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天我为她顶,这样的男人你遇见过吗?

第1章  这是哪里?

华庭酒店。

林夏坐在洁白的床上,大脑一片呆滞。

这是哪里?

支离破碎的片段慢慢在脑中拼凑起来,昨天发生的一点一滴全部想起来了。

紧咬嘴唇,一张脸瞬间惨白。

昨天晚上,结婚三年来,她的婆婆第一次请她和老公吃饭,却没有想到,婆婆竟然在她的酒里下药,还把她送给了一个满嘴蒜味浑身狐臭的男人。

如果不是她拼着最后一点力气推开旁边的门,只怕她真的就被强奸了。

“你还真能睡!”沙哑性感的男声打断了她的沉思。

恩?

思绪在空白三秒之后,她一个惊恐坐起来,诧异的看着坐在床对面翘着二郎腿的男人,一张嘴长得足够塞下一个苹果那么大了,“你,你你……”

他嘴角扬起一抹弧度,眉宇间透着一股冷漠,“昨晚不是挺开放的么?”

“昨晚?”

昨晚他们?

想到什么,林夏心里猛地跳动了一下,飞快的掀开被子,当看到她一丝不挂的身体,瞪大了双眼。

不,这不是真的,她一定是在做梦!

这样想着,她一巴掌打在脸上,然而,眼前的一切并没有消失,对面男人英俊的脸还在,脸上的刺痛感更是提醒着她,昨天晚上,在这间房间,她出轨了!

“看来你是想不起来了,要不要我再帮你回忆一下!”

他突然起身坐在林夏面前,一张俊脸离她只有咫尺,离得近了,她才看到,原来他长得很好看。

浓郁的眉毛,深邃的眼眸如同一潭深不可见的潭水,轮廓分明的五官勾勒出冷峻的姿态,薄唇微微扬起一抹浅淡的弧度,斜碎的刘海遮挡住他的半面脸颊和眼瞳,单眼折射出邪魅的光。

他身上有种独特的魅力,仿佛让人挪不开眼。

林夏看着他几乎愣了神,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正轻蔑的盯着她,那眼神,仿佛像是一个嫖客看着妓*女。

猛地回神,林夏暗自恼怒,简直是疯了,她竟然拿自己跟小姐比!

“我们昨天……”

“昨天?”顾庭筠嘲讽一笑,声音暗哑低沉,“费这么大力气爬到我的床上,如果不让你满意,怎么对得起我这幅好身材?”

林夏在心里翻了一个大白眼,那方面的能力强不强她不清楚,毕竟昨天晚上她一点意识都没有,不过……

自恋的功夫倒是没人能比。

知道解释不清楚,林夏干脆不理他,准备起床穿衣服,房间里的气氛顿时很尴尬,仿佛昨天晚上暧昧的痕迹还弥留在房间。

“谁让你来的?”气氛沉闷到极致时,顾庭筠突然问道。

“什么?”林夏还在回想昨天的事,一时没听明白他的问题。

顾庭筠冷笑一声,嘲讽道,“柳婉容的手段真是一次比一次低俗!”

穿好衣服转身,深邃如墨的瞳孔在她身上打转,嘴角露出嘲讽的笑容,“说吧,要多少钱!”

林夏现在算是明白了,感情他是把自己当了小姐。

靠!

她忍不住在心里爆粗口,低俗恶趣味的有钱人。

白了他一眼,起身穿衣,“没人对你的钱感兴趣,还是留着去找小姐吧!”

穿好衣服下床,林夏淡漠的解释,“昨天我是被下药了,进你房间也是误打误撞,不过想来你个大男人不算吃亏,应该不需要我负责吧!”

她本来不想解释,但又觉得不想被误会,还是解释。

顾庭筠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大手一挥把她拽入怀中,“理由找的很牵强!”

身体再次碰撞,虽然隔着衣服,顾庭筠还是觉得一股电流窜过,该死的,他竟然享受跟她的感觉。

林夏被他突然的举动弄懵了,白皙的脸颊泛起一片红晕,好半响反应过来,急忙推开他,尴尬道,“爱信不信,我看你一身名牌,应该也不会想要我负责,先走了。”

她刚刚是心跳加快了吗?

刚要走,被顾庭筠拉住,他眯着眼,声音沙哑而邪魅,“我有说不让你负责么?”

愣了几秒,林夏脸色一僵,怒声道,“被睡的是我,吃亏的是我,我没让你负责就不错了,你还让我负责!”

这人脑子有病吧!

顾庭筠松开她打量了许久,面无表情的说,“你以为我顾庭筠就是这么好睡的?”

顾庭筠?

林夏惊讶的望着他,嘴张的足以塞下一颗鸡蛋,所以,她昨晚是把晋城顾氏集团的总裁给睡了?

我的天!

林夏在心里哀嚎,给她一面墙撞死算了。

被婆婆下药送给别的男人已经够惨了,完了还睡了个钻石王老五,她简直想死的心都有。

气氛突然变得尴尬,林夏站在那郁闷好半天才说,“那你要怎么样?”

顾庭筠修整了一下西装褶皱的地方,狭长的眸子瞥向她的手机,冰凉的嘴角扬起一抹浅淡的弧度,他拿过手机,拨了自己的电话,等他电话显示出一串陌生的号码时,才还给她,“随叫随到!”

林夏怔楞,没理解他话中的意思。

“不懂?”

“不懂!”

“你不用懂,以后我叫你,你必须得来。”

林夏心想,神经病吧,我又不是小姐!

但人家是顾氏集团总裁,财大气粗,她又不敢顶嘴,只好沉默。

“可以走了。”就在屋内温度到零下几度的时候,顾庭筠终于开口。

林夏自然也不想多待,拿着东西一溜烟的跑了。

离开酒店,她直接打车回家。

一进门张巧慧就坐在沙发上,一脸的严肃,声音带着怒气,“你昨天去哪了?”

林夏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的说,“我去哪你不是最清楚么?”

张巧慧倏地站起来,愤怒道,“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林夏越过她往卧室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顿住脚步,回头看她,“妈,举头三尺有神明,你这么做良心过的去吗?”

从嫁给周子轩第一天开始,她就看自己一百万个不顺眼,但她从没想过,作为一个长辈,张巧慧可以把事情做得这么绝。

第2章 失望

不想理她,林夏直接摔门进了卧室。

摔门声很大,大到整个房子都颤了一下,就连躺在床上的人都被这一声巨响震醒。

尖细的女声传入林夏的耳膜,她看着眼前的一幕,整个人已经是处于空白状态。

看着床上的两个人,一时忘记了反应。

周子轩被巨大的响声惊醒,当看到眼前脱光了衣服在他被窝里的女人,瞬间瞪大眼睛。

然后抬头看向站在不远处脸色惨白的林夏,来不及穿衣,急忙下床,“小夏,你听我解释……”

“啪!”

清脆响亮的巴掌声回荡在宽敞的房间,林夏咬牙说,“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要换人么?”

周子轩急忙穿好衣服,一脸焦急的解释,“昨天我们都喝多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说完他转头看向裸着身体坐在床上的女人,“穆清,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我……”穆清低着头,娇羞的说,“昨天的事情你都忘了吗?”

不解释还好,越解释越糟,林夏的脸瞬间沉了下来,她倒退一步,颤声道,“好,很好!”

她爱了五年的男人,把其他女人带到自己的家里,在自己的床上做出那样恶心的事情。

尤其是,这个女人,是她的好闺蜜,这么烂俗的剧情发生在她身上,简直是……

太可笑了。

穆清的话让周子轩急了,他低吼一声,“你在胡说些什么?昨晚我们什么都没发生。”

穆清抬头,双眸里含着泪水,她掀起被子,“我没有胡说,不信你看。”

床单上的那一抹鲜红刺激着林夏的双眼,身体一个踉跄向后退了一步,她心里唯一的侥幸,在看到床单上的殷虹时,全数瓦解。

她笑了,笑到眼泪流下,“周子轩,我可以容忍你妈三天两头的找我麻烦,也可以辞掉我最喜欢的工作专心在家照顾你的生活,但我绝不允许你践踏我的感情。”

“离婚吧!”

她绝望了!

对这个家,对周子轩绝望了!

张巧慧做的所有事情,此时都比不上周子轩出轨让她难堪,她驻扎起来的堡垒,在这一刻崩塌。

“不,我不离婚。”周子轩一把抱住她,“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对不起我们的感情。”

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穆清为什么会睡在自己的床上,他已经不想问了,他只想留住林夏。

甩开他的手,林夏面无表情的说,“那就法院见。”

打开门就看见张巧慧站在门口,林夏心里微凉,“你现在满意了?做了这么多,不就是想让我离开子轩吗?我成全你!”

“哼!”张巧慧冷哼一声,“你知道最好,赶紧收拾东西离开,我们周家也要不起你。”

“妈,你在说什么?”周子轩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他一直知道妈不喜欢林夏,但没想到,她竟然会让他们离婚。

“我胡说?”张巧慧气氛道,“傻儿子,你睁大眼睛看看清楚,这个女人根本就不爱你,昨天她一个晚上没回来,去了哪里干了什么她说了吗?”

周子轩茫然的看着林夏,“妈说的是真的?”

“对!”林夏也不避讳,“我去酒店跟人开房了。”

“你说什么?”周子轩俊脸瞬间一沉,一个跨步上前抓住她的胳膊,怒道,“你再说一遍。”

林夏被他捏的生疼,想甩开他的手,怎么也甩不掉,她怒声说,“拜你妈所赐,昨天我在酒店被人睡了,这个答案你还满意吗?”

周子轩震惊中带着愤怒,他咬牙切齿的说,“你背叛我?”

“我背叛你?”林夏一脸嘲讽,“你到现在都还不明白吗?你妈根本就看不上我,我家境不好,她认为我配不上你,所以在我们结婚三周年纪念日这一天,她特意好心的把我们叫出去,给我酒里下了药,为的就是让我跟别的男人上/床,让我离开你。”

张巧慧瞧不上她,她一直都知道,不过她爱周子轩,为了能跟他好好在一起,这几年没少费劲讨好张巧慧。

甚至在她面前卑躬屈膝。

她是家境不好,但她也有自尊,她付出所有的努力,好不容易考上了清华,有了份好的工作,却因为张巧慧说女人就应该在家里相夫教子,所以她不得不辞掉工作在家里当全职太太。

可她努力付出换来了什么,是张巧慧永无止境的找麻烦。

周子轩不可置信的看着张巧慧,“妈,这是真的?”

张巧慧被问,一点没觉得不好意思,理直气壮的说,“是我做的又怎样?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让你跟她离婚,你就是不肯,既然你不愿意,那我就帮帮你。”

目光转向林夏,恶狠狠的说,“不管你愿不愿意,反正你现在跟别的男人睡了觉,就更加配不上我们子轩,我们周家是不会要你的。”

林夏越来越觉得嘲讽,她连一个字都不想跟张巧慧说,扭头要走。

周子轩急了,顾不上跟他妈争论,急忙拦住她,“不要走,你知道我是爱你的,这次的事情是个误会。”

“我累了。”她仰头忍住泪水,双眸紧闭,“子轩,放过我吧。”

“你是我老婆,我不会放开你。”周子轩疯了似的抱住她,“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弥补你的。”

林夏使劲挣脱,奈何他力气太大,挣脱不开,情急之下一巴掌打在他脸上,“周子轩,你能不能清醒点,我们继续在一起只会彼此折磨。”

她不痛吗?

她的痛不比他少一分,可她能有什么办法,他妈三天两头的找麻烦也就算了,现在更是给她酒里下药,把她送到别的男人床上。

这是她的底线,她绝不能容忍别人践踏她的自尊。

她这一巴掌打过去,激怒了张巧慧,她怒气冲冲的走到她面前,拉开周子轩,先是给了一巴掌,随后一脚踹在她的肚子上,嘴里骂道,“谁给你的胆子,竟敢打我儿子,从小到大我都没舍得动他一根指头,你是什么东西,还敢打他,反了天了你。”

第3章 流产

她这一脚一巴掌给的太突然,加上力气又大,林夏被惯力撞到身后的桌子上,身形一个不稳,狠狠的摔在地上。

肚子如针扎一般的疼痛,她捂着肚子,一口气差点拉不上来,痛,真的好痛。

也不知道刚才张巧慧到底是怎么踢她的,怎么肚子会这么痛,像是要把她撕裂一般。

她咬着牙齿,不断的在地上打滚,“肚子……好痛……”

周子轩要过去扶她,被张巧慧拦着,“你给我老老实实待着,不就是踢了她一下么,装什么装,我一个老太婆能有多么大的力气,别被她给骗了。”

“妈,她脸色都白了,一定是哪里撞到了。”周子轩甩开她的手,正要过去,就被张巧慧给吼住,“你给我站住,我告诉你,今天我就表明态度,你必须跟她离婚,她也不再是我周家儿媳妇,你赶紧去打一份离婚协议书,马上签字。”

“子轩,肚子……疼。”林夏已经疼到呼吸都不顺畅,她趴在地上,想要抓住周子轩的腿,让他带自己去医院,可就是爬一下,她也觉得费劲。

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他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快步过去抱住林夏,焦急道,“你怎么了?”

林夏的力气被耗尽,她张了张嘴,只说了一个,“我……”

就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林夏睁开眼,四处打量了一下,她这是在哪?

“你醒了?”

顺着声音看过去,周子轩脸色憔悴的坐在病床旁,眼神里含着浓浓的歉意。

林夏不由疑惑,他这是怎么了?

怎么他的表情像是发生了很严重的事?

思绪间,病房门被推开,一个护士走了进来,把体温计拿给她,然后说,“量一下体温,一会还要做检查,早上就不要吃饭了。”

量体温?做检查?

她在医院?

怎么回事?

护士走后,周子轩突然拉着她的手,声音沙哑,“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

他哽咽着说不出话,却让林夏更加疑惑,“我怎么了?”

“孩子没了……”周子轩自责道,“是我没有照顾好你。”

孩子?

林夏猛然一惊,强撑着身体坐起来,讶异道,“你是说我怀孕了?”

她压根就没有听见周子轩说的那句孩子没了,只是听到她怀孕了就兴奋不已,她居然怀孕了?

这该是多么高兴的事情,三年了,什么样的办法她都试过了,可她的肚子始终一点动静都没有,现在好了,她终于怀上了。

想到此她激动的抓着周子轩的说,“我怀上了,子轩,我们终于有孩子了,孩子是上天带给我最好的礼物,以后我们好好过,不管妈说什么我都不会在跟她顶嘴了。”

哪怕张巧慧做的事情有多么过分,她都不想计较了,谁让她是真的爱周子轩,如果孩子能够维持住他们的感情,那受些委屈又算的了什么?

“孩子流掉了。”看她这么兴奋,周子轩实在不忍心一盆凉水泼过去,但又不想让她空欢喜。

笑容僵硬在唇边,林夏震惊的看着他,以为他只是跟自己开玩笑,抓着他的胳膊,讪笑道,“说什么呢,我刚刚怀上孩子,怎么可能会流掉?”

周子轩不敢看她的眼睛,“昨天妈踢到了你的肚子,所以……”

“所以,孩子是被她给踢掉的?”笑容僵硬在林夏嘴边,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敲击了一下。

他的表情不得不让她怀疑孩子已经流掉的事实,联想到昨天发生的事情,她的心一点一点的凉了下去。

周子轩低着头,没有回答他,仿佛一夜之间,他颓废了很多。

“呵!”林夏面无表情的推开他,沉声道,“周子轩,我上辈子到底欠了你周家什么,你们要这么对我?”

“对不起……”

“你给我闭嘴。”林夏咆哮的吼道,“什么对不起,谁要你的对不起,你妈费尽心思的要把我赶出去,现在连个孩子都不放过,她还是人吗?”

周子轩脸色变了变,“她不知道你怀孕。”

“别替她狡辩了,她就是蛇蝎心肠,就是要赶走我。”

“够了。”周子轩也怒了,“你怀孕两个月了,你都不知道,我妈怎么会知道?现在孩子没了,你就只会怪别人?如果你早早做检查,我妈会那样对你吗?”

他不能容忍任何人诋毁他的母亲,尽管他知道,妈经常给林夏那难堪。

林夏愣了一下,很快拿起床上的枕头用力砸向他,“滚,给我滚出去!”

看着周子轩消失的背影,林夏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

等了三年,好不容易盼来了孩子,却一瞬间化成了血水,她恨自己没有多留一个心眼,恨张巧慧的狠心,恨周子轩的薄情寡义。

所有的恨交织在一起,林夏小小的身躯快要爆炸似的,脑袋嗡嗡作响。

第二天早上。

因为手术的关系,林夏是被疼起来的,她捂着肚子挣扎着坐起来,想找周子轩倒杯水,可旁边却一个人都没有。

准备自己下床倒水,病房门被推开,转头看着来人,脸色瞬间冷了下来,一双眼睛死死瞪着来的两个人,恨不得把她们千刀万剐。

“别这么瞪着我,我来找你,也不是向你炫耀的,这是离婚协议书,签字吧。”穆清把一张写着离婚协议书的纸扔在她的脸上,趾高气昂的俯视她。

林夏看也没看上面的内容,一把撕碎了纸,扔给穆清,“想让我离婚,做梦!”

一天前,她的确想离婚,但现在,她不想离了。

凭什么她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周家不但没有愧疚,反而像垃圾一样把她扔出家门?

“林夏,我警告你,赶紧签字,子轩已经同意了,他不会再要你了,我们周家也不会有你的容身之处,识趣点,我还能给你留些生活的钱,要是不识趣,你一毛钱都不会得到。”见她不同意,张巧慧没好气的说道。

“你害死了我的孩子,现在还想赶我出门,妈,做人不能太绝情吧?”林夏眼里含着泪花,却倔强的不让留下来。

第4章 前一秒柔情后一秒绝情

不管怎么样,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她孙子,她一点愧疚之心都没有吗?

“我绝情?”张巧慧怒声道,“从你嫁到我们周家,你为这个家付出了什么?你们娘家人隔一段时间不是这个有事就是那个有事,哪一回你们需要钱不是子轩出的?还有你,这么大人了,怀了孕都不知道,现在孩子没了,你怪到我头上了?”

林夏眼睑低沉,是,这一年爸爸生病,隔三差五的需要医药费,周子轩出了不少钱。

“可我没有尽心尽力的为这个家付出吗?每天一日三餐的伺候你们,难道这些你都看不到吗?”

“你只不过是做饭打扫卫生而已,就是请一个保姆,也比你做的多,还花不了那么多钱。”

林夏的心因为她的话一点一点的凉了。

她以为生活在一起三年,婆婆就算不喜欢她,看在她这些年的努力上,至少会慢慢的接受她,可她错了。

在张巧慧的眼里,她做的这一切都是周子轩用钱买来的。

“行了,别说废话了。”旁边的穆清不耐烦的说,“从上大学开始我就喜欢子轩,可不管我做什么,他的眼里始终容不下我,只要是我穆清想得到的,不管是人还是物,我都会得到。”

说着她靠前一步,离林夏只有一公分距离的时候顿住,冷笑一声,“知道为什么三年你都怀不上孩子吗?”

“什么?”林夏被她的话说懵了。

“那是因为我让阿姨每个月都在你的饭菜里放三次避孕药,因为不知道你的安全期,所以隔十天就会放一次,以此确保你绝对怀不上孩子,只是没想到,你爸生病,你回娘家待了两个月,一次没放,你就怀孕了。”

“你!”林夏顿时怒了,猛地坐起来,却不想扯痛了肚子,疼的她龇牙咧嘴。

身体由于没有坐稳,一下子摔倒了后面的床架上,后背顿时像撕裂了一样。

倒吸了一口凉气,手指紧紧抓着床沿,她惨白着脸问,“竟然是你们……”

她一直觉得奇怪,怎么可能会三年都怀不上孩子,她去做检查,医生还问过她有没有吃避孕药,她怎么能想到,竟然是婆婆和闺蜜联合给她下药。

“是我们又怎么样?老实告诉你吧,从一开始我就不赞成你和子轩在一起,现在你跟别的男人睡觉,就更不能做我的儿媳妇,你们俩趁早离婚,否则我就起诉你。”张巧慧没有一丝害林夏没了孩子的愧疚,反而越发咄咄逼人。

“起诉我?”

“对,这些是你出轨的证据,如果等到法院判的1那一天,你就会什么都得不到。”

接过张巧慧手里的照片,林夏的心一点一滴的下沉,为了让她和周子轩离婚,竟然连这种手段都用上了。

照片里面是前天晚上那个满嘴蒜味的男人和光着身体的她,只不过,脸是她的,身体却不是她的。

无力一笑,看来,她们今天过来是做足了充足的准备了。

林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许久之后沉着脸问,“子轩是什么意思?”

“他当然是听我的了,穆氏集团最近在选副总,穆清可以帮助他,所以为了他自己的前途考虑,他必须和穆清在一起。”

林夏勾唇一笑,含泪看着眼前她看得很重要的人,一个字没说。

许久之后,她抬头,盯着她们一字一句的说,“要我离婚可以,让周子轩亲自来跟我说,否则我不会签字,你想要起诉那就起诉好了,刚好,我也有周子轩出轨的证据,大不了大家一损俱损,谁也别想好过。”

“你说什么?”穆清瞪大眼睛看着她。

子轩出轨的证据,她怎么会有?

穆清似乎不相信,眼睛一直盯着她看。

看她惊讶的表情,林夏一脸淡漠,“那天早上看到你们,我就立刻拍了照片,如果你们不让他来见我,那就法院见,就凭你们做的这些事情,想让我净身出户就不可能。”

其实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林夏心里很没底,因为她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照片。

那天早上她整个人都懵了,哪里顾得上拍照片。

只是她们逼着自己离婚,没有办法,只能用权宜之计。

尽管她和周子轩的婚姻已经走到了尽头,但她不想在这两个人面前服软。

穆清低眉沉思一会,突然笑了起来,“你不会以为叫来子轩,他就不会跟你离婚吧,你想错了,我们来之前经过了他的同意,他不好意思面对你,所以才让我们来的,不信你可以打电话给他问问。”

林夏脑袋嗡的一声响,不可置信的看着穆清,竟然是周子轩让她们来的?

不,这不可能!

前天他还拉着她苦苦挽留,说什么也不肯离婚,仅仅一天的时间,他就改变了态度?

越想心里越慌,林夏颤抖着手拿出手机给周子轩拨了出去。

电话接通,她急忙问道,“妈在医院,她让我签离婚协议书,你是什么意思?”

电话那边,周子轩没有说话,林夏安静的等待。

等了两分钟后,周子轩才说,“对不起,坐上副总的位置对我的事业帮助很大,我……”

“我爱过你,但你跟别的男人发生关系了,我……我很介意,你赶紧签字吧,看在我们在一起五年的份上,我不会让你净身出户。”

“如果我不签字呢?”

“那就走法律程序。”

听着电话里面传来的忙音,林夏手指无力滑落,双目空洞的看着眼前怒目圆瞪的两个人。

这一场仗,还没有开始,她就已经输了。

没有得体的工作,没有有力的证据,不签字就起诉,如果起诉,她什么都没有,甚至连一根草都带不走。

“现在相信了吧?”穆清再次从包里拿出一张离婚协议,“早就知道你会撕,所以我多打印了几张,你要是不怕麻烦可以接着撕,反正我有的是时间。”

大脑逐渐冷静下来,林夏抬头对上她的目光,面无表情的说,“你们把我害这么惨,还想让我离婚?别可笑了,我告诉你,我不离,你们有本事就去起诉。”

“你!”穆清气的咬牙切齿,“好,你不识好歹,也别怪我不给你面子,大家走着瞧。”

张巧慧也想说什么,张了张嘴,最后瞪了她一眼,跟着穆清走了。

第5章 爸爸手术病发

一周后,林夏出院。

这一周里,周子轩没有来过一次,她打电话想约他出来好好谈谈也被拒绝。

病房里,床上是收拾好的住院时的私人用品,林夏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天空心里一阵酸涩。

周家她回不去了,就算死皮赖脸的回去,也会被张巧慧赶出来。

可娘家……

父亲上个月才做了手术,出院没几天,这个时候要是回去,他们肯定会担心。

想到此,她摸了摸口呆,空空如也。

这些年在周家,周子轩虽然平时也给些钱,但她都用来维持家务。

现在真的需要用到钱的时候,才发现一毛都没有。

想到什么,她拿起手机给吕笑笑打了过去,这个时候,只能求助唯一一个真心当她是朋友的人了。

只是电话响了很久也没有接通,她这才想起来,吕笑笑去法国参加服装周了,得一个月后才能回来。

正在她犹豫该去哪的时候,手机铃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是妈妈。

“小夏,你爸爸……”

母亲的哭声立刻让林夏乱了神,她紧张的问,“我爸怎么了?”

“手术后遗症,刚刚又被送到了医院,医生说要再次做手术,要我们赶紧交钱,可是,我们家已经把所有的钱都用来给你爸看病了。”

“你先别急,我现在就过去。”来不及问其他的,林夏挂了电话,拿上东西就赶紧往父亲的医院走。

她住的这家医院离市中心比较近,而林夏家在城中村,相较她来说还有一点距离。

到了医院门口,她才发现身上连打车的钱都没有。

一时间着急的不知该怎么办,就在她气的原地转圈的时候,一脸黑色的豪华轿车停在了她眼前,驾驶座上的男人打开车窗。

“上车。”

顾庭筠!

他怎么会在这里?他是专门来找自己的?

林夏戒备的看着他,没有上去。

“放心,我没有你想的那么猥琐,看你又一个人在这等车,好心送你一程。”

林夏有些犹豫,却还是迟迟不肯上车。

“别忘了,我说过让你随叫随到,你还要对我负责。”

林夏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她火急火燎,他却跑来让她负责,这人脑子真的有病!

懒得理会这个闲的没事干的男人,林夏越过他就要走,却不想顾筳筠推开车门下来。

“上车!”

不等她反应,不由分说的把她手上的东西放在后面,然后把她塞到了副驾驶上。

“你……”

林夏挣扎着下车,被顾庭筠用力一按,“如果不想成为焦点人物就给我安静坐着。”

四下看了看,有不少人往他们这个方向看,心里就算再不情愿,也只好坐着了。

谁让顾庭筠是晋城的名人!

坐上车后林夏紧绷,对她来说,顾庭筠是一个危险的人物。

那天醒来的事情到现在都不愿想起,那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随时提醒着她这个不堪的污点。

“去哪儿?”

沉思间,他的声音传过来了,眼睑微沉,最终说道,“仁爱医院,麻烦快点。”

算了,她现在没钱,打车也没法打,能有免费的顺风车搭也算是省事了。

瞥了她一眼,脚下油门一踩,车子如同离弦的箭窜了出去,吓得林夏立刻抓住扶手,一双眼惊恐的看着前方,不过她焦急去医院,也没有让他减速。

在车内尴尬的氛围下,仁爱医院到了,林夏推开车门,不顾身体的虚弱跑进了医院。

看着她瘦弱的风一吹就倒的背影,顾庭筠眼眸紧紧眯起。

到病房的时候,林夏妈妈已经哭的泣不成声了,“这可怎么办啊?你爸爸要是走了,我也不活了。”

林夏心里一阵抽痛,拉着周兰的手,尽量压制住自己颤抖的声音,“妈,你冷静点,我们一起想办法,我一定会救爸爸的。”

周兰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哭。

林夏心里着急,于是问,“需要多少钱?你告诉我。”

“医生说手术费需要二十万,咱们家没有那么多钱?这可怎么办呀?就是把房子卖了也凑不了那么多钱呀。”

林夏看着周兰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自己却帮不上忙,就特别痛恨自己没有工作,没有积蓄,眼看着家人的痛苦却丝毫没有办法。

如果她不放弃工作在周家当全职太太,那么她一定会解决爸爸的手术费,然而,现在的她,只能听着妈妈的哭诉心如刀割。

“你等我,我这就去拿钱。”

不想再次找周子轩借钱,也知道发生了这些事情后,张巧慧不可能同意给她钱,可是,没有办法了,在这样无助的时候,她只能求助周子轩。

转头,一不小心撞到了顾庭筠怀里,揉着脑袋抬起头,林夏有些恼火,但一心念着手术费,没有理他就接着往外面走。

刚走了一步,顾庭筠拽住她的胳膊,声音清冷,“怎么,柳婉容指使你爬到我床上,就没给你报酬么?以她的能力,区区二十万随随便便就能拿出来。”

本不想理会,他却一再纠缠,林夏终于忍不住了,用力甩开他的手,怒声道,“顾先生,我很感谢刚才你能百忙之中送我这个身份低微一穷二白的人来医院,但如果您没有事,麻烦你离开,你也看到了,我爸爸等着我找钱做手术,我没有时间跟您这种大忙人聊天。”

该死!

顾庭筠暗恼,手下用力一拽把她按在墙上,在她反应过来之前,高大的身躯压在她面前,沉声道,“你这么跟我说话是在玩火。”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林夏心里本就烦躁,他又死缠着不放,顿时就火了,猛地推开他,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倔强的不肯落下。

“我已经解释过了,那天是个误会,我没想爬到你的床上,如果我知道那间房子住的是赫赫有名的顾庭筠,我宁可被药折磨死也不敢进你的房间,你要我负责,你觉得我要钱没钱,要身份没身份,能对你负什么责?”

顾庭筠楞了一下,看着她眼底倔强的泪水,心猛然抽痛。

他这是怎么了?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75287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