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天泡吧刁蛮任性的酒鬼叶家大小姐终于被未婚夫抛弃了

成天泡吧刁蛮任性的酒鬼叶家大小姐终于被未婚夫抛弃了

第1章 不小心撞破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叶繁星就一直在做同一个梦,梦里面她和一个陌生男子在一间陌生的房间里,那房间有一张Kingsize的床……

房间里的视线很暗,可是依稀可见装修很豪华。

像似一个酒店,又像似私人的住宅。

那男人穿着名贵的私定西装,脸上似乎戴着面具,又似乎只是眼睛上蒙了一层布。

他转过身看她,她也在努力睁开眼想要看清他的样子。

“你是谁?”他问她。

她是谁?

她还想知道他是谁,这又是哪里?

她想问他,张嘴说话,却半天发不出一个音来。

怎么回事,她好像哑了?

眼看着那男人走过来,离自己越来越近。

她因为害怕想要大喊,别过来,别过来!

可什么都喊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看着……

叶繁星猛然睁开眼,看到的是熟悉的天花板,她松了口气,幸亏只是个梦,一切都是她熟悉的,这是她的房间,是姥姥生前给她买的。

她惊出了一身冷汗,头发更是黏腻地贴在白皙的脸蛋上,她双手抱住脸颊,梦境却又在脑海了回荡。

“墨初哥哥好爱你啊……”

叶繁星坐起身,摇了摇脑袋,怎么梦里的声音还在,这是酒喝多了出现幻觉?

相依为命的姥姥已经离开半年了,姥姥走的时候她并不知情,一个月后才得到的消息。

从国外匆匆赶回家,却只看到姥姥凄凉的骨灰。

那是她相依为命最亲的人啊!

“墨初哥哥……墨初哥哥……”

墨初?

她青梅竹马的未婚夫冷墨初!

耳边回荡着这个名字。

要不是冷墨初一直陪着自己,她怕是撑不下去了吧。

对啊!那一直纠缠自己的梦境,莫非里面的男人是冷墨初?

不对!

这喊声就在房门外!

这不是梦!是有个女人在喊他名字!

叶繁星起身跌跌撞撞地走到房门口,耳边的声音却越来越大。

自从姥姥走后,整整半年她都缓不过劲来,每天要是不喝酒她根本支撑不下去。

唯一一抹温情大概就是冷墨初了。

他是谦谦君子,温和礼貌,爱她如初。

叶繁星颤抖着手打开门,透过门缝她看到那女人和她未婚夫……

“念念,你姐姐还在睡觉!”

“姐姐喝得烂醉根本不会醒来的!”都半年了姐姐都没发现他们俩的事。

那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苏念念,而苏念念今年只有19岁。

苏念念随父亲苏培志的姓,而她叶繁星是随母姓,她两岁丧母一直由姥姥叶蓉抚养长大,半年前身为叶氏集团董事长的姥姥突发脑溢血去世。

姥姥死的时候,她人在国外,连姥姥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因为姥姥的去世,她整整消沉了半年,这半年里整天用酒精麻醉自己,这样她就可以在梦里和姥姥相见。

没想到这半年就这样成全了青梅竹马的未婚夫和妹妹苏念念。


第2章 突然出现吓死你们

在她的房子里趁着她喝醉酒不省人事的时候在她的客厅做那么恶心的事!

叶繁星看一眼自己的床,大概无数次她在外面买醉的时候冷墨初和苏念念在这……

想到这里,叶繁星闭上眼,靠在门上,捏着拳头,她抑制不住的厌恶,恶心,被欺骗的狂怒。

叶繁星的房间最不缺的就是酒,自然不缺酒瓶。

她拿了一个瓶子,“砰”的一下打开了门。

“啊!!”苏念念听到动静一回头就看到叶繁星拿着瓶子大步走过来。

“姐姐!姐姐……”苏念念害怕地喊着姐姐,身子下意识的躲到冷墨初的身后。

“繁星!你,你怎么醒了!你听我解释……其实……”冷墨初想要拿衣服,可是衣服都被凌乱得扔在角落,一时都没东西遮。

叶繁星此刻酒醒了大半,拿着瓶子怒气匆匆地指着冷墨初,“好,你解释一个我听听!我听着!”

“我,我……”冷墨初眼珠子转着不知道怎么解释,忙去拉她的手,“繁星,我爱的是你,相信我,我爱的是你!”

苏念念见冷墨初的样子,眼底闪过恼怒,脸上却惊恐,站到冷墨初面前。

“姐姐,是我勾/引墨初哥哥,你有什么气冲着我来,你要打就打我好了,不要打墨初哥哥!”苏念念说着抱住冷墨初,背对着叶繁星。

一副为了冷墨初愿意去死的样子。

“念念……”冷墨初看到苏念念视死如归的模样,心里触动,扔开繁星的手,把苏念念抱怀里,“繁星,不关念念的事,你有什么气冲着我来!”

不关苏念念的事?

叶繁星冷笑一声,“难道她是被迫的了?”

“当然不是!姐姐!我是心甘情愿的,不关墨初哥哥的事!”苏念念忙帮着说话。

“念念……”冷墨初更加心疼苏念念了,抱着她不肯放。

而此刻的叶繁星心里更是被无形的手狠狠捏住,疼得她快喘不过气来。

被当场捉到,却搞得她破坏他们感情似的。

叶繁星举起手,手里的瓶子直接砸过去。

“啊!”苏念念惊吓地叫了起来。

可心里也想赌一把,如果叶繁星砸了她,墨初肯定心疼自己,会对自己更加好。

“啪”的一声,玻璃碎片掉落一地。

冷墨初的脑袋上血流如注。

叶繁星直接把瓶子拍在了冷墨初的头上,冷墨初疼得惨叫一声,捂着脑袋,气急败坏,“叶繁星!你会不会太过分了!只准你跟陌生人,还不准我跟别的女人!我和念念至少是真心相爱!”

“墨初哥哥!”苏念念心疼地去擦冷墨初脸上的血,“姐姐你这样太过分了我都说了是我勾I引墨初的,你有气冲着我来!你为什么要打我的墨初哥哥!呜呜呜……”


第3章 哦,我失忆了

苏念念说着说着都快哭了。

冷墨初更心疼地抱住她示意她别哭,他要心疼了。

看他们的样子,叶繁星简直觉得恶心,“冷墨初,你自己偷I情还以为我跟你一样!我什么时候跟陌生人了!你说我什么时候!”

“我亲眼所见,别弄的全世界都欠你似的!你姥姥死了,你都难受半年了,每天就喝酒跟个酒鬼一样,哪个男人受得了!”

“冷墨初!我没想到你血口喷人的本事那么强!我跟陌生人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叶繁星你装傻的本事也很强,直接把这段记忆过滤了,17岁那年还跑去国外待了两年,回来就说那两年的事不记得了。谁知道你在国外又跟了多少男人!现在我和念念真心相爱,我们做这种事怎么了!”冷墨初理直气壮地反问。

“怎么了?你是我未婚夫!不是苏念念的!”

“未婚夫?你眼里还有我这个未婚夫!你成天喝酒满身酒气,就是个酒鬼!你以为你还是叶家大小姐呢!每个人都要围着你转吗!你姥姥已经死了,你接受现实吧!”

不停地强调姥姥已经死了,叶繁星克制着暴怒的火起大步走到门口,打开门,“滚,你们两个马上滚出我家!”

“走就走,我也不想管你!念念比你善良,比你脾气好,比你干净!”冷墨初想去捡衣服。

叶繁星却先一步去捡了衣服,直接扔到楼下。

“叶繁星!你!”冷墨初气得大吼。

“都能在我房间动我妹了,怎么,不是真心相爱吗?这么相爱,就这么出去狂奔啊!赶紧的给我滚!不然我报警说你们私闯民宅!”叶繁星一字一句地说。

“你!你太过分了!叶繁星!”

“过分吗?不出去,那我就报警了!到时候警察来了,左邻右舍都来围观,那可就有趣了。冷氏集团长孙少爷的私密照媒体应该很有兴趣!”

“你有种!念念,我们走!”冷墨初抱着苏念念出去。

“墨初哥哥,我怕……人家要看我的……我不想被人家看身体,我只想给墨初哥哥一个人看……呜呜呜……要是被人拍了照,念念以后就嫁不出去了……”苏念念惊吓得哭出来。

脸上梨花带雨,冷墨初看得心里被刀割一般。

“跟我未婚夫好上了,怎么还想着嫁给别人呢。”叶繁星抱胸站在门口冷笑地嘲讽。

苏念念脸色一阵苍白,立马解释,“墨初哥哥,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知道你一定不可能娶我,你是姐姐的未婚夫,我没有奢望过别的……呜呜呜……”

冷墨初更加心疼了,“念念你放心,我回家跟我妈说,我娶你!”

我娶你三个字,几乎狠狠敲击了叶繁星的心房。

苏念念心里一阵喜悦,脸上却还是梨花带雨着:“不不,墨初哥哥是姐姐的,我不能抢姐姐的未婚夫,我不能,呜呜……”

“喂!警察局吗?”叶繁星听不下去了,直接拿出电话报警。


第4章 她死了,坏人们会笑吧

“叶繁星!我要娶你妹妹苏念念!我冷墨初发誓,一定娶念念为妻!念念,跟墨初哥哥走!”冷墨初抱着苏念念出去。

小区楼道和电梯里都有人走过来,看到两个全I裸的男女都忍不住指指点点,更是异样的眼光看着。

还有人偷偷拿出手机就拍照,冷墨初挡着自己的脸又把苏念念护在怀里。

实在觉得丢人,可是衣服都被叶繁星扔下楼了。

这个刁蛮任性的叶繁星!他真是受够了!

把苏念念安排在没人的楼梯间,冷墨初去楼下捡衣服,他满脸通红脸上还全都是血,幸亏脸上都是血,不然他被人拍了照片,人家还都认出他来那才丢人。

捡了衣服,冷墨初抬头恶狠狠地盯着叶繁星所在楼层房间。

没想到叶繁星站在窗户边看他,手里还拿着个酒瓶,见他去捡衣服了,直接把酒瓶扔了下去,直直砸在冷墨初的脚下。

冷墨初看着那碎成渣的酒瓶,吓得整个人一个哆嗦。

可又不敢大声地喊,怕引来更多人的注意。

“叶繁星,你这个疯子!”冷墨初盯着她咬牙切齿,却又只能压低声音喊。

这个叶繁星就是个刁蛮大小姐,还以为地球围着她转呢,谁都要惯着她的臭脾气!

叶繁星站在窗口看着这一幕,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大概是姥姥走的时候掉了实在太多眼泪,现在连泪水都掉不下来了吧。

她看着冷墨初拉着苏念念落荒而逃,他捂着苏念念的脸,被人指指点点嘲笑着跑进自己的车,跑了。

跑的挺狼狈的,看着也觉得挺滑稽的。

叶繁星不知道此刻自己心里什么滋味,摊开手掌,看着自己手腕上一根很细小的红线。

明明她是最能读懂人心的人,却没看透身边最亲近的人。

姥姥说,她生下来的时候左手手腕处就有红色的一点,这一点会变成一条细长的线延伸至她的中指指尖,哪一天线到了指尖她的生命就结束了。

那时候她一直以为姥姥是吓唬她的。

后来这根线真的变长了,只因为她对自己能力的亵渎和泛滥应用吗?

用她的血触碰到对方的手掌,她可以读懂人心。可每用一次,那根红线就会变长一点,后来她也就不怎么去读人心了,一开始她只是好奇又新奇,不明白为什么她可以读人心。

现在她坦然接受自己的能力,并克制。毕竟姥姥的话虽然没法考究,但她也怕自己早死。

她死了,坏人们会笑吧。

比如背叛她的冷墨初。

很早以前,她读过冷墨初的心,是爱她的。

正因为读过,她太相信他了。

可是她却忘了,最会变的就是人心。

------

平川城,冷家大宅。

冷墨初的母亲郑秋琳看到儿子被叶繁星打成这样怎能不心疼,连手都不敢去碰儿子的脑袋。

郑秋琳气愤地骂:“繁星这丫头也太过分了,把自己未婚夫打成这样!这丫头从小刁蛮,本以为长大了就好,没想到越发任性!墨初还只是未婚夫,这要是成了她老公还得打成什么样来!”

“妈,所以我要跟叶繁星解除婚约!我要娶苏念念!”冷墨初说。


第5章 冷家最让人害怕的男人

“这……你们是指腹为婚,繁星的妈妈走的早,我当初也是答应她照顾好繁星的。苏念念不是叶繁星同父异母的妹妹,那个私生女?”

郑秋琳正在犹豫着,冷墨初的父亲冷昂走了进来,眉色沉重,“叶氏集团现在已经是苏培志的天下,苏念念是苏培志女儿,这叶氏大小姐已经不是叶繁星,而是苏念念。叶氏也迟早改姓苏。我同意你娶苏念念,解除跟叶繁星的婚约。”

“老公,这叶家老夫人才走半年,我们就解除婚约,这会不会太落井下石了看着?”

“叶家老夫人才走半年,可这半年叶氏却是天翻地覆的变化。苏培志掌权后换掉了叶氏大批元老,安插的都是他的亲信。下周苏培志就准备迎娶他外面那个情I妇,就是苏念念的母亲。还是儿子有眼光,知道跟叶繁星解除婚约,为父大大地支持!”

冷墨初哪里想的了那么多,只是很清楚自己现在喜欢谁。

“爸,我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叶繁星刁蛮任性,姥姥走后,她成了个酒鬼。苏念念贴心又善良,儿子更喜欢她!”

郑秋琳听了父子俩的话,眼底的挣扎也没了,毕竟现在叶氏翻天,叶老夫人已经离世,叶繁星的靠山没有了。叶老太太走的匆忙也没有定下遗嘱,所以这叶氏集团成了苏培志的囊中物,而叶繁星还是个连学校都没毕业的孩子,成不了什么气候。

苏培志虽然身为叶繁星的父亲,女儿不跟着自己姓必然亲近另一个女儿苏念念。

苏念念虽然是个私生女,可她母亲也即将嫁给苏培志成叶氏集团董事长夫人。

这样苏念念的身份就完全不同了,反而成了正牌的叶氏集团大小姐。

这么一想,郑秋琳点头说:“墨初长大了自己能决定婚姻大事,妈妈也支持你。”

冷墨初原本以为父母会不同意,没想到出奇得顺利,很是高兴。

走出来在门口就碰到了他最害怕的人。

他的二叔冷临克。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怕二叔,可二叔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对冷家所有人都是这么寡淡不爱说话。

冷家上下除了爷爷谁都怕他,甚至连父亲也有点怕他。

冷临克是冷家二少爷,爷爷晚年得子异常宠爱,在冷氏集团占据重要位置,他父亲也不敢得罪二叔。

“二叔!”冷墨初看到冷临克立马战战兢兢地喊。

冷临克阴鸷的目光扫过他,没有应声,冷墨初一时也不敢走开。

“爹地。”冷临克身后传来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一个三岁小男孩走过来就抱住冷临克的腿。

冷临克俯身把孩子抱起来,那张小巧可爱的脸蛋和冷临克凑的那么近,看上去两张脸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

眼前的三岁小孩听说是冷临克捡来的。

可是冷家上下谁看着都觉得这孩子跟二叔很像,可二叔从没承认这是他的亲儿子。

所以他们都不知道这孩子到底是不是二叔的。

冷临克一只手抱着孩子,英俊的脸上毫无表情,“你要退婚。”

冷墨初有些诧异,二叔居然主动开了话题,他反应过来,忙不迭回答,“是啊二叔,叶繁星把我打成这样,她这样的女人我也不敢娶,她妹妹苏念念心地善良又温柔,我打算娶她为妻。”


第6章 你反正也配不上她,退吧

冷墨初不敢隐瞒也不准备隐瞒,他是实话实说,一五一十地告诉冷临克。

冷临克的视线更加淡漠地扫过冷墨初的脑子,这脑袋上包着纱布,还有隐约可见的血迹,可见伤的不轻。

他唇角无意识地一扬,似乎划过轻蔑划过不屑。

冷墨初以为自己眼花了,再仔细看,二叔的脸上根本还是冷冰冰的没有表情。

“嗯,反正你也配不上她。”冷临克冷酷地丢下一句,抱着怀里的孩子走开。

冷墨初愕然地睁大眼睛,二叔这话是什么意思啊!他可是冷家的长孙少爷怎么可能配不上叶繁星!现在叶繁星不过是名义上的叶家大小姐!

冷墨初感觉自己无端被羞辱,可又不敢发作。

这冷家以后谁做主还说不准,可是谁都知道二叔说的话在冷家几乎是说一不二无人敢反驳的,这要是冷家以后二叔做主了,他自然不敢现在得罪。

二叔跟叶繁星又不熟的,莫非是在说他配不上叶繁星妹妹苏念念吗?

嗯,有可能!毕竟苏念念那么好,也马上成了叶氏集团的大小姐。

会有很多男人追求念念的吧!

他一定要抓紧娶回家才安心。

------------

冷家大宅,冷临克的别墅内。

冷临克坐在沙发上看着手里的文件,而旁边是个跟他很像的男孩,小男孩也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机器人在研究。

冷临克看了他一眼,手掌在他头上揉了揉,眼底是一抹宠溺的光。

“二爷!”外面冷临克的助理林升走进来,看到这对相似的父子,这要说小少爷不是亲生的那都没人信。

可小少爷到底是不是二爷的亲生孩子,外界成迷,连他跟了二爷那么多年的助理也不清楚。

冷临克看着文件,凝神专注手中的事。

助理林升站在一旁只觉得感叹,他一个男人都觉得他二爷怎么如此完美,身高190,英俊气宇轩昂,浑身上下散发出天生的王者之气。

冷临克处理着文件,“说。”

一个字带着不容置疑。

林升立马躬身说:“二爷,叶小姐最近都没再去酒吧买醉,不过一整天都待在房间里不出门,是受了大打击了,亲眼看见墨初少爷和妹妹苏念念搞在一起,捉奸在床!”

冷临克唇角一扬,似乎一点不意外,“没出息。”

三个字,他对叶繁星的评价。

林升意外,之前给二爷汇报叶繁星的消息,二爷从没说过话。

叶老太去世半年了,叶繁星成天买醉也没见二爷评价过那位小姐。

自己的未婚夫和自己妹妹搞一块双双背叛,这打击确实很重,把自己关在房间不出门也很正常吧。

“十二,去拿书包,今天爹地送你上学。”冷临克跟儿子冷烨说。

传闻中冷酷无情的冷家二少爷人称二爷,对谁都是刻板冰冷无情,可是唯独对自己这个孩子却格外温柔。

冷烨小名十二,因为他是在三年前十二月的冬日出现在他家门口,只有他知道,当时这孩子身上放着一张DNA鉴定书,上面显示他和这个孩子是亲生父子关系。

他重新做了鉴定,结果却真是父子。


第7章 不要名分不要钱

他实在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让这个孩子出现,这孩子的母亲是谁他更是无从得知。只清楚,这的的确确是他冷临克的儿子。

让他更好奇的是冷烨的生母,明明可以拿这个孩子来勒索他,并且他保证会给她一大笔财富。

可是这么多年了,孩子的生母却从未出现。不要名分不要钱,生了孩子却扔在他门口。

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人!等那个女人出现,他非逮着她好好问问,谁借她的胆,敢偷他的种,还敢生了孩子就扔给他!

这该死的女人他非找到不可!

---------

“阿嚏!”叶繁星闷房间里太久居然把自己给闷坏了,感冒流鼻涕很是难受,一摸脑门还有些发烧。

她躺在床上天旋地转的,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在她眼前转动。

外面门铃在响,响了很久又是很重的敲门声。

叶繁星吃力地起床去开门,门才刚打开,外面一股力道把门给踢进来,叶繁星趔趄了一会儿好容易站稳。

抬眼看到门口两个陌生的西装男。

“里面被反锁了,我说怎么开不进来!咦!怎么还有人住这,叶氏那边不是说这里早就没人了!”西装男拿钥匙转动了门锁,又看叶繁星,“小姐,你怎么进来的?”

“这里是我家的,你们是谁!”

“这不是叶氏集团名下的房子吗?叶氏那边在处理房产,现在已经把这套房子卖给我们中介了,我们打算挂出来卖,拍些照片去给买家看看!喲,装修很好!这房子买的还挺合算的!”那房产中介走进来看房子,里面的装修风格是现代简约,很符合现在人的审美。

中介看了很满意。

“这地段也好,肯定卖个好价格!”中介在那说。

“你说叶氏集团卖给你的!这不可能!我是叶氏集团大小姐,我怎么不知道!”

“小姐你说笑了啊!叶氏集团大小姐我们还真见过!你没看最近的新闻?”中介拿出手机给叶繁星看,“叶氏集团大小姐不是要跟冷家的长孙少爷结婚了吗!你看看!这才是叶氏大小姐!”

新闻上是一张冷墨初和苏念念的同框照片。

上面的新闻内容是,冷家长孙少爷冷墨初即将和叶氏集团大小姐联姻。新闻里还有另外一张照片,是她的父亲苏培志和苏念念的母亲许思柔。

“叶氏集团董事长苏培志即将迎娶相恋多年女友许女士。”

还说许女士忍辱负重多年,甘愿不要名分跟着苏培志。

那么一瞬间,叶繁星真的感觉自己被整个世界抛弃了。姥姥走后,她只是自己沉浸在悲伤中,却全然没有顾及到身边的人,甚至连局势她都没有想过。

她没想要叶氏集团,姥姥的那些财产她也没兴趣。

可这房子是姥姥陪她一起来挑的!买在学校旁边,就是准备等她成年后过户到她名下,可她这几年在国外也不着急过户的事。

根本没想到父亲会把房子卖了!

中介见叶繁星脸色苍白,好心问:“小姐你还好吧!我不就是戳穿你不是叶氏大小姐而已,也没别的恶意,你可别想太多了!”


第8章 你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狗知道吗

“多少钱!他们卖给你多少钱,我买!”叶繁星去拿自己银行卡。

中介当然乐意了,没想到这么快找到买家。

“一口价五百万!”

“你刷卡。”

另一个中介随身带POS机,也高兴地准备刷卡,结果发现这张卡根本刷不出钱来。

“小姐,这卡刷不出来已经被冻结了,你还有没有别的卡?”

“冻结?”叶繁星又拿了几张卡,全都刷不出来。

中介脸色也不好看了,“小姐麻烦你马上搬出去,别再耍我们,这房子我们现在就要收回,不然就报警了!”

她的卡被冻结了,房子被卖了,未婚夫被抢了,亲爸要娶后妈了。

叶繁星真是想笑了,还有比她更惨的人吗!

她是气势汹汹地赶到叶家老宅。

老宅的守门人也换了,换成她不认识的人。

守门人不让进,叶繁星直接把几个保镖都打趴了进去。

还有保镖跑出来,“这位小姐,这里是私人住宅,你不能进去!”

“滚开!”叶繁星喊完。

房间里出来个风情万种的女人,妖娆地靠在楼梯扶手上,“都退下,不要放肆!这位可是叶家曾经的大小姐,你们不要乱得罪,小心我打断你们的腿!”

那是她父亲苏培志的情人许思柔,苏念念的母亲。

许思柔那么一说,保镖们忙应声退下。

叶繁星看一眼四周,“我爸呢!”

“你爸爸当然在公司处理事务,我老公现在是叶氏集团的董事长了,每天都很忙。繁星你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是钱不够花吗?阿姨可以给你零花钱!”许思柔笑盈盈地说。

叶繁星明白了,“你收回了我的房子,还冻结了我的卡。”

“这都是叶氏集团的财富,当然要收回了。你爸爸刚接手公司,资金紧缺,能凑一点是一点了。繁星,你应该理解你爸爸。”

“叶氏集团是我姥姥的,不是我爸的,也不是你的!”

许思柔捂嘴笑,“你以为自己还是叶氏集团的大小姐吗?现在整个叶氏你爸爸说了算!你叶繁星已经一无所有了,我要是你,还是赶紧去地下陪那个老太婆吧!”

许思柔是什么德行,叶繁星不用读她的心都能知道。

这些话,她可真是半点不意外。

“啪!”叶繁星闪身上前,一巴掌就打在许思柔的脸上。

直接打得她跌坐在地上。

“你敢说我姥姥一个不是,我就敢在这里打死你。反正你也说了,我一无所有,就算要死,也带上你了!”叶繁星冷笑着。

那嗜血一般的目光吓得许思柔都是一个激灵,她自从进了这个别墅哪里受过如此屈辱!

“我可是叶氏集团董事长夫人,你这死丫头你敢打我!”许思柔指着她颤抖着手。

“妈妈!”是苏念念从楼上跑下来,扶了许思柔,“叶繁星!你都这样了还敢来嚣张!马上滚出去,滚出我家!”

“滚?这里是我家!要滚也是你们滚!”

“你真以为自己还是叶家大小姐,现在你什么都不是!你就是无家可归的流浪狗!连未婚夫都被我抢了,你还有什么脸面跑来我家!”苏念念更嚣张。


成天泡吧刁蛮任性的酒鬼叶家大小姐终于被未婚夫抛弃了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31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