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不愿母亲被逼相亲,竟通过网络找到“钻石”后爸......

第1章 抓奸

苏萌觉得热,很热。

身体内部好似有一把野火在烧,烧得她浑身发软,神志不清。

突然手边传来冰凉的触感,她不管不顾缠了上去。

好舒服。

下一瞬间,被她抱住的人用冰凉的手指、滚烫的唇在她身上点起了更多的火种。

两个人一起彻底陷入了情欲的深渊——

……

再次睁开眼睛,苏萌看着眼前陌生的房间,脑袋好似浆糊一样,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屋子里熟悉又暧昧的气息,浑身无力好似被车碾过的躯体,都在提醒她昨天和人睡了。

让老公赵智俊知道的话,她肯定完了!

这个念头刚一冒出来,房门就被人大力地敲响了,同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苏萌,我知道你在里面,你给我开门!给我开门!”

是老公!

苏萌吓得浑身发抖,脑袋一片空白。

怎么办?怎么办?

还不等她想出任何办法,房门被红着眼眶的赵智俊打开了,一堆人涌进了房间。

除了赵智俊之外,还有苏萌的父母和亲朋友好友。

哪里还用人开口,所有人看到浑身赤.裸、脖子遍布或青或紫暧昧痕迹的苏萌,都知道苏萌昨天干了什么事。

赵智俊气得眼睛赤红,脖子上的青筋鼓了起来,看着赤.裸的苏萌抬手就是一个耳光,“你个婊子!不要脸的贱货!”

他这个耳光用的力气极大,扇得苏萌脑袋嗡嗡作响,脸都木了。

苏萌顾不上疼痛,也顾不上羞耻,裹着被子跪在地上抓着赵智俊的裤脚,“老公,我错了,我错了,你原谅我,啊!”

“你个贱人,还敢让我原谅你!看我今天不打死你!让你去偷人!”赵智俊抬脚狠狠踹了苏萌一脚,踹得苏萌躺在地上半天没有动弹,无法动弹。

旁边的人看到这一幕,才算有了动作,纷纷上前拦着赵智俊,生怕赵智俊真的失去理智闹出人命来。

发疯的赵智俊被五六个人给拉住了,他一边挣扎一边对着苏萌吼,“苏萌,我们完了,你这辈子都别想和我复婚了。”

苏萌听到这话,心痛如绞,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往下落。

她刚刚被赵智俊一脚踹倒在地上,胸口疼得无法动弹,只能微弱地反驳,“不!”

当初离婚是为了买房,约定好拿到房本就复婚,可昨天房本才到手,怎么今天就变这样了呢?!

下一秒,突然围在门口的人群中发出一声惊呼,“嫂子!”

苏萌的妈妈身体本就不好,看到自家女儿做出这般不要脸的事情,竟然被气晕过去了。

现场一片混乱。

……

酒店门外响起救护车呜呜的尖利叫声,酒店的门后原本该怒气汹汹的赵智俊却和一个妙龄女子搂抱在一块。

“宝贝,还是你的主意好。今天这么一闹,我们以后就可以光明正大在一起了。”

假如苏萌在原地的话,肯定能够一眼认出被赵智俊搂在怀里的女人,恰好是她大学室友刘丽云。

刘丽云化着精致的妆容,涂着大红唇膏的嘴唇勾起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上前亲了赵智俊一口,“老公,我爱你。我们以后就可以一辈子在一起了。”

两人在车里渐渐合二为一。

第2章 离婚

海市第一人民医院。

苏萌红着眼眶,紧张地看着躺病床上双眼紧闭的妈妈,对于亲戚的指指点点毫不在意。

她现在只盼着妈妈没事,不然的话,她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等待的时候往往都是度日如年,她也不知道瞪了多久,看到妈妈的中指微微动了动,她还以为是眼花了。

等下一瞬间看到妈妈缓缓睁开眼睛,她欢喜得跳了起来,“妈妈!”

众人闻言围了过去,七嘴八舌地说,“醒了!醒了!”

苏萌扶着妈妈小心坐起来,看妈妈嘴唇起皮,用杯子小心凑到妈妈嘴边,“妈,咱们喝点水!”

谁知下一瞬间,苏妈妈狠狠推了她一把,“你滚!你给我滚!我没有你这样不知廉耻的女儿!”

苏萌倒在地上,双眼含泪,“妈妈。”

苏妈妈指着门对着她吼,“滚!”

苏萌的继父搂着身体发抖,脸色泛青的老伴,对着一脸委屈的苏萌摆摆手,“萌萌,你走吧。别让你妈生气了。”

旁边有亲戚拉着她往外走,“萌萌,你听话啊。你妈这会儿还病着呢,你别气她了!”

苏萌抹了一下眼眶,“妈,我走了,我下次再来看你!”

不等她说完这句话,苏妈妈狠狠举到水杯砸到她脚边,“滚!”

……

苏萌浑身疲惫回到家里,就看到赵智俊满脸阴沉坐在沙发,在他的腿边放着两个鼓当当的箱子。

她眼泪刷得一下就下来了,手指用力抓着鞋柜撑住身体,“老公,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也不会信。但我必须要跟你说,我昨天只是和丽云一起去酒店取东西,谁知道刘丽云会这么阴险会给我下药!”

昨天刘丽云打电话说让她陪着一起去酒店取东西,两人是四年大学室友,当时没多想就去了。谁知进了房间,喝了一杯水就失去了神智。

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刘丽云要这样陷害自己!

赵智俊冷笑出声,“你发骚要找野男人就不要把原因推到别人身上。东西给你收拾好了,你滚吧!这辈子,我都不想看到你这张倒人胃口的脸!”

苏萌脸色煞白,如果不是靠着鞋柜的话根本站不住。

她深呼吸一口气,强忍住内心的悲伤,“我会走。你把第二套房子的房本给我,存款我们一人一半。”

赵智俊用看傻子的眼神一样看着苏萌,“你疯了吧?我们早就离婚了,房子和存款都是我的,你说什么一人一半呢?”

苏萌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用浓重的鼻音道,“婚房两百万的首付是我爸爸的赔付金,那是我爸爸用命换来的钱。前不久买的那套房子,是用我家拆迁款买的。你不能这么狠心!”

苏萌是海市本地人,爸爸在她大学的时候过世,奶奶一年前也过世,妈妈早就和爸爸离婚,这两人的遗产都留给了她。

这个月她奶奶留给她的老宅拆迁,赔款八百万和一套房子。

最近海市出了限购政策,房价涨得更加凶狠,均价从五万涨到了六万。

赵智俊说,现在通货膨胀厉害,八百万放银行只会贬值,倒不如再买套房子。假装离婚分开的话,用赵智俊的名义去买房首付会降低到30%,苏萌也可以再买一套房子。

苏萌看到房价的涨幅,一时鬼迷心窍答应了赵智俊。

为此,亲戚好友圈不少人都笑话夫妻两人买房疯魔了。

因为是假离婚,两人只是领了离婚证,但依旧住在一块,财产和房子根本没有进行分割。

谁知道会发现昨天那件事呢。

赵智俊将手机扔到茶几上,双手环胸看着苏萌,“你别想从我这里拿走一分钱。不然你就等着你领导看到你的裸照吧!”

桌上赵智俊的手机显示一张苏萌浑身赤裸的照片,那是之前赵智俊诱哄她拍的裸照。

苏萌彻底懵了。

如今这一切是不是早就在赵智俊的安排之中呢?

第3章 出国

苏萌拉着箱子茫然地站在路边,发现自己无处可去。

妈妈还在生她的气,她不能再去气已经病倒的妈妈了。

何况那也不是她的家,是她继父的家。

另外两条房子的钥匙都在赵智俊的手上,她进不去。

所以,她只能去住酒店。

她就近找了一个酒店,开好房间准备付账的时候,她却发现所有绑定支付宝银行卡都显示余额不足。

顶着前台小姐不耐烦的视线,她只能呐呐地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落魄地拉着箱子重新出了酒店。

她找了一个ATM机,将钱包里的所有银行卡都查了一遍,却发现每张卡里的钱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只剩两位数的余额。

她握着银行卡,忍不住蹲在地上埋头痛哭。

她所有银行卡密码赵智俊都知道,所有银行卡都是绑定的赵智俊的手机号码,肯定是赵智俊不知什么时候将所有钱都取走了。

之前她对赵智俊有多信任,如今想来自己就有多愚蠢!

她和赵智俊相识八年,恋爱六年,结婚半年,她全心全意信任这个男人,他怎么就能对自己这么狠心,真的逼她净身出户呢?

苏萌蹲在原地一直哭到手机响起来。

一开始她不想接,这个时候她只想冷静一下,但电话铃声响个不停,她只能接通了那头的电话。

电话那头是她的闺蜜袁欣蕾。

一看到袁欣蕾的声音,她的眼泪又控制不住了,满腹委屈根本藏不住,“蕾蕾啊!”

袁欣蕾一听她哭声就着急了,“你在哪呢?我来接你,你呆在原地别动!”

苏萌把地址报过去,不到半小时就看到了袁欣蕾鲜红的跑车。

袁欣蕾看着苏萌大包小包蹲在马路边的落魄模样,眼眶瞬间就红了,上前紧紧抱住苏萌。

她帮着苏萌把行礼都放到车上,给眼泪不止的苏萌递纸巾,“这是怎么了?”

苏萌一五一十将情况跟袁欣蕾说了一通。

袁欣蕾一直把苏萌当妹妹对待,听到苏萌这样被赵智俊欺负,气得不行,方向盘一转,带着苏萌气势汹汹去了赵智俊家,顺带还打电话叫来了几个保镖帮忙。

房门敲响,想不到开门的竟然是穿着睡袍的刘丽云。

看着眼前的刘丽云,苏萌再蠢也反应过来了,她将昨天和今天的事情全部串了起来。

刘丽云的出现好像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草,让苏萌气得彻底失去了理智,跟个泼妇一样抬手就是扯刘丽云的头发,“刘丽云,你个贱人!你和赵智俊那个渣男一起陷害我!”

刘丽云也不是吃醋的,避开苏萌的动作,反而扇了苏萌一个耳光,“苏萌,你自己管不住男人,就不要把事情都推到别人头上。智俊早就嫌你哭哭啼啼,大小姐脾气了!”

旁边站着的袁欣蕾看不过去,抬脚狠狠踹开刘丽云,对着身后的保镖挥挥手,“给我砸!”

五六个满身肌肉的保镖冲进了屋子里,不顾刘丽云的尖叫和赵智俊的怒吼,将屋子里砸了个粉碎,还将赵智俊那个有苏萌裸照的手机带了出来。

袁欣蕾家里势力不小,根本不是赵智俊这样的平头百姓能惹得起的,屋子被砸了人被打了也只能忍气吞声。

袁欣蕾看着苏萌面无表情地将赵智俊的手机砸得粉碎,小心翼翼地说,“萌萌,我刚刚咨询过律师了。房子和存款,拿回来的可能性很小。你要不和我出国散散心?”

苏萌抬头看了一眼空荡荡的蓝天,点点头,“好。”

这个地方已经没有任何地方,任何人值得她留念,出门散散心也好。

当天,海市国际机场一辆飞往F国的飞机上多了一个身心绝望的女人。

第4章 回国

五年后,海市国际机场。

温柔的女声正在播报最近的广播,“先生们,女士们,从F国首都飞来的CT078次航班已经降落,请做好接机准备……”

等待在出站口的人群躁动起来。

其中一个小姑娘举着写着“苏萌设计师”的牌子挤到了人群最前面。

张小云的眼睛不断在人群中寻找打扮优雅成熟的女人,却怎么都找不到。

反倒是一个戴着黑色渔夫帽,推着箱子,箱子上坐着一个小朋友的女人吸引住了她,或者说女人身上的衣服吸引住了她更加准确。

以一个服装设计师的角度去看这一大一小,两人的衣服搭配满满都是亮点。

女人身材纤细,但又不是那种干扁的身材,反而是前凸后翘,十分有料却不显得肉欲低俗。

穿着一件F家的黑色字母背心露脐装,下半身搭配C家的九分军绿色哈伦长裤,脚下瞪着一双浅棕色的英伦靴子,整体看上去酷炫却又不失女人的妩媚。

只是女人的五官长得太精致了,瓜子脸、大而有神的眼睛、高挺的鼻子、小嘴巴,和一线女星相比也不逞多让。

服装设计师都喜欢身材好,但长相不出彩的模特,因为只有这样的模特才能凸显出服装的美。

太过漂亮的模特会将观众的眼光全部集中到模特的脸上,反而会忽视了模特身上的衣服。

但张小云一直盯着的女人却走到她面前,对她露出一抹笑容,“嗨,我是苏萌。”

张小云惊住了,忍不住偷偷咽口水,“苏老师,欢迎你来海市!”

来机场接机之前,她知道今天要接的是一个厉害人物——在巴黎开过两场个人时装秀,还获得过去年MF青年时装设计师大奖。

她知道这个苏萌会很年轻,但想不到这么年轻,还这么漂亮!

苏萌看着眼前两眼亮晶晶的张小云也笑了,“其实我是海市本地人,算是回家吧。”

她看了一眼机场外面灿烂的天空和刺目的阳光,心里有些唏嘘。

四年了,她还是回来了。

当初以那般惨烈的方式离开这座城市,现在她以年青新锐服装设计师的身份又回来了。

张小云立马改口,顺带着恭维道,“欢迎苏老师回家!苏老师,接您的车子已经到了,咱们这边走!”  

苏萌点点头,伸手盖住被苏彦凯玩了一路的手机屏幕,微微板着脸,“凯凯,你怎么答应妈妈的?你再玩手机,妈妈会生气了!”

旁边的张小云又惊了,她想不到这么年轻的苏老师竟然有这么大一个孩子了。光是看她的身材,根本看不出她生过孩子。

等戴着小渔夫帽坐在箱子上一直没开口说过话的男孩子抬起头的时候,她更加惊得差点忘了呼吸。

箱子上的小男孩穿着和苏萌的母子装,上身是黑色T恤,下半身军绿色裤子,脚上蹬着小黑色靴子。

但让人挪不开眼睛的是他的长相,深邃的眼眸,小巧笔直高挺的鼻子,小薄上翘有点嘟嘟的小嘴唇,配上腮部的婴儿肥,简直就和童话故事里的小王子一模一样。

只是这会儿小王子紧紧抓着手机不放,几根肉呼呼的手指舞得飞快,眼睛都不抬地答道,“妈妈,等我最后一个公式,我这个程序就好了。”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62093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