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高中生意外穿越到灵武大陆,附身在凌家废物少爷身上

天朝高中生意外穿越到灵武大陆,附身在凌家废物少爷身上

第1章 那里来的蛇精病

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脑海里面有两段不同的记忆?

凌宇浑身一个激灵,猛然睁开眼睛,翻身坐起来,出现在他前面的一幕,让他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了。

他做梦都没有想过,自己这辈子竟然会到看这么古怪的场面。

就在他前面,站着几个穿着古代服饰的人影。

蹲在他前面的是个女人,一身古代丫鬟的打扮,清秀的脸上挂着几颗泪珠,满脸担忧之色。

看到凌宇清醒过来,那沈雪的脸上飞快露出欣喜的笑容。

而在她背后站着几名少年,左侧那名嘴唇又厚又大的少年竟然还穿着盔甲,正满脸嘲讽的看着自己。

这是怎么回事?大热天还穿着盔甲?那里来的神经病啊?

作为受过现代教育的高中生,看到眼前如此另类的一幕,凌宇心里顿时有几百头草泥马狂奔而过。

他满脸错愕的看着前面几人,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脑海中的记忆却也随之开始清晰的浮现出来了。

“灵武大陆,我竟然穿越了……”

这一刻,凌宇如遭雷击,彻底怔住了。

他愣愣的睁着眼睛:难道老子从楼梯滚下来,把脑子摔坏出现幻觉了?

“少爷?凌宇少爷?”蹲在他前面的丫鬟见到凌宇满脸踩翔呆滞的表情,连忙惊惶的伸出小手在他前面晃来晃去,很担心的叫着道:“你没事吧?别吓奴仆,你到底伤到那里了啊?”

“哼!”左侧穿着盔甲的少年满脸不屑,厌恶的道:“废物就是废物,被打傻了吗?连话都不会说,文成少爷怎么没把你打死呢!沈雪,我劝你还是别管这个废物了。”

“王宇,你说什么呢?有你这么对少爷说话的吗?”被称为沈雪的丫鬟愤怒的瞪了他一眼。

“这是事实,无法修炼的人不是废物是什么,换成文成少爷也是这么说!”王宇满脸鄙夷的冷笑起来。

“废物么……”

听着王宇的说话声,凌宇终于回过神来了,脸色猛地一沉!

呵呵,还真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啊!

凌宇啊凌宇,连凌家的下人都敢如此盛气凌人,特么你这辈子算是活到狗身上了。

灵武大陆是一个玄武盛行的世界,强者为尊,实力为王!

照理说,凌宇身为凌家嫡系少爷,身份尊贵,在广安城应该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主才对。

然而一切都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凌宇是凌家嫡系少爷不假,但同时他也是个名符其实的废物,体质特殊,天生无法修炼玄功,而且性格懦弱,以至于这十多年来,在凌家乃至广安城,竟然天天被人欺负。

最奇葩的是,身为凌家少爷,这家伙不但被人欺负,就连随身之物都被人肆无忌惮的抢个一干二净。

其中,在凌家欺负他最多的就是凌文成,还有跟着凌文成作威作福的仆从,王宇!

名字同样叫做凌宇,这家伙怎么就活得这么惊天地泣鬼神啊?

要知道,在前世的时候,从来只有他凌宇踩别人,就没有别人敢踩他的可能。

这货倒好,完全反过来了,什么阿猫阿狗都敢在他头上拉屎,踩脸,在凌家简直就是天生的受气包。

就像是今天,他被凌文成当街打成重伤,起因竟然只是为了抢夺他身上的一颗黑色珠子。

但是这颗黑色珠子,是凌宇的父亲在弥留之际,生生剥开手臂,从血肉当中掏出来的,并叮嘱他小心保管,勿示于人,否则必招杀身之祸。

这十多年来,凌宇一直很小心,从来没有让别人知道黑色珠子的存在。

然而今天是凌宇父亲的祭日,凌家没有任何人记住这个特殊的日子,凌宇把黑色珠子拿出来,只是想佩戴在身上,偷偷出城拜祭亡父。

只是他没想到,黑色珠子还是被凌文成发现了,趁他准备出城的时候,动手抢夺。

可是黑色珠子是凌宇的父亲留给他唯一的遗物了,被他收藏了十多年,如今岂能落入他人的手中?

情急之下,凌宇趁对方不注意,一口就把珠子吞到肚子里面了。

凌文成找不到黑色珠子,当街把他打成了重伤,直至凌宇昏死过去,出手毒辣的程度简直令人发指。

恰好在这个时候,凌宇莫名其妙的穿越过来,清醒过来的时候,才会出现眼前的一幕。

只是凌宇怎么想也不明白,亲人本该是互相护持,一荣俱荣,他和凌文成两人本是堂兄弟,这家伙怎么下手如此歹毒,为了一颗黑色珠子,当街把他打到重伤垂死。

见到王宇越来越嚣张,凌宇也不说话,只是眯着眼睛盯着王宇。

这一盯,却盯的王宇有些莫名的心慌,感觉好像被一条危险的猛兽盯上一样。

王宇当场有种想要避开的感觉。

但是,他想到十多年来,凌宇这废物天天被人欺负,这一丝莫名的心慌立即烟消云散,被凌宇如此盯着,他不但没有收敛,内心反而窜起一股邪火,张狂的叫嚷着道:“看你妹啊,死不了就赶紧给老子滚!”

第2章 霸道的废物

王宇的嚣张劲,就连站在旁边的沈雪都看不下去了。

她冷声怒斥着道:“王宇,你真的够了,如果你敢再对少爷出言不逊,我就把今天的事告诉家主。”

王宇满脸鄙夷,冷哼着道:“要不是文成少爷交代我送伤药过来,我才懒得理这种废物呢。

给我送伤药过来?是凌文成怕真把我打死了,无法向家族交代吧?

凌文成也就罢了,可王宇算什么东西,区区凌家下人,竟也敢如此张狂,看来还真是欺负我习惯了啊!

他目光越来越冰冷,忍着浑身疼痛站了起来,脸色一沉:“刚才你说什么?谁是废物!”

咦?破天荒啊,这废物竟然也有不爽的时候?

王宇脸上的鄙夷之色丝毫不减,冷着着道:“我就说你的是废物,特么你还不爽了?才刚刚清醒过来,身子又开始痒了是吧?废物!”

呵呵,很好,很嚣张!

凌宇什么都没有说,忽然间向前猛冲出两步,抬脚对着王宇就是一脚踹了过去。

“嘭!”

笑声戛然而止,王宇像是稻草人般,横飞出去,而后狠狠的砸落在街道上面,剧烈的疼痛使得他脸部肌肉都快扭曲了。

这一刻,整条街道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被凌宇反常的举动震惊得瞪目结舌。

就连站在旁边的沈雪,此时也死死捂住自己的嘴巴,惊恐的睁圆双眼,那表情就好像见了鬼似的,彻底被凌宇的举动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在广安城,十多年来号称废物的凌家少爷也有出手打人的一天。

尤其是王宇,当场怔住了,错愕、疑惑、难以置信的表情交替出现在脸上。

他彻底被激怒了,轰的一声,身体冲出万道红光,绚烂如虹,像是有血色的火焰在剧烈燃烧,将他整个人都包围起来。

周围的少年脸色大变,纷纷向后退去,面对气势疯狂膨胀的王宇,他们感受到一种灼热的压力。

“血气如潮?”凌宇的瞳孔猛地一缩!

肉身强大到血气透体而出,这是突破淬骨境初期的体现!

“两个月前,王宇就突破淬骨境初期了,废物你就等着挨揍吧。”那几名少年满脸兴奋,纷纷起哄起来。

“你特么胆肥了是吧,连我都敢打!”王宇怒火冲霄,爬起来就要动手。

“老子打的就是你!”然而,凌宇简直无视他浑身血气缭绕,忽然间就率先冲了过来,对着他的胸膛就是一脚,嘭的一声,将他踢飞出去。

“握草!”这一刻,整条街道再度陷入了一片诡异的死寂当中。

“呵呵,淬骨境初期只代表你的血气比普通人强大而已,但不代表你的战斗力比普通人强大多少!”

看着王宇狼狈的模样,凌宇不但没有同情,反而加大步子,上前一脚就踩在他的半边脸上面。

“啊——!”王宇怒吼起来,彻底被激怒了。

尽管他突破淬骨境初期,但此时任他怎么挣扎,也无法从凌宇的脚板之下挣脱出来,只能躺在街道上不断喘气,痛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至于其他人,早就被如此反常的一幕,看得呆若木鸡了。

那沈雪看到王宇脸部流血,有些不忍心,连忙上前劝道:“少爷,王宇是文成少爷的仆从,还是算了……”

算?怎么能算了,那这十多年的亏,我不是白吃了吗?

凌宇摇了摇头,冷笑着道:“你不用劝我了,区区凌家家奴,却如此嚣张跋扈,甚至当街欺凌主子,今天本少爷就教教他怎么做人!”

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中充满了霸气,竟有种掌控一切的气势透体而出。

在场的几人听得骨头都快酥了,这种话竟然从一个无法修炼的废物口中说出来,扯淡!中邪了吧?

怎么可能,这家伙还是十多年来废物之名远播的凌宇吗?

这家伙和平时懦弱怕事的风格完全不一样啊,难道被鬼上身吗?否则他懦弱的性格,怎么敢动手打人?

“废物,你还不放开我,真想死吗!”王宇到现在还没有意识到凌宇的变化,眸光像刀子般盯着凌宇怒吼起来。

“呵呵,这么嚣张?”凌宇冷笑起来,当场伸出手掌,左右开弓,连续数巴掌就抽了出去。

“啪啪啪……”

顿时间,清脆的耳光声在空旷的街道上面,显得极为清晰。

王宇当场就被打懵了,像是见鬼一般,死死的盯着凌宇,满脸都是惊怒之色。

第3章 这是要打劫吗

“你敢当街打我,你想过后果了没有!”王宇癫狂的嘶吼起来,怒气冲霄。

“你还不能打了?”凌宇的声音异常冰冷:“身为下人,却以下犯上,我倒想问你想过后果了没有!”

站在旁边的几名少年,本来就已经被激怒了,正准备一拥而上,出手收拾凌宇这个废物。

但是随着凌宇的声音响起,他们顿时像被人浇了一头冷水,满腔的额怒火在瞬息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尤其是王宇,脸色唰的一下,瞬间就变得苍白起来了。

凌宇说得没错,按照凌家的家规,对主子不敬,以下犯上,轻则三十大板,重则凌迟处死,以王宇对凌宇的态度,绝对是凌迟之罪!

连续抽了王宇十多记耳光,凌宇这才意犹未尽的一脚把他踢开。

他冷冷的盯着被打成猪头的王宇,寒声说道:“今天你说过的话,我就当没听过,以后胆敢再犯,杀!”

王宇已经被打怕了,那里还敢张狂,连忙脸色苍白的爬起来,也不看凌宇转身就走。

尽管被凌宇打成猪头让他极其愤怒,但是凌宇毕竟是凌家的少爷,身份摆在那里,现在他可不敢当众再向凌宇动手了,否则对主子不敬,以下犯上的罪名一旦落实,他就算有十条命也不够死。

“走?我让你们走了么?”就在几人转身,准备离开这里的时候,后面再度响起凌宇冷漠的声音。

特么……这废物又想干什么啊!

王宇刚刚迈出的步子猛地一滞,尽管气得浑身颤抖,却不得不转身过来。

只是当他看到凌宇脸上表情的时候,顿时忍不住莫名的打了个寒颤,心里忽然有种很不妙的感觉。

凌宇渡着步子上前,眯着眼睛,那目光就好像看着几个待宰的肥羊一样,嘿嘿怪笑着道:“以下犯上,不留点什么就想走,未免太便宜了吧?”

尼玛,这……这……这是要打劫的节奏?

站在街道上面的几名少年只觉得脑子不够用,看着凌宇,瞬间全部凌乱了。

“少爷……”站在旁边的沈雪死死的睁圆双眼,满脸错愕之色,刚才听到什么了?这是少爷的台词吗?

打劫?在凌家乃至整个广安城,向来只有凌宇少爷被人随意欺凌,就连随身之物都被人随意抢夺,可是现在,少爷竟然要打劫?

王宇肺都气爆了,差点就暴走,向来只有他偷偷抢夺凌宇的东西,没想到这个废物会当街打劫自己!

有些难以接受的看了看凌宇,他的声音像是从喉咙中吼出来一样:“你什么意思?”

凌宇很自然的搓着手指作出一个要钱的动作,那几个人这才彻底傻眼了,尼玛,是可忍孰不可忍,你一个连玄功都无法修炼的废物,竟然学人打劫!

王宇浑身冒烟,直接狂暴了。

要不是这个废物还是自己的主子,他就一刀把他劈成两半,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凌宇可不管他们在想什么,非常淡定,像是吃定他们一样:“我虽然不计较你侵犯主子,以下犯上之罪,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大惩小戒在所难免,你们还是把身上最宝贵的东西留下来,免得我一不小心,把你们以下犯上的事情说漏嘴了,到时候凌家怎么处罚你们可就难说了。”

威胁!这是威胁!绝对是威胁!

现场当中,几名少年像是见鬼一样看着凌宇,眼珠子都快蹦出来了。

这家伙真的是过去十多年来,一直被他们欺负的凌家少爷吗?这种废物,竟然真的要打劫他们!

尽管被凌宇当场肥羊宰心里很不爽,但是他们没有办法,只能屈服,否则今天的事情真被凌宇捅到家主那里,以下犯上,欺凌主子,这是杀头大罪,就算他们是凌文成的心腹,也保不住这条狗命了。

几人沉默了片刻,最终还是咬着牙把身上最宝贵的东西拿出来。

总共六颗丹药,王宇把几颗丹药交给凌宇,转身就走,他现在一分钟都不想呆在凌宇旁边,因为他怕自己忍不住打死这个废物。

“少……少爷……”旁边的沈雪惊呆了,目光诡异,看着凌宇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号称废物的少爷,竟然动手打劫,这画面简直不要太凶残了。

第4章 送财童子

看着几颗丹药,凌宇也惊呆了。

“尼玛,这不是正阳丹吗?泥巴捏成药丸,你们竟然把这东西当成宝贝了?”

旁边的沈雪顿时满脸囧相,忍不住开口说道:“少爷,正阳丹是凌家最好的练武丹药,极为珍贵,对淬骨境以内的武宗都有惊人的功效,凌家为了加快族人修炼,每年都会给弟子补贴一定数量的正阳丹,增加他们的修炼速度,对凌家弟子和奴仆来说,这已经是他们最珍贵的宝物了。”

嗯?听你这么一说,怎么觉得这东西好像很值钱的样子啊?

凌宇脸色发黑,尴尬的要命,在他的记忆当中,那废物少爷这辈子就惦记两件事,就是怎么求饶,还有怎么治伤……

结果可想而知了,他就这么挣扎着活了下来,对治伤的草药了如指掌,反而对于这些丹药、宝物价值的了解,简直就是一塌糊涂,基本为零。

“这么说来,这东西应该很值钱吧?”凌宇眼里不掺沙子,要拿,就拿最好的!

“少爷……”那沈雪的脸上立即变成了 ̄0 ̄的表情,凌家的正阳丹,就算是有钱也买不到好吧!

“呵呵,这么多正阳丹,我以前还真不知道凌家连奴仆都这么有钱啊!”凌宇拿着六颗正阳丹,眉开眼笑的说道。

“可是……”沈雪古怪的看着凌宇,道:“王宇和其他下人不同,不缺正阳丹,但是你拿了他的东西,以王宇的性格绝对不会就此罢休的。”

“你是说他还会来找我麻烦?”凌宇的语气多了一丝激动的味道:“这样最好,他最好是天天来找我麻烦,用不了多久,我就攒足一年的开销了。”

“少……少爷!”那沈雪当场就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寒颤,有种要疯了的感觉。

凌宇少爷不会是鬼上身了吧?他竟然把王宇当成送财童子了?这份嚣张的劲儿,简直颠覆了她对凌宇的认知范围。

“少爷,他们都是文成少爷的人,你揍了他们,文成少爷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凌文成么?这混蛋在凌家还真是横行霸道!”凌宇的眸子当场眯了起来,那家伙不容易对付啊!

“主要是因为他父亲,这十多年下来,掌管了凌家诸多资源,很可能是下一任家主的人选,文成少爷更加不用说了,小小年纪就展示出超卓的修炼天赋,深受家主看重,他在凌家是要钱有钱,要势有势,一向嚣张跋扈,其他嫡系弟子都不愿招惹文成少爷,现在你不但揍了他的下人,而且还抢走正阳丹,肯定会惹出大事来的。”

切,那又怎么样?难道因为这样,老子就必须对他卑躬屈膝不成?

搞不好那天又莫名其妙穿越回去了,将来谁当了凌家的家主,和老子有半毛钱关系么?

不过凌宇始终觉得,竟然莫名其妙穿越过来了,那就没必要委屈自己。

该拿的就要拿,该要的就要!

什么金币、丹药、宝物、神器之类的来者不拒!

就算无法修炼玄功,成就不了绝世高手,但是为了将来不被人欺负,凌宇也要成为富甲一方的土豪。

至于凌文成……

想起此人,凌宇的瞳孔再度眯起来了。

从他今天下手的残暴程度看来,将来凌文成肯定不会放过自己。

论实力,凌文成远远在他之上。

但凌宇毕竟接受过现代教育,心里很清楚,实力不仅仅是玄武者自身的武力。

财富、宝物、宝器等等,都是体现实力的一部分,而且在某种程度上比玄武者自身的武力更加难缠!

所以,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想办法壮大自己的实力和财富,就算将来打不过凌文成,只要他有足够的宝器,就算用宝器砸也能砸死那混蛋不是?

宝器的威力有多大?只要看过小说的人都知道,这东西能让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瞬间变成绝世高手。

打定了注意,凌宇的心中顿时变得更加轻松起来了。

不过听了那沈雪的话之后,凌宇的脸上也多了几分认真:“看来那混蛋还真不是普通的有钱啊!”

凌家大部分资源都掌握在凌文成的老子手里,何止是有钱,钱这种东西,在他们看来就是王八蛋,简直不值一提,只有宝物和修炼资源才是真正的财富。

第5章 降个雷劈死我吧

看到凌宇似乎满不在意的样子,那沈雪的心脏都快蹦出来了,忍不住提醒他道:“凌宇少爷,王宇虽然是凌家的下人,但自小陪伴文成少爷长大,在某种程度上,他们比同族兄弟还要亲,即使是凌家的嫡系弟子,也没多少人愿意得罪王宇,现在你把他打成这样,文成少爷肯定不会放过你的,现在后悔都来不及了。”

“我现在已经开始后悔了。”凌宇脸色难看,很懊恼的样子:“早知道他们这么肥,刚才就应该下手狠一点,多拿点好处啊。”

“少……少爷疯了……。”

那沈雪当场就石化了,一双杏眼睁得滚圆,呆若木鸡。

疯了,少爷绝对是疯了,他第一反应不应该是后悔揍了王宇吗?怎么变成后悔没有多要点好处了?

王宇等于虽然是下人,但他们的东西都来自凌文成,抢了王宇的东西,和抢了文成少爷的东西没什么两样,拿了他的东西是要付出代价。

至于要付出什么代价,凌宇嗤之以鼻,很不以为然。

反正我又不是真正的凌家少爷,要是将来在凌家混不下去了,老子就直接躲出去还不行么?

根据记忆,凌宇和那沈雪很快就回到凌家。

凌家的大门非常宏伟,高达十丈,门前两侧摆放着两座巨大的石狮,气势恢宏。

显而易见,凌家在广安城虽然算不上是顶级玄武世家,但其财力和实力,在广安城也是不容小觑,否则门面也不会建造得这么磅礴大气了。

凌宇回到房间的时候,凌宇第一时间就是开始翻箱倒柜,直接把那丫头看懵逼了。

“少……少爷,你这是要干什么?”那沈雪忍不住问道。

“我就找找看,家里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留下来。”凌宇找了半天,别说是值钱的东西,他连半个金币都没有找到。

“值钱的东西……”那沈雪再度一呆,少爷,值钱的东西,你还真没有……。

而且这十多年下来,凌宇处处遭人白眼,在凌家也是天天被人欺负,就连随身之物都被抢个精光,家里那里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留下啊?

见到凌宇像是疯了一样,把房间翻个底朝天,连床垫都撕开了,那丫头实在看不下去,摇了摇头转身离开这里。

半个时辰之后,凌宇终于放弃了,满脸郁闷的坐在床上发呆。

特么的,本来以为穿越灵武大陆成为少爷,咸鱼翻生终于当家做主了,可特么谁想到会穿越到一个废物的身上啊?

无法修炼玄功也就算了,只要有宝物,有钱,就算离开凌家照样可以活得很滋润,而且,凌宇也不打算这辈子都呆在凌家里面受人白眼。

可是现在……。

别说是宝物了,这货的房间里面,甚至连半块金币都找不到!

看着翻得乱七八糟的房间,凌宇已经无力吐糟了。

好歹你也是堂堂凌家少爷啊,竟然连半个金币都没有,还能不能活得再窝囊一点啊?

他用双手捂住脸部,无言问苍天:“没有圣体,没有神功,没有宝物,甚至连金币都没有,老天你这是要玩死我吧?干脆降个雷劈死我算了。”

“轰隆……轰隆隆……。”

忽然之间,惊雷怒号,狂暴的惊雷声响彻天地之间,似乎要把人的三魂六魄都要震碎了一般。

凌宇吓得直接从床上滚下来,满脸惊疑不定。

真的是雷声,不会这么邪门吧?老子就发发牢骚而已,用不着真的遭雷劈吧?

下一刻,他脸色再度猛地一变!

因为他忽然发觉,这股震动心魄的惊雷声,来自他的脑海,像有远古巨龙在自己的脑海里面引颈长啸。

如果透过额骨,就可以发现,他的脑海当中悬浮着一颗黑色的珠子。

仅仅是一颗珠子而已,此时却像是一头踏破虚空而来的星空巨兽,散发出凌驾天地的可怕气息,不断的吞噬周围的能量。

这种吞噬的速度非常可怕,就连凌宇都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血肉被快速吞噬,身体开始出现萎缩的迹象。

“魂珠!这家伙吞到肚子里面的珠子居然叫魂珠!”

他震惊的睁圆双眼,莫名得到了珠子的相关信息,浑身寒毛瞬间倒竖了起来。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啊,才刚刚穿越过来,现在又要莫名其妙的挂掉么?

凌宇很不甘心,他还想着捞够了好处,然后坐等穿越回去,当个富翁什么的,怎么能这样死在这里呢?

第6章 因祸得福

就在他被这股可怕的吞噬之力惊骇得六神无主的时候,忽然看到放在床上的正阳丹,凌宇一咬牙,把六颗正阳丹全部放在口中,咕噜的一声吞到肚子里面了。

六颗正阳丹,足以让任何淬骨境的武者爆体而亡,以他现在的情况,一口气吞了六颗正阳丹必死无疑!

按照正常的情况,六颗正阳丹的能量,足够让普通武者吸收好几个月了。

但是现在,随着正阳丹被吞了进去,其蕴含的能量瞬间爆发出来,但转眼之间就被消耗了大半。

盘踞在凌宇脑海当中的黑色珠子,像是永远也填不满的黑洞,疯狂吸收一切可以吸收的能量,片刻之间,六颗正阳丹的能量就被吞噬个干干净净。

好在随着六颗正阳丹的能量被吸收之后,悬浮在他脑海里面的黑色珠子,终于有种被填满的感觉了,慢慢平静下来。

凌宇总算松了口空气,刚才千钧一发,若不是恰巧得到六颗正阳丹的能量补充进去,恐怕他早就变成干尸了。

然而,还没有等他来得及庆幸,脑海当中再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悬浮在他脑海当中的魂珠,忽然涌出九道黑色的魂火,如同九道巨大的黑色火龙,腾腾燃烧,互相交织,然后飞快冲向他的四肢八骸。

九道魂火,融合了凌宇的灵魂之力,化作九道神秘的能量波动,如同九道狂澜般快速冲向他的四肢八骸,最后向经脉汇聚过来取,按照某种神秘的轨迹快速运转起来。

“魂武炼体,源自远古的修炼之法!”

凌宇顿时睁圆双眼,欣喜若狂,激动得浑身颤抖起来,他知道,自己机缘巧合,终于遇上旷世奇缘了。

魂武炼体如此神秘莫测,成效肯定不同凡响!

尤其是悬浮在他脑海当中的魂珠,气势滔天,单凭它激荡出来的能量冲击,就可以肯定,这东西必定是一件了不得宝物!

尽管凌宇现在很兴奋,但总算心性沉稳,勉强把满腔的激动克制下来了。

随着九道神秘的能量如同狂澜般涌向他的四肢八骸,融入身体当中,他忽然有种血肉重生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玄妙,就好像自己的身体里面有一股强大到无法想象的生命精气在流转,不断的冲刷他的血肉之躯。

与此同时,在接受魂珠的力量洗礼的时候,他也从魂珠反馈回来的信息,得知了魂珠真正的来历。

魂珠,是远古强者陨落之后,由魂火凝聚而成。

换句话来说,魂珠就是烙印着远古强者生前修炼过的功法,钜细无遗,而且层层封印,得魂珠者得其传承。

只是世事变迁,灵武大陆经过数万年的演变,修炼之法早就改变了。

玄武者,吸收天地灵气,炼化为玄力,壮大肉身力量,修炼到极限,可踏碎虚空。

魂武者,灵武双修,壮大灵魂之力,再以魂力度化肉身,修炼到极限,既可肉身成圣,亦可神行天下。

如今灵武大陆主流是玄武者,灵武双修的人已经几近绝迹。

由于古今两种修炼方法截然不同,这也导致了如今灵武大陆的武者,就算得到魂珠,也无法开启、激活魂珠,更被说是得到魂珠里面的远古传承了。

玄武者,灵魂太过脆弱,无法承受魂珠开启时的能量冲击,灵魂会被直接击毁,最终结果不是精神溃散,就是死于非命。

但凌宇的情况非常特殊,在他穿越过来的时候,灵武大陆这边的凌宇还没有真正死亡,灵魂还在。

由于凌宇被打成重伤,巨大的恐惧感,迫使他的灵魂退缩到意识界里面躲了起来。

魂珠开启的时候,意识界距离魂珠的位置最近,自然而然承受了魂珠开启的第一波能量冲击,灵魂被击毁,最终与魂珠的力量一起融入到凌宇的脑海当中。

而接管身体的凌宇,灵魂非但没有受到冲击,反而因祸得福,得到了远古强者遗留下来的功法传承。

随着九道神秘的能量波动越来越强烈,魂珠的变化越来越让人震惊。

他的脑海当中,光华万丈,颅骨一片晶莹,可以看到的他脑海当中,黑色的魂珠浮浮沉沉,如同一轮黑色骄阳,绽放出不属于这片天地的能量洪流。

凌宇很快就平静下来了,盘膝坐在床上,闭目凝神,任由九道能量不断冲刷肉身,全面接受魂珠的洗礼。

第7章 这东西能吃吗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当凌宇从修炼当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了。

他站起来的瞬间,整个人都变得灵动起来了,浑身血气腾腾,似乎身体里面,充满不可思议的怪力。

从床上跳下来,凌宇开始施展身体,感受到身体的柔韧性之强,简直到了一种骇人听闻的地步,很多高难度的动作,现在他都能轻而易举的施展出来。

那种感觉很玄妙,似乎他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充满了生机和活力。

“淬骨境初期!”

感受到身体那种翻天覆地的变化,凌宇几乎立即可以肯定,自己已经成功突破到淬骨境初期了。

按照现在的修炼体系,已知的境界可分为:淬骨、玄丹、天府、化形四大境界。

四大境界,每重境界又可以分为初期、中期、后期三层。

淬骨境初期,主要是淬炼筋骨,壮大自身血气,通过淬炼体魄使身体更加适合吸收灵气。

淬骨境中期,就必须通过修炼玄功,凝聚灵气,开辟经脉,只有踏入淬骨境中期,才算得上是真正踏入修炼一途。

凌宇做梦都没有想到会因祸得福,得到魂珠的传承,仅仅一晚就直接突破到淬骨境初期了,这种修炼速度,恐怕整个灵武大陆也没几人能做到。

修炼了一个晚上,凌宇不但没有半点疲惫的感觉,反而浑身像是充满了使不完的力量。

“哼!”“哈!”“砰!”

趁着天色刚刚泛白,他直接走到院子里面施展起一套拳法。

这是凌宇每天必修的功课,修炼大荒拳。

大荒拳是凌家最普通的拳法,其最主要的作用,就是下人修炼用来强身健体,基本没有什么战斗力。

如此一套最简单的拳法,即使凌宇修炼了十多年,依然很有很多招式施展不了。

但是现在,院子里面拳影如风,气势逼人。

以前无法施展出来的招式,如今在凌宇的手中,却犹如行云流水,甚至连身法都变得变幻莫测,整个人轻逸得犹如一缕没有重量的轻烟。

没有玄力波动,仅仅是把身体的柔韧性发挥到极限,此时他的一双肉拳,却有种撼动天地的感觉。

直到天色大亮,整套拳法打完,凌宇已经浑身大汗淋漓了。

“凌宇?”就在此时,院门被推开,一个娇俏白净的少女提着竹篮走了进来,看到凌宇在练拳,顿时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璇玉,你怎么来了?”凌宇这才停下来,笑着打招呼:“才几天没见到你,又变漂亮了。”

“几天没见到你,你的胆子也肥了,竟然和文成的人打了起来,还真让人不省心啊,难道你不知道文成一系的人有多嚣张吗?”那少女提着小竹篮,快步来到凌宇前面,白了凌宇一眼:“我给你带了点药,以后不要随便和他们起冲突,尤其是文成那边的人,没好处的,让我看看的你伤怎么样了。”

“没事了,我根本就没有受伤,你不用担心。”

“没受伤?你每次被人欺负都是这样说的,明知道打不过他们,你就不能忍耐一下吗?”那少女嗔声说道。

“忍耐?我不是都忍耐十多年了么?他们有收敛吗?难道还要我继续向他们摇尾乞怜?”凌宇心里冷笑一声,这样的姿态,老子做不到。

那少女满脸古怪的看了看凌宇,差点就以为认错人了,没想到在广安城受尽欺凌的家伙,竟然还有这样气概。

嘟了嘟娇嫩的小嘴,她也不好多说什么。

璇玉不是凌家的人,只是自小寄居在凌家而已,以前凌宇受伤的时候,都是她在照顾凌宇,一来二去,两人很快就变得熟络起来了。

璇玉把竹篮放在石板上面,打开小竹篮,里面放着两瓶伤药,还有一些精致的糕点。

“你又开始做糕点了?”凌宇看到小竹篮里面有不少糕点,顿时脸上一黑。

“嘻嘻,你发现了?这可是我亲自配料做的,蓝月草香薰糕点,应该很好吃哦。”璇玉高兴的说道,制作糕点,这是她在凌家最大的兴趣。

“蓝月草,香薰?”凌宇吓得浑身都在冒汗,睁大眼睛问道:“这两种东西能吃吗?”

凌家少爷对宝物一无所知,可是对于大部分草药却了如指掌。

据他所知,蓝月草是民间用来治疗浓疮的草药,本身就带有微毒,味道苦涩难闻,香薰更不用说了,用现代的话来说,特么就是一种化学香料,吃了会死人的那种。

第8章 失心疯的废物

这两种东西弄到一块做成的糕点……

凌宇看了看竹篮的糕点,又看了看满脸期待的少女,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背脊直冲后脑勺,浑身寒毛倒竖。

这女人是长得很漂亮不假,可在凌宇看来,她就是个专门做黑暗料理的疯子!

以前的凌宇虽然受她照顾,但也被她所谓的糕点摧残的不要不要的,现在想起来,凌宇都觉得手心在冒冷汗。

那少女笑眯眯的说道:“凌宇哥哥,你可是第一个品尝到我的糕点的人哦。”

第一个?特么我很荣幸!

璇玉制作的糕点,在凌家除开凌宇之外,就没有别人敢吃了,他是第一个品尝的人,当然也是最后一个品尝的人……

“嘭……”

就在这时,院子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凌文成带着几个少年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凌文成!你来这里干什么!”璇玉扭头一看,顿时气愤的叫了起来。

“呵呵,璇玉妹妹,咱们好久都没见面了,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凌文成似乎不意外在这里看到璇玉,嬉皮笑脸的说道。

“谁稀罕和你见面,我问你话呢,你来这里想干什么?”璇玉俏丽的脸容之上,带着一丝不屑。

“这是我凌家内部的事情,好像轮不到璇玉小姐来管吧?”

“你!”璇玉顿时气得够呛,心里很清楚凌文成来这里的目的,但她毕竟不是凌家的人,即使凌文成想干点什么,她也阻止不了。

“算了,犯不着和这种人一般见识。”凌宇走上前来,扫了一眼凌文成:“有事说事,没事给老子滚蛋!”

啊?哈!这废物得了失心疯了,竟然敢这么和凌文成说话。

在场所有人都忍不住一愣,差点就以为自己听错了,凌宇这废物,在凌文成前面,可是从来不敢说出这种不中听的话的。

“你说什么?”凌文成的语气瞬间就变成阴森起来,眯着眼睛,这废物胆肥了,竟然叫他滚蛋?

“有事说事,没事滚蛋!听不懂人话吗?”

卧槽!这个废物真的疯了!

凌文成当场就冷笑起来,示意王宇几个跟班把院门关死,然后冷笑的走到凌宇前面。

“凌宇,你最近胆肥了啊,连本少爷的人你都敢动手,特么谁给你的胆子?”

随着凌文成的声音落下,他浑身气势暴涨,周围竟然涌出一股朦胧的龙卷风,围绕着凌文成旋转,凌宇甚至可以听到呜呜的风声。

“玄力外显?淬骨境中期?”

凌宇的眼睛当场就眯起来了,这家伙的修炼天赋果然惊人,才十五岁不到,竟然成功开辟经脉,突破淬骨境中期了。

“废物,你很喜欢正阳丹吧?现在就让你清醒,即使给你再多正阳丹,在本少爷前面,你依然是废物!”

凌文成满腔豪情,十五岁突破淬骨境中期,即使在广安城也没有几人能做到,这还是凌家消耗大量修炼资源,才造成他现在的成就。

“废物,你听好了,凌家已经决定,半个月之后让文成少爷参加武宗的入门考核,到时文成少爷就是武宗的入门弟子了。”

“只要在考核当中拿到第一名,除开成为武宗弟子之外,不但可以得到一颗天元丹作为奖励,还可以得到武宗赏赐的四阶武技,而你,继续在凌家当废物吧,哈哈!”

王宇等人也很激动,主人的成就越大,在凌家地位就越高,他们也跟着吃香喝辣,逍遥快活。

“天元丹?”凌宇的神情终于出现一丝变化了。

天元丹和四阶武技么?武宗好大的手笔,要知道广安城的玄武世家,最强的也不过是三阶武技而已!

“哼,废物永远是废物,你根本不配当凌家的族人。”凌文成气势暴涨,大步向凌宇逼近过去,满脸冷漠:“等我成为武宗的弟子,到时候整个广安城都没有人敢向我凌家叫板,凌家未来的家主也成了囊中之物,到时候,像你这种废物,还有梦庄那些老残病弱,全部废除族人的身份,你就等着上街乞讨去吧。”

随着凌文成的冷笑声响起,他直接抡动一双肉拳,对着凌宇的脸部就轰了过来。

两道龙卷风呜呜作响,随着他的拳头瞬间卷席前方。

出手如此狠辣,显而易见,凌文成压根就没有把凌宇当成凌家的族人。

“好!打死这个废物!”

“这种废物也敢跟我们文成少爷叫板,打死了活该。”

“废掉他,让他成为真正的废物。”

王宇几名跟班见到凌文成出手,两道龙卷风如潮似浪般卷席前方,顿时都纷纷激动得大声欢呼起来。

天朝高中生意外穿越到灵武大陆,附身在凌家废物少爷身上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45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