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么爱我,要么我死”李敏声嘶力竭企图逼迫傅寒生爱她

“要么爱我,要么我死”李敏声嘶力竭企图逼迫傅寒生爱她


楔子

“今日最新报道,李嘉养子傅寒生留学归国担任盛鼎集团总经理,年纪轻轻就在美国创办了百家企业荣登福布斯榜,一举在美国商界脱颖而出斩获头角。据知情人士爆料,此次李嘉病重鼎盛集团无人坐镇股价暴跌,诚请傅寒生回国以解燃眉之急。而傅寒生本人更是受到了青城各大名门家族千金的青睐,被荣为青城首位黄金单身公子,此次回国是否会久呆国内定居青城呢……”

青城街头,一则爆炸性新闻引得路过的行人驻足不前,纷纷盯着广场上的超大液晶屏幕,屏幕上女主播正在报道这则最受瞩目的新闻。

新闻里镜头切转了画面,只见频上正放出男人优雅自持的卓然身姿。

他穿着一身纯灰色意大利独家订制的西装,一米九的身高更显修长挺拔,比影视圈的当红影星小鲜肉更胜一筹。

那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庞再聚光灯下定格,李敏的眼中满是悲伤,顾不得观看接下来的新闻,急忙低垂着头仓皇逃离,眼前的视线渐渐模糊,广场上的人群宛如背景板黯淡无光。

李敏失魂落魄的回到公司,身边的同事看到新闻里的傅寒生,已经发出花痴般赞叹“天啊,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人啊!比韩城的欧巴还要帅呢!该死!要是我还年轻几岁没有结婚,我还能做他的头号疯狂粉丝……”

听着那些络绎不绝的惊叹,也一如学生时期般耳熟,李敏更加茫然的陷入自己的思绪里,连包里的手机电话铃响也没能听见,还是坐在工位右边的许静推了推她一下才着急忙慌的接起了电话。

电话里是爸爸李刚关切的声音“敏敏啊,这周末有时间吗?”

“怎么了,爸”李敏收起悲伤怕爸妈担心,深吸一口气调整语气后假装镇定问道。

“没事,就想知道你过得好不好。你妈整天念叨着,好久没见你了,想着这周末你要是不忙,我和你妈能来看看你”

李刚坐在沙发的里握着手机,听从身旁妈妈肖勤的指导安慰着女儿。此时两人刚看到电视里的新闻,对李敏担心不已才打来这通电话。

“哦!我在外面挺好的,自己能照顾好自己,你们身体不好就不要特意跑来了,公司还有事,我晚点再联系你们好吗?”

听到爸妈嘤嘤嘱托几句后,才挂掉了电话,一瞬间李敏像泄了气的气球浑身无力。

终于熬到下班了,李敏简单收拾了一下办公文件,整个人很是颓丧的低垂着脑袋行走在回家途中。

六年了。

傅寒生,你为什么要选择回来!

此刻的李敏,蓦然感到绝望。

……

鼎盛集团坐落在青城最为昂贵的商业楼盘,深灰色的镜面在阳光照耀下显得刺目无比。傅寒生正站在高耸入云的大厦57楼的办公室落地窗前注视着这座久别六年的城市,脑子里想着的不是近期繁杂不休的工作,而是那个六年间无论他怎么忙碌,怎么遗忘,却总无法忘却的女人——李敏!

既然忘不掉,那就找回来吧!


第2章 同学会

前段时间李敏整日里精神不佳,这天收到当年高中同学的同学聚会邀请,自然很是爽快就答应了。

八年未见,班级聚会大厅气氛一阵火热,很多容貌巨变,大家坐在一起,自我介绍的自我介绍,回忆往昔的回忆往昔。

舞台上的礼品盒子堆得老高,同学们开始激烈讨论。

“傅寒生从美国回来了!听说这次同学聚会就是他发起的,这些礼物也是这位给我们准备的呢!”

李秀秀挎着白色小圆包刚刚落座,看见舞台边上的班长正在和张硕说笑,转身和身边的同学谈论道:“男的每人一个最新款瑞士名表,女的每人一款最新爱马仕包包,哎!人长得就帅呆了,还这么有钱!关键啊,对我们这些老同学还这么大方,真是难得啊!”

“卧槽!”说着说着,此刻坐在李秀秀边上的王丽已经无法维持自己的淑女形象,吐出脏字后继续说道“这一个礼物不都要上百万,光这堆礼物就要上千万啊!”

“所以说他现在发达了,不再是当年那个穷学生了,咱们呀,有眼福!他待会儿会过来,我们马上就要见到这位青城黄金单身汉了!”

“我现在真想抱着他的大腿求包养啊,可惜我年纪轻轻就英年早婚还有了孩子”王丽一边幻想,一边惋惜的低头望了望自己已经有了五个月直挺挺的大肚子。

“哦,对了,高中时李敏不是和傅寒生很近吗?她来没?”李秀秀突然转身望向四周问道。

正在喧闹时,对这些谈话一无所知的李敏和高中就认识的韩诗诗一起进来了。同学们立即望向这边,同学之间拉着她两就一阵唏嘘热聊。

就在大家正聊得开心时,大厅大门打开了,男人高大修长的身影很快映入眼帘,使得李敏猝不及防直接看呆了。走也走不掉的她,很快就低垂着头找了个不易被发现的角落,心想着千万不要看到她。

傅寒生进入大厅后,所有人都微笑的看了过来。站着的坐着的,都朝着他微笑鼓掌。

面无表情的傅寒生进来后,便一直冷冷的看着坐在角落低垂着脑袋的女人,那可是他日思夜想六年不见的李敏啊!

但他在激动之余,又有些害怕会吓到她。很快收回眼光,走上大家期待的台上拿起班长递给他的话筒,冷漠疏离又斯文有礼道“感谢大家来参加这个同学会,下面的时间希望大家相处愉快……”

“傅寒生好像比高中那会更帅了,这时候呀,也不知谁会那么幸运捕获这个男神”王丽扯着李秀秀满脸花痴道。

“是啊!还以为他有钱就不愿意理我们这些老同学呢,没想到这么接地气,一回青城就举办同学会,一点也不像高中那会高冷,不爱理人呢”

深知这六年来李敏不易的韩诗诗,看着台上那个薄情寡义抛弃李敏的男人咬牙启齿,奈何这么多同学在场不好发作。

正想拉着李敏回去时,回头看了看原本坐在她后面的李敏不见了,心下一紧。

眼睛顿时在大厅巡视了一圈,终于在角落里发现了李敏。


第3章 他想她了

傅寒生在发言过后,便被班长引着坐在了男生这桌,面前的同学很是热情,姿态谦卑的同他说着一些有的没的。

但他全然不在意,满脸严肃目不转睛的看着坐在女生那桌的李敏。

“李敏啊!我怎么总觉得傅寒生老看着你呢”李秀秀坐在李敏旁边低声提醒道。

傅寒生长得俊美,自进了这大厅所有人的目光便都聚集在他身上,自然也看出了傅寒生举办此次宴会不是同学会那么简单,那牢牢锁定一人的危险目光便是傻子也能看出意图了。

傅寒生很聪明,智商非常高,可以用天才来形容。

读书那会,别人觉得很难的课程他轻而易举。

从小爸妈感情就不好,后来长大一点,年轻貌美妈妈果断离开了这个家,就跟着一个上流社会的富商走了。

他一直跟着离婚后爱好嗜酒的父亲,从未体现过幸福生活孤独寂寞的他以为以后也不会好了。

直至他遇到了眼前的这位改变了他人生想法的女人—李敏。

他在国外六年,每天都忙得像个不会停歇的旋转陀螺,看着不断壮大的商业帝国心里却总觉得少了什么。

他开始一改往日的严肃冷傲,前后交了不少好友,每当寂寞难耐喜悦心情无人共享时,他便和这些同为高智商的密友出去寻点乐子企图放松自己。

方凯就是这密友之一,同为华人,从小就聪明,智商极高的他破坏欲也极强,不满在国内处处受家族长辈管教,高中毕业后就留学了。

两个同为怪咖的人是真正的铁哥们,一个异类总能一眼认出另一个异类,他们在学校教室视线相对第一眼时,就知道自己找到同类。

他们不再像在国内一样受种种人言约束与谴责,在这里他们真实的做着那个天才的疯子。

他们不断在美国商业圈里同那些早已声名赫赫的大佬们激烈博弈,一场场漂亮的商战充分展现了他们极高的智力。

这天,他们刚刚搞垮了一家长期对弈的极具攻击性的金融公司,大家都很兴奋。

晚上庆功宴聚会时,方凯他们拿出珍藏多年的红酒开始庆祝。

傅寒生独自一人扭开白兰地的瓶子开始吹瓶,方凯和其他同伴对视一眼,给了这位很少喝酒的严谨冷酷男人热烈的口哨和掌声。

第二天酒醒后,傅寒生头疼欲裂,整个人都特别没有精神。

不复往日清冷自持的俊逸,白衬衣松垮的挂在身上,整个人显得有些颓废的性感。

方凯早就醒了,担心醉酒的傅寒生便一直在一旁边在手提电脑上操作公务边等待他醒来。

看到醒来后的傅寒生,脸上的笑容就出来了,打趣道“兄弟,你知道吗?你昨晚一直在喊一个女人的名字,那声音可是我未曾听过的语调,真是……啧啧啧”

方凯将手里的工作停下,满含笑意的看向那个正在眉头紧皱,一脸严肃的傅寒生。

还很是贴心的为他倒了一杯热水,傅寒生接过方凯手里的水杯有些不适的匆忙喝了一口,对于方凯的打趣并未作出回应。

“我就说,自我认识你以来,就没见你交往过一个女人。那些人女人长得再好,身材再迷人,对你再痴情,你也是雷打不动的一人。哎!有时候我都替那些女人伤心,偏偏喜欢你这样的不解风情的男人,对于我这样英俊潇洒的反而冷眼相待。你快说说,那个李敏到底是谁,你可是嗷嗷叫了一晚呢……”

方凯对于沉默不言的傅寒生依然一人自言自语,丝毫不顾及对方的脸色是越来越黑了。

自从这早过后,傅寒生便很快清楚认知道一个事实,就算远离了万里,久隔了时间,他还是忍不住想她了。


第4章 李嘉病重,提前回国

自从父亲傅维在他十八岁那边醉酒车祸去世,他就被妈妈余霜接到了富商继父李嘉的大别墅里。

余霜和李嘉婚后产下一女,取名李双双。

李嘉对余霜很是宠爱,中年得女很是宝贝,连女儿的名字都坚持要娶同霜谐音的双。

傅寒生十八岁高中毕业时,活泼调皮的小学生李双双,也已经十岁了。

这个妹妹可真是讨厌!老是喜欢跟在他后面转。

他不理她,她就哭的像个智障一样,总爱像母亲告状,母亲对年幼哭闹的女儿虽是心疼不已,但对于儿子多有亏欠。自是搪塞哄骗一番,每每如此,余霜也头痛不已。

李嘉年轻时白手起家,活脱脱励志的的创一代。对于这个学业优秀颇有他年轻风范的养子自然满意的不得了,除了血缘不同外,他们之间的关系像极了亲生父子。

傅寒生对于这个家庭说不上多上心,父亲傅维虽然从小并没有多关心他和母亲,但是他也忘不了那个男人离婚后,每次醉酒总喊着余霜名字的可怜模样。

他做不到对父亲的离世完全无动于衷,因此他没法像母亲初次要求的那样喊李嘉父亲,一直以叔叔称谓。

李嘉也并不因此对他有所隔阂,始终对外宣称他是他的养子,以后也会一直是一家人。后来傅寒生出国了,跟他们之间的联系基本很少,除了母亲偶尔打来的关心电话。

电话里他们总会问他钱够不够用,殊不知傅寒生自出国后根本没动过那笔钱,那笔钱一直被存起来了。

他有足够的能力能让自己在这陌生之地生存下去,后来他利用课余时间和同学炒股赚了不少。

慢慢的生活变得也越来越好,电话里母亲骄傲的笑容也变得多了。

李叔叔和李双双也对于这个优秀的家庭分子取得的傲人成绩到处吹捧。

正当傅寒生在美国顺风顺水,前途一片光明之际,李嘉却突然病倒了。

李双双这年才十八,又是家里备受宠爱的独生女,根本抗不起鼎盛集团的重担。

余霜哭着打来电话,希望傅寒生回国帮助鼎盛集团度过这个难关。

冷情的傅寒生虽然对于这个家没有多大感情,但是对于李嘉却是十分欣赏和感激的。思虑一番,当即下来决定。

很快和方凯他们商量了一番,暂抛下手里的商业帝国,毅然回国了。

当回国飞机飞上天空,穿梭云霄时,傅寒生心里充满了期待。久违的年少时的悸动,心脏跳动的异常快速,一张记忆力熟悉鲜活生动的笑脸浮现了出来。

孤独寂寞的年少时光里,从没有人给过他坚定不移的爱,他也毅然决然封闭了自己的心,不会让任何人有机可乘进入他苍老悲怆千疮百孔腐烂的心。

童年里他也曾单纯稚嫩过。可后来的他一点点长大了,就有了记忆。

记忆力的他,站在爸妈房门口,听着父亲喝酒后施暴母亲惨烈的场面。

画面一转,债主上门向父亲索要酒钱,对着拿不出钱的父亲拳打脚踢。

他被哭着伤心欲绝的母亲无助的抱在怀里捂住了眼睛,可傅寒生还是从母亲的手指缝里看到了满身是血躺在地上痛苦不敢反抗的父亲。

灰暗的童年,傅寒生渐渐在这种充满谩骂肮脏的家庭环境里长大。

少年的傅寒生啊!他冷情冷心,没人爱他,更不会爱人!


第5章 跟她回家

同学会上傅寒生悄悄打量着低垂着头的李敏,不满于昔日总是对他笑脸相迎紧紧跟在身后的女人,此刻却绝情的连一个眼神也不曾给过他。

这种看得到摸不到的感觉令傅寒生很不习惯。可看着同学会结束同学渐渐散去,她也没来找他。

就连她旁边的那个怀有身孕的很少交集孕妇,都在临走之际对他恋恋不舍的攀谈几句,流露出了浓厚的兴趣。

他突然不懂了,与她关系熟稔的她为什么不来找他聊几句话。难道她不会像他想她一样迫不及待的来跟他重逢吗?

始终心意难平的男人终于憋不住,开车追在李敏找来的出租车身后。

李敏本来就奔着散心的心态来参加这场同学会的,事前并不知道这局是那个久违的男人举行的。

看到傅寒生走进大厅的那一瞬间,李敏感觉自己又被打回了原形。

那个六年前卑微乞求傅寒生,爱而不得可怜兮兮的自己。

她是多么不容易才走出他给她带来的痛苦回忆,可他偏偏在自己快要淡忘一切过往,重新开始的时候回来了。

不仅如此,他还厚颜无耻的来找她,并在那么多同学面前用那种坦坦荡荡深情不移的盯着她。

她已经很卑微了,她已经在众人面前,在他面前低头了,只要他愿意,她永远不会再来打扰他的,永远不会!

好不容易熬到同学会结束,同学们虽然对于她和傅寒生的关系并不是十分清楚,但这次聚会也大概猜的七七八八了。

大家都认为,李敏青春时期对于傅寒生的追爱,终于在多年以后卑微的开出了花。

毕竟现在的傅寒生是多么优秀啊!

可只有李敏知道他从未爱过她,六年前就知道的事,现在醒悟彻底的她怎么会被表面的深情所欺骗呢!

出来酒店后,闺蜜韩诗诗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将李敏小心翼翼的扶上车后,对着司机说了一个地址后,自己也拦了另一辆,坐车回家了。

两人目的地不同,夜也黑的彻底。对于明早还要上班的韩诗诗而言,看着这样失魂落魄的李敏着实担心不已,对着还在车上的李敏发了一条消息。

“早点回家休息,别想太多,爱你的韩诗诗”望着黑掉的手机屏幕,韩诗诗看向了车窗外沉寂无人寂静无声的街道满脸担忧。

而此刻李敏坐在出租车里已经泪流满面,她的心好疼,像是手术后快要愈合的伤口又被人加了生理盐水生生撕裂开来!

傅寒生开着车一路不慌不忙的跟在李敏的出租车身后,镇定自诺的右手单握方向盘,左手在腿上轻轻敲打,衬衣扣子解开了一个,衣袖卷到手臂上,漏出白皙的皮肤。

眉宇微皱,一双黑漆漆的眸子,在这夜里更加深沉幽邃,紧盯着前方的车子。

李敏到地方后,匆匆拿钱塞给司机后转身逃跑,不顾司机还在身后喊着“小姐,你多给了,我还没找您零钱呢”

傅寒生见李敏下车后也急急忙忙的开门下车了,看到她着急忙慌的上楼,他也在身后不远出跟随着。

恍恍惚惚的李敏对于身后一路跟着自己的男人并不知情,一心只想早点回家,然后把自己锁进房间不再出来。

傅寒生看着面前紧锁的防盗门,一时不知该怎么办了?


第6章 傅寒生,我不爱你了

傅寒生面对多年未见的李敏,心里有些忐忑不安,想要按门铃的手举起又放下,反复几次后,始终垂下了。

两手紧握着拳头在李敏家门口站了许久,忍不住烟瘾犯了,右边从裤子口袋里拿出烟盒,抽出一根,点火烦躁的猛吸了一口。

倚在李敏家门口,看在黑漆漆的楼梯间过道,想着办法如何见到她和她说说话。

此刻李敏这避之不及的态度很明显,她不想见他!

抽完一根烟后,傅寒生转身再次深深的望向这扇门,仿佛李敏就在门的另一边,而后缓缓下了楼,冒着夜晚寒冷的风回了公司。

李嘉住院后,公司里人心动荡,事务繁杂无序。再加上回国不久住所也还没找好,为了方便省时傅寒生就直接在办公室里的宽敞隔间住下了。

此时公司里寂静无声,傅寒生直接给朱助理打了一通电话。

夜晚两点钟。

朱助理睡得迷迷糊糊的被电话铃声吵醒,眯着惺忪的睡眼看了一下来电显示,立即强撑起精神喊了一声“傅总!您有什么吩咐吗?”

“我要你帮我查一下李敏的资料!这六年的经历还有近期的联系方式,越详尽越好,越快越好,明天把资料给我!”傅寒生低沉吩咐着。

隔日看完资料和照片后,傅寒生面色阴沉的像结了一层寒冰恐怖至极。

她曾生过病,还长达两年!

傅寒生此刻神色痛苦,他不敢想!从未害怕过任何东西的他,他突然害怕了!

她的病因会不会……

是他!

如果是这样,他真的无法原谅自己啊!

照片里的李敏还是葱郁稚嫩的少女,可是却是他从未见过的模样。

她瘦弱的身子穿着宽松的蓝白相间的条纹病服,安安静静的坐在被揉捏的皱巴巴的病床上。

两眼无神,失魂落魄的好似不复存在人间,宛如行尸走肉!

一张张照片此刻拿在手上,像极了控诉他恶行的罪证,烫手灼热。

他想她不会原谅他了!

他有罪啊!

他错了,错的彻底!

他弄丢了当年那个满心满眼里都是他的李敏,现在的她恐怕恨死他,再也不会爱他了吧!

傅寒生深陷自责悔恨当中,推了下午半天的工作,漫无目的开着车,却不知不觉的就来到了李敏公寓楼下。

此刻还是白天,李敏还在公司上班,家中无人。

傅寒生也并不敢见她,害怕看到她眼里对自己的憎恨和厌恶,他不能…不能没有她!

躲在车里他闭上了双眸,紧皱着眉头,眼角微微有些湿润。

他忘不了那种长时间思念一个人的滋味,就像喝了一大杯冰水,然后用很长时间流成热泪。

他忍不住拿出了手机,小心翼翼的将她的号码存了进去,备注成mylover。

手微微颤抖在短信内容栏输入了几行字,可迟迟没有按下发送键。

内容是“李敏,对不起!我…我想你了!你…你还有没有…有没有可能给我一个机会!这次换我来爱你!”

深夜,傅寒生躺在公司隔间的床上熟睡着,噩梦环绕的他吓得满头是汗。

梦里的李敏对他声嘶力竭的控诉,看他的眼神像看见仇人,满是愤怒和绝情,她怒目圆睁红着鼻子哭喊道说:“傅寒生,我不爱你了。”


第7章 你逃我就追

李敏下班后,一如往日早早就回家了。

心情不佳的李敏低垂着脑袋进家门后,将钥匙随手放在鞋柜上,正准备换拖鞋的,一眼就看见坐在沙发上抽着烟的傅寒生。

他不像上次同学会时穿的那么考究,松松垮垮的黑衬衣有些褶皱,领带和西装外套随手放置一旁。满脸疲惫,脸颊微红,若是走近细看脖间和额间微微沁汗。

应是听到响动,此刻他正面无表情,一双黑曜石般的眸正阴嗖嗖的盯着进门蒙圈的李敏。

李敏似是不敢相信他怎么会进来她家,呆了那么一会,两人就这样直接四目相对了。

她逃得还是慢了些,才跑下几层楼梯,就被傅寒生抓住了手,扣住了纤细的腰身。

“你为什么一见我就跑?”傅寒生面色有些红润,喑哑着嗓子低低发问。

李敏的手被他反扭到身后,扭过半边脸,隐匿于光线暗淡的路道黑暗处,满脸惊慌的神色似是怕人瞧了去。

傅寒生紧紧地抓着李敏的手,看着她扭着脸不愿见他,心里一阵钝痛,手下力道就不自觉重了些。

李敏不禁闷哼一声说了一句疼,他才稍稍放松了些,可还是怕她再逃跑不愿松开。

她紧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露怯,绞尽脑汁想着脱身的办法。她从未想过他会来寻她,一时之间才疏忽大意让他在家里堵个正着。

她竭力让自己镇定下来,白着一张清秀的脸看向傅寒生,问道:“你想怎么样?”

傅寒生昨夜做了噩梦后就一阵后怕,正好借着生病发烧了,便想着来找她,希望她一时心软陪陪他照顾他。

可当看到面前这个一脸戒备的李敏,生生刺痛了他的心,他有些恼怒了。

傅寒生一张英俊的无可挑剔的脸缓缓逼近李敏,脸色呈现病态,白里透红,嘴角微微上挑邪笑道:“我想要什么你不是最清楚吗?上次同学会是我专门为你举办的,以前那些嘲笑你的人现在都不敢再欺负你了,因为…你是我的人!”

李敏看着近在眼前的男人狂妄自大的宣称着她是他的女人,心里不免觉得好笑,也没憋着直接冷笑了一声说:“你的人?!好一个你的人!”

看着面前的人成功变了脸色,继续解气的说:“我李敏从六年前你抛弃我开始,心就已经死了,你不会以为我还会傻傻的留在原地等你吧!”

两人隔得近,鼻子紧挨着,李敏感受到傅寒生鼻尖灼热的呼吸,看见他眼珠里自己因怒气涨的通红小小的脸,说着字字诛心话语。

心想:傅寒生,原来你也有今天啊!你的心痛了吗?可是不及我当年十分之一啊!

傅寒生似是也没料到李敏变成了这样,一张脸阴沉着。

转而意味深长一笑,漫不经心凑近李敏耳旁低声执拗道:“那又怎样?我不会就这样放过你的,你迟早是我的,死了我们也是要同寝。这辈子…哦,不,下辈子乃至下下辈子,你都是我的,别想逃跑,你跑我就追!总之啊,我们两永不分离!”


第8章 笼中雀

一座位于高地上身处黄金地段年代久远的老宅里,庭院里铺满了草坪更显空旷生机勃勃。

李敏坐在凉亭里的黑色石凳上,白皙秀气的右手晶莹剔透,此刻却满脸心事的拖着脑袋撑在黑檀木桌上。

傅寒生自上次去她家被拒后就不择手段把她弄来,囚在老宅已有三天时间,该如何脱身与外界联系,她陷入沉思。

昨夜傅寒生公司有应酬有酒局,合作内容具体事项事先早已谈妥,奈何对方北方人热情似火非要喝酒才愿意签下这份合同,为了稳固与合作方之间的关系,他虽不喜饮酒也零零散散喝了一瓶。

酒局中途傅寒生借着醉酒去了趟洗手间,给家里的专职司机王耀打了电话早点来酒楼接他。

返回酒局后,在朱特助帮喝劝酒一系列操作下终于签下这个价值5000万的合同。

回家途中,有些醉意的傅寒生不忘询问王耀李敏在家一天的日常,王耀把李敏一天做了什么去了哪里事无巨细一一汇报。

夜色来临,傅寒生看着车外飞驰的夜景心里一阵暖意,她终于回到他身边了,这再也不是那六年里无数次出现过的梦境。

一辆黑色长版林肯车疾驰在路上,很快前面的老宅就尽显眼前。

王耀率先下车打开后座车门。

一个身高一米九的男人迈出长腿,眼眸如墨,薄唇微抿,面容如冰,还戴着工作时忘摘的金丝边框眼镜。

王耀被傅寒生支走后直接将车开进外围停车区,这边傅寒生却独自在老宅外站了许久散散酒气。

他浑身上下似乎都散发着冷冽的气息,天色渐晚很快整个人融于漆黑的夜色中。

李敏不喜欢醉酒的男人,他害怕她不喜,因此极力克制想要立即见到她的冲动。

傅寒生进门后喊了两声李敏,一如前两日没人回应,他找了一圈终于在厨房见到惦记了一整天思念不止的李敏。

看到她学会了做饭,一想起离别后这六年里她曾受过的苦他就一阵懊恼心疼,平日里待人冷脸的高傲男人此时眼里却布满柔情满含怜惜。不敢打扰她做饭惹她不快,傅寒生便站在门口深情的望着这个正在熟练地做饭的小女人。

他站在厨房门后的玻璃门旁倚着,左手手腕上挽着进门时脱下的纯黑色高定西装外套,右手悠闲地插在西裤口袋。

李敏好久没下厨,有些生疏,所以做饭时格外专注以至于压根没发现门口的傅寒生。

炒了几个简单的家常菜,鸡蛋炒番茄,干煸四季豆,油淋茄子。饭餐都已备好,准备端上餐桌转身抬头时发现了倚在厨房门口不知何时回来的傅寒生,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刚做好的饭菜也失去了该有的美味。

李敏直接从傅寒生旁边路过,坐在餐桌上自顾自的吃起这几天以来第一顿饭。

没错,她是被他强行掳来他家的,闹绝食也没让他松口放了她。

李敏今天想通了,既来之则安之。

他心狠不是众所周知的嘛,毕竟他们十年的感情,从小到大的陪伴他说不要就不要的。

离别后的六年里,李敏也曾多次自杀,但是老天不收,就成了自杀未遂,她的爸爸妈妈始终陪伴在她身边悉心照顾不敢离开一步。

她消极的度过了两年时间,每天沉浸在过往的回忆里她自残自虐才能在每个无法入睡的夜晚勉强合眼,精神上也受了很大刺激靠药物维持,这两年成了她往后最难忘记的黑暗岁月。

爸爸因上班繁忙还要分神照顾她,一次事故从楼房的楼梯间滚落拉下腰伤,妈妈在那段时间哭红了眼身体状况也不复从前。看着爸妈日益消瘦的身形,她突然觉得自己很对不起他们,作为他们唯一的孩子,从小到大什么都没为他们干过还想着自杀。

在后来的四年里,她积极配合医生治疗一家人生活才回复以往的安宁。

时间是治愈一切的良药,她几乎忘了当初有多爱傅寒生,现在的她早已没心不会爱了!


“要么爱我,要么我死”李敏声嘶力竭企图逼迫傅寒生爱她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59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