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了小农女,家徒四壁穷困潦倒,握握小拳头,赚钱要紧

第1章 大葛村

在东篱国以南,有个四面环山的村落,名为大葛村,此村大约百十户人家,傍晚时分,不少人家的屋顶冒出袅袅白烟,火烧柴禾以及饭香夹杂在一起,飘荡在这寂静的小村落里!

就在这时,一道尖锐刺耳的声音,打破村中宁静!

“花若愚,她是你堂妹,你就这么把她推到水里,是要活活淹死她吗?”

叫骂的人是花家老太花刘氏,此时瞪着一双吊角眼,虎视眈眈的看着眼前的少年!少年身体孱弱,面色蜡黄,此时紧抿双唇,一语不发的看着花刘氏!

“娘,若愚他不是故意的!”

这时,一名柔弱的夫人站出来,目光怯怯的看发怒的花刘氏。

“月倾城,我还没找你算账!”

说完撸起来袖子伸手就朝着她的脸抓去……

“不准伤害我娘,我推花絮络是因为她先将我小妹推下水,现在我小妹还在床上躺不省人事!奶奶若是不信,大可去屋内看看,孙子说的是不是真的。”

“看什么看?小贱蹄子死了就死了,哪儿能跟我的乖孙女比?”

“奶奶,同为您的孙女,她花絮络的命就金贵,我小妹就该命如草芥?”

花琉璃只觉身体沉重,宛如被重物压着一般!

“她花琉璃的命就是没有絮络的金贵,我们絮络将来是飞出这草窝的金凤凰,她花琉璃就是只没了毛的麻雀!”

花琉璃闻言,紧蹙眉头!

没等想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就觉脑袋疼痛难忍,一些陌生的记忆碎片疯狂卷入她的脑海,肿胀的疼痛感让她觉得脑袋大了好几倍!

头痛欲裂加上身体虚弱,两眼一翻,又昏了过去!

……

嘶~好疼! 花琉璃紧皱眉头,幽幽睁开眼,还未看清眼前的一切,接收完所有记忆后的花琉璃终于明白,我擦~我擦擦擦~~她竟然借尸还魂到与自己同名同姓的花琉璃身上,成了花家二房不受宠的孙女。

原主是被大伯花兀立的女儿花絮络因一条小鱼推倒在河里淹死的。

上辈子她是令人争相讨好的鬼医圣手,却因被徒儿陷害死于一场车底……

“璃儿,可好些了?是为娘没用,连保护你们的能力都没。”

花琉璃闻言睁开眼,只见一名瘦弱如柴却难掩美貌的女子正一脸心疼的看着自己。

花琉璃:“……”

根据记忆此人是‘花琉璃’的生母月倾城。 月倾城是个软包子,逆来顺受惯了,被偏心的公婆赶出来也不敢说什么。带着儿子女儿跑来村里的破草屋居住,因貌美时常被一些登徒浪子惦记,要不是哥哥花若愚是出了名的狠角儿,怕是——连清白都不保啊。

月倾城坐到床边,摸着花琉璃的额头,一脸心疼道:“璃儿,以后看到花舒与花絮络躲着点儿,若是你爹还活着,他们花家大房定不敢如此欺负咱们娘儿几个。”

花琉璃没说话,目光越过月倾城,看向她身后,墙上的大窟窿都能从外面钻进来,地面也是坑坑洼洼泥泞不堪,一张断了一条腿镶在墙里的桌子,上面摆着一个没了嘴的茶壶和几个带有缺口的茶杯。除此之外再无一物。

危房,高危房,晴天还好,可要是遇到下雨天或强风天,这房子绝对能塌!

我滴个乖乖,她到底是穿越到了什么人家?世界上还能找到比这更不堪的人家吗?

上辈子她也没做过坏事……怎么……

哎!算了,既来之则安之,能重活一次也算老天恩赐了。

抬眼看了看破旧的屋顶,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她得想法子赚钱盖房。

“娘,菜糊来了,儿子盛的全是下面最稠的,且给小妹吃吧。”

花琉璃闻言,看向来人,瘦弱的身子仿佛风一吹就倒,此时脸上还挂着指印,应该是被那叫嚣的老太打的,他的手里端着同样缺角的瓷碗,里面盛的墨绿色的糊糊,闻上去味道可不怎么样。

“璃儿,吃了糊糊就继续歇着。”

菜糊入口一股子难言的涩味自口腔蔓延,看着一脸殷切的月倾城,花琉璃闭着眼将菜糊吃干净……

被月倾城扶着重新躺下……

“璃儿,你先歇着,娘去忙了。”

“恩!”

花琉璃躺在床上睁着一双大眼,看着屋顶,心中担忧万分!

趁着天还不冷,她得想办法将属于他们的房屋建起来。

既然她附身到花琉璃身上,那她就是这家里的一份子!

翌日一早,花琉璃是被饿醒的,揉着饥肠辘辘的肚子,从床上坐起身来,她再不找吃的估计会是第一个饿死的穿越者。

早饭是月倾城做的,比昨天还稀的糊糊,看着面黄肌瘦弱不禁风的娘与哥哥,花琉璃握握小拳头,暗暗发誓一定要让家人过上好日子。 她不信凭借着自己多年的医学经验,会赚不到钱!

吃过早饭,月倾城提着背篓握着镰刀对着花若愚道:“午饭我放锅里了,你小妹还伤着,你就留在家里照顾小妹。”

花琉璃闻言忙跑到门口,对着月倾城道:“娘,我也想上山,生病了就要多运动,这样病才能好的快。”

月倾城闻言,噗嗤一声笑道:“你呀,打哪儿听的这些?生病就该在床上躺着,等你好了,娘再带你去山上。” 花琉璃紧紧抓着月倾城的手,睁着一双乌黑大眼道:“娘,我真的好了,你就让我去吧!”

花若愚见不得小妹这般央求,忙道:“娘,小妹想去,您就让她去吧,儿子会看好不让她乱跑。”

月倾城低头见女儿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只觉心都要融了,牵起她的小手道:“那你答应娘不得在山上乱跑。”

花琉璃点头如捣蒜,左手牵着月倾城,右手牵着花若愚,往天启山走去。天启山共有五座山峰,东西绵延百里,其中不老峰就是他们要去的山头!不老峰是五峰之中最矮的,即便如此也无人敢往深山中走,除了以打猎为生的猎户。

而月倾城挖野菜的地方,就在不老峰山脚下。 花若愚将破旧的门锁了,一家三口背着竹篓拿着镰刀往不老峰走去。 走了约半个时辰,三人才到不老峰外围,虽是外围,但确是杂草丛生,每一步都要小心翼翼,就怕草丛中跑出蛇虫来! 


第2章 医药空间

花琉璃看着不老峰上的苍天大树,暗叹靠山吃山,靠海吃海,这山峰一看便知鲜少有人进入,得抽个机会去瞧瞧。 月倾城将背篓放下,而花若愚则继续往前走。“哥哥,你这是要去山上砍柴?”

说的山上也不过是靠近不老峰多走几步路罢了。

“小妹要跟着一起?”见花若愚问自己,月倾城抬起头道:“她就跟为娘在山脚下挖野菜就好。”花琉璃闻言可怜巴巴的看着月倾城:“娘,我许久未曾吃到肉了,说不准女儿运气好,能捉到一窝兔子,到时侯咱们就能有肉吃了。”

花若愚闻言忙道:“娘你放心吧,我会看好小妹的!”

看着儿女瘦弱的小身板,月倾城眼里闪过一丝愧疚,“一定要看好你小妹。别让她乱跑。”

“知道了娘。”

离开月倾城,兄妹二人手牵手的往山上走,花若愚来到一株树前,放下背篓,蹲下来身子摸了摸花琉璃的脑袋道:“小妹这附近没野兽,你可以在四周转转,有什么事儿大声喊哥哥知道不?”

花琉璃乖巧的点点头,笑眯着眼道:“放心吧哥哥,我不乱跑,就四处看看。”

她不敢往山上走,只在外围转转。

花琉璃在外围转了大约小半个时辰,被远处几株小藤蔓所吸引。

竟然是金银花!

金银花又名忍冬,名字出自《本草纲目》,由于金银花初开为白色,后转为黄色,因此得名金银花。

金银花具有清热解毒,疏风散热,还可用于外感风热或温病初起的发热头疼,咽喉肿痛等症状。 花琉璃看着不大的几株,从腰间抽出花若愚给自己做的小镰刀,开始挖。 为了防止损害到金银花的根系,她挖的很小心。、

“ 啊~嘶!” 在刨土的时侯,只觉右手食指一痛,咧着嘴轻嘶一声低头一看,指肚被镰刀割个了个扣子,指尖冒出一串血珠滴滴答答往下流! 

血珠不小心被蹭到左手佩戴的红绳上,绳上穿着一颗木珠,一部分血被她不小心蹭到木珠上,吸收了血的珠子发出一道刺目红光,正聚精会神的她被红光刺的她赶忙将眼睛闭上。

等她再次睁眼时,眼前的一切让她陌生又不安!在她眼前的是一片黑的发亮的土地,土地大约一亩左右,在土地的中央有一口喷涌的泉水,泉水散发出阵阵难以言说的芳香!而在土地的尽头有一栋类似钢筋水泥建造的小楼! 闻着散发诱人芳香的泉水,花琉璃只觉喉咙干涩难忍,一边朝泉水走,一边喃喃道:“水的味道这么好,应该没有毒。”

她花琉璃身为现代颇有盛名的鬼医圣手,不光医术让人拍案叫绝,就连毒术也没几人是她的对手。 趴到泉眼边,皱皱鼻子闻了闻,水的味道更浓郁了,闻着就让人精神振奋,又怎么会有毒?这么想着,双手捧起,喝了两口,甘甜润喉,让人欲罢不能!  

又捧了两捧喝完才作罢。 喝了个水饱之后,拍了拍衣服上的泥土,离开泉眼,看了眼不远处的小楼,好奇的走了过去……

来到小楼前,才发现此楼建的极为精致,几乎与现代的小型别墅一样。

若不是知道自己被那辆大货车碾压在车下的身体早就成了一滩烂肉,她都认为自己又重回现代了呢……

看了眼紧闭的别墅大门,她大着胆子推开,小心翼翼走了进去……

这是……

花琉璃整个人楞在了当场,呼吸也急促了起来,只见一楼一排排货架与墙同高,上面有一个个方盒子,这是装中药的药柜,她又绕到后面,架子上摆的都是一些西药……

她又跑去了二楼,进入二楼的墙壁上画着大大的红色加号,走进走廊看到一排排房门,房门上竖着金属牌子……

跟医院简直一模一样!

她走到楼梯口,顺势上了三楼……

“有人吗?”说着推开写着卧室二字的房间,推开门,就见一张古典的雕花大床,上面铺着柔软的蚕丝被,被面刺绣着精致的火凤,绣工精湛,美轮美奂!

离开卧室又去了书房,书房中的架子上摆满了书籍,大多都是简体字,随手抽出一本看了眼,竟是菜谱!丢掉!再抽出一本,翻开一看,竟是一本农作物书籍,上面清楚的写着一些杂交农作物的方式方法……

这时,花琉璃被书桌上泛着幽幽蓝光的卡片吸引,刚刚拿起,一道蓝光从卡片直击她的眼眸……

又晕过去了,不知道过了多久,花琉璃才从眩晕中清醒过来,脑海里多了庞大的信息, 原来她带的木珠竟然是一件空间异宝-医药空间。

发达了,发达了,花琉璃不断的在小楼里上下翻转,嘴里不停的嘟囔着。

空间内的泉水被称为玉灵泉,常年食用可使肤白貌美,增强记忆,强身健体,此外还可以养护植物,催生作物,总之好处多多。

至于小楼则是整个医药空间的核心,对花琉璃这样的鬼医圣手来说,恰如懒狗遇上热狗屎,啊呸呸,仿佛小龙虾就啤酒,还是冰镇的,爽!  

根据卡片给出的记忆,二层的使用需要功德点来维持运转,脑海里的信息倒没有这方面的介绍,花琉璃也不太在意,船到桥头它弯不了!

脑海里的信息还说了很重要的一点——意念通俗来讲就是精神力,这是一种初始不会很厉害,但修炼到后面可以不用实物伤人的功法越到后面越厉害!夸张的说,能抵得过千军万马!

不过关于修炼意念的功法,由于无法将经络图印制在卡片上,所以功法写在一本蓝皮书中,书就藏在书桌下的抽屉里……

花琉璃打开抽屉,果真发现一本蓝皮书,书中简单介绍了修炼意念之力的好处,其他内容就是讲述修炼神识的功法,以及经络图,可惜时间有限,不然她定修炼一番看看……

心中根据卡片传递的信息默念了声——出去,她人就重新出现在了山脚下。

人逢喜事精神爽,有了空间之后,温饱问题解决了,不知是不是错觉她觉的自己的力气变大了许多。挖金银花的速度更快了。

“小妹,你挖这些小藤蔓做什么?”花琉璃歪着脑袋,故作单纯道:“我在葛大夫家见过这东西,说是叫金银花,晒干了听说能卖钱呢。 


第3章 野猪撞死了

葛大夫是大葛村的赤脚大夫,平时村里人有个头疼脑热的都会找他,除非有特别严重难以诊治的才去新庆镇。 花若愚看着已经挖好一株的金银花,扶额道:“这种粗活,以后交给哥哥,你只需在旁边坐着玩儿就好。”说着蹲下来身麻利的挖着金银花……

花琉璃看着哥哥明明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却小大人模样的照顾自己,心里暖暖的,“哥哥,我们一起!”

就在这时,由远至近传来一声“呼哧”声,花琉璃忙拉着花若愚躲到一颗大树后面道:“哥哥,好像有野猪。”花琉璃看了眼山下,想着如何阻止野猪下山,别忘了月倾城还在山脚下挖野菜呢。  

花若愚一听这话,把妹妹拉到身后,紧握住手中的柴刀,死死盯着山上的位置。野猪那可不是好惹的,村里的二毛去年刚被野猪怼成重伤,现在还躺在床上呢。

“小妹,你先上树,野猪哥哥能对付。”花琉璃好笑的看了眼因为害怕而双腿发颤的花若愚,掏出从空间取出的纸包,:“哥哥,我没事儿,我这里有李大夫给我的迷药。”

想来花若愚是信了花琉璃的话,忙道:“那你当心点儿,一有不对就赶紧往山下跑。” 花琉璃:“嗯!我会的。”  

只是不知是他们运气好,还是野猪太笨,竟然慌不择路的撞到一个大石头上,撞死了!撞死了!撞死了!撞死了!重要的事情我要说四遍!

看着撞得脑浆迸裂的野猪,兄妹二人对视一眼,咧嘴而笑。  

花若愚小心翼翼走上前,用柴刀戳了戳野猪的身体,发现不动弹了之后,道:“妹妹,这野猪死了。”花琉璃撇撇嘴:“脑浆都出来了,如果还不死,那就是神仙猪。”

花若愚:“……”   

竟无力反驳。  

花若愚与花琉璃二人用藤蔓与树干搭了个简易的篱笆,兄妹二人把足有三百多斤的野猪抬到篱笆上~下山的路不怎么好走,两个人一边用镰刀开路,一边费力的往山下拖……

即将来到山脚下的时侯,花琉璃将野猪血抹到花若愚身上,拿起柴刀又在野猪身上补了几刀。 “小妹,你这是干啥?”

花琉璃:“哥哥,在村里多少泼皮无赖盯着母亲,若哥哥打死了野猪,定能将那些窥视母亲的人震上一震!” 花若愚:“小妹说的对,多来几刀!”

花琉璃“……”

二人费劲的拖着野猪下了山,山脚下正在挖野菜的月倾城见二人满身是血,吓的红了眼眶跑道二人跟前,当看到他们拖着的野猪时,尖叫一声道:“你们怎么了?这,这野猪~怎,怎么回事?”看着几乎昏倒在地的月倾城,花琉璃赶紧上前解释起来,说起来,月倾城虽然软弱无能,但对花琉璃和花若愚却是真心的好,花琉璃内心也慢慢接收了这位母亲的关心。

月倾城抚了抚胸口呼出一口气,一双泪洗的美眸看着兄妹二人道:“你们差点儿把娘吓死,这么大的野猪,咱们吃不完,不如给你们爷爷奶奶送些过去!”

花琉璃还没说什么,花若愚闻言恨声道:“娘,爷爷奶奶怎么对咱们家的你都忘了是吧?”花若愚的声音有冷,月倾城有些发愣。诺诺道:“可他们是你们的爷奶啊,总不能咱们吃肉他们连个菜都没有吧?”

花琉璃要被月倾城的脑洞逗笑了,讽刺道:“娘,那爷奶吃肉喝汤咱们家还在饿肚子,花舒与哥哥一同上的私塾,花舒的功课还没哥哥好,可哥哥却被留在家中干活!”

月倾城闻言,双眼通红,维诺道:“可那不是家里没人干活吗?你大伯要管饭馆……” 

花若愚闻言,猛地将手里的藤蔓丢在地上道:“没人干活你就要牺牲你儿子是吗?大伯开饭馆的钱哪儿来的?是父亲用命换来的!”看着愤怒的儿子,月倾城哭诉道:“娘,娘只是觉得这样不好!” 

花琉璃忙道:“当初他们将咱们赶出来的时侯也没觉得不好,当初您求他们借些粮食的时侯他们将您打的浑身是伤也没觉得不好,这猪肉咱们可以给,但要看怎么给!”说到这儿,看了眼地上的野猪,道:“爷奶能吃多少?咱们给十斤肉足足的!” 

哥哥将来是要走仕途的,不能因为小小的猪肉把名声搞坏了。 

“嗯。”月倾城有些忐忑的看着花若愚,又求救般的看着花琉璃,花琉璃叹了口气走上前,扯了扯花若愚的袖子道:“哥,别生娘的气了!” 

花若愚红着眼看着妹妹道:“我不是气娘,我是气……算了,先把野猪弄回家吧!”说着将藤蔓套在身上,卖力的往前走,月倾城见了小跑到儿子旁边,跟着一起拉野猪! 

花琉璃在后面推,时不时昂头看着母亲与哥哥背影,叹息一口……

刚到村口,有人惊呼道:“花二家的你们这是打了野猪了?”

“诶哟,这野猪看上去个头不小,足有二三百斤吧?杀猪饭的时侯别忘了请我们来啊!”

花琉璃看向说话的人,操着稚嫩的嗓音道:“野猪是哥哥用命打来的,你们上嘴皮下嘴皮一碰就要吃我们家的肉,我们家吃糠咽菜食不果腹的时侯怎么没见你给我们家送些吃的?”

那人被说的面红耳赤,瞪着花琉璃想说什么,却被花若愚耍柴刀的动作吓住,吞吞口水,讪笑道:“我只是开个玩笑!呵呵……”说完逃似得离开了。

花若愚打死野猪的事情不胫而走,引来全村人围观,一些许久未曾吃过肉的人眼馋的看着挂在破院里的野猪…… 

花家大宅里,花兀立听村民说花若愚打了一只两三百斤的野猪,就动了心思,对着花刘氏道:“娘,儿子听说侄儿打了一只两三百斤的野猪,正在破庙里剥猪皮呢,儿子的饭馆刚刚起步,如果有了这野猪肉做噱头,到时侯饭馆的生意一定会好,说不定还能结交一些达官贵人,到时只要贵人稍微点拨几句,舒儿指不定就能平步青云呢!。” 

花兀立这么说纯属扯淡,不过是想独占了这野猪省些食材罢了。可花刘氏不知道啊,一听儿子的饭馆能赚钱还能认识达官贵人,说不定她的宝贝孙子还能当官,就立马从床上坐起来,拍拍身上没有的土尘对着花兀立道:“儿子你等着,娘去给你将猪肉要来!贱皮子吃什么肉?”说完迈着小脚扭着粗臀就往外走…… 


第4章 极品奶奶

还没走到破庙门前,花刘氏的大嗓门就传了开来,“贱蹄子给我出来!”

月倾城听到声音,脸色一白,虽然害怕却把花琉璃和花若愚推了进屋,自己则走到大门外,道了声:“娘,您来了?” 

“呸,谁是你娘?当初就不该让想容娶你这么个丧门星!克死了他不说,现在打了野猪都不知孝敬公婆!”  

花琉璃听到花刘氏的叫骂声,跑到了门外用小小的身子将月倾城挡在身后,看着一脸横肉吊角眼的老妪婆,眸子里的冷意如实质的利剑,似乎要将花刘氏刺个对穿。

花刘氏被花琉璃的眼神盯的发憷,随后心一横,“小贱蹄子想造反不成?”

花琉璃身体里住着20几年的灵魂,岂会被小小村妇吓住,不过眼神一转,弱弱的说道:“奶奶您来了,我们刚刚将野猪搬下来,还未来得及清理,您稍等一会,一会哥哥就把最好吃的后腿切下来送给您!”

“这还像话,琉璃长大了,懂得孝敬老人了,”说着眼睛一横,“不像你娘这贱蹄子,半天放不出一个闷屁来!”

见月倾城唯唯诺诺的站在身边,花琉璃也忙着端来茶水,花刘氏满足的哼哼两声,“奶奶可不是无理取闹的人儿,就留一份猪后腿给琉璃补补身子,剩下的给我送过去就可以了。”

果然,花琉璃心中坏笑,面上却凄凄惨惨,小手掐着自己大腿,硬挤出几滴眼泪,嚎啕开来,“奶奶,您就可怜可怜娘亲和哥哥吧,自从您将我们一家赶了出来,还与我们断绝关系,眼看就要到雨季,您看小庙还能撑得住几天,您是要逼死我们吗!”

月倾城脑袋开窍一般跟着花琉璃痛哭起来。

“原来花家二房的房子真被这老妪婆给霸了去。”

“二房尸骨未寒,这做的也太不是人了。”

“原来都分家了,还好意思舔着脸来要野猪,居然只给人孤儿寡母一条猪腿,真的坏人变老了啊”说话的年轻人刚说完就被周边的老头老太太眼神压的喘不过气来。

这时,花琉璃眼中现出笑意,好戏开场了!

“花刘氏你当初将人家一家赶了出来,如今见人家打了猪这又跑来要孝敬了?你的脸呢?”说话妇人名叫张翠花,张家庄人,与花刘氏出了名的不对付,只因花刘氏将她女儿的亲事搅黄了,两个人一见面都要怼上几句有时还动手撕吧一场。花琉璃只是答应给他家幺儿一斤肥肉,张翠花就立马答应下来。要说泼妇还需泼妇磨,花琉璃静静的站在边上,仿若局外人。

“不要脸的老骚妇,咸吃萝卜淡操心的玩意儿,自己女儿不能生就是你多嘴造的孽!”  

“你放屁,你个老妪妇外来户,女儿没成亲就被人搞大了肚子,上梁不正下梁歪的玩意儿老娘跟你拼了!”说完朝着花刘氏张牙舞爪的冲过去!花刘氏年纪大了,哪儿是张翠花的对手? 

只见张翠花一撞,花刘氏借势就要倒在地上,花琉璃“碰巧”上前忙拉住她,使得她没倒在地上。

花琉璃一脸忧心道:“奶奶,你这么大年纪了,就别出来丢人现眼的闹腾了。”本想摔在地上打算讹笔银钱的花刘氏,狠狠将花琉璃推开道:“不孝的东西,滚一边儿去。”

说着还要冲上去与张翠花撕吧,不过张翠花这次学聪明了,光动口不动手,将花刘氏年轻时的风.流韵事全说了说来,什么一女战三男啊,听得那些大姑娘小媳妇一个个捂着耳朵,小脸通红!

“花家这是造孽啊,花老爷子本本分分,花家被这淫妇霍霍成这样。”

“哎,花舒也是可怜,怪不得私塾离家这么近都不经常回来!” 

“谁碰上这样的奶奶不得躲的远远的啊。” 这时,花若愚走来,站在花琉璃面前,见他一脸沉痛,花琉璃心一疼,让她更加坚定了与花家划清界限的心! 

花刘氏本就被张翠花骂的面色惨然,此时又被邻里说三道四,气的眼冒金星。

“都给我闭嘴!”一声大吼,挤出了身体里所有的闷气,花刘氏眼神凶狠的盯着众人,连张翠花都不敢与之对视。

“我是老人,我要野猪孝敬,给不给?”

现场一片死寂,月倾城被花刘氏的目光死死钉在原地,张嘴刚想答应,花若愚提着削骨的柴刀缓缓从里间走出来。

“奶奶当初您说的老死不相往来,无论我们是发达还是饿死都与你们无关,可你今日来闹又是为哪般?见我们有肉了,又跑来沾亲,我们穷的吃不下饭母亲跑去给你们下跪借粮的时侯你们怎么做的?将我母亲连踢带打的赶了出来,该去当兵的本是大伯,可最后您却让父亲丢下我们替他前往战场,得知我父战死……”

说完深吸一口气又继续道:“您不光要了我们的赔偿银子,还将罪名扣在我母亲头上,说她克死自己的丈夫,想将她卖了换钱!我娘不从,您只给了三斤苞米面就将我们从家赶了出来!对外宣称是我们自己搬出去的,这世间怎有你这般心狠手辣的奶奶?既然如此,那明日我就带母亲与小妹去镇上找县太爷击鼓鸣冤,让他主持公道。”

花若愚仿佛换了一个人,一字一句将事情始末说了个清楚!这时村民彻底将花刘氏看扁了,疼爱大儿子,无可厚非,人的心本来就是偏的,可像花刘氏这般偏心又毒辣的他们还是第一次见。

儿子尸骨未寒就将儿媳孙子孙女赶出家门,如今见孙子打了野猪,又舔着脸跑来要孝敬。 “月倾城,你这狗娘养的,瞧瞧你养的好儿子好女儿,想要把亲奶奶送去见官!”

花刘氏在花琉璃与花若愚身上讨不到好处,就要捡月倾城这软柿子捏。 月倾城想到丈夫刚死时花家人对她们娘儿几个做的事,红着眼,抬起眸红着眼道:“娘,这野猪肉若您想要,就拿去吧!索性我们也没多少人……”  

花琉璃看着月倾城,气的浑身发抖,与哥哥打来的野猪,结果你丫的嘴巴一嘚吧就送人了?花若愚脸色铁青的看着月倾城道:“野猪是我打的,况且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这个家以后我来当!这野猪奶想吃可以,给您与爷十斤剩余的我们低价卖给村民,换些铜板买些日常用品以及修葺房屋。”

花琉璃恨不得为花若愚点三十二个赞,将村里的人全都掺和进来,这样一来花刘氏想沾便宜,村里人怕也不允! “你们如此对待老人,就不怕被人戳脊梁骨吗?”

花琉璃再旁插嘴道:“奶奶您怕吗?”


第5章 赚钱了

花刘氏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花刘氏,你给你那大孙子积点德吧,考秀才可是村里开举荐信的!”其中一位村民有些看不下去了,对着花刘氏说道。 

“咱们大葛村还从未出现过这种贪婪之人,可别因为一个老鼠屎把咱们大葛村的名声毁了!” 

“你们这些咸吃萝卜淡操心的东西,老娘家的事儿碍着你们了?滚滚滚!” 

“滚?看看谁滚!咱们去找村长评理去。这花刘氏欺人太甚。”花琉璃看着热心的村民,心中微暖。

花刘氏见引起众怒,心中瑟缩,如果因为一块猪肉一大家子被赶出大葛村,她那大孙的前程怕是要毁了。 

“蠢妇,还不跟我回去!”听到中气十足的声音,花琉璃抬起头,看着走来的花老爷子,软软了声:“爷爷。”花老爷子瞪了她们一眼,月倾城瑟缩的抖了抖,喊了声:“爹。”

花老爷子道:“我不是你爹,别乱认人。”听了花老爷子的话,月倾城哭诉道:“您怎能不是我爹?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既嫁给了容哥,那就是花家的人!”花琉璃看着痛心疾首的月倾城,气的肺都要炸了,还有上赶着找虐的?她脑回路是个什么构造?  

“哼,还想继续成我们花家人?那就把这一整只猪送给我们!”花刘氏毫不客气的说道,看着花刘氏贪婪的模样,花琉璃攥攥拳头,看向月倾城道:“娘,这个主你做不得,现在当家的是哥哥,我们都要听哥哥的!” 

月倾城脸白了白,对着花琉璃道:“琉璃,如果脱离了花家,你将来与你哥哥说亲都困难,娘怕……”花琉璃正闻言冷冷一笑,黑眸看着月倾城轻声道:“入了花家继续给他们当牛做马?你忘了奶奶要将你卖到山里做共妻的事了?到时侯恐怕我的下场不比你好多少,娘,咱们现在吃不饱穿不暖,吃糠咽菜,你却要将哥哥拼命打来的口粮拱手送人?以前怎么没见你这么大方?”听到共妻两个字,月倾城的脸色白了白,泪如雨下。

跟在老爷子身边的花兀立笑道“弟妹,这野猪我们也不白要你的,给你一两银子卖给我也省的你们花时间剥猪再拿去卖了!”

花琉璃看着花兀立那小人嘴脸,说道:“市面上的五花肉十五文一斤,这头野猪去掉内脏至少三百斤,按十二文一斤算,也能卖三两银子又六百文钱呢。” 说完,花琉璃发现花兀立盯着自己,害怕的躲在花若愚身后。

花兀立被说的面红耳赤,哼唧道:“我剥猪不需要人手咋的?运到镇上不要掏钱?这是一两银子,野猪我拉走了。”说着要将一块碎银子塞给花若愚,却被他巧妙的躲开了。

“大伯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不过这野猪肉既然答应卖给乡亲,那就不能食言!大伯若想要一两银子的猪肉,给您按比市场价低三文的价格,一两银子给您八十四斤肉。” 

此时连村长也听说花家二房打了一头野猪,前来查看,花兀立只能面带凶光,看着大家你一斤我两斤的称了猪肉往回跑,手里的银块被捏的咯咯作响。 

野猪肉以十二文一斤的价格卖给村民,一共卖了三两银子零六百文钱,剩下的都是些猪下水,以及内脏还有三十多斤的五花肉!至于闹事儿的花刘氏等人啥时侯离开的,花琉璃却没注意。 

……

看着满院的狼藉,花琉璃与月倾城麻利的收拾着!

“哥,咱们用了葛爷爷家的称,不能白用,今天晚上让葛爷爷来咱们家吃饭,我给做些好吃的!”大葛村除了逃难而来的花家其他人家都姓葛。 葛爷爷是大葛村的老祖之一,听村里的老人说他年轻时侯有个媳妇,因为难产,大人孩子一下子都没了,自此葛爷爷就在未娶妻。

花若愚笑道:“小妹想的真周到,只是再遇到像今天的事儿可不能这么莽撞了,省的到时说亲困难。”花琉璃瞪了花若愚一眼,将手中的水甩向他道:“哥哥不娶媳妇,我又怎会嫁人?”

“你们两个不知羞的!”

月倾城看着打闹的兄妹二人,脸笑的如同花一般。 兄妹二人看了她一眼,花琉璃道:“娘,以后你就在家种种菜,花家老宅的那些人少掺和,免得到时侯吃亏上当。”  

月倾城尴尬笑了笑,道:“娘知道了。以后你哥哥就是大当家,你是二当家……” 

花琉璃:“咱们又不是土匪!行了娘,我去村里买些粮食!” 

花琉璃将装钱的破瓦罐从里面拿出五十文钱,然后将瓦罐藏好,朝着门口走去。 

见花琉璃出门,一个个笑容满面的打着招呼,别提多高兴,占了便宜,谁不开心?

“璃丫头,你这是要去哪儿?”给她打招呼的是葛江河,家里三个小子,都是手艺人,大儿子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木匠,二儿子在新庆镇一家餐馆做厨子,很少回来。至于三儿子则是一名猎户!村里不少人家都眼红葛江河媳妇的好命,一口气连生仨小子,可不是谁都有的福气。

花琉璃笑道:“江河叔我想去问问谁家有苞米面,买点儿做贴饼子吃。” 葛江河笑道:“正好我家才磨的苞米面,回去给你称一些。”

“那就多谢江河叔了。”

花琉璃跟着来到葛江河家,他媳妇正在腌肉,见到花琉璃来,忙用清水冲冲手道:“璃丫头来了?快进来!” 花琉璃:“婶子,我想买些苞米面,家里快断顿了。” 葛江河媳妇闻言,笑道:“啥买不买的,婶子去给你装了几斤。”花琉璃忙道:“婶子,家家都不容易,这钱还是要给的。给算便宜点儿就好。”花琉璃花了五十文钱买了二十五斤苞米面,市面上苞米面要三文钱一斤,这么算下来还省了不少钱!告别葛江河夫妇,花琉璃提着苞米面往家走去……    


第6章 救人

天色将晚,回到家里就与月倾城二人开始忙碌着做饭,猪大肠这种难以清洗的东西,花琉璃洗起来顺手的很,用苞米面搓了几遍,又冲洗干净!将猪肥肉用铁锅熬了些油出来,倒在瓦罐里,猪大肠用大葱爆炒,那香味儿瞬时就冒了出来。

“老远就能闻到香味儿了,这是做的什么好吃的?”

花琉璃扭过头,笑道:“葛爷爷,快坐下,一会儿尝尝我做的菜!”  

花琉璃一共抄了三个肉菜,两个素菜,肉菜是爆炒大肠、红烧肉、油炸油渣,凉菜是凉拌黄瓜,凉拌马齿笕!汤是野菜汤,不过里面加了些灵泉,香味浓郁,让人舌下生津!主食是用玉米面做的贴饼子,和面的水里都加了灵泉,灵泉虽改变不了玉米面的粗糙,但能增加它的口感与香味儿。

葛爷爷:“这是猪大肠?”

花琉璃:“嗯,这葱抄猪大肠味儿不错吧?” 

“好吃好吃!” 

一顿饭宾主皆欢,花琉璃与月倾城收拾碗筷,而花若愚则是去送葛爷爷! 

…… 

次日一早,花琉璃装了两个贴饼子,对着花若愚与月倾城道:“娘,哥哥,我去将山上挖来的药材带回来。”说完,不等花若愚与月倾城说什么,就跑了出去……  

来到山上瞅着四下无人她将几株金银花带到空间,种在田里,很奢侈的每一棵浇了一碗灵泉…… 

忙完以后,便出了空间!

刚出空间没多久,便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你还是束手就擒吧!说不定还能留个全尸。”

“做你的春秋梦!”

因为有空间,胆子顿时大了许多,躲在一棵树后,伸着脑袋朝着前面看去……

十多名黑衣蒙面人正在攻击一个男人,那男人已然身受重伤,腹部被血染湿……

男子长相俊美,即便头发凌乱,衣衫破败也难言其勋贵的气质……

在整容盛行的现代,很难看到原包装的美男,像这青衣男子这般俊美容颜的,更是没见过!

正探头想看的更清楚一些,结果脚被一根树枝绊了下,她的身体顺势朝前摔了下去。

“诶哟,我去”

“他还有帮手?你,过去看看……”

花琉璃闻言脸白了白,听到朝着自己走来的脚步声,想躲进空间已是来不及,此时她手中多出一把迷药,当黑衣人跳到她面前时,那把迷药就撒了过去。  

“你找……死……”黑衣人不可思议的看了她一眼‘砰’的一声倒在地上。他的昏迷引来其他黑衣人,花琉璃撒丫子往山上跑,尼玛,早知道就等他们打完了在出来,现在不光暴露了自己,还引来黑衣人追杀! 察觉到身后呼啸而来的风声,花琉璃吓的一个抱头蹲在地上。

“呵~原来是个小村姑!”

那人操着不熟练的东篱话,说完手里的剑朝着花琉璃劈来!花琉璃的眸中倒影出一道剑光,只听“噗嗤”一声,黑衣人举剑僵在那里,他的胸口冒出一节剑捡,显然是被人从身后刺穿的,剑被缓缓抽出,而黑衣人也倒地不起显然已经气绝身亡。花琉璃睁着大眼看着地上的黑衣人,已没了声息。 花琉璃站在原地没动,一双眼警惕的看着朝她走来的男子,学着电视上武林人士的样子,抱抱拳道:“多谢英雄救命之恩,咱们后会无期!”

说完迈着短腿儿往山下跑去……

这男人太危险,保不齐会跟那些黑衣人一样,杀自己灭口,趁他受伤追不上自己,恩!先跑为妙。

“站住!”

站住我是你孙子!

结果跑的太急,没看脚下,一个不小心被藤蔓绊倒在地……

这时一道影子略过,就看到一双黑色绣有祥云图案的靴子停在她面前,抬着脖子往上瞧,嗯,身躯挺伟岸,下巴挺光滑。不对,她这时侯发什么花痴? 忙坐起来拍拍身上的落叶道:“大哥,你就放了我吧,初一十五我会给您烧香让佛祖保佑你长命百岁,我上有老下有小……”

就在花琉璃打算用可怜的身世打动男人的时侯,她的身子被他从地上提起来!

“想办法送我去新庆镇!”

“大哥,我只是看个热闹,你别赖上我啊,你,你还是找别人吧!我,我家还指望着我赚钱呢!”

“你若将我送去新庆镇,这银子便是你的!”

花琉璃看着男人递给自己的银锭,我滴个乖乖,好大的元宝,只是……

为了银子把一家老小的命搭上,不值得!

“公子,我没去过新庆镇,也没办法帮你……你等别人来吧!”说完伸手掐住对方的麻筋,男子迫不得已将手松开。

“你现在就是想回去也来不及了,其他杀手一会儿就来……”

“卧槽!”花琉璃大骂一声,痛心疾首的指着男人,看什么热闹,看什么热闹?一个闹不好就得把一家老小的命搭进去。

随后稳了稳心神,事已至此,探口气道:“救你可以,但你必须给我钱!”

“拿着!”

花琉璃看了眼荷包,颠了颠,还挺沉!“看在这些银子的份儿上,本姑娘就大发慈悲救你一命好了,不用太谢我。”

说完一把迷药撒向他……

“你……”

见他缓缓倒地,这才带着他进了空间!

为他诊脉后发现此人不光身受重伤,还特么身中剧毒!

人已经带进来了,断没有不治的道理,况且他已经给了自己银子,那人钱财跟人治病是她的宗旨!

在药房里找到针包,在男人身上扎了几下暂时将他体内的毒封锁。又看了看他身上伤,其中最致命的要数腹部的剑伤,几乎要将他刺个对穿。

花琉璃唯恐男人半途醒来,给他用了迷药,费劲的将人带到无菌手术室,将他的衣服脱了,嘴里念着非礼勿视,眼睛却始终不肯离开男人的身体!在现代男人的身体自己不是没见过,可此人的身材完美到让女人见了尖叫,男人见了自卑……

准备好缝合用具,给他伤口四周消毒……

男人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足有二十多处,其中致命伤除了腹部还有腰部以及腿根~说到这个腿根,花琉璃不得不将他的小裤子脱下来!

那尺寸……咳咳……让女人尖叫 ,男人羡慕有木有。 

将所有伤口都缝合上药后,脑袋昏昏沉沉的,她这身体,还真是虚弱的可以!


第7章 自己的磨难

“恭喜宿主,获得功德点三百,加上空间赠送五十功德点,现有功德点共三百四十五,功德点可以用来制成三楼运转,也可换取一楼药物。” 脑海中突然闪过这么一段话,让她有些懵逼。功德点?救这个男人所得? 本来她还奇怪在没有电力的情况下,手术室的无影灯是怎么亮起来的,原来是所谓的功德点在支撑。 

花琉璃跑到一楼,看着那些药,每一种上面都写着需要多少功德点。比如她用的迷药,一个功德点一包,而男人用的麻醉药,同样需要一个功德点!西药需要的功德点很少,最多不超过五个,而中药连她种的金银花都需要五个功德点一两,像人参这样的切片,那更是高出天价。 她这三百多功德点不知道能将二楼支撑多久。

“在不使用医院的情况下,不需要支付功德点!” 花琉璃疑问一现,脑海中就给了答案! 在花琉璃还想进一步询问时,突然被一股吸力将她与男人一同丢了出去。卧槽这啥情况?

花琉璃懵逼,当看到皱眉有苏醒迹象的男人时,她顿时明白了,空间这是一种自我保护,除了她之外清醒的人不可出现在空间。 看着男人裸露的身体,花琉璃忙从空间将他的衣服拿出来……

当她笨手笨脚给他穿衣服时,一抬头就见对方黑如寒潭的眸子死死盯着他。花琉璃的手顿了顿,咧嘴笑了笑道:“我说我是在救你你信吗?”

男人:“你救人需要脱光衣服?”

花琉璃:“……”

做手术可不得脱衣服吗!不过想到自己看到不该看的某物,脸一红,这在司徒锦看来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表现。

脸黑的如锅底,想伸手掐死眼前这个胆大的女娃,却发现浑身没有力气……

“你对我做了什么?”

花琉璃指了指为她包扎的伤口道:“为了防止给你缝合时你乱动,给你上了些麻药,你没发现你的伤口不疼吗?”

“你竟是名医者,咳~看来是我误会姑娘了,抱歉!”花琉璃大方的摆摆手道:“谈不上啥误会,医者父母心,在说你已经付了报酬,咱们就两不相欠了。”

花琉璃帮着男人将衣服穿好,拍拍手想要离开。

“你的伤我已经帮你处理好了,顺着这条路直走就能下山了!告辞。”

她一个小老百姓,可不敢招惹这些江湖人士,一个弄不好,全家人甚至全村都会丧命于此!!!

加上这地儿有杀手出现,跟月倾城说不要来找什么野菜了,没得把命丢了! 他把她放在山上,是想用他吸引那些杀手,司徒锦也打算离开,可起了半天发现浑身一丝力气都没,他这样如何下山? “姑娘!”

趁着花琉璃未曾走远,忙将她叫住,花琉璃闻言停下脚步转过身看向他道:“公子还有事?”

他的钱已经全给了这小丫头,现在已经没钱了!

不由的摸向怀里,有些不舍的将一枚通体水绿的扳指拿出来道:“姑娘,若你能帮我找到人,这东西就是你的了!”

看着翠绿欲滴的扳指,尼玛这妥妥帝王绿啊,在现代一枚帝王绿的制作的戒指都高达数百万,更何况这么一大个扳指,那价值……

心里想着不能答应,会给娘还有哥哥带来麻烦,可脚却不听使唤的走上前,接过扳指,道:“可不准反悔。”说着将扳指塞入怀中,实际上是送进了空间。

贪财?没办法,实在是家里穷的都吃不上饭,穿不上衣了!

将男人从地上费力的扶起来,这一同忙活,几乎虚脱!

可一想到男人给的帝王绿扳指,嗯~浑身又充满了力量。

“你现在去新庆镇不怕那些杀手半路拦截?”

“姑娘,我现在身受重伤,可否在你家养伤几日?你放心我会付钱给你!如果那些得杀手真的来了,我偷偷离开就是……”

“这位公子,你身上的伤我已经处理好了,一会儿你下山之后,就赶紧走吧,我们家都是穷苦百姓,那些杀手杀我们还不跟砍白菜似的?”

这种危险人物,她能远离就远离。

“姑娘若将我安排养伤的地方,等伤一好,自然会离开,而且我还会给你丰厚的报酬!刚刚在下只是吓唬姑娘,那些杀手已经被我全部击杀,为了让姑娘尽快带我下山疗伤,才出此下册,还请姑娘原谅!”

花琉璃:“……”

花琉璃将他的胳膊往上提了提道:“要找地方疗伤可以,但你这般浑身是血的进村定会引来轰动,这样吧,我先将你送到山下的木屋,等晚上的时侯,我在将你带到我家!一会儿我给你送一身我哥哥的衣服!”

司徒锦闻言,暗自点点头,小小年纪想的倒是周到。 道:“也好。”

花琉璃凭借记忆,将司徒锦送到山下的木屋,这木 屋是曾经一名猎户盖的,有厨房、主卧、次卧,东西齐全的很,不过后来猎户死在了山上,这树屋大葛村的人觉得晦气,打算拆了,结果在拆树屋那天,那树屋门前盘着一条黑色大蛇,众人吓的四处逃窜,从此以后这里就成了大葛村最晦气的地方了!

花琉璃生前被花絮络追着打,跑来这里,见对方没有追来,这里就成了她偷吃烤鱼的圣地,大人们说的黑色大蛇,她是一次都没见过! 将司徒锦安排好后,花琉璃迈着步子回了家。

见到月倾城正在做腌肉,上前搂住她的脖子亲昵道:“娘!女儿有事要与娘商量。”

女儿柔柔软软的身子挂在身上,月倾城脸上露着笑道:“说吧,又闯了什么祸?”花琉璃噘着嘴,道:“女儿没闯祸,女儿想从家里抱床被子!”

“抱被子干啥?”  

花琉璃想了想道:“今儿女儿想去河里抓鱼给娘吃,结果半路遇到一条黑色的大蟒蛇,女儿逃跑的时候摔倒在地,而那黑色大蛇即将来到女儿面前,本以为我会葬身蛇腹,就在这时一位大哥从天而降,救了女儿,而那位大哥也被蛇攻击受了重伤,被女儿放到了树屋处了!”   

月倾城闻言,将手丢到盆里,不顾手上的油腻抓着花琉璃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后后看了个遍,道:“娘不是跟你说过以后不准去河那边吗?你将恩公放到树屋中,怎么可以?万一遇到大黑蛇,不行,咱们现在赶紧将恩公接回来,如今家里有肉了,有东西为恩公养身子。”

看着匆匆往外走的月倾城,花琉璃忙拉住她道:“娘,你现在若将恩公领回家,不出半天流言满天飞,涂抹星子都能将你淹死,不如等晚上的时侯,咱偷偷将恩公接过来,我现在先抱着被子拿点儿吃的让他将就着休息半天!”    


第8章 养伤

月倾城忙将油腻的手洗了洗道:“娘跟你一起去!” 

花琉璃闻言摆摆手道:“我自己就可以了,咱们两个人去定会引人注意,到时可就说不清了。”

说完跑到屋里抱着被子拿了哥哥的一套衣服就屁颠颠的往外跑,还未出门又折回来,笑道:“家里不是有猪骨吗?熬些汤对恩公的伤有好处。”

司徒锦给自己的那碧绿扳指,怎么说也值点钱,饭不能太埋汰。 

……

趁着无人,花琉璃将被子丢到空间,等快到树屋的时侯才拿出来,推开门,见司徒锦正盯着屋顶看。

花琉璃:“我哥哥的衣服你穿着可能小,你先将就着,等明天去新庆镇给你买些需要的物件。”

说完将他从床上扶起来,麻利的将被子铺在上面,又重新扶着他躺下。 笑道:“你先睡一会儿,晚上的时侯我来接你,如果疼的厉害就吃两片止疼药,会缓解些。” 

花琉璃吩咐完关上小屋的门,就离开了。

回到家里发现月倾城已经将骨头汤熬上了……

晚上的时侯,花琉璃与花若愚二人偷偷摸摸的扶着司徒锦到家中……

当看到她家那破旧的房屋时,司徒锦嘴角抽搐,怪不得那小丫头那般爱财,这哪是人住的地方?他家的马房都比这里好,至少是砖盖的!

“你跟我哥睡一间屋子,这段时间就躺在床上静养。”    

两个人将司徒锦搀扶到屋内,又帮他脱了鞋,助他躺在床上!

“恩人,这骨头汤还热着呢,你救了小女,还受了伤,这段时间你就待在这里好好养伤。”

月倾城有些局促的看着冷脸的司徒锦!花琉璃偷偷瞪了她一眼,结果被月倾城发现不满道:“璃儿,这是恩人,不能这么无理,若愚,将汤喂给恩人,娘去看看灶台……”

说完警告的看了花琉璃一眼,转身离开了…… 

花琉璃:“……”

她觉得自己不该为了一块玉而将这男人带回家,就是自己的磨难!委屈的看了眼月倾城, 对着司徒锦道:“有什么需要什么你说一声,明天去镇上再给你买,不过你也呆不了多长时间,你这伤,七天之内就能好。”

她鬼医圣手的缝合术即便给他用的不是特效药伤口也会愈合的很快。

一张小床,上面铺着厚厚的草席,以及一床有些发黑的被子。这是穷到极致了啊……

不过这些年带兵打仗,早已经习惯风餐雨露!他现在受伤有个遮风挡雨的窝棚就不错了。

“你们家的房子一场大雨估计就坍塌了。”

花琉璃闻言,郁郁道:“我知道,不过很快我就能筹够盖房子的钱了。我先走了,你若想如厕就喊我哥!”  

……

次日一早花琉璃早早就醒了,锅里烧上水,敲了敲花若愚的房门道:“哥,起了吗?”

“已经起了!”

花琉璃推门而入对着花若愚道:“哥哥,我来查看下恩人的伤口,锅里的热水已经烧开,你倒盆里些凉凉,一会儿给司徒公子擦擦手脸!”花若愚闻言离开屋子,花琉璃看了眼躺在床上睁着眼的司徒锦道:“我现在为你拆纱布。” 说着手已经探到司徒锦的腹部。

“伤口一天的时间不会愈合……”

花琉璃抬眸看向她,认真道:“放心,你出的价格高,我保证你七天之后伤口绝对愈合!”

说完轻轻撤下他腹部的纱布,道:“没有溢血,恢复的不错,这段时间你就在床上躺着,如果需要上厕所就喊我哥,让他扶你去。”

司徒锦看着腹部的伤口,只见上面有浅黄色的线缝着,针脚密而均匀,他震惊得看着眼前的少女,压制不住的出声问道:“这伤口是,是你缝的?”花琉璃瞪了他一眼道:“不该问的别问!”没有承认但也没有否认。

“你腿内侧以及背后的纱布暂时不能撤,得过两天才行!”说完转身就走……

司徒锦躺下,脑中思索着如何从花琉璃口中套出话,他身上的伤他清楚,如果换做平常的包扎没有三四个月是好不了,可这小丫头将伤口缝了起来,加速了愈合时间,让他忍不住想将对方抢到军营中!

不过看对方年龄过小,又是女孩儿,只好压制住内心的想法!

不过这样精湛的医术,一定有个了不得的师父!若是能将她的师父请到军营……定能减少士兵伤亡。

吃过早饭后,花琉璃打算去新庆镇,买些需要的物资。

“娘,等吃过早饭咱们去趟新庆镇,买些东西,家里的粮食不多了。”

月倾城看着女儿瘦弱的小脸,点点头道:“正好,趁着咱们手里有钱,娘可以去绣庄接些绣活儿,到时也能补贴家用。”

花琉璃搂着月倾城的胳膊,一副小女儿家的姿态道:“嗯,娘的绣活一定很厉害,哥我跟娘去镇上了,中午的时侯可能赶不回来,饭在锅里热热就能吃。” 

“去吧,注意安全。”

花琉璃与月倾城二人朝着村外走去,柳树村的柳不等是做拉人生意的,去新庆镇一个人要三文钱。

在前往村外的路上遇到同样要去新庆镇的村妇,有人刺道:“这有了钱就是不一样,瞧瞧这就要去镇上买东西。”

月倾城瑟缩了下,花琉璃这护犊子性子,哪能忍受的了别人这么刺她娘儿俩,当下怼道:“这谁呀说话跟吃了铁刺儿似得扎人的紧,有钱想买什么都成,有本事也让自家孩子上山打野猪给你赚钱去,没本事就别做出羡慕嫉妒的恶心嘴脸,膈应谁呢?” 

花琉璃一句话摔在对方脸上。 

那妇人哼了声:“就这教养,谁娶谁倒霉。”

月倾城紧紧抓着花琉璃的手,颤抖道:“我自己的闺女怎么教养,用不着你操心。”

见月倾城跟人红脸,花琉璃抽出手挽住她的胳膊亲昵道:“娘,莫要跟那种眼睛长屁股上的人一般见识,没得气坏了身子。”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71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