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富二代想要优秀得付出多少努力你知道么?

一个富二代想要优秀得付出多少努力你知道么?


第1章 跪下给我擦鞋

深夜,江南省金陵市,金陵江边。

一名穿着破旧衬衫,牛仔裤,面色坚毅的少年提着一个鼓鼓囊囊的玻璃丝袋子,来到了一个刚刚被丢弃的易拉罐前,眼中闪过一丝激动,弯腰下去,想要捡起易拉罐。

“最后一个,终于攒够买华为手机的钱了。”

少年嘀咕了一句,手指有些颤抖的伸向了易拉罐。

就在此时,一只黑色的皮鞋突然出现在了易拉罐上。

接着一阵奚落的笑声响起:“哈哈哈,沈辰,终于被我抓住你捡垃圾的证据了吧?”

沈辰心头一沉,抬头时看到了一个穿着名贵西装的年轻人正拿着一个苹果XS对着自己拍照。

闪光灯很刺眼,刺的沈辰下意识的抬手想要遮挡,然而一切都无济于事,对方还是拍下了他的窘相。

“赵易平!你……”

沈辰没想到,对方居然是他的同学。

沈辰和赵易平都是金陵大学大一的学生,平时赵易平就瞧不起勤工俭学的沈辰,经常找他麻烦。

没想到冤家路窄,居然又在这里碰到了对方。

“哈哈哈……沈辰,你说我要是把你这个样子的照片发到班级群里,徐梦会怎么想?”

“她还会愿意跟你这个穷逼在一起么?”

赵易平嘴角带着邪笑,眼中闪过一丝玩味和快意。

徐梦是沈辰的女朋友,沈辰在酒吧勤工俭学下班后还来捡垃圾,就是为了给徐梦买一个新款的华为手机。

沈辰了解徐梦,徐梦爱面子,如果赵易平真的把这张照片发在群里,徐梦面子上过不去,肯定会跟自己分手。

沈辰喜欢徐梦,愿意为徐梦付出,他不想因为自己捡垃圾而让徐梦没面子。

“你想怎么样?”

沈辰对赵易平恨之入骨,几乎是在牙缝里挤出来的几个字。

“噗……”

赵易平嘴角微翘,露出了一丝邪笑,对着自己的皮鞋吐了一口唾沫。

“蹲下!给我擦干净,我就当今天没见过你!不然,我就把照片发到群里。”

赵易平得意的说着,毫不掩饰眼神中的蔑视。

“你……”

沈辰咬着嘴唇,屈辱和愤怒涌上心头,让他有一种暴打赵易平的冲动。

“怎么,你不是喜欢徐梦么?不是吹牛逼说可以为她做所有事情么?”

“现在怂了?不光是一个穷逼,还是一个怂逼,哈哈哈!”

“给你三个数,如果你不给我擦鞋,我就把照片发在群里,让全班同学都看看你这个穷逼多Low!让你再也没脸见徐梦,让徐梦男朋友是个捡垃圾的事情传遍整个金陵大学!”

赵易平肆意笑着,故意把皮鞋在地上蹭了蹭,弄的更脏了一些。

“1……”

“2……”

赵易平刻意拉长的声音在沈辰的耳边回荡。

沈辰紧紧的捏着拳头,如果只是他自己丢脸,沈辰并不在意。

他只是不想让徐梦难堪,不想让自己的女朋友被人瞧不起!

“3……”

赵易平数到3的时候,沈辰终于再次弯下了腰,用自己的衬衫袖子向赵易平的鞋上擦去。

就在此刻,赵易平突然伸手,在沈辰的肩膀上按了一下!

‘噗通……’

沈辰一个身形不稳,居然跪在了赵易平的面前,他的手臂,就贴在赵易平的皮鞋上,看起来,就跟沈辰在跪着给赵易平擦鞋一样!

‘咔嚓……’

拍照声也同时响起,沈辰愤怒的起身,看到赵易平正一副得意猖狂的样子看着他,眼中露出浓浓的鄙视之意。

“赵易平,你太缺德了!”

“把照片删了,不然我跟你没完!”

沈辰指着赵易平,十分生气的喊道。

他以为自己只要擦了鞋,这事就算过去了,却没想到赵易平居然变本加厉的欺负他!

“跟我没完?你特么算老几啊?有什么资格跟我没完?”

“我现在就让徐梦看看你是个什么德行,看看你如同狗一般趴在我面前的傻逼样子!”

赵易平不屑的骂了沈辰一句。

“来来来,都出来吧,出来看看,咱们班的垃圾大王有多垃圾,为了一个易拉罐,跪在地上给我磕头呢!”

赵易平对着周围喊了一嗓子,却让沈辰如坠深渊!

随着赵易平的喊声,四周的黑暗处,走出了四五个身影。

王磊,张鸿鹏,罗常水,徐义晓……

这几个,都是他的同学!

最后一个窈窕身影,更是如同一道闪电劈在了沈辰的心上——徐梦!

此时此刻,徐梦看着沈辰的眼中,没有了往日的温情,只有浓浓的冷漠,鄙弃,不屑!

“哈哈哈……沈辰,你还真够丢脸的,居然为了一个易拉罐给赵少磕头,你就这么缺钱么?”

“就是,沈辰你要是缺钱,来给哥表演个学狗叫,哥赏你几块,何必为了几毛钱的垃圾罐磕头呢?”

“哈哈哈,快别说了,你们看他都快哭了,这穷逼可太逗乐了,为了一个垃圾罐连尊严都不要了。”

几个男生奚落的话语落在沈辰的耳中,刺的他神经抽动。

“你们几个故意害我?”

沈辰瞬间明白了什么,这是一场戏,一场赵易平故意搞出来的恶作剧,就是为了做弄他给徐梦看!

沈辰现在很愤怒,愤怒的想要揍赵易平一顿。

就在沈辰跳起来挥拳的时候,一个冷冷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动作。

“沈辰,你够了!”

徐梦眼中的冷漠,如同刀子一般,插在沈辰的心头,让他痛的无法呼吸,瞬间失去了力气。

“徐梦……我没有……”

沈辰张开干涸的嘴唇,想要解释一下。

“你不用说了,我已经跟你没关系了。”

“我之前被你欺骗了,说什么你可以给我最好的,可以让我衣食无忧,可以让我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呵呵,我怎么就那么单纯的被你骗?”

“就连买一个手机,你都要捡两个月的垃圾才能买得起,你凭什么给我幸福?”

“我可不想跟一个捡垃圾的处朋友,从此以后,我们谁也不认识谁,我看到你,就恶心。”

“平哥哥,我们走吧!别跟一个臭要饭的站在一起,掉价!”

徐梦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赵易平的身边,挽住了他的胳膊,还翘起了脚尖,对着赵易平的脸颊亲了一下。

‘轰……’

这一刻,沈辰的脑子里如同炸弹爆炸一般,整个人呆若木鸡的跌坐在了地上!

“这就对了,以后跟着平哥哥,一准让你吃香的喝辣的,不像某些人连个烧烤都请不起!”

“对,我们走,先去‘威特’酒吧happy一下,再去维纳斯酒店开个房!”

“老子就是要给你头上种成大草原,这样我才更爽,捡垃圾的,你要不要现场观摩一下啊?”

赵易平一边说着,一边用眼角瞟着沈辰,看着沈辰痛苦,他觉得特别爽。

赵易平揽着徐梦的腰,带着几个人狂笑着离开,只留下了沈辰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地上。

他无法接受徐梦的态度,要知道,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啊!

可是徐梦却如此的绝情,不但伤害了他,还在他的伤口上重重的撒了一把盐。

沈辰感到了绝望,江边的冷风如同刀子一般吹在他的身上,让他更加的心灰意冷。

这就是社会的现实么?

一切,都是因为没钱么?

就在沈辰蜷缩在地上,悲痛欲绝的时候,一个身材高大,穿着一身名贵西装,一看就是上位者的中年男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如果有路人经过这里,一定会惊讶的发现,这个男人,就是电视上经常见到的江南省首富沈天南!

“你也来看我笑话了么?”

沈辰看到沈天南出现,表情更加的痛苦了。

“小辰,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的妈妈,但是你这样又是何必呢?跟我回家吧,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敢瞧不起你了。”

沈天南看着地上的沈辰,眼中闪过一抹痛苦,把自己的西装脱下来,盖在了沈辰的身上。


第2章 你……敢么?

“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了么?”

沈辰眼中含着泪水,厌恶的看着沈天南。

谁能想到,沈辰居然是江南省首富之子?

如果让徐梦看到这父子俩对立的画面,她还会跟沈辰分手么?

如果让赵易平看到这幅画面,他还敢对沈辰如此侮辱么?

“我知道你不愿意原谅我,三年前,我给你一个亿让你回家,你都不愿意接受我,我知道金钱买不来我们沈家人的傲气。”

“但是现在跟三年前不同了……”

沈天南微微的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包中华烟,默默的点了一根,若有所思。

“哼,能有什么不同?无非就是你又多娶了个小老婆,多生了一个女儿而已。”

沈辰把沈天南那件价值十几万的手工西装丢到了一边,言语中的不屑溢于言表。

他痛恨沈天南,痛恨这个在他七岁时就抛弃妻子的男人。

就是因为沈天南的抛弃,沈辰和妈妈才活的这么艰难,这么痛苦!

这些年,他们母子活的太难了。

而沈天南却娶了一个又一个老婆,生了一个又一个女儿,过着快活自得的生活。

沈天南来找他,无非就是因为一直没有儿子继承他的家业而已。

沈辰又怎么会让他如愿呢?

“当年的事情,我也是有苦衷的,如果当年我不离婚,沈家……算了,都过去了,不说了。”

沈天南神情有些落寞,仿佛想起了不愿想起的往事。

“苦衷?呵呵,任何苦衷,都不能成为你抛弃妻子的理由,你走吧,我不想见到你!”

沈辰摆了摆手,他实在不想搭理沈天南。

“你妈妈在潜龙湾云顶别墅!”

“你可以不原谅我,但是不能不管你妈吧?”

沈天南很郁闷,这个臭小子,竟然跟自己别扭了三年还不肯低头,最后还得通过他妈妈来解决问题。

潜龙湾云顶别墅,那是沈天南在金陵的住处!

沈辰的妈妈任芸已经十一年跟沈天南没有往来,怎么会突然间跑到沈天南的别墅里去了?

该不会是被沈天南这王八蛋给绑架了吧?

“沈天南!你要是敢动我妈妈一根汗毛,我绝对会让你断子绝孙!”

沈辰和任芸相依为命十五年,母子之情心连心,妈妈被绑架,做儿子的怎么可能不发疯?

“别激动,你妈妈是自愿住进去的。”

“再说了,以你妈妈的身手,你觉得,我能绑得了她?”

沈天南深深的吸了一口烟,那个叫任芸的女人,曾经守护了他七年,最后却因为身份低微,不得不离开了他!

“你放屁!这不可能!她怎么可能主动去你的房子里住!”

沈辰承认,自己的妈妈有着超出常人的武力值。

但是再强大的人也有自己的弱点,正如他的弱点就是徐梦,不然也不会被赵易平这样的瘪三侮辱!

任芸的弱点,就是沈天南,沈天南能有一万种办法把任芸绑架了。

在沈辰看来,任芸绝不会自愿住到沈天南的别墅中去。

“小子,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不可能,你妈妈是我的女人,云顶别墅不过是我的一小块资产,我的资产给我的女人使用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

“就好像你早晚要继承我的家产一样!”

沈天南说的如此理所应当,竟然让沈辰一时间无言以对。

“让我继承家产,你就不怕我把你辛辛苦苦打拼下来的家业都败光?”

沈辰冷笑了一声,他就是要气沈天南,为自己出气,为自己的妈妈出气。

“哈哈哈哈……就你?”

“你败家的速度要是能超过我赚钱的速度,也算你有能耐!”

“怕就怕,你连败家的本事都没有!”

“不是我瞧不起你,我丢一个亿在这,你敢花么?会花么?舍得花么?”

沈天南盯着沈辰看了又看,猖狂的笑了起来。

“你……”

沈辰没气到沈天南,反倒被沈天南气的面红耳赤,咬牙切齿。

‘啪嗒……’

沈天南把一串车钥匙丢在了地上。

那是一辆迈巴赫的车钥匙。

车子,就停在路边!

“我没有这么懦弱的儿子,你不配姓沈,如果你想证明自己,就去把自己受到的侮辱讨回来!”

“别说你打不过他们,任芸的儿子如果连几个小瘪三都收拾不了,你丢的就不止是我沈家的人了,你丢的,是你妈妈的脸!”

“你……敢么?”

“如果你做到了,我立刻把你妈妈放了!”

沈天南的嘴角带着嘲弄似的笑,那种深入骨髓的瞧不起让沈辰恨得咬牙切齿。

一瞬间,沈辰感觉自己的天都要塌了,女友背叛,母亲被自己亲爹绑架,关键这个当爹的还特意跑来奚落了他一顿,这特么的,太欺负人了!

我要报仇,我要让欺负我的人都站在我的脚下颤抖!

“啊……”

此时的沈辰,就好像一个炸药桶被人点着了引信一般,仰头怒吼起来!

他满脸狰狞,一把从地上捡起车钥匙,大踏步的向迈巴赫走去!

‘轰……’

引擎声响起,迈巴赫像是疯了一样的冲了出去。

“这才有点我儿子的样子啊!”

“玛德,你把车开走了,我怎么走?”

“算了,让小刘开劳斯莱斯接我吧!”

沈天南笑眯眯的丢掉烟头,掏出了手机。

威特酒吧门口,一辆丰田凯美瑞和一辆大众朗逸停在了停车位上。

赵易平搂着徐梦,和王磊,张鸿鹏,罗常水,徐义晓几个人刚刚从车上下来,便看到了一辆迈巴赫风驰电掣般冲进了停车场!

“哇!迈巴赫哎!”

徐梦看着迈巴赫那流线型的黑色车身,尊贵厚重的气质,眼中流露出了止不住的羡慕,惊呼了出来。

“这是迈巴赫帕尔曼防弹车,连穿甲燃烧弹都炸不透,一千多万呢!不过就算有钱也买不到。”

赵易平的脸上同样闪过艳羡的神色,能开得起这种车的人,在国内也是寥寥可数的人物。

“我次奥,这车真帅!”

“这才是真正的有钱人啊!”

“我次奥,它冲我们来了,快闪开!”

几个人还没来得及赞叹几句的时候,那辆迈巴赫却好似疯子一般冲了过来,吓得几个人神色巨变,连忙躲闪。

‘嘭……’

巨大的撞击声响起,整个路面都是一震,很多在威特酒吧里正在玩的人都跑了出来,不明真相的人们瞬间把酒吧门口的停车场围了起来。

赵易平几个人都吓得脸色惨白,惊魂未定的向那辆迈巴赫看去。


第3章 他不会是来捡垃圾的吧?

“我……的……车!”

这一看不要紧,赵易平心疼的都快哭了,只见那辆迈巴赫狠狠的撞在了他那辆丰田车的车身上,把整个驾驶位都给撞成了‘S’型,连带着旁边罗常水的大众车一起顶在了墙上。

刚才要是没下车,就这一下,能把他整个人撞成一坨。

而那辆迈巴赫,连一点漆皮都没掉!

“这是刹车坏了么?刹车坏了你撞墙啊,撞我车干什么啊?”

罗常水也是一脸哭相,这算是祸从天降么?

“不行,我得让他赔钱,就算你有钱任性,也不能随便撞人车啊!”

赵易平愤愤不平的说道。

“能开得起迈巴赫的,肯定是有钱人,指不定对方直接赔给你一辆奥迪呢!”

王磊在一旁很猥琐的说道。

“有道理,就让他赔我一辆奥迪!”

听王磊这么一说,赵易平隐隐的有些兴奋,这些有钱人哪里会在乎一辆车钱,不趁机宰他们一顿就对不起我刚刚受到的惊吓!

‘咔嚓……’

迈巴赫的车门声响起,几个人目不转睛的盯着驾驶室的方向,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撞了他们的车。

一个身影从车上走了下来,绕过迈巴赫,来到了众人面前!

“沈,沈辰?”

徐梦看着沈辰从车上下来,好像看到了外星人一般不敢置信!

“这……怎么可能?”

赵易平嘴巴张得大大的,仿佛能吞下一颗鸡蛋。

“不会是见鬼了吧?他怎么可能开得起这种车?”

王磊等人也是满脸吃惊,就在刚刚,沈辰还如同死狗一般躺在金陵江边承受着他们的侮辱,怎么一转眼就开着迈巴赫耀武扬威的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怎么?不认识了?”

沈辰大踏步的走了上来,对着赵易平狠狠的就是一脚。

“这到底怎么回事?”

所有人被眼前的一幕震得大脑空白,赵易平甚至挨了揍都没反应过来。

‘呯……’

赵易平被这一脚踹得身体飞出了四五米,趴在地上如同一只煮熟的大虾一般。

‘啪……’

沈辰反手又是一巴掌,把王磊扇倒在地。

围观的人全部蒙圈,这年轻人,真的是人狠话不多啊!

此时几个人才反应过来,沈辰,是来报仇的!

“玛德,干他!”

赵易平趴在地上指着沈辰怒吼着。

此时罗常水等人才反应过来,一个个开始向沈辰出手。

可惜,此时的沈辰已经彻底释放了自己。

这些年,他跟着任芸苦练功夫,却一直不允许在外面动用,今天他彻底的爆发了!

罗常水等人没有一个能接住他一拳的,不到五秒,除了徐梦外,几个人全都扭曲的躺在了地上。

下一刻,沈辰打开了迈巴赫的后备箱,从里面提出了一个箱子。

沈辰知道,沈天南这个暴发户喜欢在车里存放现金,他喜欢用现金办事,那样显得他土豪,阔气。

在沈辰很小的时候,沈天南就这么做了,这个习惯一直不曾改过。

沈辰虽然觉得这样做很俗,但是毫无疑问,办事效果足够震撼!

箱子打开,一叠叠的钞票整齐的码在里面,顿时闪瞎了所有人的眼睛!

“我次奥,这是多少钱?”

“那一叠就是一万,这一箱子,得有一百万!”

“这年轻人好有钱,他要干什么?”

围观的人都傻了,谁都没见过在大街上这样明目张胆摆出一百万的人!

‘哗啦……’

沈辰抓起一把钞票,对着人群抛了出去。

红彤彤的钞票如同樱花一般在天空飘洒,人群顿时炸锅了。

“抢钱啊!”

人群顿时乱成了一团,无论男女老少,蜂拥着冲上去开始捡钱。

眨眼间,沈辰就撒出去几十万!

每个捡到钱的人都喜不自禁,充满期盼的看着沈辰。

好一会,地上的钱被人们捡完了,赵易平等人却已经奄奄一息。

刚才那一幕,人们只顾着抢钱了,谁还会在意自己的脚下到底踩到了什么,几个躺在地上的人,差点被疯狂的人踩死!

就连徐梦,都被人群冲倒踩了好几脚,整个人头发凌乱,目光呆滞的坐在地上看着沈辰。

她不敢相信,沈辰竟然如此有钱!

一个平日里依靠打零工捡垃圾的人,怎么可能这么有钱?

这是在做梦么?

沈辰曾经跟她说过,可以给她买最好的手机,用最好的化妆品,坐最好的车,住最好的房子!

当时徐梦以为沈辰在吹牛逗她开心,却没想到这一切竟然都是真的!

时间,还能倒回去么?

显然,那是不可能的!

“后悔么?”

“我们的一切,都结束了!”

沈辰眼中闪过一丝哀伤,伸手把箱子盖盖上,提着剩余的钱转身离开了。

迈巴赫?不需要他管。

如果沈天南连这点事都摆不平的话,那还配当江南省首富么?

沈辰猜的没错,此时在威特酒吧的一个阴暗角落中,一辆奥迪A6车上,一位穿着红色唐装的老者正盯着威特酒吧门前发生的一幕,那张威严的老脸上带着丝丝的无奈和苦笑。

“这个少爷,还真是能跟老爷对着干,阿兵,你去处理一下现场,记住,一定要封锁消息,今晚发生的事,我不想在任何消息渠道上看到。”

唐装老者无奈的摇着头,对着前面的司机吩咐道。

“是,黎叔!”

坐在前排的司机颔首点头。

招手打了个车,沈辰来到了潜龙湾别墅。

自己的妈妈怎么可能会主动去潜龙湾别墅?

他才不相信沈天南的鬼话!

沈辰一定要把妈妈救出来!

不行的话,就跟沈天南拼命,反正沈天南就他这么一个儿子!

让沈辰郁闷的是,出租车在潜龙湾别墅的大门口就被拦了下来。

“外来访客请填写访客申请表。”

门口那名保安警惕性十足的打量着沈辰,递了一张表格给他。

潜龙湾是整个金陵最豪华的别墅区,住在里面的人非富即贵,这小子穿得破破烂烂的,一看就不像里面的人,更何况还是大半夜一脸杀气的,天知道这小子来干嘛的。

上次就有一个住在里面的富二代灌醉了一个女孩带了回来,半夜时分女孩的男朋友找来,门口的保安给放了进去,那个富二代差一点被砍死。

这事闹的挺大,传遍了整个金陵城,最后却不了了之,女孩的男朋友因为私闯民宅伤人被抓了起来,现在还在大牢里。

倒霉的是那个保安,被那个富二代整的不但没了工作,连金陵城都待不下去,跑回老家种地去了。

有了前车之鉴,现在的保安可不敢乱放人进去,但是出于素质和规矩,保安还是给了沈辰一张访客申请表。

沈辰虽然着急,理智还是有的,知道人家保安是职责所在,自己又不是电视中飞檐走壁的武林高手,蛮干是不行的,只能接过纸笔填表。

“咦?那不是沈辰那个大垃圾王么?他怎么跑这来了?”

“可不就是他么,跟刚才赵易平发群里的照片一模一样!”

“他不会是来捡垃圾的吧?哈哈哈!”

沈辰正在填表,几个充满鄙弃意味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


第4章 那可是墅王

一扭头,沈辰看到一辆红色的宝马2系敞篷超跑就停在自己的身后。

车上坐着三个人,驾驶位上,一个扎着马尾辫,明眸皓齿的漂亮女孩正打量着自己。

说话的,是坐在后面的一对男女。

三个人沈辰都认识。

开车的是金陵大学艺术系的系花余佳欣。

坐在她身后的,则是沈辰经贸系的同班同学,张呈栋和黄蕾。

之所以认识余佳欣,是因为沈辰每晚都去打工的苏荷酒吧,就是余佳欣的妈妈开的。

余佳欣经常去酒吧玩,每次都能碰到沈辰。

至于张呈栋和黄蕾,那都是沈辰的冤家对头,张呈栋和赵易平是室友,两个人平时都瞧不起沈辰。

黄蕾就更不用说了,有一次在苏荷酒吧喝酒,被沈辰撞到在洗手间跟一男的亲热,当时就怀恨在心,一直记恨着沈辰,每次见到沈辰,都要讽刺几句。

沈辰懒得搭理张呈栋和黄蕾的嘲笑,只是对着余佳欣微微点头。

“你怎么在这?”

余佳欣这女孩没有那么势力,平时对沈辰的印象也不错,知道他勤工俭学不容易。

但是也没多么亲近,毕竟两个人的身份地位,家庭条件悬殊太大 。

“他能干什么,肯定是看这里环境不错,想来捡点值钱的东西呗,哈哈哈!”

张呈栋斜眼瞟着沈辰,一脸的瞧不起。

“我……找人!”

沈辰不知道怎么跟余佳欣解释,只能随意的说了一句。

“找人?上车吧,我带你进去。”

余佳欣看沈辰不像说谎的,冲着沈辰偏了偏头,示意他上车。

沈辰一愣,心中一喜,立刻跑到了副驾驶的位置拉开车门。

“佳欣,你载他干什么?小心他把你的车弄脏了!”

沈辰刚要上车,黄蕾立刻嘟着嘴,一脸鄙夷的瞪着沈辰。

“好歹是我妈店子里的员工!”

余佳欣解释了一句,冲着沈辰喊道:“愣什么呢?上来啊!”

沈辰看了一眼自己有些脏的裤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坐到了车上。

这别墅区太大了,他就算能进去,估计也要找很久才能找到云顶别墅,搭余佳欣的便车无疑是最快最好的选择。

至于黄蕾和张呈栋,全当他们两个不存在好了。

“呵呵,这人啊,还真是不要脸呢!”

黄蕾翻了个白眼,娇柔造作的说道。

“你怎么好意思坐上来的?”

“就是,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垃圾?把佳欣的车弄脏了,你赔得起么?”

天有点黑,张呈栋只看到沈辰拿着一个黑箱子。

沈辰干脆全当两个人在放屁,左耳进右耳出,混不在意。

“你去哪?我先送你过去。”

余佳欣就坐在沈辰旁边,看得比较清楚,瞟了一眼沈辰手里的皮箱,微微有些诧异。

这皮箱面料柔软平整,做工精细,一看就是造价不菲。

莫非是沈辰捡到了别人的箱子,专门帮人送进来的?

刚才张呈栋手机里还有一张沈辰捡垃圾的照片呢。

这张照片,早就像病毒一样扩散在了整个金陵大学各个班级群中。

现在的沈辰,就是全校出了名的窝囊废,一个捡垃圾的窝囊废!

当时余佳欣在开车,就没去看照片的内容。

一边捡着垃圾赚钱,一边却拾金不昧,沈辰的形象瞬间在余佳欣的脑海里高大起来。

“哦,我去云顶别墅!”

沈辰一边笨拙的拉过安全带扣上,一边说道。

“什么?云顶别墅?开什么玩笑!”

坐在后排的黄蕾一下子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如果不是张呈栋拉着她的话,就被甩下车去了。

“小子,云顶别墅可是这潜龙湾别墅区的墅王,开盘的时候就是十万一平米,整套别墅价值七千多万,自从被一位神秘富豪买下以后,就一直没人住过,你说你去云顶别墅,不会是在吹牛吧?”

张呈栋所知道的,也都是听说的,毕竟他也不住这里,只是在沈辰面前可以找一些优越感。

整个潜龙湾别墅区都是依山而建,云顶别墅,是地处别墅区最中间的独栋墅王,建筑面积七百多平米,实际用地面积,算上前后花园什么的,超过了上千平米,在金陵城那是独一份。

“是啊,早上我开车从那过,里面还没人住呢,花园里的花都有些败了,那些保洁也是懒,竟然都不知道修剪一下,总不会这小半天的时间就有人住进来了吧?”

余佳欣一边开着车一边说道,以她家的财力,也顶多在潜龙湾别墅区里买一套价值四百多万的叠墅,最中间的那套云顶别墅,她也就是在路过的时候往里面瞟两眼。

至于张呈栋和黄蕾,他们两个根本住不起潜龙湾别墅区,只是跟着余佳欣进来感受一下环境的。

沈辰心中冷笑了一下,神秘富豪?狗屁的神秘富豪,沈天南对他的行踪保护的还真好,买了这里的墅王别人竟然都不知道。

云顶别墅不过是沈天南众多房产中的一套而已,买了不住很正常。

但是他今天一定在,沈天南可能对别人说假话,对沈辰,却从没说过一句假话!

“现在有人住了。”

一想到沈天南,沈辰就一肚子气,语气也变得冷漠了不少。

余佳欣诧异的看了一眼沈辰,她突然发现,沈辰板起脸的时候,面相刚毅,张得还挺帅的,竟然隐隐有种高冷总裁的范儿!

就是人穷了点,不然也是妥妥的高富帅一枚啊!

刚才听张呈栋说他已经跟那个爱慕虚荣的女友分手了?

分的好,那种女人,只会害了他。

不知道为什么,余佳欣有种为沈辰打抱不平的感觉。

“呵呵,你就吹牛吧,我说你小子该不会是想偷偷的进去偷东西吧?”

张呈栋神色一变,突然觉得自己化身福尔摩斯,越发认为他的猜测是对的。

人穷志就短,赵易平抢走了沈辰女朋友,还侮辱沈辰下跪的事,张呈栋是知道的。

沈辰,金陵大学经贸系三大穷逼之一,怎么可能跟云顶别墅里的人扯得上关系?

除了偷东西,张呈栋想不出沈辰去云顶别墅能干什么。

只要能进到云顶别墅里,随便偷点东西出来卖了,就能跑到赵易平面前装逼打脸给自己找回面子了不是?

这人一旦恼羞成怒钻了牛角尖想不开,什么事干不出来?

越想,张呈栋就越觉得自己的推理靠谱。

“我说沈辰,你知道这是哪么?这是整个金陵市安保力量最强的地方,这四周都是有监控的,你可是跟着我们进来的,你自己想死,别把我们也坑了。”

张呈栋义正言辞,斩钉截铁的喊道。


第5章 谁都不能坏了规矩

“我看你是脑残片看多了,应该好好的清理一下你的大脑了。”

“自己看看别墅里有没有人!”

沈辰没好气的骂了张呈栋一句,指了指前面那栋面积最大的别墅说道。

车子一路过来,不是那种四五层的叠墅,就是双拼或者三排别墅。

唯独别墅区正中央那栋面积超大的独栋别墅显得特别华贵,四周的别墅在它面前一比,都好像歪瓜裂枣一般不堪入目。

按照沈天南的性子,除了这栋独栋别墅之外,绝对不会买其它的。

沈辰很容易就能分辨出,这栋别墅,就是云顶别墅!

此时的云顶别墅中,灯火通明,连花园里都是亮着夜灯的,其间不时有忙碌的人影晃动,应该保安和保洁之类的在连夜工作。

看着眼前的一幕,张呈栋的脸瞬间涨成了猪肝色,很显然,是有人住在里面的!

“还真有人住在里面啊!”

“对了,你刚才骂我什么?”

张呈栋忍不住感慨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沈辰骂了他。

这个该死的沈辰,平时在学校里是最窝囊的一个,今天这是吃错药了,居然敢骂他!

张呈栋不知道,往日里沈辰是不愿意跟他们计较,对他们的冷嘲热讽完全当成放屁了。

今天沈辰心情不好,所以才怼了他两句。

“呵,云顶别墅可是不允许外人随意出入的,就算你进来了也是没用,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去捡垃圾吧,这里就算有值钱的东西,也不是你能窥伺的!”

黄蕾也觉得沈辰是进来偷东西的,就凭他那德行,能跟住在云顶别墅里的人扯上关系?

打死她都不信!

“你打过招呼没?能进去么?”

余佳欣看了一眼沈辰手里的皮箱问道。

她觉得自己的猜测是对的,沈辰应该是捡了人家的东西,专程给人送过来的。

只是她也好奇,能住在云顶别墅里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

“他请我来的,自然就会让我进。”

面对余佳欣,沈辰说话就客气了许多。

余佳欣知道沈辰平日的做事风格就很稳健,她觉得沈辰还是值得信任的。

“哟,哟,还人家请你来的,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张什么样,人家有钱人,凭什么请你这种穷瓜皮来啊?”

黄蕾不屑的哼了一声说道。

“关你屁事!”

沈辰冷着脸,他现在的心思都在妈妈的安危上,说起话来自然也是火星四溅。

“你……要不是佳欣带你进来,现在你还在别墅区的大门外站着呢!”

“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进云顶别墅的!”

“别一会进不去说我们认识你,丢人现眼!”

黄蕾气鼓鼓的说道。

“我只能送你到这了,前面不让随意出入了。”

距离云顶别墅还有一条长约200米的单独通道时,余佳欣停住了车。

这条路,是属于云顶别墅的私人领地,没有主人的许可,是不允许随意出入的,目的,就是彰显云顶别墅的尊贵。

在这里,有专门的保安队为云顶别墅服务,就是防止其他人打扰到了别墅主人的生活。

没有别墅主人的许可,任何人都只能站在外面远远的看着,违反者一律按私闯民宅处理。

在潜龙湾别墅区,云顶别墅和其它的别墅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区域。

之前就有人因为好奇跑进去,结果被保安队带走暴打了一顿,结果那家人连吭都没敢吭一声。

打那以后再也没人敢私闯云顶别墅的区域,余佳欣可不敢坏了规矩。

这里的保安队,全都是金陵苏家的人。

苏家在金陵,那是真正的世家,没人敢惹。

“好的,谢谢你了。”

沈辰提着皮箱下车,迈步向云顶别墅走去。

在他的身后,黄蕾也跟着下了车。

“蕾蕾,你干什么去?里面不让随意进的!”

余佳欣看到黄蕾也跟着一起进了单独通道,吓得连忙喊了起来。

“我就想看看,这小子怎么进去,我才不相信他的鬼话呢,能住得起云顶别墅的人,怎么可能认识他一个穷逼?”

黄蕾颇为不服气的说着。

“我也不相信,我也去看看。”

张呈栋也跟着下了车,和黄蕾一起跟在了沈辰的后面。

“你们两个!这不是给自己惹麻烦么?唉!”

余佳欣叹了口气,连忙下车追了上去。

张呈栋和黄蕾都是跟着她进来的,要是出了事,人家肯定找她们家的麻烦。

果不其然,三个人前前后后一起,走了不到100米,前面就出现了两名穿着制服的安保人员拦住了张呈栋和黄蕾。

“这里是私人区域,云顶别墅的规矩,外来者私闯民宅,跟我们走一趟吧!”

两名保安都穿着黑色的制服,双手交叉放在腹部,站得笔直挺拔,眼含煞气,一看就是专业的内保人员。

“什么狗屁规矩,他怎么进去的?凭什么拦着我们啊?”

张呈栋指着前面已经过去很远的沈辰问道。

“他?你们也配跟他比?”

保安冷笑了一声,一伸手,把张呈栋的肩膀捏住了。

“他就是个捡垃圾的,凭什么让他进不让我们进啊?”

黄蕾很不爽,这些保安眼瞎么?沈辰是穿的比他们好,还是张得比他们讨人喜?

“别废话了,跟我们走吧!”

另外一个保安也抓住了黄蕾的胳膊。

“你们干什么?我们也是这里的业主,凭什么抓人?佳欣,佳欣,快帮帮我啊!”

黄蕾这下彻底的慌了,私闯民宅是违法的,真要是被抓进去了,以后还怎么见人啊?

“等等,等等……”

余佳欣远远的便看到黄蕾和张呈栋被抓住了,心急如焚的跑了上来。

“两位保安大哥,我是3602房的业主,他们两个不是故意闯进来的,帮帮忙,放了他们吧!”

余佳欣可是知道这些保安都是金陵苏家的人,一个个霸道的很,真把他们抓起来打一顿那也是白打。

“3602的业主?你应该去3602房啊,没有别墅主人的邀请,不管是谁都不能坏了规矩,你也跟我们走一趟吧!”

这些保安的职责就是守护别墅区里的规矩,这里住着的都是真正的社会名流,上层人士,很多都对隐私极为看重,如果别墅主人知道他们随意放人进去,就连他们背后的金陵苏家声誉都要跟着受损,他们可承担不了这种损失。


第6章 那是一箱子钱

“两位大哥,我们都是第一次到这来,不懂规矩,我现在就带着他们走行么?”

余佳欣心下着急,要是被带走了,麻烦就大了,估计她妈妈来了都救不了他们,

“说什么都没用了,跟我们走吧!”

抓着黄蕾的那个保安一伸手,向余佳欣抓了过来。

这些保安可都是特种退役,身手了得,余佳欣哪里躲得过他们的抓捕。

“大哥,等等,我跟那人是一起的。”

“沈辰,沈辰……”

余佳欣灵机一动,指着前面的沈辰喊了起来。

原本沈辰已经过去了,没打算搭理身后的张呈栋和黄蕾,他们两个被抓也是活该,沈辰也没打算救他们。

可是听到了余佳欣的声音,沈辰便停住了脚步。

余佳欣对自己不错,她妈妈对自己也挺照顾的,沈辰不能看她被抓走不管。

“两位大哥,她是我的同学,跟我一起来的,我着急,走快了,没等他们。”

沈辰转身走了回来,对着保安开口道。

“啊?既然是跟沈少一起的,就进去吧!”

保安看了沈辰一眼,刚才他们在沈辰报出名字后就知道沈辰的身份了,哪里敢拦他。

现在沈辰发话了,他们也不敢拦余佳欣了。

余佳欣三人被放开,一个个惊魂未定,想走却怕保安质疑,不敢往回走,只能忐忑的跟在沈辰的身后。

“沈辰,你特么害惨我们了,这一会还能出去么?”

张呈栋一肚子气没地撒,只能对着沈辰埋怨。

“就是,就算徐梦刺激到了你,你也别拉我们垫背啊!”

黄蕾也是直翻白眼,却不敢像之前那样大呼小叫了。

“行了,都少说两句吧,沈辰可没让你们来,是你们自己愿意跟着的!”

余佳欣没好气的训了两人一句,要不是他们俩,她也不至于差点被人带走,幸亏沈辰出面,不然这会指不定脸上挨了多少巴掌了。

“沈辰,你是不是捡了这别墅主人的东西?”

三个人都被张呈栋的脑洞带歪了,余佳欣心里也害怕沈辰真的是来偷东西的,这别墅里灯壁辉煌的,还有那么多人在里面,沈辰真要是来偷东西的,那真算得上是江湖大盗了。

“算是吧!”

沈辰看了看手里的箱子,他当时是觉得那么多人看着,把这半箱子钱丢在车上不安全,怎么就变成了给沈天南送东西的?

“那就好。”

余佳欣长出了一口气,她只是想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测,如果她猜的是真的,那别墅主人怎么都不会为难他们。

“我次奥,你竟然捡到了这别墅主人的东西?”

“这里面是什么?”

张呈栋听到两个人的对话,此时才注意到沈辰手里的皮箱有些扎眼。

“该不会是一箱子钱吧?”

黄蕾惊喊起来。

这样大一皮箱钱,那得有多少?

一百万?两百万?还是五百万?

看到沈辰没说话,就算是已经默认了黄蕾的猜测,三个人集体震惊!

张呈栋甚至有种抢了皮箱就跑的想法!

“我去,沈辰你是不是傻?捡了这么多钱竟然还给人送回来?”

黄蕾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沈辰,这么多钱啊,换成自己肯定偷偷的留下享受生活了,这个沈辰怎么这么二呢?

“你才是傻,谁丢了这么多钱都会去查,现在信息这么发达,四处都是摄像头,他不送回来,自己留下才是麻烦!”

余佳欣深深的看了沈辰一眼,这个大男孩不但品质好,为人处事也是光明磊落。

一路来到了云顶别墅的门前,别墅大门敞开着,沈天南的那辆迈巴赫已经回到了花园里,旁边还停着一辆劳斯莱斯。

别墅的门口,有一穿着唐装的老者站在门口,似乎是专门等着沈辰一般。

老者沈辰认识,是沈天南的管家兼保镖,名叫薛黎,沈辰小时候还抱过他,算起来,两个人也有十来年没见过了。

“你在这等我一下吧!”

沈辰对余佳欣开口道。

他自己都不确定进去后会碰到什么样的情况,不想给余佳欣带来麻烦。

“好!”

余佳欣自然的就停住了脚步。

“我跟你一起去吧!”

张呈栋可不想错过这样一个攀附权贵的机会,云顶别墅的主人啊,那肯定是高高在上的,要是能混个脸熟,他以后出去吹牛逼都有资本了。

“不怕死的话,你就跟着吧!”

沈辰瞪了张呈栋一眼,转身便往里面走。

张呈栋讪讪的停住了脚步,他还是不敢跟着沈辰进去,天知道这别墅主人是个什么性格,万一把他们打出来呢?

不过沈辰前脚进去,张呈栋和黄蕾就各自打开手机,以云顶别墅为背景开始自拍发朋友圈了。

余佳欣看着两个人不要脸的样子无奈的摇摇头,暗自决定以后跟这两个人关系疏远,太势力了。

沈辰此时已经来到了别墅门前。

“少爷回来了,好久不见,长成大小伙子了。”

“刚才你在门口的时候我就认出你来了,这眉眼也张开了,跟你父亲年轻时简直一模一样!”

门口的薛黎笑呵呵的看着沈辰,伸手帮沈辰打开了门。

“黎爷爷好!”

伸手不打笑脸人,沈辰面对薛黎态度要和蔼很多,就算有气也不好对着薛黎发脾气。

“沈天南在哪里,滚出来!”

沈辰一进屋,跟在外面时候的样子截然不同,整个人脸上布满了寒霜。

“老爷在书房,在这边。”

薛黎特别无奈的带着沈辰往书房的方向走去,这父子俩就好像天生的仇敌,见面说不上三句话就会翻脸。

“我妈妈在哪里,快把她放了!”

沈辰眼中带着杀气,沈天南要是敢欺负他妈妈,他就跟沈天南拼命。

可是当他杀气腾腾的走进书房的时候,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屋中,任芸一身睡衣,慵懒的坐在沙发上。

她天生丽质,气质高贵,即使是跟沈天南分开后,依然有无数青年才俊追捧,却都被她拒之门外,单身十年,带着沈辰独自一个人过日子。

这些年,最让沈辰心疼的,就是他的妈妈。

她本可以过着上等人的生活,却为了他这个拖油瓶,不曾再嫁。

今天,她却再次出现在了沈天南身边,眉眼中,全是溺爱之色。

“看来儿子还是心疼你。”

沈天南此时也坐在沙发中,毫不意外的看着沈辰,对着任芸笑道。


第7章 能给他多少好处费

深夜的山腰不时有山风吹过,潜龙湾别墅区,云顶别墅的门外,三个年轻男女冻得瑟瑟发抖。

“这沈辰都已经进去半小时了,我们就这样干站在这里干等着?”

张呈栋一肚子不满的怨气,却只能对余佳欣和黄蕾抱怨。

“佳欣,我们就这样站着也不是办法啊,那个沈辰,指不定在屋子里吃香的喝辣的,让我们在这里挨冷受冻的给他站岗,缺德不缺德啊?”

朋友圈发完了,过了初到云顶别墅的新鲜劲,黄蕾也感觉特别无聊。

就这样站在大门外,进不敢进,走不敢走,实在太憋屈了。

“你们两个不跟进来不就没这样的事了?安心等着吧,别再给我惹麻烦了,再出事我可不管你们。”

余佳欣没好气的瞪了两人一眼,之前怎么没发现这两个家伙如此不堪呢?

自己还拿他们当朋友!真是猪油蒙了心。

“快看,快看,那家伙出来了!他站那干什么呢?”

黄蕾指着别墅的门口喊了起来。

余佳欣连忙抬头看去,只见沈辰被一位穿着唐装的老者送到了别墅门外,并且对着他很有礼节的鞠躬后退了回去。

而沈辰,此时就站在别墅门外的台阶上,仰头看着天空的星星,面色极其凝重,似乎在琢磨什么东西。

“你们猜,别墅主人能给他多少钱?”

“我们在外面站这么久,沈辰要是拿到了好处费,是不是应该给我们也分一点啊?”

张呈栋的注意力,全都在沈辰的身上,希望能看出一些端倪!

黄蕾听到张呈栋这么一说,也起了同样的心思,只是她跟张呈栋的想法不同,她是在想,能不能凭借着她的姿色,从沈辰那骗到一些钱。

倒是余佳欣长出了一口气。

沈辰出来了,还是被人恭敬的送出来的,意味着他们也不会有什么事了。

她厌恶的瞟了一眼张呈栋:“别不要脸了,人家捡的东西,就算真给了好处费,也是沈辰应得的,你怎么好意思想要分一杯羹的?”

说起来,他们没有被保安队带走,完全是沈辰的功劳,不然出了事后果不堪设想,余佳欣已经打算请沈辰吃个饭表示一下感谢了。

只是,沈辰站在那仰头望天干什么呢?

欣赏夜景么?

几个人不知道的是,沈辰此时的心情极为纠结!

他原本气势汹汹而来,是为了救自己母亲的,却没想到竟然从沈天南和任芸的口中知道了一个让他不敢想象的秘密!

沈辰站在那,双眼迷离,两行清泪顺着他坚毅的脸颊滑下。

“原来,我一直都错怪你了。”

“原来,你们为了我竟然付出了那么多。”

“原来,这一切,都是你们安排好的!”

“你们放心,从此时此刻起,我会彻底改变自己,终有一天,我会站在你们所说的那个地方,把你们曾经所受过的屈辱全部讨回来!”

“我,会证明给你们看!”

沈辰在心中默默的发誓,然后擦干了眼泪,迈步向大门外走来。

“出来了,出来了,终于出来了!”

“沈辰,快说说,这别墅主人长啥样,到底是谁?你把那么一大箱钱还回来,他给了你多少好处费?”

张呈栋看到沈辰走出来,立刻凑了上去,腆着脸问道。

如果说之前张呈栋还瞧不起沈辰,现在就不一样了。

能住在云顶别墅,开得起迈巴赫,劳斯莱斯的人,那随便露露手指缝就够沈辰翻身农奴把歌唱了。

可惜,沈辰懒得搭理张呈栋,甚至连正眼都没看他一眼。

“不会吧?一分钱都没给你?”

“我说你小子是二还是傻?捡了那么一大箱子钱你不自己留下,不留下倒也罢了,大老远给人送回来,连点好处费都没拿到,真是个废物啊!”

“早知道我就进去了,肯定能拿到一笔不菲的好处费!”

张呈栋看到沈辰没搭理他,还以为沈辰还是之前那个靠做兼职,捡垃圾生活的穷小子,一边垂足顿胸后悔自己怎么没这么好的机会,一边又恢复了之前对待沈辰的嚣张态度。

沈辰冷笑了一下,他要是说出来,怕会吓死张呈栋!

沈天南不是没给他一分钱,相反,沈天南给了他5个亿!

而且这套云顶别墅,包括花园里停着的迈巴赫,也都属于沈辰了!

这些钱,车,别墅,都只是沈辰的起步资金而已!

只是沈辰不想说,也懒得说。

他跟张呈栋,注定是两个世界的人,一个高高在上的神仙,又怎么会跟一个卑微的蝼蚁计较什么呢?

沈辰直接来到了余佳欣面前:“帮我跟琼姐说一声,以后酒吧的工作我就不去做了。”

沈辰口中的琼姐,就是苏荷酒吧的老板,余佳欣的妈妈余琼,酒吧的员工都称呼她为琼姐。

余佳欣是单亲家庭,跟她妈妈姓。

如今沈辰身价不菲,确实没必要去酒吧打零工赚钱了,那还是很浪费时间的。

“你还说自己没拿到好处费?”

“没拿到好处费你会舍得吧兼职辞了?”

“快说,别墅主人给了你多少钱?”

“哦……我知道了,他肯定是给你的银行卡,或者把钱直接打你卡里了是么?”

张呈栋在一旁听到沈辰的话当时就跳脚了,以他对沈辰的了解,这可是路边碰到个矿泉水瓶都要捡起来卖钱的主,好不容易找到的兼职他能舍得放弃?

那肯定是从别墅主人那拿到不少好处了啊!

沈辰冷冷的瞪了张呈栋一眼:“我拿没拿好处费跟你有什么关系?滚!”

张呈栋上下打量着沈辰:“行啊沈辰,见世面了,翅膀硬了,敢跟我叫嚣了……我告诉你,就算你拿了一些好处费,你依然是经贸系三大穷逼,屌丝中的一个。”

“今天我们可是跟着你来的,你拿到了好处费,我们怎么也得分点吧?快说,你你到底拿了多少钱!我也不多要,咱们四个人,分成四份,一人四分之一就行!”

张呈栋没想到沈辰态度这么强硬,这还是之前那个见了人都躲着走的窝囊废么?

果然钱壮怂人胆,有了钱,连说话的气势都不同了。

他干脆把余佳欣和黄蕾都拉下水,我们三个人一起分你的,看你好意思不给么?

“我才不要!”

“张呈栋,你以后别说我认识你……”

连余佳欣和黄蕾都没想到,张呈栋居然如此无耻,拉她们两个当挡箭牌,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开口。

‘噗通……’

张呈栋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沈辰一脚踹了个跟头。


第8章 车祸?是拦车!

“你特么敢打我!”

张呈栋从地上爬起来,刚要跟沈辰动手,看了看别墅门口保安凶狠的眼神,顿时又怂了。

这里是云顶别墅啊,在这里打架,万一再被保安队的人抓走,那麻烦可就大了,张呈栋只好强忍住了,怨毒的看了沈辰一眼。

“沈辰啊沈辰,你给我等着,等回到学校,老子虐不死你!老子一定让你把拿到的钱都吐出来!”

张呈栋在心中默默的盘算着,一定要找回场子。

沈辰不再搭理张呈栋,转身继续对着余佳欣道:“谢谢你带我过来,回头我请你吃饭,另外,我刚才说的那事……”

其实余佳欣和黄蕾也挺好奇沈辰到底有没有拿到好处费,听到沈辰说不上班了,再加上张呈栋的分析之后,两个人也认为,别墅主人一定给了沈辰不少好处费。

不过余佳欣没有任何窥伺之心,只是笑着道:“好,我跟她说,你现在有钱了,也确实没必要浪费自己的时间去酒吧了,安心把自己的学业完成,按照你的成绩,毕业后绝对能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

“至于吃饭的事嘛,你刚才帮我们解围的事我还没道谢呢,回头我请你,你可不能因为有钱了就浪费,多想想以前的苦日子。”

余佳欣的话让沈辰心头一阵感动,这样的话,徐梦可是从来没跟他说过。

在沈辰的印象中,徐梦每天跟他说的最多的,都是埋怨的话语,埋怨没钱买化妆品,埋怨没钱买好的手机,埋怨没钱买好的包包。

现在想想,人在恋爱之中果然智商为零啊!

徐梦完全是冲着找个能给她花钱供她奢侈生活的钱袋来的,跟他沈辰处朋友,就是因为沈辰听话,好指使,愿意为她花钱而已。

当沈辰满足不了徐梦的欲望时,徐梦自然就会抛弃他,寻找下一个目标。

再加上赵易平的趁火打劫,沈辰被抛弃,也就顺理成章了。

“好了,既然事情结束了,我们就走吧,你去哪里?我送你回学校?”

余佳欣原本是带着黄蕾和张呈栋回家玩的,现在她对两个人特别失望,干脆就不搭理张呈栋和黄蕾,拉着沈辰便往外跑。

“这……好吧!”

沈辰原本打算出来跟余佳欣解释一下,让她回家的,现在被余佳欣拉着走,也不好意思拒绝,便硬着头皮跟余佳欣走了,只留下了黄蕾和张呈栋两人大眼瞪小眼。

“这个该死的沈辰,以为搞到点钱就敢不把我放在眼里,我一定要弄死他!”

看到两个人走远了,张呈栋一边捂着肚子,一边咬牙切齿的说道。

“想收拾他还不简单?”

黄蕾脸上闪过一丝阴霾,她原本想趁机跟沈辰接近一下,骗沈辰一点钱花,却没想到沈辰被余佳欣带走了。

“你有好办法?”

张呈栋看向了黄蕾。

黄蕾神秘一笑:“陆少最近不是在追求余佳欣么?要不你现在给陆少打个电话?”

“你这个主意真不错,陆少要是知道他喜欢的女孩被沈辰这个捡垃圾的窝囊废泡了,应该会发疯的吧?”

听到黄蕾的话后,张呈栋掏出了手机,嘴角露出了一丝阴笑。

黄蕾口中的陆少,是金陵陆家的一位花花大少,名叫陆振东,也是金陵大学的,最近一直在追求余佳欣,平时都是早晚一束花,满操场追着余佳欣表白的排场。

余佳欣知道陆振东是个花花公子,身边莺莺燕燕一堆,女朋友几乎是三天一换,根本不是真心追求她,她只是忌惮陆振东的家世,只能不明摆着表态拒绝,也不答应陆振东做他女朋友的要求,等陆振东自己觉得没意思就放弃了。

余佳欣没想到,她越是这种态度,陆振东反倒越上瘾,今天邀请她吃饭,明天邀请她出去玩,后天邀请她旅游,追求的节奏有着愈演愈烈的架势。

当余佳欣的敞篷宝马出现在金陵大学门口,陆振东早就气势汹汹的等在那了。

背靠着他的宝马X5,远远的,陆振东就看到了坐在余佳欣副驾驶位置上的沈辰,余佳欣还侧着脸跟沈辰聊着什么,那张纯净秀气的脸上,带着一种欣赏的神色。

那是对沈辰的欣赏!

他陆振东追求余佳欣这么久,余佳欣可是从没用这种眼神看过他,甚至用正眼看他的次数都少的可怜。

此时的陆大少整个脸都气的跟个紫茄子一般,心头涌起了满满的醋意,这醋意化成了妒忌的火焰,很不得把沈辰一把烧成灰。

越想越气的陆振东挡在了学校大门的车道上,硬生生逼停了余佳欣的车!

周围有很多学生都看到了这一幕,纷纷驻足而立。

“发生什么事了?”

“车祸?不是,是拦车了。”

“那个开车的好像是大一艺术系校花余佳欣啊!”

“是她,拦车的那个是陆家的陆振东!”

余佳欣作为大一艺术系的系花,同时又是四大校花之一,在金陵大学追求者众多,名气很旺。

而最近陆振东疯狂追求余佳欣,闹出来的动静也很大,所以在整个金陵大学,鲜少有人不认识这两个人的。

“坐在余佳欣身边那个男生是谁?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不会吧?那个小子,不就是今晚在网上给人下跪的那个,叫什么沈辰的么?”

“看照片,我这有照片,就是他,穿的衣服都是一模一样的!”

“我次奥,不是吧?就是那个穷逼窝囊废?他怎么坐在了余佳欣的车上?”

沈辰的那张照片,被赵易平发在的班级群里,很快就以朋友圈的方式传遍了整个金陵大学。

现在的网络那么发达,连一些媒体都已经关注到了这个新闻,可以说现在的沈辰近乎人尽皆知了。

“我去,看陆振东那愤怒的样子,怕是因爱生恨了吧?”

“不管这个沈辰跟余佳欣有没有关系,他都要倒霉了啊!”

“快,瓜子,辣条,小板凳搬起,视频录上,弹幕走起,这回有好戏看了。”

一群学生很快就发现了三个人不同的表情,顿时有了一种吃瓜群众的感觉。

“陆振东?你干什么?疯了啊?”

再说余佳欣,一边开车一边跟沈辰聊天,平时两个人聊天不多,今天有机会聊一下,余佳欣发现沈辰这个男孩竟然见识不凡,莫名的就生出了一丝好感。

就在此时,余佳欣全然没想到旁边会冲出了个陆振东,好在到了校门口了,车速本来就不快,沈辰又提早发现提醒了她,余佳欣才及时反应踩住了刹车。

如果要是撞上去了,余佳欣不敢想那是什么后果。

任谁开车被人搞这么一下都会生气,余佳欣也来了脾气,对陆振东说话也没往日里那么客气了。


一个富二代想要优秀得付出多少努力你知道么?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696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