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惨遭父亲和继妹陷害,五年后,她带着萌宝回国

五年前,惨遭父亲和继妹陷害,五年后,她带着萌宝回国

第1章 我不会亏待你的

“琳年,庆祝你今天得奖,干杯!”

顾琳琳笑着将手中的酒杯递过去,“虽然奖项不大,但也算是露脸了。今天来的可都是大导演,只要把他们陪高兴了,这个剧本的女一就是你的了。”

顾琳年有些犹豫,小声地凑近她的耳边,“琳琳,我不能再喝了,再喝真的要醉了……”

顾琳琳心中冷笑,要的就是你喝醉,最好喝得人事不醒!

“没事,你别怕,醉了不还有我呢么?”顾琳琳假装和善地微笑,举起酒杯强塞进她的手中,只差没掰开她的嘴往里灌了。

接连几杯下肚,顾琳年越发头晕目眩。

终于不堪重负,身子一软,栽倒下去。

闭上双眼之前,她隐约看见顾琳琳的嘴角勾起一丝耐人寻味的弧度。

“琳年,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你可千万别怪我。”

…………

腿间传来难以言状的剧痛,唤醒了顾琳年的意识。

她头痛欲裂,缓缓睁开眼睛坐起身。

天刚蒙蒙亮,借着天光,她勉强看清楚状况。

凌乱的大床,点点的血迹,还有身旁背对着她赤身果体的男人。

她的脑海中如同闪过一道惊雷,整个人都愣住了。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顾琳琳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亏她还一直拿顾琳琳当亲妹妹看待,甚至对她毫无防备,她却干出这样的事情,毁了她的清白!

顾琳年的心里又是屈辱又是愤恨,可是她知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她必须马上离开这里,否则她这样敏感的身份,若是被狗仔拍到,一切就全完了。

来不及多想,她慌忙穿上衣服,夺门而逃。

就在她的身影消失在电梯时,顾琳琳的身影忽然出现在走廊尽头。

她一步一步走到房间,小心地刷开门,房间里还弥漫着一股暧昧的味道。

看着床上的血迹,她的眼神中闪过一丝讶异。

没想到啊,顾琳年这个女人竟然真的把陆以尘给睡了。

这可是A城最有名的娱乐公司风莒集团的总经理啊!

要不是她不是处,这种好事哪能轮得到那个便宜的女人?

顾琳琳冷笑一声,轻手轻脚地刚坐在床上,揉乱自己的头发,将衣服也撕扯开来,弄得一身狼狈不堪。

天很快亮了,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床上,身边的男人也睁开双眼,直挺挺地坐起身来。

看见身旁泫然欲泣的女人,他微微蹙了蹙眉,俊朗的面容写上了一分狐疑。

顾琳琳心脏狂跳,只是依旧装作冷静的模样,生怕他看出什么来。

“昨天晚上,是你?”

顾琳琳没有马上回答,而是低声啜泣着。

半晌,才一副痛苦的模样开口,“对不起,我昨天晚上也是身不由己,都是我自己不好,你放心,我不会要求你负责的……”

“不行。”

顾琳琳心中一惊,难道被看出来了?

下一秒却被抬起了下巴,男人霸道而冷漠的眼神,静静地注视着她的眼眸,仿佛要望进她的灵魂中去。

“你救了我,我就不会白睡你。放心吧,我不会亏待你的。”


第2章 晴天霹雳

顾琳年回到顾家之后,就把自己一直关在浴室。

她一遍遍的擦拭着身体,恨不得直接搓掉一层皮来,可一想到昨夜发生的事,还是忍不住阵阵作呕。

一想到姜白哥哥对她宠溺的笑脸,她的心就更是痛得难受。

她本来是想将自己的第一次留在二人的新婚之夜的,可是现在,一切都被顾琳琳给毁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解释,更不知道该如何让他原谅。

洗完澡,她换了衣服走下楼,本想去找姜白,却没想到,竟然在客厅看见了他的身影。

除了他之外,顾琳琳和父亲顾海东也在。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父亲似乎是听见了楼梯的响声,回头看了她一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你来好好解释解释,这是怎么回事!”

顾凛然茫然地上前,只见茶几上摆了一叠照片,照片拍摄的技术极好,根本看不清楚男人的脸,却将她的窘态一点不落地拍了下来,看起来就好像是她勾着男人进了房间一样。

“顾琳年,我真的对你太失望了。”

姜白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我当初说不让你进娱乐圈你就是不听,你得的那些奖该不会都是靠这种手段拿到的吧?”

“姜白!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顾琳年知道他会误会,却没想到他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的人吗?昨天……”

她刚要说是她是被顾琳琳害的,顾琳琳就站起身来,将照片从她的手中夺走,撕了个粉碎,“姜白,我不允许你这样侮辱我姐姐!我昨天一直和她在一起,她虽然和那个导演进了房间,但只是因为她喝醉了需要人照顾而已!”

“顾琳琳!”顾琳年不可置信地望着她,“这种瞎话你也编得出来?如果不是你……”

“够了!”顾海东深吸了一口气,抬手指着门外,“我们顾家没有你这么伤风败俗的女儿,你给我滚出去!”

顾琳年委屈又不解,“父亲……”

“滚啊!”

顾海东抬手对着她的脸颊就是狠狠一巴掌,抓着她的衣服,三下两下就将她扔了出去,然后重重地将门关上,根本不给她任何解释的机会。

看着她狼狈的样子,顾琳琳的嘴角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门忽地又开了,姜白面无表情地走了出来。

顾琳年慌张地抓住他的手臂,“姜白,你听我说,照片是伪造的,我昨天晚上其实……”

“你不用解释了。”

姜白猛地甩开她的手,眼神中充满了厌恶,“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像你这样的女人,我和你说一句话,都觉得恶心!”

顾琳年一愣,下意识地松了手,姜白大步流星地离开。

而此时,门内忽然传来父亲冷漠的声音。

“琳琳,多亏你反应快,要不然怎么能骗得过那个小子呢?没了姜家的支持,这个剧的女一号非你莫属,你可一定要把握机会啊。”

“爸,你就放心吧。”顾琳琳笑道,“还得多亏您给我出的好主意啊……”

顾琳琳的话如同晴天霹雳,让她的心彻底如坠深渊。

浑身一软,瘫坐在地上……


第3章 五年后

五年后。

A城国际机场餐厅,一对母子格外吸引人注意。

小男孩五官精致,看起来虽然只有五六岁的模样,但是却意外地成熟,从落座开始,就忙前忙后地踮着脚趴在吧台上点餐,结账,拿果汁,忙得不亦乐乎。

而另一边,戴着大框墨镜的女人,红唇轻扬,笑容明艳大方,长发梳成马尾,干净利落,但依旧难掩与众不同的气质,仿佛在人群中也闪闪发光。

“妈咪,这是你的牛肉饭,还有果汁。”小包子努力地踮起脚,爬上了座位,“你最近都瘦了,一定要多吃一点。杨阿姨怎么还不来?一会儿饭都凉了!”

“哇,好可爱啊!我要是有这么可爱的小孩,肯定做梦都能笑醒!”

“是啊是啊,而且长得还好看,就像精致的小洋娃娃似的!”

此时餐厅内没有人,服务生正聚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议论着小包子。

然而他早已经习惯了这些目光,依旧固执地专心于给她夹菜,“妈咪,你快多吃点,不然一会儿杨阿姨来了,肯定就没得吃了!”

“谁在背后说我坏话呀?”

话音刚落,一道身影忽然从门边出现,走到桌旁落座,还顺手掐了一下小包子的脸蛋,“小宝有没有乖乖的,嗯?”

“阿姨,你别这样。”小宝向后退了退,眉头紧皱,“这样影响不好。”

杨枝忍不住扑哧一笑,“念念,你家宝贝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是啊。”

顾琳年淡然一笑,揉了揉小包子的头顶,目光望向身旁的玻璃窗,眼眸有几分深邃。

当初被顾琳琳陷害之后,她就对这个家彻底失望远走他乡,结果却意外在途中发现怀孕了。

她本想将孩子打掉,但是医生说,她身体不好,很难受孕,这个孩子可谓是老天赐予的礼物,这一胎若是不要,以后或许就怀不上了。

顾琳年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将孩子生了下来。

或许就像那位医生说的,这个孩子是老天的恩赐,聪明伶俐又懂事,而且在他出生后不久,她就遇到了经纪人杨枝,在杨枝的鼓励之下,她也终于决定重操旧业,赚奶粉钱养孩子。

从前的名字用不了了,她就改名林念,先从模特做起,又机缘巧合之下,发了专辑成为歌手,开始渐渐小有名气。

而这一次回国,则是因为《所爱隔山海》剧组邀请她本色出演歌手。

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角色,但是对于她来说,也是个回国发展的契机。

那些往事,就让它随风去吧,如今她只想让小宝平平安安长大。

“念念。”杨枝碰了碰她的手肘,“今天下午有剧组举办的宴会,我一会儿带小宝去办手续,就不送你过去了,我怕晚了人家下班了。”

“不行!”小宝严肃道,“我不放心,我要去送妈咪!”

杨枝忍不住笑道,“你去送?你够得到方向盘吗,小朋友?”

“可是……”

“乖,小宝,听杨阿姨的话。”林念揉了揉他的头顶,“乖乖在家里等着,妈咪很快就回来了。”


第4章 仇人相见

照顾着小宝吃完饭,林念就和杨枝两人分头行动,小宝还恋恋不舍地跟她挥手,一直看着她离开,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被杨枝抱上了保姆车。

明天是剧组第一天开机,投资方请所有演职员吃饭,说是要增进感情。

林念本以为也就是去下个馆子而已,然而当车停下时,看着面前高耸精致的建筑,她还是忍不住小小地惊讶了一下。

这里可是A市最大的五星级酒店,宴会厅足以容下两千个人,投资方竟然把这里租了下来,给他们做宴会场地?

林念啧啧两声,走进大厅。

“不好意思问一下,宴会厅怎么走?”

前台小姐姐微笑道,“前面左转。”

“谢谢。”

她本以为自己来得算早了,却没想到,刚一拐弯,就看见宴会厅内人来人往,觥筹交错,应接不暇。

人群之中,一个穿着香槟色礼服裙的女人妆容明艳,举着红酒杯,巧笑嫣然,众星捧月,格外显眼。

“果然是影后顾琳琳,就是比别的女人有风韵!”

听见熟悉的名字,林念顿时一怔,下意识地看向身旁一脸痴汉样的男人,“我看演员表上没有她的名字啊。”

男人白了她一眼,“你懂什么?这部戏是风莒集团的陆总投资的,五年前,就是陆总一手捧红了琳琳姐,她不演女一谁演女一?”

林念不解,“那原来的女一号呢?”

“没名没姓的小虾米,谁管她啊?”男人急道,“我和你说这么多干什么?今天可是琳琳姐的生日,陆总借着剧组的名义给她办生日会,我可得好好凑近去看看!”

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林念不由得冷冷地勾起唇角。

她本以为A城这么大,两人不会那么快见面,却没想到,到底是冤家路窄。

看她现在如此风光,想必这五年是算计了不少人吧。

林念攥紧了拳头,静静地凝视着顾琳琳,眼神之中却是抹不去的恨意。

似乎是察觉到了这边的目光,顾琳琳朝她望来,眸子一滞。

顾琳年?

这几年不见,她以为这女人早已经死在外头了,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难道,是来找她报仇的?

她的脸色瞬间一变,她好不容易才爬到这个位置,绝对不能让这个女人毁了!

说完,她垂眸浅笑道,“不好意思各位,我看到了一位故人,想和她叙叙旧,请各位先稍作休息,一会儿我再来陪各位聊天。”

说完,她拿起酒杯,长腿一跨,离开了人群,身后的助理马上上前,挡住涌动的人群。

林念知道她已经看到了自己,就没有躲,而是向前几步,迎着她的步伐。

“好久不见啊顾琳年。”

顾琳琳顿住脚步,静静地盯着她,唇角轻勾起一抹冷笑,“五年没见了,真没想到你还能回来。只可惜这里是剧组的宴会,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看在我们是老朋友的份上,我就不派人赶你走了,你自己离开吧。”

林念垂眸一笑,“这么着急赶我走,怕我曝光你当年做的好事?”


第5章 他是谁?

顾琳琳的脸色顿时一变,“顾琳年,我警告你,你最好识相一点,五年前我能做到的事,我现在一样能做到!你要是敢说出什么不该说的,我保证这一次会让你更惨!”

“不该说的?是指五年前你算计我失去清白,踩着我得到了如今的影后之位么!?”

顾琳琳的脸色越发阴沉,甚至不惜动手推搡,“你给我滚出去!”

只是她刚上手,就被林念按住了,顾琳琳刚要破口大骂,就被林念眼中的阴鸷吓得一愣。

“不好意思,顾小姐,我是剧组的参演人员,受邀参加宴会,还有,我现在叫林念,别把我和你们恶心的顾家扯上任何关系!”

说完,她用力地将顾琳琳推开,转身就要离开。

顾琳琳气得面色发青,正要追上去,目光忽然掠过一抹高大熟悉的身影朝这边走来,顿时灵机一动,上前去抓林念的手臂,林念下意识抽回手,她就顺势瘫坐在地,酒杯应声碎裂,香槟色的礼服裙顿时被红酒侵染,一地狼藉。

不等林念反应过来,顾琳琳就委屈地抬起头,“姐姐,我只是想和你叙叙旧,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酒杯碎裂的声音引起了宴会厅内人们的注意,助理终于拦截不住,众人一窝蜂地全涌了过来。

“顾小姐,您这是怎么了?快,我扶您起来!”

助理吓了一跳,连忙将她扶起,顾琳琳踉踉跄跄地站起身,双眸委屈地盯着林念,泫然欲泣道,“姐姐,是你求我让导演为你安排一个好角色的,我不过是说这件事我做不了主,你为什么要推我呢?”

“这人怎么这样啊?顾小姐可是今天的主角!”

“简直太不要脸了!想占便宜又翻脸不认人!恶心!”

“就是,一会儿陆总就来了,必须让他好好收拾一顿这个女人!”

众人小声议论起来,纷纷对林念抱以鄙夷的目光。

林念不由得心中冷笑,果然是影后,这五年来,演技可真是进步了不少啊。

“顾影后,现在又不在剧组,你就不用演戏了吧?”林念冷漠道,“要不要我将刚才我们说的话复述一遍给大家听,让大家来评评理啊?”

顾琳琳的眸子一滞,这个女人该不会真的不要脸到将五年前的事说出来吧?

“林念,我们姐妹一场,你五年前做的事,我不想再追究了,你赶紧走吧!”

否则,可就别怪她心狠手辣了……

“等等!”

然而就在此时,人群忽然让出一条道来。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穿着墨色西装的男人,身高挺拔,面容俊朗,双眸深邃,如同天神下凡一般,朝她们缓缓走来。

“这位小姐,你做出这种事,这么容易就想走么?”

一双幽深冷漠的眸子,紧紧地盯着林念,眉头微微蹙起,显示出他的不悦,“请你立刻道歉!”

然而林念却在看见他的脸时,就已经愣在了原地。

他是谁?

为什么他的脸,和小宝就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第6章 我错怪你了?

她的脑海中不由得闪现出五年前那晚的画面,那天晚上她根本就没看清楚男人的脸,难道……

不对,不可能,世界上没有这么巧的事。

林念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不好意思,这位先生,请问我为什么要道歉?”

“你说呢?”陆以尘微微眯起双眸,气氛瞬间剑拔弩张起来。

“我还真的不太明白。”林念淡笑,“她自己摔倒了,红酒洒了一身,你应该让大理石地板给她道歉,不是我。”

此言一出,周围所有人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这可是风莒集团的总裁,整个A城有一半都是他的产业,她竟然敢这么和陆少说话,不想活了吗?!

就连陆以尘也不由得眸子一凛。

他还没见过这么不知死活的女人,敢和他顶嘴,胆子可真大!

“你的意思是,我错怪你了?”

“不然呢?”林念冷声道,“我刚才根本连碰都没碰到她,你要不要捡起地上的酒杯碎片送去检验看看上面有没有我的指纹?要是有,我就开新闻发布会当着全国的面给她道歉,要是没有,你们就要还我一个清白,别让我平白遭人诬陷!”

她虽是对着陆以尘说的,目光却一直没离开顾琳琳。

顾琳琳知道她是意有所指,也有些心虚,小心翼翼地拉了拉陆以尘的手,“以尘,今天是我的生日,我不想闹出那么多事端,要不就算了吧?”

“怎么能就这么轻易地算了呢?”林念打断她的话,眼眸直射出嘲讽,“顾影后,你可别再让我蒙冤啊。”

顾琳琳气得脸都白了,她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如此不依不饶!

话里话外都在用五年前的事刺她,难道以为这点小事就能拿捏住她么!?

“酒杯碎成这样,还怎么检验?”顾琳琳故做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姐姐,我原谅你了,你还是快点走吧,我不会怪你的。”

“等一等。”陆以尘的眸子带上了一分玩味,“这位小姐,你既然这么想证明清白,我就给你这个机会。免得以后连累琳琳被人侮辱。”

顾琳琳没想到陆以尘竟然会插手,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林念从容地一笑,回手指了指远处的角落。

“证据,就在那里。”

顾琳琳心里咯噔一下。

监控摄像头!

“刚才我和顾影后就站在这里,正好是监控摄像头最好记录的角度,想必,刚才发生的事肯定已经完完整整地被记录了下来,要不,我们现在就去监控室好好查一查回放?”

“你……”

顾琳琳咬紧牙关,明明心里气得想杀人,表面却还要装作一副委屈而无畏的模样,真是快要憋屈死她了。

难怪刚才这个贱人要往前走几步,原来是要引她进监控画面。

真没想到,有一天,她顾琳琳也会被别人算计!

若是被陆以尘看见,岂不是一切都完了?!

正当顾琳琳盘算着要如何应对的时候,人群中忽然闪出了一道身影。

“顾小姐,陆少,真的非常对不起,刚才酒店维修,监控摄像头暂时关闭了。”


第7章 女二

顾琳琳的眼神顿时亮了。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没有录像,看她还能翻出什么浪花!

可是,让她奇怪的是,林念竟然没有任何慌张,反而如同意料之中一般,勾起唇角,“竟然是这样,那可真是太不凑巧了。不过……”

林念顿了顿,从口袋中掏出了手机,“我刚才本来想拍一下宴会厅的样子给经纪人看的,没想到一直没有按停止,所以把我们刚才发生的事都录了下来。正巧监控坏了,要不,各位受累,看看手机里录下来的内容吧!”

说着,她就要打开手机,调出视频界面。

顾琳琳心中一慌,伸手想要抢过手机,却被林念轻飘飘地躲过。

她举着手机,勾唇浅笑,眼眸玩味,“怎么了,顾大影后,这就害怕了?”

“我没有!”

顾琳琳气得满脸通红,当着这么多人,尤其是陆少的面,若是将这段录音放出去,只怕她以后都没法在这行混了!

情急之下,她脱口而出,“姐姐,我们不是说好了,只是为剧本内容提前练习么?你怎么还当真了!”

顾琳琳亲昵地拉住她的手臂,眼神中却是警告,凑在她的耳边,用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威胁道,“我给你面子,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好啊。”林念不动声色地将她推开,“那就麻烦顾大影后好好跟大家说明一下吧,我和你说要角色了么?”

顾琳琳咬牙切齿道,“没有。”

“那我推了你,往你身上泼红酒了么?”

顾琳琳恨不得现在就活剥了她的皮,可还是只能尴尬地笑着道,“当然没有啦!”

“既然如此……”林念风轻云淡地开口,“就麻烦两位给我道歉吧。”

“林念!”顾琳琳气得手都在抖,“你别太过分了!你有什么了不起的!陆少可是这部戏的投资方,只要他一句话,你就得卷铺盖滚蛋!”

林念心中冷笑,五年前把她赶出家门,如今还想要再将往事重演么?

可惜,她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不道歉也可以。现场这么多新闻记者,今晚又发生了这么有趣的事,相信明天的热搜肯定能很热闹,一定能让顾大影后再火一把,头条名字我都为你想好了,‘知名影后带资进组,联合资本欺负新人’,你看怎么样?”

“你……”

“好了。”

顾琳琳正要出声,就被陆以尘打断了。

“陆少,你别被她威胁,她根本就是在无理取闹!”

陆以尘抬手制止了她继续说下去,幽深的双眸落在林念的脸上,声音低沉,“既然林小姐一再要求,陆某不说点什么只怕是难以服众。只是……”

他微微一顿,眼眸闪过一抹寒意,“道歉不像是我的风格,我喜欢更加实在一些的补偿。不管你在这部戏中饰演什么角色,你都不用演了。女二号的角色,给你!”

围观群众顿时一片哗然。

这可是一部双女主戏,戏份那么重,陆少竟然说给就给了!?


第8章 姐妹

顾琳琳更加不敢相信,“以尘,她就是个趁火打劫的,你干嘛……”

然而还未等她说完,林念就不屑地开口,“女二戏份太重,难度又高,我刚刚学习演戏,恐怕担不了这么重的角色,我原本的龙套角色我就很喜欢,多谢陆总抬举。”

然而话音刚落,陆以尘忽然大力按住了她的肩膀。

深不见底的眼眸紧紧盯着她,声音低沉而充满危险。

“你这么喜欢演龙套的话,我可以让你演一辈子龙套。”

陆以尘已经快要失去耐心了,若是这个女人还不识抬举,他一定不会放过她!

林念也看出了他眼中的不悦,到了嘴边的话一转,微笑道,“既然陆少都这么说了,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陆以尘这才松开手,冰冷的视线从林念的脸上收回。

“我们走。”

顾琳琳不甘不愿地离开,走之前还不忘了狠狠地白她一眼。

今天就姑且放了她,这笔账,以后她一定会讨回来的!

林念看着他们的身影离去,才堪堪松了口气。

其实她根本就没有录像,也不确定监控录像能不能录到刚才的画面,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为了蒙住顾琳琳,让她自乱阵脚。

好在她是真的爱惜羽毛,害怕她在众人面前将从前那些破事都抖落出来,否则她可能还真的没办法蒙混过关。

想到这里,林念不由得长出一口气。

这场宴会完全是场鸿门宴,她没有必要再出现了。

然而正当她准备离开的时候,一只手忽然抓住了她的手臂,尖锐的指甲几乎刺入她的手臂,疼得她眉头一皱。

“你站住!没有这么容易就放你走!”

“竟然这么轻松就获得了女二号的角色,我们这些人怎么办?”

“看着还挺单纯的,没想到背地里这么多花花肠子,真是个心机婊!”

原来是趋炎附势围在顾琳琳身边想得些好处的人。

林念心中了然,理直气壮道,“你们最好赶快放了我,否则琳琳和陆少一定会对你们不客气!”

“你胡说什么呢?陆少和顾影后是你这种人能攀上关系的?”

林念轻笑,食指放在唇边,示意她们噤声。

“你们没听见刚才顾影后叫我姐姐么?”

“那又怎么样!不过是因为你长得老,我们顾影后有礼貌罢了!再说了,你们连姓都不一样,怎么可能是姐妹!”

“那是因为我改名字了啊。”林念理所当然道,“我原来叫顾琳年,我们是亲姐妹,刚才那出戏,就是为了从陆少手里拿到女二的角色,不信你们就去查,我说的都是真的。不过千万别让我妹妹知道,否则后果自负哦。”

说完,众人面面相觑,似乎是被她给唬住了。

林念趁着她们还没回过神来,终于离开了大厅,到了外面,看着车水马龙,不由得深呼吸了一口气。

这个陆以尘可真是城府深厚,说是给她女二的角色,但其实就是想让她成为众矢之的。

既然如此,这锅就只能委屈顾琳琳来背了。

陆少这么抬举她,她可不能让这两人失望。


五年前,惨遭父亲和继妹陷害,五年后,她带着萌宝回国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85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