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帝时代来临,仙神大陆迎来最后一次辉煌

末帝时代来临,仙神大陆迎来最后一次辉煌

第1章 重回十年

仙神大陆,万族林立,有大能者通天彻地,移山倒海,无所不能。

群妖并起,天魔乱世,人族崛起。

这是一个光怪陆离,精彩纷争的世界。

……

是夜,黑云遮挡明月,狂风呼啸,大雨磅礴。

万州城中一片沉寂,一个单薄的身影快速穿梭在古老的街道中。

哗!

一道巨雷落下,轰然炸开,将整个天地照得一片通亮,也照明了那身影。

那是一名少年。

他一张苍白的坚毅面孔,散乱的头发,通红疲倦的双眼,在深夜里却如星辰般璀璨。

他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身高大概在一米七五左右,手握沾血的长剑,身穿一身黑衣,胸口一道狰狞透骨的伤口,鲜血淋漓!

但那双通红疲倦的双眼,此刻正闪烁着莫名的光彩,他全身竟在轻微地颤抖着。

“我……我李牧神竟回到了十年前!”

少年喃喃自语。

语声中难掩的颤抖,璀璨明亮的眼中,此刻充满了激动与震惊。

十年后的李牧神,乃是一名武尊境的强者,人称为阎王。

他手握修罗重剑,在仙神大陆闯下荡荡凶名,却因帝榜开启,五域合并,死在了争夺武尊榜的太古遗迹中。

没想到,死后他竟然回到了十年前。

上一世,这个时候的李牧神,正值人生的最低谷。

他先是宝骨被挖,再被王家追杀,最后依靠一个狗洞逃出升天。

逃出之后,李牧神从此自甘堕落,颠沛流离下来到了黄泉沙漠,意外得到了太古传承,让他再次崛起,从此一飞冲天!

而今,再次重生回到十年前的此刻,回到他人生最危难的一刻。

灵骨被夺,王家追杀!

此时此刻,李牧神已经不再是曾经的他,他是武尊阎王!

如今,想到他的死敌王家,一道寒芒从眼眸中激射而出。

他曾经所遭遇的一切,今日不再重演,一切都将发生改变!

天穹一道惊雷落下,惊醒了万州城里沉睡的居民。

手握长剑,李牧神奔跃在纵横交错的古老街道上。

后方几条街道外,王家子弟浑身透射着杀气,紧紧追在其后,势必斩草除根!

很快,李牧神来到了万州城那数十米高大的古老城墙处。

他停下来,雨水顺着血水在身体流淌。

一双眼眸中已经不再震惊与兴奋,变得沉静若水。

他眼光顺着城墙,看向一处乱木堆积处。

一剑挥过,白光一闪,乱木四飞,一个半米大的黑洞显露在城墙角落处。

这是一个狗洞,通向万州城外。

前世也正是这个狗洞,李牧神才能够存活下来,但也是因为如此,他失去了应有的尊严!

看着这个狗洞,李牧神眼光一凝,长剑再次一挥,狗洞直接倒塌。

“这一世,我的头颅不会向任何人低下!”

“这一世,我的膝盖不会向任何人跪下!”

“这一世,我一定要争那帝榜之位!”

“这一世,我必将踏帝路,入仙途!”

踏踏踏。

王家子弟已经追赶过来,一脸轻蔑地看着站立在城墙处的李牧神,手握长剑,杀气横生,将他团团包围。

看着包围自己的王家子弟,李牧神眼中溢出杀气。

他嘴角噙着一丝微笑,淡淡道:“王冷月呢?她不会认为就凭你们这群废物,就能收拾我吧?”

“废物,今夜你必死。”

“何须小姐前来,我们几人便能要了你的狗命!”

王家子弟冷笑说道,纷纷长剑指向李牧神。

寒芒在深夜中闪烁,带着慑人之威。

“七名三星武玄,就当王家先还上的一笔利息。”

李牧神手中的长剑紧紧一握,整个人向这七名王家子弟冲杀而去。

“杀了他,斩草除根!”

王家子弟也是齐喝一声,拔剑而上。

两方相距几米的距离,却在一瞬间相遇。

李牧神目中冷静,带着对生命的漠然。

气息奔涌,穿梭在王家子弟之间,每一剑都带着莫大的威力,在李牧神的手中长剑,仿佛有了生命一般。

伴随着一缕缕血花溅起,李牧神从容不迫地从中走出来,捻起黑衣缓缓擦去剑上鲜血。

雨水嘀嗒嘀嗒落下,一片沉寂。

王家子弟带着杀意,却如同雕塑般保持着攻击的姿势。

伴随着哐当一阵长剑落地声,王家子弟眼中瞳孔一缩,喉间一缕红线猛然绽开,鲜血滚滚流淌,倒地身亡,无一存活。

第2章 小乞丐

李牧神放下长剑,但在下一刻,他脸上猛然苍白如一张白纸。

他一口腥血喷涌而出,擦掉嘴角的血迹,淡淡自语。

“我的修为虽然为七星武玄,却因为剥夺了宝骨,真实实力却只有四星武玄左右。但我身为阎王,前世乃为武尊境强者,剑道超凡,即便是对战武师也有一战之力!”

仙神大陆,强者为尊,修为等阶更是森严分明!

分为武徒、武玄、武师、武将、武灵、武王、武君、武尊、武皇、武圣、武帝等十一大境界。

而每一境界又分为一到九星。

武玄修灵,武师炼肉,修行如逆水行舟,越到后期,修为的突破愈加困难。

武者本就是向天改命,逆天而行,不断与天地相抗争,渡劫难,抗天罚!

有的人修炼到高阶,却终其一生难以突破进境,最后寿命枯竭化为一抔黄土,也不过是一场空。

茫茫永生,无论是仙、妖、人、魔,甚至上古生灵都不甘如此。

千万年来,追寻永生成仙一途,源天师,仙宝师,炼丹师更是层出不穷,在仙神大陆上绽放出璀璨光辉!

此时,雨渐渐小了。

李牧神收起长剑,拖着重伤的身躯,向万州城中偏僻的街道而去。

他要找处地方疗伤。

当王家发现这些家族子弟死后,一定会再派出一批武者前来追杀自己,而自己的重伤之躯,根本抵挡不住,唯有抓紧时间疗伤!

等到李牧神离去差不多一炷香的时间后,几名武玄境的王家子弟,自屋檐间纵横跳跃。

几个起落间,几人便来到了死去的王家弟子尸体之处。

弯腰,触息,探查伤口,几人目中渐渐由疑惑变得凝重。

“一剑封喉!所有人都死在了一剑之下!”一人沉声说道。

“会是他吗?”

“不可能,他只是一个被剥夺宝骨的废物,更何况重伤之躯,如何是这七名三星武玄的对手?即便是巅峰之时,也没有如此手段!”

又是一人说道,语气中竟带着一丝颤抖。

“能拥有如此手段,绝非武玄境强者,恐怕是一名武师救走了那废物。”

“武师?!”

这几人心中一震。

武玄修灵,武师炼肉,肉身承载灵力,以达到灵力外放,强大无比。

而其中更有一言:千玄一师,也就是一千名武玄中仅出一名武师,可想武师有多难得。

而万州城也仅有几名武师的存在。

其中一位武师便是王家家主王世屠,霸城一方!

一人干涩沙哑道:“没想到武师也牵扯进来了。事关重大,得赶紧回去告诉小姐和家主才行。”

……

深夜,雨停了,乌云散开,一轮明月高挂长空,照亮古老的街道。

李牧神面色苍白,拖着重伤之躯行走在古迹斑驳的街道上。

“需要尽快找一处地方疗伤。”李牧神自语道。

穿过了一条条街道,来到了一处十分破烂的古街。

街道荒芜,散发着腐朽恶臭,三三两两破败的房屋矗立在街道两侧。

李牧神环顾一下四周,便大步走向一处房屋之中。

走进房屋,一片破败萧索,但李牧神并不介意,找个空旷的地方便盘膝而坐,他需要尽快将自己的伤势养好。

最多三天,伤势便能够痊愈,到那个时候,就是让王家付出代价的时刻了。

而就在这时,房屋的阴暗角落传来响动声。

李牧神双目一凝,眸子杀气尽放,沉声道:“谁?出来!”

他长剑在手,体内的灵力涌动。

整个房屋中的温度,仿若下降了好几度。

“别……别杀我。”

角落处,传来了怯怯的颤抖声。

一个瘦弱而脏乱的小乞丐,从角落害怕走出来。

低着头,乱糟糟的头发已经好久没洗,瘦骨嶙峋的身躯上,裹着破烂的衣衫,赤着一双小脚,停在李牧神前方不远处。

她感受到李牧神身上散发的杀气,浑身颤抖,根本不敢看着李牧神。

而当李牧神见小乞丐走出来,杀气也就散开,整个人显得平静如水。

“别害怕,这是你的住所吧?”

“嗯。”

小乞丐听着李牧神温和的话,心里的害怕也减弱了几分。

她悄悄抬起头,看见李牧神浑身都是血,眼中害怕,又赶紧将头低下去,一声不吭。

李牧神不再说什么,从怀里摸出一枚散发浓郁灵气的钱币,缓缓道:“这是一枚灵武币,就当暂时居住在你这儿给你的报酬,如何?”

仙神大陆,武币通行。

武币是由天宝师,运用天地灵材源石所铸造。

其中蕴含了武者所修炼的灵气,更可以由武者直接吸收提升修为。

而根据武币的不同,从高到低又分为仙武币、帝武币、天武币、地武币、灵武币跟玄武币这几类钱币。

而一枚灵武币相当于十块玄武币,相当于寻常人家两个月的收入。

当小乞丐听见李牧神说到钱币,猛地抬起头,乱发中,露出一双明亮又有丝害怕的眼睛。

第3章 镇世仙魔经

“玄武币,给我?”小乞丐吞咽了一口唾液。

“给你。”李牧神微微一笑,将玄武币递过去。

小乞丐停顿了几秒,但还是抵挡不了钱币的诱惑,从李牧神手中取下玄武币。

然后,她又赶紧离开李牧神的身边,好奇地看着手中的玄武币。

玄武币纹刻着古老的花纹,散发出淡淡的灵气温养周身,让人触之温润凉人。

小乞丐将玄武币小心地揣怀里,看向李牧神,眼中也少了一丝害怕戒备。

但她还是不敢上前,就在远处好奇地看着他。

她想了一会李牧神为什么要给她灵武币,但很快便不又再想这个,现在有了钱,她转念想起了着明天要吃什么伙食。

而李牧神在一旁,也不再管小乞丐,开始专心疗伤。

一边疗伤的过程中,李牧神一边在记忆中探寻前世的记忆,寻找适合自己修炼的武经宝典。

无一例外,前世的《镇世仙魔经》是最适合自己的。

上一世,也正是依靠它,自己才能够十年里突破到武尊之境,在大陆上闯下赫赫凶名。

丹补、修武、锻体,《镇世仙魔经》包罗万象,神秘而浩瀚,它也就是李牧神强大的基础!

依靠它,李牧神成为了武尊,成为了人人害怕的阎王,更是成了一名高阶炼丹师。

五湖四海三山,乃是这部武经宝典的十二大境界。

以肉身蕴五湖,以洪荒五湖铸造无尽四海,让人拥有着浩瀚神威,再以体内的无尽四海中,升起三座神山,以达到通天彻地,永生不死之境。

人灵湖,是李牧神所需要开辟的第一处灵湖。

开辟出人灵湖,会让自己拥有着世间最为精纯的上古灵力,拥有寻常武者都无可匹敌的力量。

“这一世既然从头,首要任务是前往王家夺回自己的宝骨,才会让自己体质达到无垢不缺。”

李牧神深沉清澈的双眼闪烁,想到这十年所发生的一切,缓缓自语:

“万州城太偏僻了,自己的实力更是低微无比。再过两个月,黄泉大沙漠的太古神墓便要出世,我必须让自己尽快成长起来,夺回前世《镇世仙魔经》未得到的那部分!”

默默地疗伤,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李牧神的实力也在缓缓恢复着。

随后,李牧神开始修炼《镇世仙魔经》这部逆天的武经宝典。

依照前世的经验,他不断地在体内开辟十二条灵力河络,为开辟第一个灵湖而做好准备。

天地灵气充养周身,李牧神气血滚滚涌动,气息不断地增强,脸色也渐渐地红润起来。

伴随着轻微的响动声,李牧神猛然从疗伤修炼中惊醒,才发现天已经明亮。

望过去,小乞丐坐在离自己不远处,正狼吞虎咽地吃着一只烧鸡腿,她两只脏兮兮的手沾满了油腻。

李牧神站起身来,全身的骨头噼里啪啦响动。

经过一夜的疗伤修炼,他的伤势差不多好了三层,但修为却仅恢复了二层。

宝骨被挖,体质残缺,对于李牧神有着很大的影响。

小乞丐咬着油腻的鸡腿,脏乱的头发下,一双眼睛好奇地看着李牧神。

然后,她露出有些不舍的样子,从后面拿出一包油纸包裹的烧鸡,怯怯道:“你……你要吃吗?”

数年的乞讨生活,游荡在万州城的各个街道中,小乞丐早已经懂得了人情冷暖,尤其是每一个他人望向她眼中,是多么的唾弃嫌弃。

但在李牧神眼中,她却从未感觉到这些,在他眼中,自己似乎是和他一样的人。

这让她在心底,觉得李牧神是一个好人,只有好人才会给她玄武币。

“刚买的?”

李牧神露出一丝微笑,也不嫌弃小乞丐脏兮油腻的手,接过油纸包裹的烧鸡,打开,直接开吃。

“嗯,不错。”李牧神咬下一口,味道的确不错。

“我……我去买烧鸡的时候,有人问我有没有见过你。”

李牧神看了小乞丐一眼,吃着烤鸡,毫不在意道:“哦?那你怎么说的?”

“我……我说没见过。”

小乞丐低着头,咬着鸡肉,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告诉李牧神这些。

李牧神又笑了一下。

这个结果自然也清楚,若是小乞丐真告诉了王家子弟自己的下落,恐怕这里早已经被王家子弟所包围。

半个烧鸡,李牧神只用了几分钟便已经吃完。

抹了下嘴巴,他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名字。”小乞丐回应,明亮的眼睛一下子黯淡无光。

李牧神轻叹一口气,不再询问,再次拿出数十枚灵武币交给她。

“帮我去灵药坊买些药材,剩下的就当给你的报酬如何?”

听到有钱拿,小乞丐急忙点头同意。

第4章 人灵液

李牧神在告诉小乞丐所需要购买的药材后,再次进入修炼疗伤之中。

让小乞丐所买的药材中,不光有治疗伤势所需要的,同时也有开辟人灵湖所需要的药材。

至于为什么不自己前去购买?

其一是他行动不便,其二是王家肯定派人正在四处搜寻自己,其三则是出于对小乞丐的信任。

前世身为武尊境强者,想要看清一个人,还是轻而易举的,所以李牧神相信小乞丐,也相信自己的眼光。

修为一步步攀升,李牧神的实力已经恢复到五星武玄,缓缓地疗伤,等待小乞丐买药回来。

时间过得很快,小乞丐从上午出去,直到正午才回来。

用破布包裹的药材,小心地交到李牧神手上。

“用了七枚灵武币,还剩下三枚。”

小乞丐眨了下眼睛,对于李牧神也并没有那么害怕了。

伸出手,小乞丐想要将剩下的灵武币交给他。

“自己留着吧。”

李牧神笑了笑,然后将疗伤与炼制人灵液的药材进行分类,准备炼制药液。

小乞丐默默收好灵武币,静静在一旁看着李牧神。

李牧神的动作很快,从房屋的角落搬出两个硕大的陶瓷大缸,然后将药材按照比例进行配置。

龙血藤、乌兽心、石心血叶……一株株补血生精的药材扔进大缸之中,整个房屋飘逸着药材之味,最后注水,加入一瓶十年凶兽的血液,然后架火煮沸。

药香味,淡淡的血腥味,随着时间的推移开始弥漫,氤氲白雾蒸腾而起。

李牧神满意点点头。

这是一缸名为血浴生的疗伤药液,对于治疗伤势有着十分巨大的作用。

背对着小乞丐脱去衣服,在她微红呆愣的面色下,李牧神进入药缸中。

药液蒸腾,化为汹涌澎湃的药力进入李牧神的身体中,横冲直撞在奇经八脉之中,剧痛中也有着一股强烈的舒适感。

李牧神就这样静静地疗伤,数个时辰之后,血浴生的药力已经被吸收了九成之多,整个人面色红润,精力饱满而充沛起来。

“再来一次药浴,这一世的修为也能够恢复巅峰了。”

李牧神喃喃自语。

修炼了《镇世仙魔经》后,整个人气血奔涌,似有着无穷力量一般。

淡淡的肉香味再一次吸引住李牧神,一眼看过去,小乞丐又买着一只烧鸡在啃吃着。

她整个人虽然还是脏兮兮的,但已经没有昨晚见时那样憔悴瘦弱,多了几分精神活力。

跳出药缸,李牧神把衣服穿好,缓缓走到小乞丐面前。

“干嘛?”小乞丐咬着鸡肉,疑惑看着他。

“去洗个澡。”

李牧神夺去小乞丐手中的烧鸡,将她整个人提起来。

在小乞丐尖叫声中,李牧神将她扔进药缸中。

“把烧鸡还给我,放我出去。”小乞丐着急大叫道。

就在她想要从药缸中爬起来之时,一只大手轻轻按在按在她的头上,阻止她出来。

“好好呆着别动,在里面呆半个时辰,对你身体有好处。”

小乞丐撇着嘴,但同时也感受到药缸中有一股力量进入体内,仅剩下的药力化为细流,缓缓流淌在她的经脉之中,充养温煦。

李牧神坐在一旁,开始配置人灵液。

前世的他修炼《镇世仙魔经》,对于前面的几个境界掌握了如指掌,配置开辟人灵湖的药液,更是了如指掌。

动作行如流水,不断地加放着所买来的各种灵材石矿,不过半个时辰,一缸散发浓烈灵气的人灵液,便已经配置出来。

李牧神看着这缸灵液,平静的眼中带着炙热。

这缸人灵液,将是自己崛起的开始!

哗啦啦……

小乞丐从另一个药缸出水,披肩的长发,一双可爱娇羞的双眼,破烂的衣服,遮掩不住其中的伤痕和肌肤。

洗净之后,小乞丐露出一张可爱而精致的面孔,看起来不过十一二岁的样子,带着点点微红与丝丝娇羞,垂着头,扯着衣襟。

李牧神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却愣了一下。

“没想到你长得还挺漂亮的。”李牧神笑道,有些出乎预料。

虽小乞丐仍然穿着一身破烂的服饰,却给人别一番的感觉。

单纯,娇羞,让人怜惜。

小乞丐的脸蛋红了一下,不好意思说话,急忙从房屋的一侧寻来烂泥,直接敷在身上,脸上,遮掩住自己的容貌。

这些年来,为了保护自己,她一向这样。

李牧神也没有阻拦,就这样看着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儿,再次变成一个邋遢脏兮兮的小乞丐。

“还想麻烦你一件事。”李牧神道。

“嗯嗯。”

第5章 王家搜寻

“这缸人灵液能够助我恢复巅峰之刻,但过程却是十分地凶险,出不得一点儿马虎,更不能让人所惊扰,不然后果十分严重。”

李牧神看着小乞丐,停顿了一下。

“在我修炼这段时间里,我希望你能够守护在我身边。”

小乞丐看着李牧神,他的眼中浮现了一丝凝重与信任。

不知为何,看着李牧神信任的神情,她重重地点头。

李牧神露出笑容,摸了摸小乞丐的脑袋。

不再多说,李牧神进入药缸,盘膝其中,不断地运转《镇世仙魔经》,整个人陷入空冥修炼状态。

凭借这缸人灵液在体内开辟出人灵湖,不需要三天,李牧神就可以回到王家,拿回自己的一切,然后离开万州城!

天色暗下来,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李牧神不断地开辟着人灵湖,同时,他的气息也在不断地增强着,就恍如一头沉睡的洪荒凶兽。

小乞丐静静坐在旁边,托着两腮,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李牧神。

“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

小乞丐鼓了下腮帮,起身走出房屋,坐在房屋门口,仰望满天的星辰。

……

王家。

此刻灯火通明,大厅中王家子弟严肃而站,在他们的眼前,停放着数具白布所遮掩的尸体。

这些尸体,也就是昨夜李牧神所杀的王家子弟。

这一剑必杀的高手,震慑了整个王家。

一名中年男子面色冷肃地坐立在大厅高椅上,旁边放置着一把血红弯刀。

他身穿红衣,气息滚滚汹涌,强大恐怖的威压震慑了在场所有的王家子弟,所有人低头沉默,不敢言语。

这就是王家的家主王世屠。

在王世屠的身旁,站着一名少女。

少女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身穿一身干练的武士装,高挑的个子,修长的大腿勾勒出凹凸有致的身材,一双纤秀的眸子闪着光芒,谁也不知道她在想着什么。

她长相美丽,却带着拒人千里的冷漠,因修炼某种武经宝典,整个人都带着冰冷的气息。

“冷月,你怎么看?”

王世屠声音浑重有力,一双虎眼中闪着光芒。

“这几名王家子弟虽只有三星武玄的修为,但依靠李牧神的实力,根本无法造成一击而杀,就算他灵骨未剥之前,也没没有这实力。”王冷月道。

“还有呢?”

“我已经探查过伤口的痕迹,武师灵力透体,每一招都能够通过灵力外放,以达到更强大的威力。在这些伤口上,完全感受不到一丝灵力的存在,我猜想所为之人绝非一名武师强者,或许是一名掌握强大武经宝功的高阶武玄强者救了他。”

王世屠满意点头,然后继续道:“冷月,王子锋还有几日便要回家了,虽然你为了给他一份礼物而夺取了李牧神的先天宝骨,但你也要清楚,斩草一定要除根,决不可留下一丝的后患之忧。”

王冷月微弯着腰,在王世屠说到王子锋的时候,眼中露出柔情,最后点头回应:“父亲,从灵药坊那边我已经猜测到李牧神藏身在哪儿,我会将他的尸体带回来的。”

话毕,王冷月带上了数名王家子弟离开了王家,奔行在街道上。

星辰袅袅,在一名王家子弟的带领下,这群人很快来到了一条破烂的街道处,也就是李牧神藏身这条街道。

“小姐,今天我便从灵药坊,跟随着一名小乞丐来到的这里。”

一名王家子弟说道。

王冷月点头。

李牧神身受重伤,疗伤肯定需要大量珍惜的药材,所以特意派来一名王家子弟守在灵药坊。

不出所料,一名小乞丐竟携带重金前来购买药材,恐怕李牧神也没想到,他会因为这样而暴露出踪迹。

“派几人守住四周,其余人进去搜寻。”

两名八星武玄气息奔涌,守护在王冷月身边。

数名王家子弟进入街道房屋之中,挨家挨户地进行搜找,睡在破败房屋的乞丐,一个个被王家子弟揪出来,聚集在街道上瑟瑟发抖。

响动声很大,惊动了躲在偏僻房屋中的小乞丐。

她躲在门后借着月色观看着,心中暗道:“他们是王家的人。”

跑过小院,她进入房屋中,看着李牧神还在修炼中。

此时,李牧神双目紧闭,呼吸均匀,所散发的气息在不断地增强中。

第6章 王冷月

此刻,李牧神自然不知王家已经找到他的下落。

人灵液化为滔滔泛流轰撞在人体之中,海纳百川,聚集成流,不断地在体内周而复始地,想要形成一个湖泊。

而这个湖泊,也就是李牧神所修炼《镇世仙魔经》的第一大境界。

开辟出人灵湖,他的灵力将化为上古灵力。

精纯而强大的灵力,加上武尊的经验,剑道上的造诣,此刻就算与一名武师战斗,李牧神也不会落下风。

更主要的是,人灵湖会在两只手臂扩辟两条灵脉,在其中纹刻下古老玄妙的神纹,这也是李牧神将要掌握的第一个神通之术——

人灵九指!

一旦掌握了人灵九指,这将会成为他目前最大的底牌。

以七星武玄的修为与武师相斗,也不是不能够将其斩杀。

小乞丐着急地围绕着李牧神绕圈,旁边的房屋已经传来响动,又是一名在此为家的邋遢乞丐,被王家子弟抓出来。

搜寻还在继续着。

小乞丐额头冒出细汗,终于她咬牙跺了跺脚,跑出房屋。

而在此时此刻,大门也被王家子弟一脚踢开。

三名王家子弟面色冷漠而入,一把将从房屋中跑出来的小乞丐拽住。

“小家伙,跑什么跑。”一名王家子弟将小乞丐抓起来,“说,里面是不是藏人了?”

小乞丐脸色煞白,“里面没人,就……就我一人。”

“进去搜。”王家子弟才不信小乞丐的话。

“你……你们是不是在找一个人,他长这样?”

见这几名王家子弟想要进去,小乞丐急忙比划道。

“就是他!你见过他?他现在在哪儿?”

三名王家子弟眼中一亮,停下来问道。

“我昨晚偷偷看见他躲进了一口枯井里面。浑身鲜血淋漓,看着好吓人。”

说着,小乞丐露出惶恐害怕。

“那口石井在哪儿?”一名王家子弟问道。

“放我下来,我带你们去。”

三名王家子弟对视了一眼,随后吩咐一人去告诉小姐,另外两人则跟着小乞丐走出房屋,去往石井方向。

小乞丐暗中松了一口气,只是迫切希望李牧神能够早点醒来。

带着两人,小乞丐走得很慢,假装一个趔趄滑到在地。

王家子弟眉头一皱,一脚踢在小乞丐身上,“起来,动作快点!”

小乞丐忍着踢痛爬起来,心中无奈叹了一口气。

她走到了一处破败房屋角落,在那里有一口古朽的石井。

两人不敢上前,他们可是知道先前七名王家子弟,已经死在李牧神的手中。

不敢过去,他们抓住小乞丐,等着小姐到来。

很快,王冷月在两名八星武玄的保护下,来到枯井前不远处。

“他躲在这里面?你还看见谁了?”王冷月问道。

小乞丐摇摇头,“天太黑,看不清楚。”

王冷月一双冷眸观看了石井四周,然后直接在两名八星武玄的保护下,来到井边。

一米宽大的井口,下面数米深处是波光粼粼的井水,在月光下,倒映出王冷月清冷的面容。

转头看向小乞丐,王冷月淡淡道:“所有王家子弟包围那件房屋。”

小乞丐心头一紧,知道还是被王冷月发现了。

王冷月从小乞丐面前经过,就在小乞丐快要松一口气时,传来王冷月淡淡开口,“既然她认为李牧神逃入了井中,就把她扔下去。”

小乞丐脸色一白,转身就逃,却被旁边的王家子弟抓住。

走到石井处,小乞丐被扔进井中,发出一声噗通水声。

……

李牧神的呼吸变得沉重起来,在他的体内聚集了一个米粒大小的灵湖漩涡,他不敢有一丝的大意。

人灵湖虽只有米粒大小,却拥有了惊人的威力,一旦出现意外,自己就要爆体而亡!

不断地凝聚着人灵湖,李牧神知道就快要成功了。

“还差一点,人灵湖就会开辟出来了。”

而就在这时,李牧神猛然睁开了双眼,看着眼前的女子,一双眸子中闪烁着光芒。

“王冷月!”

见到王冷月,李牧神虽然心中有些惊讶,但并不慌张,他心里清楚,再隔几分钟,便能够开辟出人灵湖。

到那个时候,也就是他强大而无所畏惧的时候。

房屋外是五名四星武玄包围,而在王冷月身边除了两名八星武玄之外,还存在着两名七星武玄,和一名六星武玄修为的王家弟子。

李牧神淡淡看之,让王冷月眉头一皱。

“就只有你一人?”

李牧神抬了下眼皮,“或许有其他人也不一定。”

王冷月冷哼一声,“就算你有人保护今晚也要死,放心我会好好利用你的先天宝骨。”

第7章 今夜你死

对于李牧神,王冷月只需派出几名高阶武玄,便能够将其斩杀,但她还是来了,对于昨晚的几名王家子弟一击而杀,始终心怀警惕。

“小姐,我去杀了他。”

那六星武玄在王冷月的示意下点头,手握长剑,气息爆发向李牧神,横冲而去。

一剑斩下,李牧神轻抬右手,将长剑两指扣住。

在那六星武玄诧异的神情下,李牧神手臂一震,精铁所打造的长剑,竟被他折断。

“你……”

那六星武玄心疼手中的宝剑,这可是他用了三千武玄币所买来的,竟如此不堪一击。

“还你。”

李牧神将折断的长剑射出。

长剑中蕴含了他的上古灵力,速度快如闪电,转瞬即逝,那王家弟子根本无法躲闪,被一剑洞穿胸口,倒地身亡。

无论是王冷月亦或者是其他人,都面露震惊。

又是一击必杀!就算在场的两名八星武玄也没有如此手段。

震惊,就连两名七星武玄在不经意间倒退了两步。

“你的实力恢复了?还更加强大了。”

王冷月警惕起来,不敢丝毫轻视李牧神。

李牧神沉默,黑暗的夜色下,谁也不知他身体在轻微地颤抖着,甚至他原本红润的面色,也多了些苍白。

此时,体内那缓缓开辟的灵湖漩涡停滞,甚至开始出现混乱,上古灵力在李牧神体内,横冲直撞毁灭身躯。

“小乞丐呢?”李牧神忍住身躯的剧痛,淡淡道。

“扔井中去了,或许已经被淹死了。”王冷月露出一丝微笑,却带着寒冷。

李牧神原本平静漠然的双眼中,猛然射出如利剑的光芒。

“你可真是歹毒,一名小乞丐都不放过。”

王冷月不再废话,吩咐其他人一起上,她就不相信面对这四名武玄,他还能怎么办?

况且,李牧神既然待于药缸疗伤,那就重伤未愈,正是斩杀的大好时机。

“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李牧神心中暗道,摇摇头。

他知道目前开辟出人灵湖的希望是没有了。

体内那米粒大小的人灵湖,在外界的影响在变得混乱起来,整个灵湖的灵液如同沸水一般翻腾,时刻会对李牧神造成生死威胁。

“杀!”这几名王家子弟已经杀来。

李牧神力量涌动,整个药缸砰的一声爆裂。

看着来人,李牧神闪身躲开,拿起自己的长剑,一剑挥过。

锵!

撞剑声中带着一缕火花四溅,李牧神眸如闪电,长剑猛然一转,似灵蛇游走山林,一下刺中了一名武玄的肩膀。

长剑搅动,血肉翻飞,那人吃痛一叫,面孔狰狞,其余三人急忙攻击。

李牧神神情不变,在被两剑划伤后背的情况下,将长剑抽出,灵蛇游离,剑身散发暗淡白光。

一剑挥过,血光乍起,人头落地。

其他几人骇住了,即使在四人包围下,李牧神竟能够从容斩下一人。

看着那颗人头,三人竟不敢上前。

李牧神轻吐一口气,看似从容应战却暗藏杀机,体内的人灵湖随时都会造成灵力外泄,到那时,自己恐怕会因为肉身经受不住如此强大的力量,而爆体身亡。

寒冰之气遍布全身,只见王冷月面色冷冽,一掌劈来。

李牧神一掌相迎,身体退后,嘴角溢出一丝血迹。

“我这寒灵掌如何?”

王冷月爆发出七星武玄的修为,带着其他人再次发起进攻。

“有了几分火候。”李牧神淡淡道。

王冷月以为他受伤了,却不知正是她的那一掌寒灵掌,平息了他体内狂暴的灵力,让他稍微缓和了一下。

“破而后立,成败在此一举。”

李牧神心中暗道,依靠王冷月的寒灵力,自己或许能够借此开辟出人灵湖。

剑光四溅,寒掌如光。

前世身为阎王,武道经验丰富,在与几名武玄强者打斗间一方面压制体内的人灵湖,另一方面与其相斗也显得游刃有余。

他故意让王冷月攻击自己,不消片刻,已经受了十几掌。

此时,李牧神瘦弱单薄的身躯冰冷刺骨,即将开辟的人灵湖不再沸腾,已经平息起来,在寒力的刺激下,即将开辟而出!

开辟出人灵湖所需要的那一点儿,正在被王冷月缓缓弥补,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王冷月眸释寒冰,面如白霜,一掌重重地拍在李牧神的胸口处。

闷哼一声,李牧神倒飞而去,一口血液喷涌而出。

“今夜你死。”

第8章 无垢仙颜经

月光下,光辉撒在王冷月的身上,看起来格外的清冷神异。

李牧神即使被王冷月打得吐血,面色也显得平淡至极。

他擦去嘴角鲜血,在一名八星武玄攻来之时,一剑斩过。

惨叫声,血花四溅,那八星武玄竟被李牧神如同切菜般斩杀。

以七星武玄修为连斩两人,无论是王家子弟还是王冷月都再次震惊。

怎么可能?

“你不是李牧神,你到底是谁?”

“我当然是李牧神了。”

李牧神嘴角噙着一丝微笑,在王冷月最后一掌下,人灵湖终于在体内开辟形成。

此时,上古灵力自人灵湖中喷涌而出,流通体内经脉,李牧神整个人在一瞬间气势大增,似一座山岳般横卧在此。

“这感觉。”

李牧神感受到久违的上古灵力流通全身,眼中神光一闪。

“真让人怀恋。”

“走!”

王冷月瞳孔猛地一缩,自然感受到李牧神发生的变化,仿若在一瞬间脱胎换骨。

“都留下吧。”

体内的人灵湖为李牧神提供源源不断的力量,他修为虽然在七星武玄,但上古灵力的强大,岂是万州城的这群人所能够相比的。

只是一个闪身,李牧神便将两名王家子弟和王冷月,拦在了房屋之中。

两名王家子弟对视一眼,持剑而上。

李牧神一剑挥过,凭空的黑夜中白光一闪,两人直接被李牧神斩杀在地。

跨过尸体,李牧神手握沾血的长剑,来到王冷月面前,伸出手摸着王冷月的面颊。

“王冷月,我们真的好久没见了。”

淡淡的语气中,带着沧桑悠远。

王冷月心底忍不住颤抖,冷漠的眸子中竟带着丝丝惊恐。

“你到底是谁?”

在王冷月的心里,李牧神只是一个拥有先天宝骨,稍微有些天赋的王家子弟,从来没有这样强大过。

而刚才,四名高阶武玄,却在李牧神面前,如同小孩儿一般被轻松斩杀。

李牧神不语,心中暗叹。

“王冷月,十年后的冷月仙子,今日也不过是一个小丫头而已。前世我在你手中如同蝼蚁,没想到今日角色互换。”

抚摸着王冷月的面颊,李牧神能够感受到她身体的微微颤抖。

“你夺我宝骨,只为送王子锋一份礼物,而你王家更想要对我斩草除根,在王家呆了十七年,我也算是王家的人。”李牧神道:“你知道吗?你王家不该招惹我的。”

李牧神没有杀她,一掌拍下,王冷月晕倒在地。

踏出房屋,李牧神将街道上所有的王家子弟杀光,无一人逃脱。

看着一名名倒在血泊中的王家子弟,李牧神眼中平静。

他不是烂好人,但他也不是至恶的坏人。

无论是前世还是现在,谁若与他作对,便是血的代价!

离开破屋,从石井中捞出小乞丐,惨白的面孔,浑身冰冷,已经没有了一丝的气息。

抚摸着小乞丐的面孔,李牧神将体内的上古灵力渡入她的体内。

或许在他人看来小乞丐已经没救了,但对于李牧神来说,只要小乞丐还未死,就还有着一线生机。

小乞丐为了他而遭遇这些,他怎么能忍心让小乞丐死去。

李牧神体内的人灵湖动荡,源源不断的上古灵力涌入她的体内。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随着人灵湖中的上古灵力涌入小乞丐的体内,李牧神的脸色苍白,呼吸微喘。

上古灵力在李牧神的控制下,按照特定的轨迹路线,运行于小乞丐的身体之中。

这是一条修炼路线,上古灵力在小乞丐的体内运转了数十个周天后,小乞丐终于悠悠醒来。

“咳咳……”小乞丐想要起身。

“别乱动。”李牧神柔声道,“感受到身体中的一股力量没有,沉浸下去,好好记住这条力量轨迹。

小乞丐点头,过了一个多时辰,终于在人灵湖即将枯竭,小乞丐完全记住了运行在体内的数百条修炼路线。

李牧神面色苍白如纸,将小乞丐抱进房屋。

“你很傻。”李牧神道。

“你说的不能让人打搅你。”

李牧神叹了一口气。

前世他身为阎王,杀戮无情,死在他手上的人尸体可堆积如山高,却甘愿为了一名相处不过几日的小乞丐,而耗尽了人灵湖中所有的上古灵力,只为将她救活过来。

“我叫李牧神,《无垢仙颜经》这部武经宝典,我已经打入你的识海之中,好好修炼,就当弥补你的。”

“我不要。”小乞丐摇头。

末帝时代来临,仙神大陆迎来最后一次辉煌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10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