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皆说韩三少,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众人皆说韩三少,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第1章 逃婚

“快看,新娘出来了。”

“新郎呢,怎么还不来?不会是逃婚了吧!”

巴厘岛最大的结婚礼堂中,苏颜宁穿着纯白色婚纱站在中央,白皙的香肩在头纱的遮掩下若隐若现,像是美丽的天使一样。

“哎,今天结婚的不是苏家的二小姐吗?怎么现在是苏家的大小姐穿着婚纱?”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韩家和苏家的这次联姻,不仅新娘从二小姐,换成苏了大小姐,就连新郎也换成韩家的三少爷了!”

苏颜宁站在礼堂中,听着底下的人窃窃私语地议论,心中不禁冷笑。

是啊,本来她是不该站在这里的,但是因为她同父异母的妹妹苏沫丹的未婚夫,结婚前夕带着小嫩模出国私奔逃婚,韩家为了保全颜面,提出要韩家三少爷顶替结婚。

可是苏沫丹是什么样的人,从小到大,只要她想得到的,就一定是最好的,自然不愿嫁给韩家这位,无权无势又花名在外的养子,所以才让她顶替结婚。

最可笑的是,她的父亲,明知道前面是个火坑,为了他和李红梅生的女儿,竟然毫不犹豫地把她推出来,甚至不惜拿她的弟弟作为威胁。

她捧着捧花一动不动地站着,余光瞥到站在身边穿着白色礼服的弟弟苏哲宁,眼神不由黯淡下来。

从小到大,因为手指的残疾,让他受了多少嘲笑,好不容易才联系到国外的医生做手术,不能因为医疗费就让他放弃治疗。

时间已经过了正午,传闻中将要和她结婚的人还没有来,这让苏颜宁不得不猜测,难道那个韩瑞辰也跑路逃婚了?

“真是不好意思呢,原本是该我结婚的,但是颜宁说她太喜欢韩家少爷了,我只好把婚约让给她了。”

同父异母的妹妹苏沫丹,穿着精巧的礼服,面对来宾的询问,面带尴尬地遮掩:“我们家瑞宇啊,瑞宇出去旅行了,很快就会回来,等他回来我们就结婚。”

“不过……”

看了看礼堂中穿着婚纱,孤身一人的苏颜宁,苏沫丹眼底划过一抹算计和得意:“依我看,这位韩家少爷好像并不喜欢我姐姐颜宁呢,到现在还没出现,该不会逃婚了吧?”

“不会吧,今天的婚礼办得这么大,还有这么多媒体盯着,这韩家少爷敢逃婚吗?”

“他有什么不敢的?你可别忘了,那可是大名鼎鼎的韩家三少爷韩瑞辰啊!”

“哈哈哈哈……是风流的鼎鼎大名吗!”

……

韩家三少爷韩瑞辰,虽然姓韩,却不是韩董事长的亲生儿子,而是从外面领养的,据说他的母亲,还是个身份卑微的保姆。

身为养子,没有继承韩氏集团的资格,而他自己呢?对工作上的事也从来不上心,整天跟一群狐朋狗友到处鬼混,几次把韩振坤气到住院,险些将他赶出韩家。

这位三少爷花名在外,三天两头因为女人的事上报纸头条,前几天因为和著名的大明星白婉婷出去吃饭,举止暧昧,热搜占据排行榜第一名,到现在还没下来过。

大家都说,他是不学无术的败家子,只会跟女人鬼混的花花公子,对他来说,换女人如同衣服,不,换衣服可能还要快点,换女朋友就像翻一页书一样简单。

这也是苏沫丹宁死也不肯嫁给他的原因。

“姐姐……”

第2章 新郎出现

苏哲宁听到大人们的调笑声,不免有些害怕,拉了拉苏颜宁的手。

苏颜宁穿着婚纱,不便行动,只能也回应拉了拉他的手,低声道:“哲宁别怕,等会儿婚礼结束,姐姐带你去吃糖。”

话音刚落,门口礼堂的大门忽然打开,苏颜宁下意识地转身看去,只见一个男人穿着白色的西装,一步一步地朝着她的面前走来。

这个男人俊朗非凡,站在礼堂门口背光的位置,如同降临凡尘的神祇一般,白皙的面容温润如玉,一双漂亮的狐狸眼狭长而又魅惑,唇边含着的笑意堪比三月的繁花绚烂嫣然,听到耳边不断传来的惊呼声,苏颜宁瞬间明白,所谓韩氏集团的三少爷,花花公子的名号并不只是因为韩家的钱财权势,更因为他长着一张无比好看的脸。

他手中拿着一支红色玫瑰,看样子是刚摘下来的,上面还凝着水珠。

血红色的玫瑰花,妖艳,又有扎手的危险,和他本人的气质很相符。

来到跟前,十分绅士地向她低身行礼:“抱歉,我来晚了。”

将玫瑰递给苏颜宁,才转身看向来宾:“刚才在来的路上,看到花园中有一支美丽的玫瑰,忍不住下车把它摘下来,送给我美丽的新娘,让大家久等了,不好意思。”

“瑞辰,你在搞什么鬼?”

韩振坤见到这一幕,微微皱眉,低声斥责道:“今天是你结婚的日子,你不要想着耍什么花招!”

“我明明很认真啊,爸爸。”

韩瑞辰表情无辜,委屈的就像一个明明没有犯错却被斥责的小孩子,若不是苏颜宁早就知道他的德行,差点就被他骗到心软相信了。

“我对苏家小姐倾慕已久,得知她想嫁给我,有点激动,在大家面前失态,情有可原。”

站在苏颜宁的身边,将她的手拉起来,漫不经心的语气中,慵懒而又迷人,根本听不出紧张,反而有种暗流汹涌威胁引战的味道:“倒是大哥,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他却不见了踪影,难道正如传言中一样,他是看不起我这个收养的弟弟,不想参加我的婚礼?”

韩瑞辰的手,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温暖,反而有些微凉的触感,让人不免怀疑,他这个人是否也像他的手一样,表面是暖的,内里确实冰的。

苏颜宁想,她和韩瑞辰在此之前,连面都没有见过,他却说对她倾慕已久,这话鬼才相信!

怪不得外边的人都说韩家的三少爷如何花花公子,看他这花言巧语的狡猾样子,以前肯定骗过不少小姑娘。

“咳咳。”

王芷芬面容尴尬,出声解围道:“你大哥有事在国外忙,暂时没办法回来,瑞辰既然来了,婚礼快点开始吧,待会儿吉时都快过了。”

一场阴错阳差的婚礼,让她嫁给了一个根本没见过的人,而且那个人还和她一样,也是被家人逼着顶替结婚的。

这件事,怎么想怎么觉着好笑。

也不知道韩瑞辰以后会怎么对她,大概……不会喜欢她吧。

这样也好,反正她也不想跟韩家的人扯上关系,对这个韩家的三少爷也没什么好感。

婚礼结束,众人拍照的时间,摄影师将镜头对准她和韩瑞辰,想让他们接吻留影。

听到接吻两个字,苏颜宁整个人都僵起来了,虽然她以前也恋爱过,但跟一个不认识的男人接吻……

第3章 接吻

“新娘再靠近新郎一点,不要这么紧张。”

摄影师看到苏颜宁的表现,都快崩溃了:“新娘真的是自愿结婚,不是被绑架来的吗?”

听到摄影师的调侃,韩瑞辰低低地笑了一下,似是在调侃她:“我来吧。”

转身凑近到苏颜宁的面前,即便隔着面纱,还是能看清楚他的脸,两人的呼吸在方寸之间,苏颜宁莫名有点心慌。

却见韩瑞辰猛然掀开她的头纱,俯下身来,将吻轻轻地落在她的唇瓣上。

“苏小姐,长得挺不错么……”

唇齿交缠时,苏颜宁听到他满带调侃的声音,立即消沉地想——

这个韩瑞辰,果然是个花花公子!

韩家的别墅中,苏颜宁坐在偌大的婚房里,透过头纱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乳白色大理石装饰的墙壁上,雕刻着精致美丽的花纹,中央悬吊着巨大的水晶吊灯,地上铺着法国进口的羊绒手工地毯,豪华奢侈,像是宫殿一样。

梳妆台上摆着很多名贵的化妆品,还有韩家送给她当礼物的珠宝首饰,苏颜宁从来都是素面朝天,根本不会化妆,对化妆品的牌子也不是很了解,苏家给她的零花钱,少得可怜,平时连吃饭都不够,自然也没有什么机会让她接触什么珠宝,因此这些东西,放在她眼里,仅是闪闪发亮看起来很漂亮的瓶子和装饰品而已。

今晚……就是他们的洞房之夜了吗?

想到下午韩瑞辰落在她唇上的那个吻,苏颜宁的脸开始发热,和韩瑞辰的吻么……

陌生的气息,唇齿间带着栀子花的清香,韩瑞辰的吻技很好,大约是在很多女人那里锻炼过,跟他接吻的时候,她都差点在那绵长温柔的吻中沦陷下去。

卧房的门突然被推开,苏颜宁听到韩瑞辰皮鞋落在木质地板上的声音,吓得一下子站了起来。

愣愣地望着声音的来源,韩瑞辰推门的动作一滞,唇角勾出一丝邪笑:“你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苏颜宁更加羞赧,呆立在原地,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却见韩瑞辰径直走向沙发,整个人四仰八叉地躺下去,懒洋洋地提醒:“待会儿还会有人过来,你不想被人传出韩家少奶奶不懂礼数,洞房失仪的丑闻,就老实坐好。”

还会有人来吗?

现在都这么晚了……

韩家的规矩很多,整套礼仪做下来,苏颜宁的骨头简直都要散架了。

倒是韩瑞辰,始终一脸轻松,挂着绚烂迷人的招牌笑容,走到哪里都是闪闪发光的完美状态。

不过,他今天也被灌了不少酒吧,所以现在才这么累,瘫倒在沙发上连动都不能动。

“你没事吧?”

不管怎样,对方都已经是她的丈夫了,作为妻子,普通的关心还是有的。

却听韩瑞辰呵了一声,语气嘲讽:“你放心吧,有点晕而已,洞房的力气还是有的,就怕苏小姐你体力不济,待会儿撑不下去。”

听明白他话里的意思,苏颜宁的脸瞬间又红了,气呼呼地坐下来,这个人,就不能好好跟人说话吗!

第4章 不能好好说话

又在婚房中等了一会儿,韩瑞辰等的人才终于来了,四五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保姆,将苏颜宁围在中间,动手想把她身上的衣服扒下来。

“啊,你们做什么……”

苏颜宁努力挣扎,才终于从她们手中逃出来,双手交叉护着自己的上身,仿佛一只受惊的小白兔。

“对不起,苏小姐。”

保姆训练有素,脸上的表情凝固,一丝不苟地回答:“这是韩家的传统,嫁进我们家的人,都要经过验身。”

验身……

检验她是不是处身吗?

苏颜宁觉得羞辱,一来她觉得拿是不是处来判定女孩子的好坏,这是对女人的不尊重,二来,连韩瑞辰自己都不是处的,整天跟女人鬼混,凭什么要求她是第一次?

当着韩瑞辰的面,被一群女人扒光衣服检查,这也太羞耻了吧!

苏颜宁躲在窗户的帘子边,近于求救地看向韩瑞辰,希望他能为自己说句话。

触及到苏颜宁的目光,从那清澈纯洁的眼睛中,韩瑞辰能分明感受到她的紧张慌乱,有那么一瞬间,差点就想开口替她解围,可是……

那双眼睛实在太清澈了,从苏颜宁青涩羞耻的反应中,韩瑞辰能断定她以前没经历过这种事,但还是很想看她面对这些来自韩家人的反应。

于是,横臂靠在沙发上,端起矮桌上的高脚酒杯,手腕轻晃微荡里面的红酒,望着苏颜宁勾起唇角,一副等待看好戏的模样。

见他没有反应,苏颜宁心中大急,眼见着那些人一步步接近,急忙大喊了一声:“我我我……我要让他亲自检查!”

义正言辞指着不远处的韩瑞辰,对方被她的话惊呆,端着酒杯好一会儿,才扑哧发出一声轻笑来。

苏颜宁被他笑得心里发毛,挺了挺腰杆,摆出一副绝不退让的架势:“我嫁进韩家,已经是韩家的人了,要检查也该是我的丈夫亲自检查!”

“这个……”

保姆们面面相觑,似乎有些为难。

正当双方僵持时,韩瑞辰才终于站起来:“行了,你们都退下吧。”

一步一步走到苏颜宁面前,原就妖娆魅惑的容颜,因为红酒的缘故,更加晕染一抹艳丽的魅色。

俯身对视着苏颜宁的眼睛,调侃道:“我会不放过任何细节好好检查夫人的身体的。”

见韩瑞辰发话,保姆只能离开,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苏颜宁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见韩瑞辰向自己走近,不由自主地往后退。

“你……你别过来……”

虽然嫁进韩家,她早就做好了准备,可临到关头,还是忍不住害怕。

男人的唇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仿佛一只狡猾的狐狸潜隐蛰伏准备捕食猎物一般,浓墨的眼睛中闪耀着幽凉的光辉:“不是你说的,要让我亲自检查身体,况且……”

顿了顿,又上下打量了苏颜宁几眼:“你现在是我的妻子,早晚都是我的人,躲得掉吗?”

苏颜宁的后背撞上梳妆台,退无可退,韩瑞辰欺身上前,双臂撑着边沿,将她禁锢在方寸之间。

“还是说……”

手指挑起苏颜宁的一根肩带,挨近她的耳边:“你在怀疑我的技术?”

第5章 你怀疑我的技术?

暧昧的气息让苏颜宁紧张到差点窒息:“我……我……我今天来大姨妈了,不方便洞房,你也不想浴血奋战吧!”

韩瑞辰怔了怔,又扑哧笑出声来,盯了她好一会儿,直到苏颜宁心里发毛,才终于将她放开:“没关系,我可以等,反正来日方长,你总不能一整年都在生理期吧?”

见他转身走向房门,苏颜宁下意识地问了一句:“你去哪儿?”

韩瑞辰低沉的嗓音暧昧地嗯了一声,挑了挑眉:“怎么,舍不得我啊?也是,新婚之夜,即便新娘不便洞房,我也该陪陪你的。”

“不不不……”

见他当真脱下自己的外套,一副要回来陪她睡觉的样子,苏颜宁连忙阻止:“我……我睡觉时很不老实的,会磨牙打呼还会梦游,您请便,请便。”

韩瑞辰这才停下脚步,最终呵了一声,将外套往肩上一甩:“我讨厌白色的屋子,在这种地方睡不着,今晚你先自己睡吧。”

那一晚上,韩瑞辰都没有回来。

苏颜宁担心他半夜突然折返,会对自己做些什么,一直都在小心提防,折腾到后半夜才迷迷糊糊地睡着。

第二天早上,精神困顿,走在路上都差点睡着。

“看来某人昨晚对我很是思念啊,是不是想我想的半夜都没睡着?”

韩瑞辰今天穿着意大利手工定制的西装,贴身剪裁,将他的身材衬托的完美无缺,狭长魅惑的狐狸眼中,闪过些许玩味的笑意。

“你少臭美了!”

苏颜宁不想在韩家人面前失态,强行忍住打呵欠的冲动,又听韩瑞辰懒洋洋地提醒:“我劝你最好还是打起精神,等下有你的麻烦呢!”

韩瑞辰以前很少跟家人一起吃饭,韩家事务繁忙,其他人也很少在一起吃饭。

不过,由于苏颜宁刚刚嫁进韩家,未免新娘受到冷落,韩董事长特意抽出时间,让家人准备一次早餐。

雪白色的大理石餐桌上,摆着琳琅满目的鲜花和食物,苏颜宁刚一进门就被惊呆了,这是给人吃饭的地方吗?太豪华了吧?

如果她记得不错的话,韩家就韩董事长,韩夫人和韩瑞辰三个兄弟,可他们吃饭的桌子,却足足有十多米长,就是再加十几个客人,也能坐得很宽敞。

王芷芬和韩瑞辰的二哥韩瑞轩早就已经到了,但是令苏颜宁奇怪的是,他们像站在身后的保姆一样,等在那里,似乎不敢入席。

应该是在等韩董事长吧……

苏颜宁察言观色,也没有坐下去,而是学着他们的样子,站在桌子一边等着。

倒是韩瑞辰,从一进门就拉起椅子,一屁股坐在上面,端起面前的饭菜胃口很好地吃了起来。

苏颜宁怕他惹怒家里人,站在他身后小心翼翼地拉了拉他,本想提醒他注意仪态,可韩瑞辰却好像没有察觉一样,依旧津津有味地吃着,吃到一半,才转过身,看了看苏颜宁,又看了看不远处的王芷芬和韩瑞轩,奇怪问:“你们不吃吗?等会儿吃完饭,我还约了朋友出去玩呢!”

“……”

第6章 赶出韩家

苏颜宁现在明白,为什么这个韩瑞辰不讨韩董事长的喜欢,能几次把韩董事长气到住院,险些将他赶出韩家了。

伴随着一阵严肃的咳嗽声,苏颜宁循声看过去,韩振坤出现在门口,所有人都像是见到家里的皇帝一样,肃然起敬,等他入席。

这个韩振坤,虽然年龄和苏泊淮差不多大,但周身的气势明显比苏泊淮强大许多,令人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

“你到底懂不懂规矩?同桌吃饭,长辈还没入席,你倒先坐下吃了起来!”

韩振坤在首位上坐下来,望着韩瑞辰的模样,不由皱了皱眉:“今天是你新婚,我不想骂你,等下去公司,你给我好好反省一遍!”

短短几句话,让苏颜宁的冷汗都下来了,可韩瑞辰依旧像个没事人一样,坐在桌边吃早餐,连个回应都没有。

“你到底听没听到我说话!”

韩振坤猛一拍桌子,将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还像是我们韩家的人吗?”

“我本来就不是韩家的人啊……”

韩瑞辰放下碗筷,轻飘飘地接了一句,唇角微撬,露出嘲讽的神情:“是您跟外面的人说,我是您领养的儿子,既然是领养的儿子,那我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就行了,至于公司……那是你们韩家人的公司,即便将来您不在了,也有大哥和二哥接管呢,怎么算也算不到我头上吧?再说了……”

狭长狡猾的眼眸扫过屋子里的人,仿佛一眼就能将对方的心事看穿,最终将目光定在王芷芬的身上:“如果我真的去了公司,只怕阿姨晚上会睡不着吧?”

“你这孩子,在说什么胡话?”

见韩瑞辰将话题引到她的身上,王芷芬急忙撇清:“你能进入公司,为你父亲分忧,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睡不着呢?”

苏颜宁坐在一旁听着,心情愈加沉重,早就听闻韩家的三少爷韩瑞辰是韩董事长收养的儿子,在家里并不得宠,还经常受到两个哥哥的排挤,今天见到,果然是这样。

只是这个韩瑞辰也真是,做人应该懂得感恩,人家韩家把他收养回来,好吃好喝地养育了二十几年,不能回报人家也就算了,干嘛还要挑三拣四,故意找事?

韩瑞辰双手交叠,放在桌子上,漫不经心地说:“等下我要和朋友出去玩,没时间去公司工作。”

“你……”

韩振坤被他敷衍的态度彻底激怒,拍着桌子,大骂了一声:“你个不孝子,是不是想气死我!”

苏颜宁又被他突然的暴怒吓了一跳,看了看韩振坤,又看了看韩瑞辰,最终鼓足了勇气,小心翼翼地嗫喏道:“爸,是这样的,我刚刚嫁进韩家来,对瑞辰的那些朋友都不熟悉,是我叫瑞辰带我去见他们,把他们介绍给我认识的,没想到瑞辰昨天结婚,今天就要去公司上班,您要怪就怪我好了……”

这话说出来,韩振坤的脸色果然好了许多,幽幽地嗯了一声:“你们才刚结婚,确实需要私人时间相处的,是我考虑不周,最近瑞辰就不用去公司了,至于那些朋友……”

冷冷地瞪了韩瑞辰一眼,从鼻息间传出来肃然不满的冷哼声:“一群狐朋狗友,不见也罢!”

苏颜宁哂然一笑,同时又在心里隐隐地后怕,表面强大如铜墙铁壁般的韩家人之间……似乎内部并不怎么和睦啊。

正想着,一个保姆来到饭桌前,凑到王芷芬的耳边说了什么,王芷芬的脸色顿时变了,看向苏颜宁的眼神也不屑了许多。

将碗筷放在桌上,才向她开口:“苏小姐,我们韩家是正经的地方,瑞辰虽然是我们的养子,但以我们韩家的家世,想娶个家世清白的女孩子回来不过分吧。”

苏颜宁被她说的云里雾里,讷讷地嗯了一声,又见她不悦地皱起眉:“苏小姐,恕我冒昧地问一句,您在嫁给我们家瑞辰以前,有过别的男人吧?”

第7章 破鞋

苏颜宁不明白,以前有没有男朋友,和嫁给韩瑞辰之间有什么冲突。

难道嫁进韩家的人,以前还不能有点感情史吗?

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周围人的脸色,除了漫不经心的韩瑞辰之外,好像都不太高兴,只能硬着头皮回答:“我以前有过一个男朋友,不过已经分手了。”

“胡闹!”

韩振坤又暴怒起来,指着苏颜宁:“你当我们韩家是什么地方?”

“就是啊……”

王芷芬也在一旁阴阳怪气地挑拨:“我们家瑞辰虽然不怎么样,但以我们韩家的背景,想嫁给他的女孩子多得是,怎么也轮不到娶你一个破鞋。”

韩振坤烦躁地扯了扯领带,向底下人吩咐:“联系苏家的人,就说我们韩家不要了,让他们把女儿带回家好好教养。”

“……”

苏颜宁彻底蒙了,见管家真的拿出手机联系苏家人,急忙阻止:“韩董事长,你们韩家人有钱有势,我知道,但是没必要这样欺负人吧?”

她看向王芷芬:“韩夫人,您也是女人,难道在您眼里,女人的价值仅仅在于那一层膜?且不说我只是有个男朋友,并没有跟他发生过什么,即便真有什么,那又怎么样?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什么男人可以结婚很多人,有很多女人,我们女人有几段感情史就要被骂为破鞋?”

“你……”

王芷芬一时语塞,紧接着又冷笑着嘲讽:“连落红都没有,还说自己是处,你骗谁呢!”

苏颜宁没想到,韩家的人居然这么变态,不仅要验身,第二天早上还要去检查她的落红。

可她昨天晚上跟韩瑞辰根本没发生过什么……

余光瞥向坐在旁边的韩瑞辰,如果将这件事告诉韩董事长他们的话,韩瑞辰又要被骂吧。

他刚刚才被韩董事长斥责,如果再因为这件事惹怒韩家人,会不会令韩董事长对他的印象更差?

见苏颜宁沉默不语,王芷芬更加咄咄逼人:“怎么,不说话了吧?小小年纪就学着外面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跟人苟且,上梁不正下梁歪,也不知道你母亲什么样子,才能教出来这样的女儿,我对你们苏家的教养真是不敢恭维!”

韩瑞辰静静地坐在一边,余光瞥到苏颜宁的脸,看到她脸上的神情,欺辱,愤怒,还有绝不服输的不甘和倔强。

明明是那样瘦小的一个人,却让人觉得体内蕴含着巨大的能量,这种能量炙热光明,完全不同于他内心深处的阴暗和幽凉。

喉头滚动,目光在她脸上停留片刻,最终忍住为她说话的冲动。

他很想看看,面对韩家的风刀霜剑,他这位瘦弱的新娘将会作出何种反应。

面对冷眼,苏颜宁握了握手指:“我母亲她是一个温柔善良的大家闺秀,韩夫人您没见过她,韩董事长却见过,我想韩董事长比您更加清楚她是怎样的人,她虽然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我对她的印象也很模糊,但有一点很清楚,以她的修养和品行,绝对不会像韩夫人您这样咄咄逼人,您可以指责我,但请不要污蔑我的母亲。”

苏颜宁的母亲颜韵,曾是颜家的千金小姐,在没嫁给苏泊淮之前,掌管着颜氏集团名下的财产。

曾经在韩振坤落难的时候,给过韩振坤一些帮助,韩氏集团才得以东山再起,有了今天的发展和成就,为了谢谢颜韵,韩振坤才许下两家子女的婚约。

所以韩家和苏家的婚约,严格来讲,本来就是属于苏颜宁的。

第8章 奇耻大辱

因为苏沫丹很喜欢韩家的大少爷韩瑞宇,逼着闹着从她这里抢走婚约,只可惜苏沫丹千算万算都没有想到,韩家的大少爷并不喜欢她,还在结婚前夕带嫩模私奔逃婚,让苏沫丹丢尽了颜面,也差点让苏家和韩家成为笑柄,现在阴错阳差,被抢走的婚约又落到了她的头上,真不知道是倒霉还是命中注定。

韩振坤虽然专制独行,但感恩之心到底还是有的,向王芷芬不悦道:“注意自己的身份,不要胡说八道!”

“哎呀,我这不是太生气了吗?”

见韩振坤生气,王芷芬急忙解释:“这苏家小姐在嫁进韩家之前,有过别的男人,这对我们韩家来说,可是奇耻大辱!”

她口口声声说着奇耻大辱,可在苏颜宁眼中看到的,却是洋洋得意和幸灾乐祸。

毕竟韩瑞辰并不是她亲生的儿子,将来还有可能跟她的两个儿子抢夺家产,如今韩瑞辰娶了一个‘破鞋’,她在心里比谁都高兴,在韩振坤面前,自然不遗余力地抓住她的把柄,拿这件事大做文章,一来可以羞辱韩瑞辰,二来还可以让韩振坤迁怒于韩瑞辰,对韩瑞辰也喜欢不起来。

虽然这一切都是王芷芬诬陷,但苏颜宁却陷入沉默,左右为难,不知道该怎样为自己辩解。

一阵沉静中,韩瑞辰忽然笑了起来,性感的唇角勾起一抹艳丽的邪笑:“昨晚我喝多了,头有点晕,而且爸爸你也知道的,我很讨厌白色的房子和装修,那个婚房原本就是为大哥准备的,我在里面根本睡不着,就一个人去书房睡了,并没有跟颜宁在一起,不过……”

他顿了顿,眼底划过一抹狡猾的算计:“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我倒不知道原来阿姨对我这么关心,连我结婚洞房的事都要管着。”

“这……”

王芷芬一时语塞,面露尴尬,看向韩振坤解释:“我只是怕瑞辰年轻,会被别有用心的人欺骗。”

“是吗?”

韩瑞辰眨了眨眼睛,眼中闪现出狡黠调皮的亮光:“可是在我看来,阿姨好像很担心我没有被人欺骗呢?”

“够了……”

韩振坤微微皱眉:“这件事到此为止,你也是……”

余光瞥了瞥王芷芬,依旧是不悦的语气:“身为长辈,要有长辈的样子,不要失了自己的身份。”

一场闹剧过去,所有人又坐下来安静地吃饭,好像刚才的吵闹全都不存在一样。

没有人向她道歉,也没有人为刚才的事给她一个说法,苏颜宁觉得委屈,可又能怎么样?这里是韩家,表面光鲜亮丽,却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低下头,正默默地思索事情,突然有只手伸过来,勾住她的手指拉了拉,苏颜宁怔了一下,看向坐在旁边的韩瑞辰,却见他眼角微斜,示意她看向桌子底下。

垂眸望去,一朵纸折的玫瑰花,拿在韩瑞辰的手中,苏颜宁莞尔一笑,又怕被其他人察觉,默默将玫瑰花收下,旁若无事地继续吃饭。

这个韩瑞辰,果然是个花花公子,真会哄女孩子开心呢!

众人皆说韩三少,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85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