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后的再次相遇,她开着挖掘机震撼的闯回到了他的世界

五年后的再次相遇,她开着挖掘机震撼的闯回到了他的世界

第1章 突然来访

江城,某医院。

易轻舟坐在院子的长椅上,慵懒的晒着太阳,微风袭来,淡淡的香气充斥而来。

让她惬意的弯起了唇角,享受着片刻的静谧。

宝宝,再过两个月,就要出生了……

也不知道,会不会像自己……

她会教他看书写字,听他的牙牙学语……

易轻舟动作轻柔的抚摸着圆滚滚的肚子,就像在抚摸着,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贝。

“姐姐!”

一个女声突然打断了她短暂的平静。

易轻舟的身体微微一僵,惊慌的转头。

不远处,一袭身穿红裙,打扮妖艳的易惜绵,嘴角勾着笑意,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她。

“你怎么找到我的?”

易轻舟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了起来,身型笨重的她扶着椅子,缓慢的站起了身,面色凝重异常。

易惜绵,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自从继母知道她有了“不知名”的野种以后,连同着妹妹易惜绵跟哥哥易涟起。

哄骗着父亲,直接将她轰出了家门,断绝了所有的联系。

她无依无靠的离开了家,找到了这个地方,想和孩子安安稳稳的度过余生。

可是,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呵——”

易惜绵眼眸一暗,视线落在了易轻舟即将临盆的大肚子上,顿时轻笑了一声:“姐姐,在江城想要找你,还需要费什么力气吗?”

易惜绵一边说着,一边踏着十寸的高跟鞋快步的走了过来。

她的眼神冰冷异常,视线丝毫没有从她的肚子上收回来。

那双嗜血的眼睛,就好像森林中蓄势待发的狮子,盯着眼前的猎物。

鞋子踏地的声音,就似急行军的鼓点,重重的敲击在易轻舟的心脏上,听得她慌乱无比。

易惜绵到底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是谁暴露了她的行踪?

易轻舟闪神的瞬间,易惜绵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向着她的肚子上摸了过去,眼神冷意尽显。

“你做什么?”

易惜绵那双冰凉的手,触碰到了她的身体,让易轻舟瞬间收回了神。

她下意识的护住了肚子,猛的后退了几步。

警惕的看着,眼前勾着唇角,眼神戏谑的易惜绵。

易惜绵眼眸一瞬间划过一丝阴狠,又快速的眨眼消失不见。

易轻舟!

我看你还能嚣张到什么时候!

她收回了空中停着的手,冷笑出了声音:“姐姐,你这个孩子,是律孝辰的吧?”

律孝辰这三个字一出来,易轻舟的呼吸一窒。

好像全身都被灌进了水银,冰凉刺骨,又被人狠狠的攥着心脏,让人疼的无法呼吸。

那个男人——

现在已经跟沈银荷在一起了吧……

易轻舟蹙眉,强忍着心中的酸楚感,高声的回着:“跟你没关系!”

易惜绵哧笑了一声,涂满了红色指甲油的手,拂过了她染成金黄的头发,在空中随意的甩了甩。

那刺目的红,好像一根根沾染着鲜血的子弹,让易轻舟感觉到了危险,身体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

“要是我告诉你,我今天来,是律孝辰让我过来的呢?”

第2章 不要你的孩子!

“你什么意思!”

易轻舟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是律孝辰……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怀孕了……

他怎么可能这么做!不可能!

易轻舟不停的摇着头,无法接受易惜绵说的话,惊慌的后退着。

看着易轻舟的反应,易惜绵冷笑出了声音,似乎非常满意,她现在的样子。

易惜绵居高临下的看着现在狼狈的易轻舟,好像俯瞰着脚下的一只蚂蚁。

“易轻舟,你明知道他心里有喜欢的人,还跟了他三年!真不知道该说你太蠢!还是太傻!

今天我过来,就是律孝辰告诉我你的位置!”

“不可能!”易轻舟高声的喊着,身子不停的向后退去。

不可能!

他不会的!

三年啊!三年的感情在那里!

就算是一块石头也都该捂热乎了!

想着当初分手的时候,他用那双冰冷的眼神,看着自己。

那神态一瞬间浮现在易轻舟的脑海之中,让她从头到脚都凉个通透。

“不可能?江城没有律孝辰找不到的地方!只要他想找你!你埋在土里,他都能给你挖出来!”

易惜绵狰狞的视线落在她的肚子上,让她的心中有了不好的感觉。

易惜绵今天过来!是要毁了她跟孩子!

跑!

这个想法,突然出现在了她的脑海之中。

易轻舟转身就跑,落荒而逃。

可是,她却忘记了,现在的她,因为怀孕浑身肿胀,跑步怎么可能跑过一个年轻女人。

还没跑两步,易轻舟就被易惜绵一把抓住了手腕,狠狠的向着长椅上撞了过去。

“啊——”

易轻舟只感觉天旋地转,身体没有了重心,向着一旁歪了过去。

“咚”的一声响,易轻舟的头磕在了长椅上。

无数的鲜血流了出来,滴落在地,染红了地上片片花瓣。

“好疼——”

易轻舟想要挣扎着站起来,强忍着剧痛,心脏砰砰的跳动着。

要跑!

离开这里!保护孩子!

律孝辰她不要了!她现在只有这一个孩子了!

易轻舟的脑海里只想着要离开,她咬牙挺身站了起来。

却在刚站稳的瞬间,看着易惜绵抬起了她的高跟鞋,向着自己的肚子上狠狠的踹了过来。

“不!”

易轻舟死死的护住了自己的肚子。

可是那剧烈的痛感顺着她的双手,传到了她的肚子里面。

紧接着,易惜绵的声音再次响起:“易轻舟!律孝辰不要你的孩子!他不要!”

他不要……

易惜绵的声音好像扩音了无数倍的大喇叭,不停的在她的耳边重复。

震得易轻舟头脑晕眩,一阵嗡鸣。

“不!不可能!他不可能这么对我——”

易轻舟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强烈的痛感,让她感觉,身体好像被车子碾压了无数遍,疼痛无比。

肚子里面翻江倒海,强烈的坠物感让她一瞬间慌乱起来。

易轻舟霎时冷汗流了下来,痛苦的咆哮出了声音:“啊……孩子!救救孩子!”

我的孩子!

易轻舟痛苦的捂住了肚子,头顶的鲜血直流,夹杂着冷汗,盖住了她的眼眸。

在她昏迷的瞬间,看着易惜绵离去的背影,整个世界一片猩红,直至黑暗。

与此同时,易惜绵冷笑的声音传了出来:“无论是姓沈的,还是你易轻舟,都不能在律孝辰的身边!

在他身边的,只能是我!”

第3章 一模一样

五年后。

“律氏集团……”

一个身穿有些褪色衣服,四五岁年纪的小男孩,站在律氏集团的大门口,仔细的看着上面金光闪闪的的四个字。

他一头乌黑的碎发,圆溜溜的大眼睛一闪一闪,浑身都透着一股子机灵劲儿,唇红齿白的样子更是引得周围的路人好奇的看着他。

周围的事情没有引起他一点的注意。

此时的他,不放心似的从洗的发白的书包里面拿出了一份,折叠方正的报纸出来。

上面的头版头条赫然写着,律氏集团即将再扩版图,建立影视帝国。

男孩看了一会,心中似乎做了什么决定,他将手中的报纸又仔细的折叠了回去,跟刚才的折痕分毫不差。

做完这些动作后,鼓足了勇气,迈着他的小短腿,“哒哒哒”的跑了进去。

…………

律氏集团80层,会议室。

办公室内,气氛压抑无比,所有人面色凝重,大气都不敢喘,直勾勾的看着长桌上面,敲击着桌面的那根修长的手指。

每敲击一声,众人的心就跟着颤抖一瞬。

众人屏住呼吸,看着那手指的主人,坐在真皮座椅上,一双凌厉的眼眸好像锋利的刀子,扫视着在场的所有人。

江城明明四季如春,可是现在,众人感觉身处寒冬一般,呼吸都有一种莫名的压力。

男人身穿一身精致考究的西装,将他的身线勾勒的恰到好处。

一双菲薄的唇紧紧的抿成一条直线,有着不近人情的疏离与冷漠。

这,就是律氏集团当家的男人。

江城的太子爷。

律孝辰。

众人纷纷低下了头,周围的气氛诡异又寒冷,就在这个时候,大门突然被人推开。

一瞬间,律孝辰的脸,黑了起来,冷冷的看向了门口的方向。

还没等他看清楚门口来人到底是谁,律孝辰感觉他的腿上一紧。

他诧异的低头看去,只见一个小男孩死死的搂住了他的腿,大声的喊道:“爸比!”

这一句话说出来,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在了原地。

这是谁!

江城的太子爷!

从来都没有跟女人传过绯闻的男人!

江城的黄金单身汉!

无数的女人都梦寐以求的男人!

但是那些名伶门也知道,这个男人是个食人花!

想要靠近他,就要有粉身碎骨的准备!

现在居然有了儿子了!

还这么大!!!

律孝辰万年不化的冰山脸,出现了一丝的崩坏。

他蹙眉,冷冷的看着门口,跟着小孩子跑过来的保安与秘书。

“怎么做事的!”律孝辰的一声呵斥,让他们打了一个寒噤。

“出去!”律孝辰高声的说着,拽住了男孩有些破旧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

也就在这同一时间,秘书急忙解释道:“BOSS,这个小男孩,说您是他的父亲……我们不得不把他带进来……”

小男孩挣扎了两下,觉得这个男人力量巨大无比,一点都没有妈咪温柔!

想着妈咪现在跟那些拆迁队的人抵抗,他鼓足了勇气,仰起了倔强的小脸,一瞬间与律孝辰四目相对。

霎那间,二人僵在了原地……

与此同时,秘书颤抖的声音,再一次的响了起来……

“BOSS,他跟您长得……长得一模一样……”

第4章 轰他出去

律孝辰阴沉着一张脸,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面前的小豆丁。

这个男孩,居然跟他长得一模一样!

易云琛也是惊讶的张开了小嘴巴。

怎么这个男人,跟自己长得这么像!

妈咪是不是跟他生出的自己!

易云琛摇了摇脑袋,将这个奇怪的想法甩出了脑袋。

想着现在妈咪的情况,他仰着小胳膊小腿,对他喊道:“爸比,爸比——”

一句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石化成了雕塑一般。

无数声的爸比,萦绕在律孝辰的脑海中,震得他身形不稳,后退了两步。

从来都没有这种奇怪感觉律孝辰,紧紧的抿着唇,一言不发。

最后,他抱起了易云琛,直接将他扔出了办公室。

“出去……”

易云琛还没等把话说出来,就被律孝辰从办公室内扔了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

易云琛瞪大了双眼,眨啊眨的,难以置信的看着周围。

自己居然被他给扔出来了!

自己长的这么可爱,居然被扔出来了!

易云琛撅了撅嘴巴,原本设想,用这样的方式来救妈咪的房子,计划失败!

他急忙从地上坐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不理会众人的目光,快速的跑了出去。

没时间了!

妈咪现在,没有时间了!

此时的律孝辰打开了门,阴沉着一张脸,看着易云琛离去的背影,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BOSS,这个孩子,会不会是姚先生的——”

秘书的话,瞬间提醒了律孝辰,他从来都没有私生子,可是他的那个风流弟弟——

想到这里,律孝辰的身影微微一顿。

“会议取消!”

律孝辰冷冷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向着易云琛的方向追了过去。

…………

“在哪……”他声音冷的好像万年不化的冰山,易云琛也没有一点废话,“往前!”

两个人除了校准方向以外,没有一句话说。

易云琛别过了头,气鼓鼓的坐在那里。

虽然这个男人最后跟了上来,可是他真是太凶了!

要不是妈咪现在需要帮助,自己绝对不会坐他的车的!

易云琛已经在心中,给他大大的画了一个X。

律孝辰蹙眉,阴沉着脸开着车子。

刚刚还热情似火的小豆丁,上车之后,居然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

好像已经利用完了自己一样。

这样的表现,着实让律孝辰的心中无名火起。

可是再一看那跟自己一模一样的那张脸,再大的火气也都压了下来。

他要看看,这个小男孩,到底是什么情况。

要真的是姚津的孩子,他一定要让姚津吃不了兜着走。

“到了!”男孩一声清脆的声响,让律孝辰停下了车子。

只见周围无数的废墟,只有前方一个孤零零的破旧小屋,被一大堆挖掘机围了起来,就好像一座孤岛一样。

律孝辰紧皱着眉头,转头看向他:“你就住在这里?”

姚津到底找了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小男孩没有说话,动作流利的打开了车门,向着那一片废墟之中跑了过去。

律孝辰看着小男孩的背影,心中咯噔一下。

这个背影……

好像一个人……

第5章 你是谁?

律孝辰的眼神出现了一丝的慌乱,快步的向着小男孩的方向跑去。

全然没有注意到,他的车子旁边,一辆挖掘机悄悄的向着车子开了过去。

直到律孝辰跑到了小豆丁的身旁的时候,他钻进了屋子里面,大声的喊着“妈妈!妈妈!”

这一声声的叫喊和周围这样的环境,让律孝辰的眉头紧锁了起来。

他觉得,自己似乎上当了。

姚津就算再怎么花心,也不可能找这样的女人。

正当律孝辰想着如何善后这件事情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出来了无数的黑衣人,将这个破旧的房子团团围住。

“臭小子,你又带什么人回来了!告诉你妈!无论她做什么,找多少人!她的这个屋子!我拆定了!”

一个男人面色狰狞的站在那里,高声的说着。

律孝辰见状,将小豆丁护在了身后,看着这些凶神恶煞的男人,居然对一个孩子说出这样的话。

律孝辰略显薄怒,抬手打了一通电话……

“你叫人又能怎么样?别费力气了!这些开挖掘机的,都让我给弄进去了!你以为你……”

男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着身后轰隆隆的声音响起,无数的灰尘漫天。

律孝辰捂住了小豆丁的口鼻,生怕他吸入了灰尘呛到。

就在他捂住口鼻的瞬间,也听到了小豆丁激动的声音:“妈妈!”

无数的烟尘四起,浓烟滚滚,飞沙走石之间,出现了一个坚韧的身影。

从挖掘机车上跳下来后,毫不犹豫的向着律孝辰的方向跑了过来,那样的坚决……

律孝辰的心,好像被人狠狠的撞了一下。

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在夜里无数次梦到过的身影。

那个离开了他五年的女人,就这样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当年那句冰冷的话,还时刻萦绕在他的耳边。

“律孝辰,我们分手——”那个决绝的身影,成为了他无数个夜晚的梦魇。

“小琛!”易轻舟的声音,瞬间将他叫回到了现实之中。

这是易轻舟的孩子——

这是她的孩子!

失踪了五年,她居然带着孩子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易轻舟快步的跟他擦肩而过,丝毫没有看到,律孝辰那双几乎要喷出火的眼睛。

“小琛!!你怎么从幼儿园跑回来了!”

易轻舟紧紧的将易云琛抱了起来,护住了他的头,不让他再看眼前这些面目狰狞的男人。

“易轻舟!你今天要是再不搬走!我一定……”

“你一定会不放过我嘛!这句话你都是说了两个礼拜了!

除了欺负我们孤儿寡母,你们还会做什么?”

易轻舟的这一句话,狠狠的刺痛了律孝辰的心脏,他身子微微的绷紧,脸色发白。

这个女人,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狠的多。

当年的不告而别,居然偷偷养了孩子!

现在,还居然当做没有看到自己!

律孝辰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眼神冰冷无比。

一旁的易云琛抬起了他的小脑袋,用着狐疑的眼光看着他。

那眼神,刺痛着律孝辰身上的每一根神经……

易轻舟,你可真狠!

跟五年前一样!

“易轻舟。”律孝辰的这一句话,让易轻舟错愕的转身,好奇的打量着,这个脸色发白的男人。

什么情况……

这个男人,怎么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易轻舟蹙眉,冷冷说道:“你是谁?”

怎么跟自己又换套路了?

硬的不行开始用美男计了?

这一句你是谁……

让律孝辰的脸色更加白了三分。

周围空气都降至了冰点……

就在这个时候,数十辆保时捷开了过来,将这个破旧的小屋围的水泄不通。

第6章 真的忘了!

拆迁队的人看着这个阵势,也是僵在了原地。

这个易轻舟……

这回到底找了什么人……

此时,律孝辰快速上前一步,将易轻舟跟易云琛护在了身后,冷冷的扫视着前方的男人:“现在,马上给我滚!”

“你是什么……”男人的话还没有说完,那些保时捷车内的人已经快步的走了过来,齐齐站在律孝辰的身后。

那一双双冰冷的眼神,好像在给他们身上射着刀子。

刹那间,他们认怂。

急忙后退,正要说话,就听着律孝辰的声音传了过来:“我不想再看到他们出现在江城!”

“是!律爷!”

律爷!!

全江城,只有一个律爷!

那就是律孝辰!

他们一瞬间脸色大变,齐齐看向了律孝辰,刚要再开口祈求,可是看着律孝辰铁青的脸,高声的咆哮道:“滚!”

这一句话,他们狼狈的离开,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旁的易轻舟,早就看傻了。

这个男人是小琛从哪里找来的!

什么律爷……

律孝辰冷冷的转过了身,刚才还站在身后的那些人,瞬间消失不见。

无数的烟尘滚滚,这些车子,居然这么快就离开……

易轻舟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收回了视线。

对着那张陌生的冰块脸,轻声的开口:“谢谢你帮了我们……”

“就这样?”律孝辰冷冷的看着她。

易轻舟,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

还要当做不认识的样子?

易轻舟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疑惑不解的抬起了头。

这个男人……什么情况?

“呃……”易轻舟一脸错愕的看着他,讪讪的说道:“要不,进来坐坐?”

易轻舟只是客套客套。

毕竟这个男人刚才帮助了他们。

她想着,这样的男人,总不能,真的来自己这个岌岌可危的危房里面待下去吧……

没想到她的话刚说完,律孝辰的眼眸瞬间就暗了下去。

他目不转睛的看着易轻舟,心中乱成了一团。

她真的忘了他了?

真的忘了?

律孝辰顶着那张毫无血色的脸,一言不发的点了点头,快步的走到了门口,等待着她打开大门……

一瞬间,易轻舟尴尬无比,艰难的扯了扯唇角。

这男人该不会是拆迁队的人,另换的招数吧?

易轻舟心中犯起了嘀咕。

正当她犹豫不决的时候,律孝辰那冰冷的声音,缓缓的响起:“开门。”

“来了!”

易轻舟刚说完,就懊恼的闭上了眼睛。

叹了一口气后,她快步的走了过去将大门打开。

律孝辰率先走了进去,易轻舟抱着易云琛紧随其后。

律孝辰一言不发的环视四周,一个四十多平米的小屋,收拾的干净整洁。

一面墙上,摆放着各种的乐高玩具,还有那些将书架塞的满满登登的医学的书籍。

地方不大,却还算是个温馨的地方。

易轻舟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个男人的脸,黑的不能再黑。

心中好想压制着什么怒火,随时都能燃爆一样。

当然,他在外面看来,情绪根本没有动过,但是易轻舟就能这么感觉出来。

易轻舟心头一跳。

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为什么可以快速的分析出来,眼前的这个冰山脸的情绪波动呢?

易轻舟心中惊讶异常。

场面降至冰点。

易轻舟还没想好要再怎么跟他说话,怀中的易云琛探出了他那圆溜溜的小脑袋,对律孝辰说道:“你可以走了!”

第7章 我的孩子

律孝辰的脸色瞬间就黑了下来。

这个小豆丁,居然跟他母亲一样,利用完了自己,就把自己给甩了?

她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噤,讪讪的笑了笑,“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律孝辰那张寒冷的能冻伤人的脸上,这才出现了一丝的松动。

神色古怪的看着易轻舟看了许久,易轻舟的眼神,依旧是那样的清澈明亮。

全然没有其他的感情,放在里面。

她真的,把他忘了……

沉思了许久之后,他缓缓说道:“你们为什么要住在这里?”

律孝辰突然的询问,让易轻舟微微蹙起了眉头,警惕的看着他,“这件事情,好像跟你没关系吧?”

那张熟悉的脸,熟悉的表情与动作,让律孝辰微微挑了挑眉头,没有任何的言语。

他生气了!

易轻舟能感觉到,周围的空气好像都骤然降了几度。

她清了清嗓子,急忙说道:“我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要知道这件事情?”

“我来补偿你们,从这里搬出去。”

易轻舟听着他的话,顿时恍然大悟,敢情这回拆迁队的人,换了手段了!

她抱着易云琛摇了摇头,“我不离开,因为我在这里,等一个人。”

“谁。”

易轻舟眼睁睁的看着律孝辰那张冰块脸,渐渐拢起了眉心。

律孝辰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看着她的唇瓣一张一合。

“他姓李,我没有他任何的联系方式。”

“李?”律孝辰喃喃着,继续用冰冷的声音询问,“找他做什么?”

“我想要知道,我的过去,我到底是谁,还有——”

易轻舟深吸了一口气,用颤抖的声音说道:“我要给宝宝一个交代。”

这个交代。

就是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

律孝辰沉默的看着易轻舟,仔细的打量着她,好像要看透她所有的情绪波动。

过了许久,律孝辰缓缓开口,“这孩子是我的。”

律孝辰这一句话,让易轻舟跟易云琛都僵在了原地。

“你,你说什么?”易轻舟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我说,这个孩子是我的,我就是他的生父,你是我的老婆。”

“不可能!”易轻舟摇了摇头,想都没想的就否定了这句话。

易云琛也摇起了头,那脑袋晃的跟拨浪鼓一样。

谁愿意要找这样的爸比,脸黑的跟冰块。

好凶哦!

我才不要!

律孝辰阴沉着脸,反问着她,指着那张跟自己一模一样脸蛋的易云琛。

“为什么不可能?”

易云琛那张水灵的小脸,瞬间就垮了下来,可怜兮兮的看向了易轻舟。

眼神之中似乎在说。

妈咪,你快告诉他,我不是他的儿子!

我不要这个冰块脸,做自己的爸比!

一时间,易轻舟语塞,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个所以然来。

这太过戏剧了吧!

从天而降了一个男人,居然说他是自己的老公!

是孩子的父亲!

可是这两张相似的脸,就在这里!

让她怎么不接受这样的事实?

律孝辰看着易轻舟疑惑又茫然的样子,轻轻的弯起了唇角,“轻舟,跟我回家,我告诉你事情的经过——”

第8章 车在坑里!

他现在的样子,就好像摇着尾巴的大灰狼。

“我——”易轻舟正要再说,就看着律孝辰紧紧的皱起了眉头,冷冷的看着她。

一瞬间,易轻舟闭上了嘴巴。

刚才他跟那群人对峙的时候,就露出了这样的眼神,那是一种手腕强硬还不容置喙的冰冷。

他的眼神好像在说,拒绝他的人,都要承担,消失在地球上的后果。

易轻舟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口水,在如此强硬的气压下,她也只能认怂。

“好,好吧。”

凭空出现的这个男人,认识自己。

现在的她无依无靠,还没有那个姓李的联系方式,她也只能选择相信。

“现在就走。”律孝辰说着抱起了满脸不悦的小豆丁。

“你不是我爸比,我不要。”

“是吗?墙上的乐高不要了?”

律孝辰的这一句话,直接让易云琛闭上了嘴巴,气鼓鼓的撅着嘴。

居然拿自己最喜欢的玩具威胁他!

又凶又讨厌!

看着易云琛一动不动,律孝辰这才轻轻弯起唇角,快步的向着门口走去。

易轻舟略显不舍的看着周围,“可是这些东西——”

“我会叫人过来。”

律孝辰说完话,毫不犹豫的走了出去,易轻舟快速的跟上。

直到三人走到了刚刚律孝辰停车的地方,他的脸,顿时有些崩坏。

“我的车呢!”

律孝辰左右的看了看,他的那辆迈巴赫齐柏林限量款,居然这么消失在了原地。

“呃——”易轻舟尴尬的咳嗽了两声,“那辆车,现在很安全。”

老天保佑,祈祷这个男人现在的心情非常的好。

易轻舟心中不停的默念着,双手都不自觉的搅弄在了一起。

“嗯?”律孝辰转头,看向了额头上都泛起了薄汗的易轻舟。

“什么意思?”

当易轻舟带着律孝辰,走到旁边一个三米的深坑旁边,看着他那辆车,就这么明晃晃的躺在深坑里面的时候。

易轻舟可以清楚的看到,律孝辰的胸间顿时扩大了一圈,倒吸的那口冷气,似乎把他周围所有的空气,都吸光了一样。

易轻舟尴尬的笑了笑,冲着他眨了眨眼睛。

“……”

律孝辰感觉,易轻舟就是上天派来折磨自己的!

从上学的时候,到现在,一直都是!

他闭着眼睛坐在易轻舟那辆狭小的车内,左边,是坐在安全座椅上,时不时打量着他的易云琛。

那一脸不情不愿,又嫌弃的样子,让律孝辰的脑袋又胀大了一圈。

当初的易轻舟,是他捧在手心里面的孙悟空,现在居然又来了一个小猴子。

“我们现在,去哪里?”易轻舟小心翼翼的说着,生怕再次惹恼了这一尊大佛。

“去江园。”

“我不认识路。”

“……”

律孝辰的脸,又一次的黑了下来。

他神色古怪的坐在那里,胸间剧烈的起伏着,好像在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他抬手揉了揉额头,易轻舟看着他手上那块价值不菲的名表旁边,竟然还有着一根早已经褪了色的手绳。

那根手绳刺痛了易轻舟的神经,心中竟没来由的泛起了一丝的酸楚。

她的确能感觉到自己的心里,多多少少有着对这个男人的感觉与别人不同。

可是这种感觉,竟然是想哭的,想要逃离的。

这样的感觉,让她心头一紧。

“下来。”

五年后的再次相遇,她开着挖掘机震撼的闯回到了他的世界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24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