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师大人,听说您娘子倾心于您,只因贪恋您的权势和美色?”


“帝师大人,听说您娘子倾心于您,只因贪恋您的权势和美色?”

第1章 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哎……”

叶灵汐躺在破土炕上,盯着头顶被浆洗地几乎要烂掉的床帐,再次深深叹了口气。

重生到这个和她同名同姓的叶灵汐身上已经整整一个时辰了,可到现在她还是无法接受这个重生后的身份。

都是叫叶灵汐,也一样是二十岁,她重生前可是堂堂天医宗掌门,门徒数千,受万民敬仰。

可这个叶灵汐呢?本来好歹也是忠国公叶家的二小姐,可惜爹娘早丧,仅有的一个哥哥也失踪了,她自己又不争气,撑不住起门庭,硬是让二房掌了叶家的大权,自此成了一个要仰仗别人鼻息而活的小可怜儿。

本来家里还给她定了婚约,等她及笄之后就嫁给勤国公世子。可偏偏就在她及笄前一个月,她被歹人掳走脏了身子,被找回来的时候,她不仅人疯了,肚子里还怀了个五个月大的孩子。

勤国公家态度坚决地退了婚,叶家为了把这家丑瞒下来,更是对外谎称她已经死了,暗地里派人把她送到了这个天琼国的边境小村来,身边只留了个从小照顾她的乳母就任她自生自灭了。

原主神智不清,疯了之后的记忆都很混乱,叶灵汐现在也只是大概知道她在这个小村里已经待了整整五年了。

几天前原主掉进了冰窟里染了风寒高烧不退,一个时辰之前彻底一命呜呼。

也就是那么巧,原主咽气的时辰和叶灵汐上辈子死的时辰分毫不差,恰好两个人又是同名同姓,叶灵汐死前设下的移魂换命之术成功,她就这么重生到了原主的身上。

能重生当然是好事儿,可她怎么也没想到原主竟然这么的……惨!

又惨又蠢!

本来那么好的一手牌,硬是被她给打的稀烂。

“得亏是我重生到你身上,换了个性子软的,看着这一堆烂摊子,八成得气得再自杀一次。”

她刚嘀咕完这一句,就听门外有人焦急地大声喊着,“李婶儿!李婶儿你在家吗!你家小宝打了人,这会儿已经被人带到村长家去了,你快去看看吧,再晚一会儿小宝怕是要吃大亏啊!”

叶灵汐闻言眼神骤然转厉,飞快从床上坐起身来,走到衣柜前挑出一身还算干净齐整的衣服换好,拉开门大步走了出去。

李婶儿就是被叶家留在这里照顾原主的乳母,而小宝……那可是原主的亲生儿子!

以前原主疯疯傻傻没少遭村里人白眼,连累地她儿子也被村里的人看不起。

可现在,呵,她可不是以前那个傻子叶灵汐了。

想欺负她儿子?找死!

来喊人的隔壁刘勇媳妇儿被寒风吹地直哆嗦,手抄在袖子里,急地在院子门口来回的踱着步。

她朝屋里喊了好几遍一直没人应声,正准备转身走呢,就听“吱呀”一声,门突然开了。

她忙转过头张口就要说什么,可等她看清楚出来的那人,原本到了嘴边儿的话生生被憋回了肚子里。

叶灵汐出来的匆忙,只穿着一件灰色的夹袄配着素裙,也就是因为穿的单薄,更显得她身姿窈窕,纤腰不盈一握。

长发松松挽起,脸上脂粉未施,肤白如雪,眉如远岱,脸上完全没有之前的痴傻之状,那双眸子灿若星子,晶亮地惊人。

这和之前刘勇媳妇儿印象里那个傻子叶灵汐简直判若两人!

直到叶灵汐都已经走到她面前了,刘勇媳妇儿还没彻底反应过来,甚至忍不住下意识地问了句,“你是小叶妹子吧?你……不傻了?”

“先前染了风寒发高烧,倒是又把我的脑子给烧清醒了。”叶灵汐一句话轻松把这话题给带了过去,跟着问,“刘大嫂,你刚说我家小宝被带到村长家去了?请问,村长家怎么走?”

第2章 现在就打断你的腿

村子位于天琼国国境最北边,紧靠着连岳山脉,名北山村,村里只有百十户人家。

村长家姓张,是村里的大户,北山村约莫有三分之一都是张姓人,这次小宝打的就是村长的嫡亲孙子,名叫张继宗。

“村长的大儿子张洪到三十岁才得了张继宗这一个独苗苗,张家上下宝贝他的紧,护他跟护眼珠子似地。上次村南罗家小儿子和张继宗闹着玩儿,不小心在张继宗的手上抓出了一道血印子,就硬是被张继宗的母亲许氏逮着打了好几棍子差点折了腿。”

去村长家的路上,刘勇媳妇儿给叶灵汐说着她打听到的情况,“我听说小宝这次是把张继宗的头给砸破了,都见了血,不敢耽误赶紧就去你家报信儿了。”

“张家可不是好惹的,你本来就是外面来的人,村子里不会有几家向着你的,等会儿到了你记得服软,多给张家的人说说好话。”

“他们就算要打小宝出气,你也别太拦着,只要他们不是太过分,挨一顿打这事儿揭过去也就算了,要真和张家结了仇,那以后你在村里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刘勇媳妇儿仔细地和叶灵汐交代着,叶灵汐安静地听着也没反驳,只是在听了张继宗母亲许氏的作风之后,她的脚步暗暗加快了许多。

两人着急往村长家赶,村长家里这会儿也是闹成了一团。

张继宗的额头被小宝用石头砸地皮开肉绽,疼地不住哭嚎,家里的长辈们好一顿哄,最后还是让许氏强硬摁住他的身子这才让他消停了下来。

大夫趁机上前来给他处理伤口,刚碰到他额头上的伤他就鬼哭狼嚎地叫了起来,“娘,娘!好疼啊,疼死我了!”

张继宗从小到大就没受过这样的委屈,总算处理好伤口,他抱着许氏的胳膊就开始哭,“娘,你看那个小杂种都把我的头砸成什么样子了!都破了相了!”

“他是真的想要砸死我,这要再往下点儿,我说不定就要变成瞎子了!”

“他敢!”许氏气地脸色涨红,一巴掌狠狠拍在旁边的桌案上,桌上放着的药碗都被震地颤了颤,看了眼张继宗额上裹着的纱布,她一咬牙,拽住张继宗的手就往外走,“走!看娘给你出气!”

“在北山村敢打我儿子,我看他是不想活了!”

张继宗一听许氏这话眼睛立刻亮了起来,脸上那得意的笑意都快要压不住了,牵紧许氏的手快步跟她一起往外走,还不忘煽风点火,“娘,你这次可一定要好好教训那个小杂种,他娘是个疯子,我看他也是个疯子,要是这次不治他,他下次就敢骑到我脖子上撒野了!”

许氏越听火气越大,走到门口的时候顺手就拿起了放在门边的一根长棍,带着张继宗气势汹汹地出了门。

院子门口这会儿围满了看热闹的村民,院子里也站着不少张家本家的人,眼看着许氏和张继宗一起走了出来,所有人都朝他们两人看了过来。

许氏这会儿怒火上头,也没顾忌什么以大欺小的颜面问题,带着张继宗大步走到被绳子捆的结结实实的小宝面前,瞪着小宝厉声呵斥,“跪下!现在立刻向我儿磕头道歉我还能留你一条命,否则我现在就打断你的腿!”

第3章 真的是我娘亲吗

张继宗得意地嘴角都翘了起来,高高仰着下巴,一副耀武扬威的模样,“跪吧,你记得磕头磕的响点儿!要是磕一声就叫一声爷爷,我就帮你向我娘求情,至少……不把你打残吧。”

那高高在上的神态语气宛如在施舍一个乞丐。

“我不!”小宝的声音不高,甚至还带着点儿稚气的奶音,可那语气却格外地坚定决绝。

小家伙穿着一身蓝色的袄子,这会儿浑身上下都已经湿透了,这滴水成冰的时节裹着一身湿衣,小家伙早已被冻地小脸儿发青嘴唇乌紫,可偏偏就是倔。

饶是小身子已经在不停地打着颤,眼看着连站都站不住了,他偏还倔强地挺直了身子,下巴扬地高高的,不肯在外人面前露出半点儿的软弱来。

“是他先抢了我的鱼,还骂我娘,也是他先对我动手把我踢进冰窟里我才打的他。”小家伙一双黑眸直视着许氏,“要道歉也该是他先道歉!”

“呸!”毕竟有外人在,许氏本来还想顾忌点儿颜面才主动提出让小宝下跪,可没想到小宝压根就不买她的面子。

她气地直接撕破了脸,指着小宝的鼻子就开始骂,“果然是个有娘生没娘养的小杂种!给脸不要脸,你当你是个什么东西?”

“敢伤我儿子,还敢在我面前叫板,我看你是活腻味了!”

她骂完这一通,眼见小宝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给她,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举起手里的棍子就要往小宝的头上砸,“小畜生,你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那一棍子眼看就要砸到小宝的头上,一道人影飞快冲上前来,一把攥住许氏的手腕狠狠一折,趁着她吃疼松手的间隙利索地夺过了她手里的长棍,同时一脚狠狠踹到她的肚子上将她整个人都踹飞了出去。

“小宝刚才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是你儿子先挑衅动手他才还手的,你是聋了没听到吗?一个大人口口声声叫嚣着要打死一个四岁稚儿算什么本事,有能耐你冲我来,想怎么比划我奉陪到底!”

许氏被那一脚踹地狠狠跌坐在地上,还没来得及从地上爬起来,就见叶灵汐手里的长棍夹着破风之声朝她面门抽了过来。

她吓地惊叫出声,身子缩成一团抖如筛糠,可等了半晌,那一棍子却迟迟没有落到她的身上。

她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朝叶灵汐看去,就见叶灵汐冷眼看着她,眼底尽是讥诮不屑,“就这点胆子还敢在我儿子面前耀武扬威?你也配!”

最后那一个字出口之时,她手里的长棍甩手掷出,“噌”一声闷响,那钝头的长棍入地三寸直戳戳地钉在了许氏的面前把许氏吓地登时出了一身冷汗。

叶灵汐懒得再多看她一眼,转过身去,蹲在小宝的面前利落地解开绑在他身上的绳索,拉着他的小胳膊仔细检查着他身上的伤,尽量放柔的声音问:“身上有没有哪儿伤着了?”

等了半晌没听到回应,她抬眸朝小宝看去,就对上了一双紧张惊喜中又隐隐带着几分忐忑戒备的黑眸。

小家伙盯着她看了良久,抿了抿唇,很小声很小声地问出一句,“你真的……是我娘亲吗?”

第4章 怎么向我交代

那句话问出口的时候,小宝那被冻地僵硬的小手不自觉地轻轻拽住了叶灵汐的衣袖。

很轻的动作,只扯住了她衣袖的一角都没敢用劲,这么小心翼翼地动作让叶灵汐的心都软成了一滩水。

上辈子她都没嫁过人,更别说养孩子了,可重生到这身体上之后,许是因为血脉相承母子连心,她看到这孩子的第一眼就不由地生出了一种极强的亲近感和保护欲。

自出生起母亲就是个疯子,受尽了周围人的白眼冷落,小家伙虽然不大,但心思难免要比普通的孩子敏感成熟。

这身体换了个芯子突然性情大变,小家伙应该也是敏锐地觉察到了什么才问出了这种话来。

不过这点叶灵汐倒是不担心,反正以后就要用这身体这身份活下去,承认自己是小宝的母亲,那也是理所当然的。

再者,她这会儿其实还挺高兴的,她家小宝一看就是个聪明的孩子,还懂事,太招人疼了。

“你看着我。”她伸手捧住小宝瘦的捏不起肉的小脸儿,让他仰起头看着她,“你都已经四岁了,难道到现在连娘亲的样子都还认不出来吗?”

小宝的眼睛中闪过一抹亮色,唇动了动,刚想说些什么,就感觉叶灵汐的手轻轻捏上了他的鼻尖儿,“娘亲以前是病了,现在病好了,自然也就和以前不一样了。别怕,不管我变成什么样子,都永远是你娘亲。”

小家伙鼻头一酸,哑着声叫了一声“娘亲”,伸出小胳膊就想要扑进她怀里,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又突兀地顿住了动作,“我的衣服湿了,不能弄脏娘亲的衣服。”

“傻小子。”叶灵汐心软的一塌糊涂,直接将小家伙搂进怀里顺势抱了起来,伸手揉了揉他的小脑袋,轻声哄着,“都冻坏了吧,娘亲带你回家换衣服。”

小宝眨了眨眼睛,掩去眼底闪过的水光,用力点了点头,扑到叶灵汐怀里小胳膊紧紧搂住她的脖子,把头埋在她的颈窝就再不肯撒手了。

感觉小家伙的身子都凉的厉害,额头也隐隐有些发烫,叶灵汐不敢再耽误,转身就要带着小宝回家去,脚刚迈出去,就听身后有人喊了一声,“且慢!”

小宝的身子猛地一僵,在叶灵汐的耳边低声道:“娘亲,是村长。”

叶灵汐心下了然,她刚才还在想她吓唬了许氏一顿怎么张家都没人出头,原来在这儿等着呢。

她安抚地轻轻拍了拍小宝的背,神色平静地转过身来面对村长,“村长您还有什么吩咐?”

“爷爷!那个傻女人这次是真的疯了!你看看,她儿子打了我,她还打了我娘!”

张继宗见村长出现登时有了底气,快步跑到村长身边,拉着村长的手告状,“爷爷,他们两个就是村里的祸害!您一定要好好惩罚他们!现在就把他们赶出村去!”

村长低头看了一眼张继宗额上的伤,再抬起头来的时候,眼神中就带上了厉色,“小孩子打架,大人原本是不该插手的。就算是继宗挑衅动手在先,可你儿子现在把我家继宗伤成这样,难道不该对继宗有个交代吗?”

“交代?”叶灵汐怒极反笑,“村长,你是不仅耳聋,连眼睛也瞎了吗?只看到张继宗额上的伤,看不到我家小宝的衣服被被撕扯的破破烂烂浑身都已经湿透了?”

“你向我要交代,那我还真得反过来好好问问你了。”

叶灵汐挺直了背脊直视着村长,饶是有一群张家人在旁环伺,她脸上也没有丝毫惧色,气势上分毫不让。

“前有你孙子仗势欺人抢我儿东西不成反将他踢下冰窟,后有你儿媳滥用私刑绑了我儿子还扬言要将他打死!你们张家上下沆瀣一气目无王法草菅人命意图谋害我儿子,这事你怎么向我交代!”

第5章 帮你们管教这个人渣

叶灵汐一番话掷地有声,一顶顶大帽子扣下来让村长的老脸都隐隐有些挂不住了。

他本来想着这只是小孩子打架而已,他这个村长都站出来了,叶灵汐顺势认个错给点补偿,这事儿也就揭过去了。

谁知道这叶灵汐现在不仅不傻了,还变得这么难缠,让他都有点儿招架不住。

村长正琢磨着该怎么互相给对方个台阶下把这事儿大事化小揭过去,一旁的张继宗却已经按捺不住嚷嚷了起来。

“你算什么东西,还敢让我爷爷给你交代?你配吗!这事儿说到底不还是怪你儿子吗?不就是一条鱼的事,他早点儿把鱼孝敬给我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有村长在,张继宗的底气特别足,又恢复了之前那一副耀武扬威的大少爷模样。

连之前已经吃了叶灵汐一顿教训的许氏这会儿也耍起了横来,“就是,说到底是你儿子不识抬举,一股穷酸劲儿,就为了一条鱼闹到这种地步……”

“小宝,你看清楚这些人的嘴脸。”叶灵汐压根没给许氏眼神,抱着小宝走到刘勇媳妇身边,把小宝放到地上,揉了揉他的小脑袋,认真说着。

“自己没本事,仗着家里有点权势就横行乡里恃强凌弱,这种人就是人渣。他们也就是能在窝里横,出了这北山村,没人会把他们放在眼里。”

“小贱人你胡说八道什么!”许氏听着叶灵汐说什么人渣窝里横,心里一阵火起,指着叶灵汐就开始骂,“我告诉你,在这北山村里,我们张家就是王法!你敢再编排一句,老娘撕烂你的嘴!”

看着许氏这一副要冲上来把叶灵汐给生撕了的架势,刘勇媳妇儿吓地脸都白了,拼命给叶灵汐使着眼色。

可叶灵汐丝毫不为所动,旁若无人地和小宝说着话,“之前呢,娘亲脑子不清醒,所以一直没能教过你什么,今天正好借着这事儿,娘亲就先教教你为人处事最简单的道理。”

叶灵汐向刘勇媳妇儿交代了一句让她照顾一下小宝,她捏了捏小宝的鼻尖儿站起身来,转身面向着院里的张家一众人。

“我们孤儿寡母的住在这北山村,确实是无权无势。我们不惹事,不代表我们就好欺负!”

叶灵汐一边说一边径直朝许氏母子二人走了过去,纵然手无寸铁,但她身上那一股傲然的气势和眼神中那近乎实质化的凌厉杀意都让旁边的张家人隐隐有些发怵,竟没人主动上前拦她。

“我们做事讲道理,但如果遇到那种不讲道理的畜生非要惹到我们头上来,那就只能用拳头来跟他说话了。”

“就一个字,打!用实力告诉他,你是他惹不起的人!”

这句话话音未落,叶灵汐身影一晃瞬间冲到了许氏母子面前,“啪”一巴掌狠狠抽到许氏的脸上,将她整个人都抽地倒飞了出去!

在场众人一片哗然!

谁都没想到叶灵汐竟然真的这么大胆,当着村长和张家这么多人的面公然扇了许氏一巴掌,这等于就是把许氏和张家的脸拼命往脚底下踩啊!

院里张家的男丁们沉着脸围上来就要拿下叶灵汐,可叶灵汐的动作远比他们要快。在他们围过来之前,她已经一把掐住了张继宗的后颈将他整个人都给提了起来。

“我一向是不屑对小孩子动手的,但既然你们张家上下上梁不正下梁歪教不出什么好货来,那我今天就发发善心,帮你们好好管教管教这个人渣。”

说完这话,她拖着张继宗大步走到院中水井旁,拎起旁边水桶里的一桶水朝着他兜头泼下!

第6章 我让你们张家全家陪葬

“哗啦”一声,水花四溅!

那桶水放了有一段时间,里面早已经冻上了一层冰,这一桶水泼下去,张继宗登时就成了个落汤鸡,头上还挂着冰碴,看上去狼狈至极。

他已经彻底被吓懵了,连哭喊都忘了,身子止不住地打着颤,一副马上要昏过去的样子。

围观的张家人看不过去了,有几人冲上前来就要擒住叶灵汐,叶灵汐掐住张继宗的脖子又一次把他给提了起来,这次是直接把他的头给摁进了旁边的水缸里!

“你们谁敢再上前一步,我现在就淹死他!”

眼看张继宗被憋地不断踢腾着手脚,那些张家人也忌惮地僵住了身子。

叶灵汐心里有数,在张继宗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她又掐着他的脖子把他从水缸里拎了出来。

张继宗被憋地脸上一片青紫,终于呼吸到空气,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就听叶灵汐在他耳边冷声问,“淹水里的滋味儿好受吗?下次你还敢不敢再把人踢下水,嗯?”

张继宗已经快要被吓疯了,哪儿还敢回叶灵汐的话,只扯着嗓子拼命嚎着,“爷爷,娘!你们快来救……唔噜噜噜……”

他的话刚喊了一半就又被叶灵汐重新摁回了水缸里,剩下的话都化为了从水缸里冒出的一串气泡。

“做错了事就给我认!不认,我今天就教训到你知道错为止!”

“叶灵汐你个疯女人!你快放了我儿子!”叶灵汐刚才那一巴掌抽的确实用了狠劲儿,许氏差点当场晕过去,这会儿脸已经肿起了大半,唇角还挂着血沫子。

张继宗是许氏唯一的心肝儿肉,眼看他被叶灵汐这么折磨,许氏是真的要疯了,这会儿竟是直接拎了一把菜刀冲了上来。

“我警告你,这可是北山村,是我们张家的地界!你要是再不放开我儿子,信不信我让你和你儿子在北山村活不下去!”

“好大的口气。”叶灵汐冷笑了一声,又拎着张继宗把他从水缸里扯了出来,掐住他的下巴道,“听到你娘说的话没有,她是急着想让我现在就把你弄死,然后找我报仇呢。”

“你胡说八道!”许氏吓得脸都白了,拎着菜刀的手都在打着颤,“我只是……”

“只是什么?想拿我儿子来威胁我?”叶灵汐冷声打断她的话,“那也得你有那个本事!”

“我今天就把话撂这儿,你们谁敢动我儿子一根汗毛,我让你们张家全家陪葬!不信你试试,我第一个就拿你儿子开刀!”

这话说完,她原本掐在张继宗下巴上的手猛地下移,两指死死卡住张继宗的咽喉命脉,只需她稍稍用力就能轻易要了张继宗的命!

许氏吓得差点哭出声来,手里的菜刀都拿不住了“哐啷”一声掉到了地上。

围观的人们都被叶灵汐这又狠又利落的行事手段给惊到了,纷纷说着说叶灵汐清醒之后真的是完全变了一个人。

刘勇媳妇儿还是对张家心有忌惮,生怕他们真的要对小宝下手,吓得脸色铁青,把小宝紧紧护在了怀里。

小宝这会儿却兴奋地小脸儿微微发红,目光一刻都没有从叶灵汐的身上移开过,一双大眼睛激动地闪闪发亮,眼神里满是崇拜。

原来他的娘亲这么厉害!

原来这就是被人维护的感觉,心里暖烘烘的,特别安心,就好像有娘亲在,他就什么都不用怕。

“叶灵汐,凡事留一线,”许氏还想强撑气势,可儿子的命在叶灵汐手里,她的声音都抖的厉害,“你现在把话说的这么绝,别忘了以后你还要在北山村活……”

“你在说什么笑话?”叶灵汐冷嗤一声,“天大地大,我哪儿去不得?你以为我会把北山村这几间破房子看在眼里?”

也不知是叶灵汐话里的哪一句刺激到了村长,他的脸色骤然一变,在许氏还想要张口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大喝了一声,“你给我闭嘴!谁让你在这儿丢人现眼大放厥词,把我张家的脸都给丢尽了!”

第7章 恩怨一笔勾销

村长在许氏错愕目光的注视下转过了身来怒视着她,跟着指着被叶灵汐拎在手里的张继宗道:“你看看你都是怎么教孩子的!抢人家东西,还不分轻重的打人!你不管教就算了,还惯着他跟着他一起欺负一个小孩子!”

“好在小宝福大命大人没事,如果小宝真的出了个什么好歹,你怎么跟人家叶小姐交代?你让我这张老脸往哪儿搁!”

许氏都被村长这突然的态度转变给弄懵了,瞪大了眼睛看着村长,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村长训完她,又瞪向了张继宗,“继宗,做错了事情就要受罚,叶小姐教训你教训的一点都没错!你现在知不知道自己错哪儿了?”

张继宗这会儿是真的怕了叶灵汐了,听到他爷爷这话,立刻忙不迭地点头,哭地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还不忘求饶,“我错了,我不该抢小宝的东西,不该打他把他踢进河里。我以后再也不打人,再也不欺负小宝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求求你饶了我吧!”

“记清楚你今天说的话,”叶灵汐嫌恶地甩手把张继宗扔到了地上,“再让我发现你招惹我儿子,可就不止是淹水缸里这么简单了!”

叶灵汐说完这话,懒得再给张家人眼神,转身就要走,村长却再次拦了上来。

叶灵汐冷冷瞥了他一眼,“村长还想让我向你交代什么?”

那话里不加掩饰的讽刺让村长的眼角都不由一抽,不过他毕竟也是经过场面的人,很快就稳住了自己的情绪赔着笑道:“之前是我没把事情搞清楚,误会了小宝,让小宝受委屈了。”

“我那儿媳不懂事乱说话,叶小姐千万别放在心上,只要在我们北山村住着,就是我们北山村的人,谁也没权力把你赶走。”

“你就安心住下,我以村长的名义向你保证,一定不会让任何一个张家人去找你的麻烦。”

村长说着从胸口摸出一个钱袋递到叶灵汐面前,“我知道这点钱算不了什么,但还请叶小姐你务必收下,就当给小宝压惊。”

“这事就到此为止,之前的恩怨一笔勾销,如何?”

叶灵汐抬眸深凝了村长一眼,那像是能将人彻底看穿的凌厉眼神让村长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僵硬了。

顿了良久,叶灵汐最终还是伸手接过了村长手里的钱袋。

“希望你说到做到,如果再有下次……我之前说的话,可是一直都作数的。”

叶灵汐说完这话走到刘勇媳妇面前,抱起小宝就往院子外走去。

村长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叶灵汐最后那句话的意思分明就是在说……如果他家人再敢动小宝,就让张家所有人陪葬!

村长脸上的神色一凛,只感觉一股凉气直窜上脑门,后背的衣服都被冷汗给浸透了。

看热闹的村民都已经散尽了,他还站在原地盯着叶灵汐离开的方向,眼神中闪过一抹狠厉的冷色,这个女人,绝对不能留!

等所有外人都走了,村长关上院门回到堂屋,就见许氏母子二人抱在一起哭成了一团,他拧着眉重重咳了一声,“看你们两个这像什么样子!快去收拾收拾做晚饭!”

他背着手朝自己的卧房走去,临出门又强调了一句,“叶灵汐是活不久的,早晚有人收拾她。但出手的不能是我们,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出手,明白了吗?”

第8章 防备着点总没错

叶灵汐和刘勇媳妇儿带着小宝回到家的时候,之前去城里买药的李妈妈已经回来了。

本来找不到他们正着急呢,这会儿见三人一起回来,小宝一身狼狈,叶灵汐又像是恢复了神智,李妈妈又惊又喜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小宝湿着身子在外面冻了太久,叶灵汐怕他着凉,都来不及和李妈妈多叙旧就忙吩咐她去烧热水给小宝泡热水澡。

家里一个灶台不够用,刘勇媳妇儿立刻回了自己家,说是烧好了热水就给他们送过来。

叶灵汐帮小宝换了干净的衣服,把他严严实实地裹进被窝里,接着又诊脉配药好一顿折腾。

等小宝终于泡上热水澡,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了。

叶灵汐没什么给小孩子洗澡的经验,叫了李妈妈在一旁帮忙,趁着小家伙安静泡澡的功夫,她和李妈妈总算是好好说了会儿话。

原主傻了之后意识不清,李妈妈就把这几年发生的一些事捡了一些重要的和叶灵汐仔细说了。

“自从五年前把我们送到这儿来之后,二房就再没派人来看过我们。倒是老太爷还一直记挂着您,每年都会派人送钱粮来,虽然也不多,但至少够我们三人糊口。”

李妈妈说到这儿的时候,神色不由有些愤然,“每次老太爷派人送钱来,我都会拿出一点买了礼物送到村长家去。我们对他们礼数周到,他们倒还真以为我们好欺负了,这次还好小少爷没出事儿,要是小少爷有个什么好歹,我可怎么向您交代。”

“这是张家人的不对,你别把错往自己身上揽。”叶灵汐说到这儿,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问了句,“我们搬到这儿来之后,张家有主动接触过我们吗?”

“没有。”李妈妈这话说的特别肯定,“村长家架子大,都是我主动上门,他们从来没到我们这边来过。”

叶灵汐眯了眯眸子,把之前村长给她的那袋银子拿出来仔细检查了一遍,袋子和银子都是正常的,没毒。

银子约莫有十两,在这边境小村里,算得上是一大笔钱了。

“李妈妈,我这刚清醒,对村里的情况还不熟悉,有件事还需要你去办。”叶灵汐说着把那一袋银子递给了李妈妈。

李妈妈连连推辞,“小姐,我帮您办事是应该的,这……”

“你拿着,这事儿需要你找人打听,上下打点总是需要钱的。”叶灵汐把钱袋放到李妈妈手里,郑重吩咐道,“你找个能信得过的人盯着张家那边,一旦张家有什么可疑的行动,一定让他打听清楚告诉我们。”

李妈妈接过那钱袋,脸上的神色也不由凝重了起来,“村长不是都当众保证说不会让张家人来找麻烦了吗?小姐你是担心他出尔反尔?”

“他只说保证张家人不会来动我,那村里其他人呢?”叶灵汐冷冷扯动唇角,“事出反常必有妖,他以前那么不把我们家当回事,现在却突然上赶着讨好,我可不信他是真良心现觉得自己孙子做错了事儿要补偿。”

“我听他今天话里那意思,与其说他怕我报复他家,还不如说……他似乎是怕我离开北山村。”

叶灵汐眯着眸子仔细想了一会儿,也没琢磨出个所以然来,只得作罢,“不管他安的到底是什么心,我们现在毕竟还在北山村住着,张家是大户,我们孤儿寡母的,防备着点总没错。”

李妈妈听完叶灵汐这番话心里也泛起了嘀咕,越想越不踏实,生怕错过了村长家那边的动静,也顾不上给小宝洗澡了,简单给叶灵汐说了下该怎么洗,她揣着钱袋子就出门去找人了。

叶灵汐垂眸看了眼被硬塞进她手里的帕子,抬头对上小家伙亮晶晶满怀期待的眼睛,哭笑不得揉了揉小宝的脑袋,“来吧,今天娘亲亲自给你洗澡。”

“帝师大人,听说您娘子倾心于您,只因贪恋您的权势和美色?”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701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