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三年,丈夫在外面有好几个家,季念不闻不问

隐婚三年,丈夫在外面有好几个家,季念不闻不问

第1章 婚房里,住进了别的女人

凌晨两点,季念急匆匆的跑进了小区,女儿湘湘又进了手术室,她自己做电台主持赚的那点微薄的工资早就不足以支付医药费,只能去找丈夫陆少承了。

门卡是有的,钥匙也是有的,这地处市中心的高档小区,本就是她和陆少承的婚房,只是她却没来住过一天,就被人鸠占鹊巢了。

她打开门,才走出第一步,就踩到了女人的高跟鞋。

紧接着,就听到里面传来某种运动时暧、昧而激、情的声音。

很可笑,她嫁给陆少承整整三年,别的本事没学会,倒是将这两个人的声音辨识的一清二楚——粗声低喘、节奏利落的那个声音属于陆少承,像猫儿一样柔软又压着一点哭泣的那个声音属于陆少承心爱的女人乔安儿。

——她季念出现在陆少承的身边有多久,乔安儿出现在她和陆少承之间就有多久。

三年了,她对这件事早已经麻木。

毕竟,陆少承只是她名义上的丈夫,何况他们的婚姻从未对外界公布,对于陆少承的事,她除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也别无其他的办法。

可今晚,她却开始觉得有些恶心了。

但她还是收敛好自己所有的情绪,走上前去,礼貌的敲了敲门。

清脆的敲门声响起,里面的人丝毫不为所动,甚至那种叫声还故意扬了扬了。

季念一咬牙,将门把手拧开,面色冷漠的站在了门口,视线无比清冷的望着眼光白晃晃的一幕:“陆先生,我有急事找你,麻烦你快点将眼前的事情办完!”

“季念!”陆少承猛地转过头,眼里的火像是要将季念活活烧死。

季念的脸上却似乎一点情绪都没有:“陆先生如果办完事了……我有话要和你说。”

陆少承怒吼了一声,翻身坐起来:“你最好真的有事!”

之前季念打的电话他不是没有看到,可是他就是不想搭理,这个被家里强塞给他的女人,毁了他自己设定好的人生,他简直对她厌恶极了!

乔安儿见状,也一把抱住了陆少承的胳膊,抬起有些潮、红的脸,柔软却不失锋芒的说:“陆太太,你也太不懂事了吧?有什么天大的事情,非要在我和少承爱爱的时候来打搅,难道陆太太不知道男人在这种时候被打断了,那是会容易生病的吗?”

“陆太太身为少承的妻子,怎么一点都不为老公的身体健康着想呢?难怪——少承不喜欢你!”

“又或者,你是不知道做这种事情的乐趣,也想尝试一下?所以才故意找上门来?”

“可惜啊,少承不肯碰你,你嫁给少承三年,到现在还是个处~”

第2章 没钱,那你怎么不去卖?

乔安儿话里面讽刺的意味就是傻子都听得出来。

但她说的都是真话。

季念垂下眼眸,将这份屈辱压下去,尽可能平静的说:“陆先生,我是来找你借钱的,湘湘今晚病情复发,刚进了急救室,我手里的钱不够,所以……”

陆少承听到这话眉头皱的更深了。

这个该死又无趣的女人,深夜来打扰他,就只是为了钱?

“原来是为了钱啊,”乔安儿的语气更加的讽刺:“也是,能在这大晚上的跑到这里来,陆太太想要的大概也就只剩下钱了,不过……”

她转过身,抱住了陆少承:“少承,你也太小气了,不管怎么说,季念那也是你的太太,虽说这都是老爷子逼的,但我瞧着她真的很着急,要不然,你还是给她一两千的现金?”

一两千?

季念下意识的捏紧了拳头,当她是叫花子吗?

她知道陆少承对乔安儿一向舍得,每个月花在乔安儿身上的钱没有一千万也有几百万。

“陆少承,你借给我十万块钱,我很快就会还给你的。”

三年了,她顶着陆少夫人的头衔,却从来都是花的自己的钱,陆少承和陆家一分钱都没有给过她,这是她第一次问陆少承借,只是十万块,他给乔安儿买一身衣服都不止十万块……陆少承,应该会借给她吧?

谁知,下一秒。

“季念,你不要得寸进尺,孩子病了,你不会自己去想办法?跟我借钱?你倒是有脸开口,可是,我凭什么借给你?”

季念的眼圈一下就红了,不是因为陆少承的态度,而是因为如果借不到钱,湘湘那边就……

“陆少承,乔安儿都说了,至少,我是你的太太,而且,这是我第一次对你开口,我也不是白拿你的钱,我会还给你的,你就……”她甚至不得已,卑微的借用情敌的话了。

“我不需要你还!”陆少承冷冷的说:“你少在我面前惺惺作态。”

“湘湘的病很着急,我也是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我才来找你的,”季念将自己的骄傲和尊严都放下了:“你如果不放心,我可以给你打借钱,或者你要算利息也行的,我求你,你就……”

“想不到办法,那你就去卖啊!”陆少承再一次打断了季念的话,极其不耐烦的指着门:“我不想看到你,滚出去!”

“你说……什么?”季念不可置信的盯着陆少承的眼睛。

她以为不管陆少承说什么难听的话她都能忍受的,可是,他竟然要她去卖?

谁家的丈夫会喊自己的妻子去卖?

“陆少承,你一定要……这么绝情吗?湘湘……那也是一条命啊,就算你讨厌我,你怎么能……”这么残忍?

季念的声音有些颤抖,心里一阵阵的绝望。

这就是她选择的丈夫,这就是她选择的婚姻。

她觉得自己就快要没有力气支撑下去了……

“情?季念,是你不要自作多情,我对你,从来都没有情!三年前,是你一定要嫁给我的,我说过,你敢迈进陆家的门,就要做好面对一切的准备。”

“还有,我不是慈善家,别人的命和我有什么关系?”

不知怎的,触及到季念那隐忍泪光的眼睛,陆少承前所未有的烦躁。

“滚出去,再不滚,我喊保安上来将你撵出去了!”

第3章 白月光,心思恶毒

“好,我走!”

季念咬牙说。

转身的时候,她想,她这辈子都不会再来求陆少承了。

“等一下。”乔安儿却忽然下了床,不挂一丝的走到旁边,拿了自己的包包,还真的从自己的钱包里拿出了几张百元的大钞:“陆太太,我们都是女人,虽然因为你的介入,破坏了我和少承的结婚计划,但是你费尽了心机也得不到少承的爱,还真是可怜,要不然,我给你借一点?”

她故意绕到季念的前面,然后将手里的钞票扔到了季念的脸上:“你看看,够不够。”

“唉哟,手滑了,不小心撒了,那你……自己捡一下?”

那张看似良善无害的脸,布满了得意。

再陆少承看不见的角度,乔安儿却眯起阴恻恻的眼眸,用只有季念能听见的声音说:“陆太太的位置早晚都是我的,你可怜的连狗都不如!”

“不用了!”季念看向乔安儿,忽然笑了一声:“这钱,乔小姐还是留着买避、孕药吧!”

她知道,陆少承不喜欢孩子,也不允许乔安儿有孕。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离开……

走出小区的门,望着灰蒙蒙的天,季念终于忍不住落下泪来。

转过头,她看见旁边的电线杆上贴着一张无抵押贷款的小广告,一直觉得这种东西不靠谱的她,却像是看到了莫大的救星一样,猛地冲过去,将那张纸撕扯下来。

可是刚撕下来,一阵风过来,将这张小广告吹走了,季念赶紧去追,以至于,并没有看见前面忽然开来的一辆车,等到她抓住了小广告,再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

“啊!”她吓的喊了一声,猛地闭上眼。

那辆车却稳稳的停在了她的面前,与她只隔了不到一个拳头的距离。

开车的男人穿一身深黑色的手工定制西装,出了这样的事,男人脸上也腾起一股子冰冷的寒意,正准备鸣喇叭提醒这个不知死活的疯女人离开,看清了女人的脸,他愣了一下,随即毫不犹豫的打开车门,一把将女人拽了过来:“季念?”

季念睁开眼,对上男人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眸。

“我……”

“轰隆隆。”雷声伴随着倾盆大雨下来,一瞬间将两个人淋得湿透。

既然这才反应过来,有些后怕的说:“这位先生,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跑到路中间的,很……很抱歉。”

“你不认识我了?”男人的眉头一皱,带着不怒自威的强大气场。

季念!我找了你这么多年,你竟然不认识我了?

做了坏事的人,怎么能就忘了?!

“对不起,先生。”季念再次道歉,心里一片茫然,她应该认识面前这个男人吗?

大概是认错人了……

“我还有急事,我能不能先……先走?”

“急事?”男人的视线落到季念的手上,扫了一眼:“去借钱?”

季念顿时觉得很是窘迫:“我……”

“这种无抵押的贷款倒是方便,但是放款也是需要时间的,你在这种时候跑出来找这种广告,想必要钱要的很着急,”男人的语气变得从容起来,随后说:“要钱,我借给你,一分钟到账。”

“上车!”

第4章 我知道你不是随便的人,可我是!

季念心中顿时喜了一下。

但是很快,又满脸防备的盯着男人:“你……你借钱给我,你想要什么?”

“我……我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

这一刻,她又想起陆少承说的那句——那你就去卖啊。

她的心里泛起酸涩的疼痛:“我……不卖!”

“卖?”男人的黑眸里腾起一丝恼怒:“我看起来像人贩子?”

季念忙猛地摇头。

男人又说:“我叫慕廷烨。”

季念的眼睛蓦地瞪的又圆又大。

如果她没有记错,江城慕家的大少爷就叫慕廷烨。

江城慕家,是拥有百年历史的第一豪门。

而慕廷烨在商界叱咤风云,年纪轻轻就建立起自己的商业帝国。

陆家在慕家面前只能算是小门小户。

就好像陆少承在慕廷烨面前只能算是小虾米!

“看来听说过我了,那……还打算让我继续陪着你淋雨?”慕廷烨将季念的反应收入眼底,嘴角微微勾起,伸手过去,将一缕被雨水打湿贴在她脸上的头发帮她拢到而后去,动作亲密,却颇有些暧昧。

季念下意识的将身子往后一缩,心慌了一下,忙拉开了后座的车门,坐了上去。

慕廷烨瞧见她的动作,也不介意,只重新坐上了驾驶座,顺手打开暖气,并没有马上启动车子。

“卡号给我。”他说。

顿了一下,又补上一句:“座椅下可以打开,里面有干毛巾,擦擦你的头发和脸上的水,别生病了。”

季念的心腾起来一股子暖意。

她没想到,一个她“不认识”的男人会关心她会不会生病,而她的丈夫……

“慕少,谢谢你,如果你愿意给我借钱,我会……会很快还给你的。”

说完,季念报上了一串的数字。

然后,她就见慕廷烨打通了私人助理的手机,将那一串数字准确无误的报了出来,她微微有些惊讶。

她就只说了一遍,慕廷烨就记住了,商业天才对数字也很敏感?

手机屏幕亮了一下,她忙拿起来看了一下,十万块,不多不少。

她的心一下就安稳了下来——湘湘有救了!

“去哪里?”不一会儿,见季念听话的拿毛巾出来擦水了,慕廷烨的眼里浮起满意。

“儿童医院。谢谢。”季念赶紧说了,想了想,又顺手将毛巾递给慕廷烨:“你要不要也擦擦?”

做完这个动作后,她才意识到这个行为不太好。

——她怎么能拿自己擦过的毛巾给慕廷烨呢?

听说,江城穆大少,也是有洁癖的……

她马上就想将手缩回来,可慕廷烨却已经将毛巾接了过去,自然的不能再自然的擦了起来。

季念:……

——或许,传言有误,不可尽信。

随后,慕廷烨开车将季念送到了医院。

下车的时候,雨已经停了,慕廷烨熄了火,亲手过来给季念开车门,等季念刚钻出车子,他却又将身子压过来,双手都撑在车身上,几乎将她锁在了他怀里:“记住,你欠我十万块,七天之内还清!”

“七……七天?”季念惊呆了。

这期限也太短了!

“那就三天!”

“记得来找我。”

慕廷烨似乎是笑了一声,然后搂住季念的腰,将她和他的位置对换,车门关上,他重新坐回驾驶座,扬长而去……

第5章 你对我……的游艇满意吗?

第二天。

为了给慕廷烨还钱,季念经人介绍接了一个私单——卖豪华的游艇。

她是电台的主持人,形象好口才好,卖家愿意花钱请她做导购,只要达成交易,她也可以获得高额提成。

季念前一晚将展出的游艇全部性能了解了一遍,她对文字几乎有过目不忘的本事,所以当临时讲解难不倒她。

每当有客户过来,她就根据编号,一一将游艇的功能特点全盘点出来。

那些意向买游艇的老总根本看不出她其实是外行。

或许是时来运转了,一天下来,她赚回来的钱,已经是那十万的好几倍了。

尤其是一个根本就没有冒头的大客户,直接将最豪华的游艇买了下来。

劳累了一天下来,介绍人小麦出现在她的面前,将她应得的报酬结算给了她,并且对她说:

“季小姐,鉴于你今天的优秀表现,卖游艇的老总说了,允许你明天上游艇亲身体验。”

“真的?”季念惊疑,会有那么大方的老总?

她偏头狐疑的盯着小麦:“就邀请我一个人?不会有什么阴谋吧?我告诉你我可不陪什么老总……”

“我知道,我发誓,绝对不让你陪什么老总,就纯粹的让你体验一下私人游艇的豪华。”小麦说:“也是想等你体验之后,以后再帮着卖几次,卖游艇的老总看上的是你的能力,而你,也能多转转外快,这是一举两得的事情,你说呢?”  

季念盯着他,确实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又想着,虽说着一次是过去了,可湘湘的病的确还需要大量的钱……

于是,她点了头:“好,我答应了,我会好好体验。”

隔天,季念被人带着走上私人游艇,她总觉得这游艇怎么那么眼熟?

没来得及发问,领路人已经带着她往里面走。

她被安排住进里面的豪华客房,放好自己简单的行李,准备洗浴换一套衣服去甲板上吹吹海风。

季念一路过来都没看见其他人,莫不是真的就邀请她一人来体验这私人游艇了?

她换上一件牛仔短裤,上身是长袖白色衬衫,领口松了一颗扣子,露出纤细漂亮的锁骨,有一点小性感,反正这里没有别人,恰当放松一下没关系。

甲板上已经准备好躺椅以及遮阳伞,季念在躺椅上躺好,旁边的白色方桌上放着一壶鲜榨的果汁,她给自己倒了一杯,给这里的周到服务在心里点个赞。

架上太阳镜,整个人都放松下来,游艇在海上缓慢前行,温暖的海风吹拂得人昏昏欲睡。

季念闭着眼睛正惬意的享受日光浴,冷不丁的旁边冒出一把清润的嗓音。

“不知道季小姐对我……的游艇还满意吗?”

突然冒出的声音把她吓了一跳,猛地坐直身子,偏头看过去,就瞧见男人那双深邃的眼眸带着不明的意味盯着她。

她吓的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慕……慕少。”

是慕廷烨!

第6章 念念,叫我的名字

“还记得我的名字,不错。”

慕廷烨说着,在另一边的躺椅坐下,与季念隔着一张方桌。

这男人换下正派的西装,仅着一条极其休闲的宽松短裤,露出结实的臂膀,身上肌理分明,是那种精壮型,一看就是经常锻炼的好身材。

她警觉的盯着男人。

“你说这是你的游艇?”

慕廷烨有些好笑的睨她。

“听说你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吗?你昨天卖出去的游艇这么快就忘记了?”

季念垂下眼眸,难怪她觉得眼熟。

她只是对文字过目不忘,其它就不能保证了。

“是你邀请我来参观你新买的游艇?”季念再次发问,该死的介绍人,居然不告诉她这是慕廷烨的游艇。

慕廷烨没有否认。

“我是想让你亲自体验这游艇是不是真如你昨天介绍的那么好。”

季念重新躺到沙滩椅上,闭上眼睛。

“嗯,这游艇很不错,慕少放心,我介绍的一定没错。”废话,她要是说不好,他一个不满意退货的话,损失的还是她。

“慕廷烨。”男人的声音突然从头顶响起,还有她脖子上一凉,有什么戴上她的脖子。

她惊愕的睁开眼,只见他弯下身正将一条项链戴上她的脖子,一边说着:“叫我的名字,不要再让我提醒你。”有些霸道的命令。

季念顿觉这个男人真的很莫名其妙,低头看过去,却发现自己的脖子上戴上了一条极其奢华的钻石项链。

“慕少……”

“慕廷烨!”他眼底一抹冷然。

季念被他徒然转冷的表情慑得一愣,最终敌不过他改口道:“慕廷烨。”

“这就对了,念念。”他满意的弯唇。

季念被他那一声称呼惊得整个人好像被雷劈了似的,念念?他们有之间有那么熟吗?  

“你给我带这个干什么?”她又不是他的女人!

“送给你,你戴着很适合。”

她两手绕到脖颈后面要去解开项链。

“无功不受禄,而且我也不需要!你送给你的女人吧。”收下这项链岂不是和他扯不清关系了?

慕廷烨盯着她急欲解开项链的模样,分明急着和他撇清关系,他眉头一皱,抓住她的手。

“我也不需要这女人的玩意,何况我也没有女人可送。”

他会没有女人?谁信啊?真是说谎都不打草稿,还是当她好骗啊?

“你不需要的话你买这项链干什么?”季念有些气愤的想要戳穿他。

她觉得慕廷烨大概是故意的,可是豪门大少那种无聊的游戏,她玩不起。

慕廷烨弯着身,头也压下来。

看见他眼眸里的深沉,季念心尖徒然一紧,突生慌乱,为掩饰这一刻的紧张,她试图挣脱他的手。

“你放开我!”

“除非你收下这项链。”他原本就是为了她才专门去买的这条项链,她不收没人有资格拥有。

季念觉得这人不可理喻得够可以。

“你放手!我收不起这么贵重的东西!”

她不收,他就不肯松手,挣扎间,她本就松开一颗扣子的领口又松开两颗,起初她没有察觉,直到近在眼前的男人垂眸看着她的胸口,她随着他的视线看向自己。

她现在是中门大开,能隐约看见她胸口的美好……

第7章 你这也算是……胸?”

而慕廷烨就那样肆无忌惮的盯着她那里,她当即恼怒的抬手推开他。

“看什么看!流氓!”

慕廷烨抓住她的手腕。

“我都没怎么样,你怎么能这样骂我?”

季念纤细的手腕被他的大手掌抓得生出淡淡的红痕。

“你放开我,你盯着女人的胸口看就是不对!”

慕廷烨呵的一声笑开,轻描淡写的态度。

“你这也算是……胸?”说着还有意无意的审视她那里。

“你!”居然敢藐视她?本能的抬腿要踹开他,不过这男人身手敏捷,他松开她的手站起来。

“那么容易就生气了?”他微弯着唇,黑眸里却是一片平静,瞧不出什么情绪。

季念这次是直接从躺椅上站起来。

“这游艇很不错,我已经鉴定完毕,慕少可以送我回去了。”

她的那一声慕少惹得男人唇瓣的弧度彻底消失,长臂一伸勾住她的腰轻易就把她捞到自己怀里。

“送你回去?你还真以为我请你来就是体验游艇那么简单?”他低沉的嗓音里透着一股危险的气息,眼眸深邃无比。

季念撞进男人结实的胸膛里,被他的气息包围着,心下一阵慌乱,跳动的频率都乱了。

心里恐慌,脸上却故作镇定。

“你放开我!”抬起手肘去撞他,奈何男人的力量惊人,他禁锢着她的手臂,另一只手圈住她的腰。

“季念你已经被我逮到,你以为我会那么容易放开你?”这话说的,好像他们以前就相识了似的。

季念这个时候当然不会去深思他说的话,手不能动,只好用脚了,抬脚狠狠的踩下去。

慕廷烨一时没注意被她踩了一脚,微一放松力道就被她挣脱。

季念盯着他,一边急急的后退。

“慕廷烨我警告你别乱来,你要找女人陪你多的是选择,你别找我,你出身名门,要是做出什么丑事被披露出来,丢脸的不只是你,还有你们家!”怎么说她都是做主播出身的,一下子就把利弊分析得那么清楚。

慕廷烨不为所动,反倒对她说的话感到兴趣。

“我倒是想看看你是怎么让我们家丢脸的。”说话间已经步步逼近如受惊小鹿的女人。

“你……你别过来,走开!”慌不择路的季念竟然站到了甲板边沿,后背抵着栏杆。

这栏杆的高度并不高,只到她的腰部,站在甲板边沿更是岌岌可危的感觉。

眼看慕廷烨步步靠近,季念回头看看身后的碧蓝大海,不是要逼着她跳海吧?

“慕廷烨,你别再过来了,我会跳下去的!我真的会跳下去的!”嘴里这样说,但她的双手紧紧的抓住身后的栏杆。

慕廷烨自然瞧出她的紧张,眼底划过一丝锐光,下一刻,他竟然快速上前抱着她一起跳入大海!

“啊——”这是怎么回事?该死的,他在做什么?

砰!

两人落入大海砸起高高的水花。

季念被海水呛到,猛咳了几下,双手紧紧的圈固着他的脖子,恼怒喝道:“慕廷烨,你要发疯麻烦不要拖我下水行不行!”

他们富人的世界富人的思想她一点都不了解,他们喜欢玩刺激,可是她不想,她玩不起!

慕廷烨一手抱着她,一手保持着平衡浮在海面,她的身体紧贴着他的胸口,她的太阳镜早不知道掉哪里去了,被海水清洗过的小脸清透润泽,不点自红的嘴唇因为不满而撅起。

突然间,有一股要制服她这股倔强的念头,而他也确实这样做了。

他霸道的扣起她的下颚,俯下头,攫住她的唇,两人没入碧蓝的海水里,他在上她在下,他的另一只手臂仍然紧扣着她的腰。

季念被这突如其来的压倒弄得措手不及。

第8章 大概会死在他手里……

“唔……”想起要反抗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在海水里她难以呼吸,只能自觉的张开嘴,这样的后果是换来他如游鱼一般灵巧的舌。

季念不想葬身大海,一直不敢松开圈住他的手,而尝到甜蜜的他更是得寸进尺,毫无顾忌的缱绻,攻城掠地的侵占她的领地。

她的呼吸越来越困难,海面上那些光亮越来越模糊,该死的男人,是要把她吻死在海里吗?

慕廷烨抱着被昏迷季念回到游艇里,等候在一旁的下属恭敬的递上浴巾,他立即将浑身湿透的女人包裹住,长腿迈出,走进里面的房间。

他把季念交给女侍者,自己到另一间房冲洗。

等他套着宽松的浴袍走进房间的时候,季念已被放躺在软塌上,她身上是女士的浴袍,却开了很深的衣襟,她里面已经是真空的状态。

慕廷烨坐在她旁边,狭长的凤眸眯起,凝着她的胸口。

季念模糊睁开眼睛的时候,猛然看见漆黑的发顶,再次一看,这是男人的头颅,而这个男人的脸距离她的胸口不到三寸的距离!

怒焰腾起,扬手要赏他一个耳光,这男人还是那么敏捷,再次抓住她的手腕,抬起星眸,莞尔勾唇。

“你醒了?”

“该死的,你究竟在看什么?”季念恼羞成怒,他该不会有窥胸痞吧?

慕廷烨捕抓到她眼底一闪而过的鄙夷,他不咸不淡的瞥她一眼。

“你怎么那么弱?吻一下就晕了?”

无端被他取笑,她的脸涨红。

“你耍无赖,我不会游泳!”居然恶人先告状,还有,谁允许他吻她的?

慕廷烨似有轻视的挑挑眉。

“你的肺活量不行,要多锻炼,我不介意帮你。”说着他的脸又靠过来。

哪有人这样厚脸皮的?

季念当真是厌恶的撇开脸拒绝他的靠近,孰料他的头一偏,竟然将这个吻落入她的左胸口!

季念骇然瞪大眼,她左胸口的位置有一颗小巧的痣,他的唇正是落在那颗痣上面!

“很可爱。”只是蜻蜓点水的一吻,他凝着她左胸口的痣赞道。

季念现在算是明白他为什么总是盯着她的胸口了,一瞬间脸涨得通红。

“慕廷烨!”她很想一掌拍死这个登徒子,可她的手还被他抓着。

“很好,看来你是牢牢记住我的名字了,季念,我希望你不要再忘记。”似有深意的凝视她。

季念被他那复杂的眼神看得一愣,他在这时候起身。

“你好好休息。”说完转身离开。

走到门口,手握住门把,忽然回头对身后的女人说:“我看不只是你的肺活量要锻炼,你的胸也要补一补。”意思是嫌她胸部小?

这下子季念是气急的想砸人,随手拿起身后的枕头砸向门口的男人。

“该死的,滚!”

慕廷烨接住迎面而来的枕头,望着一脸气急败坏的季念,勾起唇。

“你还是这样爱砸东西?”

隐婚三年,丈夫在外面有好几个家,季念不闻不问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73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