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是相敬如宾的陌路夫妻,是珠联璧合的合作伙伴

他们是相敬如宾的陌路夫妻,是珠联璧合的合作伙伴

第1章 那一夜

酒店总统套房的大床上,一个女人正在不安地扭动身躯。

原本高贵典雅的晚礼服在她的动作之下,已经褪下大半,香肩裸露,裙角已经提到了大腿根,可是女人浑然不觉,娇俏的脸上带着不正常的红晕……

林思萱努力想要睁开眼睛看清楚自己的处境,却是徒劳。

片刻之后,门口传来一声口哨,一个浑身带着酒气的男人带着不怀好意的微笑朝着她走去。

突然,男人像是想起了什么,停住了脚步,然后转头晃晃悠悠的走了出去,嘴上还在骂骂咧咧:“臭婊子,居然敢算计我…”

酒精使他混乱,甚至连门都忘记关了。

而床上的女人对此一无所知,她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里有一团火在烧,让她没有办法思考任何问题…

突然,一只手抚上了她裸露在外的肌肤,那沁骨的清凉让她舒服地哼出了声音。

随着她的喟叹,另一只手也加入了进来,如同知道她的需求一样,安抚住了她身体之中的火焰。

燥热稍稍褪去,林思萱终于半睁开了眼睛,城市的灯火透过酒店的落地窗,她隐约间看见一个健壮的身影站在床前。

“你……”是谁?

她的话还没问出口,就被男人的吻封住了。

浓厚的男性气息夹杂着木香,混合着酒精的味道,随着男人的唇舌一下子引爆了她的神经,让她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男人的手移到了她的背部,如同抚摸宠物一样的手法,让她发出愉悦的鼻音。

她的反应显然取悦了男人,他低笑一身,将女人的晚礼服褪了下去,双手顺着女人身体的曲线起伏,林思萱很快陷入这样的快感之中。

在下一瞬,被男人带入了高高的云端,整个世界的色彩,都在她的脑子里炸开,五彩缤纷,让人目眩神迷。

那一夜,她甚至不记得自己的名字,只是紧紧的攀附着身上的男人,想要让他带自己去更远的天际翱翔。

***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云彩落在男人卷翘的睫毛上,后者皱了皱眉头之后,睁开了眼睛。

晨光中的男人,面容英俊,刀削般的轮廓配合着那一双深邃的黑色眼瞳,让人移不开目光。

他转头看了一眼背对着自己盖着被子只露出半个后脑勺的女人,皱了皱眉头,便起身下床。

阳光如同调皮的精灵,为他的身体上一层金黄,常年锻炼的身体俊美得如同古希腊的雕塑。

阳刚又优美,充满力量却不显得粗俗。

男人的脸上始终看不出表情,只是洗漱时,剃须刀不小心划出的血痕才让人看出他有些焦躁。

前一晚他喝了点酒,有些细节记不太清楚了,却清楚地记得两人之间的疯狂和快乐。

可是,这些本来不应该发生。

男人穿好衣服出来时,女人依然保持着之前的姿势熟睡。

她应该累坏了。

这么想着,男人在离开的时候并没有打扰她,甚至体贴的吩咐酒店不要去扰了女人的清梦。

三个小时之后,林思萱骤然惊醒,却因浑身的酸痛颓然倒下,她看着满床的狼藉,用了五分钟才搞清楚,前一晚发生的一切,不是梦。

第2章 离婚协议签一下

“这是离婚协议。”男人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将桌子上的文件往前推了推,“按照我们之前的协议,除了必要的赡养费,我会归还林家的股份,以及以2 %的溢价收购你手里宗家的股份。”

林思萱看着眼前的男人,和五年之前自己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并没有任何的差别,时光并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任何的痕迹。

他穿着惯常穿的深色套装,坐在那里的时候就连附近的空气都会变得沉稳起来。几曾何时,林思萱并不喜欢他这样的性格,因为对于向来跳脱的她来说,这样的性格太过于无趣了。

可惜的是,当时的她并没有太多的选择。

就如同现在她,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一样。

“我不能签。”林思萱在心里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来看着男人,说道。

男人挑眉,想起之前女人以各种理由推脱搪塞不签离婚协议,才让自己不得不在今天亲自过来。

眼前的女人穿着高定的套装,合身的剪裁衬托出她娇美的身段,可惜这些在宗明轩眼里没有丝毫的意义,他现在只想要眼前的女人配合他签下这一纸协议。

从此之后,两人桥归桥,路归路,各不相干。

“理由?”懒得再去质问她到底又抽的什么风,男人不耐烦地瞟了一眼腕表,问道。

“我……”林思萱下意识地开口,却突然想起了什么,闭上了嘴。

没有得到意料之中的答案,男人对于她的耐心终于告罄。

他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林思萱,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什么苦衷,这个星期之内,把协议签了,我们好歹还能算是好聚好散,否则的话,会有什么后果,你比我清楚。”

说完这句话,男人转身就离开了房间。

直到关门的声音响起,女人才回过神来,她看着自己眼前茶几上的离婚协议,许久之后,苦笑了出来。

她哪里不知道,其实这样的离婚条件,已经是非常的优厚的了。这样的协议,就如同五年之前,他们签下结婚协议的那一天,宗明轩所承诺的一样。

他这个人,纵使无情,纵使冷酷,却从来都是言必行,行必果。他答应的事情,从来都会做到。

即使,这三年来,两个人的关系已经可以说将至冰点,最长的时候,甚至半年都见不了一面,但是当年答应自己的事情,他承诺的利益,在这段合约婚姻走到终结的时候,他还是双手奉上。

只可惜,他做到自己当初的承诺,而她却要食言了。

“李星,去找人查查,林思萱最近这段时间的行程。”宗明轩一上车,就对自己的助理吩咐道:“她最近去了哪里,做了什么,见了什么人,都一一给我查清楚。”

坐在副驾的李星被这突如其来的吩咐弄得楞了一下,但是却不敢多问,只是恭敬地应来一声:“是。”

作为宗明轩身边最重要的心腹,他之所以能做到今天的位置,不是因为他聪明也不是因为他足够努力,而是他永远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应该闭嘴。

第3章 林思萱怀孕了

阳光被这个城市浮华而冷酷的高楼大厦们切割成的碎片,光影让宗明轩本来就俊美的侧脸显得异常的深邃,那种自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冷漠,拒人于千里之外。

“总裁,到了。”李星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垂眸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宗明轩,开口说道:“和季氏签约所需要的材料和文件,我都已经发给您了,祝您这次马到成功。”

宗明轩微微颔首算是回答,下车的时候他看了一眼坐在驾驶室的李星,沉默了一会儿,说了一句谢谢。

另外一边,林思萱在宗明轩离开后不久,也出了门。

宗明轩的到来是她没有想到的,她原本以为,不到万不得已,宗明轩是绝对不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的。而她虽然不打算按照五年之前的约定签署离婚协议,但是这个决定却是的没有人知道的。

李星不知道,宗明轩更加不知,就连她自己,也从未想过会变成这样。

所有的人,都只是以为,她后悔是因为觉得离婚的条件不够优渥。

就算当事人之一的宗明轩会有所疑惑,但是却也绝对想不到,她之所以坚持不离婚的原因。

不是因为离婚条件,也不是因为林家还需要宗家的帮助,更加不是因为自己对宗明轩还余情未了。

真正的原因,是因为,林思萱怀孕了。

是的,她怀孕了,一月有余。

然而孩子却不是宗明轩——她合法丈夫的,更有甚者,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

可是不管是谁的,当孩子一天天长大,她渐渐体会到了为人母的感觉,她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有了一种归属感,那种感觉,是自从母亲离世之后,就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她的肚子里,有了一个新的生命,就算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现在与她联系最紧密的,就是这个孩子了。每次她摸着肚子的时候,她仿佛能感觉到母亲曾经对自己的那份感情,所以,不论如何,她一定要生下这个孩子!

在宗明轩离开的一个小时之后,林思萱坐在本市的一家高级餐厅里,对着一个男人开口:“我需要那一天,所有出入君悦酒店的客人的名单。”

坐在林思萱对面的男人,名字叫谢思远,是本市非常有名的私人侦探。

私人侦探这个职业,其实算是一个灰色地带,一般人很少会接触到这些。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林思萱是不会主动接触这一类人的。

因为这样的人手里总是会有许多人的秘密,而秘密只要说出来,就不是秘密了,是把柄。

林思萱自然是不想要把自己的把柄递给别人的,可是这件事情,她不能动用家族的力量去查,更不能让宗明轩知道。

谢思远看着眼前衣着得体的女人,挑了挑眉头,“我们事务所最擅长的就是处理婚姻问题,尤其是……”他顿了顿,在发现女人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之后,才继续往下说道:“离婚之前的财务问题。”

第4章 合作愉快

聪明人说话从来都是点到为止,林思萱知道,自己要和宗明轩离婚的事情肯定是瞒不住的,当年两人结婚,算是宗家和林家两大家族的联姻,本身就吸引了很多的目光,不管那些目光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在当时的他们看来,都是必须的。

两人都需要这样的声势,来巩固彼此因为这桩婚姻而带来的利益。

而在最初的那几年,两人也的确有过一段非常亲密的合作期,直到一个女人的出现。

这个叫柳夏雪的女人,那个时候还是个女孩,就如同所有的女孩儿一样,带着年轻特有的气息,热烈又天真。

那个时候,不管是宗明轩还是林思萱自己,都不曾想过,这样一个女孩儿会对他们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那个时候,柳夏雪不过是林思萱远房的表妹,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人。所以当柳夏雪来到这个城市读书而联系自己的时候,林思萱是非常开心的。

后来发生的事情,其实说起来也没有多么新鲜。

不过是天雷地火,一个觉得男人成熟稳重体贴多金,一个觉得女孩儿青春无敌热烈可爱。

其实当时自己和宗明轩的关系,仅仅是合同上的一纸夫妻。两人婚前所签署的合同里面,虽然有保密条款,但是如果真的是因为柳夏雪和宗明轩的恋情,她不是不能通融的。

不管这件事情,是宗明轩还是柳夏雪,两人之中的任何一个人亲口告诉自己,后面很多的伤害都能避免。

她和宗明轩不会分居,宗氏的权利交接会平和很多,自己和父亲至少能够维持表面的关系,用不着决裂,而自己和宗明轩的关系也不会到这个地步。

可惜的是,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早知道,也没有如果。

所以现在,她只能一个人坐在这里,面对着谢思远。

“谢先生的消息果然灵通。”所有的因果和那些细枝末节,都是不足为外人道的,林思萱垂下眼眸,搅了搅手边的咖啡,笑着说道。

“术业有专攻。”谢思远回以微笑。

“所以我才找的谢先生。”林思萱抬起眼帘,笑意不达眼底:“可是有些事情,就不劳烦谢先生了,毕竟,术业有专攻。”

谢思远闻言笑了笑,举起手中的纯净水,下午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打在玻璃杯上,称得他的手指修长,“那么,就祝我们合作愉快了。”

“合作愉快。”林思萱轻轻举起手中的果汁,轻抿一口,算是致意。

不远处,一个男人独自坐在拐角处,调整了一个姿势,将手中的微型摄像头轻轻地收了回来,然后的状似无意地左右看了看,招手叫来了服务生结账。

“这位先生,请等一下。”

就在他结完账准备离开的时候,背后响起了一道声音。

被叫住的男人心中一凛,调整了一下表情,笑容满面得转过头看着叫住自己的人:“怎么了?”

声音亲切,笑容温暖,完全看不出此时他心里有多么的紧张。

“您的钱包落下了。”叫住的他的不是别人,正是他刚刚的目标,谢思远。

第5章 被跟踪

林思萱有些惊讶的看着谢思远,前一分钟两人还在说话,后一分钟,谢思远突然站起身来,走到那个男人身后,两人身体接触不过五秒之后,谢思远就伸手拍了拍男人的肩膀,告诉他丢了钱包。

她明明记得,刚刚男人的桌子上没有留下任何的东西。可是此时谢思远手里拿的,也的确是男人的钱包。不仅那个男人没有反应过来,林思萱也丝毫没有看清楚谢思远的手法。

林思萱看着男人接过钱包,神色有些惊惶地向谢思远道谢,而谢思远只是摆摆手,表示只是举手之劳。

五分钟之后,谢思远重新坐回位置上,在林思萱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将一个不过戒指大小的方形物件摆在了桌子上。

“这是……?”林思萱看着桌子上的东西,抬头疑惑地看着谢思远。

后者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嘴角噙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笑,而后转身从一旁的背包里拿出一台笔记本,然后摆弄了一下那个方形的小东西,片刻之后,将屏幕转过来面对着林思萱。

“这是那个男人刚刚拍下来的东西。”谢思远一边说着,一边靠在椅子上,看着刚刚下楼的男人钻进路边的车里,等到车完全消失在视野中之后,继续说道:“您猜一下,他是冲着我们两个,谁来的?”

林思萱看着屏幕上的东西,立刻就明白了刚刚谢思远的目的。

她早知道谢思远能够在圈子里口碑不错,就一定有他自己的本事,但是两人第一次见面就发生这种事情,也是她从来没有想过的。

见她不说话,谢思远继续说道:“不管怎么说,我们两个现在被盯上了,我会去查查他盯上的到底是我还是您。”

他的话让林思萱的注意力从屏幕上挪了出来,她抬头看了一眼谢思远,示意他继续。

“如果是因为我的关系,让您遭受这种不必要的麻烦,那么我先在这里道歉。”谢思远说完,意义不明的笑了一下:“但是如果不是……您知道,我的话永远有效。”

她抿了抿嘴唇,片刻之后露出一个微笑:“谢先生客气了,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会再联系您的。”

见她依然不松口,谢思远知道自己多说无益,于是耸了耸肩,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聊起自己这些年的一些见闻,等到时间差不多的时候,便起身先告辞离开了。

林思萱独自坐在餐桌前,盯着手里的咖啡杯,若有所思。如果,那个人盯着的是自己,那是不是就是说,自己被监视了呢?可是,在这个节骨眼上,谁会盯上自己呢?宗明轩?因为自己不肯和他离婚?

思及此,林思萱眼神暗了暗。如果宗明轩真的等不及……

想到自己眼前的处境,林思萱就觉得有些头疼。宗明轩已经亲自出马来签署离婚协议,并且所有的条款都对自己、对林氏有百利而无一害,而自己还这般“不识趣”,怕是宗明轩才是头疼。而今天离开时他说的那句话,“会有什么后果,你比我清楚”。真是字字都带着厌恶,恨不得自己立刻从他的世界里消失呢。

面前的咖啡早已经冷掉了,林思萱叹了口气,起身离开。

第6章 我去看看爷爷

林思萱在车里,看着满目的灯火。

人们都说,每一盏灯的背后都是一个家,可惜这么多的灯,没有一盏是她的家,没有一盏是为她亮的。

自从母亲死后,夺回林家的祖业就是她唯一的目的。

这些年,通过和宗明轩的联姻,她一步一步做到了,可是等到要说再见的时候,她才真的觉得不舍。

有些事情她能骗别人,但是她骗不了自己。

到底,还是舍不得的。

可是,有些事情,舍不得也要舍。

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她深吸一口气,拿起手边的电话,拨了出去。

“张妈吗?是我,林思萱。”她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如同夏日的晚风,宜人又温柔。

“我今天晚上过来看看爷爷。”林思萱说出自己的目的,电话那头的张妈似乎说了些什么,她灿然一笑:“没什么事情,你别听外面的人胡说,我和宗明轩很好,不会离婚的。”

“是,我就是很久没有看到爷爷了,有些想他。”林思萱说完这句话,笑了一下,最后说道:“那待会儿见。”

挂完电话,林思萱启动了车子。

宗明轩决定的事情,向来没有人可以更改。他从来就是说一不二的性格,但是这个世界上凡事都有例外,宗明轩的那个例外,就是宗家上一辈的掌门人,宗浩贤,也是他的爷爷。

作为宗家的二少爷,宗明轩从小接受的却是继承人的教育,原因是因为他从小身体不好,所以很多活动家里人都不带他去。而在他五岁那一年,他因为发烧没有去参加堂弟的周岁生日宴,他的父母和哥哥从宴会回来的路上,出了车祸。

宗氏夫妇当场死亡,宗明轩的哥哥宗睿风重伤昏迷,虽然最后宗家凭着财力生生把人救了回来,可惜宗睿风的脚却废了,经过多年的治疗,也还是需要辅助才能行走。

所以最后宗家的一切,就落在了宗明轩的肩膀上。

权利财富,以及责任重担。

所以从某方面来说,宗明轩是爷爷宗浩贤一手带大的,这个世界上,旁人的话宗明轩未必会听,但是宗浩贤的话,他一定会听。

这是此时的林思萱能够找的的,最有力的同盟了。

她倒也不是想要和宗明轩就此一生都不离婚,她只是想要让宗明轩多给自己半年的时间,她需要去查清楚,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又是谁,在那个晚上设计了自己,让她爬上了陌生人的床,才会有的这个孩子。

她不是白痴,也不是弱智。

自己那个晚上明明在君悦酒店的宴会厅参加一场慈善拍卖,可是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却在酒店的床上,被单凌乱,痕迹斑斑。

只要稍微看一眼,就知道前一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尤其是对于林思萱来说,私密的地方隐隐作痛,她很清楚自己是第一次,所有的一切都在告诉她一件事情,她莫名其妙的爬上了一个陌生人的床,并且和人春风一度。

成年人的世界,一夜-情不少见,可是林思萱却十分清楚自己的身份,她不会喝酒喝到不省人事,更加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所以很明显,有人算计了她。

第7章 我同意离婚

最开始,林思萱的注意力只在寻找下手的人和她/他的目的,却没有想到,一个月之后,更加大的麻烦接踵而来。

先是她发现自己怀孕了,接着她听到柳夏雪怀孕的消息,再接着,她收到宗明轩要离婚的通知。

屋漏偏逢连夜雨说的大概就是她现在的情况了。

然而不管怎么样,她都会查清楚孩子父亲的身份,以及给孩子一个合法的身份,最重要的,她绝对不会让背后的人得逞。

算计她的,陷害她的,她会一个个都找出来,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

一个小时之后,林思萱坐在宗家大宅的餐厅里,等着宗浩贤下楼吃饭。

“来啦?”宗浩贤下楼,便在餐厅里看到了林思萱,他摆了摆手,示意林思萱不用站起来,继续说道:“好久不见你过来了,今天怎么想起来看我这个老头子了?”

“的确是好久没有看到爷爷了,所以过来看看。”林思萱笑了笑,没有再说其他的话。

她不说,其实宗浩贤未必不知道。

自从出了柳夏雪的事情之后,林思萱就不怎么来大宅了,只会在必要的宴会上出现,其他的时候,她于宗家就如同一个隐形人一般。

出嫁之前是林家的大小姐,出嫁以后是宗家名正言顺的二少夫人,却因为自己的孙子,处于这样尴尬的境地。宗浩贤对于这个孩子,不是不心疼的,但是有些事情,他也知道,不是自己能够插手的。

尤其是感情这种事情,他也无能为力。

他一直以为,时间久了孙子总会看清楚的,而近两年他也的确没有再那么看重柳夏雪了,因为这一点,两人的关系也缓和了不少,可是没有想到的是,孙子居然会突然提出和林思萱离婚。

如今林思萱突然到访,在宗浩贤看来,总算是个机会,他能好好的和这个孩子聊一聊,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挽回的机会。

席间,林思萱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宗家佣人的殷勤和宗家老太爷的关心,这让她的心落下了一半。

果然,饭后两人回到客厅,老太爷开口第一句就是林思萱想听的。

“宗明轩今天去找你了,这件事情我知道,可是他做的事情,我是一件都不同意的。”说的不仅仅是今天宗明轩要离婚的事情,更加是当初他和柳夏雪搅和到一起,让林思萱难堪的事情。

林思萱闻言露出一丝苦笑,说道:“爷爷,我知道您疼我,但是您也清楚,他决定的事情,从来都没有人能够置喙。”

宗浩贤张了张嘴,想要反驳,却到底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宗明轩性格强硬,做事也向来雷厉风行,他决定的事情……

“其实,这么多年我也想明白了,当年我妈不能让我爸回头,凭什么我就能让他回头呢?”林思萱一遍拨弄着手里的勺子,一遍说道:“您比我年长,看的人和事都比我多,您也知道,感情这种东西,是勉强不来的。”

“与其这样拖着,让三个人都不开心,不如我退一步,也算是成全。”林思萱说完这句话,还抬起头对着宗浩贤笑了笑:“我会同意离婚的。”

第8章 为了两家的生意合作

这件事情从头到尾就是自己家的孩子理亏,如果林思萱大吵大闹,他或许还会有不满,可是这么多年来,她都是安安静静的。

安安静静的当着宗家的二少奶奶,安安静静的履行着宗氏的董事长夫人所要承担的责任。

这些事情平时他不说,不代表他没有看在眼里,到了这个时候,这些年的点点滴滴,再加上这个笑容,一起涌上心头,让宗浩贤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可是……”看到他的神情,林思萱就知道自己今天没有来错,她垂下眼帘,继续说道:“这件事情太突然了,林家的事情才刚刚上了正轨,今年年初,宗家和林家在欧洲的合作也才刚刚开始,短时间以内是绝对不能分开的,否则的话不管对谁来说,都是一大损失。”

两家的合作,是去年定下的,年初才刚刚正式签署协议,大半年过去了,现在正是关键时候,这个时候如果他们离婚的消息突然传出去,那么对于双方来说,都是一大打击。

这一点,林思萱想得到,宗浩贤想得到,纵横商界十数年的宗明轩难道想不到吗?

他想到了,不过在他眼里,比起柳夏雪肚子里的孩子,这些都不算什么。

而这些,林思萱原本是不在意的,她早就知道两人离婚是早晚都会发生的事情,当宗明轩派李星第一次来交涉的时候,她的感觉不过是,哦,时间到了啊。

那一刻,虽然有些怅然若失,但是也如释重负。

只不过后来,变化来得太快,让她有些猝不及防。然而即使如此,她也从来没有想过,真的就不会和宗明轩离婚,她想要的,不过是多几个月的时间,让她安排好一切。

“那你的意思是?”这些事情,宗浩贤怎么会不知道呢?就想他在等着林思萱来找自己一样,他也在等着宗明轩来和自己解释这件事情。

“既然是他的意思,我不会反对,但是我希望他能多给我几个月的时间,让我安排好林氏的事情。”林思萱说完,看着宗浩贤说道:“可是您也知道,我劝不动他,所以只能厚着脸皮来找您,希望您看着两家合作的面子上,能帮我劝劝他。”

林思萱这话说得漂亮,就算宗浩贤不喜欢自己,但是也得看在开两家正在合作的面子上帮自己这个忙,退一万步说,他就算不顾及林氏,也要顾及宗氏的股价,顾及宗氏董事会里的那些董事。

“好。”宗浩贤闻言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说道:“我答应你,哪怕他吃了秤砣铁了心,我也会让他多给你半年的时间。”

“谢谢爷爷。”目的达成,林思萱露出了自从知道自己怀孕以来,第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

当晚,林思萱离开宗家大宅之后,宗浩贤就拨通了自家孙子的电话。

“我不管你因为什么原因要和思萱离婚,但是她是我认定的孙媳妇儿,你必须回来跟我交代清楚!”

他们是相敬如宾的陌路夫妻,是珠联璧合的合作伙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48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