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璃,你记着,这一生,你只能是我呼延觉罗羽的女人

庄璃,你记着,这一生,你只能是我呼延觉罗羽的女人

引子 鸿门宴

灵溪国元武二年初秋

金色的蟠龙殿闪着耀眼的光芒,能让当今皇上在这里大摆宴席的不是王侯就是将相,而这一次却是一个例外。

如此盛大的庆功宴只为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据说是已故平西大将军庒庆年的女儿,有着和她父亲一样的英勇和睿智,一年前以替父亲报仇之名随军出征边塞,一年后的今天凯旋归来。

关于这个女人还有一段不得不提的谣言,有人说她是当今皇上钟爱的女人,当初皇上还是太子的时候,先皇突然驾崩,宫内顿时混乱至极,就是她不顾生命危险,杀出一条血路出宫及时通知了太子的舅父,随后国舅爷连同其他几位大臣及时进宫保住太子之位,才至于没有被权倾一时的杜贵妃母子掀起政变。

相传太子登基做皇上之后,几次想立她为妃,却遭到拒绝,然后恼羞成怒,把她贬为宫女。更有甚者说此女曾和杜贵妃的儿子燕王两情相悦,遭到皇上的嫉妒然后棒打鸳鸯。

可是如果她真的喜欢燕王,又怎么当初会帮助太子对付燕王的生母杜贵妃呢?

这一切没有人知道,因为燕王已死,一切都成了不解之谜……

人们只记得一年前,边塞挑起战争,相邻的两个国家,漠北和南越频频挑衅,战事一触即发,此女自愿领兵十万,横扫边关,斩杀了漠北有名的大将军苏延之。

不过却出人意料打赢后她没有立马回朝,而是以守护疆土为由留在了边关一年,直到前几日,皇上一道圣旨,说给打赢的将士庆功,她才不得不回来。

还有人猜测此女之所以在边关一年是因为不想见一些人,她的妹妹如今已经做了妃嫔,而且深的皇上喜爱,所以她不想看到这幅场景。

人们一路上都在议论这个传奇女子,却忽视了她才仅仅十七岁……只是一个花季少女而已。

蟠龙殿今日格外的热闹,两侧坐满了文武大臣,中间的龙椅上一个年轻俊美的男子头戴金冠,身着龙袍,端坐在那里,俯瞰一切,神情有些许复杂,有些许惆怅,他就是刚上任不到两年的灵溪国皇帝呼延觉罗羽。

他的左侧边坐着一名美艳动人的少女,她就是传说中灵溪国第一美女的许思儿,她是当朝天子舅父的爱女,现在也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显赫的身份,绝色的容颜,让人不由的对她羡慕起来。

皇上的右侧有一个身着桃粉色薄纱的女子,含情脉脉,时而娇羞,时而抚媚,虽然没有太出众的容颜,却有一身让人忽视不得的媚骨,不用猜也知道她就是如今惯宠后宫的庄妃。

这时一阵躁动后,大家突然安静下来,门口的的公公高声喊道:“庄将士到,武将士到,田将士到。”

这时候外殿走进来三人,身着铠甲,威风至极,只因宫内不得携带武器,否则更让人感觉到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英雄气势。

“末将庄璃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参加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参见庄妃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庄璃单膝跪地,行大礼。

在灵溪国,大家最看重的就是礼节,即使觉得很麻烦,也必须要说。

“末将田赫,末将武陵,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参加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参见庄妃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庄璃身后的两位将士也行了跪拜之礼。

这一刻两男一女齐齐跪在大殿上,庄璃忽然觉得气氛有点压抑,说不出是为什么。

过了三秒钟,皇上威严的声音传来:“三位爱卿平身,赐座。”

“谢皇上。”三人齐谢过之后,坐在了左侧的席位,因为左侧都是武将。

“今日朕十分欣喜,三位将士能够打赢敌军,保我边关,实在是可造之才,所以朕决定册封田将士和武将士为二品将军头衔,每人赐府邸一座,良田三千,赏金十万。除此之外,每人还有可肆意调动五万兵马的权利。”皇上说完之后,立刻引来一阵惊呼,自从庄老将军死后,灵溪国还没封过将军,这次,一下子封了两个,可谓是奇观。

随后,皇上又把目光瞥向一身青色铠甲的庄璃,顿时众人都屏住呼吸等待下文,因为在他们看来,连庄璃手下的两个副将都被封为将军,那这个女人的荣华富贵也指日可待。

“至于庄爱卿你……一年前因有罪在身,去边关也是为了将功补过,所以并无嘉赏,你可服?”说罢,皇上投来犀利的目光。

庄璃不敢抬头,只是低着头微微抱拳说道:“末将领命。”

“不行,这不公平,皇上,我军这次出战,庄璃主帅她有很大的功劳,皇上为什么连我们这些小将士都嘉赏了,却唯独漏下出身将门的庄璃主帅?”武陵是个直性子,在军队中和庄璃建立了很深厚的姐弟情,所以立刻为这个姐姐打包不平。

皇上脸色微微一变……这时,群臣也都等着看这个莽撞的将士质疑皇上口谕,会受到怎样的处罚?

皇上还没等开口,只见庄璃就走到中央双膝跪地语气身为卑微:“回皇上,武将军为人耿直,有一说一,有二说二,还请皇上念在他是触犯饶恕他这一次。”

“小璃姐,我……?”武陵还想要说什么却看见庄璃投来想杀人的目光,于是立刻闭嘴。

皇上眯起眼睛打量这个女人,一年没见,她真的变了很多,身上那种女儿柔情越来越少了,不过却依然有着无法言语的魅力。顿时全场气氛特别尴尬,庄璃跪在中央一动不动,放佛一尊雕像一样。

突然,皇上右侧的庄妃突然咯咯笑起来:“皇上,您就别为难臣妾的姐姐了,姐姐好歹这次也是打了胜仗班师回朝,而且这次又是皇上设下的庆功宴,可别变成鸿门宴哦。”说完庄妃吐了吐粉红色的小舌头。

皇上随后缓缓扬起嘴角道:“好吧,既然连蝶儿都给你求情了,朕就放过你们这一次,下不为例。”

“谢皇上开恩。”庄璃一个头重重的磕在地上,武陵在一旁看的很心酸,心想要不是因为自己惹祸,小璃姐姐也不会受到皇上的责怪。

随后便是歌舞升平,众大臣开始频频敬酒,说些冠冕堂皇的话,庄璃三杯酒下肚不再多喝,不是不能喝,是不想再喝。

见众人都有些醉意,庄璃起身找个借口走出来,透透气,望着半空中的明月,她忽然觉得自己仿若在梦中,来到这个本不属于她的世界已经十年之久,却还是没有习惯。

“唉……。”她轻声叹了口气,刚想转身离开,却一把被人从后面抱住,若是平时以她的身手一定会把对她不轨的人碎尸万段,可是现在她不能,因为她清晰的闻到这个熟悉的龙延香,她知道,身后的人是皇上。

“小璃,你还是不肯原谅朕么?”皇上说话的时候,嘴里有微弱的酒气散开,传出淡淡的幽香。

“皇上,请自重。”庄璃一个闪身挣脱了皇上的怀抱,退出三米之外冷冷的看着皇上。

“自重,哈哈,朕是九五之尊啊,天下间哪个女人不是做梦都想求的朕的临幸,只有你,只有你这个女能说出这样犯上又绝情的话。”皇上仰天大笑,笑容中带着浓浓的讽刺味。

“皇上,你醉了,我们回去吧。”对于这个男人,庄璃不想与他说太多。

可是皇上却似乎并不罢手,而是复杂的看着庄璃:“小璃,你是在怪朕么?怪朕害死了他是么?你还是忘不了他么?做朕的贵妃有什么不好?朕可以给你一生的锦衣玉食,荣华富贵。”

“我……不屑。”想了想,庄璃说出这样三个字,说出后连自己都吓了一跳。

“你说什么?”果然,皇上听到这三个字,连脸色都绿了,这个女人竟然说她不屑。

本以为皇上会大怒,可是他却没有,而是突然间扑过来,一口咬住庄璃娇滴滴的红唇,然后指天发誓:“庄璃,你记得,你这一生,只能是我呼延觉罗羽的女人。”

第2章 狼烟四起

时光倒流两年前灵溪国边关

边塞的气候总是干冷的,即使太阳正足,只要一阵寒风袭过,立刻就会让人感觉到刺骨的冰凉,这是庄小梦穿越到苍穹大陆的第十个年头。

说来有点不可思议,穿越,重生这种在小说里才会出现的字眼,确确实实发生在了她的身上,二十岁的庄小梦本是一个孤儿,却在某天被一个富豪爸爸莫名的认领回去,然后却莫名其妙的被那个同父异母的姐姐推下楼梯,在后来,她以为她死了,可是,她却重新活了,只是在这个历史上并不存在的苍穹大陆上而已。

没有像其他人一样穿越过来就是王妃就是皇后,不过上天对她也不薄,因为她现在的身份是灵溪国将军府赫赫有名的大将军庒庆年嫡出的女儿,而且父亲给取了一个名字叫庄璃。

她依稀的记得父亲说过,离就是离别的意思,她曾以为父亲是因为怀念她因难产死去的母亲才取的这个名字,可是后来,她发现她错了,父亲心里的那个女人,是她或者他父亲都遥不可及的一个女人,那个人雍容华贵,母仪天下。

“报……”营帐外的将士高喊。

庄璃放下手中的行军图,凤眸微动:“说。”

“报告公子,我军五里外,燃起了烽火狼烟,因主帅正在和众将领商谈重要会议,事出紧急,所以小的先来通知公子一声。

“烽火狼烟?五里外是我军囤积粮草之处,看来必有异变。”庄璃凝重问道。

“正是,探子也刚刚回报说,有一小批敌军在粮草附近一点一点接近。”

“哦?大约有多少人?”庄璃秀眉轻佻,烛光照在她的脸上,映出她本就清秀的脸庞。

“回公子,大约三四十人左右。”士兵响亮的回报道。

“恩,我知道了,你出去吧。”说罢庄璃起身披上战甲,拿起宝剑,疾步走出,然后速速调来十个精兵随行,跨上战马,飞奔五里之外。

等庒庆年在营帐开过会之后,发现庄璃刚从外面风尘仆仆赶回……

“你这是去哪了?”庒庆年略有不悦之色。

“回父帅,孩儿听探子报有一小批敌军接近我军五里外的粮草,所以孩儿带了几个将士去处理掉了。”庄璃在面对父亲的时候总显的很尊敬。

谁料,庒庆年大手一甩气愤至极:“胡闹,你怎可轻易去迎敌?万一是假消息呢?万一你被探子出卖了呢?”

“是孩儿考虑不周,请父帅责罚。”庄璃低下头深躬一躬。

“就罚你去营帐外守夜。”说完,庒庆年就转身进了营帐。

这位就是庄璃的父亲庒庆年,灵溪国赫赫有名的平西大将军,也是此次出征的三军统帅,庄璃自小丧母跟着父亲南征北战,也习惯了这种风餐露宿,四处烽火狼烟的日子,而在军中也没有人知道她是女儿身,只当她是将军之子,来将军历练。

父亲对自己的严格苛刻,她一点都不在意,因为她知道父亲这是为她好……

有这样一个尽职尽责的父亲,总比穿越之前那个大腹翩翩满嘴仁义道德却把她抛在孤儿院近二十年的豪门父亲要好的多,对于亲情特别渴望的庄璃来说,她很珍惜与父亲在一起的时光,哪怕是被父亲责罚,她的心情也是愉悦的。

“公子,你刚刚为什么不跟统帅解释,你是看见了粮草处发的烽火狼烟,为什么不告诉统帅你是在确认了探子的身份和消息的准确性之后才去的,统帅这次是误会公子了,公子为何不给自己辩解?”营帐外,一个跟随庄璃出战的精兵有些打抱不平。

听到这,庄璃瞬时目光变得柔和起来,在深夜中显得格外的有感染力:“因为他是我父亲。”

此时此刻,这话,在这个“少年”的嘴里说出来,声音虽不大,但是仅仅这七个字就足以震撼在场每个人的心灵。

第3章 将军两女

硝烟弥漫,黄沙飞舞,战场上的厮杀声叫喊声,包括金属兵器相撞所发出的声音都是那么清晰,庄璃一愣,自己这次明明就没有随父出征?怎么突然又来到了战场上?

恍惚间,看见她的父亲庄将军坐在战马上狂挥弯刀一人以一敌三,一如既往的英勇善战,突然,嗖的一声一把箭穿透了父亲的心脏,顿时血花四溅,父亲在还来不及出声,头一歪,整个人从马上重重的摔下。

庄璃立刻尖叫:“父帅!”

可是父亲却听不见了……从小随父亲四处出征,已经习惯了叫父亲父帅,也许她觉得这样叫更亲切一些。

“父帅……父帅。”庄璃拼命的哭喊道。

“小姐,你醒醒,快醒醒。”庄璃哭的很伤心,忽然听见耳边放佛有人在叫她。

用尽了力气,睁开双眼,才发现原来刚才所看到的那撕心裂肺的一幕,只是一场梦而已。

“小姐,你做恶梦了?”丫鬟小玉轻声的问道。

“恩,梦见父亲他死了。”庄璃接过小玉递过来的茶水轻啄了一小口,顿时头脑清醒了不少。

“哈,不会的,老爷他可是赫赫有名的平西大将军呢,谁能杀的了他呢。”小玉和庄璃比较亲近,所以并没有主仆之分,所以小玉说话才有点肆无忌惮。

庄璃没有话,只是静静叹了口气,从小跟在父亲身边习惯了,第一次被留在将军府还真有些不习惯。

她出生的时候,生母就因难产过世,所以父亲为了照顾她,一直都把她以男儿的身份带在军中,直到前些日子,父亲语重深长的告诉自己,她已经十七岁了,也长大了,即是女儿身,就不要在随军出征。

漠北在边关频频闹事,父亲奉命领兵出战,明明说好这一去半月就回,可是整整打了两个月,也不见踪影……隐约间,庄璃有种不好的预感。

看着铜镜中的自己,美丽动人,可是眉宇间却有种戾气,父亲说那是在战场杀人太多了,所以要她在家静养些日子,待他回来跟皇上请旨,给她许配一个好人家,从此男耕女织。

可是这并不能让庄璃高兴,面对所谓的男耕女织,她到更乐意去随父亲去战场杀敌。

“小姐,桃花开了,我们出去逛逛吧。“小玉遮不住满脸的兴奋说道。

“恩。“庄璃起身整理了一下发梢,然后走出房门。

她是这个将军府嫡出的小姐,可是待遇却并不怎么好,只因她和父亲常年不在家,所以府内的事情都落在了父亲的侧夫人王氏身上。

父亲除了王氏之外,再无姬妾,据说当年只因母亲生下她之后撒手西去,父亲悲伤过度,而这个母亲曾经陪嫁的丫鬟王氏趁着父亲酒醉与父亲生米煮成了熟饭。

可能是出于对她的愧疚,所以庄将军封了王氏做侧夫人,不然凭借王氏卑微的身份也就只配做一个小妾。而这王氏也够好运气,一年后竟然生下一女名唤庄蝶,也就是庄璃同父异母的妹妹,只比庄璃小了一岁而已。

再后来,这王府就渐渐落入了这对母女的手里,无论家用还是对外支出,都要经过王氏之手,她丝毫不记得自己只是一个侧夫人,更不记得她的女儿只是庶出,完全把自己当成了这个家的唯一女主人。

“小姐,听说,王夫人刚给二小姐买了一件波斯的天蚕薄纱做了长裙,据说穿上以后闪闪发光,好看的跟仙女一样。“小玉边走边侃侃而谈,庄璃只是静静的听着不说话。

忽然,一个声音响起:“哎呦,这不是我的好姐姐么?你武功那么好,怎么不跟父亲去边关了?你不是离了男人活不了么?军营男人多,很合你的心意吧?“说完,对面的黄色薄纱少女掩面轻笑。

就连身后的丫鬟也都跟着笑起来……

庄璃不经意的瞄了一眼,正是她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庄蝶。

第4章 家有恶妹

“二小姐,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大小姐,你别忘了,她除了是你的姐姐之外,还是嫡出,而你只是一个庶出,凭什么侮辱大小姐。”小玉性子有些急,不等庄璃说话,就立刻反驳道。

提到庶出字眼,庄蝶立刻脸色大变:“死奴才,我们主子说话哪有你说话的份,来人啊,掌嘴,今天本小姐非打死你这个狗奴才。”

身后的家奴领命之后欲走上前施刑,谁知,庄璃冷言说道:“谁敢动我婢女?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庄蝶你光天化日之下还反了不成?”

“哼,你以为你会武功我就怕你么?贱妇,别以为你是嫡出就了不起,告诉你,今天这个家就容不下你了。”庄蝶被小玉气的够呛,带领身后的家奴硬要给小玉施刑。

庄璃一动不动站在原地,却已经准备好了应对,只要她出手,两招就可以摆平这些废物而已。

突然,有婢高呼:“夫人到。”

这时,只见荷花池的方向一个身穿墨绿色锦衣华服的贵妇走过来,从走路的姿势就可以看得出她是多么的傲慢。

贵妇走上前,所有奴婢纷纷跪下,连小玉也心不甘情不愿的跪下请安:“夫人好。”

“娘,你可来了,你看这个野女人,她欺负我,联合你的婢女辱骂我,说的可难听了,说我是卑贱的庶女,说娘您是卑贱的小妾而已。”经过庄蝶这番添油加醋,贵妇立刻燃起怒火,不过她却不敢直接冲庄璃发火,只能抬起脚狠狠的踩在小玉的手上。

小玉跪在地上,双手伸在前,被人这么一踩立刻疼得差点掉出眼泪。

“贱婢,即使我是小妾,我的女儿是庶出,也轮不到你来多嘴。“王夫人脸色阴沉的说道。

“姨娘,小玉年纪小,不懂事,冲撞了您,我给她赔礼道歉,还希望您不要与一个奴才一般见识。“见王氏出手,庄璃没有办法主动用武功攻击,所以还是低下了头认错。

谁知王氏轻蔑一笑:“呦喝,别啊,堂堂嫡出的大小姐怎么会给我这个小妾认错呢?不是吧,太阳从西边出来了。”王氏抓住机会羞辱道。

庄璃没说话,不过脸色却极不看好,这时,庄蝶扑哧一笑:“娘,我们还是别跟这些有娘生没娘教的人一般见识了,不值得,别降了我们身价。”

“蝶儿说的有道理,那今天我就暂且放了你这个小畜生,你个小畜生,竟然敢欺负到我们二房来,也不看看你现在吃谁的喝谁的,将军整日不在,家里什么事情不都是我在打理,给你一口饭你不知道感恩,还反咬一口,活的不耐烦了。”说完,王氏松开脚,却在小玉的胸口狠狠踢了一脚。

要不是庄璃在后面接着,小玉说不定又要撞到身后的枯树上……

这个毒妇,庄璃心里想着,不过嘴上没说,毕竟王氏名义上还是她的姨娘。

见王氏带着女儿庄蝶离开后,庄璃立刻扶起小玉心疼的问道:“小玉,你没事吧?“

小玉摇摇头:“我没事,只是小玉气不过,她们母女俩如今不仅霸占了将军府,还欺负大小姐,尤其是那个王氏,当初她可是夫人的陪嫁丫头,竟然趁人之危,在老爷喝醉的时候设计,霸占了夫人的位置,真是好不要脸。“

庄璃摇了摇头:“别说了,小玉,逞口舌之快没什么意思,现在我父亲不在,她爱怎样就怎样吧,等我父亲回来,我会和他提议把府上重新清理一片,免得更多的下人被她们欺负。“

“那真是太好了,老爷最听小姐你的话。“小玉顿时忘记了刚才的疼,傻傻的笑道。

这时,突然听见门口的丫鬟们在窃窃私语,似乎研究什么事,庄璃回过头,看见了一张清秀的脸,这个人,她并不陌生,据说是新科状元郎,名字叫做韩正。

人长的有些英俊,风流倜傥,再加上很有才华,所以很受都城少女们追捧,这些丫鬟见了韩正之后各个面带娇羞。

韩正一袭碧绿锦袍走过来,看见庄璃尴尬一笑,就算打过招呼,然后向庄蝶居住的阁楼方向走过去。

望着他的背影,小玉愤慨的说道:“小姐,你说这个韩公子也太那个了,明明是老爷准备指给你的,结果二小姐到趁机给撬走了,这不是摆明要跟你做对么?”

庄璃摇了摇头:“本来我与他也没有婚约,所以不算失礼,庄蝶和韩正男欢女爱也很正常。”

庄璃到是看的很开,毕竟在她看来,一个男人而已没什么,虽然那个新科状元真的是父亲打算留给她的,可是,无奈,人家却对庄蝶情有独钟。

不一会,庄蝶的院子里传来了笑声,声音暧昧之极,庄璃也没有心情在继续赏花,于是带着受伤的小玉回房间包扎。

庄蝶的院落里

庄蝶撒娇的靠在韩正的胸口问道:“正,你刚才进来的时候,是不是看见那个野女人了?”

第5章 噩耗传来

“野女人?哪个?”韩正似乎不知道庄蝶说的是谁,庄蝶似乎很不满意,一下子推开韩正凶道:“你说哪个?我们将军府只有一个野女人,就是庄璃。”

“庄璃,她……不是庄将军的嫡女么?”韩正一愣,丝毫不明白庄蝶为什么这般说庄璃。

“正,难道连你也很在乎嫡庶之分么?你若喜欢嫡女,你去找她啊?还来我这芙蓉园干什么?”庄蝶立刻耍起了大小姐脾气。

韩正立刻解释:“蝶儿,我不是这个意思,真的,你别误会我,好么?要是我真在乎的话,我当初就不会直接选你了,是吧?”

一说起这个也巧了,本来是庄老将军看上了这届的新科状元,有相貌有文采有家势,听说父亲还是一个太守,这样好的男人他当然想留给他的爱女庄璃。

于是借机把韩正邀请到了家里做客,没想到庄璃对人很冷淡,貌似不解风情,而相反庄蝶表现的很热情,新科状元哪里这般受人冷落,连皇上也对他赞不绝口,所以他一气之下选择了庄蝶。不过也不代表他就讨厌庄璃,他只是觉得庄璃有点太冷了。

“那你以后不许理那个野女人知道么?离她远点,我娘说她是煞星,身边的人都被她克死了,说不定哪天我爹也被她克死呢。”其实庄蝶说这个是无心之举,只是她没有想到,她这句话竟然会变成现实。

“煞星?怎么回事?”韩正似乎对这个话题颇感兴趣。

庄蝶轻蔑的说道:“还能怎么回事,跟在她身边的人倒霉呗,我娘说庄璃生下来,就克死了她的亲娘,然后连给她喂奶的奶娘也无缘无故死了,你说邪门不?”

“啊?竟然有这等事。”韩正似乎不太相信煞星之说。

“当然了,所以你啊,要好好谢谢我,如果你当时真是准备迎娶他的,那你也倒霉了,知道么?”庄蝶说完撒娇的窝在韩正的胸口蹭啊蹭。

韩正顿时羞红了脸,因为他的家教一直很封建,所以从未和女子这番亲密过。

“正,你吻我。”庄蝶不知羞耻的说道。

“啊……这……这不太好吧,于理不合啊。”韩正有点心虚,因为他总觉得没成亲之前这样做不好。

“什么不好,我一个女子都不害怕,你怕什么?”面对韩正的胆怯,庄蝶有些不悦。

“不是,这样我总觉得不太好,蝶儿,等我们成亲之后……?”韩正的话还没等说完,庄蝶就推开他,跑进自己的房间了。

韩正叹了口气立刻追进去,谁知,一把被门口的庄蝶扑倒,然后两个人齐齐躺在床上。

韩正顿时羞的脸跟红透了的苹果一样……庄蝶却呵呵笑了起来。

笑声过后,庄蝶一把搂过韩正的脖子:“正,你……想要我么?”

这句话说完,韩正顿时愣住了,如遭了雷击般,他没有想到,外表看起来温柔贤惠的庄蝶能说出这样大胆的话。

还没等他们二人有反应,突然没被打开,王氏走进来,看见之后立刻怒骂:“你们还有闲心在这里做这种事,出大事了。”

听她的口气,好像天都要塌下来一样……

庄蝶立刻起身整理一下衣物然后不耐烦的说道:“娘,什么事啊,你如此大惊小怪?”

“你……你爹他死了。”王氏颤抖的嚎啕大哭起来。

“啊?庄将军死了?”这下连韩正都有点不可思议。

第6章 将军遗命

收到消息的时候,庄璃正在给小玉包扎被王氏踩上的手,消息传来,她手中一抖,药瓶应声而碎。

“你说什么?”庄璃脸色苍白的问道。

“回禀大小姐,外面有将军的部下求见,说……说是将军为国捐躯。”管家老泪纵横的说道。

“不可能,我不相信。”庄璃说完这句话,立刻飞快的跑出房间,走到府邸门口,赫然发现门外跪着一地的将领,都是白布系头,表示哀悼。

“你们……你们说谎,我父亲他是英雄,他是战神,不会死的。”庄璃边哭边说道。

“大小姐,您请节哀,雁门关一战,主帅与漠北苏老将军一起掉下山崖粉身碎骨,我们找了三天三夜才发现将主帅的尸首……可是,已经凌乱不全,所以我们就地火化,这是骨灰。”说话的武老将军,他是父亲身边跟了十几年的副将,应该不会说谎。

庄璃颤抖了一下身体,差点当即晕倒,不过她勉强撑住,告诉自己不能在此刻倒下,因为她是庄将军的女儿,不能这么不堪一击。

庄璃颤抖的捧起黑色的骨灰匣突然放声大哭:“父亲,你骗人,你说过半月就回的,身为主帅,怎能说话不算数。”

见庄璃哭的如此痛彻心扉,武老将军不敢打扰,等她情绪平息了之后才从怀中掏出一封信递给庄璃:“大小姐,这是将军一个月前写好的,说如果他遭遇不测,要我交给你。”

庄璃缓缓的接过信封,上写——吾女庄璃亲启,那字迹,真的是父亲了,难道他一个月前就预料到自己要遭遇不测么?

庄璃抬起手臂擦拭了一下眼泪,缓缓的打开信封,上写:小璃,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就证明我已经不在人世了,心里很多话想说,却有不知该从何说起,你因年幼丧母,所以一直在跟为父身份四处征战,吃尽了苦头,为父实在对不住你,可是,那是因为为父舍不得把你一个人放在家里,教你武功也是为了让你学会保护自己,这次出战跟漠北一决高下,我已抱着必死之心,所以提前写下遗书给你,就是怕以后再无机会。

看到这,庄璃已经泣不成声……

接下来为父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而你看完之后也要烧了信,以免惹来杀身之祸。为父之所以给你取名叫庄璃,是因为离是离别,不过却不是因思念你的母亲,而是一个为父一生中最爱的女人,她……叫做许曼云。

看见徐曼云的名字,庄璃心里一颤,许曼云?这不是当今皇后娘娘的名字么?难道父亲爱的是皇后娘娘?

庄璃带着疑惑又接着看下去,上写,二十多年前,我和曼云是青梅竹马的璧人,那时候我还不是将军,她也不是皇后,后来一次无意间皇上微服私访,见到了曼云便一见钟情,立刻下旨封为皇妃,后来她生下皇子就直接封为皇后。

而我也为了保护她,考取了武状元入朝为官,这一呆,便是二十二年……

曼云可怜我,把她的贴身婢女嫁给我,就是你的生母周氏,无奈我心里只有曼云,所以怠慢了她,直到她死,我才觉得愧对她,所以对你加倍疼爱。

目前为父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曼云,后宫险恶,如今杜贵妃惯宠后宫,我怕她会陷害曼云母子,太子还年幼,所以还请女儿你为父亲保护好那对母子,为父感激不尽,欠你和你母亲的,只有来世再报。望小璃你好好照顾好自己。“

落款处清晰的写着——为父:庒庆年绝笔

庄璃看过信后,心里万分感慨,原来父亲一生最爱的竟然是皇后娘娘,他这一辈子都在保护那个女人,和那个和他毫无血缘关系的孩子。

这一刻,庄璃为父亲守护着心爱的人而感动……虽然她是穿越来的,可是十多年的光景,她已经把自己当成庄璃,她就是庄璃。

按照父亲的吩咐,她把信烧毁……火焰燃起,王氏却突然冲过来大叫:“你休想毁掉你父亲的遗产。”

庄璃苦笑,原来这个女人以为是父亲交代怎么划分家产,真是可悲至极。

王氏扑过来,想要抢那封还没烧完的信,在马上就触手可及的时候,庄璃大手一挥,她立刻被弹出三米之外,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大哭起来:“庄璃,你这个不孝女,你偷看你父亲遗命,想独霸家产,如今还对我这个姨娘动武,你简直不是人。”

庄璃冷冷的看着她:“我父亲刚死,尸骨未寒,你就想着分家产,到底是谁居心叵测,这是我父亲指名留给我的遗书,凭什么要给你看?”

“你看看啊,你们大家看看,这个不孝之女,是怎么对我这个姨娘的?”王氏干脆躺在地上耍赖不起来。

庄璃鄙视的看着她缓缓说道:“你别装了,你什么居心,我懂,不就想要家产么?你放心,我不会和你还有你的宝贝女儿抢,都给你们。“

“此话当真?”王氏立刻从地上起来,拍了一下屁股上的灰尘,哪里有一点将军侧夫人的样子。

“当真,如今我父亲已死,我也不会留在将军府,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办,如今我只要我父亲骨灰,别无它求。”庄璃一字一句的说道。

立刻所有人都是一愣,连韩正也是一愣,他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女人如此的爽快和孝顺,只要父亲骨灰,其他的什么都不要,真是太潇洒了。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到时候别跟外人说我们母女欺负你个孤女。”庄蝶立刻接话道。

“你放心,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庄璃从不后悔。”庄璃大义凛然的说道,她心里其实也是这样想的,父亲死了,她还守在这个将军府干嘛呢?以她的武功行走江湖已经没问题,她才不会留下和这对唯利是图的母女相伴。

“圣旨到,将军府听旨意。“不知什么时候,一个公公在众人的搀扶下走出来。

庄璃和庄蝶王氏,还有还有人都立刻跪下听旨。

“近日传来噩耗,听闻庄将军为国捐躯,朕深表痛心,也对庄将军两个女儿深表歉意,所以朕决定即日起接庄家两女入宫与皇子公主们伴读,将军侧夫人王氏册封二品诰命夫人,居住将军府邸。“

听到这,王氏立刻乐开了花,可是下一句,却又让她闭上了嘴。

“令赐王氏一块贞节牌坊,希望有生之年为将军守节。”这下王氏傻眼了,她真的要守寡了。

“庄家两女请立刻收拾行囊,准备进宫。”公公的声音极其的尖锐,在庄璃听起来很不舒服。

想到要进宫,庄璃想起了父亲的遗命,保护皇后,保护太子……可是她真的有那么大的能力么?

第7章 入住皇宫

灵溪国的帝都已经够奢华,但是如果你看见了皇宫就觉得什么都是浮云,偌大的皇宫金碧辉煌的矗立在眼前时候,你也许会觉得这些都是不真实的,简直是梦境。金色的盘龙雕塑,暗红的圆柱,无不象征着帝王家的权利与贵气,望着这一切,庄璃忽然明白为何自古那么多人都不惜白骨累累强夺帝王之为,原来都是禁不住这浮华的诱惑……

庄璃虽然以前曾经随父亲入宫过,但是这一次来感触还是不一样,毕竟这一次是长时间住下,听皇上的意思,是可怜她们满门孤寡,父亲又是为国捐躯,所以想给她们一些补偿。

庄璃是一个性子很淡薄的人,她不喜欢皇宫,是因为这里的人都是各怀鬼胎,早就听说宫中是最可怕的地方,杀人不见血,亡魂无数,所以这一次进来,她不知道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不过,她却没的选择。

与庄璃不同的是庄蝶,她几乎要乐开了花,一路上四处张望,因为她是庶出,所以从来没有入宫的资格,但是这一次竟然可以常住,她第一反应就是自己有机会飞黄腾达了。听说皇上有五个皇子,都未成婚,各个年少英俊,要是运气好,选对了一个,也许未来是皇妃皇后也说不定。

越想庄蝶越高兴,似乎把母亲的叮嘱都忘在了脑后……

她的母亲王氏其实算是最可怜的人,虽然得了二品夫人的称号,不过却是一个空头而已,皇上一个贞节牌坊就彻底把她打进了深渊,要想翻身只能靠女儿了,所以在庄蝶上车之前,王氏一再强调,一定要找一个大树,站稳脚跟,剩下的慢慢在说。

姐妹两个一个愁云惨淡还沉寂在父亲战死的噩耗中……一个已经开始展望未来,为自己规划灿烂人生,她们此刻不知道,多年以后,当她们再次站在这个皇宫时候,却已经是物是人非。

公公对她们很客气,也许是因为她们父亲的原因,进宫之后,先安排了一个厢房给他们姐妹二人休息,然后就忙别的去了。

庄璃放下行礼,没有心情打量这里的一切,只是脸色很苍白……对未来很茫然。

庄蝶则立刻从行礼中拿出自己的漂亮衣服,然后开始打扮,因为她觉得一会可能有机会见到皇上和那些皇子们。

果然不出所料,一刻钟不到,公公就带了口谕过来:“奴才奉皇上口谕宣二位小姐觐见。”

庄蝶立刻起身,遮不住一脸的兴奋劲,而庄璃只是无精打采的站起身跟着走出去。

皇宫的面积很大,大大小小总共有几十处院落,要是没有马车,走也的走好长时间,当然像庄璃和庄蝶这个级别的,还不够资格可以在宫内使用马车。

蟠龙殿一直都是皇上设宴的地方,无论是庆功,还是过寿,几乎都在这里,皇上呼延觉罗啸致已经年逾五十,庄璃听父亲说过,皇上是个平庸至极的君主,当初是太后扶持的傀儡皇帝,所以一直没有实权,只是每天吃吃喝喝,所以看来这次接她们进宫,也应该是太后的旨意。

正想着,已经到了大殿,庄璃庄蝶立刻都开始紧张起来,毕竟见到这么大场面的时候不多。

走进去,两女轻跪叩头,说着心里已经背的滚瓜烂熟的话:“臣女庄璃,庄蝶,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参见太后娘娘,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繁缛的礼节,却恰好是灵溪国人最看重的,不过在这种大场合,其他人不用拜见,只有太后皇上皇后才有这个资格。

皇上立刻抬手:“两个孩子快起来吧,你们父亲为国捐躯,其情可鉴,朕以后会把你们当自己的女儿一样抚养。”

听这话,庄蝶立刻喜上眉梢,和庄璃二人立刻谢恩:“谢皇上恩典。”

不过庄璃知道,此刻皇上说的话不过是给文武大臣看看而已,他要真能说出这样的话,就不必依靠自己的父亲保江山了。“

起身之后,坐到了旁侧的圆垫上,庄璃这时才敢抬起头慢慢打量。

中间黄色龙袍那个是皇上,左边坐着一位面容清秀的老太,衣着华贵,眉宇间隐约有着一股说不出的威严,看来,她就是传说中的女权者蓝太后了,庄璃一直以为她一定是一个看起来气场很大的女人,可是没想到,她和普通的老太太一样,并没有太出色的地方,这不仅让庄璃有些失望。

皇上右手边的是身着大红彩袍,头戴金色凤冠的女子,这个女人只要你看了一眼,就会立刻被惊住,因为她有着令人叹为观止的绝色容颜。

庄璃心里忽然有些小激动,这个女人就是父亲爱慕了一生,甚至不惜用一生的时间去守护的女人,也是赫赫有名的灵溪国第一美女许曼云,许皇后。

就在庄璃还在赞叹许皇后的美貌时候,身边的庄蝶忽然嘤嘤抽泣起来……

虽然声音不大,但是足以响彻整个大殿……庄璃皱了下眉头,侧身看庄蝶,心想不知道这丫头又有什么坏主意,庄璃一向不喜欢这个妹妹和她的继母,因为她们的人品一直很有问题。

“小丫头你为何哭泣?“皇上没有发火,只是好奇,好端端的为何哭了?

庄蝶抬起头,露出一副弱不禁风楚楚可怜的样子,霎时,渗透了所有人的心,大家只觉得她真的很可怜。

庄璃轻轻叹了一口气,装哭一直都是庄蝶惯用的伎俩,她现在的演技可以媲美奥斯卡影后了。

第8章 神秘太子

“回皇上话,臣女只是觉得在这样的场合,很想念家父,如果要是为家父设下的庆功宴该多好,可惜……如今父亲已经不在,臣女很感慨,如有冒犯之处,还请太后娘娘和皇上念在臣女思念父亲的份上饶恕这一次。”庄蝶立刻起身跪下边说边抽泣着,让在场所有人听着无人不被感动,有一些大臣的妻妾,更是频频落泪……

果然,皇上一时间也动容,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转头看了眼太后,太后心领神会感慨道:“丫头你父亲刚战死,思念本是正常,何罪之有,哀家和皇上都恕你无罪,起来吧。”

“谢皇上与太后垂怜。”庄蝶低头谢恩,嘴角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丫头你叫什么名字,哀家一直听说庄将军有两个貌美如花的女儿,不知你是哪个?”显然庄蝶刚才的举动成功的博得了太后的注意,所以太后竟然主动问起了她的名字。

庄蝶心里一甜,立刻回道:“回太后娘娘的话,臣女叫庄蝶,排行第二。”

“哦,原来是二女儿,果然聪明伶俐。”皇上这时也插话道。

“谢皇上夸奖。”庄蝶言语大方,却又不失礼,立刻博得了大家的好感。

这时,皇后的下侧坐着的一个贵妇,突然开了口:“这小女儿怎么都知道哭泣思念父亲,大的怎么反而无动于衷了?”说着,众人的目光都向庄璃瞟来。

只见庄璃脸上果然没有泪水,也没有悲伤之色,很淡然……

刚才问话的这个女人,虽然屈居皇后之下,但是却不容小窥,因为她正是惯宠后宫长达二十年之久的杜贵妃,据说她的权利比皇后还要大,皇后现在只是一个摆设而已。

杜贵妃一说话,众人都立刻附合,频频质疑,这个大女儿怎么不哭泣呢?

庄璃见自己被推到风口浪尖,不回答不行,于是起身跪地回道:“回娘娘,臣女已经是悲痛至极,欲哭无泪,请娘娘明鉴。”因为她现在不知道杜贵妃是什么身份,所以只能叫娘娘,因为看她的座位离皇后那么近,应该不是普通的嫔妃。

果然,一句话,说的杜贵妃无话可说……

太后点了点头:“说的好,你就是庄璃吧,听说你很小的时候就随父四处出征了,勇气可嘉啊,咱们灵溪国真是人才辈出。”

太后这样一句评价无疑是一顶大帽子,瞬间扣到了庄璃的头上,可惜她不是急功近利的人,于是立刻说道:“臣女惶恐,臣女只是跟父亲在一起习惯了,并无什么功绩,太后娘娘谬攒了。”

太后点了点头:“起来吧,还是个谦虚的孩子。”

庄璃总算松了口气,谢恩之后起来坐回座位旁,立刻被庄蝶不甘心的瞪了一眼,本来这场戏是她先导演的,只是为了自己能被大家注意。

现在倒好,连庄璃也引起太后的注意了,她真的气的半死……

这时,外门公公高喊:“大皇子到,二皇子到,四皇子到,五皇子到,六公主到。”

皇上哈哈大笑:“朕的这帮小崽子可来了,让朕好等。”

这时,四个皇子和一个公主立刻跪地请安,皇上立刻冲小公主摆摆手:“来,留香,来父皇这里坐。”

大家都知道皇上很宠爱这个小公主,因为皇上有五个儿子,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俗话说的好,物以稀为贵,所以自然就把这个小公主快宠上了天,当然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个小公主的生母正是后宫如今炙手可热的杜贵妃。

这时,太后突然冷冷的问了句:“太子呢?”

大家才注意到,原来这些皇子中没有三皇子,也就是当今的太子,怎么所有人都到了,单独不见太子呢?

庄璃也有些疑惑,因为她父亲的遗书里写明了,要她好好保护太子,可是现在她连太子面都没见到。

“母后,臣妾去找找看吧。“一直没说话的皇后此刻显然坐不住了。

“哎呦,我说皇后姐姐,你怎么管教儿子的,这么大的场合说不来就不来了,这不是对死去的庄将军不敬么?”杜贵妃看热闹不怕事大,风言风语的说道。

只见皇后娘娘脸色已经很难看,皇上没有说话,不过脸色也不是很好,看的出,皇后娘娘并没有因为倾城的美貌而获得皇上的宠爱,看来,这争宠也不是只需要美貌。

“回父皇,母后,儿臣找了太子哥哥,但是他说他病了,不舒服,所以不能来。”说话的是一个长相干净的少年,年纪也就十四五岁左右,言语间还有些稚嫩之气。

虽然在古代,十四五岁都已经是成年了,但是其实并没有成熟多少……

“幻儿,你说的都是真的?”皇上厉声问道。

听到皇上叫他幻儿,庄璃立刻明白过来,这个少年就是五皇子呼延觉罗幻,据说母亲是连妃娘娘,家族也是比较显赫的一位。

“幻儿,你要对你父皇说实话,不许撒谎。”说话的女子面露担忧之色。

庄璃闻声望去,发现她就坐在之前那位质疑她的娘娘身边,估计应该是连妃了。

“母妃,我没说谎,太子哥哥是这么说的,他说他病了。”幻被大家问的有些不耐烦。

没等皇上说话,杜贵妃噗哧一声笑了:“哎呦,真新鲜,太子说他自己病了?自己说能算么?要太医说才算,这些小孩撒谎也不看看时机。“

“母后,皇上,也许羽儿他确实身体不适,臣妾先去看看情况,请勿怪罪。“皇后娘娘立刻小心翼翼的说道。

太后白了一眼,没说什么,皇上点了点头:“去吧,要是病了,就请太医瞧瞧,没病的话就给我过来,别以为太子就有架子。“

听皇上的口气,好像对太子并不怎么上心,望着皇后娘娘离去的身影,庄璃肯定,这次,太子就是没病也的装病了,因为来了,恐怕情况会更糟,至少那个妃子还会继续刁难,而看太后的意思,也没有想袒护太子。

看来,帝王家的关系果然错综复杂……庄璃暗自忧伤,一是为自己已死的父亲,一是为前途迷茫的自己。

这时,忽然皇子中有一位气宇轩昂的走来庄璃面前问道:“你一定就是庄璃吧?“

“你怎么知道?”庄璃先是一愣,随后意识到自己失礼,立刻低下头赔罪:“请殿下恕罪,不知殿下怎么知道臣女就是庄璃?”

庄璃,你记着,这一生,你只能是我呼延觉罗羽的女人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68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