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凡人被强行拖进有各种天神加入的三界神网,酸爽!

一个凡人被强行拖进有各种天神加入的三界神网,酸爽!

第1章 三界神网

此刻在北海大学校内的一条小道上,萧白东张西望着,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人。

忽然,一个女孩从远处慢慢走来,脸色很阴沉。

“露露,你可来了,我前段时间去兼职赚了点钱,所以给你买了一块玉佩,你看喜不喜欢?”萧白看到女孩的到来,脸色一喜,连忙笑着跑了上去,从兜里掏出了一块颜色有点斑驳,灰绿相间的玉佩来。

“萧白,我们分手吧。”白露露瞥了那块品相一般的玉佩一眼,淡声开口。

“什……什么,分手?”萧白脸上的笑意瞬间凝固,不过很快就又笑眯眯地看着她,显然并不相信她说的话,“今天可不是愚人节,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谁跟你开玩笑?我已经受够了,每一次我过生你都是自己做生日礼物,不是贺卡就是木雕,能值几个钱?你这块破玉佩估计也花了一百不到吧?”白露露冷冷地扫视着他,然后从包里掏出了一张银色的卡片,看上去华贵异常,显然很不一般,“你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天香楼的vip卡,就你这样的穷酸相,估计一辈子都吃不起。”

说完,她满面嘲讽地看着萧白,天香楼是北海市最高端的饭店,一般人还真去不起,更别说拥有vip卡了。

而这个包包也不简单,是最新款的GUCCI包,价格很贵,绝不是白露露能负担得起的,很明显,她又新交了一个有钱的男友。

萧白这时候才意识到这个跟他交往了三年的女友是真的打算跟他分手,有点不敢相信。

萧白一阵失神,浑身都变得有些无力,结果手指一松,捏着的那块玉佩就从指缝间滑落,掉在了地上,不过说来也奇怪,这玉佩竟然没有摔碎,完好无损地躺在了地上,连一丝裂痕都没有。

“难道我们三年的感情,还抵不过这个包,和这张卡?”萧白随即铁青着一张脸,捏紧拳头质问道。

“三年的感情算什么,能当饭吃吗?”白露露不屑地哼了一声,“我们今年就要毕业了,你也不看看你什么废物样,哼,死了爹死了妈的人果然没什么出息,你也就这样了,只配一辈子呆在社会最底层!”

萧白听她竟然提起自己早逝的父母,眼里更是有一团熊熊的火焰在燃烧。

他从小就父母双亡,是他奶奶将他抚养长大,而前年的时候他奶奶也因病去世,这些事情他都告诉过白露露,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拿这件事情来侮辱他,自然让他怒不可竭。

“哼。”白露露丝毫不在意他的愤怒,只是冷漠地哼了哼。

这时候,小道旁边的车行道上开来了一辆宝马X6,之前还对萧白一脸嘲讽的白露露看到这辆车顿时眉开眼笑。

一个年轻男子从保时捷上走了下来,而白露露这时候也赶忙迎了过去,脸上带着一丝媚笑。

“刘大鹏?”萧白看到那个年轻人,瞳孔微微一缩。

这个人他认识,也是北海大学的学生,平时在学校就没少欺负他,而且仗着家里有钱还经常开着跑车到处勾搭,没想到这一次竟然勾搭上了他的女友!

“小穷鬼,以后少来缠着露露,不然我打断你的狗腿!”刘大鹏伸手一边抚摸着白露露的后背,一边又恶狠狠地凝望着萧白,轻蔑地一笑。

随即两人就有说有笑地上了车,绝尘而去。

“王八蛋!”萧白咬牙切齿,怒火已经让他稍微有点失去了理智,他捡起路边的一小块砖头就想扔出去,不过这时候地上的那块玉佩忽然闪过了一丝亮光,在萧白的眼前晃过,看得他一愣一愣地,手里的砖头也下意识地放下了。

“这什么情况?玉佩怎么会发光呢?”萧白有点惊奇地捡起这块玉佩,仔细地打量着,不过刚才的光芒只是一闪而过,之后就再无动静了。

这块玉佩是他在一个路边摊上买的,他也知道没什么价值,不过却是他如今买得起的最昂贵的东西了。

“难道刚才是幻觉?”萧白微微皱眉。

“三界神网,正式启动!”忽然,他手上的这块玉佩又散发出了一阵光芒,而这道光芒竟然一下子就钻进了萧白的身体里,继而脑子里响起了这样的声音。

“什么鬼?”萧白被吓了一跳,转过头看了看身边,却只有他一个人,然后他才慢慢将目光转移到手里的这块玉佩上,满目惊诧,“难道是这玩意儿在说话?”

很快,他不仅仅听到了这种怪异的声音,而且脑子里还出现了一片光幕,上面密密麻麻排满了许多的古装人物头像,他定睛一看,有道家始祖太上老君,有佛家始祖释迦牟尼,还有财神比干,武神赵子龙,雷神雷震子等等,无数个上古天神的头像占据着他的脑海,而这时候一阵庞大的信息流也涌入了他的脑袋,他弄明白之后,更是瞠目结舌。

“这个三界神网竟然可以跟天上的神仙沟通?”萧白倒吸一口凉气,而且他还知道,原来三界的天神都被拖进了一个三界神网中,能相互沟通的也都是天神,只是因为三界神网前段时间遭到了妖魔两界顶级高手的攻击,出现了一点纰漏,这才让萧白误打误撞地被拖入了神网。

通过这个三界神网他不仅仅可以跟诸神沟通,聊天,而且还能在诸神朋友圈里发表自己的看法,如果足够有内涵,引起诸神的兴趣,就有机会得到天神的打赏。

“天神的打赏,这些玩意儿应该差不到哪儿去吧?”萧白有点期待。

忽然,他脑子里一阵光芒闪烁起,猪八戒竟然跟他打招呼了!

萧白惊呆了,下意识地叫道,“二师兄?”

第2章 二师兄的猪丸

“咦?平时只有小白跟老沙才会这样叫我,道友为何也叫我二师兄?”猪八戒的头像闪动着,声音就传了出来。

“呃,平时对天蓬元帅仰慕已久,所以慌乱之下,才叫错了口。”萧白大汗,连忙解释道,“不过天蓬元帅平时那么忙,怎么会想起跟我打招呼呢?”

“忙个屁啊,跟着我师父去取经,一路上无聊死了,前段时间猴哥因为打死一个女的还被师父赶回花果山,到现在都还没回来。”猪八戒发着牢骚,显然心情不怎么好,“无聊之下就想找个人聊会天,结果不小心就点到你了。”

“那女的是白骨精,是妖怪,你们不跟唐僧解释一下吗?”萧白忍不住说道。

“我们都知道那女的是妖怪,但偏偏师父他死都不听啊。”猪八戒抱怨道,“唉,摊上那样一个只知道吃斋念佛,其他啥都不会的师⽗也真是够倒霉的。⼀言不合就闹腾。”

“天蓬元帅,我刚才掐指一算,你们师徒恐怕要遇到大麻烦。”萧白顿了一下,故作高深地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们现在就在抓黄袍怪呢,老沙去叫阵了,不过现在那家伙还没现身。”猪八戒的语气里带着点惊奇,随即又说道,“道友果然厉害,连这都能算出来,而且咱们也算是有缘分,加个好友先。”

然后萧白就收到了猪八戒的好友申请。

他赶紧点了同意,开玩笑,猪八戒主动申请加好友,不同意绝对是脑子进水。

之后猪八戒又嘿嘿道,“不过你以后还是叫我二师兄吧,这样显得亲切,而且第一次见面,就送你一点见面礼,嘿嘿,这可是我老猪才有的宝贝。”

然后萧白就发现自己脑中三界神网的物品栏里多了两样黑乎乎,圆滴滴的东西,看起来像是两粒药丸。

随后他脑子里响起一阵没有丝毫情感的声音,“猪八戒的两粒猪丸,取自猪八戒身上的泥垢,吃下之后能在短时间内控制人的言行。”

“猪丸?”萧白嘴角微微一抽。

猪八戒身上的泥垢弄出来的……

萧白顿时就蛋疼了。

不过看在这两粒猪丸这么厉害的份上,也就不计较了。

“哎哟我去,这黄袍怪终于出来了,老沙,我来帮你!”猪八戒的声音忽然变得急切起来,叫嚷道。

然后就没声了。

二师兄这回有得忙了,黄袍怪那可是狠角色。

萧白摇了摇头。

不过现在还得先试验一下这猪丸是不是真这么厉害。

萧白看着这两粒黑黢黢的猪丸,心里想道,而这时候一个男生正好从他眼前经过,他心念一动,从脑子里的物品栏中取出了一枚猪丸。

当亲眼看到这枚猪丸,尤其是闻到那种恶臭扑鼻的气味时,萧白想吐的心都有了。

算了,我忍!

萧白最后还是捏着鼻子将这枚黑乎乎的猪丸放进了嘴里,那一霎那他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那酸爽,完全无法用文字来形容,脸都变绿了。

他连忙吞了下去,那种滋味绝对一辈子都忘不了,简直想死的心都有。

眼见那个男生即将走过去,他强打起精神来,然后对着那个男生低声说了一句,“跳脱衣舞!”

说来也怪,之前还很正常,文绉绉的眼镜男忽然就跟疯了一样,疯狂地脱着自己的衣服,完全不管周围人呆愣的目光,视若无睹,彻底地自嗨起来。

当他身上的衣服脱完,还想脱裤子的时候,萧白连忙在心里默念停止,那个男生这才停了下来。

萧白不敢留下来看那个男生此刻的表情,为他默哀了几秒,然后就离开了这里,但心里却乐开了花,这玩意儿太特么好用了。

这时候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第3章 校花被绑架了

“老幺,你没事吧?”一道急切的声音在电话里传来,“我在学校论坛上看到白露露被人拍下照片坐着刘大鹏的车走了,那小子的手还放在白露露的腿上乱摸呢,老幺,你想开点,为这种女人伤心难过不值得。”

萧白轻哼了一声,“放心,我才不会为这种见钱眼开的女人伤心难过呢,相信我,他们绝对会付出代价的。”

“老幺,这不马上毕业了吗,刘大鹏邀请我们专业的人去帝宫饭店吃饭,算是毕业前最后一次聚会,我劝你就不要去了,到时候刘大鹏跟白露露两个人秀恩爱,那场面我估计你看了心里也不大舒服。”李峰犹豫了一下,随即又说道。

“毕业聚会?”萧白眉头微微一挑,哼了一声,“去,必须得去!”

这猪丸的功效他已经见识到了,到时候应该会有好戏看的。

萧白眼里闪烁着仇恨的光芒,嘴角勾起一丝冷冷的弧度。

随后他问了一下具体的包厢号,就出了校门,打车去了帝宫酒店。

帝宫饭店是北海市数一数二的五星级酒店,随便吃一顿饭都是几千上万,进出的人也自然都非富即贵,从外面停的那一排动辄上百万的豪车就能看出这家酒店的逼格。

当萧白走下车,想要进入酒店的时候,忽然一辆面包车开了过来,朝着地下停车场的方向开去,本来这也没什么异常,不过当那辆面包车从他面前经过的时候,他忽然从车窗中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夏浅菲?

这面包车的后排上竟然坐着他们北海大学的第一校花,夏浅菲!

她怎么会在上面?

萧白心里有点奇怪。

不过他这时候又想起来夏浅菲的嘴上被塞着一块布,身边还坐着两个男子,看起来像是被绑架了!

他心里一急,连忙掏出手机报了警,讲明了地点之后,又悄悄地跟着那辆车到了地下停车场。

夏浅菲在他们学校是绝对的女神,自身没什么绯闻,为人又亲切,关键是还长得美,这必须得救啊。

他赶忙记下了那辆面包车的车牌号,然后走进酒店的大堂,从电梯下到了地下停车场,当走出电梯之后,正好一辆面包车停在他的不远处,萧白定睛一看车牌号,正是之前看到的那辆!

而在这时候,三名劫匪带着夏浅菲朝着电梯这边走来,似乎是担心堵住嘴的话容易被人看出来,所以这三个劫匪就将夏浅菲口中的那团布取了出来,不过夏浅菲也没有大声喊叫,只是脸上带着一丝急切和恐惧,显然被他们所劫持也不敢随便呼救,不然随时都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此刻的夏浅菲虽然被劫持了,但依然难以掩盖那无双的美貌,女孩的脸蛋白皙透亮,五官极其精致,一头微卷的墨色长发随意地披散在双肩上,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美,跟夏浅菲一比,白露露瞬间就被秒成了渣。

夏浅菲也看到了萧白,眼睛微微一亮,眼巴巴地看着他,嘴唇作出了一个求救的口型,救救我!

看到这一幕,萧白毫不犹豫地拿出最后一粒猪丸塞进了口中,跟夏浅菲迎面而视的时候,女孩此刻眼里的求救之色更盛。

“你们站住!”萧白忽然开口喊道。

三个劫匪心里微微一突,以为自己被发现了,也随之停下了脚步,不过一想到自己这边是三个人,对付一个小子自然不是问题。

他们绑架了夏氏集团的千金,今天就在这帝宫饭店进行交易,一手交钱,一手交人,本来一切都很顺利,没想到现在却出了这样的岔子。

“不管这小子知不知道我们的事,都不能放过他,老二,把他解决了。”其中一个光头男眼神十分阴鹜,对着一边的寸头男吩咐道。

第4章 猪丸的厉害

“小子,这是你自己找死撞上来的,可不要怪我们!”寸头男子脸上带着狞笑,手里拿出一把明晃晃的刀来,指向了萧白。

萧白却并不在意,看着那个寸头男,指着发号施令的光头男喊道,“打他!”

然后令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的一幕出现了,之前还对萧白满脸凶狠的寸头男忽然一拳就打在了身边光头男子的脸上,后者的脸顿时就肿得老高,身体也倾倒在地,萧白又指着另一个劫匪,说道,“削他!”

这个被萧白控制了的寸头男子双目无神,拿起手里的刀就对准另一个劫匪砍了过去,那个人被吓了一跳,赶忙朝着一边闪躲过去,放开了夏浅菲,不过手臂还是被砍伤了,顿时血流如注。

“老二,你这是做什么?你疯了?”光头男子有点气急败坏地嚷道。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感觉控制不住自己。”寸头男脸色有点惊恐,显然也觉得有点瘆得慌。

获得了自由之后,夏浅菲赶紧跑到萧白的身边,满脸惊诧地看着这一切。

这年轻人竟然可以控制他们?这也太神奇了吧?

萧白见她一脸的惊魂甫定,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抚着她,随即凝视着寸头男跟另一个手臂受伤的劫匪,指着明显是老大的光头男子,说道,“你们两个,揍他!”

这时候不光是那个寸头男子,就连之前被砍伤的那个劫匪这时候就像是中邪了一样,眼神变得呆滞起来,然后揪住那个光头男狂揍着,没过多久就鼻青脸肿了,惨叫连连。

“这……”夏浅菲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切,难以置信,“你是怎么做到的?”

“意念。”萧白一脸高深莫测地看着她。

“难道靠意念真的可以控制人?”夏浅菲满眼崇拜。

“当然,刚才你不是已经看到了吗。”萧白煞有其事地点点头。

这时候从停车场的四周围过来一些警察,显然这些人是早就埋伏在这酒店附近了。

“小姐——”一个老者匆匆忙忙地走了过来,隔得老远就喊道。

在萧白的有意控制下,那三个劫匪自然不可能再产生威胁,几个警察赶忙冲上去,将三人摁倒在地。

“小姐,你没事吧?”那位老者跑了过来,满眼急切地问道,其余的警察也围了过来,满脸的关切,夏浅菲是夏氏集团董事长的独女,他们局长已经跟他们下了死命令,绝对不能让夏浅菲受到一点伤害,因而对于夏浅菲自然关怀备至,生怕她受个什么小伤。

“我没事,是这位先生救了我。”夏浅菲摇了摇头,随即满脸感激地看着身边的萧白。

萧白满脸惊讶地看着这位老者。

从那边到这里至少有一百米的距离,但是这位老爷子一路上小跑过来,竟然呼吸平稳,完全没有急促的喘息声,这就连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都做不到!

这位老人家绝对是高手!

“难道小兄弟你竟然是武学高手?”薛伯有点惊奇地看着萧白。

“不是,我也是恰巧出现在这里的,路过而已,兴许是这三个家伙出了什么内部矛盾,所以才内讧,打了起来。”萧白连忙摆手道,靠意念操控人这种事情瞒瞒夏浅菲就行了,这些人社会经验不知道有多丰富,尤其是这位老者,更是深不可测,说用意念控制人的行为他们绝对不会相信,虽然他的确是这样做的。

夏浅菲听他这样说,眼眸中有点不解,不过她也聪明,知道萧白不想将自己用意念操控人的事情告诉别人,所以也没有多说什么,不过一边的薛伯却注意到夏浅菲眼里的那抹疑惑,心里就知道,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而且他见萧白脚步轻浮,并没有习武之人那么沉稳,也的确不像是会功夫的人,而且在那样的情况下,就算会功夫恐怕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第5章 史上最悲催的劫匪头子

“既然夏小姐没事,那我们也就放心了,可以回去跟局长交差了。”一个身穿警服的警察走了过来,笑呵呵地说。

“辛苦各位了。”薛伯淡淡地看了他们一眼,说道。

“薛老千万不要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为首的警官受宠若惊地躬了躬身,这位老者虽然名义上是夏家的仆从,但实际上在夏家的地位很高,就连夏氏集团的董事长都对他礼敬有加,夏浅菲更是跟他亲如祖孙,他们自然不敢怠慢。

然后这些警察就将那三个劫匪押上了警车,其中的两个劫匪还在对那个老大咬牙切齿,一脸的仇视,如果不是警察拉着,他们两人显然还会对那个老大拳打脚踢,而那个老大此刻已经被打成了猪头,满眼泪汪汪,都被打怕了,看到警察到来眼里竟然闪现出一丝解脱和兴奋,像是看到亲人一样,看呆了周围的警察。

“我的乖乖,这内部分歧得有多大才会出现两个小弟联手收拾老大的情况啊。”一个年轻警察乍舌道。

这个家伙只怕是史上最悲催的劫匪头子了吧。

夏浅菲满脸古怪地看着他们三个人,又转过头深深地看了萧白一眼。

不过此刻萧白的心思却不在这里,他在脑中给猪八戒发送了一条信息,“二师兄!”

“咋了?”几秒之后,脑海里就响起了猪八戒的声音。

秒回绝对是个好习惯啊。

他在心里给猪八戒点了一个赞。

“二师兄,你还有猪丸吗?”萧白直接问道。

“猪丸?”猪八戒微微一怔,随即就摇摇头,“这段时间师傅看得紧,整天逼着我洗澡,现在身上简直干净得跟他老人家一样,之前给你的那两粒还是我之前的存货呢。”

唐僧这特么什么坏习惯啊,总是逼着别人做不喜欢的事情。

萧白满心无语。

“不跟你说了,这黄袍怪太厉害,不敢分心,呔,该死的黄袍怪,看你猪爷爷怎么收拾你!”猪八戒显然现在有点忙,匆匆忙忙地说了一句之后就没了声响。

这没有猪丸可该怎么办呢,根本就收拾不了那对狗男女。

萧白有点愁眉苦脸。

“你怎么了?好像有点不开心啊。”夏浅菲见他一脸的闷闷不乐,忍不住问道。

“别提了,我女朋友跟别人好上了,今天那个男的请我们北海大学建筑系的学生来这里吃饭,算是毕业聚会。”萧白摊摊手,有点无奈。

“你也是北海大学的学生?”夏浅菲有点惊讶,这也太巧了吧。

“所以……你来这里是为了参加前女友的现男友组织的……聚会?”夏浅菲小脑瓜微微一转,看着他歪了歪头,这模样十分地娇俏可人。

“嗯,算是吧。”萧白老老实实回答,然后他又耸耸肩,“不过现在没有必要了。”

薛伯在一边暗暗同情着萧白。

在聚会上看着自己的前女友跟现在的相好出双入对,这心里的滋味应该不好受吧?

夏浅菲忽然笑靥如花地看着他,眨巴着眼睛,“你觉得我跟你前女友比起来,谁更漂亮?”

“你可是北海大学的第一校花,谁能跟你比啊?”萧白微微一愣,随即摇了摇头。

“既然如此,那不如我陪你上去参加这个聚会吧。”夏浅菲脸上绽放出绝美的笑颜,笑意更浓了。

第6章 女神相伴

此刻在帝宫饭店十七楼的一个巨大的豪华包厢里,几十号人在这里推杯换盏,热闹非凡。

“刘少,恭喜抱得美人归啊。”一群男生喝酒喝得有点醉醺醺地,纷纷恭喜道。

“嘿嘿,谢谢各位赏光,今天必须喝好吃好,谁如果没有喝醉,那就是看不起我刘大鹏!”刘大鹏高举着酒杯,走到包厢的中间,满面红光地环顾着周围,高声嚷道,而他的一边自然站着同样笑容满面的白露露。

她长得本来还算是漂亮,身材也不错,因此自然收获了许多男生的目光,骄傲得下巴都快扬到天上去了,刘大鹏另一只手揽在白露露的腰上胡乱地抚摸着,十分得意。

“咦,怎么没有看到萧白啊?真是有点遗憾啊,如果那个废物看到自己的前女友跟刘少在一起,不知道心里做何感想啊。”有人在包厢里东张西望起来,并没有发现萧白的身影,忍不住面容夸张地说道,引起一阵阵哄堂大笑。

“哼,我是邀请过那个废物的,不过,他应该没有脸来吧。”刘大鹏不屑道。

“哈哈——”包间里又传来一阵嗤笑声。

“鹏哥,干嘛提起那个废物啊,提起他我就来气。”白露露用高耸的胸蹭了一下刘大鹏的手臂,娇声道,一脸的媚意,看得刘大鹏心神都有点失守,身体竟然有反应了。

娘的,昨天晚上真是快活死了,今晚一定要将这女人收拾得求饶不可。

忽然,包厢的门打开了!

“谁来了?”开门的声音引起了里面所有人的注意,他们都往下手里的杯盏和碗筷,望着慢慢开启的大门。

一道身影闪现出来,当看到进来的那个人时,所有人都是一脸的鄙夷。

“哟,小穷鬼,没想到你还真的有脸来啊。”刘大鹏见萧白竟然还真敢来,有点意外,不过随后就冷笑起来。

“嘿嘿,现在有好戏看了。”其他人用一种恶意的眼神看着萧白,脸上都充满了幸灾乐祸的神色。

“我听说今天晚上是你们建筑系的毕业聚会,所以就求着白哥哥带我来了,希望没有打扰到你们。”萧白早就料到这帮人会是这种眼神,完全不在意,而这时候又一道人影缓缓走了进来,伴随而来的,是一阵清脆悦耳的声音。

“夏……夏浅菲?”包厢里的人看到进来的人竟然是第一校花夏浅菲之后,一个个都惊呆了,他们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目瞪口呆地看着萧白和夏浅菲。

刚才夏浅菲说了什么?求着萧白带她来参加毕业聚会?

北海大学第一校花,夏氏集团的千金竟然会求着一个穷屌丝来参加他们建筑系的毕业聚会?

夏浅菲很自然地伸手挽住了萧白的手臂,对着萧白调皮地眨动了一下左眼,这个动作顿时就让在场的所有男生看呆了,整个包厢顿时鸦雀无声。

萧白也很自然地搂住了夏浅菲的腰肢,微微一笑,满脸淡然地看着包厢里嘴巴张得可以塞进鸡蛋的这些人,夏浅菲脸色微微一红,下意识就想轻轻将他的手推开,不过考虑到自己在给他撑场面呢,可不能这样做,因此就只能转过头,满脸羞恼地撅起了嘴,不过这个动作怎么看都像是在撒娇。

“夏浅菲?”刘大鹏手里的酒杯落到地上,呆呆地看着眼前亭亭玉立的北海大学最美女神,而一边的白露露也满脸的不可思议。没想到自己刚将这小穷鬼甩了,他后脚就认识了顶级白富美夏浅菲,这怎么看都像是她被甩啊。

“真的是白露露甩了萧白吗,怎么看起来像是萧白甩了白露露,然后跟夏浅菲好上了?”一个长相一般的女生小声地说道,有点不解。

此言一出,在场的其他人也不由满脸怀疑地看着白露露。

白露露虽然也是美女,但是跟夏浅菲比起来,就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了,在白露露跟夏浅菲之间做选择的话,白痴都知道该怎么选。

白露露脸色一变,想解释,但是夏浅菲就在这里,而且跟萧白看上去关系如此亲密,她还好意思说是自己甩了萧白吗?

刘大鹏脸色也不太好看,他突然发现自己组织这个聚会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第7章 打怪神器,电击棒

“真是不好意思,我们就是来看一眼,毕竟同学四年,最后毕业之际好歹也该来瞅瞅,所以我们就先走了。”萧白笑眯眯地看着他们,淡淡地说了一句,然后就牵着夏浅菲的手十分潇洒地离开了这里,两人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过白露露一眼,气得她咬牙切齿,她明显感觉到了一种羞辱。

这穷小子凭什么可以这么对我?

等到萧白跟夏浅菲两人走出去一会之后,包厢里的人才回过神来,一个个都掏出手机,纷纷发了朋友圈,一时间萧白跟校园女神夏浅菲在一起的消息瞬间就传遍了北海大学,而刘大鹏跟白露露两人一张脸早已变成猪肝色,之前的骄傲和得意荡然无存。

到了外面之后,萧白这才放开了夏浅菲的手,一想到刚才白露露跟刘大鹏的那张猪肝脸,他就觉得解气。

“刚才很得意啊?”夏浅菲双手叉着腰,翘着小嘴,满脸羞色地看着他。

“我的天啊,发脾气都这么好看,你还要不要人活了?”萧白眼睛都不眨一下,直勾勾地看着她。

“小姐,我们该回去了。”一阵苍老的声音在他们身后传来。

夏浅菲看着悄声无息出现的老者,点点头。

“薛伯,您走路都没有声音的?”萧白却被突然出现的薛伯吓了一小跳,摇头苦笑。

薛伯对于萧白显然很感兴趣,没有说话,只是淡淡一笑,然后给了他自己的名片。

夏浅菲看到这一幕有点惊奇。

薛伯的眼界是出了名地高,对于一般的年轻人从未主动给过自己的名片,看得出来,薛老很欣赏萧白。

“以后遇到什么麻烦可以找我,我的名头还是能解决点事情的。”薛伯轻声笑道。

“哦。”萧白点了点头。

见他一脸的随意,夏浅菲不由哑然失笑。

他可能还不知道能得到薛伯的名片意味着什么,薛伯在北海市的地下世界名声极广,极少有薛伯办不成的事情,这张名片,就意味着薛伯的承诺!

走出酒店大门,跟夏浅菲两人告别之后,萧白心里暗暗想着,既然没有了猪丸,那以后要是再遇到这样绑架或者抢劫的情况,甚至落到自己的头上,那可就玩完了,不行,必须想办法增强自己的战斗力!

就目前而言,他跟二师兄最熟,算了,还是找二师兄吧。

不过发过去的信息却没有回。

难道被黄袍怪虐得回信息的时间都没有了?

算了,还是找一下沙和尚吧,他们应该在一块。

但是沙僧也没有回信息。

这什么情况?集体不在线?

萧白有点惊讶。

无奈之下,又不得不给白龙马发过去一条信息。

“请问道友有何事?”白龙马竟然回复了。

“呃,你们家二师兄跟三师兄怎么不在线啊?”萧白直接问道。

“唉,两位师兄被黄袍怪欺负惨了,现在哪里还有时间和精力管其他事情啊。”白龙马唉声叹气道,“大师兄也不在,这该死的黄袍怪这么厉害,不知道该如何对付。”

“我有办法,说不定可以摆平那黄袍怪。”萧白心里微微一动,说道。

“道友有何办法?”白龙马情绪有点激动,赶紧问道。

“我有一样法宝,威力无边,应该可以克制黄袍怪的。”萧白嘿嘿笑道。

“什么法宝?竟然如此厉害?”白龙马惊声道。

“两百万伏特的电击棒!”萧白在心头说道。

“什……什么?”白龙马有点听不懂,一脸的惊诧,“我虽然不算是博闻强识,但是三界之内的厉害法宝还是知道的,但没听说过有这号法宝啊。”

“你就别管了,反正你就试试吧。”萧白摆摆手,二师兄也帮过他很多,自己也算是小小地回报一下,十万伏特的电击棒绝对是利器啊,那黄袍怪再牛逼只怕也难以承受。

第8章 想变得能打?找二郎神啊

“你等等,法宝现在处于封印状态,需要一点时间去解封。”萧白又发了一条信息。

“好,那就麻烦道友了。”白龙马秒回。

萧白结束对话之后,赶紧打电话给了薛伯。

电击棒这玩意儿可是违禁品,而且还是两百万伏特的电击棒,一般人很难搞到,所以就只能求助于薛伯了,这玩意儿虽然不好得到,但是以薛伯的能耐,应该是可以的,不过这一刚离开就要麻烦人家,还真是有点不太好意思。

照着名片上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很快电话就通了,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哪位?”

“薛伯,是我。”萧白挠了挠头,“那个,能不能帮我弄到一个两百万伏特的电击棒啊,这玩意儿是违禁的,市面上还真不好买到。”

“小白?”宾利车上正开着车的薛伯微微一怔,随即就听出了他的声音。

而坐在后排百无聊赖的夏浅菲听到是萧白打来的,眼睛一下就亮了。

“什么?两百万伏的电击棒?”薛伯有点错愕,显然没想到他会要这个东西。

“嗯,现在挺急的,薛伯可以帮个忙吗?”萧白点点头。

“当然可以,别说两百万伏的,就是五百万伏的也有。”薛伯没有迟疑,“你现在在哪儿?我马上叫人给你送过去。”

“我就在之前的酒店外面,麻烦了。“萧白赶紧又说道。

“薛伯,萧白他干嘛呢,要电击棒做什么?”夏浅菲有点好奇地问道。

“他那个人那么神秘,谁知道呢。”薛伯眼里闪烁出一丝深意。

萧白挂掉电话之后等了大概十分钟,一辆别克商务车就开到了他的身边,停了下来。

从驾驶座上下来了一个中年男子,他看着萧白问道,“请问您是萧白先生吗?”

“是我。”萧白不认识他,但还是点点头。

“那就好,薛伯让我给你送点东西。”那个中年男子顿时就肃然起敬了,然后从车上拿出来一个包裹得很严实的包裹,交给了萧白。

我去,这效率太高了吧?

萧白接过了那个包裹,满脸的惊愕。

“替我谢谢薛伯。”萧白定了定神,说道。

“好的。”那个中年男子对萧白很恭敬,薛伯在夏家的地位极高,不是他们这些人能接触的,但是这一次薛伯却亲自给他打电话,让他给这个年轻人送一件东西,这在之前可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由此可见薛伯对这个年轻人的重视程度!

萧白不等那辆车开走,就急不可耐地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拆掉了包裹,小心翼翼地将里面的电击棒拿了出来,然后给白龙马发了一条信息。

“道友,法宝可是已经解封?”白龙马见萧白发来信息,问道。

“嗯,已经解封了,可是我要如何交给你啊?”萧白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只知道如何取走物品栏里的东西,但不知道该如何传送给别的神仙,有点胃疼。

“只要道友你凝神静气,脑子里想着将这件法宝传过来就可以了。”白龙马说道。

“哦。”萧白点了点头,然后就照做了,他集中注意力,心里想着这件事情,之后他手上一阵光芒闪过,那个电击棒就竟然就真的消失了!

“多谢道友,法宝已经收到了,只是,这该如何使用呢?而且这法宝形状奇特,小龙才疏学浅,之前从未见过。”白龙马显然已经得到了那个电击棒,声音里带着点惊奇。

“这是我的独门法宝,除我之外,没人知道,所以你没见过也很正常。”萧白眼珠子微微一转,瞎掰道,”还有,你在使用这件法宝的时候,记得一定要将比较粗的那一头对准黄袍怪,绝对不能对准自己这边的人,免得被误伤,然后按动上面的那个红色按钮,这样就可以进行攻击了。”

“这样啊,难道不需要念什么口诀吗?“白龙马又问道。

“完全不用,这种高级货不用这么麻烦的。”萧白再次摆摆手道。

“原来如此,多谢道友馈赠,如果能成功打败黄袍怪,我们师徒四人必有重谢。”白龙马感恩戴德道。

“不用客气,顺便问一下,我最近有仇家寻上门,但却不是他的对手,我要如何才能提升自己的战斗力呢?”萧白乘机问道,这才是他最终的目的啊。

“想变得能打?”白龙马微微一怔,随即说道,“找二郎神啊,二郎神的战斗力跟我家猴哥不相上下,而且因为二郎神是玉鼎真人的弟子,而玉鼎真人又是元始天尊座下的‘十二金仙’之一,神通广大,宝贝也多,玉鼎真人的宝贝基本上都传给了杨戬,所以他不仅法力无边,而且法宝众多,不过道友,既然你拥有如此厉害的法宝,为何还担心他人寻仇呢?难道那个人比黄袍怪还厉害?”

一个凡人被强行拖进有各种天神加入的三界神网,酸爽!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725 Second.