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父母对我说你不是我们的亲生儿子...

有一天,父母对我说你不是我们的亲生儿子...

第1章 多年隐秘

海连市,海岸边,三人相对站立。

“天佑,对不起,妈妈骗了你,你并不是我们的亲生儿子”

“二十三年前,那是我们还在农村居住,回来的路上在路边发现一辆着火的汽车,就在汽车不远处发现了你”

“我和你爸爸不能生育,车里的其他人都已经被烧毁,警察来了也没办法确认是不是你的亲生父母”

“我们就领养了你!”

“警察说,是车速过快,急刹车后你从挡风玻璃撞出去,我们看你大难不死,所以起名叫天佑!”

韩天佑苦笑着,觉得生活给他开了一个莫大的玩笑,很荒唐、很滑稽。

眼前站着的农民模样的一男一女是他的父母,养育他二十几年的父母,可今天却把他叫来,告诉他,自己是他们捡的,让人怎么相信?

“你们不是我的亲生父母,难道是身后的那个人?”

韩天佑指了指身后十米左右的地方,悲痛万分。

身后十米左右,正站着几名穿着黑色西装、带着黑色墨镜的壮汉、他站姿如松、威风凛凛,而他们正前方,赫然是一名白发苍苍的老头,穿着一身白色唐装、鹤发童颜、精神矍铄,真丝唐装在海风下猎猎作响。

“他也不是,自称王天,是你们家族的大管家!”

韩天佑的养父,韩国庆含着眼泪开口。

“天佑,是爸爸对不起你,把你卖了,让你做了齐家的上门女婿,可当时的情况也是没办法,你的妹妹手术需要钱,只有齐家招亲会给手术费…”

妹妹韩宛如,比韩天佑小五岁,也是韩国庆夫妇没想到的孩子,韩宛如出生就集万千宠爱与一身,从小到大都是她吃肉,韩天佑喝汤,她买新衣服,韩天佑年纪太小打工没地方要,就捡废品卖钱。

三年前韩宛如身患重病,需要一笔昂贵的手术费,恰逢海连市齐家公开征集上门女婿,韩国庆为了给女儿治病,把韩天佑卖进齐家,三年来他受尽屈辱、遭人白眼,在家里的地位甚至不如一个上门送快递的快递员。

做饭、洗碗、擦地,充当充气筒,但这些他都忍了,谁让自己只是一个上门女婿!

韩天佑摇摇头,他确实恨过眼前的韩国庆夫妇,凭什么都是一样的孩子,自己就应该被人践踏,妹妹韩宛如就是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

可现在他释然了:“我不怪你们,一点都不怪!”

“天佑!”

韩国庆夫妇双膝一弯,登时跪倒韩天佑面前,两人老泪纵横道:“我们错了,真的错了,当时从未想过能有自己的孩子,也想把你当成亲儿子养,可宛如一出生心态就变了,这么多年来不该打你、骂你、更不应该让你捡废品、还不应该让你当上门女婿,求求你看在宛如的面子上,原谅我们”

韩国庆夫妇还没弄清楚韩天佑的真实身份,不过看王天、以及他身后的保镖,应该是声名显赫的大家族,他们害怕,生怕韩天佑记恨在心,一旦他想报复,那么对自己而言则是万劫不复!

只不过,他们万万没有想到。

韩天佑双膝一弯,也跪倒他们面前。

“儿子不怪你们!”

韩天佑铿锵有力,昂首挺胸:“生而不养,断指可还,生而养之,断头可还,未生而养,百世难还,如果当年不是你们把我救下来,我可能已经死了,今天还能站在海边,都是你们的恩情,永世难忘”

韩国庆夫妇哭泣声戛然而止,不可思议的望着眼前韩天佑,可随后,哭泣声越来越大了,撕心裂肺。

……

“你叫王天?”

韩天佑看着眼前的老头。

刚刚站在他身后的四名保镖,已经分散在四个方向,全都谨慎的盯着周围。

王天恭恭敬敬的弯下腰:“大少爷,家奴王天,是韩氏家族的大管家,这二十多年来家族从未放弃过寻找,就在昨天夜里,我们通过基因比对,终于能确定你就是失踪多年的大少爷”

姓氏倒也姓韩。

“呵呵”

韩天佑笑了,转过身,望着前方一望无际、波澜壮阔的海面。

二十多年来从未放弃寻找?

这句话在他听起来更为滑稽,如果寻找了这么多年,怎么直到今天才找到?而且自己的亲生父母为什么没有出现,只是让一个管家过来?

他忧伤道:“想必他们已经有了新的孩子,而我只是个多余的角色,你们回去吧,全当今天没来过,咱们也从未见过”

“不”王天否定道:“夫人由于你的失踪,拿起行囊踏上寻子之路,已经多年没有消息,老爷这么多年来从未再娶,你是他们的孩子,也是唯一的孩子!”

听到自己的亲生母亲,竟然背上行囊找自己这么多年,他心里泛起阵阵酸楚。

却还是咬定道:“那就等你们找到她之后,再来找我吧!”

王天腰更弯了一些,焦急道:“少爷,老爷身体最近很不好,他想尽快让你回到家族中,培养你快速接手家族企业,你要知道,韩家产业遍布各个行业,笼罩全球,你接手需要一定时间”

“我不要继承家产,我只想当上门女婿!”

韩天佑说完,毅然决然的离开,根本不给他再开口的机会,从小的生活经历、长大后被卖入齐家,直到今天口口声声说要接自己回家,还是派人来,根本没有露面。

他不但难以接受,更心寒了,觉得就是这样也挺好。

王天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渐渐站直身体,又看了看刚才韩天佑给韩国庆夫妇下跪的位置,眼神变得越来越深邃,不到三秒钟,他全身气势一散,想到这么多年韩国庆对韩天佑的所作所为,后者还能原谅,这份气魄可不是家族里任何人都能有的。

“大少爷潜龙在渊啊!”

他在心里念叨着,随后对一名护卫招手,等这人跑过来,他背着手,又恢复全球第一家族大管家的威风,胡须飘飘荡荡,气势如虹,吩咐道:“立即让海连的家奴来见我,大少爷委屈了二十三年,即使他现在不想回韩家,可也是我韩家的真龙!”

第2章 怎么来了

龙泉山庄。

这里是海连市有名的休闲场所,以温泉闻名,据说这里用的温泉全都来自于深层地下温泉,前些年还被专业人士考查评级过。

韩天佑骑着电瓶车来到龙泉山庄门口,把车子放到身后,站在地上等待,因为刚刚接到岳父齐多海的电话,让他放下手手中一切家务活来到这里。

其实韩天佑有些怪异,除了家族聚会等必须要带家属的场合,他从来都是被雪藏的角色,很少抛头露面,看今天这样的架势,也不是家族聚餐,只是齐多海一家的行为,可为什么要带自己?

齐家是海连市有名的家族。

老爷子齐文武共有三儿两女,齐多海排名老四,后面还有一个妹妹,他管理着齐家一个做钢材的分公司,很有上位者气势。

韩天佑入赘三年以来对他言听计从,不敢有半点反抗。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远处一辆黑色的宝马X五开过来,这是齐多海的车,他赶紧站直身体准备迎接,可车走到他身边才一脚刹车停下,险些给他撞飞。

副驾驶的车窗放下来,从里面露出一张妇女的面庞,盘着头发,脖子上带着珍珠项链,很像贵妇,这是他岳母赵宝珠。

赵宝珠见到他气就不打一处来,当年要不是丈夫工作失误,给齐家造成一大笔损失,怎么可能找一个废物当上门女婿?这是老爷子齐文武的惩罚!

怒道:“你个废物,迎接都迎接不明白,看门狗还知道叫两声躲开,你是打算被车撞残,赖我们家一辈子嘛?”

周围还有人。

见到吼声全都看过来。

韩天佑面色通红,缓缓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是我不对,没计算好安全距离,下次不会了”

赵宝珠面目狰狞吼道:“你脑袋里装的都是屎么?什么叫安全距离不知道?下次再看到我过来,要弯腰迎接!我给狗吃一口饭它还能摇摇尾巴,养了你三年,到头来还是废物,连狗都不如的东西,我们齐家因为你脸都丢尽了”

也确实。

老爷子的几个孩子都在管理公司,也只有齐多海管理最小的分公司,而那些人家的孩子,有嫁入豪门、有娶妻联姻,唯有他们家是养上门女婿,成为所有人笑柄。

还没等别人说话,车里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妈,你能不能少说两句,周围还有人看着呢,丢人都丢到家了”

说话的是坐在后座的女孩。

齐颖!

也就是韩天佑的老婆。

齐颖从初中开始就是校花,收到的情书能养活一个废品收购站,追她的的人更不计其数,齐颖更有自己的骄傲,觉得终有一天会找到自己的白马王子,他会踩着七彩祥云来娶自己,这一等,就是大学毕业。

谁成想。

白马王子还没来,她就因为父亲的失误不得不结婚,被迫“娶”了韩天佑。

她经常说:初恋喂了狗!

赵宝珠又吼道:“丢人?我丢什么人?辛辛苦苦赚钱,从来不吃别人一分,不拿别人一毛,有什么丢人的?倒是这个废物,只知道混吃等死,我们齐家能有这样一个上门女婿,简直是上辈子作孽,不,八辈子做下的孽!”

上门女婿?

听到这话,周围看韩天佑的目光变得有些怪异了。

韩天佑也知道这个名头不好听,就乖乖的在一旁等待,这样的生活已经过了三年,他也打算再过三十年、五十年,直到闭上眼的一天。

这时。

后座的车窗被打开,露出一张面孔。

明眸皓齿,眼睛清澈如湖水一般,皮肤如羊脂美玉,光滑细腻,嘴唇上涂抹着红色唇彩,红润诱人,翘挺精致的鼻梁、纤长的脖颈,裸露的锁骨、以及一头如瀑布般披肩长发。

美过天仙,正是齐颖。

只不过她脸上有着淡淡的愁容,自从三年前一直挂着,直到今天也没有消退,无论韩天佑是条狗也好、是个人也罢,终究与自己有关系,而他被所有人瞧不起,齐颖心里也不舒服,只是从未说过。

看着韩天佑卑躬屈膝的样子,习以为常的平静道:“芙蓉阁,快点吧…爸,开车!”

说完,把车窗关上。

赵宝珠还不忘白了一眼:“要不是还有点作用,饭都不给他吃”

车窗关上,宝马开进山庄里。

韩天佑没有丁点波动,转过身要骑着自己的电瓶车进入。

可转过头,发现周围的几人都在目瞪口呆。

应该是嘲笑自己吧!

“哥们,刚才那个是你老婆?”

“仙女啊,我能理解你为什么要当上门女婿了”

“能有这样的老婆,别说让我当上门女婿,就是当一辈子奴才都愿意!”

听到他们这么说,韩天佑心里小小的骄傲一下,秋颖确实漂亮,非常漂亮,走到哪里都是让人偷看的对象,净身高一米七二、每周三次瑜伽的身材、练舞十年的气质,单单任何一样,都能让人舍生忘死。

而她竟然都集于一身,简直不给其他人留活路。

唯一遗憾的是,从结婚以来,两人就连洗手间都是分开用,更别说在一张床上了,结婚三年,他在杂物间睡了三年。

走进山庄,停好电瓶车,上楼来到芙蓉阁包厢。

刚刚推开包厢房门。

就听里面传来吼声:“滚出去!”

韩天佑一愣,看向前方岳母赵宝珠满目狰狞,缓缓退出去把门关上。

他微微蹙眉,倒不是因为赵宝珠的态度,而是看见赵宝珠与齐颖坐在一起,还拉着齐颖的手,看样子在苦口婆心说着说什么,齐颖则是低着头,精致的琼鼻上有细密的汗珠,脸色很难看。

他们在说什么?

韩天佑正想着。

就听前方传来脚步声,一名穿着昂贵纯手工西装的男性正走来,年纪二十几岁,身高大约一米八二,发型精心修整过,长相中等偏上,带着金丝边眼睛,走路步伐无一不透露着自信和人上人的气质。

这人他认识,叫李涛。

是海涛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少东家。

也是齐颖的爱慕者。

他怎么来了?

第3章 惊天阴谋

“李涛,让你在百忙之中抽空过来,实在是不好意思,等会儿让小颖敬你酒”

李涛刚刚进入房间,齐多海和赵宝珠顿时从座位上站起来,脸上笑的像菊花一样走过来迎接。

齐多海亲切的握住他的手:“咱们上一次见面得有几个月了吧?小伙子真是越长越精神,一眼就能看出是人中龙凤!”

“呵呵”

李涛笑了笑,只是敷衍的握了下手,眼睛不经意间看向齐颖,心态登时加速,佯装镇定道:“我算什么人中龙凤,你家的金龟婿也不错,一表人才,一看就是成大事的人!”

当年齐颖结婚,他伤心了好一阵,这三年以来他不时向齐颖表达过爱慕。

齐多海夫妇听到他居然夸韩天佑,面色一阵尴尬,谁都能听出这是反话,是刻意诋毁,但有事求人又不敢发火。

赵宝珠道:“咱们别站着了,坐把,小颖,赶紧招呼李公子坐下!”

“李公子,你坐吧!”

齐颖指着座椅,平淡开口,对李涛没有丁点感觉。

“你这孩子!”

赵宝珠嗔怪的瞥了眼:“一点都不懂事,李公子可是我们全家的贵客,怎么能让他坐哪,你得挨着坐,今天一定要让李公子满意!”

说着,拉起齐颖的胳膊,让她坐到李涛身边。

几个人已经分别落座。

还剩下韩天佑站在原地,他心里很不舒服,好歹齐颖也是自己名义上的老婆,你们就这么在外人面前把她推来推去,考没考虑过我这个做丈夫的想法?

“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李公子倒酒!快点”

齐多海黑着脸吼道:“真是个榆木疙瘩,一点不开窍,跟你说话都浪费我口舌!”

韩天佑没有办法,拿起酒瓶,走到身旁要帮着倒酒。

“哎呀,这怎么可以,不行不行”李涛登时站起来阻拦,看起来很诚恳道:“这是你家的金龟婿,给我倒酒这不是在折煞我么?我是干什么的,就是一个劳碌奔波的命,你家金龟婿不一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不愁吃不愁穿,是富贵命,要说倒酒还得是我这个劳碌命给富贵命倒酒!”

他说着,还真要抢过酒瓶倒酒。

“李公子,您就别涮我们了”赵宝珠脸色通红道:“全海连市谁不知道我们家的上门女婿就是个废物,吃啥啥不剩,干啥啥不行,他跟你比就是云泥之别,还是坐下吧,这是在逼我们站着跟你吃饭啊…”

李涛知道适可而止。

耸了耸肩坐下去。

其实他心里一直过不去,自己哪点不比这个废物好?为什么齐颖能嫁给他这样的废物?眼睛瞎了?百思不得其解!

“你赶紧倒酒!”

齐多海又冷声开口。

韩天佑一言不发,抬起酒瓶把李涛眼前的分酒器倒满酒,随后又走到齐颖旁边要给她倒酒,后者缓缓抬起头,瞪着清澈的大眼睛看着韩天佑,这眼神像是看陌生人、像是看废物、更有几分疑问。

韩天佑不敢看她的眼睛,慌乱的把酒倒满,然后向一旁走去。

“李公子啊,我们今天约你吃饭,主要是有件事想求你帮忙”赵宝珠满脸为难的开口:“你也知道,最近几年我们家在齐家不受待见,所以各个方面的资源就少,钢材公司最近一段时间又遇到瓶颈,如果公司经营不下去,也就意味着彻底丧失以后在家族中的竞争力,所以啊,我们想你家能不能用我们的钢材?”

齐家是个大家族,并不采用长子继承。

而是给每个孩子一个分公司,谁经营的最好,将来有机会接手家族企业。

“齐叔叔,我还以为今天是正常吃一顿饭,如果知道是这件事,我根本就不能来,倒不是不给你面子,而是下班以后不能谈公事,如果想用钢材,这样,明天上班之后咱们去公司谈!”

齐多海夫妇听到这话,对视一眼,都能看出彼此眼中的为难,他们如果想去公司,也就不会有今天约吃饭。

赵宝珠缓解尴尬道:“小颖,酒已经倒完了,赶紧敬李公子一杯,你呀,都被那个废物给传染了…还有你,拿着酒瓶也别坐下了,随时准备给李公子倒酒!”

韩天佑闻言一愣。

倒酒是可以,但一直站着让自己倒酒,总觉得有些不舒服。

还没等做什么。

就听齐颖端起酒杯道:“李涛,咱们这么多年的朋友,别敷衍我,我家是做钢材的,你家用钢材,正好能合作,双赢,这杯酒我干了!”

她说完,一饮而尽。

刚刚齐颖已经知道公司当下的处境,遇到一个老赖,钱要不回来,公司资金链已经断裂,如果再卖不出钢材,就离破产不远了。

李涛对齐颖没有什么抵抗力,只要是她说的任何都会答应,但是余光瞟到韩天佑就不舒服,想到这是自己女神的丈夫,心里更恶心。

敷衍道:“齐叔,不是我不帮你,而是目前我家已经有钢材供应商,用量已经饱和,从你家买一吨就闲置一吨,可如果要与之前的供应商撕毁合约,我没有理由说服我爸!”

“有,有理由!”

赵宝珠坚定开口,随后笑道:“李公子,都说家丑不能外扬,但咱们都不是外人,我就跟你说了,你身后倒酒的废物,不仅仅是人废物,身体更废物,也是前几天小颖才跟我这个做妈妈的说,已经结婚三年了,两人还没发生过关系,她还是个处.女!”

“唰”

李涛顿时蒙了,惊奇的看向齐颖,结婚三年还是个处.女?眼里笑容越来越浓,呼吸都变得急促,全身燥热。

齐颖狠狠咬牙,这是刚刚商量的,她不开口,算是默认。

身后的韩天佑更是呆若木鸡?什么叫我不行,分明就是她不让我碰,我尊重她好么?如果可以,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齐多海夫妇见到李涛的样子,心中非常满意,毕竟自己女儿魅力很大,又鼓惑道:“我是女人,知道女人的感受,任何一个当妈妈的也不能让女儿守活寡你说对不对?尤其是我们夫妻俩年纪也大了,着急抱孙子,就想着你方不方便,与我家小颖进一步交流?”

“咳咳”

李涛顿时咳嗽两声,心脏快要跳到嗓子,想到自己的女神没被玷污,觉得天上的星星都亮了!自己能与齐颖发生点什么?

齐多海想了想补充道:“李公子,还有一点你得理解,我们齐家向来门楣清廉,从来没有离婚的事,老爷子那关也过不去,所以名义上这个废物和小颖还是夫妻,但实际上,你们才是夫妻!”

第4章 心里有我

站在李涛和齐颖身后的韩天佑愣住了。

脑中嗡嗡作响,很难相信听在耳朵中的一切,如果没想错,齐多海夫妇的意思是,让他们俩在一起,而自己是个活王八,只是有个名而已。

韩天佑狠狠的咬着牙,双手攥着酒瓶恨不得把酒瓶攥碎,这么多年虽说与齐颖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就连交流的时候都不多,但也习惯了她是自己老婆,也习惯了自己偶尔与她走在一起,别人投来羡慕嫉妒恨的目光,听到她要跟别人,心里极度难捱。

可突然。

韩天佑又释然了,也对,自己本来就是一个上门女婿,要什么没什么,齐颖嫁给自己只是惩罚而已,她对自己从来没有感情,也没有关怀,说白了,这场婚姻本身就是一场骗局而已。

自己当上门女婿,是韩国庆夫妇卖进齐家。

而齐家找自己,是看重自己的窝囊!

韩天佑低头看着齐颖的侧面,这是一张唯美到倾国倾城的面庞,她面色红润,鼻梁依然傲然翘挺,嘴唇依旧那样滑嫩性感,眼睫毛是那样的长,也知道,自己即将失去她了。

“这么做,也不是不可以!”

李涛艰难的说出来,倒不是说这些话难,而是身体快要不受控制,能闻到齐颖的香水味,连呼吸都是幸福,他缓缓转过头,看向韩天佑,随后又道:“只是你们的家庭关系确定没问题?”

赵宝珠急忙道:“李公子,你看他做什么,他就是个废物,这么多年来一点忙帮不上,只会吃闲饭,我和你叔叔还有小颖已经商量好了,为了不让别人抓住话柄,以后你和小颖约会的时候,这个废物也跟着去,不过他不会进入房间,只是在门外看门,这样被人发现了也好解释”

齐多海连忙附和,板着脸:“废物,赶紧给我好姑爷倒酒!”

韩天佑身体一颤,拿着酒瓶,恭恭敬敬的给李涛倒满酒。

李涛喜悦之情难以言表,偷偷看了眼齐颖,觉得这么多年的不满一扫而空,端起酒杯直接站起来道:“齐叔、阿姨,既然你们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那我再不表态就太不像话了,明天你们拿着合同去公司,剩下的一切事情交给我!”

齐多海夫妇听到这话心花怒放,压在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也站起来,越看李涛越喜欢,假如当初女儿结婚的对象就是李涛该多好?还用得着有今天?看到那个废物就来气。

齐多海怒道:“你,倒酒都显得碍眼,滚出去在门外看门,没有我的允许,赶紧来打断你的狗腿!”

韩天佑闻言,把酒瓶放倒桌子上,一步步走出去。

他一个人站在门口,心里还是有点悲伤。

想到那个名义上的老婆,即将变成别人实质上的老婆,觉得很讽刺,这个世界就这样,没有钱、没有权,哪怕是有夫妻之名也无法完成夫妻之实,最终只能是活王八。

“全当是这几年打工,给妹妹赚医药费了吧!”

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大约过去十分钟。

包厢的门被推开,齐颖从里面走出来,她有些酒精过敏,喝上酒脸就会红,她在韩天佑面前停下,歪脖子看着,冷笑一声,道:“废物,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老婆被其他男人压在身下是什么感觉?你猜我在别人身下承欢的时候,会不会想到你?”

韩天佑看着近在咫尺的面庞,缓缓道:“你别这么说,我们之间的婚姻从最开始就是一个交易,你不喜欢我,你们全家也只是把我当成一个废物!”

“啪”

齐颖毫无征兆的抬起手,对着韩天佑的脸上狠狠删下去,瞪大眼睛,眼里布满泪水,怒道:“你放屁,我就是养条狗三年也有感情了,为什么喂你就喂不熟,你个白眼狼!”

韩天佑顿时愣住。

养条狗三年也有感情了?

难道说她对自己有感情?

韩天佑心头一颤,这三年来他做梦都想得到齐颖,但这个女人从来不正眼看自己,怎么会有感情?但此时的眼泪绝对不会骗人!

“你是个废物,你为什么是个废物!你的老婆与别人喝酒,你在旁边倒酒,你的老婆被人卖掉,你只能在一旁默不作声,你的老婆要躺在别人的床上,你只能站在门口放风”

齐颖情绪激动的双手抓住韩天佑衣领,又激动道:“天佑,如果你能帮助我家度过难关该多好?这样我还是你老婆,我也不用被那个恶心的人压在身下,我齐颖骄傲了这么多年,为什么遇到你之后,我的尊严要被践踏、我的骨气要被凌.辱、我的脸面要被蹂.躏,而今身体也没办法控制,全都是因为你,废物老公!”

废物老公?

韩天佑心头一酸,双手狠狠的攥着拳头,如果没记错,这是三年以来,齐颖第一次叫出老公二字,哪怕前面还有一个定语。

开口道:“你真的认为我是你老公?”

“呵呵”

齐颖松开手,苦笑的向后退了两步:“或许过了今晚就不是了,因为我现在要去换上一身比基尼,陪李公子泡泡温泉,等泡完了温泉让他把我从女孩变成女人…”

她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韩天佑终于鼓起勇气,上前一步,抬手抓住齐颖手腕,坚定道:“今晚不要陪他,以后都不要陪任何人,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强迫你做什么事,你是齐颖,是我天佑的老婆,家里的难关我帮你度过可以么?”

齐颖转过头,看到他的样子神情突然恍惚了,有多少次她在夜里躲在房间偷偷哭泣,多少次无助的时候想找个肩膀依靠,韩天佑现在的眼神,让她前所未有的踏实、让她心里得到久违的安宁,仿佛这个人就能依靠一辈子。

可随后就缓过神。

他一个连吃饭都要靠设施的人怎么帮自己?

轻轻挣脱,默默离去。

韩天佑没有阻拦,看着她憔悴的背影,一字一句道:“齐颖,从今以后,我让你做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第5章 得寸进尺

“继承家产是不可能继承家产,回去也不可能回去,养不教父之过,他把我带到人世间这份恩情我记得,等到他走的那天,我会披麻戴孝,跪地磕头!”

韩天佑站在温泉山庄的山坡上,手中拿着电话,迎着夜里的寒风,坚定开口。

“少爷,老爷不是不想来接你回家,而是二十多年未见,他始终觉得当年把你弄丢是亏欠,不知该怎么见你!”

王天正站在电话另一边,苦口婆心的解释。

“好了,我不想解释这件事,打电话过来只是想让你帮个忙,我妻子家庭生意遇到危机,需要一份合同,记住,这是请求而不是乞求!”

王天忙不迭道:“少爷放心,我立刻让人把合同送过去,但是…你身上毕竟流着韩家的血,又是唯一的财富继承人,总不能一直漂泊在外”

“咔”

王天还没等说完,韩天佑迅速把电话挂断,他不想听解释,任何解释都不想听。

事实上,他知道当年把自己弄丢,未必是这位当今世界上最大家族的族长的责任,但心里的坎过不去,自打记事开始,韩国庆的亲儿女韩宛如已经出生,从那时起就不知道什么叫父爱,更没有体会过母爱。

除了打骂和责怪没有其他。

活到今天。

人情冷暖见得太多太多,藏在胸腔里的心脏也已经千疮百孔。

所以他无欲无求,只想平平淡淡的走完人世间这一遭。

奈何自己的妻子遇到困难,不为别的,只为她看着自己掉下的眼泪,所以才愿意放下一切,拨打这个电话。

另一边。

“不继承家产,这才是我的儿子啊,脾气与我太像了,倔的很!”

一个中年男人坐在某件漆黑的会议室里,只有正前方近两米高的屏幕散发着幽暗的光,屏幕一分为二,其中一半放着韩天佑这么多年来鲜有的几张照片,另一边则是王天的身影。

屏幕的光亮照亮这个男人的面庞。

他眼睛有些湿润。

如果这一幕被人看到恐怕会惊掉下巴,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能让世界上最大家族族长“韩土匪”眼睛湿润的人?

韩土匪缓缓道:“能跪养父母,说明他不是忘恩负义之人,能为了妻子来请求帮助,说明他不是薄情寡义之人,像,真是与我太像了!”

“这个世界上付出都是双方的,帮助他吧,相信有一天会冰释前嫌的!咳咳”

韩土匪咳嗽两声。

“是”王天弯腰回应:“老奴立刻让人去办,家主,你要多注意身体”

......

李涛、齐多海、赵宝珠已经吃过饭从包厢里出来,换好衣服来到温泉池,他们走出来时并没看到韩天佑,气的咬牙切齿,但忍着火气没有在李涛面前发脾气,晚上来这里泡温泉的人很多,几个人就走进一个不大的温泉池。

“小颖可能是在换衣服,马上就过来了!”

赵宝珠找了一圈,没看见齐颖,小心翼翼的向李涛解释,她也换上泳衣,一身赘肉实在找不出多少美感。

“不着急,不着急,呵呵”

李涛情绪仍然激动,全身燥热难耐,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去找齐颖,但也知道,自己不能太毛躁。

等了五分钟。

“哇…”

周围的温泉池里陡然发出惊叫声,几乎所有人的眼睛,同一时间向入口位置看去,就看一名女孩,披肩长发,穿着一身纯白色紧身泳衣,光滑白皙的长腿令人痴迷、身上裸露出的肌肤令人心驰神往,身材婀娜,走动间让星空都失去颜色。

旁边温泉里的男人流鼻血了。

另一边自诩为身材火辣的女人不敢抬头了。

这女孩不是别人,正是齐颖!

她本来心如会死,想穿着比基尼出来,可不知为何,想到韩天佑在门口看自己的眼神,又不忍心自暴自弃,或许自己少露出一点,他还有点尊严吧!

“齐…齐颖!”

李涛想招呼,可身上的血流太快,让他没办法说出完整的话。

齐多海夫妇见状非常满意,他对女儿越是痴迷,自己的谈判成本越高。

齐多海及时开口道:“小颖,你挨着李公子坐,呵呵…对了,李公子,我们夫妇一会儿还有点事,不能陪你们太长时间,但是想在这之前确定一下,你们家能用多少钢材?”

意思很明显,你给我个确定数字,我就走了。

李涛偷偷打量了眼,坐在旁边一米左右的齐颖,玲珑曲线让他狠狠一咬牙:“至少一万吨,接下来还有工程,也可以在你们家预定!”

“李公子啊,什么你们家我们家的,咱们是一家人”赵宝珠听到这个数字笑的合不拢嘴,算是解决了燃眉之急,又问道:“那么付款方式是?”

“先给百分之二十!工程结束给百分之四十!房子卖出一半,结清尾款!”

李涛回道。

听到这,夫妇俩有点为难,先给百分之二十,并不足以支撑。

齐多海试探问道:“能不能给百分之五十?”

赵宝珠及时提醒:“小颖,你坐的再近点,离李公子那么远干什么!”

齐颖闻言,向李涛身边动了动,可刚动一点,就看侧面有个人影走过来,正是她名义上的丈夫韩天佑,她也不知为何,突然没有了勇气。

李涛还等着她靠近,已经屏住呼吸,见她突然不动了,心情有些灰暗。

齐多海夫妇也是一愣,因为女儿是最大的筹码,见到是韩天佑走过来。

赵宝珠脸色顿时黑下来,怒道:“你这个废物,看门都看不明白,刚才干什么去了?”

“别跟他废话”齐多海也开口,心里急着确定,吩咐道:“小颖,你干什么呢?坐的离李公子再近一点!”

“不用了”

李涛顿时抬手,他见齐多海夫妇的状态,知道他们现在一定很紧迫,越是这样,就得越抓住自己的筹码,原本还挺开心,可见到齐颖居然停住,就说明她心里有韩天佑,已经下意识认为她是自己人,心里有别的男人就觉得很别扭。

必须得借此机会完全征服!

冷漠开口道:“坐不坐近无所谓,先给多少款也无所谓,我现在打电话就能让人把合同送过来,但是吧,我现在很不舒服!”

说完,把双臂放在身后。

第6章 我能帮你

不舒服?

齐多海和赵宝珠顿时愣住,刚才谈的好好的,怎么就说不舒服了?

两人向清澈的水面看,当看到李涛的身体变化,登时变得凌乱,他们已经生育了齐颖,很多事情都知道。

齐颖就坐在旁边,虽说还是女孩,但还不至于什么都不懂,看向李涛,登时变得不自然,脸色难以控制的变红,红的快要滴出血来。

“李…李公子,您是什么意思?”

赵宝珠揣着明白装糊涂的问道。

“呵呵,没什么意思,就是不舒服!”

李涛坚定开口,如何能完全摧毁一个人的自信?就是要当着他的面,蹂.躏他最爱的东西,要让韩天佑看清楚,你的老婆属于我,我可以为所欲为,又补充道:“我这个人有个毛病,就是在不舒服的时候心情特别烦躁,一旦烦躁,任何事都不想谈,不想考虑!”

齐多海和赵宝珠夫妇咂舌,意思更加明显了,就是不让他舒服,事情根本没有谈判的可能。

可刚才还好好地,怎么突然变成这样?

两人抬起头,看到站在水池边的韩天佑,一定是他,这个扫把星走到哪祸害到哪,一定是他的出现让李涛反感!

齐多海怒道:“你这个废物还在这里干什么,我们齐家有你这样的上门女婿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滚,赶紧滚!”

赵宝珠也及时开口:“被压路机压死都不解恨的烂货,你站在这让人心情都不好了,三秒钟之内消失在我的视线,快点!”

韩天佑见两人都看向自己。

心中愤怒。

李涛已经提出多无礼的要求,你们竟然听之任之,而我作为齐颖的丈夫,却连站在这里的资格都没有。

穷,全是这一个字闹得。

人一旦穷,就连狗都看不起!

以前他会走,但今天不会,看向齐颖光滑如羊脂美玉的背部,这是自己的老婆啊,绝对不能让他受任何委屈!

“呼啦啦”

齐多海见他迟迟不动,一下子从水池里站起来,怒目圆睁:“废物,我让你滚没听见么!快点滚!”

“唰”

旁边水池的游客也全都看过来,看着一身破烂的韩天佑。

“不用了!”

李涛突然开口:“既然你们不能让我舒服,也就没有继续谈的必要,这样也好,给我家供应钢材的厂商太多太多,你们想要供应我双手欢迎,不过得走正常程序,好了,你们是一家子,你们泡温泉,我走了!”

他说完,就要走。

“李公子!”

赵宝珠登时开口,她本来想签订合同再把女儿送出去,但现在已经没有谈判的资格,硬着头皮道:“你别走,让你舒服,现在就让你舒服!”

齐多海也知道,如果不能把这份合同敲定,对自己将是毁灭性的打击,僵硬道:“小颖,你还在等什么?还不快扶李公子回房休息”

齐颖闻言身体一颤,害怕、恐惧、愤怒,她不想跟李涛,可形势所迫又不得不,所有的情绪,陡然变成委屈,要流出眼泪。

“不用回房间!”

这时,李涛再次开口,心里暗暗得意,自己抓到他们的命脉了,又道:“我这个人喜欢从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来,同样,在什么地方不舒服就要在什么地方解决,我看这里就不错!”

“这里?”

“这里?”

齐多海夫妇同时惊讶问道。

齐颖也猛然转头,难以置信的看着李涛,她可以做出牺牲,但这里不行,人太多,都在看着,开口道:“我不要!”

“那我走了”

李涛转过头,还要走,他已经王八吃秤砣铁了心,必须要在这里。

“李公子、李公子…别走别走”赵宝珠见他还要走,真的急了,赶紧解释道:“这里人太多,而且我知道你也不想小颖被太多人看到吧,回房间,现在就回去,已经开好了!”

齐多海额头都是汗珠:“对对对,小颖,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回房间啊!”

齐颖狠狠的咬着嘴唇,心如灰死。

李涛又正色道:“不行,就在这里,而且小颖美妙的嘴唇整天都在外露着,为什么不能被别人看?一句话,可不可以,可以,我就留下来,结束之后签合同,如果不可以,现在就走,其他的废话一句都不想听,明白么?”

这是他父亲教他的,抓到对方弱点,一定要狠狠打击,这样才能娶得全面胜利!

齐多海夫妇对视一眼,知道已经没有闲聊的可能,

心中下定决心。

齐多海挤出一抹笑容道:“李公子,你坐下,坐下,我们齐家就是有诚意,可以满足你的各种需求,呵呵”

赵宝珠看向闺女,劝说道:“小颖,为了咱们家你得主动点,等你变成女人之后,就知道嘴不单单可以用来吃饭说话,明白么!”

齐颖觉得自己多年来的骄傲都被击溃了,她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居然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做这种事,但自己家的处境就是这样,谁让自己嫁给了一个废物,有苦难他不能帮助,还是拖后腿的角色?

硬着头皮辩解:“我不想这样!”

“由不得你想不想,必须得这样!”齐多海怒道:“这么多年都由着你的性子,今天必须得为家庭做贡献!”

“小颖啊,你得懂事”赵宝珠苦口婆心:“李公子以后就是你的实质老公了,咱们是一家人,放开一点,没事….你,赶紧滚,就是个废物,扫把星,赶紧守在房间把洗澡水放好,等我姑爷和我闺女去洗鸳鸯浴!”

没等别人开口,李涛登时抬手,阴翳笑道:“不用了,他不能走,我也得考虑小颖面子嘛,让他把身上的衬衫脱下来,两只手拿住当成帘子用,挡住别人的目光”

他要搞自己老婆,还要让自己做掩体!

赵宝珠怒道:“快点,你听不到么,脱衣服!”

齐多海指着他鼻子:“你个混吃等死的废物,终于有点作用,还不快点!”

“呵呵,呵呵”

齐颖苦涩的笑了笑,自己嫁的男人就是这样,没有担当、没有能力、没有尊严、但凡是男人做的事他什么都不能做,倒是洗脚水打得好、地擦的干净,今天又多了一点,王八当得绿油油。

根本不用回头看,他现在一定是在脱衣服,让自己的老婆跟别人吧?

她生无可恋,抬起手抓住自己头发,美的不可方物,深吸一口气,准备把脸浸入水面以下。

李涛舒坦的闭上眼睛,准备享受这世界最大的福气。

“嘭”

李颖的面部已经碰到水面,有灼热感,可心却非常凉,难道自己的一生都要在李涛的淫威之下生活么,毫无自我…

她闭上眼睛,继续向下,等到接触的一刻。

可正在这时。

“唰”

她突然感觉到身体被瞬间薅出水面,还没等睁眼,就听耳边传来惊雷般的声音道:“我说过,你家的难关我帮你度过,而且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任何人能强迫你做任何事情!”

第7章 最大合同

不可抗拒的力量、不容置疑的话语、不可阻挡的气势。

齐颖美如荷花的脸蛋上挂着晶莹的水珠,她的一双美眸不可思议的盯着眼前的韩天佑,全身紧绷,心中一遍一遍的质问,眼前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废物老公么?为何他的眼神如此霸道,竟然让自己有种港湾的感觉?

毫无意外,把她拉起来的人正是韩天佑!

以前他知道这场婚姻本身就是骗局,自己喜欢齐颖可她从未正眼瞧过自己,所以只是心甘情愿当个奴才,但今天不一样了,听到她说“养条狗三年也有感情”说明她心里有自己。

只要这个女人喜欢自己,别说自己是财富家族韩家的唯一继承人,哪怕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也愿意为自己老婆付出一切!

齐多海刚才也被韩天佑的气势震住,可随后勃然大怒,又开口骂道:“你他妈算是个什么东西,就是个吃软饭的废物,别在这碍眼,把手松开,再不松开弄死你!”

赵宝珠也站起来,满脸恶毒,只要齐颖让李公子舒服,自己家难关就能度过,明明快要接触上,可这个废物突然出现,他从来都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你就应该让雷劈死,小颖,别搭理他,赶紧帮助李公子,让他舒服!”

齐颖身体一颤,看着这眼神,想脱口而出“我相信你”可话到嘴边迟迟说不出口。

李涛也睁开眼睛,见到他俩对视的眼神气的嘴角抽搐,不阴不阳道:“看来你们还是不懂我说的话啊,也好,那就这样吧,以后别指望能在我家拿到合同,对了,我也会告知其他朋友,以后你们齐家,休想在我的朋友圈内卖出一两钢材!”

“别啊,李公子!”

齐多海身体一颤,如果今天不能把合同拿下来,用不上半个月,公司就会申请破产,届时齐家的家产自己都没有资格争夺,颤栗道:“你行行好,帮帮我们,就按说的百分之二十付款!”

“对对对,百分之二十就行”

赵宝珠小鸡啄米一般点头,随后冲上前,抓住齐颖胳膊,恶毒道:“你还在干什么,赶紧让李公子满意,快点!”

齐颖身体完全不受控制,随波逐流。

“松开她!”

韩天佑陡然开口,眼神如黑夜的猎豹一般,死死盯着赵宝珠:“没有人能强迫她做任何事,她妈也不可以!”

赵宝珠一愣,背着眼神看得遍体生寒,仿佛不是在温泉里,而是在冰天雪地之中,手下意识松开。

“哈哈”

李涛见状,重新在水中站起来:“看来是我想多了,就这样吧,你们是一家人,希望你们这个好姑爷能帮你们度过难关!告辞了”

他说完,走出水池,径直向外走。

脸上挂着三分不屑、三分愤怒、三分得意,因为他知道,这家人一定会来求自己,他们没有别的办法,而他们求自己,这次得让齐颖的做法更加刺激,比如红绳…多么美妙的女人在自己身边,嘿嘿嘿。

果然。

齐多海夫妇见他离开,都恶狠狠的瞪了眼韩天佑,想要骂他,但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得赶紧追过去。

“李公子,还能商量”

“你可以替任何要求,我那个姑爷就是当活王八的命,跟你比不了”

李涛不回头:“别说了,我不想听解释,也不想与你们有任何关系…”

“李公子,你行行好,求求你了!”

这边。

齐颖身体一颤,向后一躲,挣脱开韩天佑的手掌,以前被他碰到只会觉得恶心,而今天却觉得他比较男人,但看李涛走了,叹了口气摇摇头,她不相信自己的废物老公能挽回局面,只是在心理安慰自己:齐颖,你还有点尊严。

见韩天佑看自己的眼神,像是爱上自己了,为了不让这个苗头进一步发展,鄙夷道:“你真的能让我家度过难关?”

韩天佑不容置疑:“当然!”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自己家里的生意每一单都是几十万、几百万,而这次的危机没有几百万根本解决不掉,他一个上门女婿,怎么可能帮着度过,简直是天方夜谭。

冷声道:“那好,如果你能帮我们家渡过,我给你一次追求我的机会,如果不能,那就这辈子不要对我有任何幻想,因为你配不上我!”

韩天佑望着她近乎不近人情的面庞,并没觉得有多冰冷,反而觉得撒娇般可爱,掷地有声回道:“可以!”

齐颖也从水里站起来,走出水池,径直向外走,不回头的道:“记住你说的话,敢反悔就不得好死!”

话音刚落。

就听前方传来一个声若洪钟的声音。

“谁叫齐多海!”

说话的是一位中年男性,穿的西装革履,气势逼人,很像上位者,旁边还跟着一名年轻男性拎着包。

齐多海并没走远,就在前面,他和赵宝珠还拉住李涛。

三人听到声音同时看去。

齐多海微微蹙眉,没想起眼前这人是谁,但还是回道:“我是,请问你是谁?”

中年男性打量了三人,视线穿过三人,又看向背后的齐颖和韩天佑,当看到韩天佑眼前一亮,本想上前请安,可想想到来之前的嘱咐,只好打消这个念头。

开口道:“我叫秦刚,是海连市跨海大桥项目的总负责人!”

海连市跨海大桥!

这是一座还在建设的大桥,同时也是超大工程,新闻上都有报道。

赵宝珠夫妇更加迷糊,他来找自己干什么?

李涛站在旁边,也不知什么意思。

倒是身后的齐颖敏锐捕捉到秦刚看韩天佑的眼神,看了眼,心里生出无数个疑问,忍住没问,快步上前,要听清一切。

齐多海伸出手:“您好、您好…请问找我有什么事情?”

他不认为自己与这样的大人物能有什么交集。

秦刚伸手与他握了握,中气十足道:“你是做钢材的,正好大桥建设需要一批刚才,准备把这单生意让你做,第一批用量大约在十万吨,付款方式是给你百分之五十订金,钢材运到付清剩下的百分之五十!”

“什么?”

齐多海下意识惊叫出来。

把女儿都送出去,送给李涛,才换取一万吨的用量,而且还是付款百分之二十!现在是十万吨的百分之五十,整整高出二十五倍!这已经不是天山掉馅饼,而是天上掉金条啊,砸到自己头上了!

“哎呀…哎呀”

赵宝珠也叫出来,双手抬起来捂着鼻子,因为太激动,鼻子里不断喷血。

李涛脑中嗡嗡作响:“这…这…这怎么回事?”

齐颖惊讶的张开嘴巴,觉得灵魂被人狠狠的抽了一鞭子,有这么好的事?

唯有韩天佑,镇定自若。

第8章 能带人么

秦刚又正色道:“不仅如此,如果第一批刚才被检测合格,能保证及时供应,我们还可以签订二期合同,用量大约为一百万吨!”

“咣当”

话音刚落,赵宝珠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双腿一软坐到地上,一百万吨是什么概念?相当于公司两年的销量总和还多,有了这个合同,不仅仅是能度过难关,更是能在家族里扬眉吐气。

“这…这是真的?”

齐多海呼吸越来越急促,觉得大脑缺氧,快要眩晕。

“当然,把合同拿出来,告诉公司打款!”秦刚办事干脆利落。

身边的年轻男子顺势从公文包里把合同拿出来,顺便拿出手机,告诉公司打款。

不到三十秒,齐多海电话响起,屏幕上的备注赫然就是:财务!

他手指颤动的接起电话:“喂”

财务道:“齐总,刚刚接到海事建筑公司的汇款,备注是五万吨货款,资金是一亿七千万!”

货款数字比较大,但齐多海是中间商,成本在百分之九十五,可这也获利几百万,公司的燃眉之急解决了。

“啪嗒”

齐多海的电话顿时掉落,激动之情难以言表,抬起双手道:“恩人呐,你是我的贵人,我们全家的恩人,谢谢你”

赵宝珠赶紧从地上爬起来,老泪纵横道:“秦总,谢谢你,谢谢你,对我们犹如再生父母,谢谢你….”

“你们忙,准备供货吧!”

秦刚一如既往的干脆利落,收起合同,又重重的看了眼韩天佑,最后转身离开。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前后不超过十分钟,却签订了十万吨的合同!

齐颖又捕捉到秦刚的眼神,咬着嘴唇,怪异的看向韩天佑,越来越觉得事情不对劲,他刚刚说能解决,然后就来了合同?

韩天佑察觉到她的眼神,微微一笑,不做过多表态。

“这…这要恭喜齐叔叔了,有了大合同,这样吧,我准备把家里的合同也给你们,前期付款百分之五十,呵呵!”

李涛突然开口,紧张无比。

他本以为自己是齐多海唯一的路,所以不着急,吊着他,只要他想活命,必然得把齐颖送到自己床上,可现在看来,他们家的难关好像过去了,自己也必须表态,为了让齐颖能爬到自己的床!

“真的?”

齐多海眼睛放大,觉得自己的春天要来了,合同一个接一个。

“那是当然,也只有你们齐家能做”李涛傲然回应,随后压低声音笑道:“齐叔,那你看我和小颖的事…其实我是真喜欢小颖,刚才只是开玩笑,闹着玩,你们别当真,也别往心里去”

齐颖就站在旁边,全都听在耳中。

为了家庭她愿意放弃自己的一切,但家庭的难关已经过去,如果再让自己干什么,宁死不从,冷声开口道:“爸、妈,这十万吨的合同也是我朋友,喜欢我的一个男的,如果你们要把我送给他完全可以,但之后的十万吨、一百万吨,可就全都没有了”

齐颖说话滴水不漏,完全不给人留后路。

赵宝珠闻言,有这样一个男人喜欢自己闺女,那李涛还算个屁?云泥之别!

板着脸道:“李涛,你在想什么,我们家小颖是天鹅,你以为是你这样癞蛤蟆能吃的到的,刚才是我们一时糊涂,如果你再敢说没用的,别怪我们不客气!”

“对”

齐多海有了合同,腰杆异常的挺,鄙夷道:“李涛啊,你年纪不大,一肚子坏心眼,人品有问题,以后你也别叫我叔叔了,认识你这样邪恶的人,我觉得是耻辱,至于小颖,你以后也没机会了!”

“别呀,叔叔阿姨,我真知道错了”李涛挡在两人身前,一副要急哭了的样子,看到齐颖美若天仙的面庞,内心深深懊恼,如果自己能不那么装.逼,直接办正事,现在正在酒店床上与她翻云覆雨。

齐颖是他一生的梦想,绝对不能放弃,又哀求道:“两万吨怎么样?两万吨,一次性全部付款,求求你们,给我一次机会,我是真喜欢小颖,刚才的一切都是我一时糊涂,原谅一次吧!”

齐多海冷哼一声:“哼,你算是个什么东西,配喜欢我们家小颖么?”

一万吨、两万吨,与后面的一百万吨比起来还是差太多。

赵宝珠指着他鼻子道:“杂碎、人渣,好狗不挡路,赶紧滚”

“啪…啪”

李涛情急之下抬手扇自己嘴巴,能与齐颖风流一夜,让他折寿十年都可以,明明就差一点,偏偏喜欢装.逼!哀求道:“我给你们道歉,你们说怎么样都可以,只求让我和小颖…啪、啪”

“滚!”

齐多海夫妇对自己女儿都狠得下去手,更别说李涛了,一点不给面子,向前走,嘱咐道:“小颖啊,以后离这条狗远点,虽说不会咬人吧,但冲你叫两声也闹心,咱们去换衣服,然后回家”

李涛还不甘心:“叔叔阿姨,别啊,我求求你们了,让我干什么都行!”

他跟了两步,发现已经没有希望,顿时抬起头捂住脸,面朝墙面嚎啕大哭,他知道,就因为自己的装.逼,可能一辈子都没机会碰到这个女人了…

十分钟后。

韩天佑送他们上车,然后准备走到自己的电瓶车,骑车回去。

今天是帮了他们一家,但并不打算暴露身份,也可以说,他自己还没做好承认这个身份的准备,怎么告诉别人?

一想到齐颖今天看自己的眼神,几次怪异、几次恍惚、几次惊奇,他嘴里就不禁笑起来,有这样一位倾国倾城的大美妞是自己老婆,觉得异常舒服。

她还说要给自己一次追求他的机会?

刚才说的喜欢她的人是不是指的就是自己?

“嘿嘿…”

他又笑了,万里长征第一步才刚刚开始,总有一天能爬上自己老婆的床,他刚刚骑上电动车,准备离开。

这时,就听身后传来声音。

“喂,傻子,你这个电瓶车能不能带人?”

韩天佑转过头,看到那身影,呆若木鸡。

星空下,刚刚换上一身白裙的齐颖正站在几米远的身后,发丝被夜风吹的飘飘荡荡、裙摆在肆无忌惮的舞蹈,羊脂美玉般的肌肤,如星空般唯美的眸子,她站在哪里,仿若夺走了天地的颜色…

韩天佑被美呆了。

齐颖被他看的不好意思,抬手把头发放在耳后,脸色微红道:“不能带就算了…”

“能,能,太能了!”

有一天,父母对我说你不是我们的亲生儿子...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00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