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芷凝又又又被黑上热搜了!

第1章 初次见面

乐芷凝感觉自己快死了。

背叛,欺骗……

痛苦逐渐吞噬她的神志。

一点点沉沦深渊……

——妈咪!

突然响起的软糯奶音将乐芷凝拽出噩梦,她猛然睁眼,映入眼帘的是宝贝女儿暖暖的担忧神情。

白嫩的小脸蛋上,五官精致甜美,水雾黛眉皱起一个小小川字,猫儿似的琥珀眸眼中满是心疼。

“妈咪,又做噩梦了吗?”

说完,暖暖安慰似地把整个小身体挤进乐芷凝怀里,软乎乎的脸蛋蹭在她颈窝:“妈咪不怕,暖暖把噩梦都赶走了,下次不可以在化妆间睡着哦,会着凉的。”

看着怀里小奶猫属性的女儿,乐芷凝美眸中温柔似水。

低头,她亲昵地蹭了蹭宝贝Q弹的肉包脸,狠狠亲了一口,“真是妈咪的暖宝宝,妈咪还在倒时差,下次不会了。”

“妈咪也是暖暖的大宝贝,但是大宝贝要赶紧收拾了,还有一个小时要上台了奥,菲菲干妈要是看到你还没收拾好,会生气的。”

暖暖一脸认真地叮嘱,小脑袋还试探地往门口看了眼:“我先去拖着干妈给我做造型,今天是妈咪回国的设计首秀,你要快点哦,木啊~”

乖巧地亲了下乐芷凝,暖暖就抓着公主裙摆往门口跑去。

乐芷凝欣慰一笑,转身对上镜子里无暇白皙的面孔,视线中的温度渐渐冷然。

四年了,她回来了。

当初为救自家集团,被继母和妹妹设计代/孕,可亲生父亲却以家门耻辱将她赶出家族,更是断绝关系不准她姓夏,甚至没资格探望病危的母亲。

而被赶走当天,她羊水大破,腹中孩子即将临产,是路人将狼狈的她送进医院,拼劲全力生下孩子后,医生却告诉她,她生了一对龙凤胎,可是男孩因为脐带绞颈,窒息而死。

没缓过丧子之痛,她又接到了母亲的死亡通知。

一时间丧失两位血亲!

就在她一心想寻死的时候,护士抱来了呼吸微弱的暖暖。

从那以后,暖暖是她所有的动力。

在国外摸打滚爬了四年,为的就是回来复仇!为了她未能抱上一下的儿子,为了她临死都未能见上一面的母亲!

夏家当年欠她的,她要连本带息的拿回来!

——

“下面有请我们高奢品牌的珠宝设计师——乐芷凝!”

璀璨绚烂的镁光灯下,乐芷凝一席黑色吊带长裙,头戴金色花环,绸缎般柔顺的头发从后挽起,耳边留下两捋龙须卷,呈现出一张清冷精致的高级脸。

她牵着小暖暖,踩着镶嵌镂空金边的高跟一步步走上T台顶端。

乐芷凝美眸仿佛盛了璀璨星河,看着台下被惊艳的观众,粉唇绽开一抹嫣然笑意。

笑容魅惑,迷人,勾摄人心!

这一幕,引得台下的男士们春心萌动,旁侧的摄像机更是闪光不止。

乐芷凝,一个被时尚界领袖大魔头预言最有可能成为亚洲第一金手指的女人。

在全球珠宝设计师大赛中,是第一个荣获冠军的华人设计师,没想到这次压轴亮相,精美的容貌直接在网上掀起万层浪。

本就万丈光芒的她,身旁一袭公主裙的小宝贝更是引得摄像机的拍摄。

小宝贝第一次面对镜头可爱又大方,见台下观众的热情,小小红唇亲吻在指端为观众送去飞吻。

“谢谢大家支持我妈咪的作品~”

奶里奶气的道谢声,顿时萌化观众们的心。

她们母子两,一黑一白宛若妩媚妖精和纯洁天使。

美的不可方物……

看着闪烁不停摄像头,乐芷凝弯月般的笑眸深处,暗涌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恨意。

第2章 谁家的小东西

“想什么呢?”

肩膀处落下一只温热的手,阚菲菲刚从秀场过来,就看到乐芷凝站在化妆间的镜子前发呆。

“菲菲,我回国后的工作,安排的怎么样了?”

乐止凝煞白的脸上恢复几分血色,心思暗沉。

“想去哪里?”

阚菲菲笑着坐下,对上乐止凝的目光。

她想了一下,脱口而出,“星娱!非他不可。”

乐止凝口气淡淡,却带着决绝,且不说星娱集团在桐城有多么大的影响力。

最重要的是,她同父异母的亲妹妹夏安然,可是星娱集团的签约模特啊。

“好,我去安排,首秀刚结束,助理现在还在会场,我们赶过去,应该可以直接签约!”

听阚菲菲应下,乐止凝心里泛起一层涟漪来。

上一次见面,还是夏安然和继母吴雅葵赶她出门的呢。

而她的报仇计划,刚好可以从星娱开始!

想到这,乐芷凝眸光冰寒至极。

许久不见,甚是想念啊……

“妈咪?”小暖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卸完妆跑了出来,晃动着莲藕般的小肉手,小可爱歪着脑袋眨着大眼睛望她,“你不舒服啦么?”

乐芷凝弯起眼眸,掩住情绪,“没有,你在这里乖乖等妈咪好不好?妈咪要跟菲菲干妈去谈合作的事情。”

小暖暖嘟起了嘴:奇怪,刚才明明感觉妈咪有点发抖样子,难道不是冷了吗?

她下意识去握乐芷凝的手,果然指尖有些冰冷。

可没等她叮嘱妈咪多穿一件衣服,妈咪就应了菲菲干妈的催促,把她安顿在沙发上,狠狠地亲了口额头。

“辛苦宝贝一下,妈咪马上回来哟。”

Emmm……

乐暖暖无奈叹了口气,真是让人不省心地妈咪,明明都冷得发抖,还不好好穿衣服。

小胖手抱起沙发背上的外套,蹬着小短腿就追了出去。

因为妈咪说过不可以在会所走廊大喊大叫,所以小暖暖一路小跑跟随。

然而在一个拐角,小暖暖把妈咪跟丢了。

“是哪个房间呢?”

小暖暖迷茫地打量着过道两边瑰丽的彩绘玻璃门。

脚下雪白的长毛地毯软绵绵的,像是哆啦A梦的时光隧道一样。

小暖暖踩着地毯,开心地跳了几步。

“哎呀!”

突然,鼻子一痛,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眼前一黑就摔了个屁股墩。

眼前有一尘不染的皮鞋,目光向上,是一双修长的腿,再往上,咦?

小暖暖感觉自己飞了起来,很快,被抱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这是谁家的小东西?”

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小暖暖睁着黑葡萄似的眼睛,惊讶地注视着抱着自己的男人。

呀!好像童话里的帅王子啊!

修长干净的眉,幽邃深黑的眼,高挺的鼻子,薄唇抿着,五官华美,像是精心雕琢的石像,只是看着小女孩的眸子里,微带了些柔和。

小暖暖咬着手指,小奶音甜甜地叫着,“咦,帅王子蜀黍~~”

封煦泽刚要回答,却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抬眼,正巧对上一张清冷精致的妖冶面容。

紧接着,怀里传出小家伙开心的唤声。

“妈咪!谢谢帅王子让我找到妈咪,木啊~”

乐芷凝正跟签约完的助理道合作愉快,转头发现暖暖已经不在化妆间了,连忙出来找人,在看到暖宝宝亲了男人一下的画面时,脸上笑容顿时僵住!

当视线落在对方抱宝贝的手时,她美眸瞬间警惕起来。

暖暖敏感地察觉到妈咪的紧张,连忙从男人怀里挣扎落地,“妈咪帅王子蜀黍没有欺负暖宝宝~”

小肉手指了指自己上身,“这里,”然后又撅起屁股拍了拍,“还有这里!”

接着大声说,“帅王子蜀黍抱我的时候都没有碰到哦~”

封煦泽脸色一暗,“所以,乐小姐认为我是这样的坏人?”

乐芷凝下意识垂眸,解释道:“不是,先生别误会。”

睨着少女微微泛红的耳尖,封煦泽唇角微勾,漫不经心地开口道:“我知道你的意思,电梯到了。”

“封少,这是我们刚签约的首席设计师——乐芷凝。”看着乐芷凝的背影消失在电梯里,助理莫柯在一旁汇报。

封煦泽眸中浮现玩味笑意:“把她资料发给我,然后通知她,明天我要跟她商量秋季珠宝的样板。”

莫柯愣愣点头,他们的封少刚才是笑了吗?

哇擦嘞!今天应该去买彩票啊!

回到家后,乐芷凝哄暖宝上/床。

“宝贝,妈咪明天上班不能陪你,让干妈带你去玩好不好?”

暖宝一下不高兴了,噘着小嘴,试图撒娇:“不好……我要跟妈咪一起去,我保证乖乖的。”

这个保证让乐芷凝心有余悸啊……

想到宝贝到处跑,还亲帅哥,还在线坑妈!!她就一阵心累。

果断拒绝:“不行,妈咪明天第一天上班,会很忙,没有时间照顾你。”

“那我可以照顾妈咪呀~”暖宝扬起水润的小嘴巴,在乐芷凝脸上吧唧了一口,“妈咪放心,我真的乖乖的,我就只去一天,让我陪着妈咪好不好。”

在暖宝的强势撒娇下,乐芷凝被攻破了……

哄着暖宝睡着,乐芷凝才回到房间准备休息。

脑中却不由想起电梯那个陌生男人。

总有种隐隐熟悉的感觉。

让她内心不安……

第3章 我会对你负责哒

次日大早。

乐芷凝牵着小暖暖来到星娱集团,莫柯带引她们来到总裁办公室门口,同时温润的目光落在了她身旁的小身影上。

乐芷凝意会,她懂跟总裁谈话,小暖暖不方便跟进去,她蹲身宠溺地捏了捏小暖暖的脸蛋:“莫柯叔叔会带你去休息厅,你乖乖在那等妈咪,你昨天答应过我的,不可以乱跑哦。”

暖暖乖巧点头。

目送小暖暖和莫柯离开,乐芷凝才在秘书的通知下推门进去。

只见,偌大的落地窗前,身姿欣长的男人留给她一个有些逆光,落满暖阳的侧颜。

怎么,有些眼熟?

“封总您好,我是乐芷……凝。”

在与男人对视的瞬间,乐芷凝忽然顿了音。

她怎么也没想到,昨晚电梯里的神秘男人,竟然是她的顶头上司!

“乐总监看到我很惊讶?”封煦泽见她震惊神情,看得满含兴味:“是觉得没骗走你的宝贝,反而骗来了你是吗?”

调侃的语气迎面而来。

乐芷凝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此时,在休息厅的小暖暖,坐在软皮沙发上玩弄着自己的小卷发。

感觉妈咪进去好几分钟了呢~

总裁叔叔不会欺负妈咪吧?一想到妈咪以前遇到的那些怪蜀黍,小奶包就气的双颊鼓鼓的。

她要好好保护妈咪!

为了防止自己迷路,小暖暖专门拿彩色小糖果作为标记,这样她就能找回原来的路。

到时候也不会被妈咪发现自己又乱走了。

就在小暖暖蹲身,认真摆糖果路标的时候,面前停下来一双锃光瓦亮的小皮鞋。

“你在干嘛?”稚嫩有些冰冷的嗓音在头上响起。

抬眸,只见一张同她一般大的肉包脸上,嵌着深邃矜贵的五官,一身黑色整齐西服,散发着淡淡冰冷。

哦呀!缩小版的帅王子!

封辰逸没注意到小女孩惊喜的眼神,只想仔细去看她摆的什么,刚低头凑近。

小暖暖猛地一起身,额头撞到了封辰逸的下巴,顺带也扑到了他。

“嘶……”封辰逸一阵吃痛,小小眉心皱起不悦,正要斥责这个奇怪的小女孩,便听见小奶音软糯糯地叫唤。

“哎哟呀……好疼。”

小暖暖捂着脑门,一脸愧疚地看向被压/倒的小哥哥:“对不起,小哥哥……”

一时间,两奶包四目相视。

彼此眸光仿佛有股穿透力,一下撞进了小家伙们的心底,紧紧相连,刹那间,他们双双愣在原地。

为什么感觉似曾相识?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小哥哥,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呀~”

阴影罩下,小暖暖深呼吸,睫毛像两把小扇子翕合着。

封逸尘被这眸光惊住,连着心脏的那根线狠狠颤了一下。

“没有!”

眉心微皱,和睡王子如出一辙的冷漠。

“你……你该起来了!”

封逸尘皱着眉,扑闪扑闪的大眼睛盯着小暖暖嘴角的晶莹,嫌弃的皱着眉,这要是滴在自己身上……

啧啧啧,封逸尘只是想想,都觉得浑身不舒服。

“哦~好的呀!”

小暖暖这才醒过神来,冲着封逸尘咯咯笑着,伸手抹了一把快要流下来的口水,站起来还不忘用肉手拍了拍自己肉嘟嘟的小屁股。

看封逸尘倒在地上,一脸嫌弃的看着自己,只觉是自己刚才扑/倒了他,让他有些不开心了,过去作势要将他扶起来。

“对不起呀,小哥哥,我刚才不是故意的!”

两只小肉手刚伸过去,封逸尘便迅速的躲开,他可没忘记,刚才这个小奶包就是用这只手擦的口水!!!

“不用了,我自己能起来!”

封逸尘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有很严重的洁癖,一点都不喜欢被别人碰。

“你在这做什么?”

“小哥哥,刚才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但是你可不可以告诉我,总裁办公室怎么走咩?我妈咪是新任的首席设计师,今天第一天上班,去见总裁,去了好久还没出来。”

小奶包有些委屈的低着头,诚恳的弯腰道了个歉。

封逸尘心底什么东西像是化开了,所有的冰冷和敌意都烟消云散。

首席设计师?那应该是爹地亲自面试的,怪不得之前给爹地打电话没人接。

“你去也没用的,我爹…总裁很不好说话的。”

封逸尘很坚定的摇着头,指了指旁边的休息区,“你还是去那边坐着等你妈咪吧!”

封逸尘转身就准备走,可刚走了两步,胳膊又被一只肉乎乎的东西给拽住了。

“小哥哥,你陪我去好不好,妈咪去了好久都没出来,你要是陪我去了,我用偷偷藏起来的小钱钱给你买棒棒糖吃!”

小暖暖说着话,小嘴边两个梨涡深深陷了进去,两只小肥手在口袋里摸了摸,然后拿出一把零钱来,塞给封逸尘。

又奶着声音撒了个娇,“好不好嘛~”

封逸尘见她捏着两个腮帮子,尤其是那副无辜的眼,好像随时都能掉落眼泪下来。

那眼泪快掉落的样子,再加上那命中率百分百的星星眼,毫无预兆地打在了他心上。

心底的某处好似被撞了一下,暖流涌进,说不出的感觉

故作高深的点点头。

“行吧,跟我过来。”

“谢谢小哥哥!”

小奶包瞬间转晴,认真的鞠了个躬,欢快的跳着跟了上去。

封逸尘在前走着,只觉手心一热,一只小肉手已经塞进了自己手里,本能的想甩开,可轻轻捏了一下,又觉得,好像挺舒服的感觉,不那么讨厌了。

…………

第4章 帅哥不一定是好人

办公室的气氛在瞬间紧尴尬到了极点,乐止凝抬头勾唇一笑,将手上的图纸在办公桌上铺开。

“这几张设计都是我的新作品,我在国外的时候,特地做过市场调研,采访了各个阶层的女性多达上百人,了解了她们的情感,思想,以及对珠宝的态度,最终,定了这三张初稿。”

乐止凝手指落在其中一张上,说话间抬起头,清冷的眸中闪着光,红唇轻启,认真且专业。

封煦泽正低着头,看着她的资料,深沉内敛的视线看不出情绪,时而抬起头,眸光深深。

“乐总监果然才华横溢,不愧是世界珠宝大赛第一个荣获冠军的华人设计师,只是,乐总监似乎忽略了一点,首席设计师的作用,不光是设计出好的作品,她的领导能力,能让自己的团队出彩,才是好的首席设计师。”

男人眉目俊秀,幽潭似的眸让人看不清。

“封总,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她勾唇轻笑,双手撑在他对面的桌子上,上身俯下来,清瘦的身体,却带着压迫性的气场。

封煦泽的笑容瞬间凝固,这种感觉,真是很熟悉,可又不像。

四年前的那个人,胆小怯懦,现在的这个人,精明干练,真的很难想象,是同一个人。

“嗯,等会我会让莫柯将公司一些事情发到你邮箱,希望乐总监可以尽快上手,下个月,和DC公司有个竞标,我希望乐小姐可以为我们拔得头筹!”

乐止凝眉头微松,精致淡然的脸上浮上几分笑容,心里已经了然,刚才不过是试探。

“荣幸之至!”

话音落,乐芷凝将自己手下的图纸收起来递给封煦泽,这样拿给他时,脚下一个没注意,绊倒矮沙发,踉跄扑/倒。

惊魂未定,还心有余悸,可没有摔到地板上,预想中的疼痛感没有来袭,反而结实的,肉肉的,而且好像还有什么东西……

“妈咪,你是在给帅王子取暖吗?”

小暖暖的声音突然传来。

三双眼睛齐刷刷的看过来,乐止凝顿时烧红着脸,像天边游离的火烧云,恨不能马上找个地方钻进去。

乐止凝咳嗽一声,瞬间从封煦泽的腿上跳了起来,抬头扫过三人,面色各异的表情,可是精彩得很!

而乐止凝在对上封逸尘目光的那一刻,心脏像是被电击了一般,狠狠的震了一下。

“小哥哥,这个就是我妈咪哦~”

小暖暖拉着封逸尘的手,挺着胸膛,很是骄傲的向他介绍着自己的妈咪。

哪知两人在四目相对的时候,牵连着的那根线,已然动了几番。

乐止凝的回忆,在一瞬间又被拉到了四年前,护士告诉她,她是生了一对龙凤胎的,她想,如果自己的小萌宝活着的话,一定也这般大了。

第5章 那个乐止凝好像还不错,不如,你追她试试?

“那我先去忙了,”乐止凝垂眸,掩饰心里的难过,晃了晃小暖暖肉嘟嘟的手,“暖暖,说再见。”

暖暖点着头,两只小肥手提起裙边,认真的朝着两人鞠了一躬,仰起头,稚嫩而娇艳的脸庞,可爱的像春风中迎风绽放的花骨朵。

“帅气王子,小哥哥,谢谢你们帮我,再见哦~”

小奶包指尖轻轻落下一枚吻,朝着两人送去一枚飞吻,封煦泽和封逸尘均觉心脏被震了一下,被暖暖吸住了目光,怎么也逃不开。

乐止凝拉着暖暖离开,临走之前,乐止凝还是忍不住,回头朝着封逸尘看了一眼,明明知道不可能,可心里就是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告诉自己,他和她,是有关系的。

直到乐止凝离开,身后的那道门关上,她脑海里浮现的,还是封逸尘那张脸。

办公室里重新安静下,封辰逸盯着自家爹地,目光有些幽怨。

封煦泽这才重新坐下来,眼底极少有的暖光散去,只剩下一片冷淡的灰。

“说吧,过来做什么。”

他这么跑过来,难道真就只是埋怨自己不去接他?

封煦泽可不这么觉得,这个小萌包的要求,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简单了。

“麻烦把你的烂桃花弄走,不要让她每次都来学校来找我。”

封逸尘小大人似的翘起腿,小西装扣子解开,活脱脱一个小封煦泽。

面色冷淡,眼底处却透着不似稚嫩儿童的成熟和深算。

“夏安然??”

封煦泽是圈里有名不开花的铁树,可就算是铁树,这颜值,这身价,前赴后继的女孩子可是不在少数。

其中攻势最猛,观众最磕的cp就是他和大明星夏安然了。

甚至有的粉丝直接将两人的照片p成了婚纱照,打印出来天天看!

“可不是嘛,天天捆绑你炒作,我每次一下课都能看见她在外面等着,声音还那么大,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她是我的妈咪!”

封逸尘有些不满的撇撇嘴,想起妈咪这个词,不知为何,竟直接和乐止凝的脸对上了号。

那个女人,好像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只是在门口对视的那一眼,就将他整个人深深的吸引了进去。

两人好像曾经身体有过牵连,而这种心情,似乎很强烈。

“我看,那个乐止凝好像还不错,不如,你追她试试?”

封煦泽双手手腕在膝盖处交叠着,修长的手指微微下垂一下一下点着办公桌,只在听到这话时,目光才微微的撇去,每一个字像是裹夹着冰碴子。

“最近作业好像布置的有点少。”

封辰逸心里一紧,将心里的话给咽了下去。

夜晚。

墨黑的色将天空勾勒的,像一匹墨色柔软的绸缎,无边无际,又诱人深入。

“近日,知名女星夏安然小姐靠着白夜一职成功拿下影后奖,幕后有人猜测,即将登上国际……”

“夏安然,影后,登上国际?呵——好本事。”

乐止凝皱着眉,原本清冷的脸上,浮上几分凉意,就连说话的声音,都裹着冰碴子。

“人家背后可有大佬在推呢,给的资源,可都是一流的!”

阚菲菲摘下面膜,明显瞧见乐止凝嘴角的凉意又深了几分。

“背后大佬?是封煦泽?”

“是,她可是星云的头牌,更是封煦泽的绯闻女友,不过封煦泽倒是一直否认,只怕那位大小姐还不清楚自己的定位,你可别忘记了,星云最近一直在捧着夏安然,如果你想打进他们家,恐怕还没那么容易。”

阚菲菲的话一针见血,她虽厉害,可比起来在A市的人脉和手段,她到夏安然那边,是差了整整一大截的。

“放心,这条路不管多难走,哪怕是跪着,我也要她复出代价!”

乐止凝猛的睁眼,本是水灵温柔的双眸,却在此刻,变得冰冷狠戾。

何况,她和封煦泽的第一步接触进展的很顺利,不是吗。

阚菲菲后背一僵,似有愕然,转而脸上流露出浓浓的担忧之色。

第6章 哪怕是跪着,我也要她复出代价!

第二天,星娱集团。

换上制服,长发被随意的放下,身形窈窕,长发及腰,举手投足之前,皆是万种风情。

一抬眸,那双清冷的眸子里,似是盛了万里星河。

乐芷凝拿上资料转身进电梯,只刚进去,就听“叮咚”一声,电梯门再次打开。

几个穿着时尚的男女进去,当然,到了乐止凝跟前,还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几个人抱着资料,开始交头接耳。

这几个,大概就是她接下来要带的团队了。

“你们说这新来的设计总监是什么来头?”

“听说在国际上拿了大奖,但说到底,就是空降呗。”

后面的话没说出来,却令人浮想联翩。

乐芷凝咳嗽了一声。

众人的视线向她望去,只见站在旁边的女子身形挺立,长发随意落下,只是单单立在那里,就让人想到两个字:高级!

刚才还在议论她的人瞬间噤声。

乐芷凝所效力的星娱集团,旗下的品牌早已打入欧洲市场,是垄断g城所有品牌的龙头老大。

这还只是其中之一,这些年将牌子做到高奢,生意做得越发如火如荼,更加可见这男人的厉害程度。

能来星娱的都是由各地选拔的精英,这些人都是精挑细选才上来的,乐芷凝一来就压住他们的位置,不免会引来别人的嫉妒。

由于她刚上任这个职位,对于公司也只是一知半解,只不过刚了解到,公司最近有个新项目。

就是由他们负责这个项目。

而他们的负责人就是自己。

乐芷凝只是微微一笑,红唇越发显得张扬得意,只是面容平静之下,又像罂粟般妖艳。

“叮咚!”

电梯门再次打开,封煦泽赫然立在门口。众人见了总裁,都是仰望神佛一般的目光盯着,批判,热切,夸张之际。

乐止凝猛的想起昨天阚菲菲说的八卦,封煦泽,夏安然的绯闻男友,可是人家封煦泽早就否认了。

所以,她如果能和封煦泽走近一点的话,会不会让夏安然,很不舒服?

“早啊!总裁!”

乐止凝这声不大,可在电梯里,却硬生生的砸出了一个坑。众人都惊诧的盯着她,包括封煦泽。

“嗯。”

依旧霸道冷漠,语气裹着冰碴子,抬腿走进,乐止凝又刻意朝着他移了几分。

“封总今天有点晚啊,看来昨晚累着了呢。”

第7章 妈咪,你在帮帅王子取暖吗

办公室里重新安静下,封辰逸盯着自家爹地,目光有些幽怨。

封煦泽这才重新坐下来,眼底极少有的暖光散去,只剩下一片冷淡的灰。

“说吧,过来做什么。”

他这么跑过来,难道真就只是埋怨自己不去接他?

封煦泽可不这么觉得,这个小萌包的要求,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简单了。

“麻烦把你的烂桃花弄走,不要让她每次都来学校来找我。”

封逸尘小大人似的翘起腿,小西装扣子解开,活脱脱一个小封煦泽。

面色冷淡,眼底处却透着不似稚嫩儿童的成熟和深算。

“夏安然??”

封煦泽是圈里有名不开花的铁树,可就算是铁树,这颜值,这身价,前赴后继的女孩子可是不在少数。

其中攻势最猛,观众最磕的cp就是他和大明星夏安然了。

甚至有的粉丝直接将两人的照片p成了婚纱照,打印出来天天看!

“可不是嘛,天天捆绑你炒作,我每次一下课都能看见她在外面等着,声音还那么大,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她是我的妈咪!”

封逸尘有些不满的撇撇嘴,想起妈咪这个词,不知为何,竟直接和乐止凝的脸对上了号。

那个女人,好像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只是在门口对视的那一眼,就将他整个人深深的吸引了进去。

两人好像曾经身体有过牵连,而这种心情,似乎很强烈。

“我看,那个乐止凝好像还不错,不如,你追她试试?”

封煦泽双手手腕在膝盖处交叠着,修长的手指微微下垂一下一下点着办公桌,只在听到这话时,目光才微微的撇去,每一个字像是裹夹着冰碴子。

“最近作业好像布置的有点少。”

封辰逸心里一紧,吐了吐舌头,将心里的话给咽了下去。

人家果然说的没错,自家爹地这棵铁树,万年都不开花啊!

…………

夜晚。

墨黑的色将天空勾勒的,像一匹墨色柔软的绸缎,无边无际,又诱人深入。

灯光下,女人倒在沙发上,穿着睡衣短裤,两条修长的腿随意交叠,落在茶几上,敷面着膜,悠闲的听着新闻。

“近日,知名女星夏安然小姐靠着白夜一职成功拿下影后奖,幕后有人猜测,即将登上国际……”

正是悠闲,不远处,乐止凝蹑手蹑脚的过来,伸着两只手,趁着她无意之间,猛的在她后背拍了一下,阚菲菲蹭的一下子跳了起来,吓得惊魂未定。

“喂,乐止凝,你知不知道,敷面膜受到惊吓,老娘要长皱纹的。”

乐止凝咯咯笑着,漂亮的眉眼微微眯起来,倒在她旁边闭眼休憩,水晶灯的光落下来,透过盆景斑驳在她身上,时光静好。

“夏安然,影后,登上国际?呵——好本事。”

乐止凝皱着眉,原本清冷的脸上,浮上几分凉意,就连说话的声音,都裹着冰碴子。

“人家背后可有大佬在推呢,给的资源,可都是一流的!”

阚菲菲摘下面膜,明显瞧见乐止凝嘴角的凉意又深了几分,闭着眼,眉心紧紧拧了个疙瘩。

她想起夏安然对上封煦泽时那扭捏做作的讨好。

“是,她可是星云的头牌,更是封煦泽的绯闻女友,不过封煦泽倒是一直否认,只怕那位大小姐还不清楚自己的定位,你可别忘记了,星云最近一直在捧着夏安然,你想搞垮她,恐怕还没那么容易。”

阚菲菲的话一针见血,她虽厉害,可比起来在A市的人脉和手段,她到夏安然那边,是差了整整一大截的。

“放心,这条路不管多难走,哪怕是跪着,我也要她复出代价!”

毕竟,第一步,已经成功了。

至于第二步……

乐止凝想起那个男人,猛的睁眼,本是水灵温柔的双眸,却在此刻,变得冰冷狠戾。

阚菲菲后背一僵,似有愕然,转而脸上流露出浓浓的担忧之色。

…………

第二天,星娱集团。

换上制服,长发被随意的放下,身形窈窕,长发及腰,举手投足之前,皆是万种风情。

一抬眸,那双清冷的眸子里,似是盛了万里星河。

乐芷凝拿上资料转身进电梯,只刚进去,就听“叮咚”一声,电梯门再次打开。

几个穿着时尚的男女进去,当然,到了乐止凝跟前,还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几个人抱着资料,开始交头接耳。

这几个,大概就是她接下来要带的团队了。

“你们说这新来的设计总监是什么来头?”

“听说在国际上拿了大奖,我看不以为然,能被总裁看上的都是什么人?”

后面的话没说出来,却令人浮想联翩。

乐芷凝咳嗽了一声。

众人的视线向她望去,只见站在旁边的女子身形挺立,长发随意落下,只是单单立在那里,就让人想到两个字:高级!

刚才还在议论她的人瞬间噤声。

星娱集团旗下的品牌早已打入欧洲市场,是垄断g城所有品牌的龙头老大。

这还只是其中之一,这些年将牌子做到高奢,生意做得越发如火如荼,更加可见这男人的厉害程度。

能来星娱的都是由各地选拔的精英,这些人都是精挑细选才上来的,乐芷凝一来就压住他们的位置,不免会引来别人的嫉妒。

由于她刚上任这个职位,对于公司也只是一知半解,只不过刚了解到,公司最近有个新项目。

就是由他们负责这个项目。

而他们的负责人就是自己。

乐芷凝只是微微一笑,红唇越发显得张扬得意,只是面容平静之下,又像罂粟般妖艳。

“叮咚!”

电梯门再次打开,封煦泽赫然立在门口。

众人见了总裁,都是仰望神佛一般的目光盯着,批判,热切,夸张之际。

乐止凝猛的想起昨天阚菲菲说的八卦,封煦泽,夏安然的绯闻男友,可是人家封煦泽早就否认了。

所以,她如果能和封煦泽走近一点的话,会不会让夏安然,很不舒服?

“早啊!总裁!”

乐止凝这声不大,可在电梯里,却硬生生的砸出了一个坑。众人都惊诧的盯着她,包括封煦泽。

“嗯。”

依旧霸道冷漠,语气裹着冰碴子,抬腿走进,乐止凝又刻意朝着他移了几分。

“封总今天有点晚啊,看来昨晚累着了呢。”

又是平地一声雷,封煦泽的脸色已经黑的很难看了,众人也都屏住了呼吸望着她。

乐止凝只淡淡一笑,只似繁星璀璨,耀眼无比,如一只无形的手,一下又一下的撩拨着他的心扉。

“是累着了,也辛苦乐总监了。”

虽是面无表情,可这样的回应在电梯里,是炸了雷的,他目光轻扫,面露狐疑之色,倒是想看看,这个女人到底在搞什么鬼。

“不辛苦,共同进步!”

又是一声雷,可偏偏,还是靠近了他,甜腻的味道入鼻,封煦泽非但不想拒绝,竟有些被吸引的感觉。

霎时间,整个电梯的声音都冷了下来,众人只打量着封煦泽和乐止凝的关系,各怀鬼胎,默不作声。

电梯到了,众人溜一般的出了门,乐止凝踩着高跟鞋正要往出走,一只胳膊,却横在了她面前。

顺着胳膊望过去,那张脸勾着笑意,封煦泽玩味的盯着她,缓缓靠近,两人之间荷尔蒙的气息不断的上升,暧昧成瘾。

“乐总监,撩我?”

“怕了?”

第8章 乐总监,撩我?

又是平地一声雷,封煦泽的脸色已经黑的很难看了,众人也都屏住了呼吸望着她。

乐止凝只淡淡一笑,只似繁星璀璨,耀眼无比,如一只无形的手,一下又一下的撩拨着他的心扉。

“是累着了,也辛苦乐总监了。”

虽是面无表情,可这样的回应在电梯里,是炸了雷的,他目光轻扫,面露狐疑之色,倒是想看看,这个女人到底在搞什么鬼。

“不辛苦,共同进步!”

霎时间,整个电梯的声音都冷了下来,众人只打量着封煦泽和乐止凝的关系,各怀鬼胎,默不作声。

电梯到了,众人溜一般的出了门,乐止凝踩着高跟鞋正要往出走,一只胳膊,却横在了她面前。

顺着胳膊望过去,那张脸勾着笑意,封煦泽玩味的盯着她,缓缓靠近,两人之间荷尔蒙的气息不断的上升,暧昧成瘾。

“乐总监,撩我?”

“怕了?”

“是,怕你腿软。”

最后那句几乎是咬着耳朵说的,低醇的嗓音由耳入心,管是乐止凝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还是被激的浑身一颤,烧红了脸。

打住!自己只是为了利用这个男人,可不能陷进去!

办公室。

乐止凝走近办公室,纷杂的声音立马被压了下去,看来刚才那招狐假虎威用的很好。

“大家好……”

乐止凝将手上的资料放在一边,素手轻轻拨动了下长发,便开始自我介绍,然后就是接下来,要介绍下个月竞标的事情。

“首席设计师居然是空降,真是危言耸听啊。”

一切本进行的很顺利,可不知是谁突然插了一句话,现场的气氛,在一瞬间,变得诡异了起来。

乐芷凝不言也不语,勾勒起三分笑意,美眸里却是冷极了。

“你要是拿过这个奖,你也可以!”

乐止凝微微笑着,大赛证书的文件轻摔在桌上,动作不大,却足以在整个被办公室里,掀起一场风雨来。

刚才嚣张的人,顿时噎得说不出话来,艰难的启齿。

“乐小姐既然这么有信心的话,那么可否为我们说一下,这次竞标,您准备拿什么赢呢?”

这声音?好熟悉啊!

乐止凝顿了几秒,心脏处好似有一股血液往脑门上冲,深吸一口气,转过身来,挤出一个颠倒众生的笑来。

果然是她,夏安然,好久不见啊!

“乐小姐,真是好久不见啊,你比起来以前光彩照人了很多,我几乎都没能认出你来。”

女人眼底倏尔的流露出一抹流光笑意来,朝着乐止凝欢欢走进,两人就这么凭空对视着,空气间擦出一层浓浓的火药味来。

她在国外的红毯上见到她的时候,还不敢相信,当年她费尽心机,苦心策划的一切,居然没能让她送命。

事后去休息区找过她,可她就如同烟雾一般,瞬间消散。

从那天起,这件事就像是一根刺,一直扎在夏安然的心里,乐止凝,你一日不死,我就一日不得安宁。

“那真是让夏小姐失望了,你我之间,一切都不一定呢!”

双拳紧攥,乐止凝全身的血液几乎都在倒流,盯着夏安然,四年前一幕幕一幢幢,都在脑海里飞过,要不是公众场合,她真恨不得现在就将她挫骨扬灰!

为了去世的母亲,还有她那个未曾抱过一次的孩子!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90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