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穿越,付思瑶成了将军府不受宠的嫡出大小姐

一朝穿越,付思瑶成了将军府不受宠的嫡出大小姐

第1章 怪你死的早

梁阳国,京都,秋末。

一连下了半个多月的雨。

入夜,荒郊。

几个小厮披着蓑衣挖坑,旁边放着棺材,将军夫人死了才不久,府上姨娘李氏就慌慌张张的要把人给葬了。

“怪就怪你那短命的娘死的早。”巨大的黑油纸伞下,李媚云掩鼻嫌晦气的瞥了一眼棺木,对一旁被几个仆人摁着的女孩讽道,“如今圣上旨意都下了,要府上嫡女嫁去凌王府为妃,你这得守孝三年,没办法,只能我女儿思晴替你出嫁。”

“我娘好端端的怎么会死,她是被你害死的!你为了夺婚事居然暗中杀人……”

“啪!”李媚云狠狠的抽了她一巴掌,“你说话给我注意点!现在我是将军府的当家主母,你居然敢诬我陷害你娘?”

付思瑶跌撞着摔在泥水地里,满嘴的血沫,从身上掉出一个玉镯子来,滚进泥里。

上等琉璃东海玉,价值连城。

李媚云看见那镯子眼都瞪直了,付思瑶伸手去捡,却被李媚云快步过来狠狠的踩着手指头。

“小贱蹄子,放开!”

“这是我娘的东西,这是我娘唯一留给我的东西,啊!!”

李媚云脚踩在她指头上使劲儿拧着,硬鞋底子踩的她手骨头都要断了。

泥糊在血肉上,刺的生疼,李媚云一把把镯子抢过去,用帕子擦了擦,冷哼一声:“凭你这种下贱东西也配有这等好镯子?”

“李夫人,挖好了。”

“埋了。”

几个小厮去搬弄棺材。

付思瑶浑身一震,红着眼扑上棺木,“不要埋我娘,不要,我求求你,不要埋我娘……”

“不知好歹的憨东西!”

李媚云恶狠狠的瞪着她,“来人,给我勒死她,将军有令,对外就说这贱蹄子思母心切,上吊自杀跟着去了!”

她扯着尖锐的嗓音,一脸阴蛰。

几个手脚麻利的小厮反捆着她的胳膊把人摁到泥地里,将白绫缠在她脖颈上,用脚踩着她的头,狠狠的勒着。

付思瑶拼了命的扯着白绫,挣扎道:“你放开我,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我做鬼都……”

几个小厮手脚快,很快,付思瑶吐着舌头说不出半句话来,只瞪着那滚圆的眼珠子盯着李媚云。

李媚云冷笑,“你跟你那下贱的娘早就该死!当年若不是你娘执意要嫁将军,我便是将军夫人,我的女儿思晴便是堂堂正正的将军府嫡女。”

“哦不,我女儿思晴明天就要嫁到凌王府为妃了!!”

她一脸得意。

外头电闪雷鸣,大雨倾盆,天色昏沉。

李媚云把人吊在树杈上,招呼那几个小厮一人给了一袋儿份量不轻的银锭,将人遣散了。

事毕匆忙撑着黑大的油纸伞打道回了府。

半夜,雨小了些,打在付思瑶悬挂在树上的尸体上。

冥币随风起,半空打了个卷儿。

与此同时,二十一世纪,同样的位置。

爆破声震耳欲聋,本来伫立在这里的大楼突然分崩离析,垮塌下来,钢筋水泥猛压在来不及逃跑的女人身上。

血肉筋骨皆断,一个系统声音不断提示,五脏机能丧失百分十九十九,肾上腺素储备仅余百分之五,心脏已停止跳动,心脏已停止……

噗通,墓穴旁,已被绞死的付思瑶突然从白绫上跌落,掉在地上。

后半夜,她动了动手指,一阵剧烈的疼痛。

系统声音再次响起,已探测到生命迹象,肝脏功能运转正常,指骨轻微断裂,正在修复中,正在修复……

第2章 穿越为嫡女

付思瑶迷迷糊糊睁开了眼,将刚刚拿到的S国人造变异细胞液归案到系统里,挣扎着站了起来,跌跌撞撞的站起来,看着四周阴沉的天气,入目尽是杂乱潮湿的树。

和一座新墓,碑文上写了:将军夫人,姜玉。

她下意识的看了眼墓土,透过棺木看见里面的人体。

“女,三十六岁,死亡时间七十二小时前,饮毒而亡,腹中残留毒液不明……”

付思瑶头痛欲裂,根本没听大脑系统的分析指令,一段记忆铺天盖地的灌进脑子里。

那个该死的李姨娘,为了抢她跟凌王的婚事,毒死了将军夫人,活活勒死了她。

她迟疑的摸了摸脖颈上的红印子,微微戚眉,略有些不可置信,她明明记得执行任务时被人坑害,炸药爆破,整座楼都塌了,她应该葬身了才对啊。

穿……穿越了?她看着手上被人踩的模糊的血肉发呆。

“身后有移动物体,注意……”系统正常提示,付思瑶慌忙转身,一黑衣男人手上提着把长剑,跌跌撞撞的一头栽在地上。

天上一道电光猛地划过,雨越下越大。

“男,二十岁,肩,手臂,腰,腿,负剑伤,身中普通蛇毒。”

“救命~”男人动了动腿脚,翻了个身,仰面朝上,头发湿贴在脸颊,面色惨白嘴唇乌黑,眼窝深陷,血带着雨水混着泥。

“救……救……”

他迷迷糊糊的说着,身上掉下来一令牌,闪电反光,付思瑶一眼看清了凌王那两个字。

他就是凌王?那个自己原本要嫁的凌王君清霄?

还没从自己穿越的震惊中缓过神儿来,付思瑶心就又揪了起来,抹了把脸上雨水,过去拖着他把人带到一颗大树下,稍微能遮些风雨。

用雨水清理了他伤口上混着血肉的泥,那男的疼的浑身冷汗,青筋暴起。

付思瑶快速从系统次元空间里找了些伤药敷上,和解百毒的丹丸喂给他,把自己上吊的白绫拧干了水,给他包扎了伤口。

顺带也处理了下自己手上的伤。

一切差不多时天也快亮了,付思瑶狠狠的踹了他一脚,他还是没知觉。

不应该啊,不就这么点儿破伤,能昏死到什么时候,这什么林黛玉的体质?

按照原主的记忆,今儿应该是凌王跟将军府大婚的日子,现在这新郎官,居然昏死在了自己手里。

呵,付思瑶在杀手界向来是出了名的睚眦必报,既然上天让她残垣中也能魂穿活命,她自然要替原主好好收拾收拾那阴毒的母女俩人!

天大亮时雨渐小了,她背着君清霄去了市集,租了一辆马车,还是从君清霄的衣物中搜刮出的银子,拉着他晃晃荡荡的去了凌王府。

凌王府上红绸遍布,地上还有残留的雨渍,门口围了不少人,皆是称赞将府与皇家联姻此等美好婚事。

“听说前些日子将军夫人病逝,嫡出那小姐守陵,一时想不开上吊随她娘去了,现下嫁来的,是新晋将军夫人的女儿,付思晴。”几人七嘴八舌的说着,付思瑶撩开车窗帘子看了一眼。

“付思晴?”那人惊诧,“是那个琴棋书画名动京城的付思晴?她不是原本就是将军府嫡出大小姐吗?”

“不不不,她以前是庶出的,现在是嫡出的。”

第3章 你娶我,我给你解药

突然,喜乐响了起来,新娘的花轿从远处过来,一路上有喜婆洒着糖和文钱,惹的那些看热闹的人都扎堆儿凑了过去,哄闹着抢。

原古人婚嫁是这个样子……付思瑶正好奇地看着,身边男人却突然睁开了眼!

人影一闪,男人出手如电,反手掐着她的脖颈,冷声问:“你是谁?”

马车里空间小,付思瑶还不认为一个玩儿刀剑的古代人能伤了自己,便一点儿压迫感都没有,放下车帘子冲他扯了扯嘴角,“我救了你。”

君清霄戚眉,听着外面喜乐,想到昨晚上遭了仇人追杀,他逃命到荒郊,迷迷糊糊中意识到有个女人救了自己。

“想起来了?”付思瑶问。

“谢了。”君清霄松开手,正欲下车。

“你中毒了,心脏下一指很疼。”付思瑶冷冷道。

君清霄猛然回首,紧掐着她的脖颈,付思瑶一时喘不过气来,他阴着脸道:“把解药给我,否则……”

昨晚上才体验了被人勒死的感觉,付思瑶对这种喘不上气的感觉还略有熟悉,咳了几声,面色泛青,“你在掐着我你五脏就会爆裂,不治而亡。”

“你敢威胁我?”

付思瑶眸中略有缓和,“不敢,有事相求凌王殿下。”

心脏下一指剧烈的疼痛让君清霄直不起腰来,跌坐在马车上,他紧抿着唇,浑身杀气盯着付思瑶,“你想怎么样?”

“今儿你大婚。”付思瑶掀开车窗帘,外面婚轿已经到了凌王府门口,喜乐吵吵嚷嚷的。

君清霄眼皮都不带抬的,好像他不是新郎官似的,这婚事到底是皇后硬塞给他的,他冷笑,“那又怎样?”

“我叫付思瑶,你今儿娶我进府,我给你解药。”付思瑶瞥了他一眼,君清霄还是头一次从一个女人眼里看见了帝王般坐震山河的气势,不由得眸色一沉。

凌王府的门开了,按皇家规矩来,该是君清霄与皇后出来迎接,可现在只有皇后在门口,她满脸喜庆,说道:“快快迎思晴下轿。”

那些个喜婆掀开喜轿帘子,付思晴大红嫁衣落地

付思瑶直接将马车横冲直撞的开到了凌王府的门口,挡住了付思晴的路,几个侍卫都被撞到在地。

场面一片哗然,那几个喜婆都懵了,皇后一愣,“这是怎么回事?来人!”

付思瑶缓缓掀开轿帘子,下了轿,身上还是昨个上吊的那衣裳,脖颈一条鲜红的棱子,苍白着脸披头散发犹如鬼一般,缓缓站在付思晴面前。

一群人眼睛都瞪直了。

“怎么会?怎么可能?”跟着一起来的李媚云脸色煞白,身子都僵硬了,险些栽倒在地上,多亏身边的人扶了她一把。

“我才是付家的嫡女,凌王殿下的妻子。”付思瑶扫了一眼周围的人,“我没死。”

这声音还带着上吊的沙哑,轻而难听,却狠狠的砸在有些人的心上。

皇后瞧了一眼身边的嬷嬷,那嬷嬷紧低着头,扶着皇后过去,李媚云瑟瑟发抖的扶着身边丫头,“她怎么没死?她怎么可能没死?我昨天明明看着她上吊……”

“你是哪里冒出来的野女人,居然敢扰乱凌王大婚?”付思晴一把扯下了脑袋上的盖头,她等了多少年了,终于等到了攀权附贵的这一天,一时没忍住。

盖头一揭下,她亲眼看见了站在面前的付思瑶,浑身一震。

第4章 你可真是漂亮

“我的好妹妹今儿打扮的可真是漂亮。”付思瑶扯了扯嘴角,一边拆着手上带血的绷带,那只被李媚云踩烂的手已然恢复的差不多了。

又缓缓扭头冲着皇后一字一顿道:“我没死,我便是付家名正言顺的嫡女!是凌王名正言顺的王妃!”

“你明明已经死了,我昨天晚上亲眼看见你吊死在陵墓上,已经断了气……”李媚云冲上来指着付思瑶的鼻子惊慌着嚷嚷:“你不是付思瑶,你是谁?皇后娘娘明鉴,她不是付思瑶,付思瑶已经死了!”

“啪!”付思瑶猛地将昨晚挨的那巴掌打还了回去,“姨娘清醒点儿!”

李媚云捂着脸龇牙咧嘴的,求救的目光看向皇后。

皇后紧戚着眉,低低咒骂了一声,“没用的东西。”

继而吩咐道:“来人,这个女人假冒付家嫡女,拉下去!”

李媚云冷哼了一声,咬紧了牙关道:“我倒要看看你这贱蹄子有几条命!”

付思瑶踹了马车一脚,马车竟晃荡起来,里头看戏看的起劲儿的君清霄一时没坐稳磕了脑袋,脸色登时就黑了,然后听见付思瑶道:“还不下来说句话?”

君清霄堂堂皇后独子,受人敬仰的尊贵的凌王殿下,还是头一次被人这么憋屈的指使着,他悻悻下了马车,俯首道:“儿臣参见母后。”

皇后一惊,诧异出声:“霄儿?”

“本王今日要娶的,是付思瑶。”君清霄冷冷道,顺势搂了一把付思瑶的腰,付思瑶眉目一戚,瞪了他一眼,他装作没看见似的。

皇后一脸菜色,“你怎么在这里?说什么胡话?”

那李媚云也傻眼了,她根本就没想到君清霄会在这里。

付思晴紧咬着唇握着手,不甘心的上前几步,双眸含泪“殿下?殿下这是什么意思?皇上亲下的旨意说求娶的是付家的嫡女,如今她娘病逝,我娘自然是将军夫人,我自然是嫡女!”

“如今我的花轿都抬到了您凌王府的门口,您说娶的不是我,如此羞耻之事,我……我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言罢,付思晴当真伸着头往轿撵上撞,吓的李媚云连滚带爬的过去拦着,“女儿啊,我苦命的女儿,你可不能寻死……”

“娘亲,受殿下如此羞辱,我那儿还有脸活着……”

付思瑶看了半辈子这母女俩人做戏了,在府上栽赃陷害,装的委屈求全,惹的自己那便宜爹付常守多番怜爱,荣宠之至。

显得她跟那不争不抢脾气温和的叫姜玉的娘是个恶毒阴狠心如蛇蝎的毒妇。

所以落的如此下场,若不是因为魂穿,怕是这会儿尸凉荒野,这恶人母女反而成皇亲贵胄了。

不禁冷笑了一声,扔去了个刀子,“没脸活着就自杀,手脚麻利的快点儿,哭什么哭?”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指责付思瑶是个逼死妹妹的毒妇,然而付思瑶一点儿都不在意别人的说辞。

李媚云立马态度大转弯儿,捡着刀子哭跪在地,冲着付思瑶连连磕头:“求求大小姐,求求大小姐,我们出身卑贱,就是将军夫人死了我也没资格成为夫人。可晴儿的花轿都到了门口了,要是拐道回府,晴儿后半辈子还如何嫁人啊,求求……”

第5章 一起都娶了吧

“昨儿个抢我东西埋我母亲活活勒死我的那时候,你怎么没想到今儿会来求我呢?”付思瑶缓缓蹲下身子,轻声说着,眸色阴冷的盯着她,抬手摸了摸她脖颈的头发。

李媚云浑身冷汗,险些吓的魂不附体。

这是付思瑶吗?不,这不是那个胆小懦弱任人算计的付思瑶。

皇后紧咬着牙,恶狠狠的盯着君清霄,君清霄默然,皇后皮笑肉不笑的从牙缝里滋出几个字来:“既然都是嫡女,那就一并娶做侧妃了吧。”

“霄儿觉得如何?”皇后犀利的目光扫到君清霄的身上。

君清霄皮笑肉不笑的应了一声:“母后高兴就好。”

李媚云吓的连滚带爬的滚到皇后脚下,付思晴也满眼磕着泪花“多谢皇后,多谢殿下,多谢皇后娘娘。”

付思瑶正要说话,被君清霄狠狠捏着手腕拽进了府里。

这下梁阳京都里可有的笑话看了,俩人前脚刚进了凌王府,后脚那茶楼酒馆里不知道要出多少话本子说闹的这出好戏。

君清霄原就对这桩婚事不感兴趣,从头到尾都是皇后在张罗,他就没参与过,刚进府,一侍卫在他寝房门口突然满脸欣喜,“殿下?殿下您没事?”

“滚开。”君清霄斥责。

那侍卫欲言又止,侧身让道。

门哐啷一声被踹开,君清霄将人扔到屋里,“解药。”

“慌什么?”付思瑶揉着被摔痛的腰。

君清霄一脚踩在她胸膛上,将人踩在地上,垂首冷眸,“你耍我?”

“我配置解药也需要时间。”

“你想牵制本王?”

“你一时半会儿也死不了。”付思瑶道:“而我现在心中许多疑惑,解不开便没有过多的心思帮你研制解药。”

“你知道威胁本王是什么下场吗?”君清霄浑身杀气,只需稍稍脚上用力,这女人的肝脏都会被踩碎。

“你可以诛我九族。”付思瑶一脸满不在意,“用尊贵的凌王殿下一条命换我付氏上百条贱命,不亏。”

君清霄没吭声。

“我娘姜氏,前朝公主,李媚云有几个胆子敢毒杀她?”付思瑶缓缓道……

门外那侍卫突然敲门,“殿下,昨晚上的刺客抓到了,就在地牢里。”

君清霄收起了脚,冷声警告道:“你给我老老实实在这屋里呆着。”

他匆匆转身出了门,跟门口侍卫吩咐说,“看紧里头那女人。”

那侍卫应声,还担忧着碎碎念说:“王爷,您昨晚上跟属下走散了叫属下十分担心……”

君清霄鸟都没鸟他,走了。

留下那倒霉侍卫在门口一脸茫然。

付思瑶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啐了口血沫,不禁吐槽,这人踩的真狠。

君清宵不拜堂成亲,皇后也拿他没辙,凌王府前院侍宾客,热热闹闹的,后院冷清的跟死了人似的。

付思晴哭哭啼啼的进了喜房,撩开盖头道:“娘,您不是说那贱蹄子死了吗?这是怎么回事?”

说起这个李媚云就浑身冒冷汗,接着一小厮慌慌张张的跌跑进来禀道:“夫人,奴才刚去墓上看了,墓还在,人没了。”

“呵,看来昨晚上是我失手了。”李媚云紧握着的手,指甲都陷进手掌里了。

皇后踏步进来,轻咳了一声,李媚云忙拉着付思晴跪地道:“给皇后娘娘请安。”

“安?”皇后眸色一沉,“本宫如何能安?”

第6章 没说给你饭吃

“叫你办这点儿事儿都办不好!”

李媚云浑身一个哆嗦,“娘娘,娘娘息怒,好在那姜玉死了,她是真死了,人都埋了。”

“上了吊的都能下来,那埋了的日后不就能爬出来?”

“娘娘,我以项上人头担保,姜玉是真死了!”李媚云胆颤心惊的。

“本宫答应你的将军夫人之位,凌王妃之位如今都给了你,那你答应本宫的事……”皇后睨了她一眼。

“娘娘放心,娘娘一定放心,妾身与付将军青梅竹马,付将军定对妾身百依百顺,届时妾身定说服将军,给娘娘您做牛做马,在朝上帮衬着娘娘母家,帮衬凌王殿下夺得太子之位!!!”李媚云一溜烟的说上一堆的话。

皇后应了一声,要说在付将军面前说的上话的,只有这个他宠到心肝里的李媚云了。

“如今朝中正是封太子的时候,若是付将军能对我儿清泽死心塌地的归顺,那清泽他日登基定是如虎添翼。”

一想到这里,皇后的心就放回肚子里去了。

“皇后娘娘。”付思晴大着胆子抬头,膝行了几步满眼焦灼,“娘娘,如今思晴嫁到府上,还要娘娘多番帮衬,若是被那贱蹄子抢了风头……”

她急着拉拢皇后这样大的靠山,皇后眸色一沉,瞪了她一眼,“嫁都嫁进来了,能否拴住霄儿的心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夜里,凌王府喧哗褪去,宾客散尽,华灯初上,府内通明。

“王爷吩咐了,你不能离开房间半步。”那侍卫横在门前,堵着付思瑶的路,付思瑶肚子咕咕叫着,她扯了扯嘴角,“有吃的吗?”

“有。”

付思瑶愣了一下,“嗯?在那儿?”

你倒是拿给我啊。

“王爷没说给你饭吃。”

“……”付思瑶想把这侍卫的头给拧下来,但她没有这么做,半晌,反问,“那王爷说了要饿死我吗?”

那呆萌侍卫想了想,“没说。”

付思瑶正要搬着小板凳过来教育教育这个侍卫什么叫懂得变通,忽然有个人一路小跑过来禀说付思晴头痛的厉害,想叫王爷过去看看。

侍卫如实答:“王爷不在。”

那人便走了,付思瑶在心底冷笑这种烂大街的手段也想招王爷过去。

没成想不到半盏茶时间,付思瑶连一块儿热乎馒头都没吃嘴里,就有一丫鬟跑过来噗通一声跪在院子里哭喊道:“王爷快去看看吧,我家姑娘头痛的紧,太医看了都没什么好法子,王爷,王爷……”

“王爷不在。”付思瑶一把推开那挡在门口的侍卫,不耐烦道:“喊什么喊?太医都没办法你叫王爷去干啥?”

那丫头是付思晴的陪嫁丫头,未出阁前在府里没少欺负付思瑶,如今看到付思瑶如此趾高气扬的,登时气上心头,开口指责道:“大婚之夜,王爷不在我家小姐那里,定然在你这里,我家小姐身子不适,叫王爷过去看看又如何?你这样扣着王爷不叫去,当真是心胸狭隘小肚鸡肠!”

付思瑶便觉得很好笑,“王爷真不在,就是在,也不会去的,你在嚷嚷,我就让他打你。”

一旁被点了名儿的那侍卫一脸懵逼。

“呵!”那丫鬟接着委屈的哭喊着,“王爷去看看我家姑娘吧,姑娘身子不爽,王爷与姑娘今日大婚,便是夫妻情分了……”

付思瑶捂着耳朵也不打算吃点儿什么了,转身就要关门,那丫头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跑过来推着门不让关,哭道:“王爷,我家姑娘身子真的不舒服啊。”

第7章 心胸狭隘的女人

“你有完没……”付思瑶话还没说完,那丫头猛地抽了她一巴掌,理直气壮道:“你与我家小姐好歹是姐妹,现在我家小姐身子不爽,叫王爷过去看看你都如此推三阻四,你安的什么心?”

丫头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探头往屋里瞧,屋里当真没人,她微愣了一下,还没反过神儿来,付思瑶一脚把她给踹出去了。

她几乎是惊叫出来的,整个身子狠狠的摔在院子里,侍卫一愣,就看见付思瑶冷冷的站在门口台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那人。

她擦了把嘴角,一步步走过去,吓的那丫头捂着肚子往后爬,惊恐的瞪着她结结巴巴的说:“你,你想干什么?你居然敢打我?你这废物东西你在府里从来不敢还手你现在……”

“我是不是说了你在嚷嚷就揍你!”付思瑶一脚踹在她肚子上,那丫头身子撞在墙上,人都丢了半条命,噗通一声摔在地上呕了一口血。

这时,大门吱呀一声开了,君清霄进了院子,一眼就看见了地上蠕动着个半死不活的人和一身杀气凛然的付思瑶。

剑眉一挑,“干什么?”

“参见王爷。”那侍卫慌慌张张的跪地,付思瑶翻了个白眼,寻思着你在晚来一会儿就能看到一具新鲜的尸体了。

她跟着福身,“参见王爷。”

那丫头看见君清霄跟看见救星似的,奋力爬了过来,冲着君清霄连连磕头,张嘴就满是沾了血的牙:“王爷救,救我,她要杀我,她要杀我。”

付思瑶瞪了她一下,吓的她直往君清霄的身后爬。

君清霄嫌恶的踢开她,瞥了眼衣角的血,冷声问:“怎么回事?”

侍卫如实道:“禀王爷,这姑娘是付家二小姐的陪嫁丫头,她说二小姐头疼,叫王爷您顾着夫妻情分过去看看。”

君清霄看了她一眼,“你还有虐待下人的癖好?”

“她先动的手。”付思瑶指着自己的脸,她肤色本就白如凝脂,这丫头一巴掌打上去,现在还隐约看的见五个手指头印儿。

“身为下人敢动手打主子,我就是踹死她,也担不上虐待下人这等罪名。”

“把她拉下去。”君清霄厉声吩咐道,几个跟着他的影卫过去扭捆着付思瑶的胳膊,她微微戚眉,“你干什么?”

“带去牢里。”

地上趴着的那丫头呜呜哭着,“多谢殿下,多谢殿下……”

“这个以下犯上,杖毙。”君清霄看着染血的衣角心里堵得慌,便回屋换了件衣服。

那丫头的话戛然而止,随即惊恐的爬着追君清霄,“王爷,王爷,我是付家二小姐的贴身丫头,我……”

话未说完,她就被人堵着嘴拉了下去。

地牢。

“我给君清霄下的蛇毒没人能解的开!我告诉你们!最好现在就求求爷爷我,不然不出三日,君清霄必会暴毙!!”一男人浑身是血的被人用铁链锁在柱子上,狂妄的叫嚣着。

“啪!”一人狠狠的抽了他一鞭子,厉声道:“说,到底是谁指使你刺杀凌王殿下的!”

被押送地牢的付思瑶刚好路过,瞄了一眼,那人身上头发散乱,嘴角滴滴拉拉着血丝,肚子胳膊上都是滚烫的烙铁烧过的皮肉,惨不忍睹,露着一口血牙疯疯癫癫,说着什么蛇毒的事儿。

第8章 帮君清霄审人

“他说的蛇毒,你是不是已经给本王解了?”君清霄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付思瑶愣了一下,下意识道:“解了。”

“会审人吗?”君清霄扫了一眼牢中血人,“撬开他的嘴,你虐待下人那件事我既往不咎。”

“我没有虐待……”

君清霄一本正经的看着她,付思瑶话说到一半就闭嘴了,君清霄身上的蛇毒不是一般的蛇毒,好像还掺着什么别的东西,她昨天没有一下子清干净,所以君清霄心脏下一指会偶尔剧痛。

但不致命,原本想好好琢磨琢磨在用药根治。

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下毒的那个,付思瑶觉得还是有必要打个交道的,就点了点头,“行。”

言罢就进去了。

里头那影卫迟疑的出去,凑到君清霄跟前诧异问,“王爷,她能行吗?咱们都审了一天了。”

“能吧。”君清霄还真想看看这女人身上带的杀气到底有多凌厉。言罢他摆摆手吩咐说:“去查查将军府上大小姐付思瑶的事儿。”

他以前几乎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一直以为付家就付思晴一个女儿。

影卫领命离开。

付思瑶看了眼架子上的刑具,那血淋淋的男人嗤笑,“呵,臭娘们儿,你算个什么东西?叫君清霄来啊,老子不怕,老子就等着他三日后百蛇侵体!!!”

付思瑶找了把趁手的带弯钩的匕首,猛地捅进他身体里,那男人浑身颤抖,紧咬着牙,又呕出几两血来,破口大骂,“老子等着君清霄百蛇……啊!!”

他一声惨叫,付思瑶将刀抽出来,勾出他大腿一块儿血肉来,趁着他疼的痛不欲生时,付思瑶伸手摁着他的脑门儿,系统提示道:“正在复制记忆,倒计时,3,2,1.”

男人疼痛尚未回神儿,脑中杂七杂八的记忆瞬间被系统提取归纳整理,那男的疯狂大笑,“哈哈哈,你,你这娘们儿,就这点儿本事,就这点儿……”

“你是三皇子君子易的人,你家中有个有孕的发妻,在他手里扣着。”付思瑶回首冲君清霄笑笑,“他是你三皇弟的影卫。”

血柱子上那人立即敛了癫笑,面容渐渐凝固,惊恐的看着付思瑶。

“你要是肯在朝上指证三皇子派你刺杀凌王,我就能保证你妻儿安全。”付思瑶道,话音刚落,男人下骸一动,他要自尽!

君清霄飞快一步上前,卸了他的下巴。

他口齿不清的支支吾吾说着:“我不会,不,不会指证,你,你以为你能活,活的了吗?”

“哈哈哈,万蛇毒,万蛇毒会要了你的命!!”

“生命正在衰竭,血液僵化,没有救助希望。”付思瑶看着血柱子上的人,系统提示道。

“三皇子为什么要刺杀你?”付思瑶随口问了句。

“因为太子之位。”君清霄扯了扯嘴角,既然如此,他又怎么会放过君子易?

沉默片刻,他诧异的看着付思瑶,“你是如何审出来的?”

他一直都在看着,并未听到这男人说关于君子易的半个字。

一朝穿越,付思瑶成了将军府不受宠的嫡出大小姐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9681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