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得奇遇,返乡归家,种种田,发发财,性感御姐找上门

偶得奇遇,返乡归家,种种田,发发财,性感御姐找上门


第1章 香艳一幕

“七八年没回来,也不知道二叔过的怎样。”

廖凡走在山间小路上,看着一路熟悉的景色,眯缝着眼睛淡淡一笑。

他离开家乡好几年,要不是这次上级部门终于同意,让他回来做个村里的保安科长,估计这辈子也难得回来一趟。

“老虎,我会找到你妹妹,好好照顾她。”

想起之前的任务,廖凡抽了根烟,眉头微皱。

退役前的那次任务他刻骨铭心,战友为掩护他,至今昏迷不醒。

这件事成了他心头的痛。

深深呼吸一口气,廖凡眉头忽然一挑,压抑住内心的伤感。

“七八年了,大概没人记得我了吧。呵呵。”

廖凡有些激动,一脚踩进前面草丛,打算抄近路回去。

这时,一声尖叫却突然响起。

“啊……流氓!”

廖凡一惊,循声望去,发现在他前方不远处竟然蹲着一个女人。

这荒郊野外的,毒蛇毒虫倒是不少,一个女人蹲在那里干干嘛?难不成是受伤了?

想着,他赶紧跑了过去,焦急的问道:“姑娘,你没事吧?”

女人惊慌失措的看着廖凡,愤怒的吼道:“啊!流氓!转过身去,转过去……”

廖凡一愣,这才看清楚,她竟然……在解手?

顿时,廖凡闹了个大红脸,无意中一瞥,一片雪白映入眼前,他赶紧转过身,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紧接着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悉悉索索的声音,不用想也知道是女人在提裤子。

“姑娘,我不是故意的,刚才是误会,我以为你受伤了……”

“无耻!”女人起身气鼓鼓地朝廖凡走了过来。

当女人走到眼前时,廖凡顿时有种被惊艳到的感觉。

但当下,他顾不得那么多,赶紧解释刚才的无意之举。

可是还没开口,突然一巴掌扇到了他脸上。

一声脆响,廖凡直接愣住。

“流氓混蛋!”杨淼淼羞怒的瞪着廖凡,眼中满是怒火。

廖凡有些懵的说道:“我怎么无耻了?我都说了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你受伤了,谁知道你是在……”

廖凡话没说完,女人就恼羞成怒的打断了他,怒声道:“你……闭嘴!”

廖凡撇撇嘴揉了揉生疼的脸,脸色也变了,有些生气。

这女人太暴力了吧?

但杨淼淼比他更加生气。

她从城里来这穷乡僻壤做医生已经够不容易了,没想到还被这流氓欺负。

刚才她去出了个急诊,回来的时候突然内急,这穷乡僻壤的,周围又没有厕所。

她看看四下无人,不得已就地解决了一下,没想到刚解决完准备起身,突然出现了这个流氓!

看到廖凡的表情,杨淼淼更是怒从中来:“你这是什么表情?”

廖凡无语道:“我表情怎么了?”

“臭流氓!”

杨淼淼不屑和他这种流氓讲话,又骂了一句,就准备走。

但廖凡有些不爽了,我好心好意看你是不是受伤,虽然有点误会,但也不能一直骂流氓啊,又不是故意的。

所以他打算再解释一下,不然这个流氓的名声传出去也不好。

看到杨淼淼要走,他下意识的去拉她。

杨淼淼突然被廖凡拉住,惊叫一声,转身又是一巴掌。

这一巴掌打的又急又快,关键是廖凡压根没想到她还会动手,根本没防备。

所以他挨了一个结实,顿时就感觉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好像刚才那一巴掌有什么东西刮到脸了一样。

他抬手摸了摸脸,一阵火辣,他看了一眼杨淼淼的手才明白,原来是被她手上的戒指刮到了。

看到廖凡脸上出血,杨淼淼也被吓住了。

但惊慌失措的她,没有管那么多,趁着廖凡发愣的时候,转身快速跑了。

面对这么不讲道理的女人,廖凡有些无奈,嘀咕道:“真是一个暴力的女人,以后谁娶了你,还不倒了八辈子霉啊。”

嘀咕着,他又摸了摸脸。

虽然又摸了一手血,但脸上刚才被刮出来的口子已经消失了,皮肤也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对自己的这种奇怪的自愈能力,这三年来,廖凡已经见怪不怪,早已习惯了。

因为这能力,他才能从好几次任务中生还下来。

收拾了一下郁闷的心情,廖凡又继续往村里走去……

看着远处二叔的家,他脚步顿时又加快了。

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二叔廖星院子门口。

廖凡正要进去时,里面却传来一阵叫嚣的声音。

第2章 二叔被打

“廖星,你到底想干什么?欠钱不还是吧?我之前借给你钱,那是觉得你一把年纪,可怜巴巴,所以才借给你,没想到你这家伙不知好歹,说好三个月还钱,这都两个半月了,你还不还?”

“不是我不还,刘军你也太坑人了,我就借你五万块钱,你当时说只需要给五百块钱利息,可现在你跟我要二十万块钱,我上哪里去弄?”

廖星哭丧着脸,攥紧拳头,心里着实愤怒无比。

“呵呵,坑人?廖星,我可是跟你签订合同了,合同你也看了,用你的眼睛亲自看的,你还点头了,我都录下视频,这份合同里面,说好的,你借的钱利息是多少,算下来,二十万,我没跟你多要。”

“你……你……你陷害我……”

“陷害?呵呵,无论你怎么说,我都不在乎,我现在有认证物证,视频齐全,你怎么狡辩抵赖?快点,把钱给我拿过来,当然,你要不给也成,用你的地契来换。”

刘军嘿嘿一笑,阴着脸,一副吃定廖星的样子。

地契才是他刘军的最终目的。

“你个混蛋,我跟你拼了。”廖星拿起一个铁锹,对着刘军就要打下去。

他是气的不行,有些昏头了。

“给我打,老东西,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刘军恶狠狠道。

“住手,我看谁敢。”廖凡大声咆哮。

随即便看到他推开门,朝着里面跑了过去,看到一边倒在地上,痛苦哀嚎的廖星,一时间悲愤交加。

“二叔,我来晚了。”

廖星以为自己听错了,以为自己看错了。

廖凡不是在部队里面当兵吗,怎么回来了?

"阿凡,你……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在燕京吗?“廖星颇为激动疑惑的看着廖凡。

“二叔,咱先不解释,这到底怎么回事?”廖凡指着刘军。

“怎么回事?哼,你二叔欠我钱,二十万,他现在还不了,我要他用地契偿还。你们,给我进去,挖地三尺,也要给我把地契挖出来。”刘军冷呵呵一笑,朝着廖凡瞪一眼,甩手示意他一边手下赶快朝着屋里跑。

“我看谁敢!”廖凡眼睛眯成一条线,盯着这群人,眼神如电,寒气逼人。

“怕什么,给我搜,小子我告诉你,别没事找事。”刘军知道廖凡跟廖星的关系,故此,依仗人多势众,威胁廖凡。

廖凡可不是好威胁的。

“我数三声,你们出来,不然,我要动手了。”

“动手?呵呵,你动个给我看看。”刘军哼一声,嘲讽道。

“三,二……”

“一!”

那群人没出来,廖凡动了。

“好,很好,你们,给我打,狠狠地打,我要他变成残废。”刘军哈哈大笑。

几个打手一听刘军发话,二话不说,抡起拳头,拿起砖块,就朝廖凡身上轰击过来。

刘军在一边兴奋笑着,他想看到廖凡被殴打倒地的场面,也想看廖星面色惨白,跪在地上求饶的场面。

只是接下来的场面让他有点措手不及,脸色剧变。

廖凡出手了,廖凡的手甩出去后,啪啪啪,完全是赤果果打脸。

但凡被廖凡打中脸蛋的人,脑袋嗡嗡响动,身体趔趄,嘭的一下,跌倒在地。

廖凡手从一边拿过来一根绳子,嗖嗖嗖,身体移动,这些被他击倒在地的混混手臂都被绳子拴住,最终缠在一起,打手们哀嚎不止,无法动弹。

“你……”刘军吓得说不出话。

“我什么我?”廖凡阴冷一笑,一个跨步走到刘军身边,他的手攥住了刘军衣领。

刘军吞咽一口唾液,声音有点颤抖,压着嗓子,狠戾朝着廖凡道:“你要干什么?”

“你说我干什么?”廖凡眯着眼睛道。

第3章 五万块,我还!

“你二叔欠我钱,你凭什么打我?”刘军咬着牙道。

“欠你多少钱?”廖凡质问。

“二十万。”刘军道。

“胡说八道,就欠你五万。”廖星怒喝一声。

“我不管,按照合同,你就欠我二十万,打官司,我不怕,我有人证,也有物证。”刘军强硬无比。

“那是你诬陷设计我。”廖星知道理亏,但还是气愤无比。

“不管,要么给钱,要么给地契。”刘军说话间,要狠狠推开廖凡,可惜廖凡手劲大。

他根本推不开。

廖凡沉吟了一下,刘军说的没错。

他事先设计好了二叔,人证物证都有,打官司二叔肯定吃亏。

“好,还钱是吧,二十万,我来还了。”

廖星见廖凡要还钱,立刻想要阻拦。

廖凡伸出手,阻止了二叔。

“叔,这件事,从长计议,我会处理好的。”

廖星看着廖凡的眼神,想要说什么,但却说不出来。

猛然叹息一声,懊恼不已。

“都怪我啊。”

他直接蹲在地上,懊恼的很。

“给你一个月期限,必须把二十万还了,不然,我一定要你家破人亡。”

“二十万,一个月后,我铁定给你。”廖凡说完,一把手甩开刘军。

“滚!”

刘军哼了一声,狠狠瞪了一下廖凡。

今天的计划算是被廖凡给打乱了。

他自知理亏,吆喝着一干属下,迅速灰溜溜跑了。

“他就是想要我的地契,故此来陷害我。”廖星攥紧拳头懊恼不已。

刘军是这里的开发商,一直都在打他土地注意,很多人房产地契都被他买走,也就他家地契没卖出去。

现在想想,当初真不应该去跟这狗杂碎借钱。

“叔,以后我就是你的脊梁骨,放心,一切有我,天塌不下来。”廖凡走到廖星身边,轻轻的拍了一下二叔稍显苍老的肩膀,认真坚定道。

……

夜晚,无星无月,天色阴沉,好像要下雨。

廖凡跟二叔廖星喝着酒,吃着菜,顺便互诉衷肠。

“表嫂呢?”

“她回娘家去了,过几天回来,对了,你怎么回来了?”廖星问道。

“上面分配下乡任务,所以我就被调配到这里来了,那边说我可以过来当保安科长,所以,叔,你不用担心我。”廖凡的话半真半假。

说假话,自然是不想二叔过多担心。

“你明天就去报道?”廖星道。

“对,明天就去。”廖凡笑道。

……

第二天,廖凡早早起了床,围绕小村奔跑一个小时,找了一块空地,修炼一番吐纳,感觉体内精力充足后,擦拭身上汗水朝着廖星院子那边过去。

“龟息功现在第一层快要修炼到巅峰状态,突破第二层想必也需要不了多少时间,至于医道十二针,目前只能施展六针,还需要多多努力。”廖凡眼神里浮现一丝丝期待。

村长李红星,五十来岁,是一个老油条了,在小洼村当了三十年村长,在村子里势力盘根错节。

年轻时候,他还会去村里每一家每一户跑上一圈,而现在,断然是不会这么做。

走了一段时间,廖凡来到一个二层小洋楼大门外面。

驻足观望一下,心里感慨,这村长李红星居住条件还真不错。

居然是二层小洋楼,村子里能住这么好房子的也没有几个吧。

尤其是他门口还停放一个黑色小轿车。

汪汪汪。

狼狗叫喊声从大门里面传出来,似乎很凶。

敲打大门,有人出来,是个五十岁的老头,不用想,廖凡知道这个必然是李红星。

“你是?”

“哦,村长,我是廖凡,我这里有上面给的转业文件。你看一下。”

说话间,廖凡把自己的勋章,部队的转业文件递给了李红星。

李红星单单看了勋章一眼,再仔细瞅一下,眼睛转动。

“你是廖星那个多年前去燕京的瓜娃子?”李红星诧异询问。

“嗯,”廖凡道。

“那赶快进来。”李红星连忙邀请他进去。

坐在客厅里,廖凡看了周围墙壁一眼,挂钟,名画,还有液晶电视,真皮沙发,玻璃桌子,地面是上好瓷砖铺就而成,一百来平方米,还真是大,真是不错。

单单这装修都要花费数十万吧。

加上这个洋楼,起码也要二三十万,一起算下来,没有四五十万,绝对搞不定。

他心里感慨,在农村里当个村长,能弄到这么多钱,简直是太厉害。

至于其中猫腻是什么,廖凡也没多想,毕竟他现在想的就是能安稳在村里工作。

“部队那边说让我来当这个保安科长,保护村里安全工作。”

廖凡稍稍解释。

并且把文件也拿出来。

保安科是临时设立的特殊部门,平日里维护治安,主要防范山外来的猎捕者,小洼村后山是一片风景区,那边时不时有候鸟和珍惜动物出现。

一度成为猎捕者眼中的宝贝,钱这个东西,任何人都喜欢,有利益纠葛,谁不会动心?

李红星看一眼后,“这个没问题,既然是上面下发文件,我这边必然要给你落实,只是,我有点好奇,你怎么好好回来了。”

第4章 你你别碰我

“哦,我是想回来看看二叔,毕竟我二叔老了,以后有机会,我还会过去。”廖凡不想跟村长李红星说太多关于他的话题,便转移了话题。

李红星哦一声,眼睛转动。

“行,我让文书给你办理一下。”

随即他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苹果手机。

廖凡诧异,这个村长还真是吃好的,用好的,住好的。

“那行,村长,我先回去了。”

“成,你回去吧。今天不上班,周一上班。”李红星淡淡一笑提醒道。

嘟嘟。

外面的轿车声音传来。

“村长,我来了,今天我可是给你带了好东西。”

走出村长院子,廖凡便看到一个人五人六的男子过来,只是这家伙脸上青一块紫一块。

不是刘军还能是谁。

刘军手里提了一箱酒,还有一袋野人参。

但,刘军看到廖凡后,脸色阴沉无比。

阴阳怪气道:“是你。”

廖凡没搭理他。

“一个月,你只有一个月时间。”刘军愤怒无比,因为廖凡不睬他。

“放心,一个月,少不了你。”

廖凡冷笑一声,转身离去,只是心中思忖,看来这刘军跟村长关系很不错。

一脸阴沉的刘军看着廖凡背影,拳头握紧,好像杀了他的心都有。

“村长,这个家伙,可能是你我以后前途的眼中钉,拦路石。”刘军转身看向李红星。

李红星眼睛微微一眯,点了点头。

“放心吧,他翻不起什么大浪。”

“有你这句话,我就安心了,对了,李茹那个小娘们,如果我有机会的得到手,你可不能阻拦我。”刘军忽然猥琐一笑。

“感情的事情,我不管,随便你,只要你情我愿就成,再说了,你刘军长得不错,也有钱,她一个寡妇,能看不上你?”李红星乐呵呵一笑。

被李红星马屁一拍,刘军感觉受用无比,哈哈一笑,颇为兴奋。

……

第二天,廖凡觉得没事做,想到上次去后山还是好多年前,觉得倒不如过去看看。

三步并作两步,他迅速朝着小洼村后山那边过去。

小洼村保护区,错落有致,湿地建设在东面,林地建设在西面,至于南面,乃是一大片水塘,里面种的是珍惜动物,大闸蟹,鱿鱼等,基本上属于海鲜产品。

北面,什么都没有,乃是一片荒地。

而保护区,最北面之地,是纵横交错,尚未开发的大山深处。

山上树木茂密,有各种珍稀动物。

“记得二叔说过,这山里面有温泉,既然来了,倒不如去看看。”廖凡心血来潮,忽然冒出来这么个想法。

此时,天气还比较冷,泡温泉再合适不过。

山上,不少野生植被,灌木丛也挺多。

逛到山里很深处,廖凡忽然看到一抹身影。

他眉头皱着,狐疑道:“这么冷的天,村子里还有人来打猎?”

虽说现在生活条件好,可总有喜欢打猎的村民,在山林里走动。

只不过,看到散在一边的药篓后,廖凡顿时明悟,看来是卫生所那边的医生。

尤其看到白大褂,廖凡心中更肯定自己看法。

一条蛇在廖凡靠近后,猛然窜出去,张开带血獠牙,龇牙咧嘴盯着廖凡,嗖一下,从地上窜出来,甩动蛇躯,对准廖凡脖子撕咬。

廖凡冷哼一声,区区一个冷血动物,能耐他何?

手指头伸出,噗嗤一下,捏住红蛇七寸之处。

打蛇打七寸,蛇被捏住七寸,身体即刻间没法动弹,廖凡朝一边树干上就一扔。

一声轻嘭,红蛇掉在地上,一动不动。

不远处,身穿白大褂的女人躺在地上,纽扣扯开。

这女人竟然是先前自己刚回村时,撞见的那个在草丛里解手的女人。

此时,杨淼淼呼吸微弱,看着越来越近的男人,颤抖道:“你,你要做什么……别碰我……”

第5章 打屁屁

她感觉很委屈,觉得自己今天怎么这么惨,不仅被毒蛇咬,还看到廖凡这个人。

之前的事情,她一直耿耿于怀呢,尤其是廖凡当时的态度,让杨淼淼觉得很不可理喻。

没想到今天居然再次碰到面前这个男人。

尤其现在男人还要碰她手臂。

廖凡眉头皱着,手悬在对方手臂上。

一时间不明白对方为什么眼睛里蕴含怨愤。

不过,转念一想,他明白过来,想起来昨天一幕。

“美女,我跟你说,那个不是我故意的,真是误会。”

“误会?你还有脸说?

杨淼淼气的牙齿乱颤。

廖凡明白了,当时自己思乡情切,想要快点见到二叔,所以才想要快点摆脱杨淼淼。

没想到却让误会更深。

这个事情也是他没想到的。

不过想到目前最重要的还是救治杨淼淼。

他就立刻把心中念头,全部消去。

“之前的事情,暂且掀过去,现在,你最好别乱动,现在最要紧的是治疗你身上的蛇毒,我看这条蛇,毒性不小,这荒山野岭,别墨迹了。”

“我就是死掉,也跟你无关。”

廖凡刚想触碰杨淼淼的手臂,就被杨淼淼给甩开:“你走开!”

廖凡看着杨淼淼这个冷冷的样子,对他不理不睬的,对自己生命也如此不重视,心里一股气立刻上来了。

他是个男人,男人是有血性的,更何况他不能眼睁睁看着杨淼淼死掉。

但,要制服一个女人,廖凡还是有办法。

廖凡哼了一声,直接抬起杨淼淼的身体。

“你要干什么?来人……快来人……”

杨淼淼梨花带雨,惶恐不安,尤其看到廖凡肃面色,更是害怕。

廖凡觉得这城里的女人,还女大学生,真的是涉世不深,想的简单,这荒山野岭的,她这么叫喊,能有什么用?

啪啪啪。

廖凡手掌在杨淼淼身上猛然拍打几下,清脆无比。

“给我闭嘴。”

“你若敢再喊一次,我就再打一次。”

廖凡严厉的样子,杨淼淼果然不哭不喊不闹。

而脸蛋却唰一下红了起来,她咬着嘴唇。

“别给我乱动弹,要杀要剐,等老子把你手臂毒素去掉,随便你怎么办都行。”

廖凡说话间低头看一下手掌心,发现手掌心居然有鲜血。

他转眼朝杨淼淼羞人腰部那边看一下,发现有一个红色牙齿印。

心中暗道,这蛇偏偏咬什么地方不好,非咬这个地方,真是尴尬。

“最好别乱动,你现在身体有两处蛇伤,乱动生气,只会让你气血攻心,毒性散发更快,我现在帮你疗毒。”

廖凡手指头对着杨淼淼身体比较重要穴位点了两下。

算是让气血没办法流动,否则传入全身那可就危险无比。

“你……你干什么。”杨淼淼咬着嘴唇,眼圈通红。

她现在敢怒不敢太放肆,主要担心再被廖凡打。

“用嘴吸毒。”廖凡扔下一句话,也不容对方思考和拒绝,嘴唇一吸,就是一口猩红鲜血吸入嘴唇。

这鲜血因为有蛇毒,故此,稍微发黑,且带着淡淡臭气。

连续吸了几口,廖凡感觉脑袋稍微有些发晕。

暗道这毒性还真厉害。

把最后一口血吐出后,他看着对方手臂,“起来,抬起来。”

“你……你……你太过分了。”杨淼淼气的发晕。

“过分?过分能有你生命重要?你死了,你爹娘怎么办?除非你是孤儿。"廖凡冷淡道,同时要抬起对方身体。

杨淼淼被廖凡这么一说,一时间想起来爹娘来,她难免更觉委屈。

“你们女人……真是……有什么好哭的。快点。”

“我不……你个混蛋……你非礼我……”杨淼淼再次痛哭起来。

“非礼你?可笑!”廖凡想都已经吸一口了,也不怕吸第二口。

他直接用力抬起杨淼淼腰部,随即嘴巴放在对方身体上,迅速吸血。

可,杨淼淼面色通红,更是一下子气晕过去。

她是一个有素质,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廖凡身上带着痞性,两个人遇到,真是冤家聚头。

好在杨淼淼是气晕过去,廖凡把她伤口毒血吸出来后。

并没有耽搁时间,而是开始手掌放在对方脊背,运转真气,不只是给杨淼淼疗伤,还给他自己疗伤。

一丝丝红色光晕从他肌肤上浮现,顺着进入杨淼淼体内。

此时此刻,他是闭上眼睛,周围一切却没看到。

周围原本冬季枯萎的野草,此刻却忽然冒出青色。

枯萎野草,开始焕发生机。

一切,都是廖凡身上真气散发红色光晕触碰之后出现的。

诡异的很。

第6章 功法奇效

约莫半个时辰后,廖凡感觉身体好很多,嘴角乌黑处,也消弱不少,体内真气更是有些许增长,比他修炼多日产生的效果都要好。

暗喜之后,他盯着杨淼淼看了一下。

杨淼淼气血比之前流畅很多,脸上的苍白已经被少许血红替代。

只是,杨淼淼感觉身体冷。嘴唇翕动,说着她冷她冷的话语。

“看来还是有点毒性,不过,只需要温热气息对冲一下,她就没事了,可是也没什么特别温热东西,咦,不对,温泉池。”

廖凡灵光一现,想到了什么,背起来杨淼淼就要离开。

他起身,却愣住。

眼睛盯着地面,他方才跟杨淼淼盘坐之地。

“不对啊,刚才这个地方可是枯草一堆,现在怎么成了青色?焕发生机,实在诡异的很,莫非方才我身上发生什么?”

对于《龟息功》廖凡还一直处于开发状态,他目前只是修炼第一层,身轻如燕,气息绵长,拳头劲道日益增长,这也都是他目前得到的效果。

可,功法是否还有其他奇效,他并不清楚。

一时间难免会猜测颇多。

“冷……”杨淼淼闭着眼睛,又开始呢喃。

廖凡没多想,迅速朝远处东北方向他原本一直想去打算过去的温泉池快速奔跑。

约莫十分钟时间,廖凡抵达温泉池,噗通一声,抱着杨淼淼便跳入温泉池。

温泉池池水温热,一丝热气迅速扑面而来,周遭更是弥漫一些白色雾气,看起来犹如仙境,只是这里,安静异常,果然跟周军所说,并没有什么人过来。

却说廖凡抱着杨淼淼跳入温泉,杨淼淼衣服立刻被水给湿了,她是女性,二十多岁的年龄,自然爱美,讲求苗条,漂亮,白色大褂内穿得是修身毛衣被水湿了后,即刻贴身。

未免是让廖凡眼前一亮,玲珑曲线曼妙无比。

为了让杨淼淼能够快速去除掉身体余毒带来的寒气,廖凡做了一个决定,这个决定也是必须要做的。

他把对方衣服立刻弄掉,闭上眼睛,扔在温泉池子边。

好在,杨淼淼并没有把身体其他部位全部露出来。

可,即使这样,也是暗香浮动,魅惑诱人。

廖凡吞咽一口唾液,乘人之危,可是小人所为,他虽是热血男儿,可也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更何况,现在需要给杨淼淼准备一些东西。

“你现在这里呆着,我去去就回。”

“你且安心,今日之事,全是迫不得已才做的,希望你能明白。”

廖凡看着在温泉池内坐着,靠在池沿边的杨淼淼,随即转身离开。

他身上都湿透,出去后,寒风侵袭,未免有些寒冷,好在有真气护体,也无甚大碍。

他走后,杨淼淼睁开了眼睛,眼睛通红,眼圈带水。

……

廖凡来到方才给杨淼淼疗伤地方,蹲了蹲身体体,看着地面青草。

“枯萎的草,变成了青草,跟功法有关联吗?”

“不行,我要试试。”

廖凡顿了一下后,直接盘腿,再次修炼。

他专门找了一个枯草堆,十分钟后,睁开眼睛,因为体内真气已经运转一周天了。

眼睛所看之地,果然如此,枯草变成青草。

“这……我的真气,看来蕴含巨大生机,蕴含巨大生命力,不然,这些枯草怎能变成青草?而且,看青草模样,也比之前粗大不少,还有催化生长作用,《龟息功》《医道十二针》莫非是天生配合的一种修炼方法?”

廖凡心中浮现一丝激动,他看了一边树木,一些低矮树木有野果,他立刻上前,真气涌进其中,果子很快就产生变化。

他能够通过真气感觉果子比之前成熟不少,且稍微变大一点。

第7章 赚钱大计划

“蕴含生气,有催化效果,不仅如此,还能让我的真气得到增加,哈哈,奇妙,简直太奇妙了,这样那我岂不是拥有全世界最神奇的功法了?”

廖凡激动异常,面色都有些血红。

他的脑袋里瞬间涌现一个计划。

如果,用真气培育一些濒临灭绝的珍惜植物,岂不是可以让这些珍惜植物迅速成长,然后繁衍?

如果,用真气催化一些珍贵药材,岂不是可以迅速缩短周期?况且真气催化后,药材特性和功效肯定会更好。

如果,用真气催化那么多东西,都卖出去,岂不是可以赚很多很多钱?

赚钱,岂不是能迅速还掉二叔的钱,二十万,别看廖凡当时答应的爽快,其实他心里也蛮着急,毕竟二十万不是小数目,正愁着怎么赚钱呢,现在却是老天爷给饭吃。

能让枯草重生,能让枯草迅速成长,加速催化,这简直……是最大的奇迹。

廖凡都有点不敢想了。

“实施,这个大计划一定要实施,正好保护区这边有地方可以让我施展,而且,那个地方鸟不拉屎,人也不会朝那边勘察,更何况,冬季一过,野草生长,林木生长,我完全可以偷偷摸摸的赚大钱,顺便提升实力,提升真气,简直,一举多得。”

想起来之后不久就可以赚到很多钱,廖凡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这样就能用钱帮助昏迷的战友兄弟家属。

太好了,简直太好了。

“不过,不能着急,这个计划,我要保证万无一失。”

廖凡低头看了一下手里衣物,想起来温泉池那边还有杨淼淼一个人呢,也不多幻想,就连忙朝山下快步走去。

等他回到温泉池那边后,已经下午三点多钟了。

诡异的是天空飘起雪花。

比天气预报所预报的结果早来几天。

雪,下的不小,呼吸之间,白气横生,保护区内,颇为安静,廖凡快步奔走,雪越下越大,当他抵达温泉池那边的时候,地面早已经飘了一层雪花。

听到脚步声,杨淼淼立刻把睁开眼眸闭上。

廖凡来到温泉池边,看着在温泉内躺着的杨淼淼,宛如最动人的茉莉花,白里透红。

“喂,美女,我知道你醒过来了,这是我帮你准备的棉衣,你穿上吧,外面下了点小雪,等会我跟你一起回去。”廖凡挤出一丝笑脸。

随即把棉衣放在一边干燥地方,距离杨淼淼也不是很远。

杨淼淼睁开一双杏眼,此时,廖凡背对着杨淼淼,并没有离开。

当然,他也不会去偷看对方换衣服,那是小人行径,他还不齿去做。

“你换好了吗?”廖凡眉头一挑,看了一下手表,已经过去五分钟时间。

不料,忽然间,他感觉脑袋后面一块重物击中。

“打死你个混蛋。”说完,杨淼淼就跑走了。

廖凡冷不丁被杨淼淼背后偷袭,根本没反应过来,脑袋一时间有点晕眩。

他的手朝后脑勺位置上摸了一下,手上沾染鲜血。

“你真是无理取闹……没必要这么狠吧,没我,你早就被毒蛇咬死了……”廖凡很是无奈。

想要起身追赶杨淼淼,不过发现杨淼淼已经不见。

“真是自作孽,这么冷的天,你自己跑走,打坏我都是小事,万一碰上什么不好的东西怎么办?”

“哎呦……廖凡,你脑袋里都是什么,这丫头都对你这样了,还去关心她?”

廖凡心理斗争一番,最终觉得这个时候,杨淼淼一个人下山,多少有点不方便,虽说她身体内的毒素已经去除掉,可毕竟是个女孩子。

在善良之心驱动下,他还是忍耐脑袋后面疼痛,朝山下走去,顺便搜寻一下杨淼淼的踪迹。

第8章 入职

杨淼淼不知道朝那里奔跑,廖凡找了一个小时,都没找到。

最终索性归结为,她已经安全下山。

“真是最毒妇人心……”廖凡呼出一口长气。

不过,此时脑袋上的伤口,已经结疤,廖凡觉得《龟息功》的强大之处,简直无可匹敌,具有强大的生机。

“希望我能用你来赚大钱。”廖凡脑袋忽然又想起来之前在山里发现的那个奇迹。

……

“不过,明天还是先去办公室那边看看那些下属好一点,大家认识认识,至于购置荒地的事情,到时候再说。”廖凡如此一想,嘴角浮现一抹笑意。

周一,工作人员都上班了。

廖凡自然也去上班,今天是他第一天上班,所以精神状态很好。

廖凡跟着文书,来到了保安科这边。

保安科这边一共有十多个人,平日里都嘻嘻哈哈。

文书一脸书生气质,穿着红色袄子,鼻梁上盯着一个金边眼镜,朝着廖凡微微介绍。

并且把廖凡给领到村办公楼偏安一角的楼道边,朝着保安科里面指着。

保安科三个俊秀的字体镌刻在木牌上,只是木牌显得东倒西歪。

门窗也破了一块,从里面可以听出来,一些打牌吹牛皮的声音。

廖凡眉头一皱。

“这……”

"你也别多想,平日里,保安科就这样,没什么纪律性,我希望呢,你来这边后,可以稍稍好一点,好了,咱们进去吧,我把你介绍一番,之后我还要回家里办点事情。”

张文书似乎很着急,跟廖凡说了之后,便催促廖凡赶快进入保安科。

廖凡也没多想,抬起脚步朝保安科里面走了进去。

进屋之后,发现几个人正在围着一桌子打着麻将,屋内还有火炉,火炉上还弄着火锅,几个穿着制服的男子正在吃着火锅呢。

这群人,一共十二个,简直把这里当成他们自己家随便弄。

吆喝声,吃火锅声,不绝于耳。

廖凡眉头皱着,皱的很紧。

文书和他进来,这群人还没看见,简直就是一群乌合之众。

他不知道这个村子里保安科里卫兵都是怎么进来的,居然这么放肆,素质简直太低下。

“喂,大家伙都停下手头事情,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这个时候,文书抚了一下眼睛上稍微歪斜的金边眼镜朝着一群人道。

这群人眉头一挑,“文书,你干什么呢?赶快过来玩玩麻将,我们手气正好呢。”

这个时候,坐在靠北地方一个男子朝着这边吆喝道。

“周军,赶快过来,今天上面给你们派遣来新的保安队长,你这个代理队长今天是要换掉的,你继续当你的小队长。”

文书朝着北面的一个壮汉说道。

这个壮汉大冬天穿得衣服单薄无比,仅仅穿着衬衫,身下穿着西裤,踩着一个皮鞋,随即站起来。

眼睛里浮现一丝不快,毕竟他代理保安队长这个职位,从刚才文书嘴巴里面说的话,表明他现在已经不是保安科的代理保安队长了。

官职下降,心里爽快才怪。

周军眉头一挑,笑呵呵道,“哦,来新队长了,我看看,是谁啊?”

说话间,他直接一掀麻将下面破布,把麻将弄翻,整个人跳上麻将桌,一下子坐上去,眼神里带着一丝挑衅看着廖凡,言语中,表情上,带着一丝不屑一顾。

看着这个周军吊儿郎当模样,廖凡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这时候,周围的几个人,吃火锅的,玩麻将的,看戏的,都站了起来,走到周军身边。

看情况,这些人平日对这个周军倒是服服帖帖。

廖凡顿时心中有了主意。

偶得奇遇,返乡归家,种种田,发发财,性感御姐找上门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91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