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习小医生林凯无意间继承了医叟道人的传承

实习小医生林凯无意间继承了医叟道人的传承

第1章 医道传承

林凯这几天不知道走了什么霉运,以他优异的医学成绩,成为江城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根本就不成问题。

可是,却不小心看到了副院长和妇科主任在做苟且之事。

副院长那个大胖子,一个不爽直接就把他变成了实习生。

林凯那个郁闷啊,本想去女朋友那里求安慰,更让他寒心的是,他的女朋友居然跟一个富家公子好上了。

一顶绿油油的帽子,就这么戴上了,真可谓是霉运连连,所以他去一个寺庙求了一尊小玉佛,然而,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缝。

那小玉佛还没攒手心暖热,对面一辆大卡车疾驰而来,咣的一声,把他给撞飞了,玉佛之上,沾满了鲜血,在他昏迷的瞬间,林凯看到一束绿光直接就钻进了他的脑子里,随后就没了知觉。

当他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林凯闻着那消毒水的味道,知道这是在医院。

当他要起床的时候,忽然脑子如同锥刺般疼痛,一股股不属于他的记忆,涌入了脑海里,整个人都变得昏昏沉沉。许久之后才回过神来。

“这是?”

林凯整个人懵逼了,因为他脑子里多了一个叫医叟道人的传承,里面记载了医叟道人一生所学,有各种医术,相术,符咒术,甚至还有修炼功法!

这让回过神来的林凯,兴奋不已。就凭这些,自己哪里去不得?

“吱呀!”

忽然,病房的门被打开了,一个身穿粉色护士服的小护士拿着听诊器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到林凯醒了,一张娇俏的小脸露出一抹喜色。

小护士对林凯甜甜一笑,然后说道:“林凯,你醒了啊,刚才你被人带过来的时候,看到你昏迷,吓死我们了。”

小护士拍着她那傲人的胸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虽然那护士服很宽大,但依然掩饰不住小护士那火辣逆天的身材。

一张鹅卵石般的清秀脸庞上,一对黑宝石一般的眼睛,在和林凯说话的时候,一眨一眨的,说不出的灵动,这是一个很清纯的女孩儿。

林凯看到对方那恬静而淡雅的脸庞,心中没来由的平静了下来。

“小冉,让你们担心了。”林凯微微一笑感激的说道。

小冉,名叫李静冉,人如其名,在平时,是一个很安静的女孩儿,这样的女孩儿,淡雅,如若一朵寒冬的雪梅一般。

由于林凯在江城第一人民医院实习,时间一长,也就认识了护士站的姑娘们,自然也就知道了李静冉这个恬淡而娴静的女孩儿。

“嘻嘻,不用客气,我感觉你好多了可以出院了!”

李静冉说完,秀眉一皱,随后捂着小肚子,一副很痛苦的样子。

林凯看到李静冉的样子,不敢怠慢,赶紧把她扶到了病床上让其坐下。

随后看了一眼李静冉的脸色说道:“面色发赤,嘴唇发白又干。”

随后又抓起她的手掌看了看,眉头狠狠的皱了皱,继续说道:“手掌上有肝纹,小冉,你这几天右腹部是不是隐隐作痛啊,而且吃饭一吃就饱!”

李静冉听了林凯的话,顿时愣住了。

这些症状十天才出现,本来以为工作累导致的,自己也没有在意,而且也没有告诉任何人啊?林凯是怎么知道的?

李静冉那恬静的鹅卵石脸蛋上,露出了一抹不解,不过,又忍不住心中的好奇,眨着她那对灵动的黑宝石般的眼睛,说道:“林凯,你是怎么知道的啊,这事我可没有向任何人说。”

林凯听了,心中大喜,他只不过是为了验证医叟道人的传承是不是准确,没想到还真说对了,顿时信心大增。不过,想到对方这是肝脏出了问题,眉头又不自觉的皱了皱。

要知道,乙型肝炎可是传染的,不过,也不怕,自己脑海里治乙肝的药方有很多,甚至可以说药到病除!

“我自然是看出来的,不过,乙肝在当今世界属于顽疾,现今世界上还没有一次性根除乙肝的药!”

李静冉听了,吓了一大跳,脸色更是变得煞白。

“我得的乙肝?这怎么可能?”

作为一个护士,她岂能不知道乙肝的严重性?

林凯看着吓得小脸煞白的李静冉,赶紧继续说道“乙肝其实也没有什么可怕的,只要你服了我开的药,就会药到病除!”

“真的吗?你有办法治愈乙肝?”


第2章 打赌治病

李静冉也不管林凯是不是一个实习生了,既然对方能看出来,一定有办法治愈!

“我这里可是有十几个治疗你这病的方案,你说要用哪一种?”

李静冉再次给了林凯一个卫生眼。

十几种方案?你咋不上天啊!

林凯看到李静冉的样子,就知道对方不相信自己。

“你不相信?要不咱打个赌如何?如果我治不好你的病,我随你处置,如果我治好了……”

“只要你治好了,我让你看一眼我的自拍!”

林凯还没想好赌注,对方却是率先说了出来。

林凯听了,眼睛顿时一亮。

“比基尼?”

李静冉红着脸,咬着银牙点了点头。

李静冉也是郁闷了,自己什么赌注不行啊,怎么非要把自己的自拍照当赌注!

“这可是你说的哦,不许耍赖!”

林凯知道李静冉穿比基尼自拍照,也是偶然翻她的手机翻到的。

那次之后,对方可是很久都没有搭理自己,没想到,这次主动拿出来当赌注,以对方的性格,这在以前可是很难想象的。

林凯一指病床,“去,躺下,我现在就给你治,保证马上见效!”

李静冉听了点点小脑袋,然后很是乖巧的躺在了病床上。

李静冉可是很有料的,对方这么一躺下,起伏不已的山峦就映入了林凯的眼中,哪怕是那宽大的护士服也很难遮掩住对方那玲珑的身材。

林凯忍住想要喷鼻血的冲动,擦了擦头上因雄性激素分泌过多流出的汗水。然后就要掀对方的护士服。

李静冉哪里肯,直接一把抓住了林凯的手,“你,你想要干嘛?不准掀我的衣服!”

这可是大夏天,自己外衣只穿了一件护士服。你这一掀我岂不是要见光了?

李静冉羞红着脸,瞪了林凯一眼。

“那好吧,不掀衣服就不掀衣服,不过,那样效果会差点儿,因为我要先检查一下你肝部是否有硬块。”

哼,本姑娘才不听你的花言巧语呢,什么治病,分明就是想占我的便宜,这个家伙,有女朋友,居然还想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林凯如果听到小姑娘心里想的肯定会吐血三升,然后大呼冤枉。

“不准掀我的衣服,不准乱摸,要不然我疼死也不让你治!”

李静冉坐起来,一双美眸瞪了一眼林凯,然后又躺了下来。

“好了,开始吧。”

李静冉说完就闭上了眼睛,圆圆的脸蛋红扑扑的,煞是可爱。

林凯右手来到了李静冉的右腹处,然后就摸了上去。

说真的,李静冉的小腹很平坦,摸上去没有一丝的赘肉,虽然说穿着护士服,但,依然感觉很滑,很柔,就如同是丝绸一般。

“不准乱摸没听到吗?”

就在林凯心猿意马,想要继续往下摸的时候,李静冉的声音却传进了他的耳中。

这让林凯心里一滞,随后讪讪一笑,“嘿嘿,抱歉,有些走神,不过还好,肝部没有硬块,比较好治疗,但那个地方有些尴尬,在肚脐眼右边的地方。”

肚脐眼那里?他怎么不早说,要不然肯定不让他治了,但是,现在摸都被摸了,如果不治,自己岂不是更加吃亏?

“没事,那就继续吧,我就当是被狗摸了。”

林凯听了差点儿吐出血来。

不过,他也不想跟对方计较什么了。反正自己占了不少便宜。

林凯摸索到对方的肚脐眼之后,就向右移动了大概一寸的地方。

这里正是肝脏处,用中医的解释就是肝经。

林凯准确的找到之后,就开始按摩了起来,掌心不断在这里揉摸。

一开始根本就没有什么变化,李静冉本来以为对方是故意占便宜就想出声阻止。

却不想,一股热力陡然传来,自己的肝部忽然暖洋洋的一片,本来难忍的疼痛,顿感,觉得减轻了很多。

“咦?疼痛怎么感觉减轻了很多?这?”

李静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瞪着林凯,一副不可思议的神色。

折磨了自己那么久的隐痛,就在这个男人的按摩下减轻了?这,这怎么可能呢?


第3章 美女反悔了

李静冉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直直的盯着正在专心致志给自己按摩的林凯,那长长的眼睫毛一颤一颤的,好像要把林凯里里外外给看透一般。

认识他也有一年了,还从来不知道,他有这一手。

李静冉看着林凯那认真的模样,都有些出神了。

原来,认真起来的男人是这么好看。

呸,李静冉,你想什么呢?人家可是有女朋友的不要有非分之想……

想到这里,李静冉的小脸再次变的红艳艳的,也幸好林凯正在专心的给她按摩,没有察觉,要不然可就糗大了……

“好了,你起来吧,看看我的按摩术对你的肝脏隐痛治疗有没有效果……”

就在这时候,林凯的声音冷不丁传进了她的耳中。

“啊?噢噢,这么快就好了啊!”

林凯听了对方的话,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这妮子,难道这么喜欢让我摸她?

李静冉从病床上跳了下来,感受到肚子里处传来阵阵暖融融的感觉,哪里还有一丝的痛楚?

“这,真的不疼了?就这么被你按摩几下就好了?简直太神奇了!”

李静冉此时很激动,困扰了好久的疼痛,在这个男人的按摩下居然就这么简单的搞定了。

“你的病并没有除根,隔着衣服的效果也就只能暂时止痛而已,下次可能会痛的更厉害。”

林凯忍不住泼了李静冉一脸冷水。

李静冉听到下次居然会更痛,吓得她面色白了白。

“除根,除根只能脱衣服按摩吗?给我时间让我想想。”

反正现在不痛了,下次痛了再说!

林凯也知道,李静冉脸皮薄,也就不再说什么!

“小冉,你的赌注是不是该履行一下了,自拍照呢!”

林凯贼笑着说道,一双火热的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李静冉那玲珑剔透的娇躯。

“你又没把我的病给除根,赌约作废!”

李静冉羞涩的跺跺小脚,那俏丽的脸蛋如同是傍晚的火烧云一般,娇艳欲滴。

“你居然反悔,你怎么能这样?”

林凯气结,但他还真拿这个妮子没办法。

李静冉看着林凯的样子,吐了吐舌头。

“来追我啊,追到我我就给你看!”

李静冉说完就跑出了病房。

“追你?这是在暗示我什么吗?”

林凯咀嚼着李静冉这句话的含义,然后同样冲出了病房!

“小冉,我来追你了……”

呜……呜……

就在两人嬉闹的时候,忽然一阵示警声响了起来。

林凯和李静冉一愣。

林凯来江城第一人民医院可是已经有一年了,医院还是第一次发出警报。

“貌似医院出事了,咱们去看看吧!”

此时整个医院上到院长,下到普通小护士,全部都动了起来。林凯望过去,每个人的脸上都紧张不已。

因为这警报声可不同寻常,这可是医院最高级的警报声,第一人民医院成立以来,可以说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哎呀,快,听说杨主任把人医死了,死者家属来闹事来了。”

“杨主任?就是那位美女海归博士生?听说医术很厉害啊,怎么可能出现这种事情。”

“这种事情谁能说的清楚,走,医院门口。”

……

此时在医院的门口,人山人海,医院出了这种事情,还是整个江城市最大的一家医院,那绝对是最大的新闻。

交警,派出所,以及医院的保安全部出动维护秩序。甚至都弄好了警戒线,纵然如此,也挡不住无数人的好奇心,依然有很多人向这边汇聚而来。

也许死者家属有几个钱,几分能量,甚至都请到了各大媒体来曝光这件事情。

什么江城卫视电视台,江城医学报社,江城人民日报……

咔嚓咔嚓……

无数的摄像灯,镁光灯,全部照到了那长长的白色横幅上。

“还我女儿的命!”

“庸医害人……”

这些横幅全部挂在医院门口。

而在医院正门口的前面,更是放着一口棺材,一旁的担架上,一个女孩儿躺在上面,白布遮住了身体,只露出一个脑袋。

而在棺材的前面,几个穿着孝衫的女人在烧着纸钱。

“我可怜的女儿啊,你怎么就这么死了,你放心,你不会白死的,我和你爸,一定要让害你的人给你偿命!”

而在医院警戒线边缘,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带领着几个保镖正在不断的冲着医院大骂着,甚至不断的冲撞着警戒线。

虽然有交警,派出所以及医院保安的阻拦,但对方的保镖一个个膀大腰圆的,显然顶不了多长时间。

让这些人冲进医院,看他们失去理智的样子,说不定会干出什么事出来呢!

那些交警,派出所,以及医院的保安压力很大!

没过多久,医院的领导们匆匆的赶了过来。


第4章 医闹事件

带头的是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中年男人,这男人戴着一个金丝边眼镜,虽然说情形很危急,但在他的脸上并没有多少慌张的样子。看样子,倒像是经历过大阵仗的人。

站在人群中的林凯,暗暗的点点头,能够当上院长,果然不简单。

而他身后那些穿白大褂的医生可就没那么淡定了,一个个战战兢兢的,额头上更是流出了汗水。

“咔嚓咔嚓……”

医院的高层一出现,那些媒体记者立马争先恐后的拍摄了起来。

死者家属更是蠢蠢欲动,更加卖力的冲击着警戒线。

整个场面俨然已经到了不可控制的边缘。

“混蛋,你们这群庸医,还我女儿的命。你们以为躲在那些交警,派出所人的身后就没事了?给我撞,谁撞开我给他100万。”

话音一落,那些保镖更加蛮横了起来,哪怕派出所的民警拿出了警棍都无济于事。

“你们都给我住手,你们不是要害你们女儿的庸医吗?我来了!”

就在死者家属即将撞开警戒线的时候,一道娇喝声传进了所有人的耳中。

随后一道娇俏的身影缓缓从医院里面走了出来。

院长看到来人,脸色大变。

“杨主任,你出来干嘛?赶紧进去,这件事,医院帮你解决!”

杨月,也就是那个杨主任,听了,惨然一笑,“王院长,这篓子是我捅出来的,怎么能让你们替我解决?”

杨月,是米国医学院海归博士生。

不仅仅拿到了世界医学证书,甚至还考取了世界医学专家证书。

在米国以全优的成绩,回国后被江城市第一人民医院录取。

她来江城第一人民医院三年,从一个普通医生开始做起,三年来,她做到了零误诊。

快速的诊断,快速的治疗,以及周到的服务,不知道赢得了多少患者的好评。

普通医师,主治医师,主任医师。

三年来,连跳三个级别,别人奋斗十几年也很难从普通医生达到主任医师的级别,但是,她做到了。

因此,她成为了医院所有医生的榜样,她是江城人民医院的骄傲。

可是,就在今天早上,她接收了一个误服毒药的女患者。

这个女患者是在医院辗转了一圈之后到她手里的,因为其他科室的主任根本就不敢收。

误喝的是敌敌畏,这敌敌畏的药效太强,而且转到她手里又浪费了时间,她其实也不想接的,可是,看到对方痛苦的样子,她实在不忍心。

于是犹豫了一下就接了。

谁知道,刚刚开始洗胃,人就死了。

事情也就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了。

“程先生,您女儿是喝毒药死的,送她过来的时候,我们各科室都说了,人没救了,我们杨主任看在你女儿痛苦,所以才起了仁医之心,您也是大集团的老总,应该是一个明事理的人,您这样在我医院门口闹事,合适吗?”

王伟对着程弓不卑不昂的说道。

一旁的林凯听了院长的话,忍不住再次点点头,现在医患关系闹的很紧张,如果是其他医院发生这事,恐怕早没人了。

能像王伟这样的实在不多。

然而,程弓却并没有放过的意思,依然是不依不饶。

“我不管,没有这金刚钻就别拦瓷器活儿啊,这个女人你一定要交给我处理,要不然这事不能善了!”

程弓一指杨月,对王伟怒声说道。

杨月银牙轻咬着红唇,对于程弓她不恨,毕竟对方死了女儿,失去理智很正常。

“好,我跟你走,不过,这事和医院无关,希望别再找医院的麻烦!”

站在林凯一旁的李静冉听了,俏脸微变,一双柔嫩的小手晃了一下林凯的胳膊。

“林凯,杨月是一个很好的医生,你要想办法救救杨月啊!只要能救下杨月,我的自拍照让你看个够,还有大美腿哦!”

林凯听了撇撇嘴,又拿这一套诱惑我?鬼才上你的当。

不过,虽然如此想,但,他依然走了出来。

林凯之所以走出来并不是为了李静冉所说的什么自拍照,大白腿,而是因为王院长和杨月的为人值得他尊重,更重要的是为了那个喝了毒药的女孩儿……

“慢着……你们不能带走杨主任!”

王院长看到程弓手下的保镖要拖杨月,立马就站了出来阻止,将杨月护到了身后。

场面再一次变的失控了起来。

“王院长,我只要医死我女儿的罪魁祸首,不找你们医院的麻烦,怎么,这点儿面子也不给吗?如果这样,我程氏集团每年赞助的2000万医疗器械就此取消。”

王伟在江城市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尤其是江城第一人民医院院长的身份,哪怕程弓是程氏集团的老总,他也不敢随意得罪,只能用赞助的2000万医疗器械来要挟对方。


第5章 勾心斗角

然而,王伟保杨月那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可是把身后的一众专家给急坏了。

“王院长,程总每年资助的医疗器械那可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啊,你这样保杨月,得罪程总,那可得不偿失啊!”

这时候,他身后一个穿着白大褂,四十多岁的中年胖子终于忍不住率先出声阻止。

“再说了,杨主任这次犯了大错,理应该受到惩罚,你这样保她,程总哪怕是闹到法院,也是追究杨主任的责任啊!毕竟人家女儿在她的手上死掉的!如果你一味的包庇,到法庭上说不定还会给你一个包庇罪呢!”

这中年胖子是医院的副院长。名叫周涛,在医院中干了二十多年,在医院的年限甚至比王伟还要长十多年。就是这家伙把本是普通医师的林凯给降到实习生的!原因就是看到了对方和妇科主任做苟且之事。

曾经的老院长离职之后。本来应该他上任院长一职的,谁知,京城总院那边把王伟空降到了这边,这让他很是恼火。

两人表面上虽然一团和气,但暗地里争斗的异常凶猛,在医院的发展策略上意见经常相左,可以说,两人谁也不服谁。

只是,三年前杨月的出现,打破了两人的平衡,因为杨月和王伟走的很近。这让周涛进退维谷,很是被动。

尤其是杨月晋升为主任医师之后,更是让他的处境难上加难。

心中对王伟和杨月不知道有多噌恨。处心积虑的想要将杨月给踢除出医院。

没想到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这次医闹事件正好是踢出杨月的最好机会。

一开始,周涛不好说什么,毕竟王伟一直在维护医院的利益,但,到了程弓拿每年2000万资助医院医疗器械一事威胁,他明白,自己的机会来了。

他知道,这次王伟也保不住杨月了,因为医院可不是他王伟一个人的医院,如果因为这事,程氏集团不资助医疗器械了,别说是自己了,哪怕他身后的那些专家和其他各科室主任也不会放过王伟,事情闹大,他院长这个职务说不定也要被京城总院那边给撤了。

果不其然,周涛话音刚落,那些专家啊,主任都急忙附和了起来。

“周副院长说的对啊,王院长,不要因小失大啊。”

“是啊,是啊,王院长,我觉得你还是先把杨月给开除,撇清关系的好。”

“我以前就说过,杨月医术虽然不错,但资历太浅,需要历练几年再升主任,这下可好了,捅出大篓子了吧。”

听着一众专家,主任的话,王伟眉头狠狠的皱了皱,众怒难犯啊,不过,如果不保住杨月的话,又不好向上面交代。

别人也许不知道杨月的身份,可是,他身为院长岂能不知道?

“咳咳,其实那个女孩儿还没有死!”

就在王伟两头为难的时候,一道声音冷不丁的传进了他的耳中……

王伟的目光兴奋的在人群中搜寻着,但当他看到一脸林凯的时候心便凉了一大截!

这个年轻人是今年自己特招的那批实习生之一,因为对方对医学的热爱,让他记住了这个青年。

同时其他人的目光也都聚集在了这个满脸自信的青年身上,就连报社的记者也不约而同的对林凯抓拍了几张照片。此时的林凯可以说是万众瞩目!只不过每个人的脸上满满的都是怀疑!

“林凯,我知道你说这种话是为了医院,但现在的情况根本不是你能够参与下去的,赶快离开这里。”

王伟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跑到林凯的身边小声的说道。

“大家不用担心,刚才开口讲话的是王院长的学生林凯,颇得王院长的真传,别看他的年纪轻轻,但医术高明,既然他能说出这种话来,就说明程董事长的爱女或许会有一线生机。”

周涛看到王伟向林凯身旁跑去连忙大声开口喊到。

林凯这个名字还是一次他与王伟闲聊中从对方口中得知的,如今此子的出现对于自己搞掉王伟的位置可谓是如虎添翼。

周涛可不相信,林凯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能够将一个死人给救活。

“周涛,你!”

王伟看着一脸正色的周涛忍不住喊道,没想到医院现在处于生死一线的时刻身为副院长的周涛竟然会说出如此话来,这简直就是要将医院陷于万劫不复之地!

“王院长不用担心,既然我敢这么说就绝对不是信口开河!”

林凯看着脸色铁青的王伟,开口安慰道。


第6章 临危受命

林凯说完就快速跑到担架旁,双手在病人的胃部不断的摸索着,林凯仿佛感受到什么之后眼前一亮,中指食指并拢在病人的胃部蜻蜓点水般点了两下。

“从早上病人喝了敌敌畏,再辗转到医院依旧没有昏迷,这说明病人服用敌敌畏的剂量很小,不然以敌敌畏那强烈毒性,病人并不会撑那么长时间。

至于你们眼中病人的“死亡”倒是很好解释,尽管服下敌敌畏的剂量很小,但依旧造成了剧痛!

胃部的疼痛使病人神经昏迷出现了假死状态,我刚才点穴便是封了病人的痛穴,让病人感觉不到疼痛,相信过不了多长时间病人便会恢复呼吸。”

林凯看着在场众人那疑惑的目光开口解释到。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躺在担架上的病人慢慢恢复了呼吸。

“耽误的时间太多,洗胃已经不能有效的清除胃里的毒素,院长,让人把病人带进手术室做胃部手术吧,只有这样才能彻底清除毒素!”

林凯看着不远处一脸震惊的王伟开口说道。

“不可能!我是不会再让我的宝贝女儿落在某些庸医手里!”

程弓看着杨月大吼道,说完就准备带着保镖将担架上的女儿带走。

“程弓先生,病人的情况依旧没有脱离危险,现在转院就是在变相的削弱病人的存活几率!”

王伟拦在一众保镖面前大声喊道,这是医院唯一能够证明自己的机会了,如果不能抓住这个机会,那么不仅是杨月,恐怕医院也会葬送在自己的手中!

“王院长,除了你那名叫做林凯的徒弟,我不会信你和你身后的那一帮人!”

程弓咬紧了牙关一字一顿道。而后摆了摆手命令四周的保镖退下。

“有幸得到程先生如此厚爱,令千金的病情已经不容耽搁了,既然如此那么我便亲自为令千金做治疗吧。”

这清理毒素,在林凯医叟道人的传承中足足有十几种方法,如果在现今医学中,恐怕只有洗胃一途,不过,这洗胃并非是最有效的方法,而在林凯的脑子里,有一种更加快捷的,那就是针灸……

林凯的声音犹如五雷轰顶一般落在了王伟的头上,尽管林凯刚才那一手点穴惊艳到了众人,但他却是一个连手术台都没见过的实习生罢了。

“程先生万万不可啊!林凯毕竟年轻,而且我从来没有让他上过手术台,令千金的手术还是由我来做吧。”

王伟连忙开口说道,如果自己不能拦下这场手术,那么医院的招牌极有可能会砸在自己手里!自己名声臭了是小,但要是连累杨月跟自己一起背锅那可就麻烦了!

“王院长,还需要我重申一遍吗?我只相信林凯!是他给了我女儿生存的希望,我坚信他能将我女儿从鬼门关拉回来!况且年轻怎么了?那个姓杨的庸医不也很年轻嘛~嚯!主任医师都当上了!”

程弓恶狠狠的回应道,脸上的怒气丝毫未减。

“请院长帮我准备一副针灸用的银针,还有一个干净的房间,总不能大庭广众之下给程先生的千金做手术吧,如果程先生放心不下的话,可以全程陪护。”

王伟抹了抹头上的汗水,扭头向着医院内部跑去,程弓叫上两个保镖抬着担架跟在王伟后面。

王伟将一行人带到自己的办公室后,从书架顶部取下一个紫红色的小匣子,打开匣子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折叠整齐的厚重羊皮卷。

打开羊皮卷,36枚闪着幽光的细长银针,静静的摆放在正中间。

遣散了无关人员之后,偌大的办公室只剩下程弓,王伟还有林凯。

林凯慢慢将病人立了起来,而后迅速脱掉了病人的上身衣服,程弓刚想开口说话,却发现林凯的目光死死的停留在自己女儿的腹部。

林凯单手紧握银针,银针不断在程弓女儿的腹部游走。

终于,林凯动了!第一枚银针迅速的落在了程弓女儿的腹部一角,一丝血迹也没有渗出!

随后,一针紧接着一针落在了程弓女儿的身上,让人应接不暇!

王伟长吁了一口气,或许面前的少年真的能够化解此次的危机呢?那一手娴熟的扎针手法,根本不像一个年轻人,反而更像一个行医数十载的针灸药师。

腹部十根!肋部五根!

十五根银针以一种奇怪的方位进行排列,丝毫没有规律可寻!这种杂乱无章的扎针,让王伟那颗刚刚平静下来的心,瞬间又提到了嗓子眼里!

林凯的双手不断在病人的腹部之间游走,一只手缓慢的落在了自己第一次落针的四周。林凯双指并拢,蜻蜓点水般在停留之处点了一下。


第7章 他做到了

而后由下至上,双指不断地轻点着。林凯的双指最后落在病人的喉间而后如雷霆之势般猛然一点,一团黏稠的黑色物体从病人的嘴里吐了出来。

林凯并没有停止手中的动作,依旧是从腹部开始,双指自下而上开始轻点,当双指再次落在病人的喉间时又一团黏稠的黑色物体从病人的嘴里吐了出来。

林凯不断地重复着手中的动作,直到病人吐出一口鲜红的血液,林凯的双指才停下。

林凯迅速起身擦了擦手心的汗,看着略微颤抖的双指自顾自的摇了摇头。以自己目前的体力来进行这种高频率的点穴逼血还是太勉强了,不过好在自己坚持下来了。

“程先生,令千金已经无碍了,现在只是太累昏迷了,用不了多久便会苏醒。”

林凯看着满怀希望的程弓笑着说道,此时身体的疲累已经抛在了脑后。

程弓看了看一脸淡定,从容不迫的林凯。由衷的赞叹道:“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医术,简直就是神医啊!”

“多谢程先生夸奖,程先生这几天多注意一下您女儿的饮食状况,现阶段只能让她喝一些粥,她的胃受伤严重,贸然吃一些食物很有可能会加重对胃的伤害。导致消化不良!”

林凯郑重的叮嘱道,随后继续说道:“另外,我会为令千金开几副药,慢慢调理令千金的胃功能,不出一月,便能恢复令千金的胃部的消化功能。”

难道自己捡到宝了啊!

王伟站在一旁,看着一脸认真的林凯心中暗暗想道,他既然敢说开药方,说不定他在中药上的造诣也是非比寻常!

王伟颤颤巍巍的走到林凯的面前,紧紧的握住了林凯的手。

如果不是紧急关头出现了这个神奇的小家伙,恐怕整个医院都得搭在自己的手中,到时自己又有何脸面去面对医院成百上千的工作者呢?

“林凯,我代表整个医院谢谢你啊!”

“王院长,感谢的话不必多说了,我只是尽了点自己的绵薄之力罢了,既然病人出现在面前,我岂能见死不救?”

林凯看着王伟淡笑着说道。

王伟听了林凯的话,心里对林凯赞叹不已,在如今这个社会,林凯的这种观点,越来越少了。哪怕是医院,都带着一定的营利性。

林凯的双手重新落在了扎在程家千金腹部和肋间的银针上,林凯的双手在银针上不断飞舞着,当程弓和王伟再次反应过来时,却发现十五根银针齐齐的摆放在羊皮卷中,而程家千金的身上一丝血迹也没有渗出!

程弓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两滴斗大的泪珠顺着眼角滴落下来,堂堂程氏集团的董事长,面对硝烟弥漫的冷酷商战是都没有叫过一次痛,此时却却哭了起来。

“既然令千金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那么程先生又何必悲伤下去呢?相信您女儿醒后也不愿看见自己父亲那么脆弱。咳!咳!那么你看,医院门口那口棺材还有那些记者和保镖是不是应该……还有我们医院的杨主任,是不是也应该……”

林凯走到程弓身边不断安慰着程弓,而后装作漫不经心的说道。

对于自己来说医院只是次要的,能够救下杨月才是头等大事,毕竟有一个美好的约定还在等着自己啊,尽管那个约定一眼就看出来是忽悠自己的。

程弓听后先是一愣而后看了一眼林凯大笑了起来,向着医院门口走去。

王伟饱含深意的看了跟着程弓离去的林凯一眼,没想到这小子并没有因为医好病人,而忘记医院现在还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王伟整了整衣袖抖擞精神,而后,迈着正步昂首挺胸的向着医院门口走去。

“你们把这东西给老子有多远给扔多远,这晦气玩意儿,不要也罢!”

程弓指着正对着医院大门的棺材厉声开口道。

保镖们听后三五成群,将棺材抬上一辆不远处的卡车,而后飞驰而去!

难道程弓的女儿获救了?

看到程弓如此,周涛心头猛然一紧,仿佛他的眼中已经出现了一些不得了的事情!如果程弓的女儿获救了,那么自己还有搞掉杨月和王伟的可能性吗?刚刚构想的一切,极有可能会化为一团泡影!

“败家娘们儿,哭什么哭!老子的闺女还活着!林凯把咱们女儿,从鬼门关里拉回来了!”

说完,程弓放声大笑了起来,一把取下自己妻子头上的白色绢布,拿出一个火机将那片白色绢布点燃,肆虐的火焰燃烧着,绢布不一会儿便化为飞灰飘散离去!

程弓没有停下手下的动作,将贴在医院门口的横幅一一扯了下来堆放在一起,又是一把大火燃烧了起来。

熊熊烈火燃尽了所有医生心中的阴霾,同时也燃尽了周涛内心那刚刚升起的希望!

他做到了!他真的做到了!


第8章 完美逆袭

李静冉看着那满天的火光惊讶的说不出一句话。

站在一旁的杨月,捂着嘴呆呆的看着站在程弓身旁一脸淡然的林凯。

就是这个神奇的年轻人将自己从“火海”之中救了出来。

在自己站出来承认自己是“庸医”的那一刻,自己心中有着万千的痛苦要述说,哪怕自己表现的再坚强,自己不过也只是一个女人罢了。

所有记者不断的拿起相机,对着程弓身旁的林凯和王伟兴奋的抓拍着,甚至于明天的头条标题都想好了。

“揭秘王院长之徒的“起死回生”之术。”

“名医传人惊艳亮相。”

“江山代有传人出,最年轻“医圣”现世?”

……

“咳咳,程先生,杨主任的事情?”

林凯用手指捅了捅一脸兴奋的程弓,而后小声的问道。

程弓听后一愣,然后笑着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开口说道:“我程弓,误认为杨月杨主任为庸医。实则不然,杨月主任面对我病危的爱女依旧不愿意放弃医治,恪尽医德,实乃当世仁医。”

话罢,程弓挤开拥堵的人群,朝着杨月慢慢走去,在距离杨月只有一步之遥时,程弓弯下了笔直的身躯。

任何人也不会想到,这是那一个在商场上叱咤风云、冷血无情的程弓。

“此时我以一名父亲的身份,代表自己和我的女儿,向杨月主任致以崇高的歉意,杨月主任希望你能理解一位做父亲的心。”

程弓重新挺直了腰板,而后大声的说道。

“程先生,您……”杨月看到程弓如此,顿时手忙脚乱,不知道如何是好。

许久俏丽的脸蛋上,绽放出一丝笑容。她知道,这一切都过去了。

“在此,我宣布,依然取消对江城医院每年2000万元的医疗器械赞助。”

这个消息犹如原子弹般在人群中炸开锅来,霎时间各种各样的讨论声不绝于耳。

王伟的头上再一次冒出丝丝冷汗,那颗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的心,瞬间又提到了嗓子眼。

“大家不要慌张,我再一次宣布,我们程氏集团将赞助江城医院每年3000万元的医疗器械。”

如果说第一句话是将所有人拉下地狱,那么这一句话则又将所有人从地狱载向天堂。

追加1000万的赞助吗?刚刚真的快吓死自己了。

王伟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他不确定这种不断从天堂到地狱,从地狱到天堂的经历,自己还能经历几回,也得亏自己的心脏承受能力较强,不然今天还真的容易被这一系列的事件给吓出心脏病。

“诸位都散了吧,我还要回去看望我的女儿。”

程弓摆了摆手,那群记者也不自讨没趣,都一个接一个离开了。民警们见气氛变得重新融洽起来,也一个个驱车离开。

林凯正准备去找李静冉,让她遵守之前的承诺,却没想到一道人影突兀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来人正是杨月。

“不知道杨主任有何贵干?”

林凯绕有趣味的看着面前的杨月,淡淡说道。

杨月很漂亮,就算林凯,也忍不住怦然心动。

“谢……谢……”杨月支支吾吾的说道。

她还从来没有张口对别人说过谢谢,这是他的第一次。

“有什么好谢的,医者仁心,悬壶济世应为己任,既然我有能力医好她。为什么不站出来呢?况且杨主任你根本不是他们口中的“庸医”,那么,我为什么不能去帮你一把呢?”

林凯一脸正色的说道。

“总之,还是要谢谢你对我的帮助,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你的。”杨月看着林凯认真的说道,而后又十分认真的将自己的电话号码告诉了林凯,和林凯互加了微信好友,才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自己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拿到了一个极品美女的微信?果然,缘分来了,挡也挡不住。

“哦,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林凯慢慢哼着这一首熟悉的小调向着医院走去。而李静冉这时候正在医院大门口等着他呢。

李静冉不等林凯说话,却是抢先说道:“咱们的林大神医果然是悬壶济世啊,既然你是主动为那个什么千金大小姐治病的,那个承诺就作废喽。”

李静冉看着得意洋洋的林凯,吐了吐舌头说道。

“那是当然的,像我这种恪尽职守的良好青年已经不多了,不过我的大长腿,比基尼,还有制服诱惑,可不是想作废就作废的哦。”

林凯看了看想要偷偷溜走的李静冉很是玩味的说道。


实习小医生林凯无意间继承了医叟道人的传承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617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