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当晚,宋七月明白自己老公才不是“弱不禁风”。

结婚当晚,宋七月明白自己老公才不是“弱不禁风”。

第1章 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医院,空气中弥漫着浓烈至极消毒水味道,很是难闻。

今天午休时,宋七月手机突如其来的开始震动,心猛地狂跳不止,接过电话就听到那边的女声传了过来,道:“宋小姐是么?”

“我是,你是?”

“我是同和医院的护士,宋清野突然发病,现在正在抢救,还请你尽快赶过来。”

“砰——”

宋七月只觉得自己脑袋一下子就炸开,无法思考,眸子猛地一缩,将东西放下就朝门口冲过去,就连衣服都没有来得及换。

“唉,宋七月,你去哪儿!”

对同事的叫声充耳不闻,满心满眼只有宋清野。

到了医院,她急忙冲到抢救室门口,那灯还亮着,有个护士走过来,小声的道:“宋小姐,张医生让我在外面等你,他说让你先别着急,一定会尽全力抢救。”

宋七月应了声,后退几步,身体紧紧靠在墙壁上,全身颤抖不止。

八月的天儿,却觉得冷到了骨子里,等张医生大汗淋漓从抢救室出来,宋七月猛地站起身看向他,无言胜有声。

“抢救及时,清野现在已经转到病房。”

“谢谢医生。”

“不用,这是我的本分。”

张医生摘下口罩,想了会儿,还是开口道:“清野现在的情况已经不是吃药能够稳定,你最好尽快为他动手术,而且医院这方面帮清野找的骨髓已经有消息。”

“有消息了?真的么?!”

“嗯。”

张医生点了下头,宋七月心中染了喜意,道:“张医生,求你尽快安排清野手术!”

清野十五岁时查出骨髓和常人不同,现在已经十七岁,两年之中,他都躺在病床上治疗,早就瘦的不成人形,她现在只希望清野能够早日健康,和十几岁的少年一样在学校学习。

听到宋七月的话,张医生不由得有些怀疑,“七月,你放心,作为医生,肯定会竭尽全力救治。”他顿了顿,终是说出了实情,“只不过,手术费用需要的并不少,你有么?”

他知道跟前这个女孩子每个月所挣的工资都用在医药费上,根本没有多余的留下来,这手术费又从哪里拿?

宋七月脸颊僵硬了一下,沉默半会便道:“张医生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为难的,手术费我会尽快凑齐。”

“七月,你有任何需要的话,都可以和我说。”

她轻微的笑了笑,礼貌而又生疏。

张医生似乎明白这种含义,也并未说话。

到了病房门口,她透过窗户朝里面看,眸子缩了缩,清野安静的躺在那儿,脸色苍白的像是完美的瓷娃娃般。

确认宋清野没事,她终是松了口气,擦了额角上的冷汗,心莫名的颤动。

“嗡——”

她看了眼手机来电显示,接过:“喂?”

“宋七月!”那边声音显然是气愤不已,冷言以对:“上班时间你给我死哪去了?知不知道擅离职守的后果,赶紧给我滚回来!”

“是,经理!”

急忙赶回售楼部,还没有喘口气就被人砸了一身。

“宋七月,你不想干了大可以直说,我们这不是招不到人,别仗着有一张好看的脸蛋就以为谁都管不了你了!”经理冷笑着,将文件重重的砸在她的身上,许是其中还夹杂着什么坚硬的物品,疼得厉害。

她抽了口冷气,挂着招牌式笑容:“经理,对不起,我保证绝对不会有下一次!”

她需要这份工作,清野还等着她拿工资缴医药费。

经理阴阳怪气的嗤笑出声,手指拿着笔在桌面上敲了敲,冷笑道:“也不需要有下一次了,直接拿着东西给我——滚吧!”

宋七月双手猛地缩紧,骨节分明手指隐隐能感觉在颤抖,她瞪大眼盯着经理,道:“经理,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绝对不会有一下次!”

宋七月使劲咬了咬唇,就差给这人跪下来,这份工作是薪水最多的,她不能丢,否则清野的手术费怎么办?

经理刻薄的嘴脸显示的越发明显,重重的拍了下办公桌道:“宋七月,我这可不是开善堂的,赶紧给我滚!”

看宋七月还不动,经理直接站起身拨通内线。

“经理,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喂,保安……”

根本没有再给宋七月说话的机会,直接打了电话叫保安。

站在公司门口,她能听到背后有人对着她指指点点的,手指紧紧地端着唯一的盒子,除了这些,没有任何其他东西,或许是,这个经理早就在她出去前就将东西准备好了,就等她回来辞退她……

到了破旧的小出租屋中,她看了眼时间,另一份兼职还没有到时间,整个人躺在床上,说不出有多累。

稍稍闭上眼,宋七月就睡了过去。

自从姐弟俩离开那个家,她生活中心就只有宋清野。

她是被一道雷声惊醒的,翻过身摸了下额头却是满头虚汗,她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梦,但心中很是难受。

看了眼时间,居然已经晚上九点。

清野应该等急了!

外面的雨下的有些大,甚至飘进了伞里,这里也没有公交车,她只能步行过去,即便又冷又饿,她也不能抱怨一句。

为了更快到达医院,她也只能抄近路走小道黑巷子。

“啪嗒”一声。

突地,拐角处像是有东西掉落,碎了一地,她拧了拧眉角,这边有不少的巷子,也不是正规的商品房小区,治安不好,说不定是有小偷流氓什么的。

就在她要离开时,前方又传出奇怪的响声,心脏不由得猛地收紧,埋头快走,只想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嘶——”

她突地抽了口冷气,怒目圆睁:“唔!”

“别出声!”

突然出现的男人捂着宋七月的嘴巴,捏着她的手臂,把人猛地一拉,朝角落里滚去,。

泥泞和衣服沾到一起,正好墙后又满是青苔味的石头,两人背靠着,顶着骨头生疼,宋七月的头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散在腰间。

突地,不远处传出零碎众多的脚步声,“快去找!没找到人怎么交代!”

几分钟的时间,声音愈发的远,人应该是走了,她动了动身体,闷哼着,除了被他箍着的地方火热,其他的地方都冷的发颤,男人也反应过来将她松开,低声道:“抱歉。”

宋七月连忙爬起身,和他保持安全距离,眼神冷冷的盯着他,夜色如幕,看不清他的模样。

只见男人踉跄的站起身,准备离开。

刚走没几步,就见对方身子一歪,直接栽在地上,宋七月拧着眉,她应不应该去管?

这人不用想就是一个大麻烦,更何况清野还在医院等她。

心下一狠,直接朝巷子出口走。

第2章 还没死啊

“咳——!”

男人咳嗽出声,宋七月不由得停下脚步,眉角紧拧着转身回来。

“喂,你还能不能走?”

没有回应,她咬了咬牙,将人架在肩膀,踉跄的带人回到家。

宋七月将灯打开,这才看清楚男人长什么样,他此刻脸色惨白,眼眸紧闭,却依旧掩盖不住菱角分明的五官,碎发已经被打湿,黏在脸上,却不失美感,削唇轻抿着,她想,这个男人若是睁开眼,想必会让人觉得惊艳到极致。

找了套清野的旧衣服,她闭着眼睛慢吞吞的换上,男人身体滚烫,突地,她手上多了温热的粘稠感,带着浓重的铁锈味。

受伤了?

打开灯就看到男人肩膀上有一处刀伤,正朝外面冒着血,急忙拿来药箱,将伤口消炎包扎完已经是半小时后,人发着高烧,她使劲扳开他的嘴巴喂了退烧药。

“我冷……”

男人嘴巴念叨出两个字,宋七月低着头将耳朵凑过去,道:“你说什么?”

“冷。”

“啊!”突地,男人伸出手,将宋七月的手腕紧紧抓住,往自己怀中拽,她吓得不轻,大叫出声,挣扎中却发现人没有下一步动作,只是将她紧紧的抱着。

身体有一股清冷的薄荷味,很是好闻。

这个动作保持了会儿,她看了眼时间,急忙从他身上起来,找来毛毯盖在他身上,换了身干净的衣服打了伞朝医院的方向跑去。

到了医院,宋清野失了神的眼立刻被温柔眷顾:“姐,你今天来晚了。”

宋七月像没事人一样,笑眯眯的道:“怎么,等急了,还是饿了?”

“我想你了。”

软软的一句话,带着撒娇意味,宋七月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额角,道:“这是给你买的粥,你试试味道怎么样,还有啊,医生交代过,你要多休息。”

等他吃完后,宋七月才安心的回家,雨下的愈发的大,到家中却发现沙发上空荡荡的。

那个男人去哪了?就连换下来放在洗手间的衣服也拿走了,消失的一干二净。

想到之前发生的事,会不会是那些人找上门,将男人给带走的,但房间并没有乱糟糟的痕迹,这个猜想应该可以打消。

这一晚上,她都睡得不踏实,辗转反侧。

一连找了三天的工作,在房地产销售方面却是连连碰壁,而宋清野的医药费……光做手术就要二十万,再加上术后费用——宋七月咬了咬牙。

“嗡——”

手机传来一串震动,她猛地拿过手机,上面显示的是个陌生的号码,说不准就是哪家公司:“喂,您好。”

那边“嗤”的一声,紧接着便是冷酷嘲讽的声音:“宋七月,我还以为你死在外面了呢,没想到还没死啊?”

是她!

她死死的抓着手机,尽量让自己声音变得很正常:“邱兰芝,你有什么事?”

“没家教的东西!”

听这话,宋七月直接挂断电话,下一秒手机又响起,她想都没想拉了黑名单,邱兰芝不好好当她的高太太给她打电话绝对不会有好事。

两年前邱兰芝登堂入室,让她的亲生父亲高军伟将姐弟俩直接从宋家赶了出来,这两年来,那边的人可都没有关心过他们的死活,现在突然打电话蹊跷的很。

说没有阴谋,谁信?

“嗡——”一个新的号码拨了过来,宋七月害怕是找她应聘的,立刻接过,还没说话,盛气凌人的声音就传出:“这两年来,其他倒没什么长进,你这脾气倒是长进了不少!”

宋七月皱了皱眉,很不想和邱兰芝打交道。

对于这女人,她心中只有恨!

“宋七月,你再挂电话,你弟就只有死路一条。”邱兰芝优雅的笑出声,像是想到什么好玩的事情般,语气笃定的很,这贱丫头的软肋她可清楚的很。

“你什么意思!”

“我知道宋清野现在的状况,也知道你需要钱。”邱兰芝胜券在握,拿着手机站在窗前,字字珠玑:“你当姐姐的,如果想救弟弟的话,今天就给我回来,当然,你不回来也可以,反正你现在也没有工作,这手术费……”

话没有说话,就将电话掐断。

宋七月在这边气的发抖,这几天找不到工作居然是她从中作梗,竟然还用清野要挟!

不知道邱如兰到底搞什么鬼,她总是要回去看一下,否则指不定还会遭遇什么事。

到了熟悉而又陌生的“家”,刚进门就看到邱兰芝坐在沙发上,看到宋七月进来眼角带着讥嘲,可还没说话,高军伟就从楼上走下。

“七月,你回来了?”

仿佛不可置信,他连忙下楼,伸出手想要拉过宋七月,那急切的眼神就好像是看到最疼爱的女儿,可她很清楚,她不是!

对于宋军伟来说,她和清野只不过是令他恶心的存在!

现在这样假惺惺,就不怕将自己恶心到?

“咳!”邱兰芝站在旁边咳嗽出声,斜睨着高军伟,再从沙发上站起身,“老公,你不是有话要和七月说么,现在她都已经来了,你怎么不说话了?”

高军伟对邱兰芝很是宠爱,听她说话立刻就笑弯了眼睛:“七月啊,爸是有事和你商量。”

“高先生,你有话就直说。”

宋七月刻意划开界限,看她这么冷淡,他也不在意,走过来,笑眯眯的道:“陆家你听说过吧?”

她当然听说过,宋氏企业即便是上市公司,但和陆家想比也只不过是个附属品,现在高军伟提到陆家是什么意思……

“陆家的两个儿子你有没有听说过?”

她拧着眉角,陆家大少陆唐爵是出了名的商界奇才,而二少则是个私生子,还是个长相奇丑出了名的病秧子,整天要和轮椅为伍的残疾人。

“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听不到重点,宋七月也不想继续在这浪费时间,“高先生,你如果还有一点良心的话,就让你太太别来打扰我和清野的生活。”

“呵,不知好歹的贱丫头!”邱兰芝猛地站起身,扬起手就要给宋七月一巴掌。

或许两年前宋七月还不会反抗,但现在她紧紧的掐住邱兰芝的手腕:“宋太太还请好管好自己的手和嘴!”

将手收回,即便痛的厉害,邱兰芝也趾高气扬,“你想让宋清野动手术,就乖乖的嫁给宋二少!”

“轰——”

宋七月只觉得脑袋突地就炸开,这就是叫她回来的原因?

“凭什么?”

凭什么要她去嫁给一个根本就没有见过面的男人,没有感情的婚姻,甚至谈不上“感情”这两个字!

“就凭你姓宋。”邱兰芝皮肤保养的很好,但此刻她脸上带着森冷的笑,眼角鱼尾纹显露出来,“你若是不嫁,宋清野这条命……”

第3章 逼婚

“妈,何必和她这么多废话。”

悦耳嗓音从门口传了过来,高阮踩着高跟鞋,盯着宋七月上上下下打量了会,等看到那张脸,眼神不由闪过嫉妒,不得不承认这女人就算是不施粉黛都比她好看。

宋七月眼睛眯了眯,高阮是她名义上的姐姐,多么讽刺,她亲生母亲才是宋军伟第一任妻子,但她居然比高阮小一岁!

“我的好妹妹,高家养你这么多年,也是你该报答的时候了。”

“……”

她没说话,只是冷冷的盯着跟前的三人,她心中清楚,若是要嫁的人是陆唐爵绝对没有自己的事,高阮自己都会送上门,邱兰芝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一个污名在外的残疾人?

今天若是不答应,清野就……

“要我嫁可以,但我必须要看到清野手术完成。”

听到这话,对面三人都勾了勾嘴角,陆家说了,只要联姻,A1的项目就是高家的,另外还会对高家进行融资,到时候高家的产业链就会更上一层楼。

夫妻俩自然是舍不得高阮去吃苦,那么只有宋七月。

“那是当然,好歹清野也是军伟的儿子,我们当然会出手术费用,不过从今天起,你就要住在这,直到你和二少完成婚礼。”邱兰芝一字一句,很明显就是早计划好的。

“明天。”

“不行!”高阮想都没想就拒绝,她害怕宋七月耍诈,到时候找谁嫁给那个残疾人?

宋七月眼神扫了过来,高阮不寒而栗。

直到人走出宋家大门,高阮才追出去,叫住她:“宋七月,别不知好歹,就凭你还想嫁给什么样的男人,他虽然是个残疾人好歹也是陆家的少爷,你还高攀了他!”

“那你为什么不嫁?”

这句话怼的高阮哑口无言,半晌才回过神,扬着下巴道:“你以为我和你的身份能一样?”

“呵——”

宋七月冷笑出声,转身就走,身份?

是啊,高氏企业两年前可不姓高,而是姓宋!

高军伟作为凤凰男,娶了宋家唯一的女儿宋薇,也就是她们姐弟俩的亲生母亲,之后却仗着母亲信任他暗地里将公司的股份全部转走,后来母亲发生意外去世,紧接着邱兰芝母女登堂入室,高军伟彻底暴露本来面目。

她恨高军伟这些人,但是更恨自己没用,不能将公司抢回来,甚至不能照顾好唯一的弟弟。

回到出租屋将东西收拾干净,她就去了医院和张医生商量手术的事,时间定在两星期后,高家的人害怕她反悔,对于这种事自然是越快越好。

次日,宋七月住进高家,邱兰芝让人将手术费尽数缴纳。

陆家。

一处院子安静的诡异,陆景肆坐在轮椅上,缓缓的倒了杯茶,他动作缓慢而又优雅,却透露着久病的气息,直到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他才将两杯茶添置七分。

“阿肆,我刚回国可就听说你要结婚的消息,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来人笑意盈盈,却不达眼底,正是陆唐爵。

“这还要谢谢大哥为我张罗的婚事。”陆景肆语气淡淡,听不出本来意味,嘴角勾了勾,像是真心感谢。

几天后,高家和陆家要联姻的消息早就传出,众人对这件事都是以看笑话的姿态。

病秧子也要结婚,那种“事”能行么?

更何况还是个私生子!

而当事人之一的宋七月经过前几天的焦虑后就归于平静,心中担忧的只有手术室内的宋清野,已经进去两个小时了,却还没有出来的迹象……

三小时后,张医生终于从里面出来,摘下口罩,脸色疲惫至极的道:“手术非常成功,接下来清野只需要静养观察,一个月后如果没有排斥反应,就可以出院了。”

“真的?!”

宋七月快速的红了眼圈,转身就朝高级病房那边走过去,看着昏睡的男孩,她心中酸涩无比,真好,清野终于可以像别的男孩一样了。

“既然手术已经成功,就跟我回去准备吧。”邱兰芝走过来,凑到她耳边轻声说着,不知道的肯定以为,两人关系亲密在说着悄悄话,“别忘了你可是快要成为新娘的人!”

她身体猛地颤了颤,转过身:“放心,我不会忘记。”

“那最好不过!”

邱如兰转身,宋七月再看了眼病房内的清野,跟上。

一周后婚礼。

因为陆景肆身体的缘故,婚礼尽量从简。

但宾客依旧络绎不绝。

她随着陆家的人走到教堂,抬眼就看到那最显眼的一方轮椅,紧接着便看到那个脸色苍白却矜俊的男人。

这就是陆景肆?

传闻中不是奇丑无比么,怎么现在看倒是比陆唐爵还要好看几分,他坐在那,就算不动也是个无法让人忽视的存在。

除却脸色苍白毫无血色外,她找不出“丑”的地方来。

他薄唇轻轻的抿着,带着浅浅的笑,但整个人却清俊至极,宛若神祗,应该是个不好靠近的男人……而且,她觉得这个男人有些眼熟,像是在哪儿见过。

司仪的声音响在耳边,等两人都说出“我愿意”后,人潮都去向事先定好的酒店。

酒宴灯光觥筹交错,每个人脸上都带着虚虚假假的笑意。

“唐爵,陆二少的身体是天生的么?”

高阮端着高脚杯,盯着坐在轮椅上的男人,眼中闪过惊艳却很快被嫌弃所取代,长得好看有什么用,还不是一个残废?

陆唐爵像是没有看到她的眼神:“不是。”

两人聊着,不远处也传出议论的声音。

“看陆二少那样子,以后陆家肯定是大少继承,你们应该也知道要怎么做。”

众人都应和着,唯独沙发上传出极为不和谐的话。

“那可不一定,世事无常,谁又能说得准呢?”

朝说话的人看过去,众人发现只不过是个无名小卒,就冷笑道:“年轻人,你还是太单纯了。”

究竟是谁单纯?

那人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就不再答话。

高阮走过去,故作姿态:“唐爵人中龙凤,以后陆家不是他继承又会是谁?二少的身体大家都知道,就算他继承陆家,又有多少精力去打理集团?”

一番话说得慷锵有力,众人都点头迎合,毕竟陆唐爵可就在高阮身后,谁说不对不就是在驳人家面子么!

而陆唐爵则是挑衅般的盯着不远处的陆景肆。

第4章 不是自愿的

阳台。

“是你?”

宋七月走到阳台上,仔细的打量着他名义上的丈夫,心中怀疑,他不是那天自己救得那个男人么?除了坐在轮椅上就没有任何区别,可看他陌生的眼神,她又有些不确定。

难不成自己认错人了,还是这男人有双胞胎哥哥或者弟弟?

“七月。”他吐出两个字,浅浅淡淡的,“你现在已经是我妻子,总不能叫宋小姐?”

她只觉心中微颤,想了想,也学着他吐出两个字:“景肆。”

声音绵软,煞是好听。

陆景肆看起来并没有结婚喜悦,盯着宋七月眼神之中也毫无波澜,他朝阳台下看了看,道:“不知道能不能推我下去?”

助理在一旁瞪大眼睛,二少可是最讨厌别人靠近,现在居然主动让人帮忙!

宋七月将手中的高脚杯放下,走到他身后轻轻的推着。

“不是自愿的?”

“嗯?”

宋七月像是没有反应过来,有些愣,刚准备开口回答,陆景肆却没有给她机会。

“大哥。”

陆唐爵一转身,就看到陆景肆坐在轮椅上看着自己,脸上快速扬起笑容,在别人眼中就是极为疼爱弟弟的兄长。

“你怎么不好好的待着,明知道自己身体不好……”

“我没事,咳——”

还说没事,连话都说不完整!宾客们心中腹诽,却还是过来敬酒,谁让人家也挂着陆这个姓呢?

陆景肆只是抿了一口,就坐在那淡淡的笑。

“妹妹,二少身体不好,你作为妻子可要好好照顾他。”高阮适时插话。

“我是他的妻子,当然会尽全力的照顾他,不让他受到伤害!”

陆景肆眼中的幽暗稍纵即逝,让人捉摸不透。

照顾他、不让他受到伤害么?

宴会散尽,宋七月坐在床上听着浴室传出的水声,脸上不由得燥红,她从没有和一个男人这样单独相处过,更何况陆景肆现在就在里面洗澡!

“咔——”

门打开,陆景肆已经穿好衣服坐在轮椅上,看到她紧张的一动不动,不由偏过头仔细打量。

长发松散在背后,脸明艳清澈,给人慵懒至极的味道,而现在她整个人紧绷,倒是有些反差萌。

“不睡么?”

“啊?”

“扶我躺下。”

“好。”宋七月满心都是紧张的,手触及到他的皮肤只觉得像是火烧了般。

两人躺在床上,他一动,她就警惕无比,他不会是想做……

就在她想入非非后,陆景肆终是用肩膀撑起自己的身体压在她身上,眉眼淡淡,而宋七月则是恨不得将自己缩成一个团,挖个坑钻进去!

他不会真的想做吧?

虽、虽然两人是夫妻,但她还没有做好准备啊!

“你……你这样身体没事吧?”宋七月颤颤巍巍的问。

夜灯还没有熄灭,两人都很清楚的看到彼此的表情。

他低下头,唇碰触她的眼睛,这让宋七月愈发紧张,躬起身体,根本放不开。

“嘶——”

突地,身上的男人闷哼出声,便重重的倒在她身上,砸的她一阵头晕目眩,她猛地伸出手推了推,紧张道:“陆景肆?”

没有回应!

第5章 清野失踪了

她摸了摸他的脸颊,顿时紧张的浑身发抖,就连身体都变得僵硬无比。

陆景肆眼睛紧闭,这是发病了么?

清野发病也是这样,紧闭着眼睛,谁叫都叫不醒,痛苦无比,这样想着,心中不由一疼,快速做出反应,连忙去叫佣人。

“二少!”

次日自然是满城风雨。

陆家二少大婚之夜竟然昏迷进了医院抢救,连“事”都还没来得及做,以后陆家究竟是谁继承,一眼明了,这件事很快上了热搜和头条,众人虽是看笑话却也不敢说什么。

毕竟陆家这个庞然大物不是谁都能惹得。

宋七月自然是在医院守了一夜。

助理倒是淡定许多:“夫人,你不如去旁边睡一会,二少醒过来我就叫你起来。”

本来想摇摇头,宋七月想了会就同意了。

陆景肆“醒”过来,盯着旁边陪床上的人儿,眼底的情绪起伏不定,落到她眼皮下的黑眼圈,眉眼不由皱了皱,这人,怎么这么傻呢?

和他非亲非故的,需要做足了戏守他一夜么。

“二少。”

助理轻轻的叫了声,陆景肆抬手示意他别出声,助理将轮椅推过去,两人离开病房。

“这是公司最新的动向。”助理将一沓资料递给陆景肆,沉默了会便又道:“二少,现在已经有了夫人的存在,以后有些事做起来肯定不方便。”

“……”陆景肆沉默了会,便道:“去查查她和大少之间有没有来往。”

“是。”

等助理走后,陆景肆一个人回到病房,恰好弄出响声,将宋七月给吵醒,她快速起身,有些尴尬。

“抱歉,我睡着了。”

“用过早餐了么?”

“没有。”

“吃吧。”陆景肆指了指桌上的早点,都是助理准备的,等看到她开始享用,这才转开视线的道:“嫁给我,能给你什么好处?”

吃东西的动作戛然而止。

宋七月停顿会儿,又重新将手上剩余的早点吃干净,擦干净嘴才道:“以前这个时间点我已经开始上班了,嫁给你只需要当豪门阔太太,你说有什么好处?”

陆景肆有些似笑非笑,看了看自己的腿,又将视线落在宋七月的身上:“真的只是这样?”

她也笑。

心中明白眼前这个男人根本不相信自己,毕竟她可是陆唐爵安排过来的人,突地,她脑子灵光一闪,陆唐爵为什么要高家的女儿嫁给一个对自己毫无威胁的陆二少?

除非这个男人并不像是表面这样简单!

而且陆唐爵事先要的是高阮嫁过来。

是不是想让高阮成为自己的眼线,按照高阮的个性,陆唐爵稍微利用一下就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想到这里,宋七月手心都是冷汗,背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濡湿了。

“……”两人相顾无言。

就算自己说她和陆唐爵毫无干系,想必这个男人也不会相信,那为什么需要解释?

“二少。”

突地,门口传来助理的声音,打破满室沉寂。

“嗡——”

手机也在这时响了起来,宋七月低头一看,居然是张医生打来的电话!

脸上的神色顿时焦急无比,将电话接过:“张医生?是清野出了什么事么?”

“七月,清野失踪了!”

第6章 给我闭嘴

宋清野就是她的命,一听到这话她就觉得眼前发黑,看不到任何事物,只能呆呆的问:“你说什么?”

“你别着急,医院已经让人去找了,相信很快就有结果。”

不着急?她怎么能不着急!

清野可刚刚做完手术,怎么能够随便出医院?万一……她不敢去想那个万一,心急如焚的道:“他什么时候失踪的,怎么会失踪!”

医生在那边说了大概,宋七月咬了咬牙,回过神才记起自己身边还有陆景肆,但也顾不上道歉,她直接道:“我还有事,不知道能不能先走?”

“不行。”助理朱木直接开口拒绝。

宋七月很快就冷了眼神,陆景肆伸出手将她的手牵过:“朱木的意思是说你不能先走,但可以和我一起,外面有很多记者,你如果一个人走的话明天的新闻你应该会是主角。”

原来是这个意思,宋七月脸色有些绷不住,和朱木道了声歉,又问:“我们什么时候能走,我真的很着急。”

“现在。”

宋七月推着轮椅,朱木跟在旁边,车已经在外面等着,将蜂拥而至的记者挡在旁边,等上了车后,几人都有些气喘吁吁,车驶离医院后,她就示意停车。

但司机根本不听她的,只好将求助的目光看向陆景肆。

“你要找人,我陪你一起。”语气不容拒绝。

她拧了拧眉角,便看向他:“可是你的腿……”

“没事。”

像是不在意般,陆景肆偏过头落到车窗外,脸色并没有落寞,宋七月知道他是真的不在意,这才安下心想宋清野能去哪,从高家搬出来后两人就租住在那个房子里。

清野会不会去那?

穿过巷子,在出租屋门口并没有看到宋清野,她越发着急,清野刚做完手术,手上没有钱,更没有手机,他能去哪里?

高家!

这个城市,除了那,他就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的。

“去高家,拜托!”

她急忙看向司机,眼中带着祈求的色彩,司机直接打了方向盘改了方向,半小时后到了目的地,她直接奔向高家的大门,抬起手用力的拍打着。

保安走过来看到是她也放行,刚进里面,她就听到邱兰芝冷淡讥嘲的嗓音。

“一个两个的,赖上我们了不成?”

“我姐姐呢!”

宋清野喘着气,明显被气的不轻,他脸色有着不正常的潮红,十七岁的少年只会用眼神宣泄自己的不满和愤怒!

邱兰芝抬眼笑了笑,盯着宋清野手中的那份报纸,挖苦道:“你不是知道你姐姐去做什么了么,为什么还问我?宋清野,你好歹也十七岁了,怎么还能这么不懂事呢?”

“你!”

宋清野咳嗽几声:“肯定是你们逼着姐姐嫁人的!”

话落,邱兰芝笑的更得意了。

盯着宋清野笑眯眯的:“是我们逼着她嫁人的,可你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听我们的话去嫁给一个残废么?”

门口,陆景肆和朱木正好听到这句话。

脸上笑意仍旧平平淡淡的。

残废,嗯,这个词很适合他。

“邱兰芝!”

就在邱兰芝还要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宋七月猛地冲出去,将脸色铁青的宋清野护在身后:“你和清野乱说什么?别以为我怕了你,清野,我们走,回医院。”

而宋清野却从她手中挣开,将报纸抓紧,死命的道:“姐,她说的是不是真的,你嫁人是不是因为我,是不是为了让我做手术,是不是我拖累了你!”

“姐,你这样,我宁愿不要好好活着!”

邱兰芝笑出声:“是不是为了你,你自己心里不是很清楚么?”

“啪——”

“你给我闭嘴!”

第7章 请你放过她

邱兰芝被打的一脸懵逼,脸上火辣辣的疼,她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也没想到宋七月会对自己出手,眼睛倏地眯起,扬起手就想要打回来!

“高太太。”

冷淡的三个字让她猛地住了手,看向突然出现在门口的陆景肆,心中惴惴不安起来,这人来了多久,听到了多少?

“二少来了啊,不好意思,怠慢了。”

话虽然这样说着,但脸上的表情却极为尴尬,拘谨的站在那,似乎不知道该做什么,陆景肆并没将她放在眼里,只是轻轻的道:“高太太只需要记住,七月是我妻子,只有我能碰,明白?”

邱兰芝心中一惊,连忙点头称明白。

而宋七月心中却不是滋味,将宋清野的手抓在自己的掌心,不肯松开,可宋清野却不安分,直接将人挣脱开,走到陆景肆的跟前,又扫过他的腿和轮椅。

眼中有一抹痛苦闪现,都是因为他,姐姐才会嫁给这样一个男人,在他眼中,姐姐是最好的,自然只能是最完美的男人才能配得上她,可是现在却因为他这个累赘,变得和他以为的完全不一样。

“陆少爷,我姐姐是被逼的,所以才嫁给你,请你放过她,我宁愿死,也不会让姐姐因为我而过的不幸福!”为了姐姐的幸福,他宁愿不要身体里健康的骨髓!

“宋清野,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宋七月气的不能再气,连名带姓的吼出来,她做这些都是为了清野能够好好的,现在他却说宁愿死?

怎么可以!

清野如果死了,她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干什么。

“我当然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宋清野话落,连连咳嗽出声,脑袋一阵晕眩,他今早看到报纸就急忙从医院出来,去了出租屋发现宋七月不在,这才心焦的走到高家。

否则他一辈子都不会踏入这儿!

从头到尾,陆景肆脸上依旧带着笑,并没有因为宋清野的几句话而改了脸色,等耐心听完后,才轻轻的道:“你怎么知道你死了后你姐姐就能幸福?”

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却让宋清野呆愣在原地,而宋七月也愣住,他居然懂她心里所想的!

“你为了她,更要好好活着。”

“……”

“清野,我喜欢他,并不是被逼的。”宋七月很是认真,“你别想那么多,姐姐这样的性格,怎么可能嫁给一个不爱的男人?至于其他人的风言风语你听它干嘛?”

陆景肆听到这话,不由得挑了挑眉尾,这女人可还真是会利用他。

“真的么?”宋清野有些不相信。

她伸出手点了点他的鼻子:“姐姐什么时候骗过你?”

“那就好……”

话落,宋清野居然脸色惨白的晕过去,宋七月登时尖叫出声,等急忙到了医院,张医生快速安排检查等事宜,到最后确定没事,只是因为情绪太过激动而昏迷。

宋七月这才放下心,背后的冷汗已经干了,身上似乎有股淡淡的汗味。

“谢谢你。”

“你喜欢我?”突地,陆景肆问,似笑非笑的盯着她。

宋七月愣在当场,没想到这个男人还记着这件事,脸色顿时一红:“我……当时只是我为了让我弟弟放心所以乱说的,还请你别放在心上。”

“这么说,你不喜欢我?”

第8章 是也不能说

这话让宋七月怎么答?

幸好朱木办完了事走过来,打破这份尴尬,他恭敬的站在一边,也不催促,反倒是宋七月不自然,率先出声:“朱特助,你是不是找景肆有事,有事的话你们就先去忙不用管我,我一个人在这里就好的。”

“这怎么能行,二少和夫人刚结婚,做什么都需要在一起,否则那些记者会编排的。”朱木一本正经,不像是在说瞎话。

而陆景肆竟然也没有拒绝!

宋七月肯定不能将人赶走,只是定定的看着陆景肆,担忧道:“你的身体不也是不太好么,在这里等着我怕你会受不住。”

受不住?

陆景肆眼神倏地闪了闪,推着轮椅靠近宋七月,直到两人身体挨得极近:“虽然我身体也不好,但也不会无缘无故昏迷,昨晚只不过是我垂涎夫人美色太过激动而已。”

“噗——”朱特助猛地发出笑声,连忙憋了回去,让自己的神情看起来自然无比。

而宋七月脸颊已经爆红,陆景肆摆明就是在暗示昨晚发生的事,她不由得想入非非,脸上的温度一升再升!

“清野醒了。”

适时,医生像是救命稻草一样走过来,宋七月头也不回的冲向病房内,也不知道担心还是因为脸红。

病房内,宋清野就安静的坐在那,看到她眼睛才闪烁不定。

“好些了没?”

“姐,对不起,我不应该任性让你担心。”他低头认错,正好看到宋七月指间的戒指,“姐,你是真的喜欢他么?真的没骗我?!”

“他很好,以后你可要叫他姐夫。”

她其实也没有幻想过恋爱,满心满眼的只希望宋清野的病快点好,现在发现陆景肆除了行动不便其余的地方几乎完美,她觉得,或许嫁给他也并不是什么坏事。

陆景肆进来后,眼神淡淡,视线从宋清野的身上落到两人相握的手,眼睛半眯,不知道在想什么。

“姐夫。”宋清野顿了顿,这两个字从唇齿间生涩的蹦出来,“希望你能好好照顾我姐,给她幸福。”

称呼虽不熟稔,但陆景肆很是受用。

“自然。”

从医院回到陆家,宋七月就紧绷着身体,宛若惊弓之鸟,

“放松,陆家又不是豺狼虎穴。”他伸出手,捏了捏她的手心,像是在安慰,半晌后又道,“还是说,你害怕和我相处?”

“……”

宋七月连忙吞了口吐沫,摇头。

是也不能说啊!

可不么,陆家她并不怕,只是怕晚上怎么和这人相处……

陆景肆当然知道她在想什么。

等下了车宋七月自然的接过轮椅的推手,幸好耳朵被头发盖着,否则肯定能被人看出来红的不行,都怪这个男人一路上盯着她看,完全无法忽视他的目光。

“阿肆,回来了啊?”

刚进门,陆唐爵的声音就如期而来,关怀备至。

互相打了招呼,宋七月就看到昨晚见过的陆家老爷子从楼上下来,双目炯炯有神,突地,她就紧张起来。

这陆家老爷子长居上位者的位置,给人极大的压迫。

“小肆,今天去哪了?”老人出声极为和蔼,像是怕吓到陆景肆般。

“陪七月去见了小舅子。”

听这话,老人将目光落到宋七月身上,认真打量了几分钟才道:“既是你喜欢的,那爷爷也就满意了,七月,小肆身体不好还需要你好好照顾他,爷爷谢谢你了。”

宋七月连忙恭敬的道:“爷爷,照顾景肆是我应该做的。”

等用过餐后两人去了陆景肆自己的后院。

突地,他拽过她的手,目光灼灼,烧的她心慌意乱。

“没想到,你挺会哄骗人。”

结婚当晚,宋七月明白自己老公才不是“弱不禁风”。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83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