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个夜晚,她苦思冥想,红鸾星一直在动,为何就是嫁不出去呢?

多少个夜晚,她苦思冥想,红鸾星一直在动,为何就是嫁不出去呢?

第1章 难得相亲

“卦象上说,你今天会遇见影响你下半生的四个男人,或者他们之中,有一人,是你的真命天子。”

“四个男人?我今天不是只跟一个男人相亲吗?”慕容丑纳闷低念,再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神情淡然的男子,见他没有最多说话的意思,她也不再问了。

她捧起放在桌面上的竹筒,微微一笑道:“我出发了,否则又被大夫人责怪了。”

如果她早知道今天是多么悲催的一天,她宁愿被打死也不会出门的。

走了几步,她顿了顿,再扭头看向正在品茗的青衣男子,戏谑问道:“对了,你算不算男人?”

青衣男子顿了一下手上的动作,没有看她,墨发随风轻动,轻淡道:“今晚到我房间来,便知晓。”

慕容丑骤然羞红了脸,不爽地瞪了他一眼。

她,本是二十一世纪某公司的小职员,一场意外,到了这个世界,成为宰相慕容贤第三个妾室所生,排行第八的女儿,慕容丑。

到来的时候,已经是这个名字。

关于这名字的由来,听说,这身体以前的主人在抓阄的时候就抓了一个丑字。

于是,便取名慕容丑。

或者因为名字的缘故,外间一直传言,宰相家八千金长得很丑,跟母夜叉一样。

可以说,她跟他是同一天来到宰相府的,那年她十二岁,他十五岁。

三年了,见面的次数不多。

总的来说,每次见了他,她肯定是在倒大霉的,所以,对他,她是避之则吉。

慕容丑从聂静轩走出来,迎面走来一老婆子,这是她母亲的奶娘,叫何妈。

“哎哟哟……”何妈走上来,执起她的手腕摇头道,“八小姐,马上就要见烨世子了,你怎么将自己打扮成小花猫似的?不是让翠珑那丫头给你好好装扮的吗?”

慕容丑轻戳了一下自己跟猴屁股似的脸蛋,欢喜笑道:“小花猫跟我一样美吗?我就喜欢这样子的,三姐姐说很好看。”

何妈听见“三姐姐”这三个字,只得无奈叹息,那是大房正室的人,惹不起。

何妈拉着慕容丑的手边走边说:“时辰不早了,我们得出门了。”

看着何妈满心的叹息,慕容丑却是十分的欢喜,她知道那慕容三小姐是何用意。

烨世子,红名烨,是当今四大名公子之一,不仅是全国首富,而且其家族在政治上也是十分右手腕。

他本人更加是鲜见的人才,叱咤经济和政治云坛,年仅二十,势压群雄,是全国少女梦寐以求的对象。

慕容家三小姐,慕容嫣更是对他一往情深。

但是,天不从人愿,这次红名烨点名要见的是她慕容丑。

慕容嫣恨到肠子都青了,于是,主动示好,说慕容丑平时不懂得打扮,她身为姐姐要为她好好修饰一番,还特意把自己那件金丝碧缕的真丝裙借给她了。

慕容丑虽然对红名烨有几分好奇,但听得他背景复杂,她马上打消了飞上枝头的念头,而且,他突然点名要跟一“丑女”相亲,恐怕,内有玄机。

所以,既然慕容嫣这神女有心,慕容丑也只好拱手相让。

出了宰相府,慕容丑和何妈先后登上马车。

何妈转上马车一看,才知道慕容嫣也在,脸色霎时紧了紧。

慕容嫣轻嗤一声,勾起一抹阴柔的笑弧道:“何妈似乎不希望看到本千金在这?”

“岂敢。”何妈忙低着头说。

慕容嫣嘴角微弯,阴柔笑道:“何妈无须担忧,我只是陪笑笑走一趟,笑笑甚少出门,我这个做姐姐的在身旁提点她,免得她出丑人前。”

笑笑是慕容丑的小名,因为她小时候特别不爱笑,家人着急,希望她笑一笑,于是她有了这个小名。

慕容丑感觉庆幸的是,幸亏这正主小时候不爱笑,否则,被人取了一个“哭哭”的小名怎么办?

“是是是……”何妈连连应了几声,轻作点头说,“老奴代八小姐谢过三小姐。”

何妈再抬眸看了一眼身旁的慕容丑,这不得不担忧啊。

眼前的慕容嫣本来就是宰相府内姿色最出众的,而且她今天只是一个素淡的妆容,娥眉淡扫,樱唇轻抿胭脂,丝毫不浓艳,发饰简单,只配了一根翠玉簪子,还添了一身白色纱衣。

骤然看上去,原本就千娇百媚的容颜,这下子更似出水芙蓉,美容天仙,清秀容颜好比骄人的牡丹,让人恨不得马上将她捧在手心供着。

而自己身旁的八小姐,唉……

长得虽然不及慕容嫣,她的容颜也是不错的,但是,现在偏偏涂了一个大红脸,烈焰红唇,描了一个如同男子的粗眉,毫无娇小的美感。

而且头上琳琅满目的发钗杂乱无章,耳上挂了一个大金圈,身上还披着一件金碧辉煌的金丝绣花裙。

相较之下,就只得一个字:俗。

城中几乎无人不知,这烨世子虽然是全国首富的儿子,但是,他并不喜欢奢华,喜欢简单清秀的女子。

正因为如此,慕容嫣才刻意把慕容丑打扮成这个样子,而自己却一去往日浓妆艳抹,装扮得跟一株纯洁美丽的白牡丹。

何妈虽然着急,但是也无奈,谁让自家的小主子只是庶出之女,而且得不到宰相欢心的母亲早些年郁郁而终,在府中没有任何地位,明摆着被人抢金龟婿也只能吞声忍气。

而且,自家的小主子什么也没有说。

虽然这小主子打小性格懦弱,但是,只从大病一场后,像脱胎换骨了似的,说话办事不仅利落了,还懂得暗地还击姨娘和姑娘们的小心眼。

这一次,她是真的妥协呢?

还是另有小妙计,能把金龟婿牢牢套住?

凤眼丹霞茶居,是一座依湖而建的水上茶寮,除了稍有品味的文人雅客喜欢到这里赏山玩水,吟诗作对外,这里还是结良缘的好地方,上得了台面的相亲,几乎都在这里进行。

因为这里不仅格调高雅,而且能欣赏到都城内独有而浪漫风景——凤眼丹霞。

慕容丑对这里的“凤眼丹霞”奇景心慕已久,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到这边来。

她之所以答应红名烨到这里相亲,最主要的原因是为了一睹这个世界的名胜奇观,看看是否真的跟传说中的一样,有“玉眼莹波霞未染,旖旎泪漾红断魂。涤荡湖心碧丝雨,犹似倒映水中仙。”的美妙感觉。

下了马车后,三人随着这里小童引领沿着弯曲的翘水走廊走去。

慕容丑左右打量了一眼,这里的确独特,淡出都弥漫着文人优雅的气息,暗红的梁柱雕刻精美,山虫鸟兽与琴棋书画美妙地结合在一起,有天人合一之美感。

走廊两边挂着精致的仕女图灯笼,没到拐角处,还有粉色的垂帘挂在两边,隐约渗透着逸仙的神秘感。

淡淡的清雅琴音萦绕耳梁,慕容丑微闭眼睛享受着湖面拂来带点花香的清风,若不是慕容嫣在身旁,她一定找个地方躺下来,先在这里美美地睡上一觉再说。

只可惜,这一次是有任务在身。

但是,也不妨碍她欣赏美景的心情。

“烨世子在里边等候,两位慕容姑娘,请进。”小童伸手往里边引请,再把目光落到何妈身上,“这位奶娘,请随我移步到别处歇息。”

何妈轻作点头,她明白,烨世子是要两人单独相处,只可惜,多了一个慕容嫣,两个人的浪漫瞬间成了三个人的红眼。

何妈在心里默默祈祷:凤眼女神呀凤眼女神,希望你能赐福与我家小主子,让她寻得好归宿,哪怕嫁个庸才也好,千万不能为人妾侍,不要再重蹈我家小姐悲凉的命运。

慕容丑和慕容嫣不约而同扭头往散落着白色纱幔的庭心看去,两人的小心肝蓦地加快跳动。

湖面吹来的微风拂动垂落下来的白色纱幔,隐约间看见一个白衣翩翩的男子翘首眺望远方的侧影,夹杂着淡淡熏香的飘散,庭心里弥漫着旖旎的醉人气息。

首先情不自禁挽起纱幔走进去的是早已红名烨芳心暗许的慕容嫣,她水波荡漾的双眸紧紧地凝视着红名烨修长的身躯。

他凭栏远眺,眼角泛露的沈睿锋芒让她心若怦动,呼吸紊乱,他似乎比想象中更加的高大威猛,更加的气质高雅,清风拂动他蹁跹的衣袂,不停撩拨她快要停止跳动的心。

他虽是首富的儿子,却是一身的清雅,仿似尘世外的高人,让人求不得、近不得。

“慕容姑娘,你来了。”红名烨温雅轻道了句,收回远眺的目光,不紧不慢转过身来。

在看到他容颜那一刻,慕容嫣只觉一阵目炫,差点没直接晕眩过去,窒息的感觉萦绕心头,难以喘息,以致她脑袋一片空白,不懂得回应。

他翩翩刘海斜落在左侧,平添了一份深沉文雅的气质,剑眉入梢,深眸朗目,透露着与众不同的睥睨天下的霸气,鼻尖挺拔如锋,薄唇萦光,每一个轮廓都是那么好看,都是那么的勾魂摄魄。

再加上那一身纤尘不染的白色衣服,让他高雅的气质多了几分逸仙之感。

怪不得全城的女人都对他趋之若鹜,这不是人,简直就是妖,是孽!

让人一看就深入骨髓的毒。


第2章 无辜遭人白眼

红名烨看了一眼清洌而娇美的慕容嫣,心莫名地怦动了一下,好看的眼里骤然多了一丝复杂的锋芒,像惊又像喜,但还有一丝令人捉摸不透的意味。

“你……”红名烨看着慕容嫣,稍带一丝不确定问道,“你就是慕容家的八千金,阿丑姑娘?”

良久,见慕容嫣没有回答,他再试探问了句:“阿丑姑娘?”

“她是我三姐姐,慕容嫣。”慕容丑忍不住挽起布帘走进来,淡若说道,“我才是慕容丑。”

听到他那声“阿丑姑娘”心头的感觉真是复杂呀。

红名烨看见突然走进来的慕容丑,嘴角微抽,僵硬的笑弧多了一丝滑稽的感觉,像是遇上这“丑女”这是意料之中的,但又因为慕容嫣的存在而显得有些哭笑不得。

他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再不经意地打量了一下跟前的两人。

一人清丽脱俗,犹如纤尘不染的白牡丹,无意落入凡尘的仙子,让人情不自禁想去守护。

一人珠光华翠,夸张的打扮,金粉的修饰,活脱脱的金钱俗气从头到脚覆盖下来,浓厚的胭脂味道足以让人却步。

慕容丑见他暗带“鄙视”打量自己,她也不客气,忙去细细打量着他。

潇洒斜刘海,这向来都是男生魅力所在,不管是阳光型的还是忧郁型的,这发型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玩意,无须借鉴。

白衣,不是每个人都适合,要把白衣的“白”穿出来,除了天生的一副好皮囊外,需要很高的修为,借鉴不来的。

他的五官长得还算不错,但是,好像太正气了点,有点格格不入,但是,若偶尔换一下口味,这种威武不能屈的应该是不错的选择。

想到这里,慕容丑差点崩溃了,往哪想呢?

他可是堂堂的烨世子,怎么可能委身去干那些勾当?

职业病啊职业病,看见男人就情不自禁往那方面想。

千万不能让这红名烨知道,自己今天到这来,其实还有一个目的。

这目的有些龌蹉,但也有那么一点高尚。

只是,一旦被红名烨发现,恐怕,马上会被大卸八块。

红名烨冷看了一眼巴巴看着自己的慕容丑,再扭头看了一眼羞涩低头的慕容嫣,他微微一笑伸手引请道:“两位姑娘,请上座。”

“喔。”慕容丑应了声连忙盘膝坐下,却见还在缺氧的慕容嫣仍然站在原地。

红名烨走过去轻轻喊了几声:“慕容姑娘……慕容姑娘……”

慕容嫣蓦然回过神来,看了他一眼,又羞涩低下头去说:“我……我……我叫慕容嫣,今天是特意陪八妹妹过来的,生怕她有什么怠慢的地方。”

红名烨听见她娇滴滴的声音,心头多了一丝莫名的酥软,微笑道:“怎么会呢?今天是本世子下的贴,若是怠慢,那也是我的错。”

慕容嫣羞涩抬眸看了他一眼,浅笑不语。

红名烨心下怦动,温笑道:“慕容姑娘,请坐。”

慕容嫣听见他低沉声音,心跳得厉害,因为紧张而压低声音,娇滴滴道:“我……如果世子不介意,可以喊我嫣儿。”

红名烨眸底流光,嘴角那抹笑意更扬,温声道:“嫣儿姑娘,请坐。”

慕容丑无趣地扭头看了看“你侬我侬”的两个人,看来这两个家伙真的一见钟情,对上眼了,这也省事。

慕容丑摸了摸抽中的竹筒,再扭头往湖面探眸看去,这碧丝湖果然名不虚传,碧绿如翡翠,澄澈如明珠。

这座冬暖夏凉的碧丝湖最特别之处是终年有微风吹拂,在碧绿的翡翠湖面上掀起一层薄薄的涟漪,让那澄澈见底的湖水多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据说是,仙子无意落入湖中,生怕如花容颜被惦记,吹皱一湖碧波水,躲避凡夫俗子的烦扰。

她再看了看不远处的一座高山,正因为这座山的存在才成就了这片湖美丽动人的神话。

这座山叫凤眼山,它很奇怪,不长一花一草一木,整座山是裸裸的岩石,而且,山中有一个贯穿的巨大洞穴,远远看去,就像一只丹凤眼。

正午凤眼倒映在水中的时候,听说此时碧丝湖上,就在凤眼倒影的位置上,会凝聚绿光,形成一刻非常好看的碧绿眼珠子,像绿宝石一样。

但是,因为正午已过,黄昏未到,这宝石点睛和凤眼丹霞的奇景她都没能看到,不觉多了一丝失落。

红名烨瞧见慕容丑的目光落在远处的凤眼山上,不由得微笑问道:“阿丑姑娘似乎很喜欢这座凤眼山,可曾见过凤眼丹霞的奇观?”

慕容丑回过神来看了他一眼,确定他是在跟自己说话,才摇摇头,但见他在跟自己说话的时候,目光却有意无意落在慕容嫣身上,心里十分的不爽。

红名烨看了看这姐妹两,再微笑道:“如果两位姑娘有兴趣,我们可以乘舟到湖上,这样能更加靠近凤眼山。”

“嗯。”慕容嫣娇滴滴应了声。

“我……晕船。”慕容丑抿唇笑笑说道,“世子跟姐姐游船吧,我在这坐坐就好。”

说着,她随手拈起一块糕点笑道:“我正好饿了,你们游湖,我留在这里把肚子填饱。”

她虽不是什么英雄,但也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个节骨眼,还是不要当电灯泡的好。

红名烨眸光轻眨,再次打量一下这慕容丑,此女虽一身俗气,但她那双眼睛却是出奇的明净。

让他在迷惑的是,她打扮得如此隆重,虽然他不欢喜,但也知道他这是为了搏得自己的欢心,所以也没有嫌恶,因为见惯不怪。

然而,如此浓彩艳抹的她却意不在他。

在她打量自己的时候,他已经察觉了,她虽然在巴巴地看着自己,但目光却跟寻常女子不一样,不像是看爱慕的人,而是在看一件货物。

这,让向来能忍的他十分不高兴。

而且,自打坐下来以后,她的目光就定格在亭外的风景上,一刻也未曾在他身上流连,这让向来备受万众瞩目的他稍稍受挫。

对面的慕容嫣所表现腼腆的样子,才是他习以为常的。

更何况,今天的特殊见面是应该慎重一点的,她却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随便就坐下来,随便就吃东西,一点大家闺秀的风范也没有。

所以,他才故意提出游船,试探一下慕容丑,结果,正如他所料,这女人今天的到来只是为了应付,她打扮成这个样子,或许是故意的。

他虽然对慕容嫣有好感,但面对一个漠视甚至隐约透露着对自己带有鄙视情感的女子,他噎不下这口气,恨不得马上知道,为何无辜遭人白眼。

这便是他,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


第3章 裙子散架了

慕容嫣见红名烨时不时把目光落在慕容丑身上,还看得那么深,她有些着急了,连忙说道:“世子莫见怪,我这八妹妹就是喜欢吃东西,而且不太注重仪态,家里人都劝不了她。”

红名烨淡淡地看了一眼慕容丑,微笑道:“阿丑姑娘这是真性情,不扭拧。”

“咳……”听到自己好像被称赞了,慕容丑猛然被呛了一下。

红名烨忙给她倒了一杯水说:“阿丑姑娘喝杯水,慢慢吃,不着急。”

听见红名烨对慕容丑的关心,慕容嫣可不淡定了,忙接过红名烨手里的杯子微笑道:“世子,还是让我来吧。”

红名烨微带欢喜点头。

慕容嫣见他似是肯定自己的贤淑,更显羞涩。

慕容丑纳闷地把水喝下去,这两人不是要游船吗?怎么还不走?

“阿丑姑娘平时都喜欢做些什么?”红名烨瞧出了她眼里的不耐烦,故作问道。

慕容丑还没来得及说话,慕容嫣抢先回答:“八妹妹喜欢吃,无时无刻都在吃,每当我教她琴棋书画,她都找理由推脱,她呀,每天只爱问自家厨子今天做什么菜。”

“真是如此么?”红名烨把目光落在慕容丑身上问道。

慕容嫣轻叹了一口气说:“有一年,八妹妹为了一只鸡腿还把娘亲进宫面圣的衣服弄脏了,幸好还能补救,否则……”

慕容丑微笑沉默,暗暗扭头盯了一眼慕容嫣——虽然我不介意你把自己的形象无限抬高,但让我不高兴的是,那是踩在我疼痛的肩膀上。

“喔。”红名烨忽而唏嘘叹了声,转向慕容嫣微笑道,“嫣儿姑娘,在你眼里,本世子可是个坏人?”

慕容嫣听到这话,心跳再次加速,抬起羞眸看他,娇声道:“世子怎么会是个坏人呢?”

红名烨沉沉低笑,再微笑道:“那……可否允许我跟令妹单独相处一阵子?”

“……”慕容嫣骤然脑袋一轰——为什么突然要单独相处?难道我做错了什么吗?

慕容丑拧了拧眉头暗暗睨向红名烨——撇着大美人不顾,却非要跟“丑女”单独相处,到底有何阴谋?

慕容嫣揉紧桌子下的裙子,稍带急切看向红名烨问:“世子为何要跟八妹妹独处?”

红名烨浅淡笑笑,理所当然说:“这关乎我跟令妹的将来,需慎重些,我想单独深入了解,还望嫣儿姑娘不要见怪。”

慕容嫣身子一下子冷了,软了,他看上慕容丑?他真的看上了慕容丑?

将来?慕容丑的思绪一下定格在这两个字上,但能听出这两个字一定与男女之情无关。

红名烨笑意盈盈扭头看向慕容丑说:“阿丑姑娘,可否随我到舟上游湖,你放心,有我在,一定不会让你落入湖中。”

慕容丑打量了一眼他眼里捉摸不透的亮光,且看看他在耍什么花样。

“嗯。”慕容丑微笑点头,反正这个局面,不管自己答不答应,今晚回到府里恐怕都少不了被大房的人算计了。

如此白白吃亏,倒不如先去赏一下风景。

她才刚站起来,就听见“嘶”的一声,愣了一下,低头一看,才知道自己的金丝绣花裙竟然撕破了!

不,不知道是怎样的窍门,金丝断了,裙子在一瞬间零碎破裂了,瞬间衣服垮了一半。

“八妹妹!”慕容嫣惊喊一声。

红名烨看见露出内里衣服的慕容丑,皱了一下眉头,忙侧过头去不看她,再脱下自己的外衣递给她说:“阿丑姑娘,你先披上吧。”

慕容嫣忙站起来接过红名烨的衣服,转向还没反应过来的慕容丑责备:“出门之前再三叮嘱你了,要慎重,要得体,你怎么还是毛毛躁躁的,把衣服都弄破了。赶紧把衣服披上,回家去。”

慕容丑微微一笑,推开衣服说:“不必了,破了一件衣服而已,不影响我跟世子游湖。”

慕容嫣瞬间沉下眼眸。

红名烨眉头轻皱,这女人不是很不耐烦要走吗?现在又大好机会,怎么又要留下来呢?

他原以为,为了拒绝与他游湖,这衣服是她故意扯破了。

他还纠结着,自己哪里踩了她的尾巴,竟让她不惜牺牲清誉来拒绝,却没想到,她冒出这一句话来。

慕容嫣咬了咬牙,摆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你这个样子怎能游湖,你是女儿家,应该注重体面,跟我回家,不能丢我们慕容府的脸。若要游湖,改天再来。”

“我不,我今天就要游湖。”慕容丑不以为然说,说着,她随手把腰上的金丝腰带给卸下来了。

红名烨听到她这句话,本想看一下她此时是什么嘴脸,不料,才刚转眸,就看见她衣服给脱了。

他猛然吃了一口气,触电般别过脸去——这个女人竟然当众把衣服脱了!她眼里到底有没有女儿家的声誉?懂不懂什么叫礼义廉耻?

“世子,我已经把衣服换了,你可以转身了。”

听到慕容丑的声音,红名烨先是微愣,试探的转过头来却看见慕容嫣讶然的表情。

他再低头一看,发现慕容丑真的已经“换”了另外一套衣服。

此刻她身上穿着的是一件粉色绣花百褶裙,比起刚才臃肿华贵的她,显得有几分清秀,但是,与她脸上的浓彩胭脂和法上琳琅满目的珠钗显得格格不入。

红名烨转过身来,看了看端坐在案前,认认真真折叠衣服的慕容丑,轻声道:“阿丑姑娘……何时多带了一件衣服?”

慕容丑抬起明亮漆黑的乌眸,轻扬嘴角微笑道“我一直把衣服穿在身上呀。三姐姐说得对,我平时比较毛躁,动不动就扯破衣服,所以,每次出门,我都会多穿几件衣服。破了一件还有一件,不用担心。”

“……”红名烨汗颜。

慕容丑把破烂的裙子叠好,再抬头看向红名烨微微笑问:“烨世子,三姐姐向来对我最好,今天为了让我以最好的姿态见你,还特意把她最珍爱的金丝绣花裙借给我,我却不争气,竟然把它给弄破了。世子可否替我把裙子缝补好,再还给三姐姐?”

“这裙子是嫣儿姑娘的?”红名烨若有意味问了句,随即把打量的目光落到慕容嫣身上。


第4章 姐妹掐架

慕容嫣急了一下,拧紧眉头不说话。

慕容丑微笑点头说:“三姐姐还给我化妆,帮我梳发挽髻戴珠钗,用心良苦。”

红名烨轻嗤一声,睨向慕容嫣冷声道:“的确用心良苦。”

“我只是……我只是……”慕容嫣紧揉着拳头,久久说不上话来。

红名烨再次扫看了一下着两姐妹,深邃的眼里多了一丝轻蔑的冷意。

搞了那么久,原来是姐妹两在相互掐架。

原本,他对清洌脱俗的慕容嫣深有好感,但是,听见她的言语里不停隐晦地数落慕容丑,他就知道此人表里并非如一,一心是来抢妹妹的风头。

所以,他才唏嘘叹息一声。

至于这个慕容丑,他明白她的用意,她故意说这番话出来,无非就是把慕容嫣丑恶的面目抖出来。

这姐妹两,还真是让人感到恶心呀。

慕容丑可不管红名烨怎么看,反正,她的原则只有一个:男人可以让,面子不可以让。

她本来也不想跟慕容嫣扯破脸皮的,由得她向红名烨施展媚术,可没想到得寸进尺,还在她的衣服上下手脚。

幸亏多穿了一件衣服,否则就丢死人。

一旦被有心人抓住不放,这件事就会被宣扬开去,她慕容丑还要见人吗?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十倍相还。

把破衣服交给红名烨,一来,省了慕容嫣说她弄坏了她的裙子借故找喳,二来,让红名烨瞅瞅这裙子的端倪。

很明显这裙子是被动了手脚,裙子不是被扯破的,而是被慕容嫣弄破的,为的就是让她赶紧滚回家。

慕容丑在心里闷哼一声,嗬,敢动我的面子!我就敢动你的幸福!

现在这个局面,慕容嫣想再要俘虏红名烨的心,恐怕,难于上青天。

红名烨突然扣指吹了一声,随后就有一个人来到亭子外,他沉声吩咐:“风魂,送慕容三小姐回去。”

“是。”亭子外的风魂恭敬应了声。

慕容嫣轻摇头,满心着急跑到红名烨跟前说:“世子……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

红名烨微微一笑道:“嫣儿姑娘,今天是我邀阿丑姑娘在先,不能冷落了她,日后,我再约你一同游湖。”

“真的?”慕容嫣喜出望外问道。

红名烨轻作点头道:“待衣服缝补好之后,我必定亲自到宰相府去。现在,请让我的仆人送你平安归去。”

“嗯。”慕容嫣嘴角含笑点头,走了两步,她又扭头看向他说,“世子,我在家里等你。”

红名烨点头不语。

慕容丑轻扯嘴角看着这个红名烨,他现在承诺慕容嫣是真是假?如果只是敷愆,日后慕容嫣岂不把仇恨架在自己头上,以为是自己教唆他不要去见她的,这家伙好阴险呀!

待慕容嫣走远后,红名烨坐下来看向慕容丑微笑道:“阿丑姑娘,刚才怠慢了。”

慕容丑摇摇头,轻弯嘴角微笑说:“世子,为何点名要见我?”

红名烨见她直接,也不再绕圈子了,坦白道:“实不相瞒,听说阿丑姑娘绣工了得,尤其是你的流萤双面绣更是都城一绝,我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小忙。”

是的,几乎整个都城的人都知道慕容家八千金长相奇丑,却长得一双巧手,刺绣的功夫放眼都城,无人能及。


第5章 人怕出名猪怕壮

“小忙?”慕容丑迷惑低念,听他的意思,似乎跟流萤双面绣有关系。

提起流萤双面绣,她可是十分的心虚,别说刺绣了,连拿针都不会。

至于为什么被吹虚得那么厉害,那完全是一个意外,不,是一个阴谋!

事情是这样的,一年前寒冬,府里的大夫人要求所有女眷都必须拿出一副最好的绣品出来,绣品最好的人有奖赏,绣品不好的,则要受罚,要给府里每个人缝制一件衣服。

她随便找人给她弄了一副绣品,那时候她已经千叮嘱万嘱咐某人,不要太好,但也不能差,一般货色就好。

因为时间和信任的关系,她没来得及看就把绣品交给大夫人了,后来才知道是一副技惊四座的流萤双面绣!

虽然赢得府里上下的赞赏,但却引来了大夫人的怀疑。

多番刺探无果的情况下,大夫人暗地命人把慕容丑懂得流萤双面绣绝活传开去了。

慕容丑原本不知道大夫人的用意,只以为她是为了炫耀,为宰相府争光。

后来才知道,大夫人的用意险恶之极。

这大夫人故意把她会流萤双面绣的事情宣扬开去,为的就是让她在谎言被揭开之后,狠狠吃一蛰。

一来,人怕出名猪怕壮,若有人慕名而来要她当面比试,又或者皇宫妃嫔之类要求征用她的绣品,谎言肯定保不住了。

二来,一旦出嫁,让婆家发现她什么都不会,这肯定会遭白眼的,还可能成为整个都城的笑话。

红名烨轻作点头说道:“阿丑姑娘应该听说过都城第一面首柳新宇吧?”

慕容丑眨了眨眼眸,微笑摇头。

红名烨端起杯子微笑道:“柳新宇是大公主独孤柔雪的男……这,在整个都城,是公开的秘密。他虽身为男子,却有一双女人的手,绣工十分了得。”

“所以呢?”慕容丑没有跟他绕圈子,直接问道,“跟我有什么关系?”

红名烨搁下杯子微笑道:“我想请阿丑姑娘跟柳新宇来一场比试……”

“我拒绝。”慕容丑没等他说话,直接打断他的话。

红名烨皱了一下眉头,稍带急切试探问道:“为何?”

慕容丑淡淡说道:“我虽名叫慕容丑,但不等于要在人前当小丑。”

红名烨急了一下,忙说道:“阿丑姑娘,我不是要羞辱你,我只是……”

“什么都不必说。”慕容丑拂袖站起来冷声道,“我虽有一点绣工,但绝不会拿来与人相比或者肆意张扬,爱慕能助,告辞。”

说罢,慕容丑快步转身走去。

果然人怕出名猪怕壮,挑衅马上来了,还要跟那刺绣中的绝顶高手比试,找死!

不走就笨了!分分钟被大夫人笑到面黄。

柳新宇啊,谁不认识?

都城十大面首之首,男人中的极品,刺绣高手中的翘翘首!

“阿丑姑娘!”红名烨急切喊了声,连忙追上去把她拦下来。

“吖……”慕容丑猛然撞入他硬如钢板怀中,鼻子一阵吃痛。


第6章 第二个男人

“阿丑姑娘,你没事吧?”红名烨稍稍俯下身来关切问道,他没想到这女子竟然如此刚烈,毫不犹豫就拒绝了他的请求。

慕容丑揉着自己的鼻子倒退半步,愠闷摇头不语。

红名烨连忙解释道:“我真的不是想羞辱你,这次比试对我来说很重要,所以,我希望你能考虑一下,只要你愿意出赛,不管输或者赢,我都可以为你办一件事,什么都可以。”

“什么都可以?”慕容丑试探问道。

红名烨郑重点头。

慕容丑轻弯嘴角戏谑问道:“娶我也可以?”

“……”红名烨啧了啧舌,稍带惊讶看着她,一会儿,才微笑点头说,“若阿丑姑娘真心的希望嫁给我,也可以。”

这样也可以?看来真的很重要。慕容丑在心里掂量了一会儿,试探问道:“刚才你不是跟我三姐姐说,让我两单独相处,关乎你我的未来。说的就是这件事?”

红名烨理所当然点点头说:“嗯,这件事关乎我的未来,如果阿丑姑娘答应了,若要我娶你的话,这就关乎我们两人的未来的。”

慕容丑轻扯嘴角冷笑,好委屈的样子,谁要嫁给你呢?

掂量再三,她正欲点头答应的时候,湖上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烨世子,还没让慕容姑娘答应你的请求吗?”

听见这个声音,红名烨瞬间皱下眉头。

慕容丑忙扭头看去,却见湖中有一垂挂纱幔的小船,小船距离这里不远也不近,看不到里边的人。

但听声音,是个男子。

男的……

她突然又想起某男给自己卜的一卦,今天会遇到四个影响自己下半生的四个男子,红名烨算一个?

船里算一个?

刚才送慕容嫣离开的男人算吗?

还有带何妈到另一处的算吗?

这已经是四个男人。

不准,一点都不可信。

一会儿,船上的男子不紧不慢说道:“烨世子昨日不是夸下海口,可以在半个时辰内让慕容姑娘答应你无理的请求吗?看来,让都城女子为之疯狂的烨世子也不过如此。一个铜板,该输给我了。”

红名烨的眉头皱得更紧。

慕容丑冷冷扭头睨向他,问:“烨世子,刚才的话,只是跟人打赌?”

红名烨摇摇头没有说话。

“虚伪。”慕容丑微沉脸,绕过红名烨,快步离开。

红名烨轻握拳头,没有追去,只是睨向湖上的小船冷声责问:“华君钰,你想干什么?”

“没什么,断你后路罢了。”船里传来男子慵懒而稍带几分阴损的嗤笑声音,“我喜欢刺激,日子太乏味无趣了,我想看看,聪明如你,如何解决眼前的困境。时间不多了,只剩下三天,已经没有诚信价值的你,你还如何劝服慕容丑为你出赛。”

“嗬。”红名烨冷哼一声道,“如果我能劝服她,你怎样?”

“烨世子,太自信会让你输得很惨。” 船上的男子满带戏谑道,“如果她出现在比赛场上,我随你提一个要求又如何?”

“好,你等着。”红名烨冷声说道,他才刚转过身去就看见折回来的慕容丑,顿时微愣了一下。

船里的男子稍稍沉下眸色。


第7章 母夜叉很有趣

慕容丑眨了眨眼眸,指着亭子里的案几说:“我落了东西。”

说着,她伶俐跑过去把竹筒拿起来转身就走。

“阿丑姑娘……”红名烨忙抓住她的衣袖说,“你都听见呢?”

慕容丑不紧不慢转过头来,微微一笑说:“听见了。”

“这事……”红名烨才刚开口,慕容丑抽回衣袖睨向湖上的小船,稍微提高声音淡笑说:“如果你能把华君钰那小船踹翻,我答应了。”

红名烨轻皱眉头。

“……”船上的华君钰顿时扯了扯嘴角,这时他才稍稍挽起船上的帷帘,却也只能看见慕容丑的背影,看不到丑颜。

“如何?”慕容丑笑眯眯反问道。

红名烨稍稍走近一步,轻声低念:“我可以把他的小船踹翻,但是,阿丑姑娘,你这等于在玩火。”

华君钰是何人,四大公子之一,一个她绝对招惹不起的人。

慕容丑不以为然拂袖坐下来,单手捧腮,微笑道:“我给你一刻钟考虑,仅此一次机会。”

红名烨沉沉吸了一口气,扭头睨向湖上那小船,好一会儿,他才厉目一扬,点着水面凌空踏步而去。

小船里的华君钰顿时破顶而出,打开手中的折扇劈出一道寒气还击袭来的红名烨。

红名烨打了一个跟头翻到小船顶上,华君钰翩然落下来,二人在摇晃的小船顶上不停过招。

“砰”小船在两人交手之际,破裂成两半。

两人点着水面一边过招一边翻到亭子的顶上,落到亭子下边的时候,才发现慕容丑已经不在这里。

桌面上只留下她沾水写得几行字:明知道我在玩火,你还推我一把。我猜,如果我答应了你,肯定是在玩命。

红名烨霎时拧紧眉头,心头泛起一丝莫名的纠结,原来她只是在试探自己。

是呀,明知道把小船踹翻后,她肯定会因此招惹了华君钰,自己为了私利还是去把小船踹翻,完全不顾她的安危。

如此,她又怎敢把自己的安危交到他手上呢?

“哟。”华君钰看着桌上的字迹,打开折扇饶有兴趣,“看来,这慕容丑是个有趣的姑娘。”

红名烨睨了他一眼,冷冷拂袖,抱起搁在一旁的金丝绣花裙离去。

华君钰看了看红名烨离去的身影,再低头看了一眼桌上的字眼,轻摇折扇轻嗤笑念:“我华君钰的船都敢踹,胆子该有多大。慕容狄的妹妹,有趣。”

红名烨出了凤眼丹霞茶居,左右张望了一下,已经找不到慕容丑的踪影,他皱了皱眉头再扣指吹哨。

不一会儿,一个皮肤稍显黝黑的男子单膝跪落到红名烨跟前,恭敬问道:“世子有何吩咐?”

红名烨微沉眸色谨慎说道:“到宰相府一趟,确认一下,慕容八千金是否回府了。”

他现在担心的时候,华君钰真的盯上她了。

华君钰手段毒辣,不是她一个弱女子能招架得了的。

良久,还躲在凤眼丹霞茶居的慕容丑溜回亭子里瞅了瞅,确定没有人留在这里后,她才轻轻吁了一口气,快步过去找了个好位置坐下来。

难得来了,一定要看到凤眼丹霞奇观。

只是,现在天色还早,距离日落黄昏,还有一段很长的时间。

慕容丑趴在案几上,不知不觉就睡过去了。


第8章 偷看美人儿睡觉

红名烨走进亭子里,见她趴在这里睡着了,才轻轻舒了一口气。

他走过去,单膝蹲下来,正欲伸手过去轻拍她的肩膀,她便侧过头来。

红名烨心下颤了一下,忙把手收回去。

良久,见她没有反应,才知道她仍在睡着。

红名烨垂下明宇看她,此时的她因为要惬意地睡觉,早已把头上横七竖八的珠钗摘下来搁在一旁,脸上红彤彤的胭脂也几乎都被她蹭到了衣袖去,这回的她更像大花猫。

红名烨忽地一笑,稍稍俯下身去,看着吐气如兰的她,她的嘴角总是勾着一抹甜丝丝的笑弧,不知道在想什么又或者梦到了什么乐事,让人情不自禁想去窥探。

不料,慕容丑突然把眼睛睁开了。

“……”红名烨心顿时跳漏了一拍,脸顿红,忙别过脸去,心扑通扑通地颤跳,一脸困窘,结结巴巴说,“我……我……我……我不是故意偷看你睡觉……”

良久,没有听到任何声响。

红名烨小心翼翼转过头去,骤然满脸黑线,她竟然还在睡觉!

敢问她刚才为什么突然把眼睛瞪的大大的?

红名烨无奈苦笑,但想到自己竟然偷偷看一个少女睡觉,的确可耻,怪不得一门心虚。

他再侧头看了看熟睡的慕容丑,这女人给他的感觉很奇怪。

说到厌吧,不似,虽然她跟她姐姐在相互掐架,但身为庶出的她,有这份胆识,他是有一点欣赏的。

说是歉疚吧,因为交易没达成,不多。

若是欣赏,她的性子直接干脆,的确是他喜欢的。

只是,这些似乎都不足以说明他心中的感受,那是一种他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尤其是她刚才突然睁开眼睛的时候,萦绕心头的那股夹杂淡淡喜悦的心虚,是他心底从来没有过的骚动。

红名烨微微一笑,单手托腮凝视着熟睡的她,阿丑,不丑。

这时,慕容丑又把眼睛瞪大了。

有了刚才的教训,红名烨的胆子也壮大了,仍旧单手托腮,笑眯眯地凝视着她,看她如何把眼睛一张一合又继续呼呼大睡。

这下到慕容丑心脏无力地颤抖了一下,天呐,怎么会有一只那么好看的大灰狼坐在帐前看着自己睡觉?

“……”慕容丑触电般挺直腰来,神经兮兮张望了一下,才知道自己还在凤眼丹霞茶居,猛然一扭头,却看见单手托着脑袋的红名烨“睡着”了。

她有点神经凌乱地捂着脑袋,这是怎么回事?

刚才睁了一次眼睛,似乎看见了一个美男子迅速地躲开了,她美美一笑,又继续做梦去。

再一次睁开眼睛,还是看见一个熟悉的美男子在巴巴地看着自己,还以为在做梦,没想到他真的在这里!

慕容丑拧紧眉头看了看单手托腮“熟睡”的他,再把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确定他睡着了,她再欲哭无泪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刚才明明看见他瞪大一双金鱼眼盯着自己看,怎么睡着了呢?

又或者……怎么会误以为他睁开眼睛看着自己呢?

慕容丑侧目白了一眼闭目的红名烨,喃喃低语:“刚才他明明看着我的,怎么会看错了吗?难道真的做梦?不可能,我怎么可能对他想入非非呢?”


多少个夜晚,她苦思冥想,红鸾星一直在动,为何就是嫁不出去呢?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94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