了。

沐云初没有开口,目光淡淡的睨着苏凝雪。

众目睽睽之下,沐云初看着苏凝雪仿佛笑话似的眼神,苏凝雪瞬间有些后悔不该贸然上前。

“臣女……臣女自知对公主有愧,但……但今日既有缘遇见公主,臣女还是想斗胆求公主一事。”苏凝雪垂着头,思绪飞转,很快就想到该说什么。

“说吧。”

沐云初不温不火的态度很闲适,仿佛骨子里透着高贵。方天成看见她此刻的样子,才感觉苏凝雪在她面前显得那么卑微。

“公主,公主勿怪,苏小姐只是随便说说。”方天成赶紧上前制止,转向苏凝雪:“我先送你回去。”

苏小姐?这称呼让沐云初饶有趣味的挑了挑眉。

女人本就敏感,何况方天成表现的那么明显。苏凝雪眼中溢出委屈,此刻她才感受到沐云初选择和离的高明之处。

从前天成对沐云初分明是爱答不理,现在态度明显转变了。沐云初这一招欲擒故纵着实厉害!

“可是……”苏凝雪心中不甘心,避开方天成想强行将她拽走的手:“可是方妃娘娘已经被禁足那么久,云香公主害怕惹您不快,前两日哭着来求臣女。若非因为臣女,也不会惹恼云初公主,云初公主若是不生气,皇上也不会迁怒方妃娘娘。”

苏凝雪仿佛鼓起很大的勇气:“云初公主,您若是要罚便罚我吧。求您去皇上面前说说情,让皇上将方妃娘娘放出来。好歹皇后娘娘故去的这些年,方妃娘娘一直对您体贴入微,您怎么能忍心看着她被责罚。”

他们身边早就聚集了围观的百姓,这一番话听在百姓耳中,不由对当今皇室频频摇头。

云香是方妃的女儿,今年十四岁,是方妃借着沐云初勾搭皇上那一晚怀上的。

方妃出生尊贵,且还是皇上的枕边人,其身份封后都不为过。皇上竟因为女儿不高兴便责罚方妃,方妃何错之有?

这云初公主也是,方妃对她视如己出体贴入微,她竟然看着方妃遇难也不曾伸以援手。

而方妃的女儿云香公主,却连母妃遭受责罚都不敢去沐云初面前说话,同为皇室公主,竟被打压至此。

这样的公主,当真是叫天下人失望至极。

没人敢当面议论沐云初,但是他们隐含指责和失望的眼神却比任何恶毒的言语还要锋利!

第8章 少将军偷偷回京

沐云初的眼神骤然冰冷下来!

“那苏小姐为何会惹恼本公主呢?”沐云初扫了一眼,今日不见一直伺候苏凝雪的那个丫鬟,她的视线锋利的像是一把刀子:

“你假意落水栽赃到本公主身上,枉费本公主一年来在方家规规矩矩做儿媳,不敢有半点不周到之处。方天成竟然因你恶毒的栽赃要休弃本公主!”

“方妃为何被父皇禁足?因她不愿本公主抽身离去,她知道本公主得父皇恩宠,她希望受到圣眷的公主继续在方家做个卑微的儿媳!你瞧瞧这大街上为了家里的生计出来讨生活的妇人们,你问问她们,住在辉煌的寝宫中不允许踏出宫门——算不算惩罚!”

沐云初满眼怒火,掷地有声,百姓们均被她说的愣住了。

她嫁给方天成那一年才刚及笄,少不更事根本不知道顾及别人的感受。重生之后她念及当年确实是她强行拆散他们,原本不想计较苏凝雪陷害她一事。

苏凝雪倒是跟她不依不饶了。

动不动“要责罚就责罚我”,要责罚早就责罚了,需要她说?

若苏凝雪这番话只是针对她,沐云初还不会发这么大的火。可她说的这些还影晌了父皇的名声,沐云初这便忍不了。

苏凝雪脸色煞白,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有方天成对她的偏爱,沐云初哪怕贵为公主在她面前也一直是吃瘪的,她还是第一次被呛的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这……不管人家是怎么嫁到男方家里的,嫁过去了就是夫妻,姑娘家去勾搭有妇之夫岂不是狐狸精吗。”

“丞相府也是高门大户了,丞相府的公子竟然这么不辨是非。”

“云初公主不都和离了吗,方妃也是,干嘛非要人下嫁?”

“我还以为方妃受了多大委屈,还累的云香公主担惊受怕,原来就是在家不出门罢了。这有什么要紧的,乐的清闲不是?”

风向一下子就倒向沐云初这边,不仅苏凝雪成了狐狸精,方天成和方妃等人的形象也受到影晌,苏凝雪一时间脸都绿了。

这事要是传扬开,回头她怎么跟云香公主交代?

彩月双手叉腰的瞪着眼:“还不走?我家公主已经如你所愿跟丞相大公子和离了,你还要带着胜利的果实来耀武扬威不成?真以为我家公主好欺负吗?”

彩月跟着沐云初为非作歹惯了,除了宫里的,还没有谁是她不敢吼的。

“走!”方天成连头也不敢抬,拉住苏凝雪的手匆匆消失在人群。

苏凝雪看见方天成的脸色,心里忐忑万分:“天成,我的本意只是想求云初公主放过方妃娘娘,万万没想到她竟然当众倒打一耙,当日真的是她推的我,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我又不好戳穿她,只能……只能……别人怎么看我,我不在乎,我只希望你不要误会我。”

苏凝雪说了一通,方天成终于回头看向她。

只是那目光,却冰冷的让她心凉:“天……天成。”

“好了,我都知道。”方天成不想听她继续说下去。那日从宫里出来之后,祖母就召见了苏凝雪的丫鬟屛霜。

祖母问了屛霜什么,他不知道,当时也没有放在心上。但之后他再也没有看到过屛霜。

苏凝雪在方天成心中是温柔美好人儿,他不愿将她想的心机恶毒了。

沐云初那方,楼上一道淡漠的视线落在她身上。

“她受什么刺激了?”年轻男子的视线如同锋利的刀子一般落在沐云初身上。

问策摸了摸鼻子:“云初公主和传言中不太一样对吧?呵呵呵,我也是最近才发现。”

顾爇霆看了眼问策那笑的水性杨花的模样,不语。

问策才来京都可能对这位云初公主不是很了解,顾爇霆生在京都却清楚的很。

这位公主怼天怼地怼空气,稍有不顺心就大发雷霆,喜欢的东西不管用什么手段都要得到。

打小她就对方天成有意思,她会强迫方天成娶她,顾爇霆一点都不奇怪。只是,方才她那受了委屈的愤怒模样,实在不像是她眼中会出现的神色。

“云初公主和方天成和离了,你刚到还不知道吧。”问策赶紧将事情原委给说了一遍。

包括苏凝雪陷害她,方天成气极之下要休妻,沐云初选择了和离成全。

以及方家不愿意苏凝雪过门,方家老太太盘问了苏凝雪的丫鬟,虽然丫鬟什么都没有说,但苏凝雪做贼心虚的将丫鬟杀人灭口。

他知道的比沐云初这个当事人还要清楚详细。

顾爇霆没有说话,他还是觉得,被陷害了一次就选择和离,这不像是沐云初的性子。

“我后日就会启程了,你这时候悄悄回京……我估计帮不上你。”问策又道。

顾爇霆“嗯”了一声,忽然街上的沐云初朝这边看过来,他赶紧躲到墙后去。

“公主,你看什么?”彩月好奇的顺着沐云初的视线看过去:“唉?那不是问大人吗?”

问策一脸懵逼的站在原地,他还没来得及躲起来啊……

不对,他也不需要躲起来啊。

问策温文尔雅的冲着沐云初点了点头。

沐云初回过头,她总觉得问策身边还有人,问策朝墙后那个方向看了两眼。

……

次日,沐云香应该是听说了大街上发生的事情,特意从学府回宫求见了沐云初,不过沐云初哪里有心思见她,直接叫彩月回绝了。

沐云香也不敢强求也没有时间耽搁,只能离开。

她是英才学府的学子。

英才学府虽然是皇家学院,但是招生标准还是挺高的,沐云初就没能入学。

英才学府管理的也十分严格,沐云香身为皇家公主更加需要以身作则,所以她都是比平常人严格十倍的去要求自己。

“母妃,我去找了姐姐,她不肯见我。”沐云香气鼓鼓的坐在一旁;“这臭丫头着实有些不知好歹,枉母妃以往对她那么好,转头就翻脸无情了!”

明知道她的目的是什么,却不肯见她,摆明是想母妃继续被禁足。

方妃警告的看了沐云香一眼:“这样的话你最好在本宫面前也别说。”

“怕什么?先皇后没有儿子,两个皇子跟沐云初都不是一母所生,我倒是想看看,她能嚣张到几时!”沐云香狠狠的咬牙,她就是仗着自己的弟弟可以争夺皇位。

听闻,烈阳国公主除了美貌一无是处,欺男霸女骄纵蛮横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78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