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以为遇到了心中的王子,没想到竟被推入地狱,,,,,,

第一章 弟弟的救命钱

为了弟弟的救命钱,安然走投无路……

房间门被一脚踢开,刺鼻的烟酒味瞬间弥漫开来,安然不禁皱起了眉头。

进来的男人很胖,房间门都要侧身进来。

他搓着手,一脸奸笑的道:“我的大美人,是不是等不及了!”

胖男人决定今晚最少七次,五十万啊,暮色最好的女人才五万一晚,他也是下了血本的。

看着越来越近的胖男人,安然有些慌乱的支起身往后挪了一下。

可这一动作让开叉薄纱顿时滑了下去,灯光下说不出的诱惑。

胖男人眼睛顿时直了,嗷的一嗓子就扑了上来,抓着安然的腿就要动手。

安然下意识开始挣扎,胖男人直接一耳光扇在安然的脸上,骂骂咧咧道:“你个贱人,再装不还是出来卖的?给老子听话点!”

说完,肥硕的身躯便重重的压了上去!

那油腻的触感让安然眼睛猛地瞪大,手指紧紧地抓住身下的床单!弟弟的医药费只有三天时间可以等,她必须要拿到这个钱……

可是随着这个男人恶心的面孔逐渐靠近,安然头皮一炸,再也忍不住,对着男人最脆弱的位置狠狠一脚踹了上去!

胖男人一声惨叫,翻倒在床上身子蜷成一坨哀嚎。安然仓皇起身,抓过男人扔在一边的西服披在身上,就冲了出去,身后传来胖男人气急败坏的吼叫声。

她知道自己坏了暮色的规矩,而暮色对于不听话女人的惩罚,是二十四小时服务到死。

刚转过走廊,安然就猛的撞在一堵墙身上,身后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她晃着脑袋晕乎乎的抬头,却看到了一张堪称完美的俊脸,那双幽深的眸子,似乎把她的灵魂都吸了进去。

看着男人身上的CesareAttolini定制西装,她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再也顾不得矜持,猛的扑了上去,抱着男人的大腿喊道:“请您救救我!”

华天澜有些诧异的看了身下的女人一眼,他来这里只是为了把不务正业的弟弟抓回去,没想到竟然会碰到这样的场面。

还没等他反应,一群黑衣打手已经围住了他。一个捂着下面弓着腰的胖子气急败坏的道:“就是她,这个贱女人,给老子抓回来!”

领头的打手看到男人气度不凡,一时有些忌惮,便挥手示意其他打手稍等,开口道:“抱歉,先生,这女人是我们店里的,她伤了顾客,劳烦把她交给我们。”

华天澜低头,恰好撞进安然的眼睛里,满满的哀伤绝望歇斯底里,让他心中竟然莫名的触动了一下。

“这个女人我要了!”

这霸道的话一出口,场面顿时冷了下来,胖男人更是气的一蹦三尺高,骂道:“你他妈的算个什么东西,你知道老子是谁吗?老子花钱买的女人,你也敢动!”

华天澜眼神凌厉的扫过去,胖男人忍不住后退了两步,就连习惯了刀尖舔血的打手们都下意识的低下了头。

第二章 给她钱

走廊里的吵闹让附近包房的人都纷纷出来查看,而这会儿一个俊美的男人刚探头,顿时忍不住叫出声:“二哥,你怎么来了?”

“三少……”他一出现,打手们立刻恭敬的问好,这三少可是暮色的贵客,挥金如土,身份更是贵不可及。

三少要喊二哥的男人,难不成是……

“开个价吧!”华天澜淡然的扫了眼胖男人,开口。

胖男人不傻,他在Z市怎么也算是有身份的人。脑子一转,顿时一层冷汗就下来了。

“对不起,对不起,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您能看上这个女人是小的荣幸,二少您好好享用……”

说完,他仿佛败家之犬般灰溜溜的跑了,对于华天澜的开价根本不敢回答。

华天澜也没有理会,只是面无表情的垂眸,看向有些呆滞的看着面前情况,完全没反应过来的安然问:“你准备抱多久?”

安然一个激灵,这才反应过来。讪讪起身,小脸爆红,两只手紧张的攥在一起道:“谢,谢谢了……”

“第一次?”

安然脸刷的变白了,小声道:“嗯……”

“价格?”

男人的话让安然的手攥的更紧了,攥出来青紫痕迹她都没察觉。

“五十万……”

安然知道自己冲动搞砸了一切,没有这五十万的手术费,她都不敢想弟弟即将面临的后果。如果这个男人能借给她钱……

这个想法一出现,安然就自嘲的摇摇头。这个素不相识的男人已经救了她一次了,自己未免太过贪心。绝境面前,竟然这么异想天开。

“给她钱。”华天澜淡淡的说道。

安然猛地抬头,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身边的华少旭小声抗议:“二哥,这个女人是特殊了点,但是傻子才会花五十万去睡她,你要是喜欢,这边恰好有对姐妹花……”

“妈还不知道你出来。”华天澜轻飘飘一句话让华少旭顺利闭嘴。

他无奈的从钱包里抽出来支票,唰唰几笔,递给了安然。

安然愣了一会儿,快速的接过来,手抖的她险些看不清楚支票上的数字。

弟弟的救命钱,竟然真的有了?

“等一下……”看到华天澜转身就要走,安然赶忙追了过去。

华天澜停步,微微侧头。安然低头嗫嚅道:“先生,我不能白拿钱……”

“所以呢?”华天澜面色依旧冷淡,唇角却挂上了一丝兴趣。

华天澜的注视让安然的脸上爬满红晕,但她还是鼓足勇气仰起脸来,一脸认真的看着他,声音分外坚定:“请您留个联系方式给我,这钱我一定会还……”

她话还没说完,却被华天澜打断道:“先欠着吧!”

说完,径直上了电梯,只留下安然呆呆的看着男人离开的方向。

出电梯后华少旭就忍不住抱怨:“二哥,就算是有钱,也不能这么糟蹋啊!我零花钱也不是大风刮过来的……”

是跟二哥要的……

华天澜脚步微顿。

他认识安然,当年的Z市第一千金,自然让人印象深刻,不过他也并不在意。

可是刚才安然抬头看他时的眼睛,是这个充斥着金钱和欲望的社会中少见的纯净,他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开口保下了她。

这个女人,竟然能这么轻易的影响到他的情绪。

第三章 他说我长得好看

华天澜缓缓闭上眼睛,再睁开是已经一片清明。他一巴掌拍在华少旭的头上:“有时间多来下公司,要是让妈知道了你整天混迹这里……”

华少旭脑海中浮现出了母老虎的身影,顿时感觉身上凉飕飕的,赶忙说是。

因为华天澜的出面,暮色并没有为难安然,往日里趾高气扬的经理甚至毕恭毕敬的把安然送了出来。

安然受宠若惊,赶紧打车回家换了个衣服,就赶往医院。

她做这事是完全保密的,如果让弟弟知道,他死都不会同意的。

交了手术费,医生立刻进行了手术。

安然第一次体会到了如坐针毡的滋味。

浑浑噩噩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术室门一开,她猛的站起来,医生说了一句手术成功,她才如释重负的瘫在椅子上。

第二天一早安浩醒来的时候,就看到姐姐趴在他手边睡着。

眉头紧皱,头发有些凌乱,他轻轻的把姐姐的头发捋好。

没想到安然忽的坐起来,挂着大大的黑眼圈惊喜道:‘小浩,你醒啦!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叫医生?’

安浩笑了笑,少年的笑容纯净而又阳光:“姐,我没事儿,不舒服我会按铃的。你工作很忙,就别管我了。”

安然不自然的移开视线,心里有些苦涩。她已经把工作辞掉了,暮色的事很快就会传出去,而她工作的地方最看重声誉。

安浩看姐姐不说话,顿时明白了什么:“姐,你不会辞职了吧?你赶紧和领导道歉,回去上班吧!或者我去跟你领导解释……”

看着弟弟焦急的模样,安然连忙打起精神道:“放心,工作我怎么会辞掉呢?待遇那么好。我只是请了几天假而已。你刚做完手术,需要静养,我想多照顾你几天。”

安浩这才长舒一口气,表情却有点低落:“姐,谢谢你,是我拖累了你……”

“说什么呢?姐姐照顾弟弟天经地义的,以后再听到这样的话我可就打你屁股了!”安然假装生气的瞪他。

安浩脸上有些不好意思,小声道:‘姐,我都长大了,以后不要打我……’

“大了也是我弟弟,不听话就要打!”安然直接打断,装作恶狠狠的威胁道。

姐弟俩对视,接着莞尔一笑,这样轻松愉悦的场景,在安浩检查出白血病之后,就再也没有过了。

“你好好休息吧,我去问下医生什么时候能出院。”

安然刚起身,却被安浩拉住了胳膊,他小声道:“姐,医生跟我说手术费需要五十万,你是不是去安家了……”

安然摇了摇头道:“放心吧,那是我一辈子都不会去的地方。”

安浩有些诧异道:“那钱是哪来的?”

“有个男人说我长得好看,给我的!”

安然笑着回答,不理安浩后面的话,直接掐死了话题。

安浩的身体恢复的有些慢,几次检查后,医生把安然单独叫了出去,给了张检查单。

安然疑惑的低头一看,脸上的血色瞬间消失:“医生,手术不是很成功吗?怎么会这样?”

医生满怀歉意很无奈的道:“手术是成功的,可患者出现了严重的急性排斥反应,保守估计还剩三个月……如果有条件的话,就去国外看看吧!”

第四章 违心的决定

安然惶恐的倚在病房门前,脑海里一片空白。

三个月,只剩三个月……

而安浩什么都不知道,顺利出院在家休养。只是莫名要吃很多药,让他很不喜欢。

安然找了份设计的工作,每天早出晚归,时不时的接点私活补贴家用。

这天晚上她买了鲤鱼,准备给安浩做他最喜欢吃的水煮鱼。

可刚到楼下,就看到一辆奥迪r8停在门口。

这个车牌号她认识,是安浩的亲生母亲张雅。

当初安然母亲还在的时候,张雅是她最好的闺蜜。

可是有一天,张雅突然怀孕了,孩子不是未婚夫的。

她偷偷生下孩子就嫁入豪门,孩子扔给了安然的母亲抚养。前几个月还偶尔来看看,后来干脆就消失了。

看着从车上下来的高贵妇人,安然表情有些僵硬:“阿姨好……”

“安然,小浩的事情我听说了,你为什么不来找我?”张雅面露责备的开口。

安然苦笑,解释道:“阿姨,你觉得如果小浩知道是你出的医药费,他还会做手术吗?”

这一句话堵得张雅哑口无言,调整片刻后才说道:“我这次过来,是准备带走小浩的。当年的事情我错的太离谱了,我必须要补偿他。现在我们在国外的基业没有继承人,我会用干儿子的身份带小浩回去。学校我都安排好了,他在那肯定会过的很好的。”

张雅说完后有些紧张,其实她很怕安然会拒绝。如果安然不点头,安浩是百分百不会跟她走的。

安然想了想,从包里把那张检查单递给了张雅,说道:“阿姨,小浩手术失败了,我一直瞒着他。你带他去国外,先把病治好吧!”

张雅一看,脸色登的变了,这个消息无异于晴天霹雳,她赶忙点头,立刻打电话给助手安排相关事项。

安然这算是变相同意了,两人约好了明早她来接。

晚饭时安浩心情颇好的跟安然说着刚看的漫威电影,安然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嗯嗯着点头敷衍。安浩见状也渐渐没了说话的欲望,一顿饭吃的很是沉闷。

吃完饭,安浩刚要起身收拾碗筷,就被安然拦下了。

“小浩,我联系了张阿姨,她明早来接你,你跟她走吧!”

安浩立刻明白安然今天不对劲儿的原因了,脾气马上上来了:“她小时候抛弃我,我生病也不管我。现在却让我跟她走,不可能!姐,我不走,咱们风雨同舟,一起奋斗!”

安然一直低着头,生怕眼眶里的泪水让安浩发现,克制着哭腔道:“小浩,你走吧!你对我来说就是个拖油瓶,你病怏怏的拖累我找不到男友,也不能安心工作。我真的累了……”

安浩死死的盯着安然,脸上一会青一会白,整个人不可抑制的抖着,猛的起身把桌子上所有的东西都推了下去,大吼道:“我不走!”就冲进了卧室。

安然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她不舍得,可是又必须舍得。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699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