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醒来,整个世界仿佛都变了。这一切,似乎都和一个男人有关

一觉醒来,整个世界仿佛都变了。这一切,似乎都和一个男人有关

第1章 丢进海里喂鲨鱼

“别、不、不要、不要过来……”

安歌脚下虚浮,像是踩在了棉花上似的,摇摇晃晃。

今天是她的十八岁生日,过了今晚十二点,她就是成年人了。

为了庆祝她的成人礼,她的姐姐特意宴请了她的朋友们,到“纸醉金迷”夜店为她庆祝,可是……

在喝完最后一杯酒时,她感觉身体其痒,其热。

竟被三个不认识的男人,带出了夜店。

安歌想要把衣服一件件的脱掉,好让自己凉快点,好受点,但是,残存的意识,让她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有多危险。

她不断的向后倒退,一直到后背撞到了冰凉的墙壁上。

“你尽管叫吧,你越叫,哥几个就越兴奋,保准叫你浪的合不拢腿。“

安歌眉心紧皱成川,脸色苍白似纸,额间渗出了细碎的汗珠。

她贝齿紧咬下唇,让自己尽量保持清醒。

她不断的摇头,希望他们能够发放过自己:“不要……只要、只要你们肯放过我,多少钱我都愿意给。”

“钱?!

他们三个人就是收了钱来玩弄安歌的。

既能收到钱,又能玩一个漂亮而且刚成年的处女,他们才不会蠢到放了安歌。

安歌缩在角落里,极力的忍耐着身体当中的躁动与不安。

泪水模糊的视线当中,她看见了一个男人,依然逼近到了她的面前,伸出了大手,想要抓向她的胸口。

安歌忽然摸到了一旁床头柜上的台灯,随手抄了起来,照着男人的脑袋狠狠的砸了下去。

“嘭”的一声。

她失了准头,台灯砸在了地上,破碎一片。

玻璃碎片蹦到了男人的胳膊上,划出了一道浅浅的伤口,渗出了丝丝鲜血。

似乎,这一抹血迹点燃了男人愤怒的火苗,他抬手给了安歌一个耳光,怒骂道:“妈的,臭娘们,竟然想打老子,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话落,男人没有丝毫怜悯,一把将安歌推到在了床上。

“嘭!”

就在此时,房门被人一脚踹开,昏暗的灯光,将男人的身形拉得修长,他站在门口,冷肃的目光充满了杀意。

不由分说,男人冲进了房间中,一脚踢开想要欺负安歌的小流氓。

“你他么谁啊?!竟然敢坏老子的好事!”

男人阴沉着一张脸,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只是一个眼神,就让小流氓不寒而栗。

他削薄的双唇微启,可声音却冷冽肃杀:“狠狠的打!”

男人将安歌抱了起来,迈着笔直修长的双腿,走出了房间。

安歌彻底的失去了意识,她裹着男人宽大的外套,双臂攀在他的脖颈上,柔软丝滑的小脸,紧贴着男人的胸口磨蹭。

嘶!

男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微微蹙眉,垂下了缀着颀长睫毛的眸子,疏淡而锐利的目光一瞬不瞬的凝视着安歌,“小家伙,你这是在撩火知道吗?”

此事的安歌,已经听不见外界任何的声音。

她只觉得像是在一个凉爽而舒适的床上,只有不停的磨蹭,才能够消减身体当中的热和燥。

她是舒服了,这可苦了他了。

男人蹙了蹙眉头,全身上下的热血,朝着身体当中的某一个部位瞬间汇聚而去。

坚硬如同磐石。

男人看了看墙上的石英钟,指针重叠在了12这个数字上。

他的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了一抹邪魅的弧度,“十二点了,小丫头,我终于等到你成年了。”

男人情难自控,翻身覆盖在了安歌的身上。

带着侵略性的吻强势来袭。

耳鬓厮磨。

男人在她的耳畔,用疏淡而轻柔的声音,说道:“记住,夺走你第一次的男人是我,沈郁!”

直到太阳出起时,沈郁才不知足的放过了出经人事的安歌。

“沈先生,那几个人怎么处置?”

门外响起了一道低沉而沙哑的声音。

沈郁穿上了西装外套,俯身在安歌的唇瓣落下一吻,“宝贝,等我回来。”

说罢,他转身走到了门外,用极为低沉清冷的声音说:“丢进海里喂鲨鱼。”

第2章 抓奸乌龙

“爸,妈,就是这里了,昨晚,我怎么劝阻,妹妹就是不听,还和三个男人来了这里。”

安若雅走到了419号房外指着房门,对身后的安晋元、方丽华、林霆照说道。

安晋元的脸色铁青。

安歌昨晚彻夜未归,已然让他愤怒不已,现在,听见安若雅说起,昨晚她竟然和三个男人一块来开房,顿时,他嘴角抽搐,双手颤抖。

想他堂堂安氏集团总裁,竟然养出了一个恬不知耻的女儿。

如果这件事传出去了的话,他这张老脸还不丢的满城皆是。

方丽华顺了顺安晋元的胸口:“老公,你先别着急,或许只是误会呢?”

“误会?!”

安晋元嘴角抽搐:“若雅亲眼所见,还能是误会!”

方丽华不说话了,转头瞥了一眼身旁的林霆照,垂下了羽睫,眼底却闪过了一抹晦暗不明的神色。

此时的林霆照,只觉得绿云照顶。

他双眼猩红,愣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安晋元转头看向了酒店经理,声音近乎咆哮道:“把门打开。”

这位安总在s市小有名气,酒店经理自然不敢怠慢,连忙打开了房门,

房间内凌乱不已,隐约间,能够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但是,房间内却空无一人,并不像是安若雅所说,安歌和三个男人来开房。

看着空荡的房间,安若雅愣住了。

昨天,她明明安排好了一切,可为什么……

“若雅!”安晋元的脸色缓和了几分,但是,声音却冰冷低沉至极:“这是怎么回事?!”

呆若木鸡的安若雅,听见安晋元的话,猛然回过了神来:“我、我不、不知道。”

“不知道?!”

安晋元蹙起了眉头。

这件事,看起来并不像是表面那么简单。

刚刚一时情急,安晋元来不及多想,现在他冷静了下来:“若雅,你最好跟我解释解释。”

安若雅神色慌张,唇角微颤。

她要怎么解释?

原本,这一切就都是她安排的。

可是,为什么没有按照她的计划进行呢?

方丽华拉了一下安若雅的手,皱着眉头朝着她摇了摇头。

安若雅低下了头,颀长的睫毛微微一颤,澄澈明亮的双眸之中,泛起了一抹晶莹的水色,她轻咬下唇,弱弱诺诺的说:“爸爸,我没有说谎,妹妹的确……”

她的话说到了一半,握着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

安若雅用余光瞄了一眼,脸色顿时一喜,忙不迭的把手机展示给安晋元看。

“安歌在2020总统套房。”

短信显示着如上的内容。

安晋元原本缓和了几分的脸色骤变。

他紧了紧握着手机的手,转身快飞的朝电梯跑去。

2020总统套房。

安歌经过一晚的疲累,再加上体内的药效散尽,睡得香极了,竟然,连门铃声都没有听见。

安晋元几乎要把2020的房门砸碎了,可是房间内却始终没有人回应。

他皱起了眉头,该不会,又是什么乌龙吧?

正想着,酒店经理拿来了备用门卡,打开门的一瞬间,安晋元冲了进去。

安若雅看见了酣眠中的安歌,嘴角不禁上扬。

总算是抓到她了。

只不过,转念一想,安若雅蹙起了黛眉。

她安排的三个小流氓,该不会下了大手笔,开了总统套房吧?安歌啊安歌,即便是如此,你还能……

不过,一切都毁了,被她亲手毁的。

安氏集团很快就会是她们母女的了,霆照哥哥也会是她的了。

睡梦中的安歌,突然被安晋元抓了起来,她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胡乱的抬手推开了安晋元的手:“谁啊?这么讨厌,打扰人家睡觉。”

“啪!”

安晋元倏然抬手,猛的一记耳光打在了安歌的脸上。

瞬间,安歌清醒了过来,一脸迷茫错愕的看向了她的父亲。

第3章 我们结束了

“爸……”

安歌的声音颤抖着,不明所以的看着安晋元。

“哼!”安晋元冷哼了一声,怒喝道:“我怎么就养出了你这么一个不要脸的女儿!”

看着安晋元脸上的失望,懊丧,安歌的脑袋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

昨晚支离破碎的记忆,重新汇聚在了一块儿。

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寒噤,那三个小流氓,还有那个陌生的男人。

可来不及多想,下一秒,安歌就看见了林霆照站在床前,他的脸上堆满了寒霜,身体微微有些颤抖,嘴角更是抑制不住的哆嗦着。

“安歌,若雅昨晚说你失踪了,我连夜开车从H市开车回来,原本……”

林霆照的声音变得哽咽了起来。

原本的担心,现在却显得有点多余。

他喜欢的女人,只等到她十八岁的生日一过,他们就要订婚了,可谁知,在订婚的前夕,安歌竟然做出这种事来。

安歌拉住了林霆照的手,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似的,大颗大颗滚落,她拼了命的摇头,声音颤抖的道:“霆照哥哥,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没有……”

她想要辩解,可谁知,安若雅忽然掀开了她的被子。

“哎呀!”

安若雅忽然惊呼,指着床单上斑斑点点的落红:“妹妹,你这是怎么了?哪里出血了?”

血?!

安歌没反应过来,下意识顺着安若雅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顿时,她只感觉心跳都漏了一拍。

“哼!”林霆照冷哼,甩开了安歌的手,她身上的吻痕,床上的落红,足以说明了一切,他冷然道:“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安歌,没想到,你是这么一个浪荡,不要脸的女人,三个男人,呵呵,三个男人啊!”

一顶绿帽子还不算,安歌还一次给他扣了三顶。

早知如此,他还不如早点夺走她的初夜。

安歌用力的摇了摇头:”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林霆照抬手扶额,沉吟了片刻,随即,用冷漠剧情的目光看着安歌:“安歌,从现在开始,我们结束了。”

“霆、霆照哥哥……”

这是她爱了十年的霆照哥哥呀!

从她八岁那年,第一眼看见了林霆照,她就下定决心,将来一定要嫁给他,成为他的妻子,这十年来,她心心念念,只等成年后,就能够和她订婚了,可是……

林霆照摔门离开,安晋元恼怒的瞪了一眼安歌,急忙追了出去:“霆照、霆照,你等等。”

方丽华嘴角微微上扬,扯出了一抹冷凝的弧度,紧跟着安晋元离开。

安歌神情呆滞,像是被点了穴似的,僵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

安歌猛然抬头,凶狠的目光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子,射向了安若雅:“是你!我知道是你对不对?”

安若雅黛眉微蹙,那张纯洁干净的脸上写满了疑问:“妹妹,你在说什么呀?我怎么听不懂呢?”

“你别装傻了,在夜店的时候,我喝的那杯酒是你递给我的!”

安歌一晚上都在喝饮料,但是,安若雅却劝她,既然都已经成年了,当然要尝尝酒精的味道。

她喝了那杯酒,随后,不到半个小时,身体就变得燥热无比。

这件事,除了安若雅还能是谁?!

安若雅双手交叠,环抱胸前:“我的好妹妹,现在还说这些有什么用,你还是想想,要怎么才能够挽回霆照哥哥吧。”

第4章 一半安氏

“妹妹,没想到你这么开放,竟然,一次会和三个男人,啧啧啧……”

“你!”

安歌红了眼睛,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她倏然抓起了床头柜上的水晶烟灰缸,用力的朝着安若雅砸了过去。

“啪!”

烟灰缸被摔了个粉碎,却并未伤到安若雅:“安歌,你疯了吧!你以为我愿意留在这里看着你,像你这样肮脏的女人,我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

“滚!滚啊!”

安歌恼怒的看着安若雅离开。

她像是发了狂似的,在房间里寻找昨天男人留下来的痕迹。

但却什么也没有找到。

她在浴室里洗了个澡,想要用水冲刷干净自己的身体。

……

安晋元坐在客厅沙发上,听见了开门声,他拿起了放在茶几上的茶杯,用力的砸向了安歌的脚边:“做出这种不知廉耻的事来,你还有脸回家!”

安歌不说话,低着头走了过去。

安晋元怒道:“现在,霆照已经要和你解除婚约了,十年的努力都白费了!”

可她,却只听见了“解除婚约”四个字。

安歌如遭雷击,呆滞了半晌才回过了神:“爸,你说什么?”

她抓住了安晋元的胳膊。

安晋元挣开了她:“你滚,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爸,你说什么?霆照哥哥要和我退婚?”安歌脸色苍白似纸,声音颤抖着:“不,不可能,霆照哥哥只是说说对不对,我知道的,他是爱我的,他……”

“哼!”安晋元冷然道:“你还有脸说,哪个男人能够忍受自己的女人不贞不洁,一会儿,霆照就要上门退婚了。”

叮咚。

门铃声响,佣人三姐打开了大门。

林霆照带着林家管家,来到安家。

安歌连忙迎了过去,抓住了林霆照的胳膊:”霆照哥哥,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你不会跟我退婚的对不对?”

林霆照睨了安歌一眼,冷然道:“从现在开始,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安歌愣住了,她不敢相信,面前这个话语冰冷的男人,会是她的霆照哥哥。

眼泪顷刻间夺眶而出。

她的眼泪,她的恳求,似乎都不济于是。

林霆照态度坚决,语气冰冷:“安歌,我们好聚好散,别让事情太过难堪。”

“不!我不要分手!霆照哥哥,你是知道的,我有多爱你的呀!”

“安小姐,请你别再说了。“林霆照掠过了安歌,径直的走到了安晋元的面前,颇为恭敬的说道:“安伯父,事已至此,我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他侧身,从林管家的手里接过了账簿,交还给了安晋元:“这是林家和安家过礼单,安歌的嫁妆,我已经派人送回来了。”

“霆照啊,这件事,我们能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

安晋元并不希望失去林家这门亲家,毕竟在s市,林家可是名门望族,又是沈家的远亲,说不定到时候还能攀上沈家这棵大树。

但是,林霆照的态度却很坚决:“安伯父,当时您也在场,如若,您的女人在订婚前夕和其他的男人发生关系,您还会……”

安晋元明白林霆照的意思。

他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深深的低下了头。

客厅内,鸦雀无声,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

安歌神情错愕,一瞬不瞬的凝视着林霆照,她从未见过如此冷酷绝情的霆照哥哥。

许久,安晋元缓缓的站了起来,他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顿的说:“霆照啊,我愿意将一半安氏集团作为安歌的嫁妆,你看事情可有回转的余地吗?”

第5章 订婚继续

“什么?!一半安氏集团?”

厨房内,安若雅和方丽华面面相觑。

整个安氏集团的全部资金也不过才五亿,分一半给安歌作为嫁妆,那就是两亿五千万。

那他们母女二人的身家也将会缩一半。

安若雅第一个从厨房里冲出来:“爸,您是不是疯了?要拿一半安氏给安歌做嫁妆?”

“你懂什么!?”安晋元瞥了她一眼。

安若雅急了:“爸,为了妹妹,您……”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方丽华一把拉住了她,瞪了她一眼:“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要插嘴。”

“可是,妈妈……”

“闭嘴!”

方丽华的态度倏然的冷了下来,硬生生的打断了安若雅的话。

她脸带笑容,看向了林霆照:“霆照,你别介意,小孩子不懂事。”她眸色微敛,狠狠的瞪了安若雅一眼:“你跟我进厨房。”

安若雅贝齿紧咬下唇,眼看着,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走了,她很不甘心。

“妈,你为什么不让我说下去?”

回到了厨房,安若雅忍不住问道。

方丽华微微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妈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让你少说话,多做事,你又不是你爸的亲生女儿,他就安歌这么一个孩子,不为安歌着想,难道,还能把家产留给你啊!?”

听见了方丽华的话,安若雅不由得蹙起了眉。

的确,正入方丽华所言,安若雅并非安晋元亲生女儿,当然不用为了她考虑。如果不是方丽华的美貌和智慧,也不会到了40多岁,还能够带着一个拖油瓶嫁入豪门。

“妈,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爸把一半的安氏给安歌做嫁妆把?”

方丽华闻言,双眸微眯,眼低深处闪过了一抹寒凉:“这事还得从长计议,暂时先稳住你爸,别让他查到你的身上,不然的话,我们母女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安若雅点点头,不再多说。

……

安晋元的条件,成功的打动了林霆照。

林家虽然是高门显赫之家,但却也外强中干了。

安氏集团虽然不是富可敌国,但好在,也能够让林家起死回生了。

林霆照想了想,摸着礼单的手,渐渐的撤了回来。

这一切,安晋元看在眼睛,悬着的心总算是放回到了远处。

他站了起来,拉住了林霆照的手,笑道:“霆照啊,我知道,你是爱安歌的,安歌的确是犯了错,但是,谁又能不犯错呢?你总要给安歌一个改过的机会。”

林霆照是个聪明人,他知道,安晋元这是在给他台阶下。

他皱了皱眉头,稍作沉吟,又瞥了一眼安歌,顿时,他只觉得恶心。

如果,他娶了安歌,一半的安氏集团就都是他的了,再说,毕竟安晋元就安歌这么一个亲生女儿,只要安晋元一死,整个安氏集团还不都是他的了,到那时,什么样的女人他没有。

想了这里,他心中一狠:这顶绿帽子他忍了!

林霆照原本难看的脸色,总算是恢复了几分。

他的嘴角微微上扬,却带着一丝痛苦和无奈:“安伯父,你是知道的,我有多爱安歌,如若不然的话,我也不会那么激动,现在……”

安晋元拍了拍林霆照的手:“伯父都懂,你是个好孩子。”

他说着,瞄了一眼安歌:“去吧,安歌在等你。”

林霆照转身,径直的走到了安歌的面前,他抓住了安歌的手,单膝跪地,面容诚恳的道:“安歌,你愿意和我订婚吗?”

第6章 母女鬼心

安歌双唇颤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泪大颗大颗滚落。

虽然,林霆照原谅了她。

但是,她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林霆照是为了半个安氏集团才原谅她的?

还是为了她呢?

不过,还在林霆照愿意和她订婚,这不是她梦寐以求的嘛。

安歌深吸了一口气,用力的颔了颔首。

林霆照面色一喜,缓缓的站了起来:”按照原定计划,我们三天后就订婚。”

“这么快?!”

这回轮到安歌犹豫了。

林霆照道:“我不希望在有其他的事情发生,你明白吗?”

安歌点了点头。

林霆照面向了安晋元,削薄的双唇微启,声音淡然的说:“安伯父,您没有意见吧?”

安晋元好不容易用半个安氏集团挽回了安歌和林霆照之间的关系,虽然,这其中并不是因为安歌,更重要的是,他想要借助林家攀上沈家那棵大树。

他忙不迭的颔了颔首,说道:“能够看着你们小两口和好,我的心愿也已经达成了,一切就按照你的意思吧。”

“那好,我先回去了,我们明天在盛世酒店见。”

林霆照转过了头,目光变得柔和了几分,可眼底深处却带着一丝丝的嫌恶和厌烦。

他本想要亲吻安歌的额头,但却被安歌下意识躲开。

林霆照蹙了蹙眉,疑惑的看着安歌。

安歌低着头,抿了抿双唇:“霆照哥哥,我……”

林霆照淡然一笑:”没关系,我给你时间,让你从阴影里走出来。”

他离开安家后,安晋元始终没有给安歌好脸色,严斥她不准踏出房门,等待着三天后的订婚仪式。

这三天,安歌的食物和饮用水都是由佣人三姐送进她的房间。

不过,她却水米未动。

安歌缩在放假的角落里,抱着比熊犬雪碧,愣是一动不动。

她努力的回想,希望能够想的起来,那个将她从虎口中救走,但又夺走她初夜的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妈,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安若雅着急了,事态照这样发展下去,那么她不但少了半个安氏,而且,还彻彻底底的和林霆照无缘了。

方丽华微微蹙眉,拉起了安若雅的手,轻轻的拍了拍,宽慰道:“女儿,在一切没有尘埃落定之前,所有的变故都还是未知之数。”

“这么说,你有办法了?”安若雅脸色一喜。

方丽华莞尔,眉梢一挑:“好在,你爸不继续调查了,不然的话,查出是你做的,恐怕,都没有咱们好果子吃。你爸之所以拿出了半个安氏,也是看中了林家的声望,而林霆照不过是看中了钱财罢了。”

“妈,你这么说,那霆照哥哥……”

方丽华眯了眯双眸:“霆照的确是不错的人选,为了林家懂得容忍。”

“我就说我不会看错人的。”安若雅的脸红了起来,像是一个羞涩的小媳妇:“妈,我一定要嫁给霆照哥哥。”

“呵呵,傻丫头。”方丽华轻轻的摸了摸安若雅的头:“你放心好了,妈一定会让你得偿所愿的。”

她凑了安若雅的耳畔耳语道:“你只要将安歌订婚前和别人……”

咚!

厨房外忽然传来了一道声响,方丽华忽然住了口。

她双眼一厉,眸色变得暗沉了下来,快步走出了厨房,却看见了安歌养的比熊犬弄倒了食盆。

方丽华本就极讨厌小狗,一脚踹在了小狗的身上。

“该死的狗。早晚把你和你的主人赶出安家。”

说完,她转身回到了厨房。

但是,方丽华却并没有注意到,蜷缩在角落之中,早已经被气得瑟瑟发抖的安歌。

第7章 细微的变化

安歌捂住了嘴巴,尽可能不让自己哭出声音来。

一直以来,她都以为自己生活在一个温暖的家庭里。

有疼爱自己的爸爸,关心自己的后妈……

可是现在,在爸爸的眼里,她不过时攀附林家的工具。

后妈对她只是捧杀,把她娇养成了性子乖张的千金小姐。

至于,她的姐姐……更是一心想要嫁给她的未婚夫。

呵呵……

可笑。

安歌眼泪宛如断了线的珠子,大颗大颗的滚落而下。

趁着没有被人发现,她悄悄的上了楼。

……

“妈,我都按照您的意思,把安歌的事发布到了网上,但是……“

安若雅拉着方丽华来到了阳台,凑到了她的耳边说道。

“但是什么?“方丽华蹙起了眉头。

安若雅急声道:“好像有什么人,把这件事情压了下来,我传到各大论坛上的内容,都被人删除了。”

“什么?”方丽华眉心皱得更加深邃了起来:“怎么会有这样的事?”

“妈,你说现在应该怎么办啊?总不能眼看着安歌和霆照哥哥订婚吧?”安若雅急得直跺脚。

“别着急。”方丽华眉心舒展,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了一抹冷凝的弧度:”他们不是还没有订婚嘛,你还有机会。“

三天的时间,安歌没有踏出过房门半步,佣人三姐怎么端进去饭菜,又怎么端出来。

她蜷缩在角落里,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咚咚咚……

“安歌,你在房间里干什么?今天,可是你和霆照的订婚礼。”

“安歌,开门!”

“老公,安歌这孩子该不会……”

方丽华敲了敲安歌的房门,转头看向了安晋元:“这孩子该不会又出什么事了吧?”

安晋元的脸色铁青,一切都已经临门一脚了,他可不希望再出现什么变故。

他推开了方丽华,用力的敲了敲安歌的房门:“安歌,我知道你在里面,赶紧把门打开,订婚礼的时间都要到了,要是再不出门的话……”

吱……

房门徐徐打开。

安歌身穿白色长裙,一头长发宛如瀑布一般,她略施粉黛,却恰到好处,白皙的脖颈上,佩这一条蓝宝石项链,这是她母亲留下来的唯一的遗物。

她站门口,给人一种气质高雅蕙质兰心的感觉。

她锋芒内敛,看起来和以往大相径庭。

“安歌……“

方丽华怔了怔,想要说安歌哪里不同,但是却又说不来。

“既然都已经准备好了,咱们赶紧出发吧,到时候,让林家久等了可不好。“

安晋元下了最后通牒。

安歌只是笑着点了点头,便跟着安晋元、方丽华离开了安家。

林霆照和安歌的订婚宴安排在了s市赫赫有名的万华酒店举行,以林家在s市的声望和名气,前来赴宴的宾客,要么就是达官显贵,要么就是城中富豪,要么就是影视红星。

一辆辆豪车,将这个街道堵的水泄不通。

林霆照穿了一身笔挺的西装,整个人显得更加高大英俊,面对每一位宾客,他都表现得彬彬有礼。

林母站在他的身边,对前来的宾客点头微笑。

她看了看手表,蹙眉对林霆照问道:”还有三分钟,宴会就要开始了,安家怎么一个人都没来呢?该不会有什么变故吧?”

闻言,林霆照皱眉:“应该不会,您没看见,我求婚的时候,安歌恨不能给我跪下来,她一定会来了。”

“哼!”林母冷哼了一声,压低了声音冷然道:“这个小贱人,看她过了门我怎么收拾她!”

第8章 你有意见吗?

s市的主干道,很少有堵车堵成这样的情况。

安晋元坐在车里,不停的看着手表,嘴里还骂个没完。

倒是方丽华却显得沉重冷静:“老公,消消气,堵车也不是咱们能够控制的了的。”

安晋元眉心紧皱成川。

他好不容易,用一半的安氏集团说服了林霆照娶安歌,若是再出什么岔子,让他这颗脆弱的小心脏,如何能够承受的了。

他叹了一口气:“希望,林家不会介意。”

道路两旁出动了警察维持治安,这在s市很少会出现这种状况。

安家的车停的靠前,顺着车流的方向,安晋元看见了一辆黑色的宾利雅致728疾驰而过。这辆车在整个s市也只有一辆,车主人便是跺跺脚,都能够让S市的经济明白抖三抖的人物——沈郁。

安晋元做梦都想要和沈郁攀上关系,以至于,他不惜用女儿的下半生幸福,和一半安氏集团作为筹码。

“原来是沈公子的车。”

方丽华一脸钦羡的顺着安晋元的目光看了过去:“若是能够和沈家攀上亲家,那……”

“做你的春秋大梦!“安晋元粉碎了方丽华的梦:“你当沈家是什么小门小户,也是咱们能随便把女儿家进去的吗?”

“老公,你以前不是经常说,沈公子和安歌的外公有些交情嘛?不如,让他老人家出个面,给咱们若雅……”

“闭嘴吧,我的姑奶奶,自从你进门后,我求了多少次,老爷子也不肯见我一面,你还好意思舔脸让我去求老爷子,给若雅说亲。”

安晋元没好气的白了方丽华一眼。

这时,沈郁的车开了过去,道路解封,安家的车才得以同行。

到了万华酒店时,已经迟到了十五分钟。

安晋元怀揣着一颗惴惴的心,带着全家来到了订婚宴的现场。

“呦,这不是安总嘛,我还以为您今天不来了呢。”

刚刚踏入了订婚宴现场,迎来的就是林母带着嘲讽和揶揄的一句话。

这门婚事,可是安晋元用半个安氏集团求来的,她这分明是在打他的脸。

安晋元一张老脸臊得羞红,连连赔着不是:“林太太,看您说的,今天来的时候路上堵车,所以才会……”

“得了,得了。”林母剜了安晋元一眼:“既然人都已近来了,就赶紧……”

她的话说到了一般,目光忽然落在了安歌的身上。

以往,每一次安歌见到了她,都叽叽喳喳百般讨好,怎么今天,却已经阿谀奉承的话都没有说呢?!

“呵!”林母冷笑。

这也难怪,马上就要和林霆照订婚了,人都已经到手了,自然是不用再谄媚讨好了。

林母越看安歌,越觉得恶心。

她的宝贝儿子,可是人中龙凤,青年才俊。

若是从前,她虽然也不喜欢安歌,但看在安家的分上,多少还能够说得过去。

但是现在,在她看来,订婚前夕跟三个男人跑出去开房。

如果不是看在钱的份上,林母很想当场给安歌一个耳光,然后再补上两脚,让这个肮脏放荡的女人离开她的儿子。

“安歌,难道你没看见我吗?”

林母双手交叠环于胸前,趾高气扬的看着安歌。

“伯母。”安歌唤了一声。

“哼!”林母冷哼了一声,揶揄道:“看见长辈也不知道主动说话,真不知道是谁教出来的。”

“是我,你有意见吗?“

忽然,一道如同洪钟般的声音,传进了众人的耳廓之中。

听见了这个声音,安歌的脸色倏的一喜。

她连忙转过头去,像是一只活泼的小兔子似的,撞进了一个老者的怀抱中:”外公,您什么时候回国的?”

一觉醒来,整个世界仿佛都变了。这一切,似乎都和一个男人有关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53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