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清浅嫁给成为植物人的祁少枫,被人笑话了三年

顾清浅嫁给成为植物人的祁少枫,被人笑话了三年

第1章 真假野山参

今天是爷爷的生日,顾清浅的钱不多,只好去礼品店挑了一个廉价的礼物,打上漂亮的包装盒,还是很漂亮的。

“这不是少枫的老婆吗?”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顾清浅的身后响了起来。

顾清浅扭头看了一眼,原来是她的妯娌夏颖雪,今天她穿的特别的漂亮,就连头发都是刻意去做过的,而且手上同样拎着一个礼盒,一看就是价格不菲。

“没有想到,几日不见,你可是比原来胖多了。”夏颖雪一脸嘲笑地看着面前的顾清浅。

顾清浅身上穿着从淘宝淘来的地摊货,而且还有些肥大,同样都是祁家的孙媳妇,可是夏颖雪不光是身材好,长相漂亮,就是身上穿的衣服都是上万块。

“嗯。”顾清浅并没有生气,

夏颖雪眼睛盯着顾清浅手里的礼盒,把顾清浅奚落了一下,“你不会是要拎着这么寒酸的礼物送给爷爷吧?”

顾清浅搓了搓自己的双手,“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跟钱多少没关系。”

夏颖雪装成一副明白的样子,假装好心地问了一句,“我这里有钱,用不用借给你?”

顾清浅马上摇了摇头,非常肯定回答,“不用。”

她的钱可不是那么好借的,她收的利息要比本金还高。

夏颖雪看到顾清浅拒绝的这么干脆,心里不由的大怒,最看不惯她这副低眉顺眼的样子。不过脸上还是带着笑容,“既然这样,我可是要打车回去了,你就慢慢走回去吧。”

因为,顾清浅从三年前嫁给了植物人的祁家大少祁少枫,就被全叶城所有的人嘲笑,她是一个大傻瓜。

只有傻瓜才愿意跟植物人结婚,顾清浅不是脑子进水,就真的是一个傻瓜。

顾清浅气喘吁吁地走到了祁家别墅,刚想悄悄地走进去,就被站在一旁的夏颖雪看到,很怕别人不知道一样,装做惊讶地叫了起来,“哎呦喂,这不是谁家那个傻瓜吗?”

所有人的眼光齐刷刷地看向顾清浅,顾亲切红着脸,低着头,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

顾清浅明显的想要减少存在感,可是夏颖雪就是不想放过她,笑着走了过来,拿出她手上的东西看了看,撇了撇嘴,“你现在送给爷爷的礼物是越来越差劲了。”说完了,她故意扬起手里的礼品盒让大家看。

随后,大家哄堂大笑起来。

顾清浅听了,淡定地露出一丝微笑,对于这样的羞辱,她已经经历了太多了,整个人都有些麻木了。

祁少麟迈着四方步走了过来,伸长脖子看了一眼夏颖雪手里的礼盒,忍不住发出轻蔑的声音,“就这东西还能拿出来当礼物送给奶奶,你还真的是一个傻瓜。”

“老公,我好心帮她,要借钱给她,她都不同意,这摆明了是没有把爷爷当回事。”夏颖雪明着是冲着祁少麟撒娇,实际是想告诉大家,顾清浅怕花钱。

“顾清浅,你怎么这么不懂事,这可是爷爷的七十大寿。”

“一点讲究都没有。”

大家在一旁看热闹,当然不怕事大,你一言我一语的都开始指责顾清浅的不对。

祁少麟很满意大家的态度,于是笑了笑拍了拍手,“好了,好了,现在看看我带给爷爷的是什么礼物?”

所有的人全都伸长了脖子,看着祁少麟缓慢地打开礼盒,眼里露出羡慕的眼光。

祁少麟非常满意地看到了这些亲戚嫉妒的眼光,故意清了清嗓子,才开口说话,“我这可不是一般的人参,是生长了好几百年的山参,可以让爷爷延年益寿。”

“还是祁二少的礼物好!”

“祁二少真孝顺!”

祁少麟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这样才显出来,现在他才是祁家最重要的人。

自从祁家大少,祁少枫三年前出现意外成为植物人,现在就剩下祁少麟,一直以来,祁少麟都深得爷爷的疼爱。

虽然祁家的公司在这座城市还是二线世家,可是也比到别的公司给别人打工要强的多,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每个月有工资外,到了年底还会有分红,那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这是假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寻找说这句话的人,以后,祁家肯定是祁少麟当董事长,他们现在巴结他都来不及,怎么敢在这么重要的日子里,说出这么难听的话。

祁少麟满脸愤怒地看着这些人,双眼泛红,非常生气地大声喊道,“谁说的,给我站出来?”

“我说的。”顾清浅很快就站了出来。

站在她一旁的四小姐一直紧紧地抓着顾清浅的双手,不让她动弹分毫,可是没有想到,她一个疏忽,她还是站出来,接下来,祁少麟肯定不会放过羞辱她的机会。

祁少麟快步走到她的面前,鄙夷地看了一眼满身地摊货的顾清浅,“你这个傻瓜,你知不知道,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会吓死人的。”

顾清浅挺胸抬头,“我乱没乱说,你还不清楚吗?”

所有的人全都诧异地看着顾清浅,这个女人自从嫁进祁家以来,一直都规规矩矩,本本分分,从未敢多一言,怎么今天胆子这么大了呢?

祁少麟轻蔑地一笑,“你到是说说看,我这野山参,怎么就是假的了?”

“野山参小,表皮有褶皱,山参须细,多。”顾清浅看了大家一眼,继续说道,“你看看你这颗,连人参的味道都没有,吃了这样的人参会死人的。”

开始有人用怀疑的眼光看向了祁少麟,“说的好像有点道理。”

“现在卖假货的那么多,也许祁二少是被人骗了?”

还有一群亲戚,为了巴结祁二少,故意站在他的一边,马上反驳,“祁二少怎么可能拿假山参欺骗爷爷?”

“就是,吃假山参会死人的。”

“胡说八道,这可是花了我一百多万的真金白银才买到。”祁少麟有些沉不住气了,“你一个傻瓜在这妖言惑众?”

现在大家也不知道该相信谁说的话,一时半会也拿不定主意了。

“爷爷来了,让爷爷看看就知道了。”

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拄着拐杖走了出来,身后跟着祁家的亲戚。

祁少麟的脸色苍白,额头冒出细密的冷汗,这要是让爷爷鉴定出是假的,还不把他的皮给扒了。

虽然祁少麟十二分的不愿意,可是现在看来,这些人并没有想要放过他。

“祁二少,快把野山参拿出来,让爷爷帮你看看是真的还是假的。”这些亲戚真的是不怕乱子大。

祁少麟磨磨蹭蹭地走到了祁爷爷的跟前,不情愿地打开了他的礼品盒。

爷爷非常慎重地拿起那颗小山参,在鼻子底下闻了闻,又仔细地看了看,才把人参放回盒子里。

第2章 植物人醒了

祁爷爷看了看在座所有的人,眼里流露出非常渴望想马上就要知道结果是什么?这让他非常的满意。

不够他故意拖延了一会时间,最后才说出了两个字,“真的。”然后一摆手,旁边的佣人就把野山参给收好了。

祁少麟才松了一口气,一块石头落地,然后趾高气昂地走到顾清浅的身边,故意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挑衅她,“就算是假的又怎样,爷爷还是偏袒我,你别以为现在还是奶奶活着的时候。”

那个时候,爷爷听奶奶的话,什么事情都是奶奶说的算,因为祁少枫的婚姻也是奶奶给做的主。

大家看到奶奶给祁少枫找了一个老婆,谁都没说什么,可是现在,这个女人要跟着一起分祁家的家产,他们就恨不得把她给挤走,少一份,他们就会多分一些。

顾清浅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对于这样的结果,她早就不在意了。

“唉,不懂就不要装懂,顾清浅,你这脸真丢大了。”夏颖雪笑的很开心,就连大嫂两个字都不叫了。

“二嫂,你怎么说话呢,大嫂也不是故意的。”祁家的四小姐祁梦迪愤愤不平地替顾清浅打抱不平。

顾清浅上前拉回祁梦迪,“算了,不要被她的话给气出病,跟这种人犯不上。”她压低声音跟祁梦迪说的话,只有她们两个人能听到。

祁梦迪马上对夏颖雪翻了一个大白眼,然后就拉着顾清浅去找好吃的。

可是这个时候,有一个佣人走了过来,“四小姐,爷爷让你过去陪他。”然后看了一眼顾清浅,“你想要吃饭,还不过来帮忙。”

顾清浅低眉顺目地点了点头,然后走到厨房帮忙。

房门打开,一个坐着轮椅的男人出现在大家面前,模特般的身型,立体的五官,冷傲,举手投足间透着尊贵。

他紧紧地抿着双唇,漠然地扫视着室内的这些人,没有人能猜透他心里想的是什么?

本来一桌子的人正热闹地谈笑,看到来人的时候,顿时都安静了下来。

“他不就是祁少枫吗?祁家孙子辈当中最优秀的继承人,可惜命不好,三年前的一场意外,成了植物人。”

“是他,肯定是他,没错,没有想到,他还真的醒过来了,不容易!”

“少枫,你真的醒了,快点过来让爷爷看看?”祁爷爷高兴的热泪盈眶,伸出手不停地摸着祁少枫的身体。

“爷爷……”

祁少枫动情地喊着面前的老人爷爷,他的眼角湿润了。

“你醒了,真的醒了,太好了,祁家以后就靠你了。”祁爷爷拍着祁少枫的手高兴地点着头。

祁少麟听到爷爷这么说,好像是对祁少枫暗示什么,他的内心越来越不安。

没有祁少枫的日子,大家都已经习惯了有祁少麟这个人,以后在祁家当家作主也肯定是他,可是现在祁少枫的出现,完全打断了他的计划。

这三年时间,夏颖雪也习惯了大家对祁少麟的认可,她也非常肯定祁少麟以后就会接替祁爷爷的位置,现在祁少枫突然醒过来,内心闪过一丝不安。

她不由的对祁少麟丢过去一个眼神,祁少麟会意。

他殷勤地跟祁少枫打着招呼,脸上带着假笑,“大哥,你醒了,真的是祁家所有人的福气,真的是可喜可贺。”

祁少枫阴沉着脸,扫了他一眼,冷冷地回答,“爷爷身边的位置是我的。”

“呵呵……”祁少麟假笑了两声,虽然内心十分的不愿意,但是他还是站了起来,把这个位置让给了祁少枫。

有人把祁少枫迎了过去,挨着爷爷的身边坐了下来,他才扫视了一下全场,皱着眉头问道,“顾清浅在哪?”

在这种场合,顾清浅只能跟那些佣人一样伺候他们,于是有人嘴快地回答,“她肯定在厨房。”

祁爷爷马上接了一句,“她是去厨房给我泡茶水了。”

所有的人才松了一口气,要是让祁少枫知道自己的老婆现在连佣人都不如,这个家肯定会被他弄的鸡飞狗跳,到时候有他们好日子过。

夏颖雪悄悄地来到厨房,把一杯茶水塞给了顾清浅,“爷爷让你把这杯茶送过去。”

这么好的事情,夏颖雪怎么会让给她,顾清浅来不及细想,端着这杯茶水就走了进来。

祁少枫已经坐在爷爷的右手边,这是刚才祁少麟的位置,这个位置看着并没有什么,只有他们自己知道,现在祁少枫才是爷爷最看重的人。

祁少麟虽然内心一百个不愿意,也不得不忍痛把这个位置让出来,坐在了下首。

等到有一天,他肯定要把这个位置夺回来,这三年的时间,祁少枫都在昏睡,现在祁家所有的成绩都是祁少麟的,凭什么让给你?

顾清浅端着茶水走出来,第一眼就被祁少枫那完美无缺的俊颜吸引住,他醒了,真的醒了。

她手里端着的茶水激动的差一点没有掉了下来,心脏扑通扑通跳的好快,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刚好,祁少枫的眼光也落在了顾清浅的身上,一身干净素雅的白色的裙子,脸上竟然是素颜,整个人显得普通的不能在普通。

虽然他成为了植物人,可是他知道自己结婚了,而且总是听到一个很清丽的声音跟自己说话。

祁少枫饶有兴趣地抿了抿唇,接下来有意思了。

顾清浅端着茶水来到了爷爷的跟前,“爷爷,您要的茶水。”

有人帮着接了过来,放在爷爷的面前。

爷爷拿了起来,喝了一口,才说话,“过来坐。”

顾清浅受宠若惊地看一眼祁少枫,她还从来没有过这么高的待遇,不过看到祁少枫对她微微地点了点头,也就大方地挨着祁少枫坐了下来。

在祁少枫没有出意外之前,很多家豪门的美女想要嫁入祁家,做祁少枫的老婆,可是在祁少枫出现意外,成了植物人躺在床上的时候,整个叶城没有一个女人肯嫁给他。

这把祁家当家的祁奶奶给愁坏了,不过有一天,就对所有人公布,祁少枫也是有老婆的人,她的名字就叫顾清浅。

那个时候,就开始有很多的女人开始骂顾清浅是一个大傻瓜,跟植物人过,跟守活寡有什么区别?

现在祁少枫又好了起来,祁爷爷的心里又打起了小九九。

“清浅……”

祁爷爷第一次这么叫这个孙媳妇,平时都是老大家的傻瓜呢?吓的顾清浅放下饭碗,抬起头,茫然地看着祁爷爷,不知道他接下来会说些什么?

果然,祁爷爷停顿了一下,就是想要提起顾清浅的注意,才接着往下说,“少枫的病好了,你也应该走了?”

还没有等顾清浅回答,祁少枫马上就接了过来,“我现在还在坐轮椅,这算是好了吗?”

虽然祁少枫不喜欢眼前的顾清浅,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祁爷爷欺负顾清浅的时候,他还是下意识地帮顾清浅说话。

祁爷爷被自己的大孙子给顶撞的脸面无光,“就算你现在这个样子,顾清浅根本就配不上你了。”

这句话的意思是,在祁少枫成为植物人的时候,他们两个人还算勉强可以,现在顾清浅没有这个资格了。

顾清浅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快就出现,她听到祁少枫说的话,嘴角微微地上翘,“等少枫站起来了,我不会赖着他。”

祁爷爷只是想要赶走顾清浅,并没有说让两个人离婚,只是没有想到,因为他的失策,会后悔一辈子。

第3章 谁欺负你了

门外进来佣人通报,说有一位穿着很讲究的男人给祁爷爷祝寿。

祁爷爷每年过大寿都是家里人在一起庆祝,很少有外人知道,谁会专门过来给他过大寿?

“上饶顾家特意送来贺礼,野山参一只。”

“延年益寿画卷一副。”

现在所有的人全都瞪大了眼睛,这次真的长见识了,野山参到底长的什么样子?

果然跟顾清浅说的一样,心里顿时就明白了,祁少麟给爷爷的到底是真的野山参还是假的。

这副延年益寿的画卷打开的一刹那,所有的人都凭住了呼吸,这副画卷可是当今世上的绝版,就算是你再有钱都买不到。

祁家在叶城也算的上是数一数二的世家,有很多的产业和公司,让很多人羡慕的不得了。

不过上饶顾家,却是凌驾于祁家之上的存在,在顾家的眼里,祁家连提鞋都不行。

“要是能跟顾家一起合作,祁家很快就会挤入上流社会,到时候,整个叶城都没有人敢欺负祁家。”

“你看,现在顾家主动给爷爷贺寿,就是非常看重我们。”

“我可是听说顾家一直都是女人说的算,整个公司立于不败之地。”

“何止是顾家,上流社会,基本上都是女人说的算。”这个亲戚说话的声音明显小了很多,显然是害怕被祁少麟听见。

顾家会是哪个顾家呢?这些祁家所有的人都猜不到,不过可以肯定一点的是,这个顾家肯定是豪门,就从这送的这两样礼物来看,就是价格不菲。

祁少枫了一眼只顾埋头吃饭的顾清浅,眉头又拧在了一起,从顾家的人进来送礼,顾清浅连头都没有抬,还真的是有趣。

祁少枫拿起筷子挑了一块红烧肉放在顾清浅的碗里,用带着痞气的语调说了一句,“多吃点,你太瘦了。”

顾清浅整个人微微地愣了一下,她不喜欢吃肉的,不过还是把这块肉放进了嘴里,好像也不是很难吃。

夏颖雪一直都非常注意着祁少枫跟顾清浅两个人,看到两个人撒的狗粮,不由的对祁少麟撒娇,“老公,我想吃红烧肉。”

祁少麟马上就反对,用嫌弃的语气回答,“你都胖成什么样子了,还吃肉。”

顿时就把夏颖雪给气的直翻白眼,想要对祁少麟动手,可是碍于现在是在爷爷的寿宴上,要是两个人真的闹出什么事,爷爷会怪罪她的。

“你不喜欢上饶顾家送来的贺礼吗?”祁少枫用他富有磁性的声音温柔地询问顾清浅。

“这些东西又不是送我的,跟我喜不喜欢没有用。”顾清浅还是一直拿着筷子在吃饭。

夏颖雪马上就接了过来,“顾清浅,那是你不懂这些礼物有多贵重,都是有价无市的,上饶顾家,是你想象不到,他家到底多有钱。”

夏颖雪持着娘家有几分势力,就是在祁爷爷的面前,偶尔也敢胡说八道,特别是祁爷爷高兴的时候。

所有的亲戚全都哄堂大笑起来,纷纷点头,夸夏颖雪说的对。

祁少麟故意装好人,把话接了过来,“老婆,还是你聪明,见过世面多。”

夏颖雪听着自己老公在外人的面前这么夸奖自己,心里好像是乐开了花,不由的对祁少麟抛了一个媚眼,然后压低声音说道,“晚上我会好好地伺候你。”

她看到顾清浅看向她,于是夏颖雪借题发挥,“有的人,这么多年了,还不知道怎么伺候人。”

顾清浅的心情顿时五味杂陈,夏颖雪的指桑骂槐,她怎么能听不懂,不过现在,顾清浅并不想跟夏颖雪在这个场合吵架,会破坏了祁爷爷生日的气氛。

祁少枫冷眼看着自己的老婆受欺负,脸色一变,就要发怒。

突然顾清浅扯了扯祁少枫的衣袖,然后对他轻轻地摇了摇头。

祁少枫本来伸出去的手要抽夏颖雪几个嘴巴解气,马上被顾清浅塞了纸巾到手心里,“帮我擦一下。”

顾清浅指着沾在自己嘴角的饭粒,祁少枫突然发现顾清浅的眼睫毛特别的长,忽闪忽闪的,特别的好看。

她压低声音在祁少枫的耳边用清丽的声音小声地说,“这是女人之间的战争,不需要你出手。”

祁少枫的眼眸里突然就多了一点笑意,语气里带着宠溺的味道,“你吃饱了吗?”

“嗯。”顾清浅乖巧地答应。

“爷爷,祁少枫刚醒过来,我先陪他回去休息,改天在过来陪你喝茶。”顾清浅不亢不卑地说。

祁爷爷一愣,没有想到,顾清浅还会这么说话,她一向都是不喜欢说话,内心的厉害。

不过,祁爷爷还是笑呵呵地答应了,“好,你们快点回去吧。”

顾清浅熟练地推着他的轮椅就往外走,三年的时间过去了,祁少枫醒了过来,顾清浅也再也不是过去那个让人任意欺负的女人了。

夏颖雪气结,“脸皮真够厚的,就知道吃,早晚吃成肥猪。”她说话的声音很小,就是只让他们两个人听到。

祁少枫一转头,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好似一头被激怒的狮子,瞪了一眼夏颖雪,“谁说的,有胆子就再说一遍?”

心虚的夏颖雪,顿时就把脑袋缩了回去,想要减少存在感,快步地躲在了祁少麟的身后。

祁少麟只好把夏颖雪护在身后,陪着笑脸,“大哥,我老婆不会说话,你大人不计小人过。”

“下次要是在犯,可别怪我不客气。”祁少枫眼里的怒气并没有因为祁少麟的道歉而消去。

祁爷爷过来帮忙解围,“好了,好了,少枫,你也别太累了,回去休息吧。”

顾清浅温柔地说了一句,“走了。”推着祁少枫就往外走。

坐在轮椅上的祁少枫非常不满意顾清浅的表现,整个人都黑着脸,两个人闷头走了一会,谁都没有说话。

最后还是祁少枫憋不住了,“你怎么这么怂,祁家的人都欺负到你头上了,你都不生气?”

顾清浅用淡淡的语气回答:“我没有时间生气,我还要照顾好你的身体。”

“你是不是想把我的身体照顾好了,趁早离开我?”祁少枫的脑海里突然出现顾清浅离开他的背景,他整个人都变成另外一个样子。

顾清浅一愣,她答应祁爷爷在祁少枫好了以后会离开,就不会食言。

祁少枫没有听到顾清浅再说话,认为她是默认了,心里生气,也就绷着脸,紧紧抿着嘴。

顾清浅的婆婆林兰跟公公走回来以后,看到祁少枫的样子,心疼地走过去问道,“儿子,你怎么了,是谁欺负你了?”

第4章 发烧

祁少枫一双眼睛没有焦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肯定是顾清浅这个傻瓜欺负你了,我现在就找她算账去!”林兰生气地抬脚就往卧室走去。

一般的时候,顾清浅就喜欢躺在卧室里睡觉,不喜欢出来,过去祁少枫是一个植物人,林兰也就忍了,可是现在她的儿子醒了,肯定不能要顾清浅这个傻瓜当老婆。

林兰一脚踹开房门,看到顾清浅果然躺在床上,她快步地走了过去,冲着顾清浅的脸蛋就狠狠地甩了一巴掌,“你这个傻女人,大白天的就睡觉,你还真会偷懒。”

顾清浅只是微微地睁开了双眼看了她一眼,嘴唇微微地张了张,可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就又闭上了眼睛。

林兰更加生气了,这要是过去,她都不需要出手,就是冲她喊一声,顾清浅都会乖乖地去做事。

想到这里的林兰,伸出手就要对着顾清浅抽第二下的时候,一道声音传了过来,“住手。”

林兰挥在空中的巴掌尴尬停住,扭头看到自己的儿子祁少枫摇着轮椅进来,她心疼地跑过去,“你怎么一个人过来了,要是磕着碰着怎么办?”

祁少枫没有理会自己的母亲,而是直接摇着轮椅来到顾清浅的身边,看到顾清浅整个脸蛋通红,于是伸出手摸了一下她的额头,吓的他缩了回来,“妈,快叫医生,她发烧了。”

林兰不相信地伸出手摸了摸顾清浅的额头,微微地皱了一下额头,“没事,烧不死。”说完就去推祁少枫的轮椅。

“妈,你要干嘛?”祁少枫不明白地问。

“我先把你推出去,你的体质不好,要是让她给传染了怎么办?”林兰用最快的速度把祁少枫给推到了另外一个房间。

林兰把祁少枫弄到床上,盖上被子,并且嘱咐着,“你不要出来,还是先管好你自己,我会给她找医生的。”

祁少枫只好听话地躺了下来,还是没有忘记说一句,“妈,你快点去找医生。”

“知道了、知道了,你怎么这么啰嗦,你先躺好,现在你也是病人。”林兰显然有些不耐烦。

祁少枫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睁开双眼,并没有看到房间里有人,心里莫名地烦躁起来,大声地喊着,“来人啊,有人吗?”

他一连喊了好几声,都没有人进来,一种不祥的预感袭击他的全身。

祁少枫气的挣扎着坐了起来,慢慢地挪动着身体,坐到了轮椅上。

他看到客厅里没有人,这些人都去哪了,会不会是顾清浅病的很严重,都去医院了,把他一个人丢在家里了。

想到这里的祁少枫急忙来到顾清浅的房间,房门打开,看到顾清浅竟然还在酣睡。

他跑过去,摇了摇顾清浅的肩膀,顾清浅并没有理会他,伸出手摸了一下额头,比之前要烫的很多。

祁少枫直接就打了120救护车,把顾清浅送到医院。

凌晨,顾清浅睁开双眼,看到的是雪白的墙壁,还有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

她的一只手被祁少枫紧紧地抓在手里,祁少枫已经困的坐在她的旁边打着盹,她想悄悄地把手抽出来,可是刚一动,祁少枫就睁开了眼睛。

他下意识地抓紧了顾清浅的手,“别动,发烧了,在输液。”

顾清浅感觉到全身好像是触电一样,脸涨得通红,看了看输液的瓶子:“再打下去,就把我的血给抽干。”

祁少枫急忙看了一眼吊针,里面的液体刚好打完,

祁少枫扭头看了一下外面,诧异地问顾清浅,“你看那个人是谁?”

顾清浅听到他说的话,忍不住抬头看向前方,并没有看到有人进来,“人呢?”然后低头看了一眼祁少枫,发现他的嘴角竟然噙着得意的坏笑。

瞬间,顾清浅就反应过来,她上当了,她的小拳头就冲祁少枫的脸面上挥了过去。

可是祁少枫却比她还快,一双大手把顾清浅的小拳头包裹住,眉眼带着笑说了一句,“傻瓜,刚才我帮你拔针了,你不谢谢我,还要打我,你这么做可是谋杀亲夫?”

顾清浅才发现她的手腕上的针已经拔了下来,看来是误会他了,不知道为什么,被祁少枫的大手紧紧地抓着,一股暖流流淌在心里。

“我想回家。”

“好。”

两个人回到家里,以为祁少枫的爸爸和妈妈已经睡下了,两个人也就一起进了房间。

顾清浅先到浴室洗了一个澡,然后穿着睡衣就出来了。

祁少枫安静地看着书,听到她的脚步声,抬起头看了她一眼,“不早了,睡吧。”

过去祁少枫是植物人的时候,顾清浅并不介意跟他睡在一起,可是现在怎么睡呢?

祁少枫好像是能够读懂顾清浅的心思,非常认真地说了一句,“还不伺候我睡觉,还愣着干什么,你准备站到天亮吗?”

顾清浅听到他的这句话,急忙反应过来,走过去帮祁少枫弄到床上。

她刚要转身离开,祁少枫伸出手拉着她的胳膊,拽到宽大的席梦思上,拉着被子盖在她的身上,闷声说了一句,“别动,睡觉。”

顾清浅不习惯醒过来的祁少枫霸道的样子,挣扎着要起来,“你先睡吧,我还有点事情。”

“我还不至于对胖子下的去手。”祁少枫微微皱着眉头说出了狠话。

果然,顾清浅不再挣扎,想了想,好像还真的是这么一回事,她闻着彼此熟悉的气息,顾清浅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祁少枫动来动去,却睡不着,这个女人真是傻子,这样子都敢睡着?

第二天一早,祁少枫醒来的时候,中午暖暖的阳光洒满整个房间。

刚好,顾清浅推开房门,看到祁少枫醒了,拉开窗帘,然后熟练地帮他穿衣服。

顾清浅帮祁少枫洗漱完毕,就推着他来到客厅,顾清浅已经准备好了午餐,祁少枫看着餐桌上诱人的饭菜,忍不住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

突然房门打开,林兰手里拎着坤包走了进来,她闻到饭菜的香味,直接走到厨房,看到做好的早餐,她的肚子已经咕咕地叫了起来。

她想都不想,就大大咧咧地坐在餐桌旁,白了一眼顾清浅,“看什么看,你还不去给我拿双筷子过来,你是想饿死老娘吗?”

顾清浅急忙答应了一声,就去拿碗筷。

祁少枫闻着林兰身上的烟草味,微微地皱了一下眉头,“昨天晚上去哪了?”

第5章 挑衅

林兰随口就回答,“去打麻将了。”

“你玩了一晚上麻将。”祁少枫继续问。

“儿子,我跟你说,昨天晚上这麻将打的老痛快了,我的运气真的是太好了,我把他们都给输惨了。”

“趁着现在运气好,你应该继续去玩。”

“儿子,还是你说的有道理。”林兰说完,就站了起来,往门外走了出去,关上了房门。

站在门外的林兰感觉到哪里不对劲,于是转过身去推门,可是房门在里面已经反锁上。

怎么会这么巧,她刚走出来,就把房门给反锁上了。

“咚咚咚……”

林兰开始敲门,现在她才弄清楚,她是回来吃饭的,可是饭还没吃,怎么就进不去了。

可是并没有人给她开门。

林兰带的钥匙刚才已经丢在房间里,现在她只有继续砸门。

顾清浅听到敲门的声音,就要走过去给开门。

祁少枫摇着轮椅走到顾清浅的身边,伸出大手拉住她柔软的小手,另外一只手指在嘴唇边比量了一下,“嘘……”

然后祁少枫压低声音说了一句,“不要开门,不能耽误她打麻将,要不然,她会生气的。”然后牵着顾清浅的手就走进了里面的房间。

顾清浅虽然感觉到祁少枫这么做有些不对,可是想到就算是让婆婆进来的话,两个人肯定要吵起来,还是算了吧。

林兰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明明在房间里,还不开门,不停地继续砸门。

这个时候,有两个长相凶狠的男人走了过来,他们对林兰翻着白眼,恶狠狠地问道,“你是什么人,在这干什么?”

“这是我家,我敲我家门跟你们有什么关系?”林兰理直气壮地回答。

“你自己的家,你没有钥匙吗?”其中一个长的五大三粗的男人不满地问道,“要是里面的人认识你的话,怎么会不给你开门,我看你还是跟我们到物业那里走一趟?”

他的话音刚落,他旁边那个长相凶狠的男人就伸出手去拽林兰,林兰吓的连连后退。

这两个男人放肆的眼光不停地在林兰的身上瞟来瞟去,顿时林兰就害怕的脸色苍白,浑身哆嗦着,“我走,这就走。”

顾清浅没有听到门外继续砸门的声音,悄悄地走过去,通过猫眼看了一下,并没有发现任何人,然后自言自语地嘟囔了一句,“怎么没人了呢?”

“不用管她。”很显然,祁少枫到现在还在生气。

顾清浅无奈地摇了摇头,只好说了一句,“我送你去康复中心。”

祁少枫也想早一点站起来,于是点了点头。

两个人来到康复中心,祁少枫就被叫去训练,顾清浅就安静在外面的椅子上坐着。

突然一位打扮妖娆的小美女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顾清浅一下,就一直看着她发笑。

“你是祁大少的保姆吧?”美女的声音又尖又细。

顾清浅的身上穿着地摊买来最便宜的衣服,是推着祁大少一起进来的,就被小美女认定肯定是保姆了。

顾清浅淡淡地笑了一下,也没有过多地解释,不在意地问了一句,“有事吗?”

自从祁少枫醒过来的消息传出来以后,过去很多曾经偷窥过他的豪门名媛又开始蠢蠢欲动,祁少枫长的简直是太完美了,就连很多男人都心生嫉妒。

虽然祁家没有钱,可是可以通过联姻,让祁少枫入赘。

叶城并排三家独大,古家是其中的一家,这个小美女就是古家的最小的小姐古灵儿,她自从上次见过祁少枫以后,一直都惦记着他。

“你不要打祁少的主意,他是我的男人。”古灵儿厚着脸皮警告顾清浅。

“祁少知道吗?”顾清浅反问了一句。

“祁少知不知道都没有关系,你知道就行。”古灵儿鄙视地白了顾清浅一眼,这个女人好像有些不知好歹,“你是不是不知道我谁,我告诉你,我是古家的大小姐,谁都不能跟我抢男人。”

“据我所知,祁少是有太太的男人。”

“你是说那个傻瓜,他们两个肯定会离婚,当初要不是祁少成了植物人,怎么可能找那个傻瓜当老婆。”

顾清浅微微一笑,就站了起来,准备离开这里。

古灵儿一个人站在原地,心里不爽。

顾清浅走到外面,深深地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看了看蔚蓝的天空,嘴角挂着一丝笑意。

突然她听到里面有骚动的声音,走了过去,突然看到古灵儿非常狼狈地趴在地上,一张漂亮的脸蛋全都是血迹。

古灵儿好不容易被人搀扶起来,她就在这些围观的人群里扫了一圈,然后伸出手指着这些人破口大骂,“刚才是谁把我撞倒的,你现在马上站出来,否则的话,让我查出来,可别怪我连你的家人都遭殃。”

大家纷纷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

“哼,你们等着,这里所有的人都逃不掉。”古灵儿马上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很快就有好几个保镖走了过来。

古灵儿伸出手指着这些人趾高气昂地命令他们,“你们把这里所有的人全都彻底清查一遍,找出来是谁撞了我。”

“是,古小姐。”

“灵儿,你在这干嘛,还不赶快回家。”

一道洪亮的声音传了过来,所有人的眼光看了过去,竟然是古家的大少爷,古灵儿的大哥。

古灵儿看到自己的大哥,心里的委屈马上就表现出来,“大哥,你一定要帮我把凶手找出来。”

古俊豪马上就沉着脸命令身边的保镖,“你们还不快把小姐给送医院治疗,这要是留下疤痕,以后还怎么嫁人。”

“古俊豪,你还是不是我哥哥。你等着,我去告诉爷爷。”古灵儿被这些保镖强硬地拉到车里,离开了这里。

古俊豪离开的时候,在这些人里环视了一圈,好像是在找什么人,不过最后他的脸上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顾清浅感觉到这个男人有些眼熟,可是一时半会却想不起来他到底是谁?

第6章 我在看一遍

对于刚才的那一幕,祁少枫刚好看到,他摇着轮椅到顾清浅的身边,冷冷地问了一句,“想什么呢?”

顾清浅回头看了一眼祁少枫,轻轻地摇了摇头。

祁少枫心里就有些憋气,这个女人是他的老婆,他的老婆想什么都不告诉他,他们以后还怎么沟通?

“推我出去走走。”祁少枫语气有些生硬地命令顾清浅。

顾清浅也不在意,真的推着他出来随便走走。

祁少枫不甘心地又问了一遍,“你没什么想说的吗?”

顾清浅还是继续摇了摇头,她一直都在想刚才那个男人,可是怎么都想不起来他到底谁,有一点是可以肯定,两个人见过。

“哎呦喂,祁家所有的人都去找浮云公司谈合作,你们两口子却在这里偷懒。”夏颖雪心直口快地嘲笑祁他们两个人。

“那是公司的事,跟我们两个有什么关系?”祁少枫显然并没有在意。

“你现在也是祁家的人,怎么可以不为了公司出一份力呢?”夏颖雪再一次说出了这句话。

顾清浅在这个时候,对祁少枫说了一句,“你就听她的话,我们回公司去看看。”

祁少枫狐疑地看了一眼顾清浅,好像她说的话也有道理,于是三个人回到了祁家的公司。

祁爷爷刚好在开家庭会议,看到祁少枫过来,他的脸上露出了喜色。

“祁少枫,你来的正好,明天就由你去浮云公司谈合作?”祁爷爷看到祁少枫,就好像是看到了一颗救命稻草。

祁少枫到现在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爷爷,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浮云公司又是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浮云公司是叶城新成立的最大的一家公司,而且他现在需要人合作盖房子,我们现在就需要找这样的公司合作,才能让公司更好。”

祁少枫不明白地继续问道,“那我们去跟浮云公司谈不就成了吗?”

祁少麟听到大哥这么说,不满地说了一句,“你以为浮云公司这么好谈的,要是这样的话,也不会拖到现在。”

祁少枫不解地说了一句,“不好谈也要坚持。”

祁少麟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以为光靠嘴巴说说就可以了,要不你去试试?”

祁少枫听到这句话,心里就有气,你们不去,让我一个残疾人去,就在他犹豫的时候,他看到顾清浅对他轻轻地点了点头。

“好,我试试。”祁少枫看着爷爷。

祁爷爷就等着这个大孙子的这句话,让他自己主动去,总是比他逼着他去要好的多。

要不是祁家所有的人都去试过,他们有的人连浮云公司没进去过,就被打发回来了,可是祁爷爷是一个要强的男人,非要让祁家所有的人去试试,要是真的不成功,他就死心了。

祁少麟走到祁少枫的面前,非常认真地说了一句,“大哥,就算你去谈合作不成功也没有什么关系,毕竟你废物这个名字已经用了很长时间了。”

这句话看似安慰,实际上是讽刺祁少枫。

祁少枫要是连这一点都听不出来的话,还真就白活了,他刚要发作,顾清浅就推着他走了出来。

顾清浅看到祁少枫脸上满满的怒气,轻轻地笑了一下,“你说是蔚蓝的天好看,还是天上的白云好看?”

祁少枫抬头看着蔚蓝的天空,“天上要是没有白云不会好看。”说完了,顿时悟到了什么,不由的意味深长地看了顾清浅一眼。

“你是说,在敌人面前,是不可以手足自相残杀。”祁少枫看着顾清浅的眼睛问她。

在祁少枫的眼里,顾清浅的眼睛是最漂亮的,有一种灵动的美丽。

顾清浅轻轻地点了点头,故意看向远方,不敢看向他,他的眼光太炙热。

回到家里,祁少枫就开始查找浮云公司的资料,可是因为这个公司是刚刚成立,所有的资料都很少。

林兰也已经回到家里,听说自己的儿子现在要去谈一个大合作项目,她也不敢随便发脾气,只是对顾清浅的不满藏了起来。

不过第二天,祁少枫还是准备先去碰碰运气。

怎么都没有想到,祁少枫刚到浮云公司,就有前台小姐让他进去,公司的主管莫北已经在办公室等着他了。

祁少枫进了办公室,看到的是一位年近二十多岁的美女,不由的微微地拧了一下眉头。

“我叫祁少枫,是来找莫北主管的。”

莫北并没有马上回答他的话,而是眼光落在了祁少枫身后的顾清浅的身上,眼眸里微微地亮了一下,嘴角勾起了一抹友好的笑容。

祁少枫知道自己长的帅气,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无法拒绝他的这张脸,甚至有很多人都在他的面前表白,都被他拒绝了。

当祁少枫看到这个女人这么微笑的时候,心里竟然生出一丝讨厌的情愫,不过对方没有说话,他不由的顺着她的眼光看了过去,才注意到,这个女人关注的不是他,而是顾清浅。

顾清浅有什么好看的?

虽然是这样的情形,祁少枫的心里还是不舒服,故意咳嗽了一下,企图引起对方的注意。

可是让祁少枫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对方还是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祁少枫提高了声音,“我要见你们的莫主管?”

美女坐直了身体,“我就是。”

浮云公司的主管竟然是一个女人!

莫北收回自己的目光,眼神犀利地扫了一眼祁少枫,这个男人只是长的还算可以,“你来找我什么事情?”

“我是来谈合作。”祁少枫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好。”莫北这个字说了出来,就让秘书进来,“你去拟一份跟祁家公司的合同。”

很快,合同就送了过来,祁少枫一页一页地认真地看了起来。

发现这个合同还是很公平,而且利益还是偏向他这一方面的多。

“祁大少,要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话,你就在上面签字?”莫北的声音在祁少枫看完合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说了出来。

这么顺利,会不会有诈?

祁少枫点了点头,“我再看一遍,可以吗?”

第7章 缺心眼

莫北轻轻地点了点头。

祁少枫又仔细地看了一遍,这次他比上一次看的更仔细,这次可是一个大的合同,要是真的做成了,祁家可以稳稳地挣一大笔,要是合同有问题的话,祁家可就要面临破产。

他衡量了这两下的利益关系,还是需要谨慎更加谨慎。

当祁少枫再次确定合同没有问题的时候,就在上面签字了。

“既然如此,我莫北就不送了,以后我跟祁少的合作,还有很多机会见面。”

祁少枫点了点头,心里一直都在怀疑,这个女人这么年轻,竟然是主管的位置,应该还是有能力。

不过,祁少枫发现这个小美女一直都看着他,心里不由的窃喜,不会是因为他长的帅气才签的这个合同吧?

两个人回到祁家别墅,祁少麟开口就问道,“大哥,你不去找浮云公司谈合作的事情,回来干什么?”

祁少枫看了他一眼,“合作已经谈妥了。”

“什么?”很显然祁少麟不相信他说的话,“大哥,你逗我们玩呢?”

一直以来,祁少枫都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十句话有九句话是开玩笑。

祁少枫严肃地瞪了他一眼,然后扫了一眼在座的各位亲戚,“我说我已经把合同签完了。”

“开什么玩笑,我们都去了好多次都没有见到浮云公司里的负责人。”

“我还一直守在浮云的公司都没成功呢?”

祁少枫失望地看着这几家亲戚,怎么都没有想到,竟然有这么多的人不相信他的能力。

顾清浅在祁少枫的身后轻轻地说了一句,“你把合同拿出来给祁爷爷看看。”

所有的亲戚的眼光全都盯在祁少枫的身上,想要看看,他到底能拿出什么鬼合同,到时候,又该好好地嘲笑他一番。

祁爷爷看着手里的合同,褶皱的满脸瞬间就笑开了花,一连说了三声,“好、好、好。”过了一会看着祁少枫说,“你也挨累了,先回家好好休息。”

祁少枫听话地跟着顾清浅回到了家里,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林兰,林兰更是合不拢嘴了。

顾清浅继续忙碌着厨房,准备做饭,林兰就走了进来。

林兰用命令的语气,“明天你去民政局把婚给离了。”

“祁少枫要是现在跟我离婚了,爷爷还能用他吗?”顾清浅反问,“离婚了,祁少枫的脾气就不好,会影响到他的这次合作。”

林兰顿时就哑口无言,祁家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成家后不可以离婚,否则就不能在公司里呆着。

要是祁少枫不能在公司里呆着,林兰跟老公都要跟着喝西北风。

顾清浅看着林兰生气地走了出去,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说了几句,就挂断了。

晚上一家人吃完了饭,顾清浅一个人在厨房里忙碌收拾着。

“咣当……”

顾清浅吓的推开房门跑了进去,发现碎了一地的玻璃片,祁少枫满脸怒气地看着被他弄的狼藉的一地碎片。

“怎么了?”顾清浅一边问,一边拿起扫把扫了起来。

祁少枫非常愤怒地冲着顾清浅大声喊着,“凭什么,我拿下来的合同,却要把我这个负责人给换掉?”

“没有人能把你换掉。”顾清浅非常肯定地回答。

可是祁少枫听了,心里还是不舒服,好像有什么堵着一样。

“他们可能是照顾你身体不好,不适合这份工作?”顾清浅故意这么说。

祁少枫现在双腿都已经有知觉,站起来是早晚的事情,可是现在他不太愿意活动,听到顾清浅这么说,马上恨不得能站起来,这样就没有人跟他抢了。

“快点推我出去,我要出去锻炼身体。”祁少枫迫不及待地大声地喊着,“顾清浅,快点走。”

顾清浅的小心思得逞了,不由的微微地笑了笑。

林兰看到两个人一起走出去,心里就非常不舒服,特别是看到顾清浅那有些微胖的身材,怎么看都配不上自己的儿子。

“把你的身份证借我用一下?”林兰走到顾清浅的身边压低声音问道。

顾清浅微微地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以后,摇了摇头,“我身份证丢了。”

林兰满脸的失望,然后又变了脸,“你怎么这么抠,我就是用用,还能用坏吗?”

“真没有。”顾清浅一副非常老实的模样。

这把林兰恨得咬牙切齿,于是冲着顾清浅摆了摆手,“快点走,赶紧在我的眼前消失,我不想看到你。”

等到顾清浅离开以后,林兰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温先生,你看我儿媳妇把身份证给弄丢了,能不能用我的身份证把他们两个婚给离了。”

对方的温先生听了,噗嗤一下就笑了起来,“顾太太,我让你把你儿媳妇的身份证给拿来就能离婚,就算是开了先例,用你的身份证给你儿子跟儿媳妇离开,我可不敢,违法的,我会坐牢的。”对方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林兰只好失望地挂断点头,一抬头,看到顾清浅就在眼前,心虚地吓了一跳,大声地叫了出来,双手捂着胸口。

“吓死我了,你怎么又回来了?”林兰不满地责问顾清浅。

“外面有些凉了,我给少枫拿一条毯子。”顾清浅边说边抱着毯子就离开了。

顾清浅的手机里来了一条短信,只有两个字速回。

她看了看这两个字,快速地把短信删除,好看的黛眉微微地蹙了起来。

祁少枫把顾清浅所有的动作都看在眼里,“怎么了?”

“没什么,一条垃圾短信。”顾清浅敷衍地回答,脸上重新露出笑容。

祁少枫的心情更加不好,阴沉着脸,继续问她,“刚才我妈跟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就是关心你的身体什么时候会好起来。”顾清浅不想让祁少枫在自己跟母亲两个女人的面前为难,故意这么说。

“哼,我都听说了,刚才已经有人给我打电话过来了,我母亲要我的身份证跟你的身份证就可以把我们两个的结婚证变成离婚证。”

顾清浅木讷地站在原地,不清楚祁少枫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

“我看你真的是傻子,我母亲这么对你,你还帮着她撒谎,你是不是缺心眼?”祁少枫是越说越生气。

第8章 对我不公平

现在,顾清浅明白了,是林兰故意对祁少枫这么说,就是想让祁少枫知道她是缺心眼的女人。

一个女人可以不聪明,可以笨,但是不可以缺心眼,因为缺心眼的女人生下的孩子会遗传。

顾清浅没有回答,只是眼睛看着脚尖。

祁少枫脑海里浮现出顾清浅任劳任怨的样子,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推我回去吧。”

两个人回到房间,林兰已经出去打麻将,房间里没有一个人。

祁少枫心里想着事,怎么都睡不着,看到顾清浅轻轻的酣睡着,竟然发现顾清浅长的怎么这么美,他越看越入神。

不知道什么时候,祁少枫才睡着,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暖暖的阳光照在房间里。

祁少枫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顾清浅伸出手接了起来。

祁少麟开口就说了一句,“大哥,你快到公司来,爷爷找你有重要的事情。”

“我老公现在病了,不能不去公司。”

祁少麟怀疑是不是他的耳朵出了问题,他从来没有听过顾清浅喊祁少枫是老公,现在祁少枫从植物人变成残疾人,连称呼都改变了。

“昨天还好好的,怎么就病了。”祁少麟是真的想不明白。

“他的腿病着呢,到现在还坐在轮椅上。”顾清浅说完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祁少麟在公司里却急的团团转,“爷爷,怎么办?”

“你搞出来的事情,当然是你亲自去解决。”祁爷爷的语气非常不善,“我看还是你亲自登门赔礼道歉。”

让他去跟一个残废人赔礼道歉,他真的说不出口,可是现在他捅了这么大的一个窟窿,只好委曲求全。

祁少麟咬了咬牙,“好,我去。”

这次,祁少麟为了表示他有诚意,特意拉着自己的老婆夏颖雪一起去了林兰的家里。

他对于这位大娘是极其看不起,林兰的娘家不算是有势力,她的老公简直是窝囊废,在公司里只干一些打杂的活,根本就没有油水捞,家庭当然过的一般。

“咚咚咚……”

祁少麟不耐烦地敲着房门,可是过了半天,顾清浅才过来开门。

“我大哥呢?”祁少麟的语气特别的着急。

“他睡觉了。”顾清浅并没有想让这两个人进来。

“你胡说,现在哪个好人睡这么早的觉,他就不怕得血稠,到时候在烧坏了脑子,可成了真的傻子?”夏颖雪满脸笑着恶心祁少枫。

“他现在腿脚不好,也不差再多得几种病。”顾清浅毫不示弱地怼了过去。

这句话把祁少麟跟夏颖雪脸上的笑容给弄没了,一直都低着头,大气不敢出的顾清浅去哪了,现在竟然敢这么跟他们说话。

祁少麟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只是想快点把祁少枫给找出来,他假装白了夏颖雪一眼,“这是我给大哥带的礼物。”然后把手里的礼物放在顾清浅的面前。

林兰听到房门口有人说话,就走了过来,她做梦都没有想到会看到是祁少麟。

祁少麟可是祁家未来的董事长,人长的帅不说,还有钱,平时从来不把林兰家里任何人放在眼里,更是连她家的门都没有登过,因为林兰家太寒酸了。

“大侄子,今天是什么风把你刮来了?”林兰看到祁少麟来心里高兴的不得了,特别是看到祁少麟这次还带了这么多珍贵的礼物。

现在既没有过年,又没有过节,肯定是跟他的儿子有关。

“大娘,你看你说的,平时我太忙了,今天才有时间抽出空,就来看看大哥,毕竟大哥这一躺就是三年。”祁少麟给他不来林兰的家里找到了充分的理由。

林兰把顾清浅扒拉到一边,把祁少麟跟他老婆让进了客厅的沙发上做好,然后翘起二郎腿,命令着顾清浅,“把我儿子推出来,他二弟两口子来了,就算是他病的再严重,也要出来见一面的。”

顾清浅低眉顺目地点了点头,然后就来到了卧室里。

祁少枫早就在卧室里等着急了,“找我?”

“嗯。”顾清浅回答,“你可以跟他提任何条件,他都会答应。”

这个时候这么做,不就是乘人之危,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祁少枫很听话地点了点头。

祁少麟看到祁少枫走出来,马上眉开眼笑地对祁少枫说道,“大哥,你睡醒了?”

祁少枫微微地点了点头。

“你还得去一趟浮云公司。”

“合同不是签了吗?”

祁少麟听了,满脸通红,伸出手挠了挠头上的短发,“浮云公司里的负责人说看不到你,就不跟祁家合作了。”

祁少枫听了,心里高兴,看来那个美女还是说话算话。

“我现在就想睡觉。”祁少枫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摇着轮椅就要回卧室。

祁少麟看到了,心里着急,连声问道,“大哥,你想怎么样才肯回去?”

祁少枫还真的不知道该提什么要求,在他的眼里,好像没有什么要求要提,不由的用眼睛看向了顾清浅。

顾清浅微微一笑,“祁少枫当这个项目的主要负责人。”

夏颖雪马上就生气了,“你一个女人,凭什么在这里提条件?”

这次祁少麟过来就是想让祁少枫在前面当傀儡,主要负责人是他,可是没有想到顾清浅这个傻瓜会提出这个要求,不由的狠狠地瞪了顾清浅一眼。

祁少枫也感觉到这个要求很有意思,不由的看着祁少麟,对于祁少麟白了顾清浅一眼,他看在眼里。

“她是我的女人,你们要是欺负她,就是欺负我,我还能跟你去浮云吗?祁家的公司的死活跟我又什么关系?”

祁少枫说完了,真的摇着轮椅就离开。

祁少麟急忙伸出手拦住他,“大哥,咱们有话好说,不过你的这个要求有些过分,对于这个项目的负责人,一般都由有能力的人担当,万一有什么差错,你可承担不起。”

“我跑出来的项目,让别人负责,这对我公平吗?”祁少枫现在也想明白了。

顾清浅嫁给成为植物人的祁少枫,被人笑话了三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679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