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带着小明星萌宝回国,怎么突然就冒出一个影帝级别的孩子爸

她带着小明星萌宝回国,怎么突然就冒出一个影帝级别的孩子爸

1
第1章 萌宝小明星

机场。

一波的人潮齐齐的朝着一个约莫七岁的小少年涌了过来,纷纷的叫喊着:“小宝贝,帮阿姨签个名吧。”

她们疯狂的高喊着“小少爷”。

而此刻的“小少爷”悠闲淡定的坐在行李箱上,“各位小姐姐不要挤啊,慢慢来,不要伤到了。”

站在一旁快要被挤到变形的冷若宁看着自己的帅气童星儿子,十分无奈的说:“我们要快点啦,再不快点你就要迟到了,拍戏迟到可是不好的习惯,会被前辈说的。”

冷昊晨憋着小嘴:“可是妈咪,这些小姐姐等了我好久才等到我的,我要是不给她们签名,她们会伤心的。”

冷若宁真是拿冷昊晨没任何办法,但无奈拍戏在即,她也只能努力的推着冷昊晨往外面走。

好在他的粉丝还算是理智,冷若宁并没有费大多的劲就把冷昊晨给推出了人群。

“妈咪,你看,那是卓影帝唉。连任四届影帝。”

别看冷昊晨小小年纪,但他也算是圈中人,对圈中有些厉害的前辈,还是叫得上的。

“卓影帝旁边的那个就是他的女朋友吧,可真丑。”

冷昊晨言语中满是不屑。

别看冷昊晨才是童星,但他四岁就进入娱乐圈参演电视剧了,经验比一般的娱乐圈新人还要多。

这个叫卓影帝的女朋友李霜,参演的几部电视剧他都看过,演技尴尬的很,分明没有实力,这影后奖估计也是花大价钱买来的。

真不理解被他视为偶像的卓影帝怎么会和这种没实力的女星在一起。

“连任四届影帝?那的确是挺厉害的。”冷若宁一边说着,一边低头打开手中的药瓶,到处两粒止痛片倒进嘴里。

冷昊晨抬头看到冷若宁喝药的样子,水灵灵的大眼睛立刻闪过一丝担忧,他一股脑的从行李箱上跳下来,主动朝冷若宁递过一瓶矿泉水,朝冷若宁问道:“妈咪,你是不是又头痛了?”

从小时候开始,他妈咪就有头痛的毛病。

看到妈咪每天这样喝药,冷昊晨心里面担心的要命,忍不住朝冷若宁劝道:

“妈咪,止痛片要少吃,我看到网上说,这种药会产生抗药性的…而且会上瘾,对身体很不好,”

“是,我知道啦。”

冷若宁喝了几口水,收好水瓶:“我听宝贝晨晨的话,今天的药我吃最后这一次,之后就不吃了,我发誓!”

“嗯,这样才乖”冷昊晨伸出小手,踮着脚尖去摸冷若宁的脑袋。

冷若宁乖乖蹲在地上歪着头让冷昊晨摸,母子俩人相互对视,一起哈哈大笑。

就在这时,VIP红毯通道外面等候已久的记者们,在看到卓影帝和李霜越走越近的身影后,纷纷围了上去,高举着照相机,咔嚓咔嚓拍个不停。

有好事的记者忍不住举起话筒朝卓影帝问道:

“卓先生,据说这次已经是您连续第四次拿到金柏影帝奖了,您能说几句吗?”

“卓先生,前一阵子网络上有人流传您和您的女朋友李霜小姐虽然还未结婚,但实际上俩人早就已经有了一个孩子,请问这件事情是真的吗?”

“卓先生,您对于李霜小姐今年拿到影后奖的事情感到高兴吗?有没有在私下里为李霜小姐庆祝一下呢?”

看着眼前不断发问的记者团,李霜就只是面露甜美的笑容,伸手挽着卓凌燃的手臂不说话。

卓凌燃感觉到李霜的碰触,微微蹙眉,不着痕迹的拂开她的手,一边在保镖的护送下往前走,一边声音漠然的回答道:

“网上的消息纯属谣言,我和李霜之间根本就没有孩子。”

看到自己的手被卓凌燃拂开,李霜有些尴尬的缩回手,默默的走在卓凌燃身旁不远处,神情倍显失落。

“卓先生,这件事是真的吗?那…”那些记者听到卓凌燃的话,立刻高举着话筒还想追问些什么,但卓凌燃却已经不再说任何话,就这么神情漠然的大步走出记者的包围圈。

李霜见状,微沉了一下脸色,但碍于这里记者太多,所以最后只能强忍着心中的不悦,快走几步跟上卓凌燃的速度。

看到卓凌燃和李霜往自己这边站着的方向走,冷若宁生怕会碍事,急急忙忙推着行李箱和冷昊晨一起往前走了几步。

但没想到这越是着急就越是出错,这怀里抱着的粉丝礼物竟然被她弄掉了不少。知道冷昊晨很珍惜粉丝送的礼物,冷若宁立刻放下行李箱,蹲在地上一点一点将地上散落的粉丝礼物捡起来。

冷昊晨见状,也急忙跳下行李箱帮着冷若宁一起整理粉丝礼物。

可因为粉丝礼物太多了的关系,冷若宁只能一边捡一边蹲在地上整理,谁知,这捡着捡着,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双拎着牛轧糖礼物的修长大手:“这里还有。”

“啊,真是太谢谢你了”冷若宁伸手接过对方递过来的礼物包装袋,笑着抬起头。

四目相对的一霎那,卓凌燃望着冷若宁绝美的面庞,心神一晃,下意识的一把握住她的手腕,朝她开口喊道:

“冷若宁…!”

“卓影帝,麻烦您松手!”冷若宁一脸为难的用手在对方那只强而有力的大手里扭动挣扎,一边挣扎,一边紧紧蹙着眉头说道:“我的名字是叫冷若宁没有错,但我和你没有私交,你可能是认错人了。”

“认错人?我怎么可能会认错人?我…”卓凌燃看着眼前一脸疏离冷漠的冷若宁,一双精致好看的眉,紧紧蹙起。

旁边的记者看到眼前这个暧昧的状况后,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立马举起照相机咔嚓咔嚓拍个不停!

对于现在的娱乐圈而言,只要是有卓影帝的话题,就都是热门话题。

所以,管它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呢,一顿拍拍拍就对了!

后面的李霜见状,立刻皱着眉头快步走过去,在看到卓凌燃面前的冷若宁以后,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

“冷,冷若宁!?”

她看着冷若宁的那张脸,吓得后退了几步,险些踩到身后助理的脚。

冷若宁:“……”

今天什么日子?怎么影帝影后都认识她?

2
第2章 差评爹地

可她不认识他们啊。

为了防止明天上报纸头条,她还是赶紧开溜吧。

冷若宁心中这么想着,手上迅速整理好自己和冷昊晨手中的礼物袋,就这么推着行李箱,带着冷昊晨迅速离开眼前混乱的局面,到门口和H&M娱乐公司派来接人的保镖汇合。

看着冷若宁仓惶离开的背影,卓凌燃的手紧紧攥起拳,一双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

那个女人,肯定是他的若宁没错。

但为什么,她不认识他?

“凌燃,凌燃”李霜握住卓凌燃的胳膊,暗暗开口提醒:“别看了,记者还在这儿呢。”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表面上看起来云淡风轻,但实际上,另一只藏在晚礼裙旁的左手,已经死死攥起拳。

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刚刚那个带着孩子的女人肯定是冷若宁!

但她不是七年前就死了吗?怎么会还活着?

她身旁的孩子…又是谁的孩子?

是当年那个么?

不,这不可能!

以当年那种场合,冷若宁和那孩子活下来的可能性基本为零。

更何况,如果她真的是自己所熟悉的那个冷若宁的话,那刚刚她看到自己和卓凌燃的反应,不应该如此淡定才对。

她到底是故意装出来的,还是…

李霜越想越出神,一时间,就连攥着卓凌燃手臂的那只手也下意识的用了力。

卓凌燃回过神,用余光看了李霜一眼,微微蹙眉,下一秒,他连看都没再看那群记者,就只是冷声朝身旁的经纪人陆清命令道:

“清理好这群人,刚刚发生的事,不准他们发出去。”

说完,卓凌燃眸中的神色暗了暗,紧接着,才撇下李霜一个人,径自朝飞机场出口走去。

……

和H&M的人汇合并坐上车以后,冷昊晨一脸兴奋的看着冷若宁,睁大眼睛朝冷若宁问道:“妈咪妈咪,你是什么时候认识卓影帝的?”

“我哪有那个美国时间去认识卓影帝?分明是卓影帝自己认错人了!”冷若宁说着,半真半假的伸手抚上自己的脸,无奈叹息道:“谁让你妈咪我长了一张谁见谁都觉得眼熟的大众脸呢?”

“切,胡说,妈咪长得最漂亮了,是我心中的女神!”冷昊晨双手捧住冷若宁的脸,在上面啪叽亲了一口:“宝贝晨晨最爱妈咪了!”

“这么小就知道甜言蜜语”冷若宁伸手捏了捏冷昊晨的鼻尖:“长大以后,你肯定是个祸害!”

“哼,妈咪,祸害怎么了?祸害也是你生的!”冷昊晨转身靠在椅子上,双手放在脑后,就这么悠哉悠哉的撑着脑袋,顺嘴补充道:“更何况,要说祸害,那也应该是爸比才对,否则,如果不是你们两个拥有完美的DNA,我又怎么可能会凭借长相迷倒那么多小姐姐!?”

话说到这儿,冷昊晨顿了顿,精致的小脸上,不自觉的划过了一丝落寞。

打从一出生开始,他就和妈咪在蜀城生活,直到今天要试戏才飞来帝都。

整整七年来,他从没见过妈咪的家人…和那个跟妈咪一起创造出自己的男人。

搞大妈咪的肚子却不管,那一定是个很没担当的爹!

差评差评!

以后他要是能知道那家伙是谁,肯定要好好揍他一顿,替妈咪出出气!

几个小时以后,H&M娱乐公司门口。

冷若宁才带着冷昊晨小包子下了车,H&M娱乐公司门口,立马就有人将冷若宁和冷昊晨迎到了二楼的演艺厅。

H&M的演艺厅很大,靠近门的位置有一排排的椅子,每一排的椅子上都写着剧组名字《在熙与熊先生》剧组。

这椅子上面有的摆着衣服,有的放着剧本,四周角落处还零零散散的坐着好几个身穿戏服的演员。

在椅子正前方,有一大片空地,空地上摆着早就已经布置好的房屋道具和拍摄机械,四周全都是用来在后期做特效处理的绿色背景布。

旁边还有一些工作人员,正猫腰蹲在地上细心布置背景。

“不好意思,司琼导演,因为飞机晚点,所以我们来晚了。”冷若宁带着冷昊晨走到导演位置前,朝眼前这位穿着休闲装头上戴着帽子的中年男人笑了笑,并伸手握住身旁冷昊晨的小肩膀,朝他说道:“我现在就带着昊晨去里面换衣服”

“嗯,先等一下。”司琼导演看了冷昊晨一眼,握着剧本背过手,朝冷若宁说道:“关于今天试的这场戏,我有些话,要提前告诉你还有昊晨。”

听到司琼导演这么说,冷若宁微微蹙眉,立刻摆出一副认真的架势。

眼前这位司琼导演是家庭剧的著名导演,在拍戏方面一向以严厉著称,他会在试戏之前忽然说出这么严肃的话,莫不是剧本有改动?

“是这样的”司琼导演看着冷若宁:“咱们剧组原本定好的男主角林南溪因为出了车祸的关系,不能再继续出演男主角,我后来去找其他演员时,发现卓影帝最近回国,刚好有空…所以就约了他试戏。”

“卓影帝!?”冷若宁看着司琼导演,微微一怔,脑中瞬间回想起了刚刚在机场的那一幕。

司琼导演嗯了一声,点点头,紧接着才十分严肃的道:

“你虽然不是圈内的人,但对于卓影帝这个人,你应该也听说过吧,他连任四届影帝,演技和气势都是无可挑剔的,昊晨在剧里面演的是男主家的养子,所以一会儿两个人肯定要搭配试戏,到时候,如果昊晨的演技无法配合好卓影帝将剧情发挥好的话,那我们是肯定要换人的,毕竟,昊晨的劳务费也很贵,剧组不招没用的演员,你看,你是有信心想让昊晨留下来继续试戏,还是…”

听司琼导演这么说,冷若宁蹙眉,抿了抿唇。

虽然他的语气很隐晦,但她听得明白,司琼导演这是在嫌弃她家宝贝儿子出场劳务费太高,怀疑冷昊晨的演技能不能搭的上卓影帝的演技呢。

就在冷若宁打算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冷昊晨不等冷若宁说话,便抢先开口道:

“司叔叔,你放心,试戏的时候我会好好努力的,能和大名鼎鼎的卓影帝进行搭配试戏,我很期待呢!”

3
第3章 影帝驾到

他一边说着,一边挽起袖子抱着胳膊,露出一副势在必得的坚定表情,强行用成熟口吻说话的模样,让他看起来气势强盛,仿佛是一个真正的大人,而不是一个才年仅七岁的小少年。

“这,好吧”司琼随手将剧本塞到冷昊晨手里,缓缓点头,转身朝化妆师招手:“小男演员来了,快去带着他化妆换衣服!”

“是”化妆师点头,伸手握住冷昊晨的手走进换衣室,差不多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下一秒,卓凌燃和李霜俩人就这么在保镖的护送下,并肩从演艺厅外走了进来。

因为路上时间紧张的关系,所以卓凌燃的私人化妆师以及助理早就已经在保姆车上为卓凌燃换好衣服化好妆了。

看着眼前穿着一身普通黑色西装跟皮鞋,头发略有些凌乱,模样俊美的卓凌燃,冷若宁忽然想起在机场被对方一把握住手腕的那一幕,一时间,不由得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对方的眼睛,没想到,刚好来了个对视。

司琼导演迎上前去,微笑着朝卓凌燃说道:“卓影帝,李霜小姐,你们来了!那个,试戏的小演员都已经准备好了,卓影帝,您看,拍摄什么时候开始?”

在这里,卓凌燃咖位最大,所以自然是什么事情都由着卓凌燃先来。

“我随意,准备好了就开始吧。”卓凌燃说着,径自走到自己的专属位置前坐下,用余光秘切关注着身侧不远处的冷若宁。

司琼导演一听这句话,立马点头,转头朝化妆间和换衣室的方向喊道:“小演员准备好了没有?”

“准备好了!”冷昊晨从里面走了出来。

冷若宁见状,立刻小跑着过去蹲在冷昊晨身后,和化妆师一起给冷昊晨小心翼翼的弄了弄头发。

座位上,卓凌燃眯眸看着冷若宁那纤细窈窕的侧影,冷不防的朝身旁的司琼导演问道:

“那个女人,是谁?”

“那个女人叫冷若宁,她不是演员,是小演员的家属”司琼导演说完,像是怕还不够清楚似得,忍不住继续补充:“是冷昊晨小演员的母亲”

“母亲…”卓凌燃凝眸看向冷昊晨,在看到他那张和冷若宁如出一辙的精致面庞时,忍不住开口说道:“小演员今年几岁?”

“七岁了”司琼导演翻出冷昊晨的资料递给卓凌燃,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怎么了?卓影帝,是哪里有问题吗?”

莫非是卓影帝不喜欢冷昊晨这个小演员?

那可难办了。

HM现在最火的当家童星就是冷昊晨,虽然有卓影帝当男主家很重要,但剧里面的小演员也是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呢。

而且,小演员对剧情的理解程度不比成年演员容易。

他好不容易才给冷昊晨讲通了剧情,如果再临时换小演员,只怕是又要拖延开拍日期了…

“没有问题。”卓凌燃见对面冷昊晨已经准备好,这才站起身,整理了一下领带,缓缓说道:“准备开始吧.”

“好”司琼导演点头,伸手朝摄影师和灯光师那边做了个手势,然后开口说道:“好,灯光师和摄影机准备,1,2,3,开始!”

听到场记板打板的一霎那,冷昊晨瞬间入戏。

这次主要拍摄的情节,是冷昊晨所扮演的陆在熙,在剧中被误会偷东西,结果遭到卓凌燃所扮演的养父陆宇翰质问的剧情。

在这段剧情里,一向乖巧柔顺的在熙是第一次和陆宇翰发生激烈的争执,情绪需要在一瞬间爆发,。所以很考验小演员的演技。

就在卓凌燃和冷昊晨搭配试戏的同时,李霜就这么好整以暇的坐在椅子上,单手托腮翻看着剧本,眼中划过一丝不屑。

情感波动这么大的戏,区区一个七岁的孩子,能驾驭的了?

4
第4章 圈内第一人

李霜看了一眼身旁的小助理,朝她勾了勾手指,意味深长的道:“小文,你去找副导演要一张这个叫冷昊晨小演员的资料信息。”

“是,李霜姐。”小文点点头,没过多久,就拿着几张纸走了回来,轻轻递到李霜手里。

李霜拿过资料随意翻看了几眼,脸上划过一丝阴鸷,就这么自言自语道:“冷昊晨,七岁…母亲叫冷若宁,二十五岁,是一名新人服装设计师。”

“李霜姐,我刚刚取资料的时候,顺便调查了一下这个冷若宁的底细。”

小文助理微微俯身,压低了声音朝李霜说道:

“原来,她是卓氏集团服装设计部新招聘过来的实习设计师,是自主应聘的,如果没有意外,今天下午一点,就要去卓氏集团设计部报道了。”

“卓氏集团?你是说…”李霜眼底划过一丝阴暗,声音拔高了几分:“这个叫冷若宁的女人今天下午就要去凌燃手下的公司工作了?”

“是啊,李霜姐,我觉得这事儿可不妙。”

这小文助理跟在李霜身边多年,自然知道李霜的心病。

她蹙眉看着李霜,在她身旁低语:

“您想想,这个女人不光是名字和七年前冷家的那位一样,就连长相都如出一辙!而且还同属设计师行业…这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凑巧的事儿?我怀疑,肯定是有人故意把她弄进卓氏集团里来的!”

听小文助理这么说,李霜眯了眯眼睛,没说话,小文助理见状,不由得抿起唇继续说道:

“自从七年前冷家的那位三小姐死在火海里以后,您为了能把卓先生的心从那位三小姐手中抓回到自己手上,有多不容易啊!这个女人万一要是真的进了卓氏集团,勾起卓先生对往日的回忆…那您这整整七年来的努力,岂不是要毁于一旦了?”

“没错,你说的有道理…”李霜单手托腮看着眼前的资料,意味深长的自言自语:“不管这事儿是不是巧合,为了以防万一,我都不能让这个冷若宁在卓氏集团里面待下去…”

……

半小时以后。

卓凌燃和冷昊晨的试戏已经拍摄结束了。

原本,众人都以为这段剧情对小演员的情绪要求那么高,冷昊晨肯定得重来几次才能找到感觉,但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试戏的过程非常顺利,冷昊晨和卓凌燃直接一遍就通过了。

试戏拍摄结束后,司琼导演看着摄影机里面不断重复播放的这一幕,忍不住一脸赞叹的点头,嘴里夸奖道:

“好,很好,这段的感情真是太好了,简直就可以当正式的用了,小演员可以卸妆了,明天就准备正式入剧组吧,化妆师,准备其他角色的试戏。”

闻言,冷若宁点点头,伸手握住冷昊晨的手走到一旁坐下,拿出那化妆师递过来的卸妆油和卸妆的湿巾给小心翼翼的给冷昊晨卸妆清洗。

冷昊晨坐在冷若宁面前,轻轻闭着眼睛,小嘴上挂着笑,喋喋不休的朝冷若宁问道:

“妈咪妈咪,宝贝晨晨表现的怎么样?棒不棒?”

“棒,宝贝晨晨表现的最棒了,你不要动,省着妈妈一不小心戳到你。”冷若宁说着,伸手用手里面的矿泉水将冷昊晨的小脸擦干净。

冷昊晨听到后,露出一脸乖宝宝表情,扬起小脑袋不再乱动,让冷若宁给他把妆容擦干净。

冷若宁看到他卖乖的样子,心里有些冷俊不禁。

不远处,刚换回自己衣服的卓凌燃才一从换衣间里面走出来,就看到了这一幕,一时间,不由得迈开步子朝她的方向走过去,开口朝冷昊晨夸赞道:

“表现的很出色,很棒,你是叫冷昊晨对吗?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这么敬业的小演员。”

一般的小演员,在演完试戏的剧情以后,有的不等导演喊卡就擅自乱走乱动了,只有冷昊晨会礼貌的保持原姿势不动几秒钟,然后再起身。

而且,刚刚那段剧情虽然看起来好像没什么,但因为需要小演员在平静过后,情绪立马爆发出来,所以还是很难的。

而冷昊晨,全都完美的做到了。

这一点,恐怕连一些成年演员都比不上。

“谢谢!”冷昊晨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被卓凌燃这样鼎鼎有名的大影帝夸奖,一时间,小脸不禁有些发红,但嘴角的得意却是藏也藏不住。

和卓大影帝飙戏还被夸赞,他可以说是圈内第一人了吧!

要知道,卓影帝这么冷漠可怕的家伙,气场一向都是生人勿进的,被他夸奖的人,至今为止除了他以外,还没有其他人出现。

要是刚刚能有记者在就好了。

看着冷昊晨小脸上的兴奋表情,卓凌燃失笑,伸出大手揉弄了一下他的脑袋,然后径自走到冷若宁面前,朝她伸手递过一张名片:

“你好,我叫卓凌燃,之前在飞机场是我认错人唐突了,真是不好意思。”

虽然嘴上说着道歉的话,但卓凌燃看向冷若宁的眼神,却是平时少有的专注和认真。

“啊,没关系!”冷若宁看着卓凌燃那张在眼前骤然放大的精致俊颜,心里面紧张的倒吸一口气,伸手接过那张名片,很仔细的放入怀中。

啧啧,卓影帝的私人名片!

这玩意,可以说是千金难求也不为过啊。

因为,卓影帝平时从不随意乱给私人名片的,一般都是让对方直接联系经纪人陆清。

在娱乐圈当中,能拥有卓影帝私人名片的人屈指可数,其中大部分都是卓影帝的家人,亲信,或者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世交好友。

寻常人连和卓影帝说话都很难了,更别提交换私人名片,因此这对于冷若宁来说,可是个大惊喜。

卓凌燃凝眸看着冷若宁,将她脸上的喜悦全部看在眼里,语气温和道:“这上面有我的私人联系方式和微信,如果以后有事,记得联系我。”

闻言,冷若宁点点头,主动朝他伸出手:“谢谢你,卓影帝,我的名字叫冷若宁。”

卓凌燃嗯了一声,伸手握住对方冰冷的指尖,掌心灼热的温度让冷若宁指尖一暖。

冷若宁下意识想要抽离,却发现卓凌燃紧紧握住了她的手,她无法抽出……

卓凌燃知道她叫冷若宁,他当然知道。

因为,都过了七年了。

整整七年了。

这七年里,他一直都不肯相信她葬身火海的事实,无时无刻不想着她。

如今,终于找到她了。

这次,他不会再把她弄丢了。

“凌燃!”不远处坐着的李霜在看到卓凌燃和冷若宁四目相对的样子后,眼底当即划过一丝不满。

她伸手提起自己的裙子,快步走过去:“凌燃,你在这儿干什么?外面的车子都已经在等了”

闻言,卓凌燃冷冷瞥了她一眼,神情漠然收回自己的手,眸中隐隐划过一丝不耐烦。

感觉到那张大掌的温暖忽然撤离,冷若宁蹭了蹭自己的手心,很尴尬的低头去收拾冷昊晨的东西。

李霜看着冷若宁,微微一笑,径自走过去握住冷若宁的手,朝她笑道:

“你好,我叫李霜,刚刚在机场的事儿,可真不好意思,因为你和我认识的一个朋友长得实在是太像了,而且名字也相似,所以我和凌燃才一不小心认错人了,为了给你赔罪,我在天涯海阁定了VIP包房,咱们一起喝杯茶吧。”

她说着,握住冷若宁右手的那双手开始微微用力,脸上的笑容虽然依旧甜美无暇,但心底却隐隐划过一丝冷意。

冷若宁看着李霜,有些不自在的笑了笑,把自己的手从她手中抽了回去,礼貌说道:

“不用了,李霜小姐,您太客气了。”

说着,她起身拿起自己的包包和外套,伸手握住冷昊晨的一只手,朝李霜和卓凌燃笑道:“我一会儿还有面试,就先失陪了。”

说完,冷若宁带着冷昊晨,转身就走。

李霜看着冷若宁的背影,微微挑眉,不着痕迹的伸手点击了一下手机屏幕短信界面上的‘确定发送’键,唇隐隐勾起。

只要有她在,她是绝不会让这个叫冷若宁的女人进入卓氏集团的。

希望一会儿面试的时候,她能知难而退,省着她去亲自动手的麻烦。

午休过后,冷若宁吃完饭便直接带着冷昊晨来到了卓氏集团的二楼服装设计部门口,准备面试。

她在服装设计部门口的走廊内放下行李箱,伸手拿出里面的设计图放在一旁的阳台上,朝冷昊晨开口商量道:

“宝贝晨晨,妈咪现在要去里面面试,你在这儿乖乖不要动,耐心等着我出来好不好?”

“好,我知道了。”冷昊晨踮起脚在冷若宁的脸颊上印下一吻:“妈咪加油!”

“嗯”冷若宁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冷昊晨的小脑袋,抱起自己的设计图,深吸一口气,紧接着,才伸手推开服装设计部的大门,挂起自信的笑容朝里面走去。

5
第5章 好担心你

“你就是今天接到面试通知的冷若宁么?我是卓氏集团的设计总监,欧若兰。”

办公室内,一个化着精致妆容的女人就这么坐在办公桌前,伸手拿着冷若宁的设计图,朝冷若宁开口问道。

“是,我就是冷若宁。”冷若宁点点头,肚子里准备了一堆要介绍作品的话想说。

但谁知道,她这介绍作品的话还没说出口呢,就听对面的欧若兰朝她开口反问道:

“你拿着和我们卓氏集团一模一样的作品来面试,冷若宁小姐,你不觉得你这个抄袭的行为有点太大胆了吗?还是说,你以为我们卓氏集团服装设计部的设计师,全都是傻子?任由你糊弄?”

“抄袭?我没有,这是我自己设计出来的作品!”冷若宁紧紧皱眉:“你们毫无根据就这样说,实在是太过分了!”

“毫无根据?怎么可能?你自己看。”

欧若兰转过笔记本电脑,指着笔记本电脑屏幕上的图片,冷冷开口道:

“这是我们卓氏集团的顶级设计师若宁小姐七年前的作品,自从若宁小姐七年前因意外去世后,她的作品至今为止还在我们的合同年限范围内,冷若宁小姐,你可以自己看一下,你的这份设计作品上,除了在后面的系带部位有所改动以外,其他完全相同。这不是抄袭,是什么?”

冷若宁一听欧若兰的话,再看看电脑屏幕上的设计图样,脸色当即就变了,忍不住开口辩解道:

“我压根就没看过你们的什么若宁小姐的作品,我手里的作品,是我自己根据你们所提出的‘春'这个题目,自己想到的款式,自己设计出来的,我手里有草稿为证。”

说着,冷若宁伸手就准备去手机上找草稿图样,欧若兰却冷冷开口道:

“不必拿给我看了,证据摆在这,作品一样就是一样,我们卓氏集团是绝对不会招聘你这样的设计师的”

“不,我没有抄袭,我真的没有!”冷若宁攥紧自己的作品,强行解释。

欧若兰没再搭理冷若宁,直接动手打个电话,下一秒,办公室的外面忽然响起敲门声,紧接着,就走进来了一群保镖。

那几个保镖一上来,便像是早有目的一样,大步流星的走到冷若宁面前,不等冷若宁挣扎,便一把将她抓在了手中。

连带着被他们一起抓起来的,还有外面的冷昊晨。

“你们想做什么?快点放开我!卓氏集团这么大的一个公司,你们要是不想录用我,那直接明说就是了,何必用这种蛮横的手段?更何况,我的作品到底是不是抄袭,这不是你们随便几句话就能确定的!你们快点放开我和我儿子,否则我就要报警了!”

冷若宁一边大声的说着,一边在那黑衣保镖的手里不断挣扎,欧若兰听到冷若宁说到‘报警’这两个字,忍不住冷笑着勾起唇,朝黑衣保镖挑眉使了个眼色。

看到欧若兰的眼神,那黑衣保镖立刻点头,不等冷若宁有所反应,便狠狠朝她的脑后给予了重重一击,将昏迷的冷若宁抗在肩膀上,带出办公室。

“你们对我妈咪做了什么?快点放开我和我妈咪!”被两个保镖牢牢摁住肩膀的冷昊晨,在看到冷若宁意识全无的被扛出来时,一张精致的小脸立刻变得异常可怕:“否则,你们会后悔的!”

“后悔?啧啧,小鬼头还真敢说大话。”看到冷昊晨这张小嘴这么厉害,欧若兰毫不在意的挑起眉梢,朝那几个黑衣保镖打了个响指:“不必管这小鬼头,你们直接按吩咐做事就好,记住,把事情做的隐蔽点,捂住这小鬼头的嘴,别被太多人注意到。”

“是!”几个保镖俯身点头,抓着冷昊晨和冷若宁就要走,欧若兰看着他们转身从安全通道离开的背影,转身走回到办公室前坐下,伸手拨通了李霜的电话,朝电话里的李霜甜笑道:

“李霜姐,你交代我的事情我都办好了,你放心,从现在一直到明天晚上为止,她和她儿子是绝对不会有机会出现在剧组里的…”

“你确定不会出问题就好。”电话内,李霜的声音十分冰冷:“只要冷昊晨明天没能出现在剧组里,我后天就给你打钱。”

说完,李霜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几小时后,某个不知名的酒店内

冷若宁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和冷昊晨被关在一个昏暗的房间里。

看四周的布置和摆设,这里好像是个酒店套房。

冷若宁捂着头爬起来,想去点灯,一旁的冷昊晨看到冷若宁动了,立马惊喜的睁大眼睛,伸手攀住冷若宁的大腿,朝冷若宁喊道:

“妈咪!你醒了?你没事吧?你刚刚一直都昏迷不醒,我好担心你…”

“妈咪没事,咱们这是在哪儿?”冷若宁紧紧攥着拳,脑袋疼的让她忍不住皱起眉。

“我也不知道。”冷昊晨蹲坐在地摊上,轻轻抱住自己的双腿,扁着小嘴摇头道:“那些穿着黑色衣服的叔叔很凶,把咱们丢进来以后,就不管咱们了,而且还没收了咱们的手机和行李。”

“不行,咱们不能待在这…”冷若宁看着身旁的冷昊晨,手紧紧攥起拳,眼中划过一抹沉思。

这可是非法拘禁!

自己一个毫不起眼小透明设计师,怎么值得卓氏集团这种帝都第一大集团这样做?

想来,他们的目的根本就不是自己,而是冷昊晨才对。

因为,如果她和冷昊晨一直都被困在这里的话,那明天《在下与熊先生》剧组进行拍摄的时候,冷昊晨就没办法过去了。

第一天拍摄就玩失踪,玩失联,耽误拍摄进度,这种行为形同违约。

到时候,她不光要赔偿一笔巨额违约金,而且这种行为记录还会影响冷昊晨在圈内的前途和名誉。

想到这儿,冷若宁忍不住伸手将蹲在地上缩成团的冷昊晨抱在怀里,

冷昊晨抬头看着她,朝她开口安慰道:“妈咪,你别着急,你说过,人正不怕影子斜,没做过的事情就是没做过,所以我们肯定能出去的。”

6
第6章 把人解决掉

说话间,冷昊晨伸手轻摸自己手腕上款式精致的儿童手表,眼底划过一抹阴鸷。

冷若宁蹙眉,因为四周太过于漆黑的关系,所以完全没看到冷昊晨眼底那抹一闪而过的阴鸷,就只是忧心忡忡的道:

“妈咪不是担心这个,妈咪是担心你在剧组那边该怎么办。因为你明天就要正式进入剧组了,如果不去的话,那就是违约,到时候不光要赔偿违约金,而且还有很多麻烦事…”

“妈咪放心,宝贝晨晨有钱赔偿违约金!”冷昊晨看着冷若宁,小手轻拍她的手背,很认真的补充:“而且,后期不管出现什么麻烦,宝贝晨晨也都可以自己处理好。”。

听冷昊晨这么说,冷若宁忍不住深深叹了一口气,脸上布满愁容。

别的不说,就光是那违约金,少说也得上千万呢。

冷昊晨的片酬多少她心底有数,他哪里有那么多钱。

想到这,她微蜷缩起身子,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隐约感觉到自己的腿忽然被什么尖锐的东西给扎了一下。

冷若宁微挺起身子,垂眸一看才发现,是卓凌燃那张私人名片的边角从衣服口袋里露了出来。

看到手里的这张名片,冷若宁眼前一亮!

天哪,卓影帝的私人名片,对,她还有这个秘密武器呢,怎么就没想起来用呢!

她像是忽然想起来了什么一样,抱着自家宝贝儿子的小脑袋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冷昊晨听完冷若宁的话,立刻点头,朝她比了个OK的手势:

“好,妈咪,我知道了,绝对没问题!”

闻言,冷若宁满意的点点头,下一秒,冷昊晨忽然捂着肚子,像模像样大叫道:

“妈咪,我肚子好疼啊!诶呦…好疼啊,妈咪,我肚子疼…”

为了演得逼真,冷昊晨缩成小小一团在床上滚过来滚过去。

冷若宁看到以后,马上像模像样的快步跑到房间门口,拍门大声嚷道:

“快来人啊!我儿子肚子疼!我儿子身体不舒服,你们快点来人啊!”

“不要吵!”门外的保镖转身开门朝冷若宁发出一声呵斥。

冷若宁转身抱起在床上捂着肚子滚来滚去的冷昊晨,回头朝这几个保镖怒声说道:

“你们雇主只是让你们抓我,实际上并没有让你们要我和我儿子的命,对吧?我儿子他是早产儿,从小就体弱多病,而且现在还是公众人物,一旦他在你们手中发生了什么意外,你们觉得,你们的雇主还会分神护着你们吗?你们几个能逃得掉法律的制裁吗?”

听到冷若宁的话,几个保镖面露迟疑。

冷若宁见这几个傻大个全都被自己三言两语几句话给吓唬到了,这才强忍着心中的胆怯,继续说道:

“几位大哥,我明白你们的苦衷,咱们大家都只是出来混口饭吃而已,所以我也不想为难你们,假如你们肯把手机还给我,让我去找我儿子的家庭医生过来的话,那我发誓,我和我儿子绝不逃走,让你们为难。”

“……可以让你叫你儿子的家庭医生过来,但不能还你手机”其中一个黑衣保镖像是被说动了似得,伸手掏出自己的手机递过去:“而且要当着我们的面打。”

“用你的手机没问题,但,你们都这么凶神恶煞的,我怕我会紧张”冷若宁深吸一口气,紧紧盯着眼前这几个黑衣保镖:“如果我紧张,说话就会不连贯,我儿子的家庭医生和我相处时间很久了,他肯定会听出端倪的!”

“你少得寸进尺!”黑衣保镖蹙眉朝冷若宁亮出拳头,威胁恐吓。

冷昊晨看到后,小脸上立刻划过一丝冰霜般的冷意,冷若宁伸手抱紧冷昊晨,意有所指的说道:

“我没有,我是在求你们啊,你们想想看,我现在连这个房间都出不去,就算是我有机会报警求救,我也不会蠢到去得罪卓氏集团啊,我真的只是想打给我儿子的家庭医生而已,求求你们了!就答应我吧!”

“女人真是麻烦”那黑衣保镖转身握住门把手:“我可以给你五分钟的时间,五分钟过后,不管你打没打完这个电话,手机我都会收回来”

说完,他们转身离开房间。

“晨晨,你继续叫肚子疼,千万别停,知道了没有?”冷若宁朝冷昊晨嘱咐了一句以后,转身走进厕所,找到卓凌燃的私人名片,伸手拨通了上面的号码。

一定要接啊…

冷若宁握着手机,心急如焚的在套房洗手间里面来回度着步子,就在这时,手机对面的响铃忽然中断,几秒钟过后,卓凌燃的声音从话筒内传了过来:“你好,哪位?”

“卓,卓影帝…我是冷若宁…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我…”冷若宁紧紧攥着拳头,语气发慌的朝对面说道:“我和儿子现在被困在一个酒店里,我,我不知道这是哪儿,但我是被人抓来的!如果我们明天再不被放出去的话,那就赶不上剧组拍摄了,我求求你,求求你过来帮帮我!救我们出去!”

“大概的情况我知道了,你先别急。”电话另一端的卓凌燃,在听完冷若宁的话以后,脸色骤变,立刻拎着外套带着保镖出门:“冷若宁,我问你,你现在能在窗户外面看到什么景色或者是标志性建筑物么?”

“我,我看看…”冷若宁握着手机走出洗手间,抬头望向面前的玻璃,缓缓说道:“我这边好像能看到欢乐谷的大牌子,还有…卓氏集团办公楼的侧面。”

“好,我知道了。”卓凌燃眸子暗了暗,弯腰坐上车:“冷若宁,我现在就赶过去,在我赶到之前,你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尽量保护好自己和昊晨。”

“是,我清楚了”为防止被保镖听到,冷若宁十分感激的挂断了电话,心中长出了一口气。

她收起通话界面,刚删完记录,手机上,就接到了一封新的短信。

这手机的主人是那保镖的…发短信过来的人,不会是这保镖的雇主吧?

虽然偷看人家信息很不好,但冷若宁还是悄悄查看了一下。

这短信的发件人没有标注名字,上面只有一串号码,冷若宁点开短信内容仔细一看,发现那上面只有寥寥几个字:

「明天傍晚八点以后,把人解决掉。」

7
第7章 是谁允许你碰她的

冷若宁被这短信内容吓出了一身冷汗!

她抿唇,转身小跑进厕所,在厕所里面的手纸上,沾着水记录下这发件人的号码,然后仔细点击了删除键,在五分钟到达之前,迅速的把手机交还了回去。

把手机还回去以后,冷若宁害怕手纸上的字迹会干,所以急急忙忙用手在镜子上一点一点将号码记了下来。

冷昊晨见冷若宁一直都待在厕所里面捣鼓着什么,忍不住好奇的凑过去:“妈咪,你在做什么呢?”

“我刚刚在那个人的手机里面看到了一条短信”冷若宁皱起眉头:“有人要对你和我下手,所以我想查清楚那短信的发件人是谁。但现在我手边没有纸和笔,只能这样记下来”

“啊,我有啊”冷昊晨伸出小手从裤子口袋里面掏了掏,随后拿出个小小的本子递过去:“你看,这个可以吗?诺,这儿上面还有自带的笔,就是可惜它是油笔”

“臭小子,你刀具蛮多的嘛!”冷若宁连忙拿起纸跟笔,将这一串号码记下,就在这时,房门忽然被人从外往里打开,刚刚答应冷若宁,把自己手机借给冷若宁的黑衣男人从外面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

“该死的女人,还不快点出来?我好心允许你用我的手机,而你竟然敢私自删除雇主发给我的短信!”

那保镖赤红着双眼看向冷若宁,一双大手紧紧攥起拳,若不是因为雇主李霜给他和副领班各发了一份信息,他恐怕直到现在,都不清楚那个女人在自己手机里面做手脚的这件事。

一想到这,那保镖就气得不得了。

恨不得当场撕碎冷若宁泄愤。

听到这句话,冷若宁心中暗道不妙,转身一把将冷昊晨拽进厕所,仔细上了锁。

然而,单薄的门板根本就抵挡不住那几个黑衣保镖的踢打,没几下就被咣当一声给踹开了。

“你们要对我妈咪做什么!”冷昊晨伸出瘦弱的手臂挡在冷若宁前面,死死挡住自家妈咪:“你们不许欺负妈咪!不可以!”

“小鬼,走开!”黑衣保镖伸手就要去抓他,结果却被冷昊晨机敏的躲开,冷若宁看着冷昊晨在那黑衣保镖的腿旁绕来绕去,只觉得整颗心都提起来了,生怕那保镖会伤着冷昊晨。

旁边另外几个保镖趁着冷若宁分神之际,立刻一边一只抓住了冷若宁的手,将冷若宁梦的甩到后面的瓷砖墙壁上,用手抵着她的身体,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两粒胶囊:“吃下去!”

反正雇主的命令是弄死这个女人,既然这样,那让她早死晚死还不都一样!

“放开我!”冷若宁侧过头,紧紧闭着嘴,那保镖使劲大力的捏住冷若宁的下巴,试图掰开她的嘴。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忽然传来砰的一声巨响!

一个模样俊美,四肢修长,身材高大挺拔,穿着一袭黑色高级西服套装的男人,带着一群保镖,就这么浩浩荡荡的走了进来。

“是谁在外面!?”洗手间内的几个保镖纷纷回过头,在看到是卓凌燃的一霎那,全都闭上了嘴。

卓凌燃无视那些保镖诧异的眼神,就这么大步流星的走到冷若宁身旁,猛的一把将她从黑衣保镖手中解救出来,拽到自己身旁,神色阴鸷的道:

“是谁允许你们碰他们母子的??”

“卓,卓先生…”那几个保镖站在原地看着卓凌燃,脸色微变,刚刚还准备去抓冷昊晨的手,立马松开。

“还不快滚!?”卓凌燃眸子一眯,声音瞬间降低了几个幅度。

“可,可是…”那几个保镖面露难色,缓缓低下头:“卓先生,我们并不是想为难她们母子,也完全不敢违抗您的命令,主要是…这件事,是李霜小姐让我们做的,如果…如果失败的话…”

“李霜小姐?什么意思?”冷昊晨很不敢置信的跳起来,伸手指向卓凌燃:“你们的意思是说,这些事儿全都是卓影帝的女朋友,李霜小姐让你们做的!?”

那个演技很尴尬,脸上总是化着浓妆,不管走到哪儿都搔首弄姿的李霜!?

“是…”几个黑衣保镖点点头,回应完冷昊晨以后,就立刻低头,眼观鼻鼻观心。

其实,对于李霜下达的命令,他们也曾有过无数次想要拒绝的念头,但他们每个人都有把柄被李霜握在手上,家里上有老下有小,所以完全不敢开罪她,只能乖乖照做。

“她干嘛要对我妈咪出手啊?”冷昊晨抱着胳膊小脸上满是不爽:“我从没和她搭过戏,妈咪也没机会招惹她吧?”

冷若宁也是听的一脸困惑。

她是什么时候和李霜结下梁子的?之前在片场的时候,李霜不是还笑盈盈的和她说过话吗?

“这,我们也不清楚…”保镖们也紧紧皱眉:“我们也只是听命令办事而已,但我们和李霜小姐身旁的小文助理说过话,小文助理说过,说是李霜小姐自从从《在熙与熊先生》的试戏现场回来以后就很不开心…其他的我们就不清楚了。”

“《在熙与熊先生》?那不就是…”冷若宁抬眸望天,一脸困顿的回忆着自己在试戏现场都做过什么事情,才惹的李霜不愉快。

“呵,原来是这样。”

冷昊晨小脸上的表情瞬间冷了下来,他斜睨了一眼身后同样脸色不善的卓影帝,轻轻抿了抿小唇,缓缓说道:

“卓影帝,亏得我刚刚还很感动你对我妈咪英雄救美呢,搞了半天,问题竟然是出在卓影帝你自己家人身上啊,麻烦你回去以后,好好管好你家的那位,让她少来招惹我妈咪!”

说完,冷昊晨气鼓鼓的抓住冷若宁的手,拿回冷若宁的手机和行李,拽着冷若宁就想走。

看着冷昊晨扬起小脑袋拽着冷若宁就要走,卓凌燃很不悦的蹙起眉头:

“臭小子,你什么态度?我可是你和你妈咪的救命恩人,刚刚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的话,你和你妈咪还能活到现在么?我好心救了你,你怎么一句道谢的话都没有?”

冷昊晨挡在冷若宁面前,冷着一张小脸反驳道:

“道谢?事情全都是因你而起的,我道谢你好意思听吗?卓影帝?”

“这话是从何而起?”卓凌燃一脸莫名其妙,不明白这罪魁祸首就这么变成自己。

冷昊晨看他盯着自己看,不由得抱起胳膊,阴沉着小脸替卓凌燃解惑:

“因为,我猜李霜她肯定是看到你和我妈咪在片场说话和递名片的举动,所以才会醋海翻腾的朝我和妈咪下手。”

听到冷昊晨这句话,卓凌燃一愣,随即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垂眸陷入沉思。

“昊晨,不许这样说话”冷若宁朝冷昊晨皱皱眉,冷昊晨哼了一声,握住她的手:“走,妈咪,我们回家,以后离他远一点,省着总被他家那只叫李霜的母老虎针对。”

说完,他朝保镖要来了他们的行李和冷若宁的包包跟手机,然后一手拽着冷若宁,一手拽着行李箱,大步大步的往前走。

可没走出几步远,冷若宁便倒吸了一口气,顿住脚步捂住自己的额头,疼的额头直冒冷汗。

冷昊晨见状,立马担忧的问道:“妈咪!你怎么了?没事吧?你是不是又头疼了?”

8
第8章 她是A型血

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翻找着冷若宁的止痛药,在发现药瓶不翼而飞的状况后,立刻蹙眉回过头,朝那几个保镖问道:

“喂!你们把我妈咪的药放到哪里去了?”

“药?额…是,是那瓶止痛药吗?”其中一个保镖颤颤巍巍的问出口,见冷昊晨点头,立马磕磕巴巴的说道:“额,那,那个药…我看只是止痛片,觉得是什么没有用的东西,所以在拿走以后,就随手扔掉了…”

“你竟然敢扔了我妈咪的止痛药!”冷昊晨气得瞬间铁青了小脸!

他伸手握住冷若宁的胳膊,很费力的扶起她:“妈咪,走,你忍耐一下,我带你去医院!”

“臭小子,就知道逞强,你觉得你能扶得动她么?还不快点松手!”

卓凌燃一边说着,一边快速走过去,拉开冷昊晨,将捂着脑袋疼到脸色煞白的冷若宁打横抱起,大步流星的往外走。

冷昊晨看着卓凌燃高大的背影,很不服气的跺了跺小脚。

但想到此时此刻还是妈咪的身体重要,于是便也顾不上跟卓凌燃逞强,只能将那些行李丢到保镖手中,径自加快脚步,追在卓凌燃身后,和他一起上了车。

“张叔,直接去距离最近的医院”

卓凌燃抱着冷若宁坐位置上,手轻轻兜着冷若宁的脑袋,驾驶座上的张叔回头看了一眼,在看到卓凌燃怀中抱着个女人时,立刻蹙眉说道:

“少爷,你怎么会抱着个女人上车?万一要是被娱乐八卦的记者拍到,那该怎么办…”

“这些事情以后再说,现在先开车去医院!”卓凌燃蹙眉,转身光上车窗。

闻言,张叔默默闭上嘴,立刻一脚油门将车开了出去。

在前往医院的路上,冷若宁捂着自己的头,疼的不断低吟,娇软的身躯在卓凌燃怀中蜷缩成一团,鬓角不断滑落着冷汗,脸色发白。

“她常常会这样头痛吗?”卓凌燃看着怀中的冷若宁,大手轻拂过她的面庞,伸出修长的食指和拇指给她按揉着太阳穴。

“嗯,没错,从我有记忆以来,妈咪就一直都在吃止痛药了。”冷昊晨很担心的坐在一旁,目光片刻不离开冷若宁。

卓凌燃听到后,隐隐皱眉,脸上露出不悦的神情,神情温怒道:

“既然这样,为什么你们家没人把她送医院?难道你们家人就没去查过她会头痛的病因么?”

“我没有爸爸,也没有爷爷奶奶,更没有姥姥姥爷,我是妈咪一个人带大的。”冷昊晨垂眸盯着地面:“因为妈咪不喜欢去医院,所以从来都没查过。”

闻言,卓凌燃紧紧蹙眉:“你说,你没有爸爸?你是其他什么亲人都没见过么?”

“嗯”冷昊晨点点头,抬眸看了他一眼:“怎么?很奇怪?”

卓凌燃抱着怀中的冷若宁,眸色暗了暗,意味深长的朝冷昊晨回答道:

“没什么,我只是…想到了一些事。”

……

车子开到医院以后,卓凌燃直接抱着冷若宁找了最权威的专家,给冷若宁做了简单的检查,然后再给冷若宁打了止痛药和安神药让她睡下,留冷昊晨陪着她,自己则是去和大夫探讨冷若宁的病情。

“卓先生,这份就是冷小姐的检查结果”专家很认真的朝卓凌燃开口说道:

“在检查的时候,我看到了她的头部有手术痕迹,应该是从前受过什么重伤,另外,她的右手似乎也受过很严重的伤,但除了这两单,我目前为止没看到任何会造成她间隔性头痛的原因,关于这点,我可能还需要在明天早上对她进行一些简单的询问,然后再做一下脑部CT。”

闻言,卓凌燃点头嗯了一声,在看到检查报告上面的血型时,不由得皱起了眉:

“她是A型血?”

“嗯,是的,没错”专家点点头:“怎么了?有问题吗?”

对于专家的问题,卓凌燃没有回答,而是开口反问:

“请问,一个人可能会发生改变血型的这种事吗?”

“当然会发生,不过,这种事情有两种可能。”专家点头,很认真的朝卓凌燃开口解释:

“第一种可能,那就是移植骨髓干细胞,受者的造血功能被移植进的供者的骨髓干细胞大部分替代,那么血型将会长期改变,第二种就是小孩的红细胞尚未发育成熟时,患病者接受输血和放射性治疗,这都可以在短期内改变一个人的血型。”

听专家这么说,卓凌燃垂眸望着手上的检查报告没说话。

专家见他神色怪异,不由得追问道:“怎么?卓先生,您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卓凌燃从思绪中回过神,轻轻摇头,将心底的思绪全部压下,就这么一言不发的回了病房。

病房内,冷昊晨早就已经坐在冷若宁的病床边睡着了。

卓凌燃看着他乖巧的睡颜,忍不住勾了勾唇,长臂一伸,动作轻柔的将冷昊晨抱到一旁的陪护床上。

在把他安置好以后,自己才转身走出病房,拨通陆清的电话:

“给我好好查一下,咱们集团内的服装设计部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事。”

闻言,电话另一端的陆清急忙应声去查,五分钟之后,才再度打电话给卓凌燃,将今天冷若宁去面试时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说了一遍:

“大概情况就是这样,但据我估计,李霜之所以会命令欧若兰对冷若宁母子下手,只怕就是因为这个冷若宁和若宁实在是太过相似了。”

“好好看着李霜,在她身边多派点人手,以后有事情,及时汇报给我。”卓凌燃看着窗外的景色,微微眯起双眸:“我不希望再看到她对冷若宁和冷昊晨出手。”

“是,我知道了。”陆清说完,又忍不住在电话内朝卓凌燃开口补充道:

“不过,凌燃…我觉得在有些事情上,你还是得稍微控制一点比较好,我知道,这个冷若宁和若宁长得很像,俩人简直就像是从一个模子里扒下来的一样,所以,对于她,你心里面把持不住,这我理解,但你不要忘记了,她们只是长得相似而已,其实并不是一个人,你不要陷进去。”

“她们两个人不单单是长得相似那么简单。”卓凌燃垂眸,紧紧攥起拳:“我可以肯定她们是同一个人,我的若宁还没死。”

“凌燃,你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陆清在话筒的另一端,有些无奈的叹息道:“当年火灾发生以后,若宁的尸体是你亲手找到的,眼前这个冷若宁只不过是和若宁长相相似而已,你不能老是沉浸在过去,把她们当做是同一个人!”

“我说过了她没死!”卓凌燃忽然拔高了声音:“她们两个人的模样,声音,年纪,身材,肤色,习惯,擅长的职业,甚至是名字,无一不相同,你觉得这可能是巧合吗?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和另一个人相似到这种地步?”

“不是巧合,那就是有人故意而为。”陆清深吸了一口气:“因为你说的没错,一个人如果不是刻意而为,那又怎么可能会和另一个人相似到这个地步?你不要忘了,当年若宁下葬的时候,大家都在场,第一捧土还是你亲手撒的,你觉得这世界上可能会有死而复生这种事吗?”

她带着小明星萌宝回国,怎么突然就冒出一个影帝级别的孩子爸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64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