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算计,贺暖暖和纵横商界的总裁大佬,纠缠了三天三夜

一场算计,贺暖暖和纵横商界的总裁大佬,纠缠了三天三夜

第1章 那个人肯定是爹地

漆黑的地下室内,伸手不见五指。

贺暖暖浑身酸软无力,躺在地上,双眼被蒙了黑布,他直接强势霸道的所取……

这样的日子不知道过了多久,当贺暖暖再次醒来,只觉得恍如隔日……

……

六年后,南城,瑞景小区。

贺暖暖刚做好晚餐,就听到大门处传来急促的门铃声。

她擦了擦手,准备去开门,一道小小的身影,快她一步来到门口,“妈咪,我帮你开门。”

贺北宸扬着奶声奶气的嗓音,乖巧的对她说,一张精致的小脸,帅气得有些过分,甚至可以称得上漂亮。

唇红齿白的模样,非常讨喜。

贺暖暖笑着点点头,示意他开门。

门外,站着一个年约四五岁的小丫头,穿着白色公主裙,圆圆的脸蛋,看着很是软萌。

是邻居家的孩子,黄甜甜!

她一瞧见贺北宸,便红着小脸,喊他的小名,“北北,是我……”

北北一脸不耐烦,“黄甜甜,你怎么那么烦人?”

贺暖暖刚走过来,就见自家儿子这副态度,当场就教训了,“贺北宸,你的礼貌呢?什么说话态度?”

北北还没来得及回应,黄甜甜已经开口了,“没关系阿姨,我是来给北北送卡片的……”

说到这,她满脸羞涩地将一张卡片塞到北北手中,道:“北北,我喜欢你,希望你可以看一下我写的卡片。”

话落,她转身,掩面飞奔而去。

北北见了后,不由撇了撇嘴,反手关上门,这才翻开卡片。

只见上面写着,“北北,我希望以后每天可以和你一起去上学,一起画画,一起看星星。”

北北看完,满脸嫌弃,“没新意,都什么年代了,表白还送卡片。”

贺暖暖听到,不由满脸惊愕,“贺北宸,你给我说清楚,什么表白?你懂什么是表白吗?”

“当然懂了!”

北北猛点头,“不过,我已经有女朋友了!这两天我和女朋友吵架,那个黄甜甜想趁虚而入。”

贺暖暖整个人都惊呆了!

她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

“什么女朋友?什么趁虚而入?你……你这都哪里学的?还有,你什么时候交的女朋友?”

她瞪着眼睛,看着团子大的小人儿。

他才五岁好吗!就知道这些,是不是太早熟了?

北北丝毫没顾虑他亲妈的心情,回应道:“已经交往一段时间了,还没考虑分手。”

贺暖暖继续震惊。

她怀疑是不是自己平日太放任他了,所以才会如此野蛮生长!

看来,她得好好跟他谈谈了!

有必要的话,甚至还得家法伺候一下。

“贺北宸,你给我过来!妈咪觉得有必要跟你聊一聊。”

贺暖暖一脸严肃地看着他道。

北北无比机灵,一下就看出妈咪这表情代表什么,立马转移话题,“妈咪,我也想跟您谈谈……我今天发现了一个非常重大的事情,我找到爹地了!”

“什么?”

贺暖暖原本已经酝酿好情绪,结果被这话震得一愣,好一会儿才回过神,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你哪来的爹地?”

“我是说真的!”

北北一脸认真,“今天我们幼儿园做活动,有个颁奖典礼,我得了多才多艺之星的奖状,就是爹地亲自给我颁的!他还跟我握手,长得也很帅,比我还帅。不信我拿给你看……”

小家伙说着,立刻奔去拿自己的小书包,然后从里头掏出一张奖状,递到贺暖暖跟前。

贺暖暖看了一眼,瞧着奖状右下角落款‘墨氏集团’的字样。

她很是不以为然道:“这奖状能代表什么?你别乱认了,不是长得帅就是你爹地!咱们还是来谈谈你交女朋友的事情吧……”

“我没乱认!那个人肯定是爹地!”

北北不服气地抗议。

贺暖暖无奈了,“行行行,我不问你女朋友的事就是了,过来吃饭吧……”

北北,“……”

贺暖暖见小家伙总算闭嘴,也是好笑地摇了摇头,只当他是在胡闹。

不过脑海中却不自觉浮现多年前的画面……

六年前,她莫名被绑到那个漆黑幽暗的地下室,关押了三天。

之后那男人跟发狂的野兽一样,不断掠夺。

她反抗过,根本没用!

后来,她发现自己怀孕,已经是三多个月后。

她错过人流最佳时期,再加上发生了许多事,最终选择生下孩子。

这些年,她一个人带着北北,过得并不容易。

但却无比庆幸,得到这么一个宝贝!

北北不知道自家妈咪的想法,只是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把爹地带回来给妈咪看!”

第2章 萌娃找上门

翌日傍晚,墨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墨锦尧刚开完国际会议,从外面进来,就见助理顾泽一脸焦急地冲到面前,道:“总裁,不好了……”

“慌慌张张,做什么?有什么事冷静说。”

墨锦尧蹙起眉头,一身冷冽气息,极具威慑力。

顾泽连忙收敛了一下情绪,不过语气却支支吾吾的,“就是,那个……办公室里面,有个小孩儿,自称是您……您的儿子。”

“什么?”

墨锦尧神色一滞,眉头直接皱了起来,厉声道:“我哪来的儿子?”

顾泽都快哭了,“他就是这么说的!”

墨锦尧见他这样,干脆一把推开他,直接进了办公室。

此时,贺北宸正坐在沙发上,悠哉踢着双腿。

待瞧见墨锦尧进门时,立刻欢快的冲过去,一把抱住他的大长腿,喊道:“爹地,你总算回来了。”

墨锦尧整个人都傻眼了。

他垂眸看着陡然多出的‘腿部挂件’,一时间难以回神。

小男孩长得唇红齿白,极其好看。

一身白色T恤衫和背带牛仔裤,看起来酷的不得了,亮晶晶的双眼,仿佛会说话般,充满机灵和睿智,活脱脱一枚阳光小正太。

墨锦尧愣了好一会儿,才勉强回神。

接着便蹙起眉头,隐约记起在哪见过他,“你是……昨天在幼儿园领奖的小孩儿?”

“是我是我,爹地还记得我吗?”

北北看起来特别高兴,连说话语气都欢快了许多。

“大概记得。”

墨锦尧淡淡回应。

昨天颁奖程序太快,他又赶时间,只是隐约瞄了一下。

亏得记忆力不错,才记起来。

不过,他依旧皱着眉,道:“虽然记得,但小家伙,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爹地!我还没结婚,也没有儿子。”

北北一脸不在意,道:“我知道你没结婚,可我绝对是你儿子。你看看我的脸……我们明明长得很像!”

墨锦尧眉头皱得更深,盯着小家伙的脸看。

像吗?

为什么他一点都感觉不出来?

旁边的顾泽,在一大一小的脸上来回看了几次,猛点头。

的确很像啊,特别是那眉眼,足足像了六七分,绝对是亲生的!

否则他之前也不会把人放进来!

但是,墨锦尧却不这么觉得,只当是小孩认错了爸爸,“小家伙,爹地不能乱认,看你这样子,应该是旁边那幼儿园偷跑出来的吧,赶紧回去吧,你家里人该着急了。”

说着,他瞪了旁边的顾泽一眼,“赶紧把人送回去,要是被告绑架,你就去坐牢,别想我救你!”

北北见他一脸不信,不由急了,“我今年五岁,是八月十五出生的,不信你看。”

小家伙说着,立马从小书包里掏出出生证明书,递给墨锦尧。

墨锦尧看了后,眸色不由一沉,脑海中,似乎有什么尘封的东西在复苏。

五岁,也就是六年前怀上的。

六年前,在那个黑暗的地下室内,的确曾发生过一段荒唐。

难道……

墨锦尧面色变了变,当即问道:“你妈咪叫什么名字?”

“我妈咪叫贺暖暖!”

北北老实的回答。

墨锦尧又问,“她年纪多大?”

“25岁。”

“你……一直没爹地吗?”

“从出生就没有!”

“……”

墨锦尧不知道问什么了,一时觉得有些荒唐。

这世上,哪有那么巧的事?

他还是不相信。

第3章 都想嫁给我

“这或许……真的只是巧合罢了!”

顾泽见自家总裁一脸难以接受的模样,便好心提议,“总裁,或许您可以验证一下DNA?只需要一根头发就行。这小家伙,跟您长得……确实有点像。”

墨锦尧听了,立刻瞪了他一眼,“要你多事?还不赶紧把人带去安顿好,再联系他家人过来接走?”

他潜意识还是认为这种几率不可能发生。

顾泽吓得脖子一缩,只好领命,“是,我这就去。”

于是,贺北宸小朋友,就被顾泽移驾到外面秘书室的沙发上坐着了。

小家伙神情看起来有点失落,“我爹地是不是不想认我?”

顾泽见了后,都要心疼坏了,连忙安慰,“自然不是,可能是有点意外……不过,你可以告诉叔叔,为什么坚持认为他是你爹地吗?”

北北抬头,一脸认真道:“我能感觉到他就是我爹地!而且你不觉得我们很像吗?气质也差不多!”

顾泽点头,“确实差不多。”

北北继续道:“我爹地是不是有很多女人喜欢?”

顾泽应道:“可不是?整个南城的名媛千金趋之若鹜,都想嫁给他!”

北北一脸骄傲,“我也是!我们幼儿园的女孩子,都说长大后要嫁给我!”

顾泽听了,不由失笑。

旁边的女秘书也被逗笑,“这小家伙也太可爱了吧?总裁真不要吗,不要我可就要偷回家了。”

“那也得问问人家妈妈同不同意。”

顾泽说着站起身,拿出手机,“你先帮我看着他,我给他妈妈打个电话。”

秘书点点头,“去吧。”

……

二十分钟后,接到通知的贺暖暖,急匆匆抵达墨氏集团。

她满脸惊慌,心有余悸。

今天傍晚,她按时去幼儿园接北北放学,却被老师告知北北不见了。

她吓得几乎要魂飞魄散,差点报警。

还好及时接到顾泽的电话。

她依照前台指示上了楼,一眼瞧见正在吃蛋糕的北北,气得冲过去劈头就骂,“贺北宸,你皮痒了是吗?敢私自乱跑,你知不知道妈咪有多担心!!!”

北北被吓得差点呛到,瞧见妈咪又急又怒,连忙乖巧认错,“妈咪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贺暖暖很想把这小子揪起来打一顿,可最后还是一把抱进怀中。

她红了眼眶,声音有点哽咽,“你要是出点什么事,要妈咪怎么办?”

“对不起,妈咪。”

北北温声道歉,小手环抱着妈咪的身体。

贺暖暖情绪好不容易才平缓下来,这才起身对顾泽道:“抱歉,我儿子给你们添麻烦了,多谢你们通知我过来接他。”

“不碍事,小家伙很可爱,我们挺喜欢的。”

顾泽很是客气地回应,眸光不着痕迹打量了贺暖暖一眼。

越看,越觉得小家伙还是跟他家总裁更像一些!

贺暖暖不知道他的想法,再度道了谢,便准备拉着北北离开,“跟妈咪回去。”

北北自然不肯,“妈咪,你不看看爹地吗?他真的和我长得很像,就在这里面,我带你去看……”

说着,也不等贺暖暖反应,便拖着她进了办公室。

这会儿,墨锦尧正在批阅一份紧急文件,听到开门声,不由抬头看去。

恰好,贺暖暖也看过来。

四目相对,空气似乎凝固了一瞬。

接着,贺暖暖只觉得脑袋‘嗡’地一下,炸开了。

眼前的男人,有着一张非常好看的脸。

那精致的五官,宛如出自上帝之手,深邃的眸子,如墨如深海;紧抿的薄唇,看起来有些凉薄,但仍旧掩不住那令人惊心动魄的俊美。

这张脸……确实和北北非常神似!!!

贺暖暖完全愣住,脑海中尘封的记忆,纷拥而来。

六年前那个晚上的恐惧以及屈辱,也跟着翻涌上来。

她攥紧拳头,呼吸有些艰难……

第4章 认错人了

墨锦尧没察觉贺暖暖的变化,只是拧起眉心,看着去而复返地北北,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他嗓音低沉,带着一丝磁性和暗哑,像大提琴的调调,非常好听。

但落在贺暖暖耳中,却宛若惊雷。

这个声音,真是化成灰都认得!!!

六年前,就是这道声音,在她耳边流连不断一整夜。

贺暖暖心绪起伏巨大,当下竟不受控制的冲过去,倾身靠近墨锦尧,并伸出手,在他腰处摸了一把。

“你……”

墨锦尧被这突如其来的触碰,弄得浑身一僵,旋即面色骤沉,就要发怒。

可话还没来得及出口,他就感觉,这个女人的手在摩挲后腰处一个地方。

微微粗糙的触感,是一道疤痕!

当年,贺暖暖看不到那个男人的长相,只摸到他后腰处有一道粗糙的痕迹。

如今,位置和触觉一模一样!

贺暖暖再也压抑不住愤怒,一下弹开身体,怒骂道:“强奸犯!”

墨锦尧眼神震惊,整个人愣在原地。

唯一比较正常的,就是贺北宸了。

他屁颠屁颠跑过来询问,“妈咪,他是我爹地没错吧?”

“他不是!我们回家。”

贺暖暖恨恨咬牙,一把抱起小家伙,转身就走。

门外的顾泽,没看到事情经过,所以也没拦着。

直到墨锦尧反应过来……

他豁然从位置上起身,疾步冲了出来,一把拦在贺暖暖面前,厉声斥道:“站住!”

“让开!”

贺暖暖一脸敌意,火药味十足。

墨锦尧深吸了口气,黑眸死死盯着眼前的小女人,语气冰寒道:“所以,六年前在那个地下室的女人,是你?这个孩子……也真的是我的?”

贺暖暖没说话,但身体却微微颤抖。

她真的没想到,北北居然真的自己找到了爸爸。

更没想到,这个人居然会是墨氏集团的总裁——墨锦尧!!!

她劝自己冷静下来,不能慌。

接着咬牙道:“不是,这是我的孩子,他认错人了!”

“是吗?”

墨锦尧眯着眼睛,明显不信,“那你为何刚才一进来就撩我衣服,摸我的腰?你想证明什么?”

贺暖暖微微有些慌乱,回应道:“没想证明什么。墨总,很抱歉,小孩子不懂事,胡乱跑来叨扰你,我在这道歉。没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

说完,她绕过他,就想离开。

墨锦尧再度拦在她跟前,目光锐利,“急什么?至少在我和孩子做DNA验证之前,别想带走他。”

贺暖暖听到这话,没来由地有些生气。

她面容讥诮,满是嘲讽意味,“不必,我儿子有爸爸,这个人不会是你!所以不需要做什么DNA。墨总如果没什么事,请让开,拦着在想羞辱谁呢?”

墨锦尧不让。

贺暖暖干脆直接一把撞开他,然后抱着北北,逃也似的,离开了墨氏集团。

墨锦尧站在原地,眯着眼睛,厉声吩咐顾泽,“立刻把那个女人的住处、身份、职业、背景查出来,还有,派两个保镖过去给我盯住了!”

“好的总裁。”

顾泽不敢怠慢,立刻领命去办。

第5章 想跑哪儿去

贺暖暖带着北北回到家里后,当场就是一顿教训,“贺北宸,知不知自己今天做错什么了?”

北北低垂着脑袋,乖巧地点头,“知道,不该到处乱跑,不该去找爹地。”

“什么爹地,他不是!”

贺暖暖怒从心起,说话语气也不受控制。

北北神情有些委屈,“他真的不是吗?”

贺暖暖见他这样,‘不是’两个字一时说不出口。

她眼眶微红,怒意和屈辱不断交织上心头。

不一会儿,眼泪突然从眼眶跌落……

她真的不希望那个男人是北北的父亲!

当初被关在那地下室的三天,是她这一生永远抹不掉的噩梦。

是那个男人毁了她!

犹记得六年前,她意外怀孕,交往多年的男友弃她而去。

为了将孩子生下来,她四处找工作,却遭到无数的奚落和嘲讽。

她几乎不堪重负。

直到北北出生后,她勉强才撑了下来,努力给他创造更好的生活条件……

而现在,那个男人却出现了!

他凭什么当北北的父亲?

他明明什么都没付出!

贺暖暖满心的屈辱,无处安放。

北北见到妈咪这样,顿时也慌了。

他没想到,自己去找爹地,妈咪会这么伤心,当下立刻抱着妈咪的脖子,柔声安慰道:“妈咪,你别哭,我不要爹地了,我知道错了,以后都听你的话好不好?”

贺暖暖意识到自己吓到儿子了,连忙收敛起情绪。

不过心中却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们母子俩以往平静的生活,可能要被打破了!

“不行!我绝不会允许任何人来破坏我们的生活,包括墨锦尧!”

贺暖暖下定决心,立刻放开北北,转身冲进房间内,开始收拾东西。

她要带着北北离开这里!

……

此时,宽阔的马路上,一辆黑色劳斯莱斯,正急速的向前行驶。

顾泽尽可能的往下踩油门,不断提速,同时一脸不解地看着后座上的墨锦尧,“总裁,咱们这么着急赶过去,是要做什么?”

“孩子是我的。那女人被惊动了,肯定会带着孩子逃跑,自然要赶过去。”

墨锦尧头也不抬地回应,目光专注停在手中的档案上。

这是贺暖暖的资料。

一个小时前,他吩咐顾泽调查。

顾泽办事效率非常快,查到的信息也还算全面。

贺暖暖的年龄、出生日期,以及她毕业的大学,还有目前是一家生物医药公司研发人员的职业等,都查得很清楚。

不过没想到,贺暖暖竟是个孤儿。

墨锦尧目光深沉且复杂。

他真的没想到,这世上居然会有人,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生下他的孩子!

一想到今日主动找上门来的小家伙,喊他爹地,他心莫名被触动了。

“再快一点!”

他吩咐顾泽。

顾泽会意,再度加快油门……

十五分钟后,车子抵达了贺暖暖居住的瑞景小区。

此时的贺暖暖,已经收拾好东西,拉着贺北宸匆匆下楼,准备离去。

谁知道,刚到小区门口,迎面就撞到刚从车上下来的墨锦尧。

她面色微变,顿住步伐。

墨锦尧见了后,面色顿时阴沉下来,一身寒意,有些骇人。

他语气充满薄怒,咬牙道:“你这是想去哪?”

第6章 不能气妈咪

贺暖暖压根没料到这男人会追过来,怒得不行,“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你跟踪我?”

墨锦尧没理会她这个问题,眸光盯着她,仿佛要将她盯穿,“我问你带着孩子想去哪儿?”

贺暖暖被这气势震慑的有点心颤,但表面却毫不畏惧,“和你有什么关系?我要带我儿子去度假,不行吗?”

她语气极冲,说完也不给墨锦尧反应的机会,拉着北北绕过他,提步便要走人。

“贺小姐,您可不能走呀。”

顾泽见状,立刻拦在她跟前。

贺暖暖火气一下涌了上来,怒声呵斥道:“让开,不然我报警了!”

顾泽无动于衷,只是将目光投向自家总裁。

墨锦尧拧着眉,语气冷沉,“贺暖暖,我希望你坐下来,跟我好好谈谈。”

贺暖暖冷笑,“我跟你这种强奸犯,可没什么好谈的。”

墨锦尧眸色一寒。

强奸犯?

这世上可没人敢这么说他!

这个女人真是活腻味了!

“贺暖暖,我希望你能理智一点。有些话,最好不要在孩子面前乱说。”

墨锦尧显然也是极怒。

但他压抑住了情绪,不忘提醒贺暖暖一句。

两人之间,火药味极浓!

贺暖暖瞪着他,一脸不甘示弱,嘴角讥讽,“怎么?怕真面目被揭穿了吗?”

墨锦尧见她这幅态度,当下也明白,要她好好坐下来谈,是不太可能了。

于是他神色一凛,对着保镖使了个眼色。

保镖会意,上前两步,直接抢走了贺暖暖手中的行李。

贺暖暖暴怒,“你做什么?把行李还我!”

保镖却恍若未闻,拖着行李,迅速往后退了几步。

贺暖暖气得眼眶都红了,“墨锦尧,你别太过分了!”

墨锦尧浑身冷冽,无动于衷。

贺北宸见状,不由皱了皱小鼻子,两步来到墨锦尧跟前,严肃道:“爹地,你能不能别气妈咪?把女人气哭,可不是君子所为。”

墨锦尧面容滞了滞,垂眸看了眼地上的小人儿。

小家伙一本正经的表情,看着甚是可爱。

再配上那句‘爹地’,他怒气仿佛一下消散了很多。

“我没有要气她,只是想和她谈谈。”

墨锦尧尽量将语气放得柔和一些,说道。

接着视线再度落到贺暖暖身上,“不管怎么样,孩子身上流的是我的骨血,你无论如何都没办法改变。所以……你开个条件吧,只要我能满足你,统统都可以。”

贺暖暖顿时就被气笑了,眼中嘲讽更甚,“知道你们墨家是豪门,很有钱。只是你真以为钱能买到一切吗?我告诉你,在我眼里,你就是个罪犯,这点永远无法改变。至于儿子,是我的,我绝对不会向你妥协!”

听着她开口闭口就是罪犯,墨锦尧怒意再度被挑起。

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

顾泽一眼就看穿自家总裁即将爆发的怒火,连忙出声劝道:“总裁,息怒啊,现在不是激怒贺小姐的时候。反正她也离不开这座城市,不如您给她一点时间想清楚,或许你们还能坐下来谈。这会儿小少爷还在呢……”

言下之意,就是提醒他,别给小孩子留下不好的印象。

第7章 飞上枝头变凤凰

墨锦尧被这么一提醒,也冷静下来了。

他看了眼贺暖暖,知晓她突然知道真相,一时接受不了。

所以便开口道:“你现在心情乱,我能理解。我也可以给你时间平复心情。但希望你事后能和我好好谈,今日先到此为止吧。”

说完这话后,他也不再过多停留,转身就走。

顾泽和保镖很快跟上,顺带把贺暖暖的行李也拖走。

贺暖暖留在原地气得跳脚。

她所有证件都在行李箱内,就这么被带走,她还怎么逃?

“妈咪,不如我们先回去吧?”

贺北宸在旁边轻轻拉了拉她的手臂,道。

贺暖暖心情复杂且慌乱。

因为她有预感,以后的平静日子,可能要被打破了。

重新回到公寓后,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把闺蜜秦雨棠给喊了过来。

秦雨棠匆匆忙忙赶来,开门见山就问,“这么着急喊我过来,发生什么事了吗?”

贺暖暖情绪低落,将北北独自去找他爹地的经过,大致说了一下。

随后切到正题上,“那男人现在想跟我抢北北。”

“什么?”

秦雨棠闻言,立马勃然大怒,“那个渣男凭什么啊?我家宝贝干儿子和他有半毛钱关系吗,居然要抢走他?贺暖暖,我告诉你,这事儿坚决不能答应!”

贺暖暖连连点头,“我当然不会答应。可是…眼下他抢走我的行李,我想躲也躲不掉,该怎么做才好?”

秦雨棠提议,“这还不简单?直接报失啊,重新办理证件就好了……”

说完,她才想起问,“对了,北北的爹地是谁?”

贺暖暖咬了下牙,道:“是墨锦尧。”

“啊?”

秦雨棠愣了愣,以为自己听错了,眼睛陡然瞪大,“你说谁?”

贺暖暖忿忿重复道:“墨锦尧!墨氏集团总裁,墨锦尧!”

秦雨棠惊呆了,“我靠!你确定吗?那个行事低调神秘,有千亿身家,且商业手段惊人的第一豪门公子墨锦尧???”

贺暖暖怒道:“不然还有谁?”

“我的天……”

秦雨棠倒抽了口凉气,觉得自己有些失语,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眼下的心情。

缓了半天,她才深吸了口气,道:“贺暖暖,你这是要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吗?居然和那个墨锦尧有关系。那可是整个南城无数名媛千金趋之若鹜、梦寐以求的男人啊!”

最重要的是,他还是墨家现任掌权人,权势滔天,地位尊贵,盛名在外。

万万没想到,居然是她干儿子的爸爸!

贺暖暖瞧着她一副震惊的模样,不由没好气道:“凤你个头,谁要飞他们家枝头了!”

“为什么不飞?飞了你就一辈子不愁吃穿了。”

秦雨棠一脸财迷样。

贺暖暖瞪直眼睛,直接一巴掌拍在她大腿上,“秦雨棠,我找你来是给我出主意的,不是倒戈的!再说,你不也有钱?我还不如飞你家枝头!”

“那不一样,我是你革命战友,墨锦尧是个绝世美男。”

作为颜控,秦雨棠觉得不能放弃。

贺暖暖被气得不轻,“秦雨棠,你再这样我要跟你绝交了!”

她沉下脸色,决定不再搭理好友。

秦雨棠见状,只好收敛了一些。

她讪笑两声,讨好似的道:“我开玩笑的,你别当真。不过,我干儿子的爹地,如果真是墨锦尧,那可就不好办了,你打算如何?”

第8章 抢夺宝宝

“我无法原谅当初他对我做的事。”

贺暖暖咬唇,神色有些冷意。

当年她怀孕后,承受过不少白眼和痛苦。

好不容易把北北拉扯大,他却要来和自己抢孩子。

她坚决不允许!

秦雨棠也知道好友这些年的不容易。

只是,要和墨锦尧抢人,又谈何容易?

她面容严肃,道:“暖暖,我知道北北对你的重要性,但说句实话,以墨锦尧在南城的权势,我觉得咱们肯定斗不过他。毕竟胳膊肘拧不过大腿,没人违抗得了他。所以,我刚才的话,其实并不完全是开玩笑……”

她顿了顿,由衷劝道:“与其和墨锦尧作对,不如从了他。”

“你就不能想个靠谱点的办法吗?”

贺暖暖很是无奈地看了好友一眼。

秦雨棠表情很真诚,“这想法怎么不靠谱了?虽然墨锦尧那个名义上的未婚妻唐若馨,是个狠角色,但是我觉得可以试一试。”

贺暖暖闻言,不由讥讽一笑,“我才不稀罕当什么豪门少奶奶!”

秦雨棠也没辙了,“那就没办法了,和墨锦尧撕破脸,孩子抚养权你肯定拿不到,最多拿点补偿金。所以我建议你,到时候跟他要几个亿吧,下半辈子也不用愁了!”

贺暖暖听着她那不正经的话,当场就无语了,“秦雨棠,你给我出去好吗?我跟你说正事,你还开玩笑!”

秦雨棠满脸的哭笑不得,“冤枉,我可没开玩笑。墨氏集团的律师团队,是国内顶尖级别,这么多年来,就没吃过败仗。要跟墨锦尧抢人,绝对不可能。”

“我觉得,你现在优先考虑的,不是过去发生过什么,而是应该如何为北北争取更好的利益。”

“你可以不要墨家的任何,但是北北呢,他应该得到更好的条件。你别忘了两个月前,在幼儿园发生过的事情……那时候,幼儿园那个熊孩子欺负了北北,结果却是你反过来跟他们道歉,那时候你和北北多委屈啊!这都是因为那熊孩子的父亲,有权有势!”

说到这,秦雨棠已经是苦口婆心,“我想,你应该也不想继续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吧?所以,墨锦尧的存在,对北北来说是好事。有了他,在这南城,谁敢动北北?”

贺暖暖听完这番话,面色极其复杂,满心烦闷。

她喃喃道:“难道,真的只能这样了吗……”

心里有很多委屈和不甘。

可想到儿子能更好,她竟不知道怎么反驳秦雨棠的话。

秦雨棠知道她一时半会儿想不开,干脆起身到冰箱拿了几瓶酒过来。

“来,别想不开心的事情了,喝点酒,烦恼就能消失。”

她利落开了瓶盖,将酒放到贺暖暖跟前。

贺暖暖拿过来,闷头便喝。

转眼一瓶喝完,又继续第二瓶……

半小时后,贺暖暖醉眼迷蒙,情绪也终于泄露出来。

她由衷感谢秦雨棠,“这些年,真是多亏你了,不然我不知道我会变成什么样。”

秦雨棠笑骂道:“矫情什么?当初我们可是说好,要当一辈子好姐妹,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啊……”

一场算计,贺暖暖和纵横商界的总裁大佬,纠缠了三天三夜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65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