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自小被父母遗弃,被楚家收养,义父视若己出

他,自小被父母遗弃,被楚家收养,义父视若己出


第1章 扫墓

十月末的中平市,天气渐冷。

一辆军用越野车缓缓驶来,停在西郊盘山公墓外。

楚风缓缓推开车门,卓然而立,军靴踩在地上的枯叶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他身体健硕,面容冷峻,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如同寒冬一样的刺骨寒意,让人一靠近,就有一种如堕冰窟的错觉。

“将军,请节哀。”

在楚风的身后,杨仁一脸恭敬的说道。

他,眼前的这个男人,十八岁投笔从戎,一路奋战,二十岁接管特种旅,二十四岁成为国家历史上最年轻的四星将军。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于杨仁,以及某个神秘组织而言,楚风就是他们的信仰!

乃,不败战神!

楚风遥望着眼前荒凉的公墓,目光深沉。

他的父亲和大哥,就埋葬于此。他心绪起伏,难掩悲痛。

“义父收养我,将我养大,并视若己出,甚至把我当做下一任楚家继承人来培养,但是他们却忽略了大哥的想法。”

“我毕竟是一个外人,大哥才是楚家嫡系血脉,大哥一直把我当做眼中钉,百般刁难,义父义母于我有恩,我又怎么能够抢走属于大哥的东西。”

“十八岁,我毅然决然的加入了军队,一走就是六年。”

六年的尸山血海,一次次从死亡边缘爬了出来,一路奋战!

终于在三天前,他荣升为北境统帅,拜将封侯!

三月前,他正率部征战,关键时刻得到了令他几欲崩溃的消息,中平市五大家族之首的楚家,惨遭灭门,义父中平首富楚恒和大哥楚云被人逼的跳楼自杀,而妹妹楚若曦和义母则在动乱中下落不明。

那一天,他无法回援!

如今,他荣耀归来,却家破人亡!

“将军,根据我们这几天打探而来的消息,楚家的事情,很有可能跟中平市其他四大家族有关。”

杨仁压低声音,一脸沉痛的跟楚风禀报。

“四大家族竟然敢联手算计楚家,甚至逼的将军义父和大哥跳楼自杀...。”

赵钱孙李,中平市四大家族,势力庞大,关系错综复杂,如同四颗参天大树,笼罩着整个中平市。

秋风吹拂,秋叶滚滚,楚风眉宇间笼罩着一股冷冽的杀意。

让本来有一丝凉意的天气,如同笼罩了一股寒意。

“四大家族,害我义父和大哥,当真该死,但是如果让他们这麽痛快的去死,简直是便宜了他们。”

楚风说着缓缓的朝着公墓走去。

墓地里,远远的响起一个嚣张的声音。

“老不死的,知不知道这一块墓地已经被我给买下来了?

“楚家,早就没有人了,凭什么占着这麽好的风水宝地,这一块地,就该是我们李家的。”

“赶紧把这些破烂收走,还有把坟里的死人给我挖走,要不然别怪我亲自动手了。

“不要,我求求你,不要动老爷的墓。”

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充满害怕和求饶的声音,那是多么的卑微和无助。

“滚开,信不信我连你一起打。”

第2章 中平李家

那个嚣张的声音不屑的挖苦讽刺道:“还中平楚家,当初何等风光,老东西都死了半个多月了,就剩下你个老不死来给他扫墓,当真凄惨啊,当初必定是做过不少伤天害理的事情,如今报应不爽,整个楚家彻底断子绝孙。”

“你最好住手,要不然,你全家都得死!”

正嚣张的人准备对着眼前的老人动手的时候,立马感受到一股铺天盖地的杀意,就如同寒冬腊月一般,寒冷刺骨,甚至连身体都有一种冻僵的感觉。

这一刻,楚风来了。

楚风万万没有想到,他本想来拜祭自己的义父和大哥,却看到这一幕。

人死如灯灭。

他没想到,四大家族的人居然如此狠心,人都已经不在了,他们居然连他他们的坟墓都不放过。

这一刻,楚风真想挖出他们的心看看,他们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居然如此狠心。

这个嚣张的人,乃李氏家族的人,叫李浩宇。

他被楚风的出现吓了一大跳,说话显得有些语气不足,“你谁啊?少管闲事,知道我是谁吗?信不信,我让你在中平市无立足之地。”

楚风身上那无形的气质,灵力的杀意,让他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冷颤,在这萧瑟带着丝丝凉意的秋季,居然让他额头微微出现了汗珠。

“二少爷,你是二少爷?”

老人抬起头,双眼有些浑浊的朝着楚风打量起来,跟着身子一怔,一脸激动,老泪纵横的迎上前去。

老人便是楚家的老管家,三叔。

“三叔,是我,我回来了。”

楚风看着眼前老者,眼眶微微泛红。

再坚强刚毅的男人,突闻噩耗,也难以承受这一切。

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二少爷,你总算是回来了,老爷和大少爷...…”

三叔在楚家五十多年,他早就把楚家当成自己的家。

但是现在,楚家没了。

老爷,大少爷没了,夫人和小姐也下落不明。

楚风深吸一口气,压制住内心深处的悲伤,点点头安抚道:“三叔,我都知道了。”

“你放心,我回来了,楚家不会灭亡的,义父和大哥的仇我来报,义母和若曦妹妹我一定会找回来的。”

“哟,我当是谁?原来是当年楚家老不死的从外面捡回来的野孩子,怎么?这麽多年没见,听说你去当兵了,口出狂言,不会是当兵打傻了吧!”李浩宇一脸轻蔑的说道。

“你回来的正好,赶紧把老东西的骨灰移走,占着茅坑不拉屎,就楚恒那老东西也有资格葬在这里。”

“李浩宇,你该死。”楚风一字一顿说的说道:“给你一个机会,告诉李家的人,好给你收尸。”

“你说什么,收尸?”

“噗嗤。”

李浩宇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仿佛听到这个是世界上最可笑的笑话一样,不屑的说道:“你当兵当傻了吧,杀人是犯法的,难道军队没教你这些嘛?这里是中平市,有本事你今天敢动我一下试试,到时候天王老子都护不了你。”

“机会给你了,既然你不要,那就算了。”

楚风一把掐住李浩宇的脖子,单手提了起来。

李浩宇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楚风,你疯了,你真要杀我。”

第3章 你敢杀我

三叔也吓了一大跳,连忙制止道:“二少爷,不要冲动,杀人犯法,老爷和大少爷已经不在了,你可千万不能再出事。”

三叔是知道楚风六年前离开中平市,进入了军队,现在回来了,看到老爷和大少爷不在了,真担心他一怒之下会做傻事。

楚家没了,现在的李家,可不是随便什么人得罪的起的。

楚风淡淡的说道:“三叔,你放心好了,杀他,还不至于。”

说着掐住李浩宇的手,顿时一用力。

强大的窒息感觉,脖子上传来的疼痛,骨骼被楚风强而有力的手掐的嘎吱吱的响声,让李浩宇吓得魂飞魄散,“楚风,你...你要做什么?你真敢杀了我不成,你疯了?你要是杀了我,你也不要想活。”

“你话真多。”楚风冷哼一声说道。

“杀你,对我而言如屠鸡宰狗,至于你们李家,很快也会来陪你。”

咔嚓。

楚风话音刚落,手一用力,直接捏碎了李浩宇的脖子。

手一松,李浩宇软软的瘫倒在地上。

直到死的那一刻,李浩宇都难以置信的睁大双眼,死不瞑目,哪怕是到死的那一刻,他都不敢相信,自己会这样死在这里。

看到李浩宇被杀。

三叔的脸色苍白无比,连忙对着楚风说道:“二少爷,你快走,千万不要回中平,就说李浩宇是我杀的,老爷和大少爷不在了,你再出事我怎么向泉下的老爷交代。”

楚风摇摇头说道:“三叔,我说过,我楚风回来了,凡是当年对付楚家的人,全都要付出代价,哪怕是中平李家的人。”

“但是....。”三叔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又重新咽了下去。

“哎,但愿如此。”三叔叹息一声。

一言不合就杀人。

而且杀人如草芥。

“敢在我义父坟前放肆,他就该死。”楚风冷冷的说道。

中平李家,好一个中平李家。

“三叔,走,跟我去李家一趟。”

“去李家。”三叔缩了缩身子,明显有点害怕。

不过看到楚风转身朝着公墓外面走去,想到老爷和大少爷的死,小姐和夫人的失踪,一咬牙,跟了上去。

很快,两人下了龙盘山。

三叔就看到门口停着一辆军用越野车,车上走下来两位铁血刚毅大汉,肩章上两条金色丝线,中间两颗金星和一个血红色的狼头。

这枚肩膀三叔太熟悉了,此乃北境最精锐的部队,贪狼军团贪狼校尉。

“将军。”

接下来一幕让三叔当场懵了。

两人居然朝着楚风敬礼,而且还是将军。

这可是将军。

他们这些普通人也最多在电视新闻中见到过。

一军之将,军中主帅。

在他们东南西北四境之中才多少位将军,每一位都是手握重兵,势力强大,权势滔天,一言一行,如同金口玉言。

每个人都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尊贵的地位。

而要是三叔知道楚风不是普通的将军,而是北境诸将之首,北境主帅,国家历史上最年轻的四星将军,不败战神,不知道作何感想。

第4章 我回来了

“这一位是三叔。”

楚风对着两人点点头说道:“调查的怎么样了。”

杨仁连忙恭敬的说道:“将军,我调查到,今天好像是李腾龙的六十大寿,正在准备寿宴。”

“六十大寿吗?”楚风冷冷的说道。

“去李家。”

中平李家。

中平市五大豪门,不,现在应该是四大豪门之一,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今天,正是李家家主李腾龙六十大寿,可谓是热闹至极,李家的门口,豪车云集,商界名流,政界要员,电视明星,络绎不绝。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辆军用越野车,缓缓的开了过来。

车门打开,楚风缓缓的走了下来。

“你们在外面等着,我跟三叔进去就是了。”

随即,陈浩便迈着沉稳的步伐朝李家走去,一言一行,无不透露着睥睨天下,王者归来的气势。

三叔凝视着楚风的背影,忍不住的浑身激动的颤抖起来,“老爷,你看到了吗?二少爷回来了,而且还是坐镇一方的军中主将,老爷你不是说过吗?二少爷是人中龙凤,将来必定成就非凡,腾龙九天。”

“老爷,你泉下有知,也可以瞑目了。”

三叔老怀欣慰的,摸了摸眼角的眼泪,快速跟了上去。

但是刚走到门口,三叔迟疑了。

楚家没了,他已经不是楚家那个老管家了,他这种身份走进去只是丢人现眼而已。。

楚风也注意到了三叔的迟疑,对着三叔说道:“三叔,怎么了。”

三叔摇摇头说道:“二少爷,我就不进去了。”

“三叔,我楚风回来了,从此以后,你要比当年更加自信高傲,你不需要害怕任何人,有的只有被人怕你。”楚风霸气的说道。

留下这句话,楚风全身霸气十足,气势昂然,一马当先朝着李家别墅中走去。

“嗯,好吧。”

三叔一想到楚风现在的身份,一咬牙,连忙跟着楚风朝里面走进去。

宴会场地,就在这一座庄园的露天花园中,彩灯环绕,灯火通明,各界要员,无不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谈笑风生,等待着今天的主角,李腾龙的到来。

楚风的到来,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那种睥睨天下的气质,无不为之动容。

“这一位是哪家的青年才俊,怎么没见过。”

“不知道,看着面生,说不定是外地来的权贵子弟了。”

“看着好帅好有型,好像给他生猴子。”不远处几个豪门千金,纷纷调笑着,一脸花痴样的看着楚风。

“你们不要跟我抢,他是我的。”

这种场合,楚风不以为然,他是谁?北境统帅,而且还不到三十岁的军中统帅,军中第一高手。

什么样的权贵没见过,什么样的豪门没见过,对于他在说,再尊贵的客人,难道还有他尊贵。

再了不起的大人物,还有他地位高。

“这不是楚家的那位老管家吗?你以为还是楚家还在的时候,你有什么资格出现在这里,不会是楚家没了,没饭吃,想要混进来混吃混喝吧!”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尖酸刻薄充满讽刺的话,响了起来。

第5章 最好不是你们

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美妇,正一脸厌恶的对着三叔呵斥道。

三叔看到眼前的中年美妇,身子不由自主的退了退,一脸畏惧的低下头,正眼都不敢看对方一眼。

“他是我带来的。”楚风眉头一皱,冷哼一声对着中年美妇说道。

“你带他来的,你谁啊!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这是我们李家,你以为他还是当年楚家的那个老管家,现在不过是一条没家的丧家之犬罢了。”中年美妇不屑的说道。

“咦,你看着挺面熟的,我想起来,你不是被楚恒那个老东西抱回来的一个野孩子吗?叫什么来着,楚风,对,就是楚风,好像是当兵去了,可惜的是楚家早就破产了,楚恒那老东西也跳楼自杀了,当真是家破人亡。”

“楚家的事情你也有参与。”楚风冷冷的看着中年美妇。

“你要干什么?”感受到来自楚风身上强大的气势,猛烈的杀意,尸山血海中锻炼的煞气,中年美妇就差点没有瘫倒在地,浑身直哆嗦,脚下发软,连连朝后退去。

“说,你有没有参与,如果有,我必将你碎尸万段。”

“啊!”

楚风的气势终于让中年美妇崩溃了,大叫一声,双手抱着头,就像是发了疯一样,拼命的大声吼叫出来,“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我什么都不知道,不要!”

“呜呜呜呜。”说着居然哭了起来。

这边的动静立马惊动了不少人,纷纷望了过来。

李老爷子六十大寿,来的都是各界名流,安保措施自然做的万无一失,要是出现一点意外,对于中平市那可是天塌地陷一般。

会场的骚乱立马引起了保安们的注意。

立马有好几个保安走了过来。

至于几个保安,楚风冷冷的看了一眼。

就这一眼,本气势汹汹冲过来的保安,就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样,身形一顿,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居然不敢上前。

楚风看着已经被吓得哭了的中年美妇说道:“你没有,那有谁参与了此时,说!”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楚家出事的时候我根本不在中平,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中年美妇,拼命摇头。

楚风听到中年美妇的话,眉头微微一皱,这才把身上气势一收,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就准备转身离开。

刚才的这一幕,让在场的所有人无不为之震惊,这人到底是谁。

楚风?

这个名字听着怎么有点耳熟,但是就是想不起来。

不过这人好厉害,是个狠人,居然把人给吓哭了。

“楚风,楚恒抱回来的弃婴,六年不见,倒是威风了不少,但是今天是我李腾龙的六十大寿,你却在这里闹事,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交代。”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穿着白色西装,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不怒自威的老人走了出来。

他不是别人,正是李家家主李腾龙。

李腾龙的出现,立马让宴会众人位置一震,纷纷上前打着招呼。

正主出现了。

第6章 寿宴

李腾龙作为李家家主可谓是传奇的一生,就是因为他,让李家一步步从原本中平市中流家主,一跃成为中平市第一豪门,一提到李腾龙,无不竖起一根大拇指。

也只有他,一个寿宴,让中平市所有名流要员,齐聚一堂。

而刚才被陈浩吓哭的中年美妇,看到李腾龙的到来就像是遇到救星一样,连忙擦了擦眼泪,对着李腾龙说道:“爸,他欺负我,你要为我报仇。”

“好了,我自会处理,倒是你,还被人吓哭了,丢人现眼。”李腾龙对着中年美妇呵斥道。

中年美妇听到李腾龙这样说了,哪里还敢半点怨言,连忙退了回去。

李腾龙这才转身看向楚风说道:“楚风,在我的六十岁大寿的寿宴上闹事,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交代。”

“或者说,欠我一个道歉。”

李腾龙不愧是把李家带到巅峰的家主,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无不透露着无比的自信,上位者的气度,让在场所有人为之动容。

“对,道歉,必须道歉,而且一般的道歉我还不接受,你居然敢吓我。”中年美妇有了李腾龙撑腰,胆子顿时大了不少。

“是应该道歉。”

“楚风,我想起来了,楚家的野孩子吗?听说去当兵去了,不会当兵当傻了吧,居然来李老爷子的寿宴都敢来道歉,不知死活,粗鄙不堪。”

“对,粗俗不堪啊。”

李腾龙发话了,众人哪里会错过这种狂拍马屁的机会,纷纷对楚风大肆谴责。

一旁的三叔,在李腾龙出现的时候,就吓得不轻,此时更是看到众人纷纷对楚风谴责,连忙拉了拉楚风的衣服,脸色惨白无比的说道:“二少爷?”

楚风对着三叔做出一个自信的笑容。

这才转身充满戏谑的看了众人包括李腾龙一眼,不屑的说道。

“道歉,对不起,我楚风的字典里没有道歉两个字。”

“不错,有种,比楚云那小子可强多了。”李腾龙看着楚风说道。

“你应该是为了楚家的事情而来吧。”

“不错,我想知道我义父和大哥的死是不是跟你们李家有关。”楚风一字一顿,死死的盯着李腾龙说道。

“放肆。”李腾龙的脸色越来越冷,大喝一声说道:“楚风,你这是要在我李腾龙寿宴上闹事了。”

“闹事,你可以这样理解,如果说,我义父和大哥的死跟你李腾龙有关系,那么这个寿宴我看不如改成葬礼好了。”楚风说道。

寿宴改葬礼。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他怎么敢这样跟李腾龙说话,当真是吃了豹子胆吧,这不是找死吗?

“真可谓初生牛犊不怕虎,年轻气盛。”

“还年轻气盛,我要是有这样的儿子,敢得罪李总,我活活掐死他。”

“多可惜的一个年轻人,可惜这一下要完了。”

“住口。”

楚风的话让李腾龙大喝一声,愤怒的盯着楚风说道:“楚家的破产是你义父和大哥决策失误,导致公司亏损严重,欠下巨额债务无力偿还,一气之下跳楼而亡,与我何干?又与其他人何干?看来我李腾龙这些年来韬光养晦,还真当我李腾龙吃素,敢在我李腾龙的寿宴上捣乱。”

第7章 你要死了

“那又怎么样。”楚风冷哼一声说道。

“李腾龙,你认为我会相信你的话吗?公司亏损,你把我们楚家当什么了,中平五大家族之首是白叫的。”

“不过你放心,这一件事我会调查清楚的,最好不要让我调查到我义父和大哥的死跟在座的人有关,要不然都得死。”

强大的杀意,瞬间从楚风的身上散发出来,伶俐的眼神,朝着所有人横扫而去。

本来还想谴责楚风的众人,不知道为什么一接触到楚风的眼神,莫名的内心感到一阵心惊肉跳,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身子,说不出话来。

楚风扫视了一眼众人,冷哼一声说道:“好了,今天既然是李老爷子大寿,我也就不打扰各位尽兴了。”

“哦,对了,我差点忘了。”

刚准备离开的楚风突然转身对着李腾龙说道:“刚才有个叫李浩宇的,跑到我义父和大哥的坟前想要破坏他们的墓,被我顺手杀了,如果是你们李家的人,别忘记去收尸。”

“你杀了浩宇。”

李腾龙勃然大怒,指着楚风说道:“你,你居然杀了浩宇,楚风你放肆了,还愣着干什么?把这个人抓起来送到警局去。”

李浩宇可是他的孙子。

自己的孙子居然被人给杀了。

今天是他的六十大寿,让他白发人送黑发人。

李腾龙的寿宴,今天来的都是中平市的各界名流,为了确保安全,四周到处布满了保安,而且还是李家旗下最精锐的保安对付,听到李老爷子的吼叫,纷纷朝着楚风就围了上去。

“给我抓住他。”

眼看着几个穿着黑色西装,佩戴者通讯设备的保安冲到楚风面前,朝着楚风一把抓了过去。

楚风冷哼一声,全身上下突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如同大海中的海浪一样,摧枯拉朽,瞬间将这几个保安给震飞出去。

楚风冷冷的扫视了一眼众人一眼,说道:“我很愤怒,最好不要逼我杀人。”

眼神扫过。

这些刚刚冲过来的保安全都如遭电击,浑身一颤,哪里还敢上前,眼睁睁的看着楚风转身离开宴会。

这一刻,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阻拦。

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一身,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招惹到了这个杀神。

“二少爷!”

三叔不可思议的吞了吞口水,一脸兴奋,这就是二少爷,老爷和大少爷的仇总算是可以报了。

“废物,都是废物。”

眼看着楚风离开宴会,李腾龙这才反应过来,浑身颤抖,对着保安们大发雷霆,“眼睁睁的看着杀人凶手就这样堂而皇之的离开,气死我了。”

“还愣着干什么?不知道他杀了浩宇,马上报警,我要他为浩宇偿命。”

老爷子发话了,下面的人连忙拿起电话打了过去。

孙子被杀,寿宴被人大闹一场。

李腾龙哪里还有心思关心自己的寿宴,很快就回到自己的书房。

书房中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中年男子,此人不是被人,正是李浩宇的父亲。

李奉先。

第8章 你该死

李奉先此时也知道自己儿子死在楚风的手里,脸色苍白,整个人都像是被抽空了一样。

“爸,我要杀了他。”李奉先声音沙哑的说道。

“楚风,当年楚家那个野孩子,六年前去了部队,楚家灭亡他也回来了,敢在我李腾龙的寿宴上闹事,还动手杀了浩宇,要么就是他当兵当傻了,要么就是有恃无恐。”李腾龙说道。

“如果是前者,倒也不足为虑,如果是后者,那就麻烦了。”

说道这里李腾龙双眼闪过意思别样的光芒。

“当初楚家的事情我们四家联手,做的天衣无缝,就算是他楚风回来了又怎么样。”李奉先说道:“爸,你说句话啊,浩宇可是你的孙子啊,你只要一句话,我立马为浩宇报仇。”

“浩宇是我的孙子,我也心痛,报仇也分很多种,刚才的时候可以看得出来,他的身手很好,硬来,万一一击不成,让他来跟我们鱼死网破,到时候就得不偿失了。”

“我不是让你报警了吗?给林耀说一声,顺便查一查他有没有后台。”李腾龙说道。

“如果没有,那么再杀了他不迟。”

李腾龙说道这里,眼神中闪过一丝杀意。

李奉先得到自己父亲的吩咐,连忙转身准备安排去了。

楚风大步走出宴会,刚走到门口。

一辆跑车开了过来,一个漂移稳稳当当的走到停在门口,车门打开,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走了下来,将手中的钥匙,朝着门口的保安扔了过去,大步朝着别墅走了进去。

刚走了几步,年轻人突然停下脚步,后退几步,朝着楚风跟三叔打量一眼,说道:“你是楚家那个老不死的管家对吧,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你也敢来。”

“你以为你还是楚家在的时候。”

楚风眉头一皱,拦在男子的面前说道:“你是谁?”

“小子,听好了,我叫梁一飞,你看着挺眼熟的,我记起来了,你是楚风,楚家那个野孩子,听说你去当兵去了,怎么,现在回来了,哎呀可惜了,现在楚家没了,你岂不是又变成没人要的野孩子了,真可怜。”梁一飞说道。

“梁一飞吗?可惜了。”楚风摇着头说道。

“可惜,可惜什么?”梁一飞一愣。

“可惜你就要死了。”楚风说道。

“我要死。”梁一飞仿佛听到这个世界上最可笑的笑话一样,突然大笑起来,指着楚风说道:“你是不是说错了,要死的是你吧,楚家没了,你居然还敢回来。”

话刚出口,突然感觉到眼前一花,一个人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一身戎装,眼神中散发着意思冷意。

此人正是杨仁。

杨仁一直在车内等候,看到楚风居然被梁一飞辱骂,顿时冒了出来,对他来说,楚风就是他的信仰,任何人都不准,也不能辱骂自己的将军,因为他们不配,凡是辱骂自己将军的人都得死。

梁一飞刚要继续讽刺楚风,被突然出现的杨仁吓了一大跳,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对着杨仁说道:“你,你是谁?要干什么?”

“杀你。”

杨仁冷冷的说道。

他,自小被父母遗弃,被楚家收养,义父视若己出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93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