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赢了一场离婚官司的金牌律师沈婉,在去巴厘岛的飞机上穿越了

打赢了一场离婚官司的金牌律师沈婉,在去巴厘岛的飞机上穿越了


第1章 殊荣,下旨赐婚

东宸国 景阳四年 春

镇北将军府,铺着青石板的院子内,此刻正跪了一地的人。

一个穿着蓝色圆领长袍,头蓝色纱帽,皮肤白净,手上拿着明黄色圣旨的公公,尖着嗓子高声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副将军林忠之女林晴雪,贤良淑德,蕙质兰心,特赐婚与镇北大将军宋恒为平妻,寻得良辰吉日便即可完婚,钦此!”

圣旨念完,跪在后面的下人们,都不约而同的看了看,跪在将军身边的将军夫人沈氏。

这夫人也是作,若是早些答应让林姑娘进门儿做妾,也不会落得今日这般境地。如今,皇上下旨,让这林姑娘做了将军的平妻,夫人连反对的资格都没有了。而且,这皇城内外的人还都晓得了,这镇国将军府的夫人,是一个小家子气,善妒,容不得人的乡下女人。

这夫人可真是……用一句老话来说,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呢!

沈婉脸色煞白,若不是强撑着,她此刻早瘫座在了地上。她再怎么反对,终究是无用,林晴雪终究还是要进宋家的门。世人怕是都要笑话死她了,死活不让夫君纳妾,如今原本要做妾的人,却由皇上下旨,赐婚给了夫君做平妻。皇上赐婚,天大的殊荣,她这个正妻也成了天大的笑话。

她知道不让林晴雪进门,是她太不近人情,太不大度了,但是,她只是想让夫君信守以前的承诺而已,她又有何错?

宋恒皱着一双剑眉,担忧的看了一眼跪在自己身侧的妻子,见妻子脸色发白,他的眉便皱得更紧了。他也没想到,这事儿竟会传到皇上耳中,使得皇上下旨赐婚。

“宋将军,林姑娘还不快接旨。”传旨的公公刘成,笑眯眯的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宋恒和跪在他身后的林晴雪。

这宋将军和这林姑娘,还真是般配呢!这宋将军英俊威武,俊朗不凡,这林姑娘容颜秀丽,温柔大方。反观这将军夫人……刘成用眼尾扫了沈婉一眼,眼中露出鄙夷之色。

不过一个无才无色的乡野村妇,借着宋将军的光,进了这皇城成了将军夫人,却还不识大体不知进退,反对宋将军纳救命恩人之女进门。还闹得沸沸扬扬,满城皆知。她也不想想,若不是因为那林副将军为宋将军挡了一箭,这宋将军能活着回来吗?她竟然还有脸反对宋将军纳成了孤女的林姑娘进门,当真是半点儿不知道什么叫做知恩图报。皇上得知后,十分生气,才亲自下旨赐婚,让她没有反对的资格。

宋恒将手举过头顶高声道:“微臣接旨,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物万万岁。”

林晴雪也声音轻柔的跟着道:“民女接旨,谢主隆恩,五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刘成将合上的圣旨放在了宋恒手中,然后宋恒便站了起来,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跟着站了起来。

“夫人……”秋菊满脸担忧的将沈婉扶了起来。早知如此,她便该劝劝夫人,让夫人同意将军纳妾了。

林姑娘是妾,夫人是正妻,这身份可比这林姑娘高出许多去。如今,这林姑娘要嫁给将军做平妻,而且还是皇上赐婚,日后这林姑娘怕是都要处处压上夫人一头了。本来这林姑娘也十分会做人,这阖府上下,除了夫人,就没有人不喜欢她。

沈婉站了起来,若不是秋菊扶着,她此刻都站不住。

“林姨,太好了,你终于能嫁给我爹了。”穿着粉色襦裙,梳着双丫鬓,插了两朵粉色珠花的小姑娘,抓着林晴雪的手,开心的说道。

沈婉的身子晃了晃,差点儿就倒下去,她紧紧的抓着秋菊的手,这心像被针扎一样疼。因为,那说话的小姑娘,正是她年仅十二岁的女儿宋子玉。林晴雪要嫁给夫君做平妻,她难受得不行,女儿却替林晴雪高兴。难道,她真的是错了吗?

“林姨,我以后是不是要叫你二娘啊?”才林晴雪胸口高的小男孩子,笑着冲她问道。

这小男孩儿不是旁人,正是沈婉年仅九岁的儿子宋子凌。

儿子的话,像是一记重拳,重重的锤在了沈婉的胸口上,疼的她喘不过气儿来。她是一个失败的母亲,她辛苦养育的儿女,向着外人都不向着她。

林晴雪红了脸,咬着唇羞怯看了送公公出门的宋恒一眼,娇嗔道:“还早着呢!日子还没定呢!”她是平妻,这子凌和子玉自然是要唤她一声二娘的。

刘氏看着脸色惨白,像随时都会倒下去的儿媳,不由叹了一口气。

她摇了摇头小声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早同意了晴雪进门儿也就没这些事儿了。

“娘我……”沈婉张着嘴,喉咙处像是堵了一块大石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姐姐……对不起。”林晴雪走到了沈婉面前,满脸愧疚的看着她。

沈婉抿着唇,一股子苦味儿在嘴中蔓延。

将军府的下人,见林姑娘还跟夫人道歉,一副十分愧疚的模样。都在想,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善良的女子呢!明明是夫人心硬不让她进门,如今皇上赐了婚,她反倒愧疚上了,还给夫人道歉。这知书识礼的千金小姐,跟这乡下出来的村妇到底是不一样的。夫人和这林姑娘站在一起,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也难怪夫人不同意让将军纳林姑娘为妾了!她应该是怕将军纳了这年轻貌美、知书识礼的林姑娘,眼里便没了她这个糟糠之妻了吧!

“林姨你又没错,说什么对不起?”宋子玉扬着下巴,斜眼看了她娘一眼,明明错的就是她娘.

林姨的父亲为救爹爹死了,成了孤女。林姨的父亲,临终前将林姨托付给了爹爹,让爹爹纳林姨为妾。可她娘却死活不同意,还说不管林姨嫁给谁都行,就是不能做爹爹的妾。还为此与爹爹吵了好几回,前些天,林姨都跪在雨里求娘了,可她就是心硬不答应。害得林姨都病了好几日,病好后,还偷偷离开了将军府。若不是她及时发现,无处可去的林姨如今都不知道去哪儿了呢!

想起林姨躺在病床上的样子,她便觉得她娘好坏。

“不……”林晴雪摇了摇头,红着一双杏眼道:“是我的错,若不是因为我,皇上也不会……反正都是我的错……”

“不”宋子凌打断了林晴雪的话,扬起圆圆的脸道:“林姨你没有错。”

是他娘的错,他娘就是一个小心眼的妒妇。就是因为他娘,书院的同学们都在笑话他,他现在都不想去书院了。

看着一左一右站在林晴雪身边的一双儿女,沈婉只觉得又心寒,又心痛。若不是林晴雪这年纪生不下这么大的孩子,不知道的怕是要以为这两个孩子是林晴雪亲生的呢!

沈婉咽了咽口水,看着林晴雪道:“你没错。”

错的是我,一直都是我。

沈婉不想在这儿待着了,她不想看到一双儿女,如同林晴雪的亲生孩子一般与她站在一起。她也不想在接收,下人们那带着些怜悯的目光。

“我先回房了。”沈婉冲婆婆刘氏说了一句,便被秋菊扶着离开了。

送完传旨的公公回来,见沈婉已经离开,宋恒便直接去了后院儿。

一回屋,沈婉便瘫坐在了矮榻上。

“呜呜……”她趴在榻上哭了起来。

“夫人……”秋菊站在一旁,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她错了,她真的错了,她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她知道,林副将军是为救夫君而死,他临终托孤,让夫君纳林晴雪为妾,于情于理她都应该同意的。可是她害怕啊!她只是一个乡野村妇,无才无貌,年老色衰,怎么与年轻貌美的林晴雪相比?本来进了这皇城之后,便有许多人说她配不上夫君,还说她瞧着像是夫君的姐姐,为此,她都不敢出门。她怕有了林晴雪,终有一天夫君便会厌弃了她,心里和身边都没了她的半点儿位置。她更怕,林晴雪日后生下子女,会跟她的子女争,跟她的子女抢。

进皇城之前,她便常听人说,富贵人家的后宅,明争暗斗,为了自己的儿子,谋害别人的儿子,无所不用其极。正是因为怕做了将军的宋恒会三妻四妾,进皇城之前,她便让他承诺日后不准纳妾。当然他也承诺了,还说要发誓,她当时不忍让他说那些天打雷劈的话,便拦着没让他发誓。早知如此,她当初就不该拦着,这样一来,他也能有个合理的借口拒绝了。

宋恒才踏进院门便听见了妻子的哭声,他原本握成拳背在身后的手,不由的捏紧了几分,冲屋里走去。

“将军”瞧见宋恒进屋,秋菊便忙低着头朝他福了福。

宋恒冲她摆了摆手示意她出去,秋菊会意,看了依旧趴在榻上哭的夫人一眼,低头退了出去。

“夫人”宋恒坐在了矮榻上轻唤了一声。

沈婉没理,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声。

“莫要哭了”宋恒轻轻的拍了拍妻子的肩膀,“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但是事已至此,已无法更改。我知你担心什么?你放心,纵使晴雪进了门,在我心里你才是我宋恒的结发妻子。我宋恒今生,定然不会负你的。”

娶她之时,他便承诺过今生定不负她,他自然会做到。林副将临终托孤,让他纳晴雪为妾,他一开始便是拒绝的,可是那林副将说他若不应,他便死不瞑目,没有办法他只得答应,让林副将死后得以瞑目。

战事结束,他班师回朝,也顺道去了林副将家中。他本是想让林晴雪在军中的将领中挑一个好儿郎,嫁给人家做正妻。可这林晴雪却说要遵循父亲遗言,要给他做妾。他家中已有为自己生儿育女的贤妻,并不想纳妾,便劝说了林晴雪几次。林晴雪见他不愿纳她为妾,便说, 若不能遵循父亲遗言,便要去庙里做姑子去。无法,一个月前,他只得带着她进了皇城,住进了将军府。

不会负她吗?沈婉坐了起来,用袖子擦了擦眼泪,扭头红着眼看着宋恒道:“你且记住你今日的话。宋恒我怀着子凌的时候,你便被抓去充了军,一去便是五年。娘身子不好,还闹了两年天灾,家里全靠我一个人撑着。那五年我过得有多苦,我不说你也知道。你若娶了林晴雪就忘了我,那你便是没有良心。”

林晴雪要嫁给宋恒的事儿,不管她愿不愿意,都得接受。现在,她只能祈求,她的夫君不会娶了新人忘旧人。她要让夫君想着她曾经吃过的那些苦,记着她为了这个家所作出的付出。

想起妻子那些年吃过的苦,宋恒便又心疼又愧疚。去老师家提亲时,他曾说过,不会让她受半分委屈,吃半点儿苦。可是,他们成亲不过三年,北边起了战事,他便被抓去充了军。她一个女人家,不但要养育两个孩子,还要照顾卧病在床的母亲。她吃尽了苦头,受尽了委屈。三年前,做了将军的他衣锦还乡,看到又黑又瘦的妻子,他都不敢认。也只有进了皇城这三年,他才算让她过上了好日子,他宋恒这一辈子都是欠她的。

宋恒伸出手环着妻子瘦弱的肩膀,柔声重复道:“我知道,我都知道,我绝不会做负心之人。”

日后林晴雪进了门,他更要加倍发妻好,不让她感受到一丁点儿落差。

第2章 儿女,利箭穿心

第二天,林晴雪便搬出了将军府,她要嫁进将军府来,在成亲之前自然不能在府中住着。日子已经定好了,就定在了三月二十八。这娶平妻不比纳妾,这将军府自然也是要提前操办的。这事儿,理应由当家主母操办,但是宋恒不想让沈婉难受,便把这事儿教给了府中一个见过些世面的嬷嬷操办。

因为是皇上下旨赐的婚,那林姑娘的父亲又是将军的救命恩人,所以那嬷嬷操办的格外尽心,这礼数和排场也是半点儿都不少。

然而沈婉却觉得,宋恒是怕她心怀怨恨,把他娶平妻的事儿办砸了,所以才不让她操办。

日子渐进,阖府上下都在为宋恒娶平妻之事忙碌着。

这府中最闲的便是沈婉,这天,她在房里座了半日,便想去看看自己的女儿。可是到了女儿院子,她却被下人告知,女儿从三日前便出府陪林晴雪去了。

沈婉失魂落魄的回了自己的院子,她坐在院子中的葡萄藤架下,仰着头看着天上的白云。她的一双二女儿,待林晴雪比自己这个做娘的还亲。府中的下人,对林晴雪的事儿,也比自己这个当家主母上心。等她进门儿后,自己的日子当真能好过吗?

三月二十八

一顶红色的花轿,落在了镇北将军府的大门外,迎亲和送嫁的队伍,足足有一条街那么长。

不少百姓,都围在将军府外看热闹。

“哟……这排场可真是大呢!虽然是娶平妻,可比娶正妻还要热闹呢!”

“毕竟是皇上赐婚,这排场定然是不能小的。”

一个裹着头巾的妇人道:“真是可怜了那将军夫人了,本来就是个农妇,如今这府中又进了个皇上赐婚的平妻,她这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那也是她自找的,若不是她不准这林小姐进门做妾,这皇上能赐婚吗?”

“就是,是她自己忘恩负义,不识好歹,皇上才故意赐婚让林小姐给真被大将军做平妻呢!皇上就是故意在敲打她。”

“没错。”

那裹着头巾的妇人瘪了瘪嘴没有说话,也只有女人才能理解女人。又有那个女人会愿意让自己的男人,纳个年轻漂亮样样强过自己的人进门呢?换了她,她也是不会同意的。

因为是皇上赐婚,所以,这皇城中的大官小官都来道贺了。作为女主人的沈婉,穿着一身深紫色的交颈襦裙,梳了个元宝鬓,带了一套金灿灿的头饰在头上,脖子上戴了一个金项圈,手上戴了一对金镯子,描了眉抹了胭脂,与穿着大红色喜服的宋恒站在一起。

她本来的肤色本来就有些黑,穿着紫色的衣服,带着金灿灿的首饰,便越发的显得她黑了,而且还显得格外的老气。站在宋恒身边,不像他的妻子,反倒是像他的姐姐。

她脸上挂着笑,对前来道贺的人点头致谢。也眼睁睁的看着,宋恒和林晴雪牵着红绸进了将军府的大门。她很想哭,但是脸上却不得不带着笑,她知道,若她落泪便更可笑了。

她带着比哭还难看的笑,看着自己的夫君与林晴雪拜了堂,看着她们被人送进了洞房。

看完这一切后,她有点撑不住了,想回自己的房间歇歇。刚走到廊下,一双儿女却拦住了她的去路。

今日,她们身上都穿着华丽的新衣,这新衣是她未曾见过的。将军府没有这样好的料子,不用想她也知道,这新衣是林晴雪做给他们的。

“子玉、子凌”她轻声唤了一双儿女。

“娘”宋子玉噘着嘴,看着沈婉道:“二娘已经嫁给爹爹了,你日后断不能欺负她。”

这几日,她在外面陪着二娘,二娘终日都在担心,嫁给爹爹后娘会不喜欢她,会讨厌她。

“……”沈婉张着嘴,没想到女儿会对自己说这样的话。

宋子凌也扬着小下巴道:“二娘待我们都很好,若是你日后,待二娘不好,我们便不认你了。”

若说女儿的话是一把箭刺穿了沈婉的心,那么儿子的话,便是一把刀,把她的胸口刨开,把她的心活生生的掏了出来,摔在地上踩了个稀碎。

“她待你们好,娘便待你们不好了吗?”沈婉红着眼,用手捂着自己生疼的胸口,看着一双儿女问道。

第3章 落水,律师沈婉

以前,她们还在乡下的时候,家里穷得揭不开锅。她们吃饭她吃粥,她们吃面她喝汤,她们吃粥,她吃野菜糊糊。她尽她所能,把她能给的最好的东西都给了她们,如今她们却只记得林晴雪对她们的好,把她对她们的好都忘记了。还为了林晴雪对自己如此说话,在她们的眼里,她已然成了一个会欺负林晴雪的坏女人。

宋子玉和宋子凌犹豫了一下,对视了一眼。娘对她们也好,但是二娘对她们更好。二娘会给她们买漂亮的衣服首饰,还会给他们买好吃的,好玩儿的东西。不像娘,这也舍不得那也舍不得,小气得很,让她们穿得十分穷酸,被皇城中的小姐公子们取笑。

“反正,你就是不能欺负二娘。”宋子玉说完,跺了跺脚便跑开了,宋子凌也跟着跑了。

沈婉看着跑开的儿女,眼泪无声的落下,她扶着墙一步一步的朝后院儿走去。

夜深人静,沈婉睁眼躺在冰冷的榻上,虽然身上盖上了棉被,她却感觉不到一丝暖意。

此时此刻,她的夫君宋恒定然在和林晴雪行周公之礼吧!想到那个画面,她便觉得好难受,觉得喘不过气来。

她掀开被子,下来榻,将挂在屏风上的衣裳,披在了身上。借着月色走出了房间,她本是想出去走走透口气,可是不知不觉,便走到了浮云阁对面的莲花池。

阁中的灯已经熄灭,只有院门儿外还挂着两个红色的,写着囍字的大灯笼而已。很显然,那阁中的人已经歇下了。

沈婉静静的站在莲花池边儿上,看着对面儿的浮云阁,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

林晴雪那般娇美,与她睡在一起,宋恒心中定然十分欢喜,毕竟没有那个男子不喜欢年轻漂亮的女子。

自己又老又黑,日后宋恒当真能待自己如初吗?一双二女儿都那般喜欢维护林晴雪,过不了多久,宋恒定然也会喜欢她的吧!

府中的人皆喜欢林晴雪,日后她在这府中?还有什么位置呢?想到这些,沈婉不由悲从中来。

忽然,又一双手,在她背后用力的推了一把。

“啊……”她大叫一声,落入了莲花池中。

“救命啊……”她挥着手,在水中露出了头,模糊中她看到一个一个黑色的身影,匆忙的跑开了。

“咳……救……”冰冷的池水,灌进了她的口鼻之中,淹没了她的呼救,接着她便失去了意识,沉进了池水之中。

二十一世纪

穿着一身干练职业装的沈婉从法院走了出来,站在高高的台阶上,她看着天上的太阳,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今天,她又打赢了一场离婚官司,让女方得到了应得的财产。

没错,她就是沈婉,H市首屈一指的离婚律师。

“沈律师”她的当事人刘女士走到了她的身侧,“沈律师真的是太谢谢你了。”

要不是沈律师帮她打赢了这场离婚官司,她不但什么都得不到,还要失去孩子的抚养权。

沈婉勾唇笑了笑道:“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

作为一个离婚律师,为当事人争取最大的利益,是她的职责也是她的本分,毕竟她钱也一分都没少收。作为首屈一指的离婚律师,她的费用可是高出同行三四倍呢!

“还是要谢的,晚上一起吃个便饭吧!”刘女士盛情相邀。

“不用了”沈婉直接拒绝了,她抬手看了一下手表道:“我四点钟的飞机飞巴厘岛,我现在就得敢去机场了。”

她已经连续工作半年了,她半个月前就计划好了,打完这场官司便去巴厘岛休息半个月。

刘女士面露遗憾之色,笑着道:“那好,我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

“嗯”沈婉点了点头,朝刘女士挥了挥手,一步一步的走下了台阶。

沈婉先是去了停车场,在自己的车上换了一身休闲的衣裳,然后便开着车去了机场。

四点钟,她准时座上了飞往巴厘岛的飞机,上了飞机后,她便戴上了眼罩,在头等舱里睡起觉来。因为最近很忙没有休息好,所以,她很快便睡着了。

镇北将军府,秋实院,朴实无华的院落里一尘不染,十分安静。

秋菊端着一盆水,走进主子的卧房内,将铜盆儿放在了架子上。将毛巾打湿,拧了拧水,坐在榻上给躺在榻上紧闭着双眼的沈婉擦着脸。

“夫人,已经一个月了,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呀?”将军娶小夫人的那天晚上,夫人落了水。被巡夜的府兵发现后,才给就了上来,虽然这人没有断气儿,但是这人却一直都没醒。宫里的御医都来瞧了,也没瞧出个所以然来,只说这人可能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人人都说,夫人是因为将军娶平妻想不开自己跳了那莲花池的,就莲将军也这么认为。但是,她却不信,夫人心系小姐少爷,压根就不会抛下她们自杀。夫人若不是被人害了,那便是失足掉入了那莲花池的。

第4章 醒来,她穿越了

“夫人,奴婢求求你了,你快些醒过来吧!你再不醒过来,小姐和少爷就真成小夫人的孩子了。”开头那几条,小姐和少爷还挺难过的,还日日来看夫人,在她的床前守上一阵儿。可是,慢慢儿的,她们便接受了夫人再也醒不过来这个事实,便没怎么来过了。日日都粘着那小夫人,二娘、二娘的叫得别提多亲热了。

她虽然替夫人很是生气,但是她只是一个下人,却也不能说小姐和少爷什么。

因为夫人一直不醒,还被御医判了死刑,老夫人年纪又大了,也不会管事儿。所以这中馈已经交给了小夫人在管,她一执掌中馈后,便给府中的下人涨了工钱,还改善了主子和下人们的伙食,她待下人们又亲和,所以下人们都很拥戴她。

她不止一次,听下人们在私下议论,说这小夫人比夫人大气多了。说夫人是乡下出来的,不大度不说,还苛待她们这些下人。

夫人若是一直醒不过来,这府中除了自己和将军,其他人怕是都要将夫人遗忘了。

想到这儿,秋菊不由哭了起来。

“呜呜……”她一边哭,一边给沈婉擦着手。

沈婉睡得正香,忽然听到一阵哭声,便有些不悦的睁开了眼睛,想看看是谁在飞机上哭?可当她看到顶上的青纱帐时,她便楞住了。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飞机上应该没有这这样的纱帐吧!她楞了片刻,感觉到有人在给她擦手,便微微扭头,只见一个穿着古装衣服的女人,正在哭着给她擦手。那双被她擦着的手,又黑又瘦就跟个鸡爪子似得,很明显是不属于自己的。自己那双拿笔敲键盘的手,虽然算不得什么纤纤玉手,但是也觉没有这般难看。

这屋子也是古色古香,装饰,就跟那古装剧里的一样。她可以肯定的是,她应该不是再拍戏现场。毕竟, 她是坐飞机去巴厘岛又不是去横店。而且,这个身体,似乎也不是她的。

早年间,她也喜欢看网络小说,也看过一些穿越小说。如今的状况,跟那些穿越小说里的情节倒是十分相似。

“靠”虽然她很不愿意相信,但是,她似乎是穿越了。她不就在飞机上睡个觉吗?这样都能穿越。这让那些掉进河里,掉下山崖,被车撞,遇上空难的穿越者情何以堪?

秋菊听见沈婉发出的声音,猛的抬起了头,她看着床上睁着眼睛看着自己的夫人,惊得叫了出来。

“夫人,你终于醒了,太好了。”

沈婉被她的声音震得耳朵疼,十分嫌弃的闭上了眼睛,这小妹妹声音也太大了些吧!

“小……”

“太好了,将军知道您醒了一定十分高兴,我这就去告诉老爷。”秋菊说完,便风风火火的跑出了房间。

沈婉张着嘴,看着那消失在门外的身影,呼出了一个浊气闭上嘴。她本来还想问问这小妹妹,这是哪儿来得,这小妹妹便风风火火的跑出去了。她有些无力的抬起了自己的手看了看,不过,从哪小妹妹对她的称呼上,可以推断出,这具身体,是一个已经结了婚的人。那小妹妹跑出去的时候说了什么将军,难不成,这具身体还是个将军夫人?

啧啧……一个将军府夫人,这手竟然这副模样,不用想便知道,那劳什子将军对她不好,就算没有在肉体上折磨她,也是在精神上折磨她。

沈婉很想去看看自己如今是什么模样?但是她尝试了几次,都没能自己坐起来。所以,她打消了下榻去照铜镜的念头。她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顿时便有些想哭。天哪!这具身体也太瘦了,她光摸着骨头了,这脸上好像只有一层皮一样,而且那层皮还十分的粗糙。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具身体应该不会太老,因为她没摸到褶儿。

“咕咕咕……”沈婉的肚子唱起了空城计,很显然,这具身体已经很久没有正常进食了,不然,她也不会浑身无力。

她现在只盼着那小妹妹能早些回来,还给她吃些东西。她是一个接受能力很强的人,所以,她已经接受了自己穿越了的事实。虽然这是一件很操蛋的事儿,但是她也不想抱怨。因为,她的生活经历告诉她,抱怨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片刻后,沈婉便听见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婉儿……”一个人高马大,身材伟岸,剑眉星目,穿着一身银色锦袍的男人,冲进了屋内,四五步跑到了她的榻前,用一双厚实带着硬茧大手,抓起了她瘦弱的鸡爪子。

第5章 夫君?大猪蹄子

婉儿?头一回听见有人这么叫她,沈婉不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没想到,她跟着身体的主人,还是有些缘分的,名字中都有一个婉字呢!

这男人难道就是这具身体的老公吗?长得倒是人模狗样,一脸正派的样子,不过也是一个折磨自己老婆的臭男人。

“婉儿,谢天谢地,你可算是醒过来了,这些日子你可担心死我了。”宋恒看着面无表情看着自己的妻子说道。

御医们都说他醒不过来了,他却不愿意相信,也不愿意接受这个宣判。每日,从大营回来后,他便在她榻前守着,就希望能守着她醒来,皇天不负有心人,她终于醒过来了。

自他落水后,他便十分自责后悔,若不是应为他,也许她就不会想不开跳水自尽了。

沈婉在心里嘲讽的笑了笑,面无表情的看着男人在自己面前演戏。这男人长得这么好看,完全不输古装剧里的那些个男神。很显然他与这身体的主人,是极其不相配的。他怕是巴不得这身体的主人醒不过来,他才好娶个年轻貌美的老婆进门儿吧!

作为一个只为女方打官司的离婚律师,沈婉对男人是存在一定的偏见的。

“夫人……你怎么了?”宋恒发现了不对,妻子看他的眼神,就如同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般。

“饿……”因为这具身体太久没说话,也太久没有正常进食饮水,所以沈婉的声音有些沙哑。

这是,秋菊跑进了屋。

宋恒忙转过头从秋菊道:“夫人饿了,快去准备些吃的来。”

“好”秋菊忙点着头,又转身跑了出去。

秋菊刚跑到了院门儿口,便碰到了听闻沈婉醒了,前来看望的林晴雪和刘氏还有宋子玉和宋子凌。

“老夫人,小夫人,小姐、少爷”秋菊忙停下,给她们行了礼。

林晴雪扶着刘氏,看着秋菊道:“这毛毛躁躁的,是要去做什么?”

“夫人饿了,将军让奴婢去给夫人准备吃的。”这半个月,她只能强行给夫人灌些煮的很稀的小米粥,而且还灌不了多少。夫人如今醒来了,自然是会觉得腹中饥饿的。

林晴雪点着头道:“那你快些去吧!让厨房多准备些。”

“是!”秋菊又朝她们福了福,便跑着往厨房的方向而去。

“娘,咱们快进去看姐姐吧!”林晴雪扶着刘氏进了院子。

房间内,宋恒依旧还握着沈婉的手。

说实话,沈婉是十分新奇的,但是无奈她没有力气,没有办法把手从他的手心里抽出来。

“婉儿,日后且莫要再做傻事了,你若真没了,为夫怎么办?子玉和子凌怎么办?”虽然她在他娶平妻之夜跳水自尽这种行为,在皇城之中掀起了轩然大波,也让他和皇上都遭人诟病。但是,他却不打算,多指责她什么,他只想安抚好她,让她日后不再做这样的傻事了。

子玉、子凌?难不成这原主还生孩子了,而且还是两个,沈婉顿时觉得头大得很。

林晴雪扶着刘氏进了屋,看见,坐在榻沿儿上,的宋恒正握着沈婉的手,眼中闪过一抹不悦之色。

“夫君,姐姐当真醒了?”林晴雪扶着刘氏走进,有些激动的问道,似乎对沈婉醒来十分高兴。

宋恒转过头,点了点头,看着刘氏道:“娘,您也来了。”

夫君?感情这男人已经娶了小老婆了啊!啧啧,这也难怪这具身体会躺在榻上变成这副鬼样子了。她虽然很想,看看那小老婆长啥样,但是,她的视线却被这大猪蹄子挡住了。

“我来看看你媳妇儿。”说话间,刘氏被林晴雪扶到了榻前,沈婉也终于看到了这小老婆的模样。

肤白貌美还年轻,这具身体的主人,跟她完全是没有可比性的。果然,这世间的小老婆都很是漂亮。

刘氏看着虚弱的儿媳,把想要出口的责怪之言给咽了下去。

“你这孩子,怎地这么想不开?竟然还去跳了那莲花池。恒儿若是敢娶了平妻之后便待你不好,不用你说,我都会替你做主收拾他。你若真去了,老婆子我如何像你爹娘交代?”刘氏说这些话,皆是肺腑之言,她是真心把这儿媳妇儿当自己的亲女儿般待,她也一直都记着,这些年儿媳对自己的好。若不是这儿媳,她这老婆子,早几年便饿死病死了。

听到刘氏这番话,林晴雪不由咬了咬牙,这些日子她对这老婆子这般好,她竟然还能对沈婉说出这些话来。

沈婉看着面前穿得光鲜,却又长得黝黑的老妇人,心中竟然有些感动。这老妇人应该就是这具身体的婆婆了,这个婆婆还是一个好婆婆的。

从这婆婆的话语中,她也弄明白了,这具身体的主人发生了生么事。应该就是,这大猪蹄子娶了平妻,这具身体的主人,想不开,然后就去跳了莲花池。接着便久久不醒,她这个坐飞机的,就来取而代之了。

这古代的女人就是脆弱,丈夫娶了小老婆就要死要活的了,一别两宽各生欢喜不就好了吗?用得着搭上自己的性命吗?

第6章 两只白眼狼

“姐姐,你能醒来真的是太好了,这些日子我和夫君都好生担心你。”林晴雪看着沈婉说道,一副十分高兴的模样。

这沈婉还真是命大,御医都说她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没想到她竟然还醒了过来。

沈婉抬起头,淡淡的扫了她一眼,也没有说话,她现在没有力气,并不想张嘴。而且,她也没有原主的记忆,还没想好要怎么应对他们。

见沈婉不说话,林晴雪便咬着唇,眼眶微红的道:“姐姐你怎么不理我?可心中还在怨我?”

沈婉毫不掩饰的翻了个白眼,她理过谁啊?

“娘你怎么这样呢!二娘给你说话你怎么都不理人家呢?”宋子玉瞧见她二娘那副委屈的样子,便忍不住拧眉说道。

她娘能醒过来,她其实还是挺高兴的,但是她就见不得娘对二娘这个态度。娘昏迷不醒的这些日子,二娘不但没怨恨娘在她大婚之日,做出自尽那样的晦气事儿,反而十分伤心,害怕娘真的醒不过来了。而且,二娘还说了,若娘真的醒不过来了,她便是自己和子凌的亲娘,会好好将她们抚养长大。可是她娘呢!刚一醒来就对二娘这个态度,真是让人生气。

沈婉侧目看着说话的小丫头,这就是这具身体的女儿了,长得倒是挺漂亮挺可爱的,可是对自己的娘说出的话,却十分讨厌。二娘二娘的倒是叫得很亲吗?看来,这小丫头,喜欢这二娘胜过自己的亲娘呢!进了屋,也不问候自己的娘,反而因为她不理这小老婆,便出声指责她。

“子玉,怎么说话呢?”宋恒板着脸,看着女儿有些严厉的说道。作为子女,怎么如此跟自己的娘亲说话。

“我……”宋子玉张了张嘴,瞧见她爹那板着的脸,便又把嘴给闭上了。

“夫君你别凶子玉,都是我的错,若不是我嫁给你,姐姐也不会想不开跳水自尽。所以,姐姐心中怨恨我,不想理我也是应该的。”林晴雪微微低头,嘴唇也在微微颤抖,一副难过又委屈的模样。

“二娘”宋子玉走到林晴雪的身边,挽着她的手道:“你没有错。”错的是她娘。

宋子凌也走到林晴雪身旁道:“姐姐说的对,二娘你才没有错,是我娘太小心眼,太善妒了。”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呢?”刘氏戳了自己最宝贝的孙子的眉心一下,他这样说话,得多伤他娘的心啊!本来婉儿这孩子,做了傻事才光光转醒,若是听了他这话再想不开怎么办?

宋子凌抬起头,看着他奶气鼓鼓的说道:“又不只是我这么说,大家都这么说呢!”

“宋子凌你去外头给老子跪着。”宋恒周身散发着冷气,这孩子说的话,也太伤婉儿的心了。别人可以那样说婉儿,但是他们这些做子女的却不能。

“二娘”宋子凌被他爹吓着了,一把抱住了林晴雪的大腿,向她求救。

“别怕……”林晴雪温柔的拍了拍宋子凌的背,看着宋恒道:“夫君,子凌还小不懂事儿,你就饶了他这回吧!万一跪坏了怎么办?”

“小?他都已经九岁了,不小了。”宋恒冷艳看着儿子道:“挨二十板子,和去外面跪着你自己选,今日谁说情都没用。”

宋子凌抬眼看了看林晴雪,见她冲自己摇头,一副她也没有办法的样子。便扭头看向了,躺在床上的亲娘。

“娘,我不想跪,也不想挨板子。”爹最听娘的话了,娘若是求情,爹定然不会罚他的。

现在想起亲娘了,晚了!沈婉没搭理她,直接选择闭上了眼睛。这具身体的主人,若不是这娘当得极其不合格,那便是养了两只白眼狼。

宋恒厉声道:“出去跪着,别让我动手。”

宋子凌被吓得一抖,埋怨的看了他娘一眼,噘着嘴不情不愿的走到门外去跪着了。他娘真的是不及二娘半分,二娘还知道为他求情,可是他娘呢!搭都不搭理他。

没过一会儿,秋菊就端着一碗柔蜜粥回来了,瞧见跪在门外的宋子凌时,她还楞了一下。这小少爷,好端端的怎么还跪外头了?

秋菊端着粥进屋后,宋恒便给沈婉垫高了枕头,扶着她靠着枕头坐好。然后便开始给她喂粥,本来这林晴雪想代劳的,但是却被宋恒给拒绝了。

看着宋恒十分温柔的给沈婉喂着粥,林晴雪捏紧了袖中的手。她真想不明白,这乡下女人,又老又丑,无才无德,为何夫君还要对她这么好。这样的女人,她连看都不想多看一眼。而且,就是因为这个女人,她和夫君成亲至今都未能圆房。成亲当晚,她们刚合衣躺下,外头便响起有人落水了的喊声,夫君便穿上了衣服出去看是怎么回事儿。然后,夫君便未在进过她的房中,夜夜都来着秋实院守着这个女人。

若不是这个乡下女人坏事儿,她说不定连孩子都怀上了。

第7章 陌生,装失忆

吃完了一碗肉糜粥,沈婉算是活过来了,肚子里有货了,她也有力气了,这精神也好了些。

见她精神好了些,宋恒便看着她询问道:“可还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再找御医来瞧瞧?”

沈婉侧过头,定定的看着宋恒。

宋恒微微蹙眉,心中竟然觉得有些慌,他发现妻子看他的眼神,就宛如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般。

片刻后,沈婉才开口,用稍微有些沙哑的声音道:“我好像失忆了。”

她不能实话实说,又没有原主的记忆,只能装失忆了。

“什么?”屋中的人皆是一惊。

面对一脸惊色的宋恒等人,沈婉没有过多的表情,就用一种看陌生人的眼神看着她们。对她而言,他们的确都是陌生人。

“我是谁?”宋恒一把抓着沈婉的肩膀,瞪着一双星目,死死的看着她。

沈婉被他抓得有些疼,拧着眉不悦的回道:“不知道。”

这大猪蹄子,抓她肩膀的手劲儿这么大,说不准儿还是个家暴男呢!

“那奴婢呢?”秋菊跪在了榻前,扬着头满怀希冀的看着沈婉问道:“夫人可还记得奴婢?”

沈婉没有说话,只是冲着秋菊摇了摇头。

“子玉过来。”宋恒招手让女儿上前,想让妻子看看还记不记得女儿。毕竟,这孩子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纵使她设么么都忘了,也不能忘了自己的女儿吧!

宋子玉慢慢的走到了榻前,看着她娘问道:“娘该不会连我都不记得了 吧?”

“你哪位?”沈婉抬眼看着她,没好气的反问。

见此,刘氏拍着大腿,叫道:“这是造的什么孽啊!好端端的,这人怎么谁都不记得了呢?”

林晴雪看着靠着枕头坐着榻上的女人,她没想到,这乡下女人竟然会突然失去了记忆。不过,这女人失不失忆?对她而言都没有什么影响。

宋恒马上让人去宫中请了御医,御医来后,给沈婉把了把脉,又问了她一些问题,便十分肯定的对宋家众人说:“这宋夫人的确是得了失忆症。”

“这人为什么会忽然就得了失忆症呢?”宋恒问。

那御医想了想道:“尊夫人不是落了水,差点儿淹死吗?她还昏迷了一月之久,这或许便是造成她得失忆症的原因。”

“那可有办法医治?”他们年少结为夫妻,他不想她连自己和孩子们都给忘了。

御医摇了摇头道:“目前还没有,不过,若是让她去以前常去的地方,看以前常看的事物,见到以前常见的人,或许她会想起一些以前的事儿。”

闻言,宋恒拧紧了一双剑眉,他拱手冲那御医道:“麻烦秦御医了。”

秦御医也冲他拱了拱手道:“宋将军客气了。”说完,他便示意药童提起了药箱,准备离开。忽然他又想了点儿什么?转过头看了躺在榻上,面黄饥瘦的沈婉一眼,又冲宋恒道:“尊夫人这身子太弱了一些,日后还是要多补补才是。”

她那身子,那像个将军夫人该有的身子,就是那乡下吃不饱穿不暖的女子,也没有她那般瘦弱啊!

“多谢秦御医提醒。”道完谢后,宋恒便送了秦御医出府。

刘氏坐在榻边儿的凳子上,看着沈婉直叹气。

“娘你别叹气了,姐姐虽然得了失忆症,但是这人好歹是醒过来了呀!”林晴雪出声宽慰道。

刘氏一听便不叹气了,点着头道:“你说得不错,这人醒过来了,比什么都好。”而且这孩子,得了失忆症,不记得以前的事儿了,便不会想不开再做傻事儿了。

“对了,刚刚秦御医说了,你姐姐这身子得好好补补,你可得让厨房多做些滋补的东西,给你姐姐吃才是。”

林晴雪笑着道:“儿媳省得,就算娘不说,我也会命厨房,多做些补身子的东西给姐姐吃的。”

她会吩咐厨房做,至于厨房会做出什么样的来,就不关她的事儿了。

刘氏也累了,又给沈婉说了两句话,便和林晴雪一起离开了,宋子玉和宋子凌也跟着一起离开了。

她们一离开,沈婉便闭上眼睛开始装睡,虽然她接受能力强,但是对于目前的状况,她还是需要好好消化一下,想想日后要怎么办的。

见她睡了,秋菊便一脸担忧的放下了帐子。夫人得了失忆症,在她看来是一件极其不好的事儿。

第8章 梦,沈婉的半生

宋恒送完秦御医回来,听秋菊说沈婉又睡下了,交代了她两句,便去了书房。他到了书房后,便让人把宋子凌叫到书房狠狠的教训了一顿。

宋子凌虽然是乖乖的挨完了训,但是这心中对他娘的埋怨却更深了。就算娘是得了失忆症,但是爹爹要罚他的时候,她也该拦着不是?

本来是装睡想日后要怎么办的沈婉,想着想着便真的睡着了,她做了一个很长的梦。这个梦,是关于一个女人,从记事起的漫长半生。而这个女人,就是这具身体的主人。

再次醒来,已经是半夜,心情复杂的沈婉在黑夜中睁着一双带着些幽怨的眼睛。

这个身体的主人也叫沈婉,是沈家村一个教书先生之女。沈父有些迂腐,秉承圣人之言,女子无才便是德,所以并未曾教沈婉半个字。而宋恒则是沈父的学生之一,宋恒虽然不是能考状元的料,但是却勤奋好学,尊师重道,颇受沈父看重。而沈婉也在情窦初开年纪,对宋恒芳心暗许,宋恒也倾心于她。到了该成婚的年纪,宋恒便去沈家提了亲,许下了今生只待沈婉好,绝不让她受委屈,绝不负她的诺言。

婚后日子虽然并不富裕,但是这生活也算幸福甜蜜。可就在沈婉怀上二胎的时候,北疆战事爆发,本是家中独子的宋恒被硬征了兵。婆婆刘氏也因此一病不起,沈婉怀着孕,不但要扛起家中生计,还要照顾卧病在床的婆婆。若不是娘家帮衬着,沈婉根本撑不下去。生下儿子后,便又害了天灾,地里的粮食颗粒无收,为了不饿死,沈婉还去码头扛过大包,扛一天就能换一碗米,回去煮粥给孩子和婆婆吃而已。沈婉一人苦苦撑了五年,三年前宋恒荣归故里才将一家人接来了皇城。

到了皇城沈婉虽然不善交际,也被这皇城中的小姐夫人们看不起,但是宋恒待她极好,夫妻二人也算是举案齐眉相敬如宾,这样的日子沈婉也十分满足。可是谁想到,出征归来的宋恒竟然带了个林晴雪回来,还说要纳她为妾,一切便都变了。沈婉不同意,还因此与宋恒多次争吵。不知为何?子女也对沈婉渐渐疏远,反而与那林晴雪越来越亲近。接着皇上便下旨赐婚,原本的纳妾,变成了娶平妻。在娶妻当日,站在莲花池边伤感的沈婉,别人推进了莲花池里。

“到底是谁推的她呢?”沈婉自言自语的问道。她很想知道是哪个杀千刀的推了原主?然后好将那人暴打一顿。因为,若不是哪个杀千刀的将原主推莲花池里了,她也不会因为在飞机上睡个觉就穿过来了。说不定,她现在还在巴厘岛,享受阳光沙滩和海浪呢!

作为一个律师沈婉也是会些推理,首先在这府中与原主有冲突有过节的人,只有林晴雪一人,所以原主的死,跟着小老婆绝对是脱不了干系的。所以,只要她还在这将军府住着,便得提放着那林晴雪。

她已经想好了,等身体养好些,就与这宋猪蹄子和离了。她没兴趣和别的女人抢男人,更没兴趣跟两个白眼狼当娘。至于和离了之后,她要做什么?那等和离了之后再想,她一个二十一世纪的金牌律师,离开了这将军府总不至于饿死。要知道,那些穿越小说里的穿越女主,可都是在异世活得风生水起的呢!

翌日

沈婉坐在梳妆台前,完全不想多看镜子里的自己一眼。这原主虽然名字是与她一样,但是这模样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而且,这是一个二十七岁的女人应该拥有的皮肤吗?又黑有黄又糙,还有抬头纹和细纹。这哪里像个二十七岁的女人,分明就像个四五十岁的老妇。还有这原主的衣着品味也是差出了天际,不是紫就是蓝,料子一般就算了,款式也是相当的老气。

沈婉现在的心情很丧,她虽然精通各种保养皮肤的方法,却不知道能不能在拯救的了自己现在这具身体和这张脸。

“夫人早饭来了。”秋菊端着早饭进了屋。

“嗯”沈婉应了一声,起身走到了外间儿。

秋菊已经把早饭摆上了桌,早饭,两个小炒一荤一素,一叠小咸菜,一碗清粥,还有一盅老母鸡炖人参汤。

沈婉入了座,秋菊将那盅鸡汤推到了她面前道:“夫人先喝喝这参鸡汤吧!厨房的人说炖了两个时辰呢!”

“两个时辰?”沈婉挑了挑眉,这厨房的人岂不是天还没亮就开始炖上了。

这一个时辰便是两个小时,两个时辰便是四个小时。现在应该也就七八点的样子,四个小时之前不就才四点钟吗?

打赢了一场离婚官司的金牌律师沈婉,在去巴厘岛的飞机上穿越了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50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