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的她毫无尊严可言,受尽折磨。 今生她只想自由的活着

前世的她毫无尊严可言,受尽折磨。 今生她只想自由的活着

第1章 姨娘“抓奸”

“你这赔钱货,还不赶紧起来干活!”

脸上的疼痛感将她从噩梦中唤醒。

她颤抖着声音,疼得不敢大声说话:“姨娘,好疼……”

几日前,她被那个男人的未婚妻陷害致死,没想到竟重生到此处。

而站在鱼巧萱面前狠狠掐着她脸颊的,便是她这一世的后母——沈姨娘。

“现在都什么时辰了,还在睡觉!”沈姨娘看着眼前美得刺目的女孩,内心的嫉妒愈演愈烈,下手也越来越狠。要不是怕被人怀疑,她早就弄死这个贱人了!

“姨娘,我错了,我马上就干活,定然不能辛苦到我的美姨娘!”鱼巧萱一脸真诚的奉承道。

前世,她早早便被自己母亲卖给那个男人,长期被调教,对于面对什么人,如何才能讨欢心,她自然清楚。

果然,沈姨娘得意的笑笑了:“哼,算你识相,还不干活去!”

等鱼巧萱把所有活都干完,便趁着沈姨娘不注意,背上背篓,悄悄的溜到了村旁的一个小森林里。

昨日,她被沈姨娘叫来捡一些掉落下来的果实,无意中发现了一个受伤很重的男人,便将男人藏在了此处一个小洞穴中。

男人虽然半张脸带着面具,但露出来的那部分,依稀能看出男人出色的外表。

此时他毫无知觉的躺在地上,即便狼狈如此,还是可以感受到男人不凡的气质,和属于上位者的压迫感。

鱼巧萱有些好奇的研究着男人脸上面具的怪异图腾,终于有些忍不住伸手想将男人的面具拿下来。

“别动!”仿佛一瞬间,鱼巧萱的手便被男人紧紧抓住,他醒了!

听到男人的声音,鱼巧萱却被吓的瞪大了眼睛,下意识的向男人眼睛看去,只见原本紧闭的双眼,已经睁开,乌黑漆亮的双瞳紧紧的盯着她……

这个眼神,这个充满磁性的嗓音,她太熟悉了……是他吗!那个男人,也穿越过来了吗!

内心的恐惧和不安瞬间袭满全身,她身体僵硬在原地,喃喃道:“陆瑾臣……”是啊,如果自己能够重生,那么那个男人出现在这里也不奇怪了!

听到自己的名字,陆瑾臣微微眯着眼睛,仔细的观察眼前明显恐惧自己的女人,她怎么会认识自己?还在他带着面具的情况下……

“死丫头,你躲在里面做什么?”沈姨娘的声音突然响起:“该不是在跟野男人幽会吧!”

尖锐的声音将鱼巧萱从自己的思绪中拉扯出来,她不由一慌,沈姨娘怎么会在这!要是被她发现自己跟这个男人,不死也得掉一层皮!

男人听到陌生人的声音,将她的手抓得更紧了。

鱼巧萱使劲扒着男人的手,却一点用都没用,急的眼眶都红了:“你放手啊,要是被我姨娘发现我跟你单独在一块,我会死的啊!”

似乎理解了鱼巧萱的处境,男人的手慢慢松开了。

鱼巧萱赶紧将男人扶起来,想把他藏起来,却发现他们根本无处可躲。

沈姨娘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似乎快要进来了……

第2章 路遇流氓

鱼巧萱内心忐忑不已,脸色苍白的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沈姨娘。

“你一个人在这干什么?”沈姨娘一脸不善的看着鱼巧萱。

“啊?”鱼巧萱一脸迷茫的看着沈姨娘,一个人?自己身后那么高大的男人她没看到吗?

想了想,鱼巧萱疑惑的转头看去,她身后空无一人!

微微惊讶,鱼巧萱又回头讨好的看着愤怒的沈姨娘,急忙解释道:“我……我农活都干完了,就想着上山再挖点野菜,没想到突然看到一只野兔,我想着抓到了要给沈姨娘您好好补补身子,追到这洞穴,没想到兔子就不见了。”

沈姨娘孤疑的上下审视了下鱼巧萱,又看了看她背后的背篓,这才勉强相信:“哼,挖完了就赶紧回去做饭!”心里却暗暗可惜鱼巧萱不是来幽会男人,如果是的话,她便能光明正大的弄死她了!

······

“运来客栈到底在哪…”鱼巧萱有些郁闷地嘟囔,她趁沈姨娘不在下山来这个集市,就是为了给陆瑾臣传递消息。

天知道她有多么的不情愿。

经过几天相处,鱼巧萱知道此陆瑾臣非彼陆瑾臣。

即使如此,她依旧不想跟那个男人有过多的接触。

但是这辈子的陆瑾臣怎么看都是非富则贵,如果她得罪他,肯定没有好果子吃,而且男人还会传说中的武功,为了活命,她也只能乖乖听话了。

“小姑娘,找什么呢?”走到一半,鱼巧萱就被人拦了下来,“要不要哥哥帮忙?”

是个肥胖的男人,身上穿金戴银,显然是个暴发户,那绿豆大的眼睛还一直色,眯眯的盯着她看,一看就知道不怀好意!

“谢谢,但我不需要。”即使内心觉得无比恶心,鱼巧萱还是客气的说道,不想惹麻烦。

“哥哥最乐于助人了,我看着妹妹好像有难才过来帮忙哦!”绿豆眼只是听着鱼巧萱这软糯的声音,身体都软,了一半,更是下定决心要将如此美人纳入府内。

鱼巧萱看着他这个样子,只想离开,还真让眼尖的她发现了一直要找的目标,她指着客栈,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谢谢啊,但是我已经找到!”便快步走进客栈。

见美人如此不识趣,绿豆眼也火了,急忙追了上来:“哼,本大爷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今天,我还真要把你带回去做我第十八房小妾!”

绿豆眼说完,他身后的几个侍卫便团团将鱼巧萱围住。

而周围的人却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鱼巧萱隐隐约约还能听到他们议论的声音:

“唉,这小姑娘真惨,竟然遇到宫家的这位!怕是跑不掉了,可伶啊可伶。”

“就是啊,我听说啊,这位爷前几天为了得到一位美人,设计将美人她爹弄死了,这位看着比那位美人更要好看上几分,估计也是凶多吉少了!”

“那能怎么办,谁叫人家父亲是知府大人!”

······

见此,鱼巧萱眼神闪了闪,唇角微微勾起,心生一计。

第3章 戏弄流氓

“这位哥哥,其实我来找客栈,有个特殊的原因。”鱼巧萱下一秒就转换成了可怜楚楚的样子,撅着嘴,杏眼含水,嗲声嗲气的说道。

绿豆眼早被鱼巧萱这般模样勾去半身魂魄,哪管什么特殊原因,便挺了挺胸膛,自以为英勇的说道:“美人,可是被人欺负了?你跟我说,我爹可是知府,定然帮你讨回公道!”

鱼巧萱装作欣喜崇拜的模样,撒娇道:“哎呀,哥哥你真好,你弯下身子嘛,人家悄悄跟你说。”

绿豆眼乐呵呵的弯下腰,凑近鱼巧萱,一听鱼巧萱那话,脸色剧变,只差一蹦三尺高地远离她了!

“你…你这女人,简直不知羞耻…”他气喘吁吁地说道,似乎已经找不到热任何形容的词了。

鱼巧萱看着绿豆眼这前后的反差,真想捧腹大笑,但也只是勉强着忍住了,继续软着声音:“大人,我…”

“滚滚滚!”他像是在避开瘟神一样,根本不敢再靠近鱼巧萱半步,一下子跳了起来,没想到一下子崴到了脚,狠狠地摔了下去,“啊!!”

“哈哈哈哈哈。”

周围的人,看到绿豆眼摔倒的一幕,都不由笑了起来,实在是非常的滑稽,像个球一样。

鱼巧萱终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绿豆眼看到鱼巧萱也跟着笑出来,脸上还带着一点嘲讽,自然也反应了过来自己被戏弄了,肥胖的手指颤抖着指着她:“你这个贱人,竟然敢戏弄我,看我……啊!”

原来是几个护卫想把绿豆眼扶起来,没想到绿豆眼太重了,几人又狠狠摔在了一起。

“哈哈哈哈。”周围的笑声越来越大。

绿豆眼终于不堪忍受,在护卫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离开。

离开前还狠狠的瞪着鱼巧萱,威胁说绝对不会放过她。

鱼巧萱自然是无所谓的笑着,反正她事情办完就会回到山里,她就不信这个胖子可以找到她!

刚刚她也只是跟绿豆眼说自己病入膏骨,这男人便吓成这样,真是无知可笑至极。

虽然她说的病……是指现代意义上的暗病……

而这个朝代似乎颇为开放,她一个女子如此戏耍一个男人,坐在客栈里的一些江湖游客眼神中竟隐隐透漏出——欣赏。

鱼巧萱走到柜台,开门见山的说道:“掌柜的,可还有地字十号房?”

她的语气淡然,像是说了句很平常的话,掌柜的眼睛一眨,半晌之后才反应过来,立刻恭敬地说道,“有有有,当然有。”

“请姑娘填一下,麻烦姑娘了。”他拿起账本递向鱼巧萱,腰微微弯着。

她点了点头,写在账本上的却是一副简单的地图,“好。”

“这是我朋友的房间,今晚得空了我就把他送过来。”她画完之后,若无其事地放下毛笔。

“行行,多谢姑娘。”

鱼巧萱暗自松了口气,终于是搞定了,等送走陆瑾臣,再摆脱沈姨娘,她便真正的自由了!

然而显然事情永远不会那么简单,就在鱼巧萱刚要踏出客栈门口的时候,却被人拦住了。

第4章 前世金主

“这位姑娘,请留步。”一个着一身黑裳的男人拦住了她的去路:“我们主人看见您刚才这英姿飒爽的姿态,很是欣赏,请您上楼吃个酒聊几句。”

“大人客气,本姑娘是个粗人,坏了你家主人的规矩,还是免了吧,多谢。”鱼巧萱皱眉,直觉告诉她这不是什么好事,便想要直接离开。

“姑娘。”黑衣人面无表情地伸出手,却稳稳地挡着鱼巧萱,不让她再往前一步。

鱼巧萱有些生气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光天化日想要强抢民女?”

黑衣人还没说话,只听客栈二楼传来一句略带调侃,但是语气却是阴翳的话。

“鱼姑娘,何必如此见外呢?我不过是想与故人好好聚一聚罢了。”

······

直到鱼巧萱被半强迫的带上二楼,她都还没缓过神来。

刚才那个声音她虽然不曾听过,但那个令她倍感熟悉的语气……

不,不可能的!那个男人怎么可能会真的出现在这里!这可是古代,不是现代啊!

鱼巧萱摇摇头,暗自给自己打气。

“你是谁?”她强压制住话语间的惊惧,之前在面对别人时的机灵淡定此时都全部不作数了。

只有在面对一个人,她才会怕得像只兔子。

一个在不久前她差点认错的人!

“萱儿,我们才多久没见,你就把我忘了?”男人靠在梨花木椅上,带着玉白扳指的手轻轻敲着桌面,表情慵懒。

“上个月,我记得你还躺在骄苑别墅的床上,起不来呢!”

“陆瑾臣!”鱼巧萱花容失色的说出这个名字!

上个月,她还没重生过来,那这个男人是谁,已经毋庸置疑了。

上辈子和她“关系”匪浅——陆瑾臣。

就在她刚刚确认自己前几天救的男人不是前世的那个陆瑾臣,就在她刚刚松一口气,以为自己终于自由!上天就给她开了这么大的玩笑!

鱼巧萱看着面前这个笑得意味深长的男人,攥着自己衣服的手不由微微地颤抖。

“不不不,我现在不叫陆瑾臣。”他摆了摆手,一如既往地傲气,“陆阳旭,我的小宝贝,好好记住我的新名字。”

这男人有一张神似陆瑾臣的脸,却更加的柔和一点,少了几分陆瑾臣的俊美,却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更加阴沉!

“你……我不认识你,这位公子肯定是认错人了!”鱼巧萱心里慌的不行,摇头否认,颇有掩耳盗铃的味道,转身想离开,门却被人从外面锁住了。

感受着背后靠自己越来越近的炽热身躯,终于男人将她整个人都抱在怀里,耳边传来陆阳旭的笑声:“哈哈哈,萱儿,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可爱呢?”

男人俯身,头靠在鱼巧萱的脖颈处,细细的闻着:“这股栀子花的香味,可是你独有的呢!”

第5章 获救

“你到底想怎么样!”鱼巧萱强压下心底的害怕,挣扎的离开陆阳旭的怀抱,面带警惕:“我现在已经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了!”

“陆瑾…阳旭,我早就不欠你什么。”鱼巧萱咬牙将心底的话说了出来,说完只觉浑身都轻松了下来,仿佛一直以来压在心底的石头都尽数卸下!

16岁,她父亲的公司突然破产,为了还债,她的父母亲手将他卖给了眼前这个男人,在她最好的年华……早就够了,她欠下的早就还清了!

“不欠?巧萱!你可知道自从我来到这,天天想的是谁呢?”

“是你啊!你知道吗?我真是太高兴了,没想到不过是追杀一个废物,竟然能让我找到你!你刚才说的话,我可以当你没说过,现在,乖乖跟我道个歉,然后离开!”陆阳旭笑容愈发灿烂,一脸温柔的看着鱼巧萱,似乎他们真的非常恩爱。

“陆阳旭!你……你可够无耻的!”鱼巧萱气得脸都红了,细白的脸颊上细细密密的都是冷汗,不知是惊的还是吓的。

“当年你别以为我什么都…”

“够了!”陆阳旭原本温柔的模样瞬间乌云密布。

鱼巧萱吓往后退了几步,她怎么会天真的以为自己可以反抗他!

又过了一会,陆阳旭再次挂上笑容,道:“乖,我知道你不安,但是没关系,我来带你回家!”

鱼巧萱倔强的站在原地,无声的拒绝,做着她最后的挣扎。

客栈的掌柜听到了这么大动静之后,强势的闯了进来:“客栈内不许闹事,还请公子手下留情。”一脸笑容,然而说话的语气却是带着些不容置喙。

看见终于有人来了,鱼巧萱求救地看向掌柜。

而气氛一度凝静,时间仿佛是停止了一般。

陆阳旭面色不善的盯着掌柜,这次他是悄悄过来查探那个废物是不是藏在此处,不好暴露行踪……

“鱼巧萱,你!永远是我的!”陆阳旭志在必得的说道,之后便甩袖离开。

看着陆阳旭离去的背影,鱼巧萱腿一软便跌坐在地,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

“小姐,您是怎么惹了这大人物……恐怕有点难善终了。”掌柜的一边带着鱼巧萱下楼,一边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够听到的音量说。

他的语气很是凝重的,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姑娘给了主人的消息。他根本就不会出手帮忙!

“他是谁”鱼巧萱不由一颤,心里一阵后怕,脑子同时快速的计划这逃离这个地方。

“小姐,不管您逃到那里,以那位大人的势力,要抓你恐怕是迟早的事啊!”掌柜一眼就洞察了鱼巧萱的想法,看到她无措的模样,叹了叹气:“我想除了我主人,没有任何人可以帮您了……”说完,便不再开口,目送鱼巧萱离开。

他没有告诉鱼巧萱,自家主人性子冷清,更是避女人如蛇蝎,怎么可能会帮她呢……但有希望总比没有好吧!

当然,掌柜的也不知道,自己主人对鱼巧萱的特殊……

第6章 姨娘陷害

好不容易回家,鱼巧萱再次被吓了一跳。

“你…你是谁?”鱼巧萱刚一进门,就看见在门前有个身形猥琐的男人,在她开口的时候他才转身。

她的眉头悄然皱了起来,“你怎么在我家里。”

“你就是鱼巧萱?”男人却并没有回答她的话,反而用肆无忌惮的眼神打量着她,眼睛更是眨也不眨的看着鱼巧萱。

鱼巧萱赶紧侧身避过去,又急又气,这个男人怎么进的家门,该不会是……

才想一半,就看见沈姨娘从大屋里面出来了,穿的估计是她最好看的一套衣裳了,还难得的上了脂粉,还真能够看出她当年的几分姿色。

一看见男人,沈姨娘的眼睛仿佛能够发光,声音越发娇滴滴地,“关郎,让你久等…”

然而在看到鱼巧萱的那一瞬间,脸色都变了,带着点心虚,但是更多的是气势汹汹,“死丫头,你怎么现在才回来?还不赶紧去做饭!”

鱼巧萱没敢回话,低着头快步离开。

沈姨娘大概是昨晚太逍遥,并没有找她麻烦。

清早坐在田地边的山墩上,鱼巧萱撑着手思索着该如何讨好陆瑾臣,让他愿意保护自己。

“鱼巧萱…”男人的声音仿佛悄无声息一般。

鱼巧萱还没有发应过来,就被人从身后抱住了,紧紧地搂着。

她敏感地快要跳起来了,这时才发现竟然是沈姨娘的情夫,“啊,你干什么?!”

“嗯…真香。”他强行搂着鱼巧萱,深吸了口气,“你那个姨娘虽然风骚,但终究是个老的,还是你这好啊!”

“你放开我!”鱼巧萱快要崩溃了,怎么会这样!

“你们在干什么?”此时村长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男人被吓了一跳,鱼巧萱趁机抬起腿,狠狠的向男人踹去,挣脱了出来。

“啊啊啊,你这个贱人。”男人痛苦的倒在地上。

村长的声音自然也引来了不少村民,直到沈姨娘从人群中穿过,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个臭男人肯定是被鱼巧萱的美色迷住了。

沈姨娘嫉妒的说道:“村长,我早就说过了。这个死丫头天天瞒着我找男人,就应该浸猪笼!”

“沈姨娘你说什么,根本就是你…”鱼巧萱知道她是中计了,便想说出真相,要既然要死,那大家一起死!

沈姨娘心虚,直接打断了她的话,“你给我闭嘴!”

而倒在一边的男人反应了过来,连忙说道:“对对对,就是她勾引我的!”

“鱼巧萱,你简直太让我失望了,你爹当初还让我好好照顾你。”村长摇头,长叹了一声,最后像是无奈地下决定:“来人,把她关押在草房那里,明天浸猪笼吧。”

鱼巧萱的眼睛瞪得溜圆,没想到村长也竟然这么草率地就了结了这件事!

“不要!村长,不要啊!”她被围观的村民抓了起来,拖着走,依旧在挣扎着喊道,“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明明就是沈姨娘!村长!”

第7章 逃走

被关在黑漆漆的草房里面的时候,鱼巧萱只觉得浑身冰冷,不由抱紧了自己。

与其被关在这里明天等着被浸猪笼,还不如现在就逃!

……

鱼巧萱利用自己的美色,骗过看管的男人,终于逃了出来。

“鱼巧萱那死丫头逃啦!”

偏偏老天爷不想放过她,没走几步就听见了沈姨娘那偌大的嗓门,仿佛要把整个山村震碎。

鱼巧萱苦着脸,直接攥起裙子就跑,她怎么就这么惨啊!

“追,赶紧的,追上去!”

响声越来越大,后面的人似乎快要追过来了。

鱼巧萱闻言,脚脖子一颤,差点就要摔下来,幸好一旁有树藤,她连忙抓着树藤,顺着藤子过去竟然发现有条河。

沈姨娘的声音步步紧逼,“前面,快点!”

没办法了,鱼巧萱咬咬牙,悄无声息地潜下水。

“怎么又不见了?”不一会儿,村民们就来到了,在四处寻找她的踪迹,“好像是在那边。”

听到这里,鱼巧萱不由心中一喜,然而后面领头沈姨娘的话却又给她泼了盘冷水。

“等等,先在这里看看。这里是一条死路,她只能藏在这里,不可能离开的。”

入秋的水已经刺骨寒冷了,单薄的衣服甚至挡不住水的入侵,鱼巧萱紧闭眼睛,身体都在颤抖,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无论怎么样她都得死!”

纵然有水隔着,但沈姨娘的话她依旧听的一清二楚,吓得不由一晃,也正因为这一晃,水流的声音更大了,“咕噜…”

“她在这里!”

几乎是下一秒,她就被直接扯着头发从水中提了出来!

剧烈的疼痛顺着头皮蔓延到整个身体,在水中已经冰冷地麻木了,却依旧挡不住这种锥心的痛,她不由尖叫出声,“啊!!!”

紧接着就被狠狠地甩到地上,下巴被沈姨娘毫不留情地攥住,然后往上抬。

“死丫头!”

鱼巧萱这具身体不仅长得柔弱,随随便便一个眼神就能够让男人心软,身体更是被娇生惯养的,根本就禁不起这样的虐待。

没办法,她只能一咬牙,双手抓住沈姨娘的衣诀,力气都不敢用多,颤着天生就娇柔的嗓子:“姨娘,求求你,求求你放过巧萱吧。”

也许是在前世遭遇的原因,旁人总能够从巧萱柔软的脸庞上感受到些微一闪而过的媚意。

也正是这似有若无的媚,让自诩对鱼巧萱这个目标熟悉的沈姨娘都不由一怔,更不用说旁边的村民了,被她迷得都快要找不着路了。

鱼巧萱恐怕自己都不清楚,根本不是她摆出的这故意装弱的样子迷了沈姨娘的眼,而是她从现代带过来的改变。

就在大家的千钧一发之间,鱼巧萱用尽了最后的力气。

她把藏在衣袖的尖簪反手一转,对准沈姨娘的腿的方向就这么狠狠地戳了过去,之后就一点都没犹豫地趁着这当机转身就跑!

“啊…这贱人,追!”沈姨娘只觉得被刺中的腿传来剧烈的疼痛,但是更让她生气的是自己竟然会被这个贱丫头弄伤!

鱼巧萱拼了命的奔跑,身后的脚步声却依旧越来越近,身体的体温越来越低,视线逐渐模糊,她只觉得脑袋也晕乎乎的了。

“救命…”

第8章 选择

鱼巧萱是被一股恶臭熏醒的,徐徐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那张刻薄的面容。

她浑身湿透,被装在竹篾编制而成的猪笼里。

沈姨娘手里端着一盆冷水,见鱼巧萱醒来,她便狠狠地将水往猪笼泼去。

“咳…咳…”鱼巧萱被呛地咳嗽,好在被水这么一冲,鼻间的恶臭淡了不少。

“贱丫头,明明醒着还装什么装,知道丢人了?”沈姨娘指着鱼巧萱故作痛心的骂道,周围是里一圈外一圈的村民,猪笼被架着吊在院子中间。

鱼巧萱已经没有回答沈姨娘的力气,寒风一吹,她打了个冷颤。

湿透的身子玲珑有致,吸引不少男村民的目光。

注意到这点的沈姨娘更加恼火,狠狠唾道:“都这幅模样了还能勾男人,真是气死我了。”

“别气别气,气坏了身子不值得。”

沈姨娘的老相好关董出声安慰道,他在村里的名声不错,读过些书,考取功名不成后便留在村里当老师,传闻跟附近不少花柳女子有染。

见情人安慰自己,沈姨娘心生欣喜,却没有发现董关看向鱼巧萱的眸子带着异样的目光。

“时候也不早了,将她晾这里冻一晚上,明天就照沈家婆娘说的,抬去河边淹浸。”村长瞥了一眼沈姨娘,拄拐敲地吩咐了一句便带着众人起身离开。

天气转冷,夜幕降临。

又冷又饿的鱼巧萱不知不觉间又睡了过去,躺在床上的沈姨娘心生欢喜。

“这个贱丫头终于要死了,手脚不勤快吃得比猪多,死了好!死了沈家的一切就归我了。”

沈姨娘的算盘在心里打得想:“只要这丫头一死,关郎就能天天来看我。”想起关董那方面的能耐,沈姨娘就心痒痒。

“可惜今晚为了避嫌关郎不能来,就再忍忍吧。”

幻想着未来美好生活的沈姨娘沉沉睡去,丝毫不觉院子里的那个猪笼正被悄悄背走。

迷迷糊糊间,鱼巧萱只觉天地在晃动,随后身子一震,她就醒了过来。

入眼是一个完全陌生的房间,她躺在床上,身子依旧湿透。透过院子,能看见原本装着自己的猪笼。

“是有人救了自己吗?”鱼巧萱心中生起一丝希望,可当看见门口那个熟悉的背影之后,她的幻想破灭了。

是关董。

“不行,我不能在这里……”鱼巧萱挣扎着想站起身子,可是全身却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她发烧了。

“这猪笼臭死了,害老子不得不去洗了个澡。”关董浑身抖擞,听到屋里的动静,他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快步回到房间,果然看到鱼巧萱已经醒了。

“嘿嘿~”关董搓了搓手:“不识趣的女人,还想跑?”

不知为何,被关了这么久的猪笼,鱼巧萱身上却没有一丝臭味,反而还有股勾人的栀子花香,正好称关董的心意。

鱼巧萱的外衣被撕开,露出里面大片雪白粉红的肌肤。

她的眼泪止不住往外流……

突然,一个破空的啸声响起,关董应声倒地,随后汩汩的血在地上流淌。

“真惨啊,鱼巧萱,你又落在我手里了……”陆阳旭嘴角的笑容放荡不羁。

“选吧,跟我走,还是留在这?”

鱼巧萱拾起撕破的衣服,抽噎地止住泪水,看着地上死去的男人。

她还有得选吗?

前世的她毫无尊严可言,受尽折磨。 今生她只想自由的活着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869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