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喊打的废柴小姐,却被他捧在心尖上疼爱。不服者,皆可杀!

人人喊打的废柴小姐,却被他捧在心尖上疼爱。不服者,皆可杀!

第1章 谁的演技更胜一筹?

充满消毒水味道的病房。

“歌儿……歌儿你还记得我是怎么跟你说的吗?”医院病床上,女子呼吸微弱,声音嘶哑,苍白的脸上尽显病态,她扎着输液管的手拉着病床边女孩的小手,眼皮有力无力的搭着,却是紧紧凝视那个女孩,似要穿透她的心底。

七岁的楚兮歌身姿娇小,面容苍白,神色无助,连连点头,随即眼珠滚滚流了下来,“我记得,我都记得。”

“不。”女子失望的深深叹了一口气,“你还是没有记住……”

“妈妈,是歌儿不对,妈妈说过没有任何人可以让我哭,我不哭,不哭!”楚兮歌生怕病床上的妈妈会生气,急忙用袖子擦掉眼泪,睁着圆溜溜的眼睛防止眼泪再次掉下来,“妈妈你看,我没有哭了,妈妈别生气,也别丢下我一个人。”

病床上的女子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女孩见状,吓得大声呼喊,“妈妈,妈妈别丢下歌儿一个人,妈妈,歌儿求求您了,别丢下我……”

女子微笑的睁开眼来,抬起抑制不住而颤抖的手,慢慢向楚兮歌的小脸靠近。

啪——女子狠狠用力,一记耳光就打在了楚兮歌的脸上。

“我不是说过了吗,不准哭!”那一记耳光,仿佛已经用尽了女子所有的力气,她整个人都跌在了病床边上,缓缓的喘着气,这一句话带着凌厉却又带着一丝凄凉。

西界十五年,药城。

繁华热闹的主街。

地上横躺着一个约莫十五六岁衣衫褴褛的少女,脸上沾了些泥土,加上额头上姗姗留下的鲜血,显得更加脏乱了。

“该不会是死了吧?”路人瞥了一眼地上的少女,议论着离开了。

不远处,一个瘦小,神色慌张的小姑娘跑了过来,挤开人群来到少女身边,一边摇晃着少女的身体,一边担忧的叫喊道:“小姐,小姐你醒醒,千万别吓唬奴婢啊。”

但怀中的少女并没有丝毫的反应,反倒是身体的体温逐渐变凉了。

小姑娘着急的眼泪也抑制不住的往外流,不停的摇晃着小女的身体。

“小姐你快醒醒啊,快醒醒啊。”小姑娘慌张的摇晃着少女的身体。

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一个梦,听到耳边的呼喊后,少女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奈何阳光太刺眼,惹的少女再次闭上了眼睛。

“小姐,小姐你醒了,小姐……”小姑娘见怀中的少女有了一丝丝反应,激动哭了出来。

小姐?

楚兮歌微楞,刚才她唤她为小姐?

她不过是因为几天几夜的执行援救任务没有合眼,导致累的直接晕倒了而已,难道说刚才的梦串戏了?

嗯,应该是这样的,这一次睁眼应该就恢复了吧。

想着,楚兮歌再次睁开眼来,率先映入眼帘的是抱着的她哭花了脸的小姑娘,而周围却是一众身着古代服饰的人。

这……什么情况?

“小姐,你可算是醒了。”抱着她的小姑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看着她。

她依稀记得自己在执行一次任务,这场任务十分严峻,要救助源源不断送来的病号,她接连好几天都没有合上眼,后来体力不支,直接给累晕倒了。

可现在出现在她眼前的这一场景是什么情况?

她用尽自己浑身的力气在自己胳膊上狠狠的掐了一下。

“嘶”很疼,看样子她是真的没死。

完了,完了,这也不是梦,难道是穿越了?

“欸,搞了半天竟然没有死。”围观的人群见她醒了,竟然有些失望。

“命也真够硬的!”另一个人跟着失望的起哄道。

“楚大小姐过来了!”

一个清脆的传达声,让楚兮歌脑袋一阵刺痛,源源不断的陌生记忆,如同电影一般的在她脑子里播放着,他们口中的楚大小姐就是原本这具身体的大姐楚南絮,而她如今穿越到了西界国炼药世家同名同姓的楚兮歌身上。

她本是华夏顶尖军医,一手救人,一手杀人,不少有人说她是半仙半魔。

而她现在身处的地方叫西界国,是一个以强为尊的地方,不过原主所在的家族是西界国稀少且尊贵的炼药世家。

然而,原主却没有炼药识药的能力,再加上原主那炼药天才的母亲十几年前莫名失踪了,原主连带着年幼的弟弟就成了个人人可欺的对象,本来长相娇美的她,因为庶出姐姐的嫉妒,所以常年在她脸上乱涂乱画,打扮的如同一个小丑。

若非原主爷爷的庇护,她和弟弟楚兮然肯定早就已经被她们给折磨死了。

而今日楚南絮为了不让楚老爷子发现,巧计将她给骗出家门,演了一出受委屈的戏码,最后装作一副不小心的样子将她给推.翻在了地上。

就因为楚南絮是药都第一美人,所以人人都觉得她是对的,都站在她的一边,而原主怎么样都是错的。

奄奄一息之际,让她的一缕魂魄进入到了原主的身体之中。

而现在抱着她的小姑娘,是同她一起长大的侍女戚草,跟随她也是受尽了委屈和苦头。

突然,楚兮歌轻轻的拍了拍戚草的胳膊,小声道:“放心,我没事。”

闻言,戚草激动的都快要哭出来了。

正在这时,楚南絮嘴角略带着一抹得逞的笑意走了过来,而后装作一脸可怜模样,道:“妹妹,刚才是我失手伤到了你,好在你现在无事,不然我担心死了。”

看着眼前这个心机婊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这些话,楚兮歌只觉得恶心。

看着楚南絮那张人畜无害的脸,楚兮歌在心里默默发誓:原主,你放心,如今占用了你的身体,你所有的仇与怨,我统统都会帮你解决!

既然你这么喜欢演戏,那本小姐就奉陪到底好了,她倒是要看看到底谁的演技更胜一筹。

想着,楚兮歌哭唧唧从戚草怀中挣脱开,一把抱住了楚南絮的小腿,尽显可怜、哀求模样,“姐姐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兮歌以后再也不惹姐姐生气了,姐姐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第2章 我是你的未婚妻

一时间,面对这样的场景,楚南絮有些不知所措,更不知该如何面对周围围观的群众。

果然,听到楚兮歌说出了这般话,围观群众对楚南絮有了不一样的看法,开始小声的议论起来了。

“兮歌,你说什么呢?”楚南絮强忍着心里的怒气,压着声音看着楚兮歌。

“日后只要姐姐喜欢,兮歌就让给姐姐好了,姐姐不要生气,不要打兮歌了好不好?”楚兮歌决定将戏好好的演下去,看看楚南絮还能怎么应付。

话音刚落,围观群众纷纷对楚南絮指指点点起来了。

他们议论的虽然小声,但楚南絮还是听见了他们在说什么,抢妹妹的东西是不是有些不太好。

尽管楚南絮是药都第一美人,但抢嫡出妹妹的东西终是有些不太合适吧。

听到这样的话,楚南絮紧握起了拳头,恨不得立马将楚兮歌这个废物捏成碎渣,再狠狠的踩在脚下。

“楚兮歌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大姐才不是那样的人。”楚南悦赶紧帮着楚南絮澄清,看着周围的群众道:“你们也都知道我家妹妹是个神志不清之人,你们可千万不要相信她的鬼话!”

被楚南悦这样一说,又好像是有那么一点道理,对此大家又将视线转向了楚兮歌。

楚兮歌看着这些同情又厌烦的目光,有些不耐烦了。

“楚姑娘你没事吧?”路过此处看到楚南絮在这儿,慕云齐立马就跑了过来。

哟,还真是没想到跑来一个护花使者。

“丑八怪,是不是你欺负楚姑娘了?”慕云齐见楚南絮一脸委屈状,转身对着楚兮歌质问道。

“你刚刚叫我什么?”楚兮歌好似听到了很不中听的话,肯定的问道。

“三皇子还能说什么,当然是说你了,丑人多作怪!”楚南悦第一个站出来给楚兮歌翻译道。

听着这话的时候,一旁的戚草真的很想冲上去告诉她们,她家的小姐才不是什么丑八怪!

楚兮歌也是察觉到了戚草心里的难受,一把摁住了她的肩膀。

“难道二姐姐是三皇子肚子里的蛔虫吗?”楚兮歌一脸无邪的看着楚南悦。

“你!”楚南悦被楚兮歌成功的给激怒了,上前就想给楚兮歌一记耳光,不过被楚南絮给拉住了。

“既然知道本皇子是谁,还这么放肆,不要命了吗?!”慕云齐见楚兮歌还能认出他来,顿时傲娇了起来。

“那三皇子是承认了二姐姐是三皇子肚子里的蛔虫了吗?”楚兮歌摸了摸下巴,冲着慕云齐打量道。

“楚兮歌,本皇子要杀了你!”慕云齐被楚兮歌彻底给激怒了,立马将腰间的剑给拔了出来冲着楚兮歌而去。

“西怀王到,闲杂人等,速速退让!”

正当慕云齐的剑快要落下之时,不远处便是传来了一个洪亮的声音响了起来。

主街的另一端,不知何时停了一顶暗红玄纹的轿子,几名高大的侍卫正在提剑清道。

当朝西怀王驾到,任何人都得乖乖让开道来。

慕云齐身形一顿,面色阴沉,只要一秒的时间,他就能让楚兮歌知道他的厉害,偏偏什么西怀王从此处路过。

在楚兮歌的脑子里突然出现了关于这个西怀王的一些记忆,不由得朝着远处的轿子看去。

西怀王墨郗尘,本朝唯一的异性王爷,人称魔王,只因他年纪轻轻便帮当今圣上开辟西界国的时候杀人不眨眼,凶狠残暴,并助圣上扩展疆土,被圣上视作为手足兄弟,为让墨郗尘继续辅佐,特封为了西怀王。

他的武功高强,甚至到了无人能及的地步,所以周边国家无一敢上前进犯,不过因为墨郗尘常年征战在外身体也受到了一些损伤。

但是墨郗尘此人残暴冷酷,当年在朝堂之上当众斩杀了几名皇亲贵族子弟,血染太和殿之事,依旧让人记忆犹新。

最重要的是墨郗尘性格孤僻,不喜任何宴会,不喜热闹喧哗,所以每一次出去都会有人清道。

不过也有不怕死的那么些人故意挡道,下场自然不会太好看了,当众被砍去了双腿,以儆效尤。

慕云齐很是不喜欢这位皇叔,因为当年墨郗尘斩杀几名皇亲贵族之时,他也在场,吓得他过了很久的噩梦,以至于只要看到墨郗尘,他心底里就会发怵。

楚南悦跟着大家往边上站了站,但那一双眼睛看着轿子却怎么也无法挪开。

当她第一眼见到墨郗尘的时候,就发誓一定要嫁给墨郗尘那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为妻,可没想到这些年墨郗尘的身体越来越差,当初对墨郗尘的憧憬也渐渐的抹灭了。

而这时所有人都纷纷让出了一条道来,唯独楚兮歌站在主街中央,心口一紧,顿时口吐鲜血,倒下了。

见状,慕云齐心情大好,看来楚兮歌身负重伤,似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虽然没能亲手将楚兮歌杀了,但现如今可以借用西怀王的手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何人在此,还不快快离开!”一侍卫握着剑柄冲着楚兮歌大喊道。

楚兮歌一手撑在地上,努力支撑起身子来,抬眼看向远处的轿子。

据说里面的人是冷酷无情的墨郗尘,杀人不分场合不分地点,挡路者无一幸免,而今她也要死在他的手上了吗?

不,她可是楚兮歌,乖乖等死向来不是她的风格。

忽然想到了什么,嘴角不由得微微勾起,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王爷,我是歌儿啊!是你的未婚妻呀!”楚兮歌似乎用尽了浑身力气冲着那顶轿子喊道。

侍卫听着这话后,不禁的相视看了一眼,他们家的王爷怎么可能会有这么丑的未婚妻。

“放肆!西怀王面前竟敢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侍卫们纷纷拔剑对着楚兮歌。

身处街道两边的百姓也都不由得为楚兮歌捏了一把汗,那轿中之人可是出了名的凶狠无情,这楚兮歌当真是疯了不要命了。

以前不免有一些想要靠近墨郗尘的美娇娘,但她们的下场都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死”!

第3章 承认是他的未婚妻?

同样的,一旁的慕云齐和楚家两姐妹听到这话后,也忍不住的掩面而笑,嘲笑楚兮歌莫不是妄想着让当今残暴的西怀王会救她吧。

简直就是异想天开,墨郗尘不但不会救她,还会让她死的更惨。

随后,只见轿帘被撩开,露出一张完美到令人嫉妒与窒息的一张脸来,顿时让楚兮歌自己都愣住了。

此时此刻她无法感受到身旁还有其他的人,眼中只有墨郗尘一人,他那如玉雕刻般的五官,透着一丝孤傲,深邃褐色深眸,像深夜里的冷月一样,令人不敢直视。

还以为世人口中的残暴王爷长相定是那种满脸横肉,身材魁梧的人,可没想到竟还是一个美男子。

届时,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静静等待着墨郗尘下令将楚兮歌解决了。

然而下一秒众人都惊呆了,轿旁的侍卫将轿帘掀起,墨郗尘从轿中走了出来。

眼神如同无尽深渊一般,令人感到恐惧,浑身散发的冰冷气息更是让人不禁的打了一个冷颤,然下一秒墨郗尘的目光就落在了楚兮歌的身上,缓缓向楚兮歌靠近,声音低沉带有一丝疑惑,“楚兮歌?”

就当所有人都以为下一刻墨郗尘要下令处死楚兮歌的时候,墨郗尘深眸忽变,话锋一转,向楚兮歌伸出手去,“歌儿起来。”

什么?

墨郗尘竟然……竟然不打算杀了她,还对她伸了手。

事情怎么可能是这样的?

所有人都惊呆了,愣是没有想到楚兮歌这样神志不清、长相丑陋的女子,墨郗尘竟还偏偏就喜欢楚兮歌这样的,不得不说西怀王就是与众不同。

这一次算是赌对了,只是没想到墨郗尘这满分爆表的颜值,加上他那外面冷漠的伪装,似乎并没有那么难以靠近。

可楚兮歌却一动不动的倒在地上,一脸委屈又眼巴巴的望着墨郗尘,“王爷,歌儿受伤了,动不了。”

闻言,众人皆惊。

西怀王没有下令杀了她已经是恩德了,可楚兮歌这蹬鼻子上脸也太过分了吧。

要说像是楚南絮这样的美人说这句话,是个男人都会觉得娇美惹人怜,可楚兮歌是个奇丑无比的丑八怪,这话从她口中说出来,不免有些令人倒胃口。

大家都等着接下来墨郗尘要如何处理楚兮歌的时候,再次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墨郗尘一没恼,二没怒,反而朝着楚兮歌走近,拿出一枚绿色药丸喂进了楚兮歌的嘴里。

“我没看错吧,那是一颗中级药丸吗?”一人惊讶道。

“没错,王爷给楚小姐的的确是一颗中级药丸——愈伤丸。”众人纷纷表示有些羡慕。

绿色药丸也是中级药丸,名为愈伤丸,有愈伤回血化瘀之功效。

楚兮歌吃了这药丸,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至少现在她的性命是无忧了,至少不用落入到慕云齐的手上了。

不过呢,她楚兮歌向来是个有仇必报之人,今日这个仇,她算是记下了,改日待她养好了伤,恢复了功力后,定当数倍奉还。

要知道,整个西界国开国以来,有且仅有一位高级炼药师,而刚才墨郗尘给楚兮歌的中级药丸,只有中级炼药师能炼出来。

就不说高级炼药师了,单说中级炼药师在西界国也不超过十人,这中级药丸可也是珍贵之物,墨郗尘就这么给楚兮歌了,真是令人感到嫉妒羡慕恨。

“能起了吗?”墨郗尘温柔的看着楚兮歌问道。

这男人,虽身体不太好,但生来便有一种无可抵挡的气势。

楚兮歌抬头看着墨郗尘,乖乖的点了点头,后将自己脏兮兮的手搭在了墨郗尘的手上站了起来。

就在两人手掌相触碰的一瞬间,楚兮歌惊讶的发现墨郗尘并非是常年征战所带的伤,而是身重剧毒!

此毒名为炎火毒,是一种很强的慢性毒药,正如它的名字一样,毒发之时,会让中毒者感觉整个身体像是被火烧了一样,痛苦难忍。

长世间下去,终会烧断整个人的经络,最后心肺缺氧窒息而死。

到底是谁如此狠毒,会给美男子下如此剧毒?

“我是不是眼花了,刚才西怀王牵楚小姐了?”那人惊讶的擦了擦自己的眼睛,总感觉是自己看错了。

“是,没看错,魔王真的牵了楚小姐。”

“这么说来,魔王是承认了楚小姐就是他的未婚妻了?”

不仅周围的群众感到惊讶,就连墨郗尘的随行侍卫都惊的微微张开了嘴。

他们家的王爷一直都有洁癖,不触碰别人,更不会让别人触碰他,可……可短短一会儿的时间内他们家的王爷连连破了两次戒。

这个楚兮歌究竟是个什么人,能够让魔王变得毫无底线,耐心爆棚?

“妹妹可真是好命。”楚南絮站在一旁,这嫉妒的眼神都快将楚兮歌吞噬了一般,忍不住小声道。

“可她就这样被王爷给带走了,岂不是太可惜了,日后我们都要在她的欺压下了,姐姐……”楚南悦看了一眼楚南絮,立马懂得了其中含义,随声附和道。

听着楚家姐妹这一言一句的话,看着两姐妹愁眉苦脸的样子,慕云齐紧握着手上的剑柄,两眼冒着怒火直勾勾的盯着楚兮歌。

“皇叔!”

慕云齐见楚兮歌就要这么被墨郗尘给带走了,只好硬着头皮走了出来。

刚才楚兮歌羞辱他的话还一遍遍在脑子里重复着,要是让楚兮歌找到了墨郗尘这样强大的靠山,那日后他更是没有办法解决楚兮歌了。

所以一定要趁着现在还有一丝机会,主动出击!

“侄儿拜见皇叔。”慕云齐胆战心惊的给墨郗尘行了一个礼,再指着楚兮歌向墨郗尘问道:“此人皇叔可否交给侄儿?”

墨郗尘没有应话,似是在等慕云齐说出个理由来。

“此人对侄儿出言不逊,有损皇室威严,侄儿必须严惩此人,以示皇威!”慕云齐态度谦和,立马给墨郗尘解释道。

“老三,你可是在说本王的未婚妻?”

第4章 看不惯又干不掉的样子

墨郗尘的神色微深,语气平缓,声音低沉富有磁性,但隐隐中却有种说不出的清凉。

不过话中所含的内容,确实能够让人大吃一惊,众人都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可魔王一字一句说的十分清楚,这是承认楚兮歌就是他的未婚妻了?

天呐,这简直就是一个轰动整个天界大陆的爆炸性新闻!

而楚兮歌不仅是第一个被魔王承认的女子,更是第一个与他这般近距离接触的女子。

一旁的楚兮歌扬起嘴角微微点头,表示对墨郗尘的此番话很是满意,看来这个男人还很是上道嘛!

其实楚兮歌和墨郗尘的婚事,不过是当年皇上醉酒后的一句玩笑话罢了。

好像是在楚兮歌五岁同父母亲一起进宫参加皇上寿宴时,指着全场长得最好看的西怀王墨郗尘说,长大后要嫁给他为妻!

结果皇上听到这句话后便笑着将此事给应了下来,说待楚兮歌长大后,就给她和墨郗尘赐婚。

当时大家都知道皇上喝醉了,所以这件事大家也都当成了一个玩笑话,并没有将此放在心上,就连皇上之后也未曾提起过。

楚兮歌也没有想到,凭借自己拼死一搏,还白白得了如此盛世美男子这么个未婚夫,说实话,还挺值的。

毕竟楚兮歌当了近十年的军医,从未谈过一次恋爱,每日所接触到了都是一个个受伤的病号,或者执行各种任务,哪里还有什么空去谈恋爱。

还别说,死的那一刻还是会觉得有一丝丝的遗憾,不过老天爷还是公平的,关了她的一道门,又为她开了一扇窗。

穿越过来后,终是遇到了墨郗尘这样一个美男子出现。

面对着墨郗尘的反问,一时间慕云齐面色铁青也不知该如何作答了。

而站在一旁的楚南悦也是一脸的恨意,想当初墨郗尘无情的拒绝了她,而今日他却对着楚兮歌那样的一个丑八怪是百般宽容有耐心。

从未正眼瞧过她的墨郗尘,竟当着这么多人承认了楚兮歌是他的未婚妻,想到这儿,楚南悦捏紧拳头,满眼怒色直盯着楚兮歌,她恨楚兮歌,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老三。”

墨郗尘瞥眼看向慕云齐,双眸犯寒,不由得让人生出一股寒意来,使得慕云齐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既然没有,那为何本王听说你惩治本王的未婚妻?”墨郗尘冰冷道。

楚南悦见慕云齐实在是窝囊,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才走了出来,上前给墨郗尘行礼解释道:“王爷,刚才小妹的确是当着众人的面对三皇子出言不逊,藐视了皇威,这一点南悦可以作证。”

“你又是何人?本王说话,何时有你说话的份了!”墨郗尘冷眼看向楚南悦,仿佛下一秒就要将她给吞噬了一般。

墨郗尘也太给力了,man的不要不要的了,随时随地散发出来的魅力,让楚兮歌真想竖起个大拇指送给墨郗尘。

墨郗尘此言毫不留情面,楚南悦当下就涨红了脸,有些不知所措,小声委屈道:“回禀王爷,小女是楚世家之女楚南悦。”

被墨郗尘冷眼回视,楚南悦当下就乖乖的闭上了嘴,不敢再吱一声了。

“皇叔,今日之事纯属是一个误会,侄儿无心为难楚小姐,还望皇叔恕罪!”慕云齐见墨郗尘要生气了,赶紧上前平息墨郗尘的怒火。

“既然是一场误会,那你应当知道该如何做了吧!”墨郗尘冷冰冰的看向慕云齐。

慕云齐自然知晓墨郗尘要他做什么,虽说心里很是不服气,但还是不情不愿的给楚兮歌道了一声:“抱歉!”

这么没有诚意,算了,今日看在美男子的份上,就暂且不跟他们计较了。

“歌儿,你觉得如何?”墨郗尘转头和楚兮歌说话,语气立马柔和了不少。

“王爷,既然这是一场误会,而且三皇子已经诚心道过歉了,这件事就算了吧。”楚兮歌冲着墨郗尘露出笑脸来。

“今日看在歌儿的份上,本王不与你计较,不过,别让本王发现有第二次!”墨郗尘牵着楚兮歌的手,径直走向自己的轿辇,还不忘警告慕云齐。

再次和墨郗尘手掌相接触,楚兮歌不禁有种心疼的感觉。

这毒显然在他的体内已有段时间了,每一次的毒性发作,都是十分痛苦难忍的,这么多年,他又是怎么度过的?

“为何这样看着本王?”走到轿辇前,墨郗尘察觉楚兮歌一直用着一种怪怪的眼神盯着他。

听着墨郗尘沉厚的嗓音,看着墨郗尘幽深的眼神,楚兮歌立马回过神来,“那个……王爷,其实我家没几步路就到了,王爷可以不用特意送我的。”

“不用。”墨郗尘脸色忽然沉了下来。

什么?他们家王爷竟然要让一个女子坐他的轿辇,他们是不是听错了?

要知道就连府中的表小姐都没有坐过,记得上一次荣公主想坐,都被墨郗尘直接给丢出了轿外,可这一次墨郗尘竟让楚兮歌这个浑身脏兮兮,长得又丑的女子坐了。

天呐,这一日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他们家王爷的底线都上哪儿去了?

行吧行吧,反正她现在也浑身没力气,正好省事了。

要上轿的时候,楚兮歌这才想起一件事来,对着墨郗尘眨了眨大眼睛,“王爷,可否带着戚草一道走?”

跟着楚兮歌的眼神看去,只见一个瘦小的姑娘紧张又胆怯的看着他们,而后墨郗尘点了点头,让随行侍卫将戚草也带上。

待墨郗尘率先上了轿辇后,楚兮歌故意回过头来,冲着身后脸色比吃了粑粑还难看的慕云齐和楚家两姐妹不屑的笑了笑。

不笑还好,这一笑更是让他们气的直跳脚了,楚南絮虽然也很恼火,但为了保持自己在众人面前的形象,依旧装出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

对于楚兮歌来说,这感觉简直爽到爆了,她啊,没什么爱好,就喜欢看那些看不惯又看不掉她样子的人。

第5章 老爹的克星

“王爷,我到了。”轿辇稳稳的停在了楚家门前,楚兮歌见墨郗尘双眸紧闭,似在午休,只得轻声道。

墨郗尘闻言,睁开了眼睛,对着楚兮歌点了点头。

楚兮歌下了轿辇后,对着里面的墨郗尘再次说道:“今日之事多谢王爷出手相助。”

说完,朝着楚家大门走了两步,又折了回来,“还有谢谢王爷送我回来。”

见楚兮歌走了几步,墨郗尘忽然开口道:“还有话要说吗?”

楚兮歌一怔回头看向墨郗尘。

“没有的话,本王就走了。”

被墨郗尘这么一说,楚兮歌倒是又想起了一句话来,“王爷慢走,路上小心!”

听了楚兮歌的话,墨郗尘瞬间变了脸色,将轿帘给关上了。

弄的她有些迷啊,这美男王爷变脸跟翻书一样快。

待墨郗尘的气稍稍消了一点,后对身边的孟辞吩咐道:“盯着楚家!”

孟辞虽也不明白墨郗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还是照做了。

还别说,在楚兮歌出现之前,在墨郗尘的脸上只有一种表情,那就是面无表情,可今日遇到楚兮歌后,墨郗尘的脸上出现了各种一样的表情。

他们也不知道这个楚兮歌的出现对于墨郗尘来说,到底是好还是坏。

“过来!”楚兮歌刚把脚迈进楚家大门,一个凌厉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戚草见楚兮歌还愣在原地,着急的扯了扯楚兮歌的衣袖,“小姐,老爷在叫你。”

她这不是刚接触原主身边的人嘛,所以还需得一些时间来适应一下。

“爹。”楚兮歌走过去,便是看到了一位身着墨色长袍,两鬓有着几根白丝,下巴留有一小撮胡子的中年男子,正一脸严肃的盯着她,她带着一丝试探性喊道。

刚一喊,楚南絮和楚南悦两姐妹就走了过来,站在了楚玉枫的身后,似乎用着一副等着看她笑话的样子盯着她。

不过呢,她们得知道这笑话可不是那么容易看的。

“孽女,你知不知错?”楚玉枫指着楚兮歌怒喝道。

“兮歌不知何错之有?”楚兮歌一脸无辜的看着眼前这么气的胡子都快要立起来的父亲。

“平日里你疯疯癫癫也就算了,今日竟敢在大庭广众之下以下犯上,你可知你得罪的人可是当朝西怀王!”楚玉枫看着楚兮歌这毫无悔意的样子,心里就更是火大了。

还以为是多大的事儿呢,没想到不过就是一个墨郗尘而已,用得着这样吗!

“爹在跟你说话呢,小妹你什么意思?”楚南絮见楚兮歌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觉得很是生气。

“爹,今日兮歌这么做,您应该问问兮歌的两位好姐姐才是啊。”楚兮歌瞥向楚玉枫身后的楚南絮和楚南悦。

“你胡说什么呢,明明是你得罪了西怀王,为何将事情怪到我们的头上!”楚南悦当下心虚了,冲着楚兮歌怒吼道。

“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两位姐姐心里很清楚。”楚兮歌又很是委屈的看向楚玉枫,“今日兮歌要是不那么做的话,爹恐怕都见不到女儿了。”

楚南絮见楚玉枫正要追问,赶紧装作一副很维护楚兮歌的样子,“爹,小妹还小,您就不要和她计较了。”

楚玉枫见楚南絮还这么维护楚兮歌,一面是觉得有些安慰,至少楚南絮能够为楚家争光,另一方面楚南絮的宽容大度令他感到宽慰。

可楚南絮越是维护楚兮歌这个不争气的女儿,他就越是生气,“你虽然小,但不要总是把每件事都怪到你姐姐的头上。”

“今日毕竟是你有错在先,罚你面壁,竟然偷偷溜出家门,为父就罚你去藏书阁抄写医书一百遍,抄不完不许睡觉!”

在他人眼中楚玉枫是在责罚楚兮歌,可在楚南絮的看来,她们的父亲还是没有要打算放弃让楚兮歌学医,不禁有些许失落。

虽然她的医学天赋在药城是人人所羡慕的,可她终究得活在楚兮歌的阴影之下,只要有楚兮歌在,她就得无时无刻的被提醒,自己只是一个庶女。

“既然姐姐那么喜欢帮兮歌,要不抄写医书的事,就由两位姐姐代劳了吧。”楚兮歌悠然一笑。

“楚兮歌你简直太令为父失望了。”楚玉枫听到楚兮歌毫无长进的话后,更是有些失望了,扬起手来就要打她。

楚兮歌见状,早已做好了躲闪的准备,可这一切都被一个沙哑低沉的声音给喝止住了。

“住手,楚玉枫你要干嘛?”

“爹,您又要惯着兮歌了,她今日犯了很严重的错误,孩儿必须得惩罚她,不然她一直都不长记性。”楚玉枫收了手,恭恭敬敬的对楚兮歌身后的老爷子解释道。

看来严厉老爹的克星就是原主的爷爷了。

楚兮歌赶紧转过身来,看向身后这位手握拐杖,满头银丝却精神头十足的老人,“爷爷,兮歌回来了。”

“哎哟,我的歌儿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你这额头上的伤是怎么回事?”老爷子见额头还流有鲜血的楚兮歌,一脸心疼的问道。

她的心,为何有种奇怪的感觉,她这是怎么了?

她自小跟随母亲长大,然而七岁那年母亲重病离开后,她就再也没有体验过有亲人在身边的生活。

而今老爷子这嘘寒问暖的样子,让她冰冷的心有种奇怪的感觉。

“爷爷,兮歌额头上的伤是如何弄的,兮歌也记不得了,不过两位姐姐应该记得很清楚吧……”楚兮歌说着,垂眼看向楚南絮和楚南悦。

楚南絮和楚南悦急忙给老爷子解释,“爷爷,我们发现小妹的时候,小妹就已经受伤了。”

“是这样的吗?”老爷子心疼的看向楚兮歌。

见楚兮歌摇了摇头,老爷子一抹犀利的眼神瞥向了楚南絮和楚南悦。

仗着严厉老爹就敢来欺负她,别忘了她手上也有一张王牌!

“爷爷,是大姐,是大姐把小妹给推倒在了地上,小妹才受伤了。”楚南悦赶紧和楚南絮撇清关系。

听着这话,楚南絮愤怒的看了一眼楚南悦,心里暗骂道:没出息的东西!

第6章 没有谁能陪伴一辈子

“好了爹,既然兮歌已经安然无恙的回来了,这件事就不要再提了,再说了要是兮歌老老实实的待在家中,又怎么会出现这么多事。”楚玉枫站出来化解道。

罢了,今日她也累了,只想好好睡一觉,暂时就放过她们,待她养足了精神再慢慢算总账!

“你们作为姐姐就应该尽到一个姐姐的责任,歌儿还小,你们对她要有宽容,有耐心。”楚玉枫都那么说了,老爷子怎么也得给自己儿子一个台阶下。

“歌儿,我们走吧!”老爷子一手拉着楚兮歌,一手杵着拐杖走了。

每次要达到目的的时候,总会出现一些差错,刚才明明楚兮歌就死了,好端端的怎么就又醒了?

这一点,楚南絮一直都没有想清楚。

每每想到老爷子处处维护楚兮歌的样子,她就恨不得让楚兮歌彻底的消失在这世上。

楚兮歌你等着,该属于你的,不该属于你的,将来都会只属于她一人!

“歌儿,你是个单纯的孩子,爷爷希望你日后要学会好好的保护自己,爷爷不能每次都护着你,所以你要学会长大,还要学会保护然然,明白吗?”老爷子在回自己院子的路上,特意对楚兮歌叮嘱道。

“歌儿想一辈子在爷爷的羽翼下长大。”楚兮歌撒娇道。

“爷爷也想一直陪着歌儿和然然,但爷爷老了。”老爷子慈祥的冲着楚兮歌笑了笑。

当年她母亲说的最对的一件事就是,没有谁会一直陪着谁,人生这条路太漫长,总会有人慢慢就消失不见了。

这一点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将爷爷送回院子后,楚兮歌跟着戚草回自己的院子,看着破烂院门上“别苑”两个大字,楚兮歌彻底傻眼了。

门快坏了就算了,门匾上都长草了,可想而知里面当真能住人吗?

再怎么说,原主也是楚家嫡女,住的地方还不如一个下人,院中杂草都快把路给荒没了,一推开门,一股霉味席卷而来。

再往里走,便是能够看到一张缺了一个角的桌子旁放着两个破旧的凳子,楚兮歌见状,便在想,这凳子坐下去当真不会坏吗?

随后朝着自己的床走去,被子一股子发霉的味道。

没错,她当年部队训练的时候,山洞低洼都睡过,算下来这个环境已经好很多了。

不过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待遇问题,而是关乎她尊严的问题,楚家嫡女就睡这样一个地方,相当于都不把她当下人看待。

过分,简直太过分了,惹到了她,你们的好日子也算是到头了,等着吧,看她怎么拿回属于原主的东西!

“小姐你先休息一下,奴婢去给小姐找点吃的。”戚草站在门口,对楚兮歌说道。

戚草走后,楚兮歌赶紧进入了自己的手镯空间中,当下先把自己的伤给解决了,这后面的事一个个慢慢来。

这个手镯是她当年执行任务的时候,无意中捡到的,之后在这个手镯中发现了很多的秘密。

手镯空间内集齐了世间所有珍贵的药材,而且还有一处宅子,有炼药房,藏书阁,还有置放药材药房,还有一件休息室。

不过药房中的药材,都是之前她没事的时候自己去采来晾晒后一一按照它们的名字放进去的。

楚兮歌直接去药房,拿出了一颗止血散,立马想起了今日美男王爷给她吃了一颗愈伤丸。

仔细想想要不是美男王爷的那一颗愈伤丸,她可能真的撑不到赶回楚家了。

她向来都是有恩必报之人,美男王爷既然救了她一命,那么这个恩就得报。

“你说什么,楚兮歌竟然没死?”刘氏听楚南絮说自己没能将楚兮歌解决了,惊讶之余又觉得楚南絮办事不力。

“对不起娘,是我没好好处理好这件事,让楚兮歌又逃过了一劫。”楚南絮很是内疚的对刘氏说道。

“絮儿,你要知道,楚兮歌她们姐弟若是不死,你在他人眼中你就永远都是庶出,即便现在我是楚家堂堂正正的夫人,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刘氏语重心长的告诉楚南絮,只希望楚南絮可以认清自己当下的立场。

“娘,我知道了,下一次……下一次绝不会让楚兮歌逃掉了。”楚南絮向刘氏保证道。

“你的医术天赋虽然很高,但是也不要忽略了周围勤加苦练的人,有时候该利用的人也是要用的,你这双手是用来炼药的,不是用来杀人的。”刘氏拉起楚南絮的手,叮嘱道。

“女儿明白了。”楚南絮立马就理解了刘氏的话。

“过不久就是三年一度的炼药师大选了,你可得着手好好准备一下,勿要让为娘失望了。”刘氏殷切的看着楚南絮。

楚南絮三年前本是要参加炼药师大选,但因为贪玩儿生病了,最终没能参加大选,让楚家人都非常遗憾和失望。

这一次炼药师大选,她不会再出任何的差错了,她一定要在此大选中崭露头角,让整个药城的人对她刮目相看。

楚兮歌从手镯空间出来,见戚草还没回来,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便出院子去寻。

只见戚草举着托盘跪在大院之中,楚兮歌急忙跑了过去。

“戚草快起来。”楚兮歌要将戚草给拉起来。

但戚抬头眼泪汪汪的告诉楚兮歌,“小姐你别管奴婢了,快走。”

“你是我的人,要罚要打也是由我说的算,起来!”楚兮歌一把将戚草给拉了起来。

“说,谁干的?”楚兮歌见戚草脸上的红印子,问道。

“小姐,别问了,你不应该管奴婢的。”楚兮歌的处境已经很难了,戚草也是害怕自己会给楚兮歌带来麻烦。

“戚草,你应该知道之前的我没办法保护我想保护的人,可如今我想要保护好我想保护的人,所以你要相信我有这个能力。”戚草这么想,楚兮歌也知道缘由。

但是曾经的原主已经不在了,而现在在她面前的这个人,是从地狱而来的魔鬼,她的处境不好,更不会让别人好过。

第7章 她不是原来的楚兮歌了

“四小姐你不能进去。”门口的婢女将楚兮歌给拦在了门外,不准她进门。

“啪”的一记耳光,响透了整个悦阁。

听见门外的声响后,楚南悦急忙从软榻上起身前来一探究竟,开门一看竟是楚兮歌,瞬间变得不屑了起来,“我当是谁呢,没想到是小妹你啊。”

“二小姐……”楠楠捂着脸,很是委屈的看着楚南悦。

楚南悦一看楠楠脸上那五指红印,火气一下子就窜了上来,“楚兮歌你竟敢打我的人!”

“二姐姐可别误会了,我这是在教二姐姐的婢女,什么是尊卑!”楚兮歌很是无辜的看着楚南悦。

“楚兮歌,你别太过分了,你当你是谁呢,敢动我的人,信不信我立马……”

“信不信什么?”楚兮歌迈出一大步,凑到楚南悦跟前,打断了她的话。

看着楚兮歌这冰冷的眼神,竟是让楚南悦有些感到害怕了。

“我倒是要问问二姐姐凭什么教训我的婢女?”楚兮歌冷漠质问道。

“她挡了本小姐的路,本小姐不该罚她吗?”楚南悦一副趾高气扬的回答道。

“啪啪”两个耳光,在众人一晃神的功夫,楚兮歌就打在了楚南悦的脸上。

楚南悦一副难以置信的捂着自己被打的脸,抬眼看向楚兮歌。

“这一巴掌是让二姐姐记住自己究竟是什么身份,手别支的太宽;这另外一巴掌是帮戚草还给二姐姐的;最后再警告二姐姐一句,要是再敢动我的人,就别怪我不客气!”

楚兮歌眼中毫无畏惧,语气凌厉,竟让楚南悦也慌了神。

回过神来,楚兮歌已经带着戚草离开了悦阁。

“楚兮歌,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楚南悦扯着嗓子大声道。

楚兮歌知道在古代都是很看重嫡庶之分的,更何况她现在所处的西界国更是看重嫡庶尊卑,所以她刚才打了楚南悦,楚南悦也只能有苦往自己的肚子里咽。

老爷子说的没错,他不能护她和楚兮然一辈子,所以她别想偷懒。

记忆告诉她,原主的弟弟楚兮然是个病秧子,虽会些医术,但碍于腿脚不便,身体虚弱,都无法撑过炼药师大选的一场完整比赛,所以严厉父亲很失望,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楚南絮的身上。

也正因为如此,楚南絮在楚家的地位颇高,又有着药城第一美人之称,不免有很多人对她十分敬重。

第一美女?呵,还不是建立在把原主弄成了一个丑八怪的基础上。

当了这么多年的第一美人,也够了,该把属于原主的位置还回来了。

“小姐,你不回别苑吗?”戚草见楚兮歌走的路并非是要回别苑的路,便好奇的问道。

“戚草刚才你受委屈了,不过日后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了。”楚兮歌停下脚步,回头看向戚草。

听着这话,戚草感动的都快要哭了。

她的小姐终于变了,变得更加的强大了,刚才怒打楚南悦的那两耳光,简直太解气了。

“对不起夫人,奴婢没有把四小姐拦住。”王妈一脸内疚的看着刘氏。

现在站在她面前这个已到中年,外貌却只有二十几岁的模样,皮肤算得上白皙,身材婀娜,眼角淡淡的细纹并没有折损她的容颜,反倒是增添了几分韵色的人正是楚南絮的生母——刘氏。

也是当初比原主母亲晚两年进入楚家的妾室。

在所有人面前装作对原主姐弟很好的样子,却在背地里干了不少龌龊事,好几次原主姐弟都死在了她的手里。

现在想来,让原主母亲失踪,让原主成为废物的谣言和她弟弟身体残疾极有可能就是刘氏的手笔。

只要有她在,刘氏就别想达到任何目的!

“没事,你先下去吧。”刘氏笑着对王妈摆摆手,后走到楚兮歌跟前,“歌儿……”

“歌儿这个名字除了我父母和爷爷之外,谁也没有这个资格叫!”楚兮歌冷冷的打断了刘氏的话。

“你!”一旁的楚南絮见楚兮歌如此对待自己的母亲,想上前好好的教训她一番,却被刘氏给拦住了。

“姨娘说待兮阁清理好了之后,就让我和然然搬进去,可如今过了这么长时间,兮阁还没收拾好吗?”楚兮歌率先发问道。

兮阁是当年原主母亲在世的时候所居住的地方,原主和楚兮然都是在那出生的,可原主母亲失踪之后,刘氏就借口清理兮阁为由将原主姐弟给赶了出来,让楚南絮搬了进去。

她刚才说清理,不过是想听听刘氏究竟要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娘。”楚南絮听到兮阁二字后,瞬间紧张了起来。

“兮歌啊,可能你还不知道吧,兮阁已经不在了。”刘氏抿笑着对楚兮歌回答道。

“我娘虽然不在了,但兮阁也会一直在,到底是兮阁不在了,还是说兮阁变成了絮苑呢?”楚兮歌讽刺道。

刘氏闻言,略表震惊,楚兮歌从未接近兮阁半步,为何知道兮阁已经变成了絮苑?

“大姐是个什么身份,不用我来提醒吧,所以趁着我还没有直接赶人,还望姨娘把兮阁变成原来的样子!”楚兮歌冷如冰窖般的语气让刘氏很是意外。

“楚兮歌你以为你还是原来所有人都把你捧在手心上的楚兮歌吗?你别忘了,你娘已经不在了,而你不过是一个废物,凭什么和我争!”楚南絮终是忍无可忍,爆发了。

“首先,我楚兮歌不用任何人捧在手心,再者,我即便是个废物也比你高贵!”楚兮歌淡然一笑,不屑道。

“兮歌,我知道你心里有气,但是兮阁确实是你父亲当初让絮儿住进去的。”刘氏见楚南絮已经在楚兮歌面前失了方寸,急忙道。

“究竟是我爹让她搬进去的,还是你说服我爹强行让她搬进去的,恐怕你心里最清楚不过了。”

虽然楚兮歌脸上带着一抹笑意,却是能够看到她双眸中那抹冷意,楚兮歌已经不再是她们所认识的楚兮歌了。

不是那个可以任由她们欺负,任由她们忽悠的楚兮歌了。

第8章 扶不上墙的废物

“今天我在这儿告诉你,我是不会搬走的,你想都别忘。”楚南絮看楚兮歌如此嚣张的样子,直接甩话道。

“好,那我们走着瞧。”楚兮歌回眸悠然一笑,离开了刘氏的锦绣阁。

“娘,您没事吧?”回过神后,楚南絮见刘氏愣在一旁,上前道。

“楚兮歌不能再留了。”刘氏面带杀气,望着楚兮歌远走的背影。

楚兮歌本就不该留在这世上,就凭她又有什么资格跟她抢,她终究还是会败在她的手上。

即便她现在改变了又如何,在她眼中依然是个扶不上墙的废物!

“四小姐,你不能再扔了,这些可都是大小姐最喜欢的东西。”楚兮歌扔一个东西,喜喜就帮着楚南絮捡一个东西。

“四小姐,那可是大小姐最喜欢的一件裙子,啊!”喜喜正要阻止,可还是晚了一步。

看着楚南絮最为喜欢的一条裙子被楚兮歌用剪刀剪成了碎片,喜喜不知所措之余还在想楚南絮要是知道了,不知又要发多大的火了。

“住手!”

楚兮歌正丢的起劲,就被严厉老爹的呵斥声叫住了。

“你在做什么?”楚玉枫走进院门,看见院中是一片狼藉,花瓶碎渣,衣服碎片,胭脂水粉……都不知该何从下脚了。

跟随楚玉枫一同进来的楚南絮和刘氏看到这番模样,当下惊的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正如爹所见,女儿在清理兮阁啊。”楚兮歌一脸坦然回应道。

“你……你这哪里是在清理兮阁,你这是要拆院啊!”楚玉枫指着楚兮歌半响才说出了一句话来。

“当年姨娘说……”

“等等,你唤谁姨娘?”楚玉枫一脸疑惑的看着楚兮歌。

“当然是爹你身边那位了。”楚兮歌用眼神给楚玉枫示意道。

楚玉枫跟随楚兮歌的眼神看去,正好就看到了站在他身侧的刘氏,立马回过神来后,对着楚兮歌呵斥道:“放肆!她是你娘。”

“我娘?爹莫不是忘了,我娘失踪了,而且我娘姓兮,不姓刘!”楚兮歌咬字非常重,似在提醒楚玉枫,更是在提醒在场众人。

当下楚玉枫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回应楚兮歌的话了。

她说的没错,他的正室妻子是兮乐音,而楚兮歌和楚兮然是他和兮乐音的孩子,只是兮乐音已经失踪多年了。

“爹,您可是要为女儿做主啊!”楚南絮见楚玉枫失了神,上前委屈又无助的请求道。

听到楚南絮的话后,楚玉枫立马从怀念兮乐音的回忆之中回了神来。

“兮歌,你也说了,你娘已经失踪多年了,兮阁已经不是原来的兮阁了,所以不要再闹了。”

楚玉枫言语表面是在劝解楚兮歌,可刘氏还是听得出楚玉枫从未将兮乐音放下。

“娘只是失踪了而已,也许哪一天就回来了,还有这兮阁是我和我娘的院子,就算是要改名要让别人住进来,也得经过我和我娘的同意!”楚兮歌很是坚决。

她就算是把兮阁给烧了给毁了,也会让别人住进来!

“爹,您倒是说说话啊。”楚南絮一旁急的都快要哭了。

她想要住在兮阁除了兮阁大、宽敞之外,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代表身份的象征,所以她不能搬走,不能离开兮阁。

“老爷,絮儿在兮阁已经住了这么长时间了,怎么的也生出了感情……”当然了,刘氏也不希望楚南絮搬出去,所以旁敲侧击劝解道。

“哐当”一声,写着“絮苑”的门匾被楚兮歌纵身一跃给踢翻在了地上。

“拿着你的门匾,离开这里,不然我就毁了你的医书和药房!”楚兮歌拿着一支燃的正旺的蜡烛看着楚南絮威胁道。

对于楚南絮来说,医书和药房都是她的命根子,要是这两样都没了,那她还如何去参加炼药师大选。

“爹,您快说说话啊!”楚南絮急的上前扯了扯楚玉枫的胳膊。

现在的情况看来,楚玉枫没有说话已然是动摇了,所以她不能再帮着楚南絮继续说话了,“絮儿你是姐姐,本就该让着妹妹,既然你妹妹喜欢这里就让给妹妹吧。”

“姨娘这话可是说错了,这里本就是我的,何来让给我一说!”刘氏的声音不小不大,站在一旁的楚兮歌正好听的清楚。

“可是娘……”

楚南絮正想让刘氏帮忙劝说,但看着刘氏对她摇了摇头,她也只好乖乖闭上了嘴。

“老爷,絮儿已经同意搬走了。”刘氏上前告诉楚玉枫。

楚玉枫回头看了看硬是冲着他挤出一抹笑意来的楚南絮,心里终是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絮儿今日委屈你了。”

既然楚玉枫已经这么说了,也就是默认了让她离开,楚南絮还能说什么,“爹爹若是真的觉得女儿委屈的话,那就陪女儿一起吃顿饭吧。”

听着楚南絮这简单的小要求,楚玉枫心里既难受又欣慰。

很快,楚南絮的东西都搬了出去,而她也将这处院子本来的名字给重新装了上去。

看着门匾上的“兮阁”两个字,楚兮歌终于可以送了一口气了。

她也算是帮原主完成了一件大事了。

别苑常年有发霉的味道,而楚兮然身体不好,长此以往,身体更会受不住,而今搬回了兮阁,相信对楚兮然的身体也是有好处的。

当下人将楚兮然送进兮阁后,楚兮歌这才仔细的看了看原主这位弟弟,约莫十一二的样子,但脸上已经有明显的轮廓了,皮肤白嫩,想必日后必定又是一个祸害不少姑娘的美男子。

楚兮歌走过去,俯身蹲在楚兮然身边轻声说道:“然然还记得这里吗,这里是我们长大的地方,现在我们回来了。”

“姐姐,我还记得。”楚兮然看着楚兮歌,小声道。

“然然你放心,姐姐会治好你,会让你和平常人一样生活,一样学习,一样玩耍。”

楚兮然从楚兮歌的眼中看到了坚定,虽然他也知道楚兮歌完全不懂得医术,更识不得药材,但他却在那一瞬间,他相信了。

人人喊打的废柴小姐,却被他捧在心尖上疼爱。不服者,皆可杀!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45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